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韶华,苏芳菲(寂寞常青藤)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寂寞常青藤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白韶华
简介:  在最青涩的季节,她喜欢上了她的老师;而又在最不可思议的瞬间,她陷入了感情的万劫不复之地
  痛苦、彷徨、无措成了她生命的主旋律,而辗转反侧多年以后,她才豁然发现,她的男神,一直在她身边……...
角色:白韶华,苏芳菲
白韶华,苏芳菲(寂寞常青藤)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寂寞常青藤》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花,总是在寂寞的角落绽放


  湛蓝的天空,偶尔划过几只飞鸟,闲散的几缕云丝,没魂似的到处游离。白韶华莫名的望着天空,一如既往的发呆,干净、明亮的眸子,如一汪清水,完美的镶嵌在一张白净的鹅蛋儿脸上,黑色的碎发在风的吹动下有意无意的扫动着弯弯的眉,一张樱桃小嘴,微微张阖,凌乱的书,随风舞动的裙,仿佛一位伟大的法国画家笔下落寞的美少女。

  进入S中学已经一月有余,最初的欣喜与激动随着学习进程的加快而逐渐消失殆尽,随之而来的是枯燥、乏味的课堂讲述,以及那无穷无尽的考试、排名,排名、考试。白韶华曾经对高中生活的想象,已经被这两个月的生活彻底击碎。“美丽、梦幻、自由,原来这些名词真的只存在梦中……”不知过了多久,白韶华对着天空,喃喃自语。

  用白韶华的话说,学校,就是一所的华丽丽的牢笼,在里面生活的孩子,一个个无不华丽、光鲜,在被赋予众多无极限的梦想后,未来世界仿佛一片绚烂无穷,殊不知,走完三年这样的生活,我们即将变成聋子、哑巴、瞎子。苏芳菲曾因为这样的言论而评价韶华:“白韶华,你果然是天使的面孔,恶魔的孤灵!”记得说完这话苏芳菲还狠狠的白了她一眼儿,并愤愤的想,我怎么和这样的恶魔一起光屁股长大,不由得摇摇头,周身打了个激灵。

  S中学可是省内重点中学,内外界培植人才的重要基地,鉴于这一点儿,校规与作息制度是繁琐了一些,比如,早有晨读,晚有自习,并不分冬夏;比如,每科除了月考、季考、期中考、期末考之外,每周还有极其变态的科目小考;再比如,周末、法定假期神马的,对于本校学生来说,那是纯粹的梦想,只有在周日下午这短暂的几个小时里,学生可以自由支配,很多学生这个时候才敢出去玩玩儿,白韶华称之为“放风”。总之,类似于这样“存天理,灭人欲”的规章制度三天三夜也说不完,然而重点中学绝对对得起“重点”二字,即使是这可怜的几个小时,那些怀揣着美丽梦想的学子们还是不忍心放过,每当此时,教室里仍旧黑压压一片,一个个仍旧在埋头苦读。

  白韶华是无法忍受的,每当看着她们,如堕入万丈深渊一般,内心揪起了无数个小疙瘩,十分难熬,索性走开。一来二去,找到了一个还不错的小天地——学校的后花园。白韶华波动着美丽的眸子向四周望去,除了花草,还真的找不出第二个人了。

  晚霞烧红了半边天空,余光洒落在大地,一切变的是那么的梦幻,一缕缕魅惑的光辉洒在草地、墙角、花瓣上,瞬间魅惑了白韶华的心,她想着,一直是这样,该有多好,可是,美好终究是短暂的,寂寞的,花,总是在寂寞的角落里绽放,无人看到它的美丽与光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寂寞常青藤》

第二章 苏美人的“嘲笑”与“奚落”


  太阳终于落下山去,此时,三三两两的同学已经开始向餐厅走去。白韶华留意了一下时间,这么快,都六点了,真是“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呐!

  刚起身,白韶华便感觉腰有点儿酸,腿也有些麻木,于是深呼吸,做起了引体向上,一下,两下,三下......

  “哟~我说咋找不见呢?原来咱这恶魔在这儿蹦跶呢!”苏芳菲戏虐的调调悠悠的飘来,白色的帆布鞋,一身牛仔连体衣,白色的T恤紧紧收束在腰间,一头乌黑亮丽的发丝随风轻轻飞舞,一双精致略带几分诱惑的丹凤眼此时正在俏皮的眨巴眨巴,别有意味儿的望着白韶华。

  白韶华并没回头,不用看也知道是苏芳菲,除了她谁还会这样整天的拿她打趣儿,于是白韶华又连续的上下跳动了几下,伶牙俐齿的回道:“谁还能逃出苏大美人的掌心不成?”苏芳菲“扑哧”笑了,并不接“球儿”,白了她一眼:“走,吃饭去吧!再不去又该吃残羹剩饭啦!”

  餐厅,某角落。

  “喂~韶华,你今儿下午都干嘛啦?”苏芳菲一边喝着小米粥,一边盯着白韶华问道,一双美丽的丹凤眼眨巴眨巴,十分的有调调。

  “没干嘛,你不是看到了,在小花园里坐了一下午,修身养性!”白韶华自顾自吃饭,头也不抬。

  “呃......修身养性?”苏芳菲凑近了身子,“喂~你不是有什么心事吧?”一个人在小花园坐了一下午,绝对有猫腻儿。

  “能有什么事儿?在这样一所大铁牢里。到处都是游走的“囚犯”,还能有什么事儿……”

  “艾玛~我去~我说白韶华,你是又犯病了吗?想坐牢啊?要不咱犯个事儿,去真正的“号里”呆呆?”苏芳菲一阵翻白眼儿。

  “……”

  “你说你脑子里装的都是神马!一天到晚净瞎琢磨,我说你以前不这样啊,难道是?中邪啦?!◎*??#%$※........”苏芳菲一脸不可置信,但又觉得自己的猜测极有可能中弹,便瞪大了美丽的丹凤眼,想要把白韶华一下子看个透。

  “你鬼故事看多啦吧?”白韶华扫一下周围疑惑的目光,狠狠的白了某女一眼,继续埋头吃饭。苏芳菲顺势瞅了瞅周围貌似正在等待下文的童鞋们,无邪、俏皮的一笑,“嘿嘿……”算是做了回应。

  咦?那不是水木幺?苏芳菲无意间瞅见正在餐厅某个角落吃饭的温水木,登时大叫,“嗨,水木!来这里哦!这里,哈哈……”结果引得周围的童靴再次抛洒无数的目光,但是由于自封的无敌心胸宽广外加超级乐观向上,所以,苏芳菲自动忽略掉周围异样的眼神儿。

  正在专心吃饭的温水木忽然听见有人叫他,抬起头正好迎上白韶华安静的美眸,温雅一笑,淡淡的点了点头,端着自己的餐盘向这边走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寂寞常青藤》

第三章 水木年华,君子温如玉


  温水木,水木年华,君子温如玉,这是2000年的夏天,白韶华第一次听见温水木这个名字时,突然从头脑中冒出的一句话。

  在初三(4)班一年的同桌时光里,白韶华发现,温水木果然对得起这样一句话:面如冠玉,长身而立,剑眉星目,鼻梁高挺,永远一副风度翩翩,玉树临风的样子。每当他从旁边经过,白韶华总会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温暖,对,是温暖。

  但是,自从苏芳菲知道温水木之所以叫温水木,是因为温老爹发现儿子五行缺水缺木,所以才起了这样一个名字时,足足笑出了两行泪。

  “水木年华,君子温如玉”,苏芳菲念叨着,接着“哈哈哈哈……”的狂笑起来,笑着笑着,竟然岔了气,扑倒在床上,差一点儿见了阎王。于是,在以后的日子里,白韶华每每提起此事,苏芳菲便美目一瞪,小嘴儿一撅,着实令人忍俊不禁。

  “哇哦~大师兄的小日子过得不错哦~”说完掂着俩“耙子”冲着温水木餐盘里的一半

  大的鱼而去。

  “嗯~味道还不错哦~”苏芳菲bia唧着嘴,忍不住赞叹道。

  温水木半眯着星目,一脸温和的笑容,“喜欢,那就多吃点儿!”继而望着白韶华餐盘中的几颗可怜巴巴的青菜,摇头道,“你这太清淡,最近课业那么多!来吃鱼,补脑的,不够我再去加!”

  白皙的手从脸颊一侧轻轻扫了一下,白韶华注视着那条安静的躺在餐盘中的鱼,甩了甩眼前的碎发,说道,“我不吃鱼!”

  “Why?”

  “为什么?”

  温水木和苏芳菲同时看向白韶华,不解。难道这鱼还有什么禁忌不成,或者,什么人不能吃?

  “没什么,我,我不会吃鱼!”白皙的小手揉了揉鼻子,接着若无其事的抚了抚额头,瞄了一下眼前愣住了的俩人,又添了一句:“吃一次卡一次,后来就不敢吃了。”

  “哈哈哈哈哈哈……”一阵狂风巨浪般的笑声来袭,苏芳菲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引得周围无数只眼睛惊讶的看着她,疯了?

  再看温水木,修长白皙的左手半握成拳头,支撑着如玉般的下巴,半眯的星目紧紧的盯着白韶华,嘴角上扬,露出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

  “Why?咱俩可是一起光屁股长大,你说,这么“传奇”的事儿我居然不知?!哈哈哈哈......艾玛~不行~肚子疼,哈哈哈哈......”幸亏嘴里没嚼着鱼肉,不然一定会被卡着。苏芳菲揉着肚子,抹了一把眼泪,“韶华,我现在才发现,你真的真的好能耐!”

  “笑吧,笑吧,当心你也被鱼刺扎着!”白韶华一阵尴尬,小脸如煮红了的鹅蛋,真后悔没胡乱编个什么理由,让苏芳菲这般“蹂躏”!

  “来,吃吧,我把刺都挑走了。”说话间,温水木已经打理好一块鱼肉,放进了白韶华的餐盘里。

  苏芳菲凤眼一扫,鼓动着嘴巴,露出羡慕的眼光,哼~大师兄好偏心!谁知,下一秒,自己的盘里也多了一块,于是莞尔一笑,“多谢大师兄!你真好!”

  白韶华认真嚼动着,一股久违的味道涌上心头,真美!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寂寞常青藤》

第四章 篮球场上的英姿飒爽


  不知不觉中,白韶华沉醉于其中,一条鱼,自己吃了大半儿,直到看见那排稀疏尖利的主刺,才突然意识到,水木好像一直在挑刺,都没吃呢!

  “水木,不要一直给我挑刺了,你自己也吃啊!”夹过来的鱼肉被挡了回去,温水木淡淡的说了句:“最后一块儿!”

  “果然还是大师兄最好!不像那个二……对了,说起来,二师兄去哪儿啦?”经苏芳菲一提醒,白韶华也瞬间注意到,“是啊,怎么不见萧林?”

  “那家伙,在篮球场上驰骋呢!”呷了口汤,温水木慢慢的说道。

  “二师兄果然潇洒自在,想那篮球场就是高老庄吧,那篮球就是,翠兰呐~~哈哈!”苏芳菲一边说还一边有模有样的扯着嗓子尖叫。

  “哈哈,哈哈......”

  “哈哈~”

  白韶华、温水木相视一阵大笑,苏芳菲果然是他们的开心果,不过这句话要让她二师兄听见了,又是一顿“好打”。

  一顿饭,愉快的结束,三人说说笑笑,向篮球场奔去。

  篮球场位于学校正中央,教学楼与宿舍楼之间。不愧是省内数一数二的重点中学,篮球场、足球场、乒乓球场等运动场地与教学楼一样,被修建的富丽堂皇,大气十足。

  刚走近篮球场,便传来咚,咚,咚,咚的篮球撞击地面的声音,一群爱好篮球的男儿正在热火朝天激战,一个个矫健的身姿引得周围观看者的阵阵叫好,更时不时的传来某些女生的呐喊声。

  在一群矫健的身姿中,一个身着白色T恤,号码为8的身影正在跳跃挂篮,那篮球在篮筐周围旋转了一周半后完美下落,周围掌声一片,居然还夹杂着女生激动的尖叫声,细细看去,那些女生都在望着一个英姿飒爽,酷酷的身影,不用说,绝对是走哪儿都犯桃花的某男。

  苏芳菲凤目一瞥,撅着嘴儿,开口道:“哎呀,高老庄可真不是一般的热闹啊!翠兰也不止一个呢,瞧,还有几个长的不错的呢!”

  一旁的白韶华“扑哧”一声笑了,“我怎么听着某人像是在吃醋啊!”说完拿眼瞟了下温水木,收到信号的某美男则是剑眉上挑,星目微眯,看着苏芳菲,不语。

  “切~开国际玩笑,吃谁的醋?那些翠兰们呐?切~~本公主不屑!”苏芳菲瞄了瞄已经走过来的杨萧林,头一甩,哼,大萝贝!

  走来的杨萧林潇洒的迈着矫健的步伐,充满着朝气与活力,一张五官精致的脸上洋溢着一贯的坏笑,因热火朝天的运动,汗水湿透了额前的几抹碎发,走近三人时,漆黑的眸子立马神采飞扬,熠熠生辉,随即大手一挥:

  “嗨~~!”一声拉长的调调飘荡在上空,看见扭在一旁的小脑袋,不禁纳闷儿,“我说小四儿,头扭一边儿干嘛?哥哥我惹你生气啦?”杨萧林倾斜着上身,勾着脑袋,盯着苏芳菲不放。

  苏芳菲被盯的有些不耐烦,“没什么啊!切~”切?居然切我!杨萧林敲了下苏芳菲的脑袋,小样儿,想造反啊?!

  “小四儿啊,吃葡萄酸着牙了,咝~牙疼......”白韶华象征性的捂着嘴巴坏笑,朝温水木眨了眨眼睛,捉弄某女的坏味十足。

  被调侃的苏芳菲登时睁大了眼睛,“谁吃葡萄啦?我这是被“狐狸”咬啦!明白?”说完朝白韶华做了个“鄙视”的动作。

  “哈哈!”白韶华忍不住大笑,旁边的杨萧林被弄得一头雾水,抚了抚眼前的碎发,看着俩人打哑谜。

  温水木饶有趣味的看着几人,哧笑了一声,随即深吸一口气,瞟了眼手中的饭菜,“走吧,给你买的饭要凉了!”

  四人并排,一路走来,引来周围各式各样的目光,艳羡、惊奇、不解,这种感觉仿佛又回到了过去,白韶华不禁想到,仿佛又回到了那片逍遥自由的时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寂寞常青藤》

第五章 逍遥天地逍遥游


  2000年夏末,那是一个令人难忘的季节,美好的时光,明媚的日子,像一朵朵洁白的棉花糖,甜蜜,柔软,洁白。

  四个纯真、烂漫的少年在读过庄子的《逍遥游》之后果断的认为,逍遥游,是天地间最美丽、最壮阔的境界,于是乎,大家一致认为,人生,应该奔着这样的境界而努力,就这样,逍遥派诞生。温水木年龄最大,被称为大师兄,苏芳菲年龄最小,被称为小师妹,白韶华数老三,而老二,则是私底下绰号最多的杨萧林。

  逍遥派一成立就成为学校五花八门派系中的一颗璀璨耀眼的明珠,直接成为校内的第一大派,奈何,这个派与其他派别不同,除了四人之外,不再接受其他人。

  温水木,学校公认的学霸,初中三年稳坐光荣榜的第一把交椅,本人又长得玉树临风、风度翩翩,一双俊美的星目深邃起来如蓝天,如大海,引来无数女生暗中眷恋、追随。

  杨萧林,精致的五官镶刻在一张酷酷的脸上,永远带着一副坏笑,漆黑的眸子有事儿没事儿乱晃荡,用苏芳菲的话说,是放荡!这样**加俊男的德行,自然引来无数蜜蜂蝴蝶在身旁不断的飞舞,据说,当年全校暗恋他的女生可以重组一个班级。

  白韶华,当年学校公认的才女,三年来,无论大考小考,语文分数永远是全校最高分,过人的文学天赋,天生丽质的外貌,外加冷漠复杂的性格,显得十分耀眼神秘,这让许多心仪的男生总是远远观望之。

  苏芳菲,一张标致的娃娃脸上长着一双美丽的丹凤眼,灵动雀跃,开心时爽朗的大笑,两腮隐现出两只淡淡的酒窝,永远真实、自由的活着,从不掩盖自己的真实想法,像青春的风铃一般喜欢在清风中欢乐的摇曳。

  四人一起,嬉笑打骂,哭哭笑笑,肩并肩走过了那一段紧张、心酸而又甜蜜的青葱岁月,每个人都把这段岁月放在心底,每当回忆起时,都会一脸的甜蜜,挥之不去......

  原本在毕业时,四人因成绩参差不齐,已经做好各奔东西的准备,经常处于中游水平的杨萧林甚至买好了一大打信封,在这个先进通讯还没有蔓延到小城镇的年代,这打信封让即将分别的四人的心里都暖暖的。

  也许老天也不忍将这个完美组合拆散,在升学考试中,四人的成绩出奇的好,就连最差的杨萧林居然也挤入了上游的行列,绝对是超常发挥!

  四人不约而同的被省示范高中录取,在入学那天,当白韶华与苏芳菲一起在新生入学榜上撞见另外两个名字的刹那,惊讶、喜悦的感觉涌上心头,甚至有些不敢相信,直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找到了二人,狂喜不已。

  苏芳菲激动的抱着白韶华大哭起来,杨萧林为此往天空赠送了无数个飞吻,说是感谢老天爷,引得四人笑出了眼泪。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寂寞常青藤》

第六章 48分


  四人中,温水木意料之中的被分入重点班,而且还是重中之重,高一(A)班。白韶华、苏芳菲、杨萧林则被分入了普通班高一(1)班。

  高一教学楼1共6层,从上到下,第6层是重点班,分别是A、B、C、D;第五层是普通班1、2、3、4班;以此类推,一直到1楼的高一(20)班结束,当白韶华站在教学楼下抬头望去,第一眼的感触就是——等级,真的很森严!

  对于四人而言,能够有这样的结果,已经非常满意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几人偶尔聚聚会,聊天,说笑打闹,或者讨论问题,如几只欢乐无限的小白鼠,吱吱喳喳聚在一起,欢乐无限,就像此刻陷入回忆中的白韶华,安静与甜蜜的气息交织在一起。

  刚走进教室,一股乱哄哄的热浪来袭,班大人多,闹哄哄的,让人瞬间有一种菜市场的

  感觉,白韶华叶眉紧蹙,十分反感。

  “别抢,我的,哎呀,你看你,试卷都破了”

  “哇!同桌你考了95分哎~真棒哎!”

  “天哪!70分,好差劲儿!唉,真是无颜面对“江东父老”啊!”

  ……………………

  原来,是月考成绩出来了,班里之所以闹哄哄的,是因为几个课代表在发数学试卷。白韶华走到自己的座位上,鲜红的一个“88分”安静的躺在自己的桌子上,白韶华的心瞬间纠起来,“扑通扑通”的直跳,刚要狂喜的下一秒,突然看见“沈若冰”三个字,眼神顿时黯淡,原来是同桌沈若冰的试卷。

  白韶华苦笑了一声,也对,自从参加九年义务教育以来,自己的数学成绩何曾突破80分,就连升学考试时数学突然超常发挥,才考了77分,已经是让狂喜了好久的成绩。而88,于自己来说,是一个奢望,而今,连奢望也不敢奢望了。

  “嗨,白韶华,你的试卷哦~48!”吴唯婷拿着一张试卷摇了两下,望着白韶华,稍纵即逝的眼神让白韶华瞬间捕捉,那是轻视与不屑。而那句变了声调的48,在白韶华听来,怎么也像“死吧”。收起所有情绪,白韶华淡淡的扫了一眼看试卷,48分,果然,早就料到自己不会考的太好,但是,从没想过会有这么差!

  “谢谢~”白韶华淡淡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静如止水的反应让吴唯婷很吃惊,考这么差劲儿,居然没有感到一丝丝难过或者羞愧么?居然还这样的淡定!!真不知道是怎么考进1班的,这可是仅次于重点班的班级,被称为普通班的重点班!真是会装啊!吴唯婷有些犯嘀咕,小眼儿微眯,一张不太雅观的嘴巴稍稍撇了撇,疑惑中带有一丝看不惯的味道。

  这些被捕捉到的表情令白韶华无比的愤怒,自己数学成绩一直都很差,48分对自己来说本来没什么,不就是差的狠一些么?有什么?但是关她吴唯婷什么?真是狗拿耗子,没事儿净捣鼓些臭氧层子,恶心。想到这,脸上未免流露出一丝厌烦。

  这时,只听吴唯婷的同桌刘枫大喊:“吴唯婷,你的试卷发下来啦,满分!!”看着刘枫有些羡慕的表情,吴唯婷越发得意洋洋,拿着自己的试卷足足欣赏了半天,仿佛在慢慢品味一件人间极其罕见的艺术品,一切,是那么的令人骄傲!

  白韶华如丢垃圾似的,将数学书卷丢在桌子上,恰巧杨萧林转过身来,一把抓走了试卷,从头至尾细细的欣赏一番,然后**似的对白韶华说道:“恭喜,恭喜,恭喜三师妹在数学成绩开拓的道路上走的更广、更阔了!啊哈!继续开拓!”听完这话,坐在他旁边的苏芳菲十分恼火,狠狠白了杨萧林一眼,没良心的,韶华都这样了,还拿她打趣儿。

  刚刚发生的一幕苏芳菲尽收眼底,没顾上理杨萧林的**似的的坏笑,狗拿耗子的东西,居然这样张狂的管东管西,我们即使考个大鸭蛋,与你有什么相关?想到这,苏芳菲立时扯着嗓子,故意阴阳怪气的说:“韶华,该说说,该笑笑,理那些到处拿耗子的汪汪做什么?!”说完,轻蔑的扫荡了某个角落里正在到处炫耀自己的某女一眼,切~~不知何为真,何为贵,虚假做作,爱慕虚荣的“便宜”女生!!可怜,可悲!!!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寂寞常青藤》

第七章 全班居然还有一个人不及格?!


  正在与一群人说笑的吴唯婷一字不落的听见了苏芳菲的话,嬉笑的表情顿时僵了一下,内心不免涌上一股子火气,真是不要脸的贱人!居然敢指桑骂槐的说自己是狗!真是气死人了!一股阴暗的气息覆上了那张因为紧皱而变得十分难看的脸,吴唯婷刚想发作,忽然瞟到教室的门口处,她的哥哥,已经站在了那里。

  白韶华对苏芳菲莞尔一笑,内心很是感激,不愧是从小玩到大的知心姐妹,居然可以这样猜透自己的处境与心思,人生得一姐妹如芳菲,真的足矣!陷入沉思中的白韶华刚要开口说话,只听见一声冷酷中带有磁性声音传来:“上课了都不知道么?”

  世界仿佛戛然而止,教室里顿时鸦雀无声,就连小声议论的声音也消失不见。同学们抬头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数学老师,那冷凝的表情,那冷酷的语气,都吓的立马低下了头。

  看见喧嚣的学生安静了下来,吴唯毅慢慢的走上了讲台,犀利的目光扫了一圈黑压压的低着的头,开口说道:“大家都先停下手中的笔,我说几句。”

  收到讯息的同学下一秒纷纷抬起头,只见吴唯毅一只手插入裤兜儿,另一只手很自然的夹起了一只粉笔,慢慢的说道:“数学试卷都发完了么?”似乎询问的语气让数学课代表立马惊慌的回道:“发完了!”

  “那就好!”上扬了一下语调,吴唯毅接着说道:“好好看看你手里的试卷,看看你考了多少分!”严肃而犀利的声音像是在说每一个人,就连那些考满分的同学也瞬间低下头,仿佛觉得老师是不是漏掉了该扣分的地方,索性再检查一遍!

  “对于这次考试结果,我本人十分不满意!”更为阴冷的气息传来,底下的人连大气也不敢喘息了。

  “我为什么不满意?满分的,没有超过10人!90分以上的,只有20多个,剩下的,简直不堪入目!”掂着粉笔的那只手用力的敲击着讲桌,粉笔瞬间碎掉,屋里静的掉一根针都能被听见。

  “你们这是在哪儿?全省最好的高中!最好高中里顶尖儿的班级!!可是,瞧瞧你们!那不堪的成绩!!”

  也不知是哪根筋不正常,在一片黑压压低沉的脑袋中,白韶华鬼使神差的抬起了头,瞬间碰上那讲台上正在冷怒的人。光洁白皙的脸庞,棱角分明,乌黑漆亮的眸子,发出阵阵寒气,浓密的眉角上扬,好严厉的气息,白韶华暗想,瞬间把头扭到一旁,不敢再视。

  吴唯毅轻扫了一下白韶华,好大胆的目光!想到接下来要说的内容,不由得紧蹙了浓眉,光洁白皙的面庞顿时寒气逼人。“更让人愤怒的是……”吴唯毅用力的敲击了两下讲桌,震的前排的同学心里“怦怦”直跳,更让人愤怒的是什么?每个低下的脑袋都紧紧的竖起了两只耳朵,等待下文。

  “更让愤怒的是,全班居然还有一个人不及格?!”居然有人不及格?太不可思议了,全班同学脑袋突然“轰炸”了一般,谁啊?这么能耐!要知道在仅次于ABCD四个重点班的(1)班,平均分数至少要85分以上的。

  白韶华的脑袋猛的打了个激灵,自己考了多少?48分,没及格!老师说什么?全班就一个人没及格!!那不就是说自己么?!想到这里,白韶华再次猛的抬起了头,碰上了吴唯毅几乎要冒火的眸子,不觉浑身一颤。

  “明天晚自习之前,这个没及格的同学把你的检讨送上来!”说完这句,吴唯毅长长的叹了口气,“你们好好做作业吧!把试卷上那些错题好好的研究研究,争取不要再错第二次!!”

  扫视完最后一圈,吴唯毅大步走下讲台,消失在走廊里。

  从自己窗边经过的时候,白韶华明显感觉那犀利、寒冷的目光盯了自己一下,不禁皱了皱眉头,抿了抿嘴,至于么?还要写那该死的检讨!又没有犯错,果然是变态的学校,处处盛产变态的规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寂寞常青藤》

第八章 写检讨


  吴唯毅的身影刚一消失,班里登时“流言”四起,只见那一群群、一片片,如撒开了的羊羔子,成群结队,扎堆聚会,一个个或窃窃私语,或平声议论,或左观右望,希望一把揪出这全班唯一没及格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喂~小三儿,这下你就等着出名吧!哈哈!!”杨萧林扭过头来,盯着正在苦闷的白韶华,一脸的坏笑,那激荡的笑意,几乎要从那漆黑的眸子里溢出来了。

  “切~”白韶华白了他一眼,白皙的手托着下巴,另一只随意的转动着手中的笔,唇齿轻启,发出小耗子一般的私语声:“咝咝!”

  收到讯息的苏芳菲顺手抄了个本子,照着杨萧林的头顶就是一阵好打,边打还边说,“你说你,什么时候能正经点儿啊?”

  杨萧林被“打”的“上蹿下跳”,连连“求饶”,苏芳菲白了他一眼,不再理他。转过身来,趴在白韶华的书堆上,水汪汪的凤眸盯着她,小声的说道:“真的要写啊?”

  一句话,白韶华无奈的趴在桌子上,“唉……不然还能怎么办?”

  “这都什么破规定,没及格还要检讨!真是没天理,这要是放在我们原来的学校……”正在义愤填膺的苏芳菲忽然瞟见某人正在瞟着这里,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不由火起,“擦!就没见过这般不要脸的汪汪,得意个什么劲儿啊!”

  不用解释,白韶华也知道苏芳菲在说谁,不屑的眨了眨眼,“犯不着与这样的人一般见识,当她不存在好了!”

  苏芳菲抬头挺胸,轻笑着看了看吴唯婷,美丽的凤眸充满着不屑,不屑,还是不屑,最后头一扭,收回最后一缕目光,不再理她,只剩下某人在某个角落愤恨的直跺脚。

  白韶华一只手仍旧托着下巴,下笔轻柔,却是写了撕,撕了写,不知不觉,眼前的废纸已经堆成了“小山”。

  “天哪!这检讨书到底要怎样写?”白韶华轻柔着脑袋,百般无奈,真不知如何下笔。坐在前面的苏芳菲凑了过来,“你就随便写写嘛!就当自己犯错好了!比如,破坏公物啦!和同学吵架啦!上课迟到啦等等……”

  没等苏芳菲说完,白韶华上去捏了捏她的小脸蛋儿,“小芳菲,果然聪明的很!”说完,提笔“唰唰唰~”的写起来。苏芳菲揉了揉被捏的脸蛋儿,“小样儿~”嘻嘻的笑起来,我当然聪明!还用说啊!

  杨萧林捏着自己的下巴,审视着苏芳菲一脸得意的样子,此时,灯光打在那健康诱人的小麦肤色上,显得光彩熠熠。

  “这样看着我干嘛?”苏芳菲白眼儿,你那什么眼神儿?

  杨萧林眨了眨眼睛,漆黑的眸子折射出耀眼的光芒,“真希望,你没帮倒忙!”苏芳菲登时不忿,瞪大了美眸,撅着嘴,这什么话?哼,居然怀疑我的智商!大臭蛋!!

  苏芳菲撇他一眼,不再说话,这时,一阵清脆悦耳的铃声打破了班里的“窃窃私语”,随即,校园里迎来了阵阵喧嚣。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寂寞常青藤》

第九章 一封精彩绝伦的检讨书


  第二天中午,数学教研办公室,101室。

  快要批改完作业的吴唯毅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拿起最后一本作业,刚刚打开,一张白

  纸滑落到地上,上面好像写了东西。嗯?这是什么?吴唯毅微皱着眉头,将白纸从地上捡起,三个大字首先映入眼帘:检讨书。吴唯毅不由得的一愣,随即顺着往下看,只见上面写道:

  尊敬的吴老师,您好:

  首先,我真诚的向您表达的歉意,因为我的数学成绩,让您颜面无存,并且动怒伤身,我深深的感到内疚!!作为一名班内数学成绩唯一不及格的学生,我感到万分荣幸(这种百年不遇的事情让我碰上,确实挺荣幸的)之余,感到深深的自责,是我不好,拉了班级的后腿,在此,我再次道歉!!!

  道歉的同时,我也奉劝老师几句,喜伤心,恐伤肾,思伤脾,而怒,则伤肝!肝脏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所以在人的有生之年,可以发怒的次数也是有限的,如果用完了这有限的次数,那么结果……这个,不用说您也明白吧?因此,看到昨晚老师愤怒的情形,我心堪忧!!望老师听学生一句劝,不要再随意的动怒,发火!

  俗话说的好,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我说这些,是不太好听,但是这绝对是大实话,万望老师不要生气!古代真正开明的皇帝,都是勇于纳谏的,而做臣子的,是不需要谨言慎行的!虽然古今有异,身份有别,但道理是相通的,再次恳求老师不要生气!千万千万不要动怒!!

  另外呢,这封检讨书我原本打算亲自送来,但是很抱歉,我天生对老师的办公室就有一种恐惧感,思量许久,终究没有勇气走进来。正值数学课代催促作业之际,我突然想到这样一个捷径,还真是个好办法!首先,不用我冒着巨大的心理压力来送这份检讨,另外,也防止老师见到我这样一个不及格的学生,再次心生怒气!于公于理,这都是一个好办法!

  最后,我双手奉上一个克制怒气的好办法,当您想要再次发火的时候,请您在心中默念这样一句话:世界如此美妙,我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然后深呼吸三次,您一定能控制住!!最后,再次为我的成绩感到抱歉!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

  吴唯毅一边读着,一边皱眉,读到最后,眉头几乎拧成一团儿了,光洁白皙的面庞散发着丝丝寒意,两只深邃的眸子几乎喷出火来。吴唯毅紧握的拳头重重的砸在办公桌上,随后又拿起那封检讨书,仔细看看,没有落款?!

  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赶紧翻了翻作业本儿,“白,韶,华!”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嘴里蹦出,白韶华这个名字似乎被笼上一层厚厚的冰霜,冒着丝丝寒气……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寂寞常青藤》

第十章 笑抽了的全班同学


  晚饭过后,随着各科试卷的下发,班里仍旧闹哄哄的,白韶华手捧着几张十分令人满的

  试卷,突然间松了口气,自己还是很有“价值”的,不是么?与那该死的48不同,语文95,英语满分,政治95,历史98,剩下的都是一把子可喜可贺的分数,就连那十分难以攻克的物理,也是80多分。

  看着这些胜利的果实,白韶华突然想到那可怜的数学,还有那该死的48分,“死吧”,这两个字再次从脑海里划过……

  “韶华,你同桌还没回来么?”苏芳菲突然转过身来,对白韶华问道。

  正在整理试卷的白韶华听见她如此问,猛的抬起头,“对哎~她走了好几天了!可能还在家休养吧,真希望她快点回来!”白韶华眨了眨眼睛,叹了口气,认真的说道。

  半个小时后,上课铃响起,教室内瞬间静止,不用说也知道,是谁走了进来,能够带来这样的静音效果和阵阵寒气的人,除了数学老师,还会有谁。

  吴唯毅走上讲台,没有说话,随即走下来,在班里转悠了一圈,一圈,又一圈,走到第四圈的时候,突然在白韶华身旁停下,惊的白韶华立即“活死人”一般的一动也不动。沉默片刻,白韶华不由得拿余光斜着瞟了瞟,黑色的休闲裤,黑色的皮鞋,没啦!

  正当白韶华百般难受,不知所措的时候,吴唯毅扔过来一张纸,继而转身,大声的说道:“都先停下来,下面我们来听听白韶华同学的封检讨书!”

  “什么?”白韶华周身打个激灵,再看看苏芳菲惊讶的张的能塞进去一颗鸡蛋的嘴,以及杨萧林那无比不解的眼神儿,白韶华只觉自己真是撞着鬼了,搞什么?有这样的变态老师么?让写检讨书就算啦,还要本人亲自读出来!真是……

  正当白韶华内心愤愤不平,眉头皱的几乎拧出水时,又听吴唯毅说道:“赶紧的,不要耽误大家时间!”

  我擦!一股怒气由心底“唰唰”直往上窜!怕耽误时间就不要读啊!世界上居然有这样的奇葩,今儿总算是见到了!

  带着一股子火气的白韶华“唰”的一声站起,拿着那张白纸,清了清嗓子,读了起来。

  “尊敬的吴老师,您好!首先,我真诚的向您表达的歉意,因为我的数学成绩,让您颜面无存,并且动气伤身,我深深的感到内疚!!……”原本诚恳的话语,被白韶华不着调的语气弄得有些让人不舒服,底下有同学开始捂着嘴巴,皱着眉头。

  “道歉的同时,我也奉劝老师几句,喜伤心,恐伤肾,思伤脾,而怒,则伤肝!”刚念道此处,有的同学忍不住,偷笑起来,但碍于吴唯毅严肃的表情,并不敢笑出声来。

  “肝脏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所以在人的有生之年,可以发怒的次数也是有限的,如果用完了这有限的次数,那么结果……”读到这里,白韶华顿了顿,声音有些嗡嘤,目光随意扫了下周围,已经有同学趴在桌子上“颤抖”。

  至于么?白韶华不禁白眼,继而读到:“因此,看到昨晚老师愤怒的情形,我心堪忧!!望老师听学生一句劝,不要再随意的动怒,发火!俗话说的好,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我说这些,是不太好听,但是这绝对是大实话,万望老师不要生气!古代真正开明的皇帝,都是勇于纳谏的,而做臣子的,是不需要谨言慎行的!”读到这里,白韶华实在读不下去了,因为全班同学已经从偷笑转为大笑,从大笑转为狂笑,一个个东倒西歪,涛声巨浪声声来袭,白韶华扫了扫一屋子的人,都已经笑抽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寂寞常青藤》

第十章 笑抽了的全班同学


  晚饭过后,随着各科试卷的下发,班里仍旧闹哄哄的,白韶华手捧着几张十分令人满的

  试卷,突然间松了口气,自己还是很有“价值”的,不是么?与那该死的48不同,语文95,英语满分,政治95,历史98,剩下的都是一把子可喜可贺的分数,就连那十分难以攻克的物理,也是80多分。

  看着这些胜利的果实,白韶华突然想到那可怜的数学,还有那该死的48分,“死吧”,这两个字再次从脑海里划过……

  “韶华,你同桌还没回来么?”苏芳菲突然转过身来,对白韶华问道。

  正在整理试卷的白韶华听见她如此问,猛的抬起头,“对哎~她走了好几天了!可能还在家休养吧,真希望她快点回来!”白韶华眨了眨眼睛,叹了口气,认真的说道。

  半个小时后,上课铃响起,教室内瞬间静止,不用说也知道,是谁走了进来,能够带来这样的静音效果和阵阵寒气的人,除了数学老师,还会有谁。

  吴唯毅走上讲台,没有说话,随即走下来,在班里转悠了一圈,一圈,又一圈,走到第四圈的时候,突然在白韶华身旁停下,惊的白韶华立即“活死人”一般的一动也不动。沉默片刻,白韶华不由得拿余光斜着瞟了瞟,黑色的休闲裤,黑色的皮鞋,没啦!

  正当白韶华百般难受,不知所措的时候,吴唯毅扔过来一张纸,继而转身,大声的说道:“都先停下来,下面我们来听听白韶华同学的封检讨书!”

  “什么?”白韶华周身打个激灵,再看看苏芳菲惊讶的张的能塞进去一颗鸡蛋的嘴,以及杨萧林那无比不解的眼神儿,白韶华只觉自己真是撞着鬼了,搞什么?有这样的变态老师么?让写检讨书就算啦,还要本人亲自读出来!真是……

  正当白韶华内心愤愤不平,眉头皱的几乎拧出水时,又听吴唯毅说道:“赶紧的,不要耽误大家时间!”

  我擦!一股怒气由心底“唰唰”直往上窜!怕耽误时间就不要读啊!世界上居然有这样的奇葩,今儿总算是见到了!

  带着一股子火气的白韶华“唰”的一声站起,拿着那张白纸,清了清嗓子,读了起来。

  “尊敬的吴老师,您好!首先,我真诚的向您表达的歉意,因为我的数学成绩,让您颜面无存,并且动气伤身,我深深的感到内疚!!……”原本诚恳的话语,被白韶华不着调的语气弄得有些让人不舒服,底下有同学开始捂着嘴巴,皱着眉头。

  “道歉的同时,我也奉劝老师几句,喜伤心,恐伤肾,思伤脾,而怒,则伤肝!”刚念道此处,有的同学忍不住,偷笑起来,但碍于吴唯毅严肃的表情,并不敢笑出声来。

  “肝脏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所以在人的有生之年,可以发怒的次数也是有限的,如果用完了这有限的次数,那么结果……”读到这里,白韶华顿了顿,声音有些嗡嘤,目光随意扫了下周围,已经有同学趴在桌子上“颤抖”。

  至于么?白韶华不禁白眼,继而读到:“因此,看到昨晚老师愤怒的情形,我心堪忧!!望老师听学生一句劝,不要再随意的动怒,发火!俗话说的好,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我说这些,是不太好听,但是这绝对是大实话,万望老师不要生气!古代真正开明的皇帝,都是勇于纳谏的,而做臣子的,是不需要谨言慎行的!”读到这里,白韶华实在读不下去了,因为全班同学已经从偷笑转为大笑,从大笑转为狂笑,一个个东倒西歪,涛声巨浪声声来袭,白韶华扫了扫一屋子的人,都已经笑抽了……

  

继续阅读《寂寞常青藤》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