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少缉爱:娇妻难招架(晔泽,秦诗楠)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向少缉爱:娇妻难招架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晔泽
简介:夜晚,喧闹的音乐和迷离的灯光渲染着纸醉金迷的氛围,四处是香衣鬓影和觥筹交错,弥散着荷尔蒙的气息
这里是B城最奢华的顶级夜店,蜜斯天堂
而我,在这里做酒托已经一个多月了

角色:晔泽,秦诗楠
向少缉爱:娇妻难招架(晔泽,秦诗楠)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向少缉爱:娇妻难招架》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北北


夜晚,喧闹的音乐和迷离的灯光渲染着纸醉金迷的氛围,四处是香衣鬓影和觥筹交错,弥散着荷尔蒙的气息。

这里是B城最奢华的顶级夜店,蜜斯天堂。而我,在这里做酒托已经一个多月了。

“北北!一号包厢来了桌贵客,你去帮忙顶一下!”负责管理陪酒女们的丽姐突然拉住了我。

我只是酒托,不是陪酒女,可我不敢得罪丽姐,只得乖乖跟上另外几个女孩进了包厢,心里却盘算着,如果这桌“贵客”够大方的话,给的小费或许就能给妈妈交住院费了。

我低着头站在队尾,恨不得把自己藏起来。只听见客人当中一个谄媚奉承的声音:“这波姑娘肯定是这最漂亮的了,怎么样,您有看得上眼的吗?”

稍顿片刻,另一个低沉磁性的男声说道:“就那个吧,黑裙子的。”

这声音实在是好听!清朗中带着一丝慵懒,竟吸引着我忍不住抬头看去。

说话的正是坐在沙发最中间的男人,他有着一张精雕细刻般俊美的脸,翘鼻薄唇,棱角分明,纵然是见过无数颜值男星的我一时间也有些看呆了。

而那双隐含锋芒的狭长凤眼此刻也正直视着我。他的目光暗沉深邃,像是能把人吸进去似的。

一旁的丽姐突然推了我一下,说:“北北!快过去啊!向少来我们这好多次了,第一次有看中的女孩,你好福气,伺候好向少!”

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刚刚那男人挑中的正是我。可是……向少?他姓向吗!

名冠四方的向氏集团在B城无人不知,而向氏的当家人向晔泽总裁,被称为百年难得一见的商业传奇,除了拥有深沉莫测的经商头脑,更是拥有一副让无数女人为之折心的俊美长相。

可最让我在意的并不是这些。而是……向晔泽正是小晴的哥哥……

我不敢断定这位姓向的人究竟是不是向晔泽,却只能乖乖的走过去坐在他身边,脸上挂起陪酒女该有的笑容来。可他的气场太强大,纵然在人群中他也能瞬间成为重心和焦点,让其他人全部沦为他的陪衬。坐在这样的人身边,我不由得紧张起来。

“叫什么名字?”向少突然问道。

“叫……北北。”我有些局促的回答道。

“呵,北北?”他轻笑一声,眼神中似乎带着些轻蔑,继而说道,“不对吧,我怎么记得你应该是叫,秦诗楠。”

我震惊不已!他竟然一下子就叫出了我的名字!没错,我根本不叫什么北北,这只是我在夜店工作的假名字而已。白天我是名牌高校设计系的高材生秦诗楠,夜晚我是浓妆艳抹的酒托女北北。

“向少……您怎么知道……”我慌乱的问道。

“我当然知道,”他突然靠过来,伸手捏住我的下巴,阴冷的说,“这个名字,这张脸,我一辈子都记得。”

他看着我的目光中充满森然的仇恨,让我不自觉的冷到了心尖!这样的眼神让我觉得莫名的熟悉。突然间,我想起来了,我确实见过这个眼神!在很多年前,出了那件事之后,小晴的家人找到学校来,就曾经有一个少年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让我惊恐的想要离开逃离!

“你是……向晔泽?”我颤声问道。

他却没有回答,而是问了另一个不相干的问题,“多少钱一晚?”

“什么?”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不是出来卖的么?我问你,一晚上多少钱。”

我瞬间涨红了脸!没想到他竟然问出这样露骨的问题!我窘迫的不敢抬头看他,低声解释道:“向少,我……我不出台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向少缉爱:娇妻难招架》

第二章养你


“怎么,怕我给不起钱么?”他毫不客气的逼问。

“不是的向少,我真的……”

“那喝酒吧。”他突然话锋一转。竟没在这件事上为难我。

我只得一杯接一杯的遵从他的吩咐喝酒。几杯酒下去我就觉得吃不消了,对他说道:“对不起向少,我的酒量不太好,能不能不喝了。”

他厌恶的看着我,说:“不陪睡也不陪酒,你这份钱白赚的么?给我把这瓶酒喝了,否则今天别想出这个包厢!”

我知道自己的酒量,一整瓶洋酒喝下去就算他让我走我都要等人抬出去了,可他难看的脸色让我不敢再推脱,进退两难间,他似乎一下子失去了耐心,举起酒杯按住我的脑袋就往我嘴里灌!

苦涩的液体瞬间涌进喉咙,我被呛得猛的咳嗽起来,可他却不肯停手,直到倒空了酒杯。

我咳的眼泪都挤出来了,脸上和衣服上都是褐色的酒液,整个人狼狈不堪,心里更是惊惧交加!他明明是个高贵有身份的人,为何会做如此低劣的行为!

“喝酒,或者跟我走,你选一样吧!”他冷声宣判着。

来夜店工作这么久,我第一次如此被刁难,偏偏还是个我根本得罪不起的人,我只求他能高抬贵手放过我,“向少,大家都不容易,您何必为难我呢……”

“为难?”他讽刺的反问,“秦诗楠,你弄丢我妹妹,我却给你钱赚,我如此以德报怨,你不该谢我么?”

他的话让我的心跳漏了两拍……他果然是向晔泽!是小晴的哥哥!他说我弄丢了他的妹妹!

思绪恍然间被拉扯回十年前,那时候我还在读小学,我的同班同学向晴泽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某一天放学的时候我们两个一起在学校附近玩,突然来了一个陌生的叔叔说认识我们,要带我们去吃好吃的蛋糕。

那时候年龄还太小,不懂得什么叫拐骗什么叫人贩子,只记得妈妈多次告诫我不许理陌生的人更不能跟陌生人走,所以我摇头拒绝,并且想远离这个怪叔叔。可是小晴却很想跟叔叔走,她从小学芭蕾舞,家里人控制她的体重不许她吃甜食,她禁不住蛋糕的诱惑。

我拉着小晴不让她去,小晴反问我为什么不行,我只知道这样不对不应该,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最终小晴还是没听我的话,跟着那个叔叔走了。而从那以后,她就再也没能回来。

我一直不知道这件事是不是我的错。那时候我也才只有十岁而已,仍然懵懂无知,只知道该对她说不要去。可长大懂事后我时常想,如果当时我能坚决制止,或者大声呼救又或者求助路人,小晴就不会失踪了。

当我渐渐明白是我的年幼无知害了小晴后,我无法原谅自己,却已经不能弥补。身边唯一知情的人就是我妈妈,为了让我好过一点,她总是对我说,那不是我的错,我已经做了在那个年龄我该做的正确的事情,我尽力了。

我勉强回过神来,失魂落魄的说:“不,那不是我的错……我没想过小晴……”

“闭嘴!你不配提我妹妹的名字!你害她永远离开了我们,如今你也只配沦落为男人的玩物。你让我玩一晚,我就给你你想要的钱,怎么样?然后拿去满足你的虚荣心,买包买鞋,还是买漂亮衣服?”

“我不要,不要你的钱!”我惊慌失措的摇着头,他那样鄙夷的眼光和侮辱的言语让我的自尊心体无完肤。

“我喝酒,向少,你不是让我喝酒吗,我这就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向少缉爱:娇妻难招架》

第三章窃窃私语


他说只要我喝了这瓶酒就让我走的,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我一把抓过酒瓶,对着瓶嘴就往嘴里灌,像喝白水一样机械的拼命吞咽着。也不知道是喝下去的多还是撒出去的多,总之酒瓶空了,我不管不顾的扭头就逃出了包厢。

可跑出来之后我就后悔了,不知道向晔泽会不会生气,找夜店跟我算账。但我也再没有回去的勇气了。

喝了一瓶红酒,我神志不清的回到家里,一直吐到凌晨才勉强睡着。早上差一点就起不来床赶去学校上课。

浑浑噩噩的上完了一上午的课,离开学校的时候,校门口却一阵骚动。有女同学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指着对面悄声讨论着:“那车是劳斯莱斯的幻影系列吧?天啊,肯定是定制款,要几百万啊?”

“别看车了!你快看那个男人啊,也太帅了吧!是刚出道的明星吗?怎么没在电视上见过?”

“这男人是来我们学校找谁的呀?是谁的男朋友吗?能有这样的男朋友也太幸福了吧!”

我根本没有心思听她们的议论,只想赶紧去公交车站坐车。而那辆劳斯莱斯却启动了,一个利落的调头,直接刹车停在了我的面前,拦住了我的路。

摇下来的车窗里露出一张令人惊艳的俊脸,他带着墨镜,只露出半张脸,却让人一眼就认得出他是谁。他稍稍侧头,对着我的方向命令道:“上车。”

是向晔泽!

昨天能从包厢里逃回家之后,我唯一的念头就是希望永远不再见到他。可没想到第二天他竟然就找到我的学校来了!

身后窃窃私语的议论继续传来:“没想到是来找她的?她怎么认识这男人的啊?不会是被baoyang了吧……”

“唉,也难怪,人家可是校花,自然出手不凡,被baoyang也得找极品男人啊。”

学校里没有人知道我晚上在那种地方工作赚钱,我更怕他们知道我跟向晔泽的瓜葛。他突然出现堵在我的学校门口,我肯定逃不掉。不如赶紧跟着他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免受身后那些灼人的眼光和热切的议论。最好也能跟向晔泽把话说清楚。

我打开了车门,坐了进去。向晔泽随即踩下油门,驾车离去。

在车上,我忍住心里的惊慌,开口问道:“向先生,您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说呢?”他撇了我一眼,“你是出来卖的,我来找你自然是想给你生意做。”

我忍住窘迫对他说道:“向先生,我不是说过了,那种事我真的不做。能不能麻烦你另找他人,不要再来找我了。”

他却不紧不慢的说:“装什么清高?既然那么缺钱,你该庆幸自己还有卖肉这条路可走。”

“向先生!我要下车,麻烦你在前面停车!”面对他的侮辱,我厉声说道。

车子突然被停靠在路边。向晔泽转过身来摘下墨镜直视着我,说:“半年之前你母亲被医院确诊为白血病。为了治疗,花光了积蓄,你开始借用高利贷,却无力偿还,于是一个多月之前你来到蜜斯天堂工作。”

我整个人僵硬在座椅上!他说的每个字都没错,这正是我眼前的窘境。妈妈的病于我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天价医药费需要大量的钱。可我不能放弃学业,那是我未来唯一的希望,走投无路之下,只能在晚上外出打工,而夜店是收入最佳的选择。

可他为什么提起这些。我颤声问:“向先生……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做我女人,我给你母亲治病。听不明白吗?还需要我说的更直白一点?被我baoyang,跟我上床,陪我睡,让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向少缉爱:娇妻难招架》

第四章威胁


“够了!”我打断他,“别说了!”这些不堪入耳的词语让我面红耳赤!

可我却不得不承认,他的话纵然无耻却对我很有诱惑力。天知道我有多想治好妈妈的病,让我付出任何代价我都在所不惜!但,我真的要沦落到出卖肉体吗?不,我做不到!而且我知道妈妈宁愿放弃治疗也绝不会容许自己的女儿如此!

“向先生,承蒙您的‘厚爱’和‘好心’,我心领了。但我确实没有被人baoyang的打算。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说完,我伸手去开车门,打算离开。可向晔泽冷厉的声音却从身后传来:“你母亲就诊于市第三医院,已经找到了能配型的骨髓只是你付不起手术费而已。是进行移植手术,还是以随便什么名义把你母亲赶出医院,都是我一句话的事。你应该相信我有让所有医院都拒收你母亲的能力。你确定你考虑清楚了么?”

他的话像一根钢钉将我钉在了原地。我没有想到堂堂向氏集团的总裁会是如此卑鄙的一个人!竟用我妈妈的治疗来威胁我!

我脸色惨白的看向他,他却森冷一笑,继而说:“秦诗楠,你弄丢了我的妹妹,就用你自己来偿还吧。”

我就这样被向晔泽带回了他的别墅。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做出这个决定的,只知道我别无选择,只能妥协答应。

这别墅似乎只有向晔泽一个人住,除了他和佣人就没有别人了。把我带回来之后他就进了自己的房间没再理我。佣人给我安排了房间后我就老老实实的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敢随意走动。

一直到现在我的脑子都是懵的,不知道事情怎么就发展到了如今的地步。从此以后我就是他圈养的金丝雀了吗?

可有些事情我还是要跟他说清楚的,我还要去上学,住在这里太不方便了,希望他能同意我住回寝室。而且既然已经赔上了我所有的尊严和底线,就总要争取一些该有的利益才是,我得要求他尽快安排妈妈的手术和治疗。

忐忑不安的敲响了他的房门,里面却没有动静,我干脆直接推门进去,看到向晔泽背对着我的方向坐在办公桌旁,面前是电脑和一大堆的文件,似乎是在忙工作。

“向先生,有些事情我想跟你谈谈。”我轻声说道。

“这么急着献身?”他转过身来,讽刺问道。

“不……不是,”他一句话就能让我变得慌乱无措,“我只是想问问你,什么时候能开始安排我妈妈的治疗。”

他冷眼看着我,轻蔑的说:“还没服务就要我支付报酬了?是不是好歹也该让我验验货。”

“验……验货?”我一时不明白他的意思。

“把衣服脱了,让我看看我花钱买回来的东西值不值这个价格。”

他竟然说出这样直白下流的话来!我瞬间涨红了脸,连脖子都在跟着发热!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

可事到如今我还有什么放不开的,一切都是自己的选择,总之要沦为他的玩物,又何必在乎时间和方式。

我就这样破罐子破摔似的把自己从里到外脱了个干净。不就是要看么!尽管看好了!

可毕竟从没有在外人面前如此chiluo相对过,面对他审视的盯着我的眼神,我羞愧的恨不得钻到地板底下去。

而他就这样面无表情的一边看着我,一边拿出手机拨通了,对电话里说:“通知医院把人转院到高级病房去,准备安排治疗和手术。”

我知道他安排的就是我妈妈的事情。可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悲哀。我就这样扒光了自己,完成了第一场跟他的“交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向少缉爱:娇妻难招架》

第五章退学


达到了目的,我再也无法忍受这种窘境,立刻弯下腰想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上。可谁知脚踩到了衣服上,慌乱之下一拉扯竟然将自己绊倒了!我整个人失去平衡,身体不受控制的前倾,朝向晔泽的方向倒去!

我就这样扑到了向晔泽身上!抬眼就是他近在咫尺的呼吸。

他也没有料到突如其来的变故,在一瞬间做出的下意识的反应是伸手接住了,温香软玉的女人身体就这么稳稳的落在了怀里。

然而下一刻更加出乎他意料的,男性的生理突然觉醒了。明明是一个让他憎恶的女人,却让他产生了反应,他几乎恼羞成怒的一把推开怀里的人。

我被他推开跌倒在地,还来不及觉得丢人,他就已经凶狠的吼道:“你要不要脸!脱了衣服就往我身上扑?你就这么饥渴?”

“不,不是,我不是故意……”我慌乱的想要解释,却被他厉声打断。

“秦诗楠,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陪酒的脏女人也配跟我上床?我把你领回来根本没想睡你,你就只配给我当佣人!滚!别让我再看见你!”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他那么憎恨我,根本不是垂涎我的美色或身体才想要baoyang我,他不过是想羞辱我罢了!可这样更好,能做佣人而不是女人,我心里万分庆幸!

别墅的位置离我们学校很远,也没有方便的交通,第二天为了来得及去上课,我早早就起来了。收拾妥当又吃了佣人做好的早餐之后我就准备出门了。

正在玄关换鞋,身后向晔泽冰冷的声音传来:“你要去哪?”

“我要去学校上课了。”

“上课?”向晔泽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你不知道自己的职责么?二十四小时全天候等待我的命令。赶紧退学,别让我废话。”

我如遭电击!即便是最艰难的时候我都没有想过要退学,大学是我未来人生的全部希望,可他竟要将这一切都毁了!

“为什么不让我上学?除了上课之外所有的时间我都可以留给你的,你白天不是也要工作吗?我就算留在这里也没有用啊。”

他却不屑的冷笑,说:“你还真把自己当我的女人了?以为只要等我晚上回来跟我上床就行了?我说的很清楚了吧,你不过是个佣人,你见到我家里哪个佣人闲到还有时间去上学的?”

我只能苦苦的哀求他:“别这样!我求求你了,让我上学吧!我可以干活的,只要我下了课我就回来,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别让我退学!”

可我的哀求却让他失去了耐心,他突然伸过手来掐住了我的脖子,狠厉无情的说道:“你听不懂人话么!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任何话都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不,不,求你了!”我的心刺痛成一片,从没有像这样绝望过,眼泪瞬间漫出眼眶,可喉咙被他掐着,话也说不清楚,只能哑着嗓子含混不清的祈求他能给我一点点怜悯,“让我去吧,求求你了,向晔泽,求求你了!”

他突然松开了手,说道:“再让我废话一次,我立刻通知医院停止你母亲的一切治疗。”

身体里所有的力气像是一瞬间被抽干了,我无力的跌坐在地。眼泪无声的滴落在柔软温暖的地摊上,我却觉得浑身冰凉。

哀求无用,他不会怜悯我,我又何必再摆出一副可怜的卑微姿态来。牙齿几乎都要被我咬碎了,我拼尽全力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似乎是在对他说,也是在对自己说:“好。我退学。”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向少缉爱:娇妻难招架》

第六章在她面前反省


我甚至来不及过多的悲伤,就已经陷入了繁重的忙碌中。

向晔泽要我做别墅里所有的清洁,第一天是花园,第二天是室内,第三天是所有的卧室和房间。我忙碌到根本没有时间休息,可即便是这样他还是不满意,就要惩罚我不许吃饭。连佣人都看不过去,想要帮我的忙,他却不允许。

唯一的安慰就是妈妈打来电话,说她已经转了病房,并且开始进一步的治疗,准备手术。我一直没告诉妈妈我在夜店那种地方工作,更不会告诉她我已经沦落至此,只是撒谎说学校和打工太忙,没有时间去看她。

好不容易干完了活,向晔泽回来看过之后却说不满意,不许我吃晚饭,又罚我再打扫一遍他的房间。刚做好之后,他又叫我给他放洗澡水,伺候他洗澡。

他光裸着身子坐在浴缸里,叫我给他擦背。我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握着毛巾的手更是找不到方向。他的背精壮而健美,身材完美到无可挑剔,我却不敢多看一眼,更是尽量不触碰到他的皮肤。

我紧张慌乱的动作很快就惹毛了他,他厉声喝问:“没吃饭么!不会使点劲?”

被他折腾了这三天我早已经满心怨气。可最怨的却不是他让我干活,而是他不让我上学。突然被他呵斥,我竟然想也没想就回嘴道:“确实没吃饭。”

他怒然回身,猛的拉了我一把,我原本半蹲在浴缸外,这样的力道拉的我一个趔趄,就栽进了水里。

“还学会顶嘴了?”

我不仅衣服湿透了,跌倒的时候腰撞在浴缸上,疼的我一阵战栗!疼痛催生出不理智的火气来,我憋在心里的闷气直接冲上脑门,根本没考虑后果的大声说道:“向晔泽你到底想干嘛!为什么非要这么折磨我!”

“折磨你?”他突然逼近我,眼神冰冷的几乎把我冻住,“这是你活该!你害了我妹妹,我没有让你拿命来赔已经很仁慈了!”

他几次提到了妹妹的事情。其实这件事我一直搁在心里,虽然不愿意面对,却觉得应该跟他把话说开。那件事虽然有我的责任,却并非我一手造成的,他何至于恨我至此。

“向晔泽,当年的事情绝非我本意,我也想阻止的,可是小晴……”

“你闭嘴!你不配提我妹妹的名字!我真的想不通你小小年纪就能那么恶毒,因为跟我妹妹闹了矛盾就害了她,你也配为人么?”

我震惊不已,连忙为自己辩解道:“事情根本不是那样的!我害了她?怎么可能!她一直是我最好的朋友!明明是一个男人把她拐走了!可是我拦过了!却拦不住!我也不想她失踪的啊!”

向晔泽根本不想听我解释,暴躁的打断我,说:“你以为我会相信一个连名字都会造假的夜店陪酒小姐吗,北北?”

他故意叫着我在夜店用的假名字,提醒着我的过去。可这根本是两码事,哪能相提并论!

我只能继续为自己申辩:“我知道小晴失踪我有着脱不开的责任,可是那真的不是我愿意看到的!不是我的错!不是我害的她!”

可我越解释他却越愤怒。他突然抓起浴袍披上,拎着我就往外走,冷声说:“事到如今还想推卸责任,我真该让你好好反省一下!”

“啊!你要干什么!你放开我!”我一路被他拖拽着,跌跌撞撞的跟他来到走廊上,恐惧的挣扎尖叫,却根本挣不开他铁钳一样的手。

他将我拖到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推开门,一把将我扔进去。抬起头来我才发现这房间里什么都没有,除了满墙的照片。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向少缉爱:娇妻难招架》

第七章向晔泽醉酒


房间里没有灯光,四周都阴暗暗的,借着窗户照进来的光线隐约看得到照片上都是同一个年幼的小女孩,正是向晔泽的妹妹,向晴泽。

向晔泽按住我,钳住我的下巴阴狠的说:“你给我好好看看,如果不是你,这个小女孩会一直在家人的身边幸福的生活!你就在她面前好好的忏悔吧!”

说完他就扔下我独自出了房间,从外面反锁上了门。

呆在这个昏暗阴森的房间里,恐惧一下子席卷了我!我惊恐的回身敲门,大声叫道:“向晔泽!你放我出去!不要把我关在这里!”

“反省认错之前你休想出这个房间。”他冷漠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不!不是我的错!我没有害过她!她是被人拐走的!你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回应我的就只有一片寂静了,无论我怎么敲打哭喊都无济于事。

向晔泽竟如此恨我,把所有的罪责都推到了我的身上。当年的事情确实像个谜。他说的没错,小晴失踪的那天我们两个确实闹了矛盾,还在班里大吵了一架,很多人都看到了。

可是小孩子能有多深的怨恨?放学之前我们就和好如初了,还跟往常一样在一起玩。

小晴失踪之后,她的家人找来学校,听说最后和她在一起的人是我,老师们无数次的询问甚至说是审问我,我说是一个叔叔带走了小晴,可因为根本找不到那个叔叔和小晴的下落,又因为听说白天我们吵过架,竟然就开始有人怀疑是我怀恨在心害了小晴。

但因为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我害了她,又丝毫找不到我所描述的那个叔叔,尽管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到最后也都没个结果。

可学校里关于是我害了小晴的传闻却愈演愈烈。那些异样的眼光和难听的议论几乎把年幼的我逼疯了。我还曾经一度因为愧疚和压力患上了抑郁症,妈妈费尽心思找心理医生才让我慢慢康复。

从阴影中走出来之后,那件事就成了我最不愿意碰触的回忆,被我尘封起来,轻易不再提及。

如今再一次被逼到这种境地,那些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心理防线轰然坍塌。

房间里只有夜色下无数双女孩的眼睛,贴在墙上注视着我。照片上的那些眼睛和笑容无声的环绕在我的周围,将我包裹吞噬。

我感到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凉了,耳边仿佛响起了女孩的笑声。

“楠楠,走啊,我们去踢毽子!”

“楠楠!等等我!哈哈哈!”

那声音跨过十几年的光阴,在我耳边不停的盘旋着。可笑声突然变成了凄厉的哭成,女孩的笑脸也变得狰狞可怖。

“楠楠,你为什么不救我!”

“你为什么把我弄丢了!我恨你!”

现实的记忆和梦里出现过的画面重叠在一起,我分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紧紧的缩成一团,抱住自己的头,恐惧的瑟瑟发抖,不停的重复着一句“对不起。”

刚刚在浴缸里弄湿了衣服,此刻只觉得浑身冰冷。白天繁重的体力活几乎耗尽了我的体力,再加上巨大的恐惧,我很快发起烧来。不知道过了多久,意识渐渐开始变得模糊。

身体愈加支撑不住,我倒在了地上。

时间漫长的折磨着我,似乎没有尽头。我以为自己要死在这里了。

朦胧间,身后的房门外透出一线光亮来。有一个人影站在门口,似乎说了什么,但我听不太清楚。我感觉到有人俯xiashen来将我抱了起来。我强撑着睁开眼睛,看到一张俊美逼人的脸。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向少缉爱:娇妻难招架》

第八章昏迷


“向……晔泽,我要……死了么?”我含混的念叨了一句。

没有人回答我。我再一次失去意识,陷入昏迷。

向晔泽看着怀里的人,眉头微蹙,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温度高的烫人。

怎么突然烧的这么厉害?

他把她关进了房间,开始她还敲门哭喊着,过了一阵就安静下来了。算着时间也该差不多了,他就去门外问她反省了没,可是里面却没人回答。叫了几声依然没有动静,于是他打开门查看,才发现里面的人已经倒在了地上,双眼微闭,脸色惨白,浑身瑟瑟发抖。

突然心里某一个柔软的地方像是被触碰了一下,他觉得眼前的女孩有点可怜。

他向来是个对外人冷心冷血的人,什么时候会可怜谁了?大概是因为看到了她就想到了自己那与她年龄相当的妹妹。不知道妹妹是否还在人世,是否正在世界上的某个地方受苦受难,所以才会觉得可怜。

他把病倒的女孩抱起来,丢回了床上。她还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更没有反省忏悔,总不能就让她这么病死了。

他翻出药箱来,找出药片塞进她的嘴里给她灌下去,却听到她似乎因为做了噩梦而含混不清的呢喃着什么。

“小晴……别走,别跟他走……”

终于听清了她说的梦话。向晔泽蹙起眉头,凝视着床上闭着双眼的人。

睁开眼醒来的时候,竟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卧室里。

我不是被向晔泽关起来了吗?后来好像发起了烧,是什么时候出来的?之前的湿衣服又是什么时候换的?床头上还放着退烧和消炎的药,还有小半杯没喝完的水。是谁照顾的我?不会是向晔泽吧!

这之后他依然早出晚归,却没再让我干什么,只有佣人来照顾我养好病。他没再搭理我,一连几天我们竟然连话都没说上几句。

这房子除了他之外再没有任何人来。看来他没跟家人住在一起,是一直独居的。很快就有人送来了大量的衣物和生活用品。衣服塞满了整个衣柜,放不下的就放在另外的储物间里,都是我的尺寸,每一件都是贵到令人咋舌的大牌。其他用品亦是如此。

而我也不需要出门,就混吃等死一样呆在别墅里过一天算一天。

向晔泽每天回来的都不晚,大概除了工作之外也没什么应酬,毕竟到他这个位置上,够资格需要他亲自去应酬的人也不多。

不过这天一直到很晚都没见他回来。这跟我也没什么关系,我自顾自的洗漱准备睡下,却突然听见外面有车声,紧接着是有人进门的声音。

我走出房间,看到了门口的向晔泽,是他回来了。

他毕竟是这房子的主人,即便是出于礼貌,每天他回来的时候我也会打个招呼。我虽然怨恨他对我做过的事情,可这几天听说妈妈的情况越来越好转,却又想跟他说声谢谢,一直纠结矛盾着。

可他却没有马上进来,只是靠在玄关那里,低着头,似乎很不舒服的样子。

我走过去刚伸手打开灯,他却“啪”的一声关上了,身子还晃了晃,似乎都站不稳了。

“你怎么了?病了么?”我赶忙扶住他,却问道了一阵酒气。

他摇了摇头,艰难的吐出几个字,“应酬。喝酒。”

原来是喝多了。

我犹豫了一下,觉得不好不管他,于是便扶着他坐到了沙发上,问道:“我去给你去倒杯水吧。”

他却只是抬眼看着我,就那么直直的盯着我,什么话都不说,让我一阵不自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向少缉爱:娇妻难招架》

第九章我想要你


“你是谁?”他突然问道。语气竟然是难得的平缓,跟他平时那副吃人的模样截然不同。再配上他那迷离的表情,竟然让我觉得有些呆萌。

“我是秦诗楠啊,北北,你忘了?你把我领回来的。”

“楠?北?到底是南还是北?”他一脸认真的问道。

我忍不住觉得好笑,没想到冷酷无情的向晔泽喝醉了酒竟然是这幅样子。

“好了,随便东南西北都可以,回卧室去睡觉吧,好吗?”

我正倾身想要去扶他,刚拉住他的手臂,他却猛的往回一收。我接着这股力就跌在了他身上。还没等爬起来,他却一个翻身,把我压在了沙发上。

我吓了一跳!抬眼就看到他的脸与我在呼吸可闻的距离之间。他的目光暗沉沉的看着我,让我忍不住心慌意乱。

他突然伸出手来,捏着我的下巴,说:“北北,你刚才笑的真好看,再笑一个。”

果然是喝醉了说胡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那样的眼神让我的心跳徒然漏了一拍。

他威胁似的稍稍用力捏了两下我的下巴,说:“笑啊,到底笑不笑,再不笑我要吻你了。”

吻……吻我?这算是恐吓么?我硬着头皮咧嘴笑了一下。

他不悦的皱起了眉,“不是这样的。像刚刚那种笑,很好看的那种。”

“你……别闹了,我扶你回卧室吧。”

向晔泽又不说话了,继续看着身下的人。

他今天喝了很多酒,头脑不清醒,神志也很混乱。但他还能看得出来,眼前这张女孩的脸很好看。这张娇美却倔强的小脸,即便是画上了艳俗的浓妆,站在那一群陪酒女中间,也能立刻吸引住他的目光。

可他马上就认出她是谁了,她就是那个害他妹妹失踪的秦诗楠。他恨秦诗楠,恨了很多年,所以他不愿意提起这个名字,反而是更愿意称呼她为北北。

一张张相似的脸开始重叠起来。一张是面前这慌乱害羞的模样,一张是她在包厢里突然举起酒杯灌下去的倔强模样,一张是她豁出去一般把自己脱光了的穷途末路的模样,一张是她绝望着哭着哀求的模样。每一张脸都鲜活而生动,相似又不同,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都钻进了他的脑子里。

酒意让他根本无法思考太多,他只觉得脑子一热,就低头含住了两片娇软柔嫩的唇瓣。

“唔!……”他竟然真的吻了我!就因为我不肯给他笑一个吗?这算是惩罚吗!

他闭着眼睛,睫毛覆盖下来,吻的专注而细腻,像是深情的眷侣。可我猜他根本醉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想要推开他,可是他却不为所动,一直吻到我满脸通红呼吸急促也不肯停下。

而很快我就感受到了他身体的变化。他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手钻进了我的衣服里,像是渴望着什么,带着不可忽视的侵略性。

直到他的手覆盖到我的胸前,还不停的揉搓着,我意识到不能任由他这样下去了,喘着粗气制止他说:“你别这样……你喝多了!停下!”

可推他的两只手却被他一只手按在了头顶,他把头埋在我的脖颈和锁骨之间来回啃咬,用另一只手来解我的睡衣扣子。

他喝多了酒,手上的动作很不利落,一颗扣子也要解半天,可最后还是把我剥了个精光!

我越挣扎他越激烈,我张口说话他便用唇堵住我的。他那么高大强壮,把我压在沙发里,让我根本没有逃离的余地!更可怕的是,他的手在我身上的每一个地方肆虐着,所到之处都撩起一丝电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向少缉爱:娇妻难招架》

第十章污蔑


不知道是他的脸帅气的太迷人还是迷离的夜色太暧昧,我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也产生了……从未有过的变化!

“别这样……求你了!”我带着哭腔哀求着,一边奋力的挣扎,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失去自己。

他的动作顿了顿,薄唇贴到我的耳边,沙哑低沉的声音带着撩人的热气钻进耳朵,说:“我想要你。”

这声音直接传到了我的心底,荡起了一层看不见的涟漪。

“不!不行!”我的理智要求我继续阻止他。

可他不容抗拒,我想要逃跑却无机可乘,直到被他折腾的精疲力尽。

早上带着一身的酸痛醒来,我chiluo的躺在他黑色丝绸的床单上。想到昨晚就这样被强迫着失去了第一次,心中忍不住委屈又难堪。

睡在我旁边的向晔泽也随即醒来,带着一丝迷茫打量着我。

我赶紧抓过被单遮掩自己,可脖子上一块块红色的暧昧痕迹昭示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他冷声说道:“昨晚你对我做了什么。”

他竟然说出这种台词来!怎么好像我趁他喝醉强jian了他似的!

“昨天晚上你喝醉了,然后就……”我涨红了脸,羞于启齿。

“所以你就趁机gouyin我?”他皱着眉质问,一脸的嫌弃和厌恶。

他竟然把责任丢到我身上了!

“我没有gouyin你!明明是你……”

“你就这么急着让我睡你?怕坐不实我情人的身份么?还是饥渴难耐到需要男人来满足?现在满意了?爽了?”他继续说着羞辱我的话。

“你真的记不住昨晚的事情了么?”我难以置信的问道。

“我记得!你扑进我怀里对我浪笑,趁我喝多了gouyin我要你。不愧是陪酒出身的,不gouyin男人就耐不住寂寞!”

说完他转身下床去洗澡,留下气的发愣的我独自坐在床上。这个人是精神分裂么!昨晚明明强逼着把我吃干抹净,百般缠绵,天一亮竟然就翻脸不认人了!

可我又能怎么办。为了妈妈的治疗,他再如何对我我也只能全盘忍下。

几天之后,妈妈突然打来电话,说是医院已经做好了准备,很快就要给她动手术了。

妈妈手术在即,我实在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医院,想要去看看她陪陪她。这还得向晔泽点头同意才行,否则我根本出不了别墅的大门。虽然不愿意跟他沟通,可还是不得不去求他。

晚上我等着跟他说这件事,可是他却一直没回来,直到我已经放弃了,洗澡上床打算睡觉,才听到了他进门的声音。

犹豫了片刻,我还是从床上爬了起来,敲门进了他的房间。

“什么事?”他问道。他正坐在床上解领带,表情还算平和,看来今天他的心情还不错。

“我想跟你商量件事。我妈妈要做手术了,我有些不放心,能不能让我去医院陪陪她……”

继续阅读《向少缉爱:娇妻难招架》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