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遇便是缘分最新章节,顾橙依,厉穆霖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相遇便是缘分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小皮枣
简介:她用生命爱着他,即使病入膏肓,也要亲眼见证他的幸福,却不想,等待她的,是彻骨的伤……
角色:顾橙依,厉穆霖
相遇便是缘分最新章节,顾橙依,厉穆霖小说免费阅读

《相遇便是缘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不稀罕


“穆霖,不要!”顾橙依惊恐地望着眼前伟岸高大的男人。

厉穆霖脱下身上的军衣,狠狠地扔在了一旁。

他的目光犹如一把锋利冰冷的利刃,落在她的身上。

不顾顾橙依的抗拒,他冰冷的手握住她的脚踝用力一拉,将她桎梏在自己的怀里。

慌乱间,她抓住他放在她领口处的手,“不行,穆霖,你不可以碰我!”

他是即将成为督军的男人,他的身边有更适合他的女人,而不是她,一个将死之人。

厉穆霖的眼里迸射出一抹狠戾的杀戮,覆茧的手用力捏起她的下巴,令她正视自己,“我不可以碰你?贺知行就可以?”

顾橙依的心像是坠入了冰窖,她眼里含着泪水,咬住牙不让自己说露嘴。

她这样的反应更加惹怒了厉穆霖,他俯身咬住她的唇,用力地,狠狠地。

……

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倒流入口中,厉穆霖感受到身下的女人发颤的身体,动作忽然顿住。

低沉沙哑的声音自上而下传来,“你就那么不愿意我碰你?”

顾橙依倒吸了一口冷气,终于让自己看起来冷静自持了些,“厉穆霖,对不起!是我食言了,你我儿时的约定,我早已没有放在心上了。”

厉穆霖怔怔地看着她,许久没有说话。终于,他的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随之从她的身上离开。

“顾橙依,你这样的女人我厉穆霖不稀罕!”话毕,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屋。

屋外大雪纷扬,顾橙依噙着泪从床上爬起来,眼见着厉穆霖渐行渐远的背影,她很想追出去,告诉他刚刚那些话都不是真的。

可是,她不能。

一口鲜血从她嘴里吐出,溅了一地。

大夫告诉她,她这病万万不能大喜大悲,一定要保持好稳定的情绪。

“小姐,你怎么样了?”小六见厉穆霖已经离开才敢进来,却见到顾橙依这样狼狈地坐在冰冷的地上。

“这是怎么了?我去叫大夫过来!”

“不!”她抓住小六的衣摆,虚弱地摇摇头,“不用找大夫,我得的是绝症,治不好!别惊扰了大伙儿。”

小六脸色一变,“绝症?小姐,你可别吓我!”

对,绝症!

她的时日不多了,临走之前,她只想看着他好好的,如果她的离开可以让他顺利成为督军,即使会因此被他记恨,她也不后悔。

翌日。

“我决定了,我要娶孟雅之为妻。”

当着府里所有人的面,厉穆霖宣布了这一消息。

厉父拧紧眉心,握着拐杖的手也微微一震,“霖儿,你确定?”

“是,我心意已决!”

明明这是顾橙依所希望的,可偏偏这个时候,他的话却字字如针,无情地扎入她的心里。

肺部传来一阵火辣辣的感觉,紧接着是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涌上来,却被她硬生生地含在嘴里,然后使劲咽了回去。

“橙依,还好吧?”厉母注意到她的不对劲,轻声问道。

顾橙依用手中的手帕不留痕迹地抹去嘴角的腥红,微笑道:“没事的,伯母。”

她眼角微不可闻地瞥向厉穆霖,见对方完全没有看自己一眼,她终是敛起眼里的悲凉,朝着厉母轻声开口:“伯母,橙依方才想起一些事情还未处理,就先走一步了。”

厉母蹙了蹙眉,再看看面前的一老一少,叹了一口气,“那好,你先忙!”

顾橙依强忍着心口的疼痛,挺直背脊离开了门厅。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相遇便是缘分》

第二章 再不会有他的陪伴


厉穆霖将视线挪移到她离开的背影上,目光阴冷。

“穆霖!”一道清脆的女声自门口传来。

顾橙依陡然抬头,那身着嫩黄色洋裙的女人正笑意嫣然地走来,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大家闺秀的风范和气质。

来人正是孟家千金孟雅之,她迎面而来,在路过顾橙依的时候停住脚步,“顾小姐,请留步!”

随后,她绕道来到门厅,朝着厅内二老打招呼,“叔叔阿姨好!”

顾橙依回头,正好可以看见孟雅之挽着厉穆霖的身影。

发愣之际,孟雅之已经将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孟雅之拉着厉穆霖朝顾橙依走来,“穆霖,我和顾小姐一见如故,现在你我已有婚约,我知道你和顾小姐从小以兄妹相称,我自当将顾小姐视为自己的亲妹妹对待。如顾小姐不介意,我俩到院落里走走,到那樟树下坐下聊聊天可好!”

顾橙依敛下眼睑,还未作答,孟雅之已经上前拉起她的手。

厉穆霖弯起唇廓,朝着孟雅之宠溺一笑,“既然如此,我先去一趟军营,晚点再回来接你。”

“好啊。”

眼见着他们心心相惜地对视着对方,以一对新时代热恋小情侣的面貌依依不舍地道别,顾橙依的心像是被人尖锐的刀子一下一下地割开,那钻心的痛却不能诉说。

这是她自己选择的,她不断地告诉自己,只要此生的挚爱可以获得幸福,她就算死了也值得。

厉穆霖离开后,孟雅之渐渐收起刚刚的笑容,神色沉着,“顾小姐,你的付出我一定会记得的,只要我和穆霖结婚,我爹就一定会竭尽全力帮助穆霖,他成为督军指日可数。”

“孟小姐可要说话算数。”

“当然,我也会很快安排你出国治病,等你痊愈后……”

“痊愈……我的病真的可以治好吗?”顾橙依望着天空,神色彷徨。

孟雅之沉吟着,终是握起她的手,“当然,国外的医疗水平很好,我会给你安排好,只是……”

她自然是知道对方的心思,“我答应过你,这次离开后,绝对不会再出现在穆霖面前。”

天知道她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有多么难受,那可是她最爱的人,离开了他,她的生命就像是没有了那盏唯一指引她的灯,她没有亲人,从小在厉家长大,她的生命,也因厉穆霖的陪伴而精彩。

而现在,她,再也不会有他的陪伴,那盏灯不再为她一人发光发亮。

那天之后,厉穆霖真的没有找过她,即使住在一个大宅院里,她与他却几乎从不碰到面。她想,也许是他对自己心生厌恶,不想见到自己。

“小姐,您和少爷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你们现在就跟陌生人似的?”小六心疼地看着橙依,“您的病情……”

顾橙依连忙打断她的话,“住口!这件事不许你再提起!”

小六不敢再说什么,她见不得主子这样糟蹋自己,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她所能想到的,就是让主子再离开之前可以过得快乐,于是她悄悄地见了厉穆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相遇便是缘分》

第三章 命令有变


夜里,顾橙依躺在房里咳嗽不断,几乎要将整个肺都咳出来,她扯开嘶哑的嗓子朝着屋外喊,“小六呀,再帮我添一些被褥来。”

她从小就畏寒,得了病之后更加抵不住寒冷。

许久得不到小六的应答,她只好自己下床,但身体的病痛令她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险些摔下了床。

就在此时,门被人打开发出‘咿呀’的声音,那人手疾眼快地冲过来将她的身体扶住。

顾橙依下意识抬眼看去,不期然撞入那双深沉漆黑的眸子,厉穆霖将她重新扶回床上,声线不冷不热地开口:“听小六说你近日染上了风寒,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这么娇弱,以前还觉得你巾帼须眉,不似其他女子那样娇嫩柔弱,看来我错了。”

她心头一紧,紧接着又是一连串咳起来,同时用手中的帕子挡住了嘴里咳出来的血。

厉穆霖从柜子里取出一张厚点的被褥为她盖上,他沉沉地看着她,才发现一身单薄睡袍下的她瘦骨嶙峋,那张姣好的脸上几乎没有半点血色,“找大夫看过了吗?”

“看了,不碍事,大哥不必担心!”

这声“大哥”的称呼令他皱紧了眉,忽而大掌握住她的肩头,“顾橙依,你究竟要倔到什么时候?我现在跟孟雅之结婚,不正是你想要的吗?”

原来,他以为她在因为他要和孟雅之结婚的事情而生气,顾橙依微扬起嘴角,“大哥说什么呢?你和孟小姐结婚,我当然替你们高兴!”

她的笑容更加令他心烦,难不成他们之间,真的是他自己在一厢情愿吗?

“好,那好,我和雅之的婚礼,你可一定要给我们送上你最诚挚的祝福。”

这一晚,他们还是跟上次那样,不欢而散。

厉穆霖走后,顾橙依终于压抑不住心里的痛,抱着被褥痛哭起来。

转眼就到了厉穆霖和孟雅之的婚礼之日,厉家上下忙得不可开交。顾橙依望着一身白色西式婚纱的孟雅之美得如同天仙下凡,厉穆霖牵起她的手,两人站在一起简直是一对金童玉女。他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回到自己的闺房,她开始取出自己离开要带走的衣物,折叠好放入手提箱内。

“顾小姐,我们大小姐让我来接您。”

顾橙依观望着厉家大宅,纵使心里有不舍,她也知道自己不能再久留。

再见了,厉穆霖!

她上了汽车,车子一路驶往码头。

黑夜如同搁浅的浪潮卷席而来,有种吞没人心的力量在蠢蠢欲动着。

“等等,我们不是要去南郊码头吗?”正当车子不断地前行,顾橙依才渐渐发觉车子的方向不对。

“抱歉了,顾小姐,我们接到的命令有变!”

她倏然睁大了眼睛,“你……什么意思?”

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开车的那人突然打开驾驶座的车门,身手矫健灵活地跳出车去,随后,汽车在无人掌控的情况下以高速前往前方的悬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相遇便是缘分》

第四章 不会同意你们的婚事


强烈的阳光几乎刺破眼皮,顾橙依缓缓撑开眼皮,一身白衣的贺知行挺立在床边,正好转眼跟她相视。

“你醒啦?”看到她苏醒,他眼梢微弯。

“我怎么会在这里?”顾橙依不可置信地张望着房间,她居然,回到了厉府。

她想动,却发现自己浑身是伤,被绷带缠着难以动弹。

贺知行敛下眼睫,“你那天摔下了悬崖,被我救回来了,要是我当时没能及时赶到,恐怕……”

忽闻屋外喧闹声不停,顾橙依微微偏头看向窗外,贺知行了然,便告诉她:“今日太太诞下厉少的儿子,整个厉府都在庆祝呢!”

“什么?”顾橙依惊愕地撑开双眼,“贺医生,我昏迷了多久?”

“七个月了。”

“七个……月?”也就是说,厉穆霖和孟雅之已经成婚七个月了,而他们的孩子已经出生……

见她若有所思,贺知行又说了句:“太太早产,好在孩子发育得很好。”

她正想要下床,当准备弯起双腿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下半身已然没有任何知觉。

“我这是怎么了?”

“橙依小姐,你听我说,大家找到你的时候,你的下肢被卡在了车内已久,我们已经尽力了,现在的你,已经失去了自由行动的能力。”

顾橙依怔忡地瞪大了双眼,隔着泪水望向满眼悲伤的贺知行,“不,贺医生,你在骗我对不对?”

贺知行的心里像是在滴血,他蹲到床边握起顾橙依的手,深情款款地凝视着她的眼睛,“橙依,你也知道我对你的感情,我已经跟厉家二老说明了我对你的想法,如果你不嫌弃,我愿意娶你为妻,照顾你的后半生,至于你的病,我也正在进行这方面的研究,我相信很快你就会治好,我们……”

“咔当”一声,门旋即被人打开,一道高大的身影掩住了照进来的大片阳光,厉穆霖俊脸沉沉地望着他们。

顾橙依下意识抽回自己被握住的手,对上厉穆霖那双漆黑不见底的寒眸,只听他语气极其不悦地开口:“我不会同意你们的婚事,贺医生,如果你再继续执迷不悟,我就会换了橙依的主治医生,你也别想再见到她。”

贺知行虽然有些惧怕厉穆霖,但还是不屈服,“厉少,我对橙依是真心的!”

厉穆霖看都不看贺知行一眼,径自走近顾橙依,只向他冷冷地命令道:“出去,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再踏进厉府。”

贺知行托了下眼镜,皱紧眉头,“厉少,我只听从厉老爷的吩咐。”

“以后厉家大小事都由我做主,贺医生,请吧。”厉穆霖敛下情绪,决绝果断地开口。

顾橙依低着头,却在听到那句话的时候心尖一颤,她知道这一天终究会到来,他会成为厉家的一家之主,还会成为位高权重的督军。

贺知行无奈离开后,屋子里只剩下她和厉穆霖。

想到这个曾经和自己发过海誓山盟的男人,如今已经成为别人的丈夫和父亲,顾橙依感觉连同呼吸都那么难受。她喉咙干涩,一时不知道该开口说什么,就这样发楞了半晌,才说出一句话,“恭喜大哥,要当父亲了。”

他脸色越发阴沉,薄唇抿成一条直线,显得坚毅而刻薄,就这样定定地看着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相遇便是缘分》

第五章 残废


他挺拔的身形伫立在床边,微眯起深邃的眼眸睥睨着她,一字一句重重地讲道:“从今以后,你的生活我都会安排好,要离开厉家,去外面找男人的事情,你想都别想!”

听到他这句话,顾橙依的神情霎时间滞住。

去外面……找男人。

他的话犹如一把沉重的锤子狠狠地敲打在她的心上。

她那天的离开,在他看来,是为了去外面找男人?

顾橙依顿时感觉心口一阵火辣辣的灼痛,她拧着眉对上他的眼睛,“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不知道?”他嘴角抽搐了一下,看着她的眼睛充满浓浓的厌恶和鄙夷。

“难道你不是为了和贺知行私奔才意外变成残废吗?”

残废!

对,她现在变成了残废。一个将死之人,老天竟连给她剩下的时日里,也要夺走她的自由和尊严,为什么非得这样折磨她?

她隐忍着悲痛的心情,齿贝松开几乎要被咬破的唇瓣,“你说完了吗?说完了请离开,我要一个人静一静。”

“静一静?”他倏地拽起她的手臂,军装摆动刮过空气,发出凌厉的声音,“躺了七个月,也该休息够了吧!”

“来人,把东西带上来。”

随即,下人推着轮椅走了进来,“少爷,东西带上来了。”

厉穆霖淡淡地瞥了它一眼,看向顾橙依,“今日是我们厉府大喜的日子,身为厉家的养女,我儿子的姑姑,我想你应该出席下今日的宴席。”

顾橙依听闻心脏悬得老高,双目怔怔地看着他,他这话明摆着是要她以这样的面貌面对来府上做客的宾客。

她垂下眼睫,不依不饶地讲着:“我身体不适,不想给这大喜的日子沾上晦气,大哥也为嫂子他们想想吧。”

容不得她怎么想,他已经抬手示意下人们将她从床上带下来。

她的双臂忽然被人拉扯起来,不觉惊呼出声,“厉穆霖,你这是做什么?”

他轻笑,“带你出去走走。”

厉府上下挂满了灯笼,正如七个月前他们成婚时一般热闹非凡。

她被迫坐在轮椅上,然后被人推到了主厅里,在众目睽睽之下出现。

“橙依,你这……”厉老一脸惊愕地看着忽然出现的顾橙依,布满皱纹的脸上白一阵青一阵。

厉家是世世代代的名门望族,向来将名节看得很重要,因此,当得知顾橙依为了跟异性私奔而出车祸后,厉家二老对她的看法就已经大不如从前,如今又见她将自己身残的一面展示在众人面前,还是在这样特殊的日子里,他们更是如同脸上挂了彩。

“胡闹,快回去你的闺房!”厉老终于忍不住朝着顾橙依吼道,奈何厅内满是客人,他只能极力克制住音量,说话间,眼角瞥向坐在众人中间的老督军,厉家的亲家。

顾橙依的心瞬间揪痛起来,她惭愧地低下了头,“对不起,伯父!”她想要推着轮椅离开这个她不该出现的场合,却被身后的厉穆霖按住肩头,不能动弹。

不冷不热的声音传开,“趁着今日那么多人来访,我有话要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相遇便是缘分》

第六章 不能食言


他嘴角扬起一道极淡的弧度,“这位是我们厉家的养女顾橙依,我和她在儿时有过约定,等她成年了便要娶她,现在她变成了这个样子大家也看到了,我今日就是想要当着大家的面,履行我当年的诺言。”

“大哥!”顾橙依猛然抬头,错愕地看着眼前面色平和的男人。

厉母始料未及,也是万分讶异,“穆霖,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混账,当着的大家的面,你胡说什么?”厉老怒不可遏地瞋视他。

即使如此,厉穆霖的脸上依旧是云淡风轻,他坚定着自己的态度,不为所动。

厉母看着橙依,“橙依,我知道你委屈,但我们穆霖没有对不起你,他没理由对你负责。”

“妈,不要再说了,我心意已决。”厉穆霖将视线落到孟老督军身上,毕恭毕敬地低下头,“督军,我与顾橙依有约定,这件事我万万不能食言,至于雅之,我会跟她说清楚,厉家的女主人,依旧是雅之。”

老督军面色坦然地点点头,“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我不反对,只是你既然已经娶了雅之,就不要冷落她,她毕竟是我唯一的闺女。”

“那是自然。”

这件事情就这样告一段落,大家都认为是顾橙依用自己残障的身体博得了厉穆霖的同情,才让他做出这样的决定,从那以后,厉府上下的人都对身为养女的顾橙依百般不看好。

这一天,刚做满月子的孟雅之敲了顾橙依的房门。

“顾橙依,好手段,我都不知道你是这样的人,亏我之前还觉得你是一个懂得是非分寸,识大体的女人!”

顾橙依扯起唇角,“孟雅之,你这话又是什么意思?我这副样子,不正是拜你所赐吗?”

“你……胡说什么?”

顾橙依将轮椅推向对方,掀起眼皮看向孟雅之,“我的意思,你再清楚不过了!就是因为你食言,我才会落得这个下场!”她清清楚楚地记得那个开车的男子最后说的那句话,是孟雅之改变了主意,想要害她。

须臾房门被人推开,厉穆霖沉着脸迈了进来,“你们刚刚那话,是什么意思?”

孟雅之脸色一变,忙不迭过去挽起厉穆霖的手,柔声道:“对不起,穆霖,我本来是打算瞒着你的,但现在被你听见,我也只能承认了。那天,我确实帮助橙依私奔,那也是因为我真的不想这对有情人受到别人的阻挠,我……”她垂下眼帘,楚楚可怜地擦着眼泪。

见厉穆霖神色一凝,目光极冷地看着自己,顾橙依倒是牵起唇角冷笑了,面上表现得再平静,她的心口却疼得厉害,急火攻心,一口鲜血从嘴里涌出,好在她反应极快,用袖子掩住了嘴巴。

“你怎么了?”厉穆霖脸色忽然紧张起来,迈开步子就要靠近她,却见顾橙依将轮椅迅速转过去,背对着他。

厉穆霖的身体猛然一僵。她果然,在厌恶他!

顾橙依连忙将占了血渍的袖口挽起一层,正好盖住那抹殷红,她冷声对身后的二人下了逐客令,“我现在要休息,请你们出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相遇便是缘分》

第七章 她真的有病吗


四周安静下来,冷风透过缝隙钻进屋内,夹裹着丝丝冷意侵蚀着她的肌肤。

“让我进去,我要见她!”

外面的喧哗声将她从睡梦中惊醒,她的房间门忽然被人打开,一道刺眼的光芒照了进来。

小六声音紧张地看着从床上坐起来的她,“小姐,贺医生在外面,他……”

当顾橙依来到门口,便一眼看见跪在地上的贺知行。

“橙依,你来了!”他的眼里瞬间充满了光芒,只是看见她面色比上次见面时更加苍白了些,他的心又沉痛了几分。

她推着轮椅靠近对方,无奈地开口道:“贺医生,你为什么要这样?”

“你果然还是关心我,在乎我的,对不对?”

看着他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跪着冰冷的地,她当然难过,可她不想连累这个男人。

“橙依,谁让你出来了?”

身后一道凌厉苛刻的声音传来。

“对不起,伯母,我只是过来劝劝贺医生。”曾经对待自己像对待亲生女儿的厉母,如今竟也用厌恶的眼神看着自己,顾橙依更是难受的喘不过气来。

“是谁让小姐出来的?”

沉寂半晌,小六畏畏缩缩地走出来,“是……我。”

不容反应过来,“啪”的一声,凌冽的巴掌印在了小六的脸上。

“伯母!”顾橙依的心脏提到了嗓子眼里,吃惊地看着这一幕。

“带小姐进去!”厉母不容置琢地开口。

“厉老夫人,我有话要说。”贺知行站起来,许是膝盖跪的发疼,他的动作很缓。

“我是橙依小姐的主治医师,她的病我很清楚,我必须继续医治下去。”

“好,那你倒是说说我们橙依得了什么病?她真的有病吗?不会是你们两人见面的借口吧!”

厉母这句话瓦解了对顾橙依的信任,原来,她在这厉府里,成了那么不堪的人。

“厉老夫人,我和橙依小姐清清白白,我承认自己爱慕着她,但我们一直都是普通的医患关系,您可以不信任我,但不能随意污蔑一直视您亲生母亲的橙依。”

顾橙依隔着泪眼看着贺知行,够了,已经足够了。

“还跟他废话什么!”

厉穆霖一身军装,眉眼凌厉锋芒,夹裹着在来自军人的强大气场。

他来到顾橙依的跟前,鹰隼一般的眼眸死死地盯着轮椅上的顾橙依,他冷声下达命令,“把他拖出去,要是再敢出现,给我打断他的腿!”

“是!”

顾橙依怔住,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放在一旁的手攥紧了手指,“厉穆霖!你怎么……”怎么会变得那么不分青红皂白,自从他开始怀疑她和贺知行的关系后,她就已经开始不认识他了。

不顾身后男人的叫喊和顾橙依此刻看他的眼神,厉穆霖将手搭在顾橙依的轮椅上,推着她往屋内走。

厉母一改刚刚的冷漠,对厉穆霖轻声道:“穆霖呀,待会到我房里来,我有话要跟你商量。”

他点头,“好,我先送橙依进屋。”

顾橙依一言不发,厉穆霖也二话不说,两人就这样沉默着进了屋内。

终于,她开了口:“厉穆霖,你这是何苦?”

想到他当着众人承诺要娶她,却又这样不信任她,顾橙依只觉得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相遇便是缘分》

第八章 不能再放任不管


厉穆霖未作答,只是将她一把抱起,打横放在床上,“这段时间你好好养身体,我们的婚事我会操办好。”

话毕,他准备起身,却被顾橙依抓住了衣襟。

“我不值得你这样做。”

她的声音很轻,很柔,却让厉穆霖听得心里一紧,他反手握住她的手,她的手很冰冷,让他不忍心松开。

“没有什么值不值得,你只要知道,你这辈子,只能有我厉穆霖一个男人,其他的,你都别想。”他的眼神又变得狠戾,充满了占用欲。

顾橙依垂下眼帘,陷入了沉默。

是的,这辈子,我也只能属于你,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可是,我这辈子,能有多长呢?

“穆霖,你之所以想要娶橙依,是因为她名声受损,还身患残疾,怕她一个女孩子家找不到好婆家,才会干脆自己纳为妾,对吧?”

厉穆霖微抬眼眸,淡然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妈,您想说什么?”

“我和你爹商量过了,前几日沈家有人来提亲,说是沈家大少爷看上了橙依,这是难得的好机会呀!”

“够了!”木桌被厉穆霖一拳打得剧烈地晃动起来,那随之而来的巨大响声将厉母吓得不轻。

“穆霖,你吓到我了,你觉得爹娘这样的处理不好吗?那沈家家大业大,绝对不会亏待橙依的,我视她为己出,也想她可以找到好婆家呀!何况橙依那身体都成那样了……”

“橙依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好,我说过,我会娶她,这件事没有任何人可以改变!”

看着厉穆霖毅然决然的背影,厉母心里一阵发憷,难不成,穆霖真的喜欢上顾橙依了?

夜里,厉母翻来覆去想着这件事,她敢肯定儿子之前当众说过的和顾橙依儿时的约定不仅仅是说辞,难不成,他们真的瞒着大家私定过终身?

她轻拍丈夫的肩,“老爷子,穆霖和橙依的事情,我觉得我们不能再放任不管了,要是之前还好,可现在,她那双腿……我们厉家也是讲名节的,反正,橙依不能嫁给穆霖,就算是妾,也不可以。”

厉老沉吟片刻,点点头,“好,这件事你就按你之前的想法处理吧。”

夜风习习,咳嗽声连续不断,顾橙依的病一天比一天严重,她知道,再这样下去,她是瞒不住了。

没有了贺知行照看她的病情,她只能根据他给她开的单子,让小六悄悄去药材铺采药,每天煎着中药缓解病情。

她将那些沾了血渍的帕子都让小六拿去处理,特别交代不要让其他人发现。

“小姐,这件事情,再瞒下去不是办法,至少,跟少爷说一声呀。”

“不行,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他去处理,绝对不能让他分心。”她莞尔一笑,从兜里掏出一个刺绣工艺品,“再过些日子,他还要带兵打仗,这是我给他绣的护身符,你看看我绣的怎么样?”

小六羡慕地弯起唇廓,“小姐手艺真好,很好看,少爷一定会很喜欢的。”

顾橙依没有想到的是,她的精心绣出的护身符,却没能等到送出的时候。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相遇便是缘分》

第九章 逼嫁


“把她扛进轿子里。”

孟雅之的声音打破清晨的宁静。

顾橙依从睡梦中惊醒,赫然看见孟雅之站在她的床边,两个壮汉正朝着自己走来,再看看自己的身上,竟是一身大红色的婚服。

“孟雅之,你做什么?”她缩了缩身体,怒视着对方。

孟雅之轻笑着回答:“穆霖昨夜去执行紧急任务了,离开之前还交代我操办好你和沈家沈少爷的婚事,好事不宜迟,今日就是你嫁进沈家的日子。”

“不,不可能!”顾橙依摇头,她才不会信这种鬼话,明明昨日他还在跟她说他们的婚事,不可能会变成这样!

“你不信?你自己想想,没有穆霖这个一家之主的决定,我们有谁敢轻举妄动?”孟雅之肆意地笑着,感受着此刻的快感。

“我要见伯父伯母,我不相信你的话!”

壮汉直接将她扛在肩头,一路朝着门外的轿子走去。

顾橙依还在撕心裂肺地喊着,她不能嫁给沈家大少爷,整个京都,谁还不知道沈聪性情暴戾,喜怒无常,只怕她还没病死,就要被折磨死了。

“等等!”厉母小跑了过来。

顾橙依仿佛看到希望的曙光,隔着泪眼看向她,“伯母,橙依不想嫁人,帮帮我!”

厉母拧着眉,也是心疼地看着哭惨了的橙依,执起手帕为她擦去泪水,“橙依呀,你不要怪我们,你现在最需要的是找一个好婆家,这是你父母双亲离世之前交代我的,如今,我能看着你出嫁,也算是了结了一个心愿。”

顾橙依的心瞬间碎了一地,她没想到,自己如今的状况,连曾经疼爱她的伯母都恨不得立即将她甩开。

奏乐声响起,整条大道的人们都在围观着,不停地议论着这门突如其来的婚事。

“听说呀,这厉家少爷和自己的义妹儿时约定了终身,现在人家娶了督军府的千金,这义妹又成了瘸子,谁还愿意履行诺言呀,只能想方设法把她甩开了……”

“这女人,从小没了父母,现在这样……哎,命苦呀!”

眼泪一次次夺眶而出,将脸上的胭脂冲洗得干干净净,她听着街道旁的议论声,心如死水般寂静。

“小姐,不要再哭了,这刚化好的妆,又要花了。”小六柔声劝道。

她紧紧地揣着手中的护身符,昨夜,她还在想着怎么将它送到厉穆霖的手里,原来,她是多此一举了。她扯起唇角,噙着泪水冷笑了起来。

夜凉如水。

顾橙依已经一整天没有喝药,此刻正忍受着身体的病痛。隔着红盖头,她感受到靠近自己的脚步声,不由得心颤。

须臾,盖头被人猛地掀开,沈聪一把拽起她的下颚,邪气地歪着嘴角,“漂亮是漂亮,可惜是个瘸子,你说要是没有我沈聪施舍,整个京都有谁愿意娶你呀?”

“哟,敢瞪我?”他瞪大了双眼,扬手朝着她的脸印上一巴掌,他没把握住力度,直接将顾橙依甩到地上。

噗……

一口鲜血随之溢出嘴,溅到地上。顾橙依手里还在揣着护身符,当她只剩下最后一点意识,她仍然盯着那小小的物件。

“喂!”沈聪用脚踹了踹她,见她毫无动弹,脸色瞬时一片煞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相遇便是缘分》

第十章 羞辱


顾橙依感觉头皮一阵发麻,痛醒后睁开眼,入目的便是沈聪狰狞的面容,“该死的女人,竟然是个药罐子,要死不活的。”

沈聪往她原本布着淤青的脸上又狠狠地甩了几巴掌,扯着她的头发从床上拽下来。

“你看看这是什么?”他将那些沾着血迹的手帕拿到她的面前。

顾橙依将空洞的目光转到男人的脸上,忽然大笑起来,“沈大少爷,你想娶的不正是这样的我吗?”

“你当真以为我是看上你了,我看看。”

说话间,他掏出那枚印着“霖”字的护身符,嗤笑道:“还真是有心了,你想给厉穆霖送护身符,他却将你作为礼物送给我,要不是厉大少爷特地交代我好好对待你这个新宠物,我怎么可能让你进我沈家的门?”

话毕,他将那枚护身符扔到地上,狠狠地踩在脚下,连同她的心和自尊一起,无情地践踏着。

顾橙依怔怔地看着被对方踩在脚下的物件,那双原本毫无生气的眼睛顿时腾升出浓浓的怒意。

“住手,你给我停下!”她猛地扑过去,抱着男人的大腿张口用力地咬了下去。

沈聪被她突然的爆发力骇住,吃疼后又狠劲将她踢开。他那一脚正好将顾橙依踹到一旁的柜角,瞬间,她的额上鲜血淋漓,在她那张惨白的脸上泛着异常凄美的光泽。

她弯起腰,撑着疼痛的身体要去捡起那护身符。但她的手刚刚够到它,男人却一脚踩在她的手背上,肆意碾转、蹂躏。

门外的小六正好采药回来,却撞见这样的一面,整个心紧紧地揪在一起,她连忙丢下手中的药,哭着哀求对方,“求您了,姑爷,我家小姐就快要死了,还行动不便,您不要这样折磨她!”

沈聪厌恶地看了一眼顾橙依虚弱的样子后收回脚,将视线落在小六的脸上,忽然起了歹念,他抬起对方的下巴,打量了片刻,“这丫鬟长得倒是很不错,看着比主人讨喜多了。”

“姑爷,别……”

顾橙依微微张开眼,看着被自己的丈夫打横抱起还在不断反抗的小六,她已然没了力气,连声音都苍白无力,“住手,放开她……”

沈聪低头看向她,又一次抬脚朝着她的腹部踢去,“滚一边去,死瘸子。”

随后一脚揣上房门,当着顾橙依的面,在他们的婚房里,将拼命挣扎的小六扔到大床上,欺压而上……

耳边是大床扭动发出的嘎吱声和属于男女间的阵阵的喘息,其间伴着小六的挣扎声和清脆的巴掌声。

顾橙依心口疼得厉害,她此刻多么怨恨自己这双无能的腿,眼睁睁看着从小跟她一起长大的小六被人玷污却什么也做不了,直至她闭上眼,意识湮灭于其中。

……

女人断断续续的哭声再一次将橙依惊醒,她朝着床的方向爬去,却见小六寸缕不着地仰面躺在床上。

“小姐,对不起……”

橙依眼眶一红,一把抱紧她,“别说了,是我的错……”

门被人推开,沈聪衣冠楚楚地走进来,“哭哭啼啼的,成什么样?不过是多纳一个妾嘛,我会让你们主仆二人以姐妹相称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相遇便是缘分》

第十一章 她不想嫁给你


厉穆霖平定乌城而归,厉府上下都出门迎接。

他一身威武的军装出现在众人面前,俊毅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却依然英气逼人,让孟雅之怎么也不忍心移开眼。

孟雅之的眼里闪烁着光,目光一路追随着他,然而,直到厉穆霖走到她的身边,他也没有看她一眼,她抿抿唇,柔声唤他:“穆霖!”

她抬头,正好可以看见他坚挺的下巴,却看不清楚他那双深邃的眼眸带着何种情绪,半晌,只听他淡淡地讲:“我去看看她。”

孟雅之神色一凝,转身喊住他,支支吾吾道:“穆霖……那个,橙依她,已经嫁到沈家了。”

厉穆霖身形狠狠地一僵,霍然回头,“你说什么?”

她心脏狂跳着,上前一把抱着厉穆霖,“对不起,我也想劝她,可就是劝不动,橙依她不想嫁给你,她说,既然大家反对她和贺知行的婚事,那她就随便嫁,于是就……”

厉穆霖愕然地站在原地,脑海里回荡着孟雅之的话。

她嫁到沈家了……

她不想嫁给他……

厉老点点头,语重心长地说道:“是呀,穆霖,橙依她有自己的人生,她终究是要嫁人的。”

一旁的厉母没有作声,也表示赞同。

呆滞了好片刻,厉穆霖一把拽起孟雅之的手,深不可测的墨眸盯住她,声线坚定且具有威慑力,“我要听实话!”

孟雅之顿时慌了马脚,挤着眉心说道:“穆霖,我疼……”

“穆霖,你这是做什么,快放开雅之!”厉母面露难色地制止道。

厉穆霖岂会不知道自己父母的心思,他们不愿意让顾橙依继续留在厉府,这一切,只会是计。

她的橙依,都吃了多少苦?

厉穆霖半刻也不愿意浪费,直接甩开孟雅之夺门而出。

他的心底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将橙依带离沈家!

树荫下,小六推着顾橙依的轮椅驻足,面前的波澜壮阔的湖面,湖水在阳光下波光粼粼。

“小六,等我不在了,你有什么打算?”

小六摇头,“小姐,你不会不在的,我要一直陪着你。”

顾橙依嫣然一笑,再一次取出那护身符,若有所思地看着它,“我对他的心意,是没法传达了……”

“顾橙依,你在这里做什么?”

沈聪怒不可遏地迈步而来,伸手将顾橙依从轮椅上拽起来。

小六倏然放大眼瞳,“姑爷,你这是想要干什么?”

“沈聪,你这个人畜不如的东西,把我放下来!”顾橙依不卑不亢地瞪着眼前的男人。

沈聪双目通红,不管不顾将顾橙依扛在肩上。

她心脏几乎悬到了嗓子眼,下意识嘶吼起来:“沈聪,你这个疯子,放开我!”

他充耳不闻,扛着她一路回到房间,房门随机关上,将小六避之门外。

顾橙依被沈聪扔到大床上,气愤地扬起手,却被他压到头顶上方桎梏住,“顾橙依,现在你我要行夫妻之事了。”

话毕,他不顾顾橙依的反抗,一把扯开她的衣裳。

旋即,她身上的衣物被无情地撕开,雪白的酮体暴露在了空气中。

此时此刻,她更加厌恶自己软弱的身体,竟连一点反抗的力量都没有。

就在她绝望的时候,房门被人一脚踹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相遇便是缘分》

第十二章 带回厉府


沈聪扭头看去,在看到脸色阴沉的厉穆霖时,嘴角却噙起笑,“厉少,你这样贸然闯进我的婚房,未免太无礼了,没看见我和我夫人正在行房吗?”

被挡住半个身躯的顾橙依如同脑袋炸开一般,她心心念念的人如今就在眼前,但她却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颜面去看他一眼。

厉穆霖二话不说踏进里屋,在看到床上的顾橙依时,幽黑眸子内的瞳孔骤然缩紧,垂在身侧的手指头一根根地攥住,发出赫然突兀的响声。

“放开她!”他沉着脸,深邃的墨眸微眯,溢出危险的气息,掷地有声的字眼从齿缝里地吐出。

沈聪挑了挑眉角,“哈?你在开什么玩笑?这可是我的夫人,我们干点什么,跟厉少有什么关系?”

下一瞬,厉穆霖以秋风扫落叶之势从腰间掏出手枪,枪口对上沈聪,“你再敢动她,我毙了你。”

沈聪被吓得整个人从床上摔下来,“别……别开枪!”

他眉头一拧,恶狠狠地吐字:“滚!”

受了惊吓的男人连滚带爬地离开了房间。

房间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两人的呼吸。

厉穆霖垂下执枪的手,定定地看着扭过头不去看他的顾橙依。

长长舒了一口气后,他俯身将她抱起,低头吻住她眼角的泪痕,“对不起,我来晚了。”

小六跑进来,脸上已经浸满泪水,“少爷,您终于来了!你都不知道……小姐她……”

顾橙依蹙起眉,制止了她,“小六。”

厉穆霖不顾众人的眼光将橙依接回府中,却因此而与家中二老起了争执。顾橙依心中有愧,也深知自己终归是嫁了人的身份,更加认为自己配不上厉穆霖。

夜里,她坐在轮椅上,仰头望着窗外的月色身后传来脚步声,她不回头,也知道那是属于谁的脚步,“穆霖,你可不可以,让我离开厉府?”

他脚步顿住,眼中的柔情瞬间转为阴霾,“你想离开?你还在想着贺知行?”

他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怒意,顾橙依知道他生气了,他误会自己了,可是,她却不想解释,如果这样,可以让他厌恶自己,然后放她离开……

看到她现在不温不恼的态度,一时间,她当时裸露着肌肤,躺在另外一个男人身下的画面再一次冲入脑海中,瞬间点燃他的怒火。

他迈开步子来到她的跟前,遒劲有力的手臂一把将顾橙依从轮椅上揽腰而起,另一只手掰住她的下颚。

面对着突如其来的情况,她的心脏陡然乱了节拍,目光撞入他那双满是杀气的眸,只听他冲她怒吼:“顾橙依,你以为你现在这样的躯壳,还能像从前那样,让京都的男人趋之若鹜吗?也只有我厉穆霖会容纳你,你明不明白?”

话毕,他掐着她的手越发用力,低头吻住她的唇瓣,狠狠地、用力的吮吸着,强势地撬开她的齿贝,迫使她跟自己唇齿交缠。

她大脑片刻空白,只顾着喘息,抵在他胸膛前的双手也使不上劲,“穆霖……唔……”

继续阅读《相遇便是缘分》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