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朵朵,陆景城(蜜糖七分甜(书号:1876))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蜜糖七分甜(书号:1876)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叶朵朵
简介:简介:渣男放她鸽子,害她被一个妖孽男吃干抹净
吃亏?NO!
她叶朵朵的准则是:吃了亏一定要从对方身上找补回来
于是,她掏出为渣男准备的特殊药剂,喷了妖孽一个不能人道
六年后,她华丽归来,再遇妖孽,心虚之余依然恶性不改!
赚他的钱,利用他跟亲爹继母挣家产,跟渣男渣姐斗法
总之,把他算计了个渣都不剩
尘埃落定
他终于逮住还想跑的她
“叶朵朵,你赚我的钱,用我的人,难道不打算给我点好处?”
角色:叶朵朵,陆景城
叶朵朵,陆景城(蜜糖七分甜(书号:1876))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蜜糖七分甜(书号:1876)》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难道他不来了


锦州酒店808号室。

叶朵朵坐在KING滨海IZE的床边,低头看了看表。

六点了,陆景城那个死东西竟然还没来。难道他不来了?答应的好好的,最后一次了他还敢放她鸽子?

想了一会,从包里掏出一瓶喷剂看了看,她的唇边才勾出些许恶魔般的浅笑。

死男人,敢跟那个拖油瓶劈腿。今晚之后,她就让他一辈子都软着硬不起来。

又过了半个小时。叶朵朵等烦了。理了理黑色蕾丝裙的小肩带后,她站了起来。

正准备给陆景城打电话,房间门突然被撞开了。

“景城!”叶朵朵在第一时间调整好面部表情,扬起花蝶般灿烂的微笑转过身来。

但是……

“你是谁?”

叶朵朵下意识的捂住半露的胸,瞪着闯进来的男人。淡雅如雾的灯光中,这男人一双幽深的眸散着点点如鹰的狠光。

他步法极快的奔到叶朵朵身边,突然就抱住了她。

“别动,配合我。”

磁性的声音低沉如磐石相碰触人心扉。叶朵朵却被他这浑身的酒气熏的头发昏。

“你谁啊,配合你?”

她生气的低吼,同时抡起小拳头在男人的后背砸着。

男人身子一紧,腾出一只手紧紧扣住她的后脑勺,让她的脸呈现在他眼眸下。只看了一眼,他就嫌弃的皱了眉。

这女人化的像只火鸡,要不是身后有追兵,他真是懒得多看她一眼。

“快,这边,刚刚我看到他朝这边跑了。”

门外喧嚣声渐渐近了,男人长眉一锁,再不理会叶朵朵的叫嚣,低头堵住了她的唇。

瞬间的震惊之后,叶朵朵更加卖力的抵抗。哪成想,她那点三脚猫的功夫到这个男人的面前简直成了异样的调情。

……她反抗的越狠,他掠夺的越深。

仅仅几秒钟之后,她就被这男人压到了床上。

“女人,你给我听着。配合我演好这场戏,我不会亏待你。”

唇贴着唇,男人厮磨出这么一句。叶朵朵火冒三丈,直接对着他的唇咬了一口。

淡淡的铁锈味在男人唇边蔓延,他的深眸倏然掠过一抹寒光。

下一秒,这男人便如发了狠的猛兽一般……

门外隐约传来刚刚那些人懊恼的说话声,他们没找到人还在走廊上徘徊。

叶朵朵很想开口提醒他们,可是她……连缓口气都难。

……叶朵朵的脑袋轰的一声炸开了。

她绝对没想到,本来准备玩鹰的自己竟然被鹰啄了眼。

虽然此鹰非彼鹰,虽然啄了她这只鹰长得天怒人怨的妖孽。但是,这改变不了她吃了大亏的事实。

她叶朵朵准则里,吃了亏是一定要从对方身上找补回来的。

所以,当满室的激情退去,那妖孽携着浓重的酒气完事后睡去的时候,她翻身起来了。

找出刚才那只喷剂瓶,对着男人就是一阵乱喷。

让你睡我,让你嚣张,让你一辈子举不起来。

这就是欺负她叶朵朵的下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蜜糖七分甜(书号:1876)》

第2章 十年,自己才是最傻的那一个


离开酒店回到叶家的时候不到十点,父亲和继母晚上有聚会,还没回来。

一楼一片寂静,佣人睡了,只留了稍显黯淡的壁灯,二楼黑灯瞎火,隐隐有些许奇怪的响动传来。

声音是从继母带过来那个拖油瓶,她名义上姐姐的房间里传出来的。

叶朵朵忍着全身拆解般的疼痛,心头咒骂着酒店里那个妖孽,咬牙上到了二楼,刻意放缓了脚步走到了叶倾颜的门口。

趴在门上听了一会。叶朵朵全身的毛都竖了起来。

她说陆景城那个混蛋今天怎么没去赴约呢,原来迫不及待的钻她姐姐的房间里来了。

还真是饥渴,父母出去参加个宴会的功夫他就找到家里来了。

开个酒店都不行吗?还是说这次也是跟上次一样,专程表演来给她看的?

想都没想的,叶朵朵一脚踢开了房门。

“砰”的一声巨响,惊动了床上一对野鸳鸯。

床上的情形刷新了叶朵朵对人类道德认知的底线。

本来当她发现陆景城那种跟叶倾颜有一腿的时候,她还以为他们的关系只是刚开始,还停留在拥抱的阶段。

哪知道,他们已经滚到床上去了。就像现在这样,二个人全身赤裸,抱在一起,紧的像对连体婴儿……

“朵,朵朵……”叶倾颜看见她吓的牙齿打颤,慌忙和陆景城分开,披上了衣服后就跑来门边,抱住了叶朵朵的胳膊。

“朵朵,你相信我,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真的,你一定要相信我。”

叶倾颜一双水眸泫然欲泣,小手紧紧揪着叶朵朵的衣袖,模样焦急的叫人我见犹怜。

说实话,在半个月前,叶朵朵都很喜欢这个继母带来的姐姐。

叶倾颜人长得极美,性子也温柔,来叶家十年,对她都很好。从不跟她争东西,耐心辅导她功课,甚至小时候她闯了祸,叶倾颜也替她担着。

叶朵朵甚至跟朋友炫耀过,她这个姐姐比亲姐姐还亲。

可这一切,在半月前都变了。那日,她本在学校上课,半途接到叶倾颜的电话说病了,让她赶快回来。

她没多想,只担心叶倾颜别是什么急症。所以一句多余的都来不及说就在课堂上站起来奔了出来。

哪知,到了家之后,病人没见着。依人小鸟见了一只。

叶倾颜靠在陆景城的怀里,娇声的哭诉。

“景城,我受不了了,明明我们相爱,她却非要霸占着你。”

“为什么我就这么命苦?她从小就处处比我强,现在还要抢走我最心爱的人。”

“我恨她,从来都恨,我再也不想伪装了。景城,你救救我。”

那一刻,叶朵朵才知道。自己挂在嘴边对别人炫耀的好姐姐,心里原来是恨她的,而且这个姐姐爱的人也是陆景城。

爱他,所以设了个局,让她撞破。

陆景城呢?那个主动追求她,说爱她胜过爱自己的男人呢?那一刻正紧紧的抱着她的姐姐。

十年,叶朵朵才知道,原来自己才是最傻的那个。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蜜糖七分甜(书号:1876)》

第3章 他们的孩子


看着此刻的叶倾颜,脑中回荡着那日她说过的话。

叶朵朵娇俏的脸上掠过一丝冷芒,她嫌弃的甩开叶倾颜的手,冷讥道:“那是什么样?行了叶倾颜,皮都掉了还装什么装?”

“叶朵朵,你凭什么这么说倾颜?”陆景城护花心切,上来就猛扯住了叶朵朵的胳膊将她甩道一边。

叶朵朵一个踉跄,往楼梯口方向倒去,扶住栏杆才站稳。

“陆景城,你明明答应了我晚上赴约,为什么不去?你说,为什么不去?”

想起今晚的遭遇,叶朵朵有些失控。

陆景城冷冷一笑,“我去干什么?之前要你不给,现在有了倾颜,你就算脱光了我也懒得看你一眼。”

“你……”叶朵朵恨不能把这男人碾死在齿缝里。

“叶朵朵。我实话告诉你,当初我会跟你在一起也就看在你是叶家小姐的份上。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倾颜,倾颜她也是正儿八经的叶家小姐。你知道吗?”

“景城,别说了。”叶倾颜哭着。咬着唇瓣,拼命的摇头。

陆景城看了她一眼,“倾颜,你怕什么?她妈都死那么多年了,你还怕什么?现在叶家的女主人是你妈妈,你是你父亲的亲生女儿,你怕什么?”

“不,别说了。我求你。”叶倾颜低垂着眸,掩下了眼底浮动的异样光芒。

叶朵朵瞪着眼,像看外星人一样的看着面前的二个人。

过了一会,她冷冷笑起来,指着叶倾颜的鼻尖骂道:“你这个拖油瓶,凭什么说是爸爸的亲生女儿?”

听到拖油瓶三个字,叶倾颜猛然瞪大了一双泪眼。

“不,我不是。我不是拖油瓶。叶朵朵,你听好了。我不是。”

“叶倾颜,你还要脸不要脸?抢人家男人还不够,父亲也抢?”

叶朵朵眼中带着冷光,晶亮的眸中尽是对叶倾颜的不削。

叶倾颜死死的咬着唇,沉默了足足五分钟之后,她才仿佛鼓足了勇气一般的咬牙道:“叶朵朵你也听好了。我不是什么拖油瓶。我是爸爸的女儿。亲生女儿。我妈跟爸爸是合法夫妻,是你妈那个贱人的出现才让我爸不得不暂时离开我们。”

“你说什么?”叶朵朵愣了,声音也有些飘忽。

叶倾颜冷笑一声:“你以为你妈怎么死的?病死的?你太天真了。叶朵朵,我告诉你,这么多年我忍够了。今天我就要让你明白,在这个家里,到底谁才是大小姐。”

上前一步,抬手一个巴掌甩在叶朵朵的脸上。

突然被打,叶朵朵蒙了,脑子里刚刚因为那些话而升起的疑惑都被打散了。

“你敢打我?”

“你竟然敢打我?”

连吼二声,叶朵朵恨不得撕了这个平时总装成一副受气小媳妇样的拖油瓶。

可没想到,还没等她过来撕,叶倾颜自己就扑了过来。她死死的掐住叶朵朵的肩膀,一个转身就把她带到了楼梯口。

“叶朵朵,你去死吧。你死就没人跟我争了。”

看着柔弱的叶倾颜此时爆发了惊人的蛮力,二秒钟的功夫她就把叶朵朵给压到了台阶边缘。

叶朵朵拼命维持身体平衡不让自己滚下去,而后抓住叶倾颜的手臂,狠狠的甩开。

趁着这个空隙,她一步跨到了旁边,还没松口气,就听“啊……”的一声惨叫。

原来叶倾颜在惯性的作用下,没控制住前倾的身体,一下跌了下去。

“倾颜!”

陆景城紧步追下去,却依旧没拦住滚成一只球的叶倾颜。

“啊……”

叶倾颜的哀嚎响彻整个叶家,接着叶朵朵的眼里都多了一抹血色。

那抹血色是从叶倾颜的下身渗出来的。身为医学院的学生,叶朵朵很敏锐的察觉了那抹血色的异样。

她盯着叶倾颜,叶倾颜揪着陆景城的衣服,“景城,我好痛,我们的孩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蜜糖七分甜(书号:1876)》

第4章 叶朵朵,你怕了


六年后,Z市郊区,某栋从外面看很不起眼的二层小楼里。

“哈秋,哈秋……”手持试管的叶朵朵连打了二个喷嚏。

“叶朵朵,哪个野男人又在想你了。”旁边某个粉雕玉琢却笑的狂魔乱舞的小男孩仰头问道。

叶朵朵毫不犹豫的在他毛茸茸的小脑袋上扇了一巴掌,“叶子熙,拜托你还记得我是你妈,请你保持对我基本的尊重好吗?”

张嘴野男人,闭嘴野男人,人家不知道还以为他妈多粗俗不会教育孩子呢。

叶子熙随手抄起一只放着不明液体的瓶子看了看,“我说的不对啊?叶朵朵,你可得感谢我。这个礼拜我已经替你暗中解决二个觊觎你的野男人了哦。”

某宝一脸邀功相,无奈叶小姐的注意力已经重新集中到了试管上,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哦。说说看。”

叶子熙来了兴趣,“第一个,长的像个土拨鼠,我干脆就抓了一百只老鼠夜里偷偷塞他被窝去了。然后他被吓进了医院到现在没出来。第二个,更夸张,有老婆和情人还来找你。我呢,也没干什么,就把他写给你的情书发了一份给他的老婆和情人,同时把情人的照片也寄给了他老婆。现在嘛,估计几个人在撕逼吧。”

“叶子熙!”

叶朵朵忍无可忍的爆吼一声,“请你注意斯文好吗?节操呢?都喂狗了?你才五岁好吧。注意保持呆萌。谢谢。”

“呃……那个,妈咪,对不起哦。我被你潜移默化的有点彻底。”

“你……行了,给我滚出去,别耽误我做实验。”

叶朵朵下了逐客令,叶子熙在被她拧着耳朵拖出去的时候突然鬼叫起来:“对了,妈咪,我想起一件事。来了一个大买卖啊,好多毛爷爷的。”

不出所料,耳朵上的手松了。叶朵朵双手环胸盯着叶子熙。

叶子熙眨了眨晶亮如星的眼睛,献宝道:“早上,你出去那会袁叔叔来了,说要给你介绍一个大生意。呃……好像是滨海市一个牛逼的富豪吧,得了什么隐疾。让你去治呢。治好了给这个数哦。”

扬起一只肥嘟嘟的小巴掌,叶子熙的二眼都冒着绿光。

“五百万?”叶朵朵也惊呆了。什么牛逼的富豪能给这么多钱?

叶子熙点头如啄米:“是啊是啊,袁叔叔是这么说的。所以叶朵朵,我们赶紧走吧。”

走,当然要走的。那可是五百万,不去实在对不起自己贪财的名声。

而且,肯出这么多钱,不知道是什么不得了的隐疾呢?叶朵朵伸手摸了摸光洁的下巴。想着等一下打电话给袁木问问清楚。

只是这要去的地方是滨海市哎……那地方……

“叶朵朵,你怕了?”

叶朵朵某个念头刚冒出来就被某奶包噎了一句。

“怕?怕什么怕,笑话,你妈我是谁?我怕什么?呵呵……”她干笑二声。

叶子熙斜了她一眼,“承认吧叶朵朵,你的眼睛已经背叛了你的心。你根本不敢回滨海市去。因为我的爹地在那里对不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蜜糖七分甜(书号:1876)》

第5章 倚窗而立的人


爹地二个字更钢丝一样瞬间刺入了叶朵朵的脑袋里,搅的她满脑门的疼。

“呃……这个嘛,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了吗。你的爹地在……”

话未完就被叶子熙打断:“在天堂嘛。你说过一千零一遍了。但是妈咪,拜托你长点脑子行吗?这种话是拿来骗小孩子的。骗我的话,道行还差点。”

某朵心虚的看着小屁孩:“那个,你今年才五岁。”

“五岁怎么啦?我有强大的分析能力。哎,算了,跟你这种智商跟脑袋不成正比例的人说这个你也不懂。总之,我去收拾东西喽。”

叶朵朵一把拽住泥鳅一样的叶子熙,“我决定了。我自己去。你在家跟着袁叔叔。”

说完根本不理会某宝的哀嚎,搁下实验器材去收拾东西。滨海市,六年,有些债也是该了结的时候了。

一天后,滨海市机场。

刚走出出站口的叶朵朵就被一个黑衣黑裤,黑头黑脸的男人给堵住了。

“你是叶朵朵?”

“嗯。”

得到印证,黑男人立即嗡声嗡气的道:“容少等你很久了,跟我来。”

“哦,麻烦你问你贵姓?”

“我姓陈,是容少让我来接你的。”黑脸男人答道。

姓陈?袁木说了,到滨海市的时候会有个叫伊森的男人来接她。怎么冒出来一个姓陈的?

叶朵朵心中起疑,脚步就有些墨迹。黑脸男人不耐烦,催促了她几声,这使得她更加怀疑。

正想着怎么脱身,迎面快步走来一个男人,“叶小姐。”

叶朵朵还没回过神来,就被身边的黑脸男人一把拽住,拼了老命的往侧门方向跑。

该死,她这是遭遇绑架了吗?请她治病的这位到底是什么鬼?这么多人不想让他活啊……

反应过来的叶朵朵拼命的挣脱黑脸男人的钳制,黑脸男人先是拖着她跑,后来觉得不过瘾,干脆长臂一捞把她提了起来,夹小鸡那样的夹着她跑。

这男人皮厚的跟堵墙似的,小练过防身术的叶朵朵那些花拳绣腿对他来说就像挠痒痒。

无奈之下,愤怒的叶朵朵,捏着鼻子,忍着令人作呕的汗臭味,对着这男人的身上就咬了一口。

这一下,叶朵朵用了吃奶的劲。黑金刚吃痛大叫一声,胳膊下意识的一松。

与此同时,身后追赶过来的男人一个漂亮的扫堂腿扫在黑金刚的小腿上。

黑金刚往前一趴,叶朵朵似一条美人鱼一样从他的胳膊下面掉了下来。

万幸,救命的男人眼疾手快,将她捞住。避免了她和大理石地面的亲密接触。

黑金刚一趴下,就被另二个男人给制服了。刚刚救命的那个男人立在叶朵朵面前,一双眸,X光一样的照着她。

“叶朵朵,鬼医关门弟子?”

“嗯。”叶朵朵低头理着衣服,语气很不善。

“你好,我是伊森,老大派我来接你。”男人面无表情。叶朵朵听见名字的时候抬头瞄了他一眼。

半个小时后,叶朵朵在一栋奢华的别墅里见到了她的病人。

“老大,叶小姐带来了。”伊森禀报完毕,立在一旁。

叶朵朵盯着背对着她倚窗而立的男人。

背影看,目测三十上下,身高超过一米八,一身白色西装,衬的他有了一种遗世独立的矜贵气势。

如果他的脸能跟这背影成正比例的话,叶朵朵想这应该是极品男人。

只是没想到,当这男人转身,她看清楚那张脸时,竟然是刹那间天崩地裂。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蜜糖七分甜(书号:1876)》

第6章 印堂发暗


没搞错吧?这男人?不是六年前跟她搞一夜情那个男人吗?六年时光虽长,可这张脸她是不会记错的。

斜飞剑眉,锐利深眸,性感又稍显冷情的薄唇,不是他还是谁?

天啊,真没想到叶子熙那家伙的爹这么个显赫的人物。

不过呢,他的隐疾?

叶朵朵心虚的低下了头。她单知道世界小,却没想到小到这种程度,六年后回归,第一眼就撞见了叶子熙的爹。

上帝,你这又在打盹了吧?

不过,瞧这男人的脸色,好像不认识她哎。

也是,那晚的她画了极浓的妆,房间里灯光也是那种暧昧的黄色,嗯,不认识也正常。

瞬间,叶朵朵的心又落了地,反正叶子熙同学容貌比较像她,根本看不出这死男人的影子。她还拍什么?

容寒声一转身,就发现眼前这个女人像得了老年痴呆一样死盯着自己的脸看。

他微微皱眉,声音也跟浸了冰似的不带温度:“叶小姐,我花钱不是请你来卖呆的。”

叶朵朵一愣,立即回神。丫的,舌头还挺毒。

“咳,咳,我这是看诊的第一步。你懂什么?”叶朵朵扬起脖子,丢了一个不懂别装懂的眼神给他。

容寒声眉间沟壑更深,长身微动,优雅的晃到了叶朵朵面前,讥诮的轻声道:“希望你的医术跟你嘴皮子一样厉害。”

提到医术,叶朵朵终于想起她今天来这里的目的了。六年前,害他不举的是她。治疗起来当然也不难。

但是……

“这位先生,在替你看病之前,我有个要求。”

“哦?”容寒声敛眸,来了兴致。

叶朵朵低头对上叶子熙晶亮晶亮的眼睛,随后扬头,龇牙一笑:“诊金加价五百万。总共一千万。”

“咳……咳……”

站在一旁的伊森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咳嗽不止,缓过劲来,没忍住插嘴道:“叶小姐你这是坐地起价。”

“我明明是站着的。”叶朵朵莞尔一笑。

伊森石化了一般瞪着她。就连容寒声的嘴角都不免抽了抽。

叶朵朵抬步走向容寒声,靠这个男人越近,叶朵朵越觉得这房中气压有些高。高到让她不得不多换几口气才能压住砰砰乱跳的心。

站定,仰头对着容寒声,她挤出一抹自认优雅的笑容:“首先,刚下飞机就被绑架,说明给你治病有风险。诊金理应加倍。另外……”

说到这里,她竟然扬起了手,伸出一根手指,压上了容寒声的眉间……

那微凉的手指压在眉间,容寒声如被突然施了定魂咒一般不动,只是盯着她,听她吐气如兰:“印堂发暗,除了那方面的毛病,你还中毒了。”

一个小时后,某私人诊所的实验室内,叶朵朵捏着报告单递给容寒声,“自己看。”

容寒声虽接了过来,却没扫一眼,只盯着叶朵朵:“说清楚。”

叶朵朵挑眉,“很简单。你的血液分析报告中显示你的体内含有大剂量的精神类药物。这种药吃下去,暂时不会死,但是会影响你的神经系统。多则半年,少则三个月,你必然会出现精神方面的毛病。嗯,通俗点说,就是会变成一个神经病!”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蜜糖七分甜(书号:1876)》

第7章 所以我要求诊金加倍是有道理的


尽管这男人的脸已经变得漆黑如炭,叶朵朵想了想之后还是重申了自己的要求。

“所以我要求诊金加倍是有道理的。没有我,你的下场会很惨。”

“叶小姐,你不要危言耸听。”伊森实在瞧不过去眼前这女人的嚣张,插了一句。

叶朵朵没理会他,只看着容寒声,“你最近是不是夜不能寐,好不容易睡着了也常做噩梦被惊醒?”

俊脸微沉,沉默一会,容寒声还是点了点头,“是。”

“这种情况是不是在一个月前出现,这一个月以来日趋严重?”

“是!”

“所以呢,你信不信我?”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眼前这男人看上去就不是什么善茬子,可偏偏叶朵朵不怕他。

难道是六年前那个一夜情,他是她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男人,她就莫名其妙的对他有了亲切感?

叶朵朵觉得自己有些不可理喻。但是不管怎么说,这男人总是叶子熙那家伙的爹,她总不能真看着他飞升天堂吧。

而且,就算他当年那样对她有些恶劣,但是叶子熙那家伙总还是呆萌可爱深的她心的。这么一算,她倒也不记恨他了。

正想着,耳边传来一声轻缓却有磁力的声音:“我信。”

“老大……”伊森喊了一句,容寒声扬起手,他才闭嘴。

叶朵朵抽了纸巾擦擦手,再次确认钱的问题,“诊金1000万?”

“一分不少。”容寒声干脆的让她有点意外,愣怔几秒,她咧嘴笑开了,“那好吧。先给二百万定金。”

容寒声点头,没有废话。叶朵朵接着道:“另外,我还有些附带条件。首先,帮我准备一间实验室。这样我工作起来方便。其次,我需要找你的时候自己会找你,平时,你别过来干涉我的活动。”

“没了?”

“暂时没了。”

“那么……”容寒声顿了一下,走到叶朵朵跟前,低眸直盯着她的脸,“是不是该我提点要求了?”

“你还有要求?”叶朵朵瞪眼叫道。

容寒声唇角抽了抽,眼中闪出些许讥诮的笑意,“我付了一千万,难道不该提点要求?”

蹙眉一想,好像也是。叶朵朵同意了:“你说。”

“住在我那里,与我同进同出,同食同寝!”

“……”

不光是叶朵朵,就连伊森都惊掉了下巴。

“你……你什么意思?你想包养我?”

请原谅叶朵朵思想不纯洁,但凡是个人听到那四个同字思想又能纯洁到哪去?

可一想又不对,他都不行了,还包养女人干什么?

“喂,你可别有什么非分之想。我……是很正常的……”

全世界都安静了,足足有五分钟的时间,偌大的实验室里只听见叶朵朵一个人紧张的喘息声。

直到……伊森由于过度惊恐,一不小心打翻了一只玻璃瓶。

“砰!”

玻璃碎裂的声音里,叶朵朵的小腰被某人扣住了,“你很正常?”

“我……”这男人气场太庞大的了,压的叶朵朵不知道怎么应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蜜糖七分甜(书号:1876)》

第8章 好像认识了很久


容寒声的脸像是蒙了一层薄尘,灰蒙蒙的。僵持了好一会,才松开叶朵朵。

“你想多了。我只是想借你的手帮我查出下毒的人。另外,事成之后我会多付你钱。”

语气中已经不带什么情绪,但是说出来的话却很贴心。

这女人,一心就掉钱眼里去了。让她闭嘴的最好办法就是:钱。

叶朵朵歪着脑袋想了一会,“成交。”反正他也是不举的,怕什么呢。真是!

在容寒声转身的时候,她又扯住了他:“不过,你得给我专门配辆车。再怎么同出同入的我还有私事要办呢。”

容寒声低头看了看揪在自己袖子上那只白皙的小手,剑眉拢了拢,“可以。”

叶朵朵咧嘴一笑,愉快的松了手。随后看见伊森背着容寒声对她竖了大拇指。

迄今为止,这个女人是唯一一个拉过他们老大又没有被他们老大丢出去的女人。真是奇葩。伊森对叶朵朵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从诊所出来,容寒声命人先将叶朵朵送回了别墅。而自己则带着伊森去了另外一个地方。

这一晚,叶朵朵在容家的客房里睡了个好觉。土豪就是土豪,这床柔软舒适的让她沾上枕头就想睡。

不过在睡之前,她还要想想明天干什么。一觉到天亮。起来的时候,佣人告诉她,容寒声在书房等她,让她吃完饭过去。

来到书房,见容寒声正在看书,叶朵朵上前便道:“昨晚上我想了一下,你现在身上的毒,问题不大。只要不继续摄入,再加上其他的药物调理一下。很快就没事了。现在最要紧的是找出下毒的人。这个也不难。”

容寒声的目光从书本上挪开,看看眼前这个自信满满的女人,心头突然掠过一丝奇怪的感觉。

他为什么突然觉得这个女人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看着她,就好像……好像认识她很久了。

蹙眉收回心神,他站了起来,“你有什么好办法。”

叶朵朵笑笑,“不需要什么好办法。你的症状表明下毒的人不是一次给你下的这么大剂量,而是日积月累。像你这样的人能够日积月累给你下毒的,只能是身边的人。对了,你是不是常住在这里?一日三餐,都在这里?”

得到肯定的答复,她也有了结论,“所以,最可能的人就是帮你做饭的人。容先生,范围划到这里接下来的事情不需要我做了吧?”

这点事都查不出来的话,他也就别混了。

容寒声点点头,“确实,这已经很容易了。”

“嗯,那没事的话我走了。对了,我的车在哪?”叶朵朵作势要走,想了想又十分理所当然的问了一声。

容寒声刚刚舒展一些的眉又皱了起来,“你去哪?”

“办点私事。”

“车在车库自己去选,不过你办什么私事?”容寒声站起来,绕到叶朵朵面前,又给她制造了一种压迫的气氛,“希望你还没忘我请你来是干什么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蜜糖七分甜(书号:1876)》

第8章 好像认识了很久


容寒声的脸像是蒙了一层薄尘,灰蒙蒙的。僵持了好一会,才松开叶朵朵。

“你想多了。我只是想借你的手帮我查出下毒的人。另外,事成之后我会多付你钱。”

语气中已经不带什么情绪,但是说出来的话却很贴心。

这女人,一心就掉钱眼里去了。让她闭嘴的最好办法就是:钱。

叶朵朵歪着脑袋想了一会,“成交。”反正他也是不举的,怕什么呢。真是!

在容寒声转身的时候,她又扯住了他:“不过,你得给我专门配辆车。再怎么同出同入的我还有私事要办呢。”

容寒声低头看了看揪在自己袖子上那只白皙的小手,剑眉拢了拢,“可以。”

叶朵朵咧嘴一笑,愉快的松了手。随后看见伊森背着容寒声对她竖了大拇指。

迄今为止,这个女人是唯一一个拉过他们老大又没有被他们老大丢出去的女人。真是奇葩。伊森对叶朵朵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从诊所出来,容寒声命人先将叶朵朵送回了别墅。而自己则带着伊森去了另外一个地方。

这一晚,叶朵朵在容家的客房里睡了个好觉。土豪就是土豪,这床柔软舒适的让她沾上枕头就想睡。

不过在睡之前,她还要想想明天干什么。一觉到天亮。起来的时候,佣人告诉她,容寒声在书房等她,让她吃完饭过去。

来到书房,见容寒声正在看书,叶朵朵上前便道:“昨晚上我想了一下,你现在身上的毒,问题不大。只要不继续摄入,再加上其他的药物调理一下。很快就没事了。现在最要紧的是找出下毒的人。这个也不难。”

容寒声的目光从书本上挪开,看看眼前这个自信满满的女人,心头突然掠过一丝奇怪的感觉。

他为什么突然觉得这个女人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看着她,就好像……好像认识她很久了。

蹙眉收回心神,他站了起来,“你有什么好办法。”

叶朵朵笑笑,“不需要什么好办法。你的症状表明下毒的人不是一次给你下的这么大剂量,而是日积月累。像你这样的人能够日积月累给你下毒的,只能是身边的人。对了,你是不是常住在这里?一日三餐,都在这里?”

得到肯定的答复,她也有了结论,“所以,最可能的人就是帮你做饭的人。容先生,范围划到这里接下来的事情不需要我做了吧?”

这点事都查不出来的话,他也就别混了。

容寒声点点头,“确实,这已经很容易了。”

“嗯,那没事的话我走了。对了,我的车在哪?”叶朵朵作势要走,想了想又十分理所当然的问了一声。

容寒声刚刚舒展一些的眉又皱了起来,“你去哪?”

“办点私事。”

“车在车库自己去选,不过你办什么私事?”容寒声站起来,绕到叶朵朵面前,又给她制造了一种压迫的气氛,“希望你还没忘我请你来是干什么的。”
继续阅读《蜜糖七分甜(书号:1876)》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