梅兰妮,石总《我爱梅兰妮(书号:12243)》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爱梅兰妮(书号:12243)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梅兰妮
简介:简介:本文是作家赵凝的出版作品

角色:梅兰妮,石总
梅兰妮,石总《我爱梅兰妮(书号:12243)》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爱梅兰妮(书号:12243)》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默认卷(ZC) §1、情妇梅兰妮


梅兰妮是一朵大牡丹,周围人都这么认为。有的人,命中自有一种雍容华贵的气质,很适合做一朵玻璃房子里的大牡丹。梅兰妮就是种人,她似乎天生属于宝石和摇曳的长裙,她一动起来,香风阵阵,是当地有名的石总的情人。

石总名叫石天意,是当地最赚钱的一家私人企业老板。他把持着当地最赚钱的一个宝矿——稀有金属矿,石总说不认识这种矿的人,管它叫石头,而认识它的人才把它当宝物。石总没上过大学,却对石头颇有研究,他说他一生遇到了两个富矿:一是稀有金属矿,二是大牡丹梅兰妮。

每一个做情妇的人,都有一段故事和隐情,谁也不像书上说的那样,是天生的贱人,梅兰妮也一样,大学里很单纯,偷偷谈过恋爱,也偷偷做过人工流产,这些事回想起来,就像一本不愿翻的旧书,有时心里痒痒的,想把这本发霉的书拿出来翻翻,但又怕影响心情,就只好搁下了。

梅兰妮的故事,还得从25年前她考大学那会儿说起。

25年前,1981年8月15日,是梅兰妮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日子。与此同时,在千里之外的另一座城市里,一个婴儿哇哇啼哭着来到这世上,他睁开眼睛看世界,看到了一些模糊的人影……1981年还发生了许多事,梅兰妮上大学和小男孩出生,分别是当年那两个家庭的头等大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爱梅兰妮(书号:12243)》

默认卷(ZC) §2、灰天少女


梅兰妮之所以日后会认识石总,从事稀有金属矿的研究工作,都是因为她母亲给她填的那张大学志愿书。母亲尹波在医院工作,她是一名妇产科医生,工作辛苦,所以一心希望女儿将来能学理工,不要再搞医了。这种对理工科莫名其妙的崇拜,在当时中国家长中普遍存在,那是一个信奉“学好数理化”的年代,“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日后很多人痛恨这句话,但在当时,成绩好的学生一律被家长没商量地报了理工科。

梅兰妮上的是大学化工系。一个漂亮的女孩念化工,难免让人觉得可惜,但梅兰妮的妈妈不这么想,她就是要让女儿学技术,将来有个铁饭碗。爸爸梅羽陆是搞戏剧的,在电影厂工作,因为凡事喜欢发表意见,所以在大大小小的运动中吃过不少亏。

“你爸呢,就是管不住那张嘴,为逞一时之快,什么话都说,结果老是惹祸。”

“跟女儿说这些干什么?女儿不是没有学艺术而去学化工了吗?你还罗嗦个什么!”

妈妈说:“妮妮,人活着就是要争口气,不能得过且过。”

爸爸说:“争什么争?妮妮听我的,做人要平和。”

梅兰妮就是在父母的千叮咛万嘱咐之下,踏入大学校门的。一开始,她听了母亲的话,用功得不得了了。天不亮就起床,认真刷牙洗脸,之后就到楼下操场去跑步。在黑暗中跑步,惟一听得到的是自己“咚咚咚”的脚步声。没有方向,循环往复,就像自己枯燥无味的专业一样,令人心烦。

天蒙蒙亮的时候,人最容易怀疑自己。

一天即将开始,睡意还未完全退去,意志最容易动摇。梅兰妮一边跑一边想着要做的无数件烦人的事,开始对母亲为她选的“化工系”怀疑起来。

“这是我要走的路吗?”

“这是我喜欢的专业吗?”

“难道我一辈子都要在实验室里度过吗?”

好在“怀疑”只是早晨一小会儿的事,等到天光大亮,太阳出来,一切也就烟消云散了。

化工系的教室总有一个女孩来得最早。她穿着红毛衣和牛仔裤,受着刚刚掀起的“台湾风格”的影响,她开始留长发。但头发正处于半长不短的阶段,所以显得参差不齐,没有什么章法。从小到大梅兰妮一直留短发,母亲尹波尹大夫对自己的女儿要求极其严格。早晨起来如果在镜前多耽搁一会儿,母亲的骂声便会劈头盖脸地砸过来:

“还磨蹭什么!还不赶快念书去!大早晨起来不背单调照镜子?照个鬼啊!长得再漂亮将来也不能当饭吃,赶快念书去!”

梅羽陆喜欢看报,坐在沙发上二郎腿一翘,口中含着香烟,一边吞云吐雾,一边把手中的报纸翻得哗啦哗啦响。

“宝贝女儿,给爸爸把烟灰缸拿过来。”

“嗳。”

“还有,给爸爸去泡杯茶来,多放点茶叶。”

“嗳。”

少女梅兰妮回答得声音脆脆的。她喜欢坐在小板凳上看父亲抽烟,那些缓缓升起的淡蓝色烟雾,总会使她浮想联翩。梅兰妮从小就知道,香烟是个好东西,它使抽的人和看的人都暂脱离现实空间,有一小段神游。心思飞到另一个地方去了。在这紧要关头,母亲就像警察发现有违章的汽车,不知从什么地方飞奔过来,夺过父亲手中的烟,扔到地上使劲儿地踩。

“呸呸!当着女儿的面,你怎么那么不争气呀?”

“我怎么不争气啦?我是去偷啦,还是去抢啦?我又没干什么坏事,你干嘛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

没偷没抢就行了?你的标准怎么这么低呀?

尹波说话的口气真的很像一个老师,句句话在理,可又让人觉得生硬和难以接受。

梅羽陆说:“真受不了你这种教训人的口气。我不就抽个烟吗?我就这一点点嗜好……不会享受!”

“享受?享受有什么用?享受能得到什么?就你抽的这个烟,百害无一利,还享受呢!别丢人了!”

“我抽个烟怎么就丢人了?当着孩子的面,你倒给我说说清楚……说一千道一万,你就是从骨子里瞧不起我,所以才鸡蛋里挑骨头,这日子没法儿过了。”

“不过就不过!”

“……”

两个人越吵越凶了。

妮妮给爸爸泡的那杯茶也放凉了。爸爸一口都没喝上,妮妮心里觉得有点可惜。那是上好的绿茶,爸爸背着妈妈买的,因为价钱贵,让妈妈知道了又要大闹一场。妈妈说她是彻底的“无产者”,没有一点嗜好,既不抽烟,也不喝酒,也不喝茶,惟一的爱好就是监视别人,随时观察丈夫和女儿的动向,看着她的两个“学生”,然后把他俩骂来骂去。

他们从梅兰妮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吵架、闹别扭,原因五花八门,因为一块豆腐馊啦、因为被子晒出去没及时收回来,被雨淋坏啦、或者什么也不因为,就像今天这样因为一根烟而吵起来,真让人受不了,好好的一个下午都让他们给毁啦。

白裙少女妮妮躲到另一个房间去。她轻手轻脚地把门关严,她生怕房门发出“砰”地一声响,怒气冲冲的妈妈听到了,再冲过来骂她。梅兰妮是在战战惊惊中长大的,从小到大很少有让她开心的事。所以,她喜欢关起门来一个人幻想,她把希望寄托于未来。

未来是什么样的呢?

未来就像藏在深红色盒子里的一道谜底,时间不到,不允许被打开。

逃避到幻想的世界里,就可以不被周围的噪音所打扰,在自己的内心世界里做一回“白裙公主”。她只有一个娃娃,到很大的时候还经常拿出来把玩。娃娃是会动眼睛的那种,妈妈称她为“动眼娃娃”。妮妮身上的连衣裙就是模仿娃娃身上的裙子做的,是妈妈一针一线缝出来的。

妈妈手很巧,就是嘴太毒,什么事到她嘴里都变了味。

梅兰妮坐在窗前的一把椅子上,凝望着远山。她知道在不久的将来,存在着一个“未来”,她只希望在“未来”里没有吵闹,安安静静地过日子。她对未来希望不高。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爱梅兰妮(书号:12243)》

默认卷(ZC) §3、考上大学


现在好了,考上大学,梅兰妮的生活相对自由了,不用再听父母那忽高忽低的吵闹声。她每天早早起床跑步,第一个来到教室,听课比谁都听得认真,她仰着脸,她的脸像月亮一样明艳明人,无法用“美丽”两个字来形容。

这个坐在第一排的漂亮女孩很早就引起了物化教师孙启孟的注意。孙启孟三十岁上下,身材瘦长,说话的音调不紧不慢,在这种声音里无论男女都很容易进入梦乡。班里有一个失眠特别厉害的女孩,一上孙老师的课就呼呼大睡,周围同学就跟她开玩笑说:“李小路,你干脆嫁给孙老师算了!”

全班同学都哈哈大笑,只有小路一人伤心地哭了。

“同学们又没有恶意,你干嘛那么敏感呀?”

私下里梅兰妮问李小路,是不是有什么别的原因,才如此敏感的。李小路告诉梅兰妮,她对孙老师真的有好感,换句话说,是暗恋。梅兰妮听后目瞪口呆,她从来没往这方面想过。

“可他是老师呀。”

“老师又怎么啦?老师不是人吗?其实,我暗恋他已经好久了。我一想到他就睡不着觉,每天晚上老想他,可上他课的时候,不知怎么就睡着了。”

白日里同学们嘲笑的声音“嗡嗡”的还在耳边,李小路觉得很委屈,就拉梅兰妮一起去散步,他俩边走边聊,因为这件事拉近了她们俩的关系,使她俩成为“闰中蜜友”。

女孩子差不多都有“闰中蜜友”这回事,就像成长过程中的一个阶段,想跳也跳不过去,大多数女孩都是按部就班,一格一格地成长,现在,梅兰妮和她的“闰中蜜友”就成长到“初恋”这一格了。

梅兰妮高中的时候就有过一次初恋,但李小路没有,她完完全全把自己的感情给了在当时看来不可能恋爱的男人。跟三十岁的男教师谈恋爱,这是当时琼瑶小说里才有的情节,在现实生活中不可能发生。八十年代初,人们还很保守,越轨的事情统统不能接受,“师生恋”更被视为洪水猛兽。

李小路说:“兰妮,你不会笑话我吧?你不会觉得这种事特恶心吧?”

梅兰妮说:“怎么会呢?我高中时也喜欢过男生,不过没有挑明罢了,你现在这种心情我理解。”

“那你帮我去找他一趟好不好?”

“我啊?”

梅兰妮真没想到这一次校园散步,竟弄得一身重任,想推也推不掉。这时候,她看到不远的地方有一块草地,草地旁有一盏玉兰花形状的路灯,奶白色的灯光下,一群男孩子围坐在一起弹吉它,唱歌。心里就生出一个念头,心想,同年龄的男孩子真是幼稚啊,难怪李小路不想跟他们交往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爱梅兰妮(书号:12243)》

默认卷(ZC) §4、是这样开始的


要讲梅兰妮的故事,不能绕过这次非同寻常的恋爱——一次轰动全校的师生恋。回想起来,这一切都要怪李小路,是她先看上那位老师,要梅兰妮去接近他的。梅兰妮总是被命运打好包,然后丢向一个地方。她的每一次叛逆都不是主动而为的,按她自己的话说,她的与众不同完全都是被动的。

事情是这样开始的。

下午,学校办公楼的楼道里出奇的安静,梅兰妮是第一次走进这座办公楼,她有些转向,明明看到楼梯口的指示牌上写着“物化417”,可是她在楼道里转了一圈都没有找到“417”这个门牌号。

梅兰妮第一次感到孤单。小时候,她一直跟随着样样事都要抢先、争强好胜的母亲,虽然有时候也很心烦,但毕竟是很踏实的,因为什么事来了都有母亲挡着,她只不过是一个躲在母亲衣襟下面的小孩。现在没有人再拉着她的手了,什么事都要自己决定,自己亲自去闯一闯。

转了一圈,梅兰妮发现这是一个环形办公楼,“物化417”一定隐藏在什么地方,她决定大胆地往前走,找到孙老师的办公室,然后把李小路的事大大方方告诉老师,这件事就算办妥了。

可是,这件事比预想的要艰难许多,办公室一个挨着一个,个个房门紧闭,想要找个什么人问一下都没有可能,就在这时,一个看不见的小台阶出现在脚下,梅兰妮踉跄了一下,差点摔一跤。为保持平衡,她不得不随着惯性一路小跑了起来。

这一小跑不要紧,云开雾散,躲在暗中的东西一下子浮出水面,她遇见了一扇半开着的门,看里面坐着一个人,侧影很像孙老师。

“原来你在这儿呀!”

“我一直在这儿。”

“刚才我迷路了。”

“噢,”孙老师慢条斯理地说,“第一次来的人差不多都跟你一样。”

他的话大有深意,让梅兰妮觉特别有嚼头。日后梅兰妮独自一人躲在下辅的蚊帐里想这句话,想了好多遍。

“你坐。”孙老师说。

房间里开着电风扇,桌上的纸张、卷子都用重物压着,但边角处仍被动力强劲的风扇吹动着,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孙老师手里拿着一只茶杯,眼睛始终有些躲闪,似乎想要避免什么,但又躲不过去,终于抬起脸来目光直视着的对面的女孩,女孩荷叶边的裙摆被风吹得一波一波地动,四下里静默无声。

老师记得这张脸。她总是坐在第一排,从下面仰脸望着他。女孩的脸就像瓷娃娃一样,白皙、紧实、有光泽,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流连顾盼,一看到她,男人无端地会感到紧张,后脖颈处冒出一些虚汗来。

“老师你怎么啦?”

“没什么。我知道你会来找我的。我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你就像仙女一样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让我觉得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

“老师真会说话,可是你误会我了。”

“不,我了解你,你不用跟我解释。让我们从现在开始,再也不要说‘误会’这个词了,好吗?”

梅兰妮呆呆的,说不出话来。她知道她把事情给弄拧了,可是已经没有办法回头了。人生中有许多事情都是满拧的,你想要干这一样,却偏偏干了那一样。你以为这个计划万无一失,而事情偏不按计划走,另一个意想不到的计划来到你身边,并且,轻而易举地让你给做成了。

孙老师和梅兰妮的这场恋爱,就是一场意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爱梅兰妮(书号:12243)》

默认卷(ZC) §5、秘密


前面说过,梅兰妮是一朵大牡丹。大牡丹是由小牡丹长成的,要想练就成一个有魅力的女人,非经历几场脱胎换骨的恋爱不可。梅兰妮本来可以顺顺利利地读书,当个无忧无虑的大学生,可她偏偏一不小心怀揣了秘密。

她以前上课的时候,是那种坦坦荡荡的无邪神情,老师在上面讲,她在下面仔仔细细地记笔记。旁边女生要跟她说话,统统被她一个手指竖在嘴唇上的手势给拒绝了。现在呢,因为心里有了秘密,她变得古怪而且心不在焉起来。

“他到底什么态度嘛?”

“我不知道。”

“你到底跟他说了没有?”

“说了。”

“他是不是有点喜欢我?”

“他知道我的名字怎么写吗?不是露水的露,是马路的路……”

那天是孙老师的课。孙老师正在台上踱着方步,坐在一起的两个女生却在不停地耳语。他注意到其中之一就是那天到办公室去找他的梅兰妮,另一个女孩头发短短的,跟个假小子似的,他心里一直叫她“假小子”,却从来不知道她叫什么。

孙老师也没意识到底下两个女孩正在议论他。

孙老师喜欢在台上走来走去,神态自若,说话风趣幽默,课堂上不时发出会心的笑声。这种情况在这所学校的课堂上是不多见的。所有学生都被孙老师吸引住了,只有梅兰妮在别人该笑的时候毫无反应。她走神了。

她一直在想那天下午孙老师跟她说的话。其实那天他们也没说什么,但不知为何,梅兰妮总是想那个下午,就像脑子出了问题,翻来复去地想。她想起窗帘后面透过来的阳光,想起电风扇把干躁的热风呼啦啦地吹过来,又吹过去。

孙老师拿起手中的茶杯,抿了一口茶说:“你妈妈脾气很坏,你很怕她。”

女孩吃惊地笑起来。“你怎么知道的?你又不是算命的?”

“我就是算命的。”

“那你还知道什么?”

“我还知道你父母过的并不好,他们表面上还可以,但实际上并不幸福。他俩经常吵架。是你母亲的问题,你母亲性格太要强了。”

“天哪,你不会是我妈的朋友吧?”

“怎么可能?我连你都刚刚认识,我怎么可能认识你妈?我不过是推测而已。”

“那……”

梅兰妮还想问点什么,这时候,有个女教师手里拿着一摞卷子,鞋跟得得地从外面走进来。那女教师穿着一身米色夏季套装,黑色细高跟鞋,表情严肃得就像校长。

“孙老师,再见。”

她只记得临走时跟老师说了再见,至于有没有跟老师提起另一个女孩的事,有没有提“李小路”,她完全不记得了。接下来的几天,总是上课下课,他们一直没有单独接触的机会,她甚至以为孙老师把这事给忘了。或者,当时她就误会了老师的意思,换句话说,老师当时可能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自己自我多情罢了。

这想法使梅兰妮感觉到了痛苦,仿佛一场恋爱刚刚开始,她就失恋了。周末回到家中,梅兰妮还没进门,就听到父母大声吵闹的声音,那声音在楼道里传得哪儿哪儿都是,让梅兰妮觉得非常丢脸。还有一些邻居打开门来听,看她过来才赶紧把门关上。对于这种狭窄的、不隔音的居民楼,梅兰妮简直烦透了。

若干年以后,梅兰妮围着她的羊绒披肩,坐在宽大的落地窗前,享受着午后的阳光和高级住宅里才有的那种安静的时候,耳边会随时响起喧哗之声。这种喧哗之声会在意想不到的时候突然而至,如同潮水一样,涌动一阵之后,再慢慢退去。

梅兰妮不想听到那些声音,在她成为一个有钱女人之后,她甚至连偶尔楼下有小孩堆沙子的声音都不能忍受,派保姆去把那孩童轰走。

父母的吵闹并没有因为她的到来而终止。

梅兰妮自己用钥匙开门,进门之后看到爸爸和妈妈一左一右坐在沙发上,因为吵架两个人的面色都很不正常,爸爸的脸很红,像是刚刚喝了酒,妈妈却因气愤而变得面色惨白,他俩争执的内容做女儿的大致听了一下,是因为父亲的退休问题。父亲主张按时退休,给后来人让出职位,母亲却说他是一个没用的窝囊废,干革命哪有让的?要去争去抢去斗争,才能获得继续工作的权利。再说了,那么多人到年龄都不退,凭什么你要退呀?

母亲说得振振有词,她仿佛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此时身在何处,她好像又站到了讲台上,面对学生夸夸其谈,横竖都是她有理,没人敢反驳她。

这时候,女儿开门进来。女儿就像个陌生人似地闯了进来,打断了她的讲演。她看了女儿5秒钟之后,才恢复了母亲的角色,漫不经心地问了句“你回来啦”,就又投入战斗,跟父亲脸红脖子粗地争吵起来。

每当这种时候,蚊帐就是她的最好屏障,只要躲进自己那一方小小的空间,梅兰妮就会感到安全。她在蚊账里自己跟自己说话,自己演戏给自己看,自己跟自己谈恋爱。虽然只有一墙之隔,父母却变成一个遥远的概念,他们的争吵已变得很轻微,他们变成了一对与己无关的男女,他们不再会影响到这个女孩的情绪,她要想想她最喜欢的人啦。

夏天的傍晚洗完澡,梅兰妮插上房门,光着身子钻进蚊帐。这是她最幸福的时光。身上的皮肤那个滑呀,滑得连她自己都忍不住要伸手摸一摸。窗外起风了。她听见母亲叫她关窗的声音,说外面就要下雨了。梅兰妮却躺在风雨飘摇的蚊帐里一动不动,她在想“不知道孙老师在干什么呢?”

若干年以后,石总总是有搂着女人睡午觉的习惯。梅兰妮不知道这个习惯是不是自己惯出来的。石天意特别善于总结,他说夏天有两样好东西,第一样是冰镇西瓜,第二样就是午睡了。

他午睡的方法很特别,先用冰一点点地研磨女性的身体,后背、乳房、腰腹,一点点地用晶莹剔透的圆冰细细磨擦着,女人往往被弄得很凉、很痒,就格格地笑个不停,身体也扭动出好看的姿势来。每当这种时候石总的兴致就更高了,他要把她的身体凉透了才肯抱着她睡觉。梅兰妮就说:“原来,我跟冰镇西瓜的作用差不多啊。”

“你才知道啊?小傻瓜!”

这样的中午季鸟就会“滋——滋——”叫得很凶,梅兰妮在进入午睡之前,总会想一小会儿心事。她被人紧紧地抱着,心里感觉很安全。她想,中午的性欲来自许多年前她的第一个男人的培养。男人姓孙,她一直管他叫“孙老师”。

孙老师有个习惯,他在食堂吃完中饭,要再回到办公室去看一会儿书,等到中午1点他才回宿舍睡午觉。这个习惯已经保持多年,这是梅兰妮跟孙老师好了之后才知道的。

自从那天下午梅兰妮为了同学李小路的事,闯进教师办公室,梅兰妮就一直想着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老师。课堂上的那些见面都不算,因为他们什么话也不能说,只能远远的四目相对,而且还不能让其他老师、同学看出来。

梅兰妮为见不到孙老师而感到万分苦恼,她感到自己有一肚子话要跟老师说,老师也有一肚子话想要告诉自己。可是,老师为什么不行动呢?这想法煎熬着她,让她坐立不安。晚上睡觉也成了问题,数羊数到一千多,还是睡不着。梅兰妮失眠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爱梅兰妮(书号:12243)》

默认卷(ZC) §1、师生恋


男教师宿舍那边梅兰妮从未去过,“男教师宿舍”几个字听起来就是有些暧昧的,对于女生来说,一个人单独去男教师宿舍,似乎意味着某种危险。

孙老师是在一次实验课上悄悄提出这个要求的。

实验室实在是个谈恋爱的好地方,那些瓶瓶罐罐一般都放在比较狭窄的地方,互相不喜欢的人走进去,碰撞一下就会觉得很讨厌。而喜欢的人就不一样了,梅兰妮和孙老师虽然还没到把话挑明的阶断,但两人的关系已相当默契了,每回上实验课,孙老师都会把梅兰妮留到最后,让她帮一些小忙。

“梅兰妮,你帮我把这些烧瓶收拾一下,好吗?”

“好。”

“要小心啊,都是些易碎品,打掉一个都不好配。”

“嗯。”

梅兰妮原本对这些瓶瓶罐罐是不耐烦的,但是孙老师叫她做的事,统统变成了有乐趣的好事,她表现得很细致,也很用心,烧瓶洗得水晶透亮,不像是一个做实验的物件,而像是一件艺术品。

孙老师有时候会走过来看看她,两人很默契地笑了一下,就又各忙各的了。这天他们忙到晚上八点多,原本打算各自离去,但孙老师突然提出想让梅兰妮去他宿舍。

“要不要到我那儿去吃点东西?我那儿有电炉。”

他说话的样子很自然,似乎不是在邀请一个暗恋他的女生,而是在邀请一个可以经常聚会的男同事。梅兰妮表面上显得很镇定,内心里却像翻江倒海一样。她有种预感:有什么事就要发生了。

孙老师给梅兰妮画了一张图,告诉她教师宿舍该怎么走。然后他说,我先回去收拾一下,十分钟以后你再来。梅兰妮看着他瘦高的身影消失在实验室门口,心里感到十分害怕。

“十分钟之后你再来。”

为什么是十分钟?不是二十分钟或者十五分钟?这十分钟他到底要干什么?稍微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十分钟”收拾房子显然是不够的,那他为什么要这样安排呢?

梅兰妮站在一堆玻璃烧瓶后面,脑子里泡沫似的冒出一堆“为什么”,后来她才明白,孙老师毕竟是老师,比她要成熟许多,为了不让别人看见一个男老师带着一个女学生去了教师宿舍,孙老师才故意让她晚走十分钟的。

“情妇”是梅兰妮不愿用到的字眼儿,她更愿意使用“恋人”这个词。每当梅兰妮咬文嚼字的时候,石总都感到很不理解,心想女人啊,书读多了未必是好事呢。

梅兰妮一生中有过四个男人,在这四个人中间,石天意是“手”最好的一个。别人一定以为,一个美貌的妇人跟石总呆在一起,一定是为了钱,其实不然,梅兰妮从三十岁开始,跟了石总十二年时间,在这十二年内,他们做爱的次数比任何婚姻中的男女都要多,梅兰妮每次说要离开,都被石天意软人心肺的抚摸唤回来,他的抚摸让梅兰妮觉得,世界大事无关紧要,关起门来的二人世界才是最美妙的。

第一个开启这“美妙之门”的男人应该是她的老师。这场“师生恋”虽说没能持续多长时间,但带给梅兰妮一生的影响却是巨大的。

现在让我们重新回到孙老师离开那段。

实验室里的电子钟“嘀嘀哒哒”走个不停,梅兰妮真不知道自己那漫长的十分钟是如何熬过来的。她听到有个女人一直在数“1分钟”、“2分钟”、“3分钟”,可是她四下里看看,实验室里却空无一人。当她打算离开的时候,她隐约看到房间的深处幽幽地坐着一个女人,由于光线暗淡,脸孔看不太清楚,只觉得她衣着怪异,不像这个时空里应该出现的人。

后来梅兰妮才明白,那天在实验室看到的是二十年后的自己——一个美伦美奂的妖艳美妇人,一个出色的情妇和恋人,一个让男人爱不够的女人。

梅兰妮离开实验室,她手里一直捏着那张纸,那是孙老师给她画的地图,她随时可以改变主意,不去男教师宿舍。但当个逃兵可不是她的性格,她走在校园深处的石子路上,斑驳的树影在她脸上快速移动着,她也不知道自己此时此该到底是谁?她像一只黑夜里的孤雁,乱打乱撞的,居然找到了要去的地方。

门开了。有一只手从门内伸出,将她“卷”了进去。她还没明白怎么一回事,门就在耳后“砰”地一声关上了。

梅兰妮以前从来不知道,男人的手是这么温柔的。她看过接吻,那是在电视上。高二会考结束那一天,老师为了放松他们这批毕业生的神经,决定破例让他们开一回眼界,在学校会议厅里放了一盘台湾言情剧的录像带。1981年是一个分野。1981年有一批孩子没有读高三,上完高二直接就参加考大学了。这大概是某个历史原因造成的,梅兰妮也没深究,能早一年上大学总比晚一年上大学好吧,梅兰妮那时候就盼着早点离开家,搬到大学宿舍去住。

来自台湾的言情剧真正让梅兰妮开了眼,那里的男主角身材修长,电眼迷离,谈恋爱的时候,对女孩说话的声调温柔极了,就像含着一块糖,又像一只小猫在说话。

现在,这小猫的声音游移到耳边来,是那种台湾电视剧里说话的腔调,喃喃哝哝让人心口发软,他在她耳边小声叫着梅兰妮的乳名:“妮妮”、“妮妮”,然后轻轻抱着她靠在近处的门上。房间里黑得几乎看不清人脸。梅兰妮被老师这样抱着,心想,这人到底是谁呢?他的手在她身上游移,先是胸脯,然后是腿。他用手把它们分开,放在中间……梅兰妮仍然在想,这人是谁呢?一阵从未有过的感觉袭遍全身,梅兰妮闭着眼,全身打颤。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爱梅兰妮(书号:12243)》

默认卷(ZC) §2、花儿是这样炼成的


在没有开灯的晚上,梅兰妮被男人摸了。这事要让别人知道了,是一件非常丢脸的事。特别是自己的父母,可千万不能让他们知道啊!梅兰妮扣上扣子从男人怀中醒过来的时候,时间已经将近午夜了。老师捧着梅兰妮的脸,说要好好亲她一回,她却说不行了,该回去了。在享受了这个男人一遍遍抚摸亲热之后,她忽然有点憎恶,想要逃离现场,跑得越远越好。

这个晚上,小姑娘李小路一直坐在灯下,等待同屋梅兰妮回来。近些日子以来,梅兰妮的古怪举动引起了小路的注意,种种迹象表明,梅兰妮并没有把自己的话转告给孙启孟,而是自己跟老师先热乎起来,这让李小路觉得,这个女人实在太卑鄙了。

李小路听到细碎的脚步声从楼道的另一头“哒哒哒”转过来。她把门打开,专等她进来。

梅兰妮果然出现在门口。

“梅兰妮,你到哪儿去了?”

“怎么啦,房门大开着,出什么事啦?”

李小路阴阳怪气地说道:“出什么事了?难道你心里不清楚吗?”

“我清楚什么呀?我怎么你啦?”

“你抢了我的东西。”

“抢了你的东西——你是指老师?他是人,不是东西。”

“这么说你承认了?”

“什么承认不承认的,莫名其妙!”

李小路走近梅兰妮,跟她面对面站着。在梅兰妮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际响亮的耳光已经打在她脸上。“不要脸!”李小路凶巴巴地骂道。

李小路打完人没事人似地走了,剩下梅兰妮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原地,木头人一般,不哭,不笑,也不动。她想,到底发生了什么呢?这个女人为什么要打我,而我刚才又去了什么地方……

梅兰妮动作迟缓地爬上床,头疼得厉害。她的床在上铺,爬上去的时候一把没抓住,险些跌下来。她是多么地困啊,眼皮重得需要一根小棍撑着才不至于合上,她想,今天晚上发生了多少事呀!

梅兰妮抢了李小路喜欢的老师,李小路打了梅兰妮一巴掌,这事儿就算扯平了。一周以后,她俩又正常交往了。这天早上,李小路的牙膏用完了,想问梅兰妮借一点用,又不好意思开口,就拿着漱口杯到水房“咕噜噜”地漱口,漱着漱着就有一支牙膏从头顶上方递过来。

“你用不用?”梅兰妮说,“别说我的东西你不沾啊。”

“用就用。”李小路接过牙膏,挤出一截抹在牙膏上。“谢了啊。”两个女孩并排在水池前刷牙。又来了几个女孩,把水龙头开得哗哗响。梅兰妮吐掉漱口水,问李小路:“待会儿一起去上课吧?”

“你先走吧。”

梅兰妮手里拿着书,走在去教室的路上。初夏时节,校园里景物清新得让人叹息。杨树的叶子嫩绿嫩绿,不知名的小花在路边比着赛着地开,让人想起比赛场上的年轻女孩。前面有个女学生,穿了条鹅黄色的半截裙,一扭一扭地走在前面,远远看去就像一个交通标志,异常醒目。

梅兰妮今天穿的是浅蓝色上衣,深蓝色裙子。这身搭配她还是第一次穿,有一点点不好意思,所以走在路上总是左右顾盼着,看看路人对自己的反应。

结果路人没什么反应,谁都急匆匆赶去上课,谁有闲心看她一眼。梅兰妮有点沮丧,不过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孙老师,她的心情很快又好起来。很多人走上楼梯,梅兰妮走在人群中,心情却比别的同学要复杂得多。

梅兰妮在教室门口碰到孙老师,她有点不好意思,回避着孙老师的目光,孙老师却迎上来,若无其事地同她打着招呼。梅兰妮羞涩地点点头,坐在第一排靠边上的位置。

孙老师却说:“这位同学,往中间坐。”

“好。”

梅兰妮笑了一下,这一笑充满默契感,两人感觉都不错。老师讲课的时候,梅兰妮思想第一次开了小差,她人坐在那儿,精神却飞到很远的地方去了。她想起第一次跟老师约会,老师说十分钟以后你再来,然后耳边就有人在给她数着时间,时间分分秒秒移动,十分钟仿佛走了十年。现在上课也是这种心情,她盼着这堂课快点结束,盼望她跟孙老师单独在一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爱梅兰妮(书号:12243)》

默认卷(ZC) §3、男教师宿舍


男教师宿舍成了梅兰妮经常去的地方,有时候是跟老师约好的,有时候是不请自来。特别是星期天的下午,她简直管不住自己,她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就是想跟老师见面。

这个下午,梅兰妮挣扎了很久,终于熬不过去了,她自作主张,跑到孙老师宿舍去敲门。那天孙老师并没有约见她,可孙老师见到她却也没感到意外,只是小声说了句:“你来了?快点进来。”好像生怕别人听到似的。

他还伸头朝楼道里张望了一下,这让梅兰妮觉得很受伤,觉得自己像在做贼。关上门,两个人就抱在一起,抱得很紧,他的脸紧贴着她的头发,一只手用力地揉着那些头发。

“你头发好香啊。”他轻轻地叹息道。

“刚洗过。”

“为来见我?”

“就算是吧。”

“冒失鬼,你也太冒失了,来找我怎么也不通知一声?万一被人撞见了可怎么办?千万不能让人知道我们两个人在交往,这点你可记住了。”就在这时,外面有人“梆梆”地敲门,看得出来老师很紧张,声音有些变调地问了句“谁”。外面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我。”

老师小声对梅兰妮说:“嘘,别出声,是我们系主任。”

然后孙老师大声对外面的人说道:“对不起啊,主任,我正洗澡呢,待会儿我去找您吧。”

“不用啦,也没什么正经事,就是过来串个门。”

“那好吧,你慢走啊。”

他俩趴在门上听了会儿外面的动静,直到脚步声走远,这才松了口气。孙老师说:你看多危险啊,要是被我们主任撞见了,可要出大事了。

“出什么大事呀?他还能开除你呀?和女学生交往怎么啦?女学生就不是人了?鲁迅还跟女学生相爱呢!”

“瞧瞧,人儿不大脾气还不小呢。”他又抱住梅兰妮亲她,梅兰妮觉得课堂上的他跟现在的他差别有多大呀,课堂上的他那么威风,有尊严,而此时此刻却又是这么地温柔。

他们坐在窗口的小床上断断续续说着话。孙启孟告诉她,这件事一定要保密,不能跟第二个人说,连最好的朋友都不能说。还说他一定会等到梅兰妮毕业,到那时他们的关系就可以公开了,一起逛大街,成双成对地去跳舞,对了,孙启孟说,我还要把你带回到南方老家去。

小窗里透进来一绺柔和的阳光,正好落在平展展的小床上,他俩一个在里面坐着,靠在被垛上,两腿弓起来,膝盖上放着一本杂志,另一个坐在床沿上,削着苹果,说着话,这一刻多么温馨啊,梅兰妮觉得自己从小到大她盼望的,就是这个。有安静作对比,父母吵闹的声音又响起来,声音忽小忽大,就像有人用手在控制开关,让声音传到梅兰妮耳边,可她又看不到人影。

“我小的时候最喜欢安静了。”

“那我们以后就安静,过简简单单与世无争的生活。”

“咱俩会有以后吗?”

“当然会有,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现在你先好好念书,我等你长大、等你毕业。”

“为什么你一直都没有女朋友?”

孙启孟想了想说:“这可就说来话长了,我的初恋女友名叫松香,她声音很甜,人长得也漂亮,她是我们邻居家的女儿,她家做的松饼远近闻名,所以连给女儿起的名字都叫松香。1971年,我被选上‘工农兵大学生’到外地去上学,四年之后再回到镇上,松香已经成了有名的‘坏女人’,因为她跟别的男人怀了孕,又被人抛弃了。”

“那个人是谁?”

“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反正流言满天飞,说什么的都有,话说得很难听,你要知道,那时候的江南小镇是相当保守的。”

“为了她,你一直没交女朋友?”

“那倒也不是。后来遇到的女孩都是人家追我,可不知怎么搞的,没一个让我动心的,直到遇见你……”
继续阅读《我爱梅兰妮(书号:12243)》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