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颜芷,傅玄(艳罗刹)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艳罗刹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顾颜芷
简介:前世,对顾颜芷来说,傅玄是炙手可热、断情绝爱的摄政王
只因自己爱上别人,毁了和他的婚约,他便逼着自己卧底楼兰,经历各种恐怖的杀戮,和邪恶的陷阱,最后更是令自己死在最爱之人的刀下
对傅玄来说,她是艳罗刹,那一抹藏在心头抹不去的朱砂痣
今生,她成了痴傻的顾家嫡女,他还是那个摄政王,可...
角色:顾颜芷,傅玄
顾颜芷,傅玄(艳罗刹)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艳罗刹》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你和她我只能选一个


阴暗的地牢内,蜷缩着一具削瘦如柴的身躯。

她纤细苍白的手腕和脚腕上,戴着沉重的黑色镣铐,柔弱的仿佛不负重荷的菟丝花,蜷缩在地上。

这时候,牢门的锁链被打开,牢头不耐烦地道:"罪妇,有人来看你。"

一阵窸窣,原本死了般的人一寸寸抬起眼眸,眼底的麻木渐渐转为猩红:"霍哥哥。"

霍凌飞动作一顿,缓缓露出笑容,走过去将她搂住怀中:"颜芷,你终于回来了,还好吧?"

莫颜芷瑟缩了下,但想到这是她的霍哥哥,又渐渐软化下来,眼底溢出久违的浅笑:"我还好,就是--很想你。"

当初她拒绝摄政王的婚事,王上震怒,为了能嫁给霍哥哥,她甘愿去楼兰卧底十年,这十年里,多少次行走在死与生的边沿,如今,得摄政王命回归,只要经过大理寺审理,确定她这十年忠心耿耿不曾投敌,就能永远和霍哥哥在一起。

这么多年,多少风刀霜剑,每每想要放弃生命的时候,全靠对霍哥哥的思念撑着活下来。

如今看到真人,竟害怕是在梦里,她用已经毁了的嗓子喃喃道:"霍哥哥,真是你么"

在她看不见的地方,霍凌飞俊秀的脸上没了笑容,蓦然变得阴沉,叹息道:"颜芷,你不该回来的。"

下一刻,后心剧痛传来,她蓦然瞪大了双眼,眼底全是受伤和不敢置信。

"你--杀我!"她怔怔地推开霍凌飞,反手握住住深入后背的匕首,一把拔了出来。

鲜血迸射,她却恍若未觉,死死盯着这个日思夜想的男人,眼底渐渐弥漫无边的恨意和疯狂:"为什么?给我个理由。"

"颜芷,你为何要回来?摄政王要我在霏霏和你之间选一个,我--霏霏腹中已有了我的孩儿--"霍凌飞满脸的痛苦。

原来如此。

他真脏!而自己真蠢!

她凄厉地一勾唇,那一笑极艳,让霍凌飞不由得愣住,难怪世人称顾颜芷为艳罗刹,极艳极美,却又极毒。

下一刻,寒刃破空,差点戳瞎霍凌飞的眼睛,吓得他惨叫一声跌倒在地。

真遗憾,她受的是致命伤,最后一击到底少了些力气。

顾颜芷遗憾地啧了一声,缓缓向后倒去,花白的头发散落在身下,说不出的苍凉,这让无数人畏惧又向往的艳罗刹,就这么死在一个阴暗不见天日的地方。

十年来她一直活在阴影下,却心盼朝阳,但最终,她也没能等来她的太阳。

……

春日正好,伯爵夫人的蹴鞠宴正当高潮。

十八岁的霍凌飞,一身白色紧身衣袍,潇洒风流,球技娴熟,让在场的少女们春心拂动。

但他的表情却有些凝重,甚至有些不甘。

只因为这次球赛,他将被强迫完成一项特殊的任务。

忽然,场内喧哗,吩咐换人,霍凌飞顿住动作,呼吸一窒。

红衣少年安静地穿着骑马装而来,似有所感望向霍凌飞,一双冷漠冰冷的眼眸中闪过嗜血。

霍凌飞被那双眼睛看着,心里一紧,一瞬间仿佛闻到了冰雪的味道,而在层层冰雪掩盖下,是一阵厚重的血腥味。

他的心莫名的不受控制的轻颤着。

顾颜芷也沉默地看着骏马上意气风发的男子,那张脸烧成灰她也认得,刻骨铭心!

无数的画面在脑海里翻转,她死而重生,竟回到了十六岁及笄那年。

那一年,她刚同戍守边关的父母回到京城,不喜闺阁女子的赏花烹茶,于是疼爱她的表哥偷偷带她去看蹴鞠赛。

于是她见到了霍凌飞,一眼万年。

从此沉沦于他,爱恨嗔痴都给了这一人。

没想到吧?她顾颜芷的人生竟能重来了一次。

没有拒婚惹怒摄政王,更没有十年楼兰的黑暗卧底生活,她只是个从边关来的不太合群的武将之女。

她的头发依然乌黑闪亮,肌肤依然白皙莹润,一双眸子顾盼生辉,透着这个年纪的青春朝气。

一切都还充满了希望。

顾颜芷对霍凌飞灿然一笑道:"听说你是这里打蹴鞠最好的?"

当年的这场蹴鞠赛,霍凌飞风头一时无两,她也好奇上场,因为不小心伤到霍凌飞,因此心里愧疚,经常跑去看他。

年轻少艾的男女,原本就很有好感,自然而然生出情愫。

而这短暂的幸福,竟用她的一生折磨来偿还。

换来的却是一句--霏霏有了我的孩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艳罗刹》

第2章 我,艳罗刹


所以,她挡了他们的路,所以她就该死?

这恨意,她该如何才能消弭?

眼底划过冷意,顾颜芷的笑容越发灿美。

顾非被她的样子迷住,心头狂跳:"过奖了,你是--"

"罗刹。"

罗刹?

霍凌飞心里一沉,那种不安再次袭来。

是自己多心了吧?毕竟这个女孩这么艳丽,怎么可能是不祥?

何况--她就是长辈们命令的,他近日的目标。

他于是用只有两人听到的声音,柔声道:"为何一个这么可爱的女孩要叫罗刹?"

他要叫她知道,自己已经识破她女子的身份。

熟悉的温柔语气,叫顾颜芷握着缰绳的手蓦然一紧,差点控制不住杀心。

他的温柔现在只叫她想杀人。

你死了!

眼底的冷意如层层冰封,她讥诮地勾了下唇道:"叫罗刹是为了杀你啊!"

这句话让霍凌飞心头一沉,但他还是不信,只是觉得,这女孩性格是不是太凌厉了?他还是更喜欢像表妹秦霏霏那种温柔体贴的。可他又必须维持温柔君子的形象,只能道:"顾姑娘说笑了。"

随即那漂亮漆黑的凤眸弯成了漂亮的形状,可眼底却泛着冰冷而腹黑的光芒:"喔,也是,现在就让你死,岂不是太便宜你了。"

无边的杀气袭面而来,霍凌飞心里起疑,再笑不出。

但想到来前家里长辈的嘱咐,再想到他一个大男人,还怕个小姑娘吗?

所以,他斟酌了下,决定假装生气教训顾颜芷几句。

此时,球来了,霍凌飞心里一动,存了教训顾颜芷的意思,用了几分力气挥向顾颜芷。

砰!!

球离开球杆带着劲风,而顾颜芷却不比不让。

霍凌飞心里一惊,想要补救已经太晚。

不可一世的小姑娘就这么应声从马上摔倒在地,生死未卜。

一切变故发生得太突然,叫人触不及防。

霍凌飞脑中一片混乱,后悔不迭,万一人被他打出个好歹--

下一刻,腰眼一麻,他也跟着从马上摔下。

紧接觉得膝盖一阵剧痛,右腿骨竟被受惊的马踩碎。

"啊!"霍凌飞悔意更甚,发出一声惨叫,俊脸上青筋根根暴起。

"霍公子!"

"颜芷!"

两边同时发出惊呼,人群分别将两人围在其中,一人摔下马,额头出血昏迷,显然是头部着地,伤势凶险。一人抱着腿,腿骨碎裂,脸色苍白,奄奄一息。

众人都傻了。

"怎么回事?"

"我刚看到霍凌飞忽然挥球将顾公子砸下马,然后他的马也受惊将他掀下来,腿被马踩了--"

顾非抱着顾颜芷,睚眦欲裂:"表妹表妹,你怎么了?"

一直跟在顾颜芷身后的婢女小红,愤怒地指着霍凌飞叫道:"是他,是他偷看小姐,我们小姐不过说了他几句,他就不高兴,还用马球砸我们小姐。"

"我没有,没有--"霍凌飞气得眼前阵阵发黑,但腿上的剧痛让他来不及反驳,很快昏死过去。

"快,快去请太医。"

"快通知顾将军。"

"你们也去皇后那里传个信。"

霍凌飞是皇后胞弟,皇上的小舅子。

皇后所在的霍家代表朝廷里的文官,而顾颜芷的父亲顾尊,隐隐有成为众武官之首。

这次的事故,绝不会简单。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艳罗刹》

第3章 不嫁也过府来看看


等霍凌飞醒来,他偷看姑娘,还恼羞成怒对姑娘动杀心的事情已经传遍上京。

皇上震怒,单独将他叫到书房里,狠狠训斥了大半个时辰。

顾颜芷的父亲在苦寒边关戍守数十年,战功卓越,隐隐有成为众武官之首的趋势。

而文官以丞相霍敬之马首是瞻,霍敬之正是皇后和霍凌飞的父亲。

如今文官因为皇后得势,已经让武官非常有意见了。现在霍凌飞伤了顾颜芷,一个处理不好,就会惹发武官更大的怨恨。

皇上只得撤了霍凌飞功名,念他自己也吃了苦头,才没将人打入大牢。

可他的右腿--只怕这辈子都好不了了。

那又如何,他不过是失去了一条腿,而顾颜芷却从一个花季少女摔成个小傻子。

事情就这么解决了?并没有。

之前皇上为摄政王选妃,原本顾颜芷在名册里,但现在顾颜芷却已经是个小傻子,摄政王妃自然不能由小傻子来做。

顾家花园内。

"表妹啊表妹,你的命怎么这么苦啊,听说摄政王早内定了你为摄政王妃,现在全完了,你这么年轻却傻乎乎的,以后可怎么嫁人啊。"大表哥顾非看着傻笑着玩球的顾颜芷,满脸的心痛难忍。

顾颜芷:"嘿嘿,哥哥,玩球球。"

顾非一脸无语地将球扔出去,就见顾颜芷小奶狗一般屁颠屁颠将球捡回来,并且递给顾非推了推,意思还想玩。

顾非忍不住揉了揉顾颜芷的头,满脸的慈父表情,实在没办法,他就娶了表妹照顾她一辈子吧。

想到什么,憨厚的脸上泛起一丝红晕。

顾颜芷乖巧低着头,阳光落在她的脖弯上,细腻如玉脂,温暖美好。然而在看不到的地方,漂亮的杏眼却忽然眯了眯,朝着某处的亭子扫去,眼底寒光毕现。

隔着一个湖的亭子里,有一高大男子穿着黑色华服,容貌深邃俊冷,眼神难测地凝在顾颜芷身上半刻,这才回身疏冷地道:"顾将军家里遭此不幸,本王深感同情,若有需要本王帮忙的不必客气。"

他的鼻梁很高,眼眸却深邃极了,有几分外族血统,甚至若仔细看的话,眸色在深黑里还带了一抹绿,显得妖异而绝美。

他就是当朝摄政王,傅玄,据说曾以一人入十万大军,救出先皇而被赐皇姓,甚至被先帝托孤,摄政新皇。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矜贵无比。

顾尊却仿佛注意不到这些,满脸都是化不开的愁容:"臣也没有别的念想,只想请辞在家,好好照顾颜芷,让她一生无忧。"

男人的眼神微微一凛:"令千金,本王虽不能给正妃之位,却能给她侧妃的名分,在我府邸必让她一生无忧。"

顾尊一愣,忙推辞道:"小女已经傻了,不敢祸害别人,我家自己养一辈子也无妨。"

傅玄眉目更冷,似乎很是不悦,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淡淡点点头。

他坐了一阵子便起身告辞,临走时,看到那顾家的傻闺女正意图爬上院子里枇杷树去够那金灿灿的枇杷,几个人都拉不住,宛如一只嗷嗷叫着的小馋猫。

矜贵的摄政王修长的眉微微拧了下,脸上的冷意缓了些,转头吩咐身旁的太监总管:"去寻些枇杷树来,需长了二十年以上,挂果丰美的。"

太监总管:"?"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艳罗刹》

第4章 这辈子我没得罪他吧


三个月后,顾家。

顾尊气得狠狠朝着地统领杯子一砸:"欺人太甚。"

谁也没想到,霍家竟然疯狂地为霍凌飞向顾家求亲。

"说什么都是霍凌飞的错,他家愿补偿,以全家之力奉养我颜儿,做梦!!"顾尊砸了杯子还不解气,愤愤不平地道,"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他面前坐着最心爱的妻女。

顾颜芷看到爹爹生气反而哈哈大笑,啪啪地拍起手来。

惹得顾尊都没了脾气,无奈地看着自家的掌上明珠。

顾夫人满脸愁容地捏了下顾颜芷丰润的鹅蛋脸,犹豫道:"这--其实我们可以看看霍凌飞那孩子的品行再说,不急着拒绝。"

顾尊又恼火起来:"有什么好看的?不是他,我颜儿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夫人,你可别糊涂,当初是因为他觊觎我颜儿美色在先,下黑手在后,现在难道你想要让颜儿羊入虎口?我们亲自将她送给她最讨厌的人!"

顾夫人闻言,这才恍然道:"是啊,那个畜生,我刚刚差点被绕进去了,我想着颜儿这样,能找个好人家不容易。"

说完,她潸然泪下。

顾尊冷笑道:"霍家好大的脸,还说动了皇上皇后做媒人,生怕老子不记得他们干的好事,这事没这么容易过去。"

顾夫人用力拍了下夫君的肩膀,含泪怒道:"你忍一下你那火爆脾气,若没有颜儿,你要闹,上刀山下火海,我亦陪你,可现在我颜儿这样,你别波及到她。"

顾尊闻言,心里一凛,刚刚的戾气瞬间泄了。

他沉思了一会儿,叹气道:"也不是没有办法,摄政王让人送信,为了给他选妃,各家淑女已经被送入摄政王府,若颜儿真想躲开霍家,可以入选册,进摄政王府暂避。"

顾夫人拼命摇头:"这还不如霍凌飞呢,霍家我们尚且有一拼之里。那傅玄,心思深沉,位高权重,若是颜儿嫁给他受了委屈,你就算拼了老命也救不了颜儿。"

顾尊眼底闪过犹豫:"傅玄是个老狐狸,但他若想要得到颜儿,以今时今日地位,唾手可得,大可不必玩这种花样。"

顾夫人闻言,也心里奇怪:"这--"

"他可能只是想要拉拢我们这些武官,皇上大了,心思也多,他只怕是想巩固自己的地位。"顾尊眼神沉沉地道。

顾夫人:"可我还是担心。"

顾尊将身上的一张纸笺拿出来,给顾夫人看道:"夫人你瞧,他就是怕咱们担心,特地写了个字条,答应只要颜儿不愿意,等选妃过后就送她回家,绝不为难。"

顾夫人看纸条的时候,顾颜芷也好奇地挤过来,杏仁眼乌溜溜落在那金钩铁画般的字迹上,还真是傅玄亲笔。

眼底不免闪过疑惑,前世的摄政王好大的威风,被拒婚后将她家打压的打压,罢免的罢免,最后她挺身而出,发誓献身替他破了楼兰才罢休。

如今竟这么好说话?

是因为自己这次没有当面顶撞,没伤害他身为男人的尊严么?

顾颜芷的嘴角抽了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艳罗刹》

第5章 进摄政王府


顾颜芷去摄政王府的事情,最后还是定了下来。

午饭后,小红服侍顾颜芷睡下,又拿美人锤,轻轻给她敲着肩膀。

顾颜芷小小一团,缩在贵妃榻上,嗓音绵软:"小红,去了王府,有很多人和我玩么?"

小红不无忧心,却强颜欢笑道:"有啊,小姐舅舅家的三姑娘和四姑娘都去,对了,还有寄住霍府的那位表小姐,秦霏霏,她也选上了。"

霏霏?秦霏霏?

就是霍凌飞后来爱上的,为他生孩子的秦霏霏?

霏霏!

秦霏霏!

原来她也曾经入选摄政王府啊。

顾颜芷轻笑了一声,挥手让小红离开。

眼底的颜色里带了抹嗜杀。

她先在榻上躺了会儿,睡意全无,不由得披衣起身,走到窗前推开窗户。

阳光猛地照进来,照得她苍白的小脸近乎透明,额头的疤痕几乎好了,只留淡淡的痕迹,犹如艳阳下浅色的菟丝花。

顾颜芷惬意地闭上眼睛,很温暖很真实,她真的回来了,这次她要保护好家人,也再不会生活在黑暗里。

至于那位摄政王--

想到傅玄两字,那人如鹰隼般锋利的眼眸忽然出现在脑海里,顾颜芷蹙了下眉头。

她现在还斗不过他,最好避其锋芒,如果有选择,她不会去摄政王府,当初栽赃霍凌飞,并且装傻也是为了躲开这个傅玄。

没想到天意弄人,前世死活不肯进的摄政王府,这辈子,她却不得不进去一遭。

顾颜芷的眼底翻涌起冰冷的血色,死前的一切历历在目,无论付出任何代价,霍凌飞、秦霏霏,她都绝不放过。

还有霍凌飞当日杀她的事情,总觉得没那么简单,她也会好好调查清楚。

顾颜芷吐出一口气,呼吸中尽是血腥气息。

……

立春,春意正浓。

顾颜芷已经进了摄政王府七天。

摄政王府很大,比起京城里第一新贵霍家的府邸还要大上三倍,在里面从这头走到那头,需要走大半天,往来只能坐马车。

但府邸的房子几乎都是黑白两色,大气,却也没有什么活力,看久了反而有些压抑和束缚。

顾颜芷住在栖霞院,只她一个人住,其他姑娘都是三人一个院子。

她每日不是逗跟着来的小狗肉肉,就是蹲在琵琶树下,对着那一树黄灿灿的琵琶流口水。

摄政王府派了两个丫头进来,一个冰冷一个热情,冰冷的加如画,热情的叫雪乐,顾颜芷都不喜欢将她们远远打发在外院,内院只准小红一人伺候。

不过小红这只小懒猪现在睡着了。

顾颜芷流着口水,眼巴巴盯着树梢上最大的那棵枇杷,琢磨要不要闹醒小红,让她替自己去采。

忽然觉得一道阴影遮住落在她脸上的点点阳光。

她清清冷冷地看过去,眉眼间天真纯然。

但触碰到来人的俊颜时,差点藏不住眼底的冷意。

"是顾小姐,你想吃枇杷?要哪个?"

男人冷着脸没说话,可身边的总管太监却笑眯眯搭话道。

顾颜芷没吭声,默默打量面前沉默寡言的男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艳罗刹》

第6章 摄政王给摘果子


这次褪去了厚重的华服,只穿一件黑色常服,头发随意束在脑后,倒是少了许多的积威,也正皱眉看她。

似乎嫌弃得不行。

他的眼底有一丝墨绿,叫人心旌摇曳,那点嫌弃竟也带出点妖孽的意味,叫人生不起气来。

这与印像中那个睚眦必报,无情冷血的摄政王又有一点不同。

顾颜芷的嘴角抽了抽,难道当初摄政王也想过要讨好她?只是后来自己因为霍凌飞将事做绝,所以他才会恼羞成怒?

一边腹诽,她一边懒洋洋地指着最高处的,最大的那个枇杷,眼巴巴道:"那个,谢谢哥哥。"

哥哥?

太监总管瞬间眉开眼笑,但忽然感觉后背一阵凉意,吓的他一哆嗦,再也不敢得瑟,他都不敢往后面看,不懂主子为何爆发怒气。

果然,主子很讨厌小傻子吧,又麻烦又不像女人。

他正犹豫要不要帮忙去摘,就听身后充满冷意的男人道:"还不快摘,难道还要本王等你不成?"

"喔喔,是是,"太监总管满头冷汗,忙将袍子往腰上一缠,准备上树。

"你到底要多久?"男人又不满意了。

太监总管:"这这--"

"啧,麻烦,"男人不悦地呵斥了一句,忽然一阵风,男人飞身如苍鹰一般凌空而起,将那只最大的枇杷摘下来,递给顾颜芷。

顾颜芷冷了下,看着面前冷白而骨节分明的大手。

她忍不住汗毛直竖,这人吃错药了?

她心有余悸地接过枇杷,在拿的时候,不小心捏到了傅玄的手,他的手好硬,还有点烫。

顾颜芷被烫到了,飞快地抓着枇杷收回手,仿佛从猛兽爪子下扒拉食物的小奶猫。

没人注意到,傅玄的手指也轻轻颤了下,他若无其事地收回手,小丫头的手指嫩得不行,碰他的手的时候,似乎会反被他碰碎一般。

太脆弱了。

他蹙眉,不满地抿了抿唇,心里难言烦躁的情绪,无法言说。

傅玄并没有留很久,就仿佛他只是正好路过,抬腿就往前走。

"诶,王爷等等奴才啊,"太监总管小碎步追上去,心里却嘀咕,王爷前阵子让王府遍种枇杷树,今天就碰到用场了,倒像是早准备好似的。

不过怎么可能呢?只是碰巧吧?

"刚刚进宫的熊掌和鱼翅,给院子里的秀女分了,按照父亲的官位等级来,首位的给一半,以此类推。"傅玄忽然出声道。

太监总管忙应下,心里越发嘀咕,原本禁欲的王爷开窍了?都懂得怜香惜玉了。

"诶,这么一来,刚刚那小丫头能分掉王爷的大半赏赐呢,"太监总管高兴地道,到底是叫过他哥哥的好孩子。

"多嘴,"善变难测的摄政王冷哼道。

顾颜芷还不知道自己即将收获一大波补品。

她正一边吮吸着酸甜爽口的枇杷,一边鄙视地看着刚刚醒来的小红。

"小姐,你是不是又爬树了?"

不然这么好的枇杷,怎么忽然出现在顾颜芷手里。

"摄政王摘的,"顾颜芷看不得小红那傻样子,现在她们两个,哪个才是傻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艳罗刹》

第7章 你可以做通房


"小姐,你还学会撒谎了?摄政王怎么可能给你摘果子?"小红瞪圆了眼睛,但想到自己家小姐就算傻了,品性还是好的。

小红伸手摸顾颜芷的额头:"难道是发烧产生了幻觉?"

顾颜芷吃完最后一点,伸手推开小红,认真道:"真的是摄政王,又高又俊美,比--比牡丹花还好看。"

说完,她还强调地点点头。

眼眸却淡淡扫过一旁的某处,刚刚有人偷偷走到了那丛花后面,她希望他听到这句话能有点自知之明,自觉离开。

然而,那人显然不懂何为自觉。

不一会儿,雪乐走过来叫小红:"小红姐姐,摄政王给大家发补品,我不熟悉路,咱们一起去领吧。"

"那小姐--"

"小姐一个人在这里玩儿会儿,我们很快就回来。"

于是雪乐将小红骗走,那个一直藏头藏尾的家伙,终于走了出来。

霍凌飞阴翳而冰冷地看着面前傻乎乎的女孩,谁都想到,半个月前,他还是翩翩佳公子,被万人倾慕,如今就因为这个女孩,他变成了丑陋的瘸子。

短短十几日,天壤之别,眼底的狼狈无法掩藏。

"瞪什么瞪?信不信把你另外一条腿也弄瘸?"顾颜芷秾丽的眼底满是嘲弄,直接迎上霍凌飞的目光,哪里有半分痴傻。

霍凌飞一愣,但他竟没有觉得惊愕:"你果然是装的。"

他想起顾颜芷那日唇角鄙薄的笑,心里痛恨自己没有早发现。

顾颜芷从未想过要在他面前伪装示弱,因为他不配。

冷漠地道:"你今日来想要讨好我,让我拒绝摄政王和你在一起?你也配?"

霍凌飞闻言,心里比起被说中心事的羞恼,反而更多是不甘心:"我不比摄政王好么?我自问虽然对你有企图,但若娶你为妻,一定会尊重你,照顾你一生一世。"

"然后将我丢在一边,自己和心爱的表妹秦霏霏你侬我侬,甚至或许秦霏霏有了孩子后,你会看我不顺眼,要么用无后这条休了我,再狠点,一杯毒药送我归西,好将你心爱的表妹扶正?反正你从来不喜欢我这种性格强势的女子,你喜欢的一直都是柔弱听话的女子。"

霍凌飞惊呆了,看着顾颜芷半天找不到自己的声音,她怎么会知道?就仿佛她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一样,竟将他的心理形容得淋漓尽致。

"被我说中了?"

霍凌飞结结巴巴道:"我怎会--你冤枉我,我根本不是这样的人。"

"霍凌飞,你若现在就将你的表妹送给摄政王做通房丫头,我就信你,也会考虑你的求婚,你肯还是不肯?"阳光下,顾颜芷言笑晏晏,目光却冰冷,看着面前虚伪至极的男人。

霍凌飞身体一震,露出不敢相信的神情:"你就因为自己的一个臆测,就要断送我表妹美好的一生?会不会太过分了?"

顾颜芷眉目冰冷,不过是让秦霏霏做个通房丫头,她就委屈了?那自己前世所受的痛苦和欺骗呢?那时候,霍凌飞可有半分想到怜惜自己!

嘴角扬起一抹冰冷的弧度:"不肯是吧?那换你去做别人通房好了,你可以走了。"

霍凌飞脸色巨变,她说的什么鬼?什么通房?自己可是男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艳罗刹》

第8章 去他的喜欢


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两个人的关系紧张到了极点。

霍凌飞深吸一口气,想到刚刚来之前,家里的嘱咐,如果他不能劝说顾颜芷嫁给自己,让顾家和摄政王成为一体,那他们绝对不会让他和秦霏霏在一起,而是要将秦霏霏远嫁。

想到秦霏霏昨天找到自己哭得那么伤心,霍凌飞咬咬牙,只能退让一步道:"你不喜欢霏霏,那等选妃后,我让她走得远远的,永远不出现在你面前,这总可以了吧?我真的只会对你好,这辈子除了你不会有不别的女人,你去问问上京的人,谁能像我这么好。"

呵呵,还谁能像他这么好?多大的脸!

"你的甜言蜜语还是说给你的霏霏表妹听吧,在我这,从来只看人对我做了什么,不会信别人对我说了什么,"顾颜芷冰冷地打断了他的话,"而且你要娶我,就要做我身边的条狗,给你一块骨头,就要对我摇尾巴,若做不到……不如让你做只阉狗,省得出去给我寻花问柳。"

霍凌飞气得快炸了,她竟然将他比作狗,还要,还要阉了他。

"你,你还是不是女人,竟然说出这种话来,你家爹娘怎么教你的?"

顾颜芷挑眉道:"我爹娘教得不好么?对于那种狼心狗肺的人渣,我觉得这样还算轻的,需要我的时候将我捧在手心,利用完了就毁我杀我。"

她的眉间眼底透出浓烈的杀意:"这样的人,阉他我还嫌轻。"

嗜血无情。

霍凌飞完全震惊住,无法反驳,只是不敢相信地看着顾颜芷,最后只能呢喃道:"你这脾气,有哪个男人敢娶你,对,你这样的女人,注定一辈子被男人敬而远之。"

顾颜芷却发出厌烦的笑声,起身离开:"喔,我觉得比起阉割,还是自宫比较合适,霍公子你好自为之。"

自宫?

霍凌飞眼前一黑,瘸腿趔趄了下,差点无法支撑身体。

他现在就后悔至极,为何要听家的威胁,来讨好顾颜芷。

这个女人--不,她根本不是个女人。

顾颜芷心情也很糟糕,霍凌飞说她根本不是个女人。

她心里有些委屈,又有些难过,所以前世他从未喜欢过自己。难道她真的不像个女人?所以没有男人会真心喜欢她?

艳罗刹不算,艳罗刹只是她的画皮,那不是真正的自己。

她心情郁闷地走了一段距离,正好碰到迎面走来的雪乐和小红,两个人的脸上洋溢着无法掩藏的笑意。

小红看到顾颜芷,立刻开心地叫道:"小姐,我们发财了,你不知道摄政王给了好多熊掌和燕窝,吃都吃不完,人家的都没我们十分之一多,小姐您是独一份呢。摄政王当真看重我们小姐,小姐,你说摄政王会不会是太喜欢你了啊?"

顾颜芷面无表情:"呵呵。"

去他的喜欢吧,谁都可能喜欢她,唯独那个阴沉不定,又小心记仇的男人不会。

何况,她--可能真的不讨人喜欢,她这一世也不打算委屈自己讨人喜欢。

"小姐,要不,我们准备下,去向摄政王谢恩吧?"小红犹自喜滋滋地筹谋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艳罗刹》

第9章 长尖牙的小兔子


顾颜芷的脸色越发难看:"我不要,要来见我也是他来,做什么我去。"

"小姐,那怎么行,摄政王是男人,或许以后是你的夫君,在家从父,出嫁从夫,他就是你的天。你看到过天低头就你的吗?自然是你去仰望触碰天啊。"

"我不要去碰天,天上有雷,会被打死。"

小红和雪乐都露出想死的表情,被天上的雷打死,小姐真能想。

"还是去吧,小姐,夫人给你准备的那条梨花冰纱裙,您穿上可好看,奴婢再给你点个花钿,保证您比仙女还美,摄政王看到魂都要被勾走。"

顾颜芷越发无语,清丽的眉眼冷硬直接:"我不,我又不好看,要打扮也是摄政王打扮,他好看啊!"

小红微凛,忙伸手去捂顾颜芷的嘴:"小姐可不能胡说八道。"

"我没胡说,摄政王是好看,好看,傅玄特别好看。"顾颜芷愤愤然地发泄道。

不远处,傅玄正领着几个手下经过,闻言脚步一顿,眉头猛地拧了起来。

身后的几个人,包括太监总管大气都不敢出。

这是谁啊?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敢说摄政王好看。

上次阵前,有人也拿傅玄长的好看做文章,言语间羞辱于他,如今坟头草都一人来高。

完了完了,这个大胆的女孩即将香消玉殒。

傅玄站在当场,被灌了一耳朵的顾颜芷说他好看的话,他的手蓦然收紧,又渐渐松开,眼底墨绿的光华闪了又闪,好半天才冷冷回身道:"怎么不说话了?"

众人:"?"

傅玄回身,面色阴沉如风雨欲来:"是什么这么好听?叫你们都忘记了想说的是什么?"

"不,不,属下什么都没听到,"众人立刻撇清。

傅玄这才神色稍缓,只有他自己知道,身体莫名的因那些话微微发烫,强握紧了拳头,才不曾表现出来。

好看?

嘴角情不自禁勾了勾,低头看看身上的袍子,若有所思,黑色,看久了有点腻。

顾颜芷仿佛完全不知道周围有人围观,呆了一会儿就说困了。

雪乐忙要过来搀扶她。

可这次,原本温软乖巧的小傻子却飞快抽回了手:"不喜欢你,小红。"

雪乐又问题,她一叫走小红,霍凌飞就来了,当谁是傻子么!

小红啊了一声,狐疑地扫了雪乐一眼,亲自过来搀扶着顾颜芷:"小姐,奴婢准备了您最喜欢的绿豆糕,现在冰得刚刚好,咱们回去吃。"

顾颜芷严肃着小脸点点头。

傅玄身边的幕僚,原本听顾颜芷忽然冷肃的呵斥,心里有些起疑,难道这位顾小姐并没有傻?

但看她一副装模作样的表情,心里一窒,这不傻谁傻?

他们都移开目光没了兴趣,王爷不可能喜欢这样白痴的女人。

只有傅玄一双墨绿色重瞳深思般扫了雪乐一眼,面色不动地移开目光,接着却深深地凝视了顾颜芷纤细而绵软的背影好几眼。

真变成乖巧的小兔子了?

他怎么觉得是一只长满尖牙的兔子?

雪乐怯生生地跟在身后满脸委屈。

可等回到房间后,顾颜芷似乎也没说她什么。

于是,她又鼓起勇气,从那堆赏赐里抽出一盒梅花香饼:"小姐,这盒是太妃赏赐的,每房都有,但独独小姐的不一样,您尝尝?"

顾颜芷注视那饼良久,小脸一扭:"呕--"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艳罗刹》

第10章 背叛


小红在旁边看到,心里抖了下,太妃是摄政王的亲生母亲,这--传出去可是会惹怒摄政王。

"没看到小姐不舒服吗?你是不是故意的?这个时候给小姐看太妃的糕点。"越说小红越狐疑,一双原本带笑的眼眸蓦然一寒,看向雪乐。

雪乐受到了惊吓,手里的梅花香饼就要往下倾倒。

小红眼明手快接住,越发觉得怪异,于是冷冷道:"一点小事都做不好,看在你是摄政王府的人,我也不敢惩罚你,你去外面,以后只负责外面的事情,屋子里不用你。"

雪乐咬牙,似乎还想说什么,但顾颜芷已经去玩别的了,完全不理她,叫她想闹也找不到契机,只得咬牙跺脚跑了出去。

她刚刚没了影子,小红就拍拍手,将梅花香饼小心放在桌上,并放得离顾颜芷远了些道:"小姐,你可吓死我了,摄政王这人睚眦必报,我们得罪不起,他最尊敬的就是生母凤太妃,您可不能对着太妃的东西呕吐。"

"喔喔,"顾颜芷的回答很敷衍。

但小红总觉得心里升起隐隐的不安,最后将梅花香饼单独拿出来藏起。

奇怪了,小姐就算傻,平时也是与人为善,怎么今天对雪乐和太妃都仿佛有意见一样?

小姐这样的反应没几次,但每次都出奇的准,都是那些人有问题,所以这次应该也不会出错?

难道小姐这个锦鲤又在朝着众人示警!

不行,得立刻通知大人,要家里防备太妃。

小红偷偷跑去忙,偌大的院子里,因为今天顾颜芷的任性,只留下她一个人。

这时候,顾颜芷原本呆滞的眼珠子忽然变得灵动无比,她飞快起身翻出小红藏好的梅花香饼,简单研究了下,将饼子全部埋进院子里,自己亲自去小厨房做了一份一模一样的梅花香饼,将它们装回盒子,这才若无其事放回原处。

真以为艳罗刹只会暗杀和探听情报么?

她在楼兰的日子,为了躲避搜查和追杀什么没做过?

艳罗刹扮什么像什么,最擅长模仿和隐藏,不然,十年的追杀生活,无数险象环生的任务,她早不知道死多少回。

而她却活下来,甚至变成了很多人闻风丧胆的存在。

楼兰有许多关于她的传说,但人们最常说的却是,艳罗刹可能是你身边的任何人,防不胜防。

第二日,雪乐不见了。

春晖堂内,矜贵雍容的声音里带着怒火:"她竟然连本宫的人也敢虐待。"

雪乐跪在堂下委屈道:"那顾颜芷虽然傻,但脾气可不小,除了贴身的小红,对谁都动不动发脾气,还,还打奴婢--"

说完,她含泪露出手腕上,自己咬牙用剪子划开的一道刀口:"太妃,奴婢没用,原本拿出您赏赐的梅花香饼,告诉她那是太妃所赐,让她好好感念太妃的恩德,不想她不但嗤之以鼻,还说奴婢一心向着太妃,和她不是一条心,就,就打了奴婢。"

太妃闻言神色满是恼怒:"真是不识抬举,原本念她虽然人痴傻,应该是个听话的孩子,玄儿之前又钦点她做正妃,那本宫也乐意履行诺言,不想她竟然如此可恶。"

雪乐立刻道:"可不是么太妃,这么个女人做您的儿媳,痴傻就算了,还对您忤逆不孝,您这不是给自己找仇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艳罗刹》

第10章 背叛


小红在旁边看到,心里抖了下,太妃是摄政王的亲生母亲,这--传出去可是会惹怒摄政王。

"没看到小姐不舒服吗?你是不是故意的?这个时候给小姐看太妃的糕点。"越说小红越狐疑,一双原本带笑的眼眸蓦然一寒,看向雪乐。

雪乐受到了惊吓,手里的梅花香饼就要往下倾倒。

小红眼明手快接住,越发觉得怪异,于是冷冷道:"一点小事都做不好,看在你是摄政王府的人,我也不敢惩罚你,你去外面,以后只负责外面的事情,屋子里不用你。"

雪乐咬牙,似乎还想说什么,但顾颜芷已经去玩别的了,完全不理她,叫她想闹也找不到契机,只得咬牙跺脚跑了出去。

她刚刚没了影子,小红就拍拍手,将梅花香饼小心放在桌上,并放得离顾颜芷远了些道:"小姐,你可吓死我了,摄政王这人睚眦必报,我们得罪不起,他最尊敬的就是生母凤太妃,您可不能对着太妃的东西呕吐。"

"喔喔,"顾颜芷的回答很敷衍。

但小红总觉得心里升起隐隐的不安,最后将梅花香饼单独拿出来藏起。

奇怪了,小姐就算傻,平时也是与人为善,怎么今天对雪乐和太妃都仿佛有意见一样?

小姐这样的反应没几次,但每次都出奇的准,都是那些人有问题,所以这次应该也不会出错?

难道小姐这个锦鲤又在朝着众人示警!

不行,得立刻通知大人,要家里防备太妃。

小红偷偷跑去忙,偌大的院子里,因为今天顾颜芷的任性,只留下她一个人。

这时候,顾颜芷原本呆滞的眼珠子忽然变得灵动无比,她飞快起身翻出小红藏好的梅花香饼,简单研究了下,将饼子全部埋进院子里,自己亲自去小厨房做了一份一模一样的梅花香饼,将它们装回盒子,这才若无其事放回原处。

真以为艳罗刹只会暗杀和探听情报么?

她在楼兰的日子,为了躲避搜查和追杀什么没做过?

艳罗刹扮什么像什么,最擅长模仿和隐藏,不然,十年的追杀生活,无数险象环生的任务,她早不知道死多少回。

而她却活下来,甚至变成了很多人闻风丧胆的存在。

楼兰有许多关于她的传说,但人们最常说的却是,艳罗刹可能是你身边的任何人,防不胜防。

第二日,雪乐不见了。

春晖堂内,矜贵雍容的声音里带着怒火:"她竟然连本宫的人也敢虐待。"

雪乐跪在堂下委屈道:"那顾颜芷虽然傻,但脾气可不小,除了贴身的小红,对谁都动不动发脾气,还,还打奴婢--"

说完,她含泪露出手腕上,自己咬牙用剪子划开的一道刀口:"太妃,奴婢没用,原本拿出您赏赐的梅花香饼,告诉她那是太妃所赐,让她好好感念太妃的恩德,不想她不但嗤之以鼻,还说奴婢一心向着太妃,和她不是一条心,就,就打了奴婢。"

太妃闻言神色满是恼怒:"真是不识抬举,原本念她虽然人痴傻,应该是个听话的孩子,玄儿之前又钦点她做正妃,那本宫也乐意履行诺言,不想她竟然如此可恶。"

雪乐立刻道:"可不是么太妃,这么个女人做您的儿媳,痴傻就算了,还对您忤逆不孝,您这不是给自己找仇人。"

继续阅读《艳罗刹》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