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浪,陈伯(麻衣废婿)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麻衣废婿
分类:都市小说
作者:道可道
简介:天道不公以命劫为难,我刘浪誓要逆天而为改写命运!兄弟,软饭硬吃来不来?来了大哥!
角色:刘浪,陈伯
刘浪,陈伯(麻衣废婿)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麻衣废婿》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天命


刘浪从噩梦当中惊醒,一身的冷汗早已湿透了他的衣衫。

  自从岁满十七以后,他的噩梦就没有断过,尤其是现在快要过十八岁生日了,噩梦更是越发严重。

  “本来我是要叫你起床的,没想到一进来就看到你这副模样。”

  顺着声音看去,刘浪发现自己的爷爷坐在床边,正看着自己。

  “是啊,这噩梦已经连续一个多月了,都是同一个梦,我在梦中结婚了。”

  “爷爷,我觉得我这是撞邪了,但是用你教我的风水秘法,怎么也祛除不了这噩梦,我这是怎么了?”刘浪一脸不解的问道。

  “你已经快要十八岁了,有些事情是应该给你交代清楚的时候了。”

  爷爷露出一脸追思的表情:“你从小体弱,我发现你有点不对,就给你算了一卦,别人的命都是一个因果循环大圆满,而你的则是莫名缺掉一角。”

  “这就导致了你天生缺因命中阴漏,为了能让你安稳的活下去,我只能用一个很凶险的办法帮你,就是——异缘婚!”

  看着爷爷认真的模样,刘浪知道没跟自己开玩笑,这异缘婚应该是真的,只是这异缘婚是什么?

  “爷爷,你说的这个异缘婚是什么,我怎么从来没有听你提起过?”

  爷爷拿起旱烟袋点上,一时间房子里烟雾缭绕。

  “这异缘婚就是让你跟一个异人定下亲事,这异人神通广大会护你周全,但是在十八岁生日之后,你就必须跟她成亲。你要记住这异人,乃隐世之族,虽可结缘,却会让你有性命之忧。娶异人为妻者,以命结缘,十生九死。”

  刘浪心中很不是滋味,没想到自己竟然早早的跟一个异人定亲了,眼看着没多长时间就十八岁了,自己总不能真的嫁给一个异人吧?

  异人的特别我听爷爷讲过后,觉得两者殊途,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爷爷,这是为什么,为什么我就得跟异人定亲,咱家祖辈这么多人,我可没听说一个被这样对待的。”

  刘浪大声喊道,一肚子委屈。

  “你这么大声音干什么,这就是你的命,咱刘家从古至今都是风水世家,靠这个吃饭,但是得罪的魑魅魍魉多了,肯定是要出问题的。”

  “他们不敢报复我们这群老家伙,所以会从我们的后代下手,你是第六十六代传人,这就是你的命,命中会有这样一个的大劫!”

  “得了天道的好处,就得帮天道做事,不然天地不容,人嫌神弃,就啥都没有了。”

  看着老爷子严肃的模样,刘浪蔫儿了下去。

  他知道爷爷这么多年为了自己不容易,这命谁能说得清楚,现在自己能这样好好活着,还多亏了爷爷。

  “爷爷您别生气,我就是觉得不公平,凭什么我的命就是这样,搞得咱家跟着受苦。”

  “有什么公平不公平的,这世界上只有强弱之分,没有公平可言,你想好好的活着,你就变强。”

  “强到那些想要害咱们刘家的妖魔鬼怪不敢动手,强到这九天十地为你独尊,你自然就能逆天改命,可你现在还没有这个本事。”

  “别废话,你坐过来,我给你算最后一卦,今天我说的话你好好记住了,你小子后面能不能活好,就得看你今天对我说的话上心不上心了。”

  爷爷直接抓住刘浪的手,另一只手屈指弹起,然后一路上点,从手指一直到胸口,直到到脚尖!

  最后点在了刘浪的额头之上!

  这可不是什么按摩手法,而是刘家家传的大堪破风水法,一般是不会用的,因为用这种秘法给人看命,会泄露天机,轻则伤筋动骨,重则魂魄伤绝!

  “爷爷,你不要命了,你都这个岁数了,还给我用秘法?”刘浪一下子就急了。

  “你给我安静点,我已感到大限将至,命该断了,临走前不给你小子算一卦,我走的不踏实,以后就得你自己照顾好自己!

  但在死之前,我必须把一切都安排好,这才好瞑目。”

  听了爷爷的话,刘浪打了个激灵!

  对于爷爷的话刘浪深信不疑,因为不管是佛家还是道家,只要修炼到一定程度,多半是能预感自己的寿命,看破自我生死!

  刘浪自己也习练爷爷教下来的秘法,虽然不是很熟练,但也能勘破一些真相!

  他静下心来,眨眼间,眸光流动,试图感受爷爷的状况!

  这一看,差点没把刘浪给吓着,只见爷爷周身有着浓浓的死气环绕。

  但这些死气并没有钻入爷爷体内,应该是爷爷的秘法护佑了他,所以死气无法入体,暂时无碍!

  难道爷爷真的要走了吗,怪不得他今天这么反常……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麻衣废婿》

第二章 叮嘱


  “刘浪,我接下来说的话你记住了,近期会有大罪之人接近你,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我具体推演了一下是你的未婚妻快来找你了,这是个大凶,你不能随意接近她,不然会陷入万丈深渊不能自拔。”

  “本来我还想在你十八岁之后,帮你去对付这个女妖,可现在大限来的太快了,我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不过我也找到了一个破解的办法,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应该就不会有事了。”

  “想要破此大凶,你必须在镇上寻一位姓林的姑娘,八字命硬天卦破邪,在你18岁之前与她成亲,方可破解之前的异缘婚,解除大凶。”

  刘浪面色犯难的说道:“爷爷,不是我不相信你,可是现在距离我十八岁生日就剩下了最后一个多月,你觉得我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让一个姑娘直接嫁给我吗,而且还要满足你说的那些条件。”

  “你别插嘴。我时间不多了,你给我认真听着。”

  “刘浪,我死后,记得把我的棺材埋在自家院子里,然后在墙角点燃十三支佛香,再在地上撒上动物的血,打开阵法,这样爷爷的气息还能为你隐藏一段时间。”

  说到这里,爷爷一脸的落寞,脸上的红润也在不断的消退,似乎是因为大堪破秘法的反噬。

  “爷爷……”刘浪刚要说什么爷爷就摆摆手让他住口。

  “做完这一切你先找陈伯,能教你的本事,我都已经教你了,能不能扛过这一劫,就看你自己了。”爷爷说完这最后一句就合上了双眼,已然没有了气息。

  这一大桌子菜还一口没吃呢,就溘然长逝了,刘浪这个时候终于憋不住了,眼泪哗的一下子就流了下来,嘴中发出呜呜的声音,

  按照爷爷的吩咐,刘浪把他放进了棺材当中,做好这一切刘浪就跪在了灵前。

  就在爷爷去世的第二天夜里,刘浪迷迷糊糊的时候,听见了几只老鸹的叫声,紧接着就是一阵沉重的敲门声。

  这敲门声就像是叩在刘浪的心门之上一般,一下子就让他清醒了起来,紧接着一股巨大的恐怖感就包围了他的整个身体。

  这么晚了会是谁在敲门,白天的时候村里的人早就已经拜谒完成了,他们都知道刘家的规矩,晚上是不能逗留的,所以肯定不是人。

  但敲门的不是人还能是什么东西,刘浪越想越害怕,但他不能不出去看看,现在爷爷刚走,自己要是就这么胆小怕事,以后还怎么办。

  大着胆子的刘浪来到大门口,而这个时候敲门声也彻底消失了,他鼓足勇气打开大门。

  发现门口是一些死去的野兔还有一只硕大的野猪,这些动物都是被利爪撕破喉咙而亡的,并且野猪的一双眼睛圆瞪,看起来非常的吓人。

  除了这些东西,还有一些野菜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在最中间是一个红色的拜帖,看起来非常的诡异。

  刘浪壮着胆子打开拜帖,就在他打开的同时,一只老鸹从眼前飞过,吓了他一跳,之后就刮起了大风。

  此时拜帖上面的字也映入了眼帘,就看上面用毛笔写着:七月十七乃良辰吉日,亥时迎亲队准时出发,望早日安排好刘郎后事。

  七月十七正是刘浪的生日,而那一天他刚好十八岁!

  吓的刘浪将手中的红色拜帖直接一扔,这显然是与刘浪订婚的异人送来的。

  “我爷爷刚刚仙去,你这异人就找上门来,当真以为我好欺负了!”刘浪壮着胆子喊着。

  但夜色下只传来了他的回声,送来拜帖的异人显然已经离开了,或者说根本不屑于回复他。

  “现在离七月十七就剩下最后三十天了,看来得在这段时间里找到爷爷让我找的女子成婚才行!”刘浪一边说一边看到了自己颤抖的双手。

  他连忙两手紧握在一起,最后干脆拍打起了自己的手背:“我还真是个废物,爷爷刚走我就这么害怕,那不是让他老人家失望了。”

  “在怎么说老子也是刘家第66代风水传人,生下来就是为了跟那些异人做对,大不了就是一死,有什么好怕的,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我刘浪就要活出点风水世家该有的样子!”

  说到这里,刘浪捡起了地上的拜帖,直接收了起来,眼神坚定的他不在彷徨,身上出现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势!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麻衣废婿》

第三章 阵法


  自拜帖出现以后,倒也没有在出什么事情。

  守灵的时间终于过了,刘浪赶忙按照爷爷的交代在院子里挖了一个大坑,把棺材埋进去。

  墙角立上十三根佛香,刘浪将自己的食指割破,鲜血抹在每一根佛香上,燃烧的佛香罩上了一层淡薄的红光,看起来很是妖异。

  之后刘浪嘴里念叨着:“上乾下坤,气分阴阳,金刚怒目入我门,立得佛前十三香,保我金身开太平,平安大道身前行!”

  念完这段咒语之后,刘浪的身上出现了一层暗淡的金色光晕,跟整个院子连在了一起,这显然是爷爷所说的阵法起到了作用。

  现在他身上的气息已经被爷爷的气息所覆盖,就算是离开这个院子,此法也能保证在一段时间里异人找不到他。

  做完这一切,刘浪跪下来冲着棺材埋葬的位置磕了三个响头。

  “爷爷,您老人家安心去吧,等到孙儿将风水秘术吃透,必然会找到父亲,把您迁至一处风水宝地安息,不会在让您被异人所叨扰,孙儿在此立下誓言!”

  刘浪磕完头也不在墨迹,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行李就离开了这个住了十七年的家。

  随着通村巴士的摇晃,还有车上的臭脚丫子味,经历了人挤人的一个半小时,刘浪总算是来到了城里。

  他随着人群出站,就听到身边的人都在议论。

  “你听说没有,西城富商林半城,为女儿招婿,据说是今晚就要举办一个宴会。”

  “这么大的新闻怎么可能没有听说,要说这林半城自从出现以后,就没有脱离过首富的位置,也不知道他现在有多少财力了,要是能入他的眼,那就是原地飞升啊!”

  “你当是修仙啊,还原地飞升,不过要是能成为林家的女婿,这软饭就能吃一辈子了啊,哈哈哈!”

  “看你这一脸的猪哥相,我看你还是别想了,这林家挑选女婿,那肯定是需要精英的,咱们这些屌丝最多就是凑凑热闹罢了。”

  听着这些流言蜚语,刘浪就在心底盘算这个首富姓林,他的女儿该不会就是自己要找的林姓女子吧?

  他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去找陈伯的店铺,陈伯是爷爷的好朋友,在城里的丧葬一条街开了一家纸扎店。

  之所以会跟刘爷成为朋友,就是因为找刘家解决过几次风水上的事情,这关系就近了许多,经过几十年的相处,更是跟刘浪爷爷成为了知己。

  要说现在人世上刘浪还有什么人是能相信跟依靠的,那就只剩下了这个陈伯。

  找到这家古色古香的纸扎店,刘浪就看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正在烧纸,面前的火盆里面已经堆积了厚厚的灰烬,足以证明这个老头子已经烧了很久了。

  进店之后,发现店内有不少驱邪镇宅的材料和物件,这陈伯虽不是一个强大的风水师,但也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卖手,专卖风水材料。

  “你来了,先给你爷爷烧点纸吧,没想到他比我走的早,就留下了我这个孤老头子,这知己难寻啊!”没等刘浪开口,陈伯就先一步说道。

  刘浪只能老老实实的坐在一边,跟陈伯一起往火盆里面加元宝,他没想到陈伯已经知道消息了,并且在给爷爷送物资,心中一阵感动。

  但接下来陈伯的话就让刘浪大跌眼镜了。

  “刘家小子,你爷爷把你拉扯大,一直没有给你找个后奶,你说他现在人都去了,会不会寂寞啊,咱们要不要给他烧个老太太下去,要知道现在的潮流比较流行烧这个。”

  “你看看我这里什么款式的都有,这个是邻家姑娘版本的,还有这个是明星款,这个就厉害了,是爆款二次元的,做工精细,给你爷爷捎下去,他绝对会感叹你孝顺。”

  看着陈伯手指的方向,刘浪是一个脑袋两个大,别说这些纸人确实做工精细,但是怎么看怎么奇怪,烧这些玩意他怕自己做梦爷爷来找自己。

  “我说陈伯,咱还是传统一点吧,搞点金元宝什么的就好了,还是先说正事吧,是爷爷让我在他去了以后来找你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麻衣废婿》

第四章 灯红酒绿


  “行了,你小子年轻人怎么就接受不了这些呢,你爷爷交代的事情我已经办好了,林半城今天晚上会办一个宴会,招上门女婿,而他的女儿八字命理就是你要找的。”

  “你也知道林半城是首富,外面都是他家里的消息,这个我就不多说了,还有另外一个是东城的风水世家,家里也姓林,有个女儿出落的很水灵,这两家你随便选一家看得上的吧!”

  说话间陈伯拿出了两张照片。

  “这个叫林雪莺的是西城林半城的女儿,也就是首富家的千金,今晚我就带你去他家的宴会,到了你就见到真人了。”

  “你的生辰八字我也已经交了上去,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

  “这个叫林婉容的是东城风水世家的女儿,想要见到她必须是十天以后的龙门大比才行。”

  “你用你家传的风水秘术看一下,这两家那个女娃适合你,你的时间不多了,得专心攻克一个,不然的话你小子后半生就凄凉了,好好想想。”

  这时候刘浪早已经听不到陈伯在说什么了,而是被自己手中的照片彻底的迷住了。

  林雪莺是哪种比较干练的美,在照片上就能看出来她眉间有着一股傲气,通俗点来说就是女王范,一张冷艳冰霜的脸让人有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

  林婉容则完完全全是另外一种风格,照片上的她眉间是一种充满阳光积极向上的感觉,嘴角挂着温柔的笑容,脸上微微两个小酒窝让人迷醉。

  最重要的是林婉容有着一双清澈干净的大眼睛,让人一眼望去,似乎是活在她的眼中界一般。

  就在这个时候陈伯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脑袋上:“你小子跟我年轻的时候有的一拼啊,看到美女就是这个德行,真不知道你是你爷爷的种还是我的种。”

  “陈伯,不带这样骂人的啊,我爷爷刚走,你就这样大不敬,小心他晚上去找你算账。”

  “奶奶的,小兔崽你你吓我是不是,赶紧去收拾一下,我这就带你去林雪莺家的宴会,带你去见见世面!”

  收拾妥当,陈伯带着刘浪来到了晚会现场。

  宴会的大厅当中,聚集了这个城市不少的青年才俊,所有人都挤破了脑袋想要进入林家。

  得到这个上门女婿的机会,说白了所有人都做梦想要美人财富尽入囊中。

  看到刘浪进来,不少人都是一副鄙夷的脸色对他指指点点。

  “你看那边那个家伙,毛还没长齐就来了吧,一身的补丁,不知道是从那个山沟沟窜出来的,还妄想成为林半城的乘龙快婿。”

  “是啊,现在真是什么样子的人都有啊,就算是想要碰碰运气,好歹也得给自己投资一点吧,弄身像样的衣服是最起码的。”

  因为从小跟随爷爷修炼,所以刘浪的听力很好,对于这些指指点点他全部都听在自己的耳朵当中,但他并没有生气。

  他不屑于跟这些人争个高低,虽然身上的衣服补丁不少,但是刘浪骨子里的傲气不允许他跟一群吃软饭的家伙争风吃醋。

  就在这个时候林半城带着林雪莺走到了宴会厅的最前面,老人家先是打量了一番大厅当中的人,之后才开始摆弄话筒。

  林半城终于摆弄好了话筒,这才颤声说道:“各位来到这里想必都是为了我林家招婿的事情来的吧,我没想到我林家只是发出了一个消息,就能引来这么多的青年俊杰,我很高兴。”

  “站在我身边的就是小女林雪莺,本人年老体衰,已经逐步退出林家的生意决策了,现在都是雪莺在打理林家的生意,但是她一个女孩子,不成家的话老朽始终不能放心。”

  “老朽现在只剩下了一个愿望,那就是临死之前能够看到孙儿出生,这样我林家多少后继有人,老朽就不再担心了,所以就有了今天的选婿。”

  林半城不亏是首富,只是三两句话就把自己的用意说明白了,之后就是交代下面的人让宾客尽欢,吃好喝好,就在自己的女儿搀扶下走入了人群。

  霎时间不少打扮的光鲜亮丽的男子就凑了过去,有的卖弄自己的学识,有的则是提及自己的家世,更有甚者直接开始展现自己的健美身材。

  总之为了能在林半城面前留下一点印象,这些男人早已经放弃了自己的尊严,如同商场之中的商品一般,在一些引荐人的带动下极力的卖弄自己的优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麻衣废婿》

第五章 为富不仁


  这个时候林半城注意到了满身补丁的刘浪,这个老家伙双眼一亮,二话没说就走了过来。

  “小家伙,看你这样子很面生,不是我们这边的人吧,你是肚子饿了进来吃饭,还是来参加我们林家的选婿?”林半城直接出声问道。

  刘浪没想到这个老爷子会直接过来找他说话,多少有点惊讶。

  “我今天刚刚来到这里,听说了你这位首富选婿的事情,就想来看看。”

  听了刘浪的回答,林半城眼中精光四射。

  看来还真是个外乡来的小子,就身上这身衣服,怕也是穷人家的孩子,就算是出事了,恐怕也没有多少人会注意到,到时候随便打点一番,也就过去了,没人会在意世界上有没有这样一个人。

  并且送上来的八字也很符合,这么说来,他算是我最合适的人选了。

  林半城一边上下打量刘浪,一边频频点头,脸上的表情变得越来越欢喜,这让刘浪很不舒服。

  “小伙子,我看你为人真诚,也算是一个赤诚之人了,我林家不缺别的,要的就是赤诚之人,你愿不愿意当我们林家的女婿,迈入我们林家的大门?”

  林半城已经是十拿九稳了,他觉得刘浪根本就不会拒绝他,因为他太了解人性了,有这样一个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机会,就算是男人也不可能轻易放弃的。

  本来刘浪对于林半城也没啥,但是现在离得近了,发现这老人家身上环绕着一股阴煞之气。

  想也没想,刘浪就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眼皮,心中默念:“无根无萍天上水,识人知性一眼通!”

  随着心中咒语的默念,刘浪认真看着林半城的脸,很快就明白了个大概。

  “林伯父,我不能答应你的这个要求。”刘浪的话让林半城先是一愣,随即就满脸怒气。

  “怎么,你觉得我女儿配不上你吗,还是你觉得我林家太小了,容不下你这尊大神?”林半城气势逼人的说道。

  其实刚才刘浪伸手摸自己的眼皮,是把一些无根之水蹭在了眼皮上,这无根之水其实就是雨水,这都是他之前收集好的。

  而这是刘家风水秘术当中看人的一种,把无根之水抹在眼皮上,然后在心中默念咒语,定睛仔细去看自己要看的人,就能看出一些因果循环来。

  刘家人一般管这个叫做一眼通,算是祖传风水当中的一个小神通吧。

  刘浪正是看出来了点什么,才拒绝了林半城。

  “林伯父如果你想要活命,要在明晚的子时子刻找我,然后我会帮你解决麻烦,让缠绕着你的事情彻底化解,之后我们在来谈别的事情。”刘浪认真的说道。

  其实这已经是刘浪躲不过去的因果了,要是林半城不主动找他说话,那还什么事情都没有,问题是老爷子主动接触他了,他也用一眼通看了老爷子,所以这事情就跟他有了关系。

  说白了也怪刘浪自己找麻烦,要是不看这一眼的话,什么事情都没有,现在倒好,不去帮忙都不行了。

  林半城听了刘浪这么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脸色大变,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原样,只是看他的眼神变了一些。

  “那好吧,就按照你说的明晚子时子刻我来找你,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办法解决我的事情。”林半城喜笑颜开的说道。

  之后说了一些废话,宴会也到了结束的时候,陈伯找到刘浪一起离开。

  而林半城看着刘浪的背影,脸上的表情很是狠厉。

  走在回去的路上,陈伯满脸担心的说道:“小子,刚才林半城找我说过了,他认定你了,就你的八字跟他女儿最合。”

  “之前是我没有注意这些,但是今天看来这个林半城身上似乎有点问题,我没有你爷爷那个本事,但还是能看出来一点,但这一切都已经晚了。”

  “都是你陈伯我不查,现在给你惹上了麻烦,林半城应该不会轻易放过你的,不行你就离开这里吧?”

  看着陈伯一脸的担心,刘浪明白他是真的关心自己,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说道:“陈伯你放心吧,爷爷既然让我来这里,肯定有他的道理,说不定他老人家早就算到了这一点。”

  “而且我也看出来了林半城身上的问题,他的钱恐怕来的并不干净,能有这么大的家业,多半是背地里做了一些有损阴德的事情,他怕是也懂一点风水。”

  “陈伯你别担心,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麻衣废婿》

第六章 背山靠水


  第二天一早,刘浪就早早去了林半城家的地址,这里是一栋修建在西城僻静处的别墅,别墅里面引进了附近的山泉水,做成了一个活水,这应该都是林半城自己装修的。

  这豪宅现在背山靠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风水宝地,山本就稳,可以起到安宅的好处,在华夏的文化当中更是有着靠山一说,而水则是财,财活方能生生不息源源不断。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温养,这个地方早就成为了一个能保人健康富贵的地方,谁家住在里面都是会改变自身的气运的,何况整个林家已经在这里矗立了几十年了。

  但这样的风水布局应该通透温暖,让人舒服,但现在这个林家的豪宅却是阴气森森,整个豪宅都笼罩着一层阴霾,越是靠近,刘浪身上的鸡皮疙瘩就越多。

  在暗处能观察到院子里的保安,这些保安的印堂都微微发黑,明显是被这个地方的风水影响了,按理来说就这个风水,这些保安应该也会跟着沾光。

  但现在的情况就是,在林半城家里做事的下人,不倒霉都已经是万幸了,气运上面是别想沾一点光,林家肯定隐藏着大秘密!

  想着这些刘浪就准备找个地方翻墙进去看看,但是却正好碰到了要出门的林雪莺,就看她面色阴沉,即便是化过妆都挡不住她脸上的黑气。

  隐隐之中刘浪感觉到一股霉气环绕着林雪莺,明显是气虚体弱遭了灾。

  “林小姐,咱们能不能聊一聊?”刘浪直接挡住了林雪莺的去路问道。

  “你怎么来这里了,你快走吧,要是被我父亲看到了,你就走不了了。”林雪莺连忙说道。

  “林小姐,我看你行气不畅,家里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昨天我就看你父亲不对了,今天就是专门来给你家解决问题的!”

  “我家的问题你根本就解决不了,你还是快走吧,如果你缺钱的话我可以给你,你完全不用趟这个浑水,你我刚刚认识,不适合做夫妻。”

  林雪莺只是一个劲的撵刘浪走,明显是害怕把刘浪卷进自己家的事情里面。

  “你不说的话,怎么知道我就解决不了你家的问题呢?”刘浪明白想要知道林家的事情,从林雪莺的嘴里是最容易的。

  要是错过了这个机会,就得废老鼻子劲了,所以他干脆就逼了一下林雪莺。

  看着刘浪不像是开玩笑,林雪莺叹了口气,这才说道:“我父亲比较相信风水,近来我家的生意开始出现问题,家宅也并不安宁,总是会出现一些奇怪的事情。”

  “所以父亲就找了一个老道士看了看我家的问题,哪成想老道士说我家的问题现在需要一个年轻人来给我家镇宅才行,并且给了我父亲一个出生日期的要求。”

  “而你的八字年月日之类的跟这个日期非常的相符,加上你的外形跟老道士所说的吻合,父亲就想要让你来给我们家镇宅。”

  “一开始我觉得不会出什么大事,不就是一个骗钱的老道士吗,但是昨天我家里死人了,都死的非常奇怪,而且父亲越来越着急了。”

  “我偷听了他跟老道士的对话,发现镇宅不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你要是真的住进来,那就什么都晚了,我们家的事情我不想让你一个无辜人卷进来。”

  虽然林雪莺说的比较含蓄,但是刘浪一猜就能猜到老道士肯定是出什么不好的馊主意了,要是选中的不是他,恐怕被选中的人不死也得残废。

  这世上可是有着不少邪术可以帮人改运,比如东南亚的降头养小鬼,道家也有一些,但是名门正派一般是不会用的,带来的影响太大了。

  可这并不妨碍一些歪门邪道的家伙打坏注意。

  “看来你家还真是挺危险的,但就你现在这个样子回去,应该也不会安全,你跟我一起走吧。”刘浪说完就拉起了林雪莺的胳膊,准备带她一起离开。

  一是这姑娘有一个善心,救这样一个人能积累不少功德,另外一个原因就是这姑娘现在的情况,留在这个凶宅里面太危险了。

  现在林雪莺能跟他说这么多,也算是一种因果,所以刘浪不能坐视不理。

  而就在他们刚刚走出两步,就被几人从后面抓住了,即便是刘浪有点功夫,但是面对这些早已经准备好并且是偷袭的壮汉,他还是被打晕了过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麻衣废婿》

第七章 身陷囹圄


等到刘浪起来以后发现,自己已经被绑了起来,林半城就站在他的面前,林雪莺被两个恶仆抓住。

  “你倒是有点胆识,既然已经来了,怎么不进来坐坐,还要带着我的女儿一起走,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不过既然你敢来,那就别回去了,反正阵法早开启晚开启都是一样的,你就认命吧。”

  还没等刘浪说话,林雪莺就先开口了:“父亲,你就放过他吧,咱们家的事情不应该让他来承担。”

  “你都已经错了这么多年了,不要在执迷不悟了,这样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林半城直接给了林雪莺一巴掌:“吃里扒外的东西,我养了你这么多年,现在林家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为了一个外人你来求情。”

  “你知道不知道为父要是不这样做,咱们家就完了,就再也没有翻身的可能了,而且你我父女也不会有好下场!”

  林雪莺嘴角被打出了血,一脸不解的看着自己的父亲,林半城也有点意外自己竟然没有控制住动手打了女儿。

  但这个时候并不是后悔的时候,林半城让下人把林雪莺带了下去,整个房间里面就剩下了他跟刘浪两个人。

  “林半城,你现在已经被迷了心智了,是不是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脾气了,你要是再不回头,你全家人都得被你害死!”刘浪厉声喝道。

  “回头?我怎么回头,你是不会明白我的苦衷的,不过你放心,每年的今天我都会给你送些纸钱过去的,你是我们林家的恩人,我是不会忘记你的。”

  “只是开启阵法的过程可能有些痛苦,不过你忍忍就过去了,切记不要挣扎,你越是挣扎就会感到越是痛苦。”

  林半城说到这里,整个人脸上开始出现一些斑点,表情也变得癫狂了起来,显然是失了智。

  这些斑点并不是老年斑之类正常的斑点,而是只有尸体才会出现的尸斑,这些尸斑还算暗淡,一般人看不出来,但在刘浪的眼中却是非常的扎眼。

  刘浪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去观察林半城,他很快就被扔进了这栋别墅的地下一层。

  这里就跟一些恐怖片的古堡地下室一样,墙壁上有着火把,空间很大,并且有着很多延伸出来的通道,不知道通往哪里。

  随处可见的一些酒桶还有储存的物资,让这个地方显得比较拥挤。

  但在这里刘浪感觉到很是阴森,浑身上下都感到非常的别扭。

  随着自己的感觉朝着一个通道走去,他很快就发现了一个缩在角落里的女人。

  女人穿着一件白色的裙子,就坐在墙角处,把脸埋在自己的双腿膝盖中间。

  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披散在四周,肩膀不停的耸动着,一双脚赤裸在外。

  刘浪很是小心的走过去,他的神经已经紧绷到了极点,在这样的地下室出现这样一个女人,这本身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就在他靠近只剩下几步的距离以后,女人猛地抬起了头,那是一张凄凉污秽的面庞。

  一看就是经历了很多磨难才会形成的面容。

  而就是这个时候,女人身上散发出一股阴晦的能量波动。

  不对,这不是人!

  这应该是一个地缚灵,没想到林半城竟然在自家地下室囚禁了一个地缚灵!

  这应该就是他发家的原因,难怪我会觉得这栋房子很是邪性。

  就在刘浪想着这些的时候,地缚灵直接对他发动了进攻,地缚灵本身就是恶灵的一种,喜食人肉。

  现在刘浪出现在这里,并且在她的感应范围内,一下子就激起了她的食欲。

  一只手掌带着呼啸的风声抓向了刘浪的面门,这手掌上的指甲很长,并且已经是深深的黑色了。

  这已经不能称之为手了,而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利爪,恐怕锋利程度已经不逊色于一般的刀具了。

  要是被这爪子抓上一下,不死也得脱层皮。

  刘浪可不敢冒险,毕竟肉体上的疼痛还是轻的,最重要的是地缚灵身上的阴晦力量,被这东西缠上的话,是要倒霉一辈子的。

  “九天离火朱雀舞,四方神木青龙盘,海渊水灵玄武镇,五岳中庭白虎行!”刘浪一边念咒一边结印。

  在地缚灵快要攻击到他的时候,一掌拍在了地缚灵的额头上。

  隐约之间可以听到龙吟虎啸凤唳龟喘,似乎四方神兽就在刘浪身边一般。

  趁着地缚灵被暂时驱散的空档,刘浪赶忙逃离此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麻衣废婿》

第八章 危险


  刘浪好不容易回到了别墅的上层,但是这里的情况让他发懵。

  只见几个仆人歪倒在地上,已经陷入了昏迷。

  刘浪走到昏迷之人的面前,一番探查发现这些人都是阴气入体,要是置之不理的话,最终就会因为阴盛阳缺而死。

  他显然是不能放任这样的情况出现的,毕竟学了这么长时间的风水秘术,不能见死不救!

  这种创伤会出现在看不见的功德因果上,即便是身为一个普通人,发现别人昏迷了也是会打急救电话的。

  刘浪二话没说就用随身携带的一把小刀割开了这些仆人的手腕。

  当然了这可不是为了割腕杀人,而是为了将融入血液的阴气彻底的引导出来。

  就看他将一张张黄色的符纸拿出来,咬开自己的手指,用自己的鲜血在符纸上写下符咒,往割开的手腕上一拍。

  一阵金光闪过,这些仆人手腕处的黄色符纸开始变黑,很快就漆黑一片了。

  刘浪将这些符纸揭下烧毁,几个仆人的脸色红润了起来,恢复了正常。

  做完这一切的他松了一口气,这几人算是脱离了生命危险。

  将这些仆人安顿好,刘浪就开始在别墅里探查,既然这些仆人已经开始有症状了,哪么这里的人都陷入了危险之中。

  很快他就发现了林雪莺跟林半城,但是现在这两个别墅的主人已经不正常了。

  就看他们神情恍惚,眼神迷离,双手在空中不停的拍打,就像是要抓住什么不存在的东西一般。

  这两人明显不是阴气入体,只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是阴灵附身不成?

  但看这个样子也不像啊,毕竟在他们的身上可没有那种脏东西的味道。

  刘浪一边疑惑一边走到了林雪莺身前,发现她的身上隐隐贴附着一个诅咒。

  这诅咒是用阴气所绘画的,一般人用肉眼根本看不出来,林半城的身上也有着一个一模一样的诅咒。

  刘浪不敢懈怠,直接将两人拉出了屋子,来到了别墅外面的院子,把两人放在地上。

  刘浪二话不说就找了个罐子放在身上,嘘嘘的来了一杯童子尿。

  这玩意可是至阳之物,这里可没有黑狗血之类的玩意,现在只能就地取材。

  做好这一切以后,他直接用罐子在林雪莺跟林半城身边画了一个大大的圆形,还好这一泡足够多,不然圆都画不完。

  这其实是为了锁阳,将空气当中的阳气朝着圆圈里面引导压缩,以此来对抗两人身上的阴气。

  之后刘浪进入圆圈,将十几张符纸拿出来,用自己随身携带的朱砂笔沾着自己的童子尿,三下五除二一整套的符咒就已经画好了。

  将这些符咒贴在林雪莺跟林半城被画下阴咒的地方,三五分钟之后,两人慢慢转醒,符咒也全部燃烧殆尽了。

  也不知道是谁这么狠,在这两人身上下阴咒,看来林家的事情还存在一个幕后黑手。

  就在刘浪思考的时候,林雪莺跟林半城也彻底清醒过来了。

  “我们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躺在这里,刚才发生了什么?”林雪莺有点发懵的问道。

  “你们这是被人下了阴咒了,看来是有人想要害你们父女两人,或者说你们林家一直是对方所养的贡品,时机一到你们就会被献祭。”

  “今天要是没有我的话,你们父女俩现在应该已经死了,不知道成为了什么东西的养料贡品。”刘浪没好气的说道。

  “那看来是你救了我跟父亲,没想到你真的有点本事,谢谢你了。”林雪莺满脸歉意的说道。

  “行了吧,我也是为了我自己,刚才我在地下室发现了一个地缚灵,好像是被镇压在你家宅子地下,要不是我有点本事现在已经死了,更别提救你们父女俩了。”

  “我想这件事情你们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吧?”刘浪毫不客气的问道。

  “地缚灵?那是我妈妈,父亲说她死的冤枉,不能去投胎,就只能让她生活在我们身边,用灵体的形态,这样我们还能保护她。”

  “不能投胎,那怎么会被镇压在下面?”刘浪很是疑惑。

  “我来给你解释吧,雪莺你去这个地址帮我取一件东西,你去了会有人告诉你怎么做的,这关乎到咱们整个林家,我只信得过你。”

  林雪莺虽然疑惑,但还是听林半城的离开了,刘浪也没打断,他看出来了,林半城是不想自己的女儿知道真相。

  这是要跟我坦白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麻衣废婿》

第八章 危险


  刘浪好不容易回到了别墅的上层,但是这里的情况让他发懵。

  只见几个仆人歪倒在地上,已经陷入了昏迷。

  刘浪走到昏迷之人的面前,一番探查发现这些人都是阴气入体,要是置之不理的话,最终就会因为阴盛阳缺而死。

  他显然是不能放任这样的情况出现的,毕竟学了这么长时间的风水秘术,不能见死不救!

  这种创伤会出现在看不见的功德因果上,即便是身为一个普通人,发现别人昏迷了也是会打急救电话的。

  刘浪二话没说就用随身携带的一把小刀割开了这些仆人的手腕。

  当然了这可不是为了割腕杀人,而是为了将融入血液的阴气彻底的引导出来。

  就看他将一张张黄色的符纸拿出来,咬开自己的手指,用自己的鲜血在符纸上写下符咒,往割开的手腕上一拍。

  一阵金光闪过,这些仆人手腕处的黄色符纸开始变黑,很快就漆黑一片了。

  刘浪将这些符纸揭下烧毁,几个仆人的脸色红润了起来,恢复了正常。

  做完这一切的他松了一口气,这几人算是脱离了生命危险。

  将这些仆人安顿好,刘浪就开始在别墅里探查,既然这些仆人已经开始有症状了,哪么这里的人都陷入了危险之中。

  很快他就发现了林雪莺跟林半城,但是现在这两个别墅的主人已经不正常了。

  就看他们神情恍惚,眼神迷离,双手在空中不停的拍打,就像是要抓住什么不存在的东西一般。

  这两人明显不是阴气入体,只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是阴灵附身不成?

  但看这个样子也不像啊,毕竟在他们的身上可没有那种脏东西的味道。

  刘浪一边疑惑一边走到了林雪莺身前,发现她的身上隐隐贴附着一个诅咒。

  这诅咒是用阴气所绘画的,一般人用肉眼根本看不出来,林半城的身上也有着一个一模一样的诅咒。

  刘浪不敢懈怠,直接将两人拉出了屋子,来到了别墅外面的院子,把两人放在地上。

  刘浪二话不说就找了个罐子放在身上,嘘嘘的来了一杯童子尿。

  这玩意可是至阳之物,这里可没有黑狗血之类的玩意,现在只能就地取材。

  做好这一切以后,他直接用罐子在林雪莺跟林半城身边画了一个大大的圆形,还好这一泡足够多,不然圆都画不完。

  这其实是为了锁阳,将空气当中的阳气朝着圆圈里面引导压缩,以此来对抗两人身上的阴气。

  之后刘浪进入圆圈,将十几张符纸拿出来,用自己随身携带的朱砂笔沾着自己的童子尿,三下五除二一整套的符咒就已经画好了。

  将这些符咒贴在林雪莺跟林半城被画下阴咒的地方,三五分钟之后,两人慢慢转醒,符咒也全部燃烧殆尽了。

  也不知道是谁这么狠,在这两人身上下阴咒,看来林家的事情还存在一个幕后黑手。

  就在刘浪思考的时候,林雪莺跟林半城也彻底清醒过来了。

  “我们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躺在这里,刚才发生了什么?”林雪莺有点发懵的问道。

  “你们这是被人下了阴咒了,看来是有人想要害你们父女两人,或者说你们林家一直是对方所养的贡品,时机一到你们就会被献祭。”

  “今天要是没有我的话,你们父女俩现在应该已经死了,不知道成为了什么东西的养料贡品。”刘浪没好气的说道。

  “那看来是你救了我跟父亲,没想到你真的有点本事,谢谢你了。”林雪莺满脸歉意的说道。

  “行了吧,我也是为了我自己,刚才我在地下室发现了一个地缚灵,好像是被镇压在你家宅子地下,要不是我有点本事现在已经死了,更别提救你们父女俩了。”

  “我想这件事情你们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吧?”刘浪毫不客气的问道。

  “地缚灵?那是我妈妈,父亲说她死的冤枉,不能去投胎,就只能让她生活在我们身边,用灵体的形态,这样我们还能保护她。”

  “不能投胎,那怎么会被镇压在下面?”刘浪很是疑惑。

  “我来给你解释吧,雪莺你去这个地址帮我取一件东西,你去了会有人告诉你怎么做的,这关乎到咱们整个林家,我只信得过你。”

  林雪莺虽然疑惑,但还是听林半城的离开了,刘浪也没打断,他看出来了,林半城是不想自己的女儿知道真相。

  这是要跟我坦白了?

继续阅读《麻衣废婿》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