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叔,陈叔(傅先生,老婆降不住)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傅先生,老婆降不住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唐叔
简介:和我恋爱吗?被克死的那一种
夏蜜长得漂亮,却是一个专克男人的有毒女人,三任男友三任未婚夫,失踪的失踪,受伤的受伤,但还有很多男人因她的美貌冒着被克死的风险愿意和她在一起
谁让,夏蜜是肤白貌美小蛮腰、脸小身软大长腿的安城第一美人,真的是让男人宁愿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直到遇上...
角色:唐叔,陈叔
唐叔,陈叔(傅先生,老婆降不住)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傅先生,老婆降不住》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001章 半夜捡到他


十月的安城,秋雨冷瑟。

夜里十点,在郊外的南山公路上,一辆黑色的轿车冒着大雨在往山里开。

"呯!"

一声巨响,让原本开得很慢的车子被迫停了下来。

"唐叔,撞什么了?"坐在后面刷手机的夏蜜直接抬头问司机唐叔。

"大小姐,也许是头野猪,我下去看看,这南山一带会时常有野猪出没的。"唐叔推门下车,举着伞去查看。

"唐叔,是撞到了什么?"夏蜜降下车窗问唐叔。

"大小姐,不好了,是一个人,我撞到一个人了!"唐叔看到地上趴着的男人时吓坏了,雨水很大很快把血冲开了很大一片,有些吓人。

夏蜜一听到撞到了个人,哪里还坐得住,直接下车去查看,连伞都不撑。

"大小姐,你怎么下来了?"唐叔赶紧把伞撑她头上给她躲雨。

夏蜜走到男人面前蹲下,开了手机灯照着,先探了一下他的鼻息,再摸了一下他的脉博。

很好,人还活着。

看了一眼他的衣着,夏蜜就认出来了,这衣服可不便宜,找了一下他流血的伤口,扒开腹部的衣服看到了,那个涓涓不止流血的伤口,是枪眼。

"唐叔,把人抬上车。"

"大小姐,我们可以报警……"

"等警察过来再送医院他得死了,我们先带回去让陈叔治疗,这深更半夜在这山里出现这么个男人,很不正常,而且他真正倒下去的原因不是你开车撞的,是他腹部的枪伤,暂时不能报警。"

"大小姐,枪伤?他会不会是警察通辑的坏人,我们……"

"警察叔叔抓坏人,受了伤还会帮他治疗,等我们治好他,是通辑犯的话,我们再送他去领赏。"夏蜜漫不经心的说着。

两人把人抬上后座,夏蜜这一次改坐副驾驶。

"大小姐,我们真的要调头回去?"唐叔有些捉摸不定了,好不容易冒雨到了南山,又折回去的话,夫人肯定会生气的。

"南山别墅没东西治他枪伤,现在回去让陈叔治,兴许还能救他一条命。"

原本连夜带着夏蜜去南山别墅避风头的车子又回到了夏宅,这把夏夫人冯珍珍吓坏了。

"老唐,不是让你送蜜蜜去南山别墅住两天的吗?怎么又回来了,是雨太大进不了山还是什么?"冯珍珍生气的看着唐叔。

"妈,雨太大,进不了山。"夏蜜从车上下来。

看到女儿脸上手上身上全是刺目的血迹把冯珍珍吓坏了。"天啦,蜜蜜,大师说的对,你近期会有血光之灾,果然是啊……"

"妈,我们在路上撞人了,我给陈叔打过电话了,他来了吗,再让人搭把手抬出来。"夏蜜看着冯珍珍说着。

正说着,陈叔的车开进院子,提着医药箱下来。

"小蜜,我来了,人呢?"

"陈叔,人在车上,你和唐叔抬进来,我帮你提医药箱。"夏蜜接过陈叔手上的箱子往屋子里面走去。

进到别墅客厅,夏蜜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了。

漂亮的客厅里面摆了一个祭台,黑色的盆子里面烧着纸,一个穿着黄道袍的大师在那里摇着铃当甩着拂尘,边跳边念诅咒,看到他们抬了个血淋淋的人进来,吓的尖叫了一声。

"啊啊啊!厉鬼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傅先生,老婆降不住》

第002章 她是灾星


夏蜜被这位大师一声尖叫给吓了一大跳,缓了缓神才一脸不快的看着这位大师。

"尖叫什么,这是活人!"

这种江湖行骗的假道士连是人是鬼都分不清楚,还能驱邪,简直是笑死人。

想打12315打假了。

"哦哦,我正算着,化解夏小姐不祥之兆的吉符它它它出现了……"道士掐着手决在那里装神弄鬼的说着。

"大师,我女儿的吉符在哪里?"冯珍珍激动的说着。

要知道,自从几年前女儿出事以后,冯珍珍请了不少的江湖异士来家里面驱邪驱魔的,但从来没有哪一位说过女儿还有吉符出现的。

这让冯珍珍看到了希望。

"陈叔,你们快抬人进去治疗。"夏蜜推开一旁的客房,让陈叔他们进去。

夏蜜把东西放下,走到冯珍珍的面前,一脸严肃而冷漠的看着自家美妈。

"冯珍珍女士,你现在让这位大师赶紧离开!不然,我会拍相片给夏先生,让他知道他老婆又趁他不在搞迷信活动。"夏蜜举着手机拍了一张大师作法的相片。

"别,蜜蜜,让你爸知道了又会跟我生气的,蜜蜜不要跟你爸说,你要做什么妈妈都答应你。"冯珍珍虽然疼爱这个女儿,但也有些害怕她,强势起来比夏父还要吓人。

"妈!现在就让这位大师离开,你让唐叔今晚把我带走,就是为了搞这种乱七八糟的迷信事情,对吗?"夏蜜一脸生气的看着妈妈。

因为她太讨厌看到这种事情了,这说明她真的是一个不祥灾星。

"妈,在你心中,也和别人的想法是一样的,把我当成灾星克星不祥之人对不对?"夏蜜委屈的看着妈妈。

冯珍珍哪里看得了女儿这副委屈样,立马跑过来抱住女儿。"好了,蜜蜜,这一次是妈妈不对,你在妈妈心中是最乖最吉祥的宝贝,我这就让大师离开。"

夏蜜不再多说什么,从妈妈的怀里面出来回楼上的房间洗澡换衣服,自己身上全沾了那男人的血很不舒服。

等她洗好澡换了衣服下来,就看到冯珍珍女士站在楼道口,手捧着一杯热牛奶。

"来,蜜蜜,把这杯热牛奶喝了。"

"谢谢妈。"夏蜜接过来喝了一口,然后看了一眼客厅中心,之前的祭台和那个假道士一起打包不见了。

"蜜蜜,你跟妈说一下,那个男人是怎么回事?是老唐开车撞的吗?"冯珍珍在冯家是被保护好的大小姐,嫁进夏家也是被保护过当的夏夫人,哪里见过那种场面,女儿出去一趟领了一个血淋淋的男人回来,是把她真吓到了。

"嗯,算是唐叔开车撞的吧,所以我们夏家有责任治好他。"夏蜜只能暂时用这个理由唐塞一下妈妈,省得她会东想西想的。

"你呀,万一是一个大坏蛋可怎么办呀,我如花似玉的女儿会不会被他讹上?"冯珍珍太担心这个了。

夏蜜身为安城第一美人,可是让很多公子名流趋之若鹜的,哪怕传言她克夫,但凡和她交往订婚过的男人都会出事,可还是架不住一群男人拜倒在她的美貌之下。

宁愿玫瑰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傅先生,老婆降不住》

第003章 野男人


夏蜜跟母亲结束了话题,就劝她去休息了,等到陈叔给那男人取下子弹弄包好伤口已经是三点钟。

唐叔给男人擦拭干净了身子,换了一身他自己的睡衣,夏蜜再进去看的时睺,就看到了原本一脸血的男人,已经完全露出来了脸。

轮廓深邃,五官立体,这一张脸就像是被上帝在特别高兴的时候一刀刀雕刻出来的作品,完美到让人咋舌。

只不过,这么帅的一张脸,夏蜜居然是没有见过的,以她在安城二十几年阅美男无数的眼来看,但凡她看过一眼的美男一定会刻入脑海里面的。

可是这一张脸,她完全陌生。

"夏小姐,子弹取出来了,伤口也处理好了,给他打完药水应该没多大事情了,之后我会每天过来给他换药。"陈叔简单的跟夏蜜交待着。

"陈叔,今天辛苦你了,这么晚把你叫过来。"夏蜜看着陈叔,一双眼睛忍不住的粘到那张脸上。

"不辛苦,那我先回去了,有事给我电话。"陈叔提着箱子离开。

"大小姐,你去休息吧,我来守着就行了。"唐叔看着夏蜜说。

"唐叔,我来守着就行了,明早你再过来接班,今天你开了那么久的车赶紧回去休息。"夏蜜极力劝着唐叔先去休息。

唐叔最后还是先离开了,留着夏蜜一个人守着这个陌生男人。

夏蜜盯着男人的脸看,完全陌生的男人就这么捡回来,是不是真的会有什么危险,后半夜的时候男人轻呻发疼的样子,夏蜜赶紧伸手探了探了他的额头。

滚烫异常。

这是在发烧了,额头还全是汗。

夏蜜直接掀开薄被,看到了他身上的衣服都湿了,夏蜜二话不说直接把他的衣服扒了,不得不说这身材是真的相当好,比夏珩的身材还要好,只不过他的身上有几道淡淡的疤,夏蜜没有想太多,叫唐叔过来给他擦身体喂退烧药。

"大小姐,我来就行了,你先回房间去休息吧。"

"唐叔,交给你了,我先回房间了。"

夏蜜直接回房间洗了个澡,窗外还在下大雨,这让夏蜜心情相当的烦,躺床上好久才勉强入睡。

迷迷糊糊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最后让一阵哀乐给吵醒,头炸的发疼。

夏蜜气冲冲的起床,然后拉开窗帘看了一眼外面,雨是没下了,还放了晴,但是夏宅对面的马路是怎么回事。

白色的菊花排满街,硕大的花圈排一排,然后一队穿着黑色白色素衣的人在那里奏着哀乐。

这群人,是疯了吗?

夏蜜完全无语至极了,谁家死人了要跑到他们夏宅对面奏这种哀乐。

夏蜜刚准备下楼去看看,房间的门被推开,一道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

"夏小蜜,你应该要跟我解释一下,昨天晚上背着我带回来的野男人吧?"

野男人?

夏蜜回头看向进来的男人,眉头拧了又拧。

"夏大少爷,我说过进我房间之前要敲门,你把我话当耳旁风吗?"夏蜜没好气的回怼着夏珩。

这是她亲哥,夏家大少爷,高级私人医院的医生。

跟夏蜜一样长得好看,拥有一张无敌貌美帅气的脸,一副无框眼镜架在高挺的鼻梁上,用姜湘的话讲,就是斯文败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傅先生,老婆降不住》

第004章 谋杀亲哥


夏珩是医生,不过是兽医,前两天去外地学习,听到夏蜜出事了,连夜从外地赶回来,一回家就听说她昨晚带了一个来路不明的男人回来。

夏小蜜是真的出息了,居然胆子大的往家里乱带男人。

"昨天晚上妈让唐叔送你去南山别墅避避风头,你不仅没去,还带回来了个野男人,真的不准备好好的跟我解释一下吗?"夏珩盯着夏蜜的眼睛,一副打定主意要听她解释那男人的身份。

"什么野男人?只是在山路上撞到的一个男人,既然人是我们撞的,自然就有责任把人带回来治疗。"夏蜜说的轻描淡写的开口,完全不在意什么。

"什么车撞到,夏蜜,他受的是枪伤,这是小事吗?"夏珩一脸严肃的盯着她,夏蜜这丫头平常任性就算了,往家里随便带男人这可不是小事。

夏蜜可从来不是没有脑子的丫头,遇事知轻重,分利敝她比谁都要清楚。

夏蜜没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直接越过夏珩往外面走去,她要找唐叔问清楚情况。

"唐叔,什么情况?"

"大小姐,那是萧夫人请过来的。"

夏蜜眸子沉下去,看到了奏丧乐的队伍中还有一个跳大仙的,这是准备过来给她夏蜜驱魔压邪吗?

"大小姐,让我赶他们吗?"

"不用,那不是我们夏家的地盘,没资格赶,我来处理就行了。"

夏蜜直接拿电话给姜湘打了过去。"湘湘,在哪呢?"

"我正要去你家找你,你还问在哪呢,我看到网上的视频和帖子了,萧炜他娘的腿瘸了这事全赖你头上了,萧家说是你克的他,还跑到夏宅门口送菊花,真的是把老娘气死了,我看他们萧家的人是不是想菊花朵朵谢!"姜湘相当愤怒的说着。

"湘湘,你这么粗暴直接,我有些害怕。"

"你怕个屁,我马上就到。"

"等一下,你叫上武馆的兄弟去买些最臭的东西过来,你去医院把萧炜带过来。"夏蜜说完挂了。

挂了电话,她看着自家大哥那不怀好意的笑容。

"蜜蜜,你和你闺密真的是万年好基友,一样的残暴血腥太可怕了。"夏珩做出来一副害怕的样子看着夏蜜。

"哥,这话要不要我转述给湘湘听。"夏蜜挑眉眼底尽是一片坏笑。

"你要想看着夏家断后吗?那个姜湘比你可怕一万倍,简直就是金刚芭比,惹不起。"夏珩可不想和那个出生在武馆的丫头有冲突。

徒手劈开十块板的女人,就问你怕不怕。

夏蜜过去拍了一下哥哥的肩膀,手劲有些大,差一点要把夏珩拍成骨折。

"哥,就算你真的那什么了,夏家还有我,我会为夏家开枝散叶的。"夏蜜笑的不要太开心了。

"夏小蜜,你这是要谋杀亲哥?"

"没兴趣。"夏蜜摆摆手往客房走去。

夏蜜站在床边,床上的男人昏迷着安静沉冷,明明没有一丝表情的男人,却让人有一种冷彻寒骨的错觉,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傅先生,老婆降不住》

第005章 一把掐住她的脖子


夏珩盯着这男人的脸看了几秒,完全就是陌生,南山那种地方说是富人别墅区,但人员混杂,住的还不只是安城的有钱人,这男人身上受的还是枪伤,这事情闹大了就是犯罪。

"这男人什么身份查了吗?"夏珩极冷漠的开口。

"查了,暂时没查到,算是来路不明。"夏蜜让人查了,可惜到现在没有查到他的来历。

大半夜出现在南山一带,还身负重伤,这人绝对来头不小。

"夏蜜,你是胆子越来越大了,来路不明的男人也敢往家里面带,不怕带来杀生之祸吗?"夏珩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盯着夏密的脸。

"人,我可以救,也能治服,你赶紧给他换药。"夏蜜从来就不做后悔的事情,既然人是她救回来的,这一晚上也没有人来找他,资料也查不到,是真的让人觉得奇怪。

所以,到底是何方神圣?

夏珩替他换好药,回他自己的房间洗手,夏蜜给男人整理被子,想仔细的检查一下这个男人身上有没有别什么的特别纹身图标什么的,好方便查他的身份。

男人光着身子,肌肉紧实,线条均匀优美,这种身材不是常入健身房,就应该是个练家子,夏蜜的手刚摸到他的腰,男人就突然睁开眼,准确无误的两指掐住她的脖子。

"干什么!"男人冷凌的警告着她,一双黑不见底的眸子戾气丛生。

他的手相当有劲,像是下一秒就可以直接拧断夏蜜的脖子。

"果然是练家子,恢复的倒是不错。"夏蜜面色如常的淡笑。

"你是谁?"男人幽如深潭的眸子就这么寒气十分的盯着夏蜜的脸。

要是胆小点的女人怕是早吓晕过去了,夏蜜只是冷哧一笑。

"这位先生,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你现在能活着,是我把你从南山带回来的,这是我家,我能救你,也能杀了你。"夏蜜的声音很平静,一字一句却带着刀子。

男人默不作声的松开了手,眸底的戾气也瞬间少了很多。

"这是哪,你是谁?"

"人间三问,应该是你先问你自己,你在哪,你是谁,你从哪里来?现在麻烦你回答一下。"夏蜜扭了扭脖子,这个臭男人受了伤手劲还那么大,差一点就扭断她小脖子了。

难道自己真的救回来了一个魔王?

男人压根就不理夏蜜这些问题,执意掀被要下床。

"哎,等一下。"

夏蜜想阻止他,只是来不及了,被子掀开了,男人直接从床上下来。

昨晚他发了高烧,唐叔为了好帮他擦身体降温,就把睡裤给扒了,所以现在的男人身上只有一条平角裤。

"我的裤子,你脱的?"男人一脸冷漠的看着她。

"不……"

夏蜜话还没有说完,男人就闭着眼睛突然倒下来,高大的身子直接压在夏蜜的身上,体温高的吓人。

夏珩一进来就看到这画面,立马惊到了。

"什么情况,夏小蜜?"

"看什么,赶紧过来扶人,他太重了。"夏蜜被压在下面,怒吼着自家看戏的哥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傅先生,老婆降不住》

第006章 他死三年了


夏珩赶紧把人扶起来放回到床上,看到他一脸发红的样子,知道是烧的厉害,伤口引发的炎症是很容易让人发烧的。

"要不要叫陈叔过来?"夏珩看向夏蜜。

"你不是医生吗,你给他治。"夏蜜眼都不眨一下。

"我是兽医。"

"治个烧你当然可以,我出去了。"夏蜜看到姜湘开着车进来了。

夏蜜到了院子,姜湘正好让人把萧炜从车上抬下来,车祸让萧炜腿伤了,现在只能暂时坐轮椅,之前风流无敌大长腿的萧大少爷些时只能坐在轮椅上,也是让人同情。

"蜜蜜,我会让他们赶紧滚的,你不要生气,车祸是我自己开车导致的跟你没有关系。"萧炜看到夏蜜就立马激动起来,脸上的笑容是要有多灿烂就有多灿烂了。

"萧大少爷,你这话说给我听没有用,你得回去说给你家萧夫人听,现在你去让他们赶紧滚蛋,不然我就不客气了。"夏蜜冷冷的扫了一眼萧炜,对于他的深情表白完全不在意。

"蜜蜜,只要你不生我气,我现在就让他们滚蛋。"萧炜自己推着轮椅去门口。

可惜他高估了自己的能力,那些人根本就不听他的话,说是拿萧夫人的钱替萧夫人办事自然就只听萧夫人的话。

"蜜蜜,我们跟他们废什么话,这些人出现就太他么的晦气了,兄弟我带来了,臭蛋什么的也买来了,不用一用太浪费了。"姜湘直接说着,身为武馆小姐的姜湘性子太过直接爽快。

能动手解决的问题从来就不动口。

"扔吧,把他们熏走。"夏蜜点点头。

姜湘立马就像被点燃的鞭炮,抓起两颗臭蛋就往外冲去,他们打得有多火热,这臭味就有多熏天,夏蜜身上还不小心染了一些臭汁,自己受不了的先回屋去了,换了身衣服去客房看那个男人。

"烧退了吗?"

"退了一点,你这身上是什么怪味?"夏珩嫌弃的看着她。

"女人味。"夏蜜丢给他一句话,走到床边伸手去探了一下男人的额头,果然没有那么烫了。

"你还真的不怕我把他治死?"夏珩打趣的开口。

"你不会的。"夏蜜拧了条毛巾放下他的额头上面。

"你有没有觉得这一张脸,越看越像一个人?"夏珩之前就想提的。

夏蜜盯着他的脸看了又看,与记忆深处的那一张脸慢慢的重叠在一起,是有些像,但其实又不像,冷着脸摇头。"哥,他死三年了,不要再提了。"

"蜜蜜,你跟我说,你这么强烈的留下来他,难道不是因为他长得有点像……"

"蜜蜜,我还是最爱你的,等我脚好了,我们再重新办婚礼好不好?"萧炜的轮椅出现在客房的门口,对着夏蜜就是一阵热情的表白。

"不好意思,萧少爷,你已经淘汰了,我有老公了。"夏蜜冷冷的回绝了萧炜的热情告白,他有多喜欢自己,夏蜜一直就知道。

往来的几任男友未婚夫,没有哪一个不喜欢她的,除了那个不识好歹的家伙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傅先生,老婆降不住》

第007章 你是我老公


人性都是贱的。

那个最不喜欢她的男人,偏偏是扎根在她心上最深的男人。

哪怕死了三年,她一天都没有忘记过。

夏蜜克夫的传言,也是从他死的那天传起来。

偏偏安城不怕死的勇士多的可以,为得到她的美貌,一个个人的求婚示爱,但凡在一起,就会一个个的失踪意外接连不断。

三天前,萧熠作为她的第三任未婚夫,订婚的当天出了车祸。

"什么老公,蜜蜜,我不相信,打死也不会相信的,你的老公是我!"萧炜疯了一个的开着轮椅到她的面前来。

"萧炜,看清楚了,这个男人就是我的老公,长比你帅。"夏蜜指着床上躺着的男人跟他说。

萧炜盯着男人的脸看了又看,虽然长得是有些好看,但完全是一张不认识的陌生脸,什么时候夏蜜这么饥不择食了。

只是这张脸,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萧炜一时间难以记起来。

"萧炜,看够了吗?"夏蜜拉过薄被把男人整张脸盖起来,莫名的讨厌萧炜那种盯着他的眼神。

"你不是颜控吗,这张脸都没有我好看。"萧炜自信满满的说着。

夏蜜都懒得理他的话,直接看向唐叔。"唐叔,送客。"

唐叔过来推着萧炜的轮椅往外走去。

"我不走,蜜蜜,我们的事情还没有说清楚,我还活着,我们的婚约就有效,我一定要和你结婚的。"萧炜大声的吼着,最后声音消失在房门外。

房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夏蜜终于是可以松一口气了,只不过没有缓两秒钟,一道声音在她身后响起来。

"你说,我是你老公?"

夏蜜转头,看到原本被她盖着被子的男人不知什么时候醒过来,盖脸上的被子也拉下来了,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眸,就这么直勾勾冷冰冰的盯着夏蜜的脸,纵算是见过太多男人盯自己的眼神,但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子的。

夏蜜还是惊了一下,不过很快平静下来。"对,你是我老公。"

虽然来不路不明,但是这一张脸就足够了,萧炜说她是颜控,这话没有错的,自己生的美看上的男人自然也得帅。

就萧炜这副非她不娶的态度,日后肯定还会来给她制造各种麻烦的,她找一个挡箭牌也不错,只是希望眼前这个男人不要被她太快克死。

"那我叫什么?"

"你叫……丹尼尔"

丹尼尔是她最喜欢的男星名字,暂时就借给这个男人用吧。

"你叫什么?"

"我叫夏蜜。"

"夏蜜,希望你不要骗我,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骗我!"男人冷冷的开口,就像几支冷箭一样刷刷的射进夏蜜的心上,她是被威胁了。

这是夏家,她是夏家大小姐,怎么可能会被他威胁。

"你要不是我老公,我为什么要救你回来?"夏蜜很冷静的把之前是他救命恩人的设定推翻了。

"我们真的结婚了吗,有证吗?"

"你伤好了才能去领。"夏蜜满口胡谄。

真要跟这个来路不明的男人领证,那是不可能的,等他记起自己的身份,估计就得从夏家滚蛋了,现在只是拿他来当当挡箭牌罢了。

利用完了,该扔不就扔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傅先生,老婆降不住》

第008章 不怕被她克死


丹尼尔在夏家养了大半个月,腹部的伤口已经在慢慢的愈合,还能下床在院子里面散步晒太阳。

夏蜜每天的任务就是扶这个男人出院子透气晒太阳,真的跟他老婆一样,再来逼问他有没有记起什么。

"丹尼尔,你真的没有记起一点什么?"

"记起我们相爱的画面吗?"丹尼尔一脸平静的看着夏蜜。

完全一张禁欲脸。

"那些画面不需要记起来。"

因为他们之间压根就没有相爱过,哪里来的相爱画面?

"其实,那些画面不需要靠回忆,我们可以靠行动再创造一些的。"丹尼尔一脸淡漠的盯着夏蜜的脸,眼底的深处透着一股坏意。

夏蜜算是知道了,这个男人虽然失忆了,但是他的坏是刻进骨子里面的,这个男人之前应该是相当的坏。

用夏珩的话来讲,这个来路不明的男人兴许是什么大坏人。

直到现在关于他的来路还是没有查到,可以说是查无此人,他是帮派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了。

帮派的人向来残忍,坏都是坏进骨子里血液里,但凡惹到他们的人,不是死就是生不如死。

夏蜜才突然意识到,自己极有可能捡了一个大魔王回来。

"蜜蜜,现在要一起创造新回忆吗?"丹尼尔伸手碰了碰她的手臂。

"不用创造,你还是好好的养伤,多晒太阳多补钙,争取早一点好起来。"夏蜜立马挣脱他的手。

这男人耍起流氓来,还能一本正经,夏蜜觉得说他是自己老公这事情是一个很错误的决定。

"你想让我快一点记起来,然后跟你去领证?"

"对啊,我们蜜蜜就是这么想的,丹尼尔你快一点好起来吧。"冯珍珍女士端着果盘和饮料出来给他们两吃。

冯珍珍女士听信了道士的话,说这个男人就是破除夏蜜克夫命的吉符,一定要留下来,还同意他们两人结婚。

尽管出差回来的夏先生极力反对这事,还要把这个男人送走,但是架不住冯珍珍的执拗,说这个男人说不定就能破除夏蜜身上的克夫命。

向来相信科学的夏先生,最终输在了老婆的温柔乡里。

"妈,你不要这么乱说话。"夏蜜头疼的看着妈妈。

冯珍珍除了第一天对丹尼尔不热情之外,之后就真的把他当准女婿来对待,热情又温柔的。

"好了,知道你们小两口害羞,就让你们两人自己聊,我去给你爸泡茶了。"冯珍珍赶紧的转身进屋去了。

夏先生站在客气的落地玻璃前,一双眼睛看着女儿和丹尼尔,脸都愁坏了。

"老公,叹什么气呢?"

"我派了多少人去查这个男人的来历,均是没有收获,这么一个人,你就让他留在蜜蜜身边,你不怕……"

"老公,我们蜜蜜可是克夫命,你想让她永远嫁不出去吗?"

"什么克夫命!外人这么说就算了,你也这么说?"夏晋原最听不得有人说夏蜜克夫的。

"临舟那孩子的确是死了,后来的几个孩子不也……"

"不要说了!我夏晋原的女儿,我可以养一辈子,不指望她嫁给谁。"

"等我们老了呢,谁来陪蜜蜜,现在有这么一个男人不怕被她克死,不是挺好的,如果真的再被克死了,对我们来讲也没有损失。"冯珍珍承认自己自私,她只是想利用这个男人来破除自己女儿身上的克夫命。

这个男人命是女儿救回来的,如果真的被克死了,那也是他的命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傅先生,老婆降不住》

第009章 现任老公


夏蜜坐在电脑前面,在一个对话框里面快速的敲了几行字过去。

"白白,帮我查一个人的资料。"

白白一看到黑七敲自己了,整个人激动的不行。"黑七黑七,你终于上线了,我们等你三年了。"

夏蜜看到三年这个词,直接沉默了下来,黑七是夏蜜的另一个身份,没有一个人知道,那就是世界顶尖的黑客,除了没必要她基本上不会登这个账号的。

三年前顾临舟出事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动过这个帐号,黑七从此就像失踪了一样,消失在这黑客圈。

"白白,帮我找这个男人的资料。"夏蜜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把丹尼尔的相片发过去。

白白那头沉默了许久,好一会才发过来一行字。

"黑七,我有问问这个男人是你什么人吗,仇人?"

"不是仇人。"

"能让你黑七都找不到资料的人,我只能试试。"

"我擅长的是破译,不擅长找人,等你好消息。"夏蜜直接下了自己的账号,盯着屏幕上面的相片看了又看。

这是拍的丹尼尔的睡颜相片,之前她连私家侦探都请了,还是查无此人,她才动用这一个帐号的。

这一下子倒是真的激起了夏蜜更大的兴趣了,真的很想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样的身份,有了白白应该会查得到一些消息的。

"你到底是谁?"夏蜜伸手指轻轻的弹了弹屏幕。

再难找的人,她夏蜜肯定能找出来的。

此时的远景科技宽大豪华的总裁室里面,一个小姑娘抱着笔记本激动的冲进去。

"哥,你快看这是什么?"白若淼把笔记本递到哥哥的面前。

白景赫看到屏幕上的相片时,整个人激动的不行。

"哥,你看这是不是云封哥哥。"白若淼开心的很,刚刚黑七相片一发过来的时候,她看到眼睛都亮了。

他们找了大个月的傅云封,终于在各种传言他死了之后有了一个靠谱点的消息。

毕竟之前他们派了许多人出去,没有找回来傅云封的半点消息,算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还以为是被那帮人尸化处理了。

"是老大。"

"云封哥哥没死,太好了!"

"谁给你的相片?"白景赫直接问白若淼。

"是黑七给我的,他说他在找这个男人的资料,我问了是不是仇人,他说不是我才过来找你的。"白若淼激动的说着。

"黑七,那个……三年前突然消失的黑客?"白景赫若有所思起来,脸上的神情是越来越凝重。

"对呀对呀,就是他,我的男神,三年前他突然隐退,所有人都说他不再出来,只有我相信他一定会再出现的,没有想到一出现就来找我,哥,你说男神心中是不是把我看得很重要?"白若淼激动的不行,恨不得立马扑进男神的怀里面一样。

"你想多了,对方连你是男是女都不知道。"白景赫丢给妹妹一个白眼。

"哥,你太打击人了,下次我就跟男神表白。"白若淼的自信心又重燃起来。

"你等知道黑七是男是女再说。"白景赫敲了她一记脑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傅先生,老婆降不住》

第010章 蜜蜜,我手疼


星爵会所,安城最大最私密也最难进的会所。

白景赫是幕后老板,也是他们兄弟日常见面的地方。

"老板,慕先生和沈先生他们在房间等你。"白赫景一进门,会所经理就过来恭候了。

"嗯。"白景赫进了房间,就看到二位大佬安静的坐在里面喝着酒。

"景赫,你这么着急叫我们过来做什么?"

"有老大消息了?"

白景赫端起酒杯灌了一口,然后坐在他们两人中间。"你们要有准备,是有老大的消息。"

"什么意思?"慕淮川神情有些凝重,明显的感觉出来白景赫这是话中有话。

"好消息还是坏消息?"沈熠度直接问得点。

"好坏参半,看这个。"白景赫把手机屏幕点开,上面是傅云封的相片。

"这相片是谁给你的?"沈熠度眉头微微拧了一下,这角度分明就是近距离偷拍的,而且是在傅云封睡着的时候,以他平常机警敏感的安全意识,不可能让人这么近距离的接近。

除非,是他潜意识里面认可和相信的人。

"相片是黑七传给淼淼的,他让淼淼帮忙查老大的资料,淼淼再给我看的。"白景赫收到这张相片真的觉得过程有点玄幻。

"你是说,黑七,那个曾经破坏老大设计的安全系统的黑七?"旁边的慕淮川一听到黑七的名字直接炸了起来。

"是他,淼淼的男神。"白景赫是反复跟淼淼确认过的,给她发相片的人的确是黑七。

"他不是消失了三年了吗?怎么突然出现了,还是直接要查云封的资料,你不觉得奇怪吗?这么近距离的拍摄角度,云封是在他那里吗?"沈熠度越想情况越觉得哪里不对劲。

"这也是我特别奇怪的地方,我现在想到两种可能,老大人在黑七手上,但是黑七不知道他的身份,老大可能是一直昏迷不醒,要么就是失忆,关于之前的事情一点也不知道,老大的资料可是被教父洗的干干净净,网上根本就查不到他半点资料。"白景赫才会这么着急的约他们两人过来见面。

"说到教父,他的人还在全国搜寻着,云封要真在黑七那里还能暂时是安全的,不管是失忆还是昏迷,你们还记得三年前老大答应回傅家的另一个原因?"

"当然记得,他回国是找突然隐退的黑七,报仇。"

黑七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黑客,在国际黑客圈都是晓有名气的,傅云封同样是一个电脑高手,他设计的安全系统无人可破,三年前却让黑七发现了一个漏洞破了,攻击了东蝎集团内部网络,短短的几分钟造成了数亿的损失。

为此,傅云封在找他,东蝎的教父也在找他,然后黑七却突然消失了,把他在网络上的甩的痕迹抹的一干二净,就像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出现过此人一样。

"景赫,云封真的在黑七的手上吗?"沈熠度在考虑别的事情。

"我让淼淼问过,人在他手上。"

"查到黑七的下落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傅先生,老婆降不住》

第010章 蜜蜜,我手疼


星爵会所,安城最大最私密也最难进的会所。

白景赫是幕后老板,也是他们兄弟日常见面的地方。

"老板,慕先生和沈先生他们在房间等你。"白赫景一进门,会所经理就过来恭候了。

"嗯。"白景赫进了房间,就看到二位大佬安静的坐在里面喝着酒。

"景赫,你这么着急叫我们过来做什么?"

"有老大消息了?"

白景赫端起酒杯灌了一口,然后坐在他们两人中间。"你们要有准备,是有老大的消息。"

"什么意思?"慕淮川神情有些凝重,明显的感觉出来白景赫这是话中有话。

"好消息还是坏消息?"沈熠度直接问得点。

"好坏参半,看这个。"白景赫把手机屏幕点开,上面是傅云封的相片。

"这相片是谁给你的?"沈熠度眉头微微拧了一下,这角度分明就是近距离偷拍的,而且是在傅云封睡着的时候,以他平常机警敏感的安全意识,不可能让人这么近距离的接近。

除非,是他潜意识里面认可和相信的人。

"相片是黑七传给淼淼的,他让淼淼帮忙查老大的资料,淼淼再给我看的。"白景赫收到这张相片真的觉得过程有点玄幻。

"你是说,黑七,那个曾经破坏老大设计的安全系统的黑七?"旁边的慕淮川一听到黑七的名字直接炸了起来。

"是他,淼淼的男神。"白景赫是反复跟淼淼确认过的,给她发相片的人的确是黑七。

"他不是消失了三年了吗?怎么突然出现了,还是直接要查云封的资料,你不觉得奇怪吗?这么近距离的拍摄角度,云封是在他那里吗?"沈熠度越想情况越觉得哪里不对劲。

"这也是我特别奇怪的地方,我现在想到两种可能,老大人在黑七手上,但是黑七不知道他的身份,老大可能是一直昏迷不醒,要么就是失忆,关于之前的事情一点也不知道,老大的资料可是被教父洗的干干净净,网上根本就查不到他半点资料。"白景赫才会这么着急的约他们两人过来见面。

"说到教父,他的人还在全国搜寻着,云封要真在黑七那里还能暂时是安全的,不管是失忆还是昏迷,你们还记得三年前老大答应回傅家的另一个原因?"

"当然记得,他回国是找突然隐退的黑七,报仇。"

黑七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黑客,在国际黑客圈都是晓有名气的,傅云封同样是一个电脑高手,他设计的安全系统无人可破,三年前却让黑七发现了一个漏洞破了,攻击了东蝎集团内部网络,短短的几分钟造成了数亿的损失。

为此,傅云封在找他,东蝎的教父也在找他,然后黑七却突然消失了,把他在网络上的甩的痕迹抹的一干二净,就像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出现过此人一样。

"景赫,云封真的在黑七的手上吗?"沈熠度在考虑别的事情。

"我让淼淼问过,人在他手上。"

"查到黑七的下落吗?"

继续阅读《傅先生,老婆降不住》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