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契定新娘》盛悠然小说最新章节,盛悠然,墨云深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闪婚契定新娘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盛悠然
简介:先生,我们认识吗?盛悠然看着眼前这个容貌俊美的陌生男人问道
不认识
那男人淡淡一句,让盛悠然莫名松了一口气,紧接着的下一句话却是差点把盛悠然送走
睡过而已
what?! 她遭人陷害,误闯入他的主场被当成送上门的小姐,阴差阳错被迫与他协议结婚
为了最亲的人,她答应为他生下一个孩子,他也允诺她婚内两年承担她爷爷所有的医疗开支
他和她的婚姻不过是一场戏,但是却越来越逼真
就在她以为他爱上了她,同时怀上了孩子,这便是最好的结局的时候,那个女人忽然回来了
角色:盛悠然,墨云深
《闪婚契定新娘》盛悠然小说最新章节,盛悠然,墨云深全文免费阅读

《闪婚契定新娘》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陷阱


皇城,午夜一点零五分。
最近流感频发,每天晚上的病人都不少,在急诊室值班的盛悠然忙得头晕眼花。
宋玲玲见盛悠然总算是坐下了,随即倒了一杯水递给盛悠然。“悠然,喝口水吧,辛苦啦。”
宋玲玲笑得甜兮兮的,眼波深处却是划过一抹异样。
接过宋玲玲递过来的温水,盛悠然大口灌下,小巧的唇畔还挂着几分水泽,有些诱人。
不着痕迹地瞄了一眼那空空如也的纸杯,宋玲玲总算露出一分真心的笑。“待会有个心脏病急诊,你去吧。”
闻言,盛悠然一愣。“我今天没收到这个通知啊。”  
宋玲玲笑了笑,带着几分讨好,眸子微转,看着盛悠然拧眉道:“刚刚刘医生临时叫我去的,可是悠然,我大姨妈造访,不舒服,你替我去吧。”
一边说着,宋玲玲还装模做样的一只手捂着肚子,一只手晃着盛悠然的手臂。
“嘟嘟嘟。”
盛悠然还没回复宋玲玲,就听到宋玲玲的手机响了。
“来不及了,是个身份特殊的急诊病人,你一定得注意小心照顾,还有不能带手机哦!”宋玲玲猛地摁断铃声。
连续忙了三个多小时的盛悠然还处于懵逼之中,宋玲玲就已经把她推了出去,兜里的手机也被抽走了。
“器械都带好了吗?跟上。”刘医生大声喊道,说着,就上了第二辆救护车。
盛悠然一出值班室就正好听到刘医生那焦虑的声音,便不敢耽搁,救人要紧,想也没想就立刻也钻了进去。
救护车就这么冲到了皇城东区最大的夜店,从后门进去就是一片暧昧昏暗的光线。
“刘医生,有心脏病人为什么夜店还不开大灯?”盛悠然在车上的这段时间也渐渐缓过来,心思平稳下来,不解地问道。
还让他们走后门进来。
“你是不是傻?如果开灯了,这么大费周章地请医生,大人物的身份不就暴露了?”
刘医生三十五岁,近两年才转到医院来,但也是急诊室的一把手,暗色中看着盛悠然的眼神微微扬着几抹异样的光,“如果暴露了,明天就是铺天盖地的新闻。”
盛悠然恍然大悟,轻轻地点了点头。
“可我们不等等其他人吗?”救护车上只有包含她和刘医生在内的四个人而已,盛悠然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可是她忙了一晚上现在又情况紧急,她的脑子有些犯晕,转不过弯来。
“他们很快就会跟过来的,你先带着器械去306。”
刘医生转身准备指挥所谓的其他人,让盛悠然先带着简单的器械先去包厢。
盛悠然知道情况紧急,不敢怠慢,拎着刘医生递过来的箱子就往上跑。
看着盛悠然急急跑上去的身影,刘医生的嘴角微微一勾,看向后来到达的其他人。“搞错了,不是这个地方,你们把车开到这里,李医生已经在那边了,我崴到脚了,先打车回去。”
说着,刘医生把真正需要急救的地方的地址发给了司机。
其他人闻言又急着将刚搬过来的担架给抬回去,忙于搬卸器材,没有注意到,这随行来一行医护人员中少了一个人。
而另一边,夜店的VIP楼层依旧黑暗无比,不过却比一楼安静许多。
盛悠然刚跑上VIP楼层就感觉浑身在冒汗,热得气喘吁吁。
顾不上身体的异样,盛悠然急速找到306,伸出手还没敲门,包厢门猛地打开,正好拍在盛悠然的鼻子上,把盛悠然拍得头晕眼花。
盛悠然不禁扶额暗骂——这夜店的设计师有毒吧?门往外开,拍死一个是一个吗?她的鼻子·······不是垫的也快要歪了!
然而盛悠然还没从对设计师的哀怨中醒悟过来,已经被人拽入了包厢。
“哟嚯,人来了。”
顿时,一阵起哄声在盛悠然耳边炸响。
盛悠然被门拍的头晕眼花,加上这包厢里灯线昏暗,她下意识地喊道,“病人在哪?”
紧接着,包厢里满是大笑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闪婚契定新娘》

第2章 欲擒故纵


盛悠然眯着眼,头越来越热乎,一种奇异的感觉在身体里蔓延开来,感觉脚跟都有些飘忽了。但是仍然在努力对焦在这昏暗的光线中找寻病人,听到笑声,不由恼火。
“你们笑什么笑,心脏病人不能耽误,要抓紧黄金半小时!快开灯!”
然而,她话还没说完,只觉得后背有人狠狠推她,紧接着她已经扑入一个带着古龙香的胸膛之中。
盛悠然有些懵逼地抬起头,入目的就是一大片胸肌,线条明理,极具手感的样子。
奇怪的是,她的小手抚在这充满诱惑力的胸肌上时,体内的灼热感居然有些舒缓了。
目光再往上,是一张冷峻的脸,眉眼精致,薄唇微勾。
在偶尔普照到的彩灯光线下,她看见那男人满目冰霜的眼,冷冷的睨着她,就像在看一具尸体。
“你就是病人?” 盛悠然压下心惊,从男人的怀里坐起来,抓起听诊器就要摁向男人的胸口。
手刚刚抬起,就被男人狠狠扼住,冷笑漫上他的嘴角,“装得倒是很像。”
“装什么?”盛悠然的手被男人扼得很疼,清亮的眸子一睨,不禁怀疑,这是个犯了病的病人吗。“不要浪费时间,待会你就错过最佳抢救的时间了。”
男人低低地笑了一声,声音凉薄至极,冷得盛悠然打了个踉跄。“很敬业的·······”
盛悠然以为男人的嘴里就要蹦出“医生”两个字,结果却让她大跌眼镜。
“actor。”
扮演者?
这个男人不是心脏有问题,而是脑子有问题吧。“神经病。”
盛悠然“腾”地站了起来,高举手里的听诊器却被男人一举抓住。“先治好你的心脏病再去看神经科。”
“欲擒故纵?”男人眸子半眯,像待动的猎鹰。
盛悠然看这个男人力气大得很,也不像是犯了病虚弱无比的样子,随即狠狠甩开他的手。“不是病人就不要拖延我的时间。”
说完,盛悠然努力压住自己颅顶的迷热,强撑着站稳看向包厢内的其他人,尽管看不清脸,但是盛悠然还是努力定睛在刚才拉她进来的那个人的身上,“病人呢?”
顾凌云没想到这次call来的妞儿这么敬业,一到包厢里就开始扮演起来了。
别说,除了这一身护士服太长以外,其他的倒是还真挺像那么回事的。
“先别装,你的其他姐妹呢?”他可是要求了各种职业的都来至少一个的,怎么就来了一个护士。
盛悠然被顾凌云这话搞的一头雾水的,“他们待会就上来了,病人呢?”
这个人不关心病人,反倒是关心其他医护人员什么时候到,是不是脑子有坑?
一听盛悠然这话,顾凌云顿时茅塞顿开。“原来是还没到。”
闻言,脚跟软下来的盛悠然身子一歪,由于惯性再次落入了那个坚实的怀抱里,受伤的鼻子撞上那胸肌,忍不住闷哼一声。
听着盛悠然的嘤咛,墨云深的喉头一紧。“刚刚不是还装得挺像的吗,现在原形毕露了?”
真是个有心计的女人。
他,最讨厌这样的女人。
不等盛悠然回答,墨云深就十分厌恶地捏住盛悠然瘦弱的肩膀,像是拎小鸡似的将盛悠然给拎起来,丢到顾凌云脚边。“把这个肮脏的女人带走。”
肮脏?
盛悠然本来就浑身不舒服,被这么一甩,头更晕乎,但还是撑着站起来踉跄冲到了墨云深面前,指着他的鼻子道:“你这个暴露狂说谁脏?”
暴露狂???
顾凌云捏了一把自己的耳朵,刺痛感提醒着他,并没有听错。
真的有人在骂皇城第一少是暴露狂。
墨云深显然也没有想到,这看着像是小鸡似的女人居然胆子这么大,敢对他说出这样的话来。
手微微撑着沙发的扶手,墨云深缓缓站起来,看着不远处的盛悠然,眸光闪了闪,眸色深了深。“新招数?”
盛悠然:“·······”
见盛悠然不说话,墨云深权当盛悠然是默认了。
本来他对顾凌云的这些恶趣味丝毫不感兴趣,可是这个女人居然敢辱骂他。
墨云深眉头轻轻地皱了皱,揪住盛悠然的护士服后领就把盛悠然给拎到了包厢的厕所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闪婚契定新娘》

第3章 药性大发


“你说,谁是暴露狂。”
“砰”的一声,厕所的门被关上,盛悠然被墨云深高大的身躯堵在了厕所里。
盛悠然双眼盯着眼前的男人,想要破口大骂,但是脑子却越来越晕眩,脚跟更是像化水了一般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身子犹如软的棉花一样要滑下去,下意识地,盛悠然就勾住了眼前墨云深的脖子做支撑。
狭隘的空间空气流动细微,盛悠然满面燥红,身体的异常让盛悠然心里冒出一个不祥的预感。
她不会是中了药吧?
“哼,果然露出真面目了。”
一到这狭隘的空间里,盛悠然果真就不再矜持了。
墨云深冷哼一声,嫌恶地将盛悠然的手给甩开,抬手握住厕所的把手,准备转身开门而去。
这样的女人,多看一眼他都觉得恶心。
瞬间失去支撑的盛悠然感觉浑身无力,每个细胞都在颤抖,她狠狠地掐住自己的腿,可是依旧是无法阻止那股燥热的弥漫。
“热,好热。”
嘴里的嘤咛不可控地溢出,微磕的眼只露出一点缝隙,却带了无限的风情。
一出声,盛悠然就想要掐死自己,手却使不上一丁点力气。
一定是宋玲玲那杯水!她今晚什么都没吃,就喝了一杯水!
贝齿紧咬着下唇,鲜红的血漫出,盛悠然才稍微清醒了一点点。“请你,请你用冷水泼我。”
听到盛悠然发出这样奇怪的声响,墨云深开门的动作一顿,转过身看向盛悠然。“你给自己下药?”
墨云深从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盛悠然手覆在墨云深的手背上,想要牵引墨云深去打开三步远的水龙头,可是只看到墨云深眼中划过一抹厌恶。
墨云深推开盛悠然纤瘦的身子,沉声道:“滚开。”
身体被墨云深的手一触碰,盛悠然脑子里那根弦终于绷不住坍塌了!
盛悠然纤细的手搭在墨云深的肩膀上,只微微触碰到一点他坚实的胸膛,却是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
不顾墨云深那股大力,盛悠然还是猛地往前贴上了上去。
“好凉快,好舒服。”紧贴着墨云深的后背,盛悠然还把自己的衣服给扯开了。
墨云深刚要用力打开门,却是感觉女人贴了上来,纤细的手臂揽住了他的腰。
眉头狠狠地皱起来,墨云深大掌用力地将那只细嫩的手给拍开,回过头冷冷看着盛悠然,却是不由得一惊。
因为来的匆忙,盛悠然压根没有穿上防护服,只是一件单薄的护士装,被盛悠然自己这么大力一扯,扣子一粒粒爆开。
看到此处风光,墨云深眉头皱的更深。
“无耻!”
墨云深心里的厌恶感极度上升,伸手揪住盛悠然的胳膊,想要将自己与盛悠然拉开一段距离。
可是那伸出的手却是忽然被柔荑裹住,牵扯到锁骨下。
墨云深的心被狠狠一击,一种十分奇异的感觉涌上心头。
他明明想松开·······
瞳孔猛地一缩,墨云深粗喘出一口气,十分恨铁不成钢。
“你自找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闪婚契定新娘》

第4章 难忘一夜


墨云深健硕的胸膛与盛悠然紧紧相贴,难舍难分。
目光朝下,看着盛悠然面色潮红,眸光泛着春意,一张清纯精致的脸上都是媚意,一举一动都让他把控不住。
他不喜欢这种感觉。
可是身体却是很诚实。
墨云深眸子深了深,完全沉浸在那令他心猿意马的欲念中!
盛悠然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迷糊中浑身酸痛,就像是以前体测跑了一千米睡一觉醒来的感觉一样。
脑子里十分混沌,盛悠然抠住床头的柱子勉勉强强坐起来之后,疼痛让盛悠然顿时睡意全无。
她·······
盛悠然掀开被子,尽管窗帘挡光效果极好,可是透过那微弱的晨光,盛悠然还是看到了那一块……
她守了二十二年的清白,没了??
恼恨与不解在盛悠然的脑子里交织着,手狠狠攥住被角,盛悠然恨不得撕碎这被子!
“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居然·······”
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
因为,盛悠然说话时激动地扯起了被子,才看到自己身旁还躺着一个人。
那颀长坚实、线条流畅的背影显然不是一个女人!
就是这个王八蛋?
盛悠然气汹汹地掐了一把墨云深的肩膀,恶狠狠地道:“你这个龟王八,敢阴我?”
墨云深有起床气。
冷不丁地在睡熟的时候被人这么一掐一吼,还没睁眼那周身就已经漫出令人发寒的冷意。
盛悠然拧着的眉头一滞,忽然有些瑟缩。
但是,下一秒,墨云深已经坐起来,一双墨黑的眸子如同猎鹰盯着猎物似的凝着盛悠然。
“你找死。”
盛悠然看不清墨云深的脸,但却能感受得到墨云深眸子里那股杀意。
是真的带着的杀意。
盛悠然掐着自己的腿,让自己的声音进来平稳。
“算了,听你声音应该长得也不错,就当是毕业后的疯狂了,再见。”
她还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跟这个男人滚到了一起,事情已成定局,她改变不了。
可是如果强行闹起来,她一定打不过这个男人,好汉不吃眼前亏,先走为妙。
说完,盛悠然就随手抓了两件衣服就跳下了床。
颤栗让盛悠然差点摔倒,可是身后的冷煞之气越来越逼近,盛悠然深吞一口气,忍着那每动一下就再度被撕裂一次似的疼,小步跑了出去。
门被大力关上,墨云深彻底没了睡意。
揉了揉睡眼,墨云深随意伸手打开了床头的暖灯,身旁已经空无一人。
但是这微塌下去的床垫和那褶皱异常的床单也警示着他,昨夜的疯狂。
墨云深自嘲地勾了勾嘴角,“真没想到,栽在了一个舞女手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闪婚契定新娘》

第5章 好兄弟都不放过


这代表着什么,墨云深心里很清楚。
一个出来混迹的舞女怎么可能还有第一次。
那么······
不,墨云深不相信是自己看错了人。
掀开被子,墨云深站起来伸手想要抓起自己的衣服,宽大的手掌却是只捞到了一件薄兮兮的布料。
眉头皱了皱,墨云深低眸一看,竟然是被撕碎的护士服。
墨云深:“·······”
嫌恶地扔掉那碎布料,墨云深看向地上,零零散散的白色乱成一团,独独不见他的西装外套和西装裤。
他昨天来到这间夜店的时候衬衫就因为染上烟味被他扔掉了,抱着那女人进房间的时候外套也是搭在他肩上的。
现在只剩下那女人被撕碎的护士服,可想而知,一定是那个女人带走了他的衣裤。
“真是个歹毒的女人。”
墨云深眸色深了深,薄唇抿着,刚想给顾凌云打电话,就听到有人敲门。
敲门声后是顾凌云幸灾乐祸的声音响起。“云哥,还没结束?”
顾凌云也没想到,这素来不近女色的墨云深居然栽在了一个陌生的女人手里。
“进来。”
没有得到墨云深的正面回应,顾凌云只听着房门后面传来墨云深那冰冷的声音,莫名打了个寒颤。
打开门走进去 ,入目的就是那熏暖的淡黄色灯光下,墨云深围着一块浴巾坐在床沿上,微微低着头,好似一幅美男出浴图。
而墨云深的周围空无一人。
顾凌云走到墨云深的跟前,将墨云深上上下下前前后后扫了好几眼,最终停留在墨云深背后的指甲印上。
“我看你一个人在这,还以为你睡了一夜纯觉呢。”
墨云深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眉头微不可见地皱了一下,“给我找套衣服过来。”
闻言,顾凌云这才发现墨云深脚边的狼藉,一边给自己的助理发短信,一边揶揄墨云深道:“你倒是够狠,憋了好多年了,一来就是狠招啊。”
墨云深:“·······”
“不过,昨晚弄错了,那个女人人家真的是护士,你·······”
“知道了。”那朵花还在那里,他不瞎。
墨云深不喜聒噪,但是偏偏好兄弟顾凌云是个话痨。
“叮——”
手机响起,墨云深长手一抓,瞥向亮起来的屏幕。
——“老爷子病情加重,速回。”
瞥到信息的内容,墨云深的瞳孔微缩,看向还在一侧滔滔不绝的顾凌云。
眉峰突起,墨云深扣住顾凌云的肩膀,用力一推,直接将顾凌云推到在大床,像只青蛙似的趴在上面姿势奇异。
顾凌云的话语声戛然而止,语气慌乱。
“云哥,你别被人开了苞就如狼似虎,连兄弟都不放过啊?”
看着顾凌云手背到身后捂紧菊花的样子,墨云深不禁额冒三根黑线,皱着眉将顾凌云身上的衣服裤子给拽了下来。
“啊!救命啊!不要啊!”
顾凌云的手被墨云深压制住,根本动弹不得,只能大声呼救。
衣服褪下以后,顾凌云的手被墨云深松开,他赶紧将手背着捂住自己的关键部分,闭眼大叫。
“不要啊!云深,我们是好兄弟啊!不能这么违背道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闪婚契定新娘》

第6章 算账


顾凌云喊了半天,都没听到有人回应,自己也还安然无恙。
鼓着勇气坐起来一看,房间内早已没有墨云深的影子,只剩下他一个人在无痛呻吟。
门半开着,准备来打扫房间的阿姨在门口像看神经病似的看着他。
顾凌云的脸顿时涨红起来,立马打了个电话给助理。“两分钟,马上带着衣服出现在我面前!”
这给墨云深准备的衣服,最终居然还是用在了自己身上。
······
而这边,身上穿着大了好几个号的衬衫的盛悠然姿势奇异地走在路上。
为了避免被人围观,盛悠然已经极力地在遮掩自己双腿的颤栗。
好在卷带出来的一堆衣服里,有一条尚且完整的安全裤,盛悠然把裤子套在衬衫下也不至于显得那么地突兀。
看了一眼越来越大亮的天,盛悠然本来是想回医院的,可是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打扮,还是决定先去爷爷的病房换一套衣服。
盛悠然的爷爷是前盛世集团的创始人,五年前一病不起,盛世的家业落到盛悠然的父亲手上。
盛悠然的父亲没有经商头脑,一直在公司坐吃山空,家产也已经被败得差不多了。
到了这一年,盛家居然连爷爷的医药费都不想出了,只想把爷爷拉回盛家等死,更别说护工费了。
看着爷爷病重躺在床上还无人照料,盛悠然于心不忍,不仅把所有的兼职工资都花在了医药费上,还隔三差五地就在医院守夜。
所以盛悠然在病房里都有准备自己的衣物。
好在这里距离皇城人民医院并不远,盛悠然走了大概不到半个小时,就来到了爷爷的病房。
一进病房,盛悠然就拿了一套衣服去换上才出来坐在爷爷的床边。
盛爷爷的手已经十分干瘦,紧闭着的双眼已经许久没有睁开过。
盛悠然趴在盛爷爷的床沿上,眼泪就掉到了爷爷的手背上。
“喂,你还来啊,电话都不接,还以为你跟他儿子一样跑路了呢。”
盛悠然想着自己的满心委屈时,护士在身后拍了拍盛悠然的肩膀,语气十分不好。
盛悠然抬起头,眼眶有些发红,连忙道歉,“不好意思,手机没电了,请问有事吗?”
“该交医药费了,”护士没好气地看着盛悠然,“打个电话都关机,谁知道你是不是跑路了。”
今年年关一过这老头的儿子就再也没来过医院,就连医药费都不再支付,只靠着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姑娘。
这谁能放心?
闻言,盛悠然连忙站起来对着护士道歉。“不好意思,来得太急没带卡,我晚上一定过来交。”
“可别拖了,”护士瞪了一眼盛悠然。“这是医院,可不是慈善机构。”
说完,护士看着盛悠然摇了摇头,大步跨了出去。
想到那医药费对于自己而言又是一笔巨款,盛悠然眉头拧在一起,拳头微微握紧。
她的手机在宋玲玲那里。
宋玲玲·······
昨天的事情,一定跟宋玲玲有关,她得找宋玲玲算账!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闪婚契定新娘》

第7章 恶人嘴脸


第三医院。
宋玲玲坐在前台后面拨弄着自己的裸色美甲,一脸自在,丝毫没有因为做了亏心事而受到影响。
盛悠然气冲冲地来到前台,居高临下地看着宋玲玲,眉角挑起,眸子里极力压抑着怒火,“宋玲玲!”
“悠然来了?”
宋玲玲丝毫不受影响,反而是十分自然地跟盛悠然打招呼,仿佛盛悠然只是昨晚值班后正常地回家休息了再来上班一样。
看着宋玲玲跟个没事人似的,盛悠然心里的气就更是不打一处来。“宋玲玲,你······”
盛悠然的手都指到宋玲玲的脑门前了,忽然想起来这是门诊部前台,忍了忍,咬唇将自己的手给放下来,拖住宋玲玲的胳膊,把宋玲玲拽到了后面的值班室。
现在还早,值班室还没人。
一进到值班室,盛悠然把门一关,就盯着宋玲玲那张伪善的脸,质问道:“宋玲玲,我没亏待过你,你为什么害我?”
“我害你?”宋玲玲不可置信地看着盛悠然 ,“我害你什么啊?”
“你昨晚给我的那杯水有问题!”
“有什么问题啊?”宋玲玲一脸无辜地看着盛悠然装傻。
“有······”盛悠然压低自己的声音,“有发情的药性,你故意害我丢了清白!”
清白?
宋玲玲像是听了天大的笑话一样,“盛悠然,你几岁了?”
看着玻璃门外那若隐若现的几个人头,宋玲玲故意拔高了音调。“你别自己不好好值班溜去做好事了,还要赖在我头上吧?”
盛悠然自然没有料到宋玲玲这么不要脸,“宋玲玲,就是喝了你那杯水我才感觉头晕晕的,醒来就被人给……了!”
听着盛悠然这话,宋玲玲强行忍住笑,抿着嘴问道:“哦,这样啊,那你倒是跟我说说,喝了那杯水之后,你怎么了啊?话别跳这么远,不说过程只说结果啊。”
“我······”
盛悠然倒是想说,可是她对喝了那杯水以后的记忆是完全没有任何的印象了!
就连今早床上的那个人是谁她都没看清楚。
见盛悠然哑口无言,宋玲玲红艳的嘴唇弯起,笑得更加得意了。“悠然啊,这爱玩啊一夜情啊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别做错了事还要找人背锅。”
那药好就好在药性强,还能让吃了药的人记忆消失,不会记得自己吃了药之后发生的事情。
宋玲玲就是料定盛悠然是说不出关于昨晚的事情的半个字,所以才底气这么足,敢于颠倒黑白。
盛悠然含着怒气,清亮的眸子中都是隐忍。“宋玲玲,你昨天可是求我让我替你去出诊的,值班室不是没有监控,你别以为你做什么都不会被发现。”
监控一定拍到了宋玲玲给她喝了那杯水和叫她替她出诊的画面。
“你是要闹得人尽皆知?”宋玲玲震惊地看着盛悠然,“还是想要跟领导举报,你替我出诊,结果跟人上床了?”
宋玲玲好笑地看着盛悠然,满眼都是对盛悠然的嘲讽。
真是初入社会的小白兔,单纯得可怕。
盛悠然的瞳孔微微放大,怒意已经漫出心脏,通达五脏六腑。
盛悠然感觉怒火已经烧遍了自己的全身。
这个宋玲玲,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谁是盛悠然。”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闪婚契定新娘》

第8章 请跟我们走


就在盛悠然快要忍不住对宋玲玲动手的时候,值班室的门忽然大开,步伐整齐地走进来两行戴着墨镜的黑衣人,看着盛悠然和宋玲玲两个人,沉声问道。
一看这架势就不像是好人,宋玲玲自然推脱得快,把盛悠然猛地推到为首的黑衣人面前,嘻嘻一笑。“大哥,她是,她是盛悠然,你们有什么事吗?”
这盛悠然昨晚不会因为失了身就恼羞成怒在外面惹了什么大事吧?
多大年纪了,难道还是个雏儿。
看着盛悠然被推到跟前来, 黑衣人对了一下照片,眉头皱了皱,看向一侧的黑衣人。“是她吗?”
那照片是夜店监控调出来的监控洗出来的,有些模糊,他也不敢确认。
“看着像。”
闻言,为首的黑衣人盯着盛悠然看了几秒钟,随后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人,那些人便会意,过来架住盛悠然。
“盛小姐,请跟我们走。”
盛悠然被这群莫名其妙出现的人给架住,不禁额冒三根黑线地看着说话的黑衣人。“你们干什么,大白天的绑架吗?”
“去了你就知道了。”
说完,黑衣人也不再跟盛悠然废话,带着盛悠然就离开了办公室。
而宋玲玲看着那黑压压的一片离开之后,心口涌上一股劫后余生的感觉。
一口气喘到嗓子眼还没吐出来,值班室的门再次被人大力打开,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宋玲玲捂着自己快要蹦出嗓子眼的小心脏,看着行色匆匆的刘医生,不由得挂上一抹笑。
“刘医生今天可真赶早啊。”
跟盛悠然这前一脚后一脚的,看来是刚出酒店不久。
刘先生本来就是来找宋玲玲算账的,现在一听到宋玲玲这语气,就更是冒火。
“你还好意思说,你不是说万无一失吗?”
宋玲玲闻言不由得站直起来,心里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刘医生,你这话什么意思?”
“昨天我去到306包厢里的时候,里面压根没人,”刘医生看着宋玲玲的眼神恨不得吃了她,“你是不是玩我?”
“这·····不可能啊。”
昨晚盛悠然不是在刘医生这里失的身,那还这么怒气冲冲的是怎么回事?
……
盛悠然被强行带上车后,黑色的加长肯迪尼就火速驶进了皇城金字塔尖的小区——碧湾山水园内。
这是一座别墅群小区,一栋栋别墅独立成院,互不干扰,能住在这里的都是有钱有势的人。
一看这地界,盛悠然手微微抓紧了自己的裙角,手心不禁冒出细微的汗来。
她好像没有惹到这一号人物吧。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盛悠然感觉到车子一停,尽管很平稳,可是身子还是不受控制地向前倾去。
“盛小姐,到了。”
黑衣保镖似的人沉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盛悠然手又一次扣紧,尽量让自己表现得冷静一些。
脚底走在这平坦得不能再平坦的小道上,盛悠然都感觉有些轻飘飘的,脚不受控制地想要发抖。
明明只有五分钟的路程,盛悠然却是像是走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闪婚契定新娘》

第9章 跟我结婚


武昇站在门口,看着盛悠然被人带过来,冷眼看了一眼盛悠然身后的保镖,最后将目光定格在盛悠然身上。
“盛小姐,请跟我来。”
盛悠然看着眼前这个身高一米八几,一身黑色西装的人,五官端正,但是透着一股疏远的气息,抿着唇,一言不发地跟着武昇走进了别墅里。
别墅里是奢华的欧式风格,女佣站成一排守在客厅门前,低着头,在盛悠然进来之后就只是微微鞠躬,没有要打招呼的意思。
武昇见盛悠然走神,冷声提醒,“盛小姐。”
听到武昇那冰冷的声音,盛悠然回过神,跟紧武昇的步伐,走上了别墅的二楼。
一个转角过后就是别墅的二楼,别墅二楼的装潢与一楼的欧式风格是差异巨大的中式古风。
从墙壁到家具,都是深棕色的中式木材。
这样风格迥异的别墅主人,会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书房门口,在确认可以将盛悠然带进去之后,武昇才推开门,“盛小姐,请进。”
厚重的木门被轻轻推开,盛悠然小心翼翼地跨出第一步,缓慢地走进来这间陌生的书房。
书房很大,尽头是一张古木办公桌,桌后立着一个人影,背对着盛悠然。
从背面看,那人大致身高一米八五,身形颀长,短发干净墨黑,仅是一个背影,就让人觉得气质非凡。
盛悠然忐忑地看着那个背影,斟酌半刻,才定定开口道:“这位先生,请问是您找我?”
“是。”
淡淡的,带着几分冷意的声音低低的响起,给盛悠然平添了一股压力,也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盛悠然心头好像涨了一口气似的,不安的情绪都堆积在那里。“请问您找我什么事?”
她好像,从来不认识住在这种地方的人。
“跟我结婚。”
说话的同时,墨云深转过身来,看向盛悠然。
现在的盛悠然换了一身白色中长裙,腰间束了一根米色腰带,将那细腰的轮廓揽得极好,保守中又不失优雅与玲珑。
而那张清纯精致的脸上是不出意料的震惊与懵懂。
盛悠然看着这转过来的人,一张精致的面庞上轮廓明显的鼻尖让整张脸显得有几分欧式血统 ,那双深邃的眼望着自己,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
这个人好帅。
可是,她不认识。
“先生,”盛悠然压下心里泛出的花痴,“我想你是不是弄错了?。”
闻言,墨云深眼睛眯了眯。“没有弄错。”
这个女人,就是昨晚那个勾-引他的女人。
就是今早偷走他衣裤的歹毒女人。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素不相识,可是看着墨云深盯着自己的那双眼,盛悠然总觉得这个男人对自己有一股莫名的怨恨。
精神抖了抖,盛悠然也察觉到了这个男人并没有恶意,便放松了许多。
“先生,我们素不相识的,谈婚论嫁不合适。”
一见面就要结婚,这个男人极有可能存在某种精神病。
“素不相识?”墨云深细细咀嚼着这四个字,薄唇微勾,轻轻地笑出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闪婚契定新娘》

第10章 穿衣服不认人


墨云深绕过办公桌走到盛悠然的跟前,逼近盛悠然那双清澈的眼眸,眸色深了深。
近距离地看着墨云深这张俊气的脸,盛悠然更是深刻认识到,这个男人真的帅到无死角。
可是,她还是不认识。
“先生?”
听着盛悠然这生疏的称呼,还有那装的挺像一回事的陌生样子,墨云深冷笑一声。
“没想到盛小姐还有穿了衣服就不认人的习惯。”
说完,墨云深就冷笑着,又与盛悠然间隔了大概三步的距离。
盛悠然:“???”
什么意思?
盛悠然心里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与猜测,但是还是不敢贸然开口。“请这位先生说清楚,我和你认识吗?”
“不认识,”墨云深淡淡瞥了一眼盛悠然,看着盛悠然松了一口气之后,又淡淡道,“睡过而已。”
盛悠然这刚舒出一口气,卡到一半,又被墨云深这句话给阻了回去。
睡·····睡过?
难道,今早那个男人是他?
想到这,盛悠然不禁盯着墨云深上下打量。
这穿了衣服跟没穿衣服的时候,还真不像一个人。
不过,这周身冰冷的气压倒是如出一辙。
“是······是你?”
盛悠然极其不确定的开口。
闻言,墨云深侧过身,睨着盛悠然,眼带戏谑。“要是盛小姐今早之后还有欢好的人,那我就不知道是不是我了。”
听出墨云深对自己的揶揄,盛悠然的脸色微微泛红,手不安地绞着自己的裙角。
“这位先生,如果今早是你,那么也就此算了,一夜情而已,不必这么当真。”
这个男人不会为了一夜情找自己来结婚的吧?
这什么年代了,还有这么封建顽固的人吗。
不必当真?
听着盛悠然这话,墨云深心里莫名燃起一股无名火。
大步一跨,墨云深紧盯着盛悠然,墨黑色的眸子里怒意一闪而过。“你就这么不在意自己的身子?”
“在意,但是已经阴差阳错失去了,我也不能老是停留在这一页翻不过去。”
盛悠然不是来跟墨云深讲道理的,见墨云深没有要为难自己的意思,便道:“你情我愿的事情,我不需要你负责,你也不用让我负责,我们就此别过。”
虽然她并不是自愿的,但是喝了药的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人家找上门来说明还是有几分良心的。
盛悠然也庆幸,自己没有被宋玲玲害在那种腌臜人手里。
说完,盛悠然觉得已经没有谈下去的必要和理由,便转身要离开。
因为没有记忆,所以墨云深说到底对于她而言也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
然而墨云深却是一把抓住盛悠然的手,将盛悠然拉到自己怀里,淡淡的古龙香水萦绕在盛悠然的鼻尖,味道迷人。
“跟我结婚。”
盛悠然:“……”
这人怎么那么固执?
想要用力推开墨云深,可是盛悠然的力气是远不敌墨云深一半的,用力一推,也只是在墨云深那高级定制的衬衫上留下了一个褶皱而已。
“先生,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不用放在心上,而且,我还年轻,我近几年都没有结婚的考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闪婚契定新娘》

第10章 穿衣服不认人


墨云深绕过办公桌走到盛悠然的跟前,逼近盛悠然那双清澈的眼眸,眸色深了深。
近距离地看着墨云深这张俊气的脸,盛悠然更是深刻认识到,这个男人真的帅到无死角。
可是,她还是不认识。
“先生?”
听着盛悠然这生疏的称呼,还有那装的挺像一回事的陌生样子,墨云深冷笑一声。
“没想到盛小姐还有穿了衣服就不认人的习惯。”
说完,墨云深就冷笑着,又与盛悠然间隔了大概三步的距离。
盛悠然:“???”
什么意思?
盛悠然心里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与猜测,但是还是不敢贸然开口。“请这位先生说清楚,我和你认识吗?”
“不认识,”墨云深淡淡瞥了一眼盛悠然,看着盛悠然松了一口气之后,又淡淡道,“睡过而已。”
盛悠然这刚舒出一口气,卡到一半,又被墨云深这句话给阻了回去。
睡·····睡过?
难道,今早那个男人是他?
想到这,盛悠然不禁盯着墨云深上下打量。
这穿了衣服跟没穿衣服的时候,还真不像一个人。
不过,这周身冰冷的气压倒是如出一辙。
“是······是你?”
盛悠然极其不确定的开口。
闻言,墨云深侧过身,睨着盛悠然,眼带戏谑。“要是盛小姐今早之后还有欢好的人,那我就不知道是不是我了。”
听出墨云深对自己的揶揄,盛悠然的脸色微微泛红,手不安地绞着自己的裙角。
“这位先生,如果今早是你,那么也就此算了,一夜情而已,不必这么当真。”
这个男人不会为了一夜情找自己来结婚的吧?
这什么年代了,还有这么封建顽固的人吗。
不必当真?
听着盛悠然这话,墨云深心里莫名燃起一股无名火。
大步一跨,墨云深紧盯着盛悠然,墨黑色的眸子里怒意一闪而过。“你就这么不在意自己的身子?”
“在意,但是已经阴差阳错失去了,我也不能老是停留在这一页翻不过去。”
盛悠然不是来跟墨云深讲道理的,见墨云深没有要为难自己的意思,便道:“你情我愿的事情,我不需要你负责,你也不用让我负责,我们就此别过。”
虽然她并不是自愿的,但是喝了药的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人家找上门来说明还是有几分良心的。
盛悠然也庆幸,自己没有被宋玲玲害在那种腌臜人手里。
说完,盛悠然觉得已经没有谈下去的必要和理由,便转身要离开。
因为没有记忆,所以墨云深说到底对于她而言也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
然而墨云深却是一把抓住盛悠然的手,将盛悠然拉到自己怀里,淡淡的古龙香水萦绕在盛悠然的鼻尖,味道迷人。
“跟我结婚。”
盛悠然:“……”
这人怎么那么固执?
想要用力推开墨云深,可是盛悠然的力气是远不敌墨云深一半的,用力一推,也只是在墨云深那高级定制的衬衫上留下了一个褶皱而已。
“先生,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不用放在心上,而且,我还年轻,我近几年都没有结婚的考虑。”
继续阅读《闪婚契定新娘》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