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默,顾青(恶魔总裁:甜心宝贝快投降)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恶魔总裁:甜心宝贝快投降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萧默
简介:第一次见面,她亲昵的挽着一个英俊帅气的男子从他身边走过,美眸中荡漾着满满的幸福;第二次见面,她忧伤的视线自始至终都落在舞池中一对星光耀眼的情侣身上,落寞的缩在角落中;第三次见面,她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的示好,他才知道,她爱惨了那个男人
萧默,商业巨子,他冷酷无情手段残忍,却独独对他唯一的情人疼爱有加,视若珍宝……传闻,他为了那女人连性命都可不要;传闻,最后的最后,他却娶了他人为妻
多年后,陌生的城市她努力为自己过活,却在人潮拥挤的街头,看着他小心搀扶着自己的妻子从医院出来
明媚的阳光下,她蹲在人来人往的街头,无声哭泣……
角色:萧默,顾青
萧默,顾青(恶魔总裁:甜心宝贝快投降)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恶魔总裁:甜心宝贝快投降》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序


夜,黑得诡异,黑得可怕,黑得邪恶。如同凶禽猛兽的口,吞噬着世间的万物。
云层涌动,掩去寥寥可数的星辰,一时之间狂风大作,雷雨又急又猛汹涌来袭。滚滚雷声爆裂着红褐色的电光,劈开幽暗的夜,同时亦晕染开了悲伤。
“开门——!!开门啊!!”
“萧默开门!”
“萧默开门啊,快把门打开!”
一个披头散发、穿着一件白色小礼裙的女人,狼狈至极地摔倒在大铁门外,纤细苍白的手死死抓着铁栏杆,锋利的棱角划破了她的掌心,从指缝溢出的血,好似她眼角流出的泪水,被雨水冲刷稀释得不见踪迹。
见大门久久没打开,她深深埋着脑袋,任由雨水像把利剑从上往下狠狠刺扎在她的身上,冰凉的雨水浇冷的不仅她的身体,还有她的心。
一束强光忽而投射下来,下一秒她看到一个高大的人影几步垮了出来。
“顾青,你怎么了?”萧默诧异地看着倒在地上的女人,连忙蹲身将她扶起来。
顾青死死咬着嘴唇至始至终不肯说一句话,她不是不想说话,而是不知该如何开口,再加上此刻她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想到那件事情,她的心便隐隐作痛。
二话不说,萧默顺势将她横抱起,转身进了屋子。
房子里开了暖气,顾青用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坐在大床中央,望着半透明的浴室门口发呆。
此刻,里面烟雾升腾,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萧默的轮廓,肌肉坚实平滑,却不像那些肌肉男,鼓得让人畏惧。他的体型很好看,标准的倒三角,腰部以下……她的目光突然落在某处……
垂下眼眸,她冷清的眼眸里并没有太多的变化,微微伸出手,看着刚被他包扎好的伤口,她嘴角忽而就勾起一抹酸涩的浅笑。
这时,浴室门哗啦啦一下被拉开,萧默披了件黑色浴袍便出来了,浴袍只随意系了个结,露出肌肉结实的胸膛。他迈着修长的腿,往床边沙发上那么一坐,她便有种错觉,觉得这男人恍若君王转世,一言一行都透着天生的贵气,与傲人的霸气。
“说吧,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娴熟地掏出一支雪茄,优雅地含在嘴里,“叭噔~”一声,打火机已经被点燃。
“我不喜欢烟味!”顾青平静地开口,一双清澈见底、无比水灵的大眼直直望着她。
萧默同样平静地看了她三秒,随即灭了打火机,将还没点燃的高级雪茄丢入烟灰缸。
“现在可以说了吧?”他的声音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好听,低沉磁性而富有魅力。
顾青垂下眼皮,小脸如毫无波痕的湖面,可是缩在被窝里的小手却按捺不住内心的紧张与纠结,死死拽着被单。
“我今天已经十八岁了!”
“所以呢?”
顾青听着他云淡风轻的声音,猛然抬头,只见他斜斜靠在沙发上,一双幽深如漩涡般的黑眸紧紧锁着她不放。
这个男人,她不得不承认,是男人中的极品,他的头发还湿漉漉的,随意而凌乱地垂在额头,往下滴水着水珠,为他高贵的气质增添几缕慵懒与邪魅。
移动着身子,顾青光着脚跳下床缓步走到他身边,晶莹清纯却透着几分媚惑的眼睛直勾勾对上他深邃迷离的眼光。
不动声色,她在他旁边的沙发坐下。
“萧默,我想通了,我想当你的女人……”她凝望了他几秒,随即笨拙地抬头去吻他抿成一条直线的薄唇。
浓密的眉头猛然一皱,放在沙发扶手上的拳头不知不觉中握成了拳头。
自始至终他都没说一句话,只是轻柔的将她抱到床上,粗鲁且霸道。
他觉得全身的血液奔腾着往下面涌去,英俊的脸微微狰狞,他咬紧牙齿,“顾青,我说过你会是我的,一定会是我的!”
打从第一次见面,他便对她一见钟情,可是她的心却在其他男人身上。
顾青疼得死死抓住被单,就连脚趾头都蜷缩起来。可是想到今晚在生日派对上发生的一切,她觉得自己的心,好像快撕裂了般。
“好痛!!好……痛!!”
泪水落下,萧默见了,低下头温柔地吻干她眼角的泪水,顺势在她耳畔低语:“青,忘了他,我会好好对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恶魔总裁:甜心宝贝快投降》

第2章 那年的秋


1996年秋风瑟瑟落叶泛黄的季节,年仅六岁的顾青被人拉着从轿车走下,站在门庭庄严的顾家大铁门前,一头素黑直发垂到腰际,如海藻般有序铺在身后,整齐的刘海边上别着一朵哀伤的小白花,白色的亚麻衣裙干净简单。
顾华年久久凝望着眼前那个矮小有些偏瘦的小女孩,六年了他才知道自己还有个女儿,一时之间,缺失的父爱猛然袭上心头,浓得凝在心间化不开,平日冷酷严肃的他竟有些手足无措,尤其是瞧见她大大眼睛闪烁着泪水,良久之后,他才冲着身后一招手:“君扬,带妹妹回房休息下!”
“是,爸爸!”
被唤作顾君扬的少年应声出现,接过顾青手里的行李,伸手欲去拿她手里的小布熊,却被她机警避开了。温暖友好带着欢喜的声音在顾青耳畔响起:“我叫顾君扬,是你的哥哥,以后有哥哥照顾你!”
他向她伸出手,顾青痴痴傻傻看着他那只小大手,犹豫了许久,她才缓缓递上自己的手,温暖的指尖柔软而有力。
此时,秋正浓,阴冷干燥的季节里,花草凋谢枯黄,天空越发阴霾低垂,仿佛在这一瞬,她飘摇的世界突然尘埃落定了,万籁俱静,一切都静止了。
在顾青眼里心里,从这时起只有眼前这个哥哥,他微笑的弧度很柔和灿烂,他温暖的手掌好似预示着天荒地老。
“哥哥,我想回家,我想妈妈,想外公!”
“哥哥,我喜欢这个!”
“哥哥,下午没课,我可不可以跟你一起出席活动?”
“哥哥,你送我去学校好不好?我同学都想看看你!”
“哥哥,明天我生日ni要送我什么?”
“哥哥……”
不知道多少个夜晚,从这个梦里惊醒,那个秋的萧索还堵在心口,顾君扬温暖微笑的眉眼还晃动在眼前。
她再也睡不着,胡乱盯着天花板发呆,最后只能轻轻坐起来,脑袋里全是过去跳跃着不完整的画面。夜很凉,从窗外偷溜进来的凉风吹在肌肤上,使得皮肤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身后一暖,同时一股熟悉的充溢着满满阳刚的气息喷洒在她脖颈间,萧默好看的眉深深皱着,:“怎么了,又睡不着?”
顾青点了点头,往萧默怀里缩了缩:“萧默……”
他温柔地吻着她,低声像哄孩子般哄着她。
他身边躺着的,是他萧默的女人,一辈子都是!
第二天顾青醒过来已经下午。
翻了翻身,全身好似散架般,她不舒服地皱了皱眉。
瞄了一眼时间,她打算再睡一会儿,萧默的精力和体力是不是太好了点?每天都把她弄得半死才肯放过她。
刚合上眼睛,床头的电话突然刺耳的响起。
顾青伸手挂断欲继续睡觉,可是电话依旧孜孜不倦地响,最后她索性将线拔了。
“咚~咚~咚~”
房门被扣响,顾青极不悦地皱紧眉头,伸手扯过被子蒙住头,大声喊道:“进来!”
得到允许,小女佣才捧着电话进来:“顾小姐,少爷打来的电话!”
“不接!”还没睡好就被吵死了,顾青有些不耐烦。
小女佣一听,差点噗通一声跪下了:“顾小姐,您一定要接啊,少爷说您不接电话,他回来就炒我鱿鱼,顾小姐忍心看着我被扫地出门么?”
小女佣简直委屈到了极点,要知道顾小姐不接电话关他们下人什么事啊?他们少爷总是拿他们开刀。不过,不可否认这效果很好。
果然,听了小女佣的哭诉,顾青倏然从床上坐起身,接过电话沉着声音问道:“萧默,你到底想干什么?到底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可是电话那头一点回音都没有。
“萧默,你到底在听吗?”顾青不禁怒了。
沉默半晌,电话那头才弱弱传来一个声音:“嫂子是我陆维啊,不是老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恶魔总裁:甜心宝贝快投降》

第3章 ABC打人规则


萧默靠在沙发上,手指轻轻敲打着扶手,这是他不耐烦时的习惯。
接完电话,一脸“挫相”的陆维捧着电话灰溜溜缩着脖子进来了。
“小维子怎么样,嫂子什么时候过来?”唐地一脸看好戏模样的凑过去。
萧默手下有三名得力助手,唐天、唐地、唐耀。而陆维,则是他从小到大的跟班。
陆维万分委屈地瞄了他们一眼:“嫂子说她一会就过来,可是我被骂得好惨,你们不知道!”说着,他还故意瞄了瞄萧默,带着鄙视。每次催嫂子,知道会挨骂,就把一切都推给他,成功的让他变成最没价值的‘炮灰’。
萧默一听,嘴角不能自控地扬了起来。慵懒地四处一瞟,仅仅一眼,便秒杀了在场所有女性,她们如痴如醉深情凝望着眼前具有传奇色彩的金融界领导者。
女主持人千娇百媚瞄了他几千几万眼,才羞哒哒走过去低声问道:“萧总,慈善拍卖会可以开始了吗?我觉得再不开始,现场其他老总恐怕坐不住了!”
萧默冷冷瞟了她一眼,并没有说话,而是端了杯红酒抿了一口。
自己被当做空气完全被忽视,主持人化着精致妆容的小脸顺便变得惨白,她尴尬一笑,为自己找了个台阶下:“那就再等等吧,如果可以开始了,麻烦萧总找人通知下我!”
说完,主持人含笑转身,可是脸上的笑容在转身的刹那变得咬牙切齿。
唐地默默看了一眼手表,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他才向唐天和陆维使了个眼神。
陆维和唐天立刻会意地干咳起来,他们正襟危坐,理了理西服,陆维一本正经地开口道:“老大,我们秉持着对你负责任的态度,必须告诉你个非常非常非常严重、严峻及严肃的事情,就是……有人对嫂子图谋不轨……”
黑色高级轿车“唰~”的一声,停在了一栋大厦前面。
车子刚停稳,司机便急速下车绕道后车厢拉开车门。
顾青踩着足足有十四公分的水晶鞋下车,刚钻出车厢,无数道诧异惊艳的目光朝她射来。
她穿了件玫瑰红的抹胸长裙,淡雅中带着几分魅惑的妖娆。略显单薄,含有一丝冷凉。
头发高高盘起,一双眼睛简直像浸泡在水中的水晶一样清澈,眼角却微微上扬,而显得妩媚。纯净的瞳孔和妖媚的眼型奇妙地融合成一种极美的风情。水当当的皮肤百里透白,晶莹剔透,极富有弹性。
正当顾青不屑于路人惊愕的目光,只觉眼前人影一闪,随即眼底出现一大捧玫瑰花。
顾青皱了皱眉,有些诧异,天底下还有人如此不怕死敢跟她表白?
谁知,当那人拿开挡住脸颊的玫瑰花时,顾青惊讶得下巴差点掉地上:“唐耀,你在干什么?”
脑子抽了,还是活腻了?
唐耀嬉皮笑脸着,很想告诉她,这娇滴滴、红艳艳的玫瑰是老大送的,但是愿赌服输,既然他打赌输了就应该接受惩罚,而规则便是:向他们老大宝贝到极点的女人告白。
想到后果,唐耀有些想泪奔。毕竟,但凡有那么一点常识的人都知道萧默为顾青规定了一个三‘不’政策:不准闻、不准看,更不准想。
一旦跨入,哼哼,后果只有一个字:死!
而他现在向她告白是……?!
“嫂子,这玫瑰花,玫瑰花……送……送送……”猛然一道冷光射来,唐耀觉得脊背发寒,说话的声音也跟着哆嗦了。
不用脑子光用脚趾头想想便知道,一定是那三个没人性、没异性、更没心没肺的臭小子把这事告诉了老大,而那冷光的源泉一定是萧默。
呜呜,世界上除了他们的老大有这样强大得让人想自杀的气场外,还有谁有?!
可不可以,不要告白?可不可以,他不要参与那个赌约了?
正是因为想到自己一会儿极其惨烈的死相,唐耀突然有了视死如归的感觉,心一横,他深深吸了口气,大声说道:“嫂子,我真的真的好喜欢……”你。
“你”字还没开口,他觉得脊背一痛,整个人狼狈往前摔了个狗吃屎。
一道冷风身旁袭过,唐耀委屈地抬起头,喊道:“老大——!!”
萧默温柔地揽过顾青的细腰,一脚踹开地上那捧扎眼的玫瑰花,瞄都没瞄唐耀一眼,直接冷冷吐出两个字:“D级!”
一听这话,唐耀面如死灰,大声嚷嚷到不要,而唐天唐地和陆维立即面露凶光。
萧默口中的D级,是指他规定的打人规则。
如下:
A级:不许见红!不许有内伤!点到为止!
B级:要见红,但是不能缺胳臂少腿!但要保证被打得所有零件齐全。
C级:老大让卸哪儿就卸哪儿!
D级:往死里揍!只准留口气!
E级:直接弄挂掉。
没想到就因为向嫂子告白,并且还没成功就直接到了D级。救命啊,救命啊啊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恶魔总裁:甜心宝贝快投降》

第4章 一千万的玉佩


萧默搂着顾青进了会场,坐的第一排,刚入座,顾青见只是一个普通的慈善拍卖会,这下不乐意了,小嘴几乎撅得能挂一个酒瓶子。
一个普通的拍卖会居然硬拉着她来?早知道死也不过来。
萧默看清了她嘟嘴的可爱模样,嘴角一勾,对着上面的司仪打了个响指,对方立即会意拿起话筒宣布拍卖会开始了。
顾青本以为这次的拍卖会很无聊,可是当看清拍卖的东西,她清澈的大眼立即就亮了。
“你不是喜欢古玉吗?这次拍卖的全是上等的玉器,你喜欢哪个?我给你拍!”萧默低头在顾青的耳边低语,顺势暧昧的轻轻咬了咬她晶莹剔透的耳垂。
一阵酥麻从耳边蔓延至全身,顾青红着脸皱着眉头推开他。
不动声色擦掉耳朵上的热气,顾青咬了咬红唇,声音带着些许撒娇与赌气:“我统统都喜欢,你打算要全部给我买下来吗?”
二十多件呢!
萧默淡淡一笑,顺手搂着她的小蛮腰,见女主持人高呼道:“明朝上等的璧合玉佩,底价11.5万!”
“20万一次!”
“好,有人出30万高价,还有比这个更高的吗?”
“有人出35万,35万一次……”
……
“60万!哇!有人愿意出60万,简直是太振奋人心了。还有人愿意出比他更高的吗?如果没有了,这玉佩就是他的了!”
“60万一次,60万两次,60万三……”次。
“次”字还没出口,有个低沉的男音便从后方传来:“一百万!!”
听到这个数字,女主持人手里的话筒差点掉地上。就这个破玉佩,虽然是个古董,能值100万?
萧默至始至终没说话,慵懒地搂着顾青坐在第一排,听到那人的叫嚣声,他动了动眼皮,抬起手里的牌子直接哼道:“一千万!!”
“啪~!”女主持手里的话筒真的掉地上了,涂的红得刺目的嘴唇惊愕的几乎能放下一颗卤蛋。
顾青听了萧默的喊价,也颇为吃惊,她扭头朝后方看去。再明显不过了,是有人故意抬价找茬。
可是望去,她一个可疑的人都没发现,却突然有种莫名的惊恐。
“在看什么?”萧默低声问道。
顾青咬了咬唇,“没什么!只是你一千万就买一块玉佩,会不会……?!”
“只要你喜欢,我的家产都可以拿来给你败,全部拿来煮饭都行!”萧默云淡风轻地开口。
顾青一听了却笑了出来:“那萧家老爷子不把我给宰了?如果真的败光你家家产,估计你萧家十八代祖宗都得找我索命!”
“没关系,不是有我护着你吗?”萧默对她宠溺一笑,顾青伸手打掉她欲来刮她鼻尖的手,同时,心莫名也跌到了谷底。
曾经的他,也习惯性用食指刮她鼻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恶魔总裁:甜心宝贝快投降》

第5章 不管对方是谁,灭了!


拍卖会结束后,顾青就跟萧默一起回浅水湾。
一路上顾青都沉默不语,眯着眼眸看着车窗外在霓虹灯的映衬下显得越发迷离的夜色。
“怎么了?”萧默感受到顾青情绪的变化,喑哑着极度磁性好听的声音问道。
顾青像没听见一样,完全不理会萧默的话,更不吱声。今天的拍卖会,她好像看到了顾君扬。
可是怎么可能?他现在应该在美国,与她,应该过得很幸福美满吧?
想到三年前的一幕,顾青觉得自己的心还是疼得无法呼吸,她缓缓伸出手按住自己的胸口,不让它再为那个男人疼一丝一毫,一分一秒。
萧默沉默不语双眼直勾勾盯着顾青,觑见她的动作,他漆黑的冰眸温度再次降了几度,放在坐垫上的手,不由慢慢握成拳头,再由拳头拧得指节发白。
三年了,难道她还忘不了他吗?每次她做出这个动作,萧默都知道她在想他。
到底要怎么她才能真正忘记他?
无端的,萧默觉得心里堵得慌,随即胡乱地看着窗外。
黑色加长的林肯车在浅水湾骤然停下,萧默对着早恭候在门口的女佣吩咐道:“先带顾小姐去休息!”
“是!”女佣拉开车门,扶着顾青下车。而顾青头也不回的回房间。
萧默看着顾青渐行渐远的背影,直到她整个背影都消失不见,他才沉着声音问道:“去查查今晚那人是谁。”
“老大,你也注意到了?”陆维收敛起平日的“二”样,严谨地问道。
萧默皱了皱眉:“你的意思是我不该察觉到?我很蠢,反应很迟钝的意思吗?”
陆维脸色一变,连忙赔礼道:“老大,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管对方是谁,灭了!”萧默掏出一支雪茄,含在嘴里本打算抽一支,但是想到顾青讨厌烟味,他烦躁的把烟扔出车窗。
“老大,你还有什么吩咐吗?”见萧默坐着不动,唐天小心翼翼开口问道。
“想坐会再进去。时间不早了,你们先回去吧!”萧默靠在垫背上,语气带着少许疲惫。
“那我们先回去了。”唐家三兄弟和陆维互相对视一眼,连忙下车。他们又不是瞎子,顾青情绪的变化和萧默心中压抑的愤怒他们又不是感受不到。
为了小命,他们还是赶紧逃命吧。
萧默在车子里坐了很久才钻出去,大步朝房子里走去。
“少爷!”女佣欲让萧默吃点宵夜,却被他俊脸上的阴霾吓得不敢开口了,识相地退了下去。
萧默上楼来到房间,听着从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他眸光骤然加深。
顾青站在喷头下面,仰起头任由温水冲刷着自己,可是脑海里支离破碎的画面怎么也挥散不去。
“哥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呢?”顾青喃喃自语道,细若蚊蝇的呢喃声却被水声淹没。
洗了一个半小时的澡,顾青才出门。
可是刚出去,整个人就被一股大力重重推倒了墙壁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恶魔总裁:甜心宝贝快投降》

第6章 他生气了


顾青被吓得大叫一声,但尖叫声还不容从嘴里溢出,她便感觉嘴唇一暖,一股熟悉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堵去了她所有的呼吸。
萧默火热地亲吻着顾青,一只手紧紧搂着她曼妙的身躯,紧紧贴在自己高大的身躯上。
包裹的浴巾和手里用来擦湿发的毛巾同时掉在地上,顾青双手搂着萧默的脖子,慢慢闭上眼睛感受着他霸气而又温柔的轻吻。
萧默认真品尝着她甜美的味道,感受到她的回应,他觉得自己全身上下的血管都快爆炸了。
额头上青筋突兀,他微微蹲身一把将她横抱起,大步朝大床走去。
迷迷糊糊之间,她微微掀开眼帘,看见萧默嘴角钩着的笑意,他的眼睛在昏暗的光晕里向星星般闪耀,她觉得自己好像有些醉了,分不现在这一刻是真实的,还是梦幻的。
“萧默……”
“萧默……”
……
她知道他在生气,不然也不会这样对她。
萧默并没有因为她的呼喊声停止,相反更加用力和卖力。他要让她知道,既然当年选择爬上他的床,当他的女人,这辈子心里、脑里、眼里只能有他萧默一人,一辈子都只能当他的女人。
顾青死死抓着身下的被单,萧默却不知何时握住了她的手,与她十指相扣。
见她晕睡过去,萧默并没有放过她的意思,要知道,今晚他们并没有使用工具。
如果他们之间有了孩子,如果有了孩子她是不是就愿意嫁给他了?如果嫁给了他,是不是也就意味着这辈子她的人,她的心只会属于他一个人?
最终,实在累了,萧默倒在大床上大口大口喘气,接着从窗外渗透进来的余光,他莫名就笑了。
长臂一伸,紧紧搂着她,萧默满足闭上眼睛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顾青是被手机吵醒的。看着空空的大床,再想到萧默昨晚像疯了一般要她,她仍然心有余悸。
动了动身子,全身都酸疼难忍,她吃力拿过手机,瞧见荧幕上闪烁着“安馨儿”三个字,她眼眸微微一闪。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恶魔总裁:甜心宝贝快投降》

第7章 安馨儿


咖啡厅。
顾青踏进门的瞬间便瞧见了安馨儿。
她踩着高跟鞋优雅走了过去。
而安馨儿取下几乎挡去她大半张脸的墨镜,对她微微一笑。
在她心里,看着这样的笑容只觉得恶心。
“想喝点什么?咖啡怎么样?”安馨儿热情招呼道,唤来服务员给她点了杯咖啡。
顾青面无表情看着她,将手里的包放下,直奔主题:“说吧,今天找我出来的目的!”
安馨儿一笑:“顾青你别这样嘛,我找你出来只是想跟你聊聊天,叨叨家常。”
“你应该知道,从上小学开始,你我之间便没有‘聊聊天叨叨家常’这一说法。”顾青冷声哼道,“是想知道萧默的动向吗?然后趁机再借着他炒炒新闻再火一把?对不起,如果是这样,我劝你趁早打消这念头。因为,只要我动一动嘴皮子,你安馨儿就在娱乐圈混不下去!”
不是她顾青欺人太甚,而是她安馨儿实在太得理不饶人。
打从念小学跟她同班开始,她便什么事情都与她攀比。他见不得自己拥有比她好的东西,抢不到就毁掉。不管是玩具、橡皮擦,还是男朋友,就连是男人她都跟她抢。
一听这话,安馨儿也怒了,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她因为愤怒而扭曲的小脸在从玻璃窗斜邪透进来的阳光下下的狰狞恐怖。
“没错,我今天来的目的的确不简单。既然你已经把话挑明了,我就直话直说。”安馨儿双手撑在桌子上,居高临下望着她,“你给我听好,我要你离开萧默。”
顾青仿佛听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般,低低笑了出来。
安馨儿被她笑得心里发毛,有种被人扒光衣服,羞辱的感觉,心中一怒,她一巴掌重重煽在顾青的小脸上,刚想开口打击她,谁知不容开口,顾青倏然从椅子上站起身,毫不客气奉还回去。
“顾青,你居然敢打我?”安馨儿捂着火辣辣的脸,万分愤怒道。
顾青一脸冷厉:“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说完,她抓起包,将一百块重重放在桌子上,“咖啡我自己买单。安馨儿,希望从今以后,我们再也不见。如果你再敢在我面前嚣张,我有的是办法让你销声匿迹。”
警告完毕,顾青拎着包款选而归。虽然挨了一巴掌,但是看着安馨儿气得要牙齿快咬掉,她心里很痛快。
出了咖啡厅,顾青漫无目的闲逛着。
可是走着走着,她不禁走到了顾家。
看着熟悉的大门,里面熟悉的一草一木,她的眼圈不禁红了。
“嘟叭~”轿车喇叭声响起,她赶紧转过身躲在了一棵大树后。偷偷看去,她看见顾华年从车子里钻了出来,步伐矫健朝主宅走去。
三年没见,爸爸还是更以前一样意气风发。
站在顾家外面看了很久,顾青才离开。
去到市中心去商店买了一些东西,顾青准备打车回家,可是就在这时有人从身后用帕子捂住她的口鼻,大力往一条小巷里拽,挣扎了几秒便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恶魔总裁:甜心宝贝快投降》

第8章 至尊夜总会


至尊夜总会vvip包房内,惊天动地震耳欲聋的动感音乐嘹亮响起。
黑豹大刺刺坐在沙发上,半眯着眼,缓慢摇晃着酒杯里的红酒,惬意地欣赏着随着激烈的音乐而一扭一摆的舞姿。
柔软的腰身如灵蛇般缠绕婉转。
黑豹看得眉开眼笑。
火爆完美的身材随着音乐扭动着,时快时慢,女郎眸含秋波,冲着黑豹风情万种一笑,使得黑豹的某处蠢蠢欲动。
实在心痒难耐,黑豹索性“倏”的一下站起,一把拽过女郎,狠狠推倒在沙发上。
女郎不但不畏惧,反而从沙发上爬起,攀着黑豹的身躯站起。
女郎被没有觉得黑豹的模样、动作、眼神恶心,反而更卖力的挑逗。
黑豹舒服地轻哼一声,将她再次粗鲁推倒,略显肥胖的身子便欺压上去。
包间里顿时弥漫着浓浓的暧昧气息,一触即发。
可是,正当黑豹处在无比兴奋状态时,包间门被人叩响。
高昂的兴致突然被打断,黑豹不悦之极,暴躁翻起身,冲着外面大声喊道:“进来!”
随后一推,女郎便狼狈滚在地上。
包间门一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面无表情看了女人一眼,他冷声哼道:“出去!”抬手,食指微微一钩,几名黑衣保镖抬着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黑豹本来是满腔怒火,不过瞅见是自己最得力的助手御安,心底的怒火消了一半,再瞧见保镖抬进来的女人,心底的怒气完全消失了。
“终于把这女人弄来了!”黑豹兴奋地从沙发上站起,满脸的凶狠与兽样。
御安示意保镖将顾青放在沙发上,然后恭敬地问道:“大哥,人我是弄来了,你想怎么做?”
黑豹摸了摸下巴,想到萧默的所作所为他双目顿时冒出凶光:“哼,萧默那兔崽子得意得丝毫不把老子放眼里,劫了老子的军火不说,居然还找人强奸我的女人,还可恶的扒光丢在帮派大门口,这口恶气老子实在咽不下。他当初如何对我,今天我就连本带利奉还给他!”
御安见黑豹愤怒的样子,完全失去了理智,他皱了皱眉,“大哥,萧默在T市只手则天,现在帮里一团乱,如果动了他的女人,恐怕……”
不容他说完,黑豹就气焰嚣张咆哮道:“虚他个毛,他奶奶个熊,萧默那王八龟儿也顶多是个人,大不了我跟他拼个鱼死网破。”
“大哥……”见他坚持,御安欲在劝导,黑豹却手一抬,制止道,“什么都别说了,我心意已决。你把兄弟叫进来,再弄醒这个女人,MD,老子要拍个片,放网上,气死萧默那混小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恶魔总裁:甜心宝贝快投降》

第8章 至尊夜总会


至尊夜总会vvip包房内,惊天动地震耳欲聋的动感音乐嘹亮响起。
黑豹大刺刺坐在沙发上,半眯着眼,缓慢摇晃着酒杯里的红酒,惬意地欣赏着随着激烈的音乐而一扭一摆的舞姿。
柔软的腰身如灵蛇般缠绕婉转。
黑豹看得眉开眼笑。
火爆完美的身材随着音乐扭动着,时快时慢,女郎眸含秋波,冲着黑豹风情万种一笑,使得黑豹的某处蠢蠢欲动。
实在心痒难耐,黑豹索性“倏”的一下站起,一把拽过女郎,狠狠推倒在沙发上。
女郎不但不畏惧,反而从沙发上爬起,攀着黑豹的身躯站起。
女郎被没有觉得黑豹的模样、动作、眼神恶心,反而更卖力的挑逗。
黑豹舒服地轻哼一声,将她再次粗鲁推倒,略显肥胖的身子便欺压上去。
包间里顿时弥漫着浓浓的暧昧气息,一触即发。
可是,正当黑豹处在无比兴奋状态时,包间门被人叩响。
高昂的兴致突然被打断,黑豹不悦之极,暴躁翻起身,冲着外面大声喊道:“进来!”
随后一推,女郎便狼狈滚在地上。
包间门一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面无表情看了女人一眼,他冷声哼道:“出去!”抬手,食指微微一钩,几名黑衣保镖抬着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黑豹本来是满腔怒火,不过瞅见是自己最得力的助手御安,心底的怒火消了一半,再瞧见保镖抬进来的女人,心底的怒气完全消失了。
“终于把这女人弄来了!”黑豹兴奋地从沙发上站起,满脸的凶狠与兽样。
御安示意保镖将顾青放在沙发上,然后恭敬地问道:“大哥,人我是弄来了,你想怎么做?”
黑豹摸了摸下巴,想到萧默的所作所为他双目顿时冒出凶光:“哼,萧默那兔崽子得意得丝毫不把老子放眼里,劫了老子的军火不说,居然还找人强奸我的女人,还可恶的扒光丢在帮派大门口,这口恶气老子实在咽不下。他当初如何对我,今天我就连本带利奉还给他!”
御安见黑豹愤怒的样子,完全失去了理智,他皱了皱眉,“大哥,萧默在T市只手则天,现在帮里一团乱,如果动了他的女人,恐怕……”
不容他说完,黑豹就气焰嚣张咆哮道:“虚他个毛,他奶奶个熊,萧默那王八龟儿也顶多是个人,大不了我跟他拼个鱼死网破。”
“大哥……”见他坚持,御安欲在劝导,黑豹却手一抬,制止道,“什么都别说了,我心意已决。你把兄弟叫进来,再弄醒这个女人,MD,老子要拍个片,放网上,气死萧默那混小子。”

继续阅读《恶魔总裁:甜心宝贝快投降》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