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晴,宇文轩(弃妃是个狠角色)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弃妃是个狠角色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慕容晴
简介:“今生今世,我们永不再见!”一纸休书,把她关到了偏院
她迎风落泪,对月长叹;他坐拥小妾,把酒言欢! 他是南朝的王爷,却用情不专
她是受尽屈辱的休妃,情深不寿! 他恨她薄幸,她恨他无情! 兵临城下,他弃她而去,她成了俘虏
北朝的王爷,却对她一见钟情
战乱再起,两国交战之时,他赫然发现,那端坐在战车上,一脸冷笑的北朝王妃,竟是他的弃妃?!
角色:慕容晴,宇文轩
慕容晴,宇文轩(弃妃是个狠角色)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弃妃是个狠角色》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藏个男人在闺房


月色凄迷,仿佛有雾。
已是三更时分,整个尚书府中静悄悄的,连灯都已熄了。只有后花园中大小姐的闺房中,还有一点暖黄的火光,尽管火光很微弱,却是黑夜中的一盏亮光,照得人心头一暖。
慕容晴抬起头来,拿针挑亮烛光,手里还有仅剩了一半的绣活。再有三天她就要嫁给自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父亲的义子宇文轩,所以在做这些绣活的时侯,她的心里充满了希望和喜悦,唇角止不住上扬,带着新嫁娘的娇羞和兴奋。
凉风吹过,窗户“吱呀”一声被吹开,顿时屋子里浸满了寒意,连烛光都影影绰绰、忽明忽暗。她微微皱眉,放下针线,起身来到窗前,打算把窗户关上。凄迷的月影斜照着静寂的庭园,枯树在风月下摇曳,迎着扑面而来的秋风,慕容晴忍不住机伶伶打了个寒噤。
她赫然看到,竟有个人出现在窗前,这个人仿佛刚刚自薄雾中凝结出来,出现的极其突兀。这不是最可怕的地方,可怕的是他的那张脸,那张脸上竟然流着血,怵目惊心的鲜血!这是人是鬼?别说是慕容晴这样的千金小姐,就算是一个大男人见了,只怕也要吓的“哇哇”大叫!
就在她吓的惊魂未定,张口欲呼之时,忽然被那人掩住了嘴。那人掩住了她的嘴,只低低的说了一句:“救……救我……”便轰然的倒在窗台上。
感受到唇上沾染着的血腥还带着微温,慕容晴马上判断出,这不是鬼,一定是人!只是这个人为什么半夜三更会出现在这里,又为什么满身是血?他会不会是死了?一念及此,她觉得更恐怖了,呆立了几秒钟,才大着胆子,用手探试着那人的鼻息……她的手指触摸到他温热的脸庞,感应到微弱的鼻息!
先前的恐惧已经被一丝欣喜所替代,这人还活着!慕容晴拍了拍胸口,强迫自已定下心来,既然这个人未死,是不是应该救他呢?毕竟是一条生命,可是这样做好吗?这可是深更半夜了?
况且这人还是男子,虽然满脸披血,不过依稀能够感觉到他应该是个很年轻的男子……
正在踌躇,忽又听到男子喃喃自语般低吟:“……救我……”
由于他受伤极重,连声音也透着微弱,慕容晴听到这救命的呼唤,忽然做了一个决定,先不管那么多了,先把人救了再说!
“小姐,出了什么事情?”丫鬟小镜听到屋子里的动静,忙从外间掌了灯进来,她可是慕容晴的贴身丫鬟,平时都和小姐起居在一起。
慕容晴还不知道该怎么说,小镜却已然尖叫起来,她一眼就看到趴在窗台上的男子,这半夜三更的,实在太可怕了!
“你小声一点!”明明自已还吓的两条腿发软,慕容晴却出声制止了她。
“小……小姐……这到底是怎么会事?”小镜吓的结结巴巴的,连说话都不利索了,“这个人是谁?”
“我也不知道!”慕容晴皱了皱眉,敛定心神:“先把人救了再说吧。”
“可是……这是个男人……而且我们也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小镜不但害怕,而且还有点顾忌,毕竟这是小姐的闺房,一个不明来历的大男人出现在小姐的闺房中,若传扬出去,是一件多么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情。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弃妃是个狠角色》

第2章 :累的几乎虚脱


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镇定和果断,慕容晴瞥了她一眼:“救人要紧,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说着她抓住了那人的肩膀,用力往上托。
小镜虽然心里有一百个不愿意,却也不愿意拂逆小姐的意思,只好上前帮忙……两人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把人拖到房中,慕容晴累的几乎虚脱,小镜也是气喘吁吁。
借着微弱的灯光一瞧,那人虽然血流满面,俊伟的样子隐约还可从五官追溯得出,而且还相当的年轻。只是额上的伤口不断的往外流血,看上去样子十分可怕。
“快把金创药拿来。”容不及多想,此时慕容晴只有一个念头,不管怎么样,先要救人,这男子血流满面的样子实在太可怕了。
小镜虽然吓得手足无措,仍然听话的拿来金创药。
慕容晴替男子止了血,并替他把额上的伤口包扎住,这才看清楚男子的样貌。只见他两道剑眉斜飞入鬓,长长的睫毛投下的暗影,映着鼻梁上的一点,紧抿的双唇,看起来五官十分出采,有说不出的俊朗。
小镜这时大着胆子问了一句:“小姐,咱们把他救了,若是万一让老爷知道,那可怎么办?”
慕容晴怔了一下,才道:“只要你不说,只怕老爷也不能发现。等这人醒过来,我就让他走,你可决不能把这件事告诉给别人。”
小镜忙不迭的点头:“小姐放心,我一定不会说的……”说到这儿,想起来什么似的又问:“可是明天轩少爷要来下聘,若是这人还没有走,让轩少爷发现,可不得了!”
慕容晴眉头又是一皱,烛光下依稀看到她绝美出尘的一张脸,五官精致,肌肤如玉,特别是那对清澈的眼眸,顾盼之间有着令人心醉的风情。她想了想才道:“到时侯再说吧,实在不行,我就称病不见轩大哥,应也无妨。”说到这儿,又吩咐道:“去把参汤端来。”
小镜刚走出去,男子忽然咳了起来,慕容晴吃了一惊,忙举了烛台看他,右手微颤,晃动了烛台,几滴烛油滴在男子颈上。
男子乍然睁开眼眸,烛光下只看到一张清丽无双的秀脸,双颊晕红,眸光如水,神态既是怜惜,又是关切,竟似一眼万年。当前情形,宛若在梦中,他不禁看得呆了。
慕容晴给他看的脸上一红,低声问道:“你醒了?”看到小镜端了参汤过来,把碗递过去:“先把参汤喝了吧。”
男子伸手去接,可惜手上无力,差点把汤全洒在身上。慕容晴抢过碗来,这时救人要紧,也顾不得什么,只好一口一口喂他喝了。男子喝了参汤后,眼中渐渐现出神彩,默默的凝望着她,既像是感激,也像是悸动,更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忽然又是一阵喘息,蓦的吐出口血来,又昏了过去。
屋子里很干净,充满了桂子和菊花的清香,蜡台已烧剩残蜡,梁顶上还吊着琉璃灯。阳光自窗棂透进来,洒落一地。
西门正奇就在这个时侯醒来,醒来后发现置身在一间颇为精致的房间内,房内由一只书架隔开,其实屋里也没有什么过多的摆设,但是每一件物品都显得与众不同的精细和别致,西门正奇见多识广,甚么好东西没有见过,可是这房间里的东西却能让他看得出主人的品味与众不同。阳光正斜斜的照在窗前女子的身上,女子背对着他,身着一件粉色的衣裳,被阳光一照,越发显得粉嫩可人,虽看不清女子的面目,但是自然的散发出一股清新脱俗之感。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弃妃是个狠角色》

第3章 :清白可就难保


西门正奇轻咳一声,试图一个人坐起来。
女子听到西门正奇的轻咳,赶快放下手中的针线,快步来到床前,柔声道:“公子醒了?先不要乱动,我扶你坐起来。”这声音竟说不出的悦耳动听。
西门正奇才看清女子的样貌,这女子年纪绝不会超过十八,只见她五官精致,肌肤如玉,特别那对眸子,清澈的就像用山泉洗涤过,汪汪的似要滴出水来,顾盼之间别有风致。
女子扶着西门正奇慢慢坐起来,又倒了一碗水端来扶着他喝下,这才盈盈一笑。女子长的清丽脱俗,但是这一笑却媚态横生,有说不出的娇媚可人。
这样生动的笑容,西门正奇看的一呆,心里就像是有甚么东西被融化似的,这笑容就像是吹皱了一池春水的春风,他整个心里便暖洋洋的,有说不出的温存。依稀记得,昨夜恍惚间就是见到了这样的一张倩容,心弦一震,有些发怔。
女子正要说话,忽然听到房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一名丫鬟慌慌张张的跑进来:“小姐,轩少爷下聘来了,他要见你。”
女子皱了皱眉,西门正奇感到她连皱眉的样子也十分的好看,原来一个女子可以美的不讲逻辑,就连一颦一笑都是别样动人。
女子还没有说话,忽听到门外传来男子的声音:“晴儿,你怎么不出来见我?”声音低沉,却十分中听。
女子脸色蓦的变了,对丫鬟说道:“我去应付轩大哥,你在这里守着,千万不要让人进来。”说着匆匆忙忙的离开了房间。
屋子里只剩下西门正奇和丫鬟两个人,西门正奇清了清嗓子,悄声问道:“敢问姑娘,这是哪里?”
丫鬟瞥了他一眼,有些不悦的撇了撇嘴:“你昨天晚上是怎么跑到这里来的?幸好你遇到是我家的小姐,若是遇到别人,肯定连命也没了!”
西门正奇讪笑着摸了摸鼻子:“姑娘说的极是。”
“我告诉你吧,我们这里是户部尚书慕容桓大人的府第,刚才那个就是我家小姐……”丫鬟说到这儿又指了指自已:“我叫小镜,是小姐的贴身丫鬟。”
“哦……原来是慕容大人的府上……”西门正奇苦笑一声,连他也不知道怎么会逃到这里来的,此次进京,主要是向皇上五十大寿,他特地从齐城赶来给皇上祝寿的,没想到进入南郡便遭到刺客的追杀,在慌忙之中,他只顾着逃命,哪里会想到逃到这里来呢?
小镜见他不说话,上下打量着他,问:“你好点了没有?能不能动?”
西门正奇不知道她问这话是什么意思,便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你既然能动,就赶快离开这里。我家小姐很快就要成亲了,有很多事情要忙,要是让人发现你呆在这里,我家小姐的清白可就难保了!”小镜说的是实话,救人虽然是小姐的意思,不过小姐也说了只要这人醒了就让他尽快离开这里,毕竟事情太过重大,若是传扬出去对小姐一点好处也没有。
西门正奇脸色一怫,顿时生起几分不悦。转念一想,这丫鬟说的也对,毕竟他一个大男人呆在一个小姐的闺房,确实不像样子。挣扎着立起身来:“姑娘说的对,我这就走……”说着抬步下床,打算离开。可惜他失血太多,脚一沾地,就觉得体力不支,冒出了一头的冷汗,脸色也愈见苍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弃妃是个狠角色》

第4章 :风言风语


小镜吓了一跳,忙上前扶他:“看样子你失血太多,暂时还不能离开这里……”又跺了跺脚:“这可怎么办?要是给人发现了可怎么办?”
西门正奇听了这话心里有些气,虽说是这主仆二人救了他,不过这丫鬟的态度却让他感到很不舒服,强挣着推开小镜:“你放心,我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我这就走!”说着果真摇摇晃晃的往外走去。
小镜急的追过来,“你就这样跑出去,还不是要给人发现?”
西门正奇更加不悦,冷冷的道:“多谢你们对在下的照顾,这里既然不是久留之地,我自来处走便是。”说着居然咬牙往窗前走去。
小镜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只觉得这个人的脾气倒是大的很,好像受不得半点委屈似的,随便一句话就让他变了脸色,也有些生气,就没有跟过去。忽然看到那人竟然从窗户里直接跳了出去,接着她听到一声惊喝:“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出现在晴儿的房间里?”
西门正奇本来憋着团怒火,刚跳出去,就看到庭院里站着一个中年男子,指着他大呼:“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抬头看时,只见中年男子年纪在四十开外,穿着一件大红色的锦袍,眉宇间和慕容晴有七八分的相似,心下有些困惑,反而没有说话。
小镜听到窗外的一声惊呼,知道不好,慌慌张张从屋子里跑出来,朝中年人辩解:“老爷,这个人是昨天小姐救回来的,现在他醒了,所以才让他尽快离开。”
慕容桓听了这话,眼底卷着一层怒意,指着西门正奇大呼:“你是干什么的?怎么会出现在我们府中,快说?”
西门正奇抚住额头,外面的阳光刺目的叫他睁不开眼,而且头昏发懵,勉强扶着窗台立住,慕容桓已然气的大怒:“来人,快把这人给抓住。”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女儿的房间怎么会跑出一个大男人,就算如小镜所说他是女儿救回来的,可女儿很快就要嫁人了,这时侯出了风言风语,对女儿可是大大的不利!
西门正奇忽然冷冷的瞥他一眼:“慕容桓,见了本王,你还不下跪?”
西门正奇说这话时,语气有说不出的犀利。虽然人还是虚弱的要靠着墙才能站稳,可是他身上那种气势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变得有说不出的高贵和威仪,令见到他的人不由的生出几分的尊敬来。
慕容桓的脸色也变了,他本来生气,听了这句话,禁不住有些困惑。眼前的这个男子额上用布包扎,紧紧的压住眉际,一时间看不清楚容貌,有些嚅嗫的道:“敢问阁下是?”
西门正奇又大喝了一声:“慕容桓,你连本王也认不出来了吧?”
慕容桓从头到脚的打量着他,忽然像到了什么似的,脸色又是一变,惊慌失措的跪倒在地:“老臣不知王爷驾到,请王爷恕罪!”急步抢上来扶住西门正奇:“王爷身体虚弱,还是先坐下来休息片刻。”这会儿他再也不敢说让人把西门正奇抓走的话了,因为他完全认出来西门正奇这个人,认出来是这个人,他真是吓的身上的汗冷都流了出来。此人可是堂堂的齐王,南朝的定北将军,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给人打伤,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西门正奇的脸色这才有所缓和,沉声道:“慕容大人不必惊慌,本王倒是要谢过令千金的及时援手……昨晚本王刚入南郡,就遭到刺客的追杀,谁想到竟然误闯到这里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弃妃是个狠角色》

第5章 :惊鸿一瞥


小镜听了这话也是吓的脸都白了,谁也想不到昨天晚上救的人居然是堂堂的王爷,这个还不是最重要的问题,最重的是,刚才她还那么对他说话,要是降罪下来,她不敢再往下想……也忙跪下,“奴婢不知王爷尊驾,冒犯之处,还望王爷恕罪!”
西门正奇冷哼一声,瞥了小镜一眼,淡淡的道:“算了,昨天晚上若不是你和慕容小姐救了本王,本王根本就不会站在这里,你起来吧。”
小镜这才战战兢兢的立起身来,忙着和下人们一起张罗着西门正奇坐下。
慕容桓见西门正奇的脸色稍有缓和,又小心翼翼的奉上茶水:“王爷,请慢用。”
西门正奇才刚强撑着跳出窗子,早就气虚乏力,虽然昨天晚上伤的并不重,却失血太过,以他的脾气,根本就不会轻易放过,不过今天他没有打算再追究下去,坐下来喘了口气,让这眩惑的感觉一直让他感到连脚下也浮的,好像随时都会倒下。
慕容桓看到他的脸上虚汗淋漓,连唇角都是苍白的,连忙吩咐下人:“快把太医请来。”
西门正奇摆了摆手:“不必请太医,随便请个大夫便是。”他可不想被人行刺这件事让皇上知道,想他多年未入南郡,一入得南郡便被人行刺,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隐秘,他决心要偷偷查清楚这件事情。
慕容桓连连称是,他虽然认得出齐王,平素与齐王并无交集,根本揣摩不出他的意图。越是这样,便越觉得心惊胆颤,忐忑不安。
正自不安,忽然听到慕容晴的惊呼声。她才刚刚把宇文轩打发走,就急忙赶回来,就是怕出什么意外。没想到一入得院子,就看到西门正奇正坐在院子里,而父亲和一干下人都垂手而立,她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人未到,声先至。
慕容桓忙瞪了女儿一眼,斥声道:“晴儿快来见过王爷。”
“王爷?”慕容晴傻眼了,环视着四周,惊讶的问:“什么王爷,哪个王爷?”
小镜慌的忙上前去扯她的衣袖,悄声道:“小姐,昨天晚上救回来的那个人就是王爷……”
慕容晴怔住了,抬头把目光移向西门正奇,这个人就是王爷?那他为什么昨天晚上会出现在自已的窗前?又为什么会受伤?虽然满脑子的疑问,却也跪倒行礼:“小女子见过王爷。”她的声音既细又柔,如此说话,让人听了感觉很舒服,就像刚刚喝了杯美酒似的,带着醉人的醇香。
西门正奇看到了她,黑眸就开始收缩,虽然脸色还是苍白而冷漠的,可是他的声音已透着几分温暖,轻声道:“本王还要多谢小姐的救命之恩,小姐快起来吧。”
慕容晴这才盈盈起身,带着困惑立在父亲的身边。
虽然刚才在房中已然清楚的看到慕容晴,现在看来,只见阳光照在她的脸上,秀挺的鼻尖白玉似的一点,她微微颌首的姿态像极了一幅画,或者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人,竟让人有种摸上一把的冲动。西门正奇觉得惊讶极了,每看她一眼,都会令他有种惊艳的感觉,别的女人也许只是惊鸿一瞥,而他却在短短一刻钟内数度惊讶,这惊讶的感觉立时让他有种跟她相依到白头的冲动。
他忽然问:“听说慕容小姐很快就要出嫁了,可是真的?”他这句话不像是问慕容桓,倒像是直接跟慕容晴对话似的,连他的黑眸也牢牢的盯在她的脸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弃妃是个狠角色》

第6章 :无礼的要求


慕容晴顿时涨红了脸,顿了半晌,才怩声道:“正是。”
阳光映在她脸靥上,暗的亮的,都在她那张俏脸上柔和得泛了花,这女子的姿容秀丽轻盈。他的心震颤了那么一下,不知道是极端开心还是太过震惊,然后心脏大力的撞击着肋骨,好像直接要破膛而出。这真是奇怪的感觉,他是堂堂的齐王,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怎么今天会对一个萍水相逢的女子会有这种感觉。
他忽然朝她微微一笑,充满嘲弄的问:“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子这么有福气?”说到这儿,语音一转,似乎带着某种威胁的意味:“不如……你嫁给本王如何?”
此言一出,在场所有的人都大惊失色,谁也想不到齐王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要知道大小姐可是再有三天就要跟轩少爷成亲了。慕容晴几乎以为自已听错了,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倒是慕容桓上来解围似的道:“王爷说笑了,小女早已许配人家,而且马上就要过门了。”
“说笑?”西门正奇的笑容又充满讥诮,看似漫不经心,语气却坚定的不容置疑:“本王可是认真的!”
此言一出,不但慕容晴怔住了,在场的所有人都怔住了,全都发呆似的盯着西门正奇,感觉这个王爷说话很不靠谱,慕容晴才刚刚救了他,他就提出这样无礼的要求,要知道慕容晴可是再有三天就要出嫁了!
慕容晴困惑的打量着他,不知道他为何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更不知道他心里打的什么主意,正在疑惑,忽然看到西门正奇呵呵一笑:“本王只不过开个玩笑,大家不必紧张。”
慕容桓这才擦了把冷汗走上前:“王爷说笑了,现在王爷身上有伤,不如先移到房中休息。”
西门正奇微微点头,“也好……”他坐在这里说了这几句话,其实早就虚弱到不行了,只是在勉强撑着,慕容桓的话正中他的下怀。
几名仆人七手八脚把西门正奇抬到房中。慕容晴还在发呆,虽然方才西门正奇一笑置之,可是那眼神,好像要直穿透人的内心似的,莫名让她有种不安的感觉。要不是小镜上来道:“小姐,我们回去吧。”她还没有从这种心境中恢复过来。
小镜扯了扯她的衣袖,撇了撇嘴:“小姐,你不觉得这位齐王太奇怪了,我们昨天晚上才刚刚救了他,怎么他今天就说出这样无礼的话?”
慕容晴伸手掠了掠鬓发,强自镇定心神,嫣然笑道:“算了,不用想那么多了,反正我们连人都已经救了,想的多没用。”
“是啊……”小镜忽又高兴起来,脸上泛着兴奋的光:“反正再有三天小姐就要出嫁了,不用理会这个无聊的王爷。”她是真心替自家小姐高兴,宇文轩是老爷的养子,而老爷一直膝下无子,把这个养子当成亲生的一般,小姐和宇文少爷一成亲,也了却了老爷的一桩心事,而且就算小姐成亲了,还是会和未出阁前一样,住在这尚书府中,想来实在令人高兴。
慕容晴脸上也浮现出向往的笑意,能嫁给宇文轩实在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也是她从小的梦想。父亲正是因为看穿了她的心思,才及早把她婚事给订下来。慕容桓和别人的想法不同,以他堂堂尚书家的千金,就算是进宫入妃也是一件极为容易的事情,然而他却知道伴君如伴虎,宁愿女儿嫁一个平凡人,能够平安喜乐的过一生,远离宫廷中的纠纷,这样就尽够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弃妃是个狠角色》

第7章 :抛头露面


看到小姐脸上泛出的笑意,小镜又忍不住取笑起来:“小姐,才刚刚跟轩少爷分开,你就又想他了?”
“哪有……”慕容晴话虽这样说着,仍然红了脸,轻啐一声:“小镜,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连本小姐也敢打趣?”
“不敢……”小镜调皮的吐了吐舌头:“走吧。”
慕容晴正打算跟她一道回房,忽然看到王总管匆匆走来,见到她说慌忙道:“小姐,老爷要你过去一趟。”
慕容晴皱了皱眉,这略带的几分郁色,非但没有使她的容颜减色,反而增添了一股婉丽之色,她微微点头:“好,我这就去见爹爹。”说着信步跟着王总管来到书房中,其实不用想也知道父亲是为什么事情找她,必定是因为她私下救了齐王,所以父亲才要教诲一番。
到了书房,她还未及说话,就看到父亲微扫她一眼,沉声道:“晴儿,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会事?你一个千金的小姐,怎么把人轻易救下来,而且还让他在你闺房中休息,幸好这人是王爷,若是普通人,传扬出去,你教为父的颜面何存?”
“当时的情问题紧急,女儿实在没想到那么多……”慕容晴说到这儿,脸上堆满了笑意:“父亲别生气,反正这次救的人是王爷,也不是什么坏事!”
“不是坏事?”慕容桓瞪了女儿一眼,方才在院子里,齐王的话虽然有戏谑的成份,但是总教人质疑。
毕竟女儿生得花容月貌,他一心想让女儿平安喜乐的过一生,逃避那些宫廷中的纠纷,居然随随便便就救了个王爷,若真的被这王爷看中,再出了什么事端,可真令人始料不及了。
“爹爹……”慕容晴撒娇的摇着父亲的手臂:“你担心什么,再有三天女儿就要嫁给轩哥哥了,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好了。”
“但愿如此……”慕容桓长叹一声,又想起什么似的嘱咐女儿:“这几天王爷在咱们府中,你可千万不要抛头露面,再生什么事出来,父亲还等着三天后把你平平安安的嫁给轩儿呢!”
“这点请爹爹放心,女儿小心便是了。”回想起西门正奇那犀利的眼神,慕容晴禁不住打了个寒噤,父亲说的对,千万不要生事的好。
慕容桓这才摆了摆手:“你去吧,我再去瞧瞧王爷,看样子他昨天伤的不轻……”
“是的,昨天晚上女儿看到他的时侯,也是吓了一大跳……”想到昨天晚上看到西门正奇的一幕,慕容晴还是心有余悸,昨天晚上她简直以为自已见到鬼,而不是一个人。
慕容桓点头:“走吧。”
说话间父女二人离开了书房,慕容桓径自往客房中走去,不管怎么说,毕竟是齐王爷,他无论如何也不敢怠慢。
来到客房中,请来的大夫已替西门正奇把了脉,开了药方,西门正奇默默的躺在榻上,虽然虚弱,并无睡意。
“王爷觉得身体怎么样了?”看到西门正奇虚弱的样子,慕容桓关切的问题,毕竟这可是齐王,倘若在他府中出了意外,就算他慕容桓有几个脑袋也担待不起。
西门正奇瞥了他一眼,有些虚弱的道:“不妨事,这点小伤本王根本不放在心上。”他说的是实话,像他堂堂南朝的定北将军,身经百战,什么样的伤没有见过,这对他二十几年的战争生涯来说,并不致命。但是谁向他下的手就颇令人费解,像他才刚刚自齐城来到南郡,根本就没有几个人知道他的行踪,怎么会一入南郡就让人追杀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弃妃是个狠角色》

第8章 :蠢蠢欲动


“王爷这次遇险,是不是有什么仇家?”慕容桓本不想问的,沉吟了一番,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起来。
“这个……”西门正奇嘲弄的笑笑,“本王也不清楚,不过这件事太过诡异了,本王一定要调查清楚。”
“如蒙王爷不弃,老夫可以助王爷一臂之力。”慕容桓赶紧表态。
“不必了,本王的事情本王自已会处理!”西门正奇说到这里,意味深长的吸了口气,忽然问:“令千金什么时侯成亲?”
“三天之后……”慕容桓话一出口,心头就掠过一丝不安,不知道齐王这样问,到底是什么意图?
西门正奇脸上的笑意更深:“三天……”三天的时间足够他做很多事情了!
是夜,月在中天,大地上冷清的洒满了银辉。
南朝皇宫。
御书房内。
当今皇上正在在报阅奏章,忽然听到房顶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动,这声音像是极有规律似的,敲打在玉瓦上,先是一长两短,再接着一短两长,然后是一长一短一长。皇上放下手中的羊毫笔,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朗声道:“你既然来了,为何还不现身?”
只听“坪”的一声,窗户给人一把推开,一个人影倒勾着飞入书房中,来到皇上面前,翻身下跪:“微臣叩见皇上,恭请皇上圣安。”
“齐王不必多礼,快快平身。”皇上淡定的看着他,似乎对他这样的举动早就习已为常,脸上很是平静。
来人正是齐王西门正奇,他起身后,站定在皇上面前,然后有些赫然的道:“微臣这次来得迟了,请皇上降罪。”
“来了就好,何罪之有。你看座吧。”看得出皇上对齐王西门正奇很是厚爱,当他看清楚西门正奇的模样的时侯,禁不住吓了一跳,诧异的问:“齐王,你这是怎么会事?”
西门正奇有些赫然,摸了摸额上的伤:“皇上,微臣前天晚上才到南郡,却不想一入南郡就遭到刺客的追杀,若不是微臣有些武功,只怕在劫难逃!”
“是谁这么大胆!居然要刺杀你?”皇上脸色一沉,他实在想不到,在南郡城中,会有谁这么大胆,要对齐王不利。
“皇上息怒!”西门正奇微一沉吟:“微臣也觉得事有蹊跷,想来微臣之所以会被人刺杀,应该是和北朝有关。”
“北朝?”皇上皱了皱眉,南朝和北朝一向并立而恃,两国交恶已有多时,若不是三年前西门正奇一举歼灭了北朝入侵的十万大军,使得北朝的势力减弱,老百姓才可以得已喘息,只没想到才平静不过三年,北朝就又蠢蠢欲动了!
“回皇上,前天晚上微臣和刺客曾经交手,从他们的武功可以断出,绝对不是我们南朝的路数,想来北朝又想挑起战事了!”西门正奇说到这里,黑眸就紧紧的收缩着,他虽无十分的证据,凭他多年与北朝对敌的经验来看,这次绝对和北朝脱不了干系!
皇上仰头望了望窗外的月色,默然长叹一声:“倘若如齐王所言,北朝真的准备兴兵作乱,我们还需要尽快做好准备才是。”
“皇上所言极是,所以微臣决定马上启程回到齐城,及早做好防范!”西门正奇说到这里,脸带赫然:“不过微臣这要一走,只怕皇上的寿诞不能参加了,还望皇上恕罪!”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弃妃是个狠角色》

第8章 :蠢蠢欲动


“王爷这次遇险,是不是有什么仇家?”慕容桓本不想问的,沉吟了一番,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起来。
“这个……”西门正奇嘲弄的笑笑,“本王也不清楚,不过这件事太过诡异了,本王一定要调查清楚。”
“如蒙王爷不弃,老夫可以助王爷一臂之力。”慕容桓赶紧表态。
“不必了,本王的事情本王自已会处理!”西门正奇说到这里,意味深长的吸了口气,忽然问:“令千金什么时侯成亲?”
“三天之后……”慕容桓话一出口,心头就掠过一丝不安,不知道齐王这样问,到底是什么意图?
西门正奇脸上的笑意更深:“三天……”三天的时间足够他做很多事情了!
是夜,月在中天,大地上冷清的洒满了银辉。
南朝皇宫。
御书房内。
当今皇上正在在报阅奏章,忽然听到房顶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动,这声音像是极有规律似的,敲打在玉瓦上,先是一长两短,再接着一短两长,然后是一长一短一长。皇上放下手中的羊毫笔,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朗声道:“你既然来了,为何还不现身?”
只听“坪”的一声,窗户给人一把推开,一个人影倒勾着飞入书房中,来到皇上面前,翻身下跪:“微臣叩见皇上,恭请皇上圣安。”
“齐王不必多礼,快快平身。”皇上淡定的看着他,似乎对他这样的举动早就习已为常,脸上很是平静。
来人正是齐王西门正奇,他起身后,站定在皇上面前,然后有些赫然的道:“微臣这次来得迟了,请皇上降罪。”
“来了就好,何罪之有。你看座吧。”看得出皇上对齐王西门正奇很是厚爱,当他看清楚西门正奇的模样的时侯,禁不住吓了一跳,诧异的问:“齐王,你这是怎么会事?”
西门正奇有些赫然,摸了摸额上的伤:“皇上,微臣前天晚上才到南郡,却不想一入南郡就遭到刺客的追杀,若不是微臣有些武功,只怕在劫难逃!”
“是谁这么大胆!居然要刺杀你?”皇上脸色一沉,他实在想不到,在南郡城中,会有谁这么大胆,要对齐王不利。
“皇上息怒!”西门正奇微一沉吟:“微臣也觉得事有蹊跷,想来微臣之所以会被人刺杀,应该是和北朝有关。”
“北朝?”皇上皱了皱眉,南朝和北朝一向并立而恃,两国交恶已有多时,若不是三年前西门正奇一举歼灭了北朝入侵的十万大军,使得北朝的势力减弱,老百姓才可以得已喘息,只没想到才平静不过三年,北朝就又蠢蠢欲动了!
“回皇上,前天晚上微臣和刺客曾经交手,从他们的武功可以断出,绝对不是我们南朝的路数,想来北朝又想挑起战事了!”西门正奇说到这里,黑眸就紧紧的收缩着,他虽无十分的证据,凭他多年与北朝对敌的经验来看,这次绝对和北朝脱不了干系!
皇上仰头望了望窗外的月色,默然长叹一声:“倘若如齐王所言,北朝真的准备兴兵作乱,我们还需要尽快做好准备才是。”
“皇上所言极是,所以微臣决定马上启程回到齐城,及早做好防范!”西门正奇说到这里,脸带赫然:“不过微臣这要一走,只怕皇上的寿诞不能参加了,还望皇上恕罪!”

继续阅读《弃妃是个狠角色》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