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酒,厉北承(重生后太太飒爆了)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后太太飒爆了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陆酒
简介:她是财阀千金,是马甲大佬,人人闻名敬畏;她是纨绔大小姐,貌丑无颜,人人闻名厌恶
当她重生成为她,拳打渣男,脚踢白莲,掉马虐渣,嫁最尊贵的男人,谈最甜的恋爱,惊艳全球!记者采访:厉爷最喜欢吃什么?厉北承:酒
记者:厉爷每天最喜欢做什么事情?厉北承勾唇:深夜品酒
陆酒
角色:陆酒,厉北承
陆酒,厉北承(重生后太太飒爆了)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后太太飒爆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被强行挖出心脏


医院,手术室。
身为手术医生的慕少城,冰冷无情的说:“给苏蔓越的家属下达病危通知,还有病人死后要捐献心脏给钟婉莹。

苏蔓越躺在手术台上,被打了半麻醉,很是清醒听到这句,来自未婚夫的话。
慕少城是她的未婚夫,也是这次手术医生。
冷冰冰的手术刀,划开了她的皮肤,这里没有麻醉,疼痛让她颤抖着身体。
她悲哀而嘶声力竭的质问:“慕少城,为什么?”
慕少城是她的未婚夫,他们在申城一直都是典型的恩爱小情侣。
可是现在,她躺在手术台上,他生剖她的心脏!
慕少城拿着手术刀,利落的划开她的皮肤,声音淡漠无情:“因为婉婉说,你的心喜欢过我,很脏,她吃醋了,所以我要挖下来喂狗。

这话,让苏蔓越震惊的瞪大双眼,血压飙升:“为什么是你们,为什么?”
钟婉莹与她,从小就认识的闺蜜伙伴,两人不是亲姐妹,却胜似亲姐妹。
九岁那年,钟婉莹摔倒,她拉了一把,眼角磕在石头上,留下了一道疤。
十八岁那年,钟婉莹为了救她,差点被一群混混给强奸了。
可就是这样的生死交情,最后背叛她的,竟然是宠她如命的未婚夫,和生死之交的闺蜜!
就这么说话的一会儿,手术刀已经剖开一层又一层,很快就看到了红彤彤而跳动的心脏。
有着最好的医疗机器,苏蔓越还死不了,只是痛苦异常。
“少城哥你先出去,我来吧,我不想她的血,脏了你的手。

温温柔柔的声音,让人听着就有着一种保护欲。
苏蔓越看着出现在旁边的钟婉莹,她穿着病服,小脸苍白,更加柔弱不堪,可她的话,却是最狠毒的。
刚才还淡漠无情的慕少城,瞬间温柔如水:“好,婉婉你小心点,别让她的毒血,脏了你的手。

他说完就带着麻醉师和助手走了,他们都是他慕少城的人。
他们一走,整个手术室只剩苏蔓越和钟婉莹。
钟婉莹穿着病服,站在旁边,低头看她,柔弱无害的微笑着:“蔓越姐,这点小事就生气了?”
她拿起手术刀,低头看着那颗在跳动的心脏,笑的更加纯白无害。
她笑着说:“伯父伯母是我和少城哥害死的呢,还有你弟弟也是我们扔到海里喂鲨鱼的呢。

“但蔓越姐以为是顾霆深害死他们的,恨他入骨,却跟灭门仇人慕少城订婚了,还把苏氏集团交给他打理,你也不怕伯父的棺材板按不住了。

钟婉莹温柔可人的声音,却如尖刀凌迟着苏蔓越的心,她愤恨的嘶吼:“你……你们……我会杀了你们的!”
钟婉莹却是看着她笑,然后给她戴上呼吸机:“别急,还有好戏,会让你恨到化身厉鬼索命的。

苏蔓越看着钟婉莹拿出了录音笔,然后开始说话了。
钟婉莹说:“我是苏蔓越,今年25岁,性别女,今天立下遗嘱,由我的未婚夫慕少城代写遗嘱……”
戴着呼吸机的苏蔓越,听到钟婉莹的声音,瞪大了双眼,是震惊,是惊恐,也是愤怒。
因为,钟婉莹现在说话的声音,赫然不是她自己的,而是苏蔓越的声音,一模一样。
如果不是苏蔓越自己在前面,也无法分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太太飒爆了》

第2章 重生


而钟婉莹就这样当着她的面,用她的声音,录下了她的遗嘱,将舒氏所有财产给了慕少城,还有一部分财产捐献给希望小学。
不,这不是她的遗嘱,不是!
苏蔓越想要反抗,想要呐喊,可是她的生命在慢慢流失,她没有这个能力!
她恨,滔天的恨意!
钟婉莹录完了音,笑看着苏蔓越:“忘了跟你说,我是配音师,你的声音我更是学了十分像。

为了今天,她苦学配音,学了十年,终于跟苏蔓越十分像了!
钟婉莹笑看着她:“我还会用你的声音,留下遗愿,让顾霆深娶我这个杀掉你的凶手!”
慕少城只是她往上爬的一个垫脚石,借刀杀人的工具而已,她怎么会嫁他。
钟婉莹笑着问她:“你说,顾霆深要是知道他给你吃的解药,就是致命毒药,还娶我这个杀你的凶手,他会不会疯?”
问完,她又自言自语:“会疯的吧?他可是为了你,连命都可以不要的人啊!”
恨意冲天,苏蔓越咬牙切齿的喊:“钟!婉!莹!”
她越恨,钟婉莹笑的越是开心:“蔓越姐,以后你的人生,我帮你走!你那些不愿意公开的尊贵身份,我来公开。

她知道苏蔓越很多本事,很多大佬身份,比如黑客,比如医学教授……
但这些身份,以后都是她的了!
她俯身凑近苏蔓越,如毒舌的笑着:“总之,你苏蔓越的东西,都是我的……嘶!”
钟婉莹的脸,火辣辣的一痛,抬手一摸,多出了一条血痕。
这是苏蔓越奋力一击,抬手抓伤她的脸!
这个时候,还能伤她,简直就是找死!
钟婉莹怒了,直接伸手去抓苏蔓越的心脏,捏烂!
苏蔓越抽搐着身体,瞪大眼睛,终究是死不瞑目!
……
“陆酒,我告诉你,厉家那边指定要你,你就是死,也是厉家的鬼!”
这是苏蔓越醒来,听到的第一句话,而现在半个小时过去,耳边来来回回的也是这几句。
而这半个小时,她也终于明白,她死而复生了。
只不过复生在丰城陆家大小姐,陆酒的身上。
陆酒今年二十岁,比她足足小了五岁,却是丰城有名的纨绔大小姐,辍学,打架吃喝玩乐样样不落,还包养小鲜肉。
只因为陆酒喜欢的男人不喜欢她,就包养很多男人来证明,姐不是非你不可的纨绔沙雕行为。
而今天,陆酒逃跑了,还不小心的掉进河里,被救了起来。
不过这个意外,在陆建明夫妻眼里,她就是为了一个男人,不愿嫁给厉北承那个疯子短命鬼,才自杀的。
陆建明看她半个小时都一直不说话,就吼着:“陆酒,我不管你听见没有,就是用棺材抬,今晚也要把你抬进厉家!”
苏蔓越抬眸,目光清冷的看着陆建明:“我嫁。

大夏国的两大财阀集团,北有顾家,南有厉家。
所以要想与慕少城和钟婉莹复仇,她只能顶着厉家少夫人的身份,用厉家的权势找他们复仇!
从今天起,她苏蔓越是陆酒。
她将以陆酒,厉家少夫人的身份,回到申城,找钟婉莹和慕少城报仇!
陆建明不知道为什么宁死不嫁的陆酒,突然愿意了。
但只要愿意就好,管她什么原因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太太飒爆了》

第3章 替嫁


陆建明语重心长的说:“厉北承虽然暴力了一点,也活不过一年,但厉家可是丰城首富,跺跺脚,丰城都要震三震的名门世家。

“只要厉北承死了,你还是厉太太,这辈子衣食无忧,不比那些要你养的小白脸好?”
“小酒,爸这是为你好,你学历不高,名声不好,能嫁厉家……”
陆酒懒得听他那些虚伪的话,她背过身躺下:“厉家的车来了,就叫我。

陆建明见她答应,不再多说,出去了,让佣人在门外守着,免得她又逃跑,或者自杀。
陆建明出去后,陆酒打开看热门新闻。
【申城第一名媛苏蔓越于早上九点不治身亡,其苏家财产留给其未婚夫……】
陆酒没有看太多,而是点开了其中一个采访视频。
是记者采访慕少城的。
陆酒看到慕少城那疲惫,哭的双眼红肿,伤心欲绝的模样,就握紧了拳头,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虚伪,假惺惺!
视频里,慕少城哽咽的说:“我不会更改苏氏集团的名字,只有它能证明,蔓蔓来过这个世界了。

慕少城说:“蔓蔓留下的资产,除了公司和不动产,余下的一个亿,我会捐出去,给需要帮助的人。

慕少城说:“我很爱蔓蔓,三年内,我不谈恋爱,也不会谈婚论嫁。

陆酒看着视频里的慕少城,穿着白大褂,戴着眼镜,风度翩翩,温文儒雅,丝毫没有在手术室里的模样。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生剖了她的心脏,还说了那样冰冷无情的话!
就因为她喜欢过他,钟婉莹觉得脏,他们便挖了她的心脏!
还因此欺骗顾霆深!
陆酒深呼吸一口气,目前报不了仇,没必要怨恨,浪费情绪。
她去搜了顾霆深,想要知道他现在的情况,可是半点都没有搜到关于他的新闻。
也是,顾家是申城首富,权势滔天,顾霆深又是个低调之人,自然没有他的新闻。
想着钟婉莹竟然是配音师,还不知道会怎样用她的声音去骗顾霆深。
陆酒就担心:“不知道他会不会被钟婉莹给骗了。

陆酒不放心,要给顾霆深发短信,提醒他一下。
可是一想,这样很不妥,万一被钟婉莹查到她,陆家保护不了她。
厉家是可以,但现在她还不是厉家少夫人,就算是,厉家不一定愿意保护她。
最后,陆酒多方考量,在不确定厉家会不会给自己撑腰,她不能乱来。
她要活着,好好的活着,才能复仇!
陆酒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勾唇浅笑着:“呵,钟婉莹我不会如你所愿的。

五点半的时候,厉家的车来了。
陆建明来叫陆酒,看她一身白裙,脸色惨白,头发又披散着,整的就跟鬼似的。
他生气道:“你怎么不化妆一下,衣服也不换,你这样是想吓谁?”
陆酒没理他,直接下楼去了。
陆建明着急,可却也没办法,毕竟车都到了,不能等的。
楼梯口站着陆星月,她穿着白色的吊带裙,看着乖巧甜美,又柔弱的让人想保护。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太太飒爆了》

第4章 不配


客厅中,还站着一个中年男人,看到她下来,上前接过她的行李,并颔首恭敬的喊:“少夫人。

这是厉家的管家,厉家让他亲自来接她,是厉家表示对陆酒的看重。
陆星月委屈抱歉的看着她:“姐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陆酒在她面前停下,居高临下的睨着她,淡淡开口:“你是为帮我逃跑失败道歉,还是为推我下河道歉?”
今天是陆星月帮陆酒逃跑的,不过跑出去没一会儿,陆建明就追了过来。
她当时站在河边,以死相逼的不嫁,陆星月过来劝她。
结果,陆星月把她推下河了。
她陆酒宁死不嫁厉北承的事,传遍全城。
陆建明和管家都看了过来,意味深长。
陆星月一下子就慌了,她垂着眸:“对不起,姐姐也不想逃跑,也不想跳河自杀,都是我做的,对不起。

陆建明沉着脸呵斥:“小酒,别什么黑锅都让你妹妹背。

陆酒轻嗤一声:“你送我出去。

陆星月抬头看了眼陆酒,然后乖乖跟着出去了。
庭院外有一个喷泉水池,此时秋风夜凉。
陆酒在喷泉水池前停下,然后一把拉过陆星月,往前一推……
砰的一声。
陆星月摔进了水池里,狼狈不堪,她想要起来:“姐姐,你……”
陆酒一脚又把她踹回了水池:“一个私生女,不配叫我姐姐。

这一幕发生的太突然。
陆建明楞了下,反应过来,赶紧冲上去,拉住陆酒:“你推星月干嘛?”
陆星月在水池里,双手抱胸,瑟瑟发抖:“爸爸,别怪姐姐,是我不好,害的爸爸把她抓回来,只要姐姐不生我的气,没关系的。

陆建明火大:“那也不是她这样的……”
陆酒没理他们说什么,而是走向了厉家的车,坐了上去。
管家瞥了他们一眼,对陆建明说:“陆总,厉家会好好对少夫人的。

这会儿,陆建明心疼陆星月,哪还管厉家会怎么对陆酒啊。
管家打完招,就上车了,直到车子消失,陆建明都没有再抬头看一眼。
他只心疼被推进水池的陆星月。
如她的名字一眼,陆星月一直都是众星拱月的存在。
车上,管家一直从后视镜打量着陆酒,她面色淡然,毫无情绪波动,好似一切都与她无关一样。
这,与传说中的陆酒,有些不一样啊。
到厉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厉家灯火通明,厉老爷子坐在客厅,看着陆酒进来了。
管家说:“老爷子,这就是少夫人了。

厉老爷子抬头打量着陆酒,微微有些诧异,因为跟他看到的照片,完全是两个人。
之前照片的陆酒,酒红色的头发,烟熏妆大红唇,各种妖娆姿态,就是一个女混混。
而现在唇红齿白,看着端庄大方,还带着孤冷傲慢,如狼一样,这倒是与他那孙子有些相似。
陆酒微微颔首,礼貌打招呼:“厉老爷子。

厉老爷子看她大大方方,丝毫不怯场,颇为满意:“你之前怎么样,我不管也不过问,只要你今后安分守己,做好少夫人的职责,厉家不会亏待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太太飒爆了》

第5章 初见


陆酒点头:“我会的。

厉老爷子以为她会闹,结果这么安静,又满意了一些:“吃饭吧。

陆酒看着厉老爷子站起来,有些诧异,他这是等她来一起吃饭?
坐在了餐桌前,看着桌上多了两道辣菜,陆酒确定,厉老爷子确实在等她吃饭。
陆酒有些触动,很久没有人等着她吃饭了呢。
安静吃完,厉老爷子就带陆酒去找厉北承了。
路上,厉老爷子沉声说:“你也知道北承的情况,你是最后一个,我不会让他伤害你的。

陆酒淡淡的嗯了一声。
丰城的人都知道,厉北承是个暴力狂,是个疯子,是个活不到28岁的短命鬼。
厉家为厉北承找了很多女人,但都被厉北承打跑了,有好几个被打的重伤进医院。
从此,女人听到厉北承三个字,再无念想,只剩恐惧,对他退避三舍。
厉家会找上陆酒,是因为在丰城,跟厉北承八字相合的女人,就只有她了。
而陆建明又急着卖女求荣,所以陆酒就被推出来了。
厉老爷子推开了厉北承的门,陆酒进去。
陆酒看到一个挺拔宽厚的背影,只看背影,便觉得贵不可犯。
厉老爷子说:“北承,这是陆酒,以后她就是你的妻子,这是最后一个。

厉北承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
厉老爷子无声的叹了一气,对陆酒说:“小酒,你跟他相处一下。

说完,厉老爷子就出去了,还把灯给关了,只有外面朦朦胧胧的灯光,透了进来。
门关上的那一瞬,厉北承动了,带着冷厉的杀气,直击陆酒的脑门。
陆酒偏头,握着拳头,反击回去……
房内灯光朦胧,两人的拳头,带着凌厉杀气,你来我往……
陆酒到底是女人,体力不及男人,又换了具身体,力度更是弱了很多,很快处于下风。
不过,陆酒利用身为女人娇小的体型,闪避的很快,借着巧劲,一把抓住他的领带,向后一拉,一卷,勒住他的脖子。
她再狠狠的把他摁在落地窗前,整个人从后面贴身而上,凑在他的耳畔:“厉先生,只有我可以解你身上的毒。

她不是他的对手,这是最后一击。
厉北承没有回头,也不惧怕被勒住脖子,他声音冰冷:“毒?”
爷爷为了给他留后,在他的饭菜里,加了猛料?
厉北承冷呵一声,随即抓住陆酒的手腕,一个反转,她被他抵在墙上,他的手扼住她的脖子。
夜里,他目光如炬,声冷如冰:“非女人不可的话,我不介意对尸体下手。

他这话里明显是真要睡女人解毒,那他不介意先杀了她,再用她解毒。
够狠!够变态!
陆酒呼吸困难,却笑着扬眸:“厉先生,是你下手快,还是我下手快?”
厉北承感觉到后颈的冰凉,那是一个尖锐利器,抵着他的命门。
这女人,也是个不要命的,跟以前老爷子送来的女人,不一样。
够野!够狠!
陆酒仰着头,红唇凑近他的唇瓣:“厉先生,不如先解个毒?”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太太飒爆了》

第6章 中毒


随着陆酒说话,她柔·软的唇瓣,张张合合,像是一根羽毛,轻轻拂着厉北承的唇。
那种轻轻的酥·痒,从唇瓣一路蔓延到心底。
厉北承失神。
就这一瞬间,陆酒膝盖用力一顶。
“嘶!”
厉北承的裤裆,就被撞的脸都变色了,扼住陆酒的手,也是不由得一松,弯着腰,痛苦不已。
“陆酒!”厉北承捂着裤·裆,咬牙切齿的喊着。
他厉北承从来没在别人手里吃过亏,更别提在女人手里吃过亏。
但今天他已经两次在她手里吃瘪了!
陆酒已经坐在了沙发上,手里把玩着叉子,抬眸淡然的看他:“我是唯一能给厉先生解毒的人,你确定要杀我?”
这把叉子,是她吃完饭,顺手带上来防身的。
厉北承冷然看她:“这就是你给我解毒的方式?”
陆酒目光向下瞥了一眼,厉北承的手,还捂着裤裆呢。
可见,她刚才的力度,有多重。
陆酒:“厉先生思想可以纯洁一点,我说的毒,不是男女欢毒,而是你身上的神经毒素。

厉老爷子可没给厉北承的饭菜下那种欢毒。
厉北承忍痛站直,一双黑眸,更是淬了冰一样的看着陆酒。
陆酒不怕他,抬头与他对视:“你的狂躁症,不眠症和多梦症,来自你体内的神经毒素。

“一年之内,没有解毒的话,你就会死了。

厉北承走上前,站在陆酒面前,高大的身影,如一座小山笼罩着她。
他居高临下,冷眸看她:“你不是陆酒!”
人人都说厉北承从十二岁开始,就是个疯子,暴力狂,更是被医生断定活不过二十八岁。
可外人不知道的厉北承入睡困难,一旦入睡,就会做噩梦。
只能用药物控制,可是药物用的越多,效果就越是不好。
厉北承的身体情况,越来越糟糕了,这一次他已经三天没睡觉了。
所以,陆酒知道他不眠却多梦,是件很奇怪的事。
陆酒抬眸看他:“是不是有什么关系,我能解毒就行,不是么?”
厉北承没说话,只是冷然的看着她,那犀利的眼神,似乎要将她看透。
陆酒也不避开目光,就那样坦然的与他对视。
她的眸子很漂亮,是标准的丹凤眼,眼睛黑白分明,在这黯淡的灯光下,她的眸子犹如星辰一样明亮。
她的坦荡,让厉北承不由得相信她的话。
可厉北承还是质疑她:“厉家寻遍世界名医,都无法医治,你一个丰城只会包养小鲜肉的纨绔大小姐,你会?”
陆酒抬眸看他:“没试过,厉先生就断定我不会?”
厉北承:“怎么试?”
陆酒声音淡淡:“我要一些药和银针,我让你好好睡一觉,且不做梦,如何?”
厉北承目光冷冷的盯着陆酒看,半晌,他终于点头:“好。

她身上有一股让他信任的气息。
陆酒:“我要合欢皮,酸枣仁,远志……”
她把需要的药念了一遍,厉北承就记了下来,记到最后一个药,厉北承脸黑了。
他冷然看她:“六肾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太太飒爆了》

第7章 故意的?


陆酒低眸瞥自厉北承的下腹,弯眉一笑:“肾不好,吃肾宝。

厉北承声音冷冷:“你不是故意的?”
陆酒站起来:“你可以不吃,但效果不好,那就不是我的事了。

厉北承合理怀疑陆酒就是故意的,但他却没法反驳,更没法不吃。
不然效果不好,是他的原因,不是她医术不行。
厉北承再一次吃了闷亏。
陆酒:“去洗个澡吧,不然扎完针不能洗澡,哦,我要先洗,记得让佣人给我拿衣服。

说完,她就钻进了浴室,丝毫没把自己当外人。
厉北承写好清单,思索了一下,他在最后写下三个字——避孕套。
他让李叔买了避孕套,也不过是为了避人耳目,免得有人知道陆酒可以治他的病,让幕后人对她下手。
厉北承写好清单,把管家李叔叫来,吩咐他去买药。
李叔拿纸笔记下了药,看到最后一个东西,楞了一下,没有多问,就去回厉老爷子了。
厉老爷子听到买药清单里的六肾宝和避孕套这两个,也是愣了愣。
随即厉老爷子笑着:“快去买,别耽搁了,让佣人把小酒的衣服送上去。

管孙子行不行,肯买这两个,那就证明孙子开窍了。
这是好事。
至于那些药名,厉老爷子没多想,只当厉北承害羞,给自己遮羞的。
李叔很快就把东西买了回来,厉老爷子在楼下等着。
从袋子拿出避孕套的盒子,拿着准备好的长针,就是使劲戳了戳,戳了好几下。
这个操作,把李叔都给看呆了。
厉老爷子戳完,让李叔赶紧送上去,别耽搁了孙子的好事。
他笑看着李叔上楼:“这下可以等着抱曾孙了。

陆酒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李叔把药送了进来,特别慈祥尊敬的看了她一眼,就笑着出去了。
厉北承抬头看着陆酒,她头发湿漉漉的披散着,发尾有些微卷,因为泡澡,白嫩的皮肤,有些淡淡的红。
相比之前的冷冽孤傲,这会儿的她,是慵懒和妩媚,诱人。
厉北承看的有些口干舌燥,心里更是升起了一股躁气。
陆酒查看买来的药,头也不抬:“厉先生去洗澡吧,我要配药了。

声音软糯,没有之前的清冷,更加勾人。
厉北承更是燥热的扯了扯领带,然后进了浴室。
等他出来的时候,陆酒已经调配好药包了,银针也都消毒,放在一旁。
陆酒听到开门的声音,抬头看着厉北承。
刚洗完澡的厉北承,只是腰间围了一条浴巾,头发湿漉漉的滴着水,水珠顺着他冷毅的脸颊,滑落到锁骨,再到六块腹肌,倒三角线……
这身材惹火的,陆酒都不由得吞了吞口水,脸红的撇开眼。
她指着桌子:“那是泡的药水,和着六肾宝吃下去。

故意这么妖孽,为了勾引她?
厉北承瞥了她一眼,就喝水吃药,再去吹头发。
等他吹好头发,陆酒让他趴在床上,开始给他施针。
她是苏蔓越的时候,就已经是古医门徐老的得意弟子,施针于她不过是小意思。
只是,她从未以真面目示人,这个身份是不是也会被钟婉莹给抢走?
陆酒想的分心,摇头晃掉这些想法。
身份可以被抢走,但她的医术和本事,是钟婉莹抢不走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太太飒爆了》

第8章 别动


厉北承趴在枕头上,上面有着淡淡的药香,他侧着头,看不到陆酒的脸。
只能看到她穿着睡衣,以及那雪白的大腿,还有洁白的手腕。
当她的手,来到肩膀的时候,他还能闻到来自她手上淡淡的清香。
那种类似于药香,却比枕头上的药香还要清冽,让他心悸烦躁的情绪,瞬间就被安抚了。
这是从未有过的平心静气。
等陆酒给他扎完针,厉北承的心悸烦躁被安抚,三天没睡的他,困意袭来。
厉北承还是强撑着,看着陆酒。
陆酒拔了他身上的针,声音绵软糯糯:“睡吧,我在这里。

很轻的话,让厉北承卸下心防,再也熬不住困意,闭眼睡了过去。
陆酒看着睡过去的厉北承,脸依旧是冷峻的,不过柔和了很多,没有了狠戾,冰冷,看着顺眼了很多。
看着厉北承那又黑又密的长睫毛,陆酒伸手碰了碰:“竟然还是个睫毛精。

陆酒还不是很了解厉北承的身体,就守在床边。
后来,她实在熬不住,趴在床边睡着了。
睡着睡着,陆酒突然感觉到了危险,猛然睁开眼,对上了一双猩红,满是杀意的双眼。
“厉……唔。

陆酒才抬头,就被厉北承扼住了脖子,他的速度很快,她来不及出手。
这一次,厉北承出手十分狠辣,扼住她的脖子,就是把她提了起来。
陆酒快要窒息了,她抓住厉北承的手臂,用力一折。
厉北承吃痛放手,却又再次握着拳头攻了上来。
两人再次在房内,激烈的打了起来,房里摆设都被波及。
之前厉北承清醒的时候,陆酒没能打过他,这次厉北承失去理智,陆酒更没能打赢他。
不过几分钟,陆酒再一次被厉北承扼住了脖子,压在了床上。
厉北承双目猩红,用力的扼住了陆酒,身体也压着她,薄薄的睡衣,让两人的体温迅速高升。
厉北承闻到了那股来自她身上的,淡淡的,清冽的药香。
这种药香,让嗜血狂躁的他,渐渐的被安抚。
就在陆酒以为要被掐死的时候,厉北承突然松手,把她带进怀里,滚了一圈,躺在了床上。
很快,就听到了厉北承平稳的呼吸。
他,睡着了。
陆酒:……
“厉先生?”
陆酒试探的喊了几声,都没有厉北承的回应,他确实睡着了。
陆酒被禁锢在他怀里,姿势不是很好,她很不舒服,就想从他怀里出来。
可她才一动,厉北承就将她抱的更紧,胳膊也是横在她的脖子。
厉北承将她抱紧一分:“别动。

陆酒怀疑,她要是再动一下,他很可能就用胳膊,直接勒死她了。
但这样的姿势,让她很不舒服:“这样,我很难受。

她呼吸困难。
厉北承横在她脖子的胳膊,微微松了一些,又调整了一下姿势。
陆酒又持续试了几次,只要她一动,厉北承就会把她抱紧,好像她就是个棉娃娃抱枕一样。
后来,陆酒就放弃了,好在不会呼吸困难了。
她被厉北承以八爪鱼的姿势,禁锢在他怀里。
她的后背,是他强壮宽厚的胸膛,他有力的胳膊,将她抱的紧紧的,侧脸贴在他怀里,可以听见他有力的心跳声。
这是陆酒第一次跟男人这般亲密,鼻尖都云绕着男人的荷尔蒙气息,她以为会羞恼,可却难得的让她感到安心。
陆酒闭上眼。
忽然感觉,身后猛的贴上了一具滚烫的身体,还有个硬硬的东西在顶着她那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太太飒爆了》

第9章 他要了


陆酒觉得不舒服,猫叫似的嘤了一声,还挪了挪纤腰,感觉那东西要撞进来……
陆酒猛的惊喜,睁大眼的看着天花板,听着外面吵醒她的讨论声。
“这都十点了,陆小姐还没出来,是不是被少爷给打死了?”
“不知道,昨晚房间里动静太大,后来也没了声音,安静的让人害怕,这是从未有过的事。

“以前少爷发疯,就把人打成重伤,陆小姐估计是逃不出来,死了吧。

李叔听到声音,过来呵斥:“在这议论什么,是不想干了吗?”
佣人纷纷散去。
李叔看着紧闭的房门,满脸着急,却又不敢去敲门。
他下楼到厉老爷子面前,询问:“老爷子,要敲门吗?”
厉老爷子脸色阴沉严肃:“不用,我相信小酒。

昨晚房间里铿铿锵锵的动静,他自然是听到了,他也想过去阻止,免得陆酒受伤。
可最终,还是作罢。
这是北承最后的希望了。
房间里,陆酒醒了,她还是被厉北承禁锢在怀里,姿势都没动一点。
只不过,他禁锢的力度,没有昨晚那么霸道了。
陆酒动了动,就觉得四肢发麻,像是无数蚂蚁在啃咬一样,难受的她倒吸一口气。
一晚上,保持一个姿势不动,她四肢麻痹了。
陆酒用手指戳了戳厉北承的侧腰:“厉北承,放开我,我麻了。

三天没睡觉的厉北承,还没补好眠,却被她吵醒了,猛的睁开双眼,眼里还有红血丝,宛若被吵醒的猛兽,看猎物一样的看着陆酒。
陆酒是被他禁锢怀里,看不到他的脸,但也感觉到了危险。
厉北承是个很危险的男人。
厉北承没有放开陆酒,还将她又抱紧了一分,低头闻着她身上的清冽药香,声音沙哑:“睡觉。

这是完全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他难得一夜无梦的好眠。
陆酒默了一下,说:“我……要上厕所。

憋不住了。
如果厉北承看到她的脸,会发现她满脸通红。
因为这个姿势很尴尬,而男性有晨起的象征,两人的身体紧贴在一起,她的感觉十分明显。
厉北承皱眉,但还是放开了她。
陆酒得了自由,顾不得四肢麻痹的痛苦,立马下床,去了浴室。
厉北承看着关上的门,眸子深沉,随即就舒展开了。
陆酒洗漱完出来,厉北承已经起床,换好了衣服。
相比昨夜,他的冰冷嗜血,今天穿着特定西装的他,高冷,矜贵,浑身都散发着贵气的帝王。
陆酒也收拾好了情绪,问他:“厉先生,昨晚睡得还好?”
厉北承走到陆酒的面前,低头看着她,低沉冰冷的喊着:“陆酒。

陆酒抬眸与他对视。
厉北承低头,幽冷的眸子,充斥着侵略霸道:“陆酒,招惹了我,就休想全身而退。

陆酒有点懵,她怎么就招惹他了?
“厉先生,我只是问你睡得好不好,我怎么招惹你……”
陆酒话还没说完,厉北承俯身低下头,凑在她的唇瓣,薄唇轻启:“以后,我的毒,就靠厉太太了。

陆酒:!!!
她抬眸看他:“厉先生这是相信我的医术了?”
厉北承微微勾唇:“不信。

陆酒:……
厉北承后退半步,直起身来,看着她:“你是我的解药。

他喜欢她的味道。
她,他要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太太飒爆了》

第10章 对她好点


陆酒抬头看他,只觉得他莫名其妙。
楼下,厉老爷子跟李叔就站在楼梯口,来回走着,然后伸长脖子,跟长颈鹿似的,就盯着楼上看。
在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激动的仰头看着,脸上满是担忧之色。
当看到厉北承跟陆酒一起出现的时候,厉老爷子激动的红了眼:“小酒,你没事就好。

果然,陆酒就是厉北承的命定之女。
等两人下楼,厉老爷子瞥了眼精神还不错的厉北承,就直接关心陆酒去了。
他上下打量着陆酒,关心的问:“小酒,北承没有伤到你吧?”
陆酒蛮喜欢这个老爷子的,她轻摇头:“没有。

厉老爷子这才松了一口气,不过看到陆酒胳膊上的青紫痕迹,连脖子上都有一些,顿时就满脸慈爱的笑容。
他赶紧让李叔去准备早餐,还要准备点补气血的药膳 。
厉老爷子又低低的呵斥厉北承:“虽然你血气方刚,又是第一次,可就不知道对小姑娘轻一点吗?留下那么明显的痕迹。

厉北承抬头看陆酒,胳膊上有两道青紫痕迹,那是昨晚他禁锢她,留下的痕迹。
这才让老爷子给想歪了。
厉北承微微皱眉,他明明没用力,这皮肤也太嫩了。
陆酒感觉到他的目光,抬头看了过去。
厉北承微微勾唇:“下次我会注意的。

厉老爷子担心的问他:“你昨晚睡得怎么样?”
厉北承再次看向陆酒,纤细的背影,勾勒着她惹火的身材。
这让厉北承再次勾唇:“很好,一夜无梦。

在陆酒给厉北承扎完针之后,他就睡着了,不过很快就做噩梦了。
所以,才有后来,厉北承突然醒来,掐着陆酒脖子的事。
他这是犯病了。
只不过,陆酒身上的清冽药香,安抚着他的嗜血狂躁,后来将她抱在怀里,才彻夜好眠。
厉老爷子听到这话,很是欣慰:“北承,你得对小酒好,不能让别人欺负了她,知道吗?”
北承的病,越来越严重,难得一夜无梦,这可都是陆酒的功劳。
陆酒他们正在吃早餐,李叔进来了,有些欲言又止。
厉北承抬头:“什么事?”
李叔低头说:“霍江东来了,他要见少夫人。

嘎吱。
厉北承拿着的刀叉,划过了盘子,他抬眸看着陆酒:“我不管你的过去,但现在,你是我的厉太太。

他不管她是谁,又喜欢过谁。
但现在她是他的厉太太,是他要的女人。
陆酒神色淡然的放下刀叉:“我去解决。

丰城的人都知道,陆酒喜欢霍江东,喜欢了三年,喜欢到为了让他吃醋,包养很多小白脸。
喜欢到,不管霍江东怎么伤害她,都不曾放弃。
喜欢到,为了霍江东,宁死也不嫁厉北承。
可就是这个男人,昨天眼睁睁的看着原主掉进水里,见死不救。
厉北承看着陆酒出去的背影,垂下眼眸,唇角微微扬起,这是一个充满嗜血的笑。
陆酒走出去,就看到站在庭院的霍江东。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太太飒爆了》

第10章 对她好点


陆酒抬头看他,只觉得他莫名其妙。
楼下,厉老爷子跟李叔就站在楼梯口,来回走着,然后伸长脖子,跟长颈鹿似的,就盯着楼上看。
在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激动的仰头看着,脸上满是担忧之色。
当看到厉北承跟陆酒一起出现的时候,厉老爷子激动的红了眼:“小酒,你没事就好。

果然,陆酒就是厉北承的命定之女。
等两人下楼,厉老爷子瞥了眼精神还不错的厉北承,就直接关心陆酒去了。
他上下打量着陆酒,关心的问:“小酒,北承没有伤到你吧?”
陆酒蛮喜欢这个老爷子的,她轻摇头:“没有。

厉老爷子这才松了一口气,不过看到陆酒胳膊上的青紫痕迹,连脖子上都有一些,顿时就满脸慈爱的笑容。
他赶紧让李叔去准备早餐,还要准备点补气血的药膳 。
厉老爷子又低低的呵斥厉北承:“虽然你血气方刚,又是第一次,可就不知道对小姑娘轻一点吗?留下那么明显的痕迹。

厉北承抬头看陆酒,胳膊上有两道青紫痕迹,那是昨晚他禁锢她,留下的痕迹。
这才让老爷子给想歪了。
厉北承微微皱眉,他明明没用力,这皮肤也太嫩了。
陆酒感觉到他的目光,抬头看了过去。
厉北承微微勾唇:“下次我会注意的。

厉老爷子担心的问他:“你昨晚睡得怎么样?”
厉北承再次看向陆酒,纤细的背影,勾勒着她惹火的身材。
这让厉北承再次勾唇:“很好,一夜无梦。

在陆酒给厉北承扎完针之后,他就睡着了,不过很快就做噩梦了。
所以,才有后来,厉北承突然醒来,掐着陆酒脖子的事。
他这是犯病了。
只不过,陆酒身上的清冽药香,安抚着他的嗜血狂躁,后来将她抱在怀里,才彻夜好眠。
厉老爷子听到这话,很是欣慰:“北承,你得对小酒好,不能让别人欺负了她,知道吗?”
北承的病,越来越严重,难得一夜无梦,这可都是陆酒的功劳。
陆酒他们正在吃早餐,李叔进来了,有些欲言又止。
厉北承抬头:“什么事?”
李叔低头说:“霍江东来了,他要见少夫人。

嘎吱。
厉北承拿着的刀叉,划过了盘子,他抬眸看着陆酒:“我不管你的过去,但现在,你是我的厉太太。

他不管她是谁,又喜欢过谁。
但现在她是他的厉太太,是他要的女人。
陆酒神色淡然的放下刀叉:“我去解决。

丰城的人都知道,陆酒喜欢霍江东,喜欢了三年,喜欢到为了让他吃醋,包养很多小白脸。
喜欢到,不管霍江东怎么伤害她,都不曾放弃。
喜欢到,为了霍江东,宁死也不嫁厉北承。
可就是这个男人,昨天眼睁睁的看着原主掉进水里,见死不救。
厉北承看着陆酒出去的背影,垂下眼眸,唇角微微扬起,这是一个充满嗜血的笑。
陆酒走出去,就看到站在庭院的霍江东。
继续阅读《重生后太太飒爆了》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