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月清,田楚东小说《空间农女:娇厨王妃》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空间农女:娇厨王妃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田月清
简介:田月清再次醒来,竟变成了古代的农女
父母软弱,任人欺负,她和家中年幼的妹妹,无端遭受白眼,周围还有一群极品亲戚压榨着她们家
田月清咬牙,准备发家致富,先分家再赚钱
手握空间,身怀厨艺,她狠狠打脸极品亲戚,孝敬父母,赡养妹妹,再找个上门的女婿,一起走上人生巅峰

角色:田月清,田楚东
田月清,田楚东小说《空间农女:娇厨王妃》全文免费阅读

《空间农女:娇厨王妃》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这该不是穿越了吧


田月清下班回来,照旧打开了电脑。
在这个时代,或许已经没有人还在玩当初火极一时的农场游戏,但田月清因为强迫症的性子,非得要将农场游戏通关。
——恭喜,农场成功晋级100级,成为第一千万位通关者!
晚上十点钟,屏幕突然跳出了这么一行字,而后面的农田,已经种满了各种珍贵的果木,一旁的池塘里面,也有仙禽一般的飞鸟栖息。
田月清扬着嘴角一笑,伸了个懒腰,终于通关了,她玩这个农场游戏,已经有整整两年半了。
大概所有人都想不到,她这个职场主管,平日里面严谨得一丝不苟的人,居然会花这么大的精力通关一个农场游戏。
田月清站起身,正想要把电脑网页关掉,却又弹出一个金色字体的窗口。
——恭喜亲爱的通关者,你将拥有自己的农场!
这是?田月清有些疑惑了,但还没有等她有所反应,窗口又立刻跳了出来。
——是否现在就接受奖励。
这一次田月清并没有什么犹豫,她只觉得这可能是个隐藏的副本,所以将鼠标移了上去,点了接受奖励。
下一秒,一道系统机械化的提示音传来,“叮,奖励开启,请通关者做好准备。”
电脑屏幕上浮现了一个光球,田月清正期待的看着电脑,突然被这个光球吸入,消失在这个现代的房间里面。
……
田月清的意识在渐渐恢复,脑袋一阵剧痛,她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看到原本一片黑暗的眼前,突然闪过一个跟她同名同姓的十三岁的小女孩的记忆片段。
“怎么回事?这些都是什么东西?”田月清愣了愣。
这时,耳边传来声音,“月清,你醒了吗?娘真的担心你……”
还伴着另一道稚嫩的声音,“姐姐,你还疼吗?”
月清睁开朦朦胧胧的双眼,先是看到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模样姣好,后面跟着一个七八岁的小丫头,正扑在自己的床头。
两个人的双眼都是肿的,应该是哭过一场,但……
不对劲!月清立刻撑着身子坐了起来,转头仔细的看了一眼四周,心里的情绪突然掉落至谷底。
这根本不是她之前所住的房间,眼下的这个屋子,低矮朴素,就是电视剧里面寻常可见的农家屋子,里面除了一些简单的家具,就再也没有其他,而眼前的女人跟小丫头都是古装的打扮,再低头看自己,瘦小纤细,完全不是自己当初的身体。
月清懵了,她这该不是穿越了吧?而且想起之前电脑屏幕上的光球,月清纳闷,这玩个农场的游戏,也能穿越?
这时候,一道机械的声音突然在她脑海里面想起,“是的,这是属于你的通关奖励,本系统为了奖励你,可是挑选了不少世界,才决定这里的。我的任务已经完成,通关者好好加油,建立属于你自己的真实农场吧!”
月清一阵无语,穿越也不附送金手指,而且就她这情况,建立什么农场?能活下去就很不错了。
月清坐在那儿,一动也不动。
陶氏见状,急忙又道:“月清,我的儿,别吓娘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空间农女:娇厨王妃》

第2章 这都是什么破事


一旁的小丫头也上前,拉住月清的手,“姐姐,你是不是还有哪痛痛,都是二婶,要不是她推姐姐,姐姐根本不会撞到石头……”
她越说越气愤,后面竟然红了眼眶,哭起来。
月清心里面一软,她自己其实挺怕小孩子哭,特别还是这么天真无邪的小女孩,不禁伸出手,对着小女孩安慰,“我没事,你别哭。”
陶氏听到自家女儿说话了,心里的紧张松了一些,“月清,你有什么不舒服跟娘说,别忍着,娘现在去给你做点吃的。”
说着,陶氏扶着自己的肚子站起来,月清看她的肚子并不小,应该是怀孕好些个月了,在现代哪个孕妇不是被捧在手心里,让月清看着又心酸,又动容,“娘,我真的没事了,谢谢你。”
陶氏温柔的笑了笑离开,月清想着早点弄明白事情,就跟身边小女孩的聊了起来。
这个跟她同名的小姑娘,她爹是这大家的大儿子,因为亲娘去世得早,爹又娶了一个后娘金氏,头几年倒是还好,但自打金氏自己有了孩子,就没再给她爹一点好脸色。
今天一早,金氏将她爹喊了过去,她爹回来的时候,就脸色惨白,她跟小妹去追问原因,才知道奶奶是想将她家一个守了寡的侄女,嫁给自己爹。
说什么平妻,眼下的情况只要是那小金氏进门,家里面就由不得她娘有什么位置。所以陶氏知道这消息,当场就懵了,但她性子又软,除了哭哭戚戚,也没有别的办法。
但田月清不一样,年级虽然小,性子却倔,根本见不得陶氏受委屈,跑去找金氏讨个说法,金氏对田月清自然也没有什么好态度,在上房越闹越大,混乱间,田月清被她二婶给推了一把,小命不保,就这样让来自现代的她给穿了。
月清有些头大,这都是什么破事,村子里面穷苦人家,金氏把她侄女送过来当平妻,又能拿得到什么好处?真不知道金氏想的都是什么。
“哐当——”
这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响声,紧接着就是一道尖锐的骂声,“陶氏,你居然敢偷鸡蛋?那可是娘的!”
“我……我想给我家月清……”
“什么,真的是蹬鼻子上脸了,一个臭丫头也要吃鸡蛋,她真当自己是什么娇贵小姐?”
“她二婶,我求求你……”陶氏哀求的声音听上去让人心酸。
田月清身边的田月牙神色一变,就要冲出去,“坏了,是二婶那个凶的!”
田月清急忙拉住了她的手,“别着急,我跟你一起去。”
“姐姐你头上还有血呢,就好好歇着,我去就行了。”田月牙虽然年纪小,但是已经懂事,连忙就要将起床的田月清给按回去。
但是总归田月清力气大,她也顾不得头上的伤,扶着晕晕沉沉的头站起来,神情严肃,“要是二婶欺负了娘怎么办,娘身上还有身孕呐!”
说着,不管田月牙怎么阻拦,她都迈出了门槛,往院子走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空间农女:娇厨王妃》

第3章 还让不让人活了


院子里面,一个农村妇女正端着一口碗,碗里面放着两个鸡蛋,随着她的叫骂声,路过的乡龄都探过脑袋来看。
那妇女正是田月清的二婶王氏,此时,王氏看到周围有人围观,嗓门更大了,“瞧瞧,就是这模样骗了人,还以为她是个好的,没想到竟然偷鸡蛋!”
陶氏被王氏说的脸上一阵红,她道:“她二婶,月清那孩子正缺东西补,如果不是……”
话没有说完,就被王氏给横蛮的打断了,她指着陶氏,又骂:“如果不是什么,看你平日里还贤良淑德,恐怕都是装的吧!”
“乡里乡亲的大家都看好,就是她要偷东西,日后瞧见她啊,可得仔细着!”
这时候,正房的门打开了,一个模样更年长的一些妇人走了出来,刻薄道:“叨叨什么,一个个懒鬼非得我训着不成!”
陶氏跟王氏见到妇人也不再说话了,田月清这时候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扫了一院子的人一眼,随后走上前,将身子微微颤抖的陶氏扶住,“娘……”
“娘没事……”陶氏也不知道田月清听到了多少,只低声道。
金氏看到田月清她已经可以走动了,目光更加冷漠,瞥了陶氏一眼,“愣着干什么,还不去做饭?等着我来伺候你是吗?”
金氏历来刻薄,陶氏在她手下讨生并不的容易,但此时因为田月清,她不能退缩,“娘,月清她受伤了,求你给我两个鸡蛋吧。”
闻言,金氏的面色难看,扫了一旁的田月清一眼,“你以为我这鸡蛋是天上掉下来的吗,给这个丫头,你不嫌浪费,我还嫌浪费!”
说着,金氏眼神狠狠的,“都给我去干活,不然我有的是手段收拾你们!”
陶氏面色惨淡,眼里面的泪水早就落了下来,田月清看着攥紧了双手,正要开口,就听金氏继续骂道:“哭什么苦,难不成我还说错了吗?!”
“娘,求求你……”陶氏为了田月清再次苦苦哀求,田月清见不得自己娘亲低声下气,说道:“娘,我没事,这个鸡蛋不要也罢。”
这话落在金氏耳朵里,就显得格外讽刺,恰巧这时候,院落的大门被人给推了开。
一个模样长相不错的汉子拉着郎中来了,见着院里的景象,田仲屿愣了一下,问道:“这是发生了什么?”
金氏冷笑,恶人先告状,道:“还不是你媳妇干的好事,趁着我不注意,偷了两个鸡蛋想要解馋呢?”
随后,看到田仲屿背着的医药箱,皱起眉头,“我们家好好的,你叫个郎中来做什么?”
田仲屿当然是知道陶氏的为人,但长辈面前,他又不能反驳,“娘,月清她的头摔着了……”
可这话还没有说完,金氏就大叫一声,嚷嚷起来,“你这女儿平时里也不是个干活的,现在摔了就尽想着要我们田家的钱,还让不让人活了。”
田仲屿还想要解释几句,一旁的王氏就指着田月清道:“你干嘛来气娘,田月清她不好好站着吗,要什么郎中!”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空间农女:娇厨王妃》

第4章 他们确实也讨不得好


王氏说的田月清毫发无损似的,但实际上,田月清此时正小脸苍白,额头还有血迹呢,田仲屿几番为难之下,又忍不住开口说道:“娘,弟妹,郎中都已经来了,就他看一看月清吧。”
金氏可不管这些,“看什么看,看郎中不要钱的吗?赶紧走!”说着,就将郎中给赶走。
那郎中一瞧田家老太太这泼妇模样,自然也不会留下来看病,抱着药箱就走了,金氏为此狠狠出了一口气。
田仲屿有些手足无措的站在那,一边是自己媳妇女儿,另一边是母亲,模样十分的窘迫,田月清见此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走过去道:“爹,我不看郎中了,没有关系的。”
田仲屿知道这是自己女儿在宽慰他,看着女儿额头上的伤,他着急,“月清,爹这就让郎中……”
话还没有说完,王氏见缝插针的说道:“你听,田月清都没事,还说什么!”
田仲屿自然有心替田月清辩解,但他也是嘴挫的人,话到了嘴边又不知该怎么说,“弟妹……”
金氏跟王氏瞧着田仲屿的模样哼了一声,便转头各自进屋。
田仲屿挫败的站在原地,叹了一口气,田月清扯了一下嘴角,也不想自己爹娘就这么在外面唉声叹气的站着,说道:“爹,娘也累了,咱们回屋吧。”
见田月清这么贴心懂事,田仲屿心里面自然是愧疚,但更多的是一种无力感,他的二弟是个屠夫,三弟是个会算账的精明人,只有他是个种地,因此连累了自己妻女。
“孩她爹,月清刚起来没多久,让她回去躺着吧,只要我们一家人没事,什么都没有关系。”陶氏向来是个容易知足的人,正因为这样,所以瞧上去好欺负。
田仲屿扶住了自己的妻子,神情有些感激。
另一旁,回到屋子里面的王氏,对着自己的丈夫,田齐河说道:“瞧瞧,我就说他们一家没事,之前还装模作样的想要讹我!”
田齐河没有多说什么,只看了看田仲屿一家是否进了屋,“算了吧,现在的月清没事那就是最好。”
万一真有什么,田仲屿过来闹了,他们确实也讨不得好。
王氏一脸不屑,“早就看那个小丫头片子不舒服了,她要是有事,那才最好……”
“少说两句吧。”田齐河劝道。到底是一家人,多少还是念一点情分的。
田月清前世只是个无依无靠的孤儿,凭借着自己的努力与天赋,才在事业上面披荆斩棘,有了当初的地位。
而那其中的苦,更是吃了不少,如今虽然到了这么一个穷乡僻壤的地方,但好歹还有关心自己的父母妹妹,田月清不禁心头觉得暖。
田月清躺下来休息后,身边的田月牙一直在细心照顾,这时候,田月清突然想起原主似乎还有一个十六岁的哥哥。
“月牙,咱们哥呢?”田月清忍不住开口问道。
“哥哥他进城去做工了,去之前还说要给咋们两带好吃的回来呢!”田月牙说起哥哥,甜甜一笑。
城里面做工,这个时代进城做工似乎并没有什么好职业?
田月清疑惑的看着田月牙,田月牙又说道:“进城在码头搬货呢,哪儿待遇最好。”
原来只是苦工,田月清此时已经将自己家里面的情况清楚得七七八八。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空间农女:娇厨王妃》

第5章 咱家一直是娘在做饭


过不了多久,金氏尖酸的声音透过窗户,传了进来,“怎么,我进屋了,你们也进屋享福了?感情还要我做饭你们一家吃呢?”
陶氏面色一红,她也不是不想做饭,而是忙着月清的事,耽搁了,“月牙陪着姐姐,娘先出去了。”
说完,陶氏扶着肚子,就外面走去,“就来了。”
田仲屿看着陶氏出门,心里也不是滋味,“我也下地里去看一看好了,唉……”
“去吧。”陶氏笑了笑,“记得早些回来吃饭。”
田仲屿点了点头,出门去。
田月清还躺在床上,想到自己母亲怀孕了,还要去替全家人做饭,就心里一阵不舒服,转了个身,看着田月牙,“月牙,娘不是怀孕吗?怎么还要去做饭?”
田月牙倒是非常的习惯,“咱家一直是娘在做饭啊。”
片刻,田月牙看着田月清的目光渐渐疑惑,田月清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不应该说这番话,急忙捂着自己的脑袋,“哎呦,头好晕,姐姐还有好些事情记不太清。”
田月牙见此吓了一跳,“姐姐,你别想了,有什么不记得的,来问我不就好了。”
这话正是田月清所想要的,果然这小姑娘就是好骗。
“那二婶为什么可以不去?”田月清一边捂着自己脑袋,一边问道。
田月牙天真的说道:“因为二叔杀猪,需要二婶她帮忙,奶说二婶要留着力气,不然会让猪跑了。”
田月清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就李氏那模样还是需要留着力气?根本就是托词!
“那三婶呢,难道她也不做?”田月清知道原主还有个三叔,总不能家里面的事都是她娘在做,是吧?
结果田月牙说三叔三婶都在镇上做工,平日里都不见得能回来几趟,根本就不可能接触这些活。
所以那些事,就算自家娘怀孕了,也得去做?田月清心里面有一股火气,憋得慌,“月牙,咱们娘是不是很辛苦?”
“是啊,娘最辛苦了,每天早上都要烧火做饭,奶时不时都要骂她……还有爹他也很辛苦……”田月牙的声音越说越小,显然也是为爹娘委屈,可是又没有办法,架不住奶奶的强势。
田仲屿他种田当然是辛苦,田家那些地每年都是田仲屿跟她们爷爷田丘山在耕种,而且田丘山年纪大了,也做不了什么活,大部分时间都是田仲屿在下地。
田月清盘算着这个情况,她娘怀孕还天天做活,身子肯定好不了,试探着跟田月牙说:“娘这么辛苦,我们买几个丫头伺候她怎么样?”
“丫头?姐姐,丫头奶奶不让买的,而且咱们也买不起。”
“不需要她同意。”瞧着金氏不好相处的模样,田月清是想离她有多远是多远。
“可是钱都在奶奶那里呢,根本不分给咱们。”田月牙也想要帮李氏,但没有办法,小脸沮丧。
田月清脑袋里面已经有很多想法在转来转去,“如果咱们跟他们分了家,钱不就能够分到了吗?到时候咱们再赚钱,捏在自己手里,给娘买几个丫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空间农女:娇厨王妃》

第6章 免得他们担心


田月牙还是有些不理解,她总觉这个不切实际,“爷爷是不会同意分家的。”
“那三叔三婶不也不在家里,他们住在镇子上啊。”田月清辩道。
田月牙摇了摇头,“姐姐,三叔他们家没有分家,只是因为做工,住在镇子上。”
田月清无语,只好将话题给岔开了,她摸着自己脑袋说道:“姐姐头还疼的很,先躺下休息,我的事你也别告诉爹娘,免得他们担心。”
“嗯!月牙不说。”
田月牙说完,屋子的门被人推开了一道缝隙,一个小脑袋伸进来,看到田月清躺在床上,立刻冲着外面叫道:“小姑,月清姐还躺在床上,不出来干活呢!”
田月牙一听这话就上了火,站起身来,瞪着眼睛道:“田小宝,我姐就是因为你娘才受伤的,你还好意思来说我姐!看我不打你!”
站在门口的小孩正是二叔家的小儿子,名叫田小宝,今年六岁。他见到田月牙出来,顿时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
他口中的小姑也就是金氏的女儿,田纯儿听到田小宝的哭声,骂道:“你们两姐妹想要做什么,我叫小宝去的!不干活还欺负小宝,你们有理是不是?”
有田纯儿给自己撑腰,田小宝立刻不哭了,还冲着田月牙做了一个鬼脸,一溜烟就跑了出去。
田月牙气得咬牙,田月清看着这一幕,摇了摇头,看来她们家地位是最低的,连一个六岁的小孩都闹在她们头上。得赶紧想办法离开这个地方,好跟这家欺软怕硬的人分开。
这时,田纯儿的声音再度传来,“田月牙,你耳朵聋了吗,后院的猪赶紧去喂!”
田月牙就是再不肯,想到金氏那模样,只能跺了跺脚,出门去。
田月清本想着去帮田月牙,却被她给的摁住,毕竟农村里面的孩子早当家,再说田月牙心疼自己姐姐,又怎么会让田月清起来。
而田月清一个人在床上翻来覆去,想着怎么凭借她五星级酒店的手艺,将这个家打理的好些。
不管在哪个时代,发财致富都是最重要,田月清计划着,渐渐沉沉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田月牙来喊她,外面的天色已经是晚上,田月清坐起来,屋子里面只有一盏小油灯,视野不好极了。
“姐姐,快起来吃点东西吧!”田月牙手里面端着的一碗稠稠的东西,递给田月清。
碗里面的东西是玉米,田月清接下碗,看着小姑娘,“你们都已经吃了吗?”
“嗯,都已经吃过了。”田月牙点了点头,片刻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娘现在还在厨房里面收拾,爷爷跟奶奶将爹喊过去说话了。”
田仲屿被喊了过去?正在喝玉米糊的田月清皱起眉头,看来之前的事还没有完。
金氏那个老太太还真的是顽固,田月清低眸看着碗里的玉米糊,这玉米糊并不算好吃,但因为是原汁原味,倒是有着一点玉米独特的甜味。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空间农女:娇厨王妃》

第7章 不让她进门


田月清将碗放下,问道:“咱们家都吃这个?”
“不是,平日里还有窝头,但是像白面窝头的,都是爷爷奶奶和小姑吃。还有二叔替人杀猪,有时候会带下水过来。”田月牙倒是老老实实的交代,“不过那些东西难吃,每次做奶奶都要骂。”
下水也就是内脏,这么好的东西,居然说不好吃。田月清的脑袋里面立刻就浮现了,爆炒腰花,泡椒猪肝,肥肠活鱼……
不行不行,一想到这些,田月清越发觉得手里面的玉米糊没有味道。
田月牙看到她一脸没有吃饱的模样,又道:“姐姐,还饿吗?今天晚上是有菜的,但是奶奶不准我拿。”
“没事,我不饿。”田月清一笑,安抚她说道:“以后姐姐给你煮好吃的。”
“嗯。”
陶氏这时候,挺着肚子回来了,田月清立刻下床,去将她扶坐在椅子上。陶氏目光怜爱的看着她,抚了抚她的脑袋:“是不是还疼,去躺着吧。”
“不疼了,娘你不要担心了。”说着,田月清看了外面一眼,“爹他……”
陶氏叹了一口气,低着头,眼睛里面的光芒暗淡下去,“你爹还在上房,等他回来吧。”
她其实心里面清楚的,婆婆一定要把她那个守寡的侄女嫁过来,她挡不住的,此时孩子爹在上房,就算她不答应,家里长辈也会让小金氏嫁进来,这由不得她选择。
但是,只要一想到家里面的孩子还得喊另一个女人娘,陶氏就忍不住想哭。
田月清见此,立刻蹲下来说道:“娘,我们会有办法的,那个女人别想进到咱们家。”
田月牙也紧跟着说道:“对,我会跟姐姐一起,不让她进门!”
虽然女儿懂事,可是眼下又有什么办法,陶氏是个性子柔软的人,她不想闹下去,让自己的儿女受伤,她张了张口,正准备说话,却听田月清抬起头,坚定的说道:“娘,我们跟奶奶他们分家吧!”
陶氏一愣,有些疑惑,“分家?”
看样子陶氏是根本就没有想过分家,田月清一咬牙,又道:“是的,分家啊,只要咱们家是娘做主,那个女人就别想进来!”
她做主?陶氏似乎明白了一些,但下一秒她又有些垂头丧气,“你爷爷还在,不会分家的。”
难道就要因为的一个田丘山,一家人就任劳任怨的辛苦?
田月清再次劝道:“娘,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你去跟爹好好说说,咱们家如果自己做主,就不用再过这样的日子。”
是啊,如果分了家,不用再听金氏的安排,陶氏自然不用这么操劳,而且自己家的孩子能够堂堂正正的坐在饭桌上,不用因为多夹一点菜,就遭受白眼。
陶氏似乎看到了希望,整个人的精神都好了起来。
田月清见自己的话有了效果,也没有再多说。田月牙看了看自己姐姐,又看了看自己娘亲,小声的说道:“娘,咱们真的要分家吗?”
“分!”陶氏下定决心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空间农女:娇厨王妃》

第8章 但不能没了骨气


第二天,田月清早早的就醒了过来,因为想知道昨天晚上陶氏有没有跟田仲屿说分家的事情,她穿好衣服就去找陶氏。
天色还是蒙蒙亮,院子里面一片安静,转头田月清看到厨房里面一点亮光,又是陶氏,她早早的就起来给全家做饭。
田月清快步走了过去,见到女儿,陶氏嘴角一抹牵强的笑,“怎么起的那么早,不多睡会?”
田月清看着陶氏的面色,就知道昨天晚上分家恐怕没有什么戏,“娘,爹怎么说?”
陶氏摇了摇头,倒也没有隐瞒田月清,“你爹他说不能丢下你爷爷。”
“……”分家又不是不管爷爷了,田月清真是不知道自家老爹脑子里面装的是什么。
气冲冲的吃完饭,田月清也不管别人怎么想,直接跑去找了那个蠢爹。
田仲屿原本正要去下地,见到女儿来了,笑起来,“月清,你怎么来了。”
田月清上前,看着田仲屿手里拿着锄头一副下地的模样,直接道:“爹,昨晚娘跟你说的,你是怎么想的?”
田仲屿愣了一下,随后才反应过来,“月清,那是大人的事,你不要管,好好休息着。”
听这语气就是打算糊弄一下过去了,田月清心里面冷笑,但脸上还是一股稚气,“那爹你是想要娶了小金氏吗?”
“不,不会的。”在田仲屿心里面,他跟本就没有想过要娶小金氏,就算昨天晚上被金氏催着,他也没有答应。
“爹,你看看娘,怀孕那么大个肚子,咱奶一点都不心疼她,万一干活碰着了,娘她怎么办。”
田仲屿一下子回答不上来,田月清真想撬开他脑袋,继续道:“爹,你再看看我,我不过就是说了几句,二婶就推我,她有将咱们家放在眼里吗?”
“月清,分家没有那么容易……”
田仲屿一直在回避这个问题,田月清却不依不饶的,甚至有些生气,“那好,不分家,以后爹就高高兴兴娶了小金氏,爹你就跟她好好过。”
“咱们一家都过得什么样的日子,爹你最清楚,娘肚子里面可是你的孩子,每天被人呼来唤去,你就说说,这个家里面,真有的有人心疼咱们吗?有人尊敬咱们吗?人没本事可以,但不能没了骨气啊!”田月清一股脑的把话说明白,瞪圆了黑白分明的双眼。
田仲屿愣在原地好一会,才像是大梦初醒一般,蹲下了身子。
其实他心里面都知道的,除了他自己,妻子儿女都被人看不起,平日里面生活的小心翼翼,就算陶氏现在怀孕,也没有一刻能够休息下来。
而那个小金氏,生来克夫,金氏还逼着他娶,不过就是看他们一家好拿捏。
昨晚陶氏跟他说的时候,也没有那么坚决,所以他压根没有往深处想。可现在月清说的这番话,像是一把刺,将他刺醒了。
人没本事可以,但不能没了骨气。
过了半晌,田仲屿咬牙道:“月清,等我回去跟你娘再商量,好了咱们就分家。”
田月清这才放松了一些,好歹这个爹眼里面还有她们,也不全然是个愚孝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空间农女:娇厨王妃》

第9章 分家


晚间,在田月清陶氏一家人的商量下,田仲屿终于有勇气,走进了上房。
田丘山此时正坐在炕沿上抽烟,听到田仲屿的话,将烟杆敲在桌面上,“你别想什么分家,我不可能答应的!”
“你难道就没想过,就你那点本事,分出去能做什么?还是你准备自己去享清福了?”
田丘山的一番话就像是一座小山压了下来,田仲屿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跟他爹争执过。
他根本抬不起头来,“爹,分家了,我还是会照顾您。”
“怎么个照顾?你要是不待见我,我也用不着你来伺候。不分家是为了你好,你可别再来跟我杠。”田丘山可不管什么,反正分家是不可能的。
屋子里面有一时间的安静,田丘山瞧着田仲屿木楞的样子,摆了摆手,“赶紧回去吧,明个还得下地。”
田仲屿并不走,过了片刻,他似乎下定了决心,跪下身来,“爹!儿子向来没有跟你求过什么,这一次,儿子心意已决。”
说着,田仲屿在田丘山面前,狠狠的磕头,之前他总是缩头乌龟一般,让妻女受苦,现在他不愿意了,而且陶氏已经有了孩子,倘若他把那个小金氏娶进门,那陶氏怎么办?别看她性子柔软,万一真的刺激到她,后果不堪设想。
田丘山也没有想到田仲屿会这样冥顽不灵,抽着烟看了他。
田仲屿的头都已经磕得红肿,“爹,你二老放心,分家之后,我不会不管你们,该儿子尽的孝,儿子一定做好。”
田丘山抿着皱巴巴的嘴,看着田仲屿不依不饶的样子,“看来儿子大了,由不得我了……你想要分家可以,以后那孝敬的东西可不能少。”
“好,我每个月……”
田仲屿面上有了一点喜色,但是他话还没有说完,田丘山就摆了摆手,“行了,这件事我知道了,明天就分了。”
这分家自然也是要有人作证,田仲屿就请了村长以及田氏一族有威望的长辈,田家一共十五亩地,经过商量,分给田仲屿三亩地,但要求他每个月孝敬老二两百文。
田月清虽然来了这个世界几天,分不清钱银价格,但看众人的面色也知道,这两百文恐怕不是一个小数目,到了这个份上,田仲屿自然不可能有退路,只能咬牙答应下来。
或许是田丘山还认得这个儿子,末了分给田仲屿五百文,金氏听到老脸都黑了,但田丘山压着不让她发作,最终这家是分成了。
田月清心里面是松了一口气,这样子日后自己是好是坏,都不会被金氏她们所拿捏着。
不过既然分了家,田仲屿也不好在大院里面待着,带着自己妻女就去了不远处的一间屋子,虽然已经破旧了,但修缮一下,还是能住人的。
清晨,田月清听到了一阵“咚咚咚”的声音,应该是她爹在修房子,田月牙起的比她早些,正在穿衣服。
窗子外面正蒙蒙亮,田月清起身到厨房里面,让陶氏休息着,毕竟这已经是怀孕几个月了,哪能让她这么劳累,“娘,今天的早饭就我来做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空间农女:娇厨王妃》

第10章 万一我们卖不出去


陶氏点了点头,自家女儿是会做饭的,就是味道不怎么样,而她昨天搬家确实也累了,扶着肚子便站了起来。
田月清看了看自家少的可怜的食材,干脆和面做饼,她做的是韭菜鸡蛋灌饼,这些东西当然是分家那时候拿的,而田月清自己前世的手艺自然是没的说。
不多久,几个色香味俱全的韭菜鸡蛋灌饼就端了上来,“来吃饭了。”田月清喊道。
田月牙第一个跑进来,吃了一口之后,双眼里面满是小星星,“姐姐,这个饼好好吃。”
紧跟着过来的陶氏听到田月牙这番话,本来并不在意,只以为是小女儿在讨好大女儿,等到她自己亲自尝了一口之后,才发现这味道能用唇齿留香来形容。
陶氏自己就是经常做饭的人,她自认也不能做到这种程度,微微睁大了双眼,陶氏忍不住问出声:“月清,这个真的是你做的?”
田月清点了点头,“不好吃吗,娘?”
“好吃,娘没想到月清厨艺这么好了。”陶氏说道,这食物的味道都原滋原味的保留了,还有一股醇厚的蛋香。
“可能也是误打误撞?”田月清笑着试图蒙混。
等到田仲屿也过来吃早饭,一家人对她的手艺赞不绝口的时候,田月清试探的说,“爹,娘,你说我去卖饼,怎么样?”
陶氏愣了一下,还没有等她开口,田月牙就道:“姐姐做的饼这么好吃,一定能大卖。”
“月清,我跟你爹都没有做过生意,万一……”陶氏有些顾忌。
这个到没有什么,以田月清前世的经历,完全可以撑起一个小饼铺,她的目光看向田仲屿,想询问他的意见。
田仲屿一连几个大饼下肚后,说道:“月清这个饼确实好吃,比我之前在镇子上吃的王家烧饼更好。”
这么说起来,她的手艺确实在这边独树一帜,田月清心里面已经有了底,“爹,娘,我们去卖饼吧!”
陶氏还是有些担心,“万一我们卖不出去……”
话还没有说话,田月清就上前撒娇道:“娘,这路子都是人自己试出来,没有做怎么知道行不行,再说爹都说了,我做的饼比王家那个还好吃呢!”
田仲屿也投来了目光,倒是挺支持田月清,“孩她娘,月清有这个想法,就试试吧。”
自己丈夫开口了,陶氏自然不好再说什么,点了点头,这事就这么决定下来。
就在时候,院子里面响起脚步声,一个少年人爽朗的声音传来,“月清,你在吗?”
田月清出门一看,是周木林,手里面正拎着两只兔子,“月清,这是山里面打的兔子,给你。”
交过兔子,周木林就跑了,也不多留。田月牙看着周木林的身影,语气感激的说道:“木林哥真的是太好了,经常给我们送东西。”
“是啊,木林这孩子真是客气。”陶氏拿过了兔子,放进笼子里面,“这么好的兔子,怕是费了不少力。”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空间农女:娇厨王妃》

第11章 一次可吃不完两只


“嗯,不能老是叫他吃亏。”田仲屿有些犯难的说道:“可是……咱们也没什么好东西可以给他。”
看了看陶氏手中的兔子,田月清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来了这些天,肚子里早就没油水,馋得不得了,于是说道:“不如我煮了这兔子,给周木林送些去?”
周木林是村里的外来户,家中独子,靠着打猎为生,跟原主关系还不错,但跟她没什么关系,她也不想白占人家的便宜。
“咦,这倒是个好主意,月清的手艺,木林一定没话说!”田仲屿一拍大掌,立刻赞成女儿的建议。
“嗯,这样也好,借花献佛,也算还了他们的这份心意。”陶氏也十分赞同。
于是说干就干,月清拜托田仲屿去田间找一些香料,毕竟要做大荤菜,没点香料岂不是浪费了这么好的野兔肉。
月清快速的将兔子洗干净,一次可吃不完两只,月清将其中的一只拿盐细细的抹了就挂到了屋檐下,另一只切成小块,用盐、料酒和姜末抓匀,腌制起来。
做好了,月清站在锅边,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拿锅铲挑起一块兔肉放入口中,顿时如坠云端,什么是美味,什么叫口齿留香她今天总算是知道了。
“我也要尝尝!”月牙拉着月清的袖子,一个劲的喊道。
月清夹了一块给她,小姑娘顿时被刷新了对美食的定义,就在她还想再尝一口时,月清却给了她一个小任务,“月牙替周木林送兔肉去可好?”
虽然对于不能马上吃到兔肉有些不满,不过想到是要去感谢木林哥,她也就勉为其难了,“好吧,大家要等我一起吃饭哦!”
“放心吧,小馋猫!”
月清拿了个大碗,满满的装了一碗兔肉放到篮子里交给了月牙。
过了没一会儿月牙就回来了,一边进屋一边喊:“快来帮我拿一下呀!”
“怎的这样重?”田仲屿接过篮子,掀开布帘一看,一只肥肥的野鸡正躺在篮子里,“这……”
“哈哈,这是是周婶子给的,”月牙得意一笑,“你们不知道,他们吃了姐姐的兔肉都惊呆了,周婶子立刻就把这野鸡装我篮子里了,说做好了送一份给他们就行!”
月清有些哭笑不得,这周家人还真是实诚。
吃完饭一家人又继续商讨卖饼的事。
田家村是康元镇郊外的一个小村庄,离镇上只有七八里路,走快一些,不到一个小时就能到,所以田家村里的人农闲时经常都会去镇上打散工。
整个康元镇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就一个东市,王家烧饼铺就在那里。
“那东市要交租吗?”月清问起了比较实际的问题。
“自然要的,像王家那种是直接买了个两进的院子,前面卖东西,后面住家,市场里也可以租一些摊位来做买卖!”田仲屿虽然没做过卖买,但他经常去做工,也知道一二,此事关系到自家的生计问题,田仲屿把知道的一一道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空间农女:娇厨王妃》

第12章 咱家有盼头了


“也好……有个固定的地方客人也容易找。”月清倒是不担心租钱,只是一个临时的小摊子,想来也不会太贵。
“爹,你觉得卖哪种饼比较好?”月清前世虽然是个鼎鼎大名的总厨,可对这大夏国是完全陌生的,所以,少不得认真的请教一下田仲屿。
陶氏和田月牙也期待的看着田仲屿,让他都有些紧张起来,“这……王家的招牌是绿豆酥饼……咱不能做那个……”
“肉饼成本太高……”田仲屿一一筛选,突然想到,“对了,月清,你会都会做什么饼啊?”
月清一囧,自己真是糊涂了,光是让她爹说,自己却没讲清楚会做什么。
不过她爹说得都挺有道理的,初来咋到,人家的招牌确实不好去做,家里又没有多少积蓄,成本太高的也不能做。
“……”
“啊!对了!”月清突然灵机一动,想到了自己曾在某个小城的街边吃过的一种饼,那种幸福的滋味,想起来都甜滋滋的。
“我们就卖糖酥饼!”月清大声的宣布到。
“糖酥饼?”家中的三人都异口同声的问了起来。
康元镇里,最常见的就是绿豆酥饼,葱油饼什么的,这糖酥饼,倒还是第一次听说。
“月清,你是哪里学来的这些东西,这糖酥饼……怎么都没有听过!”陶氏最先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女儿做饭的手艺好她很高兴,可并不代表她就一点不怀疑,要知道,以往的田月清还从来没有独自做过饭。
月清心道,终于来了,她就知道随着自己一天天展示出手艺,家里人肯定是要怀疑的,好在她早就想好了一套说辞,不知道能不能瞒过去。
“唉……”月清叹了口气,故作难过的说道,“那天我被二婶推倒后,迷迷糊糊的就走到了一间大屋子里,在那里见到了一个慈眉善目的老神仙……”
田月清抬起头,见家人都听得一脸认真,又继续说道:“那老神仙说‘你这小娃,孝心可鉴,老头没有别的本事,就传你些做饭的手艺吧’,原以为是梦,醒来后,我却发现自己会做饭了。”
月清越说声音越低,实在是这种事太匪夷所思,她也不确定家里人信不信,可别把她当妖怪就成。
“老神仙?”田仲屿听得有些呆了,女儿这番遭遇实在太让人吃惊了。
“难道……是灶君他老人家?”陶氏从月清的话里,自动匹配了她认为的神仙人选。
“对对对……不然谁还有这做饭的手艺!”田仲屿也受到了启发。
“额……有可能是吧……”月清点点头,没想到自家娘亲的脑洞这么大,这才起个话头,她就已经想到了灶君他老人家,也好,省得自己再瞎编。
“菩萨保佑!菩萨保佑啊!咱家有盼头了!”说着说着,陶氏眼里竟然蓄起了泪水,一脸感激的双手合十,念叨起来。
“那我们可以做买卖了吗?”月清出声打断了陶氏,免得她太过激动,动了胎气。
“当然可以,既然是灶君他老家人传了你本事,当然要发扬光大,不然可就对不起他老人家的一番苦心了!”陶氏说得头头是道,显然已经完全相信了女儿的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空间农女:娇厨王妃》

第13章 只说是月清自己学的手艺


“额……”月清扶额,有些尴尬的说,“大家以后还是不要在外说这件事,免得别有用心的人拿来做文章……”
“月清说得对,孩子她娘,还有月牙,以后都不要再提,只说是月清自己学的手艺!”田仲屿常在外做事,自然知道女子家的名声有多重要。
这样一说,陶氏也收住了激动的神情,点头道:“嗯,确实不能乱说,免得别人胡乱猜测。”
“嗯呐,月牙也不会说的!”月牙也举起手保证道。
大家统一了意见,月清也不想耽搁了,立刻就跟田仲屿去了镇上,采购一些做饼的材料,顺便看一看摊位。
路程不算远,不过对于月清这个不常运动的人来说,走上一个小时还是挺不容易的,尤其是田仲屿走得飞快,她都得小跑才能追得上。
第一次逛街,月清看什么都稀奇,不过,她的重点还是街边的各种食店,康元镇虽然只是一个小镇,但因为此地温泉很多,很多富人都在这里买房以做度假之用,所以镇上有很多食店。
路过王家烧饼铺子的时候,果然看到有好几个人在排队,一股甜腻腻的香味从铺子里悠悠的传来,引得路人的肚子咕咕叫,手里有余钱的,少不得进去买几个打打牙祭。
路边的小摊也不少,卖什么的都有,月清跟着田仲屿转悠了半天,终于在角落里看到了一个空置的摊位。
田仲屿搓搓手,有些为难的看着女儿,“月清,就剩这个小摊了……这位置……”
“没事……”月清跟着走了一路,自然也知道没有摊位了,不过,在她看来,卖吃食只要好吃,在哪里卖都一样,“爹要对咱家的饼子有信心!”
“好吧,那咱们先去市场属把这租钱给交了,免得再晚些连这个摊位也没了。”
那小摊一个月的租钱是50文,一次得预交三个月,月清心里一阵肉疼,家中就只有分家得来的500文,这一下子就用了150文。
想到赚了钱就好了,父女俩也不纠结,很顺利的交了租,二人就赶紧去购买食材。
做这糖酥饼,材料极为简单,只有面粉、油、盐、白糖、芝麻几样。这也是为什么月清选择做它是原因,手中资金有限,太过复杂的东西,他们现在还做不了。
既然是要拿来卖钱的,月清挑选材料就格外仔细,拿出了她作为一个五星级餐厅行政总厨的本事,搞得市场里的人纷纷向田仲屿打听他们卖什么。
月清只是笑笑,“明天大家就知道了!”留悬念什么的还是很有必要的,营销嘛!
回去时,父女二人手上都没闲着,提着大包小包。最好的白面10文一斤,考虑到第一次卖,月清只要了十斤,油也没敢要那差的,选了二十文一斤的中等油,再加上买其他材料,回家时手中的一两银子只剩下20多文,简直可以用一穷二白来形容了。
回到家,陶氏已经带着月牙,将锅碗瓢盆统统洗刷了一遍。
还好家中有个小泥炉,做别的不行,可用来做这糖酥饼却正好。
好东西当然要先给自家人,月清准备先做一锅给家人尝一尝,田仲屿负责给小泥炉生火,月清则用大灶做准备。
月清估摸着分量,取出一些面粉,小火翻炒,直至面粉微黄有了麦子的香气才起锅,再将炒好的面粉与白糖、油混合,搅拌均匀,糖馅就做好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空间农女:娇厨王妃》

第14章 大家吃完给点意见


做这糖酥饼最关键的就是制作两种面皮,油皮和酥皮,无论是食材的份量,还是揉搓的手法力道,每一样都是对厨师的巨大考验。
月清自己喜欢吃,当年也是下了功夫去跟人学了这道小吃,制作起来自然得心应手。一旁的陶氏看着女儿娴熟的手法,欣慰得连连双手合十感谢灶君他老人家。
一切准备停当,田仲屿那里已经将小炉子烧起来了,月清正想开始包馅料,见陶氏和月牙在一旁看得专心,一副蠢蠢欲动的样子,笑着招呼道:“娘,月牙,我们一起包馅料吧!”
“我可以吗?”陶氏早就想上手一试了,可惜女儿做的这些她都不会,不敢轻易动手,怕做坏了。
“当然没问题啦!”材料都已经准备完毕,只是包一下,对陶氏来说并不难,况且以后做买卖肯定是要量产,多个人多份力量,月清很乐意让家人都参与进来。
见姐姐提到自己,月牙眼睛一亮,扬起小脸笑道:“姐姐快教我!”
“好好好,一定把你们都教会!”月清宠溺的捏了捏妹妹肉嘟嘟的小脸。
首先由月清示范,陶氏和月牙都紧紧的盯着她的手,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月清手上的动作很慢,在诀窍的地方更是停下来仔细讲解。
待她做了两个之后,陶氏率先表示已经学会,得到月清的答复后,陶氏小心翼翼的制作了她的第一个糖酥饼,并且,挑剔的月清大厨还很满意。
月牙也有样学样,慢慢的包了起来。
田仲屿则在一旁,乐呵呵的看着这娘仨包酥饼,感觉从未有过的松快。女儿果然没有说错,自己当家作主,确实是不一样啊!
待到烤制环节,月清则亲自出马,没有再让陶氏他们帮忙。
按理说,这时候要是有个烤箱,直接调好火放进去就大功告成了,可是现在她只有一只小泥炉,必须要靠着她自己对火候的判断来制作。
架上新买的平底锅,在锅中刷上一层薄油后,月清小心的将沾上了芝麻的饼子一一放入锅里。
说起来,买这平底锅着实花了月清不少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找遍了康元城也只找到这个不超过三十公分的锅子,这么小,家用还行,要是拿去做买卖就万万不可了。
真不知道街上那些卖饼的人是怎么用的,据说王家烧饼铺子锅子有三十多口,光是看火的就有三个人,听得月清暗暗咂舌,只得跟师傅定制一个满意的平底锅,说好三天取货。
至于头两天,只有拿这个小锅子凑合一下了。
月清仔细的盯着锅里的动静,判断着火候,约莫过了十几分钟,饼子一个个的都鼓了起来,月清才长舒了一口气,至少这卖相是没问题的。
“第一次做,也不知道好不好,大家吃完给点意见!”拿筷子将饼子一一捡到碗中,月清迫不及待的招呼家人来尝一尝。
虽然月清对糖酥饼有信心,可毕竟是要拿去卖的,也不知道合不合这个时空人的胃口。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空间农女:娇厨王妃》

第15章 特意为她量身挑选的


“月清丫头做的,肯定好吃!”不知怎的,田仲屿如今对女儿的厨艺那是相当的有信心,也不怕烫,用手拿起一个就开吃。
“姐姐做的都好吃!”月牙甜甜一笑,拿筷子夹起一个糖酥饼小小的咬了一口。
陶氏倒是没有急着立刻品尝,而是拿起一个糖酥饼细细的打量着。
只见那饼不过巴掌大小,金黄的酥皮边缘略微的翻开,露出了里面层层叠叠的饼层,酥皮上还点缀着些许白芝麻,让人看了就食指大动。
“哇!”刚刚咬下去,月牙就伸出左手接在下巴处,接住那些被咬掉下来的酥皮儿,然后再放回嘴里,末了还不忘舔一舔手指,“这么酥,别浪费了。”
田仲屿则改为用双手捧着饼子,避免酥皮掉落,吃得小心翼翼,想到这美味竟然出自闺女之手,田仲屿大笑起来,“哈哈,这饼叫什么,比昨儿做的还要香!”
父女俩的吃相让陶氏大为好奇,真有那么好吃?“瞧你们爷俩,就这么好吃?”
“孩子她娘,别看了,快尝尝吧!”田仲屿头也不抬的招呼陶氏快吃,顺手就递了一个给陶氏。
“好嘞!”看到丈夫和女儿的吃得香,陶氏心里已经很高兴了,笑着接过微笑着吃了起来。
一口下去,陶氏立马学着月牙的样子,拿手去接住那些掉落的酥皮儿,一脸的不敢置信,“这真是我们包的饼子吗?怎么会这么酥!”
陶氏虽没有吃过王家的烧饼,但街边的普通饼子她是吃过的,从来没有哪一张饼会这么酥,这饼子里没有花哨的馅料,裹住的仅仅只是一勺糖,可是吃到嘴里却是回味无穷。
陶氏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只知道,吃这饼子,甜得她想笑一笑,却又不会觉得腻,这感觉太奇妙了!若不是亲眼所见,她真的不敢相信这是女儿做出来的。
月清早在陶氏观察饼子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享用了,一直眯着眼睛,回味着酥香的味道,一种甜甜的,幸福的感觉在心中回荡,就像当年她蹲着在街边,一边晒着太阳一边品尝这普通的饼子一样。
简单的朴实的,甜甜的味道,却让人心旷神怡,也许,人们品尝美食,想要的也不过是这样精神上的愉悦吧!
“月清若是要卖这饼子,我看行!”田仲屿中肯的说道,实在是这饼子味道太好。
“嗯,我瞧着也不错,不然咱们试一试吧!”连一向保守的陶氏也十分赞同。
因为一家人都吃过了糖酥饼,越发的对明天的买卖充满了信心,这么好吃的饼,一定会卖得好,家里的日子眼看就有奔头了,大家都觉得很开心,做起事来也格外卖力。
将明天要用的东西都准备妥当后,一家人才各自歇下,月清听着屋子里传来均匀的呼吸声,这才安心入睡。
月清也一直纳闷,这世界物产丰富,连很多后世才有的食材都有,可是人们对于食材的处理还处于最基本的状态,更不要说什么菜系了,原来……竟然是系统特意为她量身挑选的,只为了发挥她的长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空间农女:娇厨王妃》

第16章 第一天开张做买卖


好吧,这么煞费苦心,也算他们有心了。这样说来,不弄出点成绩都对不起人家特意选的这么个地方啦!
月清自动忽略了系统的喋喋不休,不一会儿就甜甜的睡着了,梦中她又回到了那条小街,晒太阳吃饼。
有句广告说,“叫醒你的不应该是闹钟,而是梦想。”
月清可算是体会到了被梦想叫醒的滋味,天不亮,一家人竟然都不约而同的起床了,大家相视一笑,都知道是心里想着今天要做买卖。
一家人昨晚早就商定好了,今天第一天开张做买卖,全家人都去。
田仲屿负责挑担子,一头是那小泥炉并些柴火,一头是那平底锅和面粉。
月清娘仨一人提个小竹篮,装了油、荷叶等物。
一家人马不停蹄的往镇上赶,一路上还是月清见田仲屿出了大汗强烈要求才歇了一回。
等到了城门口天都还未大亮,只有几个同他们一样做买卖的人挑了担子往东市去。
一路上,卖早点的铺子大多已经开门,伙计们忙进忙出的准备着,月清闻着各种早点的香气,一直细心打量,路过一家汤面店,除了高汤与葱花,竟然连哨子也没有。
想起后世满大街各种花样百出的汤粉店,月清终于明白昨晚系统说的特意给她选的地方是什么意思了。
月牙也是第一次这样早逛东市,稀奇的拉着陶氏说这说那,陶氏也不嫌她,笑咪咪的给她解说,不一会儿就到了月清定好的摊位。
那旁边的摊子上已经有人,是一对中年夫妻,姓钱,他们卖的是馒头。此时已经将火升起来了,正预备和面,见了月清一家人,均笑着点了点头才又继续忙。
田仲屿将担子放下,一家人快手快脚的将东西都规整好,按照分工忙活起来。
田仲屿将小泥炉搬到下风口去生火,月清则带着陶氏、月牙捏饼子,有了昨天的练习,今天再来做就简单多了,等到炉子升好,那饼坯也有了十几个。
此时天已大亮,东市里人渐渐多了起来,各种叫卖声不绝于耳。
月清仔细的看着炉火,这第一锅饼可不容有失。
月牙学着别人的样子,仗着年纪小,站在摊子前大声的喊了起来。
“糖酥饼,好吃的糖酥饼……快来尝一尝……”
她声音清脆又生得机灵可爱,今日因要进城,特意请陶氏为她梳了两个包包头,还穿了身小红袄,整个人就像那年画上的小娃娃一样,惹人喜爱。
果然,只一会儿就有个穿着得体的年轻妇人走了过来。
那妇人冲她笑了笑,问道:“小妹子,你这……糖酥饼怎么卖?”
月牙看了看月清,见她点头,这才笑嘻嘻的说道:“大嫂子,是十文钱一个!”
“什么,十文?”妇人惊叫的声音惹得周围其他摊子上的人纷纷侧头来看,自觉失言的夫人立即安静下来。
那妇人原本是因为见月牙可爱,才打算买几个这没吃过的糖酥饼,回去给家中的孩子尝尝,此时听到月牙报出的价钱,那掏钱的手立时顿住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空间农女:娇厨王妃》

第17章 哪有人肯花十文来试


她怕自己听错了,询问似的看向了摊位上的其他三人,田仲屿有些不好意思的地下了头,不知道怎么去回答那妇人的疑惑。陶氏也搓着手,有些为难的看着月清。
昨晚月清说要卖十文一个的时候,他们都惊住了,就连王家铺子里,最贵的羊肉饼也只要五文钱,而他们的饼却要十文钱。可是月清却坚持着不肯改价,用她的话来说,这糖酥饼又没什么技术含量,要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模仿出来,他们当然要趁着新鲜多赚一点。
话是这样说,可事到临头,老实巴交的夫妻二人还是张不开口,感觉自己是骗子似的。
“这是糖酥饼,十文一个,刚刚起锅,还热乎着,嫂子要试试吗?”月清知他们老实惯了,也不强求,自己借过话头,招呼起来。
“这……”那妇人穿着细布衣服,想来家中也是小康,不过,要她花几十文钱买几个饼,显然是超出了她的预算,“给我来一个吧!”
话头已起,她的教养容不得她说出太贵不买了这种话,于是,硬着头皮要了一个,打算给孩子们尝尝鲜。
月清眼睛一亮,立马脆生生的应了声“哎”就赶紧拿荷叶包了刚刚起锅的糖酥饼,笑着递给了那妇女。
拿着十文钱,她笑得合不拢嘴,原本以为她会拒绝,没想到还是买了,第一次在古代赚到钱,心里别提多高兴。
可是,接下来她就高兴不起来了。
自那妇人离开后,倒是有不少人来问,却再没有一个人肯掏钱尝鲜。
一家人围着炉子发愁,那隔壁卖馒头的钱正树看不下去,忙完一阵后,喊道:“你家那饼瞧着不错,要是便宜些,说不定会有人买!”
这一早上,他已经卖了两蒸笼馒头,可这一家人才卖了一个饼,都是穷苦人家,做点买卖不容易,他以为他们是不懂行情,于是好心的提醒一下。
虽然生意不好大家有些着急,田仲屿还是带着妻儿走过去向那中年夫妻道了谢。
月清也很诚恳的笑着谢道,“谢谢大叔大婶!”
那钱大婶见她懂礼,忍不住又道:“小姑娘,听大婶一句劝,还是便宜些吧!谁都没吃过你这个糖酥饼,哪有人肯花十文来试,要是不好吃呢?”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大婶的话让月清茅塞顿开,她拍拍自己的头,连声谢过那夫妻二人后,就乐呵呵的回到自家摊位,倒是让田仲屿几个都摸不着头脑。
亏她还是个穿越人士,后世那些花样百出的营销手段竟然一个也没用,难怪没生意。
她原想着这饼本来就好吃,吃一次就会记住,必然不愁没生意,可这第一口也得有人愿意花钱才行啊!
事实就是,没人愿意花十文钱来试吃这看起来平平无奇的糖酥饼。月清想,不花钱也行,只要吃了一口,我还不信你们不会买!
月清拿了个盘子出来,将两个糖酥饼切成了小块,整齐的码在盘中。端起盘子就站到了摊子前。
扯了扯嗓子,月清大声的招呼起来:“美味的糖酥饼,免费品尝……快来尝一尝哟……”
免费!
田仲屿和陶氏都一头雾水,月清丫头这是怎么了,卖不出去自家人也可以吃啊!免费送多可惜啊!
钱大婶拉住陶氏,焦急道:“你家丫头这是……别是卖不出去急坏了吧!”
她不说还好,这一说陶氏也紧张起来,一个劲叫田仲屿去拉回闺女,可是很快,她们就知道月清的用意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空间农女:娇厨王妃》

第18章 这现做的更好吃呢


这一招免费试吃,连物质丰富的现代人都无法抵挡,对于古人来说,更是新鲜事。
果然,月清才喊了几声就被逛街的人团团围住了。
“丫头,你这是什么?”
“真的不要钱吗?别是哄我们啊!”
“哪有吃东西不要钱的,肯定是骗子……”
月清见人围得够多了,这才扬起笑脸,冲大家甜甜一笑,“各位叔伯婶婶,我家卖的这糖酥饼可好吃了,大家快来尝一尝吧!”
见众人依旧不动,月清扫了人群一圈,接着说道,“我们是第一天做买卖,给大家尝尝鲜,大家放心吃,这盘子里的不要钱!”
“真的不要钱啊,那我可要尝一尝……”说话的是一个年纪略大的妇人,平日里居家过日子精打细算的,这有免费的东西,怎可错过,立马就伸手抓了两块糖酥饼塞进嘴里。
饼一入口,她那满是皱纹的脸上,立时就有了笑模样。
真是太好吃了,又香又酥!让人心里甜滋滋的!
来不及咽下嘴里的饼,她立刻伸手又去拿,她可瞧着了,盘子里的饼可不多,晚了怕就没有了。
成了!见了妇人的反应,月清在心里欢呼了一声。不过,看着妇人伸过来的手,月清却莞尔一笑不着痕迹的将盘子递到了别人面前。
不是她小气,试吃试吃,怎么可能让人吃饱。她得让更多人尝到这饼的味道这才是试吃的关键。
众人见那妇人果然吃了,也不再扭捏,纷纷拿起饼品尝。
不一会儿,盘子里的两个糖酥饼就被吃得精光,众人意犹未尽的舔着嘴,回味着那甜滋滋的味道,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心情特别好。
“丫头,你这饼还有吗?”
“对啊!太好吃了,好想再来一盘啊……”
“还有吗……”
众人的反应早就在月清的预料之中,她回到摊位上放下盘子,拿出先前跟陶氏月牙一起做好的饼坯,笑道,“有有有……十文一个,这现做的更好吃呢!”
说着朝已经懵了的家人使了个眼神,示意他们招呼客人,田仲屿夫妻这才如梦初醒,赶紧上前招呼起客人来。
“十文钱一个,这么贵!”
“比王家铺子还贵啊……”
“可我真惦记那味道,不管了,给我来两个……”
“我要一个……”
“我也来两个,带回去给孩子尝尝!”
十文的价钱确实吓跑了一些人,却也留下了不少客人。
有的是自己好想吃,有的是想带回去,让家人尝尝,总之,月清现在忙得不亦乐乎。
田仲屿又要顾着炉火,又要招呼客人,却笑得格外开怀,陶氏带着月牙赶紧制作饼坯,照着这速度,她们之前做的那些马上就会卖光。
一家人都忙碌而又开心。
等到中午,月清一共卖出去三十二个饼子,虽然没有达到自己的预期目标,但也算是个好的开始。
陶氏和田仲屿却十分高兴,这一早上就卖了三十六个饼,这可是360文啊!虽说还要除开成本,但细算下来怎么也得赚个200文。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空间农女:娇厨王妃》

第19章 还会赚更多的钱


田仲屿有时候到镇上打短工,一天也才三十文,这一早上就快赶上他干小半个月了,怎么可能不激动。
陶氏就更不用说了,没分家前,银钱一向是交给婆婆,她手上的钱就没超过五十文过,那都还是一回回偷偷存起来的,这一下子赚了这么多钱,真是跟做梦似的。
"月清,这真是咱们赚的吗?"陶氏捏着钱袋子,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
月清笑了笑,说道:"娘,这当然咱们赚的,以后咱们还会赚更多的钱!”
这一早上月牙也帮了大忙,此刻见家中赚了钱,也高兴的拉着月清,"姐,月牙也帮忙了哦!"
月清点了点她的鼻子,宠溺的说道,"咱们月牙可是立了头功的,一会儿姐姐买好吃的给你!"
月清此话可不假,月牙先是招徕客人,后又忙着和陶氏捏饼,一早上都在忙活,想到她才不过八岁,月清不得不感叹一句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也感叹自己幸运,没有一堆小说中的极品亲人。
陶氏和田仲屿除了耳根软以外,倒也没什么缺点,是个合格的父母,哥哥和妹妹都是勤快人。
说到哥哥,月清想起了还未见过面的大哥田晋蒙。此前月牙说哥哥在镇上打短工,正好可以见一见。
看到簸箕里面剩下的七八个饼坯,月清眸子一转,对陶氏笑道,"还剩几个饼坯,不如做好了给哥哥送去吧!他还不知道咱们来镇上了呢!"
经她这一提醒,陶氏也想起好些天没有见到大儿子,点点头,"也好,把这些都做了,你哥哥也可分一些给一起做工的人尝尝。"
所干就干,月清娴熟的将饼做好,拿荷叶仔细包好后,一家人将摊位收拾好,就朝着镇子的北边赶去。
康远镇不大,却因北面出了几股好温泉而闻名,引得不少富户在北边置产,渐渐北城就成了富人聚居地,而一般平民多住在东西两城,南城却是兵所,不住平民。
此时的田晋蒙正在北城一户人家帮工。突然被人通知家里人来了,在门口等他,倒把他吓了一大跳,以为家中出了什么事,急慌慌的就跑了出来,见着家里人就焦急的问道,“爹娘,可是家中有事?”
大家相视一笑,陶氏这才反应过来,她们这么多人一起跑来镇上,倒叫儿子误会了,连声解释起来,“柱子你别急,家中无事,咱家是来镇上做买卖的,正好来瞧瞧你!”柱子是田晋蒙的小名。
“做买卖?”田晋蒙一脸的疑惑的看向田仲屿,自己不在家的这几天,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老实巴交的爹娘竟然进城做起了买卖。
“这都是你月清妹妹的功劳,你问她吧!”田仲屿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再则此事都是月清在张罗,倒不如让她说更清楚些。
田晋蒙这才把目光放到了一旁,在背着手正笑咪咪打量他的妹妹身上。
从刚才月清就一直在观察这个哥哥,十五岁的田晋蒙长得很壮实,跟个成年男子似的,也难怪他年纪不大却能找到活干。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空间农女:娇厨王妃》

第20章 要是不靠谱可就不妙了


他刚刚出来时,许是焦急,竟是一路小跑着出来的,出来以后也是问家中情况,看来是一个很顾家的人,不是那些养不熟的白眼狼,败家子。想到这,月清松了口气,毕竟以后做买卖,要用到哥哥的地方太多了,要是不靠谱可就不妙了。
“哥哥不要担心,家中一切都好,这就是我做的糖酥饼,哥哥尝尝吧!”月清从篮子里拿出包好的饼递了过去。
田晋蒙见家人都面带笑意,想来确实无事,这才放下心来,接过饼,笑道:“月清也长大了!”
“你这里的事什么时候做完?”陶氏问道。
说到这个,田晋蒙笑得更开心了,“活都干得差不多了,听管事的说,明儿就给我们结工钱。”
田晋蒙来这帮工也有七八天了,这次的主家据说是京里来的大人物,因为受伤特意来康元镇修养,他生性爱武,买了这宅子后把那好好的花园夷平整成了演武场,他们做的就是这个工作。
不过,那都是主家的事,轮不到他们来指手画脚,他们只要有活干有工钱拿就行。
“主家人很宽厚,这一次应该能多得些赏钱。”想到就快要领工钱了,田晋蒙很兴奋。
“哥,忘了告诉你,咱家分家了!”月清想起了这茬,觉得很有必要告诉哥哥一声。
“什么,分家?”田晋蒙惊讶的喊了出来,实在是,从来也没想过,他爹竟然会分家,他不在的这几天家里到底还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嗯,前些天的事,如今咱们家住在老宅。”田仲屿点点头,算是肯定了这件事。
见田仲屿点了头,田晋蒙反而有些开心,以往自家人在家中过的日子可不算好,在他心里其实早就隐隐希望分家的,可却没想到真成了。
“哥,可别忘了我的糖果哦!”一旁的月牙等大家说得差不多了,这才拉着哥哥撒起娇来。
“好好好,哥哥都记着呢!”
“柱子你快进去吧,别耽搁了活计!”陶氏怕主家怪罪,催促儿子快回去,“有什么事,明儿再说吧!”
“也对,哥哥快进去吧,明天收摊咱们一道回家,有的是时间细说!”月清也招呼道,虽不知主家什么来头,但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她可不想给哥哥惹麻烦。
田晋蒙点点头,抱着饼子依依不舍的回去后,一家人才挑着担子回家。
一路上,月清一直盘算着下一步的计划。卖饼只不过是因为手里没本钱,干不了别的,等到手中有了积蓄,她可得好好想想卖什么才能更赚钱,可别浪费了她的手艺。
“姐,你说咱们明天能多卖一些吗?”月牙吃着刚刚月清买给她的麻糖,心里别提多美。
“当然啦!咱们的饼这么好吃,明天肯定会更好的!”不等月清答话,陶氏就接过话头,语气里充满了从未有过的骄傲。
“娘说得对,明天会更好!”陶氏的话让月清很动容,一家人齐心协力,还怕日子过不好吗?
夕阳将四人的身影拉得长长的,时不时传来了欢声笑语。
继续阅读《空间农女:娇厨王妃》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