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娜,徐若(到你的世界去爱你)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到你的世界去爱你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白娜
简介:三十万,换你爸的一条命,如果是你,你换不换?徐若微走出医院的时候,温暖的阳光便照耀到了她的身上
徐若微抬起头,眼睛被太阳光刺的微微一缩
人的眼睛是不能直视太阳的,就像你永远不能让一....
角色:白娜,徐若
白娜,徐若(到你的世界去爱你)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到你的世界去爱你》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噩梦开始


三十万,换你爸的一条命,如果是你,你换不换?

徐若微走出医院的时候,温暖的阳光便照耀到了她的身上。徐若微抬起头,眼睛被太阳光刺的微微一缩。人的眼睛是不能直视太阳的,就像你永远不能让一个不爱你的来到自己的世界一样。

徐若微垂下头,往前走去,她要去筹钱,为她的爸爸筹钱。三十万换爸爸的一条命,对于徐若微来说,很值得。可现在的问题是,身无分文的她去哪儿筹钱呢?徐若微走了没几步,终于忍不住,扶着电线杆子蹲了下去,将脸埋在双膝之中,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放声大哭。

很多时候,徐若微都希望这一切只是一场噩梦,她终归会有醒来的那一天。可是,这场噩梦已经持续很久很久了,她再也不能从这场噩梦中醒过来了……

一个月前,大雨如注。

徐若微冒雨站在兰苑的雕花门外,旁边是被扔出来的行李。徐若微不断的拍打着大门,哭声被雨声所掩盖:“齐衡,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没有害过白娜,我真的没有害过她。”

只可惜,不管她哭喊着哀求了多久,兰苑的门始终没有为她打开。徐若微扶着门,跪坐在了地上,嘴里还在喃喃自语:“齐衡,我没有害她,我真的没有害她,为什么就不能相信我一次呢?”

齐衡站在落地窗前,从他这个方向往外看去,可以清楚的看到被关在门口的徐若微。看着徐若微已经支持不住了,可还不肯离开,齐衡回过身,目光落在了放在茶几上的离婚协议书。过了一会儿,齐衡像是做了什么决定,拿起了茶几上的离婚协议书走了出去。

打开铁门,齐衡撑着伞居高临下的望着徐若微。徐若微听到动静,抬起头来:“齐衡。”

“签了吧。”齐衡将手中的离婚协议书递了过去,声音冰冷。

徐若微目光落在齐衡手中的离婚协议书,扶着门又站起来,沉默半晌摇了摇头:“不,我不签!”说完,徐若微一把抢过齐衡手中的离婚协议书撕得粉碎,丢在地上:“我不签,我不要离婚!齐衡,你能不能听我解释一下?我没有害过她,我真的没有害过白娜!”

“到底是解释还是撒谎?”齐衡盯着徐若微,声音也有些愤怒:“半个月前,娜娜出了车祸,撞断了双腿,这辈子都没有办法再站起来。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场车祸居然是你安排的。现在,那个肇事司机都已经指认你了,你给他转账的凭证也有,人证物证俱在,你还说这一切和你无关?”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我是真的不认识那个人啊!”徐若微也很是奔溃,在医院里,那个肇事司机当着众人的面指控是她派他去撞白娜的,还拿出了转账凭证,徐若微简直是百口莫辩。

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徐若微想要去调查事情的来龙去脉,可白娜醒来之后听说自己下半辈子要在轮椅上度过,居然吞安眠药自杀。到最后,人是救回来了,却至此变成植物人,医生说,她有可能一辈子都不会醒来。

这个诊断,深深的压垮了天之骄子齐衡。谁都知道,徐若微只是齐家老爷子逼迫齐衡娶回来的妻子,而白娜,才是他的心头之爱。

现在白娜被徐若微害成这样,齐衡当然不会放过她,先是将她关在了家里,不准她出去。等到白娜情况稳定了一些,他又起草了离婚协议,把她从兰苑赶了出去,并且放话,只要有他齐衡在一天,就不会让徐若微这个女人好过。不仅起草了离婚协议,还放出话来,只要有他齐衡在一天,就绝不会让徐若微这个女人好过。

“我再问一遍,你签不签字?”齐衡不愿听徐若微辩解,再次问了一遍。徐若微摇头,就是不肯答应签字。齐衡直接伸出手拉住了徐若微,将人给扯进了花房里去。

“齐衡,齐衡。”徐若微不知道齐衡要做什么,只能踉踉跄跄的跟在齐衡身后。

进了花房,齐衡将架子上的花盆扫落在地,花盆碎了一地。齐衡拉着徐若微的手靠近碎片,冷声开口:“既然你不肯签字,那按手印也是可以的。”

“不,不要!”徐若微惊恐万分的尖叫起来,整个A市的人都知道,她是天生的钢琴家,她的手,天生就是用来弹琴的。曾经,她梦想着能够弹最好听的琴曲,给她最爱的阿衡听。可现在,阿衡却要亲手毁了她的双手,毁了她的梦想。

“徐若微,我再问最后一遍,签不签?”

“不,阿衡,不要这样对我……”得知齐衡竟然是要用这双手逼她,徐若微眼眶含泪,试图哀求,让齐衡放过自己。

也不知道是不是徐若微的一声阿衡刺激到了齐衡,齐衡冷着脸,直接将徐若微的双手按在了碎片之上。

静脉处传来的疼痛撕心裂肺,徐若微终于忍不住低呼,“阿衡……痛……”

“痛?”齐衡冷笑一声,“你这样可怕的女人,竟然也会知道痛?”

他捏住她下巴,“知道么,我这辈子最恶心的事情就是认识了你,不签是么?好,既然娜娜的腿被你毁掉了,那我就拿你这双手还给她,徐若微,欠债要还,天经地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到你的世界去爱你》

第2章 家毁了


手腕传来的剧痛,让徐若微明白,她最爱的手,被她最爱的人给毁了。

徐若微想要喊痛,可是现在,她不知道是自己的手在痛,还是她的心在痛。又或者,她的心和她的手一起在痛。

齐衡甩开了徐若微的手站起来,从口袋里拿出一块帕子,擦干净手上沾到的血迹。随后,齐衡将帕子甩在了徐若微的身上,厌恶的说到:“徐若微,这是你自找的。娜娜的痛苦,只有你自己尝到了,你才会知道你有多心狠手辣。”

“我心狠手辣?”徐若微跪坐在地上,呆呆的看着鲜血从自己的手上溢出,随后抬起头来,看向齐衡:“齐衡,你告诉我,我到底怎么心狠手辣了?就因为我爱你,我就要受到这样的折磨和对待吗?”

“不要再说爱我了,你知不知道,你每说一句爱我,都会让我感觉毛骨悚然。”齐衡的神情里满是厌恶痛恨:“因为你每一次说爱我,我都要担心,你是不是又在背后耍什么肮脏手段?”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我爱了你整整十年,就算你不爱我,你也应该了解我,我不是那样的人啊。”徐若微已经悲伤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齐衡眯起眼睛,好看的眸中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是,这个女人爱了他十年。

可,他心里的那个人不是她。

如果徐若微是个善良的人,就凭这十年光阴,齐衡也不会这么对她。可徐若微不是,她打着爱她的名义,伤害白娜,他真的是不能容忍。

“说真的,十年了,你是什么样的人,我真的不了解。我了解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你处心积虑的伤害到了我最爱的女人。我不信我自己的爱人,难道信你吗?”齐衡说完,向着花房外走去,在走到门口的时候,齐衡停下脚步,侧过头冷声说了一句:“离开兰苑,我不想在兰苑再见到你,你也不配继续呆在这里。”说完,齐衡果断的离开了徐若微,甚至都没有去管徐若微的伤势。

兰苑,之所以叫做兰苑,是因为这儿种满了白娜喜欢的兰花。

而她,徐若微,是白娜不喜欢的人,也是齐衡不喜欢的人。

徐若微呆呆的看着自己那双血肉模糊的手,不知自己该何去何从。过了片刻,徐若微终于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的离开了兰苑,拦了车去医院处理伤口。

医生看到徐若微手上伤口的时候,还以为徐若微是碰到了抢劫,问徐若微要不要报警。徐若微摇头,只说是自己不小心弄伤了的。医生为她处理好伤口之后,很是惋惜的告诉徐若微,这双手好好休养一段时间,积极做康复,日常生活没有问题。可想要做些精细活是不可能的了,比如弹琴。

听到这个结果,徐若微并不意外。齐衡就是为了这样,才毁了她的手的,不是吗?

离开医院,徐若微正打算回家,却突然接到了电话:“喂,刘姨,怎么了?”

“小姐,你快回来吧,徐氏破产了,大批的讨债者追上门来,老爷急晕了,医生说是心血管突发,急需三十万手术费。”

徐若微胸膛里的空气仿佛被尽数抽去,一时之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徐氏集团那么大,怎么可能突然破产?”

刘姨的哭声更大了,“我听他们说,好像是齐家动的手脚。”

迎面好像砸过来一个榔头,狠狠砸在徐若微的头上,梆的一声,她整个人眼冒金星。

原来齐衡说的不会让她好过不是说假的,他真的要整死徐家,整死她。

一个月后。

徐若微变卖了家里的所有昂贵物品,甚至买了自己的钢琴,才终于筹够最后的手术费。为了筹够手术费,徐若微身子没有去参加康健。现在这个时候,所有的钱都必须想给爸爸用才行。

从钢琴城出来,徐若微赶到医院,正要告诉刘姨这个好消息,结果却看到刘姨蹲在病房前哭泣。徐若微心头升起一抹不好的预感,走过去问了一句:“刘姨,怎么了?是不是我爸出事了?”

“小姐,你总算回来了!”刘姨见到她立马扑过来,“都是我不好,你之前辛辛苦苦筹回的老爷的手术费没了,都被白海抢走了。”

“什么?”徐若微脑袋一炸,猛地往后踉跄了几步。

白海是白娜的父亲,也是在徐家做了好几十年的管家,他为什么要来抢钱?

“白海说现在徐家垮了,那他也再不是徐家的管家了,既然小姐害得他女儿半死不活,又死活不愿意赔命,那就女债父偿!”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到你的世界去爱你》

第3章 我去筹钱


“怎么会这样?不,不行,我要去找他。我没有害过白娜,他不能把钱拿走。”徐若微喃喃了几声,转身就走。

刘姨哭得更厉害了,一把拉住她,“小姐,没用的,白海早跑了,他这一次抢钱是有预谋的,绝不会让你找到他的。”

徐若微身子僵住了,回过身看向刘姨,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到最后,徐若微除了流泪,也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了,以前的那些朋友见到徐氏破产也不再理会她,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她去哪儿再凑三十万?

“徐若微,不是说去筹手术费了吗,病人的情况不能再拖了,你想让他死在病床上是不是?”正在这时,护士从走廊走过来,一脸责备的对徐若微道。

“死”这个字,将徐若微刺醒。母亲早早就离开了她,父亲是她的唯一了,她不能连这么一个亲人也失去!

“护士小姐……再给我几天时间,求求你了……”徐若微擦干脸上的眼泪,苦声哀求:“我现在去筹钱,马上去筹钱,你们一定要救救我爸爸。”

“那你快去吧,时间不等人。”护士说完之后便离开了。

徐若微拉起刘姨的手,说到:“刘姨,你在这看好我爸爸,我去筹钱。”

“小姐啊,你要去哪里筹钱啊?”刘姨担心徐若微 :“你一个小姑娘的,能有什么法子筹钱?”

“我会有办法的,我一定会有办法的。”这句话,也不知道徐若微是在安慰刘姨还是在安慰自己。说完之后,徐若微转身跑了出去!

足足三十万,若是在以前,根本就不算什么,可现在对于落难的徐家来说,就是比登天还难的事情。徐若微在大马路上哭了整整半个小时,哭的再也流不出一滴泪了,徐若微才站了起来。为了爸爸,她也一定要坚持下去才行。

接下来整整一天的时间,徐若微打遍了所有能够求助的电话,但全部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忙。徐家现在是落水狗,人人只恨不得躲得远远的,又怎么会雪中送炭?再加上齐衡放话出来,就算是有人有心想要帮助徐家,可顾忌着齐衡也不敢伸出援手。

她不是没想过去找齐衡,不求他能拿手术费救她的爸爸,只求他不要再这样把她往绝路上逼。但听兰苑的人说,这些天,他一直守在医院,守在白娜的床边。她去找他,只会让齐衡更加愤怒。

徐若微犹如一具行尸走肉的走在大街上,太阳猛烈,徐若微差点晕倒在地。就在这时候,有人及时扶住了徐若微:“徐小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徐若微看了一眼来人,轻声说道:“我认识你,你是刘姨的女儿,安妮是不是?”

“是啊。”安妮点了点头:“这天气太热了,我们找个阴凉的地方休息一下吧。”说完,安妮把徐若微扶进了一家咖啡厅。在咖啡厅休息了好一会儿,徐若微才终于缓了过来。

安妮替徐若微叫了一杯牛奶和一块蛋糕,随后开口:“徐小姐,吃点东西吧。”

“谢谢。”

“徐小姐太客气了,我妈妈在徐家多年,你们一直很照顾她。说起来,还是我应该要谢谢你们才对。”安妮早听刘姨说了徐若微的事情,母亲在徐家做佣人多年,徐家对母亲的好有目共睹,之前父亲生病了,还是徐总拿了钱给他们,才能救回父亲一条命,这些恩情安妮一直都记在心里。所以徐氏破产,徐总入院之后,母亲还坚持要在医院照顾,安妮和父亲也都同意了。

徐若微勾了勾嘴角,没有说话。过了片刻,徐若微像是突然想到什么,抬起头来问道:“安妮,我听说你在皇裔印象上班?”

“是啊,怎么了?”

“你可不可以介绍我去?我需要钱,我需要在三天之内,筹到三十万!”

“去皇裔上班,只有做那种事,才有可能三天之内筹到三十万。但是,那种事不是你能够接受的。徐小姐,我知道你现在很缺钱,但是也不能想这种法子啊。”

“无论让我做什么都行,只要……不是那种事情。”

虽然结婚三年,齐衡从没碰过她。

但她的第一次,早就在十八岁那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到你的世界去爱你》

第4章 去跳舞


“徐小姐,你怎么能去做那种事情呢,你要筹钱是吧……对了。”安妮眼前一亮,“你会不会跳舞?”

“跳舞?”

“对,这是我们皇裔最新推出的服务,很多公子哥喜欢,只要你跳得好,一掷千金的一大把,只是,穿得……少了点,如果你愿意的话,明晚就有一场。”

徐若微立马明白了安妮的意思,她是想让她去给那些公子哥表演脱衣舞?

她咬住唇,只觉得骨子里那抹高傲正在被活生生的抽走,疼得她痛不欲生,但她已经管不得了。

“好,只要能赚钱,我什么都可以。”

就这样,一锤定音。

第二天,徐若微准时到达。

安妮早就等在了那儿,一边嘱咐让她别紧张,一边带她去试衣间换衣服。

虽然早就知道跳这种舞穿的衣服会很露骨,但当真正穿上的时候,徐若微还是忍不住浑身发抖。

但还能怎样呢?她已经走投无路了。

安妮将她们带到一个包厢前,包厢里的灯光很暗,影影绰绰的。

清一色的公子哥,从她们走进来后,目光就齐刷刷的朝她们看来。

安妮说了一些什么就退了出去,音乐响起来,每个人都开始舞动起来。

徐若微没有受过专业的舞蹈培训,但小时候白娜很喜欢跳舞,却每每因为学费昂贵而望而却步,看在眼里的徐若微缠上爸爸,非要让他给自己报一个舞蹈班,然后她就顺理成章的带上白娜,圆了她的舞蹈梦想。

徐若微只是正常的舞动,而旁边的人,已经开始搔首弄姿,一个女人甚至把手伸到胸前,忘情的抚摸自己的胸部,极尽挑逗之能事。

徐若微并不想成为异类,毕竟她的身份,来这种地方,实在是丢尽了徐家的脸。

就在她想着要不要豁出去,也跟她们做一样的动作先蒙混过关的时候。

手刚摸到自己胸部,一个冷到极致的嗓音突然响在包厢。

“徐若微。”

她抬眸望去,刹那间,只觉得全身的毛孔都竖起来了,后背像是突然被人扔进一块冰,她身体颤抖,浑身冰凉。

齐衡!

他竟然也在这儿!!!

徐若微下意识就想跑,谁知道齐衡却突然从沙发上起身,皮鞋踩在地面,每一下,都像重重踩在她的心头。

为什么,偏偏要是在这个时候?

在她当着众人面去跳脱衣舞,那双弹钢琴的手,被他毁掉的手,还要不知廉耻的去揉自己胸部的时候,她遇见,她此生最珍爱的人!

而整个包厢在齐衡出声时就全场哗然,这些公子哥万万没想到徐若微竟然混在了里面!

徐若微是谁?

全A市最光芒万丈的钢琴家,众多贵公子都趋之若鹜的徐家大小姐啊。

可现在,竟然混在了一堆舞女中间!

“你在跳舞?”齐衡走到她面前,目光冷的几乎可以杀人,“脱衣舞?”

目光落在她几近暴露的胸前,体内蓬勃着汹涌而来的怒意。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到你的世界去爱你》

第5章 吻别的男人


“我……”徐若微浑身发颤,拼命往下扯了扯身上的衣服,神情看起来都快哭了,“我只是在赚钱而已。”

“在赚钱,而已?”齐衡的目光定在她的胸前,一字一句都像是从喉咙里逼出来,“好啊,既然来都来了,去卖,不是更赚钱?”

齐衡的话,像是一把刀子,重重的划开了徐若微的心脏。

她眼眶含泪,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可你居然跳舞?”齐衡猛地捏住她下巴,“徐若微,娜娜最爱的就是舞蹈,你毁了她一条腿,自己却能站在这儿玷污她最爱的舞蹈,你一定很开心吧?”

“我没有,啊……痛……”徐若微失声痛呼,“我只是在筹钱!”

“好,想要钱是吧,我给你!”齐衡修长的手指朝着不远处一指,“去吻他!”

“只要你们接吻一分钟,你要多少钱我就给你多少!”

徐若微目光随之望去,齐衡指的是竟然不远处一位正在倒酒的男服务生,而此刻,那位服务生也愣了,呆呆的望向这边。

“怎么样?”齐衡如愿的看到她满脸煞白的脸色,“吻个人而已,和你刚才跳脱衣舞那样,搔首弄姿的表演,你应该很擅长吧?”

徐若微仿佛被人灌了一盆冷水,齐衡的话,每个字,每句话,都像一把一把尖刀,凌迟着她的血肉。

表演?搔首弄姿?很擅长?

徐若微顿时心痛到难以呼吸,因为她知道,他是故意的,他说的每句话,都是在羞辱她!

他明明知道,她喜欢他十年,像个疯子一样,每天每天都在追逐他,其他的男人,从不正眼看一眼。

可他呢?

竟然……用这样残忍的方式伤害她。

“你一定要这样是吗?”徐若微含着泪道。

齐衡眸中闪过一抹嘲讽,既然她也知道羞耻,那为什么还要穿成那样?

正在他准备开口的时候,徐若微掷地有声的声音响在他耳畔。

“好!”

如果他非要这样才能满意的话,那她去吻……只求,他能放过她。

齐衡瞳孔猛地一缩。

“什么?”

她是在找死?

“我说好……”徐若微再次重复道,头也不回的走到那位男服务员的身旁,勾住他的脖子就要吻下去,包厢门突然被人一把推开。

众人齐刷刷往门口望去。

“在路上耽误了点功夫,我来晚了,没等太久吧?”

俊朗的男人单手插着西裤兜,刚才进去,目光就瞬间被吸引到了徐若微和那个男服务员身上。

沈白邪气的笑了,“这是在干什么?”

脱衣舞女强吻男服务员?

“沈少你来了?”立马有人站起来解释,“是这徐……哦不,舞女开罪了齐少,齐少让她和服务员接吻,当助兴活动呢。”

“助兴活动?”沈白挑眉,看了一眼脸色冷若冰霜的齐衡,笑道,“齐少还真是有闲情,要看人接吻也得找一个吻技好的啊,找我来代劳怎么样?”

说罢沈白长臂一伸,一把扯过徐若微的身子,五指扣住她后脑勺,不由分说的吻了下去。

“唔唔……”徐若微震愕的瞪大眼睛,双手推在他胸前挣扎。

南齐北沈,向来被传为A市的两大巨头,这也注定了齐衡和沈白一见面就不对头的命运。

本来吻这女人,就只是单纯想和齐衡对着干而已,但吻上这女人唇瓣的时候,沈白喉结微动,竟是一发不可收拾。

靠!

这女人的唇怎么长的?真软,真甜。

简直让人不想松开,他妈的像是上了瘾一样。

沈白向来嫌女人脏,可这一次竟然不自觉的将舌头探了进去,刚要入迷的缠着她丁香吸吮,身子猛地一个踉跄,怀中的女人被抢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到你的世界去爱你》

第6章 亲吻


一抬头,就看到脸色黑到了底的齐衡,沈白用指腹擦了擦唇瓣,眼里全是被那女人勾出来的渴望。

见了鬼了,他沈白的定力什么时候差成这样?

“齐少,这女人吻起来不赖,算卖我一个人情,我要了!”

齐衡的脸色更黑了,声音极沉的道:“沈白,有些人,不是你能动的。”

沈白刚回国,不认识徐若微,而齐衡也不愿意承认,这女人是他的妻子。

他和徐若微结婚,除了徐家和齐家,没有人知道,他甚至……没有给她一个婚礼。

“如果,我非动不可呢?”沈白眯了眯眼睛,一字一句道。

“Wow!”

包厢内瞬间沸腾了。

“这是齐少和沈少在争女人?我靠。”有人激动大叫,“王对王啊!”

“沈白,我们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就为了一个脱衣舞女,你要和我闹僵?”齐衡刻意加重了脱衣这两个字,目光冷得几乎可以杀人。

他知道,沈白有绝对的洁癖,别人碰过的女人,他不会碰。

谁曾想沈白一笑,“冲冠一怒为红颜嘛,再者,舞女怎么了?”

沈白一边说一边看向徐若微,回味似的摸了一下嘴唇,“甜就行了。”

轰!

齐衡炸了!

找死!!!

徐若微站在一旁,还没从刚刚那个吻中回过神来,整个人就开始天旋地转。

齐衡怒火齐齐涌到了头顶,直接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下一秒,将手机一扔,扛起徐若微就走。

“齐衡,你他妈带我女人去哪?”沈白想都没想就准备追过去,可怀里的电话却突然响起。

是老头子。

靠!

他咒骂一声,不得不停下脚步,这齐衡疯了吧,竟然还跟老爷子告状。

不得不停下追逐的脚步,沈白一边接起电话,一边吩咐一旁的保镖:“立马去给我查查,那个女人是谁?”

他要了!

砰!

另一头,徐若微被齐衡扛出来,没有多远,齐衡就松了力。

徐若微天旋地转,一时之间没站稳,砰的一声摔在地上,还没回过神来,下一秒,就被齐衡大力攥起,咬牙切齿的将她抵在墙上。

“徐若微,你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一个吻就让你晕头转向,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

“我没……”

徐若微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么大的火,刚要开口说话,却没曾想,她嘴唇上留下的那抹湿润落入齐衡的眼中。

那是沈白吻过的!

他突然像是发了狂一样,修长的指腹覆上她,用力的擦拭着她的唇瓣,狠狠的,直到擦到它破皮,红肿。

脑海中不停回想着沈白最后的那句话,他的女人?沈白竟然说,徐若微是他的女人?

这个女人还真是会招蜂引蝶,这才多久,竟然连一个男人的心都被她给勾走了!

“啊,好痛……”这样的摩擦对徐若微无疑来说是一种折磨,她拼命推着他,“齐衡,放开我,放开我。”

双拳紧握!齐衡的怒火来得莫名其妙,连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发怒。

但他受不了,他真是受不了,他恨不得去杀人!

他不承认他爱徐若微,可徐若微再卑鄙也是他的人,没人能够染指!

“徐若微,刚刚沈白是怎么吻你的?”他将她抵在墙上,怒火滔天的道,“他伸舌头了?”

徐若微的嘴唇早就痛的说不出话来,闻言,她黑葡萄般的双眸写满震惊,泪水很快就要夺眶而出。

他是在羞辱她吧。

就像往常一样,他又在用这种方式狠狠羞辱她。

男人的气息越喷越近,徐若微偏过头,很怕让他看到她眼里的泪水。

太软弱了,明明世界这么大,她偏偏只喜欢上齐衡这一个男人。

而齐衡愠怒的眯起眼睛。

躲?她在躲他?

就为了一个沈白,追在他身后整整十年的徐若微竟然开始躲她?

呼吸陡然急促,齐衡一手扣住后脑勺,一手抬起她下巴,硬生生逼她直视着他。

“你他妈看着我!回答我!”

羞辱扑面而来,徐若微攥住拳头,大声道:“是,他伸了!不仅伸了,还勾住我的舌头搅了,你想怎……唔唔……”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到你的世界去爱你》

第7章 平安符


齐衡实在气炸了,一把勾住她的后脑勺,低头吻了下去,狠狠堵住了那张粉嫩红唇。

徐若微所有的挣扎都停了,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看着他。

他竟然……吻了她!

四片唇瓣黏合,齐衡在她的唇上辗磨,疯狂的,拼命的,就像是要把之前沈白留下的气味全赶走。

怒火中烧!

但齐衡已经完全没心思去想,他究竟为什么会怒成这样。

这是他的女人!

哪怕她买凶去撞白娜,哪怕她卑鄙无耻,蛇蝎心肠,这也是他的女人!

可她,竟然敢让别的男人碰她!

心头怒火狂烧,齐衡突然伸手,摸到了徐若微的一字裙下,语气残忍至极,“这儿,应该也被无数人碰过了吧,嗯?”

徐若微原本还含着惊喜的眸子一僵,她眼中盈满水雾,两片还被他含着的唇瓣一张一合,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她很想问一句,你说什么?

齐衡,难道在你的心中,我就是这么卑贱的女人吗?

齐衡退开她的唇,眼底有着讥潮,“怎么,为什么用这种饥.渴难耐的眼神看着我,难不成你为我会碰你吗?”他的嘴唇贴在她耳畔,她听得清楚极了,“不,我嫌脏!”

“这是一百万,足够你父亲的手术费了,拿了钱立马给我滚出这里,再让我看到一次,我绝不放过你。”

齐衡抽出一张支票甩在她身上,再也不看她一眼,转身离开。

徐若微瘫坐在地上,满脑子都是齐衡的那句,我嫌脏。

脏?

可明明,他曾经那么情真意切的说过,会好好珍惜她。

那是十八岁的那年,齐家举办成人宴,她和白娜一起参加。

晚上的时候,齐衡醉酒走错房间,阴差阳错间,要了她的处.子之身。

她并没有反抗,因为七岁的时候,她就曾经见过齐衡,那时候齐衡才刚刚失去母亲,她跑去安慰他,每天都会送给他一粒糖,那时候,这样好看的男孩,她就已经对他一见倾心。

可原来,这一切都是她在一厢情愿。

他忘了七岁的她,更忘了十八岁将第一次献给他,最后却因害羞而落荒而逃的她,他都不记得了,从头到尾,这只是她一个人的独角戏。

徐若微攥住那一百万的支票,终于忍不住的痛哭出声。

她并不想拿齐衡的钱,可是爸爸那边的手术费已经等不及了,医院的催款短信一条又一条,徐若微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

好在安妮高兴的打电话告诉徐若微,让她到皇裔印象来拿脱衣舞的工资,足足有三十万元。

徐若微震愕,安妮却说,这钱是沈少给的,他一掷千金,不仅给了三十万元,还留下了他的电话号码,让安妮交给她。

沈少。

徐若微恍惚想起,这是那天在包厢里……吻她的人。

可是,这电话号码……

徐若微攥着那张电话号码走在走廊,丝毫没注意到对面走来的一群公子哥。

“我说李明,虽然你和齐少不对头,可这好歹也是齐少落在包厢的东西,说不定他会派人来找,你就这么拿走,不合适吧。”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一个平安符而已,有什么用?呵,天之骄子齐大少的东西,可要好好玩玩才行。”

徐若微停住脚步,平安符?

她猛地回头,果然,李明手上拿着的,不是齐衡随身携带的平安符又是什么?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那是齐衡的母亲为他求的,也是她在这世上留给齐衡的唯一遗物。

她不会不知道,这个平安符对于齐衡的意义是什么。

“李明。”徐若微想也没想就跑过去,“你手上的平安符,给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到你的世界去爱你》

第8章 下跪


李明回头,看到是徐若微,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笑意,“哟,徐大小姐。”

“那是齐衡的平安符,给我。”徐若微没空和他打招呼,视线定在他手上的平安符上。

“徐大小姐想要这个?”李明挑眉,“不过可惜,这被我捡到,就是我的了,哪有让人之理。”

“你……”

“当然,徐大小姐非要要回去也可以。”李明说着,眼睛眯了眯,“像五年前我下跪一样,徐大小姐亲自给我下跪一次,我就把这烂玩意儿给你。”

徐若微早就知道没有那么容易要回来,但听到李明这么说,还是呼吸一滞。

李明五年前追过她,但她那时候只喜欢齐衡,谁都不放在眼里,所以她把李明每天总是缠着她的事情告诉爸爸,爸爸直接把李明抓来,让他跪着说以后再也不会纠缠她。

没想到,那一跪,李明记到如今。

“看来徐大小姐是不愿意了?也是,堂堂徐大小姐,又怎么会向我这么一个烂人下跪。”

徐若微脸上青一块白一块,半响,她抬起头,露出一个极其认真的眼神,“是不是真的?”

“什么?”李明一笑。

“是不是只要我跪了,你就把平安符还给我?”

“是啊。”李明明摆着是要把徐若微往死里羞辱,“不过徐大小姐这么高傲,应该……”

“噗通”一声响,徐若微重重跪在了地面,骨头砸在地面,发出极重的一声响。

“还……给我。”徐若微的眼里明显有泪,但她死忍着不让自己掉下来。

徐若微,不要哭,值得的。

这是他最重要的东西,而你爱他,所以值得的。

“还给我……”

李明震愕于徐若微的爽快,刚要说些什么,盯着不远处,眸子微闪。

他将平安符扔过去,但随之,从皮包里抽出一大沓钞票,洋洋洒洒的朝徐若微头上洒去,“没想到徐小姐缺钱到这种地步,竟然愿意为了钱下跪,哈哈,本少爷今天看高兴了,给你,全给你!晚上就不用陪我了。”

徐若微将平安符小心捡起,还不知道李明在说什么,身后就突然传来一声怒吼,响彻了整个走廊。

“徐若微!”

徐若微脸色煞白,猛然回头,正看到齐衡站在不远处,双拳紧握,脸上的表情几乎可以杀人。

“齐衡……”

徐若微惊呼一声,忽然感觉整个人都被从地上攥起来。

“呦,齐少,好巧啊。”李明笑着打招呼。

齐衡额头青筋暴起,猛地一脚踹过去,“滚!”

然后,攥着徐若微就往地下车库走去。

跟在齐衡身后的助手都愣了。

记忆里,他们还是头一次看Boss这么失控。

想了想,还是没追上去。

徐若微根本反抗不了,这下才意识到是被李明陷害了。

地下车库,齐衡猛地一松手,徐若微重重摔在了黑色迈巴赫的车门上。

下一秒,齐衡就俯身压了上来。

“徐若微,你就这么缺男人是不是?”

身体里仿佛刮起了飓风,席卷得五脏六腑都移了位。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到你的世界去爱你》

第9章 我买你


他想,此生都不会再有如此愤怒的时刻,甚至就连当初得知徐若微做的那些卑鄙事情的时候都比不上。

徐若微被他铁青的样子吓了一跳,还没说话,齐衡就将手伸到徐若微的短裙里用力一扯,徐若微双腿一抖。

“齐衡……”意识到他想要做什么,徐若微脑袋一片空白。

“别叫我名字!”齐衡大吼一声,“我不是才给了你一百万么?怎么,少了,才让你去跟那种货色下跪,甚至今晚还要去陪他!”

“不是,齐衡,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闭嘴!”齐衡气得冲昏了头脑,“不就是卖吗?卖给谁不是卖,结婚三年,我从没碰过你,这一夜就卖给我怎么样?”

“不,我不!”徐若微突然激动,在他身下拼命挣扎起来,“你听我解释。”

齐衡大概真是疯了,连他都觉得这个动作很是触目惊心,但他已经管不得了。

他管不得他嫌这个女人脏,更不管得这个女人有多卑鄙,他一把扯掉她的底裤,没有任何的前戏,猛地挺进她体内。

她不是处,早就是他意料之内的事情,娜娜早说她不知检点,她这两个月混迹在皇裔,能够有多清白。

但还是忍不住想,她第一次的男人是谁,她不是口口声声说喜欢他吗?

喜欢他,却又被别的男人上,她那所谓十年的爱意,就贱成这样?

想到这儿,他在她体内大进大出,这样的欢爱称不得什么快.感,因为他每一下的目的都是为了让她疼。

“徐若微,我最后再跟你说一次,你现在把离婚协议签了,我还有补偿,否则……”

徐若微的眼泪流下来,带着绝望的哽咽,“齐衡,我不要补偿……”她抬眸,眼底的爱慕无法忽视,“我只要你。”

这一句话一下子撞进齐衡的心里,蓦然想起那日,他用她的手威胁她。

她也是这样的看着他,那样的倔强,那样的绝望,“齐衡,你毁了吧,我不会签的,我只要你。”

他忽略内心那一抹异样,冷笑一声,“徐若微,我是白娜的。”

这样尖锐的话,却让宛如一把利刃,生生刺破了徐若微脆弱的耳膜。

她的眼里一片水雾,全部都是疼的。

“是吗……无所谓。”徐若微低声说,“我爱你就行了。”

一直以来,都是,我爱你就行了。

徐若微闭上了眼睛,齐衡也不再说话,掐住她腰肢,更加用力的在她体内冲刺,努力的忽略着徐若微回应他时,心里竟然闪过的那一丝快.感。

再次醒来的时候,徐若微发现自己在兰苑。

她从床上慢慢坐起来,脑子还有些恍惚,齐衡……竟然把她带回来了。

心头的悸动还不过一秒,徐若微就看到床头上放着的支票。

二百万,比之前,足足多了一百万。

徐若微脸色惨白的看着那张支票,眼泪唰的一下掉下来,他把她当什么,真把她当成出来卖的了,是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到你的世界去爱你》

第10章 白娜,醒了!


忽然像是想起什么,徐若微缓缓张开一直紧握着的右手,掌心上,是一串平安符。

她下跪求回来的平安符。

此刻和那张支票放在一起,是多么的讽刺。

徐若微蔓延开一个苦涩的笑,眼底全是绝望。

徐父的手术足足准备了半个月。

正式动手术那天,徐若微在手术室外等了足足三个小时。

好久,才听到医生从里面走出来,摘下口罩对她道:“徐小姐,手术很成功。”

徐若微不禁松了一口气,这几个月的心头大石终于放下,不停的鞠着躬和医生说谢谢。

然而,劳累了好些天的徐若微因为干呕去检查,却得知了一个更大的噩耗。

她怀孕了。

妊娠两周。

老天爷真是给她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

齐衡现在恨她恨成这样,她竟然有了他的孩子,这究竟算是喜事还是悲事。

徐若微拿着化验单的手不停发抖,医生手头边一大堆病例单,头都没抬,“想好了没,这孩子要不要,不要趁早做掉,省得大了再做掉受罪。”

徐若微听到“做掉”这两个字,浑身发颤,疯了一样的跑了出去,逃到楼道里,坐在台阶上掩面大哭。

如果这孩子算对她这十年爱意的补偿,她想放下所有的一切,好好过下去。

徐若微回到兰苑,房子里空荡荡的,齐衡还没有回。

自从那日后,徐若微就再也没见过他,可他竟然吩咐了保镖,除了陪她父亲动手术,其他时间都不准她离开兰苑。

徐若微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什么,她失魂落魄的去浇花,却听到佣人们在议论齐衡今天会回来的消息。

这算是命中注定吧,要让她告诉齐衡她怀孕了的消息。

这三年,她和齐衡一直都不像对夫妻,所以从来也没讨论过要孩子的事情,齐衡没表示过对孩子的喜恶,但想想,如果他是喜欢孩子的呢?

如果,虽然恨她,但他会为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开心呢?

心头竟然燃起了一丝希望。

掐好齐衡回来的点,徐若微做好满满一大桌的菜,坐在饭桌上安安静静的等齐衡回来。

这曾经是无数次在她梦中出现的场景.

有多少次,徐若微都想,她是贤惠的妻子,齐衡是温柔的丈夫,他们像无数正常夫妻一样,拥有一个温馨甜蜜的家。

说不定,这个孩子,会成为他们现如今剑拔弩张关系的缓机。

徐若微满怀希望的等着,突然放在餐桌上的手机响起来,她以为是齐衡,下意识就接起来,结果却听到一个此生最不可能听到的声音。

“微微,是我。”

无比熟悉,触目惊心。

徐若微腾的一下从椅子上起来,头皮整个炸开了。

“白娜!”

“微微,我以为,你听不出我的声音了。”白娜浅笑了一下,“我有事找你,出来见一面吧。”

“你……什么时候醒来的。”徐若微呼吸急促,忽然像是想起什么,“齐衡知不知道,我打电话通知他。”

心头染起一抹苦涩,齐衡知道了,一定……非常开心吧。

“不用了,微微,我已经让人通知齐衡哥哥了。”白娜说道,“在这之前,我想和你见一面。”

她补充了一句,“关于我之前出车祸的真相,你不是一直都很想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到你的世界去爱你》

第10章 白娜,醒了!


忽然像是想起什么,徐若微缓缓张开一直紧握着的右手,掌心上,是一串平安符。

她下跪求回来的平安符。

此刻和那张支票放在一起,是多么的讽刺。

徐若微蔓延开一个苦涩的笑,眼底全是绝望。

徐父的手术足足准备了半个月。

正式动手术那天,徐若微在手术室外等了足足三个小时。

好久,才听到医生从里面走出来,摘下口罩对她道:“徐小姐,手术很成功。”

徐若微不禁松了一口气,这几个月的心头大石终于放下,不停的鞠着躬和医生说谢谢。

然而,劳累了好些天的徐若微因为干呕去检查,却得知了一个更大的噩耗。

她怀孕了。

妊娠两周。

老天爷真是给她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

齐衡现在恨她恨成这样,她竟然有了他的孩子,这究竟算是喜事还是悲事。

徐若微拿着化验单的手不停发抖,医生手头边一大堆病例单,头都没抬,“想好了没,这孩子要不要,不要趁早做掉,省得大了再做掉受罪。”

徐若微听到“做掉”这两个字,浑身发颤,疯了一样的跑了出去,逃到楼道里,坐在台阶上掩面大哭。

如果这孩子算对她这十年爱意的补偿,她想放下所有的一切,好好过下去。

徐若微回到兰苑,房子里空荡荡的,齐衡还没有回。

自从那日后,徐若微就再也没见过他,可他竟然吩咐了保镖,除了陪她父亲动手术,其他时间都不准她离开兰苑。

徐若微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什么,她失魂落魄的去浇花,却听到佣人们在议论齐衡今天会回来的消息。

这算是命中注定吧,要让她告诉齐衡她怀孕了的消息。

这三年,她和齐衡一直都不像对夫妻,所以从来也没讨论过要孩子的事情,齐衡没表示过对孩子的喜恶,但想想,如果他是喜欢孩子的呢?

如果,虽然恨她,但他会为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开心呢?

心头竟然燃起了一丝希望。

掐好齐衡回来的点,徐若微做好满满一大桌的菜,坐在饭桌上安安静静的等齐衡回来。

这曾经是无数次在她梦中出现的场景.

有多少次,徐若微都想,她是贤惠的妻子,齐衡是温柔的丈夫,他们像无数正常夫妻一样,拥有一个温馨甜蜜的家。

说不定,这个孩子,会成为他们现如今剑拔弩张关系的缓机。

徐若微满怀希望的等着,突然放在餐桌上的手机响起来,她以为是齐衡,下意识就接起来,结果却听到一个此生最不可能听到的声音。

“微微,是我。”

无比熟悉,触目惊心。

徐若微腾的一下从椅子上起来,头皮整个炸开了。

“白娜!”

“微微,我以为,你听不出我的声音了。”白娜浅笑了一下,“我有事找你,出来见一面吧。”

“你……什么时候醒来的。”徐若微呼吸急促,忽然像是想起什么,“齐衡知不知道,我打电话通知他。”

心头染起一抹苦涩,齐衡知道了,一定……非常开心吧。

“不用了,微微,我已经让人通知齐衡哥哥了。”白娜说道,“在这之前,我想和你见一面。”

她补充了一句,“关于我之前出车祸的真相,你不是一直都很想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吗?”

继续阅读《到你的世界去爱你》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