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凡,何思凝《帝师王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帝师王婿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毛豆布丁 
简介:那一晚,他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一个女大学生...
角色:叶凡,何思凝
叶凡,何思凝《帝师王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帝师王婿》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叶凡!求求你!救救七月吧!”
“你的女儿,浑身的鲜血就要被别人抽空了啊!”
“求求你!救救她!救救她啊!”
“我们在青山城第三医院的……”
突然间,电话挂断,再也没有了声音。
“这……这是思凝的声音?”
腾!
讲台上,那道浑身充满儒意的身影,瞬间化为漫天煞气,席卷整个教室!
我的女儿?!
我叶凡的女儿?!
砰!
黄花梨的讲台,被他硬生生砸出数十道裂纹!
“啊啊啊!”
一声凄厉的怒吼,直穿云霄!
抛下一切,没有任何话语,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教室!
唰!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原本在教室中恭敬听课的众人,全部站了起来!
教室里面的三十六个人,涵盖天朝军政工商各界,有权倾一方的边境战神,有富甲天下的商界巨亨,每一个,都是跺一跺脚,半个天朝都要颤三颤的顶尖权贵!
此刻,没有人在乎那价值上百万的黄花梨讲台损坏,他们看着门口处,浑身有些颤栗的感受着还残留在教室中那股滔天怒意,一个个心胆皆寒!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
让一向泰山崩于面前都面不改色的老师竟然如此的愤怒?!
一个身穿军装的中年人,目光微微一寒,突然爆喝道:“来人!传本将军的军令!”
“把三号军区的飞机坦克都给老子调出来,三万士兵,全副武装,等候命令,随时支援老师!”
而他的旁边,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紧接着开口:“思宇传媒旗下,所有记者媒体全部出动,以最快的速度,查清事情的动态!”
三十六通电话,三十六道命令,全国,沸腾了!
他们不需要知道叶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甚至不需要知道事情的对错,他们只需要知道,无条件的去援助叶凡,哪怕,拼上自己全部的势力!
原因无他,因为叶凡,是他们的老师!
而另一边,一辆绝版的敞篷跑车,呼啸而去!
站在副驾驶座上的叶凡,遥望着前方无尽的黑暗,满脸的苦涩!
他八岁离家,二十年时间,行走于九州各地,教化苍生!
一人一力,培养出圣贤三名,战神七位,国医九名,财阀明星更是无数!
胸幄经天纬地之才,腹藏春秋大义之术,桃李散满天下,功为天下师,尊称帝师!
脑海中,一个清纯的脸蛋,慢慢的浮现。
还记得那是五年前,自己实验某个新型药材的时候,不慎错乱,良药成春毒,那一夜,他被乱了心智……
等第二天清醒的时候,昨天的一切,仿佛海市蜃楼一般,只是,当晚给他当助手的一个女大学生,再也没有出现过……
依稀记得,她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何思凝……
那一夜,我还是伤害了你吗?
思绪慢慢回拢,眼中的苦涩,逐渐变成一抹坚定!
既然老天再重新给我叶凡一个弥补你的机会,那我绝对不会错过!
思凝,等着我!
还有我那从未见过一面的女儿,爸爸来了!
此刻,百里之外的青山城第三医院,何思凝死死的抱着怀中怀中满脸苍白的女儿,声泪俱下:“求求你!求求你们放过我们吧!”
“欠你的钱我一定会还,我的女儿还这么小,求求你们放过我们吧!”
对面,几个满脸纹身的大汉将她团团围住,为首一个刀疤男恶狠狠的说道:“老子才不管这么多!”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现在你全家上下,也就这个小野种还有点价值,我放了你们,你还能拿什么还钱?!”
“都TM还愣着干什么!”
“把人给我带走!”
“不!不要啊!”
何思凝死死的抱着七月:“你们这是谋杀!我要报警!我和你拼了!”
砰!
刀疤男毫不留情的一脚踹了出去,何思凝娇弱的身躯,顿时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到了墙角上,额头上,顿时殷红一片!
“妈妈!”
心疼的声音顿时响起,七月看着何思凝的模样,满脸的心疼,她死死的攥着自己的手,看着刀疤男:“叔叔,求求你,不要打我妈妈了!”
“七月听话,七月让你抽我的血……”
看着小女孩伸出来瘦弱的快要皮包骨的胳膊,刀疤男没有丝毫的怜悯,恶狠狠的一笑:“早就这么听话不就得了!”
“给她再抽1000CC的血!”
一旁的医生,眉头却微微一皱:“她的身体太虚弱了,再抽1000CC,恐怕会有危险啊!”
“让你抽你就抽,只要当场抽不死,就跟我们没关系!”
“小姑娘,不要怨我,要怨,就怨你这个没本事的妈,还有那个不负责任的爹吧!”
看着医生为她绑好抽血带,七月苍白的脸上,冲着何思凝挤出一抹笑容,眼中,带着对生活最后的眷恋:“妈妈,对不起,七月不能陪在你身边了!”
“虽然我没有见过爸爸,但在七月的心里,爸爸一直都在,他是一个英雄,会有一天,让七月骑在他的脖子上,给七月买好多好多棉花糖……”
“他会捏着七月的小脸,说七月是他的宝贝……”
“可惜,七月恐怕等不到那一天了……”
“妈妈。”
“如果,有一天,你能见到爸爸,请替七月转告他,七月从来,就没有怪过他……”
“我的女儿!我的女儿啊!”
何思凝挣扎着想要爬向七月,可是被两个大汉死死的拉住,那殷红的抽血管,此刻,宛若死神的钩锁,在一步一步,勾走七月弱小的生命!
“妈妈……”
七月的眼皮,越来越沉,她的嘴角,扬起一抹幸福的弧度:“我好像,看到爸爸来接我了……”
砰!
就在这时,病房门,直接被一脚踹个粉碎,看到眼前的一幕,叶凡双目通红,一声撕心裂肺的呐喊,响彻黑夜!
“我的孩子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帝师王婿》

第2章


此刻的叶凡,宛若一头濒临爆发的野兽,尤其是看到七月那逐渐闭合的眼皮,滔天怒火,彻底爆发!
帝师一怒,天崩地裂!
刀疤男先是一愣,随后满脸不屑的一指他的脑袋:“你TM是什么谁?!”
“给老子滚出……”
话还没说完,一声死神的召唤,陡然响起:“贪狼!”
唰!
一道黑色身影,越过叶凡,伴随着一道血箭飚起,一条胳膊,扬长而起,重重的跌落在地上!
没有丝毫感情色彩的冰冷,从贪狼嘴中缓缓吐出:“辱吾师者,当斩!”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骤然响起,刀疤男捂着鲜血喷涌的断臂,满脸狰狞:“都TM还愣着干什么!”
“给我砍死他!”
一众小弟顿时嗷嗷的冲了上来,贪狼嘴角,扬起一抹嗜血的弧度,如虎入羊群,只听一片凄厉的惨叫声,整个房间之内,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
叶凡看都没看他们一眼,粗鲁的将抽血管拔掉,一脸焦急的抱着七月,满脸的心疼:“七月!醒一醒!”
“爸爸来了,你睁开眼睛看看爸爸啊!”
七月沉重的抬开眼皮,看着面前这张焦急的面孔,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使劲抬着自己的小手,想要抚摸叶凡的脸颊。
“爸……爸爸,真的是你吗?”
“七月,终于看到爸爸了……”
虚弱的声音,越来越小,就差一点点就能触碰到叶凡面颊的小手,最终,无力的倒下,眼睛,也缓缓的闭合了起来!
“七月!”
叶凡低吼一声,一条无形的黑龙,在他身后仰天咆哮!
杀人如麻的贪狼,浑身一颤,看着此刻的叶凡,眸底深处也露出一抹不可遏制的恐惧!
帝师一怒,天地皆寒!
“七月!我的孩子啊!”
一旁的何思凝终于反应过来,发疯一般的冲了过来,冲叶凡怀中抢走七月,失声痛哭:“七月!你睁开眼睛看看妈妈啊!”
“我求求你!睁开眼睛啊!”
叶凡双目喷火,牙齿咬的咯咯作响,突然间,目光猛然一转,如同死神的凝视,看向那抽血的医生!
医生双腿一软,直接瘫坐在地上,满脸冷汗,结结巴巴道:“大……大哥,不关我的事啊!”
“是他们非逼着我抽的啊!”
冰冷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你抽了多少?”
医生不敢有半分的隐瞒,哆哆嗦嗦道:“一共……一共抽了有2500CC。”
“什么?!”
正常人一次性抽血,如果超过2000CC,就会可能出现生命危险,而七月,还只是一个五岁的孩子啊!
这帮没有人性的畜生,他们是想把七月活活抽死啊!
强压下去滔天的杀意,他着手就要去抱七月,何思凝却将她死死的抱在怀中:“不要碰我的女儿!”
“思凝!”
叶凡赶忙说道:“七月这是失血过多,如果再耽搁下去,她会有生命危险的!”
“我们都是稀有的熊猫血,只有我立刻为她输血,才能救她一命!”
“相信我!七月,也是我的女儿啊!”
看着叶凡一双焦急而又真诚的眸子,何思凝深深的咬着嘴唇,随后恋恋不舍的将七月递了过去。
叶凡接过孩子,立马将她平放在病床上,随后将抽血管和输血管十分熟练的分别绑在两人的手腕上。
父女二人的血液,一点一滴的交错在一起。
七月的脸色,慢慢恢复了一丝红润,而叶凡的脸色,却越来越白!
看到这一幕的贪狼顿时急了,连忙开口道:“老师,您不能再输了!”
“再输下去,您的身体也会顶不住的!”
“我已经告诉了几个师兄,他们正全力朝这边赶来,而且全国各大医院的血库也都在同步调动,保证以最快的时间,将充足的熊猫血送到这里!”
“来不及了!”
叶凡的语气中,带着一股深深的疲惫感:“七月现在的情况,一分钟都不能拖!”
“放心,以我的身体情况,还能撑得住!”
看着病床上那张小小的脸颊,虽然是第一次见,但叶凡眸中,依旧闪过一抹宠溺般的爱恋。
像!
真的像啊!
这鼻子,这嘴巴,尤其是这眼睛,跟我好像啊!
七月……
这个如天使般的女孩,就是自己的女儿吗?
一抹由衷的爱恋,在他心头缓缓升起,而与其同时,止不住的戾气,也在慢慢升腾!
差一点!
就差一点点!
他叶凡的女儿,就要被人活活抽干全身的血液了啊!
看着七月这张明显营养不良的模样,叶凡就恨不得狠狠给自己一个嘴巴!
这么多年,她们母女,一定吃了很多苦吧!
自己堂堂帝师,门生遍布天下,享尽尊崇!
但却让自己最亲近的妻女,过的如此寒酸,叶凡,你真是个混蛋啊!
而一旁的何思凝,看着叶凡眼中的爱恋和懊悔,她的眸中,也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
就是这个男人,五年前的一夜,毁了自己的清白,却也为她留下了一个最珍贵的宝贝!
她本以为,这一切她都已经放下,可以当看到叶凡的那一刻,何思凝才明白,这个与她有着一夜露水情缘的男人,原来,自己一直都没有放下。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不过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叶凡眼见着身体直接瘦了一大圈!
看着他越来越难看的脸色,贪狼直接跪倒再地,苦苦哀求:“老师!我求求您了!”
“不能再输了啊!”
叶凡没有搭理他,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七月!
又过了一会儿,七月的眼皮,突然动了动,随后,她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有点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突然,目光定格在了身旁的这张脸上!
“爸……爸爸,是你吗?”
轻微的语气,带着三分的好奇,七分的颤抖,小小的脑海中,生怕眼前的这张脸,又是如同自己的梦一般,一碰,就碎了。
听着这如同天籁般的声音,叶凡嘴角,扯出一抹慈爱的笑容,他想回应自己的女儿一句,可是刚一张嘴,顿时天旋地转,眼前骤然一黑,噗通一下,倒在了地上!
而就在此时,无数身居高位的人影顿时涌进病房,恰巧看到了眼前这一幕!
“老师!”
“老师!”
一帮人双目顿时变得通红,那位肩膀上扛着三星一花的军区上将,一把揪起贪狼的衣领,浓浓的煞气,扑面而来!
“贪狼!”
“你TM的是干什么吃的!”
“老师到底怎么了?!”
贪狼眼中,无尽的杀意,丝毫不掩饰的笼罩在那帮已然瑟瑟发抖的大汉身上!
“这是老师的女儿,亲生女儿!”
淡淡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顿时一惊!
病房,输血管,医生,他们不是傻子,瞬间明白了,这里曾经,发生了什么事情!
轰!
短暂的停滞,房间内所有人,一股冲天的杀意,仿佛要贯穿房顶,直穿云霄!
“哈哈……”
“老师的女儿,我等这些人共同的师妹,竟然遭受这种迫害,这小小的青山城,难道是想要变成修罗炼狱吗?”
“传本将军令,北境五万将士,全副武装,全部南下,兵围青山城,自此时此刻,不得进出一人!”
“以我黑盟盟主的名义,调集旗下三千黑客,自此时此刻,瘫痪掉青山城所有的网络!”
“以我江北财神的名义,调动江北九省所有财产,集资八千亿,自此时此刻,封锁青山城所有的经济命脉!”
帝师叶凡,传道受业二十载,门生无数!
但其有三十六人,成就最高,称之为三十六贤徒!
而此刻,这小小的病房里,就占据了大半!
十几道命令传出,全国,为之沸腾!
今日,我们便以这一整座城,为吾师,讨个公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帝师王婿》

第3章


今晚的夜,深沉而浓郁。
突如其来的一阵冷风刮过,令寂静的夜,蒙上了一层冰冷的萧瑟!
东非战场!
无视掉满地还尚有余温的尸体,一个彪形大汉直接捏碎了手中的手机,浑身的戾气,再浓三分!
“传我命令,立刻整备队伍,跟老子走!”
这时候,突然几辆吉普车拦在了他们面前,一个黑人大汉,一脸谨慎的看着他:“王惊龙,杀了我们魔鬼佣兵团这么多人,就想一走了之吗?”
王惊龙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滚!”
“太过分了!”
“就算你霸王佣兵团是东非第一大佣兵团,也不能如此的嚣张!”
“这件事,不给我们一个交代,谁也走不了!”
滔天的煞意,再度升腾!
“杀!”
几分钟过来,满地再添新尸,三架武装飞机,拔地而起,目标,直指青山城!
帝师第九徒,霸王佣兵团团长,王惊龙,回归!
天朝帝都,一处毗邻故宫仅五十米远的四合院中,一个老者突然掀门而出,无视一众还在门口恭敬排队的达官显贵,以最快的速度,坐车离开!
帝师十三徒,天朝九大国医之一,圣天手席子牧,回归!
北欧一处殿堂级的会场内,一名儒雅的年轻男子,突然将手中的棋子一扔,没有任何言语,在无数观众的目瞪口呆之下,直接弃子离场,放弃了与他仅有一步之遥的世界棋王的宝座,毫不在意!
帝师十七徒,华夏棋圣,皇甫端,回归!
天朝官方,无数顶尖大佬,全都从睡梦中惊起!
所有人齐聚议事厅,电话接连不断,一个个死死的看着监控中,所能捕捉到的微弱身影!
“启禀首长,不好了!”
“北境五万将士,没有任何调令,擅自离开原有防区,兵围青山城!”
“启禀首长,有三架不明战机,出现在我国上空,经查明其身份为霸王佣兵团,我部是否需要拦截,请指示!”
“启禀首长,以江北财神王志东为首,大批资金围攻青山城,目前,青山城所有的经济,全部出现动荡!”
“首长!青山城所有的网络全部瘫痪,疑似有不明黑客出手,请指示!”
“……”
一道道命令接连而出,其中一个老者满脸的骇然:“青山城?!全部都是青山城!”
“为什么都再跟一个小小的青山城过不去?!”
“来人!给我查!”
“我要以最快的速度知道,青山城,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不用查了……”
最前方,一位只披着一件外套的老者,目光中带着一丝悠长的深邃:“难道你们还没有发现吗?”
“这些前往青山城的人,涉及各行各业,看似没有关系的情况下,却有着一个最相同的地方!”
“他们,全都是帝师的门生啊!”
所有人,顿时哗然!
脑海中,同时浮现出那道年轻的身影!
无权无势,无官无位,可是在场这帮掌控整个天朝的顶级掌权者,却没有一个人敢小觑他!
帝师门生,遍布天下!
尤其是三十六贤徒,若是联起手来,整个天朝,恐怕也要忌惮三分啊!
“该死!叶凡三年前不是隐居授道堂,闭门不出!除了教学讲课,根本就不理世俗之事了吗?”
“他为什么又会突然出现在一个小小的青山城?!”
“现在不是说这个时候!帝师门生齐聚青山城,那里一定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对了,北境主帅铁振南,也是叶凡的门生吧?”
“没错!叶凡三十六贤徒之中,位列第五!”
“给老夫致电铁振南!”
很快,电话接通,隔着话筒,老者都能感觉到对面传来的一股肃杀的寒气!
老者没有多余的废话,直接开门见山:“铁将军,帝师,到底出什么事了?”
根本不需要再多问,青山城引动的全都是帝师门生,那出事的,肯定是叶凡!
那边微微一寂,缓缓开口:“老师的女儿,就在刚刚,差点被人抽空全身的血液!”
“而老师为了救女儿,昏迷不醒,至今,已经有三个小时了!”
“如今我等帝师门生齐聚,只为给老师的妻女,讨个公道!”
听到这儿,老者浑身一颤!
随后,一股滔天怒意,蓬勃而起!
是谁?!
到底是谁犯下这九死难恕的罪孽!
帝师的妻女,能够在青山城生活,本来应该是一件拉拢叶凡最好的机会!
可是,差一点!就差一点点!因为某些不知好歹的家伙,就会活生生的将这片土地,变成炼狱!
老者一点都不怀疑,如果今晚,七月受到一丁点的损伤,那明日的青山城,将必定是百户悬尸,千门挂孝!
随后,声音顿了顿,铁振南森然的语气,缓缓响起:“老首长,今晚的事情,我劝您不要插手!”
“今夜,青山城必定要有人,为吾师的怒火而付出代价!”
“您也不要劝我,没有吾师,就没有今日的北境战神铁振南!”
“哪怕拼着我这北境主帅的位置不要,今夜,我也绝对不会撤兵半步!”
说完,直接扣断了电话!
里面的对话,所有人听的清清楚楚,其中一人勃然大怒:“铁振南这是什么意思?!”
“拥兵自重,他是要造反吗?!”
“北境铁骑,是我天朝的军队,不是他叶凡的私兵!”
老者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你这么有本事,不如亲自去青山城找铁振南讲讲道理?”
那人顿时哑口无言!
北境战神铁振南,可是踩着无数尸骨和鲜血,百万军中杀出的一个战神啊!
普天之下,除了叶凡,谁敢跟他讲道理?
“那……那我们怎么办?”
“吩咐下去,周边所有军事力量,全部放弃警戒!”
“若是有需要,则全权配合帝师的一切调配!”
“他叶凡,有资格让老夫为他舍弃一座城!”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帝师王婿》

第4章


一间无比奢华的病房内,无数顶尖权贵,全都注视着病床上那个半躺的身影,恭敬的目光中,还带着一抹深深的担忧。
叶凡环视一周,无奈的一笑:“你们怎么都来了?”
“恩师,出了这等大事,您怎么不告诉我们一声呢?”
“万一您要是出点什么意外,那我们简直就是百死难赎啊!”
所有人,全都不约而同的点点头!
每一个人的脸色,全都挂着深深的真诚!
传道受业,若没有叶凡,他们此时,依旧是一群碌碌无为的普通人!
叶凡给了他们新生,赋予了他们如今的辉煌,对于自己的老师,他们都是发自内心的尊敬!
突然间,叶凡像是想到什么事情一般,连忙开口道:“七月怎么样了?”
席子牧连忙上前道:“老师,我已经为小师妹检查过身体,除了有些营养不良之外,其余一切,都没有大碍!”
“那就好……”
叶凡长长的舒出一口气,随后,目光之中,慢慢的染上了一抹煞意:“既然人已经无碍,那么接下来,就是到了该算账的时候了!”
房间内,温度陡然一寒!
随后,一道人影,直接被贪狼给丢了出来,正是那断臂的刀疤大汉!
此刻的他,哪还有之前的半分嚣张,都不顾的断臂的疼痛,一个劲的磕头:“大哥!大哥我错了!”
“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跟我这小人物一般见识啊!”
叶凡目光冷漠的看着他:“告诉我,为什么要抽我女儿的血?”
“不是我要抽的啊!是沈家!这一切都是沈家逼我干的啊!”
叶凡脸色一寒:“沈家?”
这时候,铁振南开口道:“老师,沈家是青山城第一大家族,其势力涉及黑白两道,在青山城,无人能比!”
刀疤大汉连忙接话道:“没错没错!”
“听说沈家大公子也需要熊猫血来救命,可熊猫血这么罕见,就算是有钱,都不一定能买到!”
“但沈家不知从哪打听到,您的女儿也是熊猫血,于是用了个套路,让您的爱人欠下了高利贷,然后再由我们出面要债,如果还不上,就拿您女儿的血来抵债!”
沈云龙!
叶凡的目光中,透出无比骇然的寒意!
敢让我叶凡的女儿抵债?
你有几条命可死?!
感受着叶凡身上传来的浓浓的杀意,所有弟子,全部恭敬的低下头,不敢直视半分!
而刀疤男更是吓得浑身颤抖:“大……大哥!我知道的全都说了!”
“求求你,饶了我吧!”
“我就是一个打工的啊,所有的一切,都是沈家家主沈云龙指使我的啊!”
砰!
话音刚落地,病房门直接被大力推开,随后,一股仿佛来自野兽的嗜血之色,陡然凝出!
大汉还没反应过来,突然脑门上一紧,紧接着一声低沉的嘶吼,砰的一声,鲜血喷涌,偌大的一个头颅,直接被活生生的拧了下来!
看到如此血腥的一幕,不少人都皱了皱眉头,席子牧更是忍不住开口道:“惊龙!杀人不过头点地,你这样做,是不是有些太残忍了?”
“残忍?”
王惊龙浑身如沐鲜血,宛若地狱中走出来的修罗,嘴角,扬起一抹嗜血的弧度:“敢让老师不高兴,这样死,已经是便宜他了!”
“我不管你们这帮没用的东西想要做什么,但今晚,必须要有鲜血,为老师洗刷屈辱!”
“你们若是爱惜名声不敢杀人,那就由老子去杀!”
“王惊龙!”
深知他性格的铁振南,顿时出言喝道:“这就是你与师兄弟说话的态度吗?!”
“欺辱过师母和师妹的人,今晚肯定要死,但是,我们只杀该杀之人!”
“你若敢滥杀无辜,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就凭你?”
王惊龙身上的战意,缓缓升腾:“铁振南,别以为你比老子早拜师几个月,老子就怕你!”
“我告诉你!”
“哪怕今天城门悬尸上万具,能换来老师的一丝满意,那我王惊龙,就敢让整个青山城,瞬变成一座死城!”
“你敢?!”
一位战神统帅,一位佣兵霸王,两个人手上,都染着不下上万条人命,此刻,无形的杀意,在房间中,毫不掩饰的交错碰撞!
“咳!”
“吵够了吗?”
突然间,一声淡淡的话语响起,两个人,顿时一惊!
随后,漫天的煞意瞬间化作虚无,单膝跪地:“老师,对不起,打扰您休息了!”
看着二人一脸恐惧的样子,所有人脸上,顿时扬起一抹笑意。
一个不讲理的兵痞,一个嗜血的疯子,能让他们两个人感到害怕的,普天之下,也唯有一人!
帝师,叶凡!
叶凡深邃的目光中,折射出无尽的黝黑:“现在,比报仇更重要的是,我要去看看我的女儿!”
其他徒弟不敢怠慢,连忙为叶凡找来了一个轮椅,随后由铁振南推着他,来到了七月的病房内。
敲门进去,看着床上酣睡的女儿,叶凡满眼慈爱。
这是他的女儿,他生命的传承,他需要用一生,去爱护和守候的存在!
看了良久,目光慢慢一转,又看向了一旁显得十分憔悴的何思凝。
四目相对,没有任何话语,一股微妙的情愫,渐渐蔓延开来。
良久之后,叶凡浅浅开口:“思凝,那晚的事情,对不起。”
何思凝捋了捋鬓角的碎发,小声回应道:“那晚,不怪你。”
叶凡沉默了,他知道,那晚,何思凝是可以离开的,可是,自己中了春毒,若是不及时解除,就极有可能会欲火攻心而出现生命危险!
何思凝正是为了救自己,才牺牲了自己的清白!
想到这儿,叶凡看着她那张清纯的俏脸,眼中也带上一抹微微的爱恋:“思凝,我知道,这五年来,你过的很苦!”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既然老天还能让我们相遇,思凝,再给我一次,重新照顾你们的机……”
话到深情,还未说完,突然间,病房大门,十分粗鲁的被推开,一道趾高气昂的声音,顿时响起!
“那个小杂种的血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帝师王婿》

第5章


沈涛桀骜的目光一扫,看到病床上躺着的七月,眼睛顿时一亮,嚣张的一指:“原来在这儿啊,真让本少好找啊!”
“你们几个,把这个小杂种给我带走!”
“MD!今晚约了个二线小明星,老子要赶紧输点血,今晚准备大战三百回合呢!”
“不要!”
何思凝立马将七月护在自己怀中,一脸谨慎的看着他们:“你们想对我女儿做什么?”
见惯了网红脸,何思凝如同邻家女孩般清纯可爱的容颜,顿时让沈涛眼前一亮!
“呦!没想到这个小杂种竟然有这么漂亮的一个妈啊!”
“小妞儿,今晚陪本少乐呵乐呵,本少或许可以考虑,给这个小杂种留一条贱命!哈哈……”
说着,带着色眯眯的目光,朝着何思凝的俏脸就摸过去。
就在他快要摸到的时候,突然间,横空出来一张大手,宛若一道铁钳一般,死死的钳住沈涛的手,让他动弹不得!
沈涛这才看到,旁边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年轻人,面无表情,一双看向自己的眸子,透着无尽的寒意和冷漠!
沈涛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不过想到自己的身份,顿时目光一凶,怒骂道:“TMD!哪里来的死瘸子,快点给本少把你的脏爪子放开!”
“要不然,本少分分钟把你扔到海里去喂鱼!”
叶凡眉眼低敛,声音虽淡,却犹如地狱的召唤:“你就是要抽我女儿血的沈家大少爷?”
“你女儿?”
沈涛疑惑的眨了眨眼睛,随后不屑的噗嗤一笑:“我倒是谁呢,原来是这个小杂种的爹啊!”
以沈家在青山城的权势,自然将七月打听到一清二楚!
五年以来,就跟着母亲独自生活,十分拮据,虽然不知道她的父亲是谁,但是,能让自己妻女过的如同乞丐一般,她的父亲又能厉害到哪去?
想到这儿,沈涛十分不耐烦的从怀中掏出一沓现金,直接甩在叶凡的面前:“死瘸子,别说本少欺负你!”
“这些钱,买你女儿半身血,足够了!”
那高高在上的语气,如同施舍!
仿佛在说,我沈涛能抽你女儿的血,那是你们这种人的荣幸!
随后,一双眸子又贪婪的看向何思凝,眼中冒着绿光:“你媳妇长得不错啊,让他陪本少一晚,本少再给你两万,怎么样?”
听着沈涛极具侮辱的话语,叶凡仿佛没有丝毫感觉,一双看向他的眸子,宛若看向死人一般,淡淡开口:“遗言说完了?”
沈涛先是一愣,随后哈哈大笑:“你TM不仅是个瘸子,还是个疯子!”
随后恶狠狠的一指叶凡的脑门,满脸嚣张:“你知道本少是谁吗?”
“老子愿意玩你老婆,是你的荣幸!”
叶凡眸底,陡然闪过一抹浓浓的寒意!
“我最讨厌,有人用手指着我的头!”
“艹!你TM算什么东西,讨厌又能……”
就在这时,早已快要压制不住怒意的铁振南,脸上骤然闪过一抹杀意!
右手雷霆一般探出,一把抓住沈涛指着叶凡的手指!
只听咔嚓一声脆响!
凄厉的惨叫声,瞬间响彻整间病房!
“手!我的手!”
“你竟然敢折断我的手指?”
沈涛满脸的不可思议!
在青山城,竟然还有人敢对他堂堂沈家大少爷动手?
可是,手上传来剧烈的疼痛,顿时让他满眼通红:“都TM还愣着干什么!”
“给本少弄死他们!”
沈涛所带来的手下平日里也是嚣张惯了,听到自家主子的命令,顿时一个个凶神恶煞的冲了上来!
铁振南脸上挂着一抹不屑的冷哼,伴随着无数的惨叫,一分钟后,病房之内,满地的呻吟,再也没有一个能站起来的人!
咕咚!
沈涛深深咽了口唾沫!
看着铁振南一双饱含杀意的目光投在了他的身上,沈涛连连后退,脸上再也没有之前的嚣张!
“你……你不要过来!”
“我爸可是沈云龙!”
叶凡一脸冷漠的看着他。
“你要抽我女儿的血?”
“我……”
“你要我爱人陪你睡?”
“你……”
“你还要将我扔到海里去喂鱼?”
三声如同死神般的质问,宛若洪钟大吕,在沈涛耳边,轰然炸响!
沈涛浑身颤抖,额上冷汗密密麻麻!
不过从小高高在上的优越感,让他依旧嚣张道:“小子!本少今天看走了眼!”
“但是,这里是青山城,我爸是沈云龙!”
“你TM又敢对本少怎么样?”
听到这句话,叶凡嘴角,突然扬起一抹古怪的笑容!
“你知道,我最喜欢的一句话是什么吗?”
沈涛突然一愣,他不明白,叶凡为什么突然来这么一句!
只见叶凡低垂的目光微微抬起,双眸之中,带着无尽的寒意:“我最喜欢的一句话,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帝师王婿》

第6章


看着满脸毫无表情的叶凡,一旁的何思凝深深咬了咬嘴唇,突然开口道:“叶……叶凡!”
叶凡一顿,回过头,满脸寒意尽消,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和煦道:“怎么了?”
何思凝脸色有些微微发红,语气中,也带着一抹担忧:“沈家在青山城一手遮天,不是我们这种普通老百姓能够对付的!”
“你可千万别冲动啊!”
看着何思凝一脸苦涩的样子,叶凡心中猛然一痛!
何香凝受到了这么大的侮辱,甚至女儿还差点丧命,何思凝难道就不恨沈涛吗?!
她恨!
她比谁都恨!
可是,她又能有什么办法?
对于她来说,沈家就是一颗参天大树,根本就不是她可以撼动的!
所以,她只能忍下所有的屈辱,只为了能够卑微的活着!
他是名满天下的帝师,享尽尊崇!
可是她,只是一个未婚先孕、受尽白眼的单身母亲啊!
看着叶凡没有丝毫的反应,何思凝急了,连忙上前两步,抓住他的胳膊,连声道:“叶凡!”
“你把沈涛打成这个样子,沈家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我身上还有点钱,都转给你,你现在立刻租个车离开,越快越好!”
望着这个善良的姑娘,叶凡的心,一点一点的被融化!
都到了这个时候,她关心的,还是自己的安危吗?
思凝,对不起,错过了你最好的五年,是我叶凡一生最大的遗憾!
不过,我愿用我接下来的余生,换你和七月,一辈子的幸福和荣耀!
而这时候,被铁振南一拳打的萎靡不振的沈涛,也开始叫嚣道:“这个贱人说的没错!”
“我们沈家,不是你们这种废物能够得罪起的!”
“现在立刻放了本少,本少还能考虑对你们从轻处理!”
“呱噪!”
叶凡轻轻吐出两个字,铁振南冷哼一声,一巴掌重重的挥了过去!
啪!
两颗带血的槽牙,直接被扇了出来!
而叶凡十分轻描淡写的笑了笑,对着何思凝柔声道:“你在这里好好照顾七月!”
“我只是想和这位沈家大少,去讲讲道理罢了!”
叮铃铃!
此刻,青山城市中心,一栋奢华无比的别墅内,电话铃声,突然急促的响起!
刚在女人身上活动完的沈云龙,顿时有些不满的接起电话:“喂,谁TM大晚上的还打扰老子?!”
“爸!救救我!救救我啊!”
沈云龙顿时一愣!
“儿子!儿子你怎么了?!”
他自然能听出,这正是沈涛的声音!
而且,他还听出来,沈涛的语气中,带着深深的恐惧!
突然间,电话微微一顿,一道冰冷的声音,缓缓响起:“你是沈云龙?”
“你TM是谁?!”
沈云龙顿时满脸的杀意,煞气腾腾的威胁道:“我不管你是谁!立马放了我儿子!”
“要不然,我沈云龙一定让你全家死无葬身之地!”
“呵呵……”
“是吗?”
“那我给你这个机会!”
“青山第三医院!我等你半个小时!”
“如果半个小时到不了……”
叶凡望着被吊在房梁上,已然是满脸虚弱的沈涛,嘴角,扬起一抹森然的弧度:“那我可不保证,你儿子,还能活着见到你!”
挂断电话,叶凡抬头看着沈涛:“沈少爷,这份回礼,你还满意吗?”
此刻的沈涛,全然没有了之前的高傲,他双手被高高吊在房梁上,两条大腿上各插了一条管子,自己体内的鲜血,顺着管子一滴一滴的滴落在盆中,仅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积攒了小半盆!
“你……你放了我吧!”
感受着体内血液的快速流逝,沈涛是真的怕了!
此刻,他满眼的哀求:“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不管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求求你放了我吧!”
而叶凡,嘴角却扬起一抹恶魔般的微笑:“我女儿这般求你的时候,你有放过她吗?”
“沈少爷,别急!”
“等你父亲到了,才是好戏开幕的时候!”
半个小时后,沈家大宅,瞬间沸腾了!
沈云龙死死的捏着电话,愤怒的咆哮,响彻天际!
“不管是谁伤了我的儿子,我一定要把你碎尸万段!”
随即,整个青山城不少人发现,无数沈家小弟,一个个煞气腾腾,朝着第三医院的方向涌去!
是谁?
惹动了沈家的怒火?
难道是嫌命长了吗?!
无尽的黑夜,吞噬着整个大地!
但整个第三医院,却被探照灯照的一片通明!
黑压压的一片人群,将整个医院,团团包围了起来!
砰!
一脚踹开房门,看到眼前的一幕,沈云龙双目欲裂!
他的儿子,被高高吊起,满盆的鲜血,此刻都已然溢出!
“把我儿子放了!”
叶凡依旧坐在轮椅上,一人面对黑压压的人群,却丝毫没有怯势。
“你就是沈家家主?”
“教子无方,你可知该当何罪?”
自己没找叶凡的麻烦,他反倒先问起自己的罪来,沈云龙直接大笑出口:“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在这儿质问我沈云龙?!”
“就算我儿子把青山城捅个窟窿,那也有我沈云龙兜着!”
“看到你这么嚣张跋扈的样子,那我今天杀了你们,也就没有负罪感了!”
“杀我?”
“哈哈……”
沈云龙突然狂笑起来:“小子,你还没睡醒吧?”
“睁开你的狗眼瞧瞧,我沈家有上千人,已经将整个医院全部包围!”
“而你只有一个人,今天死的,只能是你!”
“来人,给我上!”
“谁能摘了他的脑袋,赏钱一百万!”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所有沈家小弟眼睛一亮,一个个顿时像打了鸡血一般冲了上去!
叶凡没有动,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身影凌空而落,寒光乍现,接近叶凡的几道身影,直接惨叫着倒飞出去!
寒刀垂直,鲜血滴落,贪狼微微抬起头,赤红的双目中,带着扭曲的寒意!
一道宛若地狱的审判,在众人耳畔,骤然响起!
“想杀吾师,问过我手中的刀了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帝师王婿》

第7章


“又来一个找死的?!”
沈云龙目光陡然一寒:“你一个人,又能翻得起多大的波浪?!”
这时候,叶凡的笑声,骤然响起!
笑声很轻,但很寒,落到众人耳中,宛若寒冬飘雪,令众人浑身一凉!
“他一个不够,那再加上他们呢?!”
话毕,突然间,身后便传来一阵凄厉的惨叫声!
回头一看,无数沈家小弟,血肉横飞,数道强悍的身影,宛若死神一般,无情的收割着生命!
横行东非战场的死神,霸王佣兵团!
这般疯狂的屠杀,直接让沈家小弟,吓的鬼哭狼嚎,沈云龙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良久之后,当浓浓的血腥味再也传遍整个医院的时候,他才幡然醒悟,大吼道:“杀了我这么多人,那又能怎么样?!”
“我沈家有的是钱,你可以杀一千个人,我就可以再花钱雇上一万个人!”
“家主!不好了!”
突然间,沈云龙身旁的一个中年人挂断电话,急匆匆的开口道:“刚才在网上,突然爆出我们沈家所有的黑幕交易和暗箱操作!”
“甚至连我们进行行贿和买凶杀人的证据,都被曝光在了网上!”
“现在沈家,已经成了全国的焦点了!”
沈云龙当场懵逼!
“什么?!”
“那些证据不都被层层加密的吗?!怎么可能爆的出来?!”
“呵呵……”
这时候,一个中年人踏步而出:“只要这个世界有网络,那在我面前,就不存在秘密!”
“你……你是谁?”
“黑盟盟主,顾长歌!”
沈云龙顿时浑身一颤!
黑盟盟主,那个隐藏在黑暗中,在网络世界中,绝对称之为王的男人!
曾经一己之力,让觊觎天朝的三个国家瞬间崩盘,实力倒退十数年!
这样一个高高在上的男人,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对自己动手?
“你……你就算曝光了我又能怎么样?!”
“大不了老子舍弃这些产业,就靠我沈家剩余的企业,依旧可以在青山城称王称霸!”
“恐怕,你的如意算盘,要落空了……”
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一脸冷意的踏步而出!
沈云龙刚想说话,这时候,电话响起,接通之后,一句话,让他从头凉到脚!
沈家所有产业,被大财阀强力打压,各个合作商纷纷撤资,供货商全部断货,所有高管,全部离职!
目前沈家旗下所有财产,全部被合法转移!
“怎……怎么会这样?”
沈云龙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突然间,猛一抬头,死死的盯着中年男子:“是……是你干的?!”
“你是谁?”
中年男子傲然道:“宋志东!”
沈云龙双目深深一颤!
江北财神宋志东!
手辖九省之财富,资产过千亿!
“宋董事长!你我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对我沈家出手?!”
“你这是非法侵占!我要告你!我一定要告你!”
“告?那就由我来陪你玩玩如何?”
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男子,突然一脸笑意的走出来,看着沈云龙,笑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楚思齐,是个律师!”
沈云龙脸色一白!
天朝第一辩,楚思齐?!
这位可是律师界的传奇人物,从业二十载,历经上千场官司,未曾一败啊!
这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为什么这么多连自己都高攀不上的大人物,会出现在这里向自己动手?!
不过,眼下这种局面,也顾不得多想,沈云龙也是个狠人,当下目光一寒,露出浓浓的杀意!
“好!这都是你们逼我的!”
说完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大哥,我在第三医院,你快点带人过来啊!”
没一会儿,外面就响起一阵杂乱的脚步声,随后,无数真枪实弹的士兵,将他们团团包围,一个肩扛两道扛的军团长,一脸傲气的走过来:“老子从军区一共调集了五百人,全部真枪实弹,随你调遣!”
“哈哈……”
沈云龙突然张狂的大笑起来:“黑盟盟主怎么了?江北财神又怎么了?!”
“你楚大律师不是嘴皮子最厉害吗?!”
“老子告诉你们!把你们之前对沈家做的事情,全部撤回来,要不然,老子今天让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全都死在这里!”
“就凭你?”
这时候,一道雄伟的身影踏出,一脸不屑的看着他!
沈云龙一直身后的五百士兵,嚣张道:“就凭老子有五百杆枪!就算让你们跪在地上叫祖宗,你们也得乖乖的给我叫!”
“呵呵,五百杆枪都这么牛,那你看看我这些呢?”
话音落地,轰隆隆的声音传来,大地都在微微的颤抖,所有人应声望去,顿时吓的心胆俱裂!
黑暗中,十数辆坦克缓缓而来,黑黝黝的炮孔,对准了沈家所有人!
天空上,呼啸而至,十架黑鹰战斗机,停留在沈家人的上空,缓缓的伸出冰冷的枪管!
而之前那个桀骜无比的军团长当看清说话之人的容貌时,当场吓的跪倒在地:“铁……铁将军……”
“哼!”
铁振南双目如隼:“这些够不够?不够的话,青山城外,还有我北境三万铁骑,要不要也拉过来陪你玩玩?!”
砰!
沈云龙双目失神,浑身一软,彻底瘫软在地上!
此时的他,再傻,也反应过来!
看着正前方,坐在轮椅上面容平静的叶凡,语气中,带着浓浓的恐惧:“你……你到底是谁?”
叶凡没有说话,只见所有人,同时面向他的方向,单膝跪地!
恭敬的声音,响彻整个夜空!
“弟子,拜见老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帝师王婿》

第8章


噗通!
沈云龙直接跪倒在地上,浑身颤抖!
他怕了!
真正的怕了!
自己引以为豪的资本,在叶凡面前,简直就是个笑话!
哆哆嗦嗦的扫过那一个个跪倒在地的身影,脸上的肌肉,止不住的在颤抖!
那一个个的,在整个天朝,都是手眼通天的大人物啊!
可就是这般高高在上的顶尖权贵,此刻,全都跪在叶凡面前,满脸的恭敬!
吱呀!
轮椅推动的声音,此刻显得格外的刺耳,沈云龙抬起头,看到叶凡的身影,出现在自己面前,居高临下,脸上,带着一丝尊贵的傲气!
“听说,你需要熊猫血?”
“我女儿那么小,身上的血也不多。”
“我是她的父亲,不如,来抽我的好不好?”
咔嚓!
犹如一道晴天霹雳,在沈云龙脑海中轰然炸响!
明白了!
全明白了!
这个恐怖的男人,竟然是七月的父亲?!
沈云龙此刻一片混乱!
怎么会这样?!
那个女孩,不就是一个毫无背景的杂种吗?
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么一个恐怖的父亲?!
不过此刻,显然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沈云龙再无之前的半分嚣张,冲着叶凡,哆哆嗦嗦的叩拜了下去:“对……对不起!”
“我不该觊觎您女儿,都是我的错,求求你,放……放过我这一次吧!”
叶凡在笑,只不过,他的笑容中,带着宛若地狱般的寒意。
他轻轻摇着头:“如果我没有出现,那又有谁,来放过我的女儿呢?”
“你儿子的命是命,我女儿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说话间,叶凡慢慢的站起身,如同王者临世,那一刻,君临天下!
“人在做,天在看!”
“记错一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
说完,慢慢转过身,恰逢一道寒风刮过,犹如王者的审判,幽幽响起:“此罪,当以血来赎!”
第二天,当阳光再度洒向这片大地的时候,一则爆炸性的消息,传遍了整个青山城!
青山城第一家族沈家半夜失火,全族一百三十二位嫡系族人,全部丧生,没有一人生还!
没有人去追究这场大火的真实性,对于普通的老百姓来说,只是多了一个差钱饭后的谈资罢了!
医院的病房内,叶凡双眼笑成一弯月牙,看着眼前的小女孩,软糯的声音响起:“你真的是我爸爸吗?”
叶凡点点头:“七月,是爸爸!”
“爸爸来看你了!”
话音落地,小女孩眼睛突然一亮,随后一塌,晶莹的泪水,立马就充满了眼眶,随后一把涌入叶凡怀中,声音中,带着浓浓的哭腔:“呜呜,爸爸来了!爸爸终于来了!”
“七月再也不是没有爸爸的野孩子了!”
欣喜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委屈,叶凡心尖猛然一疼,他深深的抱住七月瘦弱的身躯,仿佛要将所有的温柔,都揉进这个女孩的身体内,用最慈祥的声音,缓缓道:“七月,对不起,爸爸来晚了!”
“从今以后,爸爸再也不会离开,陪着你,陪着妈妈。”
七月抬起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叶凡,眼中带着无尽的希冀:“真的吗?”
叶凡点点头:“当然是真的了!”
七月顿时笑了,笑的无比的开心。
她伸出小拇指,对着叶凡说道:“那……我们拉钩。”
“爸爸要答应七月,再也不离开七月和妈妈了,好不好?”
叶凡笑着伸出自己的手,一大一小两只手,紧密的相连在一起。
“好,爸爸答应你!”
帝师一诺,千金不换!
看着七月脸上久违的灿烂,何思凝忍不住也红了眼眶!
她深深咬着嘴唇,目光复杂!
本以为,她自己这一辈子,与叶凡再也没有任何交集,可是为了七月,她决定,再给叶凡一次机会!
也给自己,一份希望!
父女二人的笑声,很快就传遍整个病房,看着毫无违和感的两人,何思凝脸上,也挂上了一抹浅浅的笑容。
就在这时,她的电话,突然响起,电话的内容很急促,挂断之后,何思凝的脸色,变得微微有些难看。
叶凡敏锐的注意到了她的表情,小声问道:“怎么了?”
何思凝想了想,缓缓开口道:“我爸,让我带着七月回去一趟!”
听到这儿,叶凡的眸底,闪过一抹幽光!
在见到她们母女二人的第一时间,叶凡就已经派人将她们五年来的生活,打听的一清二楚!
何思凝的家族在青山城也算是个二流家族,母亲早逝,父亲另娶之后,又生下了一个女儿,与何思凝,仅差三岁。
她本来也可以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可就是在五年前,未婚先孕,并且坚持要生下七月,一向疼爱她的父亲,雷霆大怒,将她逐出何家,并且没有任何资助!
这个倔强的小女孩,就用自己单薄的身躯,硬生生的扛起了母女二人的生活!
五年来,何思凝在寒冬中刷过盘子,在烈日中摆过地摊,受过欺负,受过屈辱,更受过数不尽的调戏和白眼!
在她本应该受尽宠爱的年纪,扛下了无数的苦难!
想到这儿,叶凡的心中,就深深的一痛!
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啊!
“叶凡,你说,我该回去吗?”
何思凝突然抬起头,眼中闪动着迷茫。
“那是你的家,为什么不回去呢?”
叶凡一脸柔情的看着她:“这次,我陪你一起回去!”
有句话,他没有说出口!
根据他的调查,何思凝的父亲何闯,其实对何思凝十分的疼爱,五年以来,也偷偷的资助了她无数次!
可是何思凝却全然无知,造成这一切的,还要多亏她那个看似人美心善的后母啊……
想到这儿,叶凡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思凝,你放心,既然我找到了你,就定然会为你撑起一片天空!
属于你的一切,我会帮你亲手争回来!
有了叶凡的鼓励,何思凝眼神中也逐渐闪过一抹坚定,点了点头:“好!那我们就一起,回家!”
继续阅读《帝师王婿》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