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少爷居然跪地求复合!)苏烟茜陆深铭_(陆少爷居然跪地求复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长篇现代言情小说《陆少爷居然跪地求复合!》,男女主角苏烟茜陆深铭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幽默青草”所著,主要讲述的是:三年前,她发现自己怀孕了,生下来一个白血病的女儿,三年后,她为了回来给自己的女儿看病,回到了那个城市,却看见了他…

小说:陆少爷居然跪地求复合!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幽默青草

角色:苏烟茜陆深铭

现代言情小说《陆少爷居然跪地求复合!》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幽默青草”十分给力。讲述了:刚到化妆间,她就听到了责骂声。“你们都在干什么!车展很快就开始了!怎么一个个妆都没有化好?”王经理卡着大油肚对着拥挤满是味道的化妆间嚷嚷。苏烟茜背着包匆匆跑进来,正好撞到了枪口上。“你怎么回事?这个时候才来?工资不想要了是不是?我告诉你,要不是我疼惜你,赏你一口饭吃,你现在早就在街上捡垃圾了!!!”…

第02章 偶遇? 在线试读

她急急忙忙回到A梦模特公司。

说起这个公司,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三年前她生下孩子,无依无靠,没有一技之长,养不活她和孩子。

在绝望之际,她碰到了王经理,忽悠她做模特来钱快赚钱多,她试了一两次,发现真的赚到钱,自此就和公司签订了合约,走上了奴隶一样的地狱道路。

刚到化妆间,她就听到了责骂声。

“你们都在干什么!车展很快就开始了!怎么一个个妆都没有化好?”

王经理卡着大油肚对着拥挤满是味道的化妆间嚷嚷。

苏烟茜背着包匆匆跑进来,正好撞到了枪口上。

“你怎么回事?这个时候才来?工资不想要了是不是?我告诉你,要不是我疼惜你,赏你一口饭吃,你现在早就在街上捡垃圾了!!!”

“对不起对不起……”苏烟茜连连道歉,“路上堵车,所以来晚了……我下次一定会注意。”

王经理看向苏烟茜的胸口,眼中闪过一丝的猥亵。

他伸手抓起桌上布料少得可怜的衣服扔给苏烟茜,“这是你的衣服,快点,别耽误了时间!”

“经理……”苏烟茜捧着类似游泳衣的黑色蕾丝不知所措。

“别废话!让你穿就穿!你要是不穿可就是违反合同,要赔违约金的!”

苏烟茜咬着下唇,眼角溢出了泪花。

她只能咬牙穿上这个衣服。

这三年,生活的苦,让原本那个纯洁如白纸的女孩,只剩下麻木了。

车展开始。

模特们化着精致的妆容依次走出场,身姿曼妙妖娆,极尽诱惑。

闪光灯下,模特们摆弄着自己性感的身子,朝客人抛媚眼。

苏烟茜勉强挤出笑容,站在一辆黑色兰博基尼车旁。

一头黝黑柔顺的长发垂下来,遮住了蕾丝包裹的柔软部位,**没有一点赘肉,白皙嫩滑,格外吸引眼球,加上一张清纯唯美的脸,男人见了都流口水。

男人驻足在苏烟茜的面前,目光都在她身上,而不是车。

“这美女是不是买车就附送?”

“想多了吧你,不过你可以私底下约,一般这种车模,都很便宜的。”

话音刚落,周围笼罩着一股强大的低气压。

保镖上前排开闲杂人,开辟出一条路。

男人戴着墨镜,皮肤冷白,周身尽是一股冷冽的气息。

光是看身影以及这排面就知道来历不简单。

苏烟茜一眼就认出,这是陆深铭。

陆深铭的助手东至恭敬的低声问:“陆爷,你看上这辆车了吗?”

“这样的车,还入不了我的眼,不过……”陆深铭勾起冷冽的薄唇,“我也不介意多一辆。”

东至领会陆深铭的意思,“陆爷,我这就去找经理。”

陆深铭扯下墨镜,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睛泛着冷光。

车展才进行几分钟,兰博基尼就被传闻中的陆爷提走。

王经理轻蔑的冷哼,“贱蹄子有点本事啊!都勾引上了陆爷?”

“在公司工作三年,平日里都不让我多碰一下,我还以为多清高呢,原来私底下也是**一枚!!”

苏烟茜套上外套,不理会经理,走出化妆间去了贵宾休息室。

推开门,苏烟茜面容带笑,一双眼睛柔柔的,好似酝酿着春风。

陆深铭摇着高脚杯的手一顿。

“陆爷让你久等了。”苏烟茜讨好的给陆深铭倒酒。

陆深铭勾起苏烟茜的下巴,被迫抬头和他对视。

她没有丝毫的慌张和胆怯,反而笑得更动人。

“别笑。”

男人手指在她的眼角轻轻的摩挲,却冰冷入骨:“你不配在我的面前笑。”

苏烟茜也没敢笑了。

良久,陆深铭推开苏烟茜的脸,红酒一饮而尽。

“行,让东至带你去签协议,三年期限。”

三年…..

苏烟茜的眼眸沉了下去。

“有问题?嫌太短?”

“够了…….谢谢陆爷。”

签下协议,苏烟茜有种身体不在属于她的感觉。

她没有了自由,尊严。

可这一切,她早已经没有了。

室内一片靡迷的情愫,地上散落的衣服凌乱不堪。

苏烟茜忍着疼痛起身,身边空无一人。

她伸手摸了摸,还有余温。

楼下,陆深铭在吃早餐。

洗过澡的他浑身清爽气息,穿着一件宽松的黑色睡衣,眉眼比往常俊逸。

见苏烟茜走来,他只是淡淡看一眼。

“陆爷。”

“嗯。”声音寡淡,听不出任何情绪。

“一会要走了吗?”

“嗯。”

“那陆爷,那…..能不能让我见一下我的孩子?”

刚说出口,她就后悔地捂着嘴。

陆深铭没有多大反应,只是微微停顿了一下。

他已经知道了苏青青就是苏烟茜的孩子。

陆深铭抬起眼眸,眼神清冷,“想见孩子?你得先告诉我,谁的种?”

“我……”

苏烟茜紧张地扣着手指,她也不知道是谁的孩子…..

“你可别告诉我,你给哪个野男人生了孩子都不知道。”

苏烟茜的泪水啪嗒地滚落下来。

见状,陆深铭更加心烦意乱,“不说是不是?那你就别想见到你的女儿!”

“阿深……”

苏烟茜害怕地抓住他的手。

谁知陆深铭抽出手,未看她一眼。

只是冷漠的话如刀子一般,深深的刺入了苏烟茜的心口。

“别碰我,脏!”

是啊,她是脏……

和陆深铭恋爱五年,她没有把清白之身给了他,反而….糊里糊涂交了出去。

还不知道对方是谁。

苏烟茜也无力解释。

只是自那晚之后,陆深铭就不来找她了,也不联系她。

她更没有办法得知女儿的下落。

A梦模特公司是一家包揽各种商业活动的公司。

其中主要的业务就是为夜场提供模特。

王经理拿着名单,宣布了此次要去清唱夜场走台的模特。

苏烟茜就在其中。

清唱夜场有多么混乱,整个独立城的人都知道。

好巧不巧的是,她去清唱夜场那一天,陆深铭从A城回来,秘书要接她过去。

“王经理,去清唱夜场那几天,我想请个假。”

苏烟茜老老实实的站在王经理面前。

办公室里充满了烟味。

王经理翻着手里的模特照片,眼皮子不抬一下,“请假?请多久?”

“三天。”

“三天?你总共就去那里待五天,请了假还剩几天?”

“我有急事。”

“什么急事?苏烟茜,你可别想逃!这一次清唱夜场你是去定了!!”

苏烟茜暗中攥紧了拳头,克制心里的怒气,又再一次哀求,“经理……”

王经理这才正眼看苏烟茜,满是鄙夷,“你说的急事是不是去陪那些大油肚老头啊?”

“苏烟茜你说你,愿意陪那些老头都不愿意陪我睡一觉?”

说着他伸手拉住苏烟茜的手,“只要你好好的跟着我,听我的话,我保准你吃香的喝辣的,瞧瞧这白嫩嫩的手,去伺候那些老头多糟蹋啊。”

苏烟茜冷着脸,抽回手,“经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喂!苏烟茜!我告诉你,清唱夜场你必须去!不然我要你好看!”

陆深铭确实从A城回来了。

苏烟茜做好了饭,紧张地等了一天,想要讨好他。

直到天边吐白,她昏昏欲睡的时候接到了秘书的电话,说他不来了。

苏烟茜的睡意瞬间消散。

她看了看满桌凉透的饭菜,心里顿时觉得可笑。

他对她没了半分情感,他们再也不是那对恩爱的恋人。

他只是她的金主罢了。

没等来陆深铭,倒是等来了A梦模特公司的违约通告。

王经理翘着二郎腿,得意洋洋的宣布,“三百万!限你一个月内赶紧赔了,不然你就等着坐牢吧。”

苏烟茜垂着头走出公司大门,心情凝重。

一辆黑色的宾利停了下来。

车门拉开,走下来一位风度翩翩的男人。

“烟茜!”

温青南招手,笑容满脸。

苏烟茜没有给温青南回应,甚至一瞬间,慌乱地想要逃走。

温青南是她在大学认识的学长。

三年前她因为怀孕而退学,生产期间,一直都是温青南照顾她。

那时温青南说,她一个外地人来独立城上学,还怀了孕,将来的人生可就毁掉了。

他表示让她嫁给他,以后也有遮风挡雨的地方,还可以给孩子一个家。

她拒绝了,之后温青南就出国了,算一算,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温青南了。

时至今日,却没想到……

“我听说你在这里,没想到刚来就看见你了。”

温青南的眉眼未变,还是一样的如泉水一般温和,俊朗的五官生来就带着柔气,光是看见他的笑容就感觉温暖无比。

“你当模特了?刚好这三年我在美国进修的是公司管理,到时候我开一个模特公司,第一个就签你。”

“不用了,青南,我……还有点事….”时隔三年,苦难的生活都差点让苏烟茜忘记了,她还认识温家矜贵的少爷温青南。

见苏烟茜要走,温青南直接抓起她的胳膊朝车子方向走,“烟茜,给老朋友一个面子,咱们三年没见,我请你吃饭。”

苏烟茜拗不过温青南,被带上了车。

独立城最有名的菲江餐厅,出入的大多数是上流社会的人。

水晶灯下。

苏烟茜柔顺的黑发垂落,未施粉黛,面容清秀干净,宛若一朵生长在山谷里的铃兰。

温青南愣愣看着,有些失神。

“青南,很感谢你还记得我,只是…….我的名声不干净,你还是离我远一点。”

“怎么会,烟茜你不要这样乱想,我们之间的友情岂是一个身份就能破坏?”

“谢谢你,青南……”

“烟茜,你这三年过的怎么样?还好吗?”

“还行。”

“有没有结婚?或者是……谈了男朋友?”

苏烟茜的脑海里想到的人是陆深铭。

“没有。”

话音刚落,余光就瞥见了餐厅门口的方向走来了一男一女。

服务员恭敬的招待,“陆爷您这边请。”

陆深铭的身形修长结实,身高一米八八,气质冷漠疏离,又长着一张俊朗帅气的脸,站在人群中,实属是让人移不开目光。

而他的身边,跟着一个染着粉色**浪头发的女人,包臀的裙子,尽显妖媚。

苏烟茜僵了一下。

许是察觉到了视线,陆深铭回过头,扫了一圈,目光落在了苏烟茜的脸上。

那一刻,苏烟茜恨不得立马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陆深铭明显皱了一下眉,眼眸深谙未明。

留着一头波浪卷的女人回头,笑容妩媚,“怎么了?”

陆深铭从苏烟茜身上移开了目光。

而苏烟茜的手指早已经冰冷,隐隐颤抖。

温青南并未发现什么异常,只是奇怪的问:“烟茜你身体不舒服吗?”

苏烟茜挤出了生硬的笑容,“我没事,我得先走了。”

“饭还没吃呢。”

“以后再吃,谢谢你青南。”

“我送你。”

“不用了!”

匆匆逃离了菲江餐厅,外面不知不觉飘着绵绵细雨。

苏烟茜抱着胳膊,躲在了偏僻一角,等着雨停。

晚上十点,她才回到中城的别墅。

一进门,就感觉到了一股凉飕飕的冷意。

“陆爷…….”

“过来!”

苏烟茜紧张的绞着手指,慢吞吞的走过去。

脚步未停,她就被拽到了男人的怀里。

气息阴冷又夹杂着浓烈的酒味,苏烟茜不舒服的挣扎了几下。

“我才没来几天,你就偷男人?”

“不是,青南他…….”

“温青南?”陆深铭挑眉,掐住苏烟茜的下颚,力道狠劲,“叫那么亲密干什么?”

苏烟茜忍着下颚的疼,“温青南是我的朋友。”

“不是!”

“当年你抛弃我,是因为他?”

“不是!”

陆深铭的目光很冷,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招惹。

苏烟茜深呼吸了一口气,语气态度都较好,“陆爷,我既然被你包养了,那么我就会做好应该做的,我没有那么傻,合约还摆在那里,要是我背叛了你,我只有一个下场。”

“碎尸万段!!”

陆深铭的眸光闪烁,不知为何,听苏烟茜这么乖顺,他心里也说不出的烦躁。

“看来你挺有自知之明。”

“那是自然,因为我已经吸取教训了。”

苏烟茜暗中松了口气,可口中的谢谢两个字还未来得及吐出来,桌上的手机就响了。

陆深铭早她一步先看见来电显示:恩人青南。

这是她好久之前就备注的了,之后也忘记了改。

陆深铭冷峻的脸上又浮现了寒意,他拿起手机,唇角勾起了一丝玩味的弧度,“恩人青南?”

“我…..之前…..接受了温青南的很多帮助,所以…..”

陆深铭闻言,加深了唇角的弧度摁下了接听键。

“烟茜,我已经回来了,以后你有什么困难记得和我说。”

“这一次你违约金的问题我已经帮你解决了,所以你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听到违约金,苏烟茜顿时炸毛一起激动起来。

陆深铭果断的挂了电话,眼底藏着讥讽。

苏烟茜伸手去抢手机,却被陆深铭直接抓住了手腕。

如毒蛇一般似要把她的骨头捏碎。

“违约金是多少?”

“我……”

“说!!”

“三百万……”

说完,她慌张的低下头。

“为了三百万,真是好样的!”陆深铭轻笑,甩开人的力道却大得惊人。

苏烟茜如一朵枯萎的花一样被扔在地上。

“所以你是为了三百万勾搭温青南,在我这里却说自己不是拜金女?”

“陆爷…….”苏烟茜死咬着下唇,爬到了陆深铭的脚边,“我不是……”

“滚!!”

“告诉我!为什么你要抛弃我!我最恨的人就是你!”

抛弃…..?

是啊…..

苏烟茜连反抗都不想反抗。

她抛弃了陆深铭……

“天上的星星我都愿意摘给你!你转头就抛弃我!”

“我对你不好吗?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苏烟茜双目无神,缓缓抬起来。

嘴唇哆嗦了半天,只能说:“对不起,陆爷。”

闻言,陆深铭幽暗的眼眸凝滞,扔开了苏烟茜,一个人坐在沙发里颓废的倒酒,“给我滚!我不想听到你的声音,更不想听到你的对不起!”

苏烟茜咬着牙,点头。

心疼的厉害,被刀子一点点的割开,鲜血淋漓,面目全非。

然而她却连难过的资格都没有。

因为,这都是她的错。

“陆爷,外面天黑了……能不能让我明天再走?”苏烟茜开口,连声音都在隐隐发抖。

陆深铭没说话,只冷着脸喝酒。

苏烟茜一动也不敢动,直到看着陆深铭越喝越醉,陷进沙发里。

一直当个透明人的苏烟茜慢慢的挪动麻木的双腿来到他的身边,“陆爷……”

“陆爷,这里冷,在这里睡觉会着凉的。”

倏地,她的手被抓住。

“陆爷……”

陆深铭抬起头来,眼底全是憎恨,“碰了其他男人,就别碰我!滚!”

苏烟茜摔在地上。

她坐在沙发一侧,抹着眼泪。

“唔……”

在苏烟茜出神之际,她被陆深铭按倒在沙发里。

他迷离着漂亮冷邪的双眼,但是却没有丝毫的感情,而且没有丝毫怜惜。

刚刚扼住的眼泪,因为疼痛又涌动。

“陆深铭!你……”她没资格喊疼。

声音,又再一次扼杀在喉咙里。

“唔……”

嘴唇被堵住,所有的委屈也也无法发泄。

她只能一个人独自承受着撕心裂肺的痛苦。

翌日。

阳光明媚,大好的天气。

苏烟茜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就对上了男人冷漠阴鸷的视线。

她慌张的起身。

陆深铭抱着胳膊,身上的墨黑色睡袍松垮,腰间系着腰带,勾勒出他完美精瘦的腰部。

天生薄凉的面相,精致的五官帅气得过分,偏偏眼中噙着冷意,让人望而畏惧。

“让你滚,你趁我喝醉爬上我的床?”

“不是……”

“你以为这样,我就不会计较你背叛我的事?”“我没有,我没有背叛你。”

“闭嘴!苏烟茜,你真是让我恶心透了!三秒钟!从我的床上滚!”

苏烟茜攥紧白色的被子,指甲深陷掌肉。

“陆深铭,是你…..昨晚非要,……我…..”

后面的话她再也没有一丁点的力气说出口。

陆深铭上前,俯身自信端详苏烟茜的那一张脸,“我会查清楚温青南是不是你孩子的父亲,如果是,你和他都给我等着碎尸万段!”

苏烟茜紧紧攥着洁白的被子,指尖凉得发寒,孩子肯定不是温青南的,所以她也不担心。

她抬起头直视陆深铭,点了点头,“好…..”

苏烟茜也不知道陆深铭有没有去查,只是这几日,温青南疯狂的给她打电话。

她想了想,还是决定和温青南说清楚。

即便隔着电话,她也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勉强稳住自己的气息,一字一句地说:“以后别来找我了。”

“烟茜!!你告诉我为什么,你为什么不理我!!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拜托你告诉我……..”

听着温青南痛苦的哀求声,她死死的咬着下唇,泪水在眼眶打转。

“青南…….对不起…..”

“别说什么对不起!你告诉我理由!”

“我……我其实…..有男朋友了……那天我和你出去吃饭被他看见了,他现在很生气,所以我……不能再和你继续来往了,青南…….对不起。”

她编造出这个理由,她自己都心虚。

她哪里有什么男朋友……

陆深铭是她的金主啊。

电话那一头,温青南怔了许久。

“你…..有男朋友了?那挺好的……挺好的……我就不打扰你们了……你要幸福……”

苏烟茜的手指,隐隐发抖,好几次手机都快拿不稳,“嗯…….”

嘟嘟嘟的声音,在空荡的房间里回荡着。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她麻木地擦了擦眼泪。

温青南可是她的恩人啊,按理来说,她不应该这样和他撇清关系。

但是…….

她这个时候的处境…….已经别无选择了。

以后有机会,她再好好报答温青南吧。

————

A梦模特公司的违约金已经赔了。

苏烟茜干脆借着这个机会解约。

然而王经理似乎并不打算放走她,扬言要是解约,需要另外支付一百万。

她把话扔在这里,也不想和王经理继续白费口舌,果断地朝前走。

王经理一直追在身后,说各种讽刺的话。

“咱们公司这三年,辛苦培养你,可是砸了不少钱,而你不但没有为公司创造价值,现在还要解约,苏烟茜,你可真是白眼狼。”

王经理口中的培训,则是时不时安排模特去夜场,去车展,去拍摄不正经的照片和视频。

按理来说,这种公司,早就被举报,偏偏这公司和许多商业巨霸都有合作,一直迟迟没有出事。

走廊上偶尔经过几个人,瞟几眼,匆匆走开。

来到人多的大厅,王经理突然提高音量,“不过,有人肯为你支付三百万的违约金,一百万也不是什么难事。”

来到了大厅,人越来越多。

王经理突然提高了音量,像是怕人听不见似的,“你想要走也不是不可以,毕竟你攀上了高枝,公司要是阻止你飞黄腾达实在是说不过去,只是希望你,日后还能伸伸手,帮帮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