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主三休夫瑶瑶,端木,郡主三休夫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郡主三休夫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猫小猫(作者)
简介:穿越为端木王府的郡主,嫁给天下第一富商,三年来端木瑶瑶竟只同夫君相处过一个月,独守空房成怨妇可不是她要的日子,休夫成了她唯一的出路
第一次,她偷偷休夫,携款连夜潜逃,据说遇到了一个劫财不劫色的土匪
第二次,她公开休夫,女扮男装而逃,据说遇到了一个劫色不劫财的土匪
第三次,她又休夫,又一次携款而逃,据说遇到了一个人财两要的土匪
土匪为何许人也?她怎么越看越眼熟呢?
角色:瑶瑶,端木
郡主三休夫瑶瑶,端木,郡主三休夫小说免费阅读

《郡主三休夫》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楔子】


“穆子寒他什么时候回来?”

“夫人,老爷他……”

“他没那么老,老什么爷?”

“是…”

“他现在在哪里?”

“夫人,主子每年盛夏都会往月国焱城去,你是知道的。”

“这秋天快都到了,怎么还不回来?”

“主子可能回离城了,只是…只是没有回府…”

“不回府他能到哪里去?”

“妮子不知,管家可能会知道吧。”

“管家怎么会知道?他若真要交待去向也该是同我交待的吧?”

“好吧,那管家可能也不知道吧。”

“包袱都收拾好了吗?”

“夫人,要不奴婢同管家说一声?”

“多事。”

“夫人,你要出门,好歹带几个人,这天都快黑了,万一遇上抢匪可不好。”

“车夫会武功,你放心好了。”

“夫人,你带这么多银票,很不安全。”

“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我带这么多银票了?”

“那夫人,你真没打算带我一起走吗?”

“带你做什么?”

“妮子可以伺候夫人啊!”

“我不习惯别人伺候。”

“可是…奴婢伺候了你一年多了。”

“所以现在知道真习惯不了。”

“那…夫人,那你要去哪里?”

“你问那么多作甚?”

“夫人,这万一老爷…不不不…这万一主子回来了,寻不到人,奴婢不好交待啊!”

“他能两年多都没回来,一封信函都没有,差人梢句话都没有,怕是老早忘我了!”

“那小姐回来了,要是寻不到你可会急的。”

“那孩子还不知道被他藏哪里去了,未必能再见到我!”

“夫人,你别生主子的气啊!主子就是忙,经营那么多生意,总有些事顾不上。”

“再忙,也不至于把我晾在家中这么久!”

“可能…”

“你已经为他找了两年多的借口了,还有什么可能没说过的吗?”

“夫人,你今年不是还没回娘家过吗?要不奴婢陪你回端木王府散散心?”

“非得每年都回娘家吗?”

“每年盛夏主子去月国焱城,你就会回端木王府去的。”

“从现在开始,不回去了。”

“夫人,你这不是摆明了想离家出走吗?”

“我还携巨款潜逃了,若是穆子寒回来了,把这封休书给他,告诉他,他从此自由了。”

“…夫人,你和主子可是百纳轩王妃赐的婚!”

“所以他娶我娶地不甘不愿,又一直不敢休我!”

“不是的不是的,主子是舍不得蝶小姐。”

“总之不是舍不得我!”

“不是的不是的,妮子不会说话,夫人你别生气。”

“这休书收好了,他一回来就交给他,告诉他不用来找我了。”

“夫人…”

“咿呀…”后门开了又关。

“夫人,管家其实已经知道了…”

……

端木瑶瑶并没有听到妮子最后那句话,早已经走出了冷冷清清的穆府。

年纪轻轻,眉目温婉而不失灵动,一身轻纱白裙,腰系红色细腰带,色彩对比鲜明,却不突兀,墨色秀发随意的飘散在腰间,大方得体,而又不显得死板。

她拎着包袱,急急上了马车,这时候的夜已经渐渐深了。

马车很快绕出小巷子,到了大道上,喧闹一下子迎面扑来。

这座城池不管任何季节,不管日夜,依旧是商旅往来、贸易不断,热闹而繁华。

这个时候正是月国轩徵二十七年。

这一年,这片大陆仍旧是三国分立:百纳,月国,钟离。

百纳和钟离两国仍为月国属国,尚且为纳入月国版图。

这一年月国的公主穆紫萱才十三岁,月国的太子穆子轩即将出宫历练,百纳的小王子凌枫还未长大成人,而钟离的小皇帝已经成了独孤影的替身了。

这一年是端木瑶瑶穿越到这片陌生大陆的第三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郡主三休夫》

【本公子劫财不劫色】


夏末时节,野外已经渐渐没了虫鸣蛙叫,越往林子深处去,周遭的寂静和黑暗便越发的明显了。

瑶瑶小心翼翼掀起车帘子来,借着车夫的灯,依稀能看出这片林子的萧条来。

其实也不知道要往哪里去,只是就想离开那座宅邸而已。

穿越到这个陌生的国度已经三年了,真正算起来,这是第二次离开穆府出远门。

她的丈夫,月国流落民间的王爷,天下第一富商,而她,百纳的郡主。

三年前,穿越而来只同夫婿相处了短短一个月,他陪她回娘家,那一个月里,在那七岁女儿面前相敬如宾,在私底下却是连正眼都不看她一眼。

这段婚姻的背后究竟藏着什么秘密,当年轩王妃为何会赐婚?

三年来她怎么查都查不到,找真相,找被藏起来的女儿,甚至找他的行踪。

却什么都没找到,三年了,他要她当个有名无实的妻子,当个穆府的摆设。

想必真正的端木郡主也做不到吧,何况是她,一个在现代已经有未婚夫的人了!

即便回不去,亦要从新开始自己的生活。

周遭寂静无比,只有车轮的轱辘声。

瑶瑶索性掀起了车帘子来,倚着门上,同车夫聊了起来。

“小六子,这还有多远能到镇上?”瑶瑶懒懒问道。

“主子,快的话,明日一大早就能到了。”车夫乐呵呵回答道。

“那你快点!”瑶瑶交待道。

“主子,不是马快不快的问题,是这林子最近不那么安全,经常出现剪径贼人!”小六子如实说道。

“那你小心点。”瑶瑶有些慌。

“主子放心,遇上什么盗贼我都对付得了的!”小六子大声说道,仿佛是给自己壮胆一样,听得瑶瑶又是急急掀起车帘子来,厉声训斥,“这么张扬,真把盗贼引来了,看你怎么办!”

然而,这话音方落,只见前方冷光便闪过,马儿顿惊,一下子扬起了前蹄来。

幸好小六子抓得紧,否则真得落下车去了,而瑶瑶早就给滚到了车里,撞得一身是伤。

这冷光,在黑压压的草丛里闪过,先是一道,随即越来越多。

瑶瑶躲在车里,早就看清楚了,怕是草丛里躲着都是持大刀的抢匪吧。

“主子,看这样子,来人不少!”小六子说道,那贼亮贼亮的眸中里掠过了一丝狠绝。

“你对付得了吗?”端木瑶瑶一脸担忧。

而这时候那群抢匪们已经纷纷从黑暗里走了出来,为首的一人是一脸络腮胡子,直视小六子,嚣张道:“还不滚!”

小六子冷哼,一个凌空翻身,落在众人面前,大声道:“都瞎眼了吗?也不看看这是谁家的车!”

强盗首领大笑道:“正是看了你是穆家的车!”

穆子寒出行向来低调,神出鬼没,身份亦是隐瞒,因而天下人皆知晓穆府是天下第一富,却鲜少见过穆府的人出行。

“知道是穆家的车还不让道!端木王府和寒王府是你们惹得起的吗?”小六子厉声,算是把靠山全给亮出来了,女主子是端木王府的郡主,而男主子是月国的王爷,月国轩皇早已赐了寒王头衔,并在月国也赐寒王府。

“老大,看样子连这小子也不能放过了,万一回去告状我们岂会要被灭了寨子!”一旁一个大汉连忙提醒。

首领一下子缓过神来,骤然厉声,“给我上,一个不留!”

小六子顿时取下车上的长枪,独自一人挡在车前。

很快,众人持刀扑来,便厮杀成一团了,小六子的武功还算不错,勉强能挡得住。

瑶瑶躲在车里,双手紧紧拽着衣角,她的武功可一点都不济。

车外兵器交接声音,拼杀声,小六子的怒吼声,听得她心一直颤着,咬牙,心一恨,便掀起了车帘来,下了马车。

骤然,厮杀停止了。

众人齐齐看了过来,真是好个娇美的娘子啊!

然而,更让大伙目不转睛的是瑶瑶拿在手上的那一大叠银票!

“主子,你回去!”小六子大喊,一脸的血迹,胳膊上都被伤老几到口子。

“本郡主不喜见血光,这里上万两的银票,要的话全部给你们,我夫君大对人马就在后面,不想死的都给我滚!”瑶瑶冷冷说罢手一扬,一大叠银票就那么四散了。

盗匪里,许多人忍不住哄抢了起来,那头头开始动摇了。

小六子一机灵,连忙大声道:“夫人,主子头一回走这条道,遇到这晦气事,他铁定会不高兴的。”

只是,就在这时候,身后又传出了一批人马来,一样黑衣蒙面,为首一人见了对面这头头,却是大笑了起来,道:“好不容易见着穆府的车,一路追来,倒是让你捡了便宜!”

这又是另一伙强盗了。

瑶瑶听得心拔凉拔凉的,如果有下次,出门一定先翻黄历!

“这便宜你让吗?”强盗头头大笑着问道,一下子就明白端木瑶瑶方才说谎了。

“各凭本事!”另一头头说罢,大刀一挥,身后弟兄随即蜂拥而上。

一时间,两方人马都朝端木瑶瑶和小六子而来了。

小六子护着主子,脸上再没有任何嬉笑,谨慎而戒备。

不管这主子到底有没有在意这个女人,总之,她不能就这么死了!

两边的人都一步一步的逼近,瑶瑶整个人都贴到马车上去了。

突然,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透着丝丝嘲讽。

“上百号人围攻一个弱女子,还真是头一回见到。”

不见人,先听到了声音,两个头头齐齐举刀,众人便停了下来。

“呵呵,没想到这太平盛世,还能三天两头撞见这打劫之事?”声音越来越近了,透着玩世不恭。

终于,人缓缓地落了下来,黑衣蒙面,身姿修长,手持一把银白长剑,星眸如水,却隐隐藏着一丝冷邪,好不英俊。

谁说英俊就非得看到脸?

瑶瑶看得有些愣,脑海里最先冒出来的便是这“英俊”一词。

一方头头正要开口,所有的话语却瞬间化成一句惨叫,男子手中的剑早已落下,干脆利索,头头应声倒地,死不瞑目。

男子看向另一人,眸中尽是灿烂笑意,十分友好,似乎打算商量商量什么,而那人却是吓地这哆嗦,转身就逃。

周遭的小罗罗们早就四下逃窜了,刚刚根本就没有人看清楚他的剑法,竟连拔剑的动作都没有看到。

瑶瑶终于松了口气,连忙上前,道:“多谢大侠拔剑相助!”

男子这时候才转身,正眼看向端木瑶瑶,然而,那带着灿烂笑意的双眸,却是顿时冷了下来,只是,不过是瞬间罢了,很难察觉。

“不客气,本公子劫财不劫色。”男子冷冷说道,丝毫没了方才那玩笑语气了。

瑶瑶一怔,没缓过神来。

而一旁小六子却一直盯着这蒙面黑衣男子看,这一把银白长剑,这声音,像极了一个人!

女主子同他相处不久认不出来,而他这个伺候多年的下人可是多少认得出来的。

“把所有银票都交出来。”蒙面男子冷冷说道,冷沉着双眸,很凶。

“全撒出去了,要的话自己去捡。”瑶瑶指着地上的银票没好气说道,原以为遇上了个行侠仗义之人,却没想到也是个土匪!

男子挑眉看了她一眼,却毫不避讳地伸手,瑶瑶一惊,正要躲,谁知道男子却是弯下腰去,竟是拾起了一个鼓鼓的荷包。

“还给我!”瑶瑶立马要抢,是自己掉落的荷包。

男子一个侧身,轻易躲过,不经意看了小六子一眼,竟是往马车上去。

瑶瑶见状,眸中狡黠掠过,连忙跟上,道:“公子,想搭个便车吗?”

“嗯。”蒙面男子点了点头,坐成马车,靠在门上,似乎有些疲惫。

瑶瑶一喜,见他真的只是劫财,心里也不那么戒备了,连忙跟在坐了上去,招呼小六子驾车。

“公子,做人要厚道,这可是我所有的家当,你怎么说也留点给我吧。”端木瑶瑶说道,硬的拼不过人家,只能来软的了。

只是,蒙面男子却是闭上了眼睛,没有理睬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郡主三休夫》

【公子,做人要大方】


马车一路往东边方向去。

小六子一路上不敢说一句话,时不时偷偷看那蒙面男子一眼,心里越发的肯定了他的身份了。

而瑶瑶却是一路没闲着,详尽办法哄骗也好,求也好,就想这男子能给她留点银票。

出了穆府是不打算在回去的,孤身一人,无依无靠,又不想回端木王府去,身上没点盘缠如何能过活?

“公子,你这是要去哪里呢?”瑶瑶试探地问道。

蒙面男子没有回答,只是睁眼看了一眼。

“说不定我们同路。”瑶瑶又说道,其实同路也好,至少这一路上的开销地他来付,又多个了免费保镖,何乐而不为?

“孤城,你呢?”男子终于淡淡开了口。

“也是孤城,太巧了!”端木瑶瑶笑着说道。

不管这男子说哪里她都会说同路的吧,只要能离开离城便好,突然脑海里浮出一个念头来,不知道穆子寒回府后寻不到她会是什么反映,想着想着,随即摇了摇头,估计对他来说真就无关痛痒了吧!

她有她的新生活,若真一定要留这里,也总会遇到新的人新的事情的,怎么都比死困在穆府里强。

“你丈夫呢?怎么没同行。”蒙面男子问得很直接。

“我看起来像是有夫之妇吗?”端木瑶瑶反问道。

“像。”蒙面男子淡淡答道。

端木瑶瑶脸上尴尬之色掠过,又笑了笑,道:“遇人不淑,我被休了。”

“被休了?”蒙面男子那淡淡的语气里终于有了一丝波澜。

“嗯,遇人不淑啊!”端木瑶瑶感慨着。

“怎么个不淑法?”蒙面男子问道。

“三年来……不,我嫁给他到现在,就没同他见过几次面,他常年外出经商,连封家书都没有,也不知道外面是不是早有家室了!”端木瑶瑶抱怨道,任谁都会这么猜忌的,幸好同穆子寒没多少感觉,她若是真的端木瑶瑶岂会难过死!

“商人妇难为。”蒙面男人淡淡说道,并不做评判。

“商人妇是难为,但也不至于像我这样子的,整座宅邸就我一个人守着,说难听点,便同守寡没有多少区别!”端木瑶瑶说着,心下不由得难受了起来,这三年,确实是这么过来的。

“至少衣食无忧。”蒙面男人又说道。

“那倒……”端木瑶瑶欲言又止,故作无奈,摇了摇头,又道:“家底倒是殷实,就是我那夫君着实小气!吃穿用度都有所限制,你瞧我这身子,都给折腾出病灶来了!”

“那你这些银票哪里来的?”蒙面男子蹙眉问道。

“还不是我把当初的嫁妆变卖了,私藏的,还有就是平日里节省下来的,公子啊,我就这点盘缠了,日后也就靠这些钱维生了,你就行行好吧!”端木瑶瑶哀求了起来,说了那么多慌,还不是为了这银票。

“娘家在孤城?”蒙面男子问道,似乎没有理睬她那一脸楚楚可怜。

“不是。”端木瑶瑶连忙说道。

“被休了,怎么不回娘家去?”蒙面男子又问到。

“娘家就在离城,双亲都离世了,就剩下一个哥哥,这被休了回去的小姑子,还不得挨嫂子白眼,留住离城被人笑话,还不如寻个新地方,从新过活。”端木瑶瑶扯谎了。

见蒙面男子没反应,连忙又道:“公子,我这后半辈子就全靠这些银票了,你就行行好吧,你若真需要银子,我就送你一半好了。”

“有孩子吗?”蒙面男子再次问道,一点都没有理睬端木瑶瑶的苦苦哀求。

而前面小六子可是听得心惊胆战,就险些要转头提醒这女主子不要在胡说八道下去了。

“不过有名无实而已,哪里能有孩子?”端木瑶瑶感慨道。

蒙面男子这冷沉的双眸里终于有了一丝不满,只是藏着极好,也不多说话了,又闭上了眼睛,手臂抱胸,似乎打算睡了。

“公子,要不你也……”

端木瑶瑶话未说完,便不敢动了,那银白长剑已经抵在她腹上了。

心惊又无奈,只得悻悻闭嘴,乖乖退到车内去。

一路沉默,天很快便亮了,而孤城也到了。

城门才刚刚打开,过往的人并不多。

蒙面男子下了车,随手丢给了端木瑶瑶十两银子,一句话不说就这么走了。

“公子,做人要大方啊!”端木瑶瑶急急下车,正要追上去,小六子却拦住了,道:“夫人,别追了,一会惹恼了,不好!”

端木瑶瑶也真没打算追上去,昨晚那家伙似乎真的想杀她的。

“你回去吧,好好保守秘密,别告诉任何人我在这里!”端木瑶瑶交待道。

“那夫人你小心!”小六子依依不舍地说道。

“他若没问便算了,问了千万替我保密!不要来找我,否则你自身也难保!”端木瑶瑶再次提醒道。

“小的明白的。”小六子点头。

一路的怀疑,现在看来,那蒙面男子似乎又不像是主子,若真是他,怎么会这么纵容夫人呢?

两人告别,端木瑶瑶转身进了孤城。

银票抢不回来,那只能靠这十两银子了,总能活下去的,不过是得辛苦几年了,乐观如她,还不至于真就忧心忡忡起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郡主三休夫》

【公子来头很大】


看着端木瑶瑶的背影消失在大街上。

那蒙面男子才走了出来,缓缓揭下黑色蒙面,好一副俊美无涛的相貌,星眸如水,鼻梁高挺,双唇线条分明。

这么一双如水星眸若是笑起来,一定灿若星辰,只是,此时的他一脸寒彻,没有一点表情。

就在离他身后不远处,停着一顶奢华的八人大轿子,旁边静侯着几名婢女和侍卫。

这时,一个侍卫快步走来,呈上了一顶银白面具,道:“主子,约的人已经等候多时了。”

男子戴上那银白面具,俊美的面容尽是被遮掩,根本认不出人来。

他没有说话,侍卫便不敢再多催促,又快步退了回去。

然而,不一会儿,一个黑衣侍卫便凭空出现了,落在男子身后。

“什么时候走的?”男子问道。

“禀主子,夫人是昨天傍晚离开穆府的,这是留给你的信函!”侍卫说着恭敬呈上一份休书,怎么都不敢把“休书”二字说出口。

男子接过那休书来,看都没看一眼便收入袖中了,他正是穆府真正的主子,端木瑶瑶的夫婿,穆子寒!

一句话不说,银白面具遮挡了所有的情绪,侍卫怯怯又道:”主子,管家问要不要寻人。”

穆子寒淡淡道:“随她去吧。”

说罢转身便朝轿子走去,他还有一笔大买卖要做,这女人爱怎么折腾都随着她。

休夫,若是真的能休了,他也随着她。

当初这一场婚姻便是个错误,他只对孩子负责而已。

起轿子,一行人缓缓朝这孤城里最大的酒楼而去,穆子寒只有盛夏会往月国焱城而去,其余时间,鲜少人能寻到他的踪迹,而同他谈买卖的也都是一样行踪神秘之人,主营军械生意,打交道的不是朝廷的要员,便是江湖人氏了。

泸沽酒楼,最上等的雅座包厢里。

对方是个年轻的男子,一身整齐白衣,腰佩玉环,手中握着一把折扇,眉目清秀,文质彬彬,温文尔雅。

这人身后站着两名黑衣侍卫,一眼看了便知是身手了得。

已经等了很久了,这男子修养极好,没有一点的不耐烦,看穆子寒缓缓走了进来,连忙起身迎上,道:“穆兄,恭候多时了。”

“请坐。”穆子寒淡淡说道,并没有打算多寒暄。

男人笑了笑,也不尴尬,早有听闻这穆老板向来如此,生意谈的干脆利索,从不喜欢拖泥带水,在商场来亦独来独往,从未拉帮结派.

同他做过生意的人,即便是谈过上百回,都从来熟络不了,亦看不到他真正的面目。

甚至有人猜测,这个一直以银白面具示人的男子其实不是真正的穆子寒,不过是他的手下而已。

“久闻穆兄大名,一直想登门拜访,去了几回,却都碰不到,没想到今日你会亲自来。”男子说道,套近乎的意思很明显。

而穆子寒却取出一份协议道,推了过去,淡淡道:“陆老板请过目,若没有问题,这笔买卖就这么定了。”

这男子前阵子一直同他各大商行订货,最后还是下头的人给约的,一大批刀剑,皆要求要出自百纳瑶城,做工方面一事要求精细。

这笔买卖所有的细节都是手下的人谈的,他手下有的是精明之人,这几年来他只审查契约,亲自签订。

早些时候,还会亲自同对方谈一些细节,现在除非是极大的买卖了。

而此时,眼前这笔买卖在他眼中,不算太大。

“穆兄,这各式刀剑,我都再多追加一百份,你看看这价格……”陆老板认真说道。

“若陆老板任何这价格还未谈妥,那改日再约,会有人同你谈的。”穆子寒说着便起身来。

“穆老板留步,这么大笔买卖,还是跟你亲自……”陆老板话都还未说完,穆子寒早已出了雅座。

当处于垄断地位的时候,或许,就真有资本这么谈生意了。

一旁侍卫这才上前,低声道:“主子,这人一定就是穆子寒本人了!”

“呵呵,这么大笔买卖都不看在眼中,果然是财大气粗!”陆老板笑了笑,并没有因之而生气。

而另一个侍卫亦是上前来,道:“主子,这办法看样子接近不了?”

“买卖继续下去,免得引起疑心,总能寻出办法接近他的。”陆老板仍旧是笑着,似乎永远都这么温文尔雅的笑容,不会轻易动怒。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郡主三休夫》

【可怜的瑶瑶】


一座大宅邸侧门处,管家模样的老人挥着手,正赶人呢。

“姑娘,我们这里不招人了,你走吧。”

“管家,你们明明还张贴告示呢!怎么就不招人了,我可是什么活都做得来的,也在大户人家待过的。”端木瑶瑶说道,心下纳闷不已,前些日子亦是到了几户人家应聘婢女,她还特意换了质朴的衣物,却每次都被拒绝,这是怎么回事呢!

在孤城待了三日了,住在最便宜的客栈里,十两银子,加上三餐,根本维持不到十日的。

她必须为自己谋个生计了。

“今日已经招到人了,姑娘你来晚了。”老管家说着便缓缓关上了门。

端木瑶瑶无奈,看了看自己这一身质朴的衣物,着实不明白了,难不成还得花钱去卖身粗布麻衣不成?

无奈转身离开,往别处去。

大街上,招人的店铺蛮多的,月国风气开放,尤其是边陲地区,即便是女子都可以当掌柜。

奈何她挑来选去好几家,中意的都是穆家的产业,穆子寒经营军械为主,餐饮,布染等行业亦是有所涉及,学着著名的茶店客来居的连锁模式,开了不少店铺。

有些丧气地继续走着,突然听得前面传来了鞭炮声,围观了一大群人,向来喜欢热闹,一下子有了精神,快步走了过去。

却是一家刚开张的店铺,做得是皮革买卖,店门口舞龙舞狮,好不热闹。

端木瑶瑶挤到人群里去,见了前面墙上的招聘告示,心下顿时大喜,就知道新开张的店铺一般都会招人的。

大致浏览下告示便急急进屋去了,这招的是店员,熟悉皮革剑鞘,有经验者优先。

一下子便有了自信,之前在穆府对刀剑了解颇多,当然也包括这剑鞘,瑶城出产的剑一般用的是皮革剑鞘,上等的皮革主要来自钟离,孤城这儿也有不少皮革剑鞘作坊,在边陲一带也算小有名气,只是,质量却非上等的。

从侧门入,只见小厅堂里坐着个一男一女,男的约莫三十出头,女子的年纪轻轻,十七八岁,只是那一脸高傲样子,让人一眼见了便知道是刻薄之人了。

“我是来应聘……”端木瑶瑶的话未说完,那女子便站了起来,道:“哪里人氏?”

端木瑶瑶一愣,道:“姑娘怎么不知道我不是本地人氏?”

“你这口音,不像是这一带的。”女子不耐烦说道。

“离城人氏。”端木瑶瑶如实回答,还真没留意到口音的不一样。

“也不像离城的。”女子蹙眉说道。

“百纳洛城人,嫁到离城的!”端木瑶瑶解释道,吸取了教训,下一回直接说洛城人,免得又同离城扯上关系。

“我们不招外地人,你走吧!”男子终于开了口,却是一句话否定了。

“为何?”端木瑶瑶急急问道,心下狐疑了起来,难不成先前去的那几户人家也都是因为这个原因?

而这时,后面已经不少人过来了,排起了队伍。

“哪来那么多废话,走吧走吧,被浪费时间了。”女子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赶人了。

端木瑶瑶连忙挽起袖子来,然而,这个动作却让屋内这两人顿时戒备,大喊,“来人啊!”

顿时,几个小厮冲了进来,护住了两主子,对端木瑶瑶持刀相向。

“我没想干嘛呀!”端木瑶瑶一脸无辜,虽然会些拳脚,但也不知道打劫他们吧,她不过是有点热而已。

这两主子见她真没什么动作后,才放心下来,那男子还算好像,提醒道:“你赶紧走吧,我们这对外地人都不放心,你若想寻个差事,只能到客店酒家看看。”

端木瑶瑶只得欠身点头,算是道谢了,这才离开,心里的疑惑终于是解开了。

出了门,深深吸了口气,却也不悲观,只要不是走投无路便成,万事开头难,总能让她混出门道来的,既然选择了重新开始,那就抛弃过问的奢华生活吧,想着想着,扬起了头来,迎着阳光,笑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郡主三休夫》

【名店月斋】


是夜。

晚膳后,瑶瑶便出门了奈何这个时候,茶点酒楼招人的并不多,寻了良久,腿都快走断了,终于在一家小酒家门口止步了。

这儿缺人!

道明了意图,店小二引了进去。

先是绕过了小厅堂,又走了短黑漆漆的长廊,端木瑶瑶边走着,心里边提防着,小心翼翼,人生地不熟的,这万一是家黑店便惨了。

“还有多远呢?”试探地问道,放慢了脚步。

“就在前面了,老板不喜欢外头闹哄哄的。”店小二说道,提着灯笼仍旧快步走着,同店里所有的伙计一样的衣着,眉目清秀,也就十七八岁的年纪,一脸精灵相。

“那掌柜的,不是老板?”瑶瑶又问道,心下有些诧异。

“不是,我家老板年纪大了,几家店都请人打理了,就自己管管账。”店小二笑着说道。

瑶瑶听着了这话,不知道为何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个猥琐老头的形象里,连忙道:“我觉得我还是不去了吧。”说着便掉头往回走。

店小二纳闷着追了过来,道:“姑娘,你这是怎么了?都到这里了,我可是很忙的,若不是看在你不是本地人的面子上,我才不这么费功夫带你进来!”

“你这话什么意思?”瑶瑶问道,心下戒备了起来,连连后退。

“姑娘,你不会是怕我卖了你吧?”店小二似乎明白了过来。

“出门在外,对谁都得留个心眼,你说是不?”瑶瑶浅笑着反说道。

“姑娘,我们家老板也是外地人,知道这孤城的习俗,这回招人,特意要招个外地人,听你的口音我才带你来的。”店小二解释道。

“这样呀…”瑶瑶仍旧不太相信。

“姑娘,就冲着我们‘月斋’”的名号,你也该放心了吧?”店小二笑了。

瑶瑶自然知道这月斋,亦是名气很大的茶楼,各地都有分店,以清幽的格调为主,能上月斋的,定是非富即贵的,在这里头当差也不会劳累到哪里去。

听了小二这话,总算是有些放心了,笑了笑,道:“那劳烦小哥前面带路了。”

店小二和善笑了笑,这才继续引路。

长廊回绕,走了好长一段路出现在端木瑶瑶眼前的是一个幽静的庭院,院子里种着潇湘竹,月光下筛下斑驳之影,树影之下,藤椅之上,一张藤椅幽幽地摇啊摇,懒懒躺着的老太太一把蒲扇遮脸,似乎睡着了。

“主子,人带来了。”店小二恭敬禀道。

老太太这才拿开蒲扇,懒懒起身,慢悠悠看了过来,五十多岁的年纪,双臂微白,一身玄色衣裳,绣着祥云图案,雍容华贵。

正是“月斋”的正主,凤老太太,凤月。

“走近点,我瞧瞧。”凤老太太招了招手,淡淡说道。

店小二这才回头,却见瑶瑶已经煞白,愣了。

“姑娘!”小二低低唤了一声。

瑶瑶缓过神来,发现院子的灯这亮了。

老太太打量着端木瑶瑶耐性很好,也不催促。

瑶瑶定了定神,快走了过去,亦是瞧瞧打量起这老人家,心下有些紧张。

“哪里人氏呢?”凤老太太问道。

“百纳洛城。”瑶瑶答道。

“怎么到孤城来了?”凤老太太又问道,慵懒的眼神里藏着精光。

“自小便是孤儿,到处流浪,前些日子在孤城落了脚。”端木瑶瑶说道,早就想好了台词了,心下纳闷着这老太太怎么就不先问她名字呢?

凤老太太挑了挑眉,又道:“可成做过这差事?在月斋里当差,可不仅仅端茶倒水这么简单。”

“在大户人家府上当过丫鬟,凡事缓急,什么该说什么不该问,全都清楚的。”端木瑶瑶回答道。

凤老太太似乎还满意,点了点头,又细细打量了瑶瑶几圈,却摇头了。

瑶瑶有些急了,这差事她蛮喜欢的!

正要开口,一旁店小二却说话了,道:“主子,我看这姑娘打扮打扮定也上的了台面的。”

瑶瑶一愣,感情月斋这么清幽的地方还有什么地下桃色交易?

婢女而已,要什么姿色,她就是打扮粗俗点,这底子还在呢,不至于被嫌弃呀!

惊诧着,狐疑着,却还是不开口,不敢唐突。

凤老太太手中蒲扇往店小二脑门上一敲,道:“这丫头出身不凡我还看不出来,这相貌抵得过月斋里所有的婢女,只是……”

欲言又止,连连摇头,甚至惋惜。

瑶瑶听着一愣一愣地,没想到这老人家看得出来,看出来了就罢了,还当面说出来了,她什么意思嘛!

终于是忍不住开了口,急急道:“老夫人,我身世清白,定不是什么逃犯,不过是家道没落了罢了。”

凤老太太看了她一眼,道:“我才不管你什么身世,既然入我月斋当婢女,便都是下人,只是你这……”

说着,还是连连摇头,“你这年纪太大了。”

就连一旁的店小二都无奈了,说了老半天,竟是这样原因。

“老夫人,我也不过二十出头。”瑶瑶连忙说道,她其实也不太清楚自己究竟多大了,只大概推算着少报了几岁,那女儿七岁,她穿越而过三年,应该是十七八岁嫁的人。

她实际年龄也才二十三嘛,幸好这身子的主子保养地极好,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的人。

凤老太太却是摇了摇手,道:“你先回去吧,我考虑几天,这二十出头的女孩子最难留住了,过个一年半载就得嫁人了。”

瑶瑶又给愣了,原来也不是年纪的原因!

老太太说着便往屋里去了,而店小二有些尴尬地将瑶瑶送出来,主子的心思他也猜不到,她的话总有点隐意的。

把住的客店和名字写给店小二后,出了月斋,瑶瑶这才大大吐了口气,真有些累了。

慢悠悠地走着,却不见月斋二楼窗旁,一个脸戴银白面具的男子正看着她,眸中没有多少情绪。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郡主三休夫》

【诡异转机】


翌日。

端木瑶瑶一大早就起了,细细算着扣去今日的开销,身上还能剩下多少钱。

奈何算来算去的结果都是一样的,晚饭没有着落了,明日这客店也住不起了。

孤城十分排外,就连这住店都是要提前把钱付了,更不别说是赊欠了。

突然就这么想起了那个蒙面黑衣人来,也不知道他还在不在孤城。想归想,无用,即便是寻到人,她也拿他没办法,指不定那人早就把她给忘了。

月斋那边说是三日内给她答复,只是她怎么能等得了三日呢?

今日定要寻到份差事的,即便是洗碗工她也认了,否则真就会流浪街头了。

正要出门,重重的叩门声便传来了。端木瑶瑶纳闷着开了门,这一大早有谁会来打扰?

门外,正是这客店的小伙计,一脸乐呵呵道:“尧姑娘,月斋有人找。”端木瑶瑶没缓过神来,一脸纳闷。

“尧姑娘,那人正在楼下等着呢,你赶紧下去吧,被月斋相中的人,也就算是我们孤城人了。”小伙计催促道,算是个好心人了,这两日给瑶瑶指过不少路。

“啊!”瑶瑶这才缓过神,什么都顾不上急急下了楼,而等着的正是昨日月斋里引路的那店小二。瑶瑶原本是跑,而后便是走,到后面脚步都慢了,不是冷静,而是假装镇定。

“尧瑶姑娘,我给你带好消息来了。”店小二笑着迎了上来,昨日瑶瑶留着的名字正是这“尧瑶”二字。

“老夫人答应了?”瑶瑶问道。

“可不是,不过不是婢女的差事,而是……”店小二故意卖了关子。

“我就只能当个婢女,还能做什么?”瑶瑶笑着问道,心下却突然戒备了,只觉得哪里不对劲。

“你给我去了便知道了,这差事可比婢女强一百倍。”店小二神神秘秘地说道。

瑶瑶迟疑了一会儿,还是点了头,月斋的名号确实大,大到可以让她放心,人家一个大老板能算计她这么个小女子什么呢?

用过早膳后便收拾了东西跟着那店小二走了,不管最后结果是怎样,她都是没钱在住店了。

到月斋,店小二引着她从后院进,一进门呢便是院子,而那凤老太太还是躺着藤椅上,懒得地摇啊摇着。

一路上店小二早就忍不住把事情都告诉瑶瑶了,这老太太要她来当帐房师父!

店小二只说昨夜里原本的帐房师父突然有急事走了,老太太就想到她了。

凤老太太还是昨日那懒懒散散的样子,见了瑶瑶和店小二来了,这才起身,往一旁石桌旁坐下了。

“主子,人带来了。”店小二连忙上前复命。

老太太点了点头,却示意瑶瑶过来。

“老太太这做账……”瑶瑶一脸为难,知道这里头定有原因,却不直问。

“之前做过账吗?”凤老太太问道,径自倒茶。

“没做过,哪里能接触到那些东西。”瑶瑶说了谎,在穆府三年,自然不可能真的闲着,对穆子寒的不少产业都有所了解,账本也翻过。

“没有便好!正要没做过账的!”凤老太太乐了。

而瑶瑶更是纳闷了,只是戒备却突然没了,想必是她自己多想了吧。

“没做过账的?”瑶瑶怯怯问到,不明白什么意思。

老太太却道:”这年头做假账的花样可以一招比一招绝,要的便是你这种一片空白的人,日后就跟着我学了。”

是这个原因?瑶瑶一愣,不能下定论,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至少,她终于有个着落了,而这个着落还前景不错。而后,商量了待遇问题,凤老太太出手很大方,几乎没有什么苛刻的地方,末了,才突然问道:”你叫尧瑶?”

“嗯。”瑶瑶点了点头,终于被问起名字了。

成,不用改了,是个婢女名字。”凤老太太说着,轻摇着蒲扇又懒懒躺藤椅上去了。而店小二引着瑶瑶往住处去,一路上瑶瑶便不那么拘谨了,开始问这问那,店小二也热心,知道的都答,该提醒的也都说。

这时候,前面一个婢女远远而来,店小二连忙唤道:“绿绿,主子的茶凉了,还不赶紧给换去!”

瑶瑶一惊,道:“她叫绿绿?”

“嗯,老夫人给取的名字,但凡入了月斋的姑娘,老夫人都会赐名,什么红红,绿绿,橙橙的,五颜六色都有,你倒是个例外。”

瑶瑶心头一颤,轻轻拍了拍心口,幸好幸好。

“之前那账房师父不会是做了什么手脚被老夫人发现了吧?”瑶瑶试探地问道。

店小二凑了过来,低声,道:“可不是嘛,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活着回乡下去了。”

瑶瑶一听心头又是一颤,如果,她动手脚呢?还是再观望观望吧,初来乍道,还是收敛点,低调点,性格别那么鲜明,做事别那么招摇得好。先稳下脚来,就月斋这平台有得是赚钱的路子。

“对了,你叫什么?”瑶瑶这才想起一直没问这店小二的名字呢。

这家月斋分上下两楼,底楼是一般档次的茶楼,都是些小伙计。而楼上才是真正的月斋,雅座包厢,皆是琴棋书画样样皆精的婢女伺候着。

“嘿嘿,我叫青云,是楼下伙计领头。”青云笑着说道,眸光闪动,很是机灵。

瑶瑶笑了笑,试探问道:“老夫人一定很宠你吧?”

“还行,我知道她喜好,总讨她欢喜。”青云亦是笑,眸中却掠过了一丝戒备,这个女人还挺不简单的,隐藏得很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郡主三休夫》

【偶遇了谁?】


端木遥遥就这么在月斋住了下来,几日来,跟着凤老太太学做账,谦虚好学,甚得凤老太太的喜欢。

起身真正做账的时间也不多,就单单是这一家月斋,而非总帐,大部分时间瑶瑶都是在后院陪着凤老太太,闲聊,或许守着她,看她睡觉,鲜少会到店里去。

这日午后,凤老太太又是那藤椅上摇啊摇,不知不觉睡了过去,蒲扇挡脸,上头还落了几片树叶。

落叶纷纷,这个时候,已经接近中秋了。

瑶瑶小心翼翼站了起来,转身往店里去,几日相处下来,自己藏着极好,这老太太亦是不多问什么。

有时候静下心来想想,这样的日子也挺好的,稳定平静,又不累,偶尔能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情,比如偶尔跟火房里糕点师父学学手艺,偶尔调调花茶。

心算是开始安了下来,谁知一到店里,那个男子就这么打破了她所有的平静。

午后是茶店最热闹的时候,瑶瑶才刚进门,便被青云拉了过去,“你赶紧来帮帮忙,这几样糕点送楼上一号雅座去,那主子可不好伺候,小心点。”

“青青呢?”瑶瑶问道,却还是接过了那食盘,二楼雅座每一间都有专人负责的呀。

“请了半日假,我实在忙不过来,你赶紧帮忙顶上,半日的工钱算你的!”青云说着转身便又忙碌去了。

瑶瑶无奈摇了摇头,缓缓上楼去,虽不为婢女,却也了解不少,这二楼共有十七雅座,配备了十七婢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有些时候,还真有客人是冲着婢女来的。

刚了楼梯,右拐往一号雅座而去,这上了楼可不比在楼下,走姿,步伐大小轻重皆有讲究。

瑶瑶走得不紧不慢,甚是端庄体统,而这时候,前面身后传来了咿呀的开门声,听得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道:“公子慢走。”

这三号雅座的客人离开了,是个翩翩公子,一身整齐干净的白衣,腰佩玉环,手中握着一把折扇,文质彬彬,温文尔雅,身后跟着两个侍卫,看着样子定是非富即贵了。

瑶瑶条件反射一般回过头去,只是,见了那男子,手中的食盘就这么掉落了,噼里啪啦,食盘碎了一地。

竟然是他!

怎么可能!?

男子不过不经意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走,而这时候,几个老嬷嬷早就赶了过来,急急收拾一地凌乱的碎片,生怕妨碍让其他客人。

领班的桂老嬷嬷见是瑶瑶,只是瞪了她一眼也没敢多指责,月斋里人人都知道她是凤老太太亲自挑的人。

只是,瑶瑶缓过神来便什么都顾不上追了上去。

即便是一身古装,她也认得出来他,她的未婚夫,相恋多年了。

这是巧合,还是就是他?

急急追上,根本顾不了一号雅座的客人。

青云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看着瑶瑶急匆匆的背影,一脸狐疑。

“青云,你看看,这还是月斋里头一回打碎东西!”老嬷嬷连忙上来抱怨。

“还啰嗦什么,还不赶紧另外备一份来,若是饿着了少主,老太太可饶不了你!”青云不耐烦说到,急急朝一号雅座而去了。

他真正的主子就在那里等着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郡主三休夫》

【又偶遇了谁?】


一号雅座。

青云入了门,还是那平日里那一脸嘻笑机灵样子,却明显不那么放肆了。黑衣蒙面男子临窗而坐,淡淡道:“人呢?”

“主子,本来是差她送上来的,也不知道她怎么了,好像看到了熟人,追下去。”青云如实说道。

“熟人?”蒙面男子显然有些惊诧。

“就是雅座三号,是一名钟离的商人,到孤城来总会来月斋坐坐。”青云如实禀告,月斋每一处雅座都会纪录常客的资料的。

蒙面男子点了点头,仍旧朝楼下去看,这时候,瑶瑶正追出门去,却不见那男子的踪影了,似乎有些颓废,竟就在门口蹲了下去。蒙面男子眸中掠过一丝复杂,这才转过身来,淡淡问道:“这几日可有发生什么?”

“回主子,什么事都没发生,老太太还蛮喜欢她的,说……说……”青云欲言又止。

“说什么?”蒙面男子问道。

“老太太说她……身份藏着很好,戏也演得不错,是可塑之才……”青云看了主子一眼,见他没什么反映,这才又开了口,道:“老太太有意栽培她为幽月阁效力。”

幽月阁由凤老太太的女儿凤四娘管理,是个间谍组织,以媚杀闻名,专寻奸商下手,却没有人知道它是月斋的势力。显然,蒙面男子那冷眸沉了,老太太呢?”

“在后院……纳凉……”青云怯怯答道,天冷了,凤老太太还是会在院子里睡一下午的,即便是寒冬也一样,不为什么,就是怪癖。

“去把人叫进来。”蒙面男子淡淡说道便起身离去。

而青云却是径自嘀咕,“又不告诉老太太她真实的身份,也怪不得她老人家嘛!”

无奈摇了摇头,还是下楼去找瑶瑶了。

而蒙面男子早就到了后院,却不是兴师问罪,就静坐在一旁,看着老太太装睡,眸中尽是灿烂笑意。

良久,凤老太太轻咳了几声,侧过身,仍旧不醒。蒙面男子却开了口,道:“干娘,要不……孩儿下回再来看你?”

这话音方落,风老太太便一下子翻身而起了,神色紧张,道:“好不容易才来一回,急什么呢!?”

蒙面男子俯身拾起那把掉落的蒲扇来,笑着道:“那姑娘还满意吧?”

“你介绍的人,怎么会不满意,这么好的料子,怎么没留在身边自己用呢?”凤老太太问道,若不是这干儿子之前打过招呼,她还真不会刻意把帐房师父给遣走。

“要是能用得上,也不至于让她走了。”蒙面男子仍旧是笑着,很放松,不似平日里绷着一根弦一样。

“之前也没听说你身边有这么个女帐房师父,尧瑶,这名字不正和你夫人同音吗?”凤老太太又问道。

“不在这一带当差,你自然没听过。”蒙面男子解释道。

“多久没回去了,原配夫人还是不喜欢?干娘给你寻几个小妾如何?”凤老太太又问道。

这时候,脚步声传来,正是瑶瑶回来了。一见这黑衣人,整个人便愣了,这不正是那夜打劫了她上万俩银票的小气鬼吗?!

“来人啊,有刺客!”放声大喊,这是瑶瑶的第一反应,原本还魂不守舍的,这下子全清醒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郡主三休夫》

【都是一伙的】


瑶瑶这么一喊,效果却完全出乎她的意料,只见从四面八方窜出了数十名女子,各色衣裳,皆手持长剑,而青云也不着地什么时候落在了她身前。

这些人……

竟是连青云都会武功!

她曾猜测过这月斋背后定有个势力极大的主子,却没想到会是江湖人士!

还未缓过神来,却见那蒙面男子缓缓转身朝她看过来,而数十名婢女却是收起长剑,恭敬道:“少主,属下失礼了。”

怎么回事?!瑶瑶连连后退,只觉得这黑衣人对她似乎很憎恶一样,那目光都可以杀死她了。

“少主,这是老太太新请来的帐房师父,叫做尧瑶。”青云连忙开口,知道主子决不会暴露身份的。

“少主!?”瑶瑶大惊,这下子真就是进了狼窝了,原来都是一伙的。

而凤老太太亦是起身来,眸中掠过一丝笑意,却是厉声,道:“大惊小怪什么,还不过来赔罪!”

“是!”瑶瑶连忙快步上前,这蒙面男子面前欠了欠身,恭敬道:“奴婢顶撞了少主,少主见谅。”她就不相信就这么几日,劫了她一大笔银票,这家伙会记不住她.

她同样相信这家伙会当作不认识。果然,蒙面男子就真假装不认识她了,冷冷瞥了她一眼,一句话不说便往屋子里去了。”瑶瑶却是欠着身子,没敢起。

“行了行了,记住了,那是少主子,日后若是认不得就认他那边银白长剑。”凤老太太试探地说到,这干儿子要她收留这女人本就有些奇怪了,尧瑶这名字更是让她好奇,故意抛给青云一个假消息,却没想到干儿子还真就找上门来了。

毫无疑问,这女人便是她干儿子穆子寒的原配夫人端木瑶瑶了。

一向不管干儿子的家务事,只知道他们夫妻俩不合,却没想到闹腾到这地步。

为何好端端的一个郡主会宁愿沦落为奴,夫婿站在她面前了,她都认不出他那随身携带的银白长剑。

而这干儿子,看似在意这女人,却又十分厌恶。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凤老太太想着想着,竟是径自笑了起来,看得瑶瑶和青云都一头雾水。

“去吩咐火房准备晚膳,把我上回带回来那千年雪参炖了。”凤老太太说道。

“是。”瑶瑶满腹疑惑,领命而去,而青云却迫不及待往屋里去了。

这屋子暗阁重重,青云了如指掌,过了几道机关终于寻到人了。

而穆子寒正躺着暖塌,双臂枕着脑袋小憩,黑色蒙面早已经摘下,剑眉星眸,鼻梁高挺,双唇线条分明,十分俊朗。

“主子,这样瞒着老夫人不好吧。”青云低声说道。

“你看好她便是。”穆子寒淡淡说道。

青云一下子慌了,急急道:“主子,你不是说这回来就带我走了,我都在孤城待这么久了。”

“好端端的端木王府不回,我倒是要看看她想做什么。”穆子寒的语气里显然有些怒气了。

而青云亦是习惯了,这主子典型的外冷内热,在身旁的人,似乎就只有这夫人让他真正厌恶,其中原因从来就没有人知道。

若是单单因为赐婚,想必主子也不至于这么冷落夫人。

“主子,要不就让老夫人把她带到幽月阁去,省得你费心提防着。”青云试探地问道,几日的相处,除了惊讶也端木瑶瑶的深藏不露之位,还是蛮喜欢她的。

“端木王府追究起来,你来负责?”穆子寒冷冷反问道。青云顿时无话了,对于这么一个女人,主子似乎还真就没有多少主动权了。

继续阅读《郡主三休夫》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