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爷追妻有道慕云歌,御玄之,小说世子爷追妻有道在线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世子爷追妻有道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慕云歌
简介:重生归来,慕云歌决定,这一世,有仇报仇,有渣虐渣,除此之外,还要牢牢抓住前世辜负的一抹绝世身影!只是,明明应该是她紧追他的,为何反过来了?!不管她身在何处,身后总他紧追不放的身影!世子殿下,请您矜持一些好么?某世子:不好!
角色:慕云歌,御玄之
世子爷追妻有道慕云歌,御玄之,小说世子爷追妻有道在线免费阅读全文

《世子爷追妻有道》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冰天雪地,剜目夺命!


大雪纷飞,冰封千里!
“妹妹,姐姐给你选的这埋骨之地,你可喜欢?”
怨毒的声线透着极致的狠辣得意,刺激得慕云歌浑身一阵急颤。
冰冻的湖面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血痕,触目惊心!
她嘶哑着声线质问:“为什么?”
“妹妹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应该听说过千雪湖的奇特之处。千雪湖湖面冰冻终身不消,但是它的冰层下面,湖水却是灼热的。如果把妹妹的身体放在冰层之下的水里,冰火交加,让妹妹不至于被冻死,也不会真正活着。”
“慕清柔!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慕云歌瞳孔急剧的紧缩着,不可置信的看着此时笑容扭曲的慕清柔!
“只要你还有一息尚存,用你的血养出来的那只血王盅,就能继续为我所用。”一道男子的声音突然传来。
冰天雪地里,走来一个气质温润如玉,容貌俊美的男人。
他语气如春风一般柔和动听,字句却是比冰雪还要冷酷残忍!
“封、奕!”
慕云歌一字一句的喊出他的名字,双眸瞠得极大。
见她竟然敢盯着男子看,慕清柔眸中闪过一丝怨毒,一刀过去,她竟然生生的剜了慕云歌一只眼珠子!
“jian人!不准你这么盯着奕哥哥!”
“啊!”
惨绝的叫声激得四周的冰雪簌簌而落。
慕云歌痛得浑身颤抖,她用仅余的一只眼珠子,死死的盯着几步之外,笑容依旧温润如玉的男人。
“云歌,你不是最爱我吗?怎么,现在要你的一条贱命,和你一只血王盅,你就不愿意了?”
慕云歌眼泪几乎迸射而出,可是那只没有眼珠的眼睛里,只淌得出血来!
“你从一开始,就只是想要利用我,借我的力量登上世子之位,然后在最后关头,再夺走我的血王盅,把我利用殆尽,再把我送入地狱,是吗?”
过去的种种飞速的闪过,慕云歌只觉得自己以前蠢得可怕!
她凄惨一笑:“为了你,我身边的人一个一个的死去,甚至连阿玄都……”
“慕云歌!”封奕突然起身,几步过来,一脚踩在慕云歌的脸上,脚底死死的把她往冰面上碾!
“你不是口口声声爱我吗?那为何你的心里,永远有别的男人!”
“嗬嗬……”
巨大的疼痛,让慕云歌已经发不出声音,她只能断断续续的道,“你竟然……只,只是为了这个吗?封奕——你真是一个可怜的男、人!”
封奕脸色剧变,慕清柔心里突然有些害怕。
她上前拉住封奕,转而阴毒的冷笑道:“哟,好妹妹,你还念着御玄之呢?那真是正好,等奕哥哥不再需要你的血王盅时,你就可以去地府陪他了,他大概在地府里也等你等得很绝望了吧,你可别让他失望啊!”
“你说什、么?”慕云歌心头一痛,嘶声质问!
慕清柔矮下身子,欺近慕云歌那张堪称破碎的脸,一字一句:
“你还不知道吧,数月前,你的那个阿玄,就已经被我和奕哥哥弄死了,万箭穿心哦?啧啧,那样子,可真的是叫一个惨哟!怎么样惊不惊喜?”
仅余的一只眼珠,急剧的紧缩着!
慕云歌记得,三个月前,她决定用自己最后的力量帮封奕夺取世子之位,当时御玄之劝她,她骂了他,还赶走了他,御玄之说再也不管她了,可是他竟然,竟然……
“他死之前还在念着你的名字呢,歌儿,歌儿,真是痴情的令人同情可怜呢!”
仅余的理智在瞬间崩塌!
慕云歌用尽最后的力气,一把夺过慕清柔手中的刀子,一刀刺了出去。
慕清柔大叫一声,就算是濒死的慕云歌,力量也不是她能抗拒的。
她捂住脸,发现自己的半张脸都被慕云歌削掉了!
“啊啊啊!”
封奕被骇了一跳,看到疯狂如魔的慕云歌,他后退几步,然后一脚猛得踹出!
“砰”的一声巨响,慕云歌整个人犹如断线的风筝一样,砸向冰面,冰层碎裂,扑通一声,她整个人跌了进去。
封奕瞬间双眸一瞠,大怒!
“不能让她就这么死了!她死了血王盅也会死……”
“封奕,我命由我不由你!我死了,血王盅也会殉主而死。而你,没有我,没有血王盅,你还是那个低贱的庶子,永生永世也不得翻身!”
用尽最后的力气说完这些,慕云歌放弃挣扎,让自己彻底沉入灼热的水里。
在意识彻底湮灭之时,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若有来世,背叛之痛,剜目夺命之仇,她一定要一一讨要,还有阿玄……若有来生,定不负你!
……
“二小姐,你发什么呆呢?怎么还不走?”
随着一道明显嫌弃无礼的嗓音传进耳中,正抱着东西,在树下发呆的慕云歌,一下子从混沌里清醒了过来。
她、她不是死了吗?
慕云歌一转身,就看到了一张陌生,但又隐约熟悉的面孔。
她瞳孔紧缩了一下,不确定的问:“慧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世子爷追妻有道》

第2章 其人之道,还施彼身!


眼前这个长相还算清秀的侍女,是她的长姐慕清柔的贴身侍女之一,慧珠!
慧珠狐疑的看了一眼慕云歌,不耐烦的道:“二小姐装什么傻?你不是借了大小姐的画作,要去给凤凰书院的闻先生品评吗?”
脑中嗡的一声响,低眸,看到怀中抱着的卷轴,慕云歌脑海里一下子跳出一个可怕的念头来!
眼前的一幕就是曾经发生过的,怎么她此时又……
莫非?
她死了,又重生回来了?!
她是南月国长公主的嫡次女,在她十四岁的时候,她要参加凤凰书院的考核,可是因为她对琴棋书画都不甚精通,所以借了长姐慕清柔的画作,想要走考核先生闻月白的后门!
因为闻月白爱慕长公主府的清柔郡主,所以,只要她拿的是慕清柔的画作,一定会得到他的青眼。
给她开个后门。
这些是慕清柔告诉她的,但是事实证明,闻月白不但没有给她走后门,而且还直接断绝了她进入凤凰书院的机会!
“二小姐,你疯魔了不成?”就算是慕清柔身边的一等侍女,也不应该对一个长公主府的嫡女如此说话,可是慧珠显然已经习惯了。
慕云歌垂眸,掩去眼底的一丝锐芒。
再抬眸,她双眼盯向慧珠。
慧珠倏然觉得头皮一凉,只觉得一瞬间像是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光了,二小姐的眼神,太可怕了!
“闻先生在哪?”慕云歌冷冷的问。
慧珠挥去脑海里古怪的念头,觉得自己一定是疯魔了,哼了一声,不满的嘟嚷道:“就在前面的亭中,不是告诉过二小姐——”
不等她说完,慕云歌转身就走,慧珠感觉莫名其妙,又很火大,啐了一口,转身也跑了。
慕云歌走向前面的湖心亭。
凤凰书院的考试分琴棋书画四项,最末一项画的考核先生就是闻月白,他在人前,一向俊雅霁月,又加上年轻,还真的让不少年轻姑娘对其倾心爱慕。
不过很可惜,闻月白一直爱慕慕清柔,慕清柔不但是长公主之女,还是皇族封的清柔郡主,才貌双全,在南月锦州城堪称贵女中的第一人。
这样的人,怎么会看上一个书院的先生?
不过慕清柔从小就很会利用人,她看不上,但是也不会直接拒绝,吊着物尽其用才好。
在慕云歌送画过来之前,慕清柔就暗示过,她的妹妹慕云歌一向嫉妒她,可能会打着她的旗号做沽名钓誉的事情。
闻月白当然就记在了心里,如果今天慕云歌把画送上,闻月白不会立即拆穿,但是会在考核当天说出此事,到时候慕云歌名声尽毁不说,连考核资格也会被剥夺!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局,是慕清柔从很早就布下的。
前世的自己,很果断的踩了进去。
结果可想而知。
可是今生还会吗?
布局给她是吗?
那她就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吧!
闻月白正在湖亭赏景,听到脚步声,一转身,就看到紫衣的少女,冷着一张脸走了过来。
少女有一双琉璃桃花眸子,清澈无双,矜贵清隽,带着一种上位者的清傲之气,初看惊艳,再看只觉得清艳高远,不可近亵。
闻月白当然认识眼前的少女,清柔郡主的嫡亲妹妹,但却是一个极其差劲的姑娘,一向的嚣张无礼。
此时不正是如此?
他眼中登时流露出嫌厌的神色,开口就道:“慕小姐,你一个闺阁姑娘,就这么靠近在下一个外男,合适吗?”
“闻先生也知道自己是外男,但是日日书写我姐姐的名字,是不是也合适呢?”慕云歌冷笑,反嘲回去。
这个闻月白,夜深人静的时候,会在纸上一遍一遍写慕清柔的名字,以表相思。
当然这是她前世后来才知道的。
闻月白一下子脸色铁青,怒声质问:“你怎么知道的?”意识到说漏嘴,赶紧痛心疾首的道,“你竟然偷.窥在下,你还要不要脸了?”
“说到这个,本姑娘倒是想劝先生你要点脸!”慕云歌哼笑了一声,把手中的卷轴扔给了闻月白。
闻月白打开,发现是一张思月图,画技纯熟,用色极雅。
“这,这……”想到之前慕清柔的提醒,他脸色一变,当即就想发作,但是想到现在发作也不能如何慕云歌,马上就是考核日了,到时候再说出来,让慕云歌身败名裂才好!
“这什么这?这是我姐姐送先生的,倒是没有想到,我姐姐的眼光竟然这么差,不过先生,你可好好收着,这……”她突然趋近,清透的桃眸泛着点点笑意,“毕竟饱含我姐姐一番心意,清月思君,意境幽远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世子爷追妻有道》

第3章 一会有得你哭!


清月思君?
闻月白一下子怔住,脑海里不由得幻想,月色之下,他和慕清柔并立赏月,何等美哉!
“这真的是清柔郡主叫你送我的——”
远远的抛来少女清悦的嗓音,只有四个字。
“爱信不信!”
……
按照记忆回到长公主府,一进自己住的浅云院,几个侍女就围了上来。
慕云歌桃花眸微微一眯,既而勾唇冷笑,道:“本小姐今天心情好,给你们放假,不用进来服侍,都出去吧!”
她怎么说也是长公主和大将军的嫡次女,院中贴身的侍女有四个,以及一个嬷嬷,还有洒扫的,一共有九人。
可是这九个人竟然没有一个是真心待她的,都是她那个长公主母亲派来监视她的,当然原本的她这个时候什么也不知道。
长公主这些日子在锦州城外的温泉别院休养,而明日就是凤凰书院的考核,她必须要清清静静的度过这次考核,顺利进入凤凰书院才行。
九个人听了,都面面相觑,一副莫名其妙,不可思议的模样,其中的孙嬷嬷上前来,问:“二小姐,这是怎么了?”
“嬷嬷,我是主子,还是你是?”慕云歌知道眼前这个老家伙眼缠,直接质问。
“当,当然二小姐您是主子,奴婢只是关心二小姐。”孙嬷嬷压着怒火,如此道。
慕云歌冷笑道:“既然我是主子,那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要是不服,尽可以去跟母亲告状!”
孙嬷嬷不可思议的看着慕云歌,少女姿容出挑,清艳尊贵,清透的桃花眼眸带着一丝慑人的光。
她心头一惊,威胁道:“既然这样,那老奴说不得真的要向长公主禀报一二了。”
慕云歌勾唇,意思是:随你的便。
孙嬷嬷真的气呼呼的转身出去了。
慕云歌无所谓,郊外的温泉别院离锦州城足有三十四里,去要半天不说,回来也一样,就算她真的告到长公主面前,长公主要回来,也不会立即出发,长公主向来喜欢享受,哪会赶急路?
等她回到长公主府,最早也是后天了,与她的事情不冲突。
孙嬷嬷走了,其他人也只得退下,慕云歌进了房间,就一直没有再出来。
期间,慕清柔来过,也一样吃了闭门羹。
整个长公主府的人,虽然都觉得慕云歌古怪,一定有什么猫腻,但是她不出来见人,也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次日一早,郁闷不安的慕清柔才看到慕云歌。
慕云歌一向爱穿紫色的衣服,今天也不例外,清幽的紫色,让她清艳独绝的气质更让人注目。
慕清柔死死压住眼底一闪而逝的妒意,温柔笑问:“云歌,昨天的画可给闻先生了。”
慕云歌上了马车,往车壁一靠,桃花眼眸微微一阖,懒懒点头。
慕清柔恼火,这是什么态度?
不过给了就好!
一会有的你哭。
凤凰书院的考核,就在书院前院的文选馆里。
凤凰书院是天圣皇朝所建,四国有分院,专为培养勋贵子弟,琴棋书画四项的考核专为贵女所设,各国的贵女都以能进凤凰书院为荣,甚至连公主郡主都不例外。
比如慕清柔就是郡主,今天她也是来考核的。
慕清柔和慕云歌下了马车,进入了选文馆里。
此时考核还没有正式开始,参加考核的都是贵女,所以前面也有地方坐着休息,供应一些简单的茶水点心。
看到慕清柔叫侍女慧珠从带来的茶壶里倒了一盏清茶,慕云歌眼眸微眯。
前世,她在去考核前也是喝了她一盏清茶。
然后她不但因为画作的事情被人认为舞弊,还突然失态的扑到了闻月白的怀里,被所有人认为她银荡不堪!
这件事情算是她前世悲剧的开始。
“这茶不错。”
慕云歌端过来,只是晃了晃她就清楚,里面放了多少春药,也能确定多久发作。
慕清柔有点着急,道:“是最好的春茶,母亲特意从宫里拿回来的,姐姐我这里也只有这么一点儿。”
“母亲对姐姐可真好。”慕云歌笑道。
慕清柔听此,眼眸流露出得意。
一母同胞,母亲却只疼爱她,出生就给她请封了郡主的名号,可是只比她小一岁的慕云歌,不但从小不被母亲疼爱,至今也没有封号!
“母亲心里也是疼爱你的。”
慕云歌只想呵呵两声。
若不是重生回来,这个时候的她,也一直以为长公主至少是有些疼爱她的,可是很快,就会发生一件事情,让她彻底认清了现实!
“清柔郡主,你这么早就来了?”一个温柔的男声传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世子爷追妻有道》

第4章 药,发作了!


慕云歌抬眸一看,就见闻月白正用一种痴痴的眼神看着慕清柔。
慕清柔根本不喜欢闻月白,但是闻月白至少也是凤凰学院的先生之一,有名望,能有这么一个爱慕者,也是好事,所以慕清柔不拒绝也不接受。
“闻先生,尝尝这杯茶。”慕云歌顺势把手里的茶递了过去。
慕清柔一惊:“云歌?”
慕云歌却依然笑盈盈的道:“闻先生,这可是我姐姐亲自泡的,也是她带来的茶叶,极其难得。”
闻月白一听,看着茶杯,那样子恨不得把茶杯都吞了。
慕清柔想要阻止,慕云歌这个时候又笑道:“我姐姐很是敬重先生呢,自然不会舍不得一杯好茶。”
慕清柔拧眉,话说到这个份上,她就不好再开口阻止了。
不过闻月白喝了也好,反正发作的时间是一样的,到时候只要慕云歌靠近闻月白,是她扑向闻月白,还是闻月白扑向她,结果都是一样的!
闻月白喝完茶,依依不舍的走向了考核台。
慕清柔见慕云歌是不会再喝茶水了,便也罢了,笑道:“云歌,你是第一个参加考核的,一会儿可别太紧张了。”
“放心。”慕云歌轻笑。
考核的顺序是事先抽过签决定好的,所以慕清柔才敢如此大胆的算计她。
考核开始了。
慕清柔看着慕云歌上台。
琴棋书画四项考核,有四个考核台,考核台的顺序是从左至右,一字排开。
慕云歌走到画的考核台前,闻月白眼眸闪现着恶意的光芒,就等着慕云歌过来,拆穿她的行径!
慕清柔也是一样,坐等着好戏开始。
就在慕云歌马上走到画台前的时候,突然脚步一停,在所有人目光下,她身子往左一转,快步走到了第二个的棋台前。
“慕云歌?”闻月白一怔,下意识喊了一声。
慕云歌转眸看他一眼。
闻月白拧眉问:“你干嘛走到那边去,还不过来?”
“难不成书院规定了考核的学员先考核哪个项目?”慕云歌没好气的反问。
闻月白一愣,书院当然没有这个规矩!但是大家都是从右往左的!
此时慕清柔也懵了,慕云歌不去画台前,那她的计划就施展不开了!
“云歌,你不是要参加画的考核吗?”慕清柔情急之下,立马上前,还想拉慕云歌到画台前。
春药马上就要发作了,慕云歌不过去,怎么行?
慕云歌一把甩开慕清柔,“我书画一向很差,姐姐难不成不知道吗?”
慕清柔当然知道,可是正因为差,才会给她设局的。
这个慕云歌一向是好糊弄的,今天怎么回事?
看到心上人被慕云歌甩了一下,闻月白一下子心疼的不行,也顾不上什么,赶紧从画台后面过来,关切的问:“清柔郡主,你没事吧?慕云歌,你疯魔了不成,干嘛伤自己的姐姐?”
慕云歌差点笑了。
她这么轻轻一甩,就叫伤了慕清柔?
那慕清柔前世对她剜眼算什么?给她设局,给她下药算什么?
“怪不得人人说你粗俗无礼,嚣张蛮横!”
慕云歌更呵呵了,她双臂抱臂,冷然的站在那里,看着闻月白向慕清柔表一腔柔情关切。
“清柔郡主,你真的没事吗?”
慕清柔这个时候有点烦闻月白,因为他靠得特别近,这里这么多人,让人看到了多不好!
而且他还喝了放了春药的茶水,也快要发作了。
慕清柔正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是她刚有动作,闻月白就突然大胆的拉住了她的手。
慕清柔一惊,一回头就看到闻月白赤红着一双眼珠子,幽幽的盯着她。
“清柔……清柔郡主,在下心慕于你!”
慕清柔一下子慌了,春药发作了!
她怒声道:“闻先生,你放开我!”
闻月白中了春药哪会放开她,不但不放,还抓得更紧,然后更是大胆的表白。
“柔儿,我心悦你,我也知道你也一样心悦我,你上次送给我的画,我还带着,你在上面画着清月,清柔的清,月白的月,你是想和我一起月下相悦是不是?”
慕清柔简直懵了!
这画是她让慕云歌用作舞弊的,怎么就是她送给闻月白了?还表达了想和他月下相悦,什么啊?
她用力挣扎,可是闻月白是男人,而且有情药的加持,力气更是大得惊人,他拉着慕清柔,快步到了画台前,把画卷展开。
所有人看到,画上果然是清月一轮,画作精致,表达了满满的相思意境!
慕清柔惊慌的大喊!
“这不是我画的,绝对不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世子爷追妻有道》

第5章 大庭广众,非礼轻薄!


“这就是你画的,柔儿,你看,这笔法这画风,都是你的,别人认不出来,我可是一眼就认出来的!”闻月白赤红着双眸,依然在表达他对慕清柔的倾慕。
他见慕清柔用力挣扎,所幸不管不顾的扑压住她,还在她身上乱亲了起来。
“闻先生,你疯了不成!”慕云歌冲过去,一把扯开闻月白,怒声道,“我姐姐是长公主和大将军之女,堂堂的郡主之尊,你们就算是两情相悦,也该走正常的礼数,你在这大庭广众之下,非礼我姐姐,你是想死不成?”
然而在春药的助攻下,闻月白挣开慕云歌,又扑向慕清柔,撕拉一声,直接把她一截衣袖给扯撕了下来,露出她半截玉臂,春.光乍泄,惊呆了所有人!
不得不说,连慕云歌也没有想到闻月白如此胆大!
这春药原本是慕清柔给她准备的,所以可想而知,如果此时是她,她会有多惨!
眸中闪过一丝厉色,她悄然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一枚金针,在别人看不到的角度,一针刺向闻月白。
“闻先生,你刚才的行径太可恶了,你一定要给我姐姐一个交代?”慕云歌站在闻月白面前,脸色冷沉的质问。
身为凤凰书院考核的先生之一,大庭广众之下居然轻薄一个贵女千金,真的是疯了不成!
闻月白只觉得一下子清醒过来,回忆到刚才做的事情,脑中嗡的一声,再看此时一身狼狈的慕清柔,他赶紧解释:“我,我……”
可是此时他怎么解释都不管用了,众目睽睽之下,他当众向慕清柔表白心意不说,还非礼轻薄人家,更甚的是,撕碎了慕清柔的衣袖!
慕清柔此时得脱闻月白的纠缠,她抱着双臂,在侍女的搀扶之下,浑身颤抖。
心中暗恨如狂!
但是她知道,今天的事情,若是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她只怕名声尽毁!
因为她安排给慕云歌的就是这么一个结局。
“闻先生,本郡主相信你不是什么无耻之人,你刚才一定是中了什么药了!”
闻月白一听,一下子反应了过来,他确实是爱慕慕清柔,可是正常情况下,他绝对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回忆一下,他刚才真的是疯了一样。
“是,我刚才是被人下药了,下药的人就是——”闻月白突然一转身,指向慕云歌,“是你,是你给我下的药,慕云歌,你刚才给了喝了一杯茶!”
慕云歌勾起唇角,冷笑道:“你是说我姐姐亲自泡的那杯茶吗?”
闻月白一听,心头猛然一个咯噔。
他当时之所以喝那杯茶,就是因为听说是慕清柔泡的,这么看来,其实这春药是慕清柔下的?
慕云歌好整以暇的看着闻月白,她就想看看,这个男人,在得知自己的心上人,居然用春药算计自己,会不会失望伤心,幡然醒悟。
闻月白脸色在瞬间变了几变,慕清柔扫了他一眼,闻月白眼看佳人楚楚,突然心头一定道:“不是,是我误会了,可能是我在别处被人下药了!”
“哟,先生这是和人有多大的仇呢!”慕云歌冷笑嘲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世子爷追妻有道》

第6章 前世悲剧的源头!


众皆哗然!
目睹了刚才那堪算是惊世骇俗的一幕,所有人都觉得今天真是“大开眼界”!
凤凰书院的考核先生竟然当众承认被下了春药,然后非礼轻薄了前来考核的皇族郡主,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只怕至少两个月内都会成为锦州城内茶余饭后的谈资!
除此之外,前来考核的贵女王孙们也都不禁心中暗想,凤凰书院出了这样的先生,可见书院……那他们还要考核进去吗?
不得不说,凤凰书院就是凤凰书院,在学员想到书院问题上时,他们也马上行动了。
今天镇场子的是书院的副院长。
副院长听闻此事,立即让人把闻月白带了下去,接着又来到了此时又气又恨的慕清柔面前。
“郡主,今天的事情,书院一定会查出个水落石出,给清柔郡主一个交待,也给在场的所有人一个交待!”
慕清柔俏脸煞白,愤恨无比:“那请你们尽快,本郡主的名声不容半点污损!”
副院长脸色微变,他道:“郡主,此事是发生在你和闻先生身上,请您过来一趟,我们详细谈谈。”
慕清柔眸色变了一下,很快点头道:“好。”
当事的两人都离开了,似乎刚才发生的事情落下了一个帷幕。
慕云歌看着一切,桃眸微眯,掩着一丝锋芒。
今天的事情,只是小伤慕清柔一把,前世能把她剜目的人,怎么可能一下子打倒?
不急,所有的血和仇,她会一步一步的来清算!
……
“诸位学员,发生了刚才的事情,书院要处理一下,所以请你们稍等半个时辰,半个时辰之后再开始考核!”
副院长说完,便离开了,不少人低声议论纷纷,但是也都安心的坐着继续等着考核。
慕云歌也“安心”的坐下,自己给自己倒了一盏清茶,优雅的啜饮。
“你们看,御射台那边的人过来了!”突然有人出声惊呼,带着几许期待。
慕云歌抬眸看去。
书院的考核是男女同时,但是分别以南北的方向设置了考核台。
女子在南,男子的御射术数考核台则在北边。
此时正有几人从北边走了过来。
为首的那个,慕云歌看清,瞳孔一缩。
前世她在十五岁及笄宴的时候,被人爆出她非长公主与大将军所生,而是父不祥的小野种!自此之后,她从云端跌入泥淖,前世悲剧的一切,都源自于此!
而爆出她身世的就是当今南月国的宋贵妃!
宋贵妃出身于忠勇侯宋府,此时走过来的这个锦衣公子就是姓宋,是宋家嫡公子,宋子钰。
宋子钰此时过来的目标正是慕云歌。
“慕云歌,你难不成今天也是来参加考核的吗?”宋子钰带着明显的嘲弄,笑看着慕云歌,像是在看什么笑话。
慕云歌桃眸微掩,掩着一丝锋芒。
宋子钰也是慕清柔的爱慕者之一,所以慕清柔讨厌她这个妹妹,宋子钰也不喜欢她。
刚才出了那么大一件事情,虽然是在女子考核台这边,但是男子考核那边的人也看到听到了。
这是要帮着慕清柔找回场子呢!
“今天来这里的人不都是要参加考核的吗?难不成宋公子只是来游玩的?”
“你——本公子自然是来参加考核的,只是正在考核,却因为你突然中断了,你说说你这样一个扫把星,怎么半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好好的考核都被你给毁了!”宋子钰恶意的道。
凤凰书院的考核对于贵女王孙都非常重要,他把此事扣到慕云歌的头上,用心险毒可想而知。
果然他此话一出,不少人都怨怼的看了过来。
慕云歌冷笑,宋子钰为了慕清柔,还真的有够不要脸的!
刚才的事情,当事人是闻月白和慕清柔,她最多是个受害者的妹妹,这屎盆子也能扣到她头上?
“既然宋公子觉得我是扫把星,那您离我远一些吧,免得祸及面门。”
宋子钰没有想到,慕云歌在他的辱骂下竟然能这么从容、淡定,在他的记忆里,这丫头不应该是这样才对。
他狐疑的盯着慕云歌看,慕云歌只是淡定坐着饮茶,半点理会他的意思也没有。
一拳打在棉花上,宋子钰觉得憋闷不爽。
他走过来,一屁股在慕云歌对面坐了下来。
慕云歌桃眸微闪,继续无视。
宋子钰看她这样,恨不得扯过来,打她一个耳光,可惜……只能想想。
“慕云歌,本公子之前去藏书楼的时候,发现了一本古籍。”
慕云歌没接声,只是淡淡的扫了他一眼。
“没兴趣?那可是《如玉集》,怎么样,有兴趣了吗?”宋子钰笑意带着不加掩饰的恶意。
慕云歌秀眉微蹙,她想起来了,前世在她身世未暴露的时候,她一直在找这套古册,因为这是一套养颜驻容的秘册,据说是失传了。她的那位母亲长公主殿下,最是爱惜自己的容貌,她当时对长公主还没有齿冷,也年少,还有些渴慕她的母爱,所以,想用此讨好她。
这件事情并不是秘密,甚至也因此成了别人嘲笑她不被亲生母亲疼爱的由头!
“真的?”慕云歌挑眉。
宋子钰冷笑:“我骗你作甚?不过你拿到了,可是要谢我的!”
慕云歌眼眸微眯,她当然不信眼前这个家伙,不过,这宋子钰恐怕不单单是因为慕清柔才如此针对她,或许,与那个宋贵妃有关?
“好啊,那你带我去瞧瞧吧!”
宋子钰一听,眼眸一闪:果然是个可怜的蠢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世子爷追妻有道》

第7章 登徒子!


两人一前一后的离开,虽然也有些引人注目,但是今天来此处的王孙贵女,都是为了参加考核的,注意力在晚点的考核事宜上,所以也没有人太关注二人的离开。
凤凰书院这种地方,少不得藏书之类的东西,所以藏书楼不止一处,他们现在还不是凤凰书院的学员,所以,不能进内藏书楼,但是外间的是可以进的。
“这外藏书楼,会有《如玉集》那样的古册?宋子钰,你莫不是骗我?”就要进去了,慕云歌突然停下步子,抱臂冷冷的看着宋子钰。
宋子钰脸上闪过一丝羞恼,哼了一声道:“爱信不信!”
慕云歌亦冷嗤一声,转身就进去了。
宋子钰被她的举动弄得一愣。
这慕云歌忒古怪,让他恼火的很!
但看她进去了,他赶紧向左右各使了一个眼色,便也快步跟了上去。
藏书楼一共有三层。
“在哪?”慕云歌一进去,就直接问。
她是不信这里真有什么《如玉集》的,而她当然也不会再傻到去讨好一个根本不爱她的人,她跟着宋子钰来,只不过是想看他搞什么花样!
“那么稀罕的东西,自然是在上面!”宋子钰拧眉,不耐烦道。
慕云歌勾唇,似笑非笑的掠了他一眼,抬步上了楼梯,走到二层,直接道:“我觉得,那么稀罕的古册,肯定是在三层了,是不是宋公子?”
宋子钰听得眼皮一颤,总感觉这话里有话!
“是,是在三……”
话没说完,便看到慕云歌快步往三层去了,宋子钰暗自磨牙,骂了一句小贱.人,赶紧追上去。
两人身影刚上去,便有几道身影也悄无声息的跟了上去。
第三层相对比较小一些,慕云歌进去,便沿着书架缓步而行,似在找书册,但是注意力是在宋子钰身上。
她感觉这里不止有和她宋子钰,有人隐藏在暗处,因为这里的气息不太对!
宋子钰不会是想在这里杀了她吧?
他们之间有这么大的仇怨?
“慕……”
宋子钰刚出声说了一个字,便感觉眼前少女突然盈然一笑,娇颜如花,晃得他眼前一晕,接着,他脖颈处猛一下刺痛,他眼前一黑,扑通一声,便倒在了地上!
慕云歌收了指尖的金针,她本来不想这么快动手的,但就在刚才的一瞬间,周遭的气压一下子变低了!
她蹲下身子,乍看是在检查宋子钰,但是其实,她是在观察四周,可是很奇怪,刚才那种低压的感觉又消失了……
是她的错觉?
正想着,突然一股浓烈的味道从下面飘溢了上来。
慕云歌眼眸一紧!
是……桐油的味道!
有人要在这里放火?!
她起身,快步往楼梯口奔去,可是刚到那里,一股浓烟就窜了上来!
这个时候下去已经来不及了,而且谁知道下面是什么情况,她也不敢冒这个险。
她转身,又快步跑到不远处的窗子边,推窗一看,登时傻眼了。
这里是三层,从这里跳下去?
“谁?!”
正焦急的时候,那种威压又一下子袭来,慕云歌轻呵一声,转身就跑,但是慌不择路,她一下子撞到了一处书架上。
书架轰然一声要倒,眼看她要被压下去,突然腰间一紧,一只手臂,瞬间把她捞了过去。
咚的一声,她一下子撞进了一个带着灼热气息的怀抱里,刚好撞到她的鼻子,瞬间的酸疼刺激得她眼泪差点飙出来。
她下意识的伸手要推,但却被人一下子推倒在地。
后脑扑通一声砸摔在地上,摔得慕云歌还没有反应过来,那灼热的气息便袭了下来,她还没有看清楚怎么回事,便感觉一具身子压了下来。
接着,唇被堵住,有唇舌霸道的撬开她的唇,侵入,攻掠!
“……唔!”懵了半晌,慕云歌才反应过来,自己被人强压着强吻了!
怎么回事?!
她用力推身上的人,对方霸道而且力道极大,她根本推撼不动。
清晰的感受着在她唇上碾压掠夺的男人,灼烈的气息,她感觉自己快晕了,最后只得猛吸一口气,用力就势一咬。
瞬间血腥味在口齿里散开,但是吻着她的男人,却只是不悦的闷哼了一声,然后……继续!
混蛋啊!
慕云歌气得要死。
她摸出金针,一针刺了下去。
“嗯哼?”这下子男人更不悦了,但是,慕云歌这一针并不是玩儿的,他还想再继续,却发现自己身上的力道在渐渐流失。
慕云歌这才吃力的把她身上死沉的身体推开。
咚的一声,男人的身体倒在一侧,慕云歌爬了起来,然后不住的咳了起来。
此时三楼里,浓烟滚滚,光线极差。
慕云歌看向刚才“轻薄”她的男人,很燥郁的发现,对方戴了半副面具,只看到被她咬得出血,此时看起来有一种妖魅之美的薄唇。
咂抿了一下唇角,唇角还有男人唇上的血,腥的,而且带着甜儿。
古怪的味道,精通医毒的慕云歌一下子确定,这人之所以轻薄她,不是因为他是登徒子,而是中了一种奇特的媚.药!
此时,他掩在面具下面的双眸,还泛着一种妖异的赤色,显然,中毒极深。
她眯了眯眸,这是什么人,居然在此处中了媚.药?
和宋子钰有关吗?
瞬间,脑中闪过无数个念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世子爷追妻有道》

第8章 杀她灭口?


前世没有发生这件事情,所以,她也无从得知其间的底细。
“主子!”突然一道声音传来。
慕云歌还没有反应过来,便看到一个黑衣男人从窗子那里冲掠了进来,抱起地上的面具男人,既而发现慕云歌,眼眸闪过杀意。
“不是我!但是他中的毒,我有办法解,你要带他走是不是?带我一道离开,我帮他解毒,否则,他要不然立即找个女人解毒,要不然爆血而死!”慕云歌一下子读懂了对方的意思,果断道。
黑衣男子拧眉,眸中杀意依然不减。
“听……她的。”面具男人此时却是出声了,只是因为中毒,声线低哑涩然。
慕云歌不由得挑眉,这男人被她刺了一针,还能强撑着说话,也是够能耐的。
应该不是宋子钰的人吧!
只是巧合他也在这里!
黑衣男人对着面具男人颔首,几步过来,直接提起慕云歌,带着两人,从窗子掠出,几个起纵,离开了藏书楼的范围,到了一个林子里。
他扔下慕云歌。
慕云歌堪堪扶住了一株小树,让自己站稳了。
“解毒。”黑衣男人冷声道。
慕云歌暗骂,但这个时候她也没得选择,上前取出金针,对着面具男人几针下去,男人眸中的妖异赤色便缓缓的退去了……
慕云歌离得他近,此时看着他的一双眸子,只觉得,如墨似夜,又似盛着星辰,美得,让她心头一悸,盯着久了,也有一种整个人要被吸纳进无边深渊的感觉!
轻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慕云感觉这双眸子,好像……
“主子,你没事了?”黑衣男人一下子打断了慕云歌的臆想,推开她,查看面具男人。
面具男人没有出声,只是冷冷的凝着慕云歌。
慕云歌这会儿很不爽,救人还这待遇?
哼哼,晚点叫你们知道得罪本姑娘的下场!
“主子,要不要……”黑衣男人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慕云歌直接懵了,要杀她灭口?
要不要脸!
没等她骂,面具男人却是低沉声线道:“走。”
黑衣男人转眸过来,冷扫了一眼慕云歌,带着警告之意,而后,抱起还未完全恢复的面具男人,起身一纵,瞬间消失在了慕云歌的视线里。
慕云歌咬牙切齿的哼了一声,没再理会,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跑去。
与此同时,藏书楼走水,原本就要再次开始的考核,一下子又被中断了。
这藏书楼虽然不是内楼,但里面也有不少的典籍,更重要的是,当时有人看到宋子钰和慕云歌进了藏书楼。
这俩,一个是忠勇侯府的嫡公子,一个是长公主府的嫡次女,哪个都身份算是尊贵的,如果出事,怎么交待?
于是考核再次停止,先救火救人要紧!
不过最后火是扑灭了,人也救出来了,但是只有一个被书架砸到腿,而且昏迷不醒的宋子钰,并没有找到慕云歌!
所有人都感觉很奇怪,但是人不在火场,应该无事,现在重要的是宋子钰,于是书院这边赶紧派人把宋子钰送回忠勇侯府,又是一阵忙乱!
藏书楼的情况,慕云歌并不知道,她此时来到了另一个地方。
——落梅轩。
这是锦州城最有名的茶楼。
每个春季会供应一斤的春山雾茶,这种雾茶极其稀罕,年产八斤,一般是送进宫里去,落梅阁能弄到一斤,可谓是手段逆天了。
这一斤的雾茶,卖得极贵。
而且还不是普通人就能喝到的。
一般人有钱也喝不到。
凤凰书院的先生凤非离就是能享受此种茶香的人之一。
“这位姑娘,请问有预约吗?”
“凤先生请我来的。”慕云歌说谎半点也不心虚。
伙计见她衣饰清雅,气质尊贵,知道这锦州城里到处都是贵女小姐,再加上人家笑颜盈盈,也不像是胡扯。
便道:“凤先生在天香阁,姑娘请上二楼。”
天香阁是二楼的雅间。
普通人要进,得提前三个月预订。
慕云歌走到门边,示意她自己进去,让伙计下去了。
她抿了抿唇角,最后直接推门进去。
“过来泡茶。”一身儒雅气质的凤非离正在桌边摆弄黑白棋子,听到声音头也没抬,直接吩咐。
慕云歌勾了勾唇角,这凤非离还真的是任性,选文馆里发生那样的事情,人家事不关己,跑来喝茶。
“我是来下棋的。”
“嗯?”凤非离正在头痛,闻言抬眸,看清慕云歌,眉头一皱,“你是那个——”
“长公主府,慕云歌。”慕云歌直接坐下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世子爷追妻有道》

第9章 解棋局,这是妖孽?


凤非离脸上显出疑惑的神色。
慕云歌也不理会。
长公主府其实在锦州城很有名,但是她嘛,就……
“先生是在破解凤凰残局吗?”
“你看得出来?”这倒是有趣了。
往届考核凤凰书院的贵女,选择棋艺考核的极少。
谋棋如谋政。
一般的闺阁女子,弄琴挥墨倒是容易,再加上请一些名师指导,出类拔萃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棋嘛,就真的看人的智商了。
他如今正在摆弄的是凤凰书院残存的棋谱中的一个至今无人能破的棋局,凤凰残局。
别说是破了,慕云歌这样的贵女能认出来,已经是很意外了。
“嗯。”慕云歌没有多解释,而是开始动手。
凤非离唇角一抽,想要阻止,可是看着眼前少女素手如幻的手速,登时呆住了。
呆了一会儿,他又瞠大了眼珠子,最后,则是用一种见鬼的眼神,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少女,想从她清艳的笑颜里剖析出点什么来!
“先生,怎么样?”
“你……是谁教你的?!”凤非离不得不震惊,他自认为棋艺高超,可是这凤凰残局他琢磨的脑壳都痛了,也只有三分进展。
慕云歌一个女子,能这么快就破解了?
“研究了半年,研究出来的。”
“半年前你就研究了?你如何知道这残局的?”凤非离觉得不可能。
“我说了,我是长公主府的。”慕云歌再次扯谎不打草稿。
这棋局还真的是她破的,不过是前世,反正都是她的,她不是迂腐之人,现在拿出来用,她也不会纠结。
凤非离一时间半信半疑,长公主府确实是有权势,若是能看到棋谱也说得过去。
只是……
眼前这棋局是千真万确,可是他怎么就输给了一个小姑娘?
“姑娘芳龄?”
“十四。”
凤非离登时有些怀疑人生了!
十四!这是妖孽吗?
“凤先生,我用此局换取凤凰书院的一份特招令,如何?”慕云歌清眸盯着凤非离,直接问。
凤凰书院有特招书令,但是考核的四个先生里,只有凤非离和琴艺考核先生的秦筝有。
只要拿到了特招书令,就不用参加考核,可以直接入凤凰书院。
这就是她今天来这里下棋的原因!
凤非离还是有些回不过味儿来。
慕云歌抿了抿唇角,看了一眼一旁还没有泡的茶,道:“这种雾茶有一种特别的清雪之香,所以,用梅花上的雪水煮沸泡制,才算尽善尽美。”
“真的?”凤非离一听,眼眸一亮,他一直觉得雾茶似乎还差一点感觉,原来是用的水不对吗?
“棋局,再加一盏香茗,总够了吧?”慕云歌桃眸中闪着一丝精明的幽芒,问道。
凤非离看了她一眼,道:“泡完再说。”
真当她是来给他泡茶的了?!
不过为了特招书令,慕云歌决定豁出去了。
落梅阁当然有储存的梅花雪水,不过一般是用来泡夏茶的,从来没有人用来泡春茶。
凤非离也没有想到过。
可是当他接过慕云歌泡好的雪水雾茶之后,就觉得,他以前果然是糟蹋了这稀罕的雾茶了。
“怎么样?”慕云歌耐心不多,此时蹙着眉头。
凤非离满意又惬意的啜饮了一口茶水,看慕云歌想要炸毛的小模样,好笑的从袖中拿出一个雕着凤游图纹的墨玉玉牌,很随意的抛了出去。
慕云歌接在手中,翻转了一下,确定是凤凰书院的特招书令,恭敬的道:“多谢先生。”
凤非离翻了一个白眼,他刚才可是清清楚楚的看到,这丫头刚才很认真的确认玉牌的真假呢。
变脸速度有够快的!
“先生,我还有事,就此告辞。”慕云歌拿到东西,说走就走。
凤非离倒是想拦,但是也拦不住,只是在她走出雅间门的时候,说了一句:“秦筝手中也有一枚,小丫头,可要小心。”
慕云歌脚步顿了一下,转眸,冲着凤非离勾了一下唇角,快步走了。
这丫头……凤非离无奈一笑,接着又沉醉在迷人的茶香里了。
刚出来落梅轩,还没有想好去哪,便迎头遇上了一个熟人。
“二小姐,原来您在这里,长公主请您回府一趟,有话要与您说。”孙嬷嬷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慕云歌道。
慕云歌暗骂一声。
长公主回来的时间,竟然生生的提前了几个时辰!
为了她,连舟车劳顿的辛苦都不顾了,她何德何能呀?
她勾唇,露出一个潋滟一笑。
正好,重生回来,她也想再会会她这个亲生母亲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世子爷追妻有道》

第10章 康平长公主!


长公主是南月皇帝的妹妹,封号为康平。
康平长公主十八岁的时候下嫁南月大将军慕长盛,育有二女,但是慕长盛身为大将军,常年驻守边境,不在京中,所以虽然有大将军府,但是康平长公主带着两个女儿,依然是住在长公主府。
因为丈夫是手握兵权的大将军,所以康平长公主在锦州城的日子过的相当滋润,长公主府也修建得异常的豪奢。
不过康平长公主把长公主府分成了东西两院。
她和长女清柔郡主慕清柔住在东院,慕云歌这个嫡次女一个人住在西院的浅云院。
慕云歌虽然身为康平长公主的亲生女儿,但是却很少前往东院。
原因只有一个,康平长公主不让她去。
平时请安之类的也给她免了。
所以,这一次她被请进东院,对于眼前的一切,还有些陌生。
自嘲的苦笑了一下,慕云歌抬步进了东院的主厅芳菲厅。
“孽女,还不给本宫跪下!”
慕云歌一只脚刚跨进去,便听到一声怒喝。
她没有跪,脚步顿也没顿,继续往前走。
抬眸,对上一张盛怒的面孔。
康平长公主长相算是娴雅秀丽,打扮贵气逼人,但是细看,总给人一种她的长相与贵气的打扮不相符的感觉。
说起来,慕清柔与她长得挺像的。
倒是自己,与康平长公主并不像。
慕云歌微眯了一下眸子。
“见过母亲,母亲怎么这么急的赶回来了?”
看到慕云歌不但不跪,竟然还一脸坦然的问自己,康平长公主眸中闪过一丝阴霾。
“慕云歌,你还有脸问?”
慕云歌也没有装傻,而是目光往孙嬷嬷的身上扫了一下,问:“是孙嬷嬷向母亲说什么了吗?”
“二小姐,你怎么恶人先告状?明明是你……”孙嬷嬷一听就急了。
慕云歌抱着双臂,冷然勾唇,嗤的一声笑道:“嬷嬷,你说错了吧?告状的可是你,本小姐何时告状了?明明是你去行宫告本小姐的状,把母亲骗回来了,我说的有错吗?”
孙嬷嬷怔住。
康平长公主也拧眉。
慕云歌转眸,对上康平长公主,又道:“母亲,不管孙嬷嬷和您说了什么,女儿只想和您说一件事情。”
“什么事?”不得不说,康平长公主此时觉得有些跟不上慕云歌的节奏。
慕云歌扫了一眼暗觉不好的孙嬷嬷,清声道:“孙嬷嬷的儿子,咱们公主府采买的孙管事,因为自己看上了媚香楼的头牌,所以私下里截了母亲新打制的一套首饰,送给了那个头牌,可是这件事情被女儿察觉,所以孙嬷嬷才会恶人先告状,想要先将女儿一军!”
孙嬷嬷一下子瞠大眼珠子,不可思议的瞪着慕云歌。
康平长公主则是脸色一变。
慕云歌才不管她们如何,又道:“母亲若是不信,派人一查便知。”
这件事情是真的,前世的时候,孙嬷嬷合谋孙管事将这件事情赖到了她的头上,康平长公主丝毫不听她的辩解,直接叫人打了她二十板子,她足有整整一个月没能下床!
刻骨铭心的记忆呢!
她记得清清楚楚,这也是她任孙嬷嬷前去别院告状而无惧的最大原因。
“长主公殿下,奴婢冤枉啊!”孙嬷嬷反应过来,当即喊冤。
慕云歌凑上前去,桃眸微眯,轻声一字一字道:“嬷嬷别这么大声吵扰到母亲,此事是不是真的,母亲一查便知。”
康平长公主一听,神色一怒,怒声道:“来人,去查!”
长公主手下的人行事雷厉风行,很快便查清了,也把那个孙管事给绑了过来。
证据确凿,容不得孙嬷嬷母子抵赖。
孙嬷嬷原本还等着看康平长公主收拾慕云歌,不想,倒是他们母子先被收拾了。
可是她知道康平长公主真的不喜欢慕云歌这个女儿,在被拖出去的时候,她还不忘上眼药。
大喊:“公主殿下,奴婢真的是冤枉的,二小姐她真的行事古怪,她……”
慕云歌听着,并没有意外。
她清楚,就算她借着首饰的事情,整治了孙嬷嬷,康平长公主也不会就此算了。
而且她能因为孙嬷嬷的几句话,就如此急赶了回来,说明,她对自己的事情,十分看重。
可惜,并不是因为心疼她。
“慕云歌,你昨晚一个人在房里做了什么?”康平长公主目光幽幽的盯着慕云歌,提名带姓,语气冷厉,直接质问。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世子爷追妻有道》

第10章 康平长公主!


长公主是南月皇帝的妹妹,封号为康平。
康平长公主十八岁的时候下嫁南月大将军慕长盛,育有二女,但是慕长盛身为大将军,常年驻守边境,不在京中,所以虽然有大将军府,但是康平长公主带着两个女儿,依然是住在长公主府。
因为丈夫是手握兵权的大将军,所以康平长公主在锦州城的日子过的相当滋润,长公主府也修建得异常的豪奢。
不过康平长公主把长公主府分成了东西两院。
她和长女清柔郡主慕清柔住在东院,慕云歌这个嫡次女一个人住在西院的浅云院。
慕云歌虽然身为康平长公主的亲生女儿,但是却很少前往东院。
原因只有一个,康平长公主不让她去。
平时请安之类的也给她免了。
所以,这一次她被请进东院,对于眼前的一切,还有些陌生。
自嘲的苦笑了一下,慕云歌抬步进了东院的主厅芳菲厅。
“孽女,还不给本宫跪下!”
慕云歌一只脚刚跨进去,便听到一声怒喝。
她没有跪,脚步顿也没顿,继续往前走。
抬眸,对上一张盛怒的面孔。
康平长公主长相算是娴雅秀丽,打扮贵气逼人,但是细看,总给人一种她的长相与贵气的打扮不相符的感觉。
说起来,慕清柔与她长得挺像的。
倒是自己,与康平长公主并不像。
慕云歌微眯了一下眸子。
“见过母亲,母亲怎么这么急的赶回来了?”
看到慕云歌不但不跪,竟然还一脸坦然的问自己,康平长公主眸中闪过一丝阴霾。
“慕云歌,你还有脸问?”
慕云歌也没有装傻,而是目光往孙嬷嬷的身上扫了一下,问:“是孙嬷嬷向母亲说什么了吗?”
“二小姐,你怎么恶人先告状?明明是你……”孙嬷嬷一听就急了。
慕云歌抱着双臂,冷然勾唇,嗤的一声笑道:“嬷嬷,你说错了吧?告状的可是你,本小姐何时告状了?明明是你去行宫告本小姐的状,把母亲骗回来了,我说的有错吗?”
孙嬷嬷怔住。
康平长公主也拧眉。
慕云歌转眸,对上康平长公主,又道:“母亲,不管孙嬷嬷和您说了什么,女儿只想和您说一件事情。”
“什么事?”不得不说,康平长公主此时觉得有些跟不上慕云歌的节奏。
慕云歌扫了一眼暗觉不好的孙嬷嬷,清声道:“孙嬷嬷的儿子,咱们公主府采买的孙管事,因为自己看上了媚香楼的头牌,所以私下里截了母亲新打制的一套首饰,送给了那个头牌,可是这件事情被女儿察觉,所以孙嬷嬷才会恶人先告状,想要先将女儿一军!”
孙嬷嬷一下子瞠大眼珠子,不可思议的瞪着慕云歌。
康平长公主则是脸色一变。
慕云歌才不管她们如何,又道:“母亲若是不信,派人一查便知。”
这件事情是真的,前世的时候,孙嬷嬷合谋孙管事将这件事情赖到了她的头上,康平长公主丝毫不听她的辩解,直接叫人打了她二十板子,她足有整整一个月没能下床!
刻骨铭心的记忆呢!
她记得清清楚楚,这也是她任孙嬷嬷前去别院告状而无惧的最大原因。
“长主公殿下,奴婢冤枉啊!”孙嬷嬷反应过来,当即喊冤。
慕云歌凑上前去,桃眸微眯,轻声一字一字道:“嬷嬷别这么大声吵扰到母亲,此事是不是真的,母亲一查便知。”
康平长公主一听,神色一怒,怒声道:“来人,去查!”
长公主手下的人行事雷厉风行,很快便查清了,也把那个孙管事给绑了过来。
证据确凿,容不得孙嬷嬷母子抵赖。
孙嬷嬷原本还等着看康平长公主收拾慕云歌,不想,倒是他们母子先被收拾了。
可是她知道康平长公主真的不喜欢慕云歌这个女儿,在被拖出去的时候,她还不忘上眼药。
大喊:“公主殿下,奴婢真的是冤枉的,二小姐她真的行事古怪,她……”
慕云歌听着,并没有意外。
她清楚,就算她借着首饰的事情,整治了孙嬷嬷,康平长公主也不会就此算了。
而且她能因为孙嬷嬷的几句话,就如此急赶了回来,说明,她对自己的事情,十分看重。
可惜,并不是因为心疼她。
“慕云歌,你昨晚一个人在房里做了什么?”康平长公主目光幽幽的盯着慕云歌,提名带姓,语气冷厉,直接质问。
继续阅读《世子爷追妻有道》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