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飞,张天龙(龙门之王)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龙门之王
分类:都市小说
作者:只差一点
简介:五年前,他本是家族继承人,却惨遭大哥陷害,锒铛入狱
五年后,他狱中出来,却发现............
角色:陈飞,张天龙
陈飞,张天龙(龙门之王)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龙门之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狱出狂龙


第一章 狱出狂龙

“陈飞,你连自己没过门的大嫂都不放过,你还是人吗?”

“陈飞,你竟然强了自己未过门的大嫂,你真是个畜生!”

......

海城,监狱门口,当刑满释放的陈飞从里面缓缓走出的瞬间。

一股股昔日的记忆,也仿如昨日那般的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五年前,他的亲大哥陈东赞嫌弃自己的未婚妻楚韵娴太过传统保守。

不肯接受婚前亲热。

再加上他那时病重的父亲有意将陈家的陈氏集团传给他。

于是他大哥陈东赞为了争夺家产,竟然不惜给他下了很烈的药。

并将楚韵娴骗到了他房间。

当他失去理智的玷污了楚韵娴的清白之身时,陈东赞带人出现了。

他不但背上了畜生禽受的罪名,而且还锒铛入狱,被判了五年。

“呵呵,陈东赞,你给我等着,我这五年所遭受的,我一定会加倍的还给你。”陈飞紧紧的握了握双拳。

然后才走向了负责守卫在监狱门口的巡捕:“长官,能借电话打一下吗?”

巡捕对于陈飞也是认识的,这五年陈飞在监狱里表现非常的好,于是巡捕将自己的电话递向了陈飞。

“谢谢!”接过电话的陈飞拨着一串号码打了出去。

随即电话里就传来了一名男子威严稳重的声音:“你是?”

“我叫陈飞,是瞎爷让我打这个电话的,他有些话让我转告你,我们能见一下吗?”

“你知道瞎爷在哪,快说,瞎爷让你转告我什么?”电话中男子的声音突然变得很激动。

“瞎爷让我跟你见面了再告诉你,至于他现在在哪,我也不知道。”

其实瞎爷,是陈飞在监狱中的狱友。

但瞎爷不让陈飞说,陈飞也没办法。

“那好吧,半小时后闹市街的天龙茶馆雅字号包间,我在那里等你。”

说完,电话中的男子就将电话给挂了。

半个小时后。

当陈飞来到闹市街的天龙茶馆时,他整个人不由震惊了。

“张董,怎么......怎么是你?”陈飞看着眼前的男子。

他实在没想到,瞎爷一个监狱中的犯人让他来找的,竟是海城堂堂的首富张天龙。

陈飞的反应,似乎在张天龙的意料之中。

他只是淡淡的看着陈飞:“说吧,瞎爷让你转告我什么?”

陈飞给张天龙拿出了一封信:“瞎爷让我把这封信给你,并让我告诉你,你不用找他了,他也不会再见你的。”

接过信的张天龙抬起怀疑的目光:“就这些?”

“还有,瞎爷还给了我一枚玉扳指。”陈飞又将一枚看着普通。

却充满了古朴气息的玉扳指拿了出来:“瞎爷说了,他说如果你不信。”

“就叫我拿出这枚玉扳指,等你见了这枚玉扳指之后,你就会信了。”

张天龙接过玉扳指看了看。

然后!

他突然便重重的给陈飞跪了下去道:“属下张天龙,参见新任龙门主。”

“张董,你?”陈飞完全摸不着头脑。

“龙门主您不知道?”张天龙抬起一张惊讶的脸:“老龙门主,恩,也就是瞎爷没跟您说吗?”

瞎爷除了交代陈飞这些之外,其他的确实没跟陈飞说了。

陈飞只好摇了摇头。

“这么跟您说吧,您是我们龙门老龙门主瞎爷选定的接班人。”

“所以他老人家才会将这枚玉扳指给您。”

“而且只要您继承了龙门,那么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权势,财富,就全是您的,而且我们龙门的强大,还远远不止于此。”

“这么好?”陈飞看着张天龙,他可不傻。

他才不相信天底下会有这么好的事情。

“当然不是,您成为我们新任龙门主之后,虽然能享受到我们龙门的一切权势与财富,但同时,您必须也要有所付出。”

“那不用了。”陈飞很是明确的拒绝。

因为他虽然不知道张天龙所说的这个付出是什么。

可成为龙门主能拥有这么大的权势与财富,那他要付出的还会小吗?

他拱拱手的与张天龙告辞后,他想去楚家找一下楚韵娴。

虽然那晚的事情他是被陈东赞陷害的。

可楚韵娴同样也是个受害者,他想去跟楚韵娴道个歉。

如果楚韵娴愿意的话,他即便就是对楚韵娴负责都行。

不过,就在他准备去楚家时。

他却无意中看到附近的一家酒店门口。

一名穿着一身ol丽人套装的绝丽女子,正被一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搂着走向酒店里。

原本现在大晚上的,男人把女人带去酒店很正常。

但是,陈飞对于绝丽女子的身影太过熟悉了。

哪怕只是个背影,他还是将绝丽女子给认出来了。

这绝丽女子不是别人!

正是五年前被陈东赞出卖,被他伤害了的楚韵娴。

“娴姐!”陈飞鼓起勇气追了过去:“我知道五年前的事情是我跟我大哥对不起你,是我们伤害了你,可你也不用如此自暴自弃的作践自己啊!”

陈飞会这么说,是因为这大腹便便男的年纪不说做楚韵娴的父亲。

但做楚韵娴的叔叔,绝对是绰绰有余了。

楚韵娴没想到陈飞竟然出狱了。

回过头来的她眼中除了恨还是恨:“我自暴自弃跟你这个畜生有关吗?”

“王总,我们走!”楚韵娴叫上大腹便便男就进了电梯。

等来到楼上的房间后。

她才立即与大腹便便男保持了距离的道:“王总,你答应借我的五十万,现在可以借给我了吧!”

“楚小姐,既然我叫你到这种地方来,你觉得这五十万是你说借就借的吗?”说着。

王成的一只咸猪手,直接伸向了楚韵娴。

其中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龙门之王》

第二章 陈飞见女


第二章 陈飞见女

“王总,请自重!”见到王成的咸猪手,楚韵娴赶紧皱眉的说。

    并飞快的往旁边一躲,这才将王成的咸猪手给躲开了。

    “呵呵,自重!”

    王成突然冷笑起来:“楚韵娴,你装什么,五年前的那种事情你都有脸将女儿生出来,你只不过就是一个表子而已,你以为你还很纯,你以为你还很......”

    王成这话,无异于是在楚韵娴那个痛苦的伤口上撒盐啊。

    所以瞬间,没等王成说完的楚韵娴,愤怒的一巴掌就狠狠招呼到了他脸上。

    啪!

    响亮的耳光声响起!

    王成也不由狰狞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呵,楚韵娴,你他吗的竟敢打老子。”

    “那老子这五十万,老子看你他吗的也不用借了。”

    一听这话!

    刚刚打完人的楚韵娴一下子就急了,她无比哀求的望着王成:“王总,我刚才是一时冲动,还请你......”

    “请我什么?”王成冷冷的将楚韵娴打断道:“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

    “第一,今晚自己老老实实的在这里陪老子一晚。”

    “等明天天亮了!”

    “老子自然会把钱借给你。”

    “而第二就是,你可以不听老子的,但你也休想从老子这里借到钱,你自己看着办吧!”

    楚韵娴一张脸上阴晴不定。

    显然是在思考着最后的决定。

    不过这时,跟着过来的陈飞推门闯了进来:“娴姐,你别听他的,钱的事情,我来想办法。”

    “你想办法?”王成脸上带着轻蔑。

    从刚才在外面楚韵娴与陈飞之间的话,他已经猜出了陈飞的身份了。

    就凭现在一穷二白的陈飞,想要弄到五十万,这可能吗?

    所以!

    他一副吃定了楚韵娴的道:“呵呵,楚韵娴,你觉得他现在能拿出五十万来吗,你好好的考虑考虑吧,等你考虑好了,你随时都可以给老子打电话。”

    话落,王成就嚣张的离开了。

    他相信,楚韵娴一定还会再来找他的。

    而王成这一走,楚韵娴竟然也要走。

    不过陈飞连忙拦在了她面前:“娴姐,等等,能说下你这么急着要五十万是为了什么吗?”

    “我急着要五十万干什么,这关你这个畜生什么事?”楚韵娴无比厌恶的向着陈飞怒吼。

    然后直接推开陈飞的走了。

    而陈飞,则是拿着桌上的酒大口大口的灌了起来。

    楚韵娴对他这种恨到了骨子里的恨,让他的心就好像被针狠狠的扎了一样。

    不过,他只是拿着酒了几口之后,一名穿着一件白色一字肩裙。

    漂亮的脸蛋上洋溢着甜美气息的女孩突然从外面推门的闯了进来。

    当见到坐在包厢里的人是陈飞时。

    女孩不由惊讶道:“飞......飞哥,你怎么在......在这里啊?你出......出狱了吗?”

    “柔柔!”陈飞也无比的诧异。

    这女孩,居然是他们陈家收养的养女。

    也就是他的妹妹陈柔。

    不过陈柔一个女大学生大晚上怎么会在酒店出现,难道是跟男孩子来开房的。

    这么一想。

    陈飞当即就皱起了眉的说:“你大晚上的不在学校里呆着,你来这里干什么?”

    “飞哥,我一年前就大学毕业了啊!”

    “再说了,是娴姐让我来陪她的。”

    “娴姐说王成那种人不是什么好东西,叫她来这里肯定不怀好意。”

    陈飞愣了一下:“既然都知道人家不怀好意了,那她为什么还非要来?”

    “飞哥,娴姐也没办法啊!”

    “可能你还不知道,娴姐那次被你伤害之后,还怀孕了,给你生了一个女儿。”

    “可现在,你女儿生病了,被医院确诊为白血病,需要五十万的手术费马上换骨髓。”

    “要不然,你觉得以娴姐那么保守传统的女人,她明知道王成不是好东西,她还会来吗?”

    陈飞只感觉整个人像是受到了晴天霹雳一般。

    他怎么也没想到楚韵娴五年前竟然怀孕了。

    而且楚韵娴这么急着要五十万,居然是为了救他们的女儿。

    “对了飞哥,你还没说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呢,还有娴姐跟王成呢,他们怎么不在这里了?”

    陈柔的话,终于让大脑一片凌乱的陈飞回过了神。

    他双目热切的盯着陈柔:“柔柔,能带我去看下我女儿吗,放心,娴姐已经离开这里了,王成没占到她便宜。”

    陈柔犹豫了一下,答应了。

   

......

    医院里,一名四岁左右,看起来无比的乖巧可爱,奶萌奶萌的像个瓷娃娃一般的小女孩静静的躺在病床上睡了过去。

    坐在病床边的楚韵娴则是一脸的悲切。

    难道真让她用身体去跟王成换取五十万来救女儿的命吗?

    一想到这种肮脏的交易,她就感觉恶心。

    可是不去找王成的话,她又能怎么办?

    终于,犹豫与挣扎了半天之后,她好像做出了决定似的。

    她拿着电话准备给王成打过去。

    可这时,病房的房门开了,主治医生徐德胜带着医院的好几名保安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

    “来啊,把这对母女给我轰出医院去。”

    与陈柔正好赶到的陈飞听到徐德胜的大吼。

    他当即就拦在了那几名想要动手的保安面前:“你们想干什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龙门之王》

第三章 周家周礼


第三章 周家周礼

“你说干什么,当然是楚韵娴与她女儿交不起医药费了。”徐德胜冷笑的看着陈飞:“怎么,你小子想帮她们交吗?”

陈飞脸上有些尴尬。

他现在全身上下,除了入狱前放在钱包里的几百现金之外。

就再无分文了,他拿什么交。

“呵,徐主任,你觉得他这种人会有钱交吗?”这时,一名穿着一身名牌西装,手上戴着价值将近一千万百达翡丽男士手表的青年走了过来。

青年充满了玩味的看着楚韵娴道:“怎么样,楚韵娴,我说的你考虑清楚了没有,只要你答应我将你这个拖油瓶女儿送去孤儿院,从此不再见她的嫁给我。”

“这五十万的医疗费,以及你公司的事情,我就全帮你解决了如何?”

“妈妈,不要,乐乐不要去孤儿院,乐乐不要跟妈妈分开。”这时,病床早就被惊醒的小女孩慌张的哭了起来。

“妈妈不会跟乐乐分开的,乐乐不哭,乐乐乖!”楚韵娴将小女孩紧紧的抱了起来。

陈飞看了也是心疼不已。

刚才来医院的路上,他早就听陈柔说了,楚韵娴当年怀孕后。

很多人都是劝楚韵娴将孩子打掉。

可楚韵娴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坚持将孩子生了下来。

为此,楚韵娴被赶出了楚家。

于是为了生计,楚韵娴自己拉投资创办了一家塑料制品厂。

这家塑料制品厂的生意不说有多好。

但这五年来养活楚韵娴母女,是不成任何问题的。

可是最近,大家族周家的继承人周礼。

也就是眼前的青年偶然见到楚韵娴一次之后,便看上了知性优雅与倾国倾城的楚韵娴。

但周礼又不愿意接受楚韵娴的女儿乐乐。

所以周礼便逼迫楚韵娴将乐乐送去孤儿院。

甚至为了让楚韵娴就范,周礼不惜动用周家强大的人脉封杀了楚韵娴的工厂。

而且偏偏这时,原本只是有点发烧感冒的乐乐送到医院后,还被确诊为了白血病。

这让楚韵娴走投无路之下,这才去找了明知道不怀好意的王成,想要跟王成借钱。

“呵,不分开,那就你看着你女儿死吧!”周礼冷笑的看向徐德胜:“徐主任,还愣着干什么,既然交不起医疗费,你们还不轰出去,难道你们医院是做慈善的吗?”

“谁敢?”陈飞强忍着心中怒意的道:“你们先出去,她们的医疗费,我会想办法交的。”

“呵,你想办法,那就等你想到办法拿着钱来医院了再说。”周礼冷笑的说着。

直接向徐德胜使了一个眼色。

而后徐德胜便挥手让那几名保安冲了上来。

陈飞想要阻拦,可他双拳难敌四手,第一个就被扔到了医院的大门口。

紧接着,陈柔与抱着乐乐的楚韵娴,同样也被轰了出来。

“哦,楚韵娴,我刚才差点忘记告诉你了,不要再想着去跟王成借钱。”这时,也从医院走出的周礼玩味的走到楚韵娴的面前:“现在除了我之外,没人敢拿五十万帮你,你自己好好的考虑考虑吧,哈哈哈!”

话落,周礼这才大笑的走了。

而楚韵娴则是脸色一阵苍白。

她就是宁愿用身体跟王成交换五十万,她都不想向周礼妥协。

因为跟王成交换,她至少以后还能天天陪着女儿。

可向周礼妥协,那她以后就再也见不到女儿了。

但很显然,从周礼刚才的话里不难听出,周礼已经知道了她想要跟王成借钱的事,并且警告过王成了。

恐怕现在王成也不敢把钱借给她了,这让她心中不由无比的绝望。

“娴姐,你不要担心,我一定不会让乐乐有事的。”陈飞从地上爬了起来的来到楚韵娴的身边。

只是楚韵娴看都没看他一眼,就抱着乐乐走了。

“飞哥,我先去陪娴姐了。”望着楚韵娴的背影,陈柔有些担心的说道。

陈飞知道陈柔对于楚韵娴的感情。

在他刚入狱不见,原形毕露的陈东赞就将陈柔也赶出了陈家。

这几年陈柔上大学的钱,全都是楚韵娴资助的,在陈柔的心中,楚韵娴现在就好像她姐姐一样。

而且有陈柔陪着楚韵娴,陈飞也放心一些。

因此他点点头,等陈柔快步的去追楚韵娴之后。

他才立即拿着电话给张天龙打了过去。

之前,他顾忌当了龙门的龙门主之后,要付出的太多。

可现在,哪怕就是付出他的命他都不管了。

他现在只想拿到钱救他女儿,然后再帮楚韵娴收拾周礼这个混蛋。

“喂,张董,这个龙门主,我当了,我们能见一下吗?”电话刚接通,陈飞直接就开门见山的对着张天龙说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龙门之王》

第四章 追债


第四章 追债

张天龙原本还愁着怎么才能让陈飞答应当这个龙门主呢。

哪想到陈飞竟然会主动来电话说要当龙门主,并且还要见他,他自然是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因此,半个小时后,还是闹市街的那家天龙茶馆。

陈飞望着张天龙道:“张董,我的来意刚才在电话里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现在很需要钱,另外我还需要你马上帮我女儿安排一家上好的医院与白血病方面的专家。”

“这个好办!”张天龙将一张黑色的银行卡向着陈飞弟了过来:“这卡门主您先拿着。”

“里面有100亿的现金额度。”

“大炎国内!”

“任何一家银行都能享受到最高级别的vip服务。”

“至于医院与白血病方面的专家。”

“属下也马上叫人去办,最迟明天早上,我们就能将您的女儿送过去。”

“好!”接过银行卡的陈飞心情沉重的说:“那我需要付出什么?”

“或者说我这个龙门主,需要为我们龙门做什么?”

“门主,现在时间已晚,这个事情,等明天我安排我们龙门的其他几位核心成员与您见面了。”

“我们再说您看好吗?”

陈飞看了外面一眼,现在时间确实已经不早。

于是便点了点头的答应了。

第二天,陈飞刚在张天龙所安排的酒店中起来,张天龙的电话就也来了。

张天龙在电话中说,医院与白血病方面的专家已经联系好了。

陈飞现在只需要把乐乐送过去就行了。

不过就在陈飞来到楚韵娴与陈柔居住的地方,准备将乐乐送过去时。

陈飞才发现只有陈柔带着乐乐这个小丫头在家,楚韵娴却不见了踪影。

于是陈飞问了陈柔才知道,原来楚韵娴的同富塑料制品厂在周礼的封杀之下。

已经没订单没生意的停工停产了好几天。

现在,不但所有的工人聚在工厂门口闹事,讨要工资。

就连工厂所有的原材料供应商,同样也找上了门。

“飞哥,娴姐现在去找华裕泰的老板李通拿钱了。”

“李通是娴姐公司的最大客户,他在周礼的授意之下。”

“不但联合所有客户取消了娴姐公司的所有订单。”

“并且还恶意拖欠娴姐公司的八百多万尾款,娴姐的公司才会变成这样的。”

“好,我知道了,你先带乐乐过去检查,我去找娴姐,我们随后就来。”陈飞交代陈柔的说道。

同一时间,华裕泰公司的老板办公室里。

一名有些秃顶的男子正在邀请着四名客户一起坐在里面。

这秃顶男,就是华裕泰的老板李通。

“来,马总,杜总,蔡总还有何总,尝尝我这刚到的毛尖鲜叶怎么样?”李通将泡好的茶,递向了四名客户。

不过就在大家端着茶品尝时,包间的房门突然开了。

楚韵娴带着她工厂的厂长简彤走了进来。

楚韵娴开门见山的望向李通道:“李总,我想请问你。”

“你欠我公司的那八百多万尾款,你能不能今天给我了?”

“唉,楚小姐,这只怕很难啊!”李通故意皱着眉:“我公司最近也遇到了困难,实在周转不开啊。”

“如果我要是有钱,我还能不给你吗,你再等等,再等等吧。”

“李总,你这样有意思吗?”厂长简彤气不过的道:“谁不知道是周礼给你打招呼了。”

“你才故意不给我们钱的。”

“简小姐,既然你都这么说了,你们又何必还来找我。”

李通当场也撕破了脸:“我跟你们明说了吧!”

“只要楚小姐答应周少的要求,一切都好说。”

“但要是不答应,你们一分钱也别想从我这里拿到。”

简彤气得娇躯一阵颤抖:“这么说,你是想耍无赖到底了,你信不信我们去起诉你。”

“那你们去好了。”李通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他知道楚韵娴如果起诉他的话,这笔钱他得给。

但他更加知道,楚韵娴根本没这个时间。

因为起诉程序走下来,少说也得三五个月的。

这三五个月下来,楚韵娴的工厂早就破产了。

楚韵娴能等这么久吗?

果然,随着他的话落。

楚韵娴就赶紧道:“李总,简厂长不会说话。”

“我代她向你道歉,还有我今天来,不是来跟你争吵的。”

“是来跟你商量的,如果你今天肯将那八百万多的尾款结给我。”

“我就只要其中的六成了,你看怎么样?”

六成,那就只剩下五百万左右了。

但李通却依然冷冷的摇着头道:“楚小姐,我还是那句话。”

“你答应了周少,一切都好说。”

“不答应,那你今天就休想从我这里拿到一分钱。”

“李总,就当是我求你,求求你了行吗?”被逼急了的楚韵娴突然给李通跪了下去的说道。

但凡有办法,她一定都不会给李通这样的人下跪,可她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

然而李通看着跪在面前的楚韵娴。

他不但没有丝毫的心软与同情。

反倒是冷笑道:“呵,楚小姐,不是我说你啊!”

“你一个女儿都有了的人,周少都没嫌弃你。”

“都还愿意娶你,这是你的福气,你又何必装什么清高呢,如果我是你......”

没等李通说完。

楚韵娴那跪在地上的身体,顿时不由苍白的颤了颤。

这让旁边的简彤见了。

才连忙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道:“娴姐,我们走,我们不用求这个混蛋。”

“我们就是求他,他也不会答应把钱给我们的。”

楚韵娴知道简彤说的有道理,李通话到说到这个份上了。

她今天想要跟李通拿到钱,绝对是万万不可能了。

她只能满脸绝望的跟着简彤一起离开。

不过也就在她们离去后不久,陈飞赶到了。

当看到李通的办公室里已经不见了楚韵娴与简彤后。

陈飞不由扫向了李通与马总四人道:“谁是李通,我娴姐不是来这里找他要钱吗,我娴姐人呢?”

正在端着茶杯的李通淡淡的抬了下头:“走了。”

陈飞愣了一下:“这么说,你是把欠她的钱给她了。”

“呵呵,我给她钱,你觉得可能吗?”李通满脸谑笑。

这让陈飞听了。

整张脸顷刻也是寒了下来的说:“别以为你的靠山是周礼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如果你不想你的华裕泰破产的话。”

“我劝你现在最好马上把欠我娴姐公司的钱结给我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龙门之王》

第五章 破产


第五章 破产

“哈哈,把欠她的钱结给你。”

李通就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似的:“小子,你以为你是谁,你觉得你有这个面子吗?”

“我不以为我是谁?我有没有这个面子也不重要!”

陈飞一字一句的看着李通:“但重要的是,我现在给你一分钟的时间。”

“如果这一分钟之内,我还见不到钱,那你就等着你的公司破产!”

“是吗,那这一分钟我都不要了,你小子有本事就让我公司破产吧!”

李通不屑的看着陈飞:“小子,就凭你这种瘪三也想吓唬我。”

“你知道不知道,就是楚韵娴那个女人刚刚亲自给我下跪了,她都没办法从我这里拿到钱一分钱。”

“什么,我娴姐刚才给你下跪了?”陈飞心中的怒意彻底窜了出来。

那看向李通的双目,更像是看着一个死人。

然而!

李通却依然嚣张道:“不错,她刚才就是给老子下跪了,你能奈老子何?”

“你看我能耐你何!”话落。

陈飞拿着电话就给张天龙打了过去:“喂,张董吗,我要马上看到华裕泰的李通破产,看到他一无所有,你马上帮我安排了。”

“好!”电话里中的张天龙爽快答应。

而且就李通这样的小公司。

张天龙这个海城首富想要弄破产实在太简单了。

但李通不知道啊!

李通还以为陈飞是想吓唬他呢!

所以听陈飞说到张董。

李通不由大笑道:“哈哈,小子,你说的张董,该不会是我们海城的首富张天龙吧,我怕,我好怕啊!”

陈飞懒得再跟这种人废话。

片刻后,李通兜里的电话突然响了。

他拿起来看了眼来电之人。

见到是他的舅舅,同时也是华裕泰最大的客户。

他连忙接听了道:“喂,舅舅,我现在正在招待马总他们呢,你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事吗?”

“你说呢!”

电话里的人歇斯底里的怒吼:“李通。”

“你吃饱了没事干,你跑去得罪张氏集团的张董干什么?”

还没反应过来的李通满脸的莫名其妙:“舅舅,我没......没得罪张董啊?”

“你现在还想抵赖!”电话里的人愤怒咆哮:“李通,你这个杂碎。”

“你知道不知道,我被你害死了。”

“张董说要让你破产,让我取消跟你的所有合作。”

“我看在你是我外甥的份上,我不肯。”

“结果人家张董就先把我的公司弄破产了。”

“你这个挨千刀的王八蛋,你要是不赔我的公司来。”

“我一定将你碎尸万段了。”

听着电话里之人的怒吼,李通整个人就像个傻子似的愣在当场。

也在此时,马总四人的电话都响了起来。

各自接完后。

马总率先惊恐无比的向着李通道:“李总,我们之前的所有合作,我们取消吧,还有,我家里临时有事,我先走了。”

“对对,你与我公司的合作,我们也取消吧,我家里也临时有事。”

“还有我!”

“还有我!”

何总三人也争先恐后的说,旋即便与马总一起站了起来。

当经过陈飞的旁边时。

四人全都向着陈飞跪了下去道:“陈先生,我们与李通之前只是合作上的关系。”

“他故意为难楚小姐的事情我们并不参与,还请你看在这个的份上,饶过我们这一次吧。”

“可以,不过四位如果有业务上的合作,我希望四位可以考虑下我娴姐的公司。”陈飞点点头的说。

他不是那种是非不分的人。

既然这四人没有为难楚韵娴,那他自然也不会为难他们。

“我们会的,多谢陈先生。”马总四人如蒙大赦的话落,赶紧就离开了。

而李通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也终于从震惊与傻愣当中反应了过来。

他实在没想到,陈飞刚才在电话所说的张董。

竟然真是海城的首富张天龙。

他猛地就跪在了陈飞的面前道:“陈先生,之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是我狗眼看人低,楚小姐公司的钱,我给,我马上就给。”

陈飞也没有客气,直接拿出自己的账号,帮楚韵娴代收了这笔钱。

虽然张天龙给他的银行黑卡上有着一百亿。

他并不差这八百多万,可这是楚韵娴应得的。

而李通转完账后。

则是小心翼翼的向着陈飞哀求道:“陈,陈先生,我一共转了一千万,那多出来的,算是我给楚小姐的利息。”

“还有,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愿意与楚小姐重新达成全面合作,还请陈先生高抬贵手,放过我舅舅跟我。”

“呵,放过你,你觉得可能吗,没人敢让我娴姐下跪,哪怕就是我自己都不行,可你竟然敢让她跪在你面前,你的下场只有破产。”

话落,陈飞便迈步的走了出去。

与此同时,楚韵娴的工厂里,楚韵娴与简彤刚刚来到这里。

一百多名员工与十多个供应商就将她们给牢牢的围了起来。

“楚总,我们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啊,你这一天天的不发工资,我们怎么生活啊。”

“是啊楚总,我丈夫有病,都摊在床上了,我一家老小,就靠我这点工资生活了,我求求你,把工资给我们发了吧。”

“楚总,你看看我这条信息吧。”

“是我远在农村的老婆发来的,说现在庄家到该催肥的时候了。”

“可我老婆在家里却没钱买肥料,她还一直在等着我把工资打过去给她买肥料呢。”

听着众人你一言,我一句的。

楚韵娴心中也很不好受!

毕竟这些人,赚的都是辛苦钱,血汗钱。

她要是有钱的话,她还不给大家发了啊!

她只能歉意的向着大家道:“各位,大家的心情我能够理解,这也确实是我的错,是我经营不好公司。”

“才造成了今天这个局面,我在这里真诚的跟大家道个歉。”

“我也跟大家保证,一定会想办法尽快把钱筹过来,大家看能不能再给我宽限一些时间?”

“呵,宽限?”一名名叫黄强的材料供养商满脸冷笑道:“楚小姐,你想让你的员工宽限,那是你们的事,但我公司的材料钱,你今天必须得给我结清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龙门之王》

第六章 傻眼


第六章 傻眼

“黄强,你用得着这么咄咄逼人吗?”站在楚韵娴旁边的简彤愤怒道:“你别忘了,一年前,你公司的资金断裂。”

“可是娴姐先给你垫付了材料款,你的公司才得以运转下去的,要不然,你公司去年可就破产了。”

“你说的这个啊!”黄强似笑非笑的看着简彤:“放心,我黄强不是忘恩负义之人。”

“去年楚小姐先给我垫付的那笔材料款,我会给萧小姐按银行两倍的贷款利率算利息给她。”

“等下,这个利息可以从她欠我的材料款里扣,我绝对不会多拿她的一分钱。”

“还有我们。”车间主任李凯这时也冷声的说道:“楚总,我们员工的工资,你今天必须也要发,我们不会再给你任何的时间宽限。”

“你如果不发,那你就别怪我们将你厂里的这些机器全都拆去卖了。”

“李凯,你还是人吗,这种话你都说得出来。”

简彤再次愤怒道:“你别忘了,楚总平时是怎么对你们的,你们每个月的工资,可比别的地方高出了不少啊。”

“现在厂子困难了,难道你们就不能跟厂子共患难一下。”

“我们为什么要共患难,给我们发高工资,是楚总自己给我们发的,又不是我们要求的。”李凯向着下面的一众员工道:“大伙儿说,对不对。”

“对,今天必须发工资,我们不做了,我们要辞职!”

“是吗,你们确定?”这时,陈飞从一辆出租车上走了下来道:“我很明确的告诉大家,工资,楚总马上就可以给大家发,大家确定还要辞职吗?”

“为什么不辞!”车间主任李凯大声的嚷嚷道:“就算发了工资又如何。”

“就这破厂子的情况,都已经停工停产好几天了,说不定明后天就关门倒闭了,谁脑子有病了,谁还会在这里待下去。”

“就是,这破厂谁爱呆谁呆,反正我是不呆了。”霎时,有二十多个人站到了李凯身后的说道。

“很好,这可是你们自己说的!!”陈飞目光冷冷的望着陈凯这二十多个人:“等下你们可别后悔!”

“笑话,我们会后悔!”李凯得意中带着谑笑的看着陈飞:“你知道不知道,华裕泰的老板李通已经联系我们了。”

“说他那边也准备开办一家塑料制品厂,到时我们大家只要过去。”

“我们这二十多个人就是元老,我们的工资,将会比现在的还要高一倍。”

“既然这样,那我就先将你们这二十多个人的工资发了,不耽搁你们去挣更高的工资了。”

“那我们的材料款呢?”黄强等十来个材料供养商也围了上来。

这让楚韵娴见了,还以为陈飞是去跟以前的什么朋友借来的钱。

她担心陈飞的钱不够之下。

连忙向着陈飞道:“你先把工人们的工资发了,我跟这些供应商签的是月结合同,现在还不到月结的日期。”

“没事!!”陈飞似笑非笑的看着黄强等十来个原材料供养商:“我现在给你们两种选择。”

“第一,我现在马上就可以给你们结算,但从今以后,我们双方的合作终止,我们公司不会再用你们的原材料。”

“第二,如果你们还想合作下去,那你们现在就回去,等到月结之日了,我们公司自然会把钱给你们打过去。”

“小子,你想唬谁啊,谁不知道你们同富这个破厂快要关门倒闭了。”黄强说着。

直接便走到了陈飞的面前:“小子,我不怕实话告诉你。”

“华裕泰的李总同样也联系了我们这十来家原材料供养商,等他那边的厂子开起来后。”

“他那边的原材料就由我们来供,所以你以为我们还很稀罕与你们同富的合作吗,你现在就把我公司的材料款给我结了。”

陈飞冷笑的点点头,让黄强签署了一份合作终止协议之后,立即便将他的材料款全都结清了。

其他的材料供应商见此,一个个顿时也围了过来。

不过到了最后,却有一家材料供养商的老板刘山没有动。

这让陈飞见了,不由道:“刘老板,你也看到了,我说话算话。”

只要你签署了合作终止协议,我马上就可以将你公司的材料款结清了,你不上来签吗?”

刘山摇了摇头:“不了,我创业之初,楚小姐对我有恩,而且我也还想跟同富合作下去。”

“所以我公司的材料款,还是等到月结之日,你们同富再给我打过来好了。”

“很好,刘老板,请你放心,跟我们同富继续合作,一定是你做出的最正确的选择。”陈飞笑着拍了拍刘山的肩膀。

也在这时,之前在李通办公室里的马总四人过来了。

四人全都走向楚韵娴道:“楚小姐,我们这次前来,是来跟你合作的,今后我们公司旗下所有的塑料制品订单,我们都想交给你们同富来做。”

“马总,杜总,蔡总,何总,你们原来不是跟李总合作的好好的吗,怎么突然想到过来找我合作了。”楚韵娴眼中无比诧异。

因为李通以前给同富的订单,全都是从马总四人手中拿来的。

为此,她还曾经去找过马总四人很多次,想要直接从他们手中拿到单子。

这样,她就可以避免李通从中赚取差价,可马总四人根本就不肯。

“楚小姐,你还不知道吧,李通的华裕泰,已经破产了,李通现在什么都没有了。”马总四人心虚的说着。

还不忘看了正在给员工们发工资的陈飞一眼。

见陈飞一点跟他们打招呼的意思都没有之后。

他们这才没有过去。

而李凯那二十来个选择辞职的员工,跟黄强那些选择终止合作的供应商在听到这话的瞬间。

一个个却全都傻眼了。

他们还指望去李通准备新开塑料制品厂工作,或者跟李通准备新开的塑料制品厂合作呢。

李通现在破产了,这让他们怎么办?

“楚总,我们......我们不辞职了。”霎时间,李凯等二十来个人全都一脸眼巴巴的看着楚韵娴。

“楚小姐,我们......我们也不取消合作了。”黄强这些原本已经签署了终止合作协议的供应商。

也都满脸讪笑讨好的围到了楚韵娴的身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龙门之王》

第七章 要爸爸


第七章 要爸爸

第七章

“很不好意思!”没等楚韵娴开口,陈飞便走了过来道:“我们同富也许明天就要倒闭了,容不下各位大神。”

“各位大神还是去谋求比这还多一倍的工资吧。”

说着,陈飞又看向黄强等供应商:“还有诸位老板。”

“我记得刚才诸位老板说已经不稀罕与我们同富合作了吧。”

“而且终止合作协议我们双方可都签了,诸位老板还是都走了吧!”

“小子,你特么的以为你是谁,我们找的楚总,又不是找你。”

“就是,我们跟楚小姐合作,这关你屁事,轮得到你在楚小姐面前来发号施令吗?”

对于陈飞,楚韵娴还是有点小感动的。

如果陈飞不来,她今天还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所以听到李凯与黄强等人的话。

她当即就冷冷的看着他们道:“陈飞说的,就是我想说的,你们都可以走了。”

“我不需要你们这样的员工,也不需要跟你们这样的供应商合作。”

这下子,李凯等那二十多个辞职的员工与黄强等选择终止合作的供应商。

一个个不由面若死灰。

而陈飞则是走到了楚韵娴的面前,将陈柔已经先把乐乐送去医院的事情告诉了她。

随后两人便一起赶往了医院。

“飞哥,你们来了。”见到陈飞两人过来。

陈柔指了指病床上的乐乐:“小丫头刚检查完,有点困了,所以睡过去了。”

“柔柔阿姨,我没睡呢!”

乐乐这时突然睁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的看着陈飞:“爸爸,你是乐乐的爸爸吗?”

陈飞愣了一下,他从来都没跟乐乐说过他是她的爸爸啊!

“陈飞,你胡乱跟乐乐说些什么?”还以为是陈飞说的楚韵娴一张倾国倾城的玉脸顿时无比的寒了下来。

她厉声向着乐乐道:“乐乐,他不是你爸爸,你别听他胡说,你的爸爸已经死了,死了,你懂吗?”

“不,他就是乐乐的爸爸!”

乐乐倔强的抬着小脸:“妈妈,乐乐想要爸爸,柔柔阿姨说他就是乐乐的爸爸。”

“柔柔!!”楚韵娴恨恨的看向陈柔。

不过她才开口,陈柔就先道:“娴姐,乐乐吵着闹着要爸爸不是一天两天了。”

“她这么小,你就这么忍心看着她没爸爸吗?”

乐乐这时也委屈吧啦的看着楚韵娴:“妈妈,乐乐想要爸爸,乐乐不想别的小朋友说乐乐是没有爸爸的野孩子。”

这下子,楚韵娴沉默了。

她当初不顾很多人的劝阻,也坚持要生下乐乐。

她其实是为了报复,陈东赞不是出卖她,把她推给陈飞吗,那她就生下陈飞的孩子。

只是后来随着乐乐出生,每天都用一双灵动无辜的大眼睛看着她。

特别是乐乐第一次用口齿不清的话语向她叫出妈妈两个字时。

她的心全融化了。

“楚乐乐的检查结果出来了。”这时,一名穿着大白褂的老者从外面走了进来道:“楚乐乐患的根本就不是白血病,或者说,楚乐乐根本就没病。”

“不可能,我们之前在另外一家医院检查的时候,那边的医生明明说乐乐患的白血病。”

听到楚韵娴这话,大白褂老者道:“楚小姐,我只能说,你们被人骗了,楚乐乐的体内,根本一点白血病的病变细胞都没有。”

“那之前我们在那里医院,乐乐一直表现得很虚弱,疲惫,整个脸色也很苍白无力,这是怎么回事?”

大白褂老者拿出一份检查报告:“我们在楚乐乐的体内检查出了一种残留的药物。”

“这种药物,就是能让患者出现你说的这些症状,所以我没猜错的话,一定是有人悄悄的给楚乐乐注射这种药物了。”

“娴姐,这个给乐乐悄悄注射这种药物的人,一定是周礼那个混蛋指使是徐德胜干的。”陈柔突然愤怒的道:“周礼看把你公司弄停工停产了,你都不肯向他低头。”

“于是他干脆就让徐德胜骗你乐乐得了白血病,想要以此来骗你。”

其实不用陈柔说,陈飞与楚韵娴都能想到。

楚韵娴连忙望着大白褂老者:“医生,乐乐体内残留的这种药物,对她的身体有损害吗?”

大白褂老者微微叹息的说:“这种药能够抑制小孩的成长与发育。”

“不过楚乐乐被注射这种药的时间短,整体上应该不会有多大的影响。”

“那意思多少也还是有些影响了。”陈飞声音寒冷的看向大白褂老者。

周礼这混蛋逼迫楚韵娴就算了。

竟然还敢对他女儿下这样的毒手,他绝对不会放过这混蛋的。

“柔柔,娴姐,你们照顾乐乐,我有点事,我先走了。”说着,陈飞就要去找周礼算账。

不过这时,乐乐突然向着他伸出了一双粉嘟嘟的小手:“爸爸,不要走,乐乐要爸爸抱。”

陈飞被乐乐一双大眼睛中那渴望父爱的模样萌化了。

他将乐乐抱了起来。

在医院了陪着乐乐呆了一下午之后,他才起身离开。

“喂,张董,帮我查一下周家的周礼以及第三医院的那个主治医生徐德胜现在在哪?”

“门主,你问他们两个在哪里干什么?”

“这个你不用管,你只需要帮我查一下就行了。”

“好!”张天龙也不再多问了,大概十几分钟之后。

他又给陈飞把电话打了过来:“门主,查到了,周礼与徐德胜正在一家酒店里吃饭。”

“把这家酒店的地址告诉我。”陈飞说着,等从张天龙那里知道了酒店的地址之后。

他便直接赶了过去。

此时,酒店奢华的包厢之中,周礼与徐德胜正面对面而坐。

而两人的旁边,则还坐了两名身材火辣的女模特。

“周少,楚韵娴这都带着她女儿离开医院一天了,她竟然没给您打电话,她不会是找到其他人借到钱了吧!”徐德胜一边搂着一名女模特,一边皱眉的说道。

周礼的大手,同样也在搂着另一名女模特的道:“你觉得现在在海城,还有谁敢把钱借给她。”

徐德胜眼中带着疑惑:“那她是不是知道了她女儿其实并没有患白血病。”

“你说对了,不但她知道了,我也知道了。”说话的同时,陈飞也拿着一把大扳手走了进来。

“你……你想干什么?”见到陈飞手中的扳手与陈飞脸上的怒意,徐德胜不由满是心虚。

“你说呢!”陈飞手中的扳手直接就砸向了徐德胜,只听‘砰’的一声。

徐德胜便脑门开花的晕了过去。

然而这还没完,陈飞上去又是狠狠的两下砸在了徐德胜的双膝上。

直接将徐德胜的双膝全都砸成了粉碎之后,他才停下了手。

那两名女模特只不过是刚从艺校毕业而已。

她们哪里见过这样的场景,两人顿时吓得失声尖叫。

而周礼,则是赶紧撒腿就往外面跑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龙门之王》

第八章 封锁消息


第八章 封锁消息

“想走!”陈飞快步的追向周礼,刚才来的时候,他就想好了。

周礼与徐德胜竟敢这样对他女儿,那他就给他们两个一辈子都难忘的教训。

“来人啊,救命啊!”见到陈飞追来,跑出包厢的周礼在走廊上大吼。

这一下子就让其他包厢的很多客人都探出了头。

只是见到陈飞那凶狠的样子,谁敢去拦。

终于,在电梯口,陈飞追上了周礼。

“你......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啊,我可是周家的继承人。”

“呵,周家的继承人,你就是天王老子的继承人都没用!”说话间,陈飞手中的大扳手也砸了下去。

顷刻间,在周礼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中。

周礼便落得了跟徐德胜一样的下场。

这让那些围观的人见了。

一时间不由脸色大变与议论纷纷。

只听众人道:“这......这是谁啊,周家的继承人他都敢下手,他这是活得不耐烦了吧!”

“谁知道呢,也许人家有什么强大的背景呢?”

“就他,还能有强大的背景,你也不看看他那样。”

陈飞没有理会众人的议论,他乘着电梯下楼后。

他的电话也响了起来,是张天龙打来的。

“喂,门主,我们龙门的其他核心成员现在都过来了,您看您是不是也过来一下。”

“好!”陈飞答应下来,半个多小时后,昨天他与张天龙相见的天龙茶馆雅字号包厢。

除了张天龙之外,陈飞还见到了四个海城的翘楚人物。

地产行业的巨头刘生智!

化妆品市场与美容行业的一姐赵丽雅!

灰色地带的狠人巨擘吴霸!

以及酒店餐饮的超级大亨徐胜之。

“属下刘生智,赵丽雅,吴霸,徐胜之叩见新任龙门主!”见到陈飞过来,刘生智四人连忙给陈飞拜了下去的说道。

“不必多礼!”陈飞向着刘生智四人摆了摆手。

而后便开门见山的看向张天龙说:“张董,既然现在大家都到齐了,那你也可以说说我这个门主,需要为我们龙门做什么了?”

“第一,您不许向任何人透露我们之间的关系。”

“而且我们龙门的任何事情,包括您是我们龙门主的身份,您也不要告诉任何人,哪怕就是您的妻子,亲人,您都不能说。”

陈飞脸上带着诧异:“为何?”

“因为我们龙门有很多强大的敌人,而门主您又还没有成长起来。”

“所以一旦让对方发现任何蛛丝马迹的话,不但是我们,只怕就连门主您自己都会有危险。”

“那第二呢?”陈飞又看向张天龙。

“第二嘛,就是您是瞎爷选定的继承人,所以您需要做什么,得瞎爷来亲自跟您说。”

陈飞望着张天龙:“可瞎爷并没有让我做什么啊?”

“既然这样,那我们也不知道了。”张天龙向着陈飞摊了摊手。

也在这时,茶楼的经理从外面敲门走了进来。

茶楼经理道:“张董,黑坤带着人来了,他说让我们把这位年轻小哥交出去。”

年轻小哥,指的自然就是陈飞。

毕竟茶楼经理并不知道陈飞的龙门主身份。

“他这是在找死!”张天龙冷冷的向着经理摆手:“你去叫他滚!”

“哈哈,叫我滚!”大笑间,一名手臂上全是恐怖纹身的男子。

也带着好几名手下从外面闯了进来。

不过当他看到包厢里面的张天龙跟吴霸等人之后,他脸上嚣张的笑容却瞬间凝固了。

“张......张董,霸......霸爷,你们......你们怎么在这里啊?”

“你说呢!”吴霸一脚就向着黑坤踹了过去道:“你知道不知道,陈先生乃是我们的贵客,你敢对陈先生无礼,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来人,把他给我拖出去,沉入大海中去喂鱼!”

吴霸这话一出,黑坤当即就跪在了地上求饶道:“霸爷,不......不要啊,我不知道陈先生是你们的贵客,是周家的周董让我们来的,他说陈先生打断了他孙子的双腿,让我们把陈先生抓回去给他孙子报仇!”

“滚!”吴霸一声怒喝,等黑坤带着几名手下逃之夭夭后。

他才转向了陈飞道:“门主,属下跟周家有些交情,所以斗胆问一下,不知周礼怎么招惹您了,您要打断他的双腿。”

陈飞将事情说了一下。

与此同时,周家的家主周泰电话也给吴霸打了过来。

“喂,老吴,你特么的什么意思啊,我让黑坤帮我去抓那小子,你怎么把黑坤给轰出来了,你特么的还顾不顾我们之间的交情了。”

“我就是顾及我们这点交情,我才接你这个电话的。”

吴霸向着电话里的周泰冷声道:“你听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如果你敢再找陈先生的麻烦。”

“别说我吴霸第一个不会放过你,就是张董跟刘董他们,也会让你周家在海城毫无立足之地,你信吗?”

“老吴!”电话里的周泰还想再说。

可吴霸已经将电话挂了。

他也只有将电话收了起来。

“爷爷,怎么样了,霸爷是不是要亲自抓那小子回来给我报仇了。”见周泰收起电话,周礼当即便满是狰狞的问道。

周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厉声看着周礼道:“你听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

“啊,爷爷,这是为什么啊,我可是您的亲孙子啊,我的双腿都给那小子打断了啊!”

“你不想死,不想我们全家给你陪葬的话,你现在就给我闭嘴。”周泰阴沉着一张老脸的说。

他自然也不甘心啊!

可现在,不但他经营了许多年,才好不容易攀上一点关系的吴霸公然跟他翻脸。

还有张天龙这个海城首富,也不知道吃错什么药的站到了陈飞那一边。

有着这两尊大神在,他别说去找陈飞报仇了。

他现在只祈求陈飞不要再来找他们的麻烦就好了。

他狰狞的向着身后的一名中年男子道:“去,封锁所有的消息,被人打断双腿了,我周家却不敢报仇,这件事若传出去了,我们周家还丢不起这个脸。”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龙门之王》

第九章 海归


第九章 海归

与此同时,天龙茶馆雅字号包厢!

解决完周家的事情,刘生智几人都献媚的向着陈飞围了上来。

“门主,这是我刚新开发的梵山别墅区的楼王别墅,这钥匙给您!”

“对,门主,这是我所有连锁酒店与餐饮的最高级别VIP会员卡,您今后拿着这张卡到我旗下的任何酒店或者餐饮吃饭住宿,一律都享受最高级别的待遇。”

“还有我,门主,这是我旗下所有化妆品门店与美容院线的联合会员卡,我知道您一个大男人可能用不到,但我相信您的妻子妹妹,或者母亲姐姐一定会用得到的。”

“哇,你们三个都给了,我吴霸不给,岂不是显得我吴霸不尊重门主。”

吴霸也将一张会员卡拿了出来:“门主,我这卡也给您,您今后拿着这张卡到海城所有我名下的娱乐城,会所,KTV之类的地方消费,我保证他们见到您,就好像见到了亲爹似的。”

陈飞本想拒绝,但奈何他们太过热情。

他只有收下了。

而张天龙则是道:“门主,既然这些俗物他们都送您了,我改天再送您点不一样的。”

“好!”陈飞痛快答应,既然刘生智四人的他都收了。

他如果跟张天龙客气,反倒会让张天龙有想法。

一会后,在张天龙的安排下,陈飞与他们一起在茶楼里吃了一顿晚餐。

等晚餐结束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

看着霓虹闪烁的街头,与张天龙五人告别的陈飞有点迷茫。

不过也在这时,乐乐这小丫头用陈柔的电话给他打了过来。

“呀,爸爸,你去哪里了呀,你怎么不来医院陪陪乐乐呀!”

听到女儿这话,陈飞心中的迷茫一扫而空。

现在女儿都有了,那他今后的人生,当然就是守护女儿,陪伴女儿成长了。

他打车来到了医院。

“爸爸!”见到陈飞过来,小丫头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都快笑成了一条线。

旁边的楚韵娴见到女儿竟然对陈飞这么亲。

一双动人的美眸之中不由充满了复杂。

她不想让陈飞介入她与女儿的生活,但现在这种情况,只怕是不可能了。

“爸爸,你给乐乐讲讲故事吧,我们幼儿园好多小朋友的爸爸都给她们讲故事呢!”

“好!”看着小丫头那期盼的眼神,陈飞答应了下来。

然而就在这时,楚韵娴的父亲楚长河与母亲马兰过来了。

马兰将一张银行卡递到了楚韵娴的面前道:“女儿啊,我跟你爸听说乐乐得了白血病,她没事吧,这卡里有些钱,你先拿去吧!”

楚韵娴正想说不用了,乐乐并没有患上白血病。

但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她的堂妹楚雅欣就也进来了。

“好啊三叔三婶,你们忘记奶奶说过的话了吗,凡是我楚家之人,都不得给楚韵娴提供帮助,你们这是将奶奶的话当成耳旁风了吗?”

楚韵娴的父亲楚长河似乎有些怕楚雅欣这个侄女。

连忙有些唯唯诺诺的解释道:“我们哪有将你奶奶的话当成耳旁风。”

“当时你奶奶说不准我们楚家帮助韵娴的时候,是因为周礼放出话来了。”

“你奶奶怕得罪周家,这才这样说的。”

“甚至怕我跟你三婶私下里悄悄的帮助韵娴,你奶奶还叫人将我跟你三婶关了起来。”

“可现在,周家已经放出消息来了,他们不会再为难韵娴了。”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难得想帮韵娴一下也不行吗?”

“当然不行,楚韵娴四年前就离开了我们楚家,她已经不是我们楚家的人了,我们楚家为什么还要帮她。”

楚雅欣的脸上全是冷笑道:“如果你们不将这张卡收回来,我回去就告诉奶奶,让奶奶将你们也逐出楚家。”

这下子,楚长河与马兰的脸色就难看了。

虽然他们现在待在楚家处处受气,但也总比被赶出楚家来得好啊!

“爸,妈,这卡你们拿回去吧!”楚韵娴不想楚长河与马兰为难。

便主动将银行卡递还给他们的道:“你们放心吧,乐乐并没有真的患上白血病,之前都是周礼故意让徐德胜骗我的而已。”

话落,楚韵娴直接冷冷的看向楚雅欣:“现在,你可以走了。”

对于这个只比她小了几个月的堂妹。

楚韵娴可没有任何的好感。

从小楚雅欣就什么都跟她争。

哪怕她这五年来已经离开楚家了,可楚雅欣依然还是处处针对她,跟她作对。

“走就走,若不是怕这两个老东西悄悄的拿我们楚家的钱给你,你以为我很想来吗?”楚韵娴嚣张的走了出去。

楚韵娴看着时间也不早了,想叫马兰跟楚长河也早点回去休息。

不过无意中,马兰的目光瞥见了正在抱着乐乐的陈飞。

“是你,你这个畜生......”马兰满脸的怒火。

这五年来,楚韵娴跟他们夫妻所遭受的种种,全都是因为陈飞,她怎么可能不怒。

“妈,乐乐还在这里呢!”

听到楚韵娴的提醒,本来要怒骂的马兰只好愤愤的瞪着陈飞道:“你把乐乐给韵娴,然后跟我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陈飞点点头,来到外面后。

没了顾虑的马兰当即便喝道:“你这个畜生,你还来找韵娴干什么,你觉得你这五年来把她害的还不够惨是不是。”

陈飞跟马兰出来时,就知道马兰说的不是什么好话。

毕竟这五年,是他伤害了她们一家。

他诚恳的向着马兰道:“李姨,我知道是我伤害了娴姐,但请您放心,也请您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会好好补偿娴姐的。”

“呵呵,补偿,你拿什么补偿,别跟我说你想娶韵娴啊,你还不配!”

说着,马兰又满是警告的看着陈飞:“我告诉你啊!”

“我最近给韵娴介绍了一个海归。”

“人家不但高学历,高文凭,而且还是徐家的公子,家世不凡,配韵娴绰绰有余了,我不想他误会你跟韵娴有什么。”

“所以,你以后最好给我离韵娴远一点,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龙门之王》

第一十章 一起睡


第一十章 一起睡

听着马兰的话,陈飞皱皱眉的想要说什么。

然而他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话落的马兰就返回病房叫上楚长河一起走了。

而病房里的楚韵娴,则是在马兰跟楚长河走了之后。

从里面歉意的走了出来道:“对不起,我虽然不知道我妈跟你说了什么,但想必不是什么好话,我代她向你道歉。”

陈飞显然没想到楚韵娴会这么说。

而且像楚韵娴这样倾国倾城,并且还知性优雅,落落大方的女人。

估计没几个男人会不心动。

他当然也不例外。

况且楚韵娴现在还给他生了女儿。

于是,他鼓起所有勇气抓起了楚韵娴的手:“娴姐,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们一起给乐乐一个完整的家好吗?”

楚韵娴那迷人的娇躯颤了一下。

她慌忙的抽回被陈飞抓住的玉手:“我们有感情吗?”

“感情可以培养,只要娴姐你给我机会,我一定会让娴姐你爱上我的。”

“这不可能,虽然我后来知道你也是受害者,但只要一想到你那晚对我所做之事,我对你就只有恨,我最多只能答应让你以后可以见乐乐而已。”

陈飞知道,有些事情急不来,于是也就不再说了。

第二天,那名老者专家又给乐乐亲自检查了一翻,确认乐乐体内残留的药物已经全部清除了之后。

乐乐出院了。

陈飞本来也想要把乐乐一起送回去。

不过楚韵娴拒绝了。

他只好打车前往了海城监狱,打算去见见瞎爷。

毕竟昨天他问了张天龙他们,张天龙他们说这个需要瞎爷来亲自告诉他。

然而来到海城监狱了之后,他才从监狱长那里得知,瞎爷在他出狱的当天,就也出狱了。

现在海城监狱方面,也不知道瞎爷去了哪里。

不过监狱长将一封信交给了陈飞,说是瞎爷让其转交给他的。

陈飞接过信拆开了之后。

只见上面只有寥寥几字的写道:“小子,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

“我想你已经成为我龙门的新任龙门主了吧!”

“我在你父亲的墓地里,给你留了一些东西,你自己去拿。”

“以后,我龙门就要靠你了。”

陈飞苦笑,瞎爷跟张天龙他们玩这一套就算了。

没想到现在也用到了他身上。

他想着他出狱后,都还没有去拜祭过他的父亲。

他干脆就买了些祭拜用品前往了埋葬他父亲的西郊墓地。

祭拜完他父亲之后,他果然在那里找到了瞎爷留给他的东西。

居然是一本武道秘籍。

陈飞压根没想到这个世界上居然真有武道的存在。

这让他当场不由震惊无比。

不过转念想到龙门这个隐秘组织的存在,他也就释然了。

只是他将武道秘籍收起来的回到市区后,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于是他便打算在附近找个酒店住下。

然而他刚来到一家叫做君翰的酒店门口。

乐乐这小丫头的电话就给他打了过来。

“呀,爸爸,你在哪里呀,乐乐的幼儿园明天要开学了,你要快点回来陪乐乐睡觉觉,明天好送乐乐去幼儿园呀!”

听着女儿这乖巧暖心的话。

陈飞倒是想过去啊!

但是他怕过去之后,会被楚韵娴拒之门外啊!

“乐乐,爸爸明天早上再过来好吗?”

“不嘛,乐乐今晚要跟爸爸睡,爸爸现在就过来,爸爸不过来,就是爸爸不爱乐乐了。”

听着乐乐的声音之中充满了委屈,陈飞真是进退两难啊。

但好在这时,楚韵娴的声音也从电话里传了过来:“你在哪,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你就过来吧。”

“好!”陈飞答应了下来,既然楚韵娴都这么说了,他又还有什么好拒绝的呢。

四十多分钟后,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里。

乐乐见到陈飞过来,那萌萌哒的小身影,顿时就飞扑到了陈飞的怀里。

“呀,乐乐终于也可以跟自己的爸爸一起睡觉觉了。”小丫头的小脸上全是兴奋。

而楚韵娴则是道:“这里只有两个房间,今晚你跟乐乐睡我房间,我去跟柔柔睡。”

陈飞已经是第二次来这里了,对于这里的情况自然也有些了解。

正想说他睡沙发就可以了。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开口。

乐乐这小丫头就先道:“妈妈,不嘛,乐乐要跟爸爸还有妈妈一起睡,乐乐幼儿园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