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宇,骆南禾(被时光遗忘的爱)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被时光遗忘的爱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顾宇
简介:骆南禾曾经做过一个梦!梦里的她穿着洁白的婚纱,嫁给顾宇
哪怕是梦醒之后,骆南禾都能清楚的回想起,顾宇为自己戴上戒指的幸福感觉
所以现在,骆南禾整个人都是被幸福所包围的....
角色:顾宇,骆南禾
顾宇,骆南禾(被时光遗忘的爱)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被时光遗忘的爱》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噩梦的序章


骆南禾曾经做过一个梦!

梦里的她穿着洁白的婚纱,嫁给顾宇。哪怕是梦醒之后,骆南禾都能清楚的回想起,顾宇为自己戴上戒指的幸福感觉。

所以现在,骆南禾整个人都是被幸福所包围的。因为她的梦真的成真了,她穿着洁白的婚纱,站在顾宇的面前,没有什么比顾宇说的我愿意三个字要动听,没有什么比顾宇为她戴上戒指更重要了。

“等一下!”突然出现的声音,打断了神圣的婚礼,骆南禾和顾宇同时寻声望去。只见顾宇的助理拿着手机,快步走了过来。

助理走上台阶,似有不忍的看了一样骆南禾,随后将手中的手机递给了顾宇:“总裁,电话!”

顾宇眼神一变,直接伸手去接手机,都顾不上才刚戴上骆南禾指尖的戒指。因为顾宇的撤手,戒指掉落在了地上。骆南禾的目光顺着戒指一起落地,随后震惊的抬起眼来看向顾宇:“阿宇。”

顾宇没有理会骆南禾,顺势接通了电话:“思思,怎么了?”

骆南禾如遭雷击的站在原地,半晌都说不出话来。在她的婚礼上,顾宇却为了接徐思思的电话不顾一切。

“顾宇,我……啊……”电话那头只传来一声急促的呼喊,下一刻,尖叫声清楚的从手机里传了出来,随即电话就被挂断。

“思思?思思!”顾宇喊了几声,不死心的又将电话重新拨打回去。可打了几个,一直提示忙音,顾宇咒骂了一声,将手机直接砸在了地上。松了松领带,顾宇沉着脸,直接带着助理向着婚礼场地外头走去。

“顾宇!”骆南禾喊了一声,提起婚纱上前拦住了顾宇。顾宇被拦下,眉头皱在一起看向骆南禾,神情之中满是不悦。

骆南禾有些害怕这样的顾宇,可是现在,骆南禾还是鼓足了勇气,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抓住了顾宇的手:“阿宇,不要去,好不好?现在是我们的婚礼啊,你走了,我怎么办?”

“骆南禾,你没有听到思思的求救吗?”顾宇盯着骆南禾问了一句。

没听到是不可能的,那身凄厉的尖叫声,骆南禾听得一清二楚。骆南禾也很清楚,顾宇现在离开,就是为了去找徐思思。骆南禾退后了一步,卑微的开口乞求:“我听到了,可是阿宇,你能不能和我完成仪式,为我戴上戒指再走?我求你,戴上戒指你再走好不好?”说着,骆南禾眼睛都红了,眼泪都要流下来了。可是一想到今天是自己的婚礼,骆南禾又拼命的忍住,努力的朝着顾宇扬起讨好的笑容。

“想戴戒指,那你就自己戴吧。”面对这样的骆南禾,顾宇连一丝心疼都没有,直接甩开了骆南禾的手,向着外头走去。

“阿宇!”骆南禾回过身喊了一句,她的声音起不了任何作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顾宇不顾全场哗然,加快步伐离开了婚礼现场。

“这是怎么回事啊?”

“是啊,好好的,新郎怎么就走了?”

“对呀,这婚礼还能进行下去吗?”

宾客的议论声拉回了骆南禾的思绪,骆南禾转过身回了台阶上,将掉落的戒指捡起来,又转过身匆匆离开去追顾宇。

是她太贪心了,她不要婚礼了,她只要顾宇为她戴上戒指就好了。这样,至少可以给她一个希望,给她一个可以留在顾宇身边的身份。

骆南禾跑出婚礼现场的时候,正好看到顾宇坐着车离开:“阿宇!”骆南禾追着车往前跑去,跑了没几步,婚纱就绊倒了骆南禾。骆南禾咬着牙站起来,脱掉高跟鞋,提起婚纱,继续追车。

阿宇,不要走,等等我;阿宇,我不要婚礼了,我只求你不要把我扔下好不好。

助理注意到了正在追车的骆南禾的身影,从副驾驶转过头来,提醒了一声:“总裁,骆小姐在追车!”

顾宇没有说话,只是抬眼冷冷的看了一样助理,助理心领神会,转过头去,吩咐司机加快速度。很快的,高速行驶的轿车就驶离了骆南禾的视线之中。

“阿宇!”看着离开的轿车,骆南禾哽咽着喊了一声,再一次重重的跌倒在地。骆南禾的脚上和手上都是因为跌倒而留下的伤口,可是骆南禾好像感觉不到疼了。咬着牙站起来,再次摇摇晃晃的向着前头走去。

她好不容易才走到了顾宇的身边,这一次,她也一样可以走到顾宇的身边。怀抱着这个信念,骆南禾继续咬牙坚持着。

突然,一辆急速而来的轿车从马路对面而来,司机开错了道,见四下没有探头,违反的调转了车头,却没有想到,会有一道白色的身影会从岔路走出来。司机一惊,去踩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车头重重的撞上了那白色的身影!

一阵急促的刹车声,轿车终于停了下来。司机下了车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女人,连忙掏出手机拨打求救电话。

骆南禾躺在地上,失血过多让她的意识逐渐飘散,骆南禾艰难的转了转头,她看到被她紧紧握在手里的戒指滚到了下水道哪儿,在太阳下,戒指折射出好看的光芒。她试着想要伸出手,将戒指捡回来,可是她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闭上眼睛,彻底的陷入了黑暗之中……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被时光遗忘的爱》

第2章 我的姐姐,我来救


“病人血氧下降,准备手术室抢救!”

“病人家属呢?家属在哪儿?”

“在这,我在这,我是病人家属!”骆南庭匆匆从拐角跑了过来,身上还穿着刚换上的新礼服:“我是病人的弟弟!”

“在这签字,病人情况很危急。”护士将手术通知书递给骆南庭,简短的说了一声。

骆南庭拿着笔的手在不断颤抖,匆匆的签完字,骆南庭问道:“护士,你一定要救救我姐姐,一定要救救她。”

“医生会尽力的。”护士说完,转身就进了手术室。

骆南庭看着手术室外头的红灯亮起,整个人都虚脱了,呆呆的坐到椅子上,骆南庭突然抬手狠狠的打了自己两巴掌。他看到骆南禾胃疼,去给骆南禾买药,没想到因此堵车堵在了路上。都是他不好,如果他早早就把药备好,没有离开骆南禾的身边就好了,这样的话,骆南禾也就不会发生车祸。

骆南庭深呼吸了几次,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拨打顾宇的电话。他要问问顾宇,为什么要在婚礼上抛弃他的姐姐?为什么姐姐都发生车祸了,顾宇都不肯来医院看看姐姐?连着拨打了好几次,手机一直显示无法接通,骆南庭气的将手机往地上一摔,把脸埋到了自己的双手之中。

婚礼上发生的事情,他已经听说了,骆南庭真的是恨不得好好打自己一顿。他知道,顾宇从来就不喜欢姐姐,所以这婚事他一直是持反对意见的。可看到姐姐那么幸福高兴的模样,骆南庭又将自己的反对都给压了回去。没有想到,这场婚礼不仅没有顺利进行,反而是以骆南禾发生车祸重伤入院为结尾。早知道会这样,当初他就应该拼了命阻止这一切的。

过了不知多久,手术室的门被打开,医生匆匆出来,急切询问:“病人家属在哪儿?”

“我在这!”骆南庭抬起头来,站起身冲了过去,拉住医生的手:“是不是我姐姐出事了?是不是我姐姐出事了?”

“情况不是很乐观,患者身上多处器官损伤,需要进行肾移植和肝移植,情况紧急,病人的情况做不到匹配器官的移植等待……”

医生的话还没有说完,骆南庭立刻表示:“我是她亲弟弟,我可以捐赠。”

医生点头:“可以,还有别的亲属吗?一起叫过来做一个血检。”

骆南庭摇摇头:“没有,我姐只有我一个亲人。”

他们姐弟俩一直相依为命,没有别的亲人。

医生很快就皱眉,“只移植一个器官病人也坚持不了多久,反而会浪费你的器官捐赠。”

骆南庭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医生,我姐的时间不多了,既然我可以捐一瓣肾脏,那也可以同时捐一瓣肝脏。”

医生的眉头蹙的更深,眼里写满不赞同,“这样风险太大,你随时会有生命危险,就算手术成功,术后也会有很多大大小小的问题。你还年轻,我想你姐姐也不会答应你这么做的。”

“医生,现在我姐姐才是最重要的。我求你了,所有风险我一个人来承担。”骆南庭回答的很是坚决,只要可以救骆南禾,他愿意付出一切的代价。他不怕风险,只怕从此以后会再也没有姐姐。

医生思索片刻,最终点了点头,拿了通知书给骆南庭签字之后,安排了人带骆南庭去检查。结果显示完全匹配之后,骆南庭也被推进了手术室里。

骆南庭看到脸上充满了伤口,昏迷不醒的姐姐,心痛的不断落泪。他的姐姐最怕疼了,现在身上有这么多的伤口,她一定很痛。如果可以,他真希望他可以代替姐姐出车祸。闭上眼,骆南庭暗自乞求老天爷,一定要保佑他姐姐手术平安才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被时光遗忘的爱》

第3章 天差地别


助理将车停在了袁家,顾宇下车前脱了自己的衣服,解开袖口,将衬衫卷到手肘,推开车门下了车。助理想要跟上,却被顾宇给拒绝了。

顾宇一个人来到袁家门口,正打算敲门,却发现大门并没有关。顾宇一皱眉,轻轻推开了门。只见豪华装饰的客厅里满地狼藉,花瓶茶具的碎片砸了满地,家具也都是东倒西歪的,可以看出这里不久前发生过激烈的争执和打斗。

徐思思是一个女人,怎么可能打得过袁志森那个男人?一想到徐思思有可能挨了打,顾宇的心都揪了起来。顾宇抬起头,也顾不得许多,开始喊到:“思思,思思,你在哪儿?”

回答顾宇的是从房间里穿出来的一声轻响,顾宇赶紧来到房间门口。一到门口,顾宇才看到,从客厅到房门的这段距离,有鲜血滴了一路。顾宇一把推开房门,看清房间里的情形,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徐思思头发散乱的躺在地上,身上的衣裙已经衣不蔽体,裸露出来的肌肤有青紫的淤痕也有碎片的割伤,脚上更是鲜血淋漓。

“思思!”顾宇喊了一声,冲了进去。跪在徐思思的身边,将徐思思小心翼翼的给扶了起来,咬牙切齿的问道:“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他是不是打你了?”

徐思思眼神呆滞,就像一具没有灵魂的玩偶一般。这样的神情让顾宇看了,更是心疼无比。这是他放在心尖上的人,他发过誓要保护好她的。可是,他居然让她受了这么大的伤害。顾宇恨声到:“思思,你别怕,有我在!我一定要杀了袁志森那个混账!”

“不,不要。”徐思思终于回过神来,拉住了顾宇的手,思思摇头,努力的扯出一抹笑容来:“阿宇,你别激动,我没事的,我真的……我真的……”徐思思说不下去了,也维持不了自己的笑容,眼泪不断滑落。

“思思!”顾宇心疼的将徐思思拥入怀里:“傻丫头,这都到什么时候了,还想骗我吗?”

“我只是不想你,不想你因为我做出傻事。阿宇,阿宇,我真的好害怕,好害怕啊。”徐思思窝在顾宇的怀里,抽泣着开口:“袁志森他往死里打我,我跑了也没用。我真的……阿宇,我真的受不了了。”

徐思思的话,每一个字都重重的落在了顾宇的心上。顾宇立刻出言保证:“没事了,思思,我向你发誓,从今以后,他袁志森都不敢再碰你一下。”

“阿宇,我只有你了,我真的只有你了。”徐思思紧紧的抓住顾宇的胳膊,就好像在大海中抓住了一块可以救命的浮木。可下一刻,徐思思似乎想到了气什么,坐直了身子,又松开了顾宇:“不,不行。”

“思思,怎么了?”

“今天是你的婚礼,不,你不能再留在这里了。你快走!”徐思思推了一把顾宇,哽咽着开口 :“我不能这么自私,破坏你的婚礼。”

顾宇听到这,忍不住一把将徐思思重新抱回怀里:“傻丫头,都到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担心别人?你放心,没有婚礼了。”

徐思思的眼中闪过一丝欣喜,随后又怯弱的问道:“阿宇,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已经取消婚礼了。”顾宇沉声回答:“思思,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了。”

徐思思感动不已又落下泪来,紧紧的依偎在顾宇的怀里。其实,在听说顾宇要和骆南禾结婚之后,徐思思就在想着要如何破坏婚礼。可是她想了很多的法子都不适合,到最后,她只能兵行险着。

她确实和袁志森大吵一架,只是袁志森并没有动手打她,她身上所有的伤都是自己弄的。为的就是让顾宇心疼,让顾宇取消婚礼。现在,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顾宇让徐思思换了衣服,小心翼翼的抱起徐思思,送到了医院包扎伤口。徐思思疼的不行,额头上都是冷汗,可还是朝着顾宇露出一个笑容,不让顾宇担心自己。看着这样的徐思思,顾宇实在想不明白,袁志森怎么会这样对思思?

“等包扎好了伤口,我送你回去好好休息。”顾宇伸出手摸了摸徐思思的头,徐思思还没来得及回答,助理就敲响门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徐思思之后,在顾宇耳边低语:“总裁,骆小姐出车祸了。”

“怎么回事?”听到骆南禾出事,顾宇的心一沉,脸色也难看了起来。

“阿宇,怎么了?”徐思思察觉到不妥,问了一句。

“没事。”顾宇安抚了一下徐思思,和助理走了出去:“她怎么样了?”

“情况不是很好,正在手术室抢救。”助理顿了顿,继续说道:“总裁,您要不要去看看骆小姐?”

顾宇沉默了一会儿,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紧闭的房门,摇了摇头:“我不去了,你去看看吧。有什么事,你再通知我。”

“可是总裁,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助理有些不忍心,毕竟骆南禾是因为追车才发生的意外。

“我决定了。”顾宇说完,又转身进了病房。房间里面,医生已经给徐思思包扎好了伤口,嘱咐了注意事项之后就离开了病房。

徐思思抬头看向顾宇,瞧着顾宇眉头思思蹙起,问了一句:“阿宇,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如果有事的话,你就去忙,不用管我的。我没事!”

“思思,离婚吧,和我在一起!”顾宇听到自己这么说,可是不知为什么,他觉得他的声音好像有些陌生……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被时光遗忘的爱》

第4章 别走


“顾宇,对不起,你知道这是不可以的。”徐思思心里酸涩,痛苦的情绪压都压不住,她何尝不想离婚回到他身边?

顾宇目光闪过嗜血的寒意,“那我就杀了他。”

徐思思心一惊,低声呵斥他,“顾宇!不要做傻事!不要为了一个人渣害了自己!”

“他伤害你。”他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徐思思。

徐思思沉默下来,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手机铃声又一次响起,顾宇目光不离徐思思,随手接听电话。

“总裁,骆小姐的弟弟在手术中出事了。”助理依旧是通报,并等待着总裁的指示。

“为什么她的弟弟会去手术室?”

“骆小姐的肾脏与肝脏受到损伤必须进行移植,所以骆小姐的弟弟捐献了自己的器官。”

顾宇此刻内心已经有些不稳,他没想到她会伤到这么重,更没想到已经到了骆南禾要同时捐两个器官的地步。

“在哪里,我现在过来。”

“中心医院九楼的手术室。”

徐思思早听清了电话的内容,知道顾宇想要去骆南禾那后,瞬间心里非常憋闷,她不想让他去,凭什么要让他去关心的别的女人。

顾宇在挂断电话后,打算安抚好徐思思,再去九楼看看情况。

但还未出声,腰部已经被一具温软的身体靠近,徐思思紧紧抱住了他。

“顾宇,我害怕一个人,你不要走好不好?”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动,声音瓮声瓮气。

她早就知道怎样让一个男人为她心软,包括心硬如磐石的顾宇,更何况她知道顾宇爱她。

顾宇沉默了,在去和留之间游移不定,但最终他选择留下来,眼前这个女人才是他一直以来爱的人不是么?她说害怕,他有什么理由不留下?

助理等到手术结束都没有等到自家总裁的出现,不免有些唏嘘,这个骆小姐终究是一个不受关心的棋子而已。

幸运的是,姐弟两人在手术中度过了难关,手术做的都很成功,接下来只看术后恢复。

骆南禾已经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术后72小时没有产生异常反应,就能彻底脱离危险,骆南禾的及时捐赠救了她一命。

助理给总裁打过电话报平安后,按照他的吩咐助理为两人请了看护,将手术费和住院费都缴好。

骆南庭在麻醉过不久后,就已经清醒。

他能感觉到身体上明显的不适,并且非常虚弱,但仍无怨无悔,姐姐就是他的一切,哪怕要拿命去换姐姐一世平安,他也心甘情愿。

在捐赠两个器官后,他将要面对的生活是非常痛苦的,要进行很长一段时间的身体恢复。

“李助理,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什么事?”

“我捐赠器官的事,一定不能让姐姐知道,拜托你了。”他不想要姐姐知道后一辈子愧疚,这是他非常不愿意看到的。

李助理表示自己理解,会将这件事彻底保密,确保骆南禾不知情。

骆南禾让助理给自己办了转院,去了郊区的医院,这样可以避免未来的日子和姐姐相遇,不让骆南禾看到他虚弱的样子。

没想到,在转院之前,他又看到了那个逃婚,造成姐姐危险的罪魁祸首,顿时感到自己气血上涌。

“你这个混蛋,你怎么还敢出现!”他气的脸色更加苍白,如同一张薄纸。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被时光遗忘的爱》

第5章 你配不上我姐


顾宇没什么表情的说:“好好休养,不要轻易动怒。”

骆南庭怒道:“顾宇,你离我姐远一点,你根本就不爱她!你配不上她!”

顾宇嘴角勾起嘲讽的笑,他说:“骆南庭,你没法替你姐姐做决定,从一开始我就没有强迫过要她和我在一起。”

“顾宇,你还是人吗?我姐是因为你才出的车祸,她半死不残躺在地上绝望的时候,你又做了什么?如果你不逃婚,我姐不会跟出去,就不会出车祸!”

骆南庭气得缝合的伤口在剧烈的痛,他为自己的姐姐感到不值,为什么要看上这么一个冷血无情的混蛋,他根本不配姐姐对他的痴心爱意,他一直都在利用姐姐的爱而已!

“但她没有死,不是吗?”顾宇说完,就转身离开病房。

他不愿意承认骆南庭禾的话确实刺到了他,他又怎么配不上她了?难道不是她巴巴贴上来的么?

骆南庭在顾宇走后,猛地吐出一口血,手捂着的地方濡湿一片,是缝合的伤口撕裂,房间弥漫着血腥味,他几乎快要撑不住。

他的情绪过于激动,心跳频率非常快,他知道自己有些不对劲,想要按床头的呼救铃,身体却痛的无法挪动。

恍惚迷蒙间,他看到一个女人的身影。

他嗫嚅着开口,嘴里又喷出一口血来,气若游丝,“救……我……”

女人只是站在门口看着床上的他垂死挣扎,没有移动身体。在看到病床上的人彻底晕过去后,她带上门转身离开了。

没有人注意到这个高级病房里,有病人悄然离逝。

昏迷几天后,骆南禾醒了,睁开眼是炫白的天花板,全身上下没有哪一处是舒服的,嗓子又干还无法发声。

有温热的水从嘴唇流入空中,有人用小勺子在喂她喝水,她多希望此刻这么温柔给她喂水的人是顾宇,睁开眼却只看到一个陌生的护工。

“骆小姐,你终于醒啦!”护工显得倒是很高兴,毕竟这家老板付的酬劳很高,她做起来也尽心尽力。

“顾宇呢?我想见他。”她醒来第一件事便是问顾宇,她的记忆还停留在顾宇离开婚礼的那一天。

“骆小姐,老板我也没见过啊,只有助理偶尔会来。”护工基本上是全天待在病房照看骆南禾,只见过助理来,便没有别人了。

骆南禾心里非常失落,顾宇为什么都不来看她?他是不是不知道自己出车祸?他是不是,还在徐思思那里?

越猜想,她的心里便越苦涩。

苦苦暗恋十年,他终于愿意回头看她一眼,原以为自己的满腔爱意能够得到回应,最后还是抵不过他的初恋。

但她可以等,等他彻底放下过去,等到爱上她的那一天。她已经等了十年,再等等又何妨呢?

她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非常可恨,以前只是默默守候顾宇,她便能满足,但当真正和顾宇在一起后,她便越来越想要这个男人完全属于自己,这样的自己实在是太贪心了,可是她控制不住啊。

胡思乱想之间,却没想到顾宇过来了。

“感觉怎么样?”他是接到人醒过来的消息,才抽出时间过来看她。

“不舒服。”骆南禾委屈的看着他,希望这个人安慰安慰自己。

但却还是妄想。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被时光遗忘的爱》

第6章 正面交锋


顾宇只是略微点了点头,说:“做了手术是会不舒服,很正常。”

骆南禾心里非常苦涩,想质问他的话,也没了勇气去问。

静默许久,她想起什么,才低头默默说:“我车祸住院的事,不要告诉小庭,我不想让他担心。”

顾宇一顿,神色复杂的看着她,他要怎么跟她说,她的弟弟,前些天去世了呢?

骆南庭在病房被发现,再送去急救的时候已经晚了,谁也没想到一个正值青葱岁月的少年,就这么突然离世。

见顾宇一直不出声,她疑惑问道:“顾宇?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顾宇回神,眼中又恢复波澜平静,“我不会告诉小庭,你安心养病。”

他说完这句话,就说公司还有事要离开。

骆南禾只能落寞的看着他离开,说不出一句挽留的话。

助理跟在顾宇身后,给他做行程汇报安排。

顾宇脚步不停,打断助理说:“李助理,骆南庭的丧事从简,不要让骆南禾知道了,她现在刚醒,不能受刺激。”

助理一顿,随后应了一声好。

他其实还想问,什么时候告诉骆小姐这个消息,但他没那个胆。

骆南禾彻底做过一次检查后,转进了普通的高级病房,开始了无聊的养病生活。

顾宇偶尔也会来看看她,两人总是说些平淡无奇的话,但往往能让骆南禾开心好久,她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等待宠幸的嫔妃。

她没有去问顾宇婚礼的事,她害怕自己不能承受某些可以预料的伤害,手上的戒指依旧是那枚顾宇给的订婚戒指,不知道下一次变成婚戒是什么时候。

病房的日子实在非常无聊,她给自己找了事做。

不结婚不嫁做人妇了,她便重新捡起书,准备考研。

这天她看书复习的时候,来了一个让她意想不到的人,徐思思。

看到情敌没有人会高兴,骆南禾脾气在怎么好也不例外,对着徐思思和颜悦色不起来。

她皱眉看着面前妆容精致,身段纤秀清丽的女人,问她:“你来做什么?”

徐思思自然看出了她的敌意,不甚在意,她说:“听说你出车祸,就来看看你,你是顾宇的朋友,自然也是我的朋友,不用这么见外。”

听她提起顾宇,骆南禾顿时就脸色变差,“路小姐,我和你不熟,更不想看见你。”

“骆南禾,我没有恶意的。”徐思思的段数不知比刚出大学还有些稚嫩的骆南禾高多少,她早就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

骆南禾只觉得恶心透了,她说:“路小姐,说这话你恶不恶心,你在我婚礼那天叫走我的丈夫,到底有没有点羞耻心?你已经是个有夫之妇了,觊觎别人的男人让你很有成就感是吗?”

“我那天,是因为……”徐思思在心里猜测着顾宇这时候也该过来了,她来之前提前打过电话,告诉顾宇自己一定要来表示歉意。

骆南禾根本不想听她说话,直接就打断:“你别跟我提那天,就是你破坏了我和顾宇的婚礼,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徐思思,你就是个第三者。”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被时光遗忘的爱》

第7章 误会


徐思思觉得有些好笑,她挑衅的说:“骆南禾,原本顾宇就应该是我的,你才是那个第三者。”

“啪”的一声,骆南禾一耳光扇了过去,此时的她已经在医院恢复许久,早就可以行动自如,动手打人自然不在话下,只是没有多少力气。

她被徐思思这句话气的快要爆炸,明明是她先抛弃了顾宇和别人结婚,伤了顾宇的心,她怎么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真的太过分了。

顾宇在接到徐思思的电话后,就往医院赶来,却没想到,刚走到门口,就听见清脆的巴掌声。

推开房门,徐思思侧着的脸上有红红的指印。

指印刺到了顾宇,他放在手心里捧着的女人,他连汗毛都不舍得动一根的女人,现在被人打了一巴掌,这让他内心徒然升起怒气。

他面无表情走过去,但眼里翻涌的黑是明显的怒意,“骆南禾,你有什么资格打她!”

“顾宇!”徐思思一声惊呼,心里却在暗暗得意。

骆南禾被顾宇回了一巴掌,这一巴掌打得她脑袋嗡嗡响,脸颊生疼,她觉得自己能被顾宇几巴掌打死,但顾宇没有,他动完手就牵着徐思思离开了。

只剩骆南禾狼狈的坐在床上,看着两个人依偎着离去的背影,伸手抚上脸颊,泪水留下后更是火辣辣的刺痛。

顾宇,我只心疼你,太心疼,所以才会动手打她,你怎么,就不明白?

她低迷了一天,书也看不下去,吃过护工阿姨带来的饭后,就躺在床上睡着了。

昏暗的房间里,没有人会知道不久前的她,是哭着睡过去的。

她睡的极不安稳,总是在半梦半醒之间,所以当身上出现了些微的异样后,很快就惊醒过来。

第一时间便是慌乱的想要大声喊救命,却被捂住了嘴巴,声音被堵住。

但很快她便感到了熟悉的气息,是顾宇。

他怎么回来?

骨节分明的大手正在她的身上作乱,衣服扣子被解开好几颗,顾宇的手劲很大,非常的不温柔,骆南禾被他的粗暴弄得有些痛,完全没有旖旎的心思。

“顾宇,住手。”她用手止住顾宇粗暴的动作,却很快就被他禁锢。

“住什么手?骆南禾,你要的不就是这个吗?”说着,他重重的啃咬着骆南禾身上的每一处,不顾女人叫疼,手下的力气也越来越大。

“你到底怎么了?”

“我怎么了?你还问我怎么了?我对你不好吗?你为什么要去招惹思思,她是哪里得罪过你?”

所以,到头来他的失常还是因为徐思思么?

“我没有招惹她,你放手。”她的声音有些冷,语气是非常不开心,她不喜欢这样。

“这可由不得你。”顾宇眼里闪过讥诮的光。

他扯开骆南禾的裤子,直接闯入了她那一片干涩的私人地带,疯狂鞭挞,像是一个驰骋沙场的战士。

他今天非常不爽,因为他看到了自己最不想看到的一幕,徐思思和袁志森一起挽手出现在他面前,徐思思甚至当着他的面对袁志森非常亲密,两人秀恩爱的样子,让他非常的嫉妒,非常的恨。

他知道徐思思是故意这样气他,她成功了,但他无可奈何,拿她没有任何办法。

所以他把这些怒意恨意通通回馈在骆南禾身上,她的作用本就是如此,不是么?

需要的时候的发泄工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被时光遗忘的爱》

第8章 怀孕


日子继续平淡无奇的过着,徐思思没有再过来医院挑衅,但顾宇来的时间也越来越少。

好不容易熬到了终于要出院这一天,顾宇没有出现,只让助理过来接她。

她苦涩的想,她真的成了苦苦等待宠幸的嫔妃了。

但她不会气馁的,她一定会让顾宇爱上她,徐思思不过是个结了婚的过去式而已。

她继续准备自己的考研,每天定时定点去找顾宇,带着自己做的食物,她深知顾宇喜爱的口味,能够投其所好。

虽然顾宇从来没有评价过她做的食物,但他都会吃完。

徐思思没有再出现,骆南禾觉得非常好,只要这样她才能将那个女人赶出顾宇的心,把自己放进去。

这些天她要去医院复查,李助理已经给她预约好了医生。

医院里人来人往,人们脸上的表情或是充满生机,或是萎靡。

骆南禾神色复杂坐在诊室外的椅子上,手上拿着的报告对她来说无异于是晴天霹雳,她怀孕了。

消息来得实在是突然,原本只是来复查,却查出自己已有五周身孕,心脏跳动的厉害,久久无法平复。

脑海里闪过顾宇清冷的面孔,他说过,他不喜欢孩子。

她有些颓然的靠在椅子上,她现在已经在准备读研,导师那边都去见过面了,突然怀了孩子,说不惊慌是不可能的。

不知坐了多久,她的心里才缓下来,不再跳动的厉害。

站起身才发觉腿都坐麻了,她忍住那股刺痛,好一会儿才开始试着走动。

经过育婴室,她强迫自己目不斜视的走过去,不过两步,却还是忍不住走回来。

视线望进透明橱窗里,一排排婴儿床里睡着新生儿,个头小小的,样子皱巴巴的,一眼看过去长得差不多。

骆南禾这一刻突然觉得好神奇,她的肚子里也有一个鲜活的生命,将来出世也是这么皱巴巴的,还会咿咿呀呀哭着要爸爸妈妈。

原本有些僵硬不知所措的神色柔和下来,脑子徒然生出一个想法,有一个她和顾宇的孩子也很好啊,会叫顾宇爸爸,会叫她妈妈。

想通之后,她觉得呼吸都顺畅了。

怀着这样的心情,她回到了顾宇给她安置的公寓里,这里不过是一个他想来就来的落脚处之一,称不上是什么“家”。

她发了一条信息给顾宇,拜托他今天一定要回来,她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说。

在厨房里准备晚餐,她想了很多措辞,包括想象着顾宇知道后的表情。

深思之间,她听到门口有响动,猜到一定是顾宇回来了。

她冲到门口把门打开,果然看见笔直站立在门口的男人,他低头正拿钥匙要开门,没想到门就开了。

今天的骆南禾很不一样,顾宇说不上来哪里不一样,只是觉得她这样笑靥如花的样子看着还挺不错。

“什么事怎么开心?”他只是随意的问了一句,但在骆南禾耳里自动理解成了关心。

她笑着牵住顾宇,带着他来到餐桌上,“饿了吧,先吃饭。”

她将菜都热了一遍,和顾宇一起吃饭,夹菜期间频频偷看他。

顾宇早就注意到她的目光,问她:“想说什么?”

骆南禾心骤然跳的极快,暗暗吸了一口气,紧闭着眼睛说:“顾宇,我……我怀孕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被时光遗忘的爱》

第9章 为什么?


室内一片寂静,顾宇没有说话,看着她的眼神却突然一变,眸光漆黑闪着锐利的光,他思思眯眼,冷然说:“知道了。”

骆南禾呆住了,她睁开眼,怔怔的看着顾宇硬朗的五官,知道了是什么意思?

顾宇接下来的话,让她彻底明白什么意思,他说:“孩子不可以留。”

骆南禾的心高速坠落在地,她知道他不喜欢孩子,他早就说过。

可是为什么,他能这么毅然决然不要孩子,甚至都不做考虑,面色无异说出不要孩子这样的话。

她眼眶红红直视面前冷峻的男人,“顾宇,这是我们的孩子啊,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同时也是一条新生命,你怎么想都不想就说不要呢?”

顾宇见她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心里不免生出些烦躁,“骆南禾,我早说过我不喜欢孩子,让你意外怀孕,是我的不对,但孩子一定不能要。”

骆南禾声音都有些哑了,“有什么理由非要打掉这个孩子?”

“你不会想要知道的。”

“顾宇,我要知道。”判刑是因为犯错,她想知道她是做错了什么,让顾宇想也不想就放弃孩子。

“思思会不喜欢。”

原来是这样,怕初恋不喜欢。

真可笑,原来错就错在她不是徐思思,但现在站在他身边的人是她啊。

骆南禾低吼着:“她已经结婚了,顾宇你能不能不要惦念着她了!”

“啪”的一声,巴掌落在她的脸上,她能感到眼前都在冒着星星,顾宇这一下因为怒气而没有收住力气,打得有点狠,骆南禾的一边脸颊很快就红起来。

愧疚感一闪而过,快的他自己都抓不住,他瞥了一眼被散乱的头发埋住脸的骆南禾,沉声说:“孩子必须打掉。”

她骤然抬头瞪红了眼,卑微乞求着,“顾宇,你不喜欢这个孩子,我一个人养就好了,以后都不会让他出现在你面前,你别这么残忍,不要让我打掉孩子。”

“明天我会给你预约好手术,准时过去。”他的语气不容反抗,说完转身就走。

“手术”两字刺的骆南禾心一痛,她顾不得自己的狼狈,大喊着:“顾宇,你站住!你别走!”

顾宇脚步不停,门“砰”的一声被关上。

她堪堪停住脚步,眼泪缓缓留下,痛苦的说:“我为你妥协那么多次,你就不能为了妥协一次吗?我想要这个孩子……”

可惜没有人会听到她的乞求。

顾宇说到做到,第二天一早就将预约好的信息发给了她,骆南禾只看了一眼,就删除信息,手机随后也关机。

她不会去的,她要留下这个孩子,期待孩子诞生的感觉压过了一切惊慌恐惧。

骆南禾平时温吞的像一只兔子,但她却有反骨,这是第一次她为自己反抗顾宇,作为一个孩子的母亲。

这一件事她不愿妥协,她无法眼睁睁看着一条鲜活的生命从世界消失。

顾宇正在公司开会,医院的医生给助理打了一个电话,助理没有接,等会议过后已经过了几小时,他才主动回拨了过去。

挂了电话,他敲了敲总裁办公室门,才抬脚走进去。

助理说:“顾总,医院那边来电话了。”

“嗯,让她好好在医院休养。”顾宇头也没抬回答,在他看来,让骆南禾打掉孩子不过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一件事。

助理心里冒汗,不做停顿说:“医院那边说骆小姐并没有去医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被时光遗忘的爱》

第10章 留下孩子


顾宇这才有了些许反应,不太好的反应,他脸色很快阴沉下来,助理分辨的出那是暴风欲来前的征兆。

她居然没有去?这是打定主意要反抗他,把孩子留下来?

他怎么可能允许这样的事发生,有了这个孩子,只会让他和徐思思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他拿出手机给骆南禾打电话,没有接听。

一言不发坐在椅子望向旁边落地窗,沉思片刻,他拿起车钥匙,吩咐助理,两人前后一起离开了公司。

助理开车,鼓起勇气问了一句,“总裁,真的要这么做吗?”

顾宇瞥了他一眼,“不该你问的就不要问。”

助理噤声,安安静静开车,心里却为骆南禾感到惋惜。

骆南禾心里非常不安,她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机发呆,想给骆南庭打个电话,但前些日子告诉他自己出国搞研究,没有什么时间联系,只好作罢。

她在A市只有骆南庭这么一个亲人,然后就是顾宇,她爱的人。

但现在这个她爱的人叫她将他们的孩子打掉,原因是为了另一个女人,这个认知让她的心像是被尖刺猛扎,很痛。

她不知道反抗顾宇的后果是什么,她只希望这个男人能够好好想想,他是真的不想要这个孩子吗?

也许,他会改变想法。

门突然被打开,李助理最先进来,身后是顾宇,还有,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

面对这样的突发状况,她还没回过神来,脸上还有些茫然,不清楚这是什么情况。

她愣了一会,才怯生生喊了一句,“顾宇……”

顾宇的神色让人辨别不清,他说:“让你医生给你做个小检查。”

“哦。”骆南禾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让她去打孩子就好。

医生拿着药箱上前,拿出听诊器,看样子确实是来做检查的。

骆南禾偷偷看了顾宇好几眼,才嗫嚅着问:“顾宇,你,是不是决定留下宝宝了?”

顾宇闻言只是看了她一眼,坐到沙发上拿电脑出来查收邮件,看样子没有想要回答她的问题。

骆南禾瘪嘴,眼里闪过一丝黯然,低着头沉默看医生为她检查。

医生收好医用器械,说:“骆小姐,你的胎像有些不稳,建议你去医院做一个超声检查。”

骆南禾心里一紧,急急问:“医生我的孩子会有什么问题吗?”

医生说:“不会有太大问题,先给你开些药保胎,观察一周之后,再给你预约检查。”

“好,谢谢医生。”骆南禾初为人母,什么都不懂,对医生全身心依赖。

等医生走后,助理也跟着走了,给两人留下私人空间。

顾宇这才从沙发上站起来,也没想要说什么,就要离开。

骆南禾见状叫住他,“顾宇。”

顾宇脚步停下,没有完全转过身,只是偏了头看向她。

“你,已经决定好要留下孩子了是不是?”不然也不会特意让医生来给她做检查,还开药保胎。

顾宇依旧是看着她,半响才开口,“按时吃药。”

他说这句话时并没有看她,而是背对着骆南禾。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被时光遗忘的爱》

第10章 留下孩子


顾宇这才有了些许反应,不太好的反应,他脸色很快阴沉下来,助理分辨的出那是暴风欲来前的征兆。

她居然没有去?这是打定主意要反抗他,把孩子留下来?

他怎么可能允许这样的事发生,有了这个孩子,只会让他和徐思思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他拿出手机给骆南禾打电话,没有接听。

一言不发坐在椅子望向旁边落地窗,沉思片刻,他拿起车钥匙,吩咐助理,两人前后一起离开了公司。

助理开车,鼓起勇气问了一句,“总裁,真的要这么做吗?”

顾宇瞥了他一眼,“不该你问的就不要问。”

助理噤声,安安静静开车,心里却为骆南禾感到惋惜。

骆南禾心里非常不安,她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机发呆,想给骆南庭打个电话,但前些日子告诉他自己出国搞研究,没有什么时间联系,只好作罢。

她在A市只有骆南庭这么一个亲人,然后就是顾宇,她爱的人。

但现在这个她爱的人叫她将他们的孩子打掉,原因是为了另一个女人,这个认知让她的心像是被尖刺猛扎,很痛。

她不知道反抗顾宇的后果是什么,她只希望这个男人能够好好想想,他是真的不想要这个孩子吗?

也许,他会改变想法。

门突然被打开,李助理最先进来,身后是顾宇,还有,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

面对这样的突发状况,她还没回过神来,脸上还有些茫然,不清楚这是什么情况。

她愣了一会,才怯生生喊了一句,“顾宇……”

顾宇的神色让人辨别不清,他说:“让你医生给你做个小检查。”

“哦。”骆南禾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让她去打孩子就好。

医生拿着药箱上前,拿出听诊器,看样子确实是来做检查的。

骆南禾偷偷看了顾宇好几眼,才嗫嚅着问:“顾宇,你,是不是决定留下宝宝了?”

顾宇闻言只是看了她一眼,坐到沙发上拿电脑出来查收邮件,看样子没有想要回答她的问题。

骆南禾瘪嘴,眼里闪过一丝黯然,低着头沉默看医生为她检查。

医生收好医用器械,说:“骆小姐,你的胎像有些不稳,建议你去医院做一个超声检查。”

骆南禾心里一紧,急急问:“医生我的孩子会有什么问题吗?”

医生说:“不会有太大问题,先给你开些药保胎,观察一周之后,再给你预约检查。”

“好,谢谢医生。”骆南禾初为人母,什么都不懂,对医生全身心依赖。

等医生走后,助理也跟着走了,给两人留下私人空间。

顾宇这才从沙发上站起来,也没想要说什么,就要离开。

骆南禾见状叫住他,“顾宇。”

顾宇脚步停下,没有完全转过身,只是偏了头看向她。

“你,已经决定好要留下孩子了是不是?”不然也不会特意让医生来给她做检查,还开药保胎。

顾宇依旧是看着她,半响才开口,“按时吃药。”

他说这句话时并没有看她,而是背对着骆南禾。

继续阅读《被时光遗忘的爱》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