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斯年,叶佳期《跟乔爷撒个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跟乔爷撒个娇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罗衣对雪
简介:京城出了大新闻:乔爷养了十二年的小媳妇跑了,跑了!连儿子都不要了!一时间流言四起:听说是乔爷腹黑又高冷、婚后生活不和谐;听说是小媳妇和别人好上了;听说是儿子太丑
某天,小奶娃找到了叶佳期,委屈巴巴:“七七,爸爸说我是宠物店买的
”“宠物店怎么能买到这么漂亮的儿子
”叶佳期呵呵笑,“明明是……摸奖中的
”小奶娃望天:“……”某禽兽眯起眼睛:“我喜欢天天摸奖
”叶佳期怒:“乔斯年,出去!”...
角色:乔斯年,叶佳期
乔斯年,叶佳期《跟乔爷撒个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跟乔爷撒个娇》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001章 腹中的小家伙


  京城,冬季。

  万物肃杀,白露为霜。

  妇产科外的走廊上。

  叶佳期一手拿着化验单,一手轻轻抚摸着隆起的肚子。

  肚子里的宝宝已经七个多月了,等他生下来,她就带着他去国外。

  这个小家伙来得有点意外——

  二十岁生日宴上,她喝醉了,一不小心就爬了男神乔爷的床。

  那一晚真是不堪回首,喝醉酒的她热情而狂野,妖娆如野猫。

  她啃着他的唇,扯掉他的纽扣,抽去他的皮带,缠住他的腰。

  后来,也不知道是她压着他,还是他压着她。

  酩酊大醉时,她连“老公”都喊了。

  后来想想,觉得自己真够不要脸的。

  腹中的小家伙动了一下,叶佳期唇角上扬,浮起甜甜的笑意,露出两个小酒窝。

  “小混蛋,你爸不要你咯。等你生下来,妈妈带你去新西兰,给你找个帅爸爸,你要乖乖的。”

  叶佳期抚摸着肚子,小家伙不满地踢了踢她。

  “嘶……”

  叶佳期倒吸一口凉气,这小混蛋,还真毫不客气。

  哼,她又没说他爸的坏话,他这么激动干什么!

  还没生呢,就这么向着乔斯年?!

  走廊上充满消毒药水的味道,一阵一阵,刺鼻难闻。

  医院走廊的窗户上蒙着一层浅浅的水雾,透过水雾往外看,外头树影斑驳。

  不知道为什么,叶佳期的眼皮子跳得厉害。

  “就是她,带她去手术室!”

  忽然——

  身后传来冷漠而低哑的声音,没有等叶佳期反应过来,胳膊被拽住!

  “唔……”

  一块湿手巾捂住她的嘴巴,叶佳期惊恐地瞪大了眼睛,用力挣扎。

  两个戴着口罩、穿着黑色外套的男人将叶佳期往手术室拖,不顾叶佳期的反抗。

  “做掉她的孩子,动作麻利点!”

  叶佳期被迅速按在手术台,手术室的门倏地关上——

  一个女医生面无表情地站在手术台前。

  “不,谁也不许动我的孩子!”

  叶佳期歇斯底里,眼中是震惊和惶恐。

  她低头就去咬男人的手臂,眼睛猩红。

  不,不行,她的孩子已经七个月了。

  谁也不能动她的孩子!

  谁也不可以!

  浑身血液逆流,叶佳期眼睛通红,拼命挣扎。

  “谁也不许动?如果是乔爷要做掉你的孩子呢?!”男人冷漠的声音响起。

  “乔爷?不可能,不可能!”

  她怀孕的消息瞒得很紧,乔斯年不可能知道!

  他们睡了的那一晚后,乔斯年一句话都没有说,第二天天没亮就飞去了英国。

  乔宅的老管家说,乔爷这是去英国跟女朋友负荆请罪了。

  乔斯年在国外有个女朋友的事,她是听说了的。

  如果没有记错,那个美人叫方雅。

  听说很标致,很好看,乔爷可宠着了。

  自那一晚后,她不敢再给乔斯年打电话,他也再没有给她打过电话。

  男人忍着手臂的痛意,甩开叶佳期,伸手拨通了电话,开了免提。

  尖锐而刻薄的女声从里面传来——

  “叶佳期,你还不死心?你可真够不要脸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跟乔爷撒个娇》

第002章 你娶我好不好


  “当年要不是乔爷看你可怜收留你,你哪会有现在的生活?”

  “你不知恩图报,还贪图乔爷的家产,年纪轻轻不要脸。明知乔爷有心上人,还爬了乔爷的床。”

  “乔爷知道你怀孕了,可他不稀罕你生的小东西!”

  “叶佳期,你就这么缺男人吗?”

  “你要真缺男人你跟乔爷说啊,乔爷保证给你找几个壮汉满足你!”

  一句一句刺耳露骨的数落传到叶佳期的耳边。

  她摇头,脸色在一瞬间苍白。

  双手在颤抖,浑身发凉。

  “你现在怀了个孩子,自以为就能威胁乔爷了?你听着,乔爷不需要你给他生孩子,想给他生孩子的人从京城南排到京城北,你算什么东西。”

  “没名没分,未婚先孕。叶佳期,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听好了,乔爷让我告诉你,他不需要你生的孩子!”

  “不需要!”

  脑子里一片空白,到后来,她什么都听不清了,只听得到“嗡嗡”的声响。

  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多久,很快,戴口罩的男人按断电话。

  “动手!”男人吩咐女医生。

  “谁也不能动我的孩子!”叶佳期拼命反抗。

  她也没打算让乔斯年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更没有什么分家产的想法!

  但宝宝是她的,谁也不允许动!

  他不要宝宝,她要!

  “妈的!”男人被激怒,反手打晕了叶佳期。

  脑袋钝钝的,眼前一黑,叶佳期昏了过去。

  八岁那年,她被后妈赶出家门,十四岁的乔斯年用一根棒棒糖将她骗回了家。

  自那时起,她就赖上了他。

  走路跟着,吃饭跟着,就差洗澡也跟着。

  那时家里上上下下都叫他“乔少”,她也没大没小地跟着叫。

  后来的乔斯年权势滔天,身份矜贵,在京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来来往往的人都叫他“乔爷”,她也跟着没大没小地叫。

  十八岁那年,她第一次跟他表白,嘻嘻哈哈装作不在意:“乔爷,你觉得我怎么样?你娶我好不好?”

  他俊眉微挑,头也不抬:“不怎么样。”

  “可是我挺想给你生猴子的。”

  “你这话已经说了很多遍。”

  “可我只说给你一个人听。”

  乔斯年并没有感动,从她的身边离开:“我不喜欢听空话和假话。”

  后来,她就一脸挫败地跑走了,好几天没有理乔斯年。

  第一次表白,就这么被拒绝了。

  乔爷说话,还真不客气。

  她明明是认真的,到他这儿就成了虚情假意。

  她喜欢他,真得不是假的!

  不是假的啊!

  手术台上,叶佳期毫无知觉,脑子里断断续续地过滤着片段。

  一点一点的记忆在脑中融化……

  如果再给她一次选择,她宁愿没有遇见他。

  永远都没有遇见。

  女医生戴上手套,打开冰凉的仪器,脸色极其冰冷。

  作为回避,两个男人走了出去。

  仿佛,昏睡了整整一个世纪。

  潜意识中,双腿间传来阵阵痛意,腹中有小生命在一点点抽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跟乔爷撒个娇》

第003章 有钱人,真难伺候


  三年后。

  京城,兰斯特酒店。

  6888包间里,烟雾缭绕,音乐声、媚笑声、骰子声震耳欲聋。

  桌子前站着一个女孩子,与整个包间的气氛格格不入。

  “小妞,你只要给爷示范下这安全套怎么用,我就全买了。”

  男人一脸邪笑,吐了一口烟,眯起眼睛看着站在面前的小妞。

  叶佳期也不紧张,笑得花枝招展:“爷,你真会开玩笑,这个还要我示范吗?”

  “我就是小本生意,赚点生活费,您看行吗?今晚我给您买五送一?”叶佳期从背包里拿出全部的安全套,“像爷您这样的,一夜五个肯定用得上。”

  “这妞嘴真甜,这么会说话!”

  包间里的几个男人大笑,有人的手不自觉地往叶佳期伸过来。

  叶佳期灵巧地躲过,小小的瓜子脸上依旧满面春风。

  “那你陪我们喝一杯酒,喝完了,你这里的套我全买了!嫌少的话,你这人,我也买了!”男人财大气粗地吼了一声。

  说着,他就往一只空杯子里倒满了酒。

  这样的顾客,叶佳期见多了。

  她也不拒绝,接过酒杯就喝。

  但,她可不是真喝。

  从前在学校不学好,跟着小混混们学了几招,只要用点障眼法,将酒偷偷倒进袖子里的海绵中就好。

  沙发上,一个男人邪笑地拿起一只套套。

  “小妞,这玩意儿,你用过吗?”

  叶佳期放下酒杯,笑了笑:“爷想跟我聊天的话,我们改天?今天就不陪您唠嗑了,我还要赶时间。”

  “韩少,你这是被人家拒绝了。”包间里哄堂大笑。

  “这他妈就尴尬了。”

  “爷,您看,一共两千块钱,您是现金呢,还是刷卡?”叶佳期小心翼翼地问。

  要不是卖这玩意儿利润高,她才不会来这种地方。

  男人眯起眼睛,好整以暇地看着叶佳期。

  他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她。

  叶佳期被他看的浑身发毛,头皮发痒。

  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爷,都不行吗?都不行的话,那就……微信支付?”叶佳期陪着笑脸。

  说着,她指了指背包上的二维码:“可以扫码。”

  有钱人,真难伺候!

  面前的男人迟迟不说话,脸部表情越来越僵硬,甚至……有些阴狠。

  包间里烟雾缭绕,气氛有些暧昧。

  叶佳期倒退了两步,双手紧紧攥住背包系带。

  一,二,三……

  心中默数到“十”的时候,眼前被称作韩少的男人,一把拽过她的手腕,将她猛地拉到沙发上来!

  “啊!”叶佳期头撞到了茶几,疼得皱眉。

  这韩少掀开她的衣袖,发现了她藏酒的秘密。

  “在你韩大爷面前耍花招,本事可不小。”

  男人吸了一口烟,捏着叶佳期的下巴,眼中闪烁着阴冷和愠怒。

  “不……”叶佳期想辩解。

  下巴被捏的有些疼,她拼命拽男人的手,但她挣脱不开!

  就在她自认倒霉想开口服软的时候。

  “放开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跟乔爷撒个娇》

第004章 我还没有训她


  随着声音同时裹挟而来的,还有冰窖一样的冷意。

  这冷意,一点一点靠近,靠近……

  叶佳期抬头,身子不由哆嗦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恐慌,她下意识地就要躲!

  乔爷?

  怎么会是他,她听说他已经三年没有回京城了。

  她也听说,他会一直留在国外开拓事业,不会回国。

  这男人跟三年前一模一样,没有任何的变化,身形伟岸,一张英俊的脸永远毫无表情。

  乔爷就是乔爷,天生带着贵气和冷肃,器宇不凡,成熟、稳重。

  黑色的衬衣勾勒出他完美的身材,最上边的纽扣解开,隐隐约约露出半截性感的肌肤。

  叶佳期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怕乔爷。

  尤其是生气时的乔爷。

  包间里的人谁不认识乔斯年,一个个顿时噤若寒蝉,谁也不吭声。

  那男人笑嘻嘻地放开叶佳期:“今天刮了什么风,居然把乔爷吹回来了?能为乔爷接风洗尘,幸会。”

  乔斯年走近,四周气压陡然下降。

  叶佳期的一颗心快要跳了出来,砰,砰……

  乔斯年坐下,睨了叶佳期一眼:“倒茶。”

  叶佳期只想跑,她摆手:“我、我不是服务生。”

  韩少蹙眉,拍了下桌子:“让你倒你就倒,哪来那么多屁话。”

  “不愿意倒给我喝?”

  乔斯年看了她一眼,眉眼微挑。

  叶佳期咬着唇瓣,是,她不愿意,很不愿意。

  “哎呦,小姑娘还不乐意了,给乔爷倒茶,这可是天大的面子。知不知道乔爷是谁?你这得积多少的福分才能给乔爷倒茶啊。你这女人,真是不识好歹。哎呦,说你两句,你脸还拉下来了。”

  一个女人娇声娇气地训斥着叶佳期,缓缓吐了一口烟。

  她只恨乔爷叫的不是她,她可是想倒茶没得倒。

  叶佳期咬着唇,脸色沉下。

  刚想说话,乔斯年倒先开了口:“我还没有训她,你有什么资格?”

  语气如淬了冰一般,透着杀气。

  女人一呛,不敢吭声了。

  叶佳期也吓着了,拿起茶壶,往空杯子里倒了茶。

  手,有些抖。

  “乔先生,请喝茶。”

  叶佳期不敢抬头,她哪里敢看他。

  这个男人,脾气一点都没变!

  “叫我什么。”乔斯年不接,冰冷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

  “乔爷,请喝茶。”叶佳期立马改口。

  乔斯年慵懒地倚靠在沙发上,眼睛微微眯起,一直看着她:“喂我。”

  “!!!”叶佳期抬头扫了他一眼!

  乔斯年面不改色,包间里鸦雀无声。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叶佳期的身上。

  叶佳期双拳紧握,乔斯年,你脸呢?不要了?

  过了好一会儿,叶佳期才定了定神,缓缓开口。

  “乔爷,我不是这儿的服务生,我只是个做生意的,喂茶我不会。”叶佳期呵呵道,“不过,我学习能力比较好,您要是照顾下我的生意,说不定我就会了。”

  乔斯年嗤之以鼻,伸手拿过一盒套。

  叶佳期连忙介绍:“这是超薄款,无色透明,易佩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跟乔爷撒个娇》

第005章 这身材,你居然能忍受?


  乔斯年闻言挑眉,“看来,你很有经验。”

  一旁的韩少赶紧拍马屁,呵呵笑道:“可不是,我也觉得这妞是老司机,稳。乔爷要是看上了,带回去。”

  乔斯年上上下下打量了叶佳期一遍,在某些特别的位置,故意多停留了几秒。

  叶佳期胸口一紧,白了他一眼,不要脸!

  乔斯年倒是不屑一顾,嗤笑道:“韩少,这身材,你睡得下去?”

  韩少一怔,拍了一下大腿,继而又哈哈大笑:“是是是,乔爷说的对,我瞅着这妞身材也不行,跟飞机场似的,我们乔爷肯定不喜欢这一款。我这儿有肤白貌美大长腿、爱撒娇的,您要吗?”

  “我让你说话了?”乔斯年扫了一记冷眼。

  “……”

  叶佳期气急,飞快地卷走桌子上的全部安全套,胡乱地往背包里塞。

  这生意,她不做了。

  就在快要收拾好的时候,叶佳期像是想起了什么。

  面无表情地从背包里拿出一盒,“啪”的一声扔在了桌子上。

  “送给乔爷的,不谢。”

  说完,叶佳期拔腿就跑。

  乔爷不发话,谁也不敢追。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半晌后,目光又全部落在桌子上的那盒东西上。

  Size:小号?

  小号!

  众人大气不敢出,纷纷后退一步。

  乔斯年盯着这盒东西,脸色越来越黑,十分难看。

  如狂风骤雨前的天空,阴沉得厉害。

  走廊上——

  叶佳期一路直跑,跑得飞快。

  她没有想到会在这个地方遇见乔斯年,她以为他们再不会见面了!

  跑进电梯,叶佳期左手按着胸口,弯腰喘气,脸色发白。

  右手扶在冰凉的电梯壁上,眼前不停地冒着金星。

  叶佳期承认,她怕他。

  这些年,她没少梦见乔斯年!

  但……

  她从未想过会在这种地方跟他重逢!还是在这么狼狈的情景下!

  特么的,她还背着一包的不可描述物品。

  她这么怕他,当年是怎么有勇气跟他睡的?

  叶佳期揉了揉脑袋,又想起了不该想的事。心口那个地方,如有东西在碎裂。

  电梯里一个人都没有,很安静。

  生意一单都没有做出去,叶佳期很苦恼,只好拍了拍电梯键,去别的楼层兜售套套。

  这一次,她学乖了,不再进包间,而是站在门口兜售。

  效果果然好了很多,背包很快就空了一半。

  叶佳期拖着疲惫的身体,揉了揉太阳穴,扶着墙壁往电梯口走,“啪啪”拍了几下电梯键。

  正是夏季,电梯里满是香水的味道。

  叶佳期皱皱眉头,嗅了嗅鼻子。

  脚底又疼又冷,磨出了好几个水泡。

  今天的生意不算好,现在已经快十点,她该回去了。

  电梯里没人,叶佳期贼兮兮地放下背包,清点背包里剩余套套的数量。

  “一盒,两盒,三盒……”

  忽然——

  就在她一手拿着一只不可描述物件的时候,“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

  一阵冷风吹进,气温骤降!

  两道冰冷、刺眼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跟乔爷撒个娇》

第006章 她!怕!死!


  乔爷站在电梯口,盯着她手上的那盒物件看了看,走了进来。

  叶佳期抬起头,讪讪地笑了笑,胡乱地将东西全部放进背包里,拉上拉链,站起身,装作若无其事。

  “口味还真是重。”

  电梯狭小的空间里,乔斯年低沉的嗓音里含着奚落和不屑一顾。

  叶佳期往后退了一步,后背紧紧贴着墙壁。

  冷,真冷!

  乔斯年已经转过头去,背对着她,双手插在西裤口袋里。

  从后面看去,乔斯年身材极好。

  脊背线条挺得笔直,身形颀长,英姿挺拔,浑身上下散发着男人的野性和禁欲的气息。

  整个电梯里的空气格外压抑,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气氛安静,安静到叶佳期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电梯门一开,叶佳期就飞快地跑了出去。

  乔斯年皱眉,也跟着往外走。

  跑了几步,叶佳期傻眼了,站住脚步。

  还没到一楼,这里是五楼!游泳池!

  往后一看,她没有想到乔斯年也跟了过来。

  “叶佳期。”

  乔斯年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不冷不热,如刀似剑。

  倏地一惊,叶佳期身子一僵,心口跳停半拍。

  本能地就想跑,但脚下没站稳,走了几步,鞋底一滑,整个人往身后倒去!

  “咕咚”——

  叶佳期一头栽进了游泳池!

  “啊!”

  叶佳期脸色惨白,悲痛地喊了一声,手忙脚乱,在泳池里划来划去。

  她第一反应就是解下背包,将包包扔上了岸。

  叶佳期水性一向不好,她用力抓住能抓的东西,但还是不可避免地呛了几口水。

  乔斯年脸色一变——

  他随即就跳了下去,伸手抓住她。

  但很快他就意识到,这里只是游泳池而已,自己刚刚的反应……过激。

  “咳咳,咳咳,救命,救命,我不想死……”

  叶佳期抹了一把脸,她的衣服全湿了,单手抓住乔斯年的手臂,不肯松。

  乔斯年拖着她往泳池边游去,一靠边,他就撒了手。

  可叶佳期害怕,她紧紧抓住乔斯年的衬衣领口,说什么都不肯松。

  她!怕!死!

  乔斯年浑身湿透,衬衣黏在身上,十分不舒服。

  但叶佳期八爪鱼一样挂在他的身上,他没有办法动。

  “松手。”乔斯年冷喝一声,语气凌厉。

  “不!不!我不松,我不要死,不……”

  叶佳期拼命摇头,表情严肃,怎么都不肯撒手。

  她的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浸透着害怕和恐惧。

  “死不了!”

  乔斯年伸出手,强硬地掰开她的手指。

  但他刚掰开一些,叶佳期就更靠得更近一些。

  一刹那,乔斯年身体紧绷,血液倒流。

  “手松开。”

  叶佳期身子一抖,乔斯年说话不喜欢重复,一旦重复了,就说明他是真的生气了。

  不知怎么就惹恼了他,叶佳期眼中闪过害怕和躲闪。

  乔斯年冷眸微凛,托着她的屁股,一手将她扔上了岸!

  随即,自己也跳了上去。

  “没用的东西。”

  乔斯年鄙视地看了一眼地上的叶佳期,伸手去拿干毛巾。

  浑身湿漉漉的,十分不舒服。

  这个点,整个游泳池已经被乔斯年包下。

  没有别人,他抬手去解衬衣纽扣。

  偌大的室内游泳池很安静,又正逢夏夜,万籁俱寂。

  “乔爷,你等会再脱衣服,我先出去。”叶佳期不自在。

  叶佳期心口泛过异样,心跳速度加快。

  “我让你走了吗?”

  “呵呵呵,乔爷还有让人看着脱衣服的习惯。”叶佳期嘲讽地呵呵笑。

  乔斯年的手顿了顿,一记冷眼抛了过来,冷笑一声。

  “睡都睡过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叶佳期脸颊滚烫,没想到三年过去了,他还记得。

  他乔爷是谁,睡过的女人恐怕比她走过的桥还多,可他居然还记得那一晚的事。

  “我不知道乔爷在说什么。”

  叶佳期低头,否认,语气寡淡而疏离。

  她弯下腰,拾起地上的背包。

  她不想跟他讨论这个话题,毕竟,牵扯太多不美好的回忆。

  就像是伤口血淋淋地撕开,疼痛不已。

  乔斯年伸出手,一把拽住她的手腕,将她拽到自己的眼前来!

  “记不得了?”

  乔斯年勾唇,右手抓住她的小手就往自己皮带上按!

  叶佳期拼命缩手,一脸抗拒,想要躲开。

  乔斯年的唇角上扬出一个邪魅的弧度。

  “七七,你当年替我解皮带的模样,很动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跟乔爷撒个娇》

第007章 这个才适合我的尺寸


  听到乔斯年叫她的小名,叶佳期浑身一颤。

  她的小名,除了他,再无人提起。

  “乔爷……你好歹是有头有脸的人,拉拉扯扯的不好!”

  叶佳期拼命缩手。

  当年她就是疯了呗,疯狂地喜欢一个人,疯到明知他有心上人,还厚着脸皮跟他表白。

  不仅表白了,还把自己倒贴了。

  不仅倒贴了,还跟他……差点有过一个孩子。

  想起那个未出世就没了的孩子,叶佳期鼻子一酸,喉咙堵得慌。

  苦涩在心口蔓延,渗透进四肢百骸。

  小手被他攥在手心,一点一点变凉。

  她大概应该庆幸,他好歹留了她一条命。

  头发还是湿漉漉的,不停往下滴着水。

  一时间,气温骤然下降。

  半晌,手被松开。

  乔斯年将干毛巾甩到她的手里,转身就走,脸色很难看。

  叶佳期抓着毛巾,鼻子酸酸的,她仰起头,眼睛红了一圈。

  “阿嚏。”

  打了一个喷嚏,她才发现身上冷的厉害。

  “更衣室里有衣服,自己去换!”

  乔斯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来了,他换上了一身干净、清爽的灰色睡袍,头发也已经半干。

  “哦。”

  叶佳期脸色淡漠,飞快地跑开。

  更衣室里果真有很多女式衣服,她挑了一件简单的白色衬衣和一条牛仔裤,将头发吹了半干。

  从前乔爷兴致好的时候,还会替她吹头发。

  但大多数时候,乔爷兴致并不好。

  “乔爷,你能不能轻点?”

  “不对,头发不是这样吹的。”

  “吹风机别靠太近,好烫!”

  “算了,算了,乔爷,求你了,你一个大男人就别心血来潮给我吹头发了。”

  那是头一次,叶佳期见到乔爷一脸受挫的表情。

  那时候年纪小,她会跟乔斯年闹,后来想想……他替她吹头发,大概就是想练练手,以后可以替心上人吹头发。

  “阿嚏!”

  叶佳期又打了一个喷嚏,这才收回神思。

  拍拍脸,她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

  她牵了牵唇角,扎起头发,往更衣室外走去。

  结果,一出来,她就看到乔斯年在翻她的背包!

  “你怎么随便碰人家的东西,你这人怎么这样!”叶佳期脸色不悦,上前几步,抢回自己的包。

  尽管如此,还是被他拿去了一盒安全套。

  乔斯年玩味似的看了一眼手中的盒子,又看了一眼她白白净净的小脸:“你的东西,包括你!”

  说罢,乔爷霸气地将盒子扔到叶佳期的怀里!

  盒子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叶佳期连忙接住。

  低头一看,大号!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叶佳期将盒子收回背包,满脸的鄙视。

  “很缺钱?”

  乔斯年摸出一支烟,夹在手指间,意味不明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

  听到他嘶哑而略低沉的嗓音,叶佳期头也不抬:“不缺。”

  “那为什么出来做生意。”

  “爱好。”

  一句话呛得乔斯年竟无法反驳,这爱好还真……特别。

  “为什么!”

  叶佳期睁大眼睛看着他。

  他们没什么关系了,他凭什么管她。

  “说出去我嫌丢人。”乔斯年面无表情。

  “乔爷,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我们认识的。”

  “是吗?”

  “我真得不会告诉任何人我们认识,再说,我们本来……就不熟。”

  乔斯年没有开口,只是,眼中闪过冷意。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跟乔爷撒个娇》

第008章 原来,他早就结婚了


  气氛有点僵。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四周的气压下降得厉害。

  叶佳期心口不安,她又说错话了吗?

  她背着双手,不敢看乔斯年那张阴沉、冷漠的脸,就好像她欠了他很多钱似的!

  “乔爷……”

  叶佳期刚想说“乔爷,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但就在这时,乔斯年的手机响起。

  震动声打破寂静,在这空旷的室内显得有几分突兀。

  乔斯年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屏幕,转身接起,避开叶佳期。

  “喂。”

  “爸爸!”

  一道清脆、欢脱的童声从手机里传来。

  乔斯年大步往更衣室的方向走,脸色不再似刚刚那样阴沉。

  站在原地的叶佳期愣住了。

  这里太安静,安静到她听见了手机里的小孩子叫乔斯年“爸爸”。

  她绝对没有听错。

  原来,他早就结婚了?

  也是,她早就听说了,乔斯年和方雅的感情很好,方雅是乔宅上上下下认可的少夫人。

  她在乔家生活了十几年,虽然没有见过方雅,但乔斯年经常去英国,她早有耳闻。

  一刹那,叶佳期的心底空了一下,不知是什么滋味。

  他有家室,有妻子,有宝宝,事业得意,婚姻美满。

  而她呢,什么都没有。

  难怪三年前他要带人拿掉她的孩子,原来他早就和方雅结婚生子了,怕多出一个私生子解释不清楚?

  双腿像灌了铅,沉重无比。

  乔斯年已经进了休息室,不再理会她。

  过了好久,叶佳期才缓过神来,双腿颤了颤,弯腰拾起自己的背包。

  趁着乔斯年还没有回来,她往电梯口跑去。

  她的眼中是无限的迷茫,还有无措。

  休息室里,乔斯年注意到了叶佳期的一举一动,只是,他没有再拦。

  “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想你呢。”

  小家伙撅着嘴巴,声音听上去不太开心。

  “把电话给孙管家。”

  灯光照在乔斯年的脸上,光线下的乔斯年脸色柔和了许多,只是棱角依旧冷硬,不苟言笑。

  “乔爷。”电话那头传来孙管家的声音,恭恭敬敬。

  “过几天带乘帆回国。”

  “乔爷,您不回伦敦了吗?”

  “嗯。”

  “那好,那好,我过几天就带小少爷回去。”

  “爸爸,爸爸!”那头的小家伙还在叫,叫个不停,可闹腾了。

  听到儿子的声音,乔斯年的唇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

  “这个点,还不睡?”

  乔斯年声音温柔了许多。

  他看了一眼腕表,此时是国内十点半,伦敦的早晨四点半。

  小家伙扒拉着手机,奶声奶气道:“睡醒了,看不到爸爸,想……”

  说到最后一个字,小家伙故意拖长了音调。

  “听话,去睡。”

  “知道了……”

  放下手机,乔斯年再往外面看去时,已经看不到叶佳期的身影。

  此时,叶佳期已经走到了酒店外面。

  夏季的尾巴,晚风一阵阵吹来,有点冷。

  她甩了甩背包上的水,往酒店外的公交站台走。

  还有最后一班公交车,差点就回不去。

  乔斯年究竟是什么时候回的国?

  叶佳期拿出手机,刷了刷网页——

  很显然,各大媒体对于乔爷回国的消息全然不知。

  她要是把这个消息放出去,一定头条。

  叱咤京城的乔爷从英国回来了,听上去都那么有价值。

  现在的她在尊皇娱乐公司做实习记者,一个月后就是考核期,能不能转正,全看自己表现。

  叶佳期飞快编辑短信,给她的直属上司琴姐发短信。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跟乔爷撒个娇》

第009章 还敢不敢坑我


  短信发完,一辆公交车正好开来,叶佳期上了车,靠在椅背上,思绪却不知飘到哪里去了。

  以前,她也喜欢坑乔斯年。

  十四岁那年,有一次,她和乔斯年窝在沙发上看电视。

  客厅的电话响了,乔斯年瞄了一眼,是他父亲乔天佑打来的。

  他吩咐她:“去接,就说我不在。”

  叶佳期懒得跑下暖和和的沙发,可是迫于乔爷的淫威,她只好裹着毛毯,跳下沙发,踩着拖鞋走过去。

  “乔斯年在吗?”那头是低沉而苍劲的声音。

  “对不起,乔爷说他不在。”

  话音刚落,乔斯年就拉下脸,对她说了一个“滚”字。

  这丫头,就是故意的!

  叶佳期不乐意了,撅起嘴巴。

  她从暖和和的沙发上下来替他接电话,他还让她滚。

  于是,叶佳期对着电话喊了一声:“乔爷让你滚。”

  乔天佑和乔斯年的脸都在一瞬间变黑,阴沉沉的,如暴雨前的天空。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主动挂了电话。

  叶佳期并不知道那头是谁,冲乔斯年吐吐舌,得意地又跳上沙发。

  反正这锅,她不背。

  谁让乔爷他自己懒嘛!

  想到这儿,靠坐在公交车上的叶佳期笑了,唇角牵起一抹上扬的弧度,略苦涩。

  回忆,好遥远。

  后来,乔斯年也没有怪罪她,只是问了她一句:“知道刚打电话的是谁吗?”

  叶佳期一愣,咬着薯片摇摇头。

  “我父亲。”乔斯年淡淡道,目光又落在电视节目上。

  啊???

  这下轮到叶佳期傻眼了,她欲哭无泪,好长时间没缓过神来。

  她怎么知道那是他父亲啊!

  他父亲常年定居在国外,她连面都没见过。

  而且,他父亲的电话,他自个儿怎么不接?!

  一直到电视节目放完,她都没有缓过来,连零食都忘记了吃。

  乔斯年见她愣神,站起身摸摸她毛茸茸的脑袋,破天荒地笑了一下:“下次还敢不敢坑我。”

  叶佳期连忙摇头,不,不敢了。

  她还以为乔斯年会训她一顿,然而,并没有。

  只是,小孩子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很快就忘了。

  下一次,她又屡教不改,该坑他的时候毫不手软。

  但,他从未骂过她。

  叶佳期靠在公交车座椅上,收起手机,闭上眼睛睡觉。

  从这儿坐到她租住的房子,需要半个小时。

  她和闺蜜尤翩然住在一起,尤翩然是明星助理,这会儿可能还在片场跟着大明星忙得团团转。

  叶佳期一回去就脱掉了衣服、鞋子,躺在了床上。

  累,心累。

  但,刚迷迷糊糊要睡着,微信消息就响了,接二连三!

  叶佳期带着困意,眯起眼睛查看消息。

  所有的群都炸开了,主题只有一个:乔爷回国了!

  各大门户网站头条都已经更换:

  “据知情人士透露,商界大佬乔斯年于今晚秘密回国。”

  “有人偷拍到乔爷在兰斯特酒店的背影,乔爷出国三年,风姿不减。”

  “京城商界将如何风云变幻,我们拭目以待。”

  叶佳期眯眼扫完消息,微微一笑,关上手机,睡觉。

  照片是她临走时偷拍的,可她不会承认。

  凭着这头条,她的转正肯定有希望。

  叶佳期满足地抱着枕头睡下,咂咂舌,唇角上扬。

  转正后,她就不用再出去做兼职了。

  不用再这么辛苦了。

  兰斯特酒店,总统套房。

  宽大的落地窗前,乔斯年点了一支烟。

  这儿是八十八层,从窗口往外看,整个京城最繁华的地段尽收眼底,一览无余。

  灯火璀璨,车水马龙。

  他刚从游泳池上来,洗了个澡。

  烟刚点上不久,特助孟沉就敲门走了进来。

  烟雾缭绕在乔斯年的身侧,他的一张脸若隐若现,完美无瑕。

  “乔爷,您被偷拍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跟乔爷撒个娇》

第010章 有乔爷宠着


  孟沉递过自己的手机,他一向言简意赅,只挑重点说。

  乔斯年吐了一口烟,接过孟沉的手机扫了两眼。

  果真,各大门户网站头条都是他。

  然而全部头条的照片只有一张,像素还不怎么高。

  而且,只拍到了他的背影。

  “乔爷,我去查。”

  孟沉没有等乔斯年发号施令,主动说道。

  他跟了乔斯年多年,他知道,这种事情,乔斯年是绝对不允许存在的。

  乔斯年这次低调回国,就是为了不在京城引起波动。

  兰斯特酒店是乔氏旗下的产业,安保性能极好,监控工作也十分到位。

  因而,乔斯年回国的第一晚,才选在了这儿!

  “不用。”

  乔斯年将手机还给孟沉,脸色不变。

  “乔爷,不用吗?”

  这事儿,在孟沉眼里可是大事。

  “你准备准备,明天回乔宅。”乔斯年吩咐。

  “是。”孟沉点头,“乔爷,要把小小姐请回来吗?”

  孟沉口里的小小姐不是别人,正是叶佳期。

  虽然叶佳期是乔斯年从半路上捡回来的,但乔斯年从未将叶佳期当外人对待,更没有将她当作下人。

  乔宅上上下下谁也不敢得罪叶佳期,都一致叫她小小姐。

  叶佳期那丫头刚来乔宅的时候战战兢兢,见什么都怕,走到哪儿都得拽着乔斯年的衣角。

  但后来,被乔爷惯得没大没小,上蹿下跳。

  全家上下只有乔爷治得了她,但谁也没见乔爷治过她。

  乔家上上下下都说叶佳期命好,有乔爷宠着,就算把京城闹翻过来,也没人敢说一句不是。

  “请她做什么。”乔斯年淡淡道,“把她的屋子收拾出来。”

  孟沉愣了愣,这三年,叶佳期的房间,谁也不敢动!

  就算叶佳期搬出去了,但她的房间依然每天有人打扫,纤尘不染,没有任何人敢住进去。

  可现在,乔爷发话了。

  “乔爷,东西全搬走?”孟沉小心翼翼地问。

  “还当她是大小姐?让她自己来取!”

  “是。”

  孟沉退下。

  乔斯年又吸了一口烟,地板很快落了一地的烟灰。

  一支,两支……

  整整抽完五支烟,乔斯年才沉着脸,关上窗帘,回房休息。

  夜间新闻一发,所有人都知道乔斯年回京城了,但没有一个记者敢偷拍,敢跟踪。

  乔爷一向低调,所有人都知道。

  但叶佳期可不关心这个,她只关心自己的转正问题。

  第二天一大早,叶佳期就兴冲冲地跑到直属上司琴姐的办公室里。

  “佳期,你这照片是怎么拍到手的?”琴姐脸色诡谲。

  “呵呵呵,随手拍的,运气好。”

  她其实知道乔爷的很多事情呢,可她哪里敢说。

  “随手拍?佳期啊,你知道的,做我们这行,偷拍不要紧,但最怕惹事。你偷拍了乔爷,这可怎么的了。”

  “琴姐,你什么意思?”叶佳期睁大眼睛。

  昨天琴姐还夸她能干的,今天她以为琴姐会跟她说转正的事。

  没想到!!

  “你跟了我两个月,是个好苗子,我也没有什么别的意思,你这可是犯了大事!”

  “佳期,我只能辞退你了。”

  

继续阅读《跟乔爷撒个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