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意欢,厉墨衍(夫人,厉总他又吃醋了)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夫人,厉总他又吃醋了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榴芒
简介:厉墨衍高冷矜贵,稳重自持,却独独栽在了唐意欢的身上
从进包厢看到有人搂着唐意欢的那一刻开始,他心里的不爽就越来越浓烈
寻着借口,厉墨衍出了包厢,将走廊尽头的女人圈进怀里恶狠狠地吻
“厉墨衍,你个臭流氓,人渣
”看着眼前气急败坏眼睛红红的女人,被咬被推又被打,厉墨衍却没有一丝的怒意
而唐意欢不知道的是,此刻,男人满脑子琢磨的,都是如何把她变成自己的女人
后来,唐意欢出了国,厉墨衍一路追去,却无功而返
后来的后来,厉墨衍抱着唐意欢的胳膊撒娇,“老婆,咱儿子动不动就打人呀,是不是遗传了你小时候的坏毛病?”“放屁!”“老婆,别动不动就爆出口,实在是有损你厉总夫人的形象
”“不喜欢可以离……”唐意欢话音未落,厉墨衍赶紧抬手捂住了她的嘴巴:“老婆,咱能别说离字吗?”“那分……”“也别说分字
”“那滚!”=========================
角色:唐意欢,厉墨衍
唐意欢,厉墨衍(夫人,厉总他又吃醋了)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夫人,厉总他又吃醋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哇靠,也太劲爆了吧,这也能直播,外国人果然不一样!”

“什么?”

唐意欢和几个同学正在酒店大堂里等辅导老师来布置晚上的任务,忽然听到身边同学的惊叹声,她好奇地凑了过去。

当一眼看到手机屏幕上时,她不由地微微瞪大了双眼。

虽然看不到画面里男女的脸,可是,女人脚上的那条Tiffany脚链,唐意欢又怎么可能不认识。

那是季舒曼前几天二十一岁生日的时候,她亲手送出去的。

天哪!

要是有人泄露出去视频的女主角是季舒曼,那季舒曼岂不是完了?

顾不及多考虑,唐意欢拔腿往电梯口的方向冲去,边冲边掏出手机给季舒曼打电话。

只是,手机一直响一直响,却根本没有人接听。

这个季舒曼,疯了吧!

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刚才视频里的场景应该就在季舒曼的房间里。

“砰砰砰!”从电梯出来,冲到季舒曼的房门前,唐意欢直接砸门。

“咔嚓!”“啊!”

唐意欢才砸了几下,房门立刻就被从里面拉开了,只是令她万万没有料到的是,门一拉开,就有一只滚烫的大掌一把拽住了她扬在半空中的手腕,然后将她用力往里一拉……

“砰!”

“唔!”

下一秒,门被关上,然后,一个身形高大挺拔的男人朝她压了下来,浑身滚烫,半个字也没不说,直接攫住了她的双唇。

蓦地,唐意欢惊恐地瞪大了双眼。

房间里漆黑一片,就连窗帘也拉的非常严密,没有一丝的亮光透了进来。

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唐意欢开始疯狂地挣扎,反抗,嘶喊!

“嗯……混!蛋!放开我!”

可是,男人不管不顾,没有丝毫怜惜。

慢慢地,唐意欢的眼睛适应了黑暗,看着眼前像野兽般的男人,下一秒,狠狠地用力咬住了他。

“嗯~”

男人吃痛,一声闷哼,终于停了下来。

就在唐意欢抓紧时机去握上门把想要逃离的时候,男人的一条长臂却忽然缠了过来,一把圈住了她的腰肢,然后用力往上一提,瞬间,唐意欢双脚离地,被男人紧箍着拎了起来大步离开了门边。

“你是谁?放开我!放开……”“唔!”

拼命挣扎着,唐意欢的一个“我”字还没有落下,便被男人重重地甩到了大床上......

……

昏睡过去,唐意欢再次醒来,已经下半夜。

记忆回笼,当不经意间碰到身边熟睡的男人时,唐意欢吓的浑身打了一个冷颤,下一秒,她所有的想法便只有一个字,逃!

赶紧的,她蹑手蹑脚地下床,然后,轻轻打开衣柜摸出一件浴袍套上,打着赤脚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来到门口,确定床上的男人还没有醒,马上,以最快的速度,唐意欢一把拉开门,往外冲去,生怕晚一秒,她就彻底完蛋了。

也就在她逃出房间的时候,对面房间的门从里拉开,裹着同样一身浴袍的季舒曼从里面走了出来,一眼看到从对面房间冲出来,打着赤脚头发凌乱的女人时,季舒曼不由瞪大了双眼。

——那不是唐意欢吗?她的房间可不是在这一层,而是在楼下一层。

“意欢!”

本能地,季舒曼叫了一声,可是,唐意欢半丝反应也没有。

这个唐意欢怎么啦?莫非……

倏尔,季舒曼狡黠一笑。

想不到呀,唐意欢居然也这么表里不一。

不过,季舒曼倒是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能让唐意欢背着她那么优秀的男朋友,深更半夜偷偷摸摸在酒店办事。

赶紧地,季舒曼关上房门,朝对面的房间走去。

唐意欢太慌乱害怕了,只想着逃,连房门都没来得及关上。

此刻,里面大床上的男人在听到动静之后,已经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只是,强烈的药性过后,他的身体反应还没有那么敏捷,需要一点点时间来适应。

摸索着,男人打开了床头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夫人,厉总他又吃醋了》

第2章


季舒曼走到床前,乍然亮起的床头灯让她猛地一惊。

“啊!”

下一瞬,她一声尖呼,原本站在床边的她已经跌进了柔软的大床里。

“昨晚的女人,是你?”

季舒曼害怕地闭上了双眼,只是,在头顶低哑醇厚还带着几分慵懒的性感嗓音响起时,她立刻就被取悦了。

这么好听的声音,她还是第一次听到。

所以,慢慢地,季舒曼睁开了双眼。

当头顶那张如刀削斧刻般的面庞映入眼帘的时候,霎那,季舒曼瞪大了双眼。

“厉……厉墨衍!”

眼前的男人,居然会是厉墨衍,季舒曼怎么也不敢相信。

要知道,厉墨衍可是京建实业和瑞达两大集团的继承人,自哈佛研究生毕业后,三年来一直在海外管理分公司,开拓京建实业的海外市场,他什么时候回来了?

看着身下的季舒曼,蓦地,厉墨衍狭长的眉峰拧了起来,下一秒,他直接翻身下床,一边捞起地毯上的衣服往身上套一边冷冷问道,“你认识我?”

和刚才的声音,截然不同!

看着床边身形挺拔颀长,浑身上下的每一处都跟他的脸一样好看的男人,季舒曼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红着脸无比娇涩地点头,“季氏董事长季仲阳是我伯父,厉董事长六十岁寿宴的时候,我跟我伯父去了,我叫季舒曼。”

“季舒曼。”厉墨衍套上衬衫,回头,眯起深邃的黑眸淡淡觑她一眼,在无意间瞥到白色床单上的那抹梅红时,湛黑的瞳仁,倏尔一沉。

“天亮后,到瑞达集团来找我,我会尽我所能,满足你一个心愿。”

话落,厉墨衍迈开长腿,大步离开。

……

“老板。”

从房间出来,厉墨衍拨通了助理的手机。

“药谁下的?”没有半个字的废话,厉墨衍冷声问道。

“华庭的老板刘茂山,还安排了几个女的去了顶楼的套房,吩咐那些女的录视频给他。”哪怕是凌晨三四点,刚被电话吵醒,见到是厉墨衍的电话,助理一秒钟便进入了精神高度集中的战备状态。

“今天太阳下山之前,我要看到华庭破产倒闭的消息。”

“是,老板。”

幸好,厉墨衍在发现自己中药后有预料,没有回顶楼的套房,而是让他随便开了一间普通的客房,要不然,刘茂山只怕会死无全尸。

挂断电话,厉墨衍已经来到电梯口。

可是,按下电梯下行键,却全然没有反应。

所有的电梯都停运了。

看了一下,十三楼,不算高,厉墨衍转身,往安全通道走去。

就在他推门进入安全通道的时候,女孩压抑的呜咽声立刻传来,好像是在楼下。

倏尔,他狭长的眉峰一拧,却并没有停止下楼的脚步。

楼下,“死里逃生”的唐意欢缩在角落里,浑身都抑制不住的在颤抖。

直到这一刻为止,她仍旧不敢相信过去的六七个小时所发生的一切。

那个男人,那个她完全不知道是谁也完全不知道长什么样子的男人就像一头失控的野兽般,一遍一遍,几乎将她彻底击碎。

忽然,有脚步声传来,唐意欢一惊,蓦地抬头望去。

一眼对上的,是男人一双深邃如夜幕般湛黑的眸子。

男人的眸光清亮,仿佛带着电,似乎一眼便能将人击穿。

倏尔一个激灵,唐意欢立刻低下头去,愈发拼命地将自己缩成了一团,身体却抑制不住,颤抖的愈发厉害了。

厉墨衍眯着眼前长发凌乱,一双澄亮亮的眸子里全是惊恐与慌乱,白净的小脸上布满泪水,宽大的浴袍下,纤细的身子颤抖的跟筛糠似的唐意欢,那深邃的黑眸,莫名地沉了沉。

虽然安全通道内光线并不怎么好,可是,厉墨衍却还是眼尖的发现,唐意欢脖子和浴袍下露出的那一小片胸前,一道道深深浅浅的暧昧痕迹。

“要帮忙吗?”鬼使神差的,向来在所有人面前都是冷漠到不近人情的厉墨衍居然主动对唐意欢开了口。

“不……不用!”或许,是眼前的男人太过高大挺拔,身形居然跟房间里的那个男人相似,唐意欢一时间更加害怕了,“你走!赶紧走!”

看着那样害怕的不成样子的唐意欢,厉墨衍菲薄的性感唇角,却忽的一勾,弯起一抹浅浅的意味难明的弧度。

下一秒,他直接迈开长腿,从她身边越过。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夫人,厉总他又吃醋了》

第3章


“意欢,你这是怎么啦?”

回到楼下自己的房间前,唐意欢没有了房卡,只得按门铃,和她住同一间的张晓琳拉开门,一眼看到她的样子,不由地瞪大了双眼。

唐意欢低垂着脑袋,双手死死地捂住胸前宽大的浴袍,摇了摇头,一个字也没有说。

“意欢,你去哪了,我们找了你一晚上,打你手机也不接,我们还想着如果明天早上你不出现就要报警啦!”张晓琳一边关上房门一边继续追问。

不过,等她回过头来的时候,唐意欢已经进了浴室,然后,“砰”的一声,浴室的门被关上。

发现事情不对,张晓琳又赶紧过去敲门,“意欢,到底出什么事了呀,你是不是被人欺负了呀?”

“没有!”浴室里,唐意欢脱下浴袍,站在盥洗台前,镜前灯下,看着镜子中浑身遍布青紫痕迹的自己,努力控制着自己解释道,“晓琳,我就是在朋友那玩HIGH了,忘记了时间,什么事也没有!你先睡吧,我想洗个澡。”

既然唐意欢这么说,张晓琳刚才也没有注意到她身上的异常,再加上凌晨三四点,正是睡意最浓的时候,所以,也就没有再追问了,打着哈欠答应了一声,爬回了床上继续睡觉。

浴室里,唐意欢站在盥洗台前怔愣了好一会儿,然后,才放了满满一浴缸的水,滑了进去,拿了毛巾,拼命地往身上搓……

十三楼的房间里,季舒曼还坐在床上,仍旧不敢相信,刚刚的男人,居然是厉墨衍。

那人是厉墨衍呀,不知道多少的女人挖空心思挤破脑袋也只为了能见上一面的厉家唯一继承人,他居然和唐意欢睡了。

不!

不是和唐意欢睡了,而是和她睡了!

想起厉墨衍离开时留下的那句话,赶紧的,季舒曼下床,将地毯上属于唐意欢的衣裤都捡了起来,还有她的手机。

按亮她的手机,看到上面几十通的未接来电,季舒曼立刻关机,然后,拿着所有属于唐意欢的东西,出了房间,见四下无人,她这才又赶紧回了她自己的房间。

回到房间,异常淡定又激动地,季舒曼打电话给人,让人把酒店十三楼走廊里今晚的监控视频处理掉。

这样一来,神不知鬼不觉,就算是到时候厉墨衍察觉出什么不对劲,也不可能查到他睡了的人其实是唐意欢了。

楼下的房间,唐意欢泡在浴缸里,浑身上下搓了两三个小时,直到天空彻底放亮了,听到外面张晓琳起床来敲浴室的门,她才赶紧收拾好自己,去开门。

“你不会在一直都呆在里面吧?”见唐意欢头发还是湿哒哒的在滴水,张晓琳诧异地问道。

唐意欢努力笑笑,“不小心在浴缸里睡着了。”

“那你用完没有,用完我用了。”张晓琳并不多想。

“嗯。”唐意欢点头笑笑,拿了毛巾擦干头发,然后,去拿衣服换。

“叮咚!”“叮咚!”

刚换好衣服,将身上青紫的暧昧痕迹全部遮住,门铃就响了起来。

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唐意欢禁不住浑身轻颤,根本不敢去开门。

“意欢,你怎么不开门呀?”门铃一直响一直响,张晓琳只好跑出来开门。

“意欢呢?”门一拉开,出现在门口的,是唐意欢的男朋友岑少封。

“哦,岑总,意欢在里面呢。”张晓琳满嘴牙膏沫子笑道。

听到唐意欢在里面,岑少封明显松了口气,什么也顾不得,大步越过张晓琳便进了房间。

“意欢!”

“少封。”看到岑少封,下一秒,唐意欢扑进他的怀里,抑制不住,鼻子猛地一酸,泪水涌了起来。

“我一大早听说你失踪了,手机也打不通,吓死我了。”岑少封也抱紧唐意欢,脸上的紧张明显放松了下来。

“对不起!”唐意欢摇头,拼命止住眼泪,“昨晚跟两个朋友出去玩,喝多了点,也不知道把手机扔哪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无比心疼又宠溺地,岑少封轻揉她的长发,“你身上怎么这么烫?”

说着,岑少封松开她,抬手去探她额头的温度,“你发烧了。”

“我……”

“好了,什么也别说,我带你去医院。”

……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夫人,厉总他又吃醋了》

第4章


“墨衍!”

唐意欢和岑少封去了医院,只是普通的风寒感冒,开了些药后两个人便一起离开。

不过,就在他们要上车的时候,岑少封注意到什么,忽然大喊了一声。

唐意欢好奇,顺着岑少封的视线看了过去,当一眼看到侧头朝他们看了过来的男人时,像是做贼被抓个现场的小偷般,赶紧的,唐意欢低垂下了脑袋。

“少封。”

不远处,正下了车要往门诊大楼里走的厉墨衍看到岑少封,又看到与岑少封十指相扣的女人时,他狭长的眉峰淡淡一拢,唇角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浅浅弧度,朝他们走了过去。

“昨天就听说你回来了,没想到是真的,什么时候有空,兄弟几个替你接风洗尘。”看着走了过来的厉墨衍,岑少封笑道。

“正好我也想叫上大家聚一聚。”厉墨衍点头,视线,渐渐移到了唐意欢的身上。

“意欢,这是厉墨衍,京建和瑞达的太子爷。”毫不避讳地,岑少封相互介绍,又看向厉墨衍道,“这是我女朋友,唐意欢。”

“唐意欢。”看着唐意欢,厉墨衍黑眸沉沉,意味难明地重复她的名字。

“对,汉阳餐饮集团唐家。”岑少封简短介绍。

“哦,几年前新落户江北的汉阳餐饮唐家。”厉墨衍笑了笑,讳莫如深。

“你好,厉总。”强行让自己保持镇定,唐意欢看向厉墨衍,对上他那双湛黑的眸子,微微一笑。

厉墨衍的大名,她早就听说过了,只是没想到,昨晚会在那样的情况下遇到他,更没想到,他会和岑少封认识。

如果,他将昨晚看到的告诉岑少封,那么……

“看来唐小姐还是个学生。”眸光淡淡,不带任何情绪地,厉墨衍道。

“是呀,江北大学外语学院大四,很快毕业了。”说着,岑少封看向唐意欢,温柔叮嘱道,“你陪墨衍聊两句,我去开车过来。”

“我……”

“唐小姐,昨天我好像在江北大酒店看到你了,你昨天也在吗?”见唐意欢那么局促,明显不想跟自己单独相处,厉墨衍直接笑眯眯地开口。

“是呀,意欢是这次网球公开赛的翻译志愿者,跟参赛者一起住在江北大酒店。”不等唐意欢回答,岑少封便率先开口。

“哦,原来如此!”意味深长地,厉墨衍点头。

“我去取车,等我一下。”话落,岑少封直接松开唐意欢,大步往停车的方向走去。

“看来,昨晚是唐小姐背着岑总偷欢去了。”待岑少封走远了些,确定听不到两个的声音后,厉墨衍勾着唇,原本就低沉醇厚的嗓音压的更低地开口。

唐意欢看向他,眼里,抑制不住的惊恐划过,但下一秒,却梗着脖子直接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道,“你想怎么样?”

“呵……”看着唐意欢那一脸豁出去的可爱小模样,厉墨衍不禁笑了,“貌似唐小姐昨晚的偷欢经历不太愉快。”

看着他,唐意欢无比倔强,一个字也不说,可眼里却莫名地氤氲起一层淡淡的水汽来。

对上唐意欢那倔强的目光,莫名的,厉墨衍好看的眉峰淡淡一拧,心里竟然涌起一股从未有过的烦躁来。

“放心,被戴绿帽的又不是我,我不会多管闲事。”

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跟唐意欢做出这样的承诺,总之,厉墨衍就是做了。

话落,他直接转身,迈开长腿大步离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夫人,厉总他又吃醋了》

第5章


上午十点多,厉墨衍才回到瑞达办公大楼,季舒曼就来了,不过,来的不止她,还有她的伯父季仲阳。

季家两兄弟,季仲阳和季仲明,不过当家作主的一直是季仲阳。

季仲阳有两个儿子,都不怎么成器,季仲明则只生了季舒曼这一个女儿,因为长的漂亮,季家自然将季舒曼当成了联姻的工具,很多豪门的重要场合上,都能看得到季仲阳带着季舒曼出席。

既然带来了季仲阳,那么季家这次的目标是什么,显然不言而喻了。

“查清楚了么,昨晚季舒曼为什么会在酒店?”见人之前,厉墨衍先问清楚情况。

助理许朝阳点头,恭敬道,“季舒曼是江北大学外语学院的学生,这次举行的网球公开赛,她是翻译自愿者,就住在您对面的那间房,不过,这两天酒店十三楼的监控出了问题,一直没修好,什么也没有记录下来,但季舒曼住在您对面的房间是千真万确的。”

“监控出了问题?!”厉墨衍意味不明地勾唇,“真的出了问题?”

“是的,我们问了酒店的很多人,也查了监控设备,确实是出了问题。”

厉墨衍狭长的眉峰微拧,“让季仲阳和季舒曼进来吧。”

“是。”许朝阳点头,恭敬地退了出去。

没一会儿,季仲阳和季舒曼就进来了,厉墨衍掀眸淡淡觑季舒曼一眼,虽然她化了精致的妆,但脖子上有些暧昧痕迹却并没有彻底遮住,不知道她是不是有意在提醒他什么。

季氏前些年还算风光,但这几年的光景是越来越差了,见到厉墨衍,季仲阳哪怕是做为长辈,也是好一阵寒暄拍马屁,然后,才小心翼翼地话题一转,很是委婉地道,“听舒曼说,昨晚你们很有缘份,竟然遇到了一起。”

厉墨衍勾唇笑笑,笑意却没有一分到达眼底,掀眸淡淡觑向季舒曼问道,“不知道昨晚季小姐是怎么进了我的房间的?”

看着厉墨衍,季舒曼的脸上满满的都是娇羞与爱慕,“昨晚我一直在房间里准备翻译文件,大概八点多吧,我饿了,就想出去弄点吃的,没想到,才一出房门,你就从对面房间里冲出来,一把将我拉走,进了对面的房间。”

监控录像她看了,确保时间和事情大概都能对得上。

“哦,是么?”厉墨衍似笑非笑,扬了扬眉,“当时季小姐就认出我来了吗?”

季舒曼赶紧摇头,“没有,你当时速度太快,我又太慌太怕了,只顾着挣扎叫喊了,房间里又漆黑一片,我什么也看不见。”

厉墨衍淡淡觑着她,一双湛黑的眸子讳莫如深。

从昨天晚上被药性将他彻底控制后到在酒店房间醒来,中间发生的一切,他都完全没有任何的印象了,只能从季舒曼说的来推测出,她应该是没有撒谎。

“厉总,舒曼可是我们季家捧在掌心里长大的,到现在还是个清清白白的大学生,昨晚虽说是意外,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夫人,厉总他又吃醋了》

第6章


“琴亚湾的项目,不知道季董有没有兴趣?”就在季仲阳的话还没有说话的时候,厉墨衍直接打断了他。

“琴亚湾?!”季仲阳一怔,随即眼里划过亮光,“厉总的意思是,琴亚湾的项目,可以让我们季氏入股。”

要知道,现在琴亚湾可是京建实业最大的一个投资项目,如果季氏可以参一股的话,那后期对季氏发展的帮助可不是一点两点。

厉墨衍扬眉,“如果季董有这个诚意,那何尝不可。”

“有,有,有,当然有。”立刻,季仲阳眉开眼笑地点头。

“伯父,……”

“昨晚的事,虽然是场意外,但确实是我的问题,我跟季小姐道歉,如果季小姐想要得到什么补偿,尽管开口。”看向季舒曼,厉墨衍淡淡道。

“厉总,你不是说了可以满足我一个心愿的吗?”看着厉墨衍,季舒曼不再含糊。

“确实。”厉墨衍颔首,“那季小姐的心愿是?”

“我把第一晚给了厉总,那你……会不会对我负责?”

“是呀,是呀,厉总,女孩子的第一次嘛,自然是最珍贵的,我怕这事要是传出去,我们家舒曼的名声就……”

“季董和季小姐希望我怎么负责?”厉墨衍淡淡地勾着唇,脸上,却不见半丝的情绪。

“据我所知,厉总目前是单身,舒曼也是单身,没有交过男朋友,既然厉总和我们家舒曼有这样的缘分,那何不尝试交往交往?”季仲阳笑眯眯地道,毕竟有了琴亚湾的项目,他也知道适可而止了。

“不,不是交往。”只不过,琴亚湾的项目却不是季舒曼想要的,当即,她便壮着胆子直接道,“是娶我。”

“呵……”厉墨衍靠在椅背里,交叠着一双长腿,淡淡觑着季舒曼,笑了起来,“那琴亚湾的项目,季董还有兴趣吗?”

“有,当然有的,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错过。”季仲阳赶紧点头。

“伯父,……”

“好了,舒曼,和你厉总现在也没什么感情,以后有机会多相处相处,等慢慢培养出感情了再谈其它的不迟。”怕厉墨衍一生气,连琴亚湾的项目也不给季家了,所以,季仲阳赶紧阻止季舒曼。

“还是季董考虑周到,那合作的事情,我会让助理和集团副总跟季氏接触详谈。”说着,厉墨衍看向一边的许朝阳,“朝阳,帮我送客。”

“是,老板。”

……

唐意欢发烧,跟院里老师请了假,最后一天的翻译工作没有参加,岑少封因为工作太忙,也不能一直陪着她,离开医院后,两个人一起去吃了早餐,然后,岑少封送她回了家。

唐家除了保姆,一个人都不在,唐意欢的父母一起去欧|洲考察了,大哥出差,要几天后才能回。

大家都不在,这是唐意欢最想要的,回到家后,因为吃了药的缘故,倒头就睡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她忽然从梦中惊醒,一声冷汗,紧接着,床头柜上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梦境里,全是昨晚发生的事情,一切犹如炼狱般,让唐意欢根本不敢去回忆。

拿过手机一看,是她的大哥唐承川打来的,再看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居然已经快下午七点了。

知道她手机丢了,回来的路上,岑少封给她买了新的,又将原来的手机卡挂失,补办了一张新的。

“喂,哥。”

“怎么啦,不舒服?”手机那头,唐承川听出唐意欢声音有些不对劲,立刻关切地问道。

“没有,就是刚睡醒。”唐意欢不想让家里人担心。

“你没事就好,替我去办件事情。”唐承川有些头痛道。

“什么事?”

手机那头,唐承川捏着眉心,把事情跟唐意欢说了一遍。

唐意欢刚睡醒,听的有些迷迷糊糊,但大概意思她听懂了,就是他们家旗下最大最有档次的酒楼意欢楼的工作人犯了一个最低纸的错误,把意欢楼里最好的包厢订了两次,分别订给了两波不同的人,一个是前天订的,另一个是昨天订的。

现在昨天订包厢的人刚在包厢里坐下,前天订包厢的人就到了。

现在,两波人在现场,其它的豪华包厢又全部被订满了,根本空不出来,人家又根本不给意欢楼负责人半点面子,直接喊说要见她的父亲唐政德。

唐政德现在人在欧|洲,唐承川又在上千公里远的地方出差,就算插上翅膀也不可能这么快飞回来呀。

但前天订包厢的客人直喊要见唐家的人,除些之外,集团谁去都没有用,没办法,唐承川只能让唐意欢去顶一顶了。

“哥,对方是谁呀?”

“听说是京建实业的一副总,姓刘。”

“哥,一定要去吗?”唐意欢的头是晕的。

“对,你赶紧去吧,京建的人得罪不起,总之到了之后你拿出100%的诚意来,他们怎么满意你怎么做。”唐承川叮嘱。

开餐饮业的,不容易,像意欢楼这样的高档酒楼,基本都是靠这些大集团在支撑的,更加不能得罪。

“嗯,好,我现在过去。”

挂断电话,唐意欢下床去洗了把脸,又换了身比较得体的衣服,然后让司机立刻送自己去意欢楼。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夫人,厉总他又吃醋了》

第7章


意欢楼是她出生后,她的父母以她的名字命名的酒楼,这些年,意欢楼在业内做的很响亮,也算是他们唐家汉阳餐饮的招牌了,所以,唐承川的心情她能理解,意欢楼是绝对不能出什么事的。

只是,令唐意欢没料到的是,当她到达意欢楼三楼的贵宾休息室时,抬眸一眼看到的,居然是厉墨衍。

不是说是京建实业的副总么,怎么厉墨衍在。

“厉总,事情就是这样的,您看怎么办?”显然,厉墨衍也才刚到,一个看起来四五十岁头顶格外锃亮的中年男子正在跟他汇报情况。

厉墨衍听着,却不置可否,只是在听到门口传来的脚步声后,掀眸淡淡看了过去。

“大小姐,您可来了!”见唐意欢来了,酒楼负责人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般,赶紧跑了过去。

——唐意欢!意欢楼!

呵……

看着唐意欢,浅浅地,厉墨衍勾着唇角笑了。

“抱歉,各位,我是唐政德的女儿唐意欢,由于我们酒楼工作人员的疏忽给大家造成的困扰,我深感歉意,因为我父亲和我大哥都碰巧不在江北,所以只好由我来代替我父亲和大哥出面,我大概了解了下情况,如果各位不介意的话,我让工作人员把这间贵宾休息室重新布置一下,各位就在这里将就用餐,可以吗?”这个时候,唐意欢也顾不得厉墨衍是不是在场了,只是恭恭敬敬地对着大家鞠了躬,然后,抬起头来十二分虔诚地道。

“唐小姐,今天我们可不是自己随随便便过来吃顿晚饭,我们是带着客户来的,你让我和我们的客户在这里等了三十多分钟,这时间成本怎么算?”刚才那个秃顶的中年男子显然不肯就此罢休。

“那您说怎么办?”唐意欢陪着笑,看着中年男子恭敬道。

厉墨衍站在一旁,单手抄袋,好整以暇地觑着唐意欢,不说话。

中年男子看了一眼厉墨衍,见他没有要说话的意思,直接摆出一副我是老大的样子道,“唐小姐既然这么有诚意,那就留下来,把我的客户伺候好怎么,怎么样?我的客户开心了,不计较了,这事也就算过了。”

唐意欢看一眼此刻正坐在沙发上的两个像是来自岛|国的小胡子男人,毫不迟疑地点了点头,“好,那我尽力。”

……

唐意欢竟然精通岛|国语言,和两个小胡子客户相聊甚欢,这一点,谁也没有料到。

只不过,聊是聊的很欢畅,但是酒也是喝的真不少,两个小胡子像是串通了要把唐意欢灌醉似的,一杯接着一杯的灌她。

隔着一个位置,厉墨衍靠在椅背里,一副无比慵懒又惬意的样子淡淡觑着唐意欢,不管两个小胡子怎么灌她,他都丝毫不阻拦,毕竟把两个小胡子伺候好,对他京建这次的合作没有任何的坏处。

不过,不得不说,被灌了酒后的唐意欢还真是迷人,明亮的灯光下,那小脸白里透红,红里透亮,一双眼睛更是波光波光粼粼,无比潋滟动人,甚至是有些勾人魂魄。

脑海里,忽然就想起昨天晚上,唐意欢缩在酒店安全通道的角落,穿着一身浴袍哭的满脸是泪的样子。

倏尔,厉墨衍眼角的余光瞥到其中一个小胡子的手落在了唐意欢的膝盖上,然后,探进了她的裙底,顺着她的大腿内侧,一点点往上。

深邃的黑眸蓦地一沉,厉墨衍坐直了身子,将指尖燃了大半的烟蒂捻灭在烟灰缸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夫人,厉总他又吃醋了》

第8章


“唔……”

正当厉墨衍举起酒杯打算要去敬那个手还在唐意欢的大腿上慢慢往上滑的小胡子老男人时,唐意欢却忽然捂住嘴巴,做出呕吐状来。

“不好意思,我去下洗手间。”下一秒,唐意欢捂住嘴巴,“嗖”的一下站起来,转身箭步往外冲。

看着她冲出去,莫名的,厉墨衍心中居然有松了口气的感觉,在小胡子老男人还一脸懵逼的时候,他举起洒杯轻轻碰了碰小胡子老男人的,笑着用一口流利的岛|国语言道,“铃木先生,我们继续,我敬你。”

被称作铃木的小胡子老男人回过神来,笑眯眯地端起酒杯,点头继续喝。

唐意欢的酒量其实是可以的,她原本不会吐的,但被那小胡子老男人给恶心到了,不能直接得罪,就只能以这样的方式逃掉了。

此刻,她站在洗手间的盥洗台前,吐的稀里哗啦。

是真的被恶心,也被吓到了。

昨晚发生的一切,再加上刚才的那只手,让唐意欢浑身都抑制不住地颤抖,一边吐一边抖。

好不容易吐完了,舒服点了,莫名的,眼泪又掉了下来。

可是,她知道,这个时候她不能哭,她这样喝到一半跑了出来,然后就消失不见算怎么回事,到时候那两个小胡子一不高兴,厉墨衍和京建的那个副总一发火,倒霉的还是他们唐家。

这可是她大哥第一次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她,她不能搞砸了。

止住眼里的泪,洗了把脸,唐意欢不得不硬着着皮出去。

“怎么,还打算回去?”不料,她才从洗手间出来,一道低低凉凉的声音夹杂着些许烟草的味道立刻传来。

倏尔,唐意欢侧头看去,映入她眼帘的,是一张刀削斧刻却带着几抹讥诮和痞里痞气笑容的脸。

“我怎么这么倒霉,每次在我最狼狈的时候遇到的人都是你。”也不知道一时间哪里来的火气,唐意欢瞪着厉墨衍就开始吼。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她还想着厉墨衍好歹是岑少封的朋友,多少会帮着她点。

可是,她完全想多了。

从一开始到刚刚她冲出来,厉墨衍就只有一个态度,那就是由着那两个小胡子弄死她。

“每次?!”厉墨衍微拢着好看的眉峰,咬着这两个字淡淡觑着唐意欢,蓦地就笑了,将指尖的香烟叼进嘴里吸一口,然后一边吐着青白的烟雾一边问道,“我可没得罪唐小姐,唐小姐这忽然冲我发火是几个意思?”

看着眼前的男人,倔强的,唐意欢不想说话。

“意欢!”正在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无比惊喜地,唐意欢侧头,看到的是朝她大步跑了过岑少封。

“少封。”这一霎那,唐意欢没忍住,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般就涌了出来。

“你感冒还没好,怎么喝成这样!”岑少封过来,看着站在那儿有些摇摇欲坠的唐意欢,立刻就抱住了她。

唐意欢双手勾住岑少封的脖子,埋头进他的胸膛里,忽然就委屈的泣不成声。

岑少封看着怀里的她,心疼的要命,一把将她打横抱了起来,然后这才看向几步开外的厉墨衍道,“墨衍,听说意欢是为了酒楼工作人员的错误,在陪你的两个客户,拜托你帮忙搞定一下,意欢喝成这样,不能再喝了,我先带她走了。”

话落,岑少封抱着唐意欢,直接转身离开。

厉墨衍斜斜地靠在墙壁上,叼在嘴角的香烟明明灭灭,半个字也没有说,只有那如泼墨般的黑眸里,道道深沉的暗芒不断划过。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夫人,厉总他又吃醋了》

第1章


“哇靠,也太劲爆了吧,这也能直播,外国人果然不一样!”

“什么?”

唐意欢和几个同学正在酒店大堂里等辅导老师来布置晚上的任务,忽然听到身边同学的惊叹声,她好奇地凑了过去。

当一眼看到手机屏幕上时,她不由地微微瞪大了双眼。

虽然看不到画面里男女的脸,可是,女人脚上的那条Tiffany脚链,唐意欢又怎么可能不认识。

那是季舒曼前几天二十一岁生日的时候,她亲手送出去的。

天哪!

要是有人泄露出去视频的女主角是季舒曼,那季舒曼岂不是完了?

顾不及多考虑,唐意欢拔腿往电梯口的方向冲去,边冲边掏出手机给季舒曼打电话。

只是,手机一直响一直响,却根本没有人接听。

这个季舒曼,疯了吧!

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刚才视频里的场景应该就在季舒曼的房间里。

“砰砰砰!”从电梯出来,冲到季舒曼的房门前,唐意欢直接砸门。

“咔嚓!”“啊!”

唐意欢才砸了几下,房门立刻就被从里面拉开了,只是令她万万没有料到的是,门一拉开,就有一只滚烫的大掌一把拽住了她扬在半空中的手腕,然后将她用力往里一拉……

“砰!”

“唔!”

下一秒,门被关上,然后,一个身形高大挺拔的男人朝她压了下来,浑身滚烫,半个字也没不说,直接攫住了她的双唇。

蓦地,唐意欢惊恐地瞪大了双眼。

房间里漆黑一片,就连窗帘也拉的非常严密,没有一丝的亮光透了进来。

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唐意欢开始疯狂地挣扎,反抗,嘶喊!

“嗯……混!蛋!放开我!”

可是,男人不管不顾,没有丝毫怜惜。

慢慢地,唐意欢的眼睛适应了黑暗,看着眼前像野兽般的男人,下一秒,狠狠地用力咬住了他。

“嗯~”

男人吃痛,一声闷哼,终于停了下来。

就在唐意欢抓紧时机去握上门把想要逃离的时候,男人的一条长臂却忽然缠了过来,一把圈住了她的腰肢,然后用力往上一提,瞬间,唐意欢双脚离地,被男人紧箍着拎了起来大步离开了门边。

“你是谁?放开我!放开……”“唔!”

拼命挣扎着,唐意欢的一个“我”字还没有落下,便被男人重重地甩到了大床上......

……

昏睡过去,唐意欢再次醒来,已经下半夜。

记忆回笼,当不经意间碰到身边熟睡的男人时,唐意欢吓的浑身打了一个冷颤,下一秒,她所有的想法便只有一个字,逃!

赶紧的,她蹑手蹑脚地下床,然后,轻轻打开衣柜摸出一件浴袍套上,打着赤脚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来到门口,确定床上的男人还没有醒,马上,以最快的速度,唐意欢一把拉开门,往外冲去,生怕晚一秒,她就彻底完蛋了。

也就在她逃出房间的时候,对面房间的门从里拉开,裹着同样一身浴袍的季舒曼从里面走了出来,一眼看到从对面房间冲出来,打着赤脚头发凌乱的女人时,季舒曼不由瞪大了双眼。

——那不是唐意欢吗?她的房间可不是在这一层,而是在楼下一层。

“意欢!”

本能地,季舒曼叫了一声,可是,唐意欢半丝反应也没有。

这个唐意欢怎么啦?莫非……

倏尔,季舒曼狡黠一笑。

想不到呀,唐意欢居然也这么表里不一。

不过,季舒曼倒是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能让唐意欢背着她那么优秀的男朋友,深更半夜偷偷摸摸在酒店办事。

赶紧地,季舒曼关上房门,朝对面的房间走去。

唐意欢太慌乱害怕了,只想着逃,连房门都没来得及关上。

此刻,里面大床上的男人在听到动静之后,已经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只是,强烈的药性过后,他的身体反应还没有那么敏捷,需要一点点时间来适应。

摸索着,男人打开了床头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夫人,厉总他又吃醋了》

第2章


季舒曼走到床前,乍然亮起的床头灯让她猛地一惊。

“啊!”

下一瞬,她一声尖呼,原本站在床边的她已经跌进了柔软的大床里。

“昨晚的女人,是你?”

季舒曼害怕地闭上了双眼,只是,在头顶低哑醇厚还带着几分慵懒的性感嗓音响起时,她立刻就被取悦了。

这么好听的声音,她还是第一次听到。

所以,慢慢地,季舒曼睁开了双眼。

当头顶那张如刀削斧刻般的面庞映入眼帘的时候,霎那,季舒曼瞪大了双眼。

“厉……厉墨衍!”

眼前的男人,居然会是厉墨衍,季舒曼怎么也不敢相信。

要知道,厉墨衍可是京建实业和瑞达两大集团的继承人,自哈佛研究生毕业后,三年来一直在海外管理分公司,开拓京建实业的海外市场,他什么时候回来了?

看着身下的季舒曼,蓦地,厉墨衍狭长的眉峰拧了起来,下一秒,他直接翻身下床,一边捞起地毯上的衣服往身上套一边冷冷问道,“你认识我?”

和刚才的声音,截然不同!

看着床边身形挺拔颀长,浑身上下的每一处都跟他的脸一样好看的男人,季舒曼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红着脸无比娇涩地点头,“季氏董事长季仲阳是我伯父,厉董事长六十岁寿宴的时候,我跟我伯父去了,我叫季舒曼。”

“季舒曼。”厉墨衍套上衬衫,回头,眯起深邃的黑眸淡淡觑她一眼,在无意间瞥到白色床单上的那抹梅红时,湛黑的瞳仁,倏尔一沉。

“天亮后,到瑞达集团来找我,我会尽我所能,满足你一个心愿。”

话落,厉墨衍迈开长腿,大步离开。

……

“老板。”

从房间出来,厉墨衍拨通了助理的手机。

“药谁下的?”没有半个字的废话,厉墨衍冷声问道。

“华庭的老板刘茂山,还安排了几个女的去了顶楼的套房,吩咐那些女的录视频给他。”哪怕是凌晨三四点,刚被电话吵醒,见到是厉墨衍的电话,助理一秒钟便进入了精神高度集中的战备状态。

“今天太阳下山之前,我要看到华庭破产倒闭的消息。”

“是,老板。”

幸好,厉墨衍在发现自己中药后有预料,没有回顶楼的套房,而是让他随便开了一间普通的客房,要不然,刘茂山只怕会死无全尸。

挂断电话,厉墨衍已经来到电梯口。

可是,按下电梯下行键,却全然没有反应。

所有的电梯都停运了。

看了一下,十三楼,不算高,厉墨衍转身,往安全通道走去。

就在他推门进入安全通道的时候,女孩压抑的呜咽声立刻传来,好像是在楼下。

倏尔,他狭长的眉峰一拧,却并没有停止下楼的脚步。

楼下,“死里逃生”的唐意欢缩在角落里,浑身都抑制不住的在颤抖。

直到这一刻为止,她仍旧不敢相信过去的六七个小时所发生的一切。

那个男人,那个她完全不知道是谁也完全不知道长什么样子的男人就像一头失控的野兽般,一遍一遍,几乎将她彻底击碎。

忽然,有脚步声传来,唐意欢一惊,蓦地抬头望去。

一眼对上的,是男人一双深邃如夜幕般湛黑的眸子。

男人的眸光清亮,仿佛带着电,似乎一眼便能将人击穿。

倏尔一个激灵,唐意欢立刻低下头去,愈发拼命地将自己缩成了一团,身体却抑制不住,颤抖的愈发厉害了。

厉墨衍眯着眼前长发凌乱,一双澄亮亮的眸子里全是惊恐与慌乱,白净的小脸上布满泪水,宽大的浴袍下,纤细的身子颤抖的跟筛糠似的唐意欢,那深邃的黑眸,莫名地沉了沉。

虽然安全通道内光线并不怎么好,可是,厉墨衍却还是眼尖的发现,唐意欢脖子和浴袍下露出的那一小片胸前,一道道深深浅浅的暧昧痕迹。

“要帮忙吗?”鬼使神差的,向来在所有人面前都是冷漠到不近人情的厉墨衍居然主动对唐意欢开了口。

“不……不用!”或许,是眼前的男人太过高大挺拔,身形居然跟房间里的那个男人相似,唐意欢一时间更加害怕了,“你走!赶紧走!”

看着那样害怕的不成样子的唐意欢,厉墨衍菲薄的性感唇角,却忽的一勾,弯起一抹浅浅的意味难明的弧度。

下一秒,他直接迈开长腿,从她身边越过。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夫人,厉总他又吃醋了》

第2章


季舒曼走到床前,乍然亮起的床头灯让她猛地一惊。

“啊!”

下一瞬,她一声尖呼,原本站在床边的她已经跌进了柔软的大床里。

“昨晚的女人,是你?”

季舒曼害怕地闭上了双眼,只是,在头顶低哑醇厚还带着几分慵懒的性感嗓音响起时,她立刻就被取悦了。

这么好听的声音,她还是第一次听到。

所以,慢慢地,季舒曼睁开了双眼。

当头顶那张如刀削斧刻般的面庞映入眼帘的时候,霎那,季舒曼瞪大了双眼。

“厉……厉墨衍!”

眼前的男人,居然会是厉墨衍,季舒曼怎么也不敢相信。

要知道,厉墨衍可是京建实业和瑞达两大集团的继承人,自哈佛研究生毕业后,三年来一直在海外管理分公司,开拓京建实业的海外市场,他什么时候回来了?

看着身下的季舒曼,蓦地,厉墨衍狭长的眉峰拧了起来,下一秒,他直接翻身下床,一边捞起地毯上的衣服往身上套一边冷冷问道,“你认识我?”

和刚才的声音,截然不同!

看着床边身形挺拔颀长,浑身上下的每一处都跟他的脸一样好看的男人,季舒曼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红着脸无比娇涩地点头,“季氏董事长季仲阳是我伯父,厉董事长六十岁寿宴的时候,我跟我伯父去了,我叫季舒曼。”

“季舒曼。”厉墨衍套上衬衫,回头,眯起深邃的黑眸淡淡觑她一眼,在无意间瞥到白色床单上的那抹梅红时,湛黑的瞳仁,倏尔一沉。

“天亮后,到瑞达集团来找我,我会尽我所能,满足你一个心愿。”

话落,厉墨衍迈开长腿,大步离开。

……

“老板。”

从房间出来,厉墨衍拨通了助理的手机。

“药谁下的?”没有半个字的废话,厉墨衍冷声问道。

“华庭的老板刘茂山,还安排了几个女的去了顶楼的套房,吩咐那些女的录视频给他。”哪怕是凌晨三四点,刚被电话吵醒,见到是厉墨衍的电话,助理一秒钟便进入了精神高度集中的战备状态。

“今天太阳下山之前,我要看到华庭破产倒闭的消息。”

“是,老板。”

幸好,厉墨衍在发现自己中药后有预料,没有回顶楼的套房,而是让他随便开了一间普通的客房,要不然,刘茂山只怕会死无全尸。

挂断电话,厉墨衍已经来到电梯口。

可是,按下电梯下行键,却全然没有反应。

所有的电梯都停运了。

看了一下,十三楼,不算高,厉墨衍转身,往安全通道走去。

就在他推门进入安全通道的时候,女孩压抑的呜咽声立刻传来,好像是在楼下。

倏尔,他狭长的眉峰一拧,却并没有停止下楼的脚步。

楼下,“死里逃生”的唐意欢缩在角落里,浑身都抑制不住的在颤抖。

直到这一刻为止,她仍旧不敢相信过去的六七个小时所发生的一切。

那个男人,那个她完全不知道是谁也完全不知道长什么样子的男人就像一头失控的野兽般,一遍一遍,几乎将她彻底击碎。

忽然,有脚步声传来,唐意欢一惊,蓦地抬头望去。

一眼对上的,是男人一双深邃如夜幕般湛黑的眸子。

男人的眸光清亮,仿佛带着电,似乎一眼便能将人击穿。

倏尔一个激灵,唐意欢立刻低下头去,愈发拼命地将自己缩成了一团,身体却抑制不住,颤抖的愈发厉害了。

厉墨衍眯着眼前长发凌乱,一双澄亮亮的眸子里全是惊恐与慌乱,白净的小脸上布满泪水,宽大的浴袍下,纤细的身子颤抖的跟筛糠似的唐意欢,那深邃的黑眸,莫名地沉了沉。

虽然安全通道内光线并不怎么好,可是,厉墨衍却还是眼尖的发现,唐意欢脖子和浴袍下露出的那一小片胸前,一道道深深浅浅的暧昧痕迹。

“要帮忙吗?”鬼使神差的,向来在所有人面前都是冷漠到不近人情的厉墨衍居然主动对唐意欢开了口。

“不……不用!”或许,是眼前的男人太过高大挺拔,身形居然跟房间里的那个男人相似,唐意欢一时间更加害怕了,“你走!赶紧走!”

看着那样害怕的不成样子的唐意欢,厉墨衍菲薄的性感唇角,却忽的一勾,弯起一抹浅浅的意味难明的弧度。

下一秒,他直接迈开长腿,从她身边越过。

继续阅读《夫人,厉总他又吃醋了》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