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霄,袁征(最强战婿)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最强战婿
分类:都市小说
作者:会说话的香烟
简介:    手握护国神剑,这世上,没他不敢杀的人
  拿起银针,世间没他治不了的病
  牵起她的手,这天下,再没人敢欺负她半分

角色:林霄,袁征
林霄,袁征(最强战婿)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最强战婿》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我是谁?


第1章:我是谁?

江城。

秦家宅院。

一名青年坐在轮椅上,双目紧闭发出轻微的鼾声。

脑袋歪到一侧,口水顺着嘴角流下,像是一个傻子。

忽然,青年猛然睁开眼睛。

像是噩梦初醒,双手紧紧抓住轮椅扶手,后背更是被冷汗打湿。

“呼!”

青年大口喘气,眼神中一片茫然。

而脑海中,则是缓缓浮现出梦中那最后一幕。

“林霄,你就是我计划中最大的阻碍!”

“我要让你像蝼蚁一样活着,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所以我不杀你,我要让你受尽折磨的活着,像一条狗一样苟延残喘的活着!!”

梦中那人,对着林霄咬牙切齿,仿佛要生吃林霄的血肉一般。

“我是谁?”

“我是......林霄!”

青年眼中的茫然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冷冽。

林霄,本为一介孤儿。

巧合之下被第四西北军,李重光老将军收养。

其后一直生活在西北边境,自幼在军武中生活,10岁进入兵队历练,15岁正式入伍。

驰骋沙场,立下无数功勋。

20岁便直封9星统帅,统领西北百万雄兵。

并于当年,义父李重光深陷敌军战亡。

林霄一怒之下率百万大军压境,力斩敌军十位统帅。

一战封神,收复山河八千里。

大战之后,力竭而倒。

其后被手下贼人算计,趁他昏迷之际暗下毒手。

导致林霄脑部受创,陷入半痴半傻的状态,就连双腿也是直接瘫痪。

林霄双拳紧握,指关节咔咔作响,指甲更是深深陷入肉里。

那一双深邃的眸子,眼白之上密布红血丝,宛若陷入癫狂的野兽一般。

“如今我已经清醒,有些账,也是时候算算了。”

片刻之后,林霄缓缓压下心中怒火,想要试着用双腿走路。

但,双腿宛若不是他的一样,根本提不起力气,就像是真正的瘫痪了一般。

林霄两手伸出,一手抚摸腿部脉搏,一手顺着腿部筋脉缓缓划动。

“还好,只是长期卧床坐轮椅,导致血气淤堵,肢体有些退化。”

林霄低声自语,以他所具备的医术,再辅助锻炼,很快就能恢复。

打量着房间中略微简陋的环境,林霄脑海中那些零散的记忆碎片,也是逐渐拼凑起来。

他陷入痴呆状态两年,但并不代表他没有记事能力。

“这里是,秦家?”

林霄喃喃自语。

江城秦家,本为将门之后。

秦家老爷子秦厉雄,兵中一代天骄,为国立下赫赫战功。

当年秦厉雄看中林霄的潜力,多次央求林霄的义父,让他与孙女秦婉秋定下婚约。

秦家族人虽不知林霄在兵中地位几何,但也知道以秦厉雄的眼光,他看上的人定然不差。

所以,自然是满心欢喜。

可没想到,林霄退役之后,不但成为了一个半痴半傻的废物,甚至连双腿都逐渐失去知觉,完全丧失了自理能力。

本想借着林霄,使得秦氏在江城的地位,再上一层楼。

而如今,算盘落空,巨大的期望变成绝望,怨恨和不甘可想而知。

而后秦厉雄战死沙场,秦氏后人青黄不接,已经沦落到了三流家族的行列。

秦家人更是将这一切,都归罪在了林霄的身上。

于是,更加不会给林霄什么好脸色。

两年来,秦氏族人从未正眼相待过林霄,各种羞辱。

秦婉秋不在的时候,林霄的地位,更是连一个下人都不如。

即便是一个保姆,也敢对林霄出言不逊。

唯有秦婉秋,在林霄的记忆中,好像对林霄还算不错。

“如今我已然恢复,也是时候离开秦家了。”

“秦家若像样,我便助秦家飞黄腾达。”

“秦家若继续执迷不悟,那我便与秦家,恩断义绝。”

猛虎,苏醒。

恩,要还。

仇,要报!!

此时,他义父已经不在,昔日手下更是将他背叛。

如今人在屋檐下,还坐在轮椅之上,简直惨到了极点。

“不,我并不是什么都没有。”

“九星统帅亲卫兵。”

林霄眸子一扫,拿起桌面上的手机,拨通了一个记忆深处的号码。

他现在迫切的需要知道,如今的天下局势。

“喂。”

电话那边的声音,沉重而坚毅,仅从声音就给人一股扑面而来的压力。

“是我。”

林霄语气带着些许怀念。

电话那边这个人,叫做袁征,是他的亲卫兵首领。

重情重义,义薄云天。

“砰!”

电话那边,猛然传出一声震响。

“你说......你是谁?”

袁征的声音,有些颤抖。

“林霄。”

林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

电话那边,陷入了长达十几秒的沉默。

“什么东西!谁让你给我打电话的?”

“一个傻子,一个残疾,也配跟本帅打电话?滚蛋!!”

袁征的声音听起来无比愤怒,还夹杂着丝丝颤音。

破口大骂之后,袁征啪的一声挂断电话。

林霄目光发愣,缓缓放下手机,脸色有些煞白。

先有昔日手下,将他陷害到这步田地。

再有最信任的亲卫兵头领袁征,对他这般态度。

众叛亲离,也不过如此吧?

“呵,呵呵......人走茶凉?”

林霄拿着手机,嘴角升起一抹自嘲。

......

而与此同时。

远在西北的营地内。

一名身材壮硕的汉子,目光通红的放下手机,嘴巴和身体都在不断的颤抖。

任谁都能看出,他在极力压抑内心的情绪。

“噗通!”

汉子双膝跪地地上,牙关紧咬,泪水夺眶而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强战婿》

第2章:你,当真不怕死?


第2章:你,当真不怕死?

“统帅!您,您回来了!”

“可是,我不能,我不能......”

袁征双拳猛砸地面,心中仿佛藏着万般憋屈。

“袁帅,您,怎么了?”

营帐打开,一名战士快速走来。

这名战士真是不敢相信,统领数十万兵马的袁征,此时竟然跪在地上流泪。

“心绞痛犯了!”

袁征摆手站起,背对青年说道:“安排行程,我要回去一趟。”

“袁帅,如今战事吃紧......”

“您回去,多久?”

战士轻声问道。

“待定。”

袁征的语气,毋庸置疑。

“是!”

战士不敢多问,应声退下。

......

江城,秦家。

林霄独坐轮椅,握着手机沉默良久。

“不对。”

林霄皱眉思索。

袁征的态度,有些刻意做的那么绝情。

这,不符合他对袁征的认识。

“啪!”

林霄拍了一下膝盖,心中有些自责。

他刚才情急之下打了电话,却是已然忘了,自己如今的处境啊!

这个电话,真的不该打。

一旦被那些人知道自己恢复,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袁征故意表现的这么绝情,定然是为了保护自己。

“是谁在说话?傻子又犯病了?”

正在这个时候,一名中年妇人走了进来。

这妇人三角眼,嘴唇很薄,眼睛往上瞟,带着一股傲气。

秦婉秋的妈妈,王凤。

也算是,林霄的准丈母娘。

两年来,秦氏族人中,王凤对林霄最为刻薄。

事关兵中无小事,以林霄当年之身份,更是绝对的机密。

所以即便是秦家人,也对林霄曾经的事情一无所知。

在王凤心中,林霄不过就是一个废物。

林霄坐在床边,跟王凤漠然对视。

“傻子,你干什么呢?”

王凤上前一步,一把抢过了林霄手中的手机。

“区区一个傻子,还会用手机?”

“婉秋也真是好心,说什么要定闹铃推你出去晒晒太阳!”

“真是傻到家了,我王凤怎么能生出这样的傻子?”

王凤气急败坏的抢过手机,还顺手推了林霄一把。

林霄眼中闪过一道寒意,以他九星统帅的身份,方圆三米范围内,皆是禁区。

换做旁人,仅仅这么一个动作,他便有权力当场格杀。

先斩后奏,皇权特许!

“你看什么?不服气啊?怎么还想打我?”

“你还以为你是什么栋梁之才呢?亏我当年信了秦老爷子的鬼话,说你是什么兵中天骄。”

“你现在吃秦家的喝秦家的住秦家的,你不就是一个废物吗?”

“什么这帅那王的,你就是废人一个,还是一个残疾,一个傻子!”

王凤单手叉腰,指着林霄的鼻子不断点着。

这种事情,她早已经做得无比顺手。

但随后,王凤的声音戛然而止,脸上也是被惊恐所充满。

因为她看到,林霄,这个傻子,这个双腿残疾的傻子!

他竟然,缓缓站了起来......

身高一米八多的林霄,目光漠然,缓缓站立。

那一双深邃宛若星辰大海的眸子,更是散发出无尽的杀伐之气。

冰寒至极,冻彻骨髓。

王凤就这么瞪大眼睛,随着林霄的身体缓缓移动目光,脸色唰的一下惨白无比。

此时林霄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宛若不败战神,生生扑面而来。

那睥睨天下的眼神,更是让王凤下意识觉得,她此时在林霄面前,就像是一只蝼蚁一般。

“噗通!”

王凤心中惊惧,膝盖一软瘫倒在地。

林霄目光漠然,居高临下的看着王凤。

那股驰骋沙场,斩敌无数的杀伐之气,更是层层爆开。

宛若,猛虎苏醒!!

“我昔年荣耀之时,求着我的,是你们。”

“如今,我狼狈之时,踩我的,也是你们。”

“我林霄纵横西北,何人能欺,何人敢欺?”

“这三年来,秦家收留之恩,我记在心里,可秦家对我的羞辱,我也记在心里。”

“莫说我林霄冷血,若不是念在秦老将军和婉秋的面子上,你现在,就是一具尸体。”

林霄的冰冷杀气和犀利言辞,令王凤恐惧到了极点,坐在地上牙齿不断打颤。

“你,你林霄现在......”

“你,你现在不就是一个废人么你......”

王凤瘫坐在地,还在咬牙反驳。

林霄目光微闪,他现在的身份,确实只是一个废人。

而不是那纵横西北之地的,九星统帅林霄。

“我即便成了一个废人,我,还是林霄。”

这个名字说出来,就已经足够代表一切。

他即便做了上门女婿,也是不一般的上门女婿。

王凤脑袋中嗡嗡作响,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而林霄瞥了王凤一眼,刚想走路,双腿却是一软,再次坐倒在了床边。

刚才只是一怒之下,强行撑住站起来,实际上林霄还没有完全恢复。

伤筋动骨一百天,更何况林霄这个症状,是长达两年的轮椅生涯导致而成。

那更是需要一个恢复期。

见到林霄再次瘫坐下,王凤心中的恐惧缓缓消散。

“你个废物!你个傻子!你恢复了清醒又如何?你还是个残废!”

“你竟然都敢威胁我了,你马上就给我滚出去!”

“这里,是我家!”

王凤骨碌一声从地上爬起来,对着林霄大喊道。

“王姨,发生了什么事儿?”

正在这时,一名青年,从门外走了进来。

这青年长相不俗,嘴角带着一丝阴邪的笑意。

不仅如此,那青年更是身穿一套深黑战袍,手持一把威猛大剑。

这战袍造型威猛,镶嵌金边,衣袍之上的金线蜿蜒其上,宛若游龙一般。

那把大剑,更是极其厚重,锋利异常,散发着渗人的寒意。

战袍加上大剑,使得这名青年,看起来英气逼人。

看到这名青年,林霄眼睛微眯。

青年名叫赵权,江城名门赵家大公子。

早就觊觎秦婉秋的美色,即便秦婉秋已经跟林霄订婚,他依旧不愿意放弃。

两年来,赵权更是堂而皇之的多次登门秦家,当着傻子林霄的面,与王凤密谋将林霄赶出秦家。

然后鸠占鹊巢,将秦婉秋占为己有。

若不是秦婉秋阻拦,恐怕他们已经如愿。

“这个傻子,这个傻子竟然不傻了!”

王凤指着林霄,气喘吁吁的说道。

林霄眸子一扫,看到青年身上的穿着,再次闪过一道寒意。

“九星帅服,护国神剑......”

“不知你赵权,承受的起么?”

“你,当真是不怕死?!”

林霄一声冷喝,赵权的脑袋当场嗡的一声。

这个傻子,真的不傻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强战婿》

第3章:这双手,还能打你!


第3章:这双手,还能打你!

但,赵权惊楞之后,心中却是闪过一丝不屑。

据说这林霄,曾经在兵中权力不小,要不然当年也不会被秦老爷子看上。

但,那也只是曾经。

如今林霄已然成了一个废人,权力不在,荣华消散。

而他赵权,是江城豪门新秀,何须惧怕这区区废人?

“林霄,即便你现在不傻了,你又能如何?”

“你,依旧是个坐轮椅的残疾!!”

“我不知道你以前是个什么东西,但现在,你就是一个废人,一个要靠秦家养活的废人。”

“我穿你衣服如何,拿你的东西又如何?”

“以后,我还要抱着你的未婚妻秦婉秋,你又能如何?”

“而你这个残疾,只能坐在轮椅上,亲眼目睹这一切,呵呵......”

赵权把玩着手中的护国神剑,随后猛然伸出,横在了林霄的脖颈。

面带嘲讽道:“你看,你现在不过就是我掌心的猴子,我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

这曾经陪伴自己征战无数的护国神剑,此时就贴在林霄的脖子处,让他的内心之中,再次激发一道火气。

曾经的荣耀,现在被人当成玩笑!

林霄的内心之中,火气冲天而起。

但他现在双腿力量不足,根本连站起来都困难。

王凤见状,忍不住大声嘲笑。

“废物就是废物!”

“在我面前的时候挺嚣张,在赵公子面前,还不是老老实实?哈哈!”

王凤和赵权,均是面带不屑的冷笑。

就在这时,二人的笑声,再次戛然而止。

只见林霄伸出手掌,两指夹住剑身,漠然的看着赵权。

“我林霄纵横沙场无敌手,你赵权,算个什么东西?”

“你赵权,记住今日之事。”

“待我亲卫军南下之时,你赵家,便不在宗门之列。”

林霄话音落下,手指猛弹。

“嘣!”

一声震响,护国神剑瞬间弹开。

赵权惊惧的发现,他的虎口竟然有些发麻。

“你说什么?”

赵权猛然上前,一把抓住林霄的衣领,咬牙切齿的问道。

“你以为你是谁,也敢威胁我赵家!”

“你现在双腿已废,仅有这一双手掌罢了。”

“你告诉我,你这双手掌,除了能拿秦家的软饭吃,还能干什么?”

赵权瞪着林霄,眼中满是厌恶。

“啪!”

赵权话音落下,一道清脆的耳光声响起。

“噔噔噔!”

赵权被这一耳光扇的不断后退,直接撞到了桌子上面。

脸上,一道肉眼可见的巴掌印,缓缓浮现。

林霄一耳光扇出,缓缓举起那只修长的右手掌。

“这双手,还能打你。”

话语平静,眼神漠然。

赵权懵逼,

王凤呆愣当场!

她没想到,这废人林霄,恢复清醒的第一件事,就是扇了赵权一耳光。

这傻子林霄,难道真的有些不一般?

“废物!我今天就杀了你!”

“然后,我会娶了婉秋!”

赵权怒火攻心,手持护国神剑,朝着林霄冲来。

“住手!!”

正在这时,门外一声清脆的厉喝。

“唰!”

赵权的脚步猛然站住,王凤也是一愣,看向门外。

一袭黑色职业套裙,身材高挑亭亭玉立,黑发盘在脑后形成一个发髻,给人一种高贵之感。

那白皙柔嫩的脸上,看不到哪怕半点瑕疵,琼鼻小嘴巴,冷艳之中又夹杂两分可爱。

容貌秀美,身材凹凸有致,即便是林霄阅人无数的眼光,也不得不在内心发出一声赞叹。

这便是与林霄有婚约的秦氏子女,秦婉秋。

赵权看到秦婉秋,目光中闪过一丝贪婪,更是下意识舔了一下嘴唇。

秦婉秋的气场本就高冷,此时更是紧皱黛眉。

看到赵权手持大剑对准林霄,心中生出一股火气。

“你们干什么?”

秦婉秋迈步走进,直接挡在了林霄的面前。

她并没有发现林霄的异样。

“婉秋,你回来的正好,这个傻子竟然敢骂我!”

王凤单手叉腰,像是找到了救星一般。

赵权也是收起大剑,帮腔道:“婉秋,林霄已经恢复了,他可能早就不傻了,但是为了骗你,就故意装傻充愣。”

“他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说不定就是在打你的主意。”

赵权冷哼一声,但他并不会说出,被林霄打了一巴掌的事情。

想他堂堂赵家大公子,若是被林霄这个傻子给打了,传出去还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他跟我有婚约,我们生活在一起本就是应该的,何来不可告人?”

“这件事情,又与你何干?”

“倒是你们,趁我不在又来欺侮他,你们不要太过分了!!”

秦婉秋面带冷意,依旧挡在林霄的面前。

“你!婉秋,我真没有骗你。”

“他早就恢复了,只是在装傻,目的就是吃秦家的软饭啊!”

“对!婉秋,赵权说的都是实话,我可以作证!”

看到王凤和赵权均是这么说,秦婉秋微微皱眉,随后转头看了林霄一眼。

“林霄?”

秦婉秋喊了一声。

“嗯?你们,是谁?”

林霄心中冷笑,脸上却是一片茫然,看起来与傻子无二。

“你!你!你竟然还在装?”

赵权看到这一幕,心中无比愤怒。

“够了!”

“现在,请你们离开!!”

秦婉秋猛然上前一步,掷地有声的喊道。

王凤和赵权,看到林霄在这装傻充愣,均是一阵气结。

“林霄你给我记住!这事儿没完!!”

赵权骂了一声,深深看了秦婉秋一眼,跟王凤转身离开。

直到二人离开以后,秦婉秋才轻叹一声,缓缓转身看向林霄。

“我就知道他们不会推你去晒太阳,所以我请假回来了。”

秦婉秋自语一声,然后推着林霄,缓缓走到了院子里面。

看着林霄那一副痴呆样子,秦婉秋再次止不住的叹气。

秦婉秋缓缓蹲下身体,手掌放在林霄的腿上。

“我爷爷当年告诉我,你是兵中天骄,你是国之栋梁!”

“你驰骋沙场,你保家卫国,你是真正的无双国士!”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强战婿》

第4章:你,是唯一!


第4章:你,是唯一!

“我很早之前,就崇拜你了,你......就是我的偶像。”

“当我知道跟你订婚,可以跟你结婚的时候,我很开心,也很激动......”

“但当我看到你这个样子的时候,我又非常难过......”

院子中空无一人,阳光温暖洒下。

唯有秦婉秋在对着自己的傻子未婚夫,诉说衷肠。

“其实,我也很累。”

“我们只是有婚约,但是并没有结婚,所以秦家不愿意收留你。”

“两年来,我承担了这秦家太多事情,我也因为你,承受了很多非议。”

听到这里,林霄眸子闪动,尘封许久的心中,闪过一丝温暖。

义父李重光曾经对他说过,当你辉煌之时,身边不一定全部都是假士。

但当你落魄之时,依然愿意陪在你身边的,那一定是真人。

而此时林霄龙游浅滩,沦为一个双腿残疾的傻子。

秦婉秋能做到这一步,已然是极其不容易。

林霄本想着,他已经苏醒,也是时候离开秦家了。

但听到秦婉秋这番话,他又忍不住改变了主意。

他林霄一生行事,仇要报,恩要还。

即便要离开,也要还了秦婉秋这份恩情。

“其实,我想要的并不多,我也想有人跟我一起,扛起这个家。”

“我也想......,有人陪着我一起逛街,有人能撑起一片天空,给我遮风挡雨。”

“我也想,好好谈一次恋爱,享受爱情的喜悦,可是我不能,我只能羡慕别人。”

“看着别人成双入对,我好孤单,我也,好累......”

秦婉秋抽了一下鼻子,随后缓缓将脑袋,靠在了林霄的腿上。

她很少这样,但今天她实在控制不住憋涨的情绪。

“唰!”

就在这个时候,秦婉秋觉得自己的手掌,被人牵了起来。

秦婉秋猛然抬头,正好跟林霄那坚毅的眸子对视。

这一刻,秦婉秋不知为何,心跳速度猛然加快。

“此后余生,即便山河破碎,江山不在......”

“你秦婉秋,都将是我的唯一。”

“以后,一切有我,就让我林霄,做你的那片天空。”

突如其来的话语,使得秦婉秋脑袋嗡嗡作响。

片刻之后,秦婉秋一把甩开林霄的手掌,猛然站了起来。

此时的秦婉秋,那是又震惊又羞怒。

震惊的是,林霄竟然真的已经恢复清醒。

羞怒的是,她竟然在林霄面前,吐露了心迹。

“你真的恢复清醒了,你为什么要骗我,你......”

秦婉秋很是羞怒,就这么跟林霄对视。

“我没有骗你,我刚刚才恢复。”

林霄看着秦婉秋,语气无比认真。

“你!你就是在骗我!”

秦婉秋此时心中很是慌乱,更是为刚才的一番话感到害羞,于是冷哼一声转身进了屋中。

林霄坐在轮椅上,看着天边烈日,嘴角浮现笑容。

两年痴呆,两年残疾。

两年......不离不弃的照顾。

他为战场之上的铁血统帅,纵横沙场无敌手。

但举世堂堂七尺男儿,又何尝不能铁汉柔情。

这份情谊,不可辜负。

“给,这是你的东西。”

片刻之后,秦婉秋去而复返,丢给林霄一个盒子。

“你为我付出的一切,我都不会让你白白付出。”

“你说我们只是有婚约,如果可以,我想还你一场盛大婚礼。”

林霄接过盒子,一脸认真的看向秦婉秋。

“你先想想,你现在能做什么?”

秦婉秋恢复了往日的冷艳,淡淡的看着林霄,一边说一边瞥了一眼林霄的两条腿。

即便林霄已经恢复神智,可他,还是一个残疾啊!

“我......给我一点时间。”

林霄目光一闪,轻叹一声说道。

“我已经给你两年时间了。”

秦婉秋缓缓摇头,随后转身出了院门。

她只是上班途中,专门请假回来,推林霄出来晒太阳,现在还要回去上班。

“你护我两年安稳,我便,许你一生繁华!”

林霄目送秦婉秋离去,随后打开了那个不大的小木盒。

一张普通的银行卡,一盒银针,外加一些杂物。

“没想到,袁征还知道把这些东西给我带上。”

林霄默然自语,随后拿起那盒银针。

手起手落,九根银针隔着裤子,分别扎在了双腿的穴位之上。

“嘣!”

林霄曲手一弹,九根银针不断颤动,宛若水波荡漾。

与此同时,一股股暖流,从林霄的左右两腿不断浮现。

血液,正在加快流动。

那消失已久的力量,更是在逐渐恢复。

都知道他林霄纵横沙场无敌手,是为最年轻的九星统帅。

但极少有人知道,他自幼便过目不忘,一手银针医术,更是出神入化。

片刻之后,林霄手掌在双腿上一划而过。

九根银针尽数收回,随后被林霄放进了盒子里面。

以他现在的状态,最多七天,应该就能彻底恢复。

到那时候,他才是真正的林统帅。

这世间,再也无人能够阻挡他的脚步。

“时隔两年,我林霄,归来。”

林霄仰头看天,眼神一片漠然。

“秦家的恩,我会还。”

“秦家给的辱,我也会奉还。”

“我林霄丢下的所有,我都要拿回来。”

“义父,我会用您给我留下的东西,东山再起。”

“然后,完成您的心愿,将丢失的八千里山河,重新收复。”

院子之中,林霄的声音平静而坚定。

......

酒店中。

赵权和王凤,正在密谋什么。

“王姨,那林霄到底什么来头?”

“我怎么觉得,他有点不一般呢?”

赵权皱起眉头,想想林霄的言行,忍不住有些心悸。

“他能有什么来头?”

“也不知道秦老爷子当年犯了什么病,竟然把婉秋许配给他!”

“还好只是订婚,没有真的完婚,要不然我秦家岂不是被人笑掉大牙?”

王凤冷哼一声,提起林霄,心中当即来气。

“以我赵家的消息渠道,我听闻两年多前,西北兵中有一名姓林的统帅,是为兵中最年轻的统帅。”

“横推当代,千战千胜,盖压天下群雄。”

“一人镇山河,堪称无双国士。”

“这林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强战婿》

第5章:他,能有什么身份?


第5章:他,能有什么身份?

“这林霄也姓林,会不会跟那位有什么关系......”

赵权这话说出来,王凤却是哈哈大笑,脸上尽是不屑。

“他林霄要是跟那种人物有关系,我王凤跪下来,求他做我秦家的女婿!”

王凤面带不屑,语气满是嘲讽。

“那他在兵中到底是什么身份?我觉得有点不简单。”

赵权身为赵家嫡系大公子,终究比王凤的目光长远一些。

“身份?”

“当兵几年退伍的话,也有十几万的退伍费吧?”

“他可倒好,一身破衣服加一把破剑,还有一个破箱子,里面的银行卡也没钱。”

“我还看到了一盒大头针,我现在都觉得,他是不是在兵队里面做饭呢?”

“你说,他能有什么身份?”

王凤此番话说出来,赵权先是一愣,随后也是哈哈大笑。

“是啊,就算是再差,退伍也有退伍费啊!”

“他这什么都没有,我估计就是个养猪的,是我多虑了。”

赵权当即放下心来,哈哈大笑。

“你放心吧,就算他现在恢复了,也没什么用。”

“我会想办法,把他赶出去,然后你来我秦家提亲。”

王凤看了赵权一眼,当即说出了赵权心中,最想做的事情。

“好!好!”

赵权兴奋的搓搓手掌,问道:“那咱们接下来怎么做?”

“婉秋和他只是有婚约,并没有完婚,连夫妻之名都没有。”

“当初婉秋力排众议收留他,也不过是心中不忍罢了,现在他已经恢复,当然不能再留在秦家。”

“两天后秦老太太大寿,我会当着秦家所有人的面提出这件事情,到时候婉秋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

王凤冷哼一声,语气很是自信。

“好!那我就等着王姨的好消息,嘿嘿。”

赵权搓了搓手掌,脸上满是兴奋。

王凤对赵权,自然也是非常满意。

这赵权所在的赵家,在整个江城都极其有名。

若是能攀附上赵家,到时候秦家必将重现当年风采。

而她王凤,将会成为秦家之中,居功至伟的大功臣。

......

两天后。

江城龙华酒店。

“天佑我秦家,百年长兴!”

高档包房内,秦家众人济济一堂。

今天是秦家老太太的七十大寿,秦家上下自然前来参加寿宴。

不仅有秦家人,还有一些江城的名门,也是来了不少人。

虽说自从秦厉雄老爷子战死,秦家逐渐没落,已经沦为三流家族。

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面子还是有一些的。

此时,秦家老太太坐在主桌首位,周围几个桌子,均是坐的满满当当。

“奶奶,对不起,我们迟到了......”

正在这时,包厢门被人推开,秦婉秋推着林霄走进。

秦老太太瞥了秦婉秋一眼,却是没有接话。

“哟,你还知道过来呢?”

“我还以为,有些人把奶奶的大寿给忘了呢。”

秦婉秋的堂妹秦菲,翻了翻白眼。

秦菲嫉妒秦婉秋的美貌,从小到大一直对秦婉秋非常排斥。

“呵呵,这做人啊,千万不能忘本。”

“就怕有些人,已经忘了根吧?没有奶奶,哪来的我们?”

秦家子弟秦星宇,也是撇了撇嘴。

霎时间,秦家人议论纷纷,均是对着秦婉秋指责不已。

除了秦婉秋的父母和秦老太太,其他人均是指指点点。

即便此时的包厢中,有着江城的一些豪门,他们依然不在乎。

自从两年前,秦家收留了林霄这个又残疾又傻的废物,秦家早就成了江城的笑话。

而这一切,可全都得归功在林霄的身上。

“奶奶,林霄行动不便,所以我们就耽误了一些时间......”秦婉秋轻轻解释着。

“坐吧。”

秦老太太摆手打断,淡淡说道。

“反正也没准备等你们。”

秦菲摸了摸美甲上的镶钻,小声补了一句。

秦婉秋微微低头,还是推着林霄走了进来。

“我这刚刚看到,你把这个傻子也推过来了?”

秦家众人,好像刚刚才看到林霄一般,均是面带诧异的问道。

“今天秦家人都在这里给奶奶过寿,他自己在家没办法吃饭。”

秦婉秋脸色微红,此时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仿佛沦为了所有人眼中的小丑。

“你是不是疯了?”

王凤从旁边座位上站起来,走到秦婉秋身边低声问道。

“你还嫌咱们家丢人丢的不够吗?竟然把他推过来?”

“今天是老太太大寿,很多江城的名门都在这里,你要干什么?”

王凤对着秦婉秋,压低声音呵斥道。

林霄坐在轮椅上,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

这周围的所有人,不管是秦家上下,还是那些江城名门......

都带着一种俯视的目光,看向秦婉秋和林霄。

“呵呵,就特么是个傻子。”

秦星宇撇了撇嘴,冷笑一声说道。

几桌人,当即发出哄笑。

王凤愈发脸红,秦婉秋则是宛若狂风暴雨中的孤舟,被不断的摧残着。

“秦家曾经为江城一流世家。”

“如今沦为三流家族,果然是有原因的。”

忽然,一道声音缓缓响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强战婿》

第6章:有些东西,你拿不起!


第6章:有些东西,你拿不起!

众人先是一愣,随后顺着声音缓缓下移目光,看向了坐在轮椅上的林霄。

而林霄神色平静,丝毫不惧的跟众人对视。

秦家上下,有些懵圈。

刚才那吐字清晰的一句话,是林霄这个傻子说出来的?

众人这才忽然发现,往日里林霄流口水的样子不见了!

今天的他,看起来有很大不同。

“你,你说什么?”

秦星宇皱眉看向林霄,试探的问了一句。

“你是聋了?”

林霄神色漠然。

“你!”

秦星宇猛然站起来,伸手指着林霄。

区区一个傻子,竟然敢这么对他说话?

而秦家一众,包括那些江城豪门惊楞之后,也是明白了一件事情。

看来,这林霄是恢复了神智?

但恢复了又怎么样,还不是一个残废?

“林霄,我怎么听你这意思,好像有些看不起秦家的意思呢?”

“你这两年吃秦家喝秦家住秦家的,你有什么资格看不起秦家?”

“再者说,我们秦家沦为江城的笑柄,还不是因为你?”

秦菲冷哼一声,指着林霄的鼻子问道。

“无需给自己脸上贴金。”

“我林霄得婉秋的恩情,与你秦家,有何关系?”

林霄淡淡扫了秦菲一眼,嘴角浮现一抹冷笑。

“混账!”

秦老太太一拍桌子,当即站了起来。

“两年前,秦家因为你林霄,沦为整个江城笑柄。”

“你清醒之后,非但不知道感恩,还竟然如此口出狂言?”

“也是因为你,婉秋被毁了清誉,你说,跟我秦家有何关系?”

秦老太太这最后一句话,使得林霄陷入沉默。

确实!

他唯一对不住的,也就是秦婉秋罢了。

“若不是因为你,秦家与江城世家联姻,怎么至于沦落到现在这种地步?”

秦老太太再次冷哼,使得林霄哑口无言。

见林霄不再说话,众人脸上冷笑更甚。

“行了,既然你林霄已经恢复清醒,又来参加奶奶的寿宴。”

“那么我想问问,你给奶奶准备了什么礼物?”

秦星宇冷哼一声,他可不准备轻易放过林霄。

秦婉秋连忙接过话茬,说道:“我给奶奶准备了......”

“你是你!他是他!”

“你能代表他?秦婉秋,你们还没结婚呢。”

秦菲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眼中尽是嘲讽。

秦婉秋内心轻叹一声,林霄身无分文,他哪能拿出来什么东西?

“这是我送给老太太的礼物。”

就在此时,林霄缓缓伸手,拿出一个小盒子。

众人皆是一愣,真的有?

只见林霄手上那个小木盒,看起来很是普通,但造型倒是有些别致。

“这是什么?”

秦星宇伸手拿过,当即就要打开。

其它人也是有些好奇,这个傻子,能送什么稀罕物?

“这是?什么东西?”

“林霄,这是狗屎吧?”

忽然,秦星宇惊呼一声,从小盒子里面拿出了一枚深褐色的药丸。

药丸被秦星宇拿出来以后,整个包厢中,竟然都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药香。

林霄眼睛微眯,这秦星宇所说的狗屎,当年不知道受到多少人的追捧。

但,他们不识货,林霄也不会过多解释。

“林霄,这,到底是什么?”

秦婉秋也是有些好奇,忍不住问了一句。

“这是丹药,听你说奶奶身体有顽疾。”

“吃了这个,可药到病除。”

林霄轻轻开口解释道。

此话一说,众人均是一愣,随后又是一番哈哈大笑。

“我以为他恢复清醒了,谁知道没有恢复,怎么还从傻子变成疯子了呢?”

“你这是以为,自己是华佗转世的神医呢?”

“还药到病除,那你怎么不把自己的残疾给治疗一下呢,哈哈!”

秦星宇,以及秦菲,还有几个秦家众人,均是发出冷笑。

“骂人不骂短,你们过分了!”

秦婉秋美眸中带着怒气,看着众人说道。

“婉秋,他们说的,是实话。”

“他自己都是个残疾,送来的药丸,我不敢吃。”

秦老太太缓缓摆手,眼中闪过一些不屑。

众人,再次哄堂大笑。

笑柄,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场合,都是旁人眼中的笑柄啊!

“秦老太太大寿,祝老太太寿比南山,万寿无疆!”

“赵家赵权送上极品玉如意一件,望老太太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正在这时,赵权迈步走进包厢,身后还跟着两名黑衣保镖。

赵权一身昂贵西服正装,看起来对秦老太太的寿宴很是重视。

“哎呀,赵公子来了,快请坐!”

霎时间,秦家上下均是纷纷站起,热情的招呼赵权。

包括那些江城豪门,同样有很多人站起迎接。

而林霄二人,当即被晾在了一边。

秦老太太虽然故意克制,但眼神中也满是激动。

赵权虽然比林霄来的更晚,但受到的待遇,那可是天壤之别。

这江城赵家,作为江城新贵,更是江城数得着的名门望族。

秦家若是能跟赵家交好,自然能得到不少助力。

“权哥,你来啦!”

秦菲面带甜笑,伸手将秦婉秋推到了一边。

而赵权却是不看秦菲,转头跟秦婉秋打了个招呼。

秦婉秋不好拂了他的面子,只好微微点头示意。

“这,这不是林霄吗?”

“怎么,让婉秋推着你,来蹭饭了?”

赵权一拍手掌,面带不屑的看着林霄,说到推这个字,还加重了一下语气。

“你若聪明,便把我的东西,原封不动送还。”

“有些东西,你拿不起。”

林霄看着赵权,语气平静。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强战婿》

第7章:暴殄天物!


第7章:暴殄天物!

赵权闻言,缓缓弯下腰,俯视着林霄。

然后用仅能二人听到的声音说道:“我拿了,你又能怎么样?”

“你以为,我稀罕你的那什么衣服?只不过,有句话叫做,女人如衣服......”

“我穿你的衣服,你一定明白......是什么意思吧?”

赵权说到这里,猛然站起身体,他害怕林霄可别再给他一耳光。

林霄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寒意,心中,已经给赵权判了死刑。

“老太太,这件礼物送给您。”

赵权将那件品质不俗的玉如意,缓缓放在了秦老太太面前。

包装精致,品相极高。

秦老太太见状,很是欢喜。

“赵公子有心了!”

秦老太太轻轻笑着,心中无比满意。

这,就是差距啊!

“哎,这林霄以前是个傻子,也就算了。”

“现在他已经恢复,老太太大寿,他就没送什么?”

赵权转头一看,随后故意问道。

“权哥,这不,这就是林傻子送的东西。”

秦星宇微微抬手,晃了晃手中的那枚褐色药丸。

“这什么东西?”

赵权接过一看,随后皱眉问道。

“林霄这傻子送的,说什么这是丹药,还能包治百病药到病除呢。”

秦星宇嘿嘿一笑,面带不屑的说道。

赵权先是一愣,随后装模作样的在鼻子上闻了闻,下一秒直接扔到地上,甚至还上前踩了一脚。

林霄看到这里,嘴角浮现一丝冷笑。

“林霄。”

秦婉秋咬了咬银牙,轻轻按住了林霄的肩膀。

“呼!”

林霄缓缓放松身体,保持沉默。

“老太太,这根本不是什么丹药。”

“能不能治病我不知道,但随便吃下去,可能要出事儿啊!”

赵权心中冷笑,面上却是一本正经。

“嘶!这林霄,还想给老太太下毒不成?”

“赵公子家中的生意,就有药材生意,他说的话肯定错不了。”

“林霄,你这个白眼狼,你想害死奶奶?”

赵权这三言两语,再次将林霄推到了风口浪尖。

“这丹药,可就只有一颗。”

林霄缓缓抬头,看向众人说道。

“什么意思?”

赵权冷笑一声,看着林霄问道。

林霄缓缓摇头,根本不想过多解释。

“秦婉秋,两年前你为了收留这个傻子,甚至要跟奶奶断绝关系!”

“现在,这白眼狼想来害死奶奶,你们是何居心?”

秦菲当即上前一步,指着秦婉秋骂道。

“我......”

秦婉秋哑口无言。

她哪能知道,林霄从哪搞来一枚什么丹药啊!

她更是没有想到,林霄恢复清醒之后,反而比他没清醒之前,更让自己被人针对。

“他是个傻子,胡闹也就罢了,你也跟着他胡闹?”

“婉秋,你太让我失望了!”

秦老太太看着秦婉秋,也是冷哼一声。

此时,秦婉秋和林霄二人,又一次成了众人指责的对象。

“这里不欢迎你们,你们走吧。”

秦菲双臂抱在身前,对着秦婉秋说道。

秦老太太,以及秦家上下一众,均是没人帮秦婉秋说话。

“奶奶您别生气,这事儿一定有什么误会。”

“等我搞清楚了,我再来给您解释。”

秦婉秋轻叹一声,随后缓缓推着林霄,朝着门外走去。

参加自家人的寿宴,却是被当众赶走......

没人知道,秦婉秋现在的心中,有多么委屈。

赵权本想挽留秦婉秋,但想了想后面的计划,还是没有阻拦。

“傻子走了,这屋里面空气都变好了。”

秦星宇嘿嘿一笑,说了一句俏皮话。

众人哄堂大笑。

就连王凤,也是跟着发出笑声。

在她心中,可从来没把林霄当成女婿,毕竟他可还没跟秦婉秋结婚呢。

所以,林霄丢人,跟她有什么关系?

“老太太,借着您今天大寿,我想说一件事。”

王凤看着秦老太太,缓缓站起身说道。

“说吧。”

秦老太太微微摆手。

“林霄这傻子既然已经恢复了,我想他也该离开秦家了。”

“两年前,江城无数豪门子弟,为了婉秋都踏破了秦家的门槛。”

“可自从林霄到来以后,婉秋就毁了清誉,也无人再来提亲。”

“如今林霄恢复,咱们秦家也算是做到了仁至义尽,不能再让他耽误婉秋了。”

王凤这话说出来,秦家上下所有人,甚至包括那些江城豪门,都是轻轻点头。

林霄这个傻子,秦婉秋照顾他两年有余,绝对是仁至义尽。

如今他已经恢复清醒,自然不能再赖在秦家。

“话说的不错,但婉秋的清誉,确实已经被他给毁了。”

“如今的江城,还有谁愿意迎娶婉秋?”

秦老太太皱起眉头,轻声念叨一句。

这话说出,那些江城豪门,均是心中一动。

谁说他们不愿意?

秦婉秋的美貌,放眼整个江城,那都是数一数二的存在。

别说那傻子林霄两年来,没有碰过秦婉秋。

即便是碰过,也绝对有人愿意迎娶秦婉秋啊!

“秦老太太,赵权斗胆,想跟婉秋,促成一段佳话。”

“如果老太太答应,赵权即刻上门提亲!”

正在这时,赵权拱手说道。

听到这里,秦老太太忍不住一喜。

赵家在江城作为豪门新秀,那绝对是潜力无限。

如果秦家跟赵家联姻,那秦家必定一改现状,重新回到一流家族的行列啊!

秦老太太根本没有犹豫,当即就要开口答应。

“李氏药业李总,前来为秦老太太贺寿!”

正在这个时候,门口那名门童,忽然唱了一声。

屋内众人,心中一惊。

李氏药业,这绝对是江城的大公司啊!

整个江城的药材行业,都以李氏药业为首。

即便是赵家,单说药材行业的话,也不及李氏药业。

更重要的是,李家是医药世家,他们不仅卖药,还会给人看病。

这,可就不仅仅是个药材商那么简单了。

很快,一名中年,身后跟着一名老者,走进了房间内。

“秦老太太,李氏药业送上一枚清心养神丸。”

“可延年益寿,益气补血,延缓衰老。”

李总上前一步,拿着一个小盒子笑道。

“李总客气了!快请坐!”

秦老太太立马起身,脸上很是开心。

秦家众人更是惊叹不已,李氏药业拿出来的东西,那绝对是珍宝啊!

“这是,什么味道?”

忽然,李总旁边的那名老者,嗅了嗅鼻子问道。

“什么味道?”

众人均是一愣。

“不对,这个味道......”

“这是......”

老者仔细分辨之后,眼睛缓缓瞪大,随后开始在房间中不断寻找。

下一秒,老者一把将赵权推开,直接蹲到了地上。

双目瞪大,紧紧的盯着,那枚被赵权踩扁的药丸。

“嘶!!”

“这是,这是......”

“暴殄天物!暴殄天物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强战婿》

第8章:一脚踩碎五十万?


第8章:一脚踩碎五十万?

“暴殄天物啊!!”

老者神色激动,随后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掌,将那被踩碎的药丸,一点点的捡了起来。

看到老者这个样子,场中众人,都是有些呆愣。

什么情况?

这老者,怎么跟疯了一样?

“李总,这是?”

秦星宇皱起眉头,看向李总问道。

而李总根本没时间搭理秦星宇,同样是瞪大眼睛看着老者。

“这,这东西哪来的?”

老者缓缓抬头,看向众人问道。

“嗨,老先生,这是一个傻子送来的垃圾。”

秦星宇闻言不屑摇头,撇嘴说道。

秦家上下一众,也是跟着点头附和。

“呵,呵呵......”

“这是垃圾,这如果是垃圾,那还有什么东西不是垃圾?”

“这清心养神丸,更是垃圾中的垃圾吧?”

老者微微摇头,面带冷笑。

“什么?”

众人再次一愣。

李总送过来的清心养神丸,绝对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

李氏药业曾经拍卖过一枚这个丹药,竞拍价高达二十万那!

而现在,这老者说,那清心养神丸,跟林霄送来的这枚丹药比起来,连垃圾都算不上?

那岂不是说,这枚丹药的价值,远远超过了二十万,甚至能值五十万?

赵权一脚,踩没了五十万?

想到这里,秦家上下一众,均是目光怪异的看向赵权。

赵权一愣,连忙说道:“老先生,你可不能信口胡说啊!”

“赵公子,陈华老先生可是我李氏药业的贵客。”

“他钻研中医一脉,更是有二十年之久。”

“他,会胡说?”

不等那名老者说话,李总淡淡说道。

赵权瞬间哑然,沉吟两秒还是不服气的说道:“这本来就是垃圾,我家也是做药材生意的,我能看不出来吗?”

“那你告诉老朽,这丹药中用了什么药材,功效又是什么?”

陈华一声反问,赵权再次哑口无言。

“谁能告诉我,这是哪个混账,将这等灵丹妙药,就这么给毁了?”

陈华缓缓扫视众人,任谁都能看出来,他的眼底深处,深埋怒火。

场中众人,哑口无言。

赵权也是脸色涨红,保持沉默。

片刻之后,陈华微微摇头。

“本想着,秦家为名门之后,老朽正好来江城,就特地前来拜访一番。”

“不成想,都是一群不识货的坐井观天之人。”

“老朽,实在是失望。”

陈华微微摆手,随后双手拿着破碎的丹药,转身走了出去。

李总沉吟两秒,问道:“你们说,这丹药是傻子送来的?是你们家那个......”

“是,就是他......”

秦老太太目光痴呆,点了点头回道。

“好!那我就先行告辞,改日再来拜访。”

李总也是告了个别,转身走了出去。

待李总二人走后,包厢内依旧是一片安静。

每个人都在想着,这傻子林霄,从哪搞来这么一枚好东西?

竟然连李氏药业的贵客陈华老先生,都这般当成了宝贝?

那些江城豪门见气氛有些不对劲,也是纷纷起身告辞。

很快,包厢内就仅剩秦家众人,以及赵权。

“咳,那陈华老先生,应该是看走眼了。”

“根据我的经验,那丹药就算不会害人,也顶多起个保健作用。”

赵权轻咳一声,随后强行解释一番。

不过,对于他的这番话,秦家众人各自心中有着想法。

“这件事情先不提了!”

秦老太太皱眉半晌,随后摆手说道。

“老太太,那我跟婉秋的事儿......”

赵权摸了摸鼻尖,再次问道。

“我先问问婉秋的想法。”

秦老太太摆手说道,她现在忽然觉得,林霄或许真的有些不一般呢。

所以,在没有搞清楚之前,赵权这件事情,只能先放放。

“好!”

赵权心中不爽,但面上还是没有任何变化。

你秦家就接着狂吧!

等我真正拿下了秦婉秋,我到时候连你们秦家,都要整个吞下!

......

江城湖畔。

秦婉秋推着林霄,在湖畔边静静漫步。

“林霄,你哪怕什么都不送都可以!”

“可是你,为什么要送那样的东西?”

秦婉秋缓缓停下脚步,看着湖面喃喃说道。

眼中,满是委屈和落寞。

“我送的那枚丹药,真是好东西。”

“只是,他们不识货。”

林霄看着秦婉秋,语气很是认真。

秦婉秋缓缓摇头,内心轻叹一声。

林霄痴呆两年,坐轮椅两年。

他能,拿出什么好东西?

就像秦星宇所说,如果林霄真有什么灵丹妙药,他为什么不先把自己的残疾给治好?

“秦家本来就对你不满。”

“经过这件事情,他们会更加不满。”

“你也会,在秦家待不下去的,你知道吗?”

秦婉秋缓缓转过头来看着林霄,眼眶中满是泪水。

那眼中,深埋委屈和难过。

这一刻,林霄心中无比心疼。

他并没有做错什么,但秦婉秋所受的委屈,却是林霄带给她的。

在自己奶奶寿宴的当天,当着一众客人的面,被赶了出去。

推着自己的残疾未婚夫,被赶了出去,可想而知是多么的丢人?

“我不在乎秦家怎么看我。”

“我留在秦家,只是因为你。”

林霄看着秦艳秋,缓缓伸手说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强战婿》

第9章:神医?


第9章:神医?

“你放开我!”

秦婉秋一把打开林霄的手掌,泪水再次夺眶而出。

“我不想再要这样的生活了!我受够了!”

“所有人都不理解我,所有人都嘲笑我,我是所有人眼中的笑柄!”

秦婉秋心中埋藏两年的情绪,在这一刻彻底爆发。

“给我一点时间。”

“这一切,都会改变。”

“你想要的一切,我都可以给你。”

林霄沉默数秒,再次认真说道。

“你还是,先能站起来再说吧。”

秦婉秋擦了一把泪水,转身朝着远处跑去。

林霄缓缓收回目光,看向了面前的湖畔。

“我会站起来。”

“这一切,也都会改变。”

......

与此同时。

江城某商务会所内。

“陈老先生,我家老爷子的病,您一定要出手。”

“我们李家虽然为医药世家,但......医不自治。”

“老爷子的病,更是非常罕见的疑难杂症,我们实在是没办法了!”

李鸿信看着陈华,眼中带着恳求。

“李总,你何必找我?”

“江城有神医在此,你却不知道去请啊!”

陈华微微摆手,语气有些无奈。

“神医?在江城?”

李鸿信闻言一愣,有些迟疑的问道。

“对!我没想到,这小小江城,竟然藏有这等神医。”

“如果不是我有急事要走,说什么都要跟他见上一面。”

陈华重重点头,语气很是肯定。

“是谁?神医是谁?”

李鸿信连忙坐直身体问道。

“就是,拿出这枚丹药的人。”

陈华缓缓拿出一个小木盒,里面装着那枚破碎的丹药。

“这......”

“陈老先生有所不知,这秦家两年前,不知道从哪捡到一个傻子。”

“据说那傻子跟秦家千金秦婉秋有婚约,所以就留在了秦家。”

“这枚丹药,就是那傻子送的,他......会是什么神医?”

李鸿信实在不敢相信,一个坐轮椅的傻子,会是什么神医。

“那你可知道,这枚丹药代表着什么?”

“哪怕他不是神医,他也绝对跟神医关系不浅。”

“能拿出这等丹药的人,这世上都没几个。”

“话已至此,李总自己考量吧!”

陈华说完以后,就直接起身告辞。

李鸿信沉默良久,还是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备车!我要去秦家。”

李鸿信,终究还是想试试。

......

林霄在江城湖畔坐了良久,就用手转动轮椅,独自朝着家中赶去。

这里距离秦婉秋的家中,也不过数百米的距离。

正是因为这样,秦婉秋才敢将林霄,一个人丢在这里。

“你照顾了他两年!无论从任何方面,你都做得够多了!”

林霄刚刚回到院子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王凤的声音。

“我知道。”

秦婉秋那略带倔强的声音,也是随着响起。

“你知道什么?”

“你知道为什么不离开他?”

“我告诉你,我王凤这辈子,肯定不能找一个瘸子,做我的女婿!!”

“还是一个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的瘸子!”

王凤单手叉腰,对着秦婉秋大声吼道。

“我也没有一定要嫁给他,我只是想照顾他。”

“他即便跟我没有婚约,可他的残疾,也是保家卫国造成的。”

“就凭这一点,我都应该照顾他。”

秦婉秋的语气,也是无比坚定。

“他现在双腿残疾,没有自理能力。”

“你让我把他赶出去,不是让他去死吗?”

“我,绝对不同意!”

秦婉秋紧咬贝齿,还是不同意王凤的要求。

“这可由不得你!”

“这是秦家上下,包括老太太的意思!”

“他吃住秦家两年,不需要他偿还什么,但他现在不傻了,必须要马上离开!”

“亏秦家还养了他两年,竟然送了这么一个垃圾过去,让我丢尽了脸面,他还不如不送!”

王凤越说越生气,声音也是越来越大。

“我不想跟你吵!”

“他还在外面,我要去接他回来。”

秦婉秋沉默半晌,随后直接朝着门外走来。

“唰!”

开门这一瞬,秦婉秋和林霄四目相对。

“你......”秦婉秋当即一愣。

林霄敏锐的发现,秦婉秋见到自己的瞬间,缓缓长出一口气。

她,在担心林霄。

“傻子,你还有脸回来?”

“你知不知道,你送的那什么东西,就是一枚毒药!”

“李氏药业的李鸿信李老板,人家可是医药世家,他一眼就看了出来,那是一枚毒药!”

王凤单手叉腰,指着林霄的鼻子骂道。

“那说明,他也不识货。”

林霄瞥了王凤一眼,淡淡说道。

而秦婉秋听到这里则是有些惊楞,她当然知道,李氏药业在江城的知名度。

连李鸿信都说那是毒药,那这事儿绝对是真的啊!

“林霄,你怎么可以,这样做?”

秦婉秋美眸中,满是震惊和失望。

“我没有。”

林霄皱起眉头。

“哼!他就是居心叵测。”

“说不定他以后,还要下药害死我呢,趁早给他撵走算好。”

王凤冷哼一声,为了将林霄赶出去,她不惜颠倒黑白。说出谎言。

“李氏药业的判断,绝对不会错。”

“林霄,你太让我失望了。”

“就算奶奶做的不对,你也不能这么做。”

“你!你走吧!!”

秦婉秋说完这句话,就直接咬牙转身。

“你赶我走?”

林霄轻叹一声,看着秦婉秋问道。

“你做的事情,让人寒心。”

秦婉秋背对林霄,咬牙说道。

而王凤则是不再说话,面带得意的看着林霄。

终于要把这个傻子给赶走了。

“你可知道,我愿意留在这江城,都是为了你。”

“我若走了,可能,就不会再回来了。”

林霄看着秦婉秋,语气认真的说道。

“你走!你走啊!!”

秦婉秋背对林霄,身体不断的颤栗。

两年相处,即便林霄只是一个傻子,秦婉秋的心中,也多少会产生一些感情。

可林霄竟然,要拿毒药去害死她的奶奶。

这件事情,秦婉秋绝对无法容忍!

“滴滴!滴滴!”

正在这时,远处传来两道汽车鸣笛声。

一辆白色宾利打头,后面跟着两辆帕纳梅拉。

三辆豪车速度不慢,径直朝着秦家宅院开来。

“哧噶!”

车门打开,不下十名黑衣保镖,步伐整齐的从车上迈步下来。

“林先生,我们特地前来请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强战婿》

第10章:能救人,也可杀人!


第10章:能救人,也可杀人!

三辆车停在秦家宅院门前。

紧接着,一名又一名黑衣保镖,从车上迈步而下。

所有保镖,均是对着林霄,恭敬问好。

王凤愣住了。

秦婉秋,呆住了。

这是什么情况?

这些人......是谁?

宾利,帕纳梅拉,这都是档次不低的豪车啊!

而此时,这些人,竟然对着林霄恭敬的叫林先生?

这,让秦婉秋和王凤,均是心中无比惊讶。

林霄这个双腿残疾的废人,还认识这样的有钱人?

就连林霄,也是有些疑惑。

他在江城,并不认识什么人。

“林先生,鄙人李氏药业李鸿信。”

“此番前来,想找林先生,家中一叙。”

这时,李鸿信迈步从车上下来,对着林霄笑道。

“嘶!”

秦婉秋猛抽一口凉气。

李氏药业在江城的名气,已经是不用多说。

而这李鸿信身为李氏药业的嫡系董事会成员,那身份更是高不可攀。

至少,如今的秦家,跟李氏药业无法相比。

可这李鸿信,竟然亲自前来邀请林霄?

还有,王凤之前不是说,李鸿信说林霄送的那枚丹药,是毒药吗?

怎么现在,又对林霄这么客气?

秦婉秋,实在是想不通其中的关键。

而王凤则是面色涨红,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林霄看了李鸿信一眼,却是没有说话。

即便这李鸿信是江城富豪,名声显赫。

但,以林霄的眼界,依旧不会将他放在眼中。

他曾经为西北第一战将,年纪轻轻便直封九星统帅。

钱财,权势,他曾触手可得。

“林先生,还请,不要拒绝。”

李鸿信见林霄不说话,心中有些不满,但面上依旧保持客气。

“林霄,李总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秦婉秋沉默两秒,对着林霄说道。

“你说给,那就给。”

林霄缓缓点头,随后缓缓转动轮椅,朝着李鸿信那边赶去。

两名黑衣保镖,当即迈步上前,轻轻推着林霄。

“李总,请问,找林霄有什么事情吗?”

秦婉秋压住内心的紧张,壮着胆子问道。

“就是有些事情,需要林先生帮忙。”

“感谢秦小姐相助,以后我们跟秦家,可以多多往来。”

李鸿信微微一笑,对着秦婉秋说完就要上车。

“他腿脚不便,你们要注意一下。”

“如果有什么事,就打电话让我过去。”

秦婉秋再次壮着胆子上前,对着李鸿信嘱咐道。

“秦小姐放心,我们一定将林先生照顾好。”

李鸿信笑了一下,随后亲自帮忙,搀扶林霄上车。

三辆车子,很快扬长而去。

而秦婉秋则是缓缓转身,看向了王凤。

“妈,你就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秦婉秋皱着眉头,看着王凤淡淡问道。

她并不是傻子。

李鸿信对林霄的态度,更是让她明白,王凤可能是在说谎。

“我,我说什么?”

王凤脸色微红,反问一句。

“如果林霄拿出的真是一枚毒药,李总会对林霄这么客气吗?”

秦婉秋看着王凤,微微咬牙问道。

“我哪里知道!”

“说不定,李氏药业最近想研究这种毒药呢?”

王凤脸色涨红,随后开始强词夺理。

秦婉秋微微摇头,随后朝着屋内走去。

“等他回来,我再问他。”

秦婉秋说完这句话,就走进了房间中。

王凤则是原地跺了跺脚,心中越想越是不服气。

林霄拿出来的那枚丹药,可能真的有些不一般。

但是那又怎么样?

区区一枚丹药,能跟江城赵家的权势相比?

在她心中,赵权,才是最中意的金龟婿。

......

车上。

“林先生,这次来请你,是有件事情想麻烦你。”

李鸿信沉默数秒,还是对着林霄说道。

他不相信林霄是什么神医,但他相信陈华的话语。

所以,想来试试。

林霄没有说话。

他天性少言寡语,也就在秦婉秋面前,才会多说一些话。

“林先生,一定对医术,颇有造诣吧?”

李鸿信也习惯了林霄这个性格,随后再次问道。

“懂一点。”

林霄顿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

“那请林先生一定要出手帮忙,我家老爷子的疑难杂症,已经看了三年不见好转。”

“我现在,实在是没办法了。”

李鸿信语气中,带着恳求。

“你说我那枚丹药,是毒药?”

林霄想起这件事情,看向李鸿信的眼神有些冰冷。

“嗯?我没有啊!”

“林先生那枚丹药,绝对是难得一见的好宝贝,怎么可能是毒药?”

李鸿信先是一愣,随后连忙解释。

林霄微微点头。

李鸿信,自然不会说谎。

若不然,也不会特地来请自己。

那就说明,是王凤在说谎。

目的,当然是为了赶走林霄。

“还请林先生,一定要出手相助。”

李鸿信观察着林霄的表情,随后拱手说道。

“我没兴趣。”

“如果是这件事情,就把我送回去吧。”

林霄神色漠然,根本没兴趣,去给李家老爷子看病。

“这......林先生,都说医者仁心,您不能见死不救啊!”

李鸿信微微咬牙,随后对着林霄说道。

“旁人死活,与我何干?”

“我又,为什么要帮你?”

林霄语气带着一抹嘲讽,医者仁心?

他林霄,可不仅仅是一个医者。

左手银针,右手护国神剑。

能救人,也可杀人。

“这......”

李鸿信愣了两秒,随后连忙说道:“林先生想要多少报酬民尽管开口。”

林霄刚准备拒绝,忽然想起秦婉秋家中现状,内心不由轻叹一声。

说破大天,秦家沦为江城笑柄,也确实有他林霄的原因。

林霄,恩怨分明。

“如果可以,就对秦家多帮衬一下吧。”

林霄念及此处,淡淡摆手说道。

“没问题!”

李鸿信当即拍着胸脯保证。

林霄点头不再说话。

李鸿信犹豫几秒,心中还是觉得,有些不靠谱。

林霄连问都不问,就有这么大的把握,将李老爷子的病给治好?

“林先生,您看起来很有把握?”

李鸿信终究还是没忍住,对着林霄问道。

“如果我都治不好。”

“那李家,可以准备后事了。”

林霄目视前方,语气平静。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强战婿》

第10章:能救人,也可杀人!


第10章:能救人,也可杀人!

三辆车停在秦家宅院门前。

紧接着,一名又一名黑衣保镖,从车上迈步而下。

所有保镖,均是对着林霄,恭敬问好。

王凤愣住了。

秦婉秋,呆住了。

这是什么情况?

这些人......是谁?

宾利,帕纳梅拉,这都是档次不低的豪车啊!

而此时,这些人,竟然对着林霄恭敬的叫林先生?

这,让秦婉秋和王凤,均是心中无比惊讶。

林霄这个双腿残疾的废人,还认识这样的有钱人?

就连林霄,也是有些疑惑。

他在江城,并不认识什么人。

“林先生,鄙人李氏药业李鸿信。”

“此番前来,想找林先生,家中一叙。”

这时,李鸿信迈步从车上下来,对着林霄笑道。

“嘶!”

秦婉秋猛抽一口凉气。

李氏药业在江城的名气,已经是不用多说。

而这李鸿信身为李氏药业的嫡系董事会成员,那身份更是高不可攀。

至少,如今的秦家,跟李氏药业无法相比。

可这李鸿信,竟然亲自前来邀请林霄?

还有,王凤之前不是说,李鸿信说林霄送的那枚丹药,是毒药吗?

怎么现在,又对林霄这么客气?

秦婉秋,实在是想不通其中的关键。

而王凤则是面色涨红,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林霄看了李鸿信一眼,却是没有说话。

即便这李鸿信是江城富豪,名声显赫。

但,以林霄的眼界,依旧不会将他放在眼中。

他曾经为西北第一战将,年纪轻轻便直封九星统帅。

钱财,权势,他曾触手可得。

“林先生,还请,不要拒绝。”

李鸿信见林霄不说话,心中有些不满,但面上依旧保持客气。

“林霄,李总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秦婉秋沉默两秒,对着林霄说道。

“你说给,那就给。”

林霄缓缓点头,随后缓缓转动轮椅,朝着李鸿信那边赶去。

两名黑衣保镖,当即迈步上前,轻轻推着林霄。

“李总,请问,找林霄有什么事情吗?”

秦婉秋压住内心的紧张,壮着胆子问道。

“就是有些事情,需要林先生帮忙。”

“感谢秦小姐相助,以后我们跟秦家,可以多多往来。”

李鸿信微微一笑,对着秦婉秋说完就要上车。

“他腿脚不便,你们要注意一下。”

“如果有什么事,就打电话让我过去。”

秦婉秋再次壮着胆子上前,对着李鸿信嘱咐道。

“秦小姐放心,我们一定将林先生照顾好。”

李鸿信笑了一下,随后亲自帮忙,搀扶林霄上车。

三辆车子,很快扬长而去。

而秦婉秋则是缓缓转身,看向了王凤。

“妈,你就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秦婉秋皱着眉头,看着王凤淡淡问道。

她并不是傻子。

李鸿信对林霄的态度,更是让她明白,王凤可能是在说谎。

“我,我说什么?”

王凤脸色微红,反问一句。

“如果林霄拿出的真是一枚毒药,李总会对林霄这么客气吗?”

秦婉秋看着王凤,微微咬牙问道。

“我哪里知道!”

“说不定,李氏药业最近想研究这种毒药呢?”

王凤脸色涨红,随后开始强词夺理。

秦婉秋微微摇头,随后朝着屋内走去。

“等他回来,我再问他。”

秦婉秋说完这句话,就走进了房间中。

王凤则是原地跺了跺脚,心中越想越是不服气。

林霄拿出来的那枚丹药,可能真的有些不一般。

但是那又怎么样?

区区一枚丹药,能跟江城赵家的权势相比?

在她心中,赵权,才是最中意的金龟婿。

......

车上。

“林先生,这次来请你,是有件事情想麻烦你。”

李鸿信沉默数秒,还是对着林霄说道。

他不相信林霄是什么神医,但他相信陈华的话语。

所以,想来试试。

林霄没有说话。

他天性少言寡语,也就在秦婉秋面前,才会多说一些话。

“林先生,一定对医术,颇有造诣吧?”

李鸿信也习惯了林霄这个性格,随后再次问道。

“懂一点。”

林霄顿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

“那请林先生一定要出手帮忙,我家老爷子的疑难杂症,已经看了三年不见好转。”

“我现在,实在是没办法了。”

李鸿信语气中,带着恳求。

“你说我那枚丹药,是毒药?”

林霄想起这件事情,看向李鸿信的眼神有些冰冷。

“嗯?我没有啊!”

“林先生那枚丹药,绝对是难得一见的好宝贝,怎么可能是毒药?”

李鸿信先是一愣,随后连忙解释。

林霄微微点头。

李鸿信,自然不会说谎。

若不然,也不会特地来请自己。

那就说明,是王凤在说谎。

目的,当然是为了赶走林霄。

“还请林先生,一定要出手相助。”

李鸿信观察着林霄的表情,随后拱手说道。

“我没兴趣。”

“如果是这件事情,就把我送回去吧。”

林霄神色漠然,根本没兴趣,去给李家老爷子看病。

“这......林先生,都说医者仁心,您不能见死不救啊!”

李鸿信微微咬牙,随后对着林霄说道。

“旁人死活,与我何干?”

“我又,为什么要帮你?”

林霄语气带着一抹嘲讽,医者仁心?

他林霄,可不仅仅是一个医者。

左手银针,右手护国神剑。

能救人,也可杀人。

“这......”

李鸿信愣了两秒,随后连忙说道:“林先生想要多少报酬民尽管开口。”

林霄刚准备拒绝,忽然想起秦婉秋家中现状,内心不由轻叹一声。

说破大天,秦家沦为江城笑柄,也确实有他林霄的原因。

林霄,恩怨分明。

“如果可以,就对秦家多帮衬一下吧。”

林霄念及此处,淡淡摆手说道。

“没问题!”

李鸿信当即拍着胸脯保证。

林霄点头不再说话。

李鸿信犹豫几秒,心中还是觉得,有些不靠谱。

林霄连问都不问,就有这么大的把握,将李老爷子的病给治好?

“林先生,您看起来很有把握?”

李鸿信终究还是没忍住,对着林霄问道。

“如果我都治不好。”

“那李家,可以准备后事了。”

林霄目视前方,语气平静。

继续阅读《最强战婿》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