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笙,李狗子(邪王独宠重生妃)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邪王独宠重生妃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香林本尊
简介:  她,二十一世纪闻名世界的医学鬼才,毒医双绝!一朝穿越,成为这大周国世家侯府的嫡长女,本该身份尊贵,却人人可欺!可怜嫡母早逝,爹爹懦弱,庶妹猖狂,更是祖母的眼中钉,姨娘的肉中刺!
叶笙:哎哟真是好惨一女的!
天道大概是看她两世早逝,就稍稍给她开了金手指,自带种啥活啥的技能,且看毒医叶笙穿越后,如何翻身做主以嫡女之尊,走上人生巅峰
叶笙:等等,我能种金子吗?
角色:叶笙,李狗子
叶笙,李狗子(邪王独宠重生妃)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邪王独宠重生妃》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穿越


  破庙青灰色的屋檐上垂着一条条冰棱,晨间的日光洒下,消融的冰水一滴一滴的落下,那半掩着的木门的北风吹着嘎吱嘎吱响。

呼的一声,那摇摇欲坠的门倒了下来,那位于破庙中间的观音像砰的一声也掉了下来,滚落神台后,砸在了地上。

一地尘土飞扬落下后,才看清那观音像旁竟是躺了一名女子。

她的长发披散着,凌乱一地,一身浅黄色的纱衣染着斑斑点点的血迹和污泥,头歪斜着,只能看到小半侧脸,脸上毫无血色,胸腔毫无起伏,仿佛一具……尸体。

远处,有两道佝偻的人影渐行渐近,看身形是两名瘦弱的年轻男子,其中一个穿着灰扑扑的棉衣,脸上带着毡帽,戳着手骂骂咧咧,“艹,这天气这么冷,还要来这里做这档子事。”

身旁矮小一些男子猥.琐的嘿嘿笑了两声,手肘顶了顶身旁的男人,“李狗子,听说是一个世家小姐咧,不知道那些个养尊处优的小姐是个什么模样,就算是尸体啊,我也想……”

两个人说着话已经走近了破庙之中,破庙的阴冷让两人同时打了个冷颤,两人看着那倒在观音像旁边的女子,虽是毫无气息浑身血迹,但墨发如缎,身姿玲珑的模样,也让两人眼神放光。

“哎哟,今儿值了啊……”孔二蛋抹了抹脸,一脸饥渴的走上前,猛的就将地上女子的头掰正过来,一双枯瘦的手迫不及待的摸上女子的脸,将头发拨开,露出容颜来。

那是一张极为好看的脸,艳丽得让人睁不开眼来,在他们两个人的语言世界里,找不出什么词形容,只觉得天仙下凡,震得两人倒吸一口气,愣愣的看着那女子的容颜,一时忘了这是具尸体。

孔二蛋舔了舔嘴唇,嘿嘿一笑,摸了摸女子的手,那滑腻柔软的感觉,让他有点儿要流鼻血的感觉。

李狗子双眼放光,手已经落在了女子的腰带上迫不及待的扯了下来,下一瞬就要去扯那女子的外衣,单薄的外衣被掀开一角……

他们却没注意到,那生如死灰的女子突然有了轻微的气息,女子的眼睑动了动,下一瞬,猛的睁开双眸来!

“你们在干什么?”女子依然保持着躺着的姿势,看向两人的眼眸中带着摄人的狠厉,那样一张容颜昳丽的脸,此时带着嗜血的杀意。

李狗子和孔二蛋动作一顿,背脊瞬间发凉,僵硬的转过头看向突然睁开眼的女子,脑袋一片空白,一瞬后,似乎才反应过来眼前的情况多么的诡异,“啊啊!鬼啊!!”

两人跳开一米远,惊恐的看着死而复生的人,方才勾人的容颜在此刻看来,只觉得渗人!

“鬼?”女子皱着眉坐起身来,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打开的衣襟,狐疑的看着这身奇奇怪怪的衣服,她拢了拢衣襟,一手放在膝盖上,眼底带着浓浓的狠厉,刚才这两个人是想干什么?这一身伤痕又是他们造成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邪王独宠重生妃》

第2章 医学鬼才


  叶笙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一间破败的屋子,两个贼眉鼠眼的男人,穿着奇怪的衣服,还有她也被换上了奇奇怪怪的衣服,五脏六腑都带着疼,似乎呼吸都有些不畅快。

叶笙此时此刻还没有还没有意识到,她所处的时代,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她只记得,她跟着情报小组出任务时受埋伏被捕,然后被L国的人关在阴冷潮湿的监狱里,为了得到她这个所谓的Z国首席医学鬼才,用尽各种骇人的手段折磨她,这世界上谁都能惹就是不能惹大夫啊,毕竟谁也不敢保证没个病痛是不,所以那帮人不敢杀她,只不过一直折磨她的精神意志,她每日浑浑噩噩,醒来又昏迷,可这一次的昏迷,醒来这是什么情况?

这里是哪里?身上虽然疼,但是似乎比昏迷前好了不少?本来醒来的第一时间她以为这是L国的另类逼供手段,可现在冷静下来,似乎哪里不太对呢?

叶笙眯着眼,摸着自己及腰的长发,看着自己纤细白嫩得几乎能看到血管的手,心里生出一种奇异的感觉。

这,不是她的身体!

李狗子吞了吞口水,看着叶笙生动的脸冷静不少,大概是昨儿没死透罢了?他和孔二蛋对视一眼,眼底都透出一股子跃跃欲试来。

美人儿小腰细得跟一握就会断似的,不过十六七岁的养在深闺的小姐,突然醒过来有什么可怕的?再说玩尸体自然比不得热乎乎的活人了……

想到此,李狗子和孔二蛋脸上都露出猥.亵的笑容来,觉得浑身都热了起来,“小美人儿,先和我们哥俩玩玩呗?”

“可以啊。”叶笙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的,端的一副纯良无害的模样,双手撑在地上,身体懒懒的往后仰着,那一身入骨的痛折磨着,但她脸上却是一点也没有表现出来。

若是换做以前熟识她的人,定会知道此刻她心里滔天的杀意,叶笙这个人,越是怒极,脸上笑意越是明显。

在这样的莫名其妙的地方醒来,一身伤痕,衣不蔽体的,那股子杀意连她自己都快抑制不住了!

“嘿嘿……”孔二蛋兴奋的合不拢嘴,他急匆匆往前扑,眼看就要碰到叶笙的脸蛋时,身上突然一痛,脸都扭曲了。

叶笙一副嫌弃的收回自己的脚,她用尽全力的一脚踹出去,眼前这人的子孙根大概是废了,脚底刚才那触感,让自己恶心,她抬手就是一巴掌,将孔二蛋扇得毡帽掉落,嘴角都溢出血丝来。

“臭娘们!”李狗子在一旁呸了一声,心里来了气,上前就要制住叶笙。

叶笙身子一跃,避开李狗子的同时,一脚从他的侧腰踢了过去,李狗子一个踉跄扑通倒地。

“就凭你们?”叶笙冷哼一声,那毫无血色的唇恍惚间似乎染上了血色,她拇指与食指成扣,眨眼间就拧断了那还来不及叫不出的孔二蛋的脖子。

男人瞪大着双眼,嘴巴微张,五官扭曲着,就这般永远的断了气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邪王独宠重生妃》

第3章 侯门嫡女


  李狗子浑身都颤了起来,连爬起来逃跑的力气都没有了。

一刻前死透了的人活过来了,一刻前还活着的他兄弟,断气了,这样的打击,根本承受不来!

叶笙心里的戾气萦绕,她转身,看着那惊恐的男人,一脚踩上那人的胸膛,狠狠掐住男人的脖颈,“这里到底是什么哪里,你们又是什么人?谁派来的?L国?M国?”叶笙柳眉紧蹙,玉足一个用力,几乎要将身下男人的胸骨踩碎,她浑身的痛楚在心中的不安中无暇顾及,她隐隐觉得,自己发生了诡异至极的事情。

“鬼……你是鬼……放过我们,放过我们,不是我们杀的你,是林护院叫,叫我们来收尸的,我们什么都不知道,钱,钱还给你……”李狗子颤巍巍的掏出腰中的一两银子,扔在了叶笙的脚下,反反复复的求着饶,其他话再也说不出。

“林护院?”叶笙脑海中突的闪过一些奇怪的画面,有一张模糊的脸出现在记忆中,她似乎觉得自己是认识那个人的,抿着唇带着不悦问道,“最好不要惹我生气,这里到底是哪里?”

“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放了我放了我……”李狗子的眼神已然有些涣散,似乎没听到叶笙的问话。

叶笙斜着眼看了看身下的男人,放开钳制着他的手,这会李狗子终于得以顺畅的呼吸,他惊恐的看着眼前的女子,此刻这个容颜绝美的女子在他的眼里,一身血污,长发披散,脸色如纸搬苍白,看起来羸弱不堪的身躯却有着诡异的力量能将他制住,这在他看来,可不就是鬼么!

“我脾气不太好,不要让我问第三遍!”叶笙柳眉一竖,啪啪的就摔了李狗子两巴掌。

“是,是梧桐山脚下的观音庙啊……”李狗子大气都不敢再出。

叶笙脸上一变,心底异样的感觉越来越明显,有一种莫名的诡异的感觉从心头钻了出来,她自己似乎知道这个答案,却还是忍不住开口问,“哪里的梧桐山?哪个国家?哪个城市?”

“大周国……盛京城……北郊梧桐山脚啊……”李狗子不明所以却还是老老实实说着,他看着眼前的女子脸色越发苍白,眸中越发狠厉,心里的恐惧越来越深。

叶笙只觉得自己的心拔凉拔凉的,李狗子每说一句,她似乎就能想起一段记忆,那些在脑海中不过闪过的画面,仿佛是她的,也仿佛不是她的,她分不清,辨不明。

这他妈她是被人下了药植入记忆了,还是怎么了?

为什么在自己的记忆中,她是安宁侯嫡长女叶笙?!

安宁侯,世袭一等侯,是大周国的开国功臣,袭承四代,当年安宁侯府是盛京城中一等一的权贵,可如今这一辈已渐渐衰落,爵位犹在,圣宠已失。

如今的安宁侯是叶家二房叶安德承袭,也就是她那记忆中懦弱无用的父亲。

她一个嫡长女,却过得不如庶女。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邪王独宠重生妃》

第4章 特殊能力?


  叶笙觉得自己要得精神分裂了,那些鲜活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她记得自己如何谨小慎微,她记得自己如何卑微的讨好庶妹,她记得昨夜自己如何被庶妹喂毒鞭打,这一身伤痕,这侵入五脏六腑的毒都是拜她的两个好妹妹所赐!

可是她叶笙不是二十一世纪的人吗?叶笙揉着发疼的太阳穴,真觉得自己要精神分裂了。

李狗子的小眼睛咕噜噜转着,看着叶笙似乎有些恍神的模样,他四下摸下,手中似乎摸到一块石块,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叶笙大腿砸去。

那几乎是来自本能的反应,叶笙一手握住李狗子的手腕,啪嗒一声手腕骨断裂的声音响起,下一瞬,脚后跟一个用力,朝着男人胸腔中下凹的地方狠狠一个用力,身下的人嗷嗷一声大口大口的吐出献血来,没几秒钟就断了气。

大约是胸骨碎裂插入胸腔内脏

“哎呀,下手有点重了。”叶笙一脸不好意思的挪开腿,这实在是不能怪她,她一个医生,虽然武力值不是最强的,但是最人体确实最为熟悉,哪里最为致命她最为清楚,这一个不小心就弄死了人。

叶笙皱眉抿唇看着地上的尸体,脑海中的记忆十分的混乱,那些被关押拷打的记忆,那些身为侯府嫡女被欺辱践踏的记忆,明明是两个不一样的世界,明明是两段不一样的人生,为什么在她的记忆中都如此清晰!

“这他妈用医学解释不了啊!”叶笙抓着头发,觉得自己就要奔溃了,这具身体明显不是她的,这么细嫩白皙的手哪里是她那个常年拿着手术刀的充满茧子的手?

那么……

这难道是该死的魂穿?重生?夺舍?

叶笙抹了抹脸,苍白的脸被她撸出了一抹血色来,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饶是一向冷静自持的她也难以接受,但事实却摆在眼前,如果这不是臆想不是梦境,那就是她莫名其妙的在这具身体活过来了,她,成了另外一个人。

如今已经是十一月底,天气很冷,一阵阵冷风灌入破庙中,一身单薄的叶笙被冻得手脚坚硬,她怔怔的看着破庙外蜿蜒的山路,慢慢接受了这个事实。

一个因嫡母早逝就受尽欺辱的嫡长女,卑微的活在这历史不存在的大周国安宁侯府中,却在十六岁这样好的年华被庶妹害死在这个冬天,永远的躺在了这里。

既然她占用了这具身体,那么她必会让那些欺辱过她害过她的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忽的,静谧的空间中传来阵阵轻微的咳嗽声,那声音带着明显的压抑,十分低沉。

叶笙站起身来,生出警惕来,也是此刻她才注意到,自己的听力似乎极好,风声,冰雪消融声,甚至是虫蚁爬过草堆的声音,在她听来似乎都分外清晰。

是这具身体原本的能力?叶笙勾了勾唇对这个能力表示十分满意,虽然比不上千里耳,但这听力比起常人,至少放大了十倍!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邪王独宠重生妃》

第5章 暗道


  叶笙闭上眼,集中注意力辩着风中的声音。

“咳……”

这会叶笙很快察觉出那微弱的声音竟是从神台上方传来的,她狐疑的看了一眼那观音莲座下莲花,声音怎么从那下面传来,难道是有暗道?

叶笙向来是个求知欲极强的人,在这样一个荒山野岭的破庙中竟有暗道,她很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再者这破庙冷得厉害,她衣裳单薄,身体内的毒素也还没有解,她必须立刻找一个有足够条件的地方解毒。

有人的地方……自然有条件了。

叶笙跃上神台,费劲将那莲花底座挪开,那底座下露出一个可容一人通过的洞口来,她俯下身子,侧耳听着那洞口处传来的声响。

大抵是因为底座被挪开,洞口处传来的声音越发清晰起来,此时虽然听不到咳嗽声,但却能听到粗重的喘息和微弱的水流声。

果然有人。

叶笙美眸一转,身子一跃往洞口处跳了下去。

诶等等

那这洞口深不深来着,底下有没有机关,有什么暗器啥的,叶笙这念头生出来的时候,脚下的动作已经刹不住了,身子一歪就往洞口栽去。

叶笙觉得大抵就在半空中悬空了半秒的时间,身上的痛让她此刻也没力气有什么动作来护住自己,就这么生生的砸在了地上。

她以怪异的姿势倒在地上,背后满是凹凸不平的石块,烙得她后背火辣辣的疼,鼻间还闻到些许血腥味,大概是出血了吧?

叶笙嘴角抽了抽,就想这么躺着不想动了。

她这具身体原先是被用鞭子抽了一顿,又被逼着喝了毒酒,再被扔在了这么荒山野外的破庙里,毒性倒是不致死,她是被活活冻死的。

虽然她附身还魂了,可是身上的毒素却还残留着并没有消失,不过这样的毒对她而言倒是轻而易举,不过是铃兰草毒罢了。

她叶笙可是闻名世界的医学圣手,毒医双绝,一手医人一手杀人。

世界之大,自然环境中孕育出的毒与药不下千万,这些研究可是她毕生的爱好。世界之大,毒之深奥,她叶笙研究了十余年,只怕都只是窥得一二。

现在这幅身体,主要是冻了一晚上,毒素侵入已久,五脏六腑都有些损伤,她实在是身心俱疲,刚醒来时不过是拼着一口气才废了两个人,这会躺下来,才觉得自己几乎都要废了。

这才刚醒来又要死,不行不行!叶笙摇摇头,咬着牙站起身来,环顾四周,接着洞口微弱的光,勉强能看得出这里是天然形容的钟乳石洞,石洞怪异,地方很宽敞,她掉下来的地方离洞口有三四米高。

“难怪这么痛。”叶笙扶着腰往石洞深处走去。

声音传来的地方离叶笙有些距离,所以她掉下来这么大动静,似乎也没有惊动到这里面的人。

叶笙越靠近那声音,越觉得温暖,空气中也多了温润的水汽,水气中带着一些极淡的硫磺味,是温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邪王独宠重生妃》

第6章 温泉中的美男子


  叶笙放轻脚步,跟着动静传来的声音,绕开如迷宫般的路,渐渐靠近了那声音来源,她转过一处弯道,才发现自己竟是在高地的位置。

声音和氤氲的水汽都是从叶笙脚下的地方传来。这石洞腹地越有五六米高,二十余米宽,极为宽敞,腹地的中间是一个天然形成的温泉池,足有八九米宽,正汩汩冒着热气,石洞壁上每隔一米就坠着夜明珠,照着下方如白昼明亮,叶笙所在的地方,正是腹地高空中延着半空生长出的石头,只有半米宽一米长。

雾气缭绕中,叶笙隐约看见了那温泉池中有一个极为好看的人,正闭着眼睛,似乎在运功调息?

叶笙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趴在那凸出的石台上,愣愣的盯着那美人的脸看。

她这辈子么,除了毒和医这两个职位爱好外,也就还多一个看美人的爱好,沉迷皮相,乐此不疲,还曾经因为她极喜欢的女明星竟然想不开跑去整容而把人家抓回来,硬生生把人家整好的容也强势还原了。

她看上的脸,怎么能未经她同意动刀子?

叶笙不知道,她因为这事多了一个女魔头的称号,然,她活得恣意潇洒,从不在乎任何人的眼光。

温泉池中的男人生的极好,双眉浓淡适宜,如两把剑斜飞入鬓,眉骨稍高,看起来带着几分硬朗,眼睛虽紧闭着,也看得出有些狭长,唇形也很是好看,上唇比下唇要薄几分,唇角分明没有笑意却自然的带着几分上挑的弧度,自带几分狂妄,偏偏这样轻狂硬朗的模样眼角却带着一颗痣,让俊朗的容颜染上几分魅色。

这个样子简直太对叶笙胃口了!

在叶笙忍不住往前挪了半寸想要看清美人儿的模样时,身下的石台传来细微的裂缝声,瞬间,那石台似是承受不住这样的重量,断裂开来

叶笙心下一沉,但很快冷静下来,这个石台离下方温泉不过三四米高,摔下来不至于致命。

在掉落的瞬间,男人终于睁开眼来。

狭长的双眸竟是一片腥红之色,带着野兽般的嗜血杀意,仿佛……不是人。

叶笙愣神之间已经扑通一声掉入温泉中,在入水的第一瞬间,她还未来得及骂一声这温泉温度也忒高了,脖颈已经被一双冰冷的大掌制住。

男人长发披散着,大半湿漉漉的贴在肩头和背上,眼底的猩红似乎消退几分了,但依然无半分神志,浑身都散发着狠绝的杀意,他掐着叶笙往上提,那狠劲绝对是要立刻拿了她性命。

咦?

虽然当下叶笙不应该注意这种奇怪的事情应该多担心一下自己的小命,可眼前的画面实在太令人喷血了!

眼前的男人因为从温泉中站立起身,露出胸口以下的部位来,一具不着寸缕的身体。

嘛,不得不说这男人的身材真是不错,那样好看的一张脸下面竟有如此令人血脉喷张的身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邪王独宠重生妃》

第7章 水中搏斗


  大抵是泡着温泉,男人白皙的肤色染上几分粉色,胸肌看起来孔武有力,往下是十分对称的八块腹肌和诱.人的人鱼线,修长结实的大腿,窄腰翘臀……

唔,甚好,甚妙。

男人歪了歪头,似乎对猎物毫无恐惧的反应有些不满,手中力度又重了几分。

叶笙憋红了脸,这才回过神来,她眯了眯眼,一手掐住扣着她喉咙的男人的虎口处,一手击在男人的手肘关节处,脚下翻转,带起水花,狠狠击在男人脖子最脆弱的地方。

三管齐下,饶是这男人力道再大,都被打得措不及防,他一个踉跄,倒在了温泉之中,叶笙也得以逃脱,她砸入水中后边立刻后温泉边游去,想要立刻上岸。

这男人浑身冰冷却双眼赤红,心跳气息都记为不稳,看着像中了什么扰乱神经的毒素,又导致身体温度失衡,看起来大概是在这里借助温泉疗伤亦或者逼毒。

危险人员,远离为妙。

叶笙的手才堪堪摸到温泉池边的石块上,脚踝就被抓住了,接着她身子一沉,又被男人拖入了水中。

操!

叶笙怒骂一口,措不及防的被灌入了一口温泉水,她暴脾气瞬间就上来了,一脚踹上男人的胸膛腾的冒出了水面,男人紧跟而至,伸手就要来制住她!

那长臂扣住了叶笙肩膀,在她的手臂要被折断的瞬间,叶笙身子一拧,绕到男人的身后,手臂紧紧箍住了男人的脖子,膝盖顶在男人的后腰,另一只手迅速的在男人身上几处要穴重重的按了几下。

虽然这几个穴位不至于能立刻让他清醒,但可以卸下他大半的力量。

男人似乎软了几分,但并未完全瘫软,忽的叶笙手臂被男人一口咬住,那力道仿佛要咬下一口肉来,手臂疼得厉害,直到传来血腥味,男人还是未松口,仿佛更加兴奋了。

“嘶……你是狗吗!”叶笙手臂一松,膝盖却是加重力道顶着他的腰窝,可她还是小瞧了怀中男人的强大,在这种情况下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反抗,突然就拧她的胳膊一个翻转,反将叶笙箍在了他的怀中。

画面十分的旖旎。

叶笙全身的衣服已经湿透,再加上打斗,此刻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露出里面浅色的肚兜,因剧烈运动得起伏的酥胸,因用力而绷紧的锁骨……

可男人此时的视线却被那修长雪白的脖颈吸引,那白皙得可以看见血管的细嫩脖子,加上叶笙背上的鞭痕狰狞,和雪白的肌肤行成强烈的对比,在男人血红的眸光里,就是一个鲜活的猎物在眼前,哪有不吃的道理?

“喂,我可不是食物!”叶笙觉得脖子被人盯得有些起鸡皮疙瘩了,男人紧贴着她的身体一片冰凉,透过衣裳也能感觉到那刺骨的温度,可呼在她脖子上的呼吸却灼热得吓人。

叶笙话音一落,脖子就传来一阵刺痛。

妈的,这该死的男人竟然咬她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邪王独宠重生妃》

第8章 丧尽天良


  “你!”叶笙痛得浑身轻颤,这脖子明显比手臂好咬多了,很快传来血腥味,她本就中毒了,这会脖子和腰都被男人的手制住,双腿也被男人一条长腿勾住,完全无法反抗。

就在叶笙以为脖子这块肉要被咬下来了的时候,被咬的伤口处竟传来一股子湿腻感,瞬间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啊啊啊啊……你咬就算了,吸我血干什么?!”

水雾缭绕,温度不断的攀升着,一方温泉内,恍惚间两人似乎紧紧靠在一起,男人埋在女子的颈间,健硕的体格和女子的娇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女子的头往后望着,柳眉紧蹙,贝齿咬着下唇,一脸痛苦之色。

这是丧尽天良的单方面啃食!这是一只没有理智的动物残害着一个可怜柔弱的女子的残忍画面!

没错,这男人现在就是一只野兽!不对,是一只狗!咬完了舔,血干了咬!

叶笙觉得浑身越发的无力,大抵是失血过多和温度过高导致了缺氧,她咬着牙,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再这么下午她可就凉凉了,她现在只想直接弄死这男人。

她胡乱的摸着头顶的发髻,古代么,女子总是有几根簪子的吧,就在她意识逐渐模糊就快撑不住的时候,手中终于摸到了一根木质的簪子。

叶笙不再犹豫,拔下簪子对着男人头顶的百会穴就要插下百会穴,在头顶正中前发边与枕骨粗隆之间陷中,是督脉之会,击中轻则昏迷,重则死亡!

她叶笙从不是良善之人,今日如果她不杀他,死的就是自己。

就在簪子离男人百会穴0。1毫米时,那啃咬着他的男人竟突然松了力道,停下了动作,他浑身的冰冷也逐渐回温,身子软趴趴的,倒进了温泉池中。

“这是啥情况?”叶笙眨巴着眼睛,看看手中的簪子再看看沉进温泉池中的男人,这丫的是怕死,所以识时务了?不对,难道是这男人喝了自己的血,她的血又带了铃兰草的毒性,而铃兰草恰恰对男人的毒有几分作用?所以才缓解了他症状,至于这男人到底中的什么毒她凭眼睛也诊不出,反正自己脱险了就好。

叶笙单手环胸摸着下巴,琢磨着救还是不救,罢了,总归是自己闯入了这人的地盘,他要是淹死了,自己可不就是凶手么?

再说她向来是个善良的人……仿佛忘记刚才自己想杀人的叶笙一脸“我真是个大好人”的模样费力将男人从水中捞了出来,将他拖上了岸。

男人唇色恢复了些许颜色,浑身的温度也逐渐恢复了正常,此刻似乎只是陷入了沉睡。

叶笙站在一旁仔仔细细的将男人的身体欣赏了个遍,不得不说,男人这身体这脸真的是造物者的恩赐啊,完美得没有任何瑕疵。

看够了美男,叶笙才环顾周围。

这是一处设施齐全的石洞,大概是这人的长期居所,温泉不远处的角落置办出卧室模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邪王独宠重生妃》

第9章 替自己解毒


  这里床榻书桌齐全,一旁的桌子上还摆放着不少瓶瓶罐罐和药材,药材旁有一软布包,模样看起来大约是银针?

这男人身上的毒看起来中毒已久,看来是经常需要在这里疗伤,东西都很齐全。

叶笙眼神一亮,就这么把美男果着扔在温泉旁,往角落走去,自己一身毒还未排出,再不救自己估计是要废了。

她叶家世代学医,对中医的研究不比西方医术少,通人体,晓经脉,针灸之术更是她赖以闻名国内外的技能。

大部分的毒其实都可以通过针灸将毒素从体内排出,她现在中的也不过普通毒草的毒罢了。

叶笙取过那布包,果真是银针!

她将自己一身湿透了又脏兮兮的衣服脱下,才看清自己遍布鞭痕的身体,此刻因泡久了水,伤口有些泛白糜烂,看起来很是惊心触目,但当下要紧的还是先把自己的铃兰草毒排出体内要紧。

叶笙静坐在床榻之上,取过银针对着身上几处穴位下针,对人体穴位了然于掌的她就算是闭着眼睛给自己施针都不会有差错。

在封了几处大穴之后,叶笙用银针扎破十指指腹,垂落在身侧。

泛着一点点幽蓝的毒血从指腹中滴落,落入身下的床褥,身上也逐渐冒出细汗来,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叶笙再度深呼吸时,终于察觉不到五脏六腑的疼,指尖流出的血也不再带着奇怪的颜色。

叶笙长呼了一口气,只觉得神清气爽,头脑清明,这才将身上的银针悉数拔出,待拔了银针,她才开始处理自己身上的伤口,方才桌上的瓶瓶罐罐,有不少治疗外伤的药,更有旱莲,止珠花等对外伤有奇效的珍贵药材!

她用起药来毫不手软,哪个珍贵用哪个,叶笙仔仔细细的处理了身前的伤口后,对背后的伤叶笙只能胡乱洒了一些药粉,把自己浑身收拾完了后,她又把男人放在温泉池畔旁的干净衣裳顺手捞过,套在自己的身上。

“不错不错。”叶笙满意的看着自己一身玄衣,衣料用布很是讲究,衣服带着淡淡的药香味,不难闻,反倒是十分清爽,虽说衣服大了好几个号,但是腰带勒紧一点,衣摆剪掉一点,袖子卷起来一点,都无妨,无妨,还是很合身的。

倒腾完自己,叶笙又很是善良的留了一件外袍披在了那还昏迷不醒的男人身上,看着男人皱眉紧闭双眼的模样,手情不自禁的就摸了上去,对那张好看的人神共愤的脸一番轻薄之后,才想起来这男人中了毒,便顺道替他把了把脉。

“体内有两股气息冲撞,但已经被压制下来……脉搏跳动虽平稳但却孱弱无力,经脉运行受阻……啧啧,真是可怜啊,看起来不过二十岁出头,就身中奇毒超过十年,真是好惨一男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邪王独宠重生妃》

第10章 寒魂蛊


  叶笙话里满是怜惜但脸上却是一派兴奋,对于她看不出的毒她很有兴趣啊!

她很是善良的给男人扎了数十针,大约能短时间将男人身上的毒性压制住,不再频繁毒发,而后临走之前还割了男人手腕,取出了一小瓶血,想着日后有空再慢慢研究。

叶笙将针灸包和一些名贵药材打包系在了背上,才起身拍了拍手,准备离开这里时,突然响起了叱喝声。

“谁在那里!”男人低沉的质问声响起,下一瞬一个身着黑衣的男人已经闪身出现在叶笙的视线里,显然是刚从外面进来,他飞快的看向温泉池旁晕过去的人,俊逸的脸上露出紧张,当下脸一黑二话不说,就朝叶笙攻去。

叶笙闪过避过,将无辜和茫然演绎得入木三分。“这个兄弟,冷静,我是来救人的!”

男人看叶笙似乎没有功夫,瞪了她一眼,脸上明晃晃写着不信,一边奔向温泉池边一边质问,“你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

“我就是无意中闯进来,刚进来就看见他浮在水中,还,还没穿衣服,就好心把他捞起来了啊,你看我还给他盖了衣服……”叶笙把单纯善良的小姑娘形象演得入木三分,边说边往这黑衣人来的路退。

这说辞在黑衣人探得男人气息平稳没有大碍时信了几分,抬眼却看见叶笙鬼鬼祟祟的往出口退,这才注意到她身上穿着的不合身的衣服可不就是主子的么!

“小贼,竟敢偷主子的衣服!”黑衣人冷喝一声就跳了起来,倏地叶笙朝黑衣人射了几根银针,黑衣人猝不及防的被射中了穴位,他头晕目眩,瞬间就倒在了男人不远处。

叶笙见状,头也不回的溜了,走出洞口才发现这是一处平平无奇的院子,洞口在院子侧面的房间里,走出房间依稀还能看见不远处的一处佛塔,梧桐山附近的寺庙?莫非这里是无妄寺?

叶笙眯了眯眼,脑海中浮现出一段记忆来,无妄寺似乎是住了一个了不得的大人物,大周朝的废太子。

难道,温泉里的美人儿就是可怜的废太子秦越?

管他呢,走为上策!

秦越许久未睡得这么沉,身体不再有横冲直撞的气息,那股子扰得他神智混乱痛苦不堪的气息似乎安静了下来,他恍然睁开眼来。

“咳……咳咳……”秦越掩着嘴角轻咳起来,有些迷惘的坐起身,身上的外袍滑落在腰际,露出大片胸膛,他揉了揉眉间,似乎还能想起些昏睡过去之前的片段来。

他当时毒发,便进了暗道来到石洞温泉,正在运动将毒压制住时,从天而降掉下一个人来……

秦越舔了舔唇齿间,那还残留着淡淡的血气,他似乎失控伤了人?记忆有些模糊混乱,他脑海中只有一道残影,到底是谁,闯进了这里?

他薄唇紧抿,狭长的眸子里孕育着怒火,这种失控感和记忆的空白,让他怒气翻涌,该死的寒魂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邪王独宠重生妃》

第10章 寒魂蛊


  叶笙话里满是怜惜但脸上却是一派兴奋,对于她看不出的毒她很有兴趣啊!

她很是善良的给男人扎了数十针,大约能短时间将男人身上的毒性压制住,不再频繁毒发,而后临走之前还割了男人手腕,取出了一小瓶血,想着日后有空再慢慢研究。

叶笙将针灸包和一些名贵药材打包系在了背上,才起身拍了拍手,准备离开这里时,突然响起了叱喝声。

“谁在那里!”男人低沉的质问声响起,下一瞬一个身着黑衣的男人已经闪身出现在叶笙的视线里,显然是刚从外面进来,他飞快的看向温泉池旁晕过去的人,俊逸的脸上露出紧张,当下脸一黑二话不说,就朝叶笙攻去。

叶笙闪过避过,将无辜和茫然演绎得入木三分。“这个兄弟,冷静,我是来救人的!”

男人看叶笙似乎没有功夫,瞪了她一眼,脸上明晃晃写着不信,一边奔向温泉池边一边质问,“你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

“我就是无意中闯进来,刚进来就看见他浮在水中,还,还没穿衣服,就好心把他捞起来了啊,你看我还给他盖了衣服……”叶笙把单纯善良的小姑娘形象演得入木三分,边说边往这黑衣人来的路退。

这说辞在黑衣人探得男人气息平稳没有大碍时信了几分,抬眼却看见叶笙鬼鬼祟祟的往出口退,这才注意到她身上穿着的不合身的衣服可不就是主子的么!

“小贼,竟敢偷主子的衣服!”黑衣人冷喝一声就跳了起来,倏地叶笙朝黑衣人射了几根银针,黑衣人猝不及防的被射中了穴位,他头晕目眩,瞬间就倒在了男人不远处。

叶笙见状,头也不回的溜了,走出洞口才发现这是一处平平无奇的院子,洞口在院子侧面的房间里,走出房间依稀还能看见不远处的一处佛塔,梧桐山附近的寺庙?莫非这里是无妄寺?

叶笙眯了眯眼,脑海中浮现出一段记忆来,无妄寺似乎是住了一个了不得的大人物,大周朝的废太子。

难道,温泉里的美人儿就是可怜的废太子秦越?

管他呢,走为上策!

秦越许久未睡得这么沉,身体不再有横冲直撞的气息,那股子扰得他神智混乱痛苦不堪的气息似乎安静了下来,他恍然睁开眼来。

“咳……咳咳……”秦越掩着嘴角轻咳起来,有些迷惘的坐起身,身上的外袍滑落在腰际,露出大片胸膛,他揉了揉眉间,似乎还能想起些昏睡过去之前的片段来。

他当时毒发,便进了暗道来到石洞温泉,正在运动将毒压制住时,从天而降掉下一个人来……

秦越舔了舔唇齿间,那还残留着淡淡的血气,他似乎失控伤了人?记忆有些模糊混乱,他脑海中只有一道残影,到底是谁,闯进了这里?

他薄唇紧抿,狭长的眸子里孕育着怒火,这种失控感和记忆的空白,让他怒气翻涌,该死的寒魂蛊!

继续阅读《邪王独宠重生妃》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