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白,宋阳(帝婿)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帝婿
分类:都市小说
作者:萧白
简介:仙帝重生到一个窝囊废身上,欠下巨额外债,老婆为了帮忙还债,竟然...
角色:萧白,宋阳
萧白,宋阳(帝婿)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帝婿》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2.半梦半醒半浮生


原来昨天晚上,萧白和一群狐朋狗友玩乐,然后喝了点酒,一时冲动抹不开面子,就借了一百万高利贷,上了赌桌,半个小时回到解放前。

那笔高利贷是借的一个叫林坤的男人,他不是好惹的,算是青州市有名的大佬。手底下养着几十个马仔,经营了好几个地下赌坊,还有KTV等娱乐场所,平时也会放高利贷给一些赌客。

林坤放款从来不含糊,通常赌客要多少他就给多少,也不怕别人赖账。当然也没人敢在林坤这里赖账,除非是活得不耐烦。

所以当萧白把一百万输干净以后,就被林坤带进了赌场专门的审讯室,遭受了一顿毒打。

后来有人通知了楚颜,楚颜赶过来带走了萧白,但是和林坤定下了协议。

"楚小姐是吧?我给你个面子,让你男人走,但是这一百万不可能算了的。你要么三天内还钱,要么,就去我新开的场子上班!你要给我打工,一直到把钱还清为止!"

林坤舔了舔嘴唇,皮笑肉不笑道。

"...好。"

楚颜沉默了许久,轻声答应。

就这样,萧白逃过一劫。

他被楚颜带回家后,又喝了几两二锅头,然后就躺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等醒来时,就看到萧人凤来了。

所以萧白能够确定,楚颜打扮成那个样子,又是大半夜的,肯定是去林坤那里上班。

"我去,我发现我特么以前够混账的啊,自己在外面闯祸,欠了二百多万,回来拍拍屁股就睡大觉。这么大的事不闻不问,就让老婆一个人去抗?"

萧白摇了摇头。

他把碗里的面吃完,疲惫地伸了个懒腰。

毕竟自己是一缕残魂穿越过来的,精神状态不太稳定,现在这副身体也是废柴。刚才干掉宋阳他们那群人,消耗了萧白大部分的真力,现在只觉得很累,什么事都不想做。

"算了,先不想这些,混账就混账吧。等我先试着掌握一下气感,恢复些实力,等会就找上那个叫林坤的,捏住他脖子问一问,还敢不敢威胁我老婆。"

想到这,萧白深吸一口气,进入冥想状态。

他前世是一名拥有通天本领的仙尊,修道千年,深谙修炼之路的艰辛,想要达到巅峰,就需要一颗永恒不变,万劫不灭的道心,否则根本坚持不到最后。

虽然萧白的修为全部丢失,但好在道心不灭,依旧保留在元神深处。

修炼的第一步就是炼气,这是大道之基础。

"上一世,我修炼千年,成就一代仙尊,这份天赋和机缘,可以说是万年仅有。只可惜别人不知道,只有我自己最清楚,就是因为我当初太急功近利,急着突破境界,证明自己,却忽略了很多细节,导致道基不稳。否则,我也不会那么容易就从巅峰陨落。"

萧白叹了口气。

这一世重来,他一定要稳扎稳打,一步一个脚印。

时间飞速流逝。

当外面的天蒙蒙亮时,屋外传来高跟鞋踩在地面上的声音。

是楚颜从外面回来了。

她回来的时候,看上去很疲惫,虽然画着浓妆,但是脸上都没有什么表情,黑丝袜上关键位置,竟然还有一个破洞。

"阿颜。"

见到她有些站立不稳的样子,萧白赶紧起来,过去扶了一下。

"别碰我!"

没想到楚颜竟然一把推开萧白,冷冷地道。

这时萧白闻到她身上带着一股浓烈的烟酒味道,皱眉道:

"你怎么喝了那么多酒?"

"工作需要!"

楚颜冷冰冰地说道。

她表现的虽然很冷,但是一双美眸中,泪水都在团团打转,只是故作坚强没有留下来罢了。

看到这一幕,勾起了萧白记忆深处的共鸣,让他有种心疼的感觉。

尽管萧白前世是修仙者,但那一生都在求证大道,同时也错过了很多美好的事物。

如今重活一世,他带着这具身体从前的记忆,知道楚颜付出了很多,所以自己也没理由抛弃她。

"阿颜,以后你就在家吧,不要去上班。林坤那边的事,我去处理。"

萧白难得认真地说道。

但换来的,只是一声冷笑。

就见楚颜的俏脸上,写满了轻蔑:

"你去处理?你告诉我,你准备怎么做?"

萧白想了想道:

"我要他不要再为难你,如果他听我的就算了。如果不听的话..."

"我杀了他!"

这四个字,萧白说得轻描淡写。对于他这样的仙尊而言,手上不可能没染过鲜血,别说是杀个人,就是屠城灭族,都是弹指一挥间的事。

"杀了他?"

楚颜微微一愣,有那么一瞬间,她仿佛能从萧白的眼中看出些不寻常。

但是下一刻,她还是忍不住笑出来:

"看来你的酒还没完全醒啊?你还在做那个荒唐的梦?"

"梦?"

萧白一愣。

然后拍了一下脑袋,回想起来。

原来这具身体以前的自己,经常会梦到一些修真界的事情,梦到自己成为了一名人族强大的修士,生杀予夺,百战不殆,翻手为云覆手雨。

很显然萧白以前很爱喝酒,喝完了就做梦,有时候分不清梦境和现实。

但其实那并不是梦,只是因为仙尊的元神附身过来,因为复杂原因产生的记忆罢了。

对于从前的萧白而言,那是荒唐可笑的梦。但对现在的萧白来说,只是一段微不足道的往事。

"你自己拿钱出去买吃的吧,我太累了,别来打扰我休息。"

楚颜从包里拿出一张五十元的钞票放在茶几上,然后就拖着疲惫的身体,回了卧室。

萧白担心她的状态,想进去看看,却发现门被从里面反锁上。

他深深叹了口气。

只怪自己以前太窝囊,太没用,尽干些混账事情,让楚颜早就寒了心。

所以现在不论说什么,楚颜都不会相信。

"我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只有我亲手改变的时候,阿颜才会相信吧。"

萧白盘腿坐下,继续修炼。

这时,门外又传来敲门的声音。

这次来的,是几个痞里痞气的青年,领头那个戴着耳钉,染着一撮黄发,看起来吊儿郎当的。

萧白认得他,这是自己常去的那家地下赌档,负责看场子的,叫做林炫,别人都喊他炫哥。

"坤叔让我来的。"

林炫站在门口,耸着肩膀,从兜里拿出一个手机:

"这是楚颜的吧?刚才她下班走得太急,手机掉在场子里没拿,坤叔让我专门送过来。"

他把手机递过去,看着萧白嬉皮笑脸道:

"陈废物,你越来越让我刮目相看啊!以前看你败家也就算了,现在家当败光,让老婆来干这个帮你还债,你可真是想的周到!"

"有个好消息告诉你,昨天你老婆陪的那个老板,玩得很开心,给了一万块钱小费,坤叔扣了八千,剩余两千块钱,是给你们的。"

"顺便还让我问一下,那个老板很有实力,想包养你老婆,一个月十万,你觉得怎么样?"

萧白眉头一皱,冷声道:

"不怎么样。"

他根本不想和这种小喽啰废话,拿过手机,连钱都不要,直接就准备关门。

"等会!"

没想到林炫突然按住门板,咧嘴笑道:

"话说你老婆挺漂亮的,昨天见了一面,看得我心痒痒。要不这样吧,我给你三千块钱,你现在让我进去爽一次呗?"

他一边说着,一边直接闯进屋里来。

"滚!"

萧白终于忍无可忍,一声暴喝。

"嘿,你这废物还来了脾气?"林炫冷笑一声,扭过头来道:

"昨天在坤叔面前,怎么不见你吭声?今天在我面前还装起来了是吧?"

"你们俩给我按住他!我还就不信,一个废物能翻了天?"

吩咐两名小弟过来按住萧白,林炫转身进屋。

他压根看都不回头看,心想萧白就是个废物罢了,自己两个小弟收拾他绰绰有余。

结果下一秒,他就猛地被从后面抓住脖子,整个人都被提了起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帝婿》

3.迟来的赌神


一瞬间,林炫的背心窜上来一股寒气,双脚腾空,他只觉得自己的小命都悬在一根钢丝上,随时都要丢掉!

就见萧白站在他后面,一只手揪住他脖子,把林炫拎在空中,冷哼一声:

"你说我是废物?"

旁边两名小弟也懵了,他们甚至都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

俩人对视一眼,就要上前救人。

却被林炫一声暴喝:

"别过来!"

"你们两个蠢货,都特么别过来,想害死你炫哥我吗?!"

他林炫虽然嚣张,但不代表他没脑子。

目前这个状况,他们还敢轻举妄动,只要萧白轻轻一捏,他立马就要嗝屁。

强忍住剧痛,林炫艰难地叫道:

"白、白、白哥!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快喘不过气来了!"

"刚才你不是挺嚣张?要动我老婆的?现在知道有话好说了?"萧白只是冷笑。

"我"

林炫张了张嘴道:"我、我也是看白哥你、你手头拮据,想办法让你赚点钱嘛!"

话音一落,就立刻感觉到自己的脖子就要裂开。

"别别别别别!我错了,我错了!再也不敢了啊!"

听到这话,萧白才稍微松开了一些力量。

这时,林炫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说道:

"白哥,我好歹也是坤叔的人啊。你欠了坤叔的钱,还要杀我,你这也太..."

"太什么?"

萧白眉头一皱道。

"太、太霸道了吧!"林炫脸色惨白。

"是吗?"

萧白一愣,想了想,发现好像有点道理的样子。

于是松开林炫的脖子,把他扔在地上,说道:

"坤叔是吧?带我去见他!"

"白哥你确定?你要去找坤哥?"

林炫抬着头,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萧白。

被萧白冷冷盯了一眼,他吓了一跳,连连点头道:

"行行行,我给白哥带路!"

他表面上虽然恭敬,心里却在冷笑。

姓萧的你这个白痴玩意,不光是动我,还敢去找坤叔,等会看你怎么死的!

与此同时。

单元楼的楼底下,宋阳等人坐在一台黑色的宝马X车上,紧紧盯着三楼还亮着的灯光,有些不死心。

"妈的!真是没想到!那小子居然不是个废物,深藏不露那么久,竟然是个武道高手!咱们这回,少不了惩罚了。"宋阳目光阴沉,一字一顿道。

"阳哥,这下怎么办?咱们要是回去的话,夫人那边交不了差啊!"一旁的手下赶紧问道。

"还能怎么办?不然回去送死?你去?"宋阳不屑地看了他一眼。

那人立马不敢说话。

这时,宋阳又抬起头,看着微凉的灯火,喃喃地道:

"这事恐怕夫人也没想到,真是让人意外。像他这样的身手,即使在江城那边也不多见,搞不好已经入了内劲。嘿嘿嘿,一位年轻的内劲高手,潜力无限,也不是配不上大小姐啊..."

"只是可惜,可惜你和大小姐之间,还隔了一个姜家!那可是连林家都得仰望的存在!"

"要是姜城知道这件事,他第一个就会杀你!区区一个内劲,在姜家面前,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来,只会死的更惨!"

宋阳摇了摇头,嘴角扯出一丝冷笑。

想到要不了多久,萧白就会惨死的画面,他心里竟然隐隐觉得有些期待。毕竟刚才自己差点被掐死,很让这个壮汉觉得没面子。

这时。

三楼的灯光突然闪了一下,正是萧白跟着林炫等人往下面走。

"不好!"

宋阳瞳孔一缩,赶紧催促道:

"快开车!"

说完,奥迪Q7发动起来,如同一道烟似的溜了。

当萧白从楼上下来时,只看得到车子远去时的两道尾灯。

他两眼微微一眯,只当没看到。

见林炫站在那不动,萧白踹了他屁股一脚:

"别愣着,赶紧带路!"

...

半小时后,他来到老城区的一家地下赌场。

由于查得严,这些地下赌场的位置都很隐秘,一般都是用其他的经营项目做伪装。比如这家赌坊,就是开在KTV的下面一层,只接待熟客,生人来了,根本进不去。

楼上是一家KTV,看起来十分正常。但是下了楼,立刻就听到熙熙攘攘的人声。

偌大的空间里,摆着十几章赌桌,各种玩法都有,赌客很多,几乎有百来人。他们都围着一张张桌子吆喝着,时不时发出或悲或喜的嚎叫声。

有人赢了钱,满载而归。也有人输光了家底,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甚至也有欠了高利贷,被人拖出去的。

看到这些痴迷的赌客,萧白忍不住摇摇头,想到自己上一世也被这些迷惑了心智,这才走向毁灭。

"那个...坤叔就在里面,进去跟他打声招呼吧?"林炫指了指里面说道。

他一边说,一边给手下使眼色,显然是让他们赶紧去叫人过来。

对此,萧白看在眼里,冷笑不语。

"不急,我先玩两把。"

他说完,伸手进兜摸了摸,摸出一张五十块钱的钞票,这是楚颜给他吃饭用的。

"有五十的筹码吗?"萧白问道。

林炫看了看旁边的小弟,都是摇摇头。

这时,人群里走出一个中年男子,来到萧白面前,拍了拍他道:

"小兄弟,你、你咋又来了啊?你不是说不来的吗?你都输了那么多,不要再玩啦,你这是在害自己啊!"

这人看起来四十岁左右,戴着眼镜,脸上透露着潦倒气息。

他叫陈天水,是萧白的邻居。以前是一名中学老师,后来惹上赌瘾,无法自拔,现在老婆孩子离他而去,工作也丢了,彻底烂在了牌桌上。

虽然自己堕落,但也不忍心看到萧白也步入歧途,见到他又来,忍不住过来把他往外推。

"水伯,我今天是最后一次来,做个了断。"萧白说道。

看到这个前世的朋友,他心里有些温暖,一把抓住陈天水的胳膊道:

"水伯,有钱没?借我点呗,等会赢了钱,我分一半给你!"

"你说什么胡话呢!你小子什么时候赢过钱?"

陈天水只觉得萧白执迷不悟,忍不住摇摇头,从兜里一个一百的小筹码,压低声音道:

"这是我刚才地上捡的,你拿去,赶紧玩一把就走人,千万别再借钱了啊!再借就回不了头了!"

"好的,谢谢。"

萧白接过筹码,直接走向牌桌。

看到这一幕,林炫脸色微变,招呼两名手下道:

"我在这看着这小子,你们去通知坤叔,顺便叫人来,这小子不知道从哪里学了武术,搞点厉害的人来,听到没有?!"

吩咐完毕,他就站在这盯着,眼中流露出快意的冷笑。

"先让你玩一把过过瘾,等会就弄死你丫的!"

十分钟后。

看着萧白面前的桌上,堆积如山的筹码,周围所有人都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

林炫都傻了眼。

"简直太荒唐了,电影都不敢这么拍啊!"

他摇了摇头,四处打量着,心说怎么坤叔还没过来,再怎么下去,恐怕要输不起了啊。

"小兄弟,你、你这...赢了不少吧?"

先前还替萧白担心的陈天水,此刻眼睛瞪得比谁都大,仿佛是第一次认识这个兄弟。

"不多,也就两百来万吧。"

萧白淡淡地道。

他看着眼前堆积如山的筹码,神情无悲无喜,倒是旁边的赌客们,一个个看红了眼。

尤其是陈天水,忍不住吞了吞口水,一脸羡慕。

这时,萧白也没有继续下注。

他对赌钱完全无感,只是想赢个一百万还债,仅此而已。

"兄弟,赢了这么多,你总算可以金盆洗手了啊!走,咱们把筹码换成钱,赶紧存起来吧?"陈天水建议道。

"等会,我还要找个人。"

萧白淡淡地道。

他转身看了一眼周围,果然看到赌坊的外围,聚集了许多壮汉,他们有二十几个人,围成圈往这边靠拢过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帝婿》

3.迟来的赌神


一瞬间,林炫的背心窜上来一股寒气,双脚腾空,他只觉得自己的小命都悬在一根钢丝上,随时都要丢掉!

就见萧白站在他后面,一只手揪住他脖子,把林炫拎在空中,冷哼一声:

"你说我是废物?"

旁边两名小弟也懵了,他们甚至都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

俩人对视一眼,就要上前救人。

却被林炫一声暴喝:

"别过来!"

"你们两个蠢货,都特么别过来,想害死你炫哥我吗?!"

他林炫虽然嚣张,但不代表他没脑子。

目前这个状况,他们还敢轻举妄动,只要萧白轻轻一捏,他立马就要嗝屁。

强忍住剧痛,林炫艰难地叫道:

"白、白、白哥!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快喘不过气来了!"

"刚才你不是挺嚣张?要动我老婆的?现在知道有话好说了?"萧白只是冷笑。

"我"

林炫张了张嘴道:"我、我也是看白哥你、你手头拮据,想办法让你赚点钱嘛!"

话音一落,就立刻感觉到自己的脖子就要裂开。

"别别别别别!我错了,我错了!再也不敢了啊!"

听到这话,萧白才稍微松开了一些力量。

这时,林炫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说道:

"白哥,我好歹也是坤叔的人啊。你欠了坤叔的钱,还要杀我,你这也太..."

"太什么?"

萧白眉头一皱道。

"太、太霸道了吧!"林炫脸色惨白。

"是吗?"

萧白一愣,想了想,发现好像有点道理的样子。

于是松开林炫的脖子,把他扔在地上,说道:

"坤叔是吧?带我去见他!"

"白哥你确定?你要去找坤哥?"

林炫抬着头,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萧白。

被萧白冷冷盯了一眼,他吓了一跳,连连点头道:

"行行行,我给白哥带路!"

他表面上虽然恭敬,心里却在冷笑。

姓萧的你这个白痴玩意,不光是动我,还敢去找坤叔,等会看你怎么死的!

与此同时。

单元楼的楼底下,宋阳等人坐在一台黑色的宝马X车上,紧紧盯着三楼还亮着的灯光,有些不死心。

"妈的!真是没想到!那小子居然不是个废物,深藏不露那么久,竟然是个武道高手!咱们这回,少不了惩罚了。"宋阳目光阴沉,一字一顿道。

"阳哥,这下怎么办?咱们要是回去的话,夫人那边交不了差啊!"一旁的手下赶紧问道。

"还能怎么办?不然回去送死?你去?"宋阳不屑地看了他一眼。

那人立马不敢说话。

这时,宋阳又抬起头,看着微凉的灯火,喃喃地道:

"这事恐怕夫人也没想到,真是让人意外。像他这样的身手,即使在江城那边也不多见,搞不好已经入了内劲。嘿嘿嘿,一位年轻的内劲高手,潜力无限,也不是配不上大小姐啊..."

"只是可惜,可惜你和大小姐之间,还隔了一个姜家!那可是连林家都得仰望的存在!"

"要是姜城知道这件事,他第一个就会杀你!区区一个内劲,在姜家面前,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来,只会死的更惨!"

宋阳摇了摇头,嘴角扯出一丝冷笑。

想到要不了多久,萧白就会惨死的画面,他心里竟然隐隐觉得有些期待。毕竟刚才自己差点被掐死,很让这个壮汉觉得没面子。

这时。

三楼的灯光突然闪了一下,正是萧白跟着林炫等人往下面走。

"不好!"

宋阳瞳孔一缩,赶紧催促道:

"快开车!"

说完,奥迪Q7发动起来,如同一道烟似的溜了。

当萧白从楼上下来时,只看得到车子远去时的两道尾灯。

他两眼微微一眯,只当没看到。

见林炫站在那不动,萧白踹了他屁股一脚:

"别愣着,赶紧带路!"

...

半小时后,他来到老城区的一家地下赌场。

由于查得严,这些地下赌场的位置都很隐秘,一般都是用其他的经营项目做伪装。比如这家赌坊,就是开在KTV的下面一层,只接待熟客,生人来了,根本进不去。

楼上是一家KTV,看起来十分正常。但是下了楼,立刻就听到熙熙攘攘的人声。

偌大的空间里,摆着十几章赌桌,各种玩法都有,赌客很多,几乎有百来人。他们都围着一张张桌子吆喝着,时不时发出或悲或喜的嚎叫声。

有人赢了钱,满载而归。也有人输光了家底,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甚至也有欠了高利贷,被人拖出去的。

看到这些痴迷的赌客,萧白忍不住摇摇头,想到自己上一世也被这些迷惑了心智,这才走向毁灭。

"那个...坤叔就在里面,进去跟他打声招呼吧?"林炫指了指里面说道。

他一边说,一边给手下使眼色,显然是让他们赶紧去叫人过来。

对此,萧白看在眼里,冷笑不语。

"不急,我先玩两把。"

他说完,伸手进兜摸了摸,摸出一张五十块钱的钞票,这是楚颜给他吃饭用的。

"有五十的筹码吗?"萧白问道。

林炫看了看旁边的小弟,都是摇摇头。

这时,人群里走出一个中年男子,来到萧白面前,拍了拍他道:

"小兄弟,你、你咋又来了啊?你不是说不来的吗?你都输了那么多,不要再玩啦,你这是在害自己啊!"

这人看起来四十岁左右,戴着眼镜,脸上透露着潦倒气息。

他叫陈天水,是萧白的邻居。以前是一名中学老师,后来惹上赌瘾,无法自拔,现在老婆孩子离他而去,工作也丢了,彻底烂在了牌桌上。

虽然自己堕落,但也不忍心看到萧白也步入歧途,见到他又来,忍不住过来把他往外推。

"水伯,我今天是最后一次来,做个了断。"萧白说道。

看到这个前世的朋友,他心里有些温暖,一把抓住陈天水的胳膊道:

"水伯,有钱没?借我点呗,等会赢了钱,我分一半给你!"

"你说什么胡话呢!你小子什么时候赢过钱?"

陈天水只觉得萧白执迷不悟,忍不住摇摇头,从兜里一个一百的小筹码,压低声音道:

"这是我刚才地上捡的,你拿去,赶紧玩一把就走人,千万别再借钱了啊!再借就回不了头了!"

"好的,谢谢。"

萧白接过筹码,直接走向牌桌。

看到这一幕,林炫脸色微变,招呼两名手下道:

"我在这看着这小子,你们去通知坤叔,顺便叫人来,这小子不知道从哪里学了武术,搞点厉害的人来,听到没有?!"

吩咐完毕,他就站在这盯着,眼中流露出快意的冷笑。

"先让你玩一把过过瘾,等会就弄死你丫的!"

十分钟后。

看着萧白面前的桌上,堆积如山的筹码,周围所有人都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

林炫都傻了眼。

"简直太荒唐了,电影都不敢这么拍啊!"

他摇了摇头,四处打量着,心说怎么坤叔还没过来,再怎么下去,恐怕要输不起了啊。

"小兄弟,你、你这...赢了不少吧?"

先前还替萧白担心的陈天水,此刻眼睛瞪得比谁都大,仿佛是第一次认识这个兄弟。

"不多,也就两百来万吧。"

萧白淡淡地道。

他看着眼前堆积如山的筹码,神情无悲无喜,倒是旁边的赌客们,一个个看红了眼。

尤其是陈天水,忍不住吞了吞口水,一脸羡慕。

这时,萧白也没有继续下注。

他对赌钱完全无感,只是想赢个一百万还债,仅此而已。

"兄弟,赢了这么多,你总算可以金盆洗手了啊!走,咱们把筹码换成钱,赶紧存起来吧?"陈天水建议道。

"等会,我还要找个人。"

萧白淡淡地道。

他转身看了一眼周围,果然看到赌坊的外围,聚集了许多壮汉,他们有二十几个人,围成圈往这边靠拢过来。

继续阅读《帝婿》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