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糖糖,苏千若(甜宠蜜爱:娇妻,入局来)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甜宠蜜爱:娇妻,入局来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宋糖糖
简介:新书已发求支持《重生90年:军少老公,太生猛》·“老公,这脸打得我手疼
”“咱换鞋底抽
”一场算计,她睡了只存在于传说中的恶魔帝少
苏千若睁开眼时,看到眼前的男人,心里的第一想法就是逃
她也这么做了
当被男人抓回时,本以为落到这恶魔般的男人手上小命堪忧
却没想到,从这后,他对她便放肆的宠,强势的爱
一路更是虐狗虐渣强势打脸到手软!【甜宠,男女主身心干净,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角色:宋糖糖,苏千若
宋糖糖,苏千若(甜宠蜜爱:娇妻,入局来)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甜宠蜜爱:娇妻,入局来》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3章 怎么样,很开心吧?


  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四下里一片漆黑。

  苏千若跑出节目组下榻的酒店,跑到酒店后湍急的河流边,她需要吹吹风,让自己冷静下来。

  然而,似乎总有人,不想如她的愿。

  “千若。你怎么不睡觉,大清早跑到这里来了?”很甜美的声音,很窈窕的身形,很关怀的语气,很澄澈的眼神。

  从家乡蓝市到如今大学的滨南市,从高一,到现在的大学即将毕业。她近八年的好闺蜜,宋糖糖,正小跑到她身边,站在了她的旁边。

  “糖糖……你怎么也没睡觉呢?”苏千若语气带着笑意反问道。她的表情,被长长的头发遮蔽,让人看不清。

  如果没记错,在节目组昨晚的聚餐中,她其实一直没醉倒。

  直到,宋糖糖,递给她一杯酒,她喝了。

  然后,再有意识时,就是刚才。

  “我睡不着。刚才见你从酒店出来。很慌张的样子,我担心你,所以就跟来了。”宋糖糖语气真诚,亲切。和过往的八年,一模一样。

  顺带还关心的问道:“千若,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事了?”

  苏千若回避掉宋糖糖的话,目光没有焦距的望着前方,不想迂回:“糖糖,昨晚你给了我酒后,去哪里了?”

  宋糖糖眼神猛地一闪,没想到苏千若会这么直接。很快却也冷静下来:“我闹肚子,见你喝醉了,让萱娜照顾了你。后面我去你房间,没找到你,你昨晚之后去哪里了呢?”

  她所读的滨越大学,其实就是莫页锦掌管下的莫氏的产业。而滨越大学学传媒的应届毕业生中,优秀的就可以直接进入业内最强的锦越传媒。

  浅秋音乐节,就是对他们的考验。

  叶萱娜,宋糖糖,和她。不仅是大学的校友。更是浅秋音乐节主持人竞选中的前三强。

  第一名的她,成了主持人。而宋糖糖和叶萱娜第二、第三名,则被允许进入节目组,学习,寻找机遇,结交人脉。

  如果她没能主持,那么主持人将会被顺移给第二名。

  苏千若眼神中闪过一抹冷光。

  她昨晚中途去洗手间时,听见了叶萱娜有约,并且离场的电话。

  呵……

  苏千若表情的快速变化被宋糖糖逮了个正着,一阵寒意快速传遍宋糖糖的全身。

  虽然苏千若因为当年的事,沉寂将近五年,现在更是存在感为零。然而苏千若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没人比她更清楚。

  宋糖糖咬住嘴唇,吃不准苏千若的想法,也不敢轻举妄动。

  “糖糖,我天亮后就回学校了。今晚的开幕式,应该会被节目组交给你。怎么样,很开心吧?”苏千若做着最后的试探。

  “千若,发生什么事了?我最了解这次主持对你多重要。你怎么能交给我?”宋糖糖不动声色的关心着。

  “我告诉你……”苏千若凑近了宋糖糖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后,拉开了和宋糖糖的距离。

  宋糖糖只看见,苏千若双颊微红,眼眸娇羞地样子。像极了初坠爱河的少女。

  “你……你说的是真的?”宋糖糖语气有些控制不住的拔高。眼神中的嫉妒虽然一闪而逝,仍然没逃过苏千若的眼。

  传言中,莫总最恨投怀送抱的女人。为什么,昨晚会失利?苏千若凭什么那么好运?骤然得知这个消息,宋糖糖实在挤不出什么好的表情。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甜宠蜜爱:娇妻,入局来》

第4章 忍不住,受不了了


  “糖糖,看你这样子,你似乎并不替我高兴?”苏千若故作娇嗔,并且在宋糖糖的胳膊上轻轻推了一把。

  “怎……怎么会?”宋糖糖努力想挤出同样欣喜的表情。可心中的怨毒太深,脸上的笑容反而显得扭曲而狰狞。

  苏千若望着眼前熟悉的面容上,对她流露出的狰狞表情。

  心,如坠冰窖。

  她付出了八年感情的闺蜜啊!

  “那,糖糖,我先回学校了。你今晚一定要好好发挥啊。”最后四个字,苏千若说得意味深长。

  “好……”宋糖糖机械的应着,还沉浸在极度的震惊中。

  宋糖糖看着苏千若冲她笑了笑;看着苏千若站起身;看着苏千若顺着河岸往远处走去……

  一个疯狂的想法以燎原之势在心底里滋生,再无法抑制。

  在宋糖糖没弄清心中想法究竟意味着什么的时候,她已经付诸了行动。

  飞快地靠近了苏千若的身后,不等她回头时,用了全身所有的力气,朝着苏千若的后背推去……

  她看着苏千若身体在半空中一个旋转,随后,就被汹涌的波涛吞没。

  眨眼间,已没了踪影。

  黑暗中,波涛汹涌,河水湍急。足以淹没一切罪恶。

  宋糖糖望向自己白皙漂亮的手,正控制不住地颤抖着。随即,双手紧紧捏成拳头,眼底深处有疯狂的光在流动。

  苏千若的话,言犹在耳:“你知道吗?昨晚我和莫总睡了。就是莫氏集团的莫总。他答应我,让我毕业后就进入锦越。而且,他还会把我捧到锦越一姐的地位呢!”

  “要怪就怪你吧。每年毕业生中,能进入锦越的人只有一个。你进去了,我做了这么多,还有什么用?浅秋音乐节的主持,对我还有什么用?”宋糖糖冲着奔腾的河流自言自语着。

  随后,缓缓地离开了河边。

  ……

  “苏千若不小心坠河死了,今晚开幕式的主持要换人了。”

  天亮后,这样的消息就在节目组内快速地传播开。

  然而,没人关心苏千若的死活。所有人都在好奇,究竟,今晚开幕式,会由谁来主持?

  浅秋音乐节的主持,是否会顺移给第二名的宋糖糖,或者是第三名的叶萱娜。

  再或者,别人是否有机会?

  没一会儿,就看到节目组导演助理将宋糖糖恭敬地请进了办公室。

  几分钟后,宋糖糖出来,眉梢眼角的笑意,怎么也掩饰不住。

  看来,今晚的主持人选已经尘埃落定。

  ……

  太阳透过窗帘缝隙照射进套房时。

  莫页锦猛地一挣扎,终于从床上坐起,药效过去,他也终于恢复了力气。

  “钱烈,给我查清楚。昨晚那女人是谁?”即便隔着蓝牙耳机,钱烈仍然感觉到了莫页锦那带着尸山血海般的恐怖杀意。

  三分钟后,钱烈小心翼翼地推开了莫页锦的房门,屋内蚀骨的冷意吓得他不敢前进一步。

  这到底是谁,又惹到这煞神了!

  莫页锦锋锐的目光犀利的扫向钱烈,森冷的语气从口中吐出:“想换工作了?”

  钱烈一个激灵,赶紧跨进屋内,把苏千若的资料恭敬的递到莫页锦的面前。

  气都不带喘的说道:“这是昨晚那位小姐的全部资料,不过,她已经在两小时钱不小心……坠河死了……”

  话音落定的一瞬,狂暴的气息从莫页锦周身迸发而出,逼得钱烈不由自主的后退两部。

  钱烈下意识望向莫页锦的表情,俊美无双的脸上,一抹诡异至极的微笑缓缓绽放而开。

  极端的神秘,极端的危险……

  呵……

  那女人有那么容易死。他就不会几小时一动不能动一下。甚至连开口都不能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甜宠蜜爱:娇妻,入局来》

第5章 我死得好惨啊啊啊


  晚上。浅秋音乐节开幕式,正常举办。

  当宋糖糖穿着最得体的礼服,化好最精致的妆容,在所有人的艳羡目光中,走出化妆间时。却被告知,电梯坏掉了。

  她需要从16楼走向1楼的会场。

  她终于得到了梦寐以求的主持机会,没准,这次之后,就能和锦越传媒签约。别说走16楼的楼梯,就算是160楼也不是问题。

  当她走到14楼的时候,突然啪嗒一声,楼梯里所有的灯全部熄灭。

  楼道里瞬间黑暗下来,一丝光线也没有。

  宋糖糖吓得浑身一个激灵,心里有种极其不好的预感。加快脚步朝安全出口跑去。

  然而,当她手握上安全门的把手时,却怎么也推不开门。

  不好的预感更加强烈,心脏不由自主的砰砰乱跳起来。

  与之同时,宋糖糖感觉身后有黑影鬼魅般靠近,一只冰凉的手抚上了她的后颈,顺着脖颈后方,还有滴滴答答冰冷的水滑进了她的礼服内。

  阴风阵阵,如鬼似魅。

  她想起了苏千若被汹涌的河水瞬间吞没的身体。

  “啊……”宋糖糖终于控制不了恐惧的情绪,尖叫着,伸手就要拍掉后颈的“鬼手”。

  然而一伸手,却拍了个空。

  宋糖糖不敢回头,生怕看到苏千若那张被水泡得发胀的惨白的脸。

  于是捂着眼睛,飞快地朝13楼跑去。

  “哈哈哈……”尖锐,阴冷,如十八层地狱深处传来的“女鬼”的声音如同一张网,将宋糖糖紧紧困在其中。

  好不容易走到楼梯转角处的宋糖糖,吓得腿一软,摔倒在地。

  “糖糖……糖糖……我死得好惨……我死得好惨啊啊啊……”那声音婉转,缥缈,凄惨,悲凉。能把人的心,狠狠地揪起。

  “你是谁……你是谁?别……别装神弄鬼。”宋糖糖眼看着那飘飘忽忽的黑影快速朝她飘近,听到黑影口中说的话,心里有个不愿意承认的真相。恐惧感也几乎到达顶点。

  然而越是恐惧,她越是感觉身体的力量被抽空,连站起身体这么简单的动作也做不到。

  “哈哈哈……哈哈……”黑影飘到宋糖糖的面前,笑声尖锐,凄厉。几乎划破夜的宁静:“你可真是我的好闺蜜。我的好闺蜜啊……哈哈哈……”

  宋糖糖没来得及捂眼,终于看清了黑影的脸。

  长长的头发下,绝美的容颜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嘴唇红得似在滴血。

  尤其恐怖的是那双眼,冰冷得没有一丝的情感,如同万年的寒冰。冰冷中,充满了怨恨,蚀骨的怨毒,极端的狠厉。

  “啊……”宋糖糖感觉就那一双眼,就几乎扼住了她的咽喉。吓得她猛地后退一大步,破了音的尖叫在楼道如水波般荡开。

  她想起了伸手推向苏千若的情形。那么快,快到一眨眼,苏千若就被波涛汹涌给吞没。一丁点痕迹都没留下。

  现在,是苏千若,苏千若变成厉鬼找她索命来了。

  “千若,看在我们八年闺蜜的份儿上,你放过我这一次,我一定多给你烧纸。你别来为难我了。”宋糖糖颤抖着身体,用变了掉的嗓音哀求着。

  “是呀……八年闺蜜。我们是闺蜜,你为什么要把我推下河?为什么?为什么?”一声声的质问,如同来源于十八层地狱的深处。蚀骨的阴冷,蚀骨的凄厉,也让人蚀骨的恐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甜宠蜜爱:娇妻,入局来》

第6章 黄泉路上好孤独


  “不能怪我,不能怪我。五年前,是你抢了姚大哥。现在……是你,是你抢走属于我的主持机会。都怪你都怪你。都怪你……你不能怪我,你要怪就怪你自己……”宋糖糖虽然被吓得语无伦次。然而,在她心里,确实也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你就狠心杀了我?难道,我之前给你的主持机会还少了吗?”黑影声音尖锐如刀,带着凛冽的杀意,直把宋糖糖逼近墙角。退无可退。

  “你以前给我的,都是些小主持。根本没有什么实质意义。到了重要的主持了,关乎到我的前程了。你为什么不肯给我。你口口声声说我是你闺蜜,却连这次机会都不肯给我。你根本就没把我当闺蜜!”宋糖糖浑身发着抖,不知道是吓的,还是愤怒。

  “呵呵……呵呵呵……”一声声悲凉的笑声从黑影红唇中溢出。盘旋在空气中,一圈一圈的荡开。让人的心,也跟着七上八下,心惊肉跳。

  强烈的杀气从黑影身上迸发而出。

  宋糖糖只是一眨眼,黑影已经伸出手,白得几乎透明的手指,已经抚上了她的咽喉,缓缓用上了力气。

  咽喉处冰冷的触感,胸腔里渐少的氧气,以及眼前这双想要置她于死地的眸子……让宋糖糖真切感受到死亡的临近。

  脑袋也有片刻清醒,立马楚楚可怜的哀求道:“千若,放过我。求你放过我!过年过节我会给你烧很多很多纸,求你快上路吧。求你别纠缠我了。”

  她能感觉到,死亡越靠越近,越靠越近。

  黑影扼住宋糖糖咽喉的手指力气加大,缓缓倾过身体,凑近宋糖糖,滴血红唇,离宋糖糖的耳廓只有几公分的距离。

  宋糖糖浑身抖如筛糠。却一动不敢动。

  锁魂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如毒素般,缓缓侵袭着宋糖糖的四肢百骸:“我一个人,黄泉路,真的好孤独。糖糖,陪我……”

  最后两个字,就如一阵奈何桥吹来的阴风。如丝如线,缓缓将宋糖糖禁锢。想挣扎,却发现,已经失去了所有自主的力量。

  原来,恐惧到了极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只有嘴唇在缓缓蠕动。

  原来,恐惧到了极致,是身体一动也动不了。只有眼睁睁看着黑白无常的靠近,然后将魂魄带走。

  就在宋糖糖以为她就将被眼前女鬼吸走生命的时候。只听啪嗒一声。

  楼道的灯重新亮起。

  脖子上禁锢的力量渐渐消失,宋糖糖也如同身体被掏空。直接瘫软到了地上。

  她也终于看清了眼前的人。

  黑发,黑衣,夸张的妆容。

  确实很吓人,但不是死人,更不是鬼。

  “苏千若。”宋糖糖嘴唇蠕动,依然发不出声音。

  原来,她根本没死,根本不是鬼。刚才,只是她自己在吓自己。

  即便认识到了这个真相,瘫软在地的宋糖糖也没有力气来质问。只有用一双阴毒的眼睛狠狠弯着苏千若。

  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脚步声靠近,宋糖糖这才发现,楼道又多了不少人。

  当她看清走进楼道的人时,眸光本能地狠狠一缩,更大的惶恐和惊惧将她包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甜宠蜜爱:娇妻,入局来》

第7章 你在怕我


  “张总。”苏千若见到突然进来的这么多人,也很是出乎意料。

  她本来只是想拿到宋糖糖害她的证据,锦越传媒的高层是怎么被她惊动的?

  更关键的是,总经理都知道了。那他们的顶级BOSS莫页锦……

  苏千若朝着一群人身后望了望,没有那人身影,这才松了口气。

  张总朝着苏千若微微点头,然后走到宋糖糖面前,语气冷凝道:“宋小姐,由于我们对您人品的无法认同。经高层一致决定,终止您与锦越传媒的一切合作。”

  说罢,将合约甩到宋糖糖面前。朝着身后人递了个眼神。

  黑衣男人,扛着一个行李箱,放到宋糖糖面前。

  张总继续开口道:“您的一切随身物品都在这里。请您马上离开。”

  宋糖糖脸色变了又变。这等于她被拉入了锦越黑名单的意思。而被锦越拉入了黑名单,她以后还怎么在滨南的传媒界立足?

  苏千若也是看得目瞪口呆。

  锦越高层,怎么会过问她们这些小鬼打架。难道是她影响到了今晚开幕式的正常举办。

  造成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严重后果?

  苏千若眼神闪了闪,那不是,处理了宋糖糖,就该处理她了!!!

  这真不是件美好的事情。

  果然,就在苏千若念及此处,张总果然走到了她的面前,仍然面无表情的开口道:“苏小姐……”

  苏千若瞪大眼睛,满脸懵懂的样子望向张总,心里,却已经在疯狂打鼓。

  张总停顿了一下,才继续开口道:“希望浅秋音乐节,您可以好好发挥。”

  “啊……”苏千若有些惊愕,还要她继续主持?

  “有什么难处?”张总询问。

  “没……没没……”苏千若摇头摇头。

  她本以为会顺移给叶萱娜的,还让她继续主持!那不是说不准等会儿会碰到莫页锦?

  苏千若此刻心里是蒙圈的。

  “苏小姐,请与我一同去化妆。”张总提出。

  “哦……我能行。我自己去……”苏千若无视掉宋糖糖几乎都要蹦出刀子的目光,转身迈步便走下了楼梯。

  只是,在即将消失在宋糖糖眼前的时候,朝她晃了晃手中的微型相机。警告之意,不言而喻。

  苏千若简直觉得心里乱麻一团。

  早晨她那么戏弄了莫页锦,万一撞上了怎么办!!!

  但,不主持,万一她如同宋糖糖般,被封杀了怎么办?

  纠结着纠结着,苏千若已经走到了一楼。她想走出楼梯间,但是,一个男人站在门边,她走不出去。

  “借过。”苏千若只看得见男人背影,很挺拔,很矜贵的样子。

  听到苏千若的声音,男人缓缓转过身来。

  比女人更性感的脖颈,立体的侧颜,完美的五官……

  男人的目光与苏千若对视的一瞬,肃杀之气瞬间充斥满了整个空间。

  苏千若看清男人脸的一瞬,整个人更是惊得一个踉跄,猛地后退两步。

  这突如其来的惊吓,简直不比刚才宋糖糖看到她的惊悚来得少啊!

  “你在怕我?”男人薄唇轻启,冷酷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甜宠蜜爱:娇妻,入局来》

第8章 怕毛啊


  苏千若深呼吸,深呼吸……总算是压下了被莫页锦吓得砰砰乱跳的心脏。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这货,怎么阴魂不散阴魂不散啊啊啊……

  “我不是怕莫总。我是……”苏千若望着莫页锦嘴角似笑非笑的弧度,突然,卡壳了!

  “嗯?”莫页锦好整以暇的望着她,单音节从唇齿间溢出,媚惑勾人。

  眼前人压迫感太强太强,苏千若想呀想,怎么都想不到该说什么!

  就在她觉得要被莫页锦的威压压得爆体而亡的时候,脑海里突然似乎被一道闪电劈重般,灵光一闪。

  凌晨明明是莫页锦要欺负她,然后她正当防卫。现在,她怕毛啊!

  别以为你传言恐怖了点,本小姐就会畏惧你。

  苏千若双手在身侧捏成拳头,给自己打着气,勇敢的迎视着莫页锦的威压。

  底气十足:“莫总,借过。开幕式马上就举办了。我还要去化妆。”

  莫页锦望着苏千若现在神气活现的样子,想到凌晨时被她咬破的嘴角,被一个小女子暗算得在床上几小时一动不能动的这些事情。

  嘴角的笑越来越冷凝,越来越危险,越来越阴森……

  然后,一步,一步朝着苏千若逼近。

  他要好好考虑,怎么处理眼前这个大胆的女人,才最解气。

  苏千若感觉到危险的靠近,眼珠子咕噜咕噜转个不停,心里快速思考着对策。

  “莫总,您要是担心我主持今晚开幕式。您大可以放心,我现在就走。以后绝对不参与锦越传媒的活动。”苏千若避开莫页锦的凌厉锋芒,朝着安全门的方向挪了挪。

  莫页锦凝眸,以后不参与锦越的活动。换言之,以后再也见不到这个可恶的女人。

  呵……

  想得美。

  苏千若发现莫页锦的脸色更黑了。腿肚子都有些哆嗦。

  完了……这事闹大了……

  “莫总,您要是还在怪我误入您房间的事情。我跟您道歉行不?您说要怎样才肯原谅我。”苏千若发现get不到莫页锦的点。于是决定好好沟通。

  但是,不易察觉的,又朝着安全门的方向挪了一点。

  这次,莫页锦脸色没黑,似乎在思考苏千若说的话的可行性。

  苏千若感觉似乎沉默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空间内的氧气越来越少,她几乎都无法呼吸时。莫页锦终于才惜字如金的开口:“药哪来的?”

  “啊……药?”苏千若有些发蒙。

  什么药?哪里有药?

  莫页锦一个凌厉的眼刀子飞来,苏千若才猛然反应过来,原来说的是牧蒙给她的防身药。

  想着,伸手就朝脖颈钱的项链摸去。

  手还没接触到项链呢,就被一只大手猛地握住:“又想玩儿什么花样?”

  苏千若满脸欲哭无泪,她只是下意识,下意识的动作好不!

  牧蒙说过,这药很珍贵,若不是在生死攸关的关头,最好别用。

  她如果还有第二颗,她早用了好不!

  “那药是我大学舍友,也是好闺蜜给我的。莫总如果您需要,我现在回学校,问蒙蒙还有没有。”苏千若放轻声音,打着商量。

  只要莫页锦答应了她。她离开这个危机四伏的酒店后。

  嘿嘿嘿……从此,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甜宠蜜爱:娇妻,入局来》

第9章 嘿嘿嘿……莫总拜拜……


  对苏千若而言,莫页锦这尊只手遮天权力无边的大佛,别说她现在一无所有。就算是在五年前,她还是那个让人艳羡的名媛千金时。也根本惹不起。

  所以,她惹不起,她躲总行吧!

  莫页锦看着苏千若狡黠的双眼,望着那信誓旦旦的表情。

  一个字都不相信。

  这个女人,像条泥鳅。一个不注意,说溜就溜了。

  不过,既然,她与那个神秘的组织没关系……

  苏千若只看到莫页锦深邃的眼底,突然迸发出的点点邪佞笑意。一种不安的感觉丝丝缕缕缠绕上她的心头。

  “莫总,我再不去化妆。开幕式的时间就误了。”苏千若被莫页锦握着手腕,挣扎不开,这下想走都走不了,心里有些慌了。

  莫页锦无动于衷,眼神深深,笑容神秘,苏千若根本看不清其中翻滚的暗涌究竟是什么意思:“要是您不想我主持。我就不去化妆总行吧。您能不能先放开我……有话好说有话好商量啊……”

  这女人,戏弄了他后,竟然想全身而退。

  呵……她哪来的自信。

  凌厉的锋芒从莫页锦眼神中迸发出,在他想到要怎么收拾这个女人之前。他绝对不能让这女人再溜了。

  下一秒,莫页锦直接拉着苏千若,大步就走出了楼梯间。

  “莫总,莫总……您这是要带我去哪里?”莫页锦步伐太大,苏千若得小跑着才能跟上。

  “化妆。”即便身后的苏千若看不见莫页锦表情。也从这简短的两个字中听出了凌厉危险的味道。

  “化妆就化妆,高岭之花给谁看呢。”苏千若小声的不满的嘟囔着。

  “钱烈,找人把她给我看好了。”化妆间外,莫页锦松开苏千若的胳膊,朝着钱烈冷酷的命令道。

  看到苏千若心不甘情不愿的走进了化妆间,莫页锦斜倚门框。漫不经心的慵懒,随后,嘴角缓缓勾起。那魅惑众生的弧度,迷得一众来往的小姑娘捂嘴尖叫。

  这以后的日子,似乎会多很多光彩!

  这是一间很大的化妆间,所有设施非常齐全。

  为了怕她跑掉,偌大的化妆间里,除了她,就是形象设计师,兼监视人员。

  而且,特么,清一色全是女人。

  苏千若嘴角抽抽,她让莫总这么重视,是不是该高兴呢?还是高兴呢?

  “你们都是替我化妆的?”苏千若优雅的走到恭敬站成一排的姑娘面前,笑容明艳,声线温柔。

  即便是女人,一排姑娘也被苏千若的笑容和声音晃了两秒的神。特别是她“女鬼”的妆容,亦正亦邪,充满神秘,充满未知的诱惑。

  几个姑娘眼神闪闪,用力点头,争相答应。

  “那我先去洗手间卸个妆。得让你们稍等一会儿。”苏千若朝着姑娘们眨眨眼,眼神里似乎有把钩子。一不小心就把魂儿给勾走了。

  等苏千若关上了洗手间的门,几个姑娘才突然反应过来:“钱特助不是说了,叫她不要离开我们的视线范围内吗?怎么刚才她对我一笑,我啥都忘了。”

  “就在一个屋子里,不会有事的。”同伴安慰道。

  可是,半小时过去了。洗手间里丝毫没有动静传出。

  几个姑娘都慌了,立马冲过去,打开洗手间的门。

  空空荡荡,里面鬼影都没一个!窗户,却是打开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甜宠蜜爱:娇妻,入局来》

第10章 重获自由的赶脚,爽!


  苏千若终于从酒店“逃”出来了!

  望着星空,望着霓虹,望着车水马龙……

  她自由了……

  爽!

  苏千若招手,拦下的士。现在的首要目的就是,别让莫页锦找到她。

  苏千若拿出手机,拨通了牧蒙的电话:“蒙蒙,我得去你的房子里住一住。可能暂时不回学校。”

  牧蒙声音软软的,从听筒传来,充满关心:“现在该你主持开幕式的时间,是出什么事了吗?”

  听着牧蒙的关心,苏千若心神晃了晃。

  她想起,以前不止一次想把宋糖糖介绍给同宿舍的两个好友认识。可牧蒙和妍姐表面没说什么。实际,一直都很疏远宋糖糖。

  甚至,牧蒙和妍姐还隐晦的提醒过她。

  是她以前瞎了眼,错把豺狼当闺蜜。

  “千若千若,怎么了?出什么事了?”牧蒙半天听不到苏千若的回复,声音有些着急。

  “哦……我刚才走神了。萌萌,等我去学校跟你讲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我这里现在能应付。”苏千若甩掉不好的情绪,语气轻快道。

  两人又寒暄了会儿,车已经在牧蒙的单身公寓停下。挂掉电话后,苏千若给钱下车,脚步轻快的朝着单元楼小跑而去。

  心情太好,苏千若一边唱着:“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把我抱在你怀里……”一边走进电梯,按下了楼层。

  这会儿,心情太愉悦了。总得用歌声来表达!

  电梯门缓缓打开……

  苏千若已经开始唱:“然后大声说出……我……爱……你……”

  可,声控灯亮起,她看到正对着电梯,贴在对面墙上的那张纸条时。

  歌曲后面的两个字,瞬间就缠绕在唇舌尖,吐不出来,咽不下去。

  刚才还飞扬的脸色,慢慢的,慢慢的……变得有些不可言喻。

  苏千若眼珠子转了转,悄悄地把刚迈出电梯的脚收回,正打算按电梯的关门按钮时。

  一道阴恻恻的声音在声控灯洒下的昏黄空间里,缓缓响起:“怎么不唱了?”

  随后,电梯门,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掌挡住。

  莫页锦那张妖孽的脸上,带着邪气的笑容,就那么猝不及防的出现在了苏千若的面前。高高在上的睨着苏千若,通身的气质,犹如北极吹来的冰风。

  冷得人,头皮发麻。

  “莫……莫总……”苏千若艰难的扯出个微笑,搓着胳膊上经出来的鸡皮疙瘩。

  这下,似乎无处可逃了。

  “哦……看来你还认识我。”莫页锦走进电梯,电梯门关上。即便他只是慵懒又随意地倚靠着电梯门,他通身强烈的压迫感,还是让本就狭小的空间显得更加逼仄。

  苏千若感觉气都快喘不过来了,挤出微笑,冲着直线距离不到一米的莫页锦故作轻松的开口道:“全滨南,谁会不认识莫总您呢!”

  “嗯……”莫页锦高贵冷艳的应下一声。只是用那双淡漠的眸,紧紧锁定着苏千若的脸。

  然后,冷场了。

  “莫总,要不要去我家坐坐。”苏千若觉得这气氛太诡异了,她要说话打破这压抑的氛围。

  “哦,你在邀请我?”莫页锦唇角玩味勾起,那眸光,讳莫如深,意味深长。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甜宠蜜爱:娇妻,入局来》

第11章 他怎能轻易放手


  苏千若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时,恨不得把舌头咬掉。

  立马摇头,用力摇头,极力辩解:“不不不……”

  但是,莫页锦已经按下开门按钮,电梯门缓缓分开,率先走出电梯。

  嘴角带着魅惑心智的笑,语声磁性性感,神秘而蛊惑:“既然如此,如你所愿。”

  苏千若心里一个咯噔,挖坑把自己给埋了。

  真的好想赶紧关上电梯门,然后离开这里。

  可,莫页锦的笑容明明绚烂夺目,而其中沉浮着的危险的肃杀之意,却是绝对不容她忽略的。

  这个男人,表面看上去,似乎高冷淡漠,矜贵高雅。那是因为,他最是擅长折服隐忍,默默观察,等待机会。然后,在关键时出手,给人以致命一击。

  你在他面前,几乎妨无可妨。因为,你不知道,自己哪一个动作,就暴露了自己的弱点,然后,被他用来当成攻击你的武器。

  极端的腹黑,极端的危险。

  苏千若咬牙,走出电梯,整个人就完全暴露在了莫页锦强大的威压下。

  冰冷嗜血的气息如同千万把利刃朝着苏千若铺天盖地而来,空气几乎都在扭曲,让风暴之中的苏千若连呼吸都成了困难。

  宋糖糖这次的算计,其实,成功了。

  苏千若抬起头,倔强地迎视着莫页锦深深如黑洞的眼眸。

  那是一双绝美的眼,此刻冷酷消杀的气息却在其中旋转、翻腾,几乎吸走她的灵魂。

  就算是她误上了莫页锦的床,并且咬破了他的唇角,但她苏千若,没有错。

  被莫页锦强大威压压迫得无法动弹的苏千若,嘴角微微勾起,绝美无畏的笑容绽放而开。此刻素颜的她,如同午夜里盛放的昙花!

  璀璨夺目,光彩迫人……只是一瞬,足以惊艳一生。

  莫页锦收回所有威压,望着眼前倔强的小女人,眼神中意味不明的光在流转。

  有个想法逐渐成形。

  苏千若感受到莫页锦带给她的压迫感,以及空间中的危险气息逐渐消散于无形。虽然有些疑惑,心里还是暗暗松了口气。

  目光也变得薄凉起来。

  她跟宋糖糖,这事,没完。

  “你好像很怕我?”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竟然少了些让人恐惧的深意:“能说说理由?”

  多少女人对他趋之若鹜,而他正眼都不愿多看。他本以为,眼前这个女人,仗着自己绝美的容颜,在爬了他的床时,故意欲擒故纵。

  但是,他发现,眼前的女人。是真的被人算计。而她的真实想法,就是如她逃走时,留下的纸条上所写的:后会无期,再不相见。

  这么有趣的一个人,似乎在他沉寂的心湖里丢下一块石头,涟漪荡开;又似乎是在他黑白灰的世界里,照耀进了一丝阳光。

  他又怎能轻易放手?

  “我只是个不知道为什么,被家族抛弃,被父母遗弃的人。您是高高在上的神,掌控着凡人生死。然而,我们这些人世间的疾苦,您又怎懂?”苏千若眼神凉薄,语气讽刺。

  她知道,要全身而退,就不能惹怒莫页锦。但是,刚才那近在咫尺的生命的威胁,让她现在都在心有余悸。

  特么的,她已经隐忍了五年。既然该逃的逃不掉,她也不想再委屈自己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甜宠蜜爱:娇妻,入局来》

第12章 你是人民币吗?


  听了苏千若的话,莫页锦也不恼。眼神中有星星点点的光在跳跃、闪烁。

  “所以,你就想远离我?逃避我?当做什么也没发生?”

  “是。”苏千若很爽快的应下,随即开口:“本来什么也没发生。”

  “其实,你还有一个选择。”莫页锦深深凝视着苏千若,语气蛊惑:“做我的女人。”

  “呵呵呵……”苏千若知道不该笑的,但是,她忍不住。

  莫页锦脸黑了,换做他的下属,谁敢这样跟他沟通。他绝对能把那人从楼上丢下去。

  苏千若感觉到莫页锦似乎就要爆发,收住笑,迎着莫页锦的眼睛,掷地有声道:“莫总,您以为您是人民币吗?人人都要喜欢你,人人都要对你趋之若鹜。”

  说罢,转身就往牧蒙的房门走去。她不想跟莫页锦沟通了。

  可想到墙上贴的用口红写的纸条,又转身,扯掉。

  “后会无期,再不相见”。

  好打脸……

  苏千若揉成一团,随手就丢进了垃圾桶。从头到尾,正眼都没看莫页锦一眼。

  “站住。”望着朝房门走去的苏千若,莫页锦命令。

  苏千若撇瞥嘴,脚步未停。

  “站住。”莫页锦声音里染上了怒意。

  苏千若停了,因为已经走到牧蒙的家门口。正低头翻找钥匙。

  莫页锦发现,他的命令,苏千若充耳不闻,心里的想法坚定下来。

  就这么决定了。

  也不再废话,大踏步走到苏千若的面前,抓住苏千若的手腕。转身就朝电梯走去。

  靠……又抓手腕,你有力气你了不起啊。

  苏千若很崩溃,挣扎了几下,怎么也挣扎不开。

  但感受到莫页锦周身已到达灵界边缘的怒气和戾气,苏千若识趣地没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

  莫页锦抓着苏千若,直接朝小区外停靠的宾利走去。

  钱烈见到莫页锦一脸怒气冲冲的模样,赶紧恭敬地打开车门,眼神却控制不住的瞟向了被莫页锦拽着手腕的,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苏千若。

  惹怒了莫总,还能安然无恙的人。到现在还没出生。

  只是,莫总,会怎么对这个漂亮的女孩子出手呢?

  “上车。”莫页锦朝苏千若命令。

  “去哪里?”苏千若反问。

  “上车。”莫页锦的怒气,让车门似乎都跟着抖了抖。钱烈更是下意识后退两步。

  苏千若还有些犹豫的,但看到莫页锦眼神中的山雨欲来。下意识就快速坐进了副驾驶。

  莫页锦满身的怒气这才消散些许,钱烈正打算坐进驾驶座,却见莫页锦已经抢先了一步。

  钱烈只有凌乱的在夜色中,望着豪华的宾利融入进了夜的深沉里。

  他好奇呀,莫总究竟会怎么处理这女孩子呢?

  苏千若坐进副驾驶就后悔了,怎么被莫页锦的气势一吓,又怂了!

  越想越气不过,一路,只好用一双美眸时不时地瞪莫页锦一眼。

  可莫页锦,倒是气定神闲,就当不知道苏千若的小动作一般。

  眼看着车离市区越来越远,苏千若终于忍不住了:“莫总,我们要去哪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甜宠蜜爱:娇妻,入局来》

第12章 你是人民币吗?


  听了苏千若的话,莫页锦也不恼。眼神中有星星点点的光在跳跃、闪烁。

  “所以,你就想远离我?逃避我?当做什么也没发生?”

  “是。”苏千若很爽快的应下,随即开口:“本来什么也没发生。”

  “其实,你还有一个选择。”莫页锦深深凝视着苏千若,语气蛊惑:“做我的女人。”

  “呵呵呵……”苏千若知道不该笑的,但是,她忍不住。

  莫页锦脸黑了,换做他的下属,谁敢这样跟他沟通。他绝对能把那人从楼上丢下去。

  苏千若感觉到莫页锦似乎就要爆发,收住笑,迎着莫页锦的眼睛,掷地有声道:“莫总,您以为您是人民币吗?人人都要喜欢你,人人都要对你趋之若鹜。”

  说罢,转身就往牧蒙的房门走去。她不想跟莫页锦沟通了。

  可想到墙上贴的用口红写的纸条,又转身,扯掉。

  “后会无期,再不相见”。

  好打脸……

  苏千若揉成一团,随手就丢进了垃圾桶。从头到尾,正眼都没看莫页锦一眼。

  “站住。”望着朝房门走去的苏千若,莫页锦命令。

  苏千若撇瞥嘴,脚步未停。

  “站住。”莫页锦声音里染上了怒意。

  苏千若停了,因为已经走到牧蒙的家门口。正低头翻找钥匙。

  莫页锦发现,他的命令,苏千若充耳不闻,心里的想法坚定下来。

  就这么决定了。

  也不再废话,大踏步走到苏千若的面前,抓住苏千若的手腕。转身就朝电梯走去。

  靠……又抓手腕,你有力气你了不起啊。

  苏千若很崩溃,挣扎了几下,怎么也挣扎不开。

  但感受到莫页锦周身已到达灵界边缘的怒气和戾气,苏千若识趣地没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

  莫页锦抓着苏千若,直接朝小区外停靠的宾利走去。

  钱烈见到莫页锦一脸怒气冲冲的模样,赶紧恭敬地打开车门,眼神却控制不住的瞟向了被莫页锦拽着手腕的,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苏千若。

  惹怒了莫总,还能安然无恙的人。到现在还没出生。

  只是,莫总,会怎么对这个漂亮的女孩子出手呢?

  “上车。”莫页锦朝苏千若命令。

  “去哪里?”苏千若反问。

  “上车。”莫页锦的怒气,让车门似乎都跟着抖了抖。钱烈更是下意识后退两步。

  苏千若还有些犹豫的,但看到莫页锦眼神中的山雨欲来。下意识就快速坐进了副驾驶。

  莫页锦满身的怒气这才消散些许,钱烈正打算坐进驾驶座,却见莫页锦已经抢先了一步。

  钱烈只有凌乱的在夜色中,望着豪华的宾利融入进了夜的深沉里。

  他好奇呀,莫总究竟会怎么处理这女孩子呢?

  苏千若坐进副驾驶就后悔了,怎么被莫页锦的气势一吓,又怂了!

  越想越气不过,一路,只好用一双美眸时不时地瞪莫页锦一眼。

  可莫页锦,倒是气定神闲,就当不知道苏千若的小动作一般。

  眼看着车离市区越来越远,苏千若终于忍不住了:“莫总,我们要去哪里?”

继续阅读《甜宠蜜爱:娇妻,入局来》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