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御霆,张越霖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偏执宫少的绝美妻》最新章节

小说:偏执宫少的绝美妻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甜思
简介:一觉醒来,她怀疑人生,被权势滔天的男人强带回家,成为了帝都的女性公敌
深夜,男人一把将粘在她身上的小包子扔出门外
“爹地坏!我要妈咪!”“你已经不是宝宝了,粘着妈妈的不配当男子汉
”“那爹地呢?”“她是我老婆,不陪她的不配当她老公
”池清欢翻了个白眼,总裁老公套路深,她能怎么办?
角色:宫御霆,张越霖
宫御霆,张越霖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偏执宫少的绝美妻》最新章节

《偏执宫少的绝美妻》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你到底是不是宫御霆的老婆?


深夜。
一群人的到来打破了港口的宁静。
“把这个女人给我绑起来!”
“宫御霆这个混蛋,我妹妹为他割腕自杀,他竟然无动于衷!”
昏迷中的女孩被扔在地上,手很快就被反剪着束缚了起来。
咸湿的空气中弥漫着危险的气息,被绑架的女孩头痛欲裂,艰难地睁开了眼。
她茫然地倒在地上,大脑一片混乱。
这里是哪里?
这些人为什么绑架她?
她……
是谁?
【清欢,外面很危险,不要任性,听我的话。】
脑海中猛地响起这句话,她一愣,这是谁的声音?
这个清欢,是在叫她?
不给她任何缓冲的时间,这群人中最暴躁的男人走到她跟前,蹲下身恶狠狠道:“池清欢,我就知道你还没死透!看到现在宫御霆爱惨了你,你肯定忍不住回来!”
“你在说什么?”清欢一脸懵逼地看这男人,“你认识我吗?抱歉我现在很混乱,我……不知道我是谁。有什么事情,能先放开我再说吗?”
眼前的女孩清澈的桃花眼充满着迷茫,秀眉微蹙,精致美好的小脸看着无辜又可怜。
难怪一向冷酷无情的宫御霆都栽在这女孩手里了,她确实有这种迷惑男人的资本。
想到自己那要死要活的妹妹,张越霖冷着脸,恶狠狠道:“我可去你妈的!少跟老子装蒜!老子妹妹现在等着宫御霆这畜牲露面,不绑你绑谁?!”
说完,不给清欢一点辩驳的机会,男人的手下把她吊起来,悬空在海上。
深色的海面看不见底,无边无际的深海无限延伸,清欢看着这平静无波的海面,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她好像有深海恐惧症。
脑补着掉进海里的场景,真实得仿佛她跳过海一样,清欢后背凉透了。
“我、我不认识你说的人,你妹妹想见他,你找他就是,为什么要牵扯我这个无辜的人?”
清欢强行镇定下来,她现在什么都记不起来,也不知道找谁求救,这种状况只能自救。
“你无辜?如果不是你把宫御霆迷得神魂颠倒,他会不看我妹妹一眼?”张越霖啐了一口,“你既然一年前消失了,为什么现在又出现?”
一阵海风吹过,绳子带着清欢一起在半空中晃荡,她能清楚地听到绳索发出的声音!
海面也跟着翻涌起来,带着一股吞噬一切的可怕气势,她真的要哭瞎了。
“大哥,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呜呜呜!你放我下来,有话好好说行吗?或者我可以帮你开导你妹妹,为什么在这种不喜欢自己的渣男身上死磕啊!”
“大哥你快让我下来!我真的不认识这个渣男呜呜呜!”
张越霖和他的手下看着这个稍微有点晃动就吓得哇哇叫的女孩,有一瞬怀疑自己绑错了人。
“这他妈到底是不是宫御霆的老婆?”张越霖把烟头扔在地上,踩了一脚,“谁他妈告诉我他老婆高冷、优雅、不苟言笑的,就这货?”
他口中这货当然指的清欢。
跟只烤鸡一样,被吊在天上飘,清欢想哭都哭不出来,男人嫌弃的嘴脸忽然让她抓住了一线生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偏执宫少的绝美妻》

第2章 你老婆在天上飘呢!


“霖少,确实是她啊!”张越霖的手下憋屈得不行,“我在墓碑上看过照片,绝对是她!”
“这种长相的女人,看过一次绝对不可能忘记!”
张越霖懂他的意思,像池清欢这么美的女人难以找到第二个。
即使她现在的反应跟一头被吊起来的猪没有任何差别,她还是美得让人无话可说。
“大哥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不认识那个宫、宫……宫寒啊!”
“你他妈才宫寒!谁来让她闭嘴!老子头疼!”张越霖开始怀疑自己,“她确实是池清欢,但是怎么有点不对劲?”
“会不会是……这里坏了?”手下大胆地指了指脑子。
张越霖抬头一看,那女孩哭丧着脸被风吹得晃来晃去,崩溃道:“我头晕想吐!你们不要逼我在这里吐!”
手下脑补了下空中呕吐的场景,脏话已经快到嘴边。
这波操作太骚了。
张越霖后退两步,咋舌:“果然是个智障。”
清欢:……
她做错啥了又被绑架还被侮辱智商的?!
“脑子坏了也是宫御霆他老婆!”张越霖直接打了个视频电话,唇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先别让他发现他老婆不对劲,赶紧准备!”
下一秒,视频接通了。
张越霖根本不看对方,将镜头切换到后面,对准清欢的脸不断拉近。
“你老婆在天上飘呢,看清楚了吗?如果不想她再次从你眼前消失一次,你最好乖乖听我的。”
说完,他放肆大笑着挂断电话。
什么时候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宫御霆竟然会受制于人?
只要池清欢在他手里,他就没有任何忌惮,如果他妹妹有什么三长两短——
他就用宫御霆最爱的女人陪葬!
清欢直觉这男人已经疯狂了,她苦苦哀求道:“你放了我吧,我谁都不认识,更不可能是你口中那谁的老婆!我还是个宝宝,我怎么可能结婚啊啊啊!”
“大哥!我错了!我再也不从精神病院跑出来了,你放我一马,我立刻回去!”
张越霖唇角一抽,好好的肃杀氛围都被这白痴女人给搅了,他真该塞住她的嘴!
手机的另一头,亲眼看到清欢被吊在海面上,黑暗中只露出性感下颌线的男人冷声道:“去渡桥港口。”
听从男人的命令,黑色的迈巴赫在路上疾驶。
一年前,宫家少夫人在游轮上坠海身亡,宫御霆亲眼看到池清欢在身体那样糟糕的情况下跳了进去。
现在张越霖竟敢用这种方式威胁宫御霆,无异于踩在男人无法逾越的底线上。
“张越霖和他的妹妹,今晚一个都不能留。”
男人冷厉的声音在高速行驶的车上响起,尤为绝情。
脑海中一闪即逝视频中出现那女孩的小脸,宫御霆握着手机的修长手指不断收紧。
这一次,他不会允许他的宫太太在他面前消失第二次。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偏执宫少的绝美妻》

第3章 清欢,总算找到你了


海面开始打破了平静,就像是清欢忐忑的内心一般,她惊恐地看着下面,浑身开始冒冷汗。
张越霖已经不在这边,她知道其他人没有任何话语权,收起刚才装傻的模样,闭嘴给自己节省力气。
她今晚逃不过落水的境地,最可悲的是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能找谁求救。
“不管是谁都好……谁来帮帮我……”
她无措得想哭。
“我妹妹现在情况怎样?”张越霖询问医院那边保护他妹妹的手下,为了防止宫御霆发难,他早就把她严实保护了起来。
“一切正常。”
张越霖得意一笑,他倒想看看宫御霆低下那高贵的头颅。
下一秒,事态突变。
张越霖手里所有的连线都被切断,那头传来的杂音让他瞬间心慌。
“喂?!听得到吗?我妹妹怎么样了?还好吗??”
滋滋的电音让他耳膜刺痛。
这时,一道低沉冷冽的嗓音带着杀气从听筒中传来。
“敢动我太太,后果你负担得起?”
张越霖心头一凌,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听到那头传来一道熟悉的惨叫声,一瞬间,他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失了魂愣在原地。
不远处,尊贵绝情的男人冷着脸从迈巴赫上走了下来,根本没看张越霖这个方向,男人抬手冷冷示意——
“砰”的一声打破了夜晚的死寂,前不久还站着的张越霖头破血流地趴在地上,双眼渐渐失去焦距。
直到死,宫御霆都没有看他妹妹一眼,或许他根本不知道她是谁。
“我诅咒你……永远……不得所爱……”
张越霖一死,他的手下也被宫御霆手里训练有素的人收拾干净。
“她在哪里?”宫御霆眉头紧蹙,冰冷的面上总算是有了些许情绪波动。
等手下带他找到清欢的时候,张越霖仅剩的人正在切断绑着这女孩的绳索!
宫御霆抬头便看到那纤瘦脆弱的女孩,惨白着一张脸,因为难受和恐惧,她已经有些恍惚了。
“清欢!”
宫御霆再熟悉不过池清欢的五官,这一年里,这张脸反反复复出现在他的梦里,折磨着他。
总算又见到她了。
活生生的池清欢。
半空中可怜的女孩还没有听清谁在叫她,身体忽然失重,整个人以一种很恐怖的速度往下掉去!
下面是幽深黑暗、吞噬一切的大海,清欢掉进去那一刻,巨大的恐惧竟然让她产生了幻觉。
死之前居然幻想出一个绝版大帅哥疯狂跑过来救她,她真的是脸皮厚得没谁了……
海水没过头顶,身体一直下沉,窒息感压迫得胸腔都疼痛起来。
她好冷,好难受。
“清欢,你醒醒!睁开眼!”
谁在拍打她?
温热的气息靠近,冰凉又温软的事物覆盖在她的唇上,带着生机的氧气让她一下子拼命汲取了起来。
“该死,她身体为什么这么凉?”宫御霆抱着池清欢从大门口一路跑上了二楼浴室,他头一次因为这城堡般的别墅太大感到烦躁。
“冷……好冷……”
怀里的女孩浑身颤抖着,像是一朵快要凋零的娇花。
想到当初那打捞上来的“遗体”,那样冰凉,宫御霆的冷眸蓦地一沉。
宫御霆沉着脸,抱着这轻盈的女孩走进浴池中……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偏执宫少的绝美妻》

第4章 诅咒你一生不得所爱


经过温水的浸泡,身体冰凉的女孩总算缓和了一些,可是她还在微微颤抖着。
“清欢。”
宫御霆知道这是池清欢不安的表现,他紧紧抱着她,却没办法让意识模糊的她感到安心。
有太多的话想要问她,之前去哪里了?
为什么明明深爱他,还能那样决绝的离开他?
池清欢跳进海里的瞬间,每想起一次,就是对他的残忍凌迟,无数个梦里,她都决然离开自己,宁愿选择死亡,也不要待在他的身边。
“清欢,等你醒来,我会告诉你,你赢了。”
“你成功用伤害自己的手段,让我明白了我对你的爱。”
“我爱你,我不能没有你。”
一向冷傲高贵的男人在这娇美的女孩面前低下头,像是对待易碎品一般,捧着她的脸,虔诚地亲吻。
原本只是浅尝辄止的吻,在宫御霆内心深处的情感被勾起来时,也变得失控了起来。
他只碰过池清欢这一个女人。
现在这仅属于池清欢的热情再次苏醒,沉睡了这么久,他急需找到发泄的出口。
“唔……”
池清欢被吻得气息急促,迷迷糊糊之间,她以为自己做了个噩梦。
没有人来救她,她在掉进水里过后,迅速被大海吞噬。
深海恐惧症让她几乎窒息。
更要命的是,她刚刚想要自救,浮上去,就被海里的海藻缠住!
越来越紧的桎梏让她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
【我是要死了吧……】
【临死前还不知道自己是谁,就算是死了,也没有亲人来吊唁我吧。】
这样难过地想着,池清欢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什么都不知道的宫御霆亲眼看着这女孩因着他的招惹面若桃花,眼角都染上了迷人的红晕,他终于忍不住想要迅速拥有她。
“清欢,我爱你。”
宫御霆虔诚地说出这五个字,实现了自己这么久的期待。
然而在下一刻,他突然瞪大了眼。
她是……
心里那急需要获得安慰和填补的大洞在这瞬间又被撕裂,宫御霆空着的那只手死死地抠着石壁,指甲破裂都毫无知觉。
死死地盯着池清欢的脸,没有任何人工的痕迹,宫御霆反复在事实和理性中挣扎。
切身的痛苦和虚无的绝望交织着,让他的心被反复刺伤无数遍。
梦里,池清欢被恐怖的蓝海翻来覆去折腾,在她以为自己有生机的时候,又让她沉下去,几乎窒息,后面她什么时候失去意识的都不知道。
这一晚,宫御霆像是为了排解出一年份的痛苦和孤独,让池清欢从头到脚染上属于他的独有气息。
把池清欢抱在怀里,这女孩的体型正好与他契合,宫御霆在她发间落下一吻。
他的宫太太,总算再次回到他身边。
只是,猛地想到刚才那个让他心痛的发现,男人眼神一沉,心里那空洞的感觉再次被无限放大。
陈越霖死前的话再次在他耳边响起。
“我诅咒你……永远……都不得所爱……”
看着黑暗中轮廓模糊的女孩,宫御霆久久无法入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偏执宫少的绝美妻》

第5章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看着黑暗中轮廓模糊的女孩,宫御霆久久无法入眠。
-------------------
池清欢做了一个诡异的梦。
梦里,她穿着一条看着就很贵的裙子,在一艘游轮上拼命奔跑,奇怪的是,身后追着她的,就是她落水前看到的那俊美的男人。
被这么好看的男人追着,她却满脸拒绝表示自己热爱学习,谁也不能打扰她在知识的海洋里徜徉……
然后她就脸朝下,砸海里去了。
这什么鬼?
池清欢浑身酸痛地醒来,真以为自己脸着地了,她还在心疼梦里那条镶钻闪闪发光的裙子,掉海里真的可惜了。
“怎么回事……”
浑身疼痛得像是被车撞散架了一样,池清欢扶着酸痛的腰怀疑人生。
“我这是怎么了?”
莫名其妙地被绑架犯认错,还当了炮灰。
失忆已经让她够呛了,敢不敢再给她来点惊世骇俗的?
下一秒,紧闭的卧室门外传来了动静。
“小少爷!就是这里。但是不太妥当吧?”
“我要见妈咪呜呜呜,妈咪就在这里,我为什么不能见她?”
“先生现在不在这里,得先……”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小孩子?
池清欢披上外套站起来,还没有走到门口,卧室门就被推开了。
一道穿着背带裤的可爱小身影出现在眼前,小家伙前一秒还吵吵闹闹的,在看到池清欢那一瞬间,他就安静了。
小萌宝大概三四岁的样子,脸蛋儿肉嘟嘟的,五官精致得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尤其是那双桃花眼,亮晶晶的,以后长大了还不知道要勾住多少女孩子的神志。
小家伙像不敢相信一样,用手揉了揉眼睛,可怜兮兮的眨眨眼,反复确认池清欢的模样,他突然小嘴一扁,带着哭腔大喊出声。
“妈咪——”
小家伙因为委屈,都快破音了,他闷头朝着池清欢扑了过来,像个小炮筒一样。
什么??
池清欢心头一震,还没反应过来,这小萌宝就抱着她的腿,像个八爪章鱼似的,死抱着不放!
小家伙满脸委屈,一边抱着一边控诉道:“呜呜呜妈咪你这么久去哪里了?爹地说我不听话,你不要我了,你真的不爱宝宝了吗?”
池清欢低头就对上小家伙抬眸望过来那可怜的眼神,黑葡萄似的大眼里盈满了泪水,他像只被欺负了的小兽一般呜咽着。
明明自己根本不认识这小萌宝,池清欢都因着他的控诉心开始抽痛。
她倾身凑近这小家伙那一瞬,他立刻上杆子似的抬起肉嘟嘟的手臂,勾在了她的脖子上。
“妈咪……”
“妈咪,我以后会乖的,你不要再丢下我好不好?”
池清欢原本想给小家伙解释,说她不是他的妈咪。
刚才的梦境,让她觉得,自己应该还是学生的身份,不然不可能无端梦到学习方面的事情。
她都是学生了,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孩子啊!
可是这小家伙带着哭腔的每一声,都戳到了池清欢心里最柔软的那一处。
他小小的手臂紧紧地搂住她不放,哭得池清欢心都碎了。
此时,女孩抱着孩子的画面,被坐在监控室的宫御霆尽收眼底。
将池清欢湿润的眼角看在眼里,男人冷冽的眸子染上意味不明的色彩。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偏执宫少的绝美妻》

第6章 宫御霆,这是我的名字


怀里的小萌宝一直哭,池清欢看向女佣,女佣在一旁也尴尬得不行。
“小少爷,这位小姐不是你的妈妈呀,你可不要认错……”
女佣尝试着劝她们小少爷,可是他根本不听。
“她就是我的妈妈!”小家伙一听到这,急红了眼,“我知道妈妈是谁的!妈妈,你不要果果了吗?”
原来他叫果果。
池清欢莫名低落的情绪被这可爱的乳名冲淡,她没有回答小家伙这个问题,轻轻一笑,温柔道:“果果,这里是你家吗?是你收留了阿姨吗?”
妈咪比以前爱笑哎!
果果沉浸在池清欢的笑容中,还是有自己原则的,他纠正道:“是妈咪,不是阿姨。”
池清欢:……
这话题接不下去了。
“你爸爸呢?”池清欢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华丽到夸张程度的大房间。
突然出现、叫自己妈咪的小萌宝。
还有到现在没露面的主人……
“有我陪着妈咪不好吗?”果果扁着嘴,委屈得不行,“听到妈咪回来了,我都没睡懒觉哦,只想快点见到妈咪!”
小家伙仰着脸,专注地望着池清欢,想要妈咪表扬他。
池清欢心里一软,如果她真的有这么可爱的孩子,她怕是幸福死了吧。
可惜她不是他妈妈。
“阿姨有事找你爸爸。”池清欢也是执拗的人,她不是果果的妈妈,不能欺骗他。
果果的眼泪花又在眼眶里打转了,他可怜兮兮地看着池清欢:“妈咪,你是不是不要我了?所以你才这么说。”
“不是的……”池清欢给果果擦眼泪,她越擦,这小宝贝眼泪越汹涌。
“我知道。”果果抽抽噎噎的,年纪小,说的话却像大人一样,“妈咪你跟爹地在一起,你不快乐,我都知道的,爹地坏,我们不要他!”
池清欢听得一头雾水,小家伙在说什么?
“妈咪!走!我们一起离开这里!果果不会让妈咪不开心的!”果果拉着池清欢的手就要往外冲。
这时,门口出现了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男人身着黑色衬衫,领口慵懒地开着,性感中带着点野性,骨子里的矜贵疏离尽显,一看就是不好招惹的对象。
这不是她昨晚看到的那个男人吗?!
池清欢愣怔地看着宫御霆,根本没想到会是他。
男人身高接近190cm,这样站在门边,让门都显得秀气了不少,这样带着绝对气场的男人走了过来,让池清欢莫名感觉到了压迫感。
“清欢,你醒了。”
男人的五官让池清欢想到出自名师之手的雕塑,棱角分明,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窝、寡淡的薄唇,每一处都在给他疯狂增加魅力值。
这样出色的成熟男人压低嗓音,如此亲昵地呢喃自己的名字,池清欢很没出息地脸红了。
“这位先生……”池清欢跟宫御霆说话都不敢直视他的眼眸,“请问,昨晚是你帮了我?”
“宫御霆,这是我的名字。”宫御霆的话霸道又强势。
“清欢,我不希望你再忘记第二次。”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偏执宫少的绝美妻》

第7章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池清欢尴尬得不行,生怕男人看穿她现在心跳失控的事实,连忙道:“宫先生,谢谢你收留我,昨天……”
说到这里,她忽然噤声了。
池清欢突然想到那绑架犯说的话。
他说他绑的是宫御霆的老婆。
所有的关键词跟眼前这个男人重叠在一起,池清欢眉头微簇。
她确实失忆了,反射弧慢半拍,但是她不傻。
“可以先请小朋友避开吗?”池清欢拍了拍果果的肩头,想让宫御霆安排一下他的儿子。
把她认错成他的妻子,这位先生也很头疼吧。
宫御霆还没有开口,果果就崩溃了。
“不!!!妈咪你别让我走!!!是我哪里不乖惹妈咪生气了吗?你说,我现在就改呜呜呜!”
“不、不是这样的……”池清欢见果果立刻哭唧唧,有些堂皇。
“妈咪!你看看我叭呜呜呜!你不能再丢下我,没了你我怎么办啊呜呜呜……”果果一张包子脸圆鼓鼓的,他努力瞪着眼向池清欢表达他的急切。
这么小的孩子,语言能力就这么厉害,想必他的妈妈也很聪明。
但是,不可能跟她有关系。
该说清楚的事情,池清欢绝对不会含糊。
她虽然很喜欢果果,但是做不出为了他冒充别人身份的事情。
尤其是眼前的宫御霆,她惹不起啊!
“果果看了不少电视剧吧?”池清欢笑着摸了摸果果的脑袋,把他推给女佣,“小孩子还是少看一点还珠格格哦。”
女佣:……
果果一脸懵逼:“环猪哥哥是什么?”
“把小少爷带下去。”宫御霆冷冷地发话,女佣立刻照办。
“不——你不能分开我和妈咪!爹地,你不能……”
“放开我!小孩子也是有尊严的!我要给爷爷告状!爹地你现在让她放开我,还可以挽回一下我,呜呜呜我不要……”
如果不是气氛不对,池清欢都要被这逗比宝宝笑死了。
“你想说什么?”
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人的时候,这安静的空间染上了尴尬的意味。
如果池清欢没有猜错,让她腰酸背痛得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位高高在上的宫先生。
她都落水难受成那样了,这男人居然还能趁火打劫!
实在不要脸!
“宫先生!昨晚我被误认为是你的妻子,遭到绑架,后面多亏你才得救,所以我也不追究了,可是你……”池清欢拉开自己的领口,往里看了一眼,各种痕迹不堪入目,这男人一点都没有留情!
矜贵淡漠的男人已经优雅地坐在对面的大沙发上,冷漠的眉眼,还有周身禁欲的气场,都让池清欢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猜错了。
男人慵懒地坐着,池清欢这样傻乎乎站着,倒是像被罚站的,质问起来都没了底气。
不等她继续开口,宫御霆大方地承认了:“昨晚一时情难自制,不过你还有力气站起来,看来我也不至于失控。”
“……”
池清欢瞠目结舌,这是什么话?
她现在站在这里,还得感谢他昨天收敛了??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偏执宫少的绝美妻》

第8章 他的太太变了


“你这是强迫!!”池清欢气得浑身发抖,这霸道的男人一点愧意都没有,理直气壮得快把她气炸了,“你这个趁火打劫的混蛋!!!”
性格确实不太一样了。
宫御霆一直观察着池清欢,他记忆中的妻子形象,是一个沉默寡言的安静女人,她理智、聪慧、识大体。
就是因为一切看得太明白,她最后才受不了,有了离开的念头。
池清欢骂完又有点后怕,宫御霆幽深的眸子锁定了她,对上这双高深莫测的冷眸,她就冒冷汗。
“生气了,嗯?”宫御霆把池清欢复杂的情绪尽收眼底,“清欢,你的想法都写在脸上了。”
“什么??”池清欢吓了一跳,见宫御霆起身往她这边靠近,她很没出息地往后退,“你别过来!”
男人的眼神太过于沉重,带着一股侵略性,其中的偏执劲池清欢看不懂。
不知不觉退到大床边,失策的池清欢脚后跟撞到床脚,她痛得轻呼一声,失去重心倒了下去。
偏偏这该死的床软得出奇,池清欢整个身子陷进去,竟一时半会儿爬不起来。
宫御霆单腿压上来的时候,池清欢听到床发出的声音,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昨晚的记忆突然涌上心头,池清欢真的害怕宫御霆做出什么。
“清欢,你是我的太太,我们的关系是合法的,我为什么不能这样做?”宫御霆低沉一笑,漆黑的眸子看得池清欢后背一凉。
“你神经病是不是?我都说了我不认识你!我不是你太太,也不是你儿子的妈咪!”池清欢快憋屈死了。
果然,她的话音刚落,世界都安静了。
池清欢想着自己赶紧离开这里,根据记忆找找线索,她想知道她是谁。
然而回应她的,是男人直接单手扣着她两手手腕儿。
两手被抬起禁锢在头顶时,糟糕的预感让池清欢慌了。
“乖,就算你忘记了一切,也改变不了你是我老婆的事实。”宫御霆倾身压下来,瞬间拉近的距离,让她耳根都红了。
“我都说不是你老婆了!绑架犯认错就算了,你连你自己老婆都认不出来吗!你这个渣男!”池清欢抬起来准备踢打的脚也被男人制住,她越是挣扎,身上的男人危险气息越重。
她大概是激起了这混蛋的征服欲了,池清欢欲哭无泪。
“我不可能认错,清欢。”宫御霆漆黑的眼眸里没有任何的光亮,仿佛要将人吞噬在这黑暗中,“果果也不可能认错你。”
“我不知道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我并不在意,既然回来了,我就不会给你再次离开的机会。”
池清欢真的要哭,她一个黄花大闺女,怎么可能有孩子!
“你是我的。”
“你必须在我身边。”
池清欢想要反抗的动作被男人轻而易举制住,挣扎之间,反而让氛围变得奇怪了起来。
她没办法理解一个男人离开深爱的女人这么久,到底有怎样的执念。
“混蛋……你放开……唔!”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偏执宫少的绝美妻》

第9章 她怎么可能是这位宫太太?


“混蛋……你放开……唔!”
--------------------
“混蛋!沙雕!臭不要脸!神经病!!”
池清欢彻底腿软,被女佣带去大浴室清理身体的时候,她不停地骂人。
可是她骂来骂去只会这些不痛不痒的话,一看就是不怎么会骂人的。
“清欢,你真可爱。”
披上浴袍的宫御霆好整以暇出现在浴室门口。
池清欢:……
她很认真的在骂人好吗?
贵气十足的冷峻男人,大得和温泉池差不多的浴场,池清欢一路上走过来,这复杂的英伦设计和华贵的装潢,她真的以为这里是什么牛逼哄哄的宫殿了。
“你这个死变态!偷看我洗澡干什么?”池清欢想遮挡,却被女佣拉着手,认真地给她按摩。
“偷看?”宫御霆抱着手臂,修长的腿靠在门边,昨晚到现在将池清欢吃干抹净,魇足的男人心情不错,“你浑身上下哪一处我没见过?”
“……”池清欢瞬间闭嘴,她不想在女佣面前听这男人说的骚话。
见池清欢怎么逗都没反应,宫御霆失去兴趣,离开了这里。
打扫卧室的女佣把昨晚宫御霆扔在地上的被单拿起来时,猛地发现上面竟然有血迹。
“这、这是……”女佣愣住了,这不可能是落红吧?
先生都说昨晚这位是太太了,她来得晚,没跟太太接触过,可是太太都生过孩子了,没道理会是第一次啊!
“你在看什么?”
身后一道凌厉的声音传来,女佣转身对上宫御霆冷寒的眸子时,吓得腿软跪坐在地。
“抱歉,先生,我只是……”女佣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
这位小姐难道是冒牌的?!
“清欢昨晚受了伤。”宫御霆黑眸冷到零点,“还有什么需要给你解释的?”
男人哪里还有在池清欢面前那随和的样子?
压迫感极强的气场吓得女佣大气不敢出一声。
宫御霆一抬手,便有两个男人出现,迅速将这女佣拖了下去。
“抱歉,少爷,新来的不懂规矩,以后还是我来吧。”
老佣人陈姨走了进来,把染血的那一面叠进去,自然地走了出去。
“太太回来了就好,先生和小少爷都可以安心了。”
宫御霆眼神微顿,意味不明。
等池清欢折腾回卧室的时候,她整个人又累又困,一直糟心到现在没吃饭,她低血糖都要犯了。
不经意抬头,池清欢顿时就愣住了。
墙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挂上了一幅油画,画上的女人一袭长裙,素色的裙子被她穿出了一种高级感,她侧身站在蔷薇花墙前,艳丽的蔷薇都无法夺走她的惊艳感。
“这是……”池清欢震惊地看着这画里五官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女人,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种照镜子的感觉太恐怖了,尤其是这是她完全不熟悉的景象。
同样的一双桃花眼,画里的女人神色冷清,带着点淡漠的感觉,整个人看起来仙气十足,根本不是池清欢这种女屌丝性格啊!
“他们肯定是认错人了。”池清欢眼神离不开画,心里越来越空洞。
她怎么可能是画里的这位宫太太?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偏执宫少的绝美妻》

第10章 她没有整容,纯天然的!


池清欢跑到窗户边往外看,大片的薰衣草花田映入眼帘,放眼望去居然看不到一处别的房子!
更别说道路和车辆了!
“不可能这么大一块全是他家吧?”池清欢糟心透了,她得想办法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
宫御霆就算了,这些佣人难道连女主人都认不出来吗?
明眼人都能看出那画里的人跟她完全不一样好吧?
“难道是我整容了?”池清欢照着镜子,认真地在脸上捏捏掐掐,她这是纯天然啊!
她简直怀疑人生,她失忆前难道疯狂迷恋宫御霆,不惜整容成他的老婆?
【清欢,难受的话,叫我的名字。】
脑海中一闪即逝男人低沉磁性的呢喃,池清欢脸涨得通红。
好吧,宫御霆虽然变态,但是确实有点美色。
可惜了,这么帅的男人,脑子有问题。
“太太,早餐准备好了。”女佣敲了敲门,进来叫池清欢。
“嗯,好。”池清欢拍了拍脸让自己振作起来,她不能待在这里,吃饱了才有力气跑路。
跟在女佣身后往饭厅走,池清欢好奇道:“饭厅这么远?”
“是啊,太太,这幢城堡式别墅就是太大了,每天得麻烦你多走动一下。”
“呵呵,不麻烦不麻烦。”池清欢唇角抽了抽,这该死的有钱人,“你们平时怎么出门啊?走多久才能打到车?”
“太太,我们平时出门采购都有专车的,太太你不用打车啊!先生给你配了司机,你想出门直接跟司机说就好了。”
得了,这条路行不通。
池清欢全程笑嘻嘻地跟女佣聊天,不经意地试探大门和后门的位置,也不是没有收获。
终于到了饭厅,池清欢还没走进去,那道坐在长桌上的小身影就激动道:“妈咪!你来陪我吃饭了吗?”
“果果?”池清欢没想到果果这个时候才吃饭,这么大一张桌子上,就只有他一个小孩子孤独的吃饭,盘子里的三明治都没怎么动。
见池清欢看着自己的盘子,果果赶紧抓着三明治咬了一大口,吃得嘴边都是沙拉酱,“猴猴吃!窝吃饭很乖!”
“别噎着了。”池清欢把牛奶凑到果果嘴边,小家伙咕噜咕噜喝下去小半杯。
旁边的女佣都看愣了,前一秒小少爷还在挑食,死也不喝牛奶,不喜欢鸡肉三明治,这变得也太快了!
把女佣的表情看在眼里,池清欢无奈地笑,果果真的以为她是他的妈妈啊。
“妈咪!我最爱喝牛奶了!爷爷说喝牛奶才能长高,我都有在喝哦!”果果打自己的脸打得飞快,每次喝牛奶跟喝药似的人仿佛不是他。
池清欢的西式早餐也上桌了,她表情微妙。
这牛排配沙拉的,还不如吃二两红烧牛肉面啊!
“宫先生呢?”池清欢随口问了一句。
“太太,先生去公司了,先生平时都很忙。”
池清欢眼神一亮,垂眸掩饰自己的欣喜。
她逃跑的机会来了!
继续阅读《偏执宫少的绝美妻》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