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叶,叶姑娘(世子妃)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世子妃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郑叶
简介:喜欢先点追书 昏睡半月,穿越异世五年,郑叶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卖光世子殿下赏的所有珠宝
心情倍爽的数着手里一大叠银票,看着吓跪在地上的丫环:瞧你这出息,我就卖个自己的东西至于吗? 丫环哭:至于,世子殿下要是知道肯定打死你! 郑叶白眼,将剩下的珠宝全部推了过去,...
角色:郑叶,叶姑娘
郑叶,叶姑娘(世子妃)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世子妃》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穿回去


郁郁绿林的王府,带着夏日里的闷热,如让人置身在蒸笼般喘不过气。

郑叶数了数手里的银票,多日的烦躁总算好了些,嘴角含笑的看了眼战战兢兢的阑珊,语气轻快:"没被发现吧?"

"没有。"

"这些也拿去卖了。"说着,将剩下的珠宝一股脑的丢给了阑珊。

话落,本就脸色发白的阑珊吓的跪在了地上。

声音颤抖:"叶姑娘,这都是世子赏的,您这样全部卖掉,要是被世子发现会被打死的。"

偷个玉卖都是死罪,现在郑叶还将所有赏赐都卖了,别说是王府,就是整个天宋也找不出如此不怕死的女人。

郑叶闻言,脑海中划过那熟悉的英轮,嘴角的笑凉了几分,"让世子妃灌下我红花的时候赏的?看把他能的!"

"姑娘,这些大逆不道的话您还是不要说了。"

"哎呀呀,全部卖了!"郑叶不想继续啰嗦。

她现在太需要钱,只要来钱快的都是祖宗。

在这王府里,她是他的女人,却没名没分,还因比世子妃先怀上孩子这么对她,他那么能怎么不让那个女人先怀?

"你不要那副没出息的样子,我用命换来的东西,爱怎么卖就怎么卖。"感情卖自己的东西还要被打,什么道理?

起身,将银票收起来。

一股坠痛感袭来,小手下意识就抚上小腹,她知道这是因为医疗不好的缘故留下的后遗症。

"姑娘又肚子疼了?"

郑叶点头,额头已经出了细细冷汗。

那股痛就好似扯住了心脏一般,连带心口也闷闷的。

"那奴婢去求求王妃,还是给姑娘找个大夫看看吧,这总是在外面抓药也不见好。"

这话,让郑叶直接白了小丫头一眼,"还没跪够呢?她们看起来很稀罕你的膝盖?"

想到那一壶红花下去,她大出血昏睡半个月,期间阑珊求了王妃,求了世子妃,硬是没求来一个大夫。

没人知道,她昏睡的时间里,游魂到了另一个世界!

这边的半个月,而那边的五年……也是那五年她才知道女人原来也可以活的那么高贵,那么自由潇洒。

"走吧。"

"姑娘要去哪?"阑珊见她本就不舒服的样子还要出去,语气更是担心。

郑叶摸了摸怀里一大叠的银票:"找人渣。"

阑珊脸色更白了白,"世子殿下……"

"哎呀,走了。"这丫头年级那么小,简直比那个世界的奶奶话还多。

想到那个世界,郑叶就怒天怒地,恨不得一觉睡死再给睡回去,可惜这次命有点大,怎么都睡不死。

想到卖了那么多钱,郑叶就身形轻快的穿梭在王府中。

就连身后的阑珊也都跟不上她这病秧子身体。

到书房门口,被世子身边的大丫环绿檀一脸鄙夷的拦下,郑叶:"麻烦通报。"

"世子妃在里面。"

"……"那个女人?

郑叶知道,只要那个女人在的时候,司徒澈不会让任何人打扰,但她今天就要见他。

"姑娘,我们先回去吧?"阑珊想到郑叶现在的胆子,生怕她闹出更过分的。

到时候把世子给惹毛了,没她的好果子吃。

"等!"郑叶站在阳光下,执拗的吐出一个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世子妃》

第2章:哄走卖身契


里面传来不宜形容的响动,郑叶愣了一下,随后眼底闪过一抹嫌弃……!

一个时辰后,世子妃王照兮才衣衫不整的从里面出来,脸上红晕还未全部褪去。

这让后院女人打架的画面,此刻郑叶看着除了嫌弃没有别的情绪,世子妃看到她,眼角的笑多了几分轻嘲。

一句话说的意味深长,"女人的命,不是握在自己手里的。"

"谢世子妃教诲。"郑叶恭敬,平静的语气中有着让人听不出的恶心。

女人冷哼一声,丢下一句:"可惜了,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早知道遂了王妃心愿进宫,说不定得到皇上的宠爱还能尽享荣华富贵,现在,呵呵……!"

说起进宫,郑叶眼底就闪过一抹怒意。

要不是那件事,她也不会慌不择路的躲进司徒澈怀里,没讨到好处就算了,还死了半个月。

好在这一场死的也不算亏,不然做鬼也不放过她们。

"进去吧。"

绿檀进去通报出来后对郑叶语气不好道。

看着这恨不得撕了自己的眼神,郑叶叹息摇头……哎,世界不同,女人就是不一样,还是喜欢那个世界。

进门。

就对上男人那双温柔的能滴出水的双眸,微愣一下,"世子殿下。"

司徒澈……!靖王府的嫡传世子,那双多情的桃花眼让多少女人迷了眼,然而越是多情,也最是无情。

锦袍松垮,隐约的胸肌,青丝随意披散,尤其是脖子上那指甲印,让郑叶胃部一阵翻涌。

"过来。"男人朝她笑着。

那双让人心动的双眸,郑叶的心更是因此狠狠一紧。

站在原地,没过去,而是恭敬道:"奴婢有件事求您。"

"求什么?"

温润的语气,却伴随着掌握一切的深沉,就好似将女人的心思都掌握在手中,甚至那笑意中还带着和世子妃一样的轻嘲。

不等她回答,就听男人继续道:"名分?孩子?赏赐?"

郑叶愤怒,但也不好发作。

强忍男人对自己身心的羞辱,双腿弯下匍匐在地,"奴婢求奴婢进府时的卖身契。"

空气,瞬间安静。

听着男人明显重了的呼吸,郑叶有几分忐忑。

显然,司徒澈以为,郑叶冒着暑热在外面等了那么久,至少也会卖点可怜什么的。

可这卖身契……!

不知过了多久,只听男人轻笑着嘲弄:"求良妾的位份?"

良妾!贱妾!就一张卖身契之差,然而这两者的地位以及待遇却是截然不同。

若是以前,郑叶自然希望自己是个没有半点瑕疵的良妾,但现在,"不,奴婢只求那张卖身契。"

衣袍如风而至,眼前阴影遮盖。

下颚骨上传来一股力道,冰冷的手指捏着她用力抬起。

对于男人的触碰,郑叶胃里那股翻涌激烈的很,尤其是温热的呼吸扑在她面颊上,更让她心神都产生抗拒。

"只是卖身契?"男人语气带着探究。

郑叶目光流转,稳住心神,语气坚定:"只是卖身契。"

"呵……!"

冷笑声响起,郑叶的心也跟着紧了紧,男人一把丢开她,就好似随意丢掉抹布一般。

"离开王府,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衣袂翩然,清冽香味闪过,一块白玉丢在了她面前。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世子妃》

第3章:死罪一波波的犯


从书房出来。

郑叶长长舒了口气,那苍白的样子看上去好似死了一回。

醉澜阁都没回,直接就跑去了管家那边拿自己的卖身契,生怕那男人反应过来生出什么变故。

拿完卖身契后,郑叶回到醉澜阁就直接将卖身契支到了烛光上!

阑珊风风火火的进来:"叶姑娘,那些珠宝都处理好……您,这是做什么?"

"烧卖身契。"烧掉这个玩意,她就自由了。

阑珊闻言!

眼底瞬间生出一股欣喜,但随即就是惊恐袭来:"姑娘,私自处理卖身契是死罪啊,要是世子殿下知道要肯定要打死你。"

又是这句话。

要是在那个世界,凭这些话在法庭上都是家暴的证词。

哎,可惜了……!

"放心,卖身契是他给我的。"

"真的?"阑珊不相信。

总觉郑叶醒来的这些时日胆子大的很,什么找死的事都敢做。

先是卖珠宝,现在又是烧卖身契,简直是……!"难道是世子殿下许您良妾的位份?"阑珊实在想不出这是为何。

郑叶看她没出息的样子,"什么良妾的位置,是世子殿下已经答应让我出府。"

"啊?可您毕竟是世子殿下的女人啊,怎么能准许你出府?"阑珊不相信的看着她。

郑叶:"我连孩子都怀了也没给个名分,可见他是厌恶我的很,现在给我卖身契打发我出府也正常。"

卖身契。

一旦被卖掉,就不知道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自由身,很多人也都要被奴籍伴随一生。

甚至是自己以后的孩子,孙子,都可能跟自己一样是个抬不起头的奴籍。

若是身为奴籍私自离开,更是没有好下场。

从阑珊手里拿过银票数了数,心情更是倍爽,给了阑珊两张:"这个就拿去赎身。"

"姑娘。"阑珊愣了一下。

郑叶看着她发红的眼眶,道:"我知道这些年你一直在攒银子赎身,但被买进来和赎出去的价格可不一样,拿着吧。"

她小产昏睡期间,阑珊这双膝盖可为她跪了不少。

如此,她也应该走之前帮她解决困境。

"谢叶姑娘,只是奴婢已经没有家人了,就算有自由身,也已经没地方去。"

郑叶心里酸了一下,"正好,我也没家人。"

她忘记了,在这个世界卖赏赐,烧卖身契,出府!一系列举动在天宋人眼里简直一万次都不够死,只觉自由在朝她招手!

……

阑珊帮着她一起收拾包袱,看天色现在已经很晚,问郑叶要不要在府上再住一晚再走。

郑叶摇头,"城东有一家祥云客栈,你赎身后就去那儿找我。"

这个鬼地方她一天也不想待下去。

刚收拾好包袱,司徒澈身边的王骁就来了!!

看着突然出现的人,郑叶心里紧了一下,"王侍卫,您这是?"

王骁这个人,一般都是跟在司徒澈身边寸步不离的,现在突然出现在这里,肯定没什么好事。

王骁看到她身上的包袱,眼底闪过一抹意味深长的深意。

语气恭敬,"叶姑娘,世子请你去书房一趟。"

郑叶:要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世子妃》

第4章:悄悄咪咪的主意


这个节骨眼让她去见司徒澈,别提心里多抵触,但还没出这王府的大门,她到底不敢反抗。

"走吧。"但愿不是什么麻烦事。

走到半道上的时候郑叶才发现包袱还在身上,虽觉得有些不妥,但现在回去有些远了。

挎着包袱出现在司徒澈的面前。

进到书房,目光就触及到书案上那些闪闪发光的珠宝,那一刻郑叶心肝颤抖的几乎就要晕过去。

"世,世子殿下。"语气有些打结,她告诉自己该冷静。

但现在怎么冷静的了?

虽然之前让阑珊卖这些东西的时候气势汹汹,但她现在人毕竟还在王府,要是司徒澈要计较的话……!

阑珊出卖她的想法一闪而过,但随即觉得不对,那丫头巴不得她们一起跑路。

"王骁。"司徒澈看她一眼,原本多情的双眸,此刻冰冷无比。

郑叶对上心肝瞬间抽紧,眉心一跳,膝盖不争气的就弯下去,额头不断的冒出冷汗来。

完了完了,要上家法了!

真如阑珊那句,要打死她……!

膝盖磕在地面的一刻,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尤其是世子司徒澈看向郑叶的双眸,含笑中带着意味深长。

他越是这样的眼神,郑叶就怕的厉害。

"世子殿下,我,我,我……"

"你在抖?"

郑叶:"是的。"

想到那胳膊粗的棍子轮在自己屁股上,被打的皮开肉绽的样子,郑叶就觉得承认自己的恐惧不丢人。

脑海里闪过自己爬上司徒澈床的第二天,王妃得知消息让人将她叫去毫不客气的轮了三大杖,骨头都差点打断。

"世子殿下不要打我。"不争气的匍匐在地,害怕的如鹌鹑。

好汉不吃眼前亏,先认错。

坐在书案前的男人,此刻眼底依旧含笑,但是浑身散发的冷意,更让匍匐在地的郑叶抖个不停。

之前还说阑珊没出息,现在……!没想到五年的洗礼,依旧无法洗清自己骨子里的卑微。

努力抬头,对上男人含笑却冰冷的双眸,郑叶那些到嘴边的话又开始结结巴巴:"您,您也没理由打我对吧?"

"那你怕什么?"

郑叶:"……"

是啊,自己怕什么?

丢人!

瞬间,管本跪在地上的膝盖,就这样理直气壮的站了起来,一系列的动作,司徒澈看她的目光也越发幽深起来。

而他……原本以为郑叶在自己面前装模作样,拿了卖身契是要去找王妃抬了自己身份。

结果当西街铺子的掌柜带着这些珠宝来府上,他才知道这女人悄悄咪咪打的什么主意。

"你要走?"深邃的语气里,带着别样的犀利。

郑叶看着这双幽深的让人看不懂的双眸,脑子转的飞快,但却依旧没分析出他语气中的深沉。

摇头,不甘心!

点头,又不敢。

空气,就这样安静下来。

"王骁。"

"我要出府。"郑叶生怕自己一个回答的慢了惹怒此人被打一顿。

不是她没出息,而是她亲自看着这人含笑之间如何处置一个人,那手段,那画面让她不敢去回想。

温柔中的残忍,形容的大概就是司徒澈。

"可知道,私卖王府物品和顺宫中物品同罪?"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世子妃》

第5章:被打劫


郑叶本就不好的脸色,此刻白了白。

完了!

同罪,死罪,闭眼,努力道:"这是您赏给我的,那就是属于我的,我要处置自己的物品有什么罪?"

骨子里被强行植入的倔强和天生卑微狠狠对抗在一起。

"您说是吗?"

司徒澈看着原本因为恐惧跪在地上的女人此刻站在那儿故作镇定的样子,眼底那股深邃也越发幽深。

好,很好!

"可你是王府的女人。"

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该如何回答。

主动爬自己的床,还对自己做出那样的事儿,现在还敢……!

司徒澈从没见过这般大胆的女人,此刻也不着急惩罚她,光是看着她怕的浑身抖的样子心里就舒服。

而郑叶在听到他说自己是王府的女人的时候,这瞬间……松了一口气。

"在一个时辰前,我已经在管家那边拿到了卖身契,现在我已经不是王府的奴了。"

"哦?"

眼底的深邃,有了意味,嘴角的笑意也更浓。

原来她拿卖身契,还真闹这一出,他倒是小瞧了这个女人。

"世子忘记了,现在我非但没有王府的卖身契,也没有别的名分在。"所以想走,她就能走。

司徒澈:"……"

空气,再次安静了下来。

在场的人也都因为郑叶的一席话倒抽一口凉气,甚至也有人猜想,她自作聪明。

这一席话,可不就是为了要提醒世子殿下,现在还没赐她侧夫人的位份!?

然而,只要是司徒澈身边的人,都知道他深沉如浩瀚星海的眼眸中,最厌恶的就是女人的心机。

要什么,直接说,他可能会给。

但这样拐弯抹角的玩心计在他这里一向得不到什么好果子吃。

而这样安静中,男人什么也没说,就是这样的呼吸,却也让郑叶的脊背出了冷汗。

"世子殿下如没别的事儿,我就先退下了。"郑叶起身。

小腹传来的痛提醒着她这王府里的腥风血雨。

离开,只要真的踏出这王府的大门,一切也就结束了,从此以后天高海阔,她就只是她自己的。

……

所有人都认为司徒澈不会轻易放走郑叶,然而在人真的离开的时候,司徒澈并没有理会。

直到人离开,王骁疑惑的看着司徒澈:"世子殿下,难道您真的任由叶姑娘离开?"

言下之意,那毕竟是您的女人啊,真的就这样离开的话……!

司徒澈看了王骁一眼,桃花般的容颜,眉心的那点朱砂在此刻更是如风多情!王骁低头,眼底闪过一抹不自在。

"去安排一下吧。"

"殿下的意思是?"

王骁抬头,在对上司徒澈眼底深邃的笑,瞬间明白他的意思,他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

郑叶离开王府后,直奔祥云客栈。

然刚出王府大门不远,忽然感觉一阵阴风,"嘭。","呜……!"

后面一股大力撞到她,郑叶被撞的一个趔趄直接栽倒地上,膝盖摩擦在地面一阵火辣辣的疼。

感觉肩上一空,朝那黑影看去,就见那人抓着自己的包袱飞奔。

"那是……?"

脑子一懵!抢!!抢劫?

一阵阴风从头顶划过,郑叶大爆出口:"妈的!"

这可是靖王府门口啊,这简直太坏了有没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世子妃》

第6章:和世子爷撕到底!


看着那飞奔的黑影,郑叶悲愤交加。

她的银票可都在包袱里,要这么被抢走了,她的天高海阔要找谁抓瞎去!?这简直……什么世道?

肚子本就有些不舒服,现在追这抢劫犯痛的更明显……!

"来人啊,有抢劫犯呐!"扯着嗓门开始不断嚷嚷。

前面的抢劫犯回头恼火瞪她一眼。

这一眼,可是将郑叶气的火冒三丈,抢她的东西还敢瞪。

"抢劫啊,抢劫啊。"

路人纷纷看向她,有管事儿的开始帮着一起追,可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又出来一帮乞丐挡住了他们的路。

眼见那贼就要消失在自己眼前,着急的郑叶随手就扯了摊主支摊的竹竿狠狠砸下去。

她气势彪悍,乞丐被打的纷纷避让,周围人对她的彪悍行为满是唏嘘。

她管不得那么多,只想把钱追回来。

开始的时候还有人在帮她,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只剩下她一个人,甚至越跑越偏僻……!

一个时辰后!

"呼,呼……你,你个王八蛋。"好累,郑叶气喘吁吁。

撵着跑了十条街不止,现在满身是汗。

那小贼从开始的快速如风,现在已经开始跌跌撞撞。

看着那小贼扶在围墙上喘息,郑叶提步上去,抡起手里的竹竿就砸,"让你抢老娘的东西,我打死你。"

"唔!"小贼被轮的倒在地上,"啪嗒~"一声,那小贼怀里落出一枚白玉来。

郑叶弯身捡起来,拿在手里瞧了瞧,有些熟悉,瞬间心气更火,手里轮的也更凶,"不管是谁收买你,你现在落在我的手里,哼!"

她就说,谁这么大胆子不要命,敢在靖王府门口抢。

……

第二天,随州大小就传遍了一件大事,府衙正在审理一桩抢劫案,被告的是……靖王府!

公堂之上,府大人看着案上的白玉,脊背出了冷汗。

郑叶满眼怒气:"大人在随州为官多年,又经常出入靖王府,应该知道这块白玉的主人是谁吧?"

坐在高案上一身官府的男人,闻言脸色更是铁青,显然认得玉佩的主人。

目光肃严的看向郑叶:"你以前是王府的婢女?"

"不过我已经赎身了,现在王府没有我的卖身契。"所以她现在是良民。

想到昨晚司徒澈让人抢她,心里的怒气就压不住。

原本那些恩怨也没想计较,只要顺利离开王府就好,但他竟然做出这等事,既然他先不给自己活路,那她就跟他撕逼到底。

闹的人尽皆知,到时候他就算想将自己怎么样也得掂量,皇家可最要脸。

"就算如此,也无法断定就是世子殿下找的这小贼抢你,再说你那点钱世子殿下看的上?"

一边的师爷开口。

郑叶:"话是这么说,谁知道他一肚子坏水打的什么主意?"

"啪!","放肆!"郑叶话音刚落,惊堂木响起,伴随着高堂上大人的呵斥。

她一惊,怎么忘了,在这里,她就算抓理在外面也不能那么说。

但昨晚……!不等郑叶说话,就听师爷继续道:"说不定那白玉是这贼偷来!"

偷来的?不能吧?

他还敢偷司徒澈?

"说,这白玉是谁给你的?"来到小贼面前,一脚就踩在了小贼的手背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世子妃》

第7章:撕不下去了


"啊~~!"小贼吃痛,郑叶踩的更狠:"说!"

公堂上一些些看不下去,长的柔柔弱弱的,然而彪悍的跟个杀猪的一样。

看堂的群众,更有些觉得郑叶是在作死,虽然他们也看不惯那些达官贵人的做派,但告靖王府,总觉得作过头了!

其实郑叶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但她没办法,被司徒澈气懵做出了这等荒唐事,既然已经荒唐,也只能荒唐下去。

"我让你说!"

昨晚到现在,这小贼她也懒得审问,只觉证据确凿,他司徒澈想要赖账没门,可现在……!

那小贼额头瞒是冷汗:"是,是,是从姑娘您的身上摸的。"

郑叶:"……"

众人:"……"

尤其是郑叶的脸色,可谓瞬间龟裂。

摸了摸自己身上之前去找管家的那块白玉,不见了!

"啪~"一耳光就扇在贼脸上:"为什么不早说?"

妈的,现在这……!

那小贼也无辜:"你很凶。"

这下,郑叶的脸色是青了白,白了紫,紫了绿,然后绿不下去了。

抡起耳光又扇在了那贼的脸上,"特么的你怎么不去死?"

郑叶一直都认为自己是个淑女,然而将一个贼吓的不敢说实话,"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

她这摊上的什么玩意?

"我,我也想问你是不是女人。"有这么彪悍的女人?

那贼表示很怀疑郑叶到底是不是男扮女装。

被小贼这样看,郑叶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咬牙跺脚:"不告了!!!"

原本想揪住司徒澈的辫子,怎么也应该从他荷包里抠些银票出来。

现在这银票没抠到,还闹了那么大一场笑话。

忽然……

人群中一阵纷乱:"世子殿下到。"

一听是世子殿下,众人立刻自动让开一条道来,郑叶朝着外面的人群看去,就见一身白色华服的男人骑在高马之上。

额间的朱砂,让那威风凌厉的气势多了几分风情。

在场多少少女都屏住了呼吸。

"世子殿下。"府衙老爷赶紧从公堂上下来朝门口迎去,男人翻身下马,举手投足的矜贵更是让郑叶心脏一阵猛缩。

不得不说,即便是将司徒澈丢在那个世界,也一定是王者般的存在,他要是不渣的话,当真完美。

可惜他处的就是渣男世界。

司徒澈出现在这里,自然是因为府衙上的事儿闹去了王府,"世子殿下,这……"

"审的如何了?"

"已经审完,是那小贼摸的郑姑娘身上的玉佩,和靖王府无关。"府衙老爷脊背发汗。

整个随州的官员都知道,靖王府的世子殿下面若桃花,但却性如冰剑。

那双温柔的眸子,却有着鹰隼般的犀利。

郑叶站在原地看向司徒澈,而司徒澈也在看她,四目相对,郑叶眼皮直跳,显然是心虚理亏。

而司徒澈,眼底依旧含笑。

这样的笑,让郑叶几乎又要跪在地上,这股来自骨子里的卑微,让她更痛恨这个世界。

"不闹了。"男人拉起她的手,轻笑道。

郑叶:"……"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世子妃》

第8章:就想玩她


这一幕在外人看来,就好似高高在上的世子殿下在屈尊降贵哄一个发脾气的小妾。

而这小妾的气性还很大,不懂事,不贤良,简直是女人的败笔!

看着人群的交头接耳,郑叶狠狠的看司徒澈一眼:"你什么意思?"

对上男人双眸中的深邃,她瞬间觉得这小贼抢自己一定和他有关,但现在啥都没有,也不能乱说。

"现在这乱世里,你以为出了王府能做什么?"言下之意就是乖乖回去在后院待着。

郑叶白他一眼,话也不接,直接转身离开。

那高傲的样子众人都看不下去,觉得这女人该拉回去好好打一顿。

……

王骁出现在司徒澈身后:"殿下,这次真走了?"

"会回来的。"嘴角的笑,眼底的神色,都是那么的深沉,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而他这一幅深沉的样子,好似所有的一切都掌握在他手里,只要没他允许,任何人别想逃出他的手心。

郑叶回到客栈,大刺刺的就躺在了床上,"唔,好累!"

闹腾了一晚上,她也累的很,翻身,顺手就要将包袱抱在怀里还好睡一觉,结果一空!

郑叶:"……"

脑子有片刻的空白,腾的翻身起来,胡乱的翻着床上的被子,这下完了!

自己的包袱……被偷了?!这背时玩意!

"咚咚咚。"下楼的脚步声是那么的急切和闷重。

郑叶第一时间找到客栈的掌柜,说自己放在房间里的包袱不见了。

结果掌柜硬是没问她包袱的事儿,而是来了句:"姑娘你是想住霸王店?"

"不是,我说完我的包袱不见了,你这什么态度?"

"那报官吧,客栈开到现在还没人敢在这里住霸王店的。"话落,管家就给了小二一个眼神。

那小二的麻利的就朝外面跑了。

郑叶暗道一声不好。

她怎么能忘了,这可不是那个世界,这里可没什么监控和服务态度。

她这是,刚经历了抢劫,又遭遇了盗窃,依眼下看,这搞不好她还会惹上官司,转身……撒丫子跑。

"哎?想跑?给我抓住她。"身后响起那掌柜的愤怒声,闻言,郑叶跑的更快。

靠,这都什么事?

屋顶之上,一身白衣锦袍的男人如鹰隼般的双眸看着下面飞奔的身影,清风拂过,衣袂偏飞,眼底玩味的笑意更浓。

王骁站在他的身后,手里拎着的就是郑叶放在客栈的那包袱:"世子殿下。"

"嗯。"

王骁昨晚还不明白,世子殿下不就是希望叶姑娘不要离开王府吗?既然不希望,为什么要这么折腾,直接给好吃好喝的养着不就好了?

但是现在目光在看到下面那跑的飞快的身影,似乎明白了。

多少年来,他的身边都是尔虞我诈的笑面虎,那些音容笑貌的面具下,掩藏着满是算计的心。

而现在突然出现了这样一个明目张胆折腾的人,似乎看着她如何去折腾也很有趣。

"那接下来还需要做什么?"

"不用管,接下来她会直接去王府。"而那王府的大门,好进,不好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世子妃》

第10章:钱没要回来,还差点被打!


诶?不是!?

"是,是你的,我保证。"对上男人眼底的冰冷哪里敢说一个不字,要说不是他的,被分尸的可能都有!

"孩子都为本世子怀了,还说不是本世子的女人。","啪啪~"男人冰冷的手拍打在她脸上。

那嚣张的样子,简直是挑衅有木有?

想到失去那个孩子的理由,骨子里的卑微被心中怒火战胜,死死压住不认账:"那孩子不是没生吗?那我们就什么关系都没有。"

空气,凝固。

站在一边的王骁都为郑叶捏一把冷汗,她还真敢说!和世子殿下撇清关系也不是她该做的事儿啊!

反观司徒澈,原本因为郑叶闹腾有几分兴味,此刻浑身都散发着冷怒。

"啊……!"一个没反应过来,下一刻就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失重的感觉吓的魂都要丢了。

是司徒澈摔了她,这力道真的是一点也没留情。

"你,你……"郑叶气的说不出话来,脸色白了青,不等她说出后面的话,就只听男人一甩袖:"王骁。"

"世子殿下。"

"拖出去,打!"

一句话,郑叶的脸色从青到白。

这,是惹毛了?

只是,"你凭什么打我?"

"就凭你那些大逆不道的话,给本世子狠狠的打!"

大逆不道的话?不是他的女人?不是……他本来也没将自己当成他的女人不是?要当了,那还不得好好护着啊?

一听要狠狠的打,郑叶浑身一个机灵。

"我说……你别碰我!"在王骁就要将她拖出去的时候,顾不得浑身的疼,麻利的缩到了司徒澈脚边。

她疯了,这个男人在随州就是主宰的王。

就算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也绝对不能忤逆他,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原本的怒火,被求生欲代替,且还很强。

抱住司徒澈的双腿,"别,不要打我,我认错!"

"错?你有什么错?没有卖身契,也不是本世子的女人,你现在犯的,只是冒犯本世子而已。"

"我真的认错,呜呜。"虽然啥错也没有,但想到胳膊粗的棍子要上身,还是好汉不吃眼前亏吧。

眼泪花花的看着司徒澈,你看啊,看我多可怜。

男人低头,对上郑叶满是可怜的双眸,眼底闪过一抹深邃,让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就在这时候,大丫鬟绿檀进来:"世子殿下。"

"什么事?"

"王妃在过问叶姑娘卖身契的事儿,说若是世子这边已经没有卖身契,就将人交给她。"

靖王妃?

听到这个人,这下真的哭出泪来。

在街上遇到王妃弟弟的时候,她就想起王妃这一茬,五年时间……她模糊了对王妃的映像,但现在的王妃却对她恨之入骨。

若司徒澈真的不管自己,那她肯定死定。

想到此,郑叶抱着男人双腿更卖力,"我不出府。"

得,这闹了一圈,差点被打不说,现在哪里还敢出府?

"我不出府,不出……"

她十岁时被靖王妃带回府签下卖身契,以为是王妃可怜她给了她一个落脚处。

然而,她的生活和别的丫鬟不一样,随时侍候王妃身侧,甚至还有人教习她各种才艺。

那个时候她不明白为什么,各种感激王妃的教养。

直到那天一身雍容的女人坐在主位上,严正厉色的对她说,让她进宫……!甚至挟恩相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世子妃》

第12章:这下梁子真结大了


闹了一圈,没出成府,没得到名分,连以前吃白饭的位也丢了,第二日鸡还没叫就被绿檀拽去了司徒澈房间。

"啊……"没睡好,哈欠连天。

藤条一下子就上了她的小腿,只听绿檀压低声音道:"不想活了?"

郑叶气不过,狠狠的瞪绿檀一眼,"嚣张什么,你还不是一样没得名分的,我好歹比你多吃了几天白饭。"

"你……!"绿檀被噎,脸色都绿了。

郑叶心情好点了。

只要想到这些稍微好看点的丫鬟都和司徒澈有关系,她就严重怀疑自己以前是不是脑子有坑。

但也不能怪她,那时候她哪里知道女人可以活的这般高贵。

现在知道,不算晚!

内室传来一阵响动,郑叶:"……"MD,真是个糟心的早上。

早早的等着,一直到日上三竿,里面才停歇下来,绿檀走过来:"还不赶紧进去,殿下要起身了。"

"我不。"郑叶摇头,说什么也不要进去。

她那啥,现在有点洁癖,看到那些担心自己会吐。

绿檀:"你是真想死是不是?"狠狠的将一盆水塞给郑叶。

郑叶又想塞回去,但绿檀已经转身出去了。

郑叶看着手里的水,整个人都不好了!

"来人。"司徒澈慵懒的声音传来。

郑叶恨不得将盆砸在地上撂挑子走人,但想到这男人动不动就想打自己,得,还是进去吧!

一个面生的女人从床上起来,又……是一个丫鬟。

以前郑叶听到说世子殿下又宠了哪个丫鬟的时候,觉得正常,也觉得这是丫环的命运。

但是现在,她觉得这司徒澈真不挑食,什么人都要。

"世子殿下,奴婢……"

"滚出去!"那女子的话没说完就被司徒澈冷声打断。

郑叶:"……"又不负责!

艾玛!这要是在那个世界,是要被吊打的好伐?

越觉得自己以前也挺贱。

那女子委屈哭泣,但也不敢多留,赶紧抱起衣服跑了。

当内室就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郑叶赶紧退到一边,这下意识的举动惹怒了男人。

"不会侍候人?"

"……"还真忘了。

"过来!"司徒澈看着她那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就来火。

郑叶赶紧上前,这又是发哪门子的火?这男人是不是有起床气?

"要本世子教你?"男人越发幽深的语气。

郑叶这次明白了,随之心里也来了怒火。

不到一刻钟。

郑叶趴在司徒澈的洗脸盆上:"呕,唔,呕!!!"昨晚上啥都没吃的她,此刻吐出来的全是口水。

浑身发软,脸色发白。

而站在一边,依旧一身混乱的司徒澈脸色已经黑的不能更黑。

绿檀进来的时候,看到这画面,吓的跪在地上:"殿下。"

再看向一边的郑叶,有些不明所以。

"呕,呕……!"

"滚!"司徒澈冰冷吐出一个字,绿檀一个机灵:"让你赶紧滚。"

"让你滚!"语气,更冷。

绿檀立刻滚了。

郑叶还在继续吐,只要想到刚才自己所碰到的,还有司徒澈身上的那些味而,胆汁都要吐出来。

男人轻缓的脚步响在身后,下一刻郑叶后颈上就传来一股力道。

"唔。"疼!

下一刻就被摁在了塌上,是刚才那女子起来的地方,想到这地方可能肮脏的程度,坏了。

"呕,哗啦……"这下是真的吐出来了。

而司徒澈本就沉黑的脸色,现在更是阴沉的能滴出冰来。

郑叶一脸懵逼的看着男人胸前的污秽,刚才在面盆处怎么都吐不出来,现在这是?

完了!梁子结大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世子妃》

第12章:这下梁子真结大了


闹了一圈,没出成府,没得到名分,连以前吃白饭的位也丢了,第二日鸡还没叫就被绿檀拽去了司徒澈房间。

"啊……"没睡好,哈欠连天。

藤条一下子就上了她的小腿,只听绿檀压低声音道:"不想活了?"

郑叶气不过,狠狠的瞪绿檀一眼,"嚣张什么,你还不是一样没得名分的,我好歹比你多吃了几天白饭。"

"你……!"绿檀被噎,脸色都绿了。

郑叶心情好点了。

只要想到这些稍微好看点的丫鬟都和司徒澈有关系,她就严重怀疑自己以前是不是脑子有坑。

但也不能怪她,那时候她哪里知道女人可以活的这般高贵。

现在知道,不算晚!

内室传来一阵响动,郑叶:"……"MD,真是个糟心的早上。

早早的等着,一直到日上三竿,里面才停歇下来,绿檀走过来:"还不赶紧进去,殿下要起身了。"

"我不。"郑叶摇头,说什么也不要进去。

她那啥,现在有点洁癖,看到那些担心自己会吐。

绿檀:"你是真想死是不是?"狠狠的将一盆水塞给郑叶。

郑叶又想塞回去,但绿檀已经转身出去了。

郑叶看着手里的水,整个人都不好了!

"来人。"司徒澈慵懒的声音传来。

郑叶恨不得将盆砸在地上撂挑子走人,但想到这男人动不动就想打自己,得,还是进去吧!

一个面生的女人从床上起来,又……是一个丫鬟。

以前郑叶听到说世子殿下又宠了哪个丫鬟的时候,觉得正常,也觉得这是丫环的命运。

但是现在,她觉得这司徒澈真不挑食,什么人都要。

"世子殿下,奴婢……"

"滚出去!"那女子的话没说完就被司徒澈冷声打断。

郑叶:"……"又不负责!

艾玛!这要是在那个世界,是要被吊打的好伐?

越觉得自己以前也挺贱。

那女子委屈哭泣,但也不敢多留,赶紧抱起衣服跑了。

当内室就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郑叶赶紧退到一边,这下意识的举动惹怒了男人。

"不会侍候人?"

"……"还真忘了。

"过来!"司徒澈看着她那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就来火。

郑叶赶紧上前,这又是发哪门子的火?这男人是不是有起床气?

"要本世子教你?"男人越发幽深的语气。

郑叶这次明白了,随之心里也来了怒火。

不到一刻钟。

郑叶趴在司徒澈的洗脸盆上:"呕,唔,呕!!!"昨晚上啥都没吃的她,此刻吐出来的全是口水。

浑身发软,脸色发白。

而站在一边,依旧一身混乱的司徒澈脸色已经黑的不能更黑。

绿檀进来的时候,看到这画面,吓的跪在地上:"殿下。"

再看向一边的郑叶,有些不明所以。

"呕,呕……!"

"滚!"司徒澈冰冷吐出一个字,绿檀一个机灵:"让你赶紧滚。"

"让你滚!"语气,更冷。

绿檀立刻滚了。

郑叶还在继续吐,只要想到刚才自己所碰到的,还有司徒澈身上的那些味而,胆汁都要吐出来。

男人轻缓的脚步响在身后,下一刻郑叶后颈上就传来一股力道。

"唔。"疼!

下一刻就被摁在了塌上,是刚才那女子起来的地方,想到这地方可能肮脏的程度,坏了。

"呕,哗啦……"这下是真的吐出来了。

而司徒澈本就沉黑的脸色,现在更是阴沉的能滴出冰来。

郑叶一脸懵逼的看着男人胸前的污秽,刚才在面盆处怎么都吐不出来,现在这是?

完了!梁子结大了……!

继续阅读《世子妃》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