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瑾宸,景依然(闪婚老公宠不休)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闪婚老公宠不休
分类:婚恋生活
作者:花小溪
简介:曾经的景家大小姐,S市第一名媛
被父兄娇宠着长大,性格倔强骄傲,睚眦必报
景家破产,父亲病重,不得不向萧瑾宸求助,嚣张跋扈的性格,就算是自己不要的东西,宁可毁了也不让别人得到

角色:萧瑾宸,景依然
萧瑾宸,景依然(闪婚老公宠不休)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闪婚老公宠不休》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借我三百万


  S市的冬,冰寒刺骨。
  最繁华的街角,清丽的女子紧裹着素色的呢子大衣,一双美眸死死地盯着眼前通向萧氏集团的必经之路,好似在等着唯一的救命稻草。
  两个小时后,一辆黑色的迈巴赫迎面而来,她眼前一亮,毫不迟疑就拦在了车前。
  “嘎——吱——吱——”
  一个急刹车,性能极好的迈巴赫稳稳地在景依然面前停下。
  司机吓得面色通白,颤抖着说:“萧总,我好像撞人了……”
  一个森冷磁性地声音回道:“下去处理。

  司机立刻下了车。
  谁知,他刚打开车门,跌坐在地的景依然就好似滑泥鳅一般窜进了车里。
  车内,男人一袭奢贵的西装笔挺如刀裁,眉目冷峻,鼻梁高挺,薄唇习惯性地抿着,疏离而淡漠,英俊的面容掩映在车厢暗影里,衬得五官愈加深邃,他随意地倚靠而坐,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感矜贵震撼着人的灵魂深处。
  谁还能想到他曾经只是景家卑微的养子……萧瑾宸!
  景依然心里复杂难言。
  萧瑾宸眸色轻扫,“景小姐,有事?”磁性的声音,淡漠凉薄,仿佛她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
  景依然敛了心思,直接道明来意:“我要三百万。
”顿了顿,“看在昔日的情分上,借我三百万。

  “呵!”萧瑾宸的声音说不出的戏谑和嘲讽,“不愧是曾经的景家千金,S市第一名媛。
连求人的语气都这样高高在上的颐指气使。

  景依然有些难堪:“萧瑾宸……”
  “凭什么?”萧瑾宸的声音渐冷,如浮水在水面冷冷相触的碎冰,森冷刺人:“景小姐以为我是开银行的?还是做慈善的?随随便便来一个人就把钱借出去?”
  景依然:“……”
  “景氏破产,还欠着一大堆外债,现在连住的地方,都是景家原来的老管家施舍的,景小姐准备拿什么来还这笔钱?”
  咄咄逼人的话语从他那刀刻一般完美的薄唇中间吐出来,字字好像带着刀刃,将她伤的体无完肤,“景依然,你早已不是曾经高高在上的景家大小姐了,根本没有资格问任何人借钱!”
  景依然难堪异常,却又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是事实。
  以前,景家风光无限,她作为景家大小姐自然奉承者无数,别说三百万,就是三千万,也多的是人分分钟借给她。
  只是如今……
  景家破败,又有萧瑾宸的恶意阻拦。
别说是三百万,就是三百块都没人敢借给她!
  景依然又是屈辱又是愤怒,却也不得不向现实低头。
  因为……爸爸的手术费迫在眉睫。
她只有这么一个亲人了,她一定要救他!
  “萧总……”景依然*放下身段,近乎哀求地开口:“求求你,借我三百万。
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话落,她就后悔了。
  只因萧瑾宸刹那幽暗噬人的目光,仿若饥饿已久的巨兽,下一瞬就将她撕扯粉碎、吞吃入腹。
  景依然硬生生遏制住了逃跑的念头,却也忍不住闪躲地敛下眉眼,手揪紧了衣衫。
  蓦地,一声轻响,却是站在车外的司机非常有眼色地帮关上了车门,也阻断了景依然所有的退路。
  她咬着下唇,手慢慢抬起,一颗颗解开了大衣的纽扣,裙子的拉链被拉开……完美的女性躯体丝毫必现……
  景依然被誉为S市第一名媛,自然不是浪得虚名。
  她很美,不是那种直击人心地庸俗美,而是一种清丽透彻的美,不施粉黛亦可蛊惑人心。
她俏生生站在那,就算什么都不做,都能让男人不自觉地受到吸引。
  偏偏,景依然此刻面对的是萧瑾宸。
  他锐利的眉眼半瞌,眸色淡淡,仿若她是空气。
  “萧总,我只要三百万。
”景依然说着,颤抖地双手搭到了萧瑾宸的身上,“给我三百万,我可以陪你……!”最后一个字,几乎是压着喉咙出来的,虽低不可闻,却屹然让景依然放弃了最后的尊严。
  萧瑾宸一把攥住她的手,冷笑一声,“景依然,你就这么贱,这么迫不及待就出来卖?!”
  景依然低眉顺眼,毫不迟疑回:“是。

  这一刻,萧瑾宸心里却突然愤怒异常,他用力一扯,就将景依然压在了身下……
  好,很好!
  这个女人曾经将他最真挚,最炙热的心,抛掷在地,肆意践踏。
如今这般,都是她该受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闪婚老公宠不休》

第2章 一忍再忍


  景依然仿若一个破败的碎布娃娃,瘫软在真皮座椅上。
白皙肌肤上遍布的青青紫紫,无不诉说着刚才她遭遇到的粗暴。
  而萧瑾宸,在那么狠狠地蹂躏了她后,衣服却还完整地穿在身上,他抬手理了理自己凌乱的衣襟,瞬间又恢复成一副衣冠楚楚的精英模样,
  若不是他衣服上还残留着一些褶皱,根本看不出他刚刚做过的禽兽行径。
  景依然捡起自己散落在车内的衣服,遮盖住自己。
好似这样做能让她捡回一丝尊严一般。
旋即,她抬头直视萧瑾宸,目光倔强:“萧总,我现在要支票。

  结果,萧瑾宸笑了,嘲讽的笑了。
  他幽深的眸凉凉睨着她,薄唇微启,无情而又残酷:“景依然,你凭什么认为自己值三百万?”
  这是……提上裤子就想翻脸不认账!
  景依然咬了咬牙,她忍:“一百万也行!”
  “呵!”萧瑾宸冷笑一声,看着她,就仿佛在看一个笑话,“你以为你还是S市的第一名媛?你有那身价吗?你现在算什么,妓女都比你会讨人欢心。
就这样,你还想要一百万?”
  竟然将她比做妓女……屈辱几乎将景依然淹没。
  她紧紧地攥住了拳头,再忍:“你到底想怎么样,才肯给我钱!”
  “我想怎么样,你不是早就知道了?”萧瑾宸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冰冷而嗜血,“我要让景家从此在S市消失,我要让你景依然卑贱如泥,我要让景盛明那个丧尽天良、禽兽不如的东西,死无葬身之地!”
  景依然清澈的眼眸骤然紧缩,旋即,燃起了熊熊怒火。
  他残忍地用金钱来衡量她,极尽所能的侮辱她……这些她都能忍!
  因为,景依然知道,这是萧瑾宸在故意报复她,报复她曾经那样轻贱过他!
  对的,他们还有个曾经。
  曾经的萧瑾宸,名义上是景家的养子,实际上是她景依然的小跟班,兼佣人。
却在她16岁的生日宴会上,当众跟她表白。
当时的她,年轻气盛,骄傲跋扈,在众人的起哄下,不仅拒绝了他,还狠狠地辱骂他,嘲笑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害他丢尽了脸面,深深地伤害了他一颗少男的心。
  如今不管他怎样折辱她,都是她该受、该还的。
为了能拿到钱回去给爸爸交手术费,她都可以忍!
  只是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辱骂、诅咒她的父亲。
  龙都有逆鳞。
而景依然唯一的逆鳞,就是她爸爸。
小时候,但凡有人敢说一句她爸不好,景依然都能冲上去跟人干架拼命的。
后来她爸念叨得多了,景家又越来越家大业大的,再没人敢跟她对着干,她才渐渐收敛了脾气,还给混成了S市第一名媛。
  现在,萧瑾宸这般,当真是让她是可忍孰不可忍!
  怒到极致,就是平静。
  景依然面无表情,微垂着眼睑。
捡起了车厢内的连衣裙,有条不紊地穿回去,再拉上拉链。
又穿上大衣,慢慢地将大衣的纽扣一颗颗扣上。
  直到扣好最后一颗纽扣,她才抬眸,澈然的双眸直视着萧瑾宸,咬牙切齿道:“萧瑾宸,你该死!”凌厉的巴掌随之狠狠朝他的俊脸挥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闪婚老公宠不休》

第3章你敢打我?


  纤细的手腕却被他的大掌擒住,萧瑾宸深邃的眼眸里满是嘲讽:“还想动手?呵,景依然,我早已不是当初那个任你随意使唤践踏的傻瓜了!”
  话落,没有丝毫怜惜地,打开车门就将她扔出了车外。
  景依然跌坐在地。
  身体疼,手掌与地面摩擦,也是火辣辣的疼。
  她却恍若未觉,愤怒和屈辱早已彻底将她淹没。
  “萧、瑾、宸……”景依然猩红着双眸瞪视着萧瑾宸,咬牙切齿的叫着他的名字。
  红唇一张一合,还没来得及说第二句话,萧瑾宸从皮夹中抽出一叠红色的百元大钞,劈头盖脸就扔在了景依然的脸上。
  “这些钱,是赏你的。
”他薄唇边噙着冷酷的弧度。
  红色的钞票,就这么飘飘落落掉在了景依然身上,讽刺至极。
  而迈巴赫的车门已经在她面前无声关上,下一瞬,车子呼啸而去。
  景依然凝视着远去的车子,直到看不到了。
她整个人还僵坐在那,良久良久,才回魂一般,缓慢起身,一张张地将钱捡起来。
  她需要这些钱,就算是用她的自尊换回来的,她也需要……
  突然,一只香奈儿亮金色的高跟鞋踩在了她面前的红色钞票上。
  景依然动作一顿,头顶上传来了令她熟悉的厌恶声音:“哟,这不是曾经的景家大小姐,咱们S市的第一名媛吗?怎么落魄到在这里捡钱了?”
  景依然抬头,首先入眼地是一件精贵异常的狐狸皮草,再往上,就看到了范思甜那张让人讨厌的脸。
明明长着一张标准的鹅蛋脸,却总是喜欢用鼻孔看人,硬生生让那张漂亮脸蛋透出尖酸刻薄来。
  范思甜,范家大小姐,S市上流社会里景依然的死对头。
年少时,就瞧上了萧瑾宸那俊逸非凡的皮囊,而萧瑾宸那会儿满心满眼的都是景依然,对她不理不睬的,让她恼羞成怒,从此就恨上了景依然,事事都要跟景依然作对。
  景依然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将手中的钱装进口袋里,她慢慢站了起来,直视范思甜:“你是来看我笑话的。
”顿了顿,“现在你看到了,满意了?高兴了?”
  “满意,简直不能太满意了!”范思甜哈哈大笑,“看着昔日高高在上的景家大小姐,犹如丧家之犬一般,到处对人摇尾乞怜,我高兴得做梦都能笑着醒来。

  景依然:“那你可以滚了!”
  “滚?你凭什么叫我滚?我就是要看你景依然的笑话,还要宣扬着让整个S市都知道。
”范思甜嚣张得意至极,“你要不要求求我呀,说不定我一高兴,就会施舍你点钱呢!”
  她景依然还真是落魄的,谁都想来踩一脚啊!
  可萧瑾宸也就算了,她范思甜又是个什么东西?
  景依然深吸了一口气,微微一笑:“就凭我跟萧瑾宸睡了!就算我如今再落魄,也能对他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而你,就算是**了,送上门去,他也不会多看你一眼!”
  范思甜面上的笑容一滞,大怒:“景依然,你无耻!”抬手就要给她一耳光。
  景依然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反手就是给她一巴掌!
  “啪”的一声,异常响亮。
  范思甜被打蒙了,片刻后才回神,她捂着火辣辣的脸,不可置信地尖叫:“你敢打我?”
  景依然指尖颤了颤,疼的。
她面上却冷笑道:“怎么?就允许你打我,就不许我动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闪婚老公宠不休》

第4章他是没心的


  范思甜怒不可遏,扑过去就要打回去。
  “我现在可是萧瑾宸的女人。
”景依然冷冷的盯着她说道,“你要敢动手,你说他会不会放过你范思甜,放过范家?”
  “你……”范思甜想到曾经萧瑾宸对景依然的心思,高高扬起的手怎么也扇不下去了。
  最终,她冷哼一声,将手放下。
  景依然却觉得满是讽刺:她竟也有用萧瑾宸仗势欺人的一天!
  可她要不这么说,只怕这后面的日子,天天都要面对这样的麻烦了!
  范思甜怒瞪着景依然,不甘就这样放过她。
  蓦地,她眸光一闪,从包里掏出一张名片扔给了景依然,“你不是很缺钱吗?就当我好心帮你一回。

  话落,她就如一只骄傲地孔雀一般,昂首挺胸,踩着十几厘米的高跟鞋“哒哒哒”大步离去。
  景依然的目光从她的背影上转移到地上的名片上——郭俊豪。
  S市有名的暴发户郭家的幺子,整个S市上流社会都知道他垂涎景依然已久。
景依然当然也知道。
  景依然凝视着地上的名片,片刻后,还是弯腰将它捡了起来。
  刚坐上车的范思甜回头看到这一幕,不由冷笑一声,才挥手让司机开车离开。
  ……
  回到第一医院,景依然第一时间就去前台交钱。
  陈叔亲眼看着她去交了钱,又求着医护人员再宽限几天,又在别人嫌弃轻视的眼神里,无助的回来。
  那一刻,陈叔是心痛的。
  景依然从小被千娇万宠着养大,什么时候这样低三下四的求过人。
  再看看她狼狈的模样,陈叔立刻就明白了:“你去找萧瑾宸了?”
  “嗯。
”景依然轻应一声。
  “你真是个傻孩子。
”陈叔摇了摇头,“他恨毒了景家,巴不得景老早点死,怎么可能拿钱出来给景老做手术。

  景依然咬着唇,低着头没说话,心中却忍不住自嘲。
  是啊,这是所有人都看得明白的事实,她却还对他抱有一线希望……今天去走了一遭,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他现在让景老还留着一口气,不过是要他眼睁睁看着景氏易主。
”陈叔一边说着,一边摇头,“我真没见过像萧瑾宸那么心狠的人。

  “十四年,景家养了他十四年啊,就算是条狗都有感情了。
他怎么可以这样冷血无情?”
  “陈叔,别说了。

  景依然阻止了陈叔。
  陈叔叹了口气,“小姐,你以后别再去找萧瑾宸了。
他是个没心的!”
  “嗯。
”景依然颔首。
  这样屈辱的经历有一次就够了!
  “爸爸的手术费,我会再想办法的。
”景依然再宽慰陈叔,“这段时间,真的谢谢你了,陈叔。

  陈叔欲言又止,最终他只是开口道:“小姐,你的手,去让医生包扎一下吧。

  那是景依然被萧瑾宸从车上扔下来时,手掌擦伤了。
陈叔早已注意到了。
  “没事,就一点擦伤,等下我买片创可贴贴一下就好。
”景依然手掌微曲,藏进了大衣袖子里。
旋即,她转移话题,询问景盛明的情况,陈叔如实说了,两人都有些严肃。
  当初景氏集团一夕之间破败,景盛明被气得中风,急性脑出血。
现在还在加护病房,若不能尽快动手术,结果只怕凶多吉少。
  给她筹钱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要是哥哥还在,她是不是就可以不用这么累了。
可是……哥哥早就不在了。
  很长的时间,景依然就这么坐在医院长廊的休息椅上,一动不动的。
  一直到护士高声喊着:“景盛明的家属在哪里?”
  景依然才回神,匆忙赶过去,“我是他女儿,什么情况?”
  “主治医生让我通知你,景盛明的情况在恶化,如果下周五以前还不能手术的话,你们就把人带回去准备后事吧。
”护士面无表情道。
  景依然踉跄了一下,拉着护士的手,“求求你们,一定要救救我爸爸,能不能先手术,手术费我一定会还的。

  护士嫌弃的拉开了景依然的手,“医院不是慈善机构,请尽快凑齐手术费。

  话落,她就冷着一张脸直接走开了。
  景依然木然站在原地。
  许久后,她伸手进大衣的口袋里,死死地捏紧了放在里面的名片。
  转眼一星期过去,景盛明的病危通知书都下三次了。
手术费还是毫无着落。
  无计可施的景依然终究是打通了名片上的电话号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闪婚老公宠不休》

第5章酒瓶狠狠砸在脑袋上


  夜,深沉。
  S市顶级私人会所。
  烟雾缭绕的包厢内,男男女女或碰杯或玩着某些****的游戏。
  萧瑾宸独自一人坐在角落的昏暗处,修长的指间夹着根雪茄,冒着星星点点的光亮。
  他身着一袭高定的墨色西装,衬衣领口的纽扣随意的解开两颗,露出修长脖颈下若隐若现的锁骨轮廓。
他一条长臂搁在沙发上,长指夹着雪茄凑近玫瑰色的薄唇,只一瞬,完美的唇线微微轻动,又一圈妖娆雾色氤氲开来。
  在火光刹那闪耀间,俊美绝伦的脸廓,尽显潋滟风情。
  偶尔有一两个小美女凑过去献殷勤,才刚靠近被他一双凌冽深沉的眸子随意瞥过,就吓得不敢再上前。
  霍洵瞧见这般光景,推开了怀里调笑的美女,靠坐了过去,手臂轻佻地搭上他的肩,开口:“我说老萧啊,叫我们出来喝酒的是你,你现在这样是闹哪样啊?”
  霍洵,霍家大少,萧瑾宸难得认可的朋友,S市上流社会圈子里有名的花花公子。
  “唔。
”萧瑾宸不置可否地淡应一声,继续优雅地吞吐着云雾,青烟缭绕中,心神却早已飘远。
  原本他以为看着景家败落,看着景依然来向他摇尾乞怜,他会开心会快乐,可是……并没有,这段时间他总感觉心里空了一块似的。
午夜梦回,闪过的还总是景依然仇视着他的通红双眼……
  霍洵看着他神思不属的模样,眸光一闪,不由问道:“你该不会是还在想景家那小妞吧?”
  听他提到景依然,萧瑾宸回神,淡淡睨了他一眼,给了一个肯定的答案:“嗯。

  霍洵不由挑眉:“你不是已经狠狠收拾景家了吗?难道是舍不得了,还想再和那景家那小妞再续前缘?”
  “没有。
”萧瑾宸几乎本能地给了否定答案。
  “那我就放心了!”霍洵笑的有些坏,“刚才我上来的时候,看到姓郭的那个暴发户搂着景家小妞进了楼下的包厢。

  话音刚落,萧瑾宸霍然起身,一把将手中雪茄按进了烟灰缸,长腿一迈,已经飞快离开包厢。
  因着萧瑾宸这一番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包厢陡然一静,旋即,众人将疑惑地目光转向霍洵。
  霍洵无辜的耸耸肩,笑得很是纯良:“萧少那是去追他的小美人去了,咱们自己继续嗨哈!”
  话落,他长臂勾过一个**细腰的妹子,包厢又恢复了方才的热闹。
  同一时间,楼下包厢。
  景依然强忍着作呕的感觉,任郭俊豪在自己身上上下其手。
  就在景依然的衣服被撕下后,包厢的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萧瑾宸杀气腾腾的模样就出现在两人面前。
  景依然呆住了。
  下一秒,她快速拉拢好自己凌乱的衣裳,将自己遮掩起来。
  这是她在萧瑾宸面前仅能保存的最后一丝尊严,不想再在他眼中看到对自己的嘲讽。
  郭俊豪早已喝的有点神志不清了,忽然被人打断好事,瞬间震怒。
  “滚!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打断小爷的好事?”郭俊豪怒吼,一把抄起茶几上的酒瓶就朝门口砸去。
  酒瓶落地,发出砰的一声脆响,包厢内顿时一静,众人面面相觑地看着这一幕,还有人在不断暗示,郭俊豪却全然没看见。
  他的嘴已经再次亲上了景依然的**,手也不规矩:“不就是三百万嘛,把小爷伺候爽了,别说三百万,就是一千万小爷也给你。

  这话,郭俊豪说的倒是清醒,就是打了个酒嗝,满脸的色相。
  在他的手要碰到景依然的时候,一个酒瓶忽然狠狠砸在了郭俊豪的脑袋上。
  “嗷——”
  郭俊豪一声尖利的痛叫,捂着流血的头,愤怒吼叫:“谁敢打我?给老子滚出……”
  回头,看见森冷如地狱杀神的萧瑾宸,他的声音跟着颤抖了起来:“萧……萧总……您怎么来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闪婚老公宠不休》

第6章三百万


  萧瑾宸深邃的墨色眸子里淌出吞噬般的森寒之气,双手抄袋,居高临下地看着郭俊豪:“我的女人,你也想玩?”
  “萧总……误……误会啊,我真不知道她是……”
  郭俊豪打死也不敢承认自己的那点心思。
  整个S市,谁不知道萧瑾宸曾经对景依然求而不得,谁又不知道景氏破产后,萧瑾宸下的禁令:不准任何人帮景依然,否则就是跟萧氏集团过不去!
  “误会?”萧瑾宸的声音不高也不低,“陆舟,萧氏集团投资郭氏的那个项目,立刻撤资。

  陆舟,萧瑾宸的秘书兼贴身保镖。
  “是。
”陆舟恭敬应道。
  郭俊豪一下子瘫软在了地上,在场的人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那个合作项目,几乎耗尽了郭氏的所有资金,如今萧氏撤资,郭氏的资金链立马就会断裂,这是要郭氏从此在S市的商界上消失啊!
  景依然也无力地呆坐在那,她的三百万也没了,她的所有退路都已被斩断,爸爸的手术费该怎么办?
  “萧总……”郭俊豪跪爬到萧瑾宸面前想求情。
  萧瑾宸一脚踢开了他,高大挺拔的身形居高临下地站在景依然面前:“怎么?需要我请你出去?”
  深沉凛冽的声音,从上而至。
  景依然抬头,看见萧瑾宸俊脸紧绷,就连原本深邃的眸子都变得冰冷无比。
配着那一身黑色西装,愈发显得冷酷无情。
  他这明显震怒的模样,让景依然也涌上了怒火:“萧瑾宸,你到底还想怎么样?”怎么样才能放过她?放过她爸爸一条生路?
  萧瑾宸眉眼深沉得可怕,大掌扣住她的皓腕,在众目睽睽之下,用力拽着她就走。
  痛!
  这是景依然唯一的感觉。
  感觉手腕都要被萧瑾宸拽断了,她挣扎起来,却怎么也挣不脱他的桎梏,景依然忍不住怒吼:“萧瑾宸,你他妈放开我!痛!”
  萧瑾宸不为所动,一直走到走廊的尽头,才松开了她。
  景依然揉着疼痛的手腕,怒瞪着他,“萧瑾宸,你他妈有病吧!”
  萧瑾宸不言不语,冷邃至深的眸紧紧锁住她,垂在身侧的大手紧攥成拳,手背上青筋暴起,拼命隐忍着游走在边缘的情绪。
  这会所隔音极好,各个包厢里的声音丝毫也听不到。
  两人不说话,走廊上瞬间安静得可怕。
  良久后,在景依然快要受不了这寂静,想转身就走的时候,萧瑾宸才深沉开口:“景依然。

  景依然看着他依旧紧绷的俊脸,没好气道:“有屁就放。

  萧瑾宸即将出口的话一滞,景依然又继续道:“没事,就恕我不奉陪。
要睡的话,价格讲好,没有三百万,我情愿陪任何一个男人,也不陪你萧瑾宸。

  萧瑾宸苦苦压抑的怒火,瞬间被点燃:“景依然,你他妈就这么贱?为了钱,是个男人都能上?”
  景依然嘲讽地勾唇,回答的坦荡荡:“是。
”顿了顿,“所以萧总以后没事的话,别来妨碍我做生意。

  说完,她转身就想走。
  萧瑾宸伸手抓住了景依然的手腕,往回一拽,景依然始料未及,踉跄一下倒向一旁的墙壁,肩膀膨的一声撞到墙上,疼得她眼冒金星。
  萧瑾宸高大的身子凑了过去,将景依然困在他跟墙壁之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闪婚老公宠不休》

第7章你真让我恶心!


  景依然开口刚想说什么,萧瑾宸骤然低头,趁机攫住她的唇舌。
  吻,激烈又凶狠,没有丝毫的怜惜。
  说是吻,更像是惩罚般的啃咬,疯狂而粗暴。
  这不是吻,而是再一次无情地践踏她的尊严。
  景依然痛得想叫却叫不出来,几乎没有犹豫地,她狠狠的合上牙齿。
  萧瑾宸的下嘴唇突然一疼,立刻退开。
  唇齿间浓重的血腥味让他面色铁青,突然讥诮一笑,他伸手掐住她细嫩的脖子。
  “景依然,你装什么贞洁烈女?你不是为了钱,是个男人都能上吗?”
  景依然冷嗤一声,“呵,你睡了又不给钱,还想白嫖,门都没有!”
  掐着她脖颈的手蓦然收紧,景依然无法呼吸,面色涨得通红,她伸手去掰开他的手,可男女之间的力量悬殊,她根本撼动不了他分毫。
  缺氧,让景依然的意识开始模糊。
  就在她以为萧瑾宸真的会掐死她的时候,男人忽然松开了手。
  失去支点,景依然捂着脖子剧烈咳嗽起来。
  萧瑾宸凝视着她,眸色暗沉得如同见不到光的夜空,他咬着后槽牙一字一顿道:“景依然,我真是太纵容你了。

  景依然咳得噙满眼泪的双眸,不甘示弱地死死瞪回他。
  萧瑾宸突然俯身,张嘴对准她的唇瓣用力一咬,血腥味在唇齿之间蔓延。
  还来!
  景依然愤怒的全身血液都在沸腾,她铆足了全身力气,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啪——
  快!准!狠!
  萧瑾宸俊美的脸被打得偏了过去,他原本就喷薄的怒火瞬间燃烧到了极点,眸子里翻涌的墨色仿若吞噬尽一切的滔天巨浪,连周遭空气仿佛都要凝固了一般。
  景依然感到了害怕,下一秒,她就趁机推开了他。
  “萧瑾宸,你真让我恶心!”
  匆匆丢下这句狠话,景依然就逃也似地离开了这里。
  男人却因她的话,僵站在了原地。
唯有隐隐颤抖的指尖,显示他的不平静。
  良久后,他一拳狠狠砸在墙上,瞬间鲜血淋漓。
  ……
  景依然跑出了会所。
  深夜的天空是浓烈的黑,几近是绝望的颜色,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景依然无力地蹲下来,抱着身子失声痛哭。
  自景家出事以来,她一直强撑着的坚强在这一刻土崩瓦解。
  想到今晚的遭遇,想到萧瑾宸,想到刚才那个充满血腥味的吻……景依然只感觉到阵阵反胃,恶心的想吐。
  这时,会所里的一位保洁阿姨刚好下班出来,见到哭的撕心裂肺的景依然,不由上前关心道:“姑娘,你这是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吗?需要帮忙不?”
  景依然止住哭泣,抹了抹眼泪,抬头瞧见是一位慈眉善目的阿姨,身上还穿着会所的保洁工作服。
景依然强颜欢笑地摇摇头:“我没事,谢谢……呕……”
  一开口,嘴里的血腥味就直冲喉咙,景依然不可遏制地干呕起来。
  在她抬头的瞬间,这位好心地保洁阿姨见到了她脖子上的掐痕,眸光一凝。
旋即,还是若无其事地给她拍了拍背,“你这不会是怀孕了吧?阿姨跟你说啊,不管发生什么事,这孕妇可是不能哭的。

  怀孕?!
  景依然心里一咯噔,突然想到了上星期她和萧瑾宸在车里。
事后,她根本没有吃药!
  景依然刷的一下站起来,却因为蹲的时间太久腿软差点摔倒,幸好这位好心的保洁阿姨及时扶住了她。
  匆匆谢过这位保洁阿姨,景依然几乎是逃也似的冲进了最近的一个药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闪婚老公宠不休》

第8章怀孕?!


  二十分钟后。
  景依然一手验孕棒,一手堕胎药,失魂落魄地坐在街边的长椅上。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怀孕了!怀的还是萧瑾宸的孩子!
  手中的验孕棒无力落地。
  想到自己的小腹中已经孕育了一个生命,景依然的手不自觉的就放到了小腹前。
  “孩子,你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景依然重重的叹息,也是她心里绝对清醒的认知,眼角的泪滴不可遏制地滑落。
  明明只需要吞下两粒小小的药片,就再没有了后顾之忧,可她就是迟迟动不了手。
  冬夜的风异常的冷,路灯下,她纤细的身影满是寂寥。
  黑色的迈巴赫缓缓经过,开车的陆舟一眼就看到了呆坐在那的景依然。
  想到这大晚上的,她又是一漂亮的单身女孩。
陆舟不由开口:“萧总,是景小姐。

  后座上的萧瑾宸听他提到景依然,只觉得包着纱布的手指痛得更加厉害了。
而他现在,根本就不想再见到那个女人!
  见他没有回应,陆舟只好继续向前开。
  在车子经过景依然的一瞬间,萧瑾宸还是忍不住向车窗外瞥了一眼,不想就看到了掉落在景依然脚边的验孕棒,萧瑾宸的瞳孔骤然一缩,“停车!”
  ……
  景依然深深地吸了口气,还是毅然决然地挤出两粒小小的白色药片,仰头就要吞下,一只包着纱布的大手突然打掉了她手里的药。
  景依然瞧见来人是谁后,面上似哭似笑地看着他:“萧瑾宸……”
  萧瑾宸深邃的双眸深深看了她一眼,旋即,他弯腰捡起了地上的验孕棒,两道红杠赫然映入眼帘,一条深些,一条浅些,看上去异常的刺目。
  “你怀孕了!”萧瑾宸有些不可置信地开口。
  “对,我怀孕了。
”景依然满是讽刺地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案。
  向来波澜不惊的萧瑾宸,瞬间愣怔住了。
  这一刻,他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心理。
  震惊,开心,期待,担忧……通通都有,独独没有厌恶。
  不等他理清自己的心思,景依然便决绝道:“你放心,我已经决定要打掉他了。
绝不会赖着萧总你的。

  萧瑾宸回神,震怒。
可不等他开口,景依然又哽咽道:“可是……你为什么要打掉我的药?”
  景依然忍不住流下泪来,她扑过去,捶打着他,“你为什么要打掉我的药?为什么?”那是她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啊!
  萧瑾宸擒住她的手,深沉如潭的黑眸深深凝视着她,淡声开口:“生下来。

  “你说什么?”景依然顿时惊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没听清楚?”萧瑾宸嗓音深沉地又重复一遍,“我让你把孩子生下来。

  景依然:“……”
  惊愕也只是片刻,景依然回神,用力甩开他的手,满面嘲讽道:“然后,让他成为私生子,受尽所有人的冷眼和嘲笑吗?”
  萧瑾宸抿了抿薄唇,沉稳道:“我决不允许我的孩子成为私生子。
我会娶你,等生下了孩子,我们就离婚。

  “……”
  几乎不给景依然反应的时间,萧瑾宸又道:“作为交易条件,我会支付景盛明的手术费,保证他能活着看到你生下孩子。

  “萧瑾宸!”景依然惊愕地喊着他的名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闪婚老公宠不休》

第9章把孩子生下来


  “景依然,这是你唯一的机会。
”萧瑾宸深邃的黑眸中闪过莫名的幽光,“景盛明的情况,你应该比我清楚。
再拖下去,你只能给他收尸了。

  步步紧逼,萧瑾宸将景依然的路彻底封死,不留丝毫余地。
  “我给你一个晚上的时间考虑,明天,你到萧氏来找我。
”萧瑾宸一字一句,“景依然,机会只有一次,过期不候。

  景依然沉默着,直到萧瑾宸送她回到医院,她依旧一言不发。
  下车时,萧瑾宸忍不住又深沉开口:“记住,你只有一次机会。

  景依然打开车门的手一顿,旋即,干脆利落下车,走人。
  刚走进医院,景依然就看到陈叔在门口焦急地走来走去,一看到她,陈叔就跑了过来,他刚想说什么,就看到她勃颈上青紫的掐痕,立刻焦急询问:“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是谁干的?”
  景依然随意编了个借口,就问他怎么大半夜的守在这。
  陈叔并未相信她说的话,只是见她不愿细说,就没再多问,只是开口回道:“景老又被下了一次病危通知。
他醒了,现在想见你。

  闻言,景依然快速跑进了医院。
  她换上无菌服,拉链一拉到底,严严实实地遮掩住了脖颈上的青紫痕迹。
才走进重症监护室。
  病床上,景盛明大口的喘息,心率显得极为不稳定,在看见景依然的时候,却忽然变得冷静了下来。
  原本意气风发的他,现在枯瘦苍老的完全不像是四五十岁的人。
  景盛明颤抖着抬手,想牵住景依然,却又无力地垂下。
  景依然赶紧握住他的手,强颜欢笑道:“爸,你不会有事的。
要坚持住,一切都会好的。

  景盛明看着她憔悴的面容,明显哭过的通红双眼,只觉心痛万分。
  他千娇万宠着养大的孩子,何时这么落魄过?
  景盛明用力握着她的手,说的每一句话都很艰难:“然然……放……放弃……放弃吧……”
  景依然强忍着哭意哽咽道:“爸,我绝不会放弃的。
你放心,我已经借到钱了,明天就能手术。
你很快就会好的。
时间差不多了,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

  说完,景依然快速走出了重症监护室。
  景盛明长长的叹了口气,缓缓闭上眼睛。
  景家现在这般光景……他宁愿死,也不想拖累孩子的。
  ……
  刚走出重症监护室,护士就来通知景依然,她预交的钱已经不够,还欠了医院一大笔钱。
  景依然彻底的崩溃了。
  她在医院走廊上枯坐了一夜,天微微亮,就跑了出去。
  天空又下起了雪,萧萧瑟瑟的,格外阴冷。
  ……
  景依然走进萧氏集团的大楼,这里她一点都不陌生,只因它原本是景氏集团的办公楼。
  一进大堂,就见陆舟迎了上来,“景小姐,萧总在办公室等您。

  景依然敛眸,忍不住涩然一笑。
  萧瑾宸早就算准了她会来啊!
  但在陆舟面前,景依然仍然挺直了脊背,跟着他进了萧瑾宸的专用电梯,直达顶楼的总裁办公室。
  办公室内,萧瑾宸西装革履地坐在办公桌前。
  他今天穿着一袭剪裁得体的银灰色西装,内搭黑色的衬衫,衬得他愈发冷酷。
他面无表情,手不断翻动着文件,飞快地签名。
  感觉到有人进来,萧瑾宸合上面前的文件,抬头,看向来人。
  见是景依然,他目光一片冰冷,毫无情绪波动。
  “想清楚了?”他开口。
  景依然咬了咬下唇,回:“是。

  萧瑾宸狭长的眸微眯,“怎么?觉得嫁给我很委屈?”
  “确实委屈。
”景依然点头。
  萧瑾宸俊脸陡然阴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闪婚老公宠不休》

第10章真巧,我也恨你!


  景依然却忽而一笑,定定看着萧瑾宸道:“嫁给自己的仇人,我自然觉得委屈万分。
难道萧总要娶自己仇人的女儿,就不觉得委屈吗?”
  萧瑾宸薄唇边逸出一丝冷笑,“你怎么知道我一定委屈,嗯?”
  拖长的语调,透着渗人的凉意,让景依然毛骨悚然。
  萧瑾宸又道:“你说,让景盛明知道自己疼爱的女儿落在我手里,还怀着我的孩子。
他会怎么想?”
  他薄唇中吐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带着恶意:“能折磨景盛明,我怎么会委屈?”
  景依然脸色骤变,咬牙一字一句道:“萧瑾宸,我恨你。

  恨……多么令人厌恶的字眼!她*对他说。
  萧瑾宸垂在身侧的手指不可遏制地抖了抖,旋即紧攥成拳,萧瑾宸薄唇挽起一个残忍的弧度:“是吗?真巧,我也恨你!”更恨景家,恨景盛明!
  景依然气得浑身发抖,她几乎拼尽了全力才生生遏制住想扑上去撕打他的冲动。
  深深吸了口气,景依然才敛了情绪。
冷声开口:“钱呢?我要支票。

  萧瑾宸薄唇边勾起一抹完美的弧度,刷刷写下一张支票,丢给她,“如你所愿。

  景依然低头捡起地上的支票,看清上面的数字,她舒了一口气。
旋即,她冷冷盯着萧瑾宸道:“萧瑾宸,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的!”
  萧瑾宸眸光一缩,刚想说什么,他的私人电话就响了起来。
  而景依然已经干脆利落转身离开。
  萧瑾接起电话,是霍洵打来的。
  电话一接通,就传来了霍洵贱兮兮的声音:“怎么样?昨晚有没有……嗯?”
  萧瑾宸揉了揉眉心,“有事说事。

  “我这不就是在给你说事嘛,哎,都这么多年了,老萧你还是那么无趣。
”顿了顿,“我跟你讲,你昨晚上英雄救美的英姿早就刷爆朋友圈了。

  萧瑾宸眉头微蹙,“没事我挂了。

  “别别别,我说我说,沈婉婉要回来了。

  如果说萧瑾宸唯一爱过恨过的女人是景依然,那唯一愧疚的女人就是沈婉婉。
  萧瑾宸有些烦躁地起身,走到落地窗前,看着窗外,问道:“什么时候?”
  “我得到消息说是下周。
”霍洵旋即又唯恐天下不乱道,“老萧啊,你这新欢旧爱都要齐了。
到时候,你是选新欢,还是旧爱啊?”
  萧瑾宸不答,反而给霍洵扔下了一个炸弹:“我要结婚了。

  “卧槽,和谁?”
  “景依然。

  霍洵直接惊呆了,片刻后才道:“那沈婉婉怎么办?她一定会恨你的。

  他娶谁不好,偏偏是景依然。
  当初景依然做的那些事情,可是害惨了沈婉婉。
如今他还要娶景依然,只怕沈婉婉和景依然之间的仇恨真要不死不休了!
  这些……萧瑾宸又何尝不知道。
  萧瑾宸扯了扯领带,沉声道:“晚上一起喝酒。

  霍洵:“你这是要借酒消愁?”
  “晚上再说。

  “行吧。
老地方见。

  ……
  第一医院。
  景依然将欠医院的钱全部结清了,就想立即安排爸爸做手术,却被告知手术医生去外地参加座谈会了,要后天才能回来。
手术最快也要安排在三天后。
  景依然确定她爸三天后手术没问题,才预交了手术费。
  一切办妥,景依然彻底舒了口气。
  陈叔也替她高兴,“现在终于好了,景老有救了。
”顿了顿,“小姐,你这钱是找谁借的?现在能伸出援手的,一定是个好人。
你可得好好谢谢人家。

  呵,好人!萧瑾宸可不是。
  景依然抬手抚了抚自己的小腹,“陈叔,我要结婚了。
和萧瑾宸。

  “这……”陈叔一下子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景依然又道:“这是一场交易,钱就是这么来的。

  “小姐,你糊涂啊!”陈叔摇了摇头,“他这是要故意轻贱你、折磨你啊!”
  “我知道。
可是这是我现在唯一的选择。
”景依然道,“就是恐怕不能请你喝喜酒了。

  “这算什么喜酒?”顿了顿,“小姐,你是我从小看到大的,我就希望你幸福!”
  幸福?
  现在感觉离她好遥远!
  景依然苦笑一声,“我希望你不要把这个事情告诉爸爸,现在他的身体……我怕他受不了。
”至于以后,到那时候她应该已经离婚了!
  陈叔长长的叹了口气,点点头。
  景依然又开口问道:“陈叔,当初萧瑾宸说什么爸爸害他父母双双跳楼,你知道这是什么回事吗?”
  “根本就没那回事,那不过是他为自己的狼子野心找的借口罢了!”陈叔激动道,“景老一辈子在商场上都讲究仁义,怎么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当初,萧家被人算计,一夕之间被瓜分干净。
景老虽然跟萧家有些嫌隙,但也没有参与过一丝一毫!”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闪婚老公宠不休》

第10章真巧,我也恨你!


  景依然却忽而一笑,定定看着萧瑾宸道:“嫁给自己的仇人,我自然觉得委屈万分。
难道萧总要娶自己仇人的女儿,就不觉得委屈吗?”
  萧瑾宸薄唇边逸出一丝冷笑,“你怎么知道我一定委屈,嗯?”
  拖长的语调,透着渗人的凉意,让景依然毛骨悚然。
  萧瑾宸又道:“你说,让景盛明知道自己疼爱的女儿落在我手里,还怀着我的孩子。
他会怎么想?”
  他薄唇中吐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带着恶意:“能折磨景盛明,我怎么会委屈?”
  景依然脸色骤变,咬牙一字一句道:“萧瑾宸,我恨你。

  恨……多么令人厌恶的字眼!她*对他说。
  萧瑾宸垂在身侧的手指不可遏制地抖了抖,旋即紧攥成拳,萧瑾宸薄唇挽起一个残忍的弧度:“是吗?真巧,我也恨你!”更恨景家,恨景盛明!
  景依然气得浑身发抖,她几乎拼尽了全力才生生遏制住想扑上去撕打他的冲动。
  深深吸了口气,景依然才敛了情绪。
冷声开口:“钱呢?我要支票。

  萧瑾宸薄唇边勾起一抹完美的弧度,刷刷写下一张支票,丢给她,“如你所愿。

  景依然低头捡起地上的支票,看清上面的数字,她舒了一口气。
旋即,她冷冷盯着萧瑾宸道:“萧瑾宸,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的!”
  萧瑾宸眸光一缩,刚想说什么,他的私人电话就响了起来。
  而景依然已经干脆利落转身离开。
  萧瑾接起电话,是霍洵打来的。
  电话一接通,就传来了霍洵贱兮兮的声音:“怎么样?昨晚有没有……嗯?”
  萧瑾宸揉了揉眉心,“有事说事。

  “我这不就是在给你说事嘛,哎,都这么多年了,老萧你还是那么无趣。
”顿了顿,“我跟你讲,你昨晚上英雄救美的英姿早就刷爆朋友圈了。

  萧瑾宸眉头微蹙,“没事我挂了。

  “别别别,我说我说,沈婉婉要回来了。

  如果说萧瑾宸唯一爱过恨过的女人是景依然,那唯一愧疚的女人就是沈婉婉。
  萧瑾宸有些烦躁地起身,走到落地窗前,看着窗外,问道:“什么时候?”
  “我得到消息说是下周。
”霍洵旋即又唯恐天下不乱道,“老萧啊,你这新欢旧爱都要齐了。
到时候,你是选新欢,还是旧爱啊?”
  萧瑾宸不答,反而给霍洵扔下了一个炸弹:“我要结婚了。

  “卧槽,和谁?”
  “景依然。

  霍洵直接惊呆了,片刻后才道:“那沈婉婉怎么办?她一定会恨你的。

  他娶谁不好,偏偏是景依然。
  当初景依然做的那些事情,可是害惨了沈婉婉。
如今他还要娶景依然,只怕沈婉婉和景依然之间的仇恨真要不死不休了!
  这些……萧瑾宸又何尝不知道。
  萧瑾宸扯了扯领带,沉声道:“晚上一起喝酒。

  霍洵:“你这是要借酒消愁?”
  “晚上再说。

  “行吧。
老地方见。

  ……
  第一医院。
  景依然将欠医院的钱全部结清了,就想立即安排爸爸做手术,却被告知手术医生去外地参加座谈会了,要后天才能回来。
手术最快也要安排在三天后。
  景依然确定她爸三天后手术没问题,才预交了手术费。
  一切办妥,景依然彻底舒了口气。
  陈叔也替她高兴,“现在终于好了,景老有救了。
”顿了顿,“小姐,你这钱是找谁借的?现在能伸出援手的,一定是个好人。
你可得好好谢谢人家。

  呵,好人!萧瑾宸可不是。
  景依然抬手抚了抚自己的小腹,“陈叔,我要结婚了。
和萧瑾宸。

  “这……”陈叔一下子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景依然又道:“这是一场交易,钱就是这么来的。

  “小姐,你糊涂啊!”陈叔摇了摇头,“他这是要故意轻贱你、折磨你啊!”
  “我知道。
可是这是我现在唯一的选择。
”景依然道,“就是恐怕不能请你喝喜酒了。

  “这算什么喜酒?”顿了顿,“小姐,你是我从小看到大的,我就希望你幸福!”
  幸福?
  现在感觉离她好遥远!
  景依然苦笑一声,“我希望你不要把这个事情告诉爸爸,现在他的身体……我怕他受不了。
”至于以后,到那时候她应该已经离婚了!
  陈叔长长的叹了口气,点点头。
  景依然又开口问道:“陈叔,当初萧瑾宸说什么爸爸害他父母双双跳楼,你知道这是什么回事吗?”
  “根本就没那回事,那不过是他为自己的狼子野心找的借口罢了!”陈叔激动道,“景老一辈子在商场上都讲究仁义,怎么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当初,萧家被人算计,一夕之间被瓜分干净。
景老虽然跟萧家有些嫌隙,但也没有参与过一丝一毫!”
继续阅读《闪婚老公宠不休》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