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存紫,唐续《你的爱是蚀心的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你的爱是蚀心的毒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繁花似锦
简介:顾家庄园,记忆全无,深受丈夫宠爱的顾太太唐续,赫然发现她腹中有一胎儿,胎儿是死的,而她,也已经不是正常的人
她回忆起,五年前,她难产在床,她的丈夫亲手设局,让她唐家满门覆灭,后来又逼得她自尽而亡,一尸两命……
角色:魏存紫,唐续
魏存紫,唐续《你的爱是蚀心的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你的爱是蚀心的毒》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她家破人亡


京城。
寒冬深夜的顾宅,灯火通明。
主卧,临时搭建的产床上,唐续隆起的肚子,随着一阵阵剧痛抽蓄,高低起伏着,身下的床单,都被鲜血染湿了。
力气和希望,也随着时间一点一点消散。
“老夫人说了,如果生产凶险,剖宫取子。”佣人阴冷地传达命令。
医生脸色惨白,面露骇色:“现在剖腹产,已经来不及了,产妇会……”死的!
“太太气力已经衰竭,耽搁不得。”
“再给太太一点时间,她或许能够自己把孩子生下来。”她看着年轻的产妇,那是一条活生生的命啊,现在剖腹,无异于直接杀了她,她做不到。
传话的佣人声色更厉:“出了医疗事故,顾家的孩子有个好歹,你承担得起吗?”
医生眼睛一红,泪水滚落,对着床上奄奄一息的产妇:“太太,对不住了,欠您的,只能来世再还!”
顾家是这京中的权贵,孩子的父亲被称为活阎王,这正要出世的孩子,若折在她的手中,别说她这辈子完了,就连她的家人,也会跟着完蛋,她无法罔顾家中的十几条性命。
“顾沉,顾沉……你在哪里?”唐续拼着最后一丝力气护着肚子,惨声嚎叫。
这些人,是要谋害她的命啊!
下一秒,就有人上前,是顾家的养女,魏存紫,
“唐续,这个时候你还想见他?别做梦了,去死吧。”她狠狠掰开她护着肚子的手,那张温婉柔善的脸,此时凶狠扭曲,如索命厉鬼,露着阴毒张狂的笑。
“你们唐家真不要脸,为了巩固家世,不惜以美色相诱,低贱地求哥哥娶了你,可你当真以为自己做了三年顾太太,他就对你这个仇人之女动了真心?唐、顾两家就能重修于好?”
“你真是天真得可笑。”
“实话告诉你吧,那都是假的!”
唐续心神一颤,咬牙回击:“魏存紫,你想要我死,也不必编这种谎话来激我,我和他三年夫妻,朝夕相对,耳鬓厮磨,会不知道他对我是真心还是假意?”
“你这个虚伪恶毒的女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你从小爱慕顾沉,一心想要嫁给他。”
“这些年来,你想方设法破坏我们之间的感情,不就是恨我抢走了你的心上人,抢走顾太太的位置,你想要除掉我,取而代之吗?”
“我告诉你,今日,就算我死在这产床上,你也不会如愿以偿嫁给他!”
她不能上了这个恶女的当,也不能输!
她坚信,顾沉是爱她的。
唐、顾两家是有着不共戴天的仇。
刚结婚的时候,他的确是恨她的。
可这三年来,他们携手共进,出生入死,甚至为彼此以命换命过,早已经是心贴着心的夫妻了。
她相信,凭着他们两人的努力,可以改变两个家族的关系。
这也是她嫁给他的初衷。
这一年多来,她已经看到两家渐交于好。
就连这次,唐家遭遇危机,顾沉也亲自赶去解围了。
“哈哈哈!”魏存紫仿佛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唐续,你真是愚蠢得可笑啊,你不知道吧?你们唐家,现在只剩下你一个人了。”
“你……你说什么?”
她用力将身体撑得高了些。
“云银北城分行安全信统崩溃,很多储户一夜之间,失去百万、千万、甚至上亿的存款,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失控了,连夜冲进了唐家,引发了暴动。”
“你爸爸,你妈妈,还有你未成年的弟弟,当场丧命,听说,尸首都找不全。”
“不可能!”唐续浑身血凝,倏地宫缩,疼得撕心裂肺,脑海里死死抓着一个念头。
不可能!
顾沉是去北城帮唐家解决这次危机的。
临行前,他答应她,会照顾好她的家人,让她留在家里好好待产。
他亲口答应她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的爱是蚀心的毒》

第2章舍子救母


魏存紫笑得越发的大快人心:“这事就发生在昨天,新闻上到处都是,血腥的现场照片也流露出来传到网上,有一具无头尸,有人说,是你爸的,有人说,是你弟弟的……你看。”
说着,她的手机递了上来,是网上的新闻,上面赫然一具血腥的无头尸。
“你认得出吗?是你爸爸还是你弟弟?”
唐续认不出无头尸,但看出照片的场景,是她北城的家中。
她的大脑海一轰,瞬间失去了意识。
魏存紫得意一笑:“兴许哥哥现在正忙着在北城接手分行的事务,说不定还带着董事会的人在庆贺呢,毕竟多年的大仇,终于得报了。”
瞬间的昏厥,她又清配了过来:“闭嘴!魏存紫你闭嘴!我是不会信你的,你别妄想我会上你的当!”她血红着眼睛嘶吼。
“不信?”
魏存紫将她的手机拿了过来,打开语音信箱,里面传来唐父给她留的短信:
续续,顾沉亲自出手,分行大乱,两家血仇难泯,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爸爸妈妈望你平安。
她的瞳孔瞪大,绝望蔓延开来。
魏存紫的声音还在她的耳侧响着。
“唐续,半个月前,你身边的那些人,都陆续不见了,你的助理,下属,佣人,保姆……难道你没发现吗?”
“哥哥支离了你身边所有的人,就是怕你在事前有所察觉,坏了他的大计。”
“枉你聪明一世,怎么在这件事情上,就这么白痴呢?”
“不——”唐续的喉咙里发出一声哀嚎,“爸,妈,弟弟……”
她的肚子抽搐着,大量的血涌了出来。
血崩了!
她脑海里只有魏存紫描述的家人的惨状,完全忘了自己,也忘了已经爬出小半个身体的孩子。
“信了?那就去陪你的家人吧,一家人整整齐齐的,多好啊。”魏存紫甩开她的手腕,起身,向医生:“产妇血崩气绝,快剖宫救孩子!”
医生,护士,佣人纷纷上前去,要禁锢住床上血淋淋的产妇,准备做剖腹手术。
“顾沉……我要见他,我要见他!”她疯狂地挣扎着,如疯如魔。
她要亲口问问他。
是不是真的?
为什么要骗她?
这三年的一切,难道都是假的吗?
几人见她这样,心生惧意,不敢上前,佣人上前去,试图按住她,被她抓伤咬伤。
一群废物,一个将死之人都制不住,魏存紫面目一拧,上前去,狠狠地甩了唐续一个耳光。
她倒回产床上,气力将竭。
“还不快点做手术,救孩子?”
医生护士这才上前,准备做手术。
她死死瞪着一双眼睛,不肯、也不甘心晕过去,不一会儿,就感觉到冰凉的手术刀落在肌肤上。
她的身体本能地颤栗抽搐着。
魏存紫站在一旁看着,一脸阴毒得意的笑容。
三年了,她忍了她三年,这个夺走她一切的仇家女,终于要死了。
手术医生哆嗦着,加深手术刀下的切口。
“砰!”
一声巨响,门被踹开,门板轰然倒地,一身纯黑色西装的顾沉急步进来,看到床上的唐续,如发狂的兽,目眦欲裂。
“舍小保大,我太太死了,你们全都陪葬!”
医生吓得急忙缩回手术刀,看着如神如魔的男主人,很快冷静下来,吩咐左右,极力助产。
顾沉伏在床边,紧紧握着妻子的手,手上染满了她的血:“唐续,我要你活着,我要你活着,听到没有?”
魏存紫花容失色地看着他,这个她心心念念、让她发了疯的男人,竟然这样护着这个仇人之女,还说要舍小保大——
不该的!
他已经害死了她全家,今日,她死在这产床上,就是最好的结局。
他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赶回来救她?
她想到了那点唯一的可能。
不!
他不会爱上这个仇家之女的。
她不信。
这个早就应该死在顾家折辱中的女人,不可能让他动了真心,她不可能得到了他的心。
一定是她使了什么妖术,迷惑了他的心——
她嫉妒得快要发疯了。
“产妇血流太多,血压骤降,急需输血。”
“不好,她休克了。”
“准备电击,复苏心脏。”
“……”
顾沉攥紧唐续的手腕,冷酷命令:“唐续,我不许你死,你不许死……”他的语气,更近乎哀求。
“顾总,太太她气力已经衰竭,我们……我们尽力了!”
他抬眸,瞳孔怒张,瞳光汹涌。
看看瑟瑟发抖的医生护士,又低头,看着床上血水浸透全身,脸色惨白泛着青灰色的妻子,心脏一沉。
不,她不能死!
“来人,打电话给徐旬,让他马上过来。”
“是。”他的属下得了命令,立刻去打电话。
听到徐旬,魏存紫的心神一下子被拉回。
徐旬出自古老的隐世家族,会些秘术,也被称为当代阴阳师,和他们魏家也有些渊源,她知道一些底细。
他竟然要用那种方式,来保这个仇家之女?
看着正在和死神抢人的男人,她心下冷笑。
呵!
你真的以为能把她救回来吗?
以她的身体状况,就算华佗再世,也救不了她。
现在保她,只会一尸两命。
也好,这样,她的前路,就彻底通畅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的爱是蚀心的毒》

第3章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死


不一会儿,一辆黑色的轿车驶进顾宅,一个穿着白色长衫的男人从车上下来。
乍一看,年纪轻轻,二十出头。
仔细一看,却又觉得年纪更长,让人看不出他的年龄。
他穿过幽深奢华的庭院,进了产房,其他人均被屏退,只留下主刀医生和她的两个助理在门外等候。
他上看去,检查产床上的唐续,她的眼眼半合着,眸光黯淡漆黑,深不见底,透着怨,恨,不解……
“已是残烛余火,顾爷,不宜强留。”
“闭嘴!我让你来,是让你救活她,不是让你来说风凉话的。”
徐旬摇摇头:“只是时候未到罢了,暂且可以留一留,可终究……”
“我只要你救活她!”顾沉打断他,命令道。
他只要她活着。
徐旬无声叹息。
顾沉权势显赫,手眼通天,他们一族受制于他,现在他提出的条件,他只能答应。
半个小时后,房门打开,徐旬出来,整个人仿佛苍老了十岁,发间隐隐有些银丝。
他向医生:“可以进去助产了。”
半夜,房间里响起一声婴儿的啼哭。
“恭喜顾总,是个男孩,虽是早产,但孩子身体特征正常,是健康的。”
顾沉没有看孩子一眼,只是紧紧地握住着唐续的手。
医生护士给她做完手术清理,撤掉产房用具,顾沉将她抱到床上,轻轻为她盖上被褥。
新生的婴儿清洗包裹好,喂奶后放到她的身侧。
众人撤出房间,只有他一个人在房间里照顾。
外面长夜将尽,淡淡的天光从窗帘缝隙中照映进来,昏迷中的唐续这才有了些动静,迷迷糊糊地发出些痛苦的声吟,又开始发虚汗。
顾沉一夜未睡,眼下黑青,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见状,立刻拧了热毛巾,给她擦汗,毛巾落在她的脖颈处,手还在有些余悸的颤抖。
他摸了摸她的脖颈动脉,又探了探她的呼吸,感受到她真实的呼吸,这才沉了沉呼吸,松了一口气。
稍稍回力的唐续,便陷入了梦魇,哀声呼喊。
“爸,妈,弟弟……”
听清楚她在呓语什么,他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眼睛赤红,恨意毕露。
“不准备提他们,不准备提那些死人,你早已经嫁给我顾沉,是我的人,是顾家的人,以后,只有顾家,没有唐家!”
他捏紧她的下巴,强迫昏迷中的人与他正面相照,狠绝的眉眼间潜藏着一丝的温柔。
“唐续,我已经为你破例,留下了你的命。”
“你听好了,你的命是我给的,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死,必须给我好好活着!”
此时的唐续,犹在地狱。
“顾沉,你害我全家……你骗我……”
三天后,夜里。
唐续听到婴儿的啼哭声,猛地惊坐起,茫然不知身自己是谁,身在何处,她下意识低头,看着自己平平的肚子,孩子——
“被儿子吵醒了?别担心,保姆正在给他喂奶。”
在她惊醒的瞬间,睡在她旁边的顾沉也惊醒了。
她刚生完孩子,按理来说,他们夫妻是要分房睡的,可他没有,夜夜睡在她的身边。
看着她这样,他心中隐隐有些不安,解释着,伸出胳膊去拥抱她。
“啪!”
她一巴掌狠狠打开他,愤怒而又恐惧:“顾沉,是真的吗?你在北城,设局害死了我全家,是真的吗?”
他一怔,脸色沉了下来,声音冰冷:“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的爱是蚀心的毒》

第4章你对我,可有一丝丝的真心?


他一怔,脸色沉了下来,声音冰冷:“是。”
-------------------
黑暗中,唐续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
“这三年来,你我夫妻,几乎夜夜同床共枕,我唐家舍一半家产,助你扶摇直上,也没能消减你对唐家的一分恨意,是吗?”
“是。”
“三年前,你答应娶我,根本就没有想要和唐家重修于好的打算,你只是想侮辱我,侮辱唐家?”
顾沉沉吟。
“你不用说,我也知道。”昏暗中,她的眼眸透着琥珀色,“刚开始的那一年,你就是这样待我。”
“可后来,经过绑架那件事后,我以为,我们之间已经有所不同。”
她嫁他的第二年,她被他的对手绑架到一首轮船上,成为人质,对方不仅要他的钱,还想要他的命。
他明知是个陷阱,还是带着钱只身去救她。
当时,他的对手向他开枪,她奋不顾身,用身体为他挡了一枪,她重伤倒地,轮船起火,引发爆炸,她无法逃身,催他快走。
他并没有丢下她,而是冒着和她一起沉尸大海的风险,最终将她救了回来。
再后来,他们遇到了各方劲敌,多次生命受到威胁,都是这么走过来的。
她拿心拿命待他,她看他对自己,也是有情有意的。
可这一些,若有半分是真的,他又怎么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来?
“也真是难为你了,这两年,你一直装作寻常丈夫的模样,不好受吧?”
“你如此,便是为了骗取我的一颗真心,再像现在这样践踏,是不是很痛快?”
“够了!”他一把将她扯进怀里,厉声道:“唐续,你既然已经嫁给了我,就是我顾沉的妻子,我骗你什么了?践踏你什么了?”
她奋力挣扎,歇斯底里地撕抓着他,锋利的指甲在他的肌肤上留下一道道血痕。
“顾沉,你这个魔鬼,你一边骗我对你掏心掏肺,心甘情愿为你生孩子,一方面算计着我的家人,害得我家破人亡。”
“他们是我的父母,弟弟,和我骨血相连的至亲啊——”
“你害得他们惨死,却口口声声说我是你的妻子?你当我是什么?你把我当人看吗?你当我是个笑话!”
“唐家还剩下我,你打算什么时候让我死?”
“唐续,你给我闭嘴!”他抓住她的双腕,将她压在身下,“他们是你的至亲?那我的至亲呢?”
“你父亲设下鸿门宴,将我父亲,大哥,姐夫,以及顾家在云银的五名董事请入酒楼,再放火,把他们全部活活烧死。”
“我姐姐当时正在生产,她听到这个消息,难产而死,一尸两命。”
“顾家被逼退出云银,全面破产。”
“你可知道,顾家旗下有多少职员因此跳楼,家破人亡?他们也有七老八十需要照顾的父母,也有嗷嗷待哺的孩子!”
“那些苟且活下来的家庭,被巨额债务压得喘不过气来,活得生不如死。”
云银是全球十大私人银行之一,由顾、唐两家及另外两个家族控股,十年前,正值全球危机,又发生夺权叛乱。
顾氏一族家破人亡,世家大族,只留下顾夫人和未成年的幼子顾沉,宣告破产。
事件波及广泛,惨绝人寰。
顾沉死死压着唐续,让她动弹不得,发出最后的质问。
“唐续,我这么做,有错吗?”
唐续瞬间颓然,不再挣扎。
“你没错,是我错了!”
“是我天真是我蠢,以为唐家以举族之力助你,你会领这份情,我一颗真心待你,在你心中,便会有所不同,会有那么点份量……我怎么会这么蠢,这么自以为是……”
“你好会演戏,你把我骗得团团转,以为自己得了你这么个好丈夫,日夜心怀感激。”
“顾沉,两年前在船上,你冒死救我……再后来,你装出与我夫妻恩爱的日日夜夜,这其中,可有一丝丝的真心?”她蜷缩在他的身下,语气幽幽。
顾沉一怔,陷入了沉默。
等不到他的回答,她轻轻笑了:“你当然没有,你心里装着的,只有那些仇恨,怎么可能容得下我这个仇家之女——”
眼泪在她的眼中干枯,琥珀般的眼眸黯淡下去,失去了光彩。
她侧身坐起,看着昏暗笼罩下的男人,伸手抚着胸口:“可我却很爱你,一颗真心,完完全全地爱着你,你感觉得到吗?”
此刻,这颗心,如刀绞一般,鲜血淋淋。
顾沉僵在原地,抬眸,深邃如夜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她倏地起身,奔下床,往不远处的白玉桌台的桌角撞去。
“唐续!”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的爱是蚀心的毒》

第5章何不自我了断解脱呢?


顾沉惊骇,几乎同一时间从床上冲下来,在她的额头撞上桌角的刹那,抓住了她的后衣领,将她拽了回来。
回身间,她看到桌台上放着一个果盘,里面放着一把水果刀,她一把抓起水果刀,连人带刀撞进了顾沉的怀里。
“噗嗤!”水果刀狠狠扎进了他的肩窝。
他眉头一拧,低头,只见她两眼发直,死死抓着刀柄,魔怔了一般。
唯有死亡,能让她得以解脱。
不是她死,就是他死。
他狠狠掰开她的手,将刀子从身体里拔出,“哐当”地扔回桌台上,将她摔进了床上,按在床褥间。
“寻死?想都别想!”
“唐续,你给我适可而止,当初是你求着我娶你的,这三年来,我可有亏待过你这个顾太太?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啊?”
“来人,看好太太!”
保镖和佣人进来,屏着呼吸,十二分警惕地看守着床上的人。
顾沉头也不回地出了房间。
她蜷缩在身体,抬眸看着他夜色中笼罩的背影,浑身发凉,瑟瑟发抖。
“哇哇哇……”
还没有睡着的孩子被惊扰到,嚎啕哭啼不停。
她身未死,却已经身处地狱。
顾沉出了门,走到回廊里,回头深深地看着卧室的门,眸光如海。
他又想起徐旬离开时说的话。
“我只能救她这一时,只一时。”
“为什么?”
“因果已定,她的生路已经断了。”
“别跟我说这种玄乎的话,她现在不是还活着吗?”
“太太她心未死,执念未亡。”
心未死,执念未亡——
他心头猛地一震,向守在门口的保镖:“里里外外都给我看守好了,太太若有什么闪失,你们陪葬!”
天亮以后,冬日的天空,铅云四垂。
唐续倚在窗榻上,看着外面,目光无神,一动不动,如行尸走肉一般。
隔间里不时传来婴儿的啼哭,孩子哭狠了,她的眸光会跟着闪动。
大宅里三个月前就准备好了婴儿房,顾沉临时安排保姆在主卧里置了隔间,布置成婴儿房,将孩子养在这里,就是为了时时刻刻提醒她,这个孩子的存在。
她严重难产,几乎丢了命,才生下来的孩子,他不信她舍得放下。
保镖佣人们提心吊胆地守在各处,见她一直安安静静的,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砰!”
卧室的门被踹开,五十多岁的顾老夫人闯进来,魏存紫跟在后面。
她来到窗榻前,将唐续拽起,拎圆了胳膊,一巴掌向她的脸甩去。
“贱人,我儿子好心饶你不死,你竟然敢拿刀伤他!”
“啪!”
一个耳光甩在脸上,唐续软软地倒在地上。
生产之后,她的身体亏损严重,得知家破人亡,精神严重受创,如今还在月子里,身体虚弱,倒在地上,爬了几下,竟都没有爬起来。
魏存紫蹲下身去,看似要扶她,实则死死掐着她的手腕,掐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附在她的耳侧:“唐续,你这般苟延残喘地活着有什么意思?还不如自行了断,既全了你这个唐家孝女的孝义,又能彻底解脱,不是很好吗?”
她抬起眼眸,看了她一眼,又看向老夫人,老夫人眼神狠厉如刀,张牙舞爪着,恨不得将她撕了生吞。
被她甩了一耳光的脸颊火辣辣的疼着,她伸手去摸,脸已经肿得高高的。
她抱着修和两家的关系嫁进顾家,后来又爱上顾沉,所以对她这位婆婆的暗下狠手和百般刁难,一忍再忍,尽最大努力孝敬着她。
可换来的是什么?
顾宅上下,没有一个把她当顾太太看,只当她是一个恬不知耻的仇家之女,一个笑话罢了。
更可笑的是,她心里明明清楚,却装作不知,生生熬到了这般地步。
她抓着桌台,撑着身体爬了起来,扯了下嘴角,抬眸,琥珀般的眼眸里,灼灼瞳光如雪。
“他顾沉,我的丈夫,如今已经将云银过半的股权握在手中,整个董事会的人,也都向着他,用不了多久,云银就是他的了。”
“届时,他就是这世上最富有的银行家,而我这个顾太太,不好好活着做首富夫人,岂不是太亏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的爱是蚀心的毒》

第6章她必须死


老夫人脸色大变:“你!你……”
云银四大家族的斗争,延续了数十年。
她亲自经历了顾家十年前的家破人亡,如今,顾沉接手了唐家的股权,成为最大的股东,又拉拢了大部分的董事,手中权势最大。
如今四大家族只剩三家,大家的经营理念早已背道而,多年以来,都想排除异己,独自占有。
多年的明争暗斗,另外两家大势已去,而顾沉正如中天,银行成为顾家独有,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可青天白日之下,唐续竟敢如此大放厥词,说出这般大逆不道的话,她还是被吓到了,话都说不出来。
这个祸害,她这是要给顾家招黑。
“好你个唐续,我看你疯得不轻,休得胡言乱语!”
“胡言乱语?这三年来,我陪在他身边,飞遍全球,顾家的事,没有人比我更清楚,如果没有我,他顾沉能有今天吗?”
她转身向魏存紫,笑得肆意:“论美貌,你远不及我,论才华能力,你更不及我万分之一,他顾沉得了我这样的妻子,再看你,与烂泥何异?”
“魏存紫,这辈子,他都只是你的妄想!”
她转身,重新看着老夫人,再无半分往日的敬意,挑衅激将:“婆婆,你想换儿媳妇的心愿,怕是不能达成了,我不想死,顾沉他也不会让我死。”
她不能死了,让这些人称心如意。
当然,这顾家,也不能留。
傍晚,顾沉的车子刚刚停下,就有佣人上前来:“顾先生,老夫人去墓园祭拜了,说您回来后,请您过去。”
他皱了下眉头,往大门内看了一眼,深邃的眸光微动,打算上车,去墓园。
他弯下腰,刚要上车,就看到一辆车停在不远处,他的经理傅向文下车来,看到他,立刻恭敬地迎了上来。
“顾总。”
他点点头:“傅经理,有事?”
“也没什么,大家托我来,代为看望太太。”
“之前,集团受到国外对冲基金攻击,您去了北城,太太带着我们抵御恶意收购,鏖战了一天两夜,导致难产,大家都很担心她,特地备了些补品,来给太太补身体。”
说着,他让司机把车上的礼品都拿了下来。
全是集团董事们,费心从各地收集来的名贵补品,不一会儿,就堆了一地。
顾沉看着,神色一动。
他去北城的时候,云银的另外两个家族,动用了国外的金融势力,打算在唐家受创的时候,一并袭击顾家。
如果不是唐续带领公司核心团队在公司坚守,只怕顾家会受重创。
无论如何,她于顾家,功不可没。
对,她对顾家,功不可没,可以抵过她的出身,他以后应该好好待她这位顾太太。
“嗯,东西都送进去吧。”他收下礼,上了车,让司机开着车,往墓园去。
京郊墓园,顾老夫人正带着佣人们在祭拜,香火袅绕。
见他来了,老太太开口道:“来给你爸,你大哥,你姐姐他们上柱香吧。”
他默不吭声,恭恭敬敬地跪拜上香。
等他拜完,她对着顾老先生的墓碑一拜,神态肃穆,威严高深:“大仇得报,你们可以安息了!”
她转头,看着儿子:“唐续,你打算怎么处置?”
她出身京城世家,又嫁进显赫的顾家,生下顾家长孙,多子多福,前半生富贵顺遂,可都被唐家毁了。
唐家的人,一个都不能留。
她又想到上午唐续猖狂的样子,心中血海翻涌,
这个仇家之女,必须死。
“这几年,她为顾家取得了很多成就,顾家几次危机,她都力挽澜,功不可没,现在又生下顾家的长孙,是我孩儿的母亲,功过相抵,我理应留着她。”
老夫人瞠目,手掌高高扬起,就要一巴掌扇下来,可碍于他一身威仪,手终究没能落下来。
“顾沉,你摸着你的良心,对着你的父亲,你的哥哥,姐姐,还有她未出世的孩子,你说,你是不是爱上这个仇家之女了?所以舍不得除掉她?”
“不是。”他回答得肯定。
他怎么可能会爱上她这个仇家女?
他留下她的理由,已经说过了。
老夫人收回手,声声逼劝。
“孩子现在还小,什么都不会记得,你和她离婚,赶走她,娶了存紫,她会待孩子视如己出的。”
“顾家儿媳的位置,唐续那个女人,她不配!”
“沉儿,你千万别对她鬼迷心窍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的爱是蚀心的毒》

第7章离婚协议,我替你写好了


“沉儿,你千万别对她鬼迷心窍啊!”
---------------
“够了!”顾沉打断了她,决绝地说道:“魏存紫是顾家的养女,我从小只把她当妹妹,母亲以后不要再有这样的想法,说这样的话,否则,只会害了她。”
“顾沉,你——”
他转身,对着顾家的碑林,对着父亲的墓碑,拜了一拜,凛然开口:“父亲,唐家已灭,他们持有的云银股份,已经落入我们顾家,从此,唐、顾两家的仇,两清了。”
“两清?什么叫两清?”
老夫人只觉振聋发聩,跪着的身体,也晃了晃。
不,她不同意。
唐续不死,她心中的怨恨无法消除。
“唐续早已嫁入顾家,是我的妻子,便是我顾家的人,还请母亲认可她这位儿媳妇。”他态度坚定,无论如何,这一点,不会改变。
说完,他起身往墓园外去。
刚出了墓园,手机就响了。
电话是国外打来的。
“顾总,美国这边的收购已经初步布局完成,需要您亲自过来定夺最终的交易。”
“我知道了。”他说完,挂了电话。
晚上,他回到顾宅,一进卧室,就看到唐续蜷缩在床上,她穿着白色的睡袍,一头青丝陈铺在枕上,孩子躺在她的怀处,房中的照明灯灯光朦胧,一片柔色,画面难得的温馨。
第一次感受到胎动时,他就想过,孩子出生后的画面,就是这样的。
外界的一切仿佛都消失了,他坚硬的内心化作一汪柔水,神色也温柔了下来,轻步向床边走去。
他刚走到床边,唐续就睁开眼睛,剔透的眸子闪烁着冷光。
“顾总是替老夫人来讨公道的吧?”
她现在对门外的事不闻不问,也猜得到,老夫人今天会做什么。
“我已经替你处理好了,离婚协议就在桌子上,字我已经签好了。”老夫人不可能再容她,再让她当这个顾太太。
她也能脱身,离开这个地狱。
顾沉转头,就看到桌子上放着的离婚协议,还有整整齐齐放在一旁的签字笔。
下一秒,他冲了过去,拿起纸张,撕了个粉碎,砸了一地。
“唐续,你既嫁给我顾沉为妻,就是我的人,想离,得看我的心情。”
她直直地看着他,眼神越发的倔强冰冷。
迎着这样的目光,他顿时怒火中烧,理智全无,上前去一把将她拎了起来,揪着她的衣领,勒紧了她的脖子。
“身为儿媳,竟然挑衅顶撞婆婆,我来告诉你,该怎么做一个合格的顾家儿媳。”说着,重重地将她推搡了出去。
她身体一轻,扑倒在床上,险些压到熟睡中的婴儿。
“哇——”
婴儿被惊醒,突地放声大哭。
她的心脏被这一声哭撕开了一般,慌乱地将孩子抱在怀里。
顾沉见状,拉回了一丝理智,手收回,紧紧攥成拳头,怒看了女人片刻,转身出了门。
她抱着孩子,余光还能看到男人暴躁的身影,不由咬紧了嘴唇。
“砰!”
门摔上,与外面的世界隔绝开来。
原来,他不肯离婚,是在将她困在这深宅,这样羞辱她。
顷刻间,她唇齿间鲜血浸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的爱是蚀心的毒》

第8章我走不了了


顾沉出国出差了,唐续就呆在卧室中,由保镖看守,与囚徒无异。
唯一的慰藉是,孩子留在她身边,由她照看。
一个半月后,除夕夜。
京城上空,烟花璀璨,久久未歇。
夜深,顾宅主卧突然起火,火势滔滔,浓烟滚滚。
顾家上下急着救火,乱成一片。
火势太大,最后还是由附近的消防队赶来,花了一个多小时,才扑灭火焰。
这时,负责看守唐续的保镖们才回神来,四处找人,没找到她和孩子的踪影。
“太太和小少爷不见了!”
一辆黑色的SUV缓缓停在了大门外,从国外赶回来的顾沉一下车,就听到这个消息,神色一沉,眉宇间雷霆翻涌。
下属看着已经变成废墟的大宅主卧,颤声道:“顾总,太太她该不会是没有逃……”出来。
“孩子呢?”他打断了下属,开口问道。
“也没找到。”
“封锁所有出京的出口,给我查!”
他了解唐续,她是绝对不会让孩子受到伤害的,他们母子不见了,原因只有一个。
她带着孩子逃了!
唐续,你可真是好样的,我千里迢迢敢回来,你却是这样给我惊喜的?
处处灯火通明,将城市照如白昼。
半个小时后,国际机场。
一架专机等在机场里,只等要接的人赶来,就直接起飞出境。
一辆黑色的越野车疾驰在赶往机场的高速公路上,已经可以看到机场,以及机场上待飞的飞机。
离境,只差不到十分钟的车程。
车上,倚在靠背上的男人穿着风衣,玉树临风,他看着抱着婴儿的女人,邪魅一笑。
“我都已经把你从那个牢笼炼狱里救出来了,怎么还绷着个脸?是不是在思考怎么报达我?”
“不如以身相许好了,虽然你现在老了点,又带着个拖油瓶,我勉为其难,收下你们。”
“倒还好,当年你退了我的婚,这一趟,就当是补偿我,我们扯平了。”她神情冷凛,话里却有几分调侃。
从头到尾,都是她和唐家欠了他。
男人突然倾身过来,带着一阵温热的气息笼了过来,一脸认真:“续续,现在,我可以保护你了。”
他狭长的凤眸中,浮光漾动,这几年的沉沉浮浮,隐忍痛楚,全藏在眼底。
三年前,顾沉坐镇北城,力压唐家,大有要灭其一族报仇的意思。
唐家主动提出联姻,以求用这种方式,化解两家的仇恨,没想到他答应了。
江淮和唐续从小就定了娃娃亲,为了成全唐家,成全她,他主动提出了离婚。
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当初,他死也不会退婚。
她正要开口,外面便是一阵躁动,车鸣声四起,半空里有直升机飞来的声音。
“嗡嗡……”
江淮的手机响了,有电话打进来。
他坐直身,一接通电话,脸色就僵了下来。
唐续怀里本来熟睡的婴儿突然哭了起来,她轻轻晃着孩子,柔声哄着,手却不能克制地颤抖起来。
她抬眸看向车窗外,面无血色:“他来了!”
这一个多月来,顾沉一直在美国金融界征伐,顾家的基业,他的大业,正在关键时期。
他们也确认过,他从美国传回信息,今年不会回家过年。
谁都没想到,他会突然出现。
江淮挂了电话,眸光骤寒:“来了又如何。”
他的手伸进风衣的口袋,摸着里面的枪:“飞机就在前方,上了飞机,出境后,天王老子也管不着。”
他将枪拿出,放在腿旁,脱下风衣,裹在她身上,看着她怀中已经被哄好的孩子,邪邪一笑。
“索性,就让这孩子跟我姓,气死他。”
唐续咬唇,凄然开口:“江淮,我了解他,我走不了了。”
前方,高速公路出口处,突然掠出几辆越野车,将路完全堵死,
车子被迫骤停,她抱着孩子猛地晃了晃。
有人急步过来,江淮打开车窗。
“少爷,前面的人传话过来,有三个骨灰盒,请……顾太太去领取。”
唐续深吸了一口气,呼吸一直沉,有些窒息。
停顿片刻,她单手抱着儿子,去推车门。
“续续!”他一把抓住她,另一只手紧紧握着枪,向她摇摇头。
人都死了,活着的人比较重要。
现在,就算拼上这条命,他也要为她杀出去,让她可以离开。
看着他赌上性命的样子,她完全认命了。
得罪了顾沉,他和江家,都会遭受灭顶之灾。
她亏欠他的已经太多,又怎么忍心再让他为自己陷入险境。
“江淮,你回去吧,我得安葬我爸他们,让他们在九泉之下能够安息。”她挣脱他,推开车门,抱着孩子下了车。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的爱是蚀心的毒》

第9章你是不是对我上瘾了?


孩子被抱走,唐续被关进了顾家别院,她累极的身体蜷缩在床上。
子夜,顾沉破门而入。
她的神经一下子绷紧,可还是爬了出去:“顾沉,孩子给我……”
他抬起她的下巴,咬牙切齿:“带着我的儿子和你的前未婚夫私奔,唐续,你可真做得出来!”
除夕,他放下重要工作,好心回来看望他们母子,陪她过年,却遇到这一出。
他气炸:“你做出这么恶心的事来,还想我把他给你?你做梦!”
她的双手死死抓着床沿,心口的疼痛加剧,带得五脏六腑也跟着绞痛起来,她抬眸,死死要盯着他。
“顾沉,你把他还给我!”每说一个字,她的牙齿就在打颤,汗水浸湿额发,痛苦至极。
“你用这种眼神看我?见了你的旧相好,看到我都觉得恶心了?”
他恼羞成怒,一把将她按回床上。
“这三年来,你不是很享受当我的妻子吗?你忘了这种感受了,嗯?”
“你是我顾沉的人,只能是我的,这辈子都是!”
他报复地在她身上索夺,仿佛要榨干她的血髓,让她完完全全属于自己。
云雨翻涌,整夜未歇——
天光将亮,顾沉才起身,穿戴好之后,出了房间,向守在外面的保镖:“看好她,不许她出门一步,不许她见到孩子。”
“是,顾总!”
唐续躺在床上,支离破碎,听到外面的对话,眼前一黑,又晕了过去。
让她想不到的是,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顾沉每夜都来她房间,对她百般索夺折磨,在天亮之前,又离开。
她蜷缩在床褥间,浑身发抖,看着衣冠整齐,又要离开的男人,有气无力的声音透着怨恨倔强。
“顾沉,你是不是睡我这个仇家女睡上瘾了?”
他身形一顿,倏地上前,掐住她的脖子,面目狰狞:“唐续,你现在已经这么不要脸了吗?”
“我的命都在你手中,还要脸做什么?”
他不由一怔,审视着眼前这张巴掌大的瘦削脸颊,心底猝不及防地慌忙了。
她会不会想不通?
不!
她不可能舍下孩子的。
他慌乱的心,一下子又坚硬起来:“唐续,你这般模样,别想再见到他!”
她一把抓住了他的袖子:“你说,你要我怎样,才肯让我见他?”
此刻的她,丢弃了所有的尊严:“顾沉,我求你,求你让我他留在我的身边。”她的声音发哑,泪水盈眶。
他抬起她的下巴,迫使她和自己对视,讥笑道:“现在知道跟我服软了?”可下一秒,他的声音冰冷:“唐续,你有什么资格求我让他留在你身边?”
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木颤锦盒,摔在她的身上。
“你那个旧相好,倒是对你一往情深,到现在还不死心,还给你写信送礼,送的还是他们江家的传家宝亡灵花,何等贵重,你们当我顾沉是死的?”
锦盒从她的身上滚落至床上,她倏地扑过去,掰开盒子,就看到里面有一株亡灵花,正泛着火红的灵光。
她抓起花枝就往嘴巴里送。
他怒极,一把将花枝夺了过来,捏成粉末,从窗户里扔了出去,随手将她按在床褥间,薄唇几乎贴在她的脸上,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她拆吃入腹。
“你就这么在乎他送给你的东西,想要吞吃下去?唐续,你说你爱我,你就是这么爱我的?这三年,你不过是虚情假意罢了!”
言毕,他甩开她,阔步往外去。
她扑去抓他,从床上跌落下来,爬着向他:“顾沉,我求你,让孩子呆在我身边,我不会逃走的,我保证,我不会踏出这房门半步,两个月……不,一个月,一个月就行!”
“你妄想!”他冷冷地丢给她这几个字,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你的爱是蚀心的毒》

第10章顾沉,恭喜你啊!


接下的几天,唐续整个人都颓了,总是坐在床头发呆,有时一坐就是一整天,如活死人一般,身体也越发虚弱。
顾沉安排医生给她做检查,却检查出她已经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
他听完医生的禀报,脸上的寒意淡了下去,心底也松了一口气。
她在乎孩子,再生下这个孩子,她一定会好好活下去,他们之间的关系,也能够得到缓和。
这个孩子,是他们新的希望。
三天后,唐续的身体有了好转,他又出国出差了。
云银内部夺权白炽化,他在美国可谓日理万机,但他还是让医生每周给他汇报一次唐续的身体状况。
有了孩子之后,她的状况明显好了很多。
三个月后,四月,春风无限好。
顾沉离开京城已经三个月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有多想自己的妻子,他多想回来见她。
他心里很清楚,她跟江淮逃跑,并非是跟他有私情,而是她想离开,他是唯一能帮她的人。
如今,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已经有四个月了,不管怎么样,她都还是他顾沉的妻子。
来日方长,他好好哄着她,他相信,他可以消除她对自己的怨恨。
这么想着,他心里终于踏实了些。
一处理好手上的工作,他就匆匆回国了。
午后,明媚的阳光照映着环境清幽的顾家别院。
车子刚一停下,顾沉就迫不及待下车,往大门去。
“啊——”
他刚走到门口,一声惨叫陡然从屋内传来。
“母亲!”他低呼一声,阔步进了门,就看到老夫人跌倒在桌子边,额头上染满了血。
见他进门来,她大喊:“沉儿,唐续这个毒妇,要杀我,杀存紫,你快拦住她。”
他转头看去,就见唐续手起刀落,魏存紫推着她的手腕,也没能将她推开,匕首扎进了她的胳膊里,鲜血直冒。
她痛“啊”了一声,倒在地上。
他上前去,抓住唐续握刀的手腕,反手给了她一个耳光。
她应声倒地,抬起头来,佣人已经扶着老夫人上前来。
“沉儿,这个狼心狗肺的毒妇,她想要我们死,仇人就是仇人,是怎么也养不亲的毒蛇!”
她只是看着顾沉,一脸平静:“顾沉,如果我说,不是我动的手,是她们要杀我,你信吗?”
他沉着脸盯着她,眸如深海,冷意滔滔。
“哥哥,好疼……”魏存紫紧紧捂着被扎伤的手臂,指间全是鲜血,脸色惨白地看着她,眼泪溢了出来,万分委屈,楚楚可怜。
他蹲下身去,将她抱起:“坚持一下,我送你去医院。”
唐续扶着桌子,艰难地爬了起来,站直了身体:“顾沉!”
他已经抱着人走到门外,闻声,转过身来看着她。
她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如今,你大业已成,血仇已报,恭喜你啊!”
不知怎地,他心里涌起一阵莫名的恐慌,伴随着一丝疼痛心碎,在心底蔓延。
怔愣片刻,他向门口的保镖:“看好她。”
然后抱着魏存紫上了车,老夫人也由佣人扶着上了车,一同往医院去。
到了医院,他想着离开时,唐续说的话,还有她的那个笑容,心里的惊慌怎么也无法安抚,匆匆赶了回来。
他推开卧室门的那一刹那,瞳孔蓦然放大,连呼吸也停了。
唐续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像睡着了一样,一把匕首插在她的胸口,鲜血染红了她雪白的睡裙和她身下的床褥。
她的小腹,赫然突着,那里是已经孕育了四个月的孩子。
橘色的阳光从一旁的落地窗里透进来,打在她的身上,照映着这一幕,一点一滴,都汇入他的瞳孔,成为他这一生挥之不去的噩梦。
“唐续,不——”
他一开口,便已声嘶力竭。
他想要冲过去,腿一动,直直地跪了下去。
继续阅读《你的爱是蚀心的毒》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