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瑾瑜,宋柔(爱你,筹谋已久)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爱你,筹谋已久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黎瑾瑜
简介:“江恨晚,你真贱
”男人反手掀翻她递过来的食物,冷汗顿时层层往下掉,抬头对上那双深邃的黑眸,江恨晚露出一个笑,“不喜欢吃?那我做别的给你
”滚烫的粥落在手上,她刚想收....
角色:黎瑾瑜,宋柔
黎瑾瑜,宋柔(爱你,筹谋已久)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爱你,筹谋已久》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疼吗?


“江恨晚,你真贱。”

男人反手掀翻她递过来的食物,冷汗顿时层层往下掉,抬头对上那双深邃的黑眸,江恨晚露出一个笑,“不喜欢吃?那我做别的给你。”

滚烫的粥落在手上,她刚想收回手,男人却猛地攥住,“装什么贤妻良母?”

男人眼中的促狭和讥讽越来越深,江恨晚的手腕被他反折,疼的小腿肚子都在打颤。

他明明病了两个多月,脸上也染上了一丝病态的白,可力气却是依然这么大!

“疼。”她话音刚落,黎瑾瑜便利落的松开她的手,狠狠将人一推,江恨晚立刻狼狈的跌落在地上。

“还知道疼?知道羞耻吗!”

纷纷扬扬的照片砸下来,划伤了她的脸,疼的江恨晚倒抽一口凉气,触目却全都是两个人谈笑风生的画面。

攥着照片的手紧了紧,她从地上爬起来,“我可以解释。”

“呵,解释?解释什么?!”黎瑾瑜怒火中烧,轮廓深邃的脸上染着一层阴郁,直接将茶几上的东西全都摔在地上!

“外面那些媒体会听你解释?江恨晚,你的无耻在一次刷新了我对你的认知!”

“不是的,瑾瑜。”

脚踝被利器划伤,她顾不得疼痛挣扎着想要爬起来解释,却再一次直接被男人掀翻在地,“你还有脸说不是?带着一个野种嫁给我,想让我当便宜爹,你图什么?江恨晚,别再用你那副假惺惺的态度说爱我!如果你真的爱我就不会结婚以后还让人拍到这种照片!”

“瑾瑜……”

“你的爱让我恶心!”

江恨晚不可置信的抬头望着眼前的男人,他轮廓深邃,下巴处长出了青涩的胡茬,看起来有些疲惫,可眼中的怒火却是真真切切的。

她今天下班就早早回来,刚刚黎瑾瑜叫她过去,她还以为他终于感动了,没想到却是……

“江恨晚。你在和男人鬼混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宋柔在哪里?!那个温顺的女人本该是我的妻子,可是却被你硬生生的逼走,她为了我的病到处奔波,可是你呢!你在干什么!你在别的男人的怀抱里亲亲我我。”

黎瑾瑜胸口剧烈地起伏着,指尖颤抖,当年宋柔车祸差点死了,急诊室只剩下她一个医生,她答应救人,却让他娶她!

他看见江恨晚狼狈的瘫坐在地上,脚踝上伤口血流了一地。

心情更加压抑不住的暴躁,又是这副楚楚可怜的表情,她最擅长用这种表情来骗取同情!他不会再上当了。

黎瑾瑜烦躁的将跪趴在地上的女人抓起来扔到沙发上,一把扯开了她的衣服。

白皙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让她瑟瑟发抖,“你干什么!黎瑾瑜,你要干什么!”

“呵,我干什么?江恨晚,你是不是以为我得了脊髓爱就没法满足你了?还是你现在已经开始筹备着等我死了拿着我的遗产好去baoyang小白脸?我告诉你你是痴心妄想!”

疼痛顺便传遍全身,却抵不上心痛的十分之一,江恨晚死死的咬着唇不让自己叫出声来,别过头的那一刻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掉,她却刚好看见自己五岁的女儿松开门,转身跑了出去。

“囡囡!”江恨晚喊的撕心裂肺,可身上的男人却丝毫没有停顿。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筹谋已久》

第2章 这辈子都还不完


黎瑾瑜终于尽了兴,他餍足的将已经撕碎的衣服扔到江恨晚身上,丝毫不顾她满身伤痕,直接转身上楼。

眼泪似乎已经流干了,江恨晚不敢多呆,胡乱的套了件衣服就往外跑,不停的拨打着囡囡的手机号,从别墅区到保安室,逢人就问有没有看见一个五岁的小女孩!

足足找了两个多小时,身体已经麻木,她攥了攥拳头,想要回去让黎瑾瑜帮忙找,如果找不到她就以死相逼!

失魂落魄的回到铂金1号,却看见那抹小巧的身影孤零零的蜷缩在门口!

“囡囡,你吓死妈妈了!”

失而复得喜悦包裹着她,她紧紧地抱着怀里的女儿,囡囡却推开她,眼睛红红的,像一只小兔子。

“妈宝,囡囡以后乖乖的,我们可不可以不跟叔叔住一起?”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江恨晚,她鼻头一酸,低头看见囡囡正从口袋里摸着什么,她将所有的零用钱都捧了出来,“囡囡有钱,囡囡可以养妈宝。”

“囡囡,对不起……”江恨晚泣不成声,一直以来她都以为囡囡需要爸爸,她也很爱黎瑾瑜,可她错了太多……

“妈宝不哭,囡囡喜欢叔叔,但是叔叔欺负妈宝,囡囡不喜欢!”

看着人小鬼大的女儿,江恨晚心里满是歉疚。

次日,送囡囡去了幼儿园之后江恨晚直接去了医院,这段时间她来医院的次数最多,昨天那些照片的背景如果仔细看的话都是在医院拍的。

肿瘤科办公室,江恨晚态度坚决,“手术就安排在明天。”

“可是你的身体……”傅致远一袭白大褂,为难道,“捐献脊髓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造血干细胞重塑还是需要时间的,会对身体造成一些影响,晚晚,你真的决定了吗?”

“不要告诉他。”江恨晚垂头,只有这一句,黎瑾瑜那么高傲骄矜的男人,如果知道那个给他捐献的人是她,估计宁愿选择死亡吧。

“还有一件事……”

“我知道。捐献同意书必须需要配偶签字,你放心,我回去就和他离婚。他的签字不具有法律效力,我在找我妈签字就行了。”

她想的很周到。周到到从未想过自己在一场角逐中会处于何种地位。

想着,江恨晚从包里摸出那份早就起草好的离婚协议书,没想到要结婚的是她,要离婚的,还是她。

只不过都是因为爱。

江恨晚回到家,恰好看见宋柔正一脸娇羞的坐在沙发上陪黎瑾瑜聊天,他脸上挂着和煦的笑,是从未对她绽放过的。

她走过去,面对着黎瑾瑜,“我有话跟你说。”

“有什么话就在这说吧。柔柔不是外人。”男人清冽的声音在头顶上响起,目光却从未正眼瞧她。

是啊,在他们眼里,她才是外人。

“瑾瑜,你千万别这么说。当年我车祸受伤,所有人都做不了的手术,只有江医生能做,是她救了我一命!”

“可同样也是她,逼着我娶她否则就不给你做手术!”

两个人旁若无人的吵了起来,江恨晚脸色白了白,她何尝不知道宋柔都是做给她看的!

她垂眸掩盖住眼里的悲伤,“黎瑾瑜。你不是问我昨天那些照片怎么回事吗?我现在告诉你,对。我和傅致远好了,我们离婚吧。”

空气瞬间降至冰点,黎瑾瑜和宋柔不可置信的望着她,估计也想不通她爱的这么辛苦为什么会忽然放手。

她只是凄然一笑,“黎瑾瑜,你记住,你是我江恨晚不要了的,你欠我的,这辈子都还不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筹谋已久》

第3章 你给我滚!!


黎瑾瑜利落爽快的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狠狠的摔在她的脸上,“你满意了?在我和柔柔的婚姻里插上一脚,然后全身而退,江恨晚,你满意了吧?!”

心在滴血,他太过爽快的把她弃之敝履,丝毫不顾三年来她对他的照顾,眼眶中已经蓄满了泪水,江恨晚声音哽咽,“是啊,玩弄你们有钱人的感觉真好。”

“你给我滚!!”

男人扶着椅背剧烈的咳嗽起来,英俊的脸上青筋暴起,江恨晚下意识伸手想要去扶,可宋柔已经温柔担心的为她顺气。

僵在半空中的手蜷缩着,只抓住了空气。

是啊,宋柔才是他心尖儿上的人,而她不过是个外人。

江恨晚扬起头颅,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转身离开。

望着她离开时决然的身影,黎瑾瑜心里竟然有些怅然,该死!一定是因为一直以来都是他命令别人,这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玩弄!黎瑾瑜脸色阴沉,黑眸里波云诡异。

“瑾瑜,你别生气。其实……其实你这么优秀,很多人喜欢你我也知道的,你现在的身体情况可不能生气!”

呵……身体,因为知道他脊髓癌了,所以迫不及待的和他离婚吗?江恨晚你真是好样的!

“我已经找到合适的捐献者了,手术时间就定在明天上午,瑾瑜,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黎瑾瑜捧着宋柔的脸,轻柔的吻落了下来,“柔柔,谢谢你为我做的这一切。”

“因为我爱你啊,瑾瑜,等你手术完了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好。”

望着江恨晚离开的方向,黎瑾瑜眸中闪过一抹深意。

从铂金1号出来,江恨晚扶着路边的电线杆大口大口的喘气,这些天来为了骨髓移植,她也吃着各种对身体有危害的药,体质大不如前。

晚上她把囡囡送到苏澜那儿,苏澜签下了手术同意书,江恨晚这才松了口气。

为了让黎瑾瑜活下去,她差点把自己的命搭上。

手术安排在第二天上午,江恨晚躺在手术床上隔着绿色窗帘看着同样躺在对面的黎瑾瑜。

他已经做了全身麻醉,棱角分明的脸上染着寒霜,他从来就没给过她好脸色。

“晚晚,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江恨晚抬起手,隔空描绘着黎瑾瑜的脸,锋利的眉毛,深邃的眼窝,高挺的鼻梁,她想象着那双眼睛如果睁开是如何的犀利……

“我不后悔。”她收回手,泪水从眼角滑落,“我和他已经离婚了,从今以后,我们在没有瓜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纤长的睫毛上沾染了泪珠,抖了抖,江恨晚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一片白茫茫的病房里。

耳边响起她彻底晕倒前听到的那句话。“手术很成功。”

她拔掉输液管,刚刚抽过脊髓的身体一动就牵扯到全身的神经,疼得厉害,额头上布满了冷汗,她咬着牙一小步一小步的挪到了VIP病房。

病床上的男人棱角分明,神情安详,宋柔正守在他身边。

“瑾瑜。你一定要赶紧醒过来,醒过来我们好举行婚礼!”

女人温润的声音回档在耳边,黎瑾瑜剑眉几不可闻的动了动,直觉到一抹熟悉的视线注视着,他费力的睁开眼睛,宋柔激动的问长问暖,隔着匆匆而来的医生护士,他却始终找不到那道熟悉的视线。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筹谋已久》

第4章 毕竟她是你前妻


一个月后,傅致远气势汹汹的冲进了门诊办公室,一把将报纸扔在地上。

“江恨晚!你给他捐献的骨髓,可为什么现在成了宋柔给他捐献的?他们马上就要结婚了,自从捐献了骨髓,你现在身体差的要死,整天只能在门诊部,根本就没法上手术台做手术,你知不知道你作为医生的前途都毁了!”

长睫颤了颤,江恨晚收回视线,“我知道。”

八卦杂志上说黎瑾瑜和宋柔是一对璧人,而她则是恶毒的第三者插足,知道黎瑾瑜得了癌症就跟他离婚,好在宋柔不离不弃,现在有情人终成眷属。

“知道你还在无动于衷?!”

“我有什么办法?”江恨晚苦笑,她爱黎瑾瑜,爱到连命都不要,可她掏心掏肺的对他好换来的却不过是宋柔什么没做。

看着江恨晚愈发虚弱的身体,傅致远无言以对。

此时,铂金1号,饭桌上气氛一派和谐,宋柔端着刚刚熬好的猪蹄汤给黎瑾瑜盛了一碗,语笑嫣然,“瑾瑜,你得多喝点汤补补身子!”

“嗯。”

黎瑾瑜接过来,却发现汤碗里飘着一些绿油油的香菜,他厌恶的蹙了蹙眉,忽然回想起以前江恨晚熬的蹄花汤。

她拿惯了手术刀的手怎么会熬汤,可是他不喜欢家里有外人,她就日复一日的学着熬汤,直到他满意为止。

为此她手上还留下了好多烫伤的疤痕……

“瑾瑜。你怎么不喝?”

黎瑾瑜不动声色的将汤碗放下,眼神讳莫如深,“柔柔,你还记得我们怎么认识的吗?”

“当、当然记得。那会儿我爸带我去日本玩,回来的时候飞机失事,要不是你我可能都活不到现在……瑾瑜,那些事儿都过去了,我们就不要再提了,你知道我爸爸在那场事故中……”

是吗?黎瑾瑜有些怀疑,一个人的性格可以从小时候到现在差别这么大吗?

“嘶……我我有点肚子疼,瑾瑜!”

“肚子疼?走,去医院!”黎瑾瑜脑子里忽然蹦出来这个念头,不顾宋柔的拒绝直接开车将她送到医院,下了车,更是将宋柔拦腰抱起往急诊室跑。

江恨晚是在值夜班的时候被砰砰砰的敲门声叫起来的,她白大褂还没穿好,就被人直接拽了出去!

“她肚子疼,你快点给她看看!”

熟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四目相对的那一刻,脑子里闪过一抹白光。江恨晚视线在两人之间逡巡,薄唇轻启,“抱歉,我治不好。”

“江恨晚!”黎瑾瑜怒了,刚刚宋柔说肚子疼的时候他第一个就是想起来医院,因为有她在,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现在面对云淡风轻的江恨晚,一个多月来的怒火系数燃烧起来。

口口声声说爱他,却在他癌症的时候和他离婚!一个月来一点消息都没有!

“给我治!你不是最有名的医生吗?你今天要是不给我治,信不信我让你们医院明天就关门!”

面对着暴跳如雷冲冠一怒为红颜的黎瑾瑜,她只觉得伤口在隐隐作疼。

“瑾瑜,你别为难她了,我们去别的医院吧,毕竟她是你前妻……”

“不行。”黎瑾瑜态度坚决,他身上天生带着王者的气质,生下来就是发号施令的,几个小护士已经吓得瑟瑟发抖,他漆黑的目光却直直的盯着江恨晚。

“你不是说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吗?这次又准备提什么条件?是要人,还是要钱?你说,只要你开口!江恨晚,不过你记住,我最讨厌坐地起价的女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筹谋已久》

第5章 我是不是真的那么不堪


黎瑾瑜猩红的眸子盯着她,她肩膀抖动,快要压抑不住眼中的酸楚,转身,艰难的吐出来几个字,“急性阑尾炎,送手术室。”

手术进行中,江恨晚满头大汗,脚步虚浮,旁边小护士不停的问她,她都表示没事儿。

黎瑾瑜都不在乎她的死活,她怎么屈服?

最后一道程序完成,床上的宋柔意识也渐渐恢复,看着眼前的女人,她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江恨晚。我们两个还真是孽缘。”

江恨晚没理她。

手术成功,她虚浮的走出来,刚揭开口罩,肩膀就被人撞开。

“你该不会是为了报复我和宋柔结婚,所以故意做了这么长时间?”

男人挑衅的声音让她心里最后一道防线轰然崩塌。她无法将眼前的人跟那年的小男孩儿联系在一起。

“黎瑾瑜,在你眼里,我是不是真的那么不堪?”

“是。”

像是万箭穿心,五脏六腑都搅动在一起,宋柔已经转去了病房,黎瑾瑜却忽然停住步伐,狠狠地捏住了她的下巴,“江恨晚,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听来我和柔柔的过往,但是当年飞机失事,陪我在荒岛度过三天的是她,不是你!你也别妄想取代她!”

男人的声音透着阴狠,江恨晚只觉得眼前一黑,那些封藏在记忆最深处的过往纷至沓来。

惊天动地的呼喊声,爸爸拼命的护着她,到处都弥漫着血腥味,吓得她一度失声,在荒无人烟的荒岛上只有一片飞机的残骸,她嚎啕大哭,是黎瑾瑜守在她身边安慰她,叫她妹妹。

陪着她度过了那三天恐惧的日子,直到被人发现。

嘴唇已经被咬出洞来,她声音嘶哑,“那好,祝你们百年好合。”

踉踉跄跄的从医院跑出来,江恨晚抱紧了自己的胳膊,被全世界抛弃的孤独感席卷而来。爸爸在那次事故中丧生,她受了严重的打击一度自闭,是后妈苏澜去学心理学让她说出内心的恐惧渐渐敞开心扉……

可等她回过神来,却发现当年的小哥哥已经和后妈的女儿宋柔在一起了。

呵,天意弄人。

所以当时宋柔不小心出了车祸,她以此威胁黎瑾瑜娶她,想要让他知道她才是当年的那个妹妹。可黎瑾瑜居然不信!说她是蛇蝎心肠!

他恨她,恨到了骨子里。

“江恨晚,我就是死也不会爱上你的。”

“你这样的女人活该被万人骑!”

“是你抢走了属于宋柔的一切!”

“你给我滚!!”

层层叠叠的记忆里,黎瑾瑜从来就没有对她说过一句好话,从来没有对她和颜悦色过,有时候她真的怀疑,这还是小时候那个在死人堆里抱着她告诉她不要怕的小哥哥吗?

还是说,人是会变的。

江恨晚抱着胳膊,忽然被人按着肩膀回过头,紧接着下一刻巴掌直接落在了她脸上。对面是黎瑾瑜含着怒意的脸。

“你干了什么!她不过进了手术室一个小时,怎么出来就流产了!江恨晚,我没想到你居然这么狠心!简直就是毒妇!”

耳朵嗡嗡的,江恨晚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宋柔流产了?孩子谁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筹谋已久》

第6章 是你对不对?


疲惫的身体终于支撑不住,晕倒之前江恨晚嘴角浮起一抹笑,她的瑾瑜哥哥从来没信过她。

从来没有。

眼前似乎晃过傅致远的身影,他直接一拳抡了上去。

打得好,她来不及鼓掌,直直的栽倒。

再次醒来,是在医院的病房里,守护的人都不在,江恨晚对医院太过熟悉,她撑着身子出门,恰好看见隔壁病房的情况。

“你闹够了没有?你知不知道药流对身体危害很大的!你还敢冤枉江恨晚!”

“我就冤枉她怎么了?反正瑾瑜是只相信我!而且凭什么她要什么有什么,我一定要全都抢过来!你是我妈还是她妈?!”

“宋柔!四年前你找人强jian她我就说过你迟早是要出事的,现在他们已经离婚了,你收手吧!”

……四年前?强jian?

江恨晚瞬间石化,胸口波澜起伏着,五年前她上大二,有了黎瑾瑜的消息就一直躲在暗处偷偷的跟着他,那天她跟到一条酒吧街,黑暗的小巷子里窜出来四五个男人对她施暴!

幸好当时她硬撑着躲进了一间房,虽然和陌生男人那什么了,可也没被人qiangbao。可那次珠胎暗结,生下了囡囡,以至于她一直被人指指点点,甚至几度放弃了喜欢黎瑾瑜,自卑自闭,过了好长时间才恢复过来。

直到那天,她偷听到宋柔是盗用了自己的身份,才和黎瑾瑜在一起,那天宋柔和苏澜大吵一架,出门就被车撞了……

苏澜求她,她攥着的拳头都在抖,当时宋柔和黎瑾瑜正在热恋,她说,“只要他娶我,我就救她。”

“晚晚,你怎么起来了?”

傅致远的声音响起,她慌了,连忙往回跑,将房门反锁,靠在门上缓缓下滑。泪水不争气的往外涌,她咬着手腕,无法相信苏澜居然早就知道强jian的这件事。

砰,门被砸开,门外除了关切她的傅致远,还有一脸怒容的黎瑾瑜。

她赤着脚踩在地板上笑,“你是来兴师问罪的吗?是我做的,我承认,是我嫉妒她有了你的孩子所以杀了她。”

江恨晚笑的苍莽又悲凉,“你看,为了得到你的爱,我每天煲汤,手指头都烫伤了,好丑。”

“可是你心里只有她!你出院第二天就把我叫过去,恨不得把别墅里我的东西都扔出来,就像是扔一条狗一样!黎瑾瑜,就算是养条狗,四年来怎么也会有感情吧,可是你从来没有相信过我,从来没有……”

“晚晚,你别激动!”傅致远也急了,但是却不敢上前。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苏澜急切的声音,“瑾瑜,你快去看看吧,柔柔她说身体不舒服!”

黎瑾瑜不为所动,黑眸波云诡异,“我脊髓移植那天,你在哪?”

“问这个有必要吗?反正我们也离婚了,反正你认定了我就是杀人凶手!”

“瑾瑜,柔柔她那边……”苏澜急切的说着,可换来的却是黎瑾瑜一个滚字!

他早该知道的,为什么她会被狗仔拍到那些照片,为什么这段时间以来她的身体出现这么多问题,看起来整个人疲惫又臃肿,捐献骨髓需要提前注射很多药物,可宋柔却一如既往的美丽大方,从她身上看不出一点移植过脊髓的迹象!

“我让你说话!”黎瑾瑜往前一步,紧紧地提着她的衣领,白净的脸上挂满了泪痕,让他有些心疼,他压低了声音,“给我移植的,是你对不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筹谋已久》

第7章 孩子到底是怎么没的?


眼角渐渐湿润,看着焦急的黎瑾瑜,江恨晚苦笑着,笑着笑着眼泪就往外飙。

“怎么可能是我,呵呵呵……我是你嘴里的毒妇啊,我怎么可能会做这种舍己为人的事情?给你捐献的是宋柔,当年日本回国的飞机上和你相依为命的是宋柔,你爱的是宋柔,全都是宋柔!”

江恨晚越来越激动,这会儿苏澜急了,她不能看着事态这样发展下去。

“瑾瑜!柔柔那边真的疼得厉害,她刚刚流了你的孩子……”

黎瑾瑜当头一棒,看着眼前哭的伤怀的江恨晚,他心口泛着密密麻麻的心疼,可当初就是眼前的这个女人在手术室外威胁他,呵,就算脊髓真的是她捐献的又能怎么样?不过是想要得到他的爱和怜悯……

江恨晚狼狈的跌坐在阳台上,黎瑾瑜敛起眼中一闪而过的心疼,“走。”

苏澜大喜。

那抹高挺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江恨晚仿佛被抽空了所有力气,果然他还是在一次选了宋柔。

是啊,宋柔是白月光,她是什么?不过是个纠缠他的贱女人。

“晚晚……”

傅致远心疼的过去扶着他的肩膀,刚一开口,声音就有些哽咽,这些年来他亲眼看着江恨晚是如何挣扎,如何从那次黑暗中挺过来坚持生下孩子……

江恨晚眼中噙满了泪水,抬头,声音哽咽,“傅医生,你信吗?”

眼泪猝不及防的往下掉,“当年找人……找人尾随我的,居然就是宋柔。”

吐出了那个名字,江恨晚失声痛哭,而傅致远脸色也是变幻莫测,按着江恨晚肩膀的手紧紧攥成了拳头。

看着狼狈的女孩儿纤弱的肩膀颤抖着,傅致远咬牙,“晚晚,我不会让你就这么受委屈的。”

……

从病房出来,黎瑾瑜眼前满是江恨晚那张沾满了泪水的脸,她说的那么恳切,好像他是天下最大的恶人。

可她凭什么?

明明是她插足他和宋柔的感情。

黎瑾瑜面色冷冽,到了宋柔的病房就听见宋柔一阵阵娇柔的呼喊声,他心疼的过去拉着她的手,宋柔眼中含泪,“瑾瑜,我疼,对不起,你怪我吧,是我没保护好我们的孩子……”

是,孩子,黎瑾瑜黑眸顿时沉了沉,“宋柔,孩子到底是怎么没的?”

宋柔被黎瑾瑜阴鸷的目光吓得一个哆嗦,旁边的苏澜见状立刻添油加醋的说了一番!

“我没问你!”黎瑾瑜忽然发难,声音寒冷,吓得苏澜一个激灵,不停的跟宋柔求救。

黎瑾瑜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听着苏澜添油加醋的数落江恨晚,他明明应该开心的,可眼前莫名闪过那张脸,竟然听不得别人诋毁她!

“你说。”

他目光灼灼的盯着宋柔,江恨晚今天太反常,而且他心里总有一丝不安的感觉。

“瑾瑜,过去……过去的事情我们不要再提了好不好?反正我们还会有孩子的。”宋柔咬了咬唇,她现在不想提那个孩子的问题,毕竟如果不是她自己用药流。

看着宋柔闪躲的眼神,黎瑾瑜心中越发怀疑,松开她的手,问道,“那脊髓呢?柔柔,你给我捐献脊髓一定吃了很多苦,你当初是背着我接受捐献脊髓前的治疗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筹谋已久》

第8章 捐献的人是江恨晚


“这……这……”宋柔慌了,心里咯噔一下,难道是江恨晚跟他说了什么?!

收到宋柔求救的眼神,苏澜连忙翻找着自己的包将捐献同意书递给黎瑾瑜。

“瑾瑜啊,我们家柔柔可是真的很爱你的,这捐献脊髓需要父母签字,这份同意书都在我这呢!我当时不同意,觉得对身体有害,可是柔柔却说她爱你,不能让你有事,一定要给你……”

手术同意书上清清楚楚的签着宋柔的名字,黎瑾瑜有些愧疚,冷冽的目光柔和下来抚摸着宋柔的头,“对不起,我待会儿让他们多炖一些滋补的汤给你,一定将身体养好。”

“没关系的瑾瑜,只要你健健康康的,我怎么样都行!”

看着黎瑾瑜终于妥协不再怀疑,苏澜和宋柔双双松了一口气。

黎瑾瑜离开以后,宋柔和苏澜相视一笑,宋柔冲进苏澜的怀里甜腻腻的说,“妈!还好有你在,不然刚才差点就穿帮了,对了,刚刚的手术同意书你什么时候准备的啊?”

苏澜将同意书收起来,“是我签字的,只不过,捐献的人是江恨晚。”

从医院出来,黎瑾瑜脑子里依然时不时浮现出那张梨花带雨的脸.

江恨晚,你gouyin我接近我,到底是想要什么?

坐上门口的迈巴赫,助理沈星往后看了一眼,“总裁,去哪儿?”

黎瑾瑜略一沉吟,经过手术一个月的恢复期,他已经完全好了,“你去帮我查一件事。”

江恨晚,究竟为什么一直说当年在日本的那个人是她……

三个小时后,别墅内,沈星将厚重的A4纸资料递给黎瑾瑜,“总裁,太太她小时候得过自闭症,据说用了三年才走出来。”

“自闭症?”

“对,大概在七岁的时候……”

黎瑾瑜颔首,握着资料的修长手指却猛地收紧,江恨晚七岁的时候,也就是……十六年前,十六年前发生了那场空中事故!为什么这么巧她会在当时得了自闭症?

“给我再仔细查!”黎瑾瑜粗暴的声音让沈星吓了一跳,他忙点头答应。

事情仿佛快要浮出水面,订婚的日子也一天一天的逼近,从医院出来宋柔便像是俨然已经将自己当成了别墅的女主人,每天不是指使佣人干活儿就是缠着黎瑾瑜,对此黎瑾瑜并没有说什么。

这天,结束了一天的劳累工作,他刚刚换下西装洗了澡出来,腰间松松垮垮的系着白色浴巾,性感的人鱼线隐没在浴巾下,宋柔穿着一件儿红色的蕾丝吊带睡裙,直接从背后抱住了他。

“瑾瑜,要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筹谋已久》

第9章 把宋柔当做了江恨晚


女人娇媚的手往下钻,浴巾下包裹着黎瑾瑜神秘的身体,宋柔脸色蒸腾的红润一片,黎瑾瑜转头拿开她的手,就连空气都变得暧昧起来。

就在宋柔仰头准备接受他的亲吻时,黎瑾瑜却忽然推开他,喉头滑动,“柔柔,你刚没了孩子,我也有点累,先休息了。”

说完,男人转身大步流星的往床上走去,宋柔如同当头一棒,“瑾瑜!”

可黎瑾瑜根本不管她的呼喊,她几乎将一口银牙咬碎,为什么?!她刚刚明明感受到了黎瑾瑜的炙热,他明明也是想要的!

而黎瑾瑜回到卧室里屋,忍不住苦笑一声。

他是有了反应,可刚刚他似乎把宋柔当做了江恨晚……

那天晚上她也是红着脸躺在自己身下任他索求,在调查清楚之前,他不能碰宋柔。

可……为什么他对宋柔没了那种想要疯狂占有的感觉?!

就在黎瑾瑜准备歇下的时刻,外面忽然传来一阵砰砰砰的敲门声,黎瑾瑜以为是宋柔,他披着衣服有些不悦的开门,就看见客厅内站着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察,而宋柔正衣衫不整的被他们压着!

“黎瑾瑜先生?现在宋柔小姐涉嫌四年前的一宗蓄意强jian案,需要她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强jian案?”

黎瑾瑜漆黑的眸中闪过怒火和不悦,“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瑾瑜,瑾瑜救我!我是被冤枉的!”

听着宋柔哭泣的叫喊声,黎瑾瑜只觉得脑子嗡嗡的,他抬手按了按太阳穴,声音低沉,“我跟你们去协助调查。”

“哦对。”旁边一位小警察立刻小跑着上前,“您是黎瑾瑜黎先生是吧?您还真得协助我们回去调查一趟。”

“什么?!”

“对,没错,”小警察翻了翻卷宗,“四年前被强jian的女士叫做江恨晚,现在有人指正宋柔小姐涉嫌买凶强jian,而当时江恨晚小姐逃到了你所在的酒店套房,是犯人亲口承认的。”

小警察喋喋不休的,黎瑾瑜大脑一片晕眩。

他是什么意思?

又是江恨晚的把戏吗?可这时宋柔像是发了疯一样挣脱开,“瑾瑜!瑾瑜你相信我,我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那天晚上,那天晚上明明是我和你睡在一起!”

黎瑾瑜冷漠的推开她,就在这时,门口出现一抹熟悉的身影。

江恨晚脸色苍白,唇角却挂着淡淡的笑意,她直接将一张检查单摔在黎瑾瑜身上,淡漠的说,“看看吧,你心心念念的未婚妻,她上次在我们医院自己喝药流掉的孩子,究竟是谁的。”

黎瑾瑜捡起那张检查单,整个人如遭雷劈,原来宋柔的孩子并不是他的,所以她主动药流……

“你又要搞什么鬼?!”这一瞬间的变化让黎瑾瑜猩红了眼,一把掐着江恨晚的脖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筹谋已久》

第10章 江恨晚,你死心吧


江恨晚凄婉一笑。

“怎么,接受不了自己想象中那个完美女人宋柔的形象破灭吗?还是打算自欺欺人?”

她无惧黎瑾瑜渐渐缩紧的手劲儿,就像是悬崖边的一朵曼陀罗华一般笑得灿烂,刺眼。

“你没资格玷污柔柔!”

黎瑾瑜的眼神恐怖,没有一丝的温度。

他死死的握着拳头,指关节在咯咯作响。

“你自己堕落不堪,你以为柔柔会跟你一般?”

黎瑾瑜难以接受这些如洪水般倾泻而来的事实,他只能选择麻痹自己。

他靠近江恨晚的脸,她的眼眸中倒映着黎瑾瑜轮廓分明的脸庞。

“你为什么会这么恶毒?”

“是啊,你的柔柔温柔美丽,而我一文不值,什么都不是。”

江恨晚听着黎瑾瑜的话,无视渐渐窒息的感觉,她勾起唇角,自嘲道。

早该想到的啊,他还是选择相信宋柔,反倒是她江恨晚有心机算计她宋柔了。

呵呵。

黎瑾瑜的脸部阴暗不明。

他看着江恨晚渐渐涨红的脸,心下一紧,倏然松开了扼住江恨晚的手,背对着她。

“我不会相信你的。”

他字字珠玑,仿佛是在说服自己。

“江恨晚,你死心吧,我不爱你。”还是同样冰冷的话,

“不爱就不爱吧,我从来就没奢求过你的爱。”

江恨晚声音有些沙哑,仿佛透着绝望。

她把这些证据拿出来,只是为了让黎瑾瑜看清宋柔这个女人罢了。

而她,早就心灰意冷了。

是啊,该死心了,黎瑾瑜的爱,实在是不敢再奢求了。

江恨晚浅浅一笑,她抿了珉嘴唇。

“再见了,黎瑾瑜。”

她的眼角带着微光,转身便是离开。

黎瑾瑜的心在听到她说“再见”的那一刻,微微的抽搐,双手渐渐握拳。

坐在地上的宋柔赶紧起身,她跑到黎瑾瑜的身边,脸上已经是梨花带雨了。

她刚才似乎是听到黎瑾瑜对江恨晚说“这不是真的”。

宋柔以为黎瑾瑜对自己还抱有一丝信任,她抓住了黎瑾瑜的手臂。

“瑾瑜,我知道你会相信我的对不对?我是被冤枉的,这一切一定是江恨晚嫉妒我,所以设计出来的的,我是无辜的……”

她带着浓重的哭腔,楚楚可怜。

可黎瑾瑜现在的心,乱成一团,他完全听不进去宋柔的这些话。

只是心不在焉的安慰宋柔别害怕,之后拿下宋柔的手臂,独自往前方走去。

眼神有些破灭。

“瑾瑜,瑾瑜……你去哪?瑾瑜……”

宋柔看着黎瑾瑜没看自己一眼就走了,她的心慌了。

这样沉默的黎瑾瑜,比愤怒得吼叫起来的黎瑾瑜,更加的恐怖。

是她从未见过的恐怖。

……

“江医生,江医生?”

“嗯?”

小护士叫了她好几声,江恨晚才回过神来。

这几天江医生都不知道怎么了,整个人魂不守舍的,看起来有憔悴。

“外面有人找你呢。”小护士说道。

有人找她?

江恨晚的秀眉蹙起,放下了手中的听诊器。

江恨晚一走出走廊,就看到了黎瑾瑜的脸。

几日未见,黎瑾瑜似乎邋遢了些许。

线条分明的下巴上有一些细细碎碎的胡渣,深邃的眼眸里似乎藏着许多隐忍与压抑。

江恨晚压下翻涌的情绪,她似乎不愿意见到黎瑾瑜一般,想要转身进去,却一把被黎瑾瑜拽住了。

“干什么,放手。”

江恨晚回过头来,就像是被什么讨厌的东西缠住了一般的不悦。

黎瑾瑜被她的神情刺痛到了,他的喉咙里就像是灌了铅一般,艰难的发出了嘶哑的声音。

“这么不想见到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筹谋已久》

第10章 江恨晚,你死心吧


江恨晚凄婉一笑。

“怎么,接受不了自己想象中那个完美女人宋柔的形象破灭吗?还是打算自欺欺人?”

她无惧黎瑾瑜渐渐缩紧的手劲儿,就像是悬崖边的一朵曼陀罗华一般笑得灿烂,刺眼。

“你没资格玷污柔柔!”

黎瑾瑜的眼神恐怖,没有一丝的温度。

他死死的握着拳头,指关节在咯咯作响。

“你自己堕落不堪,你以为柔柔会跟你一般?”

黎瑾瑜难以接受这些如洪水般倾泻而来的事实,他只能选择麻痹自己。

他靠近江恨晚的脸,她的眼眸中倒映着黎瑾瑜轮廓分明的脸庞。

“你为什么会这么恶毒?”

“是啊,你的柔柔温柔美丽,而我一文不值,什么都不是。”

江恨晚听着黎瑾瑜的话,无视渐渐窒息的感觉,她勾起唇角,自嘲道。

早该想到的啊,他还是选择相信宋柔,反倒是她江恨晚有心机算计她宋柔了。

呵呵。

黎瑾瑜的脸部阴暗不明。

他看着江恨晚渐渐涨红的脸,心下一紧,倏然松开了扼住江恨晚的手,背对着她。

“我不会相信你的。”

他字字珠玑,仿佛是在说服自己。

“江恨晚,你死心吧,我不爱你。”还是同样冰冷的话,

“不爱就不爱吧,我从来就没奢求过你的爱。”

江恨晚声音有些沙哑,仿佛透着绝望。

她把这些证据拿出来,只是为了让黎瑾瑜看清宋柔这个女人罢了。

而她,早就心灰意冷了。

是啊,该死心了,黎瑾瑜的爱,实在是不敢再奢求了。

江恨晚浅浅一笑,她抿了珉嘴唇。

“再见了,黎瑾瑜。”

她的眼角带着微光,转身便是离开。

黎瑾瑜的心在听到她说“再见”的那一刻,微微的抽搐,双手渐渐握拳。

坐在地上的宋柔赶紧起身,她跑到黎瑾瑜的身边,脸上已经是梨花带雨了。

她刚才似乎是听到黎瑾瑜对江恨晚说“这不是真的”。

宋柔以为黎瑾瑜对自己还抱有一丝信任,她抓住了黎瑾瑜的手臂。

“瑾瑜,我知道你会相信我的对不对?我是被冤枉的,这一切一定是江恨晚嫉妒我,所以设计出来的的,我是无辜的……”

她带着浓重的哭腔,楚楚可怜。

可黎瑾瑜现在的心,乱成一团,他完全听不进去宋柔的这些话。

只是心不在焉的安慰宋柔别害怕,之后拿下宋柔的手臂,独自往前方走去。

眼神有些破灭。

“瑾瑜,瑾瑜……你去哪?瑾瑜……”

宋柔看着黎瑾瑜没看自己一眼就走了,她的心慌了。

这样沉默的黎瑾瑜,比愤怒得吼叫起来的黎瑾瑜,更加的恐怖。

是她从未见过的恐怖。

……

“江医生,江医生?”

“嗯?”

小护士叫了她好几声,江恨晚才回过神来。

这几天江医生都不知道怎么了,整个人魂不守舍的,看起来有憔悴。

“外面有人找你呢。”小护士说道。

有人找她?

江恨晚的秀眉蹙起,放下了手中的听诊器。

江恨晚一走出走廊,就看到了黎瑾瑜的脸。

几日未见,黎瑾瑜似乎邋遢了些许。

线条分明的下巴上有一些细细碎碎的胡渣,深邃的眼眸里似乎藏着许多隐忍与压抑。

江恨晚压下翻涌的情绪,她似乎不愿意见到黎瑾瑜一般,想要转身进去,却一把被黎瑾瑜拽住了。

“干什么,放手。”

江恨晚回过头来,就像是被什么讨厌的东西缠住了一般的不悦。

黎瑾瑜被她的神情刺痛到了,他的喉咙里就像是灌了铅一般,艰难的发出了嘶哑的声音。

“这么不想见到我?”

继续阅读《爱你,筹谋已久》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