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知你最薄情最新章节,赵财主,赵府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风月知你最薄情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赵财主
简介:茉莉十八岁时,嫁给了六十八岁的赵财主
这桩亲事,茉莉原本是宁死不从的
听闻赵财主早年做过屠夫,容貌丑陋,性情暴虐,甚至亲手虐杀过自己的姨太太
但是茉莉的....
角色:赵财主,赵府
风月知你最薄情最新章节,赵财主,赵府小说免费阅读

《风月知你最薄情》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新婚夜


茉莉十八岁时,嫁给了六十八岁的赵财主。

这桩亲事,茉莉原本是宁死不从的。

听闻赵财主早年做过屠夫,容貌丑陋,性情暴虐,甚至亲手虐杀过自己的姨太太。

但是茉莉的母亲给她下跪了,涕泪横流的说:“赵财主答应给二十块大洋做彩礼,你年纪也不小了,你弟弟也需要钱娶媳妇……”

茉莉冷笑:“所以你就把我卖了?”

母亲说:“你嫁给赵财主,每天穿金戴银,山珍海味,而且赵财主答应给二十块大洋,你不嫁,我就跪死在你面前。”

三天后,一顶红轿,两行乐队,敲锣打鼓的将茉莉抬进了赵府。

赵财主妻妾成群,茉莉也不知道自己是他的第多少房姨太太。但她已经想好了,嫁过去之后,若能衣食无忧安然度日便罢,若不能,就找个机会逃了。

她不像一般女孩那样谨慎怯弱,她很实际。

当夜,红烛高照,茉莉的盖头被揭开,就看到了赵财主。

一瞬间,茉莉的肠子都悔青了。

赵财主竟比传闻中更丑。

眼前竟是个留长辫子的老头,干瘪的脸上布满皱纹,下巴凸出,嘴唇凹陷,活像一具干尸。

其实赵财主年轻时很健硕,后来被他的姨太太们一夜夜的掏空了。

赵财主叹了口气,自言自语般说道:“我年纪大了,身上很多地方已经不听使唤,不过如果你有法子帮我,以后你就是赵府的当家大奶奶,哪怕你想骑到我头上,我也宠着你。”

“这……”茉莉眼珠一转,强笑道:“办法倒是有,但今天来不及了。”

赵财主疑惑道:“哦?”

茉莉道:“我知道有个药方,能让满足老爷的要求,我明天便让人熬来,给老爷服下吧!”

茉莉想,拖到明天就逃跑。

哪怕去花楼里卖笑,也好过伺候一个老怪物。

赵财主的脸色沉了下去:“药方就算了,我什么药没喝过,全都没用。待会儿你大声一点,刺激刺激我,说不定我就能行了。”

茉莉闻言,死的心都有了。

赵财主已经扑了上来,他虽然消瘦,力气竟不小,直接把茉莉压在了床上。

“啊啊啊——”茉莉毛骨悚然,尖声大叫起来。

赵财主忽然变得很兴奋,迫切的叫道:“对!就是这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风月知你最薄情》

血溅洞房


就在这时。

“砰!”

一道响亮的枪声忽然从院子里传来。

“谁!?”赵财主一个激灵跳了起来。

他在凡城算大户,寻常人是不敢在他家里开枪的。

然而下一秒,雨点般的枪声突然在院子里炸开,房屋晃动,梁上的灰土噼里啪啦的砸下来。

赵财主赶紧抓过棉被蒙住头。茉莉也吓坏了,慌乱中,她跌落在地,四下一望,立刻连滚带爬的躲到了床下。

少顷,房门被踹开,一对装备精良的shibing闯入,而后迅速分成两列。

一个穿着华丽军装男人,缓步走了进来。

他长得十分英俊挺拔,他的面色阴沉而冷冽,黑暗的眼眸深不见底。戴着白手套的手上,把玩着一只精致的勃朗宁手枪。

茉莉缩在床下,她看不到男人的脸,她只看到一双精致锃亮的靴子。

她看到靴子的主人走到床前,站定。

而床上的赵财主似乎在发抖,床板发出因此发出吱呀呀的声音。

兵荒马乱的年代,各路军阀混战。眼前这位少帅,显然是凡城新贵。

赵财主连忙陪着笑说道:“这位……siling,你们是什么时候来到凡城的?老朽这就让人备些酒肉,给军爷们接风。”

“不必了。”siling淡淡的说:“我来,只是想找你要一个人。”

“谁?”

“苏婉儿。”

赵财主的脸色瞬间变了。

苏婉儿曾是赵府的婢女,因为颇有姿色,七年前被他强行纳入房中。谁知那丫头想不开,没几日就跳河自尽了。

赵财主说:“她、她已经不在了。siling和她是……”

siling冷冷质问:“你强行娶她作妾,害得她跳河,对不对?”

赵财主明白了,这个siling,要么是苏婉儿的亲人,要么,就是她的老相好。

“没有没有!”赵财主立刻否认,“当初是她自己愿意嫁我的,她觉得跟着我能过上好日子,我才娶她……”

“砰!”

他话音刚落,茉莉就听到一声枪响。

然后就是赵财主倒下的声音。

siling收回手枪,瞥了一眼赵财主的尸体,眸子里闪过一道冷蔑的寒光。

他的婉儿岂是贪恋权财之人。敢抹黑她,找死。

旁边的fuguan上前一步,请示道:“赵府有家财万贯,美眷数十,要如何处置?”

“交给你们了。”siling抚弄着枪口的淡烟,语调漫不经心:“就当是犒军吧。”

在场的shibing顿时面露喜色。

siling说交给他们,意思就是他们可以肆意奸淫掳掠。

siling说罢,转身要走,裤子忽然被人拽住。

只见床下伸出一只白嫩的小手,牢牢抓住了他的裤腿,紧接着,一个身穿大红喜服,头发散乱的女孩,颤抖着爬了出来。

“别伤害我,别伤害我……”茉莉连声说道,惴惴不安的望着眼前男人。

在看到他的刹那,茉莉的心跳的更快了。

她从没见过如此尊贵漂亮的男人。

在他身上有一种气度,强大的蔓延出来。那是一种让女人痴迷的气息,危险,残酷,高高在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风月知你最薄情》

要不要跟我走


siling眯起眼眸,打量着她。

茉莉小心的说道:“老财主看上了我,非要娶我,要不是你们闯进来,我就被他祸害了。”

fuguan在旁边解释:“赵府今天在办喜事,这个女孩,应该就是新过门的姨太太。”

茉莉急忙补充:“我嫁他是迫不得己,其实我跟你们一样讨厌他,从这点来说,咱们算是自己人。”

“自己人么?”siling咀嚼着这句话,目光饶有兴致的在茉莉身上逡巡了一圈,冷眸里忽然折射出一丝邪气。

“那,你要不要跟我走?”

“好啊,只要你不嫌弃!”

茉莉毫不犹豫的答应。

“你不问问,跟我去哪里,做什么?”

“不管做什么,跟你,总比跟别人好!”

茉莉眨了眨眼睛,似乎在暧昧的暗示。

但是她的目光却十分清澈,语气异常坚决,仿佛认定了眼前的这个人。

siling的唇角浮现出笑意,他握住她的手,向外走去。

茉莉跟着siling上了一辆小汽车。

这是茉莉第一次坐汽车,之前都是看那些小姐贵妇们坐。她感到很新奇,但她没有表露出来,始终保持着乖巧温顺的模样。

汽车在一幢奢华的花园洋房停下,这里原是一个喜好西洋文化的满清王爷所建,现在成了周公馆。

siling名叫周瑾城,打下凡城之后,他已是江南两省最大的军阀。

进了卧房,周瑾城脱下手套和束腰皮带,扔在桌上,就然后转身向茉莉走来。

茉莉静静的注视着他。

周瑾城伸手捏住她的下巴,粗粝的大手修长有力,在她娇嫩的肌肤上细细摩挲着。他的眼神深邃而冷冽,仿佛要看到她的灵魂里去。

茉莉的眸光颤了颤,如同一池晃动的春水。

她没有躲开,而是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身子在宽大的喜服里绷紧。

男人凝视了她两秒,吻了下来。

他的吻十分粗暴,带着强大的掠夺感,仿佛要将她彻底吞噬。

茉莉的心几乎要跳了出来,她一边瑟瑟发抖,一边努力迎合着他,双臂试探着抱住他精壮的腰身。

她很清楚周siling带她回来,是想做什么。既然跟了他,那就没有再必要故作矜持。

周瑾城把她抱到床上,开始在她身上肆虐。男人的强势霸道让茉莉迷乱而恐惧……

周瑾城眉头紧锁,深邃的眸子闪烁着火光。他一向是个自制力很强的男人,但身下的少女却让他有种非得到不可的失控感。

她太诱人了,如同一个含苞待放的花骨朵,轻轻一掐,就会流出鲜嫩的汁液。

他要摘下这个花骨朵,让她在他的践踏中凄丽绽放。

茉莉疼的流下了眼泪,周瑾城对她没有丝毫怜惜。

他粗暴的占有了她,似乎在她身上发泄着某种恨意。

——过去赵财主抢了他的女人,而现在,他抢了赵财主的女人,这就扯平了。

茉莉的手死死揪着褥单,她仿佛从悬崖坠落,眩晕,慌乱,伴随着尸骨无存的痛苦和惊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风月知你最薄情》

金丝雀


“婉儿,婉儿……”

耳边忽然响起男人性感的呼唤,低沉隐忍,蚀骨销魂。

茉莉倏然睁大眼睛。

她预见了自己悲剧的命运——她对周瑾城来说只是个替代品。

那一刻她知道,这个男人,她是爱不得的,也靠不住。

茉莉在周公馆里住了下来,她从下人们的口中,得知了一些有关周瑾城和苏婉儿的过去。

据说他们两人是青梅竹马,周瑾城参军前,曾许诺要娶苏婉儿为妻,没想到再回凡城时,她已香消玉殒。又过了几年,周瑾城成了军中统帅,这才杀回故地,报仇雪恨。

而这些年,周瑾城身边鲜有女人。就算有,也是一夜浮欢,露水情缘,说起来,茉莉还是他第一个稳定的伴侣。

有了茉莉之后,周siling开始夜夜笙歌。

他发现茉莉身上有种魔力,尤其是那双水润的眼眸,看上去清纯无邪,却又偏生浸出一种独特的妩媚。这女人似乎是个天生的尤物,她在床上的机敏和娇艳,让他欲罢不能。

周siling对茉莉的宠爱,周公馆上下都看在眼里。她虽然没有任何名分,下人们还是都把她当成少奶奶,小心伺候着。

茉莉很快适应了上流社会的生活,她每天只有一件事情可以做,就是等待周瑾城。等他带她去吃饭,看戏,或者参加各种舞会。

周瑾城让一个法国裁缝给她做了十几套漂亮洋装。茉莉其实更喜欢旗袍,她向往那种艳丽和魅惑。但是周瑾城不允许她穿旗袍,他喜欢她穿洋装时漂亮清纯的模样。

锦衣玉食的生活,并没有让茉莉开心,恰恰相反,她时常感到恐惧。

因为她所有的价值都系在这个男人身上,她的命运就掌握在他手里,如同一只供人玩赏的金丝雀。

与此同时,她却越来越迷恋他在黑夜里粗暴或温柔的掠夺。

她害怕失去他,害怕失去这种优渥的生活,更害怕自己会彻底爱上这个男人,最后万劫不复。

这天,茉莉悄悄去了倚春楼。

倚春楼是城西有名的jiyuan。茉莉对ji女的生活一直有种奇异的羡慕之情,她们有丰厚的收入,可以自己养活自己。

而且她们不需要只依靠一个男人,她们有很多男人可以依靠。

茉莉找到了一个名叫如玉的ji女,曾是依春楼的头牌,经验丰富。茉莉把一个金手镯塞到如玉手里,说:“你能陪我聊聊天吗,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

如玉收起手镯,疑惑:“你想问什么?”

茉莉问道:“你说,怎样才能得到一个男人的心呢?”

茉莉来倚春楼,就是想找个女人请教的,她们在笼络男人方面一定很有经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风月知你最薄情》

试探


如玉说:“这可难了,因为世上有很多男人,是根本就没长心的。”

茉莉垂眸说:“不,他是有心的。他深爱一个女孩,但是那个女孩已经死了。”

如玉嗤笑一声,说:“你跟一个死人较什么劲?又抢不走你的荣华富贵。”

茉莉握了握拳头,皱眉道:“可是……我想让他爱上我。”

如玉说:“何必要那样。”

她叹了口气,接着说道:“爱对男人来说不过是一时冲动,他今天爱你爱的死去活来,明天可能就不爱了。”

茉莉说:“不,我就是希望他能爱上我,哪怕只有一瞬间。我现在每天惴惴不安,对他既迷恋又害怕,我知道……我配不上他。”

如玉看着她的眼睛说:“你害怕被他厌弃。”

茉莉承认。

如玉说:“那你晚上把腰垫高点,早点给他生个孩子。女人有了孩子,就不用担心自己的地位。”

茉莉沉默了,她真正想要的不是地位,而是他的真心。

片刻后,她说:“我想知道他对我到底有没有动真情。你说,我怎样才能确认?”

如玉想了想,告诉了她一个办法。

傍晚,斜阳照在周公馆白色的窗墙上,温馨静谧。

周瑾城坐在窗边的一把椅子上,静静望着遥远的夕阳。他有看落日的习惯,每天晚上都要在这里坐上一会。

太阳下山之后,茉莉走了进来。她坐在周瑾城的腿上,搂住他的脖子,轻声说道:“后天就是我的生日了,你送我个礼物吧。”

周瑾城的目光从天际移到她的脸上,“想要什么礼物?”

余晖落在他深邃沉静的眼眸里,美如琥珀。

“钱,”茉莉说,“最好是现大洋。”

“你要钱有什么用?”

“现在的确没什么用,”茉莉伸出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脸,缓缓说:“我现在住着这么好的房子,穿着这么好的衣服,还能每天陪在你身边,这种生活我很满足。但是,你会永远让我过这种生活吗?”

“哦?”周瑾城凝视着她。

茉莉说:“给我钱,如果有一天,你厌倦我了,我还能靠它们生活下去。”

周瑾城说:“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厌倦你?”

茉莉说:“因为你不爱我,你只是喜欢我的身体,等新鲜劲过了,你就会感到厌倦,然后你就不要我了。”

她的手腕忽然被男人攥住。

周瑾城盯了她一会,似笑非笑的说:“很可惜,如果有那么一天,你就算有钱,也没法生活下去。”

“为什么?”

“因为我厌倦的东西,我会选择摧毁,而不是抛弃。”

说完这句话,周瑾城忽然把她压在旁边的桌子上,用力撕开她的衣服。

他的声音十分冷冽低沉:“所以你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取悦我。维持住我对你的兴趣,你才能过上想要的生活。”

茉莉的身子被刺穿,她闭上眼睛,心中涌起巨大的苦涩,和前所未有的不安。

这就是如玉教给她的试探方法,果然让他不高兴了。

周瑾城一向喜欢温顺听话的女人,不喜欢她们贪得无厌。

在他看来,以茉莉的身份地位,根本不配提“爱”这个字。她就像他的宠物,对主人只能迎合顺从,不该有更多的非分之想。

茉莉忽然对周瑾城生出了一种强烈的抗拒,她挣扎着想要从他身下滑走,但是他的手紧紧钳制着她的腰。她的抵抗很快变成徒劳。

茉莉在仙境和炼狱间反复升降,蚀骨的快感和煎熬,她不由自主的坠入沉沦……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风月知你最薄情》

她回来了


茉莉生日那天,仆人兴奋的叫她出门去看,说院子里有周siling给她准备的惊喜。

茉莉有些惊讶,因为那次不悦,她以为生日的事情成泡汤了。

推开门,眼前是一辆精致的咖啡色汽车。

“这是siling送给您的生日礼物。”

茉莉惊呆了。

这辆汽车她见过。有一次周瑾城带她去看戏,戏院门口就停着这辆车,颜色和造型都很别致。她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说,好漂亮啊!当时周瑾城淡淡的说,那是伯爵夫人的座驾,整个凡城只有一台。

仆人解释道:“siling说了,因为小姐当时摸了它一下,想必很喜欢,就找伯爵夫人买下来了。”

茉莉的内心仿佛被戳了一下——他竟如此在乎她吗?她一个如此细微的动作,他都放在眼里!

或许,周siling并不像表面那样薄情。是她过于自私和自卑,才总是惶恐,不敢面对这段感情……

这样想着,茉莉情不自禁的笑了,笑出了眼泪。

那一刻她下定决心,不再害怕犹疑,既然迷恋他,就该全心全意去爱,哪怕是飞蛾扑火,也义无反顾……

大门外忽然传来争吵声。

是一个年轻女子想进来,守卫拦住了她,她却不肯走,大声嚷道:“我要见瑾城!快带我去,不然你们会后悔的!”

茉莉走了过去,只见这个女子衣着清纯,容貌俏丽,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却显得格外惹人怜惜。

“你是谁?”

“我叫苏婉儿,是周瑾城的未婚妻!”

“你说什么?”

茉莉以为自己听错了,愕然道:“苏婉儿?她不是死了吗?”

这女子瞪着茉莉,眼睛里射出强烈的敌意,下一秒,她突然扑了过去,抓住她愤愤叫道:“你是哪里来的狐狸精,为什么会出现在瑾城家里?”

茉莉推皱眉开她,她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上。

与此同时,一辆黑色汽车缓缓停下,周瑾城回来了。

他的目光落在女子身上,瞳孔骤然收缩。

“婉儿?!”

苏婉儿突然哭了,爬起来就扑进了周瑾城怀里,抽噎道:“瑾城,我以为我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

周瑾城拭去她的泪水,一向冷沉的眼睛里涌起震惊和喜悦:“婉儿,你还活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年赵财主非要娶我,我就跳河了。结果被河水冲到下游,一个农妇救了我……我捡了一条命,却因为撞到脑袋失去了记忆,直到前几天才突然想起一切,听说你在凡城,就连忙来找你了……瑾城,你再也不要离开我了,好不好?”

周瑾城拥住怀里的女人,柔声安抚道:“当然,你是我未来的妻子,我永远也不会离开你。”

苏婉儿顿时破涕为笑,道:“瑾城,我就知道你是真心爱我的!”

说到这里,她忽然目光一转,指着茉莉说:“对了瑾城,这个女人是谁啊?刚才就是她不让我进来找你,她为了赶我走,还推了我!”

周瑾城看了茉莉一眼,目光如同冰冷的刀刃。

茉莉沉默着,不说话,更不解释。

她知道,现在争辩,只会激发他的敌意和反感。

她逆来顺受的态度,倒让周瑾城无从发火了,刹那后,他收回目光,对苏婉儿淡淡道:“她不过是我捡到的一个女人。你累了,先回房间休息吧。”

可是苏婉儿看上去并不累,她走进周公馆,兴奋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好漂亮的房子啊,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了吗?”

“当然,以后你就是这里的女主人。”周瑾城微笑着说。

他的笑很温软明亮,却让茉莉无比心酸。他很少笑,更从未对她露出过这样的笑容。

苏婉儿的眼神忽然集中在了那辆咖啡色的小汽车上,惊喜道:“这辆车看起来好别致啊,和街上的那些都不一样!瑾城,以后这辆车也是我的了吗?”

周瑾城的目光顿了一下,最终柔声道:“嗯,这里的一切都是你的。”

茉莉静静的望着他们。

那明明是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啊,只因苏婉儿喜欢,他就可以毫不留情的转手送出!

她苦笑一声,回想起自己方才的感动和决心,只觉得无比讽刺。

苏婉儿是周瑾城心心念念的挚爱,现在她回来了,茉莉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风月知你最薄情》

争宠的法宝


茉莉去找如玉,玉如给了她一个胭脂扣,说:“这是争宠的法宝,保准让周siling对那姓苏的女人弃如敝履。”

胭脂扣是双面的,一面是红脂,一面是粉脂。

“这叫断魂脂,红色这面是毒药,男人沾上了平时没反应,到了行房事的时候才会发作,会让感到恶心头痛,甚至举不起来。你找机会弹到周siling茶水里,等他和苏婉儿上床时,药效一发作,他只会觉得是苏婉儿让他恶心难受,这样用不了几次,准保他再也不想碰那个女人了。至于粉色这面,是解药,他来找你的时候,你用就可以。”

茉莉望着这个精致的胭脂扣,蹙眉道:“这种东西,对身体有伤害吗?”

“多少会有点,但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顾忌这些?”如玉鼓励道:“女人想争宠,不用点手段怎么行?”

茉莉沉默了,让她害周瑾城,她做不到。

但她还是把断魂脂收下了,以备不时之需。

……

入夜,周公馆卧房里,苏婉儿洗了澡,换了一身非常干净漂亮的衣服,依偎在周瑾城怀里。

“瑾城,有件事情,我想和你商量一下。”苏婉儿娇声说。

“哦?”

“我不是个随便的女人,哪怕对方是你,我也想把第一次留到洞房花烛夜……所以在成亲之前,我们还是分开睡,好不好?”

周瑾城微笑道:“当然,我尊重你的想法。”

他望着她,目光十分宠溺。

果然,多年不见,他的婉儿还是那样活泼清纯,一尘不染。

苏婉儿见状,心里的石头落了地。

还好他没有反对。否则一旦上了床,她的秘密就藏不住了……

安顿苏婉儿睡下后,周瑾城去了茉莉房间。

要怎么处理茉莉,周瑾城也没想好。为了苏婉儿,他并不想纳妾。但茉莉毕竟是他的女人,又不能将她赶出去。

茉莉见到周瑾城,有些惊讶,脱口道:“你怎么没在她那里过夜?”

周瑾城皱眉:“你很希望我在她那里过夜?”

她的话,让他莫名不快。

“没、没有!”茉莉垂急忙否认。

她垂下眼睑,小声说道:“苏婉儿回来了,你打算怎么处理我?”

周瑾城托起她的下颚,让她直视着自己的眼睛。

“你认为呢?”他低低的问。

茉莉凝视了他一会,说:“你让我走吧。现在你已经不需要我了,我继续留在这里,也是碍眼……”

周瑾城的眸光暗了暗,缓缓道:“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吗?”

茉莉记得。

他说过,他不需要的东西,他会摧毁,而不是抛弃。

“我不会放你走,”周瑾城说:“只要你乖一点,别给我惹麻烦,你就可以继续衣食无忧的生活在这里。”

他话里的警告,茉莉全都听懂了。

茉莉笑了笑,说:“好,你放心,我也会把她当成女主人,事事都听从她的。”

周瑾城的目光里流露出一丝满意之色,低头吻住她的唇。

他并不爱这个女人,却又不可否认,她对他有着极度的诱惑……

茉莉有种预感,继续夹在周瑾城和苏婉儿之间,绝不会有好下场。所以那天之后,她就在计划逃跑了。

周瑾城不肯放她走,她就得找个机会彻底离开凡城。

接下来的日子里,周瑾城的大部分时间都在陪伴苏婉儿,除了晚上。

晚上他依然会来找茉莉,在她身上,他永远有无尽的精力和需求。

茉莉想不通——他为什么不和苏婉儿一起睡,难道是苏婉儿不愿意?

这个女人莫名其妙的死而复生,每天缠着周瑾城撒娇献媚,却又不肯跟他一起过夜。

茉莉觉得苏婉儿很不对劲。

直到有一天,茉莉路过厨房,苏婉儿正在里面给熬汤。她每天都会亲手给周瑾城做汤喝,而且都要看着他喝光才开心。

茉莉不经意的瞥了一眼,却看到苏婉儿从衣袋里拿出了一个纸包,将里面的白色药末快速抖进了汤里!

茉莉震惊的捂住了嘴。

苏婉儿这是在……给周瑾城下毒?!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风月知你最薄情》

被害入狱


苏婉儿突然转过头来,看到茉莉,她眼中掠过一丝惊惶,转瞬间便平静下来,若无其事的笑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你往汤里放了什么?”茉莉死死的盯着她。

苏婉儿冷笑道:“你胡说什么呢,我听不懂。”

茉莉说:“我看的清清楚楚,你在汤里加了毒药!”

苏婉儿瞪着她,脸上的冷笑渐渐消失,忽然一扬手,打翻了汤锅,滚烫的汤汁溅在了她的手背上。

“啊——”

周瑾城刚推门回来,就听到厨房中传来苏婉儿的惨叫。

他急奔而入,只见汤汁洒了一地,苏婉儿的手被烫伤了,她瞪着茉莉,满脸的痛苦和恐惧。

“怎么回事?”周瑾城又急又怒。

苏婉儿瞬间流下眼泪,指着茉莉说:“我刚才调好火,回了房间一趟,再来的时候却看到她鬼鬼祟祟往汤锅里倒药粉,我问她是什么,她就突然掀翻了汤锅……瑾城,她想害死我们!”

“你胡说!”茉莉大声道:“分明是你在汤里下毒,却被我撞见,你没有办法,才用了一出苦肉计,想要栽赃给我!”

周瑾城沉着脸,听完两个人话,忽然抬手,狠狠打了茉莉一个耳光。

茉莉重重的摔倒在地,她抹去嘴角的血,抬起头,错愕的望着周瑾城:“你,不相信我?”

“你让我拿什么相信你,嗯?”周瑾城附身揪住她的衣领,目光冷酷凌厉,“婉儿是我的未婚妻,你倒是说说,她为什么要给我下毒,又为什么要烫伤她自己?”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真的亲眼看到……”

“够了!”

周瑾城盯着她,一字一句道:“我告诉过你,不要给我惹麻烦,可你居然连下毒这样事情都做的出来,那就别怪我无情了!”

说罢,他起身冷冷吩咐道:“把她关进牢房里。再把汤汁拿去检查一下,看看她到底放了什么东西!”

……

凡城监狱里,茉莉坐在冰冷破旧的床褥上,懊悔不已。

如果能早点离开周公馆,就不会落现在这个下场。

但如果她真的走了,今天周瑾城岂不是要遭到苏婉儿的毒手?

想到这里,她忽然又有些庆幸。

“咣啷”一声,监狱门开了,来的却不是周瑾城,而是他身边的任fuguan。

“茉莉小姐,你的胆子可真大,居然敢给siling下砒霜。siling对你不薄,你为什么要下毒?”

茉莉震惊的张大了眼睛:“汤里的毒药,是砒霜?”

“砒霜是你下的,你就不要再装了。siling让我来问你,你这样做,是单纯的嫉恨苏小姐,还是受了别人指示?”

茉莉说:“药不是我下的,是苏婉儿。”

任fuguan无奈的摇摇头,说:“此事siling自有决断。最近江北战事连连失利,siling怀疑周公馆里有奸细,在他看来,你就是最可疑的人。你还是如实招了吧,免得受苦。”

“奸细?”茉莉愣了愣,继而苦笑道,“这么大的帽子,我可戴不起。”

任fuguan眼中露出一丝无奈之色。茉莉平日对他们都十分友善,如今落到这个地步,他也十分惋惜。他叹了口气,说:“茉莉小姐,你毕竟是siling的女人,我真的不想对你用刑,给你三天时间,好好考虑一下吧。”

任fuguan走后,茉莉蜷缩在角落里,生平第一次感到如此悲哀和无助。

就算真的有奸细,大概也是那个苏婉儿吧。

茉莉还记得,她曾见到苏婉儿偷偷进入周瑾城的书房,当时她没想太多,现在看来,恐怕是在窃取情报。

只可惜,周瑾城一直被蒙在鼓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风月知你最薄情》

一尸两命


监狱里冰冷潮湿,茉莉第一天就病了。

她发了高烧,浑身发抖,任fuguan找来了大夫,大夫诊脉后说:“只是寻常感冒,但她已经有了身孕,最好换个温暖干净的地方,好好调养。”

“身孕?”茉莉和任fuguan都吃一惊。

茉莉自己都不知道,她竟已有了周瑾城的孩子!

“是的,”大夫说:“已经两个月了,看脉象,胎儿很健康。”

任fuguan慌忙把这个消息如实禀报给了周瑾城。

周瑾城沉默了一会,淡淡的说:“既然如此,就先把她放出来吧。”

就在这时,忽然有手下来报,江北袁军在凡城的情报点,已经被端获了。

江北袁军,一直是周瑾城最大的敌人。

“情报点是一家名叫倚春楼的jiyuan,那里的ji女如玉是江北袁军的卧底,她已经招供,说我军的作战消息都是茉莉姑娘提供的,茉莉姑娘就是袁大帅安插在您身边的奸细。”

“哗啦”一声,周瑾城将烟灰缸重重的摔碎在地上。

他的脸色阴沉如墨,任fuguan看在眼里,吓的话也不敢说。

siling生平最恨欺骗和背叛,他原本怀疑茉莉,但也只是怀疑而已,想不到,她真是袁大帅的人……

监狱里,茉莉轻轻抚摸着小腹,这个孩子,简直是老天派来救她的啊。

周瑾城再薄情,看在孩子的份上,也会放她出去吧,到时候她就有机会慢慢跟他解释了,让他相信她是无辜的……

脚步声响起,铁门打开,周瑾城缓步走了进来。

茉莉面露喜色,扑过去抓住他的手臂道:“周瑾城,我们有孩子了!”

“我知道。”周瑾城低声说。

他把大手放在她的小腹上,慢慢的抚摸着,动作是那样温柔,幽暗的眼眸,深不见底。

茉莉忽然鼻子一酸,差点留下眼泪,急道:“下毒的真是苏婉儿,她这个人有问题,你一定要小心……”

周瑾城的手忽然一滞。

他打断了她,平静的吩咐道:“把人带上来。”

两个大兵压着如玉走进了牢房,玉如一见到茉莉,就指着她说道:“没错,就是她!你们的战略部署,都是她带给我的!”

“你说什么?!”茉莉惊愕的瞪着如玉,完全听不懂她的话。

如玉忽然哭了,说:“妹妹,你可不要怪我。袁大帅对我们有恩,又把我们安插在凡城,我知道我不该出卖你,可我实在害怕严刑拷打……”

茉莉瞬间明白了,她不可置信的望着如玉,嘶声道:“你血口喷人,我根本就不是奸细!我跟你也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样害我?”

周瑾城冷笑一声,缓缓道:“事到如今,你还不肯承认?那你三番两次去倚春楼找她,又如何解释?”

茉莉急道:“我只是去找她聊天,我根本不知道她的身份啊!”

周瑾城使了一个眼色,如玉被带了下去。他捏起茉莉的下颚,凝视着她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茉莉颤抖着流下眼泪:“求你相信我,我真的是冤枉的……”

周瑾城放开了她,叹息一声,道:“到现在,你还想骗我。”

说罢,他转身向外走去,同时淡淡的说:“把这个奸细拉出去,枪决。”

仿佛一个晴天霹雳,茉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要……杀她?

任fuguan也吃了一惊,忍不住道:“siling,她可是怀了你的骨肉啊!”

“我不需要一个奸细的孩子。”

“可是现在枪决,就是一尸两命,要不等她把孩子生下来再……”

“没听到我说的话吗?”

周瑾城忽然厉声打断了他,黑眸里戾气翻涌:“我生平最恨别人欺骗我,而她死到临头了还在狡辩。把她拖出去,枪毙,立刻执行!”

凡城监狱后山,有一片树林,是处死犯人的好地方。

夜风寒冷,茉莉被绳子绑着,被迫跪在枯草上。

周瑾城已经驱车离去,任fuguan举起步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茉莉的胸口。

“茉莉小姐,对不住了,”任fuguan的眼眸里透露着一丝不忍,“但这是周siling的军令,我也不能违背。”

茉莉闭了闭眼睛,忽然放声大笑,笑的无比凄惨悲凉。

“周瑾城,你会后悔的!估计过不了多久,你就会被那个苏婉儿害死了。我和孩子就在黄泉路等你,到时候,就看你如何面对我们,哈哈哈……”

“砰!”

一道沉闷的枪声响起,林间鸟雀被惊的簌簌飞散。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风月知你最薄情》

秘密


“砰!”

一道沉闷的枪声响起,林间鸟雀被惊的簌簌飞散。

周瑾城的车已经离开了凡城监狱,但他似然听到了那声处决犯人的枪响,如同一记闷雷,重重打在他的心口。

周瑾城的手慢慢握成拳头。

那毕竟是他的女人,他的孩子。

那一刻,他忽然有一丝后悔了——或许是他错了?他不该对她如此绝情。

但他不能允许袁大帅得胜,绝不能。

所以他必须小心防范,不能纵容任何叛逆。

回到周公馆,周瑾城直接来到了茉莉的房间。

房间里依然温馨整洁,所有物品摆放的一丝不苟,她总是把这里收拾的无比干净,等他到来。

周瑾城忽然想起初遇的那一天,她从赵财主床下爬出来,水眸惴惴不安的望着他。那一瞬间,他就从她身上看到了千般风情,也预料到她在床上的销魂种种。

后来的事实证明,果然如此。他不知道这个女人,对自己究竟是真心爱恋,还是曲意逢迎。但是她的诱惑却如同毒药,日复一日侵蚀着他的灵魂……

周瑾城的喉结滚动了一下,他脱掉衣服,在这张两人曾无数次翻云覆雨的床上躺了下来。

他已经习惯了睡在这里。

尽管,她已经不在了。

苏婉儿躲在房间里,听着周瑾城在茉莉的房间睡下,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

原本还担心,没有了茉莉,周瑾城会再次提出和她一起过夜。

幸好他没有。

因为,她不能让他看到她的酮体。

苏婉儿站在镜子前,一件一件脱光身上的衣物。

镜子里映出女人曼妙的身体,只是从腰臀直到大腿根部,密密麻麻,布满了一道道可怕的疤痕。

那是被马鞭抽的。

当初她跳河自尽,却被冲到了河滩上。然后撞上了袁军,被送到了袁大帅的府邸。

早知道会有后来的事情,她宁愿被河水淹死。

苏婉儿抚摸着那些伤疤,回想起了袁府里地狱般的日子——

在那里有一个男人,他是世上最狠毒,最变态的魔鬼,以虐待女人为乐。

多少次,他剥光了她的衣服,强迫她以最屈辱的姿势趴跪在床上,然后扬起马鞭,一下接着一下抽在她的身后,直到她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想起他,她就浑身发抖,恨不得立刻去死。

但是她不能。

因为那个魔鬼已经用最卑鄙的手段,将她的生命牢牢握在了手中。她就像他的奴隶,只能对主人言听计从,予求予取。

他让她来周瑾城身边卧底,她就必须来。

平心而论,她并不想伤害周瑾城,毕竟两人曾有过一段旧情。但是在那个男人的控制下,她自己的感情和意志早已瓦解。她只能为他潜伏在周公馆里,执行他转达的一切指令。

而这次,她办砸了他的差事,非但没能毒死周瑾城,还险些暴露了身份,不知道会受到怎样的责罚。

虽然及时拉了茉莉挡枪,周瑾城也下令枪毙了茉莉。但是以周瑾城的聪明,恐怕已经对她生出疑心和防范,以后的事情,就更难做了……

法场上,枪响之后,茉莉缓缓张开眼睛,惊愕的望着任fuguan。

她居然没有死。

任fuguan那一枪,是对天放的。

继续阅读《风月知你最薄情》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