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鸟最新章节,叶青,席南尧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囚鸟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林空白
简介:原是她主动接近,却不曾想弄丢了自己的心
后来,她被席南尧囚禁在身边永无宁日,像一只无处可逃的鸟
他一遍又一遍的问:“你有没有爱过我?”
角色:叶青,席南尧
囚鸟最新章节,叶青,席南尧全文免费阅读

《囚鸟》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第32次


 圣尧集团公司门口。

  席南尧和平时一样朝着路边的那辆黑色轿车走去,目光随意且漫不经心的看了眼对面。

  正对面的路口站着一个人,女孩穿着白色连衣裙,远远的看着弱不禁风的样子,感觉稍微吹来一阵风都能飘走似的。

  这已经是他第32次见到这个女孩了。

  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一个月前对面的商务楼上刚开了一家舞蹈培训中心,来来往往不少年轻的男女,这个女孩也是其中一个。

  印象深刻大概也是她总是穿着那件轻飘飘的白色连衣裙吧。

  席南尧的公司就在楼上,偶尔看一眼窗外就能见到。

  他不过是不经意的一眼,身后的助手陈奇已然察觉到了,顺着目光看过去,轻声道:“哟,又是这姑娘。”

  席南尧并没说话,看着打开的车门上了车。

  又瞥了一眼窗外,那个女孩左右看了看,似乎在等人,很快,旁边的街口另一个女孩小跑着过去,两个人笑着打了招呼。

  隔着马路,席南尧都看到了那女孩脸颊上浅浅的梨涡很是好看。

  眼神里的流光微微一动,转身即逝。

  “南哥?”陈奇叫了他两声。

  “嗯?”回过神来的席南尧看着他递过来的文件接了过来,“这是阑珊的财务报表?”

  「阑珊」是位于西郊路的一家知名酒吧,也是席南尧名下之一的产权,生意很是火爆。

  陈奇恩了一声后等待着他的回复。

  席南尧掀开文件夹扫了一眼,眉头微微皱起,低语:“上个月的业绩不是很好?”

  “小李说有几天乐队请假,生意淡了些。”陈奇如实说,又加上一句,“听说今天有新歌手应聘。”

  席南尧合上文件说了声走吧。

  车启动离开时,他再一次看向窗外,那两个女孩不知在说什么,顺手拦了辆出租车走了。

  对于这样的举动,席南尧也是感到奇怪。

  很少有人能够引起他的注意,今天却意外的连着好几次去看那个女孩,脑海里浮现出那抹不掉的浅浅梨涡……

  约莫二十分钟后,席南尧推门而入时,正好听见了一声低沉的嗓音。

  随后便是他很熟悉的歌词:“甜蜜蜜……你笑的甜蜜蜜……”

  不同于原唱那般细腻的嗓音,这个声音很有辨识度。

  席南尧忍不住看向台上,熟悉的身影印入眼帘。

  正前方的舞台上,依旧是那身白色衣裙,不同的是,之前看见的那个素面朝天的面孔已然化了淡淡的妆容。

  这是他们第一次正面看对方。

  不过女孩侧头微眯着双眼,并没有注意台下的动静。

  席南尧盯着她,有些清冷的面孔没什么特别之处,偏偏她生了一双丹凤眼,配上她此时的妆容竟有些妖娆。

  尽管如此,他还是看出女孩脸上尚未完全褪去的稚嫩,不过也就二十岁左右。

  不属于她这个年纪的老歌,从她的口中唱出来竟也有些韵味。

  只是阑珊属于闹吧,这样柔和的音乐和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

  李伟正要开口打断,陈奇抓着他的胳膊无声制止住,示意他看看席南尧。

  从歌声响起的那一刻,席南尧微微眯着眼睛,那只放在膝盖上修长的手指就在轻轻的打着节奏。

  跟在他身边多年的经验告诉陈奇,席南尧少有这样享受的时刻,而这大概也是近一个多月来他最放松的时刻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囚鸟》

第二章 甜蜜蜜


歌曲并没有完全唱完就停了。

  席南尧似乎还沉浸在歌声里,直到耳边传来李伟试探的声音:“席先生,这新来的歌手?”

  “叫什么名字?”他睁开眼睛看着台上的女孩,她低头调试话筒,仿佛周围没有坐着人一样。

  李伟想了想,这才记起名字,说:“叫叶青,还是个大二的学生呢。”

  “不错。”

  席南尧的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目光再次看了眼上面的叶青,离开了阑珊。

  就在他走出那扇大门时,叶青朝着门口的背影看了一眼。

  面上没什么表情变化,不过那双丹凤眼中却闪过一丝淡淡的凉意,随后恢复正常。

  等人走后,李伟又恢复了领导姿态,示意叶青过来。

  “李哥,我刚才唱的……”

  李伟满脸笑容的看着她,本来他都准备好迎接一场批斗,幸好这小丫头唱了首歌让他躲过了,此时看着她也顺眼了许多,“小叶啊,以后好好努力啊。”

  “你的意思是我被录用了?”叶青诧异的问。

  李伟点点头,只看刚才席南尧离开前的表情就知道他很满意。

  叶青高兴的笑了,“谢谢李哥,我会好好唱的。”

  阑珊对驻唱要求很高,同样薪水也是很可观的,叶青缺钱,来这儿应聘就是冲着这份薪水,当然还有一个她藏在心底的秘密。

  关于一个人的秘密,他的名字叫席南尧。

  *

  从酒吧出来,驾驶座上开车的陈奇透过后视镜看着后座的席南尧。

  半小时前他还是一脸阴郁,不过是听了一首歌转眼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陈奇见他心情不错,开着玩笑说:“南哥,我记得那姑娘好像是咱们公司对面舞蹈培训中心的学生,没想到唱歌也挺好听的啊。”

  席南尧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靠着椅背闭目养神。

  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叶青站在舞台上漫不经心的唱着那首《甜蜜蜜》的样子,和傍晚在路口无意间看到她嘴角的梨涡重叠在一起。

  对于这样的反应在他的意料之外。

  这么多年,除了家人少有人在他心里留下印象。

  这种许久不曾有的感觉让席南尧很是不适应,从后座微微直起身,在口袋摸了摸,什么都没有。

  正好在红灯前停下,陈奇随意的瞥了眼后视镜,很有眼色的看出他在找什么。

  递了烟过来。顺便点上火。

  车窗摇下半截,席南尧深深吸了一口烟缓缓吐出烟雾,他才觉得舒服了许多。

  片刻后车停在了他住所楼下。

  开门,里面黑压压的一片,在玄关的墙上摸到开关开了灯,突然的亮光晃了下眼睛,很快就适应了。

  换了鞋径直走到左手边的吧台处,上面放着一个盒子以及一台唱片机。

  熟练的打开拿出一个唱片放上去,不一会儿轻柔的音乐在房间里响起。

  是邓丽君的《甜蜜蜜》,他最钟爱的老歌之一。

  席南尧顺手从酒柜中拿出一瓶红酒和酒杯,坐在旁边静静地听着。

  邓丽君的声音和叶青的不同,可不知为何,他听着原版音乐,耳边总是时有时无的参杂着叶青那不符合她那个年龄的沙哑嗓音。

  他觉得自己可能有些魔怔了。

  当然还有另一个原因,他一个人太久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囚鸟》

第三章 触动


翌日下午,席南尧开完会回到办公室,看着手机上的时间显示16点51分,经过窗户的时候,习惯性的看一眼马路对面。

  他的办公室正好就在对面商务楼对面,从这里看过去,路口的位置一切尽在眼前。

  这么多天来,每到这个时间点就是对面舞蹈培训机构的学生下课的时候,今天也是一样。

  一些二十岁左右的年轻男女陆陆续续的出来,席南尧随意的扫视一眼,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在人群中看到那个白色熟悉的身影出现。

  驻留在窗前,直到那些人都走了,依旧没有。

  有些诧异,她今天没有来上课?还是临时出了什么事?

  席南尧微微皱眉,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情绪。

  拿起桌上的座机低语两句,没一会儿陈奇拿着一张纸进来,“南哥,这是你要的酒吧演出时间表。”

  席南尧拿过来一看,晚上七点整第一场演出就是叶青,不过并没有写演唱曲目。

  难道这就是她没来上课的原因?

  而陈奇更是奇怪,席南尧除了询问阑珊的财务费用,从来不过问其他事情,都是李伟安排的,怎么今儿突然要演出表了?

  不禁想到了昨天的那个女孩,试探的问:“南哥,昨天那女孩您感兴趣?”

  席南尧没有回答他的话,放下东西,在手机上翻阅着什么,说,“上次老伍和老纪是不是在店里有存酒?”

  老伍和老纪是席南尧的好友,两人经常去阑珊应酬。

  前两天刚好在那谈事情留下了几瓶存酒,闻言,陈奇去安排了。

  晚间时分。

  今儿是周六,还没到七点,阑珊的大厅里已经坐了不少的客人,在背景音乐的烘托下,并听不清那些人在交谈着什么。

  席南尧进门的时候是悄无声息的,尽管如此还是吸引了几个女孩的目光,谁让他长了好看的皮囊。

  不过他的注意力并不在那,看了眼舞台,在陈奇的耳边嘱咐了两句。

  酒吧后台的换衣间内。

  陈奇进去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镜子前认真画眉的叶青,没理会身边的人打招呼朝着她走过去。

  “叶青?”

  转过头淡淡的嗯了一声问:“有事?”

  “南哥说让你再唱一次甜蜜蜜。”陈奇将席南尧嘱托的话说了一遍。

  叶青没有问南哥是谁,也从周围的人口中知道,这个男人叫陈奇,也会尊敬一声陈哥,是席南尧身边的助手。

  她脸上的表情依旧没有起伏,说了一个字,好。

  外面有人叫她时间到了,马上要上台唱歌了。

  叶青用最快的速度画完另一边的眉毛,然后在眼睛上点了一些亮片后就出去了。

  临上台前,经理李伟生怕她忘记又提醒她一遍演唱曲目。

  叶青只是点点头,来到调音台和工作人员小声的说了什么,然后回到话筒前。

  目光在大厅里扫了一眼,落在了面前的提词器上。

  正中央靠前的位置,席南尧端坐在那,手边放着一杯威士忌。

  从她出来的那一刻,略带着凌厉的眼神就看着她从未挪开。

  并不是席南尧现在有多么凶狠,只是长年累月看人都是如此,哪怕再平和的目光都有些凌厉,少有人敢和他对视。

  许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叶青朝他看了一眼。

  眼神轻飘飘的,那道细长的丹凤眼只从他的鼻梁上掠过,并未和他对视。

  握着杯子的手轻轻动了动,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背景音乐停止,随着另一个音乐响起,席南尧的心忽然触动了一下。

  是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那首歌曲,邓丽君的小城故事。

  “小城故事多

  充满喜和乐

  若是你到小城来

  ……”

  这一次她的声音带着一种很清新的感觉,又夹杂着一丝的形容不上来的撩人心魂,席南尧忽然觉得心里痒痒的,想挠又挠不到。

  看着台上那个穿着白色衬衫短裤的女孩,手握话筒,身体微微侧着,细长的丹凤眼微微眯起,没有昨天夸张的妆容,从灯光照射下,眼睛上闪闪发亮。

  这普通的穿着没什么特别,可偏偏在叶青身上,加上她的歌声和妆容,颇有一种纯欲的感觉。

  席南尧在兜里摸了摸,拿出一根烟放在嘴边,并未着急点上。

  就这么叼着烟看着她。

  叶青站在台上,目光清冷的看着台下喧嚣的人群里,没有固定的位置,只是随意的一眼偏偏生出了几分风情。

  也许是她那双不常见的丹凤眼吧,又有一副好身段,所以不需要太刻意,仅仅就这样安静的唱着歌就能让人挪不开目光。

  一曲终了,席南尧低头点燃嘴角的烟,听见叶青低沉的嗓音说谢谢。

  再抬头,叶青的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对着观众微微鞠躬,然后从旁边轻轻的跳下来。

  目光追随着她,毫无征兆的,她朝着自己这边走过来。

  心中痒痒的感觉随着她的靠近,反而逐渐淡了下来。

  “抱歉。”是独属于她这个年纪的清冽嗓音。

  席南尧挑眉,问:“为什么?”

  叶青指着他身边的陈奇说:“他提前和我说你想听甜蜜蜜,我没唱,我觉得我应该和你说一声抱歉,只是我和老师说好了曲目不能更改。”

  她认真的解释着,眼前的席南尧好像没有仔细听。

  这是他们第一次面对面的说话。

  叶青站在他面前,从这个角度看,她微微低着头,依旧看到她脖颈的线条流畅且优美。

  这样的画面不禁让席南尧想到了一个人,一个有些久远的人。

  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他瞬间回神,望着她微微点头,“我知道了。”

  本以为她还会说什么,但是叶青的话就这么戛然而止,从他身边绕过去准备离开。

  忽然不知从哪里窜出来一个人,从她身边猛的跑过去,直接撞上了叶青的肩膀。

  突如其来的意外让叶青反应不过来,弱不经风的身体直愣愣的向后仰去。

  幸好席南尧及时的伸出手托住了她的腰身,才没能让她摔倒。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囚鸟》

第四章 荒诞的想法


掌心传来一丝的温热,紧接着就是一阵柔软的触感,若不是席南尧知道抓着的是腰身,真没觉得女孩的腰竟然可以这样的软,隔着衣物也能有这种感觉。

  叶青站稳了脚看着身后的那只手,不动声色的朝前走了一步拉开距离。

  睫毛忽闪着,掩饰住了眼底不安的情绪,“谢谢。”

  “不客气。”

  席南尧的手还没收回去,保持着那个姿势有好一会儿。

  只觉得掌心的触感还未消失,有些酥麻和痒痒的。

  这一刻,他产生了一个荒诞的想法——

  眼前这个女孩是不是故意想要引起他的注意?不然为什么那个人偏偏撞了她而不是旁人?

  可是很快这个想法又被他否认了。

  席南尧在丰城的势力不小,几乎人尽皆知,他身边也不缺少主动靠近的女人,但是他一向都不感兴趣。

  相比较那些风情万种的女人,这个叶青有些寡淡。

  何况她还是一个大学生,不过是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和不错的嗓音来酒吧唱歌赚点钱而已,为什么要吸引他的注意呢?

  他们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这样想着,看着前面属于另一个世界的女孩即将要消失在视线之外,席南尧低低的问了句:“叶青?”

  大厅里几乎坐满了客人,夹杂着音乐声显得有些嘈杂。

  可是叶青还是听见了有人在叫她。

  微微侧头,脸上带着诧异的神色,少了几分清冷,可也让她唯一的回应带了些微的娇嗔,“嗯?”

  席南尧摇摇头没说话,看着叶青消失在眼前,心里有种少了的什么的感觉。

  身旁的陈奇一言未发,可是却把席南尧的表情尽收眼底,也隐约猜出他在顾虑什么,弯腰贴近耳边小声问:“南哥,要查一下她的底细么?”

  手中的烟已经燃了大半,在烟灰缸弹烟灰的间隙,陈奇已然明白了,悄悄地离开。

  正如方才席南尧的顾虑一样,他在丰城的生意风生水起,难免有人嫉妒想让他栽跟头。

  这种事也不是没发生过,去年有个商业大佬就是在女人身上把自己交代进去了,当然,也是他做事不够谨慎。

  席南尧是足够谨慎的。

  叶青回到后台就被好友徐文文拉了过去,担忧的问:“我刚听说了,老板没找你麻烦吧?”

  “没有啊。”她回答的随意,顺手拿过桌上的卸妆液倒在卸妆棉上把眼睛上的亮片擦干净。

  徐文文松了一口气,“你可真是吓死我了。”

  “我都没害怕,你怕什么?”叶青轻声笑了。

  想到刚才和席南尧的对视,他那凌厉的眼神确实挺让人害怕的,可是她偏不能表现出来。

  她要做的就是和别人不一样。

  徐文文轻轻的捏了下她的胳膊,“你可是我介绍来的,当然不能让你有麻烦了。”

  叶青笑了笑让她放心,侧头的间隙看见化妆间门口有个人影晃动。

  仔细一看,那不是在席南尧身边的陈奇么?怎么跑化妆间门口来了?

  看着他的同时,陈奇的目光也朝着这边看过来,两人对视了两秒,谁也没有打招呼,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便没了下文。

  对于他出现在这里,叶青一点都不意外。

  早就听说席南尧是一个多疑的男人,绝对不允许身边有异常的情况发生,所以也没什么人能够轻易的接近他。

  陈奇在这多半是他的授意。

  叶青不予理会,拿上新的衣服去帘子后面换上。

  因为已经过了八点,所以第二首歌的时候选了一首欢快的曲目。

  上台前,她假装不经意的看一眼台下,刚才席南尧的位置上多了两个陌生男人,正在低语什么,应该是在聊工作吧。

  叶青有所了解,在席南尧的身边有两个关系不错的朋友,也是生意上的伙伴,想必就是这两个人了。

  这一次,席南尧的注意力并不在她这里。

  叶青也没有过多的去展示自己,唱完歌后就走了,等徐文文忙完和她一块儿离开。

  由于她还是在校学生,所以和经理说好了,一晚上只唱两首歌。

  这样她们回寝室的时候还不算太晚。

  入秋的夜晚有点凉意,两个女孩走在路边嘻嘻闹闹着,并没有注意到马路上有一辆黑色轿车在经过她们身边的时候放慢了车速。

  车里的后座,席南尧坐在靠窗的位置,看了眼外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囚鸟》

第五章 男人的好奇心


 正巧旁边的纪文瑞也察觉到了,顺着目光看过去,打趣道:“咱们南哥换口味了?什么时候喜欢学生妹了?”

  “别胡说。”

  纪文瑞拍着他的肩膀,继续笑着说:“这有什么不好说出口的,你瞧这青春靓丽的学生妹,谁不得多看两眼?”

  他这话说的也没错。

  放眼望去,走在路边的行人里,就属叶青那两个人最惹眼,谁让她们年轻漂亮呢?

  所谓的年轻就是资本,大概就是如此吧。

  席南尧收回目光吩咐陈奇前往另一个地点。

  翌日下午。

  陈奇拿着文件推门进来时,席南尧刚挂断电话。

  将手中的资料递给他,上面是查到的关于叶青的所有信息。

  席南尧并没有着急打开,座椅拉开一些看着窗外,对面那家舞蹈培训班几乎每天都有课程,来来往往的人有各个年龄层次。

  虽然距离有些远,不过透过玻璃窗隐约看到那些在练习跳舞的人的影子。

  从桌上抽出一根烟叼在嘴边,翻开资料看着。

  叶青的资料很简单,从小跟着外婆长大,家人除了外婆就是几乎不过问她的舅舅一家,没什么特别的。

  不过关于她父母倒是没什么内容,只是说她好像是单亲家庭……

  上面还有几张她学生时期的照片,还有参加舞蹈比赛的获奖信息,看来她在这方面确实有些天赋的。

  席南尧看着昨晚碰过她腰身的左手,确实挺软的。

  点燃了嘴边的烟,视线再次看向外面。

  所以,她在这里上课,经常遇到是偶然吧?

  不过,席南尧很好奇,像她这样年轻的小姑娘怎么会喜欢邓丽君的歌?还唱的那样别有韵味。

  他不知道,当一个男人对女人有兴趣,都是从好奇开始的。

  ……

  丰城的秋天已经很冷了,那种凉意是渗入骨髓的感觉。

  从舞蹈班出来,叶青穿上针织外套站在路口等公交车,看了眼对面,今天她没看见席南尧的车辆。

  已经有两天没见到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叶青甚至都怀疑,是不是他察觉到什么故意没有出现,或者……

  随即这个想法就被她否认,如果真是察觉了,怎么可能连着一周都去听她唱歌?

  叶青在酒吧兼职的时间是每周二四六和周末,工作日的时候她只唱一首歌,周末两天都是两首以上。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只要她在的时候,席南尧必然都会在台下坐着。

  有时是他一个人,有时是和几个商务伙伴谈事。

  叶青都从经理那边悄然得知,最近席南尧来的勤快了很多。

  只是他们之间除了第一天说了两句话后就再也没有其他的进展。

  后来的一周时间里,席南尧虽然都会在,可是他们之间也没有说过话,没有进一步的发展。

  这个男人让她有点捉摸不透。

  她已经开了头,可是后续并不是很如意。

  叶青远远不满足现在这个情况的,总觉得是自己的歌声吸引了他,并不是她这个人。

  而歌总会有听腻的一天,也会有别的歌手被他吸引,总是要做点什么的。

  很快公交车到了,她上车刷了卡后在后排的位置坐下。

  今天她不用去阑珊唱歌,去了校外的住所。

  这里只有她和外婆两个人,简单的两居室,房间里的家具也是简单的很。

  “外婆,我回来了。”放下东西,去厨房帮忙做晚饭。

  叶青平时住在学校,周末几天会回来陪陪外婆。

  看着她耳边又多了几许白发,叶青笑着说:“外婆,我和学校申请了,下学期不住校了,搬回来和你住一起。”

  “不用,我一个人生活惯了,你好好忙你的学业就行。”

  叶青看着灶台上炖的排骨汤,热气在厨房里飘散开,阵阵香气扑鼻而来。

  就算外婆不说她也知道,只有自己回来的时候,才会舍得买点肉回来。

  而且这些也是给叶青吃的,外婆吃的很少。

  她舍不得外婆一个人在这。

  “您放心,我就算回来住也不会荒废学业的。”

  两人对视一眼,都笑了。

  晚饭后,叶青的手机震动两声,拿过来一看,是老师发来的通知,这周六有一场舞蹈演出,让她尽快准备一下演出服装。

  看着时间还早,商场应该还没关门,和外婆说了声拿上外套出去了。

  距离这里最近的商场步行也要有半个小时,幸好叶青赶上了最后的末班车。

  买完东西回去的路上,叶青一个人慢慢的往回踱步,心里想着后面的事要怎么做,已经走到了一家饭店门口。

  同时她看见了门口停着的一辆车,看清车牌号,知道这是席南尧常用的那辆。

  难道他在这附近?

  正想到这,席南尧和几个陌生男人从里面出来,两人的目光对视。

  “席先生。”叶青微笑着说。

  依旧是素颜朝天,白色连衣裙的打扮,多了一件同色的针织衫,不同于白日的长发束起,此时的叶青头发披下来,随意的散落在肩头,很干净的女孩。

  席南尧的目光从她身上落在手里的东西,点点头算是回应,随即和后面的几人打了招呼。

  陈奇打开后座的门让他上车。

  就在叶青已经走了几步远的时候,听见席南尧在车里说了声等等。

继续阅读《囚鸟》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