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皇后是朕的黑月光》顾云黛,赵元璟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皇后是朕的黑月光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云黛
简介:进宫前,顾云黛就被太子困在了厨房里
进宫后,顾云黛一心想用药膳废了人渣
谁知太子妻妾迟迟无孕,她的肚子里却蹦了个儿子出来
顾云黛本想母凭子贵安安静静过日子,等儿子长大封王做个闲云野鹤的太妃
谁知皇叔造反,皇家子嗣死了一大堆,她的儿子变成了唯一的皇孙……眼看着距离后位越来越近,云黛忽然觉得,扶持儿子做皇帝,甩掉渣男做太后才是人生最爽的事情
...
角色:顾云黛,赵元璟
小说《皇后是朕的黑月光》顾云黛,赵元璟完整版免费阅读

《皇后是朕的黑月光》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断绝关系


  顾云黛浑身湿漉漉的躺在一堆干草上。

  一张巴掌大的脸,惨白如纸,被泡的有些浮肿。

  她缓缓睁开眼,便觉得一阵刺骨寒冷,钻入身体的每一个毛孔,刀割一般。

  她忍不住蜷缩起身体。

  这时破屋门被推开,一个四十左右的圆脸妇人抱着衣服被子,急匆匆跑进来,看见云黛的模样,不由得眼泪直流。

  “三姑娘,快把被子裹上。”她扑到云黛面前,把被子给她裹上。

  云黛觉得快冷死了,顾不上多问,胡乱脱了湿透的衣服,换上粗布棉袄棉裤,把自己裹在被子里,不停打着寒颤。

  “……三姑娘,这可怎么好。”妇人抹着眼泪哭着说,“小少爷被抱走了,老爷说,要把小少爷摔死啊,您快想想办法吧。”

  “什么?”云黛被冻的脑子有些僵硬,一时间没明白,哪里来的小少爷。

  妇人归拢一堆草,拿出火折子点燃,给她烤着,急促的把事情说了一遍。

  云黛身体逐渐暖和起来,脑子转了转,这才慢慢回想起自己穿越之前的事情。

  原主性子懦弱胆小,活了十六年,却做了一件胆大的事,那就是她一个未出阁的菇凉,却藏在奶娘家,偷偷生下一个男婴,但是月子还没做完,就被家里人发现了。

  家人逼问她孩子的父亲是谁,她却根本说不出来。

  暴怒的顾老爷觉得她伤风败俗,辱没家门,直接按照族规,把她塞进猪笼,沉入湖中。

  后来被奶娘母子俩偷偷救出来。

  而原主已经被淹死,云黛穿越而来。

  “孩子……不是在奶娘家里吗?”云黛想了想,嘶哑着嗓子说。

  “刚才老爷派人把孩子抢走了!”潘婶急的眼泪直掉,“三姑娘,您快想想办法,晚了可就来不及了……”

  毕竟是原主的孩子,才一个月大。

  云黛心里也是不忍。

  “孩子被抱去哪里了?”

  “去了祠堂方向。”潘婶急的直哭,“老爷说要当着全家人的面,把孩子摔死,以示惩戒……”

  “我把孩子抱回来!”

  她站起身扔下被子,跑出破屋,踩着厚厚的雪,循着记忆中的方向,跑到祠堂。

  祠堂外面围了许多人。

  隐约还能听见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

  她挤进人群,一眼看见顾老爷满面怒容,手中抱着一个衣衫单薄的男婴,男婴捏着小拳头,哭的小脸发紫。

  “……今天,我便摔死这个小孽障!”顾老爷说完,举起男婴。

  “住手!”云黛冲过去。

  周围一片哗然。

  认出她的人,都露出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顾老爷看见她,也愣住:“你,你个孽障,怎么还没死??”

  云黛没理他,上前一把抢过孩子,脱下棉袄,把孩子紧紧裹住。

  顾老爷大怒,吼道:“来人,把这两个孽障一起捆起来,扔到井里,我看她还怎么爬出来!”

  两个仆役上前,动手拉扯云黛。

  这时一个衣衫华丽的妇人冲过来,护在云黛面前,哭道:“老爷,她可是您的亲生女儿啊!您就饶了她这一次吧!”

  云黛回头看她,认出她是原主的母亲,顾家的夫人叶氏。

  “你给我滚开!”顾老爷怒道,“这就是你养出来的好女儿,丢人现眼,败坏门风!留着她,我顾家的脸都要丢尽了!”

  云黛推开叶氏,抱着孩子站起身,一字一句说道:“从今天起,我跟顾家断绝关系。我不再是顾家女儿,顾文斋,你也没有资格定我生死。”

  顾老爷愣了下,随即暴怒:“你要跟顾家断绝关系?好,我就成全你,你这条命是我顾家给的,把命留下,我就放你走!”

  “老爷,她是你的女儿啊,你何苦要逼她去死?”叶氏哭的肝肠寸断。

  看着怀中脸色青紫的弱小婴儿,云黛知道,如果她不留下点什么,是不可能带着孩子脱身的。

  她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说道:“古有哪吒剔骨还父,今天,我就划花这张脸,与顾家断绝关系!从此以后,我不再叫顾云黛,我姓云名黛!”

  说着,她举起尖锐石头,朝脸上划下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皇后是朕的黑月光》

第二章 重新生活


  在叶氏的尖叫声中,一只手伸过来,握住了云黛的手腕。

  “好端端的一个姑娘家,划花了脸,多难看?”声音是清冷漠然的。

  云黛回头,看见身后站着一个身披紫色华丽披风的年轻男人。

  这男人容貌俊美,剑眉薄唇,双眸凌厉,天生便有一种令人臣服的华贵之气。

  顾老爷看见他,顿时神色一变,便要上前行礼。

  男人身后的随从朝他摇摇头,止住他的脚步。

  男人松开云黛的手,淡淡说道:“顾老爷,既然你女儿要跟顾家断绝关系,又何必要了她的脸呢。”

  “是是是。”顾老爷唯唯诺诺。

  “顾老爷家风严谨是好事,但也不能随意把人处死。”男人淡淡说道,“传到宫里,这名声可不好听。”

  顾老爷噤若寒蝉:“我明白,我一定好好处理这件事……”

  男人没有再看云黛一眼,带着随从离开了。

  男人离开之后,顾老爷毫不犹豫把她扫地之门,在全族人面前,宣布从此与她断绝父女关系。

  云黛无所谓,抱着孩子,走的毫无留恋。

  倒是叶氏追上来,把自己的披风给她裹上,又拿出一些碎银子给她,哭道:“娘没用,护不了你们,娘还要照顾你的弟弟……黛儿,以后,你,你自求多福吧!”

  云黛很平静的收下了钱。

  不远处,一对年轻男女站在拐角处,冷漠的看着她。

  那是原主的亲弟弟和庶妹,她们衣衫华丽,身边簇拥着婆子丫鬟。

  与她,像是两个世界的人。

  云黛没有再看一眼她们,抱着孩子,回到了奶娘家。

  因为她的缘故,奶娘也被赶了出来。

  好在奶娘的男人和儿子都是老实勤快的汉子,自己做点小买卖,还能糊口。

  三个月后,春暖花开。

  在奶娘的细心照顾下,云黛的身子总算是恢复的差不多,孩子也逐渐白胖起来。

  在这三个月里,她没有再跟顾家有一丝联系。

  顾家也仿佛完全忘记了她这个女儿,不闻不问。

  奶娘抱着孩子,笑道:“瞧瞧我们小少爷,长得多白嫩俊俏,长大了必定是个秀气的哥儿。”

  云黛笑道:“潘婶,我已经不是顾家的小姐,以后您也别叫他小少爷了,就叫晏儿。跟着我姓云。”

  她正在收拾晏儿的小衣服小裤子。

  三个月下来,她已经和这孩子有了深厚感情。

  潘婶抱着晏儿,担心道:“姑娘,你身子才好,真的要去给人做帮工吗?”

  “是啊。”云黛笑道,“我现在恢复的很好,婶子您别担心。”

  奶娘家本也清贫,她不能再拖累他们。

  她要自己赚钱,买宅子,养活晏儿。

  潘婶忧心忡忡:“可,姑娘这身份,怎么能去厨房做事呢?太委屈了……”

  “我已经不是顾家的千金小姐,凭双手挣钱养晏儿,天经地义。”云黛把叠好的小衣服放到一边,说道,“只是以后我不能天天回来,还要麻烦潘婶你帮我看着孩子。辛苦您了。”

  潘婶红着眼圈,说道:“姑娘只管放心,你是我带大的,我再带晏哥儿,高兴都来不及呢。”

  云黛收拾完,又对着镜子描脸。

  她这张脸长得太过美艳,出去做事难免招眼。

  她便利用化妆技术,让自己变的普通一些。

  画完了,她给潘婶看。

  潘婶笑中带泪:“我们三姑娘天生的好颜色,却要遮着……”

  “免得惹麻烦嘛。”

  云黛无所谓的笑着,接过晏哥儿,在他柔软胖乎乎的小脸蛋上亲了又亲,依依不舍搂着他柔软带着奶香的小身子,说道:“乖儿子,乖乖在家陪着潘姥姥,娘去挣钱给你买糖糖吃,好不好?”

  小小婴儿不懂她的话,但似乎知道她要离开,小手揪住她的衣襟,不肯松开。

  云黛狠狠心,把孩子交给潘婶,头也不回离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皇后是朕的黑月光》

第三章 做工


  她赶到牙行的时候,屋里已经站着十来个年轻女子。

  她们多是布衣钗裙,竭力装扮的干净整齐。

  看见门口又进来一个容貌寻常的瘦弱女子,她们也没在意。

  云黛低眉顺眼站在最后面。

  片刻后,牙婆进来,扫视着她们,先给她们来个下马威:“待会要去的,可不是什么普通地界儿!你们都给我老实着点,别一双狐媚子眼睛到处飘。若给我惹祸,别说你们,你们一家子都跑不掉!”

  女子们诺诺应了。

  牙婆拿着一本名册,照着念名字,对人头。

  到云黛的时候,牙婆朝她看看,说道:“太瘦了,能干粗活吗?长得也差了点,看在是老潘介绍的份上,跟着去试试吧。”

  “谢谢马大娘,我一定好好做事,不辜负您的栽培。”云黛乖巧笑道。

  牙婆看她虽然容貌普通,但干净利落,安静柔顺,心里也挺喜欢,就说道:“你站前头。”

  云黛站在了最前面。

  其余女人们虽然心里不满,但也没什么意见。

  毕竟她长得不好看,抢不过她们风头去。

  牙婆说:“今天要去的是官人家,你们表现好点,争取留下,也能给家里挣点糊口钱。来来,都上车。”

  她招呼女人们上了一辆牛车,拉着她们,来到一座宅院前。

  宅院很气派,门口立着两头威武的貔貅雕像,一看就是官宦世族。

  下了牛车,两个门子上前来问话,牙婆讨好的塞了把铜钱给他们,请他们进去通报一声。

  “走后面角门进去。”门子不耐烦的说道。

  牙婆便领着云黛等女绕到后面角门进去,穿过垂花拱门,来到厨房门外。

  厨房里好几个媳妇正忙碌着,里面传来浓郁的香味。

  一个管事模样的媳妇出来,跟牙婆说了几句话,便走过来扫视着云黛等人。

  “都是良家子吗?”她问。

  女子们都答个“是”字。

  管事媳妇点点头,又打量女子们,说道:“你们各自都能做什么?”

  有的说会刺绣做女红,有的说会煮茶侍奉主子,有的说会梳头描眉,还有的说会写字算账。

  大多是想朝主子们跟前凑,得个好前程。

  到了云黛,她道:“我别的不会,只会做饭。”

  只她一个,愿意到厨房这种远离主子区域的地方干粗活。

  管事媳妇说:“厨房这种地方,也不是人人都能干的。你也别指望上来就摸主子吃的东西。看你这干瘦的模样,能劈柴,能挑水吗?”

  “……能。”云黛答。

  “那你就留在厨房。至于其他的……”管事媳妇看了看,挑出四个长得齐整干净的,说道,“你们四个跟我到前头给主子看看,愿不愿留下。至于其他的都回去吧。”

  这是不肯要的。

  牙婆忙笑容满面应下,暗地里狠狠瞪了眼被淘汰的几个女人。

  她得少赚多少钱!

  牙婆去找管事拿钱,临走还笑着跟云黛说了几句话。

  云黛进了厨房,几个媳妇就拿鼻孔看她。

  “瘦巴巴的,你会煮什么菜?知道前面主子们每天吃的都是什么吗?”她们笑嘻嘻的嘲讽她,“见过燕窝和鱼翅吗?”

  云黛笑笑:“我生的粗苯,嫂子们教教我,我就会了。”

  “呵呵,教会了徒弟,饿死师父!”媳妇们抱团排挤她,“你手脚干净吗,可不敢让你沾主子们吃的东西!”

  厨房管事媳妇打发她去劈柴。

  云黛没有异议。

  她知道自己是个刚来的,到了人家地盘,就得老老实实从最底层干起,若是强出风头,没什么好下场。

  她老老实实把柴劈了,手指头磨出好几个泡。

  管事媳妇又叫她去挑水,把缸灌满。

  云黛干了整整一上午,到了午饭时间,才坐下来喘口气。

  厨房里正忙的不可开交,谁知上头又说家里公子请了贵客来,要一桌上好酒菜。

  还即刻就要。

  这立马忙不过来了。

  几个媳妇都嘟嘟囔囔不乐意的嘀咕。

  夫人姑娘们要吃,老爷少爷们要吃,外头请了客人来,也不提前说一声,就要酒席。

  这不是成心难为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皇后是朕的黑月光》

第四章 轻薄


  云黛第一次做这么多重活,累的手脚酸软,坐在厨房边小板凳上,拿碗舀了清水喝。

  厨房里头有人喊她:“那个新来的,旁人都忙,就你一个闲坐着?当你是千金小姐啊?快进来帮忙!”

  云黛只得匆匆喝了水,进屋照看着火。

  锅里正炖着肉。

  她看见烧菜的吴嫂只撒了盐,就用水使劲炖肉,旁的竟什么都不放。

  这能好吃吗?

  云黛心里想着,就问:“吴嫂,这味道会淡吧?”

  吴嫂嗤笑道:“你懂什么,我给主子们炖菜好几年了,就不能把他们胃口养刁了,不然以后还怎么伺候?”

  那边有人喊吴嫂过去端菜。

  吴嫂骂骂咧咧去了,又虎着脸警告云黛不许偷吃。

  人手忙不过来,连煮饭的媳妇都端菜到前面去,管事的却不许云黛去。

  “你就在厨房看着火,才来多会儿,就想到主子面前露脸儿,凭你也配!”管事媳妇说着就端菜出去了。

  “呸,老娘稀罕去吗?”云黛在心里吐槽着,站起身,朝炖肉里撒了酱油,醋,糖等乱七八糟的调料,拿筷子捞一块放到嘴里尝尝味道,觉得不够,又抓了把辣子扔进去。

  片刻后,吴嫂急匆匆进来,也没理云黛,把炖肉盛起来搁在盘子里,就又端了出去。

  云黛默默看着,心想我帮你们把主子的胃口养刁一些,不用谢。

  好一场忙乱过后,厨房里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下人们开始吃饭,菜式丰盛,但云黛只有一碗白米饭吃。

  这也不错。

  到了这里之后,云黛才知道,对于普通百姓来说,一顿能吃一碗白米饭,已经是无上美味。

  媳妇们都在前头屋里桌上吃,云黛独自坐在厨房板凳上,端着米饭吃。

  门口有脚步声传来。

  她以为是哪个媳妇进来拿东西,也没理会,低头吃饭。

  谁知脚步声却走到了她身后,一把抱住她。

  云黛吃了一惊,鼻端闻见浓烈的酒味。

  她慌忙丢下碗,挣扎叫道:“你干什么……”

  一只手伸过来捂住她的嘴巴,把她抵到了灶台上,迫使她面对着墙壁,掀开了裙子,没有一丝停顿的就进了去!

  “唔!”云黛疼的眼泪飞出来。

  她做梦也想不到,光天化日之下,竟有这种无耻下流的败类!

  男人力气奇大。

  她又气又急,张嘴狠狠在对方手上咬了一口,用了死力气,恨不得咬掉这人渣的手指头。

  男人吃痛,清醒了一些,立即退了出来,踉踉跄跄离开。

  云黛扭头只能看见他的背影,一袭淡黄色华丽衣衫……

  她提起裤子,随手抓起一把菜刀,想要追上去杀了那个贱种,却看见管事媳妇刘大娘领着个小厮朝这里走。

  “云娘子,你干啥?”刘大娘看见她提着菜刀,脸上带泪,嘴角还有血,不由大吃一惊。

  云黛脑袋清醒了些,胡乱抹了下眼睛,说道:“我刚才切菜不小心切到手指头了……”

  她左手藏在身后,在灶台上狠狠划了下。

  疼的她脸有些扭曲。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皇后是朕的黑月光》

第五章 那碗肉是我炖的啊!


  刘大娘看见她流血的手,皱眉说:“真是上不得台面!谁许你切菜了?脏了主人的东西,你吃罪得起吗?”

  一边小厮不耐烦催促:“刘大娘快着点,上头还等着我去回话。”

  “好好,我这就找人。”她朝外头喊,“吴嫂,你进来!”

  吴嫂正吃饭,擦着嘴进来,笑道:“怎么了,刘大娘?”

  刘大娘严肃问道:“今天给公子酒桌那碗炖肉,是不是你烧的?”

  吴嫂看看她,又看看小厮,心里突突的,问:“怎么了呢?肉味道不对吗?”

  “是的。”小厮说道。

  “这……”吴嫂被吓的脸白了下,恍惚记起盛菜的时候,的确觉得肉的颜色不太对,好像发黑来着。

  当时忙昏了头,她也没在意。

  谁知……

  她猛地指向云黛,说道:“小贱人,你说,是不是你趁着我不在,偷偷朝菜里放东西了?”

  刘大娘皱眉:“吴嫂子,你可要想清楚了再说话,真的是她做的吗?”

  “真的!”吴嫂忙不迭点头,“先前我忙着端菜上去,叫她过来看着火,一定是她乱放东西进去的!”

  刘大娘看向小厮。

  小厮说:“既然如此,那就你跟我来吧。”

  他指了指云黛。

  云黛现在满心只想杀了那个人渣贱种,提着菜刀就跟着去。

  小厮皱眉:“去见主子你拿刀作甚?”

  刘大娘连忙过来把菜刀拿走,说话也温和了许多:“云娘子,你的好运气来了,快去吧!”

  吴嫂闻言愣了下:“什么好运气?”

  “那碗炖肉端上去,公子的贵客吃了很喜欢,要做菜的过去领赏。”刘大娘斜睨着吴嫂,有些幸灾乐祸,“原本是你的好处,你非要推给那丫头。”

  吴嫂猛地一拍大腿,悔恨的肠子都绿了:“我不知道啊,这……你怎么不早说呢?那碗肉是我炖的啊!”

  “现在说啊,晚了!”刘大娘撇撇嘴,出去了。

  吴嫂气的几乎吐血。

  云黛跟着小厮穿过游廊和三道垂花拱门,最后走进一间富丽堂皇的屋子里。

  桌边坐了四五个衣服华丽的年轻男子。

  云黛迅速扫了眼,没有看见那抹淡黄色衣衫。

  “大公子,做菜的就是她。”小厮恭敬着对其中一个男子说道。

  那男子看向云黛,见她虽然年轻,但容貌甚是普通,就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云。”

  “小云是吧,难得二爷喜欢吃你做的菜,你就跟着进宫去吧,好好侍奉二爷。听见没?”大公子说道,“若不好好侍奉,查到你家里头,谁也讨不了好。”

  云黛被羞愤冲昏的头脑慢慢冷静下来。

  家里还有晏儿,还有奶娘一家。

  她不能一时冲动连累他们。

  “还不谢过大公子?”小厮提醒她,“这回进宫你可是撞了大运了!”

  云黛垂头,说了声:“谢谢大少爷恩典。”

  有钱人之间连妾室都能赠送,何况一个做菜的厨娘。

  对她来说,都是做工拿钱,在哪里并没有什么区别。

  小厮领着她去找了管事,把契书拿了,又给她结了一个月工钱二钱银子,这才送她上了一辆青帷马车。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皇后是朕的黑月光》

第六章 检查


  坐进了马车里,身体的不适感,依旧提醒着她之前发生过的令她羞辱至极的事情。

  云黛一遍一遍回想着,逼迫自己一定要记住那个背影,下次再见到他,便能一眼认出来。

  从那人的背影和衣衫料子来看,必定是个贵族男人。

  衣冠禽兽。

  她绝对不会绕过那个无耻的下流败类。

  这样做着心理建设,等马车停下来的时候,她的情绪已经逐渐冷静下来。

  神情虽然平静,眸子却有些冷。

  “云娘子,到地方了。”外面响起一道略显尖细的嗓音。

  云黛回过神,用袖子把脸颊的泪痕擦净,挑开帘子下车。

  抬头一看,她就愣了下。

  眼前是一座黄瓦红墙的宫殿,顶上有“承乾门”三个大字。

  云黛想起来之前那个小厮说过的话。

  当时她被羞愤和怒火冲昏了头,没怎么在意小厮的话。

  此时才知,原来她真的要进宫。

  这么说,那个吃了红烧肉,看上她厨艺的人,是宫里的贵人?

  跟那几个年轻公子哥一起吃酒的,想必也是年轻男人。

  那就只能是皇子了。

  这几个月来,云黛对京都这里的情形也了解了许多。

  当今皇上年过五旬,有五个儿子,三个公主。

  除了大皇子已经成亲建府另住,大公主出嫁外,其余的皇子公主依旧住在宫里。

  云黛心里未免纳闷,有钱人家交换个厨娘不稀奇,还可以随便朝宫里塞人的吗?

  何况御膳房那是什么地方,岂是一般人能进去的。

  云黛就觉得不太靠谱,有点打退堂鼓。

  “走呀。”那道尖细的声音又响起。

  云黛看他一眼,才发现他是内侍的装扮。

  难怪声音怪怪的。

  原来是阉人。

  云黛犹豫了下,想着骑虎难下,只得先跟他进去。

  她是跟陈家签写了契约的,虽然不是卖身,但如果她敢随便逃跑,不仅牙行倒霉,潘婶一家和晏儿也得受牵连。

  为人处世,不能只图自己痛快。

  云黛垂下眼帘,跟着内侍走进承乾门。想到自己的行礼也没拿,浑身上下除了一身衣服,就只有陈家给的二钱工钱。

  门口有侍卫守门。

  内侍亮了腰牌,侍卫扫了眼云黛,便放他们进去了。

  云黛起先还奇怪这皇宫大门为何如此宽松,进去了才知道,真正的检查在后头呢。

  内侍把她交给两个年纪稍大的宫女,说道:“这是梧桐巷陈家公子送给殿下的厨娘,还请二位姑姑好生检查检查。”

  宫女带她去了一间耳房,冷着脸,让她把衣服脱了。

  “我是到厨房做事的,为何要脱衣服检查?”云黛皱眉,心想我又不是来给你们家皇子做女人的,还脱光了检查?

  宫女冷笑一声:“你当什么人都能在小厨房给太子殿下准备饭食?哪怕你身上有一块疤,一块疮,也是不行的!”

  云黛微惊:“这里是东宫?”

  东宫并不是宫殿的名字,而是特指太子住的地方。

  宫女对她的惊讶不以为然,说道:“虽然你是陈家送来的,但该查的也不能免了。脱吧!若是你不脱,我们只能叫人进来动手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皇后是朕的黑月光》

第七章 进宫


  云黛心想,宁愿自己脱,也不要被几个身强力壮的嬷嬷按着脱。

  俩宫女见她这么配合,脸色倒也好了几分。

  “这就对了。进了这里,什么还由得你么。在这宫里,除了主子,全都是下贱的命。”宫女说着,左右打量着面前女子。

  即便在宫里见惯了美人的两个老宫女,也忍不住在心里暗暗赞叹。

  “你真的生过孩子?”莫春姑姑诧异的问。

  “是的。”云黛回答。

  这种事也没什么可隐瞒的。

  她本就是为了养活自己和孩子,才会出门来做事。

  另一个姑姑宋梅就说道:“到底是年轻,竟一点也看不出来。”

  云黛故作腼腆的笑笑。

  莫春半开玩笑道:“说不得哪天被主子爷瞧上,就飞上高枝儿了。”

  云黛忙道:“姑姑莫要开这种玩笑。我只想本本分分做事,不想别的。”

  宋梅就冷笑:“你倒是想呢,也得有这个命。年轻貌美的姑娘多了去了,有几个有这个命?何况你还是个生过孩子的。”

  云黛笑道:“姑姑教训的是。”

  她如此温顺,两个姑姑也说不出什么别的,检查完,就让她把衣服穿上。

  云黛利索的套上衣服。

  天气和暖了,她穿着一件半旧的豆绿色窄袖棉布衫,下身一条同样布料的齐腰裙,头发锥形发髻,用一根木簪子固定住。

  是寻常平民家女子最为普遍的打扮。

  眉目虽然不够出色,但胜在温婉。

  两个姑姑看了,虽然觉得过于寒酸,但想到是在厨房做粗活的,也就罢了。

  出来后,她们跟内侍说了,内侍就把她的契书等文书拿来登记。

  云黛和顾家断绝关系后,便已经以养女身份入了盼嫂家的户籍。如此一来,云黛就从陈府的雇佣厨娘,变成了东宫小厨房里的厨娘。

  按宫里的规矩,所有妃嫔皇子公主,都是由御膳房统一准备膳食,但作为原配皇后留下的唯一嫡子,太子的身体一直就不怎么好。

  所以东宫里就设了小厨房,请手艺最好的厨子,单独烹调食物。

  今天,太子赵元璟在陈府吃了一道红烧肉,竟忍不住一连吃了五块肉。

  这对于身体不佳,胃口也一向不好的太子爷来说,可是前所未有之事。

  于是云黛就来了。

  宋梅是东宫的总管事姑姑,管着东宫的衣食住等方面。莫春则是单管着小厨房的管事姑姑。

  她领着云黛,给她分了一个通铺位置,又领她去小厨房,路上叮嘱说:“咱们东宫与别处不同,规矩也是多。你以后只在厨房做事,别的地方,一步也不要踏。若是冲撞了哪位贵人,那就是一个死字。谁也救不了你。”

  云黛认真记下了。

  她道:“多谢姑姑提点,我只想着好好做事,得了工钱养活儿子,不想别的。”

  莫春对她的温顺表示很满意,点头:“我看你也是个本分的。”

  看这个姑姑还算和蔼好说话,云黛就试探着问:“咱们小厨房是只供太子爷的膳食呢,还是也管别的主子?”

  莫春淡淡说道:“咱们这个小厨房,名义上是只服侍太子爷的,不过,东宫还有一位陈侧妃,一位郭良媛,一位林奉仪,这几位小主的膳食也就都顺便从这里出了。”

  良媛和奉仪,都是太子妾室的等级。

  太子正妃最高,其次是侧妃,然后依次是良娣,良媛,承徽,昭训,奉仪。

  太子赵元璟,今年二十,还没有娶正妃,身边只有三个妾,因着太子身子弱,更是连一个子嗣都没有。

  太子一般二十岁娶正妃,听说大内正在相看着。

  太子妃是未来的皇后,自然不能马虎的。

  这些情况,云黛也是东一耳朵西一耳朵的听来的。

  这些与她没有多大关系,她也不怎么在意。

  跟在莫春姑姑身后,她安静的走着,忽然听见前头有一阵脚步声,随即听见莫春姑姑低声说:“让到一边来,跪下。”

  云黛心中虽然纳闷,但这里是东宫,随时有贵人出入的。

  反正跪就完事了。

  于是她跟着莫春让到小道旁边,跪到地上。

  脚步声由远及近,然后又走远。

  云黛抬头看了眼,一眼瞧见那被簇拥在中间的身影,脑中轰的一声,不由得呆住。

  那道修长略显清瘦的背影,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虽然他已经换了件宝蓝色袍子,但云黛知道,他就是那个在厨房中无耻的男人!

  云黛死死盯着那道身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皇后是朕的黑月光》

第八章 居然是太子


  “……小云?”莫春姑姑已经站了起来,见她仍旧愣愣的跪在地上,诧异的叫了声。

  云黛回过神。

  她垂下眼帘,遮住眸中的惊骇和愤怒。

  莫春姑姑以为她初来乍到,被贵人吓着了,便缓和了语气,说道:“只要你本分做事,不要强出头,不要惹是生非。就不必担心。”

  “歇息姑姑教诲。”云黛吸了口气,低声说。

  “快些走吧,赶着开始准备晚膳了。”莫春姑姑抬脚向前走去。

  云黛跟过去,默默走了一会儿,直到情绪慢慢平复下来,才问:“刚才是哪一位贵人主子?”

  “哦,那就是太子殿下。”

  “太子?!”云黛吃了一惊。

  莫春回头看她一眼。

  云黛忙垂下眼帘。

  莫春带着点警示的意味,说道:“咱们这些奴才呢,就是花园里的一滩烂泥,被主子沾在鞋上都不配。”

  “我明白。”云黛说。

  她悄悄回头看了眼那个身影消失的方向,暗暗握紧拳头。

  难怪那般肆无忌惮,做出无耻下流之事。

  想必,他还不知道他要回来的厨娘,就是那个被他给侮辱的女人。

  云黛正愁不知去哪里找这个狗东西,他却自动送上门来。

  那就,别怪她,心狠手毒。

  云黛心中转过无数心思,面上丝毫不显,跟着莫春姑姑,一路来到小厨房。

  小厨房是个独立的小院子,虽然不算大,但五脏俱全,里外都干干净净的。

  里头已经有四五个宫女正在忙活着,两个老嬷嬷,三个小宫女。

  云黛打量了几眼,发现这里还有一小片菜园子,还养了几只鸡,用栅栏圈起来。栅栏边上,栽种了几株迎春花,正开着嫩黄色的花朵。

  在高高的华丽的宫墙里,竟还有这般的田园景象。

  倒是颇为出乎云黛的意料。

  莫春见她打量,就解释了句:“因着太子殿下一向身子弱,瓜果蔬菜都要最新鲜的。所以咱们就干脆自己辟了片园子,随吃随摘的,比御膳房供的新鲜干净。”

  云黛点点头,心里却想着,这个狗屁的下流太子还挺会享受。

  莫春走到厨房里,向其余几人说道:“今天咱们这里新来一个云娘子,红案上的手艺是极好的。以后大家相处和睦,不要挑事生非,否则我必不轻饶。”

  红案白案是厨子上的称呼,红案就是做肉类,白案就是面食之类的食物。

  其实云黛更喜欢做点心白案,但莫春这么说了,她也没有开口反驳的意思。

  就默认了。

  反正她拿钱做事。

  厨房里的几个人都跟她打招呼,两个嬷嬷看着是好说话的,倒是有个小宫女看着云黛的眼神,带着几分敌意。

  云黛一开始还不明白为什么,直到开始做晚膳的时候,才知道那个名叫芸豆的宫女,在厨房就是负责做肉食的。

  还很得陈侧妃的喜爱。

  难怪有敌意呢。

  原来是怕她抢了她的风头。

  云黛不理会她,按照莫春姑姑的吩咐,端着一碗豌豆,坐在厨房门口摘。

  其余的几人也都各自忙活起来。

  有煮饭的,有切菜的,有蒸馒头花卷的。

  芸豆在煮鱼和牛肉。

  她见莫春姑姑依旧把红案的活交给她做,而云黛只能摘豆子做粗活,心里就很得意。

  莫春姑姑出去的时候,厨房里就说话热闹起来。

  两个嬷嬷跟云黛唠嗑,说道:“听说你是陈府荐来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皇后是朕的黑月光》

第九章 味道不对


  芸豆的耳朵立即竖起来。

  陈国公府,可是陈侧妃的娘家。

  云黛就笑道:“也不算是荐来的,其实我也是才去国公府的。”

  蒸馒头的红豆就笑道:“我听说,是太子殿下吃了云娘子做的一道红肉,就特意跟国公府要了她来呢。”

  “阿弥陀佛,这可是天大的造化。”白嬷嬷笑道。

  云黛笑道:“你们叫我小云就行。”

  芸豆撇嘴:“太子殿下不过是在外头尝了一口新鲜罢了,哪里就能真的喜欢了。外面那些粗糙的吃食……”

  这时莫春姑姑回来,正好听见芸豆的话,立即沉下脸:“你满口胡说什么?若是被陈侧妃听见,你有几个脑袋!”

  芸豆脸刷的白了,忙道:“我是无心之言,姑姑恕罪。”

  说国公府的食物粗糙,那从小吃到大的陈侧妃算什么了?

  莫春狠狠剜她一眼,说道:“太子那里传膳了,都手脚麻利些!”

  不多时,外面就来了两个容貌秀丽,衣衫华丽的宫女,等着取膳食。

  那是太子身边的一等宫女,厨房里头的人是没资格送膳食进主子屋里的。

  芸豆看见她们,就露出了羡慕的神色,说道:“什么时候,咱们也能这么体面就好了。”

  做面食的蜜豆就笑呵呵说道:“我觉得在厨房挺好的,有吃有喝饿不着。”

  芸豆看了眼她的圆润的身材,心里不屑,说道:“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一心只知道吃吃吃。看看你的身子,胖成什么样了?”

  芸豆讥讽了蜜豆后,又瞥了眼红豆。

  三个小宫女里头,芸豆身材最纤细,红豆胖乎乎的讨喜,但最漂亮的要数负责煮饭煮粥的红豆。

  她一张鹅蛋脸,眉毛入鬓,眼眸明亮,琼鼻樱唇。

  是标准的美人。

  只是她自己却很不在意的样子,穿着一身旧的豆绿色宫装,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妆饰。素着一张脸,被晒的变成了小麦子。

  但依旧掩饰不住她的美貌。

  芸豆看着红豆的眼神,都充满了嫉妒。

  红豆却是个冷淡的性子,自顾自干活,谁也不搭理。

  两个老宫女则是做粗活的,洗碗劈叉挑水洒扫的。

  老宫女手粗,主子们都嫌弃,更不许她们碰吃食的。

  莫春姑姑亲手把饭,菜,汤等都装进食盒里,交给两名一等宫女。

  等她们拿走了,才开始准备其余几位主子的。

  自然也都是要按照位份尊卑来准备的。

  如果郭良媛和林奉仪敢抢在陈侧妃前头取膳食,陈侧妃可不会饶了她们。

  莫春姑姑见云黛剥好豌豆,就招呼她过来一起给几位主子装饭菜,同时提点她们几个:“在咱们宫里,吃穿用度,那一项都是要照着规矩来的。位份低的若有一点僭越,都是不成的。”

  云黛和红豆都默默听着,蜜豆就笑呵呵的:“反正主子们吃剩下的,够我吃饱就成。”

  她这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也是让人好笑。

  芸豆向来瞧不上她,低声嘟囔:“谁不愿意当主子,吃好的,喝好的,穿好的……”

  莫春姑姑看她一眼,没说什么。

  等主子们的膳食都准备完了,才轮的上她们自己吃。

  她们自己吃的就简单了,一碗白米饭,一份素菜,一碗汤。

  作为低等宫女,吃饱就行,想要好的是没有的,荤菜就更不可能。

  吃完了饭,大家正收拾着,就看见太子屋里两位一等宫女沉着脸走进来,哗啦一声,把食盒砸到了地上。

  里面的碗碟饭菜撒了一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皇后是朕的黑月光》

第十章 就是这个味道


  众人都吃了一惊。

  “二位姑娘,这是怎么了呢?”莫春姑姑急忙过来询问。

  “怎么了?”其中一位个子高挑的冷着脸,指着地上的饭菜,说道,“这样的饭食,你们也敢端给主子爷吃?”

  “这饭菜……怎么了?”莫春心里纳闷,“平常也都是这些……”

  “爷说不对!”高个子宫女斥道,“爷点名要的那道煮肉,端去就先尝了一口,当时就变了脸色,说味道不对!”

  芸豆的脸刷的白了。

  肉类都是她做的。

  她慌忙上前,蹲在地上捡起一块肉,颤声说:“这肉,奴婢弄的很仔细,不会有什么问题啊……”

  高个子宫女上前就给了她一耳光,骂道:“爷说有问题,你敢说没有?再做一道呈上去,味道还不对,你自己掂量着!”

  芸豆被打的眼前直冒金星,忍着眼泪,应道:“奴婢马上就重新做……”

  俩宫女冷着脸,说一会来取,就走了。

  芸豆眼泪一滴一滴往外掉。

  其余几人都面面相觑。

  莫春朝地上看了眼,心里有了盘算,开口说:“芸豆,你把这里收拾了吧。那个小云,你来做这道煮肉。”

  芸豆心中咯噔一声,抬头看向莫春:“春姑姑,红案一向我负责的……”

  “主子爷不满意。”莫春淡道,“你忘了主子爷为什么把小云要过来吗?再惹的爷不高兴,你可小心挨板子。”

  芸豆不说话了,咬着唇,眼泪在眼眶打转。

  云黛就去煮肉了。

  她倒不争,但该她做的事,也不含糊。

  她洗干净手,挽起袖子,选一块最好的五花肉,切成方块,葱生姜也都洗干净准备好。

  至于做法就很简单,云黛猜想之所以太子吃了一口就念念不忘,大概是因为这朝代不怎么流行吃红烧肉的缘故。

  先把五花肉在开水里焯一下,捞出来。

  砂锅底放油,铺一层香葱,然后把切好的五花肉摆在上面。然后再把生姜和香葱摆在肉上面,倒一些酱油,冰糖,黄酒等大料。

  然后就慢慢炖。

  期间俩宫女来催了两次,云黛只说,若催的急了,做的不合胃口,她担不了这责任。

  宫女也无奈。

  炖了大半个时辰,把肉端下来,满屋子都是香味。

  肉红彤彤的冒着油,怎么看怎么诱人。

  俩宫女看了都有些咽口水。

  这还没完呢。

  再把汤汁倒在肉上,撒些葱花,搁在蒸锅上蒸一刻钟。

  就这么一道菜,细火慢炖了一个时辰。

  莫春姑姑一直注意打量云黛,不管宫女怎么催,她始终不紧不慢,从容有序,心里就有些赞赏。

  蜜豆吸着鼻子,口水直流:“好好闻啊,一定很好吃吧!我都有半年没吃一口肉了。真想念。”

  芸豆站在角落里,捏着帕子,眼睛里直冒火。

  宫女把急吼吼的把肉端回去,不多时就喜滋滋的回来了,还捏了一大把铜钱,说道:“爷吃的高兴,这是赏的。那个小云,拿着吧。爷说了,以后的菜都你做。每天都要不重样的。”

  云黛得了一大把铜钱。

  粗略一算,也有一贯了。

  她把铜钱分给厨房里众人。

  虽然说是给她的赏赐,但她知道自己不能吃独食。况且她是新来的,一来就得了赏,再不分些好处,遭人嫉恨就是难免的。

  个个都喜笑颜开的。

  唯独芸豆阴沉着脸,直接把铜钱扔到了地上,背地里冷笑道:“得了几个赏赐,显摆给谁看。我往常得了那么多,也没像她这样。谁稀罕!”

  蜜豆连忙把铜钱都捡起来,说道:“这是小云姐姐一片心意呢。对了,小云姐姐还做了一道有肉味的菜,可好吃呢。你去尝尝吗?”

  “吃吃吃,你就知道个吃!”芸豆狠狠的扔了帕子,低声说道,“等我跟了陈侧妃,我倒要看她能张狂到什么时候去!”

继续阅读《皇后是朕的黑月光》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