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欣彤,薄景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假面罪妻:爱你不容易》最新章节

小说:假面罪妻:爱你不容易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黎欣彤
简介:凌晨,西城女子监狱
冷!好冷!黎欣彤被生生冻醒,这已经是她不知第多少次这样醒来,日复一日没有被褥,只靠身上单薄的衣裳御寒,她的膝盖常年受冻,已经痛的快要失去知觉

角色:黎欣彤,薄景轩
黎欣彤,薄景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假面罪妻:爱你不容易》最新章节

《假面罪妻:爱你不容易》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01章 嫁给死人


凌晨,西城女子监狱。

冷!好冷!

黎欣彤被生生冻醒,这已经是她不知第多少次这样醒来,日复一日没有被褥,只靠身上单薄的衣裳御寒,她的膝盖常年受冻,已经痛的快要失去知觉。

扣着膝盖,黎欣彤看着对面躺着的魁梧女人,女人身上盖着两床被子,其中一床就是黎欣彤的。

但她不敢去抢,她不想再挨打了。

蜷起身子抱紧膝盖,黎欣彤往墙角缩了缩,看着墙上挂着的日历,她的眼神灰暗。

五年的刑期,她才只熬过了一年,剩下的四年,要如何度过?

牢房外的走廊上,传来脚步声,狱警走到她所在的牢房门口:“黎欣彤,有人来探监。”

黎欣彤一怔,这么晚了,会是谁来看她?

难道,是她的未婚夫来了吗?

黎欣彤心里一喜,赶紧出来跟着狱警往外走。

她就知道,他心里还是记得她的,虽然过去的一年他没有来看过她,但今天这不是来了吗。

只要他能来看看她,她受过的苦,都算不上什么了。

黎欣彤雀跃的内心在看见探视室坐着的人时,倏然冷了下来。

探视室只有一张桌子,桌子一头坐着一位中年贵妇,黎欣彤认识她。

她是西城第一豪门薄家的大夫人,也是薄家最有能力,最有权利的女人。

薄夫人一身旗袍,举止端庄,但相较于一年前,她瘦了许多,脸上多了许多皱纹,也多了很多白发。

“伯,伯母……”

“别叫我伯母!”薄夫人冷斥。

黎欣彤绞着手指,不知道该说什么。

“黎欣彤,这一年牢,坐的舒服么?”薄夫人冷眼看着她。

黎欣彤生了冻疮的手扣着自己痛到麻木的膝盖,不发一言。

薄夫人的语气愈发的恨:“你知道吗,我恨不得你死在这里,你害死了我的荣儿,只让你坐五年牢,真的太便宜你了。”

荣儿,薄景荣。

黎欣彤的未婚夫叫薄景轩,而薄景荣,就是薄景轩同父异母的哥哥。

一年之前,黎欣彤就是因为开车撞死了薄景荣才进的监狱。

黎欣彤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意识到自己什么都不可以说。

薄夫人接着说:“但是我不能让你死,我要你跟我的荣儿冥婚,可怜我的儿子,临死前连家室都没有,九泉之下,他该多孤单。”

黎欣彤猛地抬起头:“伯母……不可以,我是薄景轩的未婚妻,我不可以嫁给景荣哥……”

“你这个杀人犯没有拒绝我的资格!我只给你一分钟时间考虑,跟荣儿冥婚,你可以立刻获得自由,否则,你就在这里待一辈子吧!”

不!

她不能在这里待一辈子,这里不是人待的地方!

况且薄景轩还在外面等着她!

可如果答应了薄夫人,她就要嫁给一个死人。

黎欣彤扣着膝盖的手用力到指节发白,她在纠结、挣扎。

半晌,她终于细不可查的说了三个字:“我答应。”

“好,那现在就跟我回薄家。”

黎欣彤当晚就被带回了薄家,好几个女佣架着她,扒了她的衣服,给她洗澡、换衣服,化妆。

黎欣彤像个提线木偶被她们摆弄着,她想反抗,却又不敢反抗。

她们给黎欣彤穿上了一身黑白色的喜服,耳边别上朵白色的花,脸上涂着刷白的粉,画着夸张的大红腮红。

站在镜子前,黎欣彤觉得自己就像一个专门烧给死人用的纸人。

随后她被带进了一个黑漆漆的房间,房间里挂满了黑白两色的布幔,墙上还扯着黑色黑白色的花球。

靠墙的桌上,供着薄景荣的黑白照片,照片上的男人五官立体深邃,一双凤眸为他冷峻的外表平添了几分神秘与孤傲,

黎欣彤自然是认识薄景荣的,记忆中的薄景荣是个性格温和宽厚的男人,可是看着这张照片,她只觉得毛骨悚然,尤其是看着照片上男人那诡异翘着的唇角,越看越让她觉得阴森恐怖。

薄夫人换上了一身黑色旗袍,坐在桌边,冷冷的凝着黎欣彤。

黎欣彤认得这个房间,这是薄景荣生前的卧室,现如今,已经成了薄景荣的灵堂。

“跪下!”

女佣朝黎欣彤的膝盖窝踹了一脚,她的膝盖顿时磕在地上,钻心的疼。

薄夫人毫不在乎,淡淡开口:“开始吧。”

黎欣彤看着面前桌上供着的照片,她就要这么嫁给这个死人了吗?

那她和薄景轩怎么办?

景轩如果知道她被逼着嫁给了自己死去的大哥,他要怎么接受?

就在佣人按着她的头往地上磕的时候,黎欣彤用尽自己全部的力气站起来,推开挡在周围的佣人,撒开腿朝外跑去。

“给我把这个贱人抓回来!”

薄夫人勃然大怒,黎欣彤一颤,只能卯足力气拼了命的往外跑。

黎欣彤跌跌撞撞的跑,她被关在了薄夫人专属的六楼,而薄景轩的房间在三楼!

只要跑到三楼,就能见到薄景轩了!

仿佛身后有虎狼追赶,黎欣彤这一生都没有跑的这么快过。

跑到楼梯口,她吓的一脚踩空,直接从楼梯上滚了下去,一路滚到了底。

好痛,可她一想到马上可以得到薄景轩的保护,她就不觉得痛了。

女佣在后面凶恶的追赶,黎欣彤爬起来,一瘸一拐的跑,终于赶到了薄景轩的房间。

推门而入,她立刻关紧门,上锁。

还来不及喘口气,黎欣彤就看到了薄景轩房里一室的凌乱。

男人和女人的衣物散落一地,从门口蔓延到卧室。

卧室里,浓重的呼吸声异常清晰、刺耳。

黎欣彤只觉得全身的血液瞬间凝固了,这声音,除了她的未婚夫薄景轩,还能有谁!

“景轩,你说说看,我和姐姐,到底谁让你更舒服?”

“这种时候别和我提那个恶心的蠢女人!”

“哎呀,这么无情啊,她去坐牢,你一点都不惦记她?”

“小妖精,乱吃什么飞醋?我惦记她?我巴不得她直接死在牢里,这样我们就可以每天都在一起了。”

“啊,讨厌……”

心,像被刀割一样疼。泪水模糊了黎欣彤的双眼,她紧握着双拳,指甲深深陷进肉里,却感觉不到疼痛。

黎欣彤怔怔的走进卧室,薄景轩正在和她同父异母的妹妹黎筱筱忘我的运动着。

黎欣彤颤嘴唇,好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薄景轩,你在干什么?你们两个,到底在干什么!”

她替他去坐牢,而他呢?在这里跟她的妹妹翻云覆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假面罪妻:爱你不容易》

第02章 真让人恶心


他们对得起她吗!

黎欣彤失去了理智,抓起床头柜上的台灯朝两个人狠狠砸了过去。

黎筱筱被砸中尖叫了一声,薄景轩这才发现屋里多了一个人,两人马上分开。

黎筱筱看了一眼,立马捂着被子尖叫:“啊!鬼呀!”

薄景轩也吓了一跳,在看清是黎欣彤之后,当即大怒,起来就是一巴掌重重招呼在了黎欣彤的脸上。

“黎欣彤,你有病吧!”

接着又回去搂着黎筱筱:“宝贝,没事吧?”

“哎呀,原来是姐姐,这大半夜的,我还以为房间里闹鬼呢。”黎筱筱楚楚可怜的窝在薄景轩怀里,却得意的看着黎欣彤:“我没事,倒是姐姐,挨了一巴掌,肯定很疼吧。”

“她活该!”见黎欣彤的脸被打的高高肿起,薄景轩才消了气,像个大爷一样坐在床上,扫了她一眼,没好气的问她:“你怎么出来了?还搞成这个鬼样子,想吓死谁啊!”

黎筱筱也跟着说:“哎呀姐姐,你出来也不通知我们一声,我好让景轩去接你啊。”

那口气,仿佛她才是薄景轩的未婚妻一般。

黎欣彤被打的头晕眼花,好半天才缓过来。

她记得曾经,她的手划破了一个小口子薄景轩都要心疼半天,如今想来,当时的心疼,只怕都是假的吧。

黎欣彤摊开手,给他展示着自己这一身人不人鬼不鬼的行头:“薄景轩,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打扮成这个鬼样子吗?”

“谁知道你抽什么疯。”薄景轩翻了个白眼。

“我被抓去跟你同父异母的大哥冥婚了!”黎欣彤哽咽。

“什么?!那你赶紧出去!别待在这!晦气!”

黎欣彤的心彻底冷了,如果不是替薄景轩顶罪,她又怎么可能被薄景荣的妈妈抓去冥婚。

可这个男人不仅毫不关心,还嫌她晦气。

呵,他当初亲自开车撞死自己大哥的时候,怎么不觉得晦气?

“薄景轩,你有心吗?”黎欣彤心底的希望在一点点冰封,连声音都染上了难忍的颤抖。

“黎欣彤,你自己撞死了人,被抓去冥婚那不是活该吗?怎么,你还想反咬我一口啊?我可告诉你,证据确凿,你就算现在想翻供也不可能了。”

黎欣彤愣了,是,她是替薄景轩顶了罪,坐了牢,可这不代表人就是她撞的!

是不是谎言说的多了,连他自己都信以为真了?

黎欣彤的指甲深深掐进掌心,“薄景轩,你还要脸吗?你对得起我吗?”

她替薄景轩坐牢,替他背负了跟随一生的污点,可到头来,薄景轩对她的感谢方式,就是跟她的妹妹滚在一起,把所有罪名扣在她的头上,然后将她赶出门外?

“黎欣彤,我没取消婚约就已经仁至义尽了,你别得寸进尺!”薄景轩气焰嚣张,丝毫不觉得自己跟黎筱筱在一起有什么对不起黎欣彤的。

黎欣彤忽然笑了,所以她替他坐了牢,而他觉得自己没有取消婚约就是对她天大的恩赐了是吗?

“薄景轩……你以为我有多稀罕跟你的婚约吗?既然你觉得我晦气,那我就去给你的大哥做冥妻,从今往后,你还得叫我一声大嫂!”

“黎欣彤!你别给脸不要脸!”

薄景轩顿时起身,抬手就要扇黎欣彤,门外却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二少爷,我们夫人屋里的丫头跑了,不知道有没有跑到你这屋来?”

薄景轩开口刚要说话,黎欣彤就高声说:“我在这。”

在薄景轩高高抬着的手之下,黎欣彤当着他的面打开大门,对上了外面一脸凶神恶煞的女佣。

黎欣彤转头看着薄景轩:“相比之下,我宁愿给一个死人当妻子,也不愿意嫁给你,因为你们两个,让我觉得恶心!”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假面罪妻:爱你不容易》

第03章 说出真相


“你他妈再说一遍……”

黎欣彤出了门,房门在自己身后砰的一声关上,将薄景轩不堪入耳的咒骂关在门内,也关上了自己的全部希望。

黎欣彤一路被带回那个黑漆漆的房间,一路走着,越走越绝望。

薄家如同皇宫一般森严庞大,她跑到薄景轩的房间已经是极限,想要跑到外面,根本是不可能的。

她看着周围经过的脸色木讷的佣人,整个薄家上下,不会有人帮她的。

“快点走!”

女佣在后面狠狠的推搡她,将她推了一个趔趄。

她堪堪扶住墙壁,无望的想着,嫁给薄景荣做冥妻,只是她的气话,可现在,却不得不成真了。

回到那个灵堂一样的房间,薄夫人还坐那里,一见黎欣彤回来,上来左右开弓不知道打了她多少个巴掌。

“贱人!你还敢跑!你以为你能跑的出我的手掌心吗!害死我的儿子,你还想跑到哪去!”

黎欣彤的脸被打的肿的不成样子,又被按着,跟薄景荣的遗照拜天地。

黎欣彤死死挺直脊背,梗着脖子不肯屈服,却抵根本抵不过女佣的力气。

“一拜天地!”

咚!

黎欣彤的头被按着,重重的磕在地上,顿时两眼一黑。

“二拜高堂!”

咚!

天旋地转。

“夫妻对拜!”

咚!

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流了下来。

“礼成!”

两个女佣一松手,黎欣彤意识模糊,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薄夫人走过来,居高临下睨视黎欣彤:“从今以后,你就是荣儿的妻子,这里就是你的新房,你就在这里,跟我的荣儿过一辈子!”

黎欣彤倒在地上,抓住了薄夫人旗袍的裙角,缓慢又艰难的吐出几个字:“薄景荣,不是我撞死的……”

从前,她当着所有人的面亲口承认,薄景荣是她撞死的,因为她不想让薄景轩坐牢,所以她说了谎。

如今,薄景轩负了她,那她也没有必要隐瞒,更不愿再为薄景轩背负这个污点!

“所有的证据都可以证明你就是撞死我荣儿的凶手,你自己也认了罪,现在跟我狡辩说不是你?你以为我会信吗!”

薄夫人一脚踢开黎欣彤的手。

“黎欣彤我告诉你,别再耍花样!再有下一次,我会毫不留情的把你杀了,直接让你下去陪我的荣儿!”

黎欣彤死鱼一样的半睁着眼睛,像是听见,又像是什么都没听见。

房门砰的一声被关上,关闭了房间里唯一的光源。

黎欣彤缓慢的扯了扯唇角,因为当初说了谎,所以现在没人相信真相了。

当年那些证明她是凶手的证据全都是假的,可一年过去,假的也变成了真的。

她要怎么才能证明不是她撞死的薄景荣?

黎欣彤就这么倒在地上,与桌上薄景荣的照片对视。

本来,她以为出狱之后,迎接她的是薄景轩更加浓烈的爱,她将获得无穷无尽的幸福。

可现在,她不仅被薄景轩背叛,还成了一个死人的妻子。

冰凉的泪从眼角流入鬓角,她本来的生活,不应该是这样的……

“景荣哥,撞死你的人根本不是我,你当时也看到了的,是不是?”

可现在,全世界都认定撞死薄景荣的人就是黎欣彤,就连薄景轩这个真凶,都已经自欺欺人的相信黎欣彤才是真正的肇事者。

黎欣彤想起一年的车祸那天,薄景荣血肉模糊的趴在车前盖上,圆圆的眼球凸出来死死的看着薄景轩。

那死不瞑目的样子,在后来的很久都成了黎欣彤的噩梦。

“景荣哥,你泉下有知,就给所有人都托个梦,告诉他们,我不是害你的凶手,好不好?”

黎欣彤又累,又痛,就那么倒在地上,昏昏沉沉的闭上了眼。

黎欣彤昏昏沉沉的闭上眼,朦胧中,她感觉自己被人抱了起来,放在了柔软的床上,又有一块温热的毛巾擦上她的脸,把那些厚重粉和额头流出来已经干在脸上的血迹都擦了个干净。

黎欣彤觉得脸上一下子没了负担,舒服的叹了口气:“唔……”

一张开嘴,却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嘴唇,接着便有柔软如蛇的东西探了进来,在她的唇齿间肆意掠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假面罪妻:爱你不容易》

第04章 我是你丈夫


黎欣彤感觉到不对,猛然睁开眼,对上了眼前的一个黑影!

“呜呜呜!”黎欣彤用力将黑影推开,努力往后缩:“你是谁!”

黑影轻笑:“你难道不清楚自己嫁给了谁?”

黎欣彤一惊,“什么意思,你说你是薄景荣?”

不可能!薄景荣早在一年前已经死了!

当时薄景轩醉酒开车撞死了薄景荣,黎欣彤也在车上,她亲眼看着薄景荣断气的!

而且来的救护车上的大夫也说薄景荣已经死了。

“薄景荣早就死了,你到底是谁!”

男人俯身过来,指背抚过她的脸颊:“我当然是你的丈夫,乖,今晚是我们洞房花烛,别惹得我不高兴。”

黎欣彤被他摸的一阵寒战,下意识打开他的手:“我警告你,别搞这种无聊的恶作剧,如果被薄夫人知道了,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我不在乎。”男人擒住黎欣彤的手腕,将她压在身下,低喘着,俯身吻着她的身体。

黎欣彤弓着身子扭动挣扎,却越发勾起了男人的征服欲。

“对,就这么反抗,我最喜欢听你这种倔强的女人在我身下叫。”

就在男人撕开她裤子的时候,门外传来了开锁的声音。

男人一滞,迅速起身,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门打开,女佣端着餐盘来送晚饭,黎欣彤连滚带爬过去抓住了女佣的裤脚:“有人!这屋子里有人!”

女佣扫了一眼空荡荡的的房间,嫌恶的将她甩开:“这屋里除了你自己哪里还有什么人!你少给我耍花样!”

“真的有人!我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他还撕了我的衣服!”

“我看你就是做贼心虚!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撞死我们少爷,说不定是我们少爷的鬼魂来找你索命!”

“你相信我,真的有人,我没骗你!”黎欣彤再次死死抓住女佣的裤脚,却再一次被重重甩开。

“少废话,你吃不吃,不吃我拿走了!”见黎欣彤哆哆嗦嗦的看着周围,也不回话,骂了一声:“爱吃不吃!”

女佣气哄哄摔上门,留黎欣彤一个人在房间里,胆战心惊的看着房间的每个角落,害怕刚才那个可怕的男人再次出现。

一夜无眠,第二天清晨,薄夫人叫黎欣彤出来吃早饭。

黎欣彤顶着黑眼圈,握着筷子,张了张口,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想说就说。”

“薄夫人,景荣哥他……他确定已经过世了对吧?”

薄夫人把筷子摔在桌上:“是你亲手把他撞死的,现在倒是来问我?”

“我的意思是,后来有没有可能他又被抢救活了?”

“如果他还活着,你以为我还会为他操办冥婚吗?”

黎欣彤沉默了,连薄景荣的亲生母亲都确认薄景荣已经死了,那昨晚的男人,肯定不是薄景荣!

黎欣彤开口,刚要说昨晚的事情,薄景轩就从楼梯上走了下来,经过餐厅的时候,不情不愿的跟薄夫人打了个招呼:“妈,早。”

薄景轩是薄夫人的丈夫的私生子,为了不让血脉流落在外,将薄景轩从小接回薄家抚养,虽然薄景轩和薄夫人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他却不得不乖乖叫薄夫人一声妈。

“嗯,这是你大嫂,叫人。”

薄夫人淡淡应了一声,薄景轩看向黎欣彤,眼中闪过玩味。

“大嫂好,大嫂第一天住进薄家,不知道昨晚睡的好不好啊?”

黎欣彤的筷子一顿,薄景轩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这是在暗示她什么?

昨晚的事情他知道?

还是说,昨晚的男人就是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假面罪妻:爱你不容易》

第05章 她想活着


可昨晚的那个男人的声音不是薄景轩的声音!

她跟薄景轩谈了三年恋爱,怎么可能听不出薄景轩的声音!

薄景轩已经走了,黎欣彤抬眼看着他的背影,内心波澜翻涌。

薄夫人在旁冷飕飕的说:“记住你现在的身份,别让我发现你再跟其他的男人勾勾搭搭牵扯不清。”

黎欣彤赶紧垂下眼,刚才想跟薄夫人说的话,尽数咽回肚子里。

如果让薄夫人知道昨晚有个男人闯入她的房间,还企图非礼她,以薄夫人的性子,一定不会放过她。

她相信薄夫人是真的敢杀了她,一个失去了亲生儿子的母亲,做出任何可怕的事情都不会让人意外。

黎欣彤不敢往枪口上撞,她还得活着。

“吃完饭就回去给荣儿烧香磕头。你是来赎罪的,不是来当少奶奶的!”

黎欣彤点了点头,默默的起身,还没走出几步,女佣就慌慌张张跑过来:“夫人不好了,大少爷的供桌被毁了!”

“什么!”

薄夫人猛地起身赶往薄景荣的房间,黎欣彤的筷子掉在地上,薄景荣的供桌怎么会被毁呢?

她赶紧跟着一起回卧室,还没看清楚是什么情况,迎面就挨了一巴掌。

薄夫人这一巴掌用了十足的力气,看着黎欣彤的眼中恨意翻涌,恨不得将黎欣彤吞没:“我的荣儿到底怎么得罪你了,为什么他活着的时候你要撞死他!他死了你还不让他安生!”

黎欣彤回过头,从层层叠叠的佣人中看见了一地的狼藉。

红木供桌被砸塌,桌上的烛台供果散落一地,而薄景荣的相框摔在地上,玻璃碎了一地,黑白照片从相框里甩出来,压在碎玻璃下面。

她诧异的上前:“不可能,我刚刚出来的时候这个供桌还好好的……怎么会吃个饭的工夫就塌了……”

“这个房间只有你住,你现在倒是一问三不知了?我看你就是仗着我儿子是个死人,所以把冥婚的怨气全都撒在他身上了是不是!”

“不是,我没有……”

黎欣彤思绪混乱,这个房间只有她自己住,到底是谁把薄景荣的供桌搞成这个样子的?

难道是……昨晚那个男人!

难道是因为她昨晚没有顺从那个男人,所以他就毁了薄景荣的供桌,蓄意报复?

黎欣彤张了张口想把昨晚的事说出来,立即又想到了方才薄夫人说的话。

如果被薄夫人知道昨晚黎欣彤差点被人非礼,她的儿子差点被戴了绿帽子,会怎么处置黎欣彤?

昨晚那个送饭的女佣想起什么,忽然上前说:“夫人,昨晚大少奶奶说她屋里有人,会不会是有人闯进来,毁了少爷的供桌?”

薄夫人的表情骤然变化,黎欣彤的心猛的一跳,立刻说,“是我!是我昨晚受伤之后想爬到床上,不小心砸翻了薄景荣的供桌。”

薄夫人冷冷的看了她半晌,“不小心?好一个不小心!跪下,拿鞭子来。”

黎欣彤扑通一声跪下,紧接着鞭子就重重的抽了下来,一鞭子就抽开了黎欣彤的衣服,在她惨白的皮肤上留下一道血红的鞭痕。

啪!

啪!

啪!

……

几十鞭子抽下来,黎欣彤已经遍体鳞伤,倒在地上,气都要喘不上来。

薄夫人抽累了,叫人把供桌的残骸收走,把薄景荣的照片换上新的相框,摆在新搬来的供桌上。

“黎欣彤,再有下次……”

薄夫人的后半句没有说出来,有些话,说出来就没意思了。

黎欣彤伏在地上,身上疼的厉害,却不发出一点声音。

她知道,薄夫人的后半句话就是,再有下次,就弄死她。

薄夫人摔门而去,下令今天不许任何人来管黎欣彤。

黎欣彤被关在房里,动一动身上就撕心裂肺的疼。

没人管她,她又饿又痛,嘴唇干裂,她想起了在监狱里被人欺辱的那些个晚上。

好痛。

好痛……

夜里,黎欣彤感觉到身上的鞭痕被什么凉凉的东西覆盖住,不再那么疼了。

她缓缓的睁开眼,黑暗里,她一下子就认出他就是昨晚的那个男人。

“你到底是谁?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为什么要害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假面罪妻:爱你不容易》

第06章 不要碰我!


“我只是不喜欢我的照片被摆在那里罢了。”男人温热的指腹轻轻的在黎欣彤的伤口上涂着什么,清清凉凉的,黎欣彤感觉伤口很快就不那么火辣辣的疼了。

“什么你的照片!你还要骗我?你根本就不是薄景荣,真正的薄景荣早就死了。”

“你不信,我也没办法。”

“你如果是薄景荣,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出去跟薄夫人相认!”

“我自然有我的安排。”

黎欣彤冷笑:“别装了,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知道你绝对不是薄景荣!”

“随你怎么想吧。”

黎欣彤有些激动的爬起来,却扯动了伤口,疼的嘶了一声。

男人按住她:“不想留疤就别乱动。”

“你别碰我!”

“要不是我,你现在说不定死了!”因为她的不配合,男人有些愠怒。

“要不是你,我又怎么会变成这样?你以为你现在来假惺惺的给我涂药,就会让我感激你吗?”

黎欣彤怒斥,男人闻言,把药膏往地上一扔,拿出帕子狠狠的擦了擦手,“黎欣彤,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帕子摔在地上,男人俯身拽着她的脚腕,把她拖到自己面前,“新婚之夜你没有履行一个做妻子的义务,今天我要加倍讨回来!”

“你放开我!你这个疯子!神经病!”

黎欣彤与他撕扯挣扎,不知怎么眼泪就流了下来,她心里好委屈,为什么要让她遭遇这些事情,明明最开始不是这样的,为什么忽然之间所有人都要找她的麻烦?

难道要她死了才能结束吗?

黎欣彤害怕到极致,猛地扭头往床腿撞过去。

她想活着,她真的很想活着,可现在,她即便不想死,却也由不得她了。

惹怒薄夫人是死,被这个男人侮辱被人发现早晚也是个死,与其死在别人手上,黎欣彤情愿亲手结束自己的生命!

砰的一声响,黎欣彤却没感觉到疼痛,睁开眼,才发现那个男人用手掌挡住了床腿,她撞的是他的手掌。

黑暗中,男人的眼睛阴沉的可怕:“黎欣彤,想死?可没那么容易!”

黎欣彤红着双眼,声音染上颤抖:“死是这个世上最容易的事,你阻止得了我这一次,但总有你阻止不了的时候。到时候我一了百了,你们这些人,谁都别想再伤害我!”

“如果你真的想死,怎么不在拜堂那天晚上直接结果了自己?”他的眼神锐利,仿佛能看穿黎欣彤最脆弱的内心深处:“你替薄景轩顶罪,却被他背叛。一年前那场车祸,你也是受害者,却被抓来给人当冥妻赎罪,他们那么对你,却活的那么快活,你真的甘心就这么去死?”

黎欣彤浑身颤抖,灼烫的眼泪也流下来,她不甘心就这么死,可她还能怎么办?

前有恨她恨到随时都想杀了她的薄夫人,后有这个随时都想伤害她的男人。

她想活着!可是她怎么才能像个人一样的好好活着!

“你死了,那些伤害过你的人不会掉一滴眼泪,反而你活着,才有机会向他们复仇。”男人的声音如同暗夜里的幽魂,勾人心魄:“顺从我,我可以帮你好好的活着,我可以让那些伤害过你的人,一个一个得到报应。”

男人的话让黎欣彤微微的颤抖,如同受到蛊惑,她犹豫了。

他真的可以能帮她吗?

“你为什么要帮我?”

“帮我自己的女人,需要理由么?”

“我不是你的女人。”

“已经拜过堂了,你还想抵赖不成?”

黎欣彤无奈,话题终究还是绕回到了这个死循环一样的问题。

男人将她抱起来,温柔的放在床上:“好好养伤,伤好了我再来看你。”

听了他这话,黎欣彤忽然就希望自己的伤这辈子都不要好。

男人揉了揉她的头发:“记住,只有你自己把自己活好了,别人才不敢轻易的伤害你。”

男人说完,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黎欣彤一惊,他这么大张旗鼓的走出去,难道不怕被人发现吗?

忍着身上伤口的扯痛,黎欣彤赶紧跑到门口,开门一看,却发现门外的走廊里,空无一人。

黎欣彤回头,看着供桌上薄景荣的照片,浑身打了个激灵。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假面罪妻:爱你不容易》

第07章 把垃圾让给你


难道说,这个男人真的是薄景荣的鬼魂吗?

她吓得关上门,像是有鬼在后面追一样,飞快的跑回床上,缩在了被窝里。

被子里的黎欣彤久久不能平静,不是因为她可能撞见了鬼。

而是因为那个男人的那番话。

她可以让薄景轩得到应有的惩罚吗?

她可以摆脱薄夫人的控制,真真正正的得到自由吗?

如果接受了他的帮助,她真的可以像一个真正活着的人一样,为自己挣一份尊严吗?

黎欣彤的心渐渐火热的跳动,想到那个男人,她竟莫名觉得有种无法言说的安全感。

她从被窝里伸出手,摸到了刚才被男人扔在地上的药膏,一点点挤出来,涂在了自己的伤口上。

这个男人给的药很好用,第二天早上醒来她的伤口就不疼了。

薄夫人进来给薄景荣上香,黎欣彤就赶紧跪在一旁,给薄景荣跪拜,乖顺的像一只人畜无害的小白兔。

薄夫人把香插进香炉,淡淡的说:“知错了吗。”

“我知错了,我会好好守着景荣哥,不会再冲动了。”

薄夫人嗯了一声:“只要你乖乖的听话,老老实实的做荣儿的妻子,我自然也不会为难你。”

“我明白。”

黎欣彤明白,薄夫人的话只说了一半,另一半的意思是,如果黎欣彤敢不听话,那薄夫人绝不会放过她。

薄夫人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回房。

薄夫人刚走没多久,黎筱筱就挽着薄景轩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黎欣彤还在薄景荣的供桌前跪着,没来得及起身,被黎筱筱看了个正着。

“呦,姐姐可真是个贤妻,景轩,你看看她给这个死人跪拜的样子,多虔诚啊!”

薄景轩脸上染上一层不悦,这些日子听说黎欣彤已经心甘情愿的做了薄景荣的冥妻,全然不似一开始时那么抗拒。

他还等着黎欣彤跑来求他,求他救救她,还等着她亲口告诉他这辈子非他不嫁。

可结果,她竟然乖乖的在这给薄景荣下跪磕头?

来看黎欣彤笑话的心思,顿时全然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说不清楚的愤怒。

黎欣彤不愿意搭理黎筱筱和薄景轩,冷冷的说:“看够了吗?看够了就出去,别打扰我丈夫的清静。”

听她承认薄景荣是她丈夫,薄景轩心里更为恼火。

薄景轩张口刚要说话,黎筱筱就掐着腰上前:“黎欣彤,你嫁给一个死人有什么好嚣张的!徒有一个大少奶奶的虚名,连继承财产的权利都没有,我的景轩可是薄家唯一的孙子,将来可是要做薄家家主的,而我,到时候就是家主夫人,你敢顶撞我,等到时候,我捏死你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是吗?”黎欣彤站起身,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虽然我这个大少奶奶是个虚名,但我跟薄景轩的婚约可是实实在在的,薄家的这几位家长到现在都没说取消我们的婚约,你又是哪里来的自信觉得以后你会嫁给薄景轩?”

“景轩他那么爱我,取消婚约只是早晚的问题!黎欣彤,你少给我嚣张,我实话告诉你,在你入狱第二天我们就睡在一起了!你们俩有婚约又怎么样?他还不是只爱我一个?你这种贱人,也就只配嫁给一个死人,给死人做陪葬!”

黎欣彤看着黎筱筱恼羞成怒的样子,讽刺的勾了勾唇角:“那你最好现在就让你的景轩跟我取消婚约,我求之不得,别人用过的垃圾,我可不要。”

“你!景轩!你快跟她说,把你们的婚约取消啊!你快替我做主!”黎筱筱摇晃着薄景轩的胳膊撒娇,在黎欣彤眼里,只觉得做作的让人恶心。

薄景轩也忽然间讨厌起黎筱筱这个腻歪人的样子,曾经他觉得黎筱筱这样很小鸟依人,可现在,竟然觉得她这个样子有些烦。

他没搭理黎筱筱,只皱着眉头说:“黎欣彤,你会不会好好说话,你看看你这是什么态度!”

从前黎欣彤看见他,哪次不是兴高采烈的,即便是上次撞见他和黎筱筱滚床单,也不是这副冷漠的毫不在乎的模样。

“那我倒是要请教薄二少,见到把我害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人,我应该是什么态度!”

薄景轩怒了,他上前一把拽住黎欣彤的胳膊:“黎欣彤,我警告你,别用这种阴阳怪气的口气跟我说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假面罪妻:爱你不容易》

第08章 难道是他?


黎欣彤打开薄景轩的手:“薄二少这时候倒是不嫌我晦气了?按辈分来算,怎么说我也是你的嫂子,你有什么资格管我怎么说话?”

“你一个死人的老婆,少在这跟我们充大!”黎筱筱翻了个白眼。

黎欣彤不愿意搭理他们,轻飘飘的看了黎筱筱一眼就要下楼用早饭,却被薄景轩挡住了去路。

“黎欣彤,你真的答应给薄景荣当冥妻?”

黎欣彤摊开手,展示着她这一身黑白色的孝服,这种衣服薄夫人给她准备了整整一个衣柜,

“这还不够明显吗?况且,我来的第二天,薄二少不就已经亲口叫过我嫂子了么。”

薄景轩一滞,是,他的确叫了她一声嫂子,但他那时是为了欣赏黎欣彤被他抛弃时绝望又渴望的样子,那一声嫂子,根本不是真心的。他怎么可能真的承认黎欣彤是他的嫂子!

“黎欣彤!你是不是忘了你是我的未婚妻!你嫁给一个死人,对得起我吗?”

黎欣彤笑了,像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笑话,笑的肆意又讽刺。

“薄二少原来还记得我是你的未婚妻。”

“你让我替你坐牢的时候怎么不记得我是的未婚妻?”

“我在牢里被折磨的死去活来你一眼都没来看过的时候,你怎么不记得我是你的未婚妻?”

“我出狱被薄夫人强行跟薄景荣冥婚的时候,你怎么不记得我是的未婚妻?”

“现在我好不容易获得了一点自由,你倒是想起来我是你未婚妻了?”

“我告诉你,晚了,我已经认定了薄景荣是我的丈夫。与其嫁给你,我反而觉得嫁给他也很好,至少我不会担心他整天和不三不四的女人做一些肮脏的事情。”

“还有,我警告你,他是你大哥,我不许你们两个张口闭口一句一个死人的叫他!”

黎欣彤清楚的知道,这个时候如果不维护薄景荣的形象,那么等着她的,一定不止是一顿薄夫人的鞭子那么简单。

“你说谁肮脏!”黎筱筱上前,想要打黎欣彤。

薄景轩抬手将黎筱筱推开,上前捏住黎欣彤的下巴,愤怒,惊喜,不甘好几种情绪在眼中翻涌:“黎欣彤,从前我怎么没发现你是这么牙尖嘴利的女人?”

他上前勾起黎欣彤的下巴:“你知不知道我最喜欢征服你这种带刺的女人了,就喜欢听你这种倔强的女人在我身下叫。我还听说,玩嫂子,也是很刺激的事。”

黎欣彤一怔,“就喜欢听你这种倔强的女人在我身下叫”这话,那天晚上那个男人也说过……

她有些惊慌的看着薄景轩,难道他就是那个男人吗……

黎欣彤吓得赶紧往后退,黎筱筱眼中闪过嫉妒,上前抓着薄景轩的手:“景轩,你不知道她有多脏!我跟你说,她五年前就被人睡了,还堕过胎!”

“是吗,那我倒是要亲自验一验了。”薄景轩满脸兴奋,直接将黎筱筱甩开。

黎筱筱摔在地上不甘心的喊:“景轩!你不是说只有我能让你满足吗!你为什么还要碰这个贱人!”

见薄景轩不为所动,黎筱筱直接起身从旁边抄起一个花瓶就往黎欣彤头上砸:“贱人,敢跟我抢男人,去死吧!”

黎欣彤看见,想躲,却被薄景轩死死的抓着,怎么都躲不开。

薄景轩看见,心里竟跟着一紧。

那一瞬间认真的眼神,跟黑夜中那个男人眼神,真的好像。

黎欣彤看的都晃了眼。

那个花瓶还是砸在了黎欣彤的手臂上,纤瘦的手臂顿时像断了一样,生生的疼。

黎筱筱得意的大笑:“哈哈哈,活该!贱人,谁让你敢勾-引我的景轩!这就是报应!要不是你这么贱,也不会沦落到今天的地步!”

黎欣彤看着黎筱筱,怒气冲上心头,她贱?她到底哪里贱?

难道这些强加在她身上的伤害,都是因为她贱吗?

她替薄景轩坐牢,挨打受苦、被薄夫人抓来给薄景荣冥婚,稍有不慎就要挨一顿毒打、还要时时刻刻被薄景轩和黎筱筱欺辱!

这些,难道是因为她贱吗!

黎欣彤上前,一把抓住黎筱筱的手腕,力气之大,几秒钟的工夫黎筱筱的手就被掐的不过血,没有了知觉。

黎筱筱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黎欣彤这个有些吓人的样子,她挣扎着往后躲:“黎欣彤,你要干什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假面罪妻:爱你不容易》

第09章 开灯!照亮他的脸!


“黎筱筱,我不收拾你,你就真的觉得我好欺负是吗!”

话音落,黎欣彤揪着黎筱筱的领子,抡圆了胳膊,一巴掌一巴掌的扇了下来。

“从小到大!”

“我忍着你让着你!”

“可你呢!”

“一口一个贱人的叫我!”

“今天我就好好的教教你!”

“见了我!”

“要叫姐姐!”

“叫错一次!”

“我就打你一次!”

一个断句,黎欣彤就打一巴掌,几句话说下来,黎筱筱的脸已经肿的不成样子,嘴里的血飙了满脸,眼睛都被打的睁不开,看起来狼狈又可笑。

“呜呜呜!景轩,救我呜呜……”黎筱筱一边哭一边说话,嘴里还往外喷血。

怎么说黎筱筱也是薄景轩睡了一年的女人,看她被打成这样,终究还是上前把黎欣彤拉开。

“黎欣彤,差不多得了。”

“是差不多了,麻烦薄二少出去吧,别打扰了我和我丈夫的清静。”

黎欣彤甩开薄景轩的手,黎筱筱打她,薄景轩什么都不说,她只不过扇了黎筱筱几个巴掌,薄景轩就心疼了?

“呜呜呜黎欣彤,你敢打我,我跟你拼了!”

黎筱筱趁着薄景轩拉着黎欣彤的工夫,从地上捡起花瓶摔碎的瓷片,朝黎欣彤冲了过来。

黎欣彤和薄景轩都没反应过来,黎筱筱眼看就要把瓷片扎进黎欣彤胸口。

千钧一发,却被闻声赶来的女佣一脚踹翻在地。

黎欣彤正摔在碎了一地的瓷片上:“呜呜呜景轩,我好痛,快送我去医院呜呜呜……”

薄景轩不甘的看着黎欣彤,黎筱筱又在旁边拼命拽着薄景轩,他烦躁的扯着黎筱筱的胳膊,离开了六楼。

“以后再给我惹事,就马上给我滚!”离开时,薄景轩还一路不停的骂着黎筱筱。

呵,所谓爱情,不过如此。

黎欣彤她感激的看着这个平时凶神恶煞的女佣:“谢谢你啊,刚才救了我。”

“要谢就谢我们少爷。”

“你们少爷?薄景荣?是他让你帮我的?怎么可能?”

女佣翻了个白眼,什么都不回答,自顾自的走了。

黎欣彤摸不到头脑。

深夜,黎欣彤坐在床上,望着薄景荣的照片出神,身后忽然绕过来两只手臂,将她圈在了一个宽阔温暖的胸膛中。

男人有些开心的声音从她耳边传来:“你白天那么维护我,我很开心。作为奖励,待会儿我会轻一点。”

男人的吻细细密密的从耳廓滑到耳垂再到黎欣彤的脖颈。

黎欣彤忍着战栗,问:“是你叫那个女佣救我的?”

“嗯,她是我的人。”他又道:“你放心,薄景轩敢对你不轨,他也跑不掉,你只要等着看就好。”

“谢谢你。”黎欣彤的心里有一些暖意,不管这个男人是什么意图,但他是这一直以来,唯一一个真正帮了她的人。

“不用这么客气,我的女人,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

黎欣彤扯了扯嘴角,是,任何人,但不包括他。

今夜的月亮很圆,月光从窗户投进来,把黎欣彤和男人的影子拉的老长。

黎欣彤看着地上的影子,忽然躲开了他的吻。

“你别再装成薄景荣了,你不是薄景荣,因为薄景荣已经死了。你也不是薄景荣的鬼魂,因为你有影子,你是活人。”

“你到底是谁,到底为什么要隐藏自己的身份?!”

“我是谁很重要么?我能保护你不就够了?”难得的缱绻被打断,男人的声音明显不悦。

黎欣彤挣开他,下床跑开,她回头看他,却发现逆光中根本看不清他的脸。

吊灯的开关就离自己不远,黎欣彤一咬牙,猛地冲过去按开了开关。

顿时!房间内一片大亮!

也照亮了男人的脸!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假面罪妻:爱你不容易》

第10章 你这个疯子!


黎欣彤还没来得及激动,就看见他的脸上……竟然戴着一个面具!

诡异的狐狸面具带着邪肆的笑意,仿佛在嘲笑黎欣彤的天真。

男人站起来,一步步逼近黎欣彤,狐狸面具像是染上了男人的怒气,看起来有些可怕。

“黎欣彤,你真的是,一点都学不乖!”

他的声音没了方才的缱绻,徒留一片沉冷,黎欣彤一步步往后退,下意识就想往门口跑,却被他抓了回来,直接按在了薄景荣的供桌上。

黎欣彤以一个极其屈辱的姿势被按爬在供桌上,桌上的供果抚落,摔了一地,男人野兽一样撕开了黎欣彤的裙子,什么东西抵住了她。

“不要,放开我!你这个疯子,你放开我!”

这么多天对他建立起来的那点可怜的信任在一瞬间化为乌有,黎欣彤无比清醒的明白,这个男人和薄夫人一样,都是可怕的魔鬼。

他帮她,不过是在和她做交易,这里面根本不存在什么平等,她终究只是他眼中的一块肉,只待时机成熟,他就狠狠下口!

什么帮她报仇,什么保护她,都是假的!

黎欣彤胡乱的挣扎着,心却一点点绝望,为什么,为什么要让她遭遇这些?

她好恨,恨薄景轩,恨黎筱筱,恨薄夫人,还恨这个可怕的男人!

就在紧要关头,薄景荣的照片倒了下来,打翻了桌上的蜡烛,烛火落在男人的衣服上,一瞬间窜起了火焰。

“嘶!”

皮肤灼烧的痛感让男人猛地放开了黎欣彤,他拍打着胳膊灭火,火势不大,很快就被他拍灭了,但他的衣服还是被烧穿,烧到了皮肤。

他捂着胳膊,狠狠的看着黎欣彤:“下次再来收拾你!”

接着房间里的灯就关了,男人也消失了。

黎欣彤惊魂未定的跌在地上,好半晌才回过神,屋子里弥漫着一股纺织物被烧着的味道,她后知后觉的起身,扶起蜡烛,扶起了薄景荣的相框。

“景荣哥,是你救了我,对吗?”

看着照片里薄景荣英俊的笑脸,她忽然竟觉得这张照片也没有那么诡异了。

放好照片,黎欣彤把自己缩在被子里。

她的床正对着薄景荣的照片,之前她还觉得被逝者的照片正对着很不舒服,可现在,她竟觉得这照片像是在守护她。

黎欣彤失笑,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她唯一的心灵慰藉,竟然是一个死人。

第二天一早,黎欣彤正在陪着薄夫人用早饭,就听见楼上传来一阵阵哀嚎声。

声音太过凄惨,黎欣彤都有点听不下去。

“这是怎么了?”

“薄景轩手下的生意出了问题,亏损了上百个亿,老爷子正在家法伺候。”

黎欣彤呆了,亏损上百个亿,难道这就是昨晚那个男人说的,薄景轩也跑不掉?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一夜之间就让薄氏企业亏损上百亿?

而且听那男人的口气,好像他还一点都不费力气!

所以,这个男人应该是真的可以帮她报仇,真的可以保护她的吧?

当天下午,黎家人来送消息,说黎欣彤的外婆快不行了。

继续阅读《假面罪妻:爱你不容易》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