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珊珊,(暖婚甜入骨:甄少宠妻太高调)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暖婚甜入骨:甄少宠妻太高调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何珊珊
简介:好吵
吵得萧音芙头痛欲裂
耳边萦绕各种声音,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哭喊成乱七八糟的一团
“妈,我求求你,送音音去医院看看
头部受伤,昏睡三个多小时,我怕她....
角色:何珊珊,
何珊珊,(暖婚甜入骨:甄少宠妻太高调)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暖婚甜入骨:甄少宠妻太高调》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女儿都是赔钱货


好吵。

吵得萧音芙头痛欲裂。

耳边萦绕各种声音,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哭喊成乱七八糟的一团。

“妈,我求求你,送音音去医院看看。头部受伤,昏睡三个多小时,我怕她会出……”

“出事正好。死了最好。死了还能省口饭钱。”

“妈……”

“去什么医院?去医院不花钱吗?赚钱她没本事赚,花钱她倒是挺厉害,轻轻一碰就能晕过去,她是玻璃做的吗?玻璃做的有什么用?值得花这些钱?别再跟我提钱,没钱!”

“我有上班赚钱,我拿我赚的钱给我女儿看医生……”女人的话还没有说完,一计清脆的耳光忽然响起,紧接着是老太太怒不可遏的呵斥声。

“你是什么意思?嫌我老太太不上班不赚钱还管了你的钱是不是?你这是想分家,还是想逼死我?我跟你说过很多次,女儿都是赔钱货,没有投资的必要。她活着的意义就是帮我孙子赚钱,赚到了分她一口饭,赚不到她就休想花家里一分钱。”

有男人帮腔:“情人节是个赚钱的好机会,何珊珊能去酒吧卖酒赚钱支持成功创业,她怎么就不能?成功是她唯一的哥哥,她不想着帮哥哥创业,还想着自己去舞厅玩,还自己撞墙上把自己撞晕,她怎么就不把自己撞死呢?”

“说的就是!叫她去卖酒而已,又不是叫她去卖身。就算叫她去卖身又怎样?赔钱货!”

“妈,你怎么可以说这种话?音音才十七岁,还在读书,还是个孩子,你怎么可以……” 女人的话同样没有说完,一计清脆的耳光声又一次响起,还有动手打人的巴掌声:“你吼我?你敢吼我?你个死女人,谁给你的豹子胆让你敢吼我?我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

哭喊声在耳边再次升级。

萧音芙头疼得要裂开,几次想睁眼都睁不开,然而,这些声音和这个事件她都很熟悉。

十七岁那年她正读高二,是二中重点班的尖子生。重点班都有升学压力,刚刚过完春节老师就要求补课。情人节那天正巧是补课的最后一天,放学后可以回家不用住校。回家的路上何珊珊又一直拽着她,非要带她去舞厅卖酒,还说情人节晚上卖酒很赚钱。

萧家其实不缺钱,只是她很缺钱,因为奶奶和爸爸重男轻女,从来不给她花钱,还总要她帮哥哥赚钱。情人节是个赚钱的好机会,她早早就琢磨好出去卖玫瑰花,一支花能卖十元,成本只要一元左右,多跑几个闹市区一个晚上也能帮哥哥赚个千八百。

何珊珊和她同班,前后桌,还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闺蜜,她一口就否决了她的卖花方案:“千八百能干什么用?都不够你哥哥出去拉一次货。你跟我去舞厅卖酒,一晚上少说也能赚个万把块。遇到舍得给女朋友花钱的主,或者遇到出手阔绰的大总裁,一晚上就能赚个十几二十万。千八百不顶用,十几二十万就能顶大用,到时候你日子好过,你哥哥也有充足的创业金。当然,我今晚赚的钱也都会给你哥哥,谁让我是他的绯闻女友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暖婚甜入骨:甄少宠妻太高调》

第二章:身处当年的事生现场


萧音芙不敢去,她才高二,舞厅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万一出事她连自卫能力都没有。

何珊珊生气的甩手就走,而她最害怕的就是何珊珊生气。何珊珊一生气,哥哥就会苦恼,奶奶和爸爸就会针对妈妈,轻则挨骂重则挨揍。她不想妈妈因为她挨揍,追过去拉住何珊珊。

何珊珊反手一推,把她重重推倒墙上。

墙顶有一盆花,花盆震落砸到头上,没有破皮流血却是把她砸晕,昏睡不醒。

妈妈怕她出事,苦苦哀求奶奶给钱送她去医院。妈妈的钱全部在奶奶那里管着,奶奶不喜欢她,又怎么可能拿钱给她看医生?不但不拿钱,还恶毒的诅咒她早点死。

妈妈脾气懦弱却护犊子,当时就急眼的顶了奶奶几句又被奶奶打得灰头灰脸:“你自己没本事,生个赔钱货,还敢来吼我?要不是你生了成功,我早就把你休出家门!还敢吼我,我打死你,打死你个贱人……”

恶毒的打骂声响在耳边,清晰的那么真实,就宛如她身处当年的事发现场。

可是。

她怎么可能身处当年的事发现场?

她已经死了!已经死了!!已经被何珊珊用慢性毒药毒死了!!!

何珊珊不但毒死她,还在临死前用脚踩她的头,恶言恶语的说出了许多事情的真相……又听妈妈的惨叫声响起,萧音芙心痛的直抽搐,“诈尸”般从床上一跃而起,睁眼喊道:“你别打我妈,我不去医院,我不花你的钱。你别打我妈,别打我妈,别打……”喊声忽然停滞,她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

已经逝世九年的妈妈,此时正捂着煽红的脸站在她面前,惶恐不安的模样有如十年前。

已经没有生活自理能力且送去养老院的奶奶,此时生龙活虎,彪悍的模样有如十年前。

已经被高利贷追得四处躲藏的爸爸,此时顶天立地泰然自若,不屑的模样有如十年前。

这,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她为什么能看见他们?为什么能感觉到真实的疼痛?环视四周墙上的挂历映入她的眼中,瞳孔“倏”的放大……十年前!情人节!十七岁!

她重生了!

何珊珊毒死她之后,她又重生回到了十七岁!!!

天啊!天啊!!

这怎么可能?暗掐自己一把,痛痛痛,不是梦不是幻觉,是真的,是真的!

嗨了嗨了。

激动了,激动了。

因为她十七岁的时候,何珊珊还没有逼死妈妈,还没有害哥哥创业失败,还没有骗爸爸去借高利贷,还没有和聂洮洮联手给她下毒……最最关键的是:甄墨池这会儿还没有出现,还没有成为何珊珊想要抢夺的目标。家破人亡的源头,就是妖艳美男甄墨池。

所以。

一切的一切,都还没有开始。

一切的一切,都还是最好的模样。

敲黑板划重点划重点,现在的一切,都是最!好!的!模!样!

全新的开始,她就可以防范何珊珊,可以保护家人,可以翻盘重写,还可以找回甄墨池与他重续……

正兴奋的激动着,一团黑影忽的扑过来,打断了她激动的情绪,哭声在耳边上气不接下气:“音音,你吓死我了,你为什么就不肯听我一句话?为什么非要去舞厅玩?你如果听我的,跟我去酒吧卖酒,你还会把自己撞到墙上?卖酒虽然辛苦但能赚钱,赚钱给成功哥创业,不好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暖婚甜入骨:甄少宠妻太高调》

第三章:临死前的一幕幕


萧音芙垂下眼帘,看着扑过来的人。

不是别人,就是前世拆散她姻缘,给她投毒,害她家破人亡的何珊珊。

何珊珊!!!

重生的喜悦被仇恨深深淹没,临死前的一幕幕又浮现在她的眼前。

出租屋。

逼仄的卫生间。

她倒在地上,一口接一口的往外吐着黑血。何珊珊不帮忙叫救护车,还不慌不忙的端来一碗与毒血相冲的药水给她强行灌下。

“别人中毒三个月就要爆发,你倒好足足给我拖了一年半的时间。我还真是没有看出来,你居然是个抗毒体质。抗毒体质又怎样?你今天必须给我死!”

“当初和聂洮洮联手对付你的时候,聂洮洮亲口向我承诺,她只要甄墨池的钱。现在那贱人不仅要甄墨池的钱,还想做甄太太。那贱人敢骗我,我就要她人财两空。等你死了,我就把你的遗体丢给甄墨池,告诉他是聂洮洮把你害死的。”

“你吃的毒药是聂洮洮给我的。”

“聂洮洮的毒药是从甄墨池的血液中提取出来的。”

“甄墨池最了解自己的身体,看到你的中毒症状,他什么都能明白。虽说你们分手四年,可他一直都爱你。你死成那样,他肯定要替你报仇。”

“聂洮洮被弄死后,我就能做甄太太。想让我嫁给你哥,哼,那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

萧音芙眼冒怒火,拳头慢慢收紧。

何珊珊。

她的发小、同学、闺蜜、哥哥爱入骨髓的女朋友,也是她医学院最亲密无间的同事。

当初和甄墨池谈恋爱的时候,就是这位最好的发小告诉她“甄墨池出轨聂洮洮”。当初和甄墨池闹分手的时候,也是这位最好的闺蜜给她出谋划策……每次她都言听计从,最后耗尽甄墨池的全部耐性走向分手。

她一直很信赖何珊珊,毒发的时候依旧没有想到凶手会是何珊珊。

可是,何珊珊冷面无情,对她痛下杀手,还用脚碾踩她的头:“你凭什么被他们喜欢?凭什么被甄墨池喜欢?凡是喜欢你的,我都要拆散都要抢过来。他们只能喜欢我,甄墨池只能喜欢我,甄太太只能是我。”

“我做你的闺蜜,是为了有更多的机会可以接触甄墨池。”

“我做你哥哥的女朋友,是为了有更多的机会可以控制好你。”

“那些‘甄墨池出轨聂洮洮’的绯闻,是我故意造出来的。”

“对了,我再告诉你一件事,你妈也是我害死的,是我让她去刷毒漆赚大钱的。”

“还有还有还有,你和甄墨池分手后,甄墨池一直都让我劝你回去。我没有劝你回去,还故意骗他说你找到了新的男朋友。他痛苦的日日借酒浇愁生不如死,好几次都把我当成你,而我从来不说你想他,从来不说你后悔。我只说你又又又又换了新男朋友,又又又又和男人出去开房啦!有一次他气得直吐血,也是那个时候他发现自己中毒。”

“萧音芙,你真的很蠢,你不知道谁要杀他,也不知道他身体中毒。”

“你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受伤,那次的凶器带了毒,毒液随着血液进入身体,之后每次受伤都会有不同的毒素进入他的身体。”

“你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他总会感觉胃痛。你以为他是胃病,其实不是,是中毒的最初症状,相似胃病而已。”

萧音芙趴在地上,奄奄一息,悔不当初。何珊珊还在说,说了很多很多她不知道的事情……最后又加大力气踩她的头:“你怎么还没有死?你快点死啊!死了你就能见到你妈!你记得告诉她,是我害死她的,是我害她儿子创业失败的,是我害她老公走上高利贷绝路的。她女儿也是我害的,我不仅给她女儿下毒,还抢了她女儿的男人……哈哈哈哈……”

拳头攥紧。

深仇大恨在胸口剧烈翻涌,怎么压都压不住。

前世的何珊珊把她害死,刚才的何珊珊又来诬陷她……说她自己撞墙,说她不肯支持哥哥创业,说她不肯去酒吧卖酒赚钱……她就想问问,什么时候去舞厅改成了去酒吧?

无法压制轰涌而起的怒气,萧音芙将身上的何珊珊一把推开:滚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暖婚甜入骨:甄少宠妻太高调》

第四章:哭的那么伤心,又是情深意切


何珊珊还在嘤嘤嘤的演戏,她完全没有防备“噗通”一声摔倒床下,痛得呲牙咧嘴:“音音,你干嘛推我啊?”抬起泪脸又撞见萧音芙的目光。

一种很奇怪的目光。

没有往日的柔弱与退让,反而有点冷有点凶还有点陌生,好像她不是同学不是发小不是闺蜜而是……仇人。心中一紧,定盯再看。

萧音芙已经强行压下怒意,理智告诉她,现在就曝光何珊珊的恶劣品性,简直是太便宜何珊珊。这世她要温水煮青蛙,要慢慢清算家破人亡这笔账,要以牙还牙让何珊珊求而不得。

求而不得?!

前世何珊珊疯狂的想要得到甄墨池,想要做甄太太。好!很好!前世是她把甄墨池介绍给何珊珊的,这世她不会再介绍他们认识还会多加阻挠。想做甄太太,何珊珊做梦去吧!

“音音,你怎么了?你到底怎么了?是头还疼吗?”何珊珊定盯看了又看,终是没有再看见那道奇怪的目光,她感觉是自己眼花。也对,萧音芙那么蠢,怎么可能知道她的心思把她当成仇人?又怎么可能知道她今晚给她安排的好戏?

萧音芙收回目光,语气淡淡地回了一句:“头不疼。”

然而她的话音刚落,何珊珊又迫不及待的朝她伸来手:“头不疼,我们就赶紧走吧!再晚那酒吧的卖酒钱也不好赚了。”

萧音芙看着她的手,又想起前世的今天晚上。

她刚刚从砸晕的状态中苏醒,脑子还懵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何珊珊就把她拽去舞厅。一进舞厅何珊珊又给她灌酒,她不喝何珊珊就说:“你不喝酒怎么卖酒?你不喝酒怎么赚钱给奶奶交待?你也不想你妈又替你挨揍吧!”

妈妈一直是她的软肋。

她在半拒绝半无奈的情况下被灌了两杯混合酒,很快就醉得找不到北。等她微有意识的时候,就感觉有人在摸她的腿。睁开眼睛一看自己都吓一跳,她被一个老男人抱在怀里,手摸着她的腿。

她吓得酒醒,咬伤老男人跌跌撞撞地逃跑。也在逃跑中迷路,偶遇了受刀伤的甄墨池。

后来回学校她问何珊珊:“那天晚上你去了哪里?为什么要把我一个人丢给老男人?”

何珊珊就哭就哭就哭,哭到声音沙哑眼睛浮肿:“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自己也被他们灌醉,醒来的时候就在你哥的出租屋里。你哥说我醉得稀里糊涂,给他打电话的时候话都说不清楚。他过来接的我,不知道你在里面,又怕我回家被爸妈骂,他就把我接到了他那里。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醒来就发疯的找你。还好你没有出事,不然我怎么跟你哥交待啊!”

何珊珊哭的那么伤心,又是情深意切,她就信了。

后来哥哥缺钱,过来找她要钱又没有要到的时候就开始埋怨她:“你想赚钱也要听珊珊的话,上次她叫你去酒吧你非要去舞厅。若不是我赶到及时,珊珊都不知道要出什么事。”

她当时正在应付紧张的高考二轮复习,完全不知道他说的上次是哪次,这会儿再想起才彻底明白:何珊珊明着说去酒吧,其实就是给萧家人打马虎眼。她在舞厅不出事最好,出了事就是她自己不听话,不肯去酒吧非要去舞厅才会出事。

原来甄墨池还没有出现的时候,何珊珊就已经对她处心积虑。厌恶的感觉涌上心头,她避开何珊珊伸来的手并从别一侧滑下床:“珊珊,放学的路上你说要去舞厅卖酒,这会儿怎么又变成要去酒吧卖酒?珊珊,你今晚到底是要去酒吧卖酒,还是要去舞厅卖酒……”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暖婚甜入骨:甄少宠妻太高调》

第五章:心头肉


何珊珊被问的猝不及防,心虚的眼神一闪而过:“这,这,这有什么区别吗?都是卖酒,都是赚钱,只要能赚钱给成功哥创业,你管它哪跟哪。”

对!

萧奶奶十分赞同她的说法,丝毫没有觉出她的说法有任何毛病:“只要能赚钱,去酒吧和去舞厅都一样没有区别。”

“真的没有区别?”滑下床的速度有点快,萧音芙头晕扶着墙站了好一会儿才能重新看清萧奶奶尖酸刻薄的嘴脸:“奶奶去过舞厅吗?知道舞厅是个什么地方吗?舞厅里面很杂乱,有很多三教九流的男人,珊珊长得这么漂亮,万一在里面被男人欺负你让我怎么跟哥哥交待?我说,是珊珊自己要去舞厅的?还是说,是奶奶同意珊珊去舞厅卖酒才会出事的?”

“这……”萧奶奶犹豫了,她不担心萧音芙的安全,反而担心何珊珊的安全。大孙子萧成功是她的心尖肉,何珊珊是萧成功的心尖肉。如果何珊珊出事,萧成功那边她不好交待:“舞厅不安全啊!那就这样吧,珊珊别进舞厅,把音音送过去,让她一个人进舞厅卖酒赚钱。”

“妈……”

“你喊什么喊?我让你说话了吗?珊珊是成功的心头肉,你敢拿珊珊的安全开玩笑吗?”

“音音也是我的心头肉……”

“你的心头肉只是一个赔钱货,而珊珊嫁给成功后是要给萧家传宗接代的。”萧奶奶气愤至极,转身又要殴打萧母,萧音芙跨前两步挡住萧奶奶。萧奶奶还真是想得美,想让珊珊嫁给大哥给萧家传宗接代,她知道何珊珊心里根本看不起大哥看不起萧家吗?

痛恨萧奶奶的愚昧与腐朽!!!

萧音芙勾起嘴角不急不缓的说:“奶奶的建议挺不错,我也不怕一个人进舞厅卖酒。但是,舞厅这种地方我从来没有去过,不懂得要怎么对客人卖酒。去舞厅卖酒是珊珊提的建议,她要不进去教我怎么卖酒,我今晚怕是一毛钱都赚不回来。”

“你是个猪吗?连做买卖这么简单的事情都不会?”

“我会卖花啊!要不我还是去卖花吧!相对没钱赚,千八百的卖花钱还是赚得合适。”

“这……”萧奶奶又一次露出犹豫之色……何珊珊今晚不能出事、萧音芙要帮大孙子赚创业金、情人节一年就一次……萧音芙说得没错,相对不赚钱,千八百还算不错。张嘴正想同意,何珊珊又跳出来急急忙忙的说:“奶奶,舞厅没有那么乱,你别听音音瞎……”

“舞厅不乱,那进去之后我们需不需要喝酒?”

“这个……这个……应该需要喝点吧!不然怎么向客人卖酒?”

“对啊!要喝酒,你能喝多少?”

“我……”

“万一喝醉被男人占了便宜怎么办?我这细胳膊细腿的能打得过几个男人?珊珊,我知道你是替我着想,也知道你想让我多赚钱,可是赚钱也要注意你的安全,不然哥哥追究起来奶奶怎么担得起责任?”萧音芙怼她,她说一句她怼一句,最后的重音落在“哥哥”和“奶奶”上面。她镇不住奶奶,哥哥可以镇得住。奶奶不同意她去舞厅,何珊珊还能怎么害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暖婚甜入骨:甄少宠妻太高调》

第六章: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出事?


果然。

萧奶奶被这番话激得直急眼,她可以不管萧音芙的死活,却不能不管大孙子的感受。大孙子要是因为这件事情和她生出隔阂,那她以后也不要活了,慌的忙忙点头:“是是是,音音说得对,舞厅不安全珊珊就不要去。赚钱重要你的安全也重要,不要去不要去。”

“奶奶……”

“别争别争,就这么决定。让音音一个人去卖花,赚千八百就赚千八百,好过一分不赚。”

“奶奶!!!”何珊珊急得想跳脚,感觉萧音芙变了。以前萧音芙对她是畏首畏尾,更不敢在长辈面前啰哩吧嗦,这会儿是怎么回事?被砸傻了?尽挑她的七寸捏!

她急得想哭,也没有放过萧音芙的打算,她红着眼眶说道:“难得的赚钱机会,怎么能说不去就不去?舞厅不行,那酒吧呢?千八百虽然多,可成功哥差的是千八百吗?他差的可是十几二十万呢!”

萧奶奶的脑海腾的一亮,伸手直拍额头:“对啊对啊!饶来饶去把酒吧都给我饶忘了!”又拿眼睛瞪萧音芙:“酒吧行不行?酒吧总没有那么乱吧!我看阳旭和成功也经常去酒吧里面应酬,没见他们少一根头发回来。”

“……”萧音芙无言以对,还有点心疼萧奶奶,和前世的她一样蠢,被何珊珊玩弄在股掌之中:“酒吧要比舞厅好点,但是也要找口碑好的酒吧。要是找到口碑不好的酒吧,珊珊在里面出了事奶奶也是一样不好跟哥……”

“我哪有那么容易出事?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出事?我不会出事,你别替我瞎操心了行吗?”何珊珊被逼急,拔高音量凶巴巴的吼断萧音芙的话。吼完又感觉失态,侧转身拉着萧奶奶的手撒娇:“奶奶,我不会出事,我向你保证,我今天晚上一定会平安无事的回来。”

至于萧音芙能不能平安无事的回来,那就不关她的事,到时候再随便找个说词就行。

萧音芙笑了笑,搅乱舞厅计划临时改成酒吧卖酒,何珊珊还能一手遮天?还能像前世那样把她灌醉丢给老男人?她不信这个邪,也无惧去酒吧。何珊珊又朝她伸手:“时间不早了,我们赶紧走,再晚赚钱的酒吧都要被别人抢了。”

“行!我先看看我妈,我妈没什么事我们就走。”萧音芙再次避开她的手,也是真的要赶紧走,因为前世和甄墨池的相遇就在今天晚上,但是相遇的那个时候甄墨池已经受伤中毒。要想他避开受伤中毒,她今晚就得提前找到他。

萧奶奶又跳出来揪住她:“你妈有什么好看的?你妈又没有死,有必要浪费时间看她吗?你赶紧给我滚出去赚钱,抓紧时间赚钱,赚得越多越好,赚少了我就弄死你妈,让你看个够。”

萧音芙生气了,侧过身冷冷的俯视萧奶奶。

萧奶奶怎么对她都可以,把她送进虎口也可以,但是不能再欺负妈妈,更不能再诅咒妈妈去死。她已经九年没有见到妈妈,九年,每次想妈妈的时候,她只能去墓地对着冰冷的墓碑和妈妈说上几句话。

她冷冷地俯视萧奶奶,恶劣的语气从牙齿缝里挤出来:“我出去赚钱,那是我愿意帮我哥。我若不愿意帮他不愿意出去赚钱,你又能拿我怎么样?你敢打死我?还是敢杀死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暖婚甜入骨:甄少宠妻太高调》

第七章:我怎么办?我怎么办?


一室肃静!

目瞪口呆!

四双眼睛全部不可思议地看着萧音芙,她她她,她这是怎么了?居然敢顶撞萧奶奶?萧奶奶可是家里的土太后,除了萧成功敢不听她的话,她儿子在她面前都要谨小慎微。

然而,现在,萧音芙顶撞了她,还用六亲不认的眼神俯视她!!!

天啊!这是要造反啊!

何珊珊怔愣后又唯恐天下不乱的跳出来,很“正义”的替萧奶奶打抱不平:“音音怎么可以这样跟奶奶说话?你说这样的话,奶奶情何以堪啊!”再煽风点火的“劝”萧奶奶:“奶奶别生气,音音没有那种恶意,她只是想表达表达心里话而已。”

萧奶奶被彻底点醒,气急败坏的扑过去又要撕她。

冯舒不能让女儿再挨打受伤,从旁边斜冲过来把萧音芙护在身后,哀求且低声下气的给萧奶奶解释:“妈,音音不是那个意思,她想表达的不是那个意思。妈,音音的脑子被砸坏了,她刚才说的都是胡话。”

再转身把萧音芙往门外推:“你快点出去赚钱,听奶奶的话多多赚钱。奶奶她没有私心,她这样做都是为了这个家好为了成功好。”

她一边说着萧奶奶的好话一边朝冲萧音芙狂眨眼晴,示意萧音芙不要再乱说话……这孩子平常安安分分,指东不敢往西,今天这是怎么了?脑子真的被砸坏了?她很担心!

萧音芙看着她,心里别提有多难受。

九年。

整整九年,生离死别。

她从来没有想过还有机会能再见妈妈,也没有想过再见面的时候妈妈还是这样委曲求全忍气吞声的模样。再细看妈妈脸上的伤,嘴角有破皮,眼角一片淤青,两边的脸颊被煽得红肿能看见清晰的五指掌印:“妈……”

“听奶奶的话,你一定要听奶奶的话。奶奶是为了你好,也是为了妈妈好。”冯舒吓得虚脱,生怕她一张嘴又要说出什么大不敬的话,萧奶奶不好惹,她们也惹不起。加大手上的力气把她推到门外又小声地补了几句:“乖!听话!别去酒吧那种地方,找个同学家先躲躲,别让你奶奶再打到你就行。你再问同学借点钱去医院看看脑袋,我回头给他们还上。”

“妈……”

“借不到钱就打电话找你哥,他昨天才从你奶奶手里拿走十三万。你找到他,让他带你去医院做个检查。”“啪”的关门,把萧音芙关在门外。萧音芙用力推门,怎么都推不开。

冯舒压在门上,防止她闯进来并朝萧奶奶作揖赔笑脸:“妈,我把音音赶出去赚大钱了,她今晚要是赚不到大钱,我们就一起揍她,往死里揍的那种。”

“你给我滚开。”

“妈,你消消气,别跟她一般见识。回头等她参加了工作,我们就让她把工资全部上交,一分钱都不留给她。对了,音音决定学金融专业做精算师,那个年薪有四五十万呢!”

“你拿个年薪忽悠我,我就能原谅她?你给我滚开,滚开!”

冯舒不能滚开,但能感觉门后的力量已经消失,应该是萧音芙已经走了。走了就好,她皮糙肉厚挨几下打没事,可萧音芙还是孩子打不得的。心里松了一口气,继续和萧奶奶周旋。

何珊珊在旁边急的直跺脚,最后忍无可忍大声喊道:“你们能不能不要吵了?能不能让我先出去?音音一个人走了,我怎么办?我怎么办?”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暖婚甜入骨:甄少宠妻太高调》

第八章:让我不要靠近那里


何珊珊气得想死,感觉今天诸事不谊。

先是萧音芙被花盆砸晕。再是萧音芙搅坏她的舞厅计划。最后好不容易定下酒吧萧音芙又一个人跑了……萧音芙跑了,她今晚整谁?

气得暴走,一路狂追。

追到楼下,没有看见萧音芙。追到小区门口,还是没有看见萧音芙。急的左右狂转,像热锅上的蚂蚁:“音音……萧音芙……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萧音芙换芯回来就想保护妈妈不被欺负,也觉得自己有能力可以保护妈妈。

前世她本来计划学金融,妈妈去世后她就改学医。凭借她的医学天份,她很快就进入特殊部门参与研发,后来又被基地高薪雇佣。她赚了很多很多的钱,哥哥送给何珊珊的复式洋楼、钻石、跑车,以及何珊珊日常消费的奢侈品都是她的钱买的。

前世她能养肥何珊珊,这世还不能保护好妈妈?脑子一热,她就怼了萧奶奶。可是她的实力得到了展现吗?萧奶奶看到了她用实力赚来的钱吗?没有钱,一切免谈!

萧音芙为自己的冲动感动后悔,没有多做停留跑出去赚钱,也要抓紧时间找到甄墨池。

前世和甄墨池偶遇的时间是今晚十一点半左右,现在八点半还有最后三个小时。前世与甄墨池偶遇的地方是月湖公园,可月湖公园之前甄墨池又在哪里?他又是几点受的刀伤?

前世她问过这些,甄墨池都抿嘴不答。她没有逼他回答,这会儿却成了迫在眉睫的难题。

怎么办?

现在要怎么办?

她要去哪里找他?

飞奔一路又被迫停下,站在路边茫然的凝视四周,不知要去哪个方向。胳膊又被抓住,扭头一看是追来的何珊珊,累得气喘嘘嘘:“你……你……你跑那么快干嘛啊?你不等我,你知道要去哪家酒吧赚钱吗?A城酒吧那么多,不是每个酒吧都能赚到卖酒钱的。”

萧音芙看着她的手,累得喘不上气还这么用力的抓着她,这是怕她跑了没机会下手吧!厌恶的甩甩胳膊还没能甩脱,她给气笑了:“你没有来我能往哪里跑,我这不站在这里等你吗?你说,我们去哪家酒吧合适?”

何珊珊紧紧抓住她,不会让她再跑走。刚才心急如焚的顺着大门找了好久,直至跑过拐角才看见她站在路边。后怕的又紧紧手,说出刚才琢磨好的新方案:“A市酒吧分为三个档次,最高档的土豪酒吧需要VIP会员卡才能进去,最低档的三流酒吧和舞厅没什么两样都是鱼龙混杂,我们去个中档酒吧即安全又能赚钱,而中档酒吧最赚钱的当属情缘酒吧。”

情缘酒吧?

萧音芙不禁打了一个冷战。

前世她或许不知道情缘酒吧是个什么地方,可活过一世的她肯定知道情缘酒吧是个什么地方。那里与其叫酒吧不如叫qinglou,乌烟瘴气的经营了五六年最后被一窝端走,当时闹得满城风雨家喻户晓。而情缘酒吧真要分类,应该属于低档里的最差类。

何珊珊接着描述,讲得绘声绘色:“情缘酒吧的规模很大,人流量更是大到爆表。进去喝酒的客人非富即贵,无论男女都舍得花大钱。情缘酒吧平时的生意就十分火爆,今天是情人节肯定早就爆得连收钱都收不过来。我们今晚去那里,肯定能赚很多钱,快走吧!”不等表态,她拉上萧音芙就往前面走。

走了两步,萧音芙又猛的用力将何珊珊一把拽停:“我想起来了,情缘酒吧的名声好像没有你说的那么好。贾阳旭说里面乱七八糟乌烟瘴气,什么破事乱事见不得光的事情都有。他还格外提醒我,让我不要靠近那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暖婚甜入骨:甄少宠妻太高调》

第九章:爬下来


何珊珊面孔一僵眸光复杂,贾阳旭偏心就算了,居然还跟萧音芙讲这些?!都知道贾阳旭喜欢萧音芙,都知道贾阳旭眼里只有萧音芙,却没人知道她也喜欢贾阳旭!!!

萧成功算什么?

和萧音芙一样又穷又蠢!

她真正想要的男人是贾阳旭,是贾阳旭!!!

凡是喜欢萧音芙的她都要抢,也要赶在贾阳旭回来之前把萧音芙的名声毁了。名声一毁,贾阳旭还能喜欢萧音芙?贾家还能让萧音芙嫁进门?萧音芙被踢走,她的机会不就有了。

狠下心,语气隐藏得十分好:“贾阳旭懂什么,他这样说无非就是怕你出去被其它男人看上,他那么喜欢你自然不希望自己多个情敌。”

“是这样吗?”

“当然是!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对哦!你从来没有骗过我,但是,我还是有点害怕。要不这样,我跟你去情缘酒吧,你把你的手机借给我用,万一真像贾阳旭说的那样,我还有个手段可以对外求助。”

“行行行,借你借你借你。”只要她肯去,让借什么都行。等到了情缘酒吧,她再把手机偷回来,想对外求助萧音芙做什么梦呢?

萧音芙接过手机放进棉服口袋,跟着她走了两步又夹紧双脚捂着小肚子很难堪的说:“放学的时候我就尿急,一直没有上厕所这会儿有点憋不住了。我想找个地方先解决解决,你去拦出租车,行吗?”

“行行行!你快点解决,等到了酒吧可没时间再上洗手间。”何珊珊一口答应,是因为酒吧的洗手间太乱,很容易让她逃走。指了指墙根的灌木丛,那一片没有路灯又被后面的围墙及高楼挡住光,幽暗的就算钻进去打Y战都未必能被看见。

萧音芙捂着肚子走过去,左右看了看见四周没有人才缓缓蹲下。

何珊珊见她蹲下才着手拦车,一边拦车一边回头盯得十分紧。也许是情人节的原因,放空的出租车特别少,拦了七八分钟才拦到一辆空车,她拉开车后门欢喜的叫道:“萧音芙,你快点上车,车拦到了。”

后面没有任何动静。

又叫了一遍,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司机忙着赚钱催促她快点,她跑过去找,找遍所有灌木丛都没有找到萧音芙的影子。

人呢?

跑了?

不可能啊!她一直盯着,没见有人站起来跑啊!

还有萧音芙那么蠢,她凭什么跑?萧奶奶在家中坐镇,她今晚赚不到钱明天怎么回家?她不回家,她妈妈能有好日子过?不相信她会跑,何珊珊又绕着灌木丛仔仔细细的找,找了了三四遍还是没有,又把小区的北花园找了几遍,还是没有找到她的身影。

不远处有个公共电话亭。

她投币拨出自己的手机号,响了一声电话就被接通:“音音,你在哪?整个灌木丛,整个北花园,我找了好几遍都没有找到你,你说你拉个尿拉到哪里去了?”

“你找我?”萧音芙的声音从手机那头抓狂的传来:“我一直在追你好不好?我说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赚钱不想带我就明说,我尿个尿而已你就一个人跑路,害我一路追都没有追上。我刚刚上了出租车正往情缘酒吧赶,你要到了就在门口等我,我没钱付车费。”

何珊珊一脸懵逼,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什么:“我跑?我往哪跑?我一直站在那……”话没说完电话忽然挂断,再打过去提醒对方正在通话中,等了一会儿再打又提醒关机。何珊珊越想越是糊涂,不知道萧音芙撞了什么邪,只能匆匆拦车赶过去。

等车走远,萧音芙才小心翼翼的从墙后面的树上爬下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暖婚甜入骨:甄少宠妻太高调》

第十章:挂断


萧音芙刚才没有尿急,她只是找个借口甩开何珊珊而已。

何珊珊选择普通酒吧,她会跟过去走一趟,无所畏惧。选了情缘酒吧这种污秽不堪的地方,她就不想再过去。和何珊珊斗,终是好斗。和里面的男人斗,风险系数就太大。她也没有太多时间浪费在那里,还要赶时间寻找甄墨池,阻止甄墨池的第一次受伤。

寻个理由钻进灌林丛。

又趁何珊珊转头间她立即趴下。

再趁何珊珊瞅车的空隙她一点点往远处爬,爬到墙口再急忙溜进去爬上树。

这会儿的天气还很冷,树上的树叶都没有发芽,何珊珊从树下一趟趟地跑过只要一抬头就能发现趴在枯枝上的她。可是何珊珊只习惯性的低头找,一次都没有抬头往上看。

溜下树,掏出手机。

刚才问何珊珊借手机,一来是想麻痹何珊珊,二来是想用手机联系甄墨池。萧家人都有手机唯她没有,妈妈想给她买奶奶又说:“一个赔钱货也配用手机?不买!没钱!”她这会儿不知道要去哪里寻找甄墨池,只能尝试拨打他的私人手机号。

他的私人号用了很多很多年,但是从哪年开始用的她不知道。如果这会儿有开通使用,那她很快就能找到他。如果没有……她就只能去甄家找甄妈妈,这样一来时间就怕赶不上。

着急。

把熟悉的数字输进去,这串熟悉的数字又让她心情复杂。

前世和他谈恋爱的时候,她每天都会打他这个电话,后来分手就再没有打过。甄妈妈偷偷来找过她几次,说甄墨池一直在等她的电话。她本来想给他打,无奈太蠢又中了何珊珊的奸计:“打什么打?好马不吃回头草!聂洮洮前几天还去看了妇科,外界都传她疑似怀孕,你现在回去算什么东西?名不正言不顺是想做他的小S吗?”

“嘟~~”的声音传来,她陷在回忆中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响到第三声的时候她才猛的回神……电话?打通了?他这会儿已经在使用这个号???开心!激动!更多的还是意外!再细听,“嘟~~”的声音又清晰传来,响得真切有规律。

她激动的想要跳起来,紊乱的心跳噗通噗通的震得耳膜疼痛:“快!快接电话!快点接电话……甄墨池,拜托,快点接电话啊……”

手机那边。

甄墨池姿势慵懒的斜靠在沙上发,上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外面套了一件薄款的灰色休闲毛衣。毛衣的扣子没有扣敞着怀,微微紧身的款式又完美的勾勒出他健硕的身材。他五官长得也是极为精致,有着一股浑然天成的妖孽美。眼睛更是清澈透底,由内而外的散出尊贵和优雅的气质。

他斜靠在沙发上慵懒地看着手机,是个陌生来电!!!

六岁的时候他就有了第一部手机和第一个全家族都知道的手机号,十二岁他嫌麻烦又偷偷办了一张私人号。私人号用了九年时间,到现在只有六个人知道,全部都有备注。没标注的陌生来电不是打错就是广告推销,他从来都不接听,这次也一样。

扬起修长的食指,他漫不经心的往上轻轻一点……挂断!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暖婚甜入骨:甄少宠妻太高调》

第十章:挂断


萧音芙刚才没有尿急,她只是找个借口甩开何珊珊而已。

何珊珊选择普通酒吧,她会跟过去走一趟,无所畏惧。选了情缘酒吧这种污秽不堪的地方,她就不想再过去。和何珊珊斗,终是好斗。和里面的男人斗,风险系数就太大。她也没有太多时间浪费在那里,还要赶时间寻找甄墨池,阻止甄墨池的第一次受伤。

寻个理由钻进灌林丛。

又趁何珊珊转头间她立即趴下。

再趁何珊珊瞅车的空隙她一点点往远处爬,爬到墙口再急忙溜进去爬上树。

这会儿的天气还很冷,树上的树叶都没有发芽,何珊珊从树下一趟趟地跑过只要一抬头就能发现趴在枯枝上的她。可是何珊珊只习惯性的低头找,一次都没有抬头往上看。

溜下树,掏出手机。

刚才问何珊珊借手机,一来是想麻痹何珊珊,二来是想用手机联系甄墨池。萧家人都有手机唯她没有,妈妈想给她买奶奶又说:“一个赔钱货也配用手机?不买!没钱!”她这会儿不知道要去哪里寻找甄墨池,只能尝试拨打他的私人手机号。

他的私人号用了很多很多年,但是从哪年开始用的她不知道。如果这会儿有开通使用,那她很快就能找到他。如果没有……她就只能去甄家找甄妈妈,这样一来时间就怕赶不上。

着急。

把熟悉的数字输进去,这串熟悉的数字又让她心情复杂。

前世和他谈恋爱的时候,她每天都会打他这个电话,后来分手就再没有打过。甄妈妈偷偷来找过她几次,说甄墨池一直在等她的电话。她本来想给他打,无奈太蠢又中了何珊珊的奸计:“打什么打?好马不吃回头草!聂洮洮前几天还去看了妇科,外界都传她疑似怀孕,你现在回去算什么东西?名不正言不顺是想做他的小S吗?”

“嘟~~”的声音传来,她陷在回忆中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响到第三声的时候她才猛的回神……电话?打通了?他这会儿已经在使用这个号???开心!激动!更多的还是意外!再细听,“嘟~~”的声音又清晰传来,响得真切有规律。

她激动的想要跳起来,紊乱的心跳噗通噗通的震得耳膜疼痛:“快!快接电话!快点接电话……甄墨池,拜托,快点接电话啊……”

手机那边。

甄墨池姿势慵懒的斜靠在沙上发,上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外面套了一件薄款的灰色休闲毛衣。毛衣的扣子没有扣敞着怀,微微紧身的款式又完美的勾勒出他健硕的身材。他五官长得也是极为精致,有着一股浑然天成的妖孽美。眼睛更是清澈透底,由内而外的散出尊贵和优雅的气质。

他斜靠在沙发上慵懒地看着手机,是个陌生来电!!!

六岁的时候他就有了第一部手机和第一个全家族都知道的手机号,十二岁他嫌麻烦又偷偷办了一张私人号。私人号用了九年时间,到现在只有六个人知道,全部都有备注。没标注的陌生来电不是打错就是广告推销,他从来都不接听,这次也一样。

扬起修长的食指,他漫不经心的往上轻轻一点……挂断!

继续阅读《暖婚甜入骨:甄少宠妻太高调》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