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鹰战神》萧云天小说最新章节,萧云天,秦晓冉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雪鹰战神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萧云天
简介:五年前,他惨遭陷害入狱!五年后,他王者归来,睥睨天下!茵茵:爸爸,我想吃龙肉
萧云天:神龙老祖,你还等着我动手?
角色:萧云天,秦晓冉
《雪鹰战神》萧云天小说最新章节,萧云天,秦晓冉全文免费阅读

《雪鹰战神》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五年戎马,鹰帅归来!


华夏。
雪域高原,尸横遍野,片片鲜血染红了那刺目的雪地。
一袭元帅戎装的萧云天,傲立雪山之巅,眺望东南,神思渺远。
一个肩扛大校军衔的戎装汉子,舔了舔嘴角的鲜血,恭敬说道:“鹰帅,我们已经连续打退六国联军的第十六次进攻,将六国虎狼之师,尽数歼灭在雪域高原,谅那宵小诸国,再不敢犯我山河半步!”
“这五年来,您三过家门而不入,今日,敌军已降,您是该回去看看嫂子了。”
嫂子……
萧云天的脑海里,顿时浮现出那抹温婉动人的身影,这个鹰击长天,如钢铁般的男人,眼神深处流露出一抹不甘和怒意。
五年前,他入赘江海秦家,成为秦家秦晓冉的上门女婿,只是在结婚当晚,他却被奸人所害,误入秦晓冉堂姐的房间,而被诬陷为强碱犯,被判五年。
如今,五年过去了。
“我是该回去了。”
“晓冉,等我回来,我要给你一个璀璨的未来!”
萧云天呢喃这句话,便大踏步登上一架猎鹰直升机。
那直升机刺破云端,直飞东南。
“立正!”
“敬礼!”
雪地中,那十万戎装热血男儿,全部立正,向那划破长空离去的直升飞机,敬了一礼。
……
三日后。
江海,一个简陋的办公室里。
穿着职业装、黑丝袜,看起来知性美丽的秦晓冉,眸光却是愤怒的看向面前那个死肥猪一样的男人。
那男人叫王天贵,穿着不合体的西装,脖子上戴着一根大金链子,怎么看怎么像是一个暴发户。
而他此时正用着猥琐的目光盯着秦晓冉的脸庞,还时不时的舔着自己的嘴唇,脸上弥漫着贪欲。
“秦晓冉,你奶奶已经答应把你嫁给我了!况且我也并不嫌弃你的二婚身份,只要你嫁给我,做我的女人,你秦家要钱,我给钱,要资源我给资源!这是多好的事!晓冉,做我的女人吧。”
王天贵眼巴巴的看着秦晓冉道,而他的目光,却时不时的停留在秦晓冉那领口的雪白之上,心头却是暗暗叫道:这个女人可真是个极品啊,就凭那一对巨物,就让自己不能自拔。
秦晓冉脸色清冷,压抑着内心的怒火,说道:“王总,我和萧云天还没离婚,所以,我不能嫁给任何人!”
“萧云天?!哈哈哈!”王天贵说着这个名字,不禁大笑了起来,充满了讥讽。
“晓冉,你可真够愚蠢的,萧云天那个家伙,他当年丧心病狂,强碱了你的堂姐,成了阶下之囚!这都五年了,我没想到,你竟然还在等他!你值得吗?”
王天贵的话,让秦晓冉沉默无言,眼神尽是复杂。
五年前,秦家招萧云天为上门女婿,却爆出了萧云天强碱堂姐的丑闻,她虽然坚信萧云天不会这么干,但他被人赃并获,都是真。
现在,王天贵这么说,这让她无力反驳。
恐怕,在这江海,也只有她一人坚信萧云天,不会做那丧心病狂之事吧!
就在秦晓冉胡思乱想之际,她那放在桌子上的手,却被一只手抓住了。
她娇躯一震,却看到王天贵抓住了自己的一只手,她猛然缩回手,杏眸怒瞪喝道:“王天贵,谁让你碰我的!你给我滚!”
王天贵脸色顿时阴沉成了一片,嘴角挂着淫邪道:“晓冉,我再给你三天时间考虑,嫁给我,一切都好说,若是不然,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你应该清楚,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王天贵说罢这话,转头离去,可当他走到门前,他停住了脚步,转过头来看着秦晓冉,又说了一句:“哦,我劝你最好嫁给我,否则,你哪天说不定就看不到你那个小野种了。”
“王天贵,你敢!!”
闻言,秦晓冉娇躯猛然一震,嘶声裂肺的叫道。
“你看我敢不敢。”
王天贵嘴角噙着冷笑说完这话,便拉开了门,走了出去,“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呜呜呜……”
王天贵走后,秦晓冉趴在办公桌上,低声啜泣,身子不断耸动着。
此刻的她,实在是太过无助了。
她就像一艘漂浮在海浪滔天之上的小船,随时会被那海浪吞噬、淹没。
如今,她秦家的企业,被那个王天贵掐住了咽喉,危在旦夕。
而想要解救家族企业的唯一办法,就是自己做他的老婆。
而且,家族里的人,几乎全部投了赞同票,让她嫁给那个死肥猪,而刚才那死肥猪又各种威胁她,这让她充满了无助感。
她不是没想到死。
可是,她却不能死。
因为,她还有一个孩子,一个如同瓷娃娃一样的小女孩。
“谁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秦晓冉在内心呐喊。
就在秦晓冉无助至极的时候,那办公室门,却“轰”的一声被撞了开。
接着,一个肥胖的身形飞了进来,重重的摔在了秦晓冉的办公桌前。
趴在桌上啜泣的秦晓冉,骇然而惊,抬头看向如同死猪一般趴在自己面前正在“哎哟哎哟”惨叫的王天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可就在秦晓冉懵逼不已之时,一道瘦削、精悍的青年,缓缓的从门外走了进来。
当秦晓冉看到这青年之时,娇躯猛然一震。
是他!
那个她那只结婚一天的男人——
萧云天!
萧云天走到了王天贵的身前,王天贵吐了一口鲜血,脸色狰狞对着萧云天怒吼道:“杂种,你是谁?!你敢动我,我他妈让你不得好死!”
“咔嚓!”
萧云天脸色冷漠,直接抬脚,便踩断了王天贵的一条大腿,王天贵便发出了一声歇斯底里的惨嚎声。
“杂种!你给我……等着……!”
王天贵还不屈服,嘴里依旧在威胁萧云天,萧云天又是毫不迟疑一脚,踩断了王天贵的另外一条腿。
王天贵疼的几乎要晕死过去,他像是看着怪物一般的看着这个青年,再也不敢发出一个字了。
这个青年,就像是来自地狱的魔鬼。
嗜血,残忍!
看到这一幕,秦晓冉也是被震得捂住了嘴巴,一副不可置信。
这还是五年前那个性格温和如绵羊,甚至还有些怯懦的萧云天吗?
萧云天一只脚,落在了王天贵的脸上,使劲揉搓了几下,王天贵的脸瞬间血肉模糊,随即他看向秦晓冉。
“晓冉,从这一刻起,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一丝一毫的欺负。”
“从这一刻起,我将让那些曾经欺你,辱你之人,尽皆匍匐在你的脚下!”
萧云天注视着秦晓冉,认真说道。
“完蛋了,萧云天,你闯祸了!王天贵可是黑爷的人!”
秦晓冉闻言,心头微微一动,只是当她看到已经被打成死狗一般的王天贵,却是娇躯发抖的尖叫了一声:“你快逃吧!”
就在秦晓冉话音一落,就听得一个女人的怒喝声传了进来——
“萧云天,你这个畜生,你还敢回来!你当初差点强了我,害了我一生!”
“你现在还没出狱一天,就给我秦家闯下了弥天大祸!你怎么不死在监狱里!还回来干什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雪鹰战神》

第2章 他说,他要宰了你!


随即,一男一女走了进来。
男的身材高大,穿着名牌西装,看起来道貌岸然的模样。
女的相貌还凑合,只是嘴唇单薄,颧骨突出,一看就是个刻薄的女人。
这一男一女,正是秦晓冉的堂兄秦晓龙、堂姐秦晓玲。
刚才说话的,是秦晓玲。
二人一走进来,就用着一副鄙夷和厌恶的目光看着萧云天,秦晓玲的眼睛深处,似乎还有不齿。
当萧云天看向她之时,眼神也是骤然冷成一片。
萧云天清晰的记得,和秦晓冉成婚那晚,他误中媚药,便阴差阳错的进入了秦晓玲的房间。
随后,秦晓玲就一把抱住了他,大喊大叫“强奸啦强奸啦!”
就这样,萧云天被人赃并获,判刑五年。
后来,若不是机缘巧合,进入了军队,成为了“雪鹰”,他这辈子,恐怕都被这个女人毁了!
直到现在,萧云天也想不通,自己一个孤儿,与这个女人有什么深仇大恨,她要如此坑害自己?!
“萧云天,你个畜生,你当年差点害了我,难道还不放过我们整个秦家吗?”
秦晓玲眼睛爆睁,露出几分狰狞的瞪着萧云天,恨恨道。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比谁都清楚。你的账,我迟早跟你算。”
萧云天盯着秦晓玲,声音冷若寒霜说道。
“发生了什么?还不是你这个畜生,要强我,你身为男人,难道敢做不敢认吗?”秦晓玲恨恨道。
萧云天没有吱声,也没有过多的解释什么。
“萧云天,你这个垃圾,你把王总打成了这样,黑爷一定饶不了你的!现在还不跪在地上,向王总赔罪!”
秦晓龙也对着萧云天怒喝道。
“大哥,还赔什么罪啊!这个垃圾,把王总打成这样,绝对死路一条!说不定还会牵连我们秦家!”
“现在,我们不如就给黑爷打电话,告诉他,是萧云天这个畜生,把王总打成了这样!”秦晓玲眼珠子一转说道。
“对对,现在就打,这样黑爷就不会迁怒我们秦家了!”
秦晓龙也是眼珠子一转,急忙说道,便拿出手机,要通报给黑爷。
而秦晓冉一听秦晓玲二人,要把这事报告给黑爷,顿时吓了一跳,她急忙叫道:“大哥,二姐,你们不要告诉黑爷啊,你要是报告给黑爷,那萧云天,他就完了!”
看到秦晓冉还为自己说话,萧云天的心头弥漫着一股暖意。
“他是死是活,管我们屁事啊!他现在打了王天贵,惹得黑爷迁怒我们秦家!你能负责吗?”
秦晓玲对着秦晓冉咆哮道。
“我我……”
秦晓冉脸色顿时一白,她自然知道黑爷的恐怖,那可是本区一个道上人物。
据说,曾有人得罪他,就被他沉入到滚滚长江之中了,她当然负责不了!
想到这里,秦晓冉看向萧云天,恨铁不成钢叫道:“萧云天,你好蠢!你都在监牢里,蹲了五年了,怎么还这么冲动!就算你想把你自己害死,你为什么还连累我?连累秦家?”
“你又知道我这五年是怎么过的吗!”
说完这话,秦晓冉已经是泣不成声,泪流满面。
看到秦晓冉这个模样,萧云天心头弥漫着深深的自责。
他虽然在前线报国,但关于秦晓冉的信息,还是有只言片语传回他的帅帐。
秦晓冉这五年,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水深火热!
“你滚!你滚!你快滚啊!”
秦晓冉冲到了萧云天的面前,咆哮着,使劲的把他朝外面推去,而她的嘴里却低声道:“快跑吧,以后别回来了!”
而秦晓玲看着这一幕,却是噙着冷笑道:“秦晓冉,你可别再演戏了,你想把他推走,是不是想让他逃跑啊?”
“如果他是个男人,就不该逃避这一切!这五年来,他把你害成了什么样?你竟还维护他!你真是无可救药了!”
被秦晓冉使劲的往外推的萧云天,豁然抓住了秦晓冉的手,说道:“晓冉,是我对不起你,这五年来,我让你为我背负无限屈辱,从这一刻起,我要让你璀璨夺目,受万人敬仰!”
“啪!”
秦晓冉甩开了萧云天的手,猩红的眼眸瞪着他,怒极反笑道:“萧云天,你现在都自身难保了,还让我璀璨夺目,你真是够了!另外,我已经有孩子了,你别再纠缠我了,快走吧!”
有孩子了……?
这个信息,像是晴天霹雳一般的砸在了萧云天的脑袋上,他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
传回帅帐的消息里,并没有这一条啊。
秦晓冉难道和……
萧云天心头复杂,但随即释然。
他不能怪晓冉,因为,他没有资格。
“没事,就算你有孩子了,我欠你的,一样要还!这个死胖子的麻烦,我来解决!”
“不是说那个黑爷很厉害吗?那我今天就让他去见阎王!你们拭目以待!”
萧云天看着秦晓冉,柔声说完这话,便径直走到王天贵的身前,一把提着了王天贵那肥胖的身躯,便朝外面大踏步而去。
“萧云天,你疯啦!你要干什么?”
秦晓冉在后面叫道。
萧云天一句话没说,直朝门走去。
“萧云天,你个畜生,永远别回来!再敢回来,我玩死你!”秦晓玲在后面叫道。
旋即,她又看向秦晓冉,冷声道:“秦晓冉,如果因为萧云天这个垃圾,连累了我们秦家,那都要由你来负责!”
“我……”
秦晓冉脸色无比难看,身形一软,差点跌倒在地。
萧云天提着王天贵那死肥猪一般的身子,离开了秦氏公司的所在的那栋小楼。
他便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雪豹,传我命令,调一千全副武装的特种兵过来,我要灭了这个黑爷!”
“是!”
手机里传来了一个威严无比的男人声音。
萧云天挂断电话,将王天贵扔上一辆越野车,随即也上了车,那越野车直奔本区最知名的会所。
彼时,本区的大佬黑爷,正在一个叫“夜来香”的会所里,享受着两个身段妖娆,如同狐狸精的女人的侍候。
而在他左右的,则是两个人模狗样的家伙,正在拍着马屁。
“黑爷,您真是太牛了!就连本市的那些白道上的大佬,见了您都得毕恭毕敬的!”
“那必须的,在本区,黑爷就是王!就是法!就是天!谁人不服?谁人不怕?”
二人一左一右的拍着马屁,那两个狐狸精伺候的黑爷,越发的卖力了起来,而黑爷也是一副志得意满的模样。
他的一只手,还在一个狐狸精的某处尽情的揉捏着。
“黑爷,您甘心把秦晓冉给了王天贵吗?秦晓冉那个小娘们,可是个极品啊!”
左边那家伙说道。
提到秦晓冉,黑爷的目光顿时一亮,闪过一丝淫邪,冷笑道:“你放心吧,王天贵一旦得到了那个女人,他不敢独享的,他会把那小娘们先贡献给我玩的!”
两人都是“哈哈”大笑了起来,右边那货道:“话说,那个秦晓冉是真带劲,清纯的面孔,还有着火爆的身材,玩起来肯定带劲。”
黑爷也不自禁笑了起来。
此时,他是在得意的笑,可他不知道的是,末日正在向他一步一步逼近。
就在这时,会所的经理,冲了进来,神色如同死了爹一般的惊慌叫道:“黑爷,大事不妙,有个人指名道姓的要见你!”
“嗯?什么人?见我干什么?”黑爷脸色一沉,喝道。
“那人是个青年,他说他要……宰了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雪鹰战神》

第3章 直接灭掉!


“什么,宰了我?什么人狗胆包天,胆敢说出这种话!”
黑爷豁然站了起来,将那两个狐狸精踢到了一边,喝道:“妈的,把那个狗东西给我带进来,我要亲手将他碎尸万段!”
“杂种!敢说这种大话,真是找死!”
那两个家伙,也在一旁愤然叫道。
“轰!”
“砰!”
就在他们话音刚一落下之时,那包厢门,便被撞了开,接着,一个肥胖的身形,便直直飞了进来,砸在了黑爷的面前。
黑爷定睛一看,脸色顿时大变!
那砸在他面前的人,竟然是他扶持的一个家伙,王天贵!
此时,王天贵像是一条死狗一般的痛苦呻吟着,嘴里还弱弱的说道:“黑爷……替我……报仇!”
“妈个比的!这是谁干的!我要把他千刀万剐!”
黑爷彻底怒了,嘶声裂肺的咆哮道。
“哦?是你要把我千刀万剐?”
黑爷话音一落,就听得一道风轻云淡的声音传了过来。
接着,一个青年,便从门前缓缓走了进来,脸上挂着冷漠而又戏谑的表情。
“你是谁!”
黑爷看向这个青年,怒吼道。
“黑爷,这小子就是那个要宰了你的人!”一旁的经理,急忙补充道。
黑爷的目光狠狠的剜了一眼那经理,那经理顿时闭上了嘴。
那青年淡淡说道:“自我介绍下,我叫萧云天,是秦晓冉的老公。”
萧云天?
秦晓冉的老公?
黑爷等人愣了一下,随即便“哈哈”大笑了起来,脸上挂着一副鄙夷之色。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在结婚当日,强碱了自己老婆堂姐的垃圾啊!”
“你可算是我们市的大名人那!还记得五年前那个新闻怎么写的吗?‘孤儿入赘富贵家庭,成婚当晚,赘婿强碱妻子堂姐!’哈哈哈哈!”
黑爷三人,尽情侮辱萧云天。
甚至,就连那两个从事特殊行业的狐狸精,也都鄙夷的看向萧云天,啐了四个字:“禽兽不如!”
萧云天静静的听着三人说话,脸上甚至连一丝波澜都没有。
五年的戎旅生涯,让他练就了钢铁一般的意志。
只是,他的一双眸子,却是如同深渊降临一般的凝视着三人。
“你们说完了吗?”
萧云天看向三人,平静如水的说道。
“萧云天,说吧,你想干什么?”
黑爷大大方方的坐了下来,一副王者降临一般的看着眼前这个在他看来禽兽不如的小人物。
“嗯,既然说完了,那就轮到我说了。”
萧云天依旧平静说道:“刚才,我听到你们侮辱我老婆的话了。”
“哈哈!你听到了怎么样?我们黑爷确实对你老婆感兴趣,他也早想品尝一下你老婆的滋味了。”
“话说你那个老婆,可真是极品那,清纯的脸蛋,妖娆的身段,玩起来肯定很爽。”
那两个拍马屁的家伙都是猥琐说道。
黑爷也看着萧云天,轻蔑冷笑道:“萧云天,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把你老婆送给我玩,我就饶你一命,如何?”
萧云天那古井无波的脸庞,依旧是没有泛起一丝波澜。
“你们呀,真的该死。”
萧云天看着黑爷三人,一字一顿道。
“不识抬举的狗东西,老子玩你老婆,是看得起你!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来人,把这个杂碎,给我剁了!”黑爷喝令道。
随着黑爷的喝令,并没有人进来,很简单,外面的人,都已经被萧云天解决了。
而那两个拍马屁的家伙,则是硬着头皮,便朝萧云天冲了过来。
可他们还没到萧云天的面前,就被萧云天两脚踹飞了出去。
看到这一幕,黑爷脸色微变。
他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这么猛。
隐隐的,他有些不妙的感觉。
只是,作为枭雄,作为大佬,他还是有着自己的底气在的。
“萧云天,你以为你能打,就可以为所欲为吗?你敢动我一下,我就让你全家,哦你是孤儿,但没关系,我会让你老婆全家陪葬!”黑爷阴沉着脸,还在威胁萧云天。
“你确实该死!”
萧云天重复了这句话,只是他的声音,更冷了几分。
“呵呵,你除了会说这句话,还会说什么?有种,你动我一下试试!”黑爷一脸欠揍的看着萧云天,说道。
萧云天并没有出手。
在黑爷看来,他怂了。
可就在这时,整个大地,突然震动了起来,整齐划一的“轰轰”声,不断响起。
“地震了吗?”
所有人大惊。
“黑爷,打开窗子,往外看看。”
萧云天友情提醒道。
黑爷打开窗子,朝外看了一眼,脸色骇然大变。
外面全都是军人,而且,都是全副武装的特种兵!
这些特种兵,足足有上千人之多,将整个会所里三层外三层团团包围。
还不待黑爷震惊完毕,就听得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传来,接着,二十多名特种兵,裹挟着冲天的杀气,从门外冲进了包厢。
这二十多名特种兵,一冲进来,便摆好姿势,将手中冲锋枪和突击步枪,瞄准了黑爷……
黑爷顿时吓得脸色惨白,浑身发抖。
“同志,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我可是良民啊?你们干嘛用枪瞄着我啊!”
黑爷身子发抖,声音瑟缩的说道。
回答黑爷话的,不是那些特种兵,而是萧云天——
“因为,你该死。”
黑爷浑身一震,他的目光死死的瞪着萧云天:“萧云天,这些军人,都是你叫来的?你到底是谁?!”
萧云天没有回答他的话,他只是轻轻的抬起了手掌,随即将手掌握成了拳。
顿时,枪声大作。
子弹,像暴雨一般朝着黑爷倾泻而去。
刹那!
黑爷被打成了筛子,鲜血喷涌,“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只是,他的表情,却依旧带着困惑。
那两个被萧云天踢飞出去的家伙,顿时吓得尿出如注。
那两个狐狸精和经理,直接吓晕了过去。
“雪豹,整理一份黑子团伙的犯罪材料,发给警察部,另外就说黑子意图谋杀本帅,本帅已经就地处决。”
萧云天看向一个汉子,依旧平静道。
“是!”
一个高大魁梧的戎装汉子,急忙敬礼,应了一声。
“鹰帅,那两人也是黑子的手下,是不是也……?”
雪豹指向了那两个吓尿的家伙,做了一个宰了的手势道。
“黄泉路上太寂寞,也让他们陪黑子一块去吧。”萧云天道。
“开火!!”
砰砰砰!
枪声大作。
黑子犯罪集团,就此覆灭。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雪鹰战神》

第4章 可爱小萝莉


江海福山区黑子犯罪团伙,一夕覆灭的消息,震惊整个江海。
所有人,只知道一个小道消息,黑子犯罪团伙覆灭之时,有足足上千特种兵将黑子所在的夜来香会所里三层外三层包围。
而据说指挥这次歼灭行动的,乃是一位军方的超级重量级人物。
无数人只能慨叹一句:多行不义,必自毙!
而这件事的始作俑者萧云天,则是出现在了福山区的一个幼儿园。
此时,他的目光,却是注视着不远处的一幕,无比复杂。
“秦茵茵,你没有爸爸,你就是野种!”
此时,几个小男孩,对着一个粉雕玉琢,穿着公主裙的小女孩大笑道。
“你们胡说!我妈妈说了,我有爸爸,我爸爸是大英雄!”
那小女孩一副委屈至极瞪着那些小男孩,却还倔强的叫道。
“茵茵,你吹牛,你爸爸根本不是英雄!你要是有爸爸,你爸爸怎么从来没接你放学?”
“茵茵吹大牛,茵茵长大象鼻子!”
几个小男孩做着古怪的姿势,大笑道。
“我没有吹牛!我真的有爸爸!”
那小女孩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竭力反驳道。
“茵茵不知羞,就是个撒谎鬼,我们不跟她玩了!”
其中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还冲到了那小女孩的面前,一下把那小女孩推倒在了地上,旋即便大笑了起来。
那小女孩摔倒在了地上,“哇”的哭了出来,嘴里还叫道:“我不是野种,我有爸爸!我不会长大象鼻子!”
几个小男孩,围着那小女孩,怪笑着的说着:“茵茵是个撒谎鬼,茵茵根本没有爸爸!”
那小女孩哭的越发伤心。
“谁说茵茵没有爸爸!”
就在几个小男孩尽情嘲笑那小女孩之时,一道声音传了过来。
那些小男孩被这一道怒喝吓了一跳,急忙闭上了嘴,朝着发出声音之处看去,他们就看到了一个青年快步走了过来。
就连正在哭泣的茵茵,看到那个身材精悍、帅气的青年,也是倏然止住了哭声,一副疑惑的看向那青年。
那青年走到了小女孩茵茵的身旁,目光严厉的看着那些小男孩,道:“我现在告诉你们,茵茵有爸爸!你们谁以后再说茵茵没爸爸,再敢欺负她,我就……揍谁!”
说着,这青年还竖起了拳头,一副“威胁”的模样。
这青年,自然不是别人,正是萧云天。
那几个小男孩,顿时被吓得噤若寒蝉,不敢说话了。
“还有你,你刚才把茵茵推倒了,我这次就原谅你了,如果你还敢这样,我真的会揍你!”
萧云天目光看着那个把茵茵推倒的小家伙,说道。
那个小家伙看萧云天凶巴巴的,顿时吓得摇着头道:“叔叔,我不敢了……”
“你们去玩吧。”萧云天说了一句。
那些小男孩如蒙大赦,急忙拉着手跑开了,走的时候,他们还窃窃私语——
“原来茵茵真的有爸爸!她没有撒谎!”
“茵茵的爸爸,看起来好凶啊!”
“……”
萧云天注视着那些小男孩离去,无奈轻叹一声,便伸出手要去抓茵茵的手,把她扶起来。
可是,茵茵却瑟缩的缩回了身子和手,一副畏惧的看着萧云天,但她眼神深处,却是流露出了一丝希冀的光彩。
“你是我……爸爸吗?”
终于,茵茵忍不住问道,眼神里尽是期望。
我……
萧云天僵硬在了那里,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茵茵的问题。
他虽然和秦晓冉成婚了,但一天还没到,就被陷害抓了。
在他的记忆里,他根本没有和秦晓冉同房过,所以,这个小女孩不可能是自己的女儿。
只是,让萧云天想不通的是,如果秦晓冉和其他男人在一起了,那么,那个男人,不该把这么可爱的小女孩抛弃,而不闻不问。
茵茵那水汪汪的眸子,盯着萧云天看,她很希望眼前这个男人,回答那个字。
可是过了良久,萧云天也没回答。
小小年纪的茵茵,也明白了什么,眼神里尽是失落。
“谢谢叔叔。”
茵茵自己爬了起来,跟萧云天说了这句话,就朝一个方向走去了,可当她还没走出三四步距离之时,她突然转过身子,对萧云天说道:“如果,你是我爸爸就好了。”
说完这话,茵茵就转头离去了,她那小小的背影,逐渐消失在了萧云天的眼中,而萧云天则是僵在那里,心头弥漫着特别的情绪。
“可惜,我不是……”
萧云天在心底默默的说了这句话,便要转身离去,可当他转身之时,就看到一道倩影,站在不远处,目光正怔怔的看着他。
秦晓冉!
看到秦晓冉,萧云天走到她身前,神色复杂道:“你别误会,我没有其他的意思,我就是来看看你的……女儿。”
秦晓冉嘴角噙着一抹冷笑道:“我的女儿?那你看到了,是不是死心了?”
萧云天目光怔怔的看着秦晓冉,喉咙耸动了两下,却是终究没有说出任何话来。
他的心头很疼,脸色黯然,便要离去。
可当他走出五六步的距离之时,却转过头来,看着秦晓冉,道:“你能告诉我,那个负心汉是谁吗?”
“哪个负心汉?”
“就是……茵茵的爸爸。”萧云天道。
秦晓冉听了这话,竟然笑了,只是她的笑,带有一丝讥讽。
“当然,你可以不说。”
萧云天苦涩摇摇头,便要离去。
可就在这时,幼儿园门口,突然爆发了一片骚乱和哄闹声。
但见一个持刀的男人,像是疯了一般的冲进来了幼儿园。
幼儿园的保安,想要阻拦,但被那歹徒直接一刀砍在了肩膀,那保安惨叫一声,便退了出去。
那持刀男人,冲进幼儿园,便嘴里大叫道:“我要杀人!我要报复!”
陡然的变故,令得整个幼儿园大乱成了一片。
正在院落里玩耍的孩子们,也都被吓得“哇哇”直哭,老师们也都冲了出来,护在了孩子们的面前,大声叫着:“报警!快报警!”
那持刀男人,持着菜刀,就朝着一群孩子们冲了过去。
孩子们被吓得“哇哇”直叫,四处乱跑。
这个变故太突然了。
竟然有人冲进幼儿园乱砍。
这恶劣影响,将会震惊全国!
看到这一幕,萧云天眼神一凛,便大踏步朝那男人走去。
“萧云天,你干什么去?”
秦晓冉一惊,对萧云天喝道。
“晓冉,我想跟你说,如果那个负心的男人,不想当茵茵的爸爸,而我愿意!”
“现在,我就要让茵茵和她小伙伴们知道,她的爸爸真的是个英雄!”
萧云天对着秦晓冉说了这话,便快速朝那歹徒而去。
看着萧云天那毅然决然的背影,秦晓冉的眼眶红了。
只是,她却使劲的跺了跺脚,怒声自言自语——
“笨蛋!那个负心汉,就是你自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雪鹰战神》

第5章 爸爸是奥特曼


此时,歹徒已经冲到了那些孩子们的面前,便举起菜刀,朝那些孩子们劈砍而去。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飞奔过来,一脚将那歹徒踹飞了出去。
那歹徒砸在地上,挣扎着爬了起来,举起菜刀,便“哇哇”直叫,朝那青年再次冲来。
可他还没到那青年的面前,那青年,已经再次一脚,将他踹飞了出去。
接着,那青年,便冲到了那青年的身前,抢夺了他的菜刀,随即“咔咔”两脚,踩断了那歹徒的两条腿,令他动弹不得。
与此同时,数名警察,冲了进来,将那歹徒团团围住,将那歹徒拿下。
“同志,非常感谢您拿下了歹徒,请问您叫什么名字,我们将会以警局名义,向您致谢。”
一个队长模样的警官,十分感激的看着萧云天,说道。
萧云天摆摆手,道:“名字就算了,我是一个当兵的,这是我该做的。”
那队长肃然起敬,连忙给萧云天敬了一礼。
很快,那些警察便把歹徒抓走了。
“他是茵茵的爸爸,是茵茵的爸爸救了我们!”
“茵茵说的没错,她爸爸真的是大英雄!”
“茵茵爸爸好厉害,他一定是奥特曼!”
那几个曾经欺负了茵茵的小男孩,骤然叫了起来,引得所有小朋友都是围住了萧云天,一副崇拜的看着他。
毕竟,萧云天刚才的表现真的就像是奥特曼现身一般,给那些小朋友造成了极大的震撼!
而在五六米开外的一个地方,却也站着一个小小的身影,她也睁着蓝水晶一般的眼眸,直直的看向萧云天,眼神里充满了崇拜的光彩。
萧云天也感受到了那道目光,便也朝她看去,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
那小小的身影,竟也跟着笑了起来。
“先生,我是这家幼儿园的园长,非常感谢您制服了歹徒!请问您是茵茵的……父亲吗?”
一个年龄在四十多岁,穿着得体的女人,走了过来,十分感激的跟萧云天说道。
萧云天淡淡道:“没什么,至于我是不是茵茵的爸爸,这并不重要。”
说罢这话,萧云天径直朝那个小小的身影走去,园长脸上露出了一丝困惑。
而那小小的身影,一直目光怔怔的盯着他。
萧云天走到那小小的身前,伸出了手,那小小的身影,这次毫不迟疑的伸出了手,抓住了萧云天的大手,那略带婴儿肥的小脸蛋之上,弥漫着一片开心幸福的笑意。
那几个小男孩跑了过来,笑着对茵茵说道——
“茵茵,对不起,我们之前不该那么说你的,你没有撒谎!你爸爸真的是英雄!”
“茵茵,你爸爸简直比奥特曼还厉害!”
几个小男孩如此说,让茵茵开心而又满足的笑了起来,她的目光怔怔看向萧云天,充满希冀。
站在远处的秦晓冉看到这一幕,也是眼眶发红,面色无比复杂。
幼儿园因为发生了这次恶劣事件,很快便被封园了,而陆陆续续有家长接回了孩子。
秦晓冉也走到了茵茵的身旁,说道:“茵茵,跟妈妈回去吧。”
茵茵点点头,大大的眼眸,却还看向萧云天,十分不舍。
秦晓冉也能感受到茵茵对萧云天的不舍,这让她的内心很挣扎,很焦灼。
她很想把那个真相说出来,但话到嘴边,她又说不出口。
毕竟,当年那事,有点荒唐……
而且,她现在的处境也无比复杂,说出来,只会雪上加霜!
就在秦晓冉不知如何是好之际,她的手机却响了,她接通电话,听到电话那边说的话,娇躯微微一震,脸色大变。
而萧云天凭借敏锐的听觉,早已听到电话里的内容了。
电话是秦晓冉的堂姐秦晓玲打来的,她在电话里说:家族老太太已经给秦晓冉下了指令了,目前秦家陷入危机,要让秦晓冉嫁给另外一个人,以让秦家摆脱困境。
而且,为了不影响秦晓冉的婚姻,他们还要把茵茵送到福利院去!
“堂姐,我……”
秦晓冉话还没说完,电话那边就已经传来了秦晓玲的怒喝声:“秦晓冉,萧云天回来就得罪了王天贵,虽然王天贵和黑子集团覆灭了,但保不齐他们的同伙不会报复我们秦家,这一切,都是你害的!难道,你不应该负责吗?奶奶只给你半小时,快点带着那个野种回来!”
“砰!”
秦晓玲盛气凌人的挂断了电话。
秦晓冉几乎要瘫软在了地上。
黑子集团被歼灭,王天贵被抓走的消息,她也已经知道了,她以为自己会松一口气了,可没想到,家族又让她嫁给其他人,而且,还要把茵茵送走!
这让她有种泰山压顶的感觉。
茵茵看向秦晓冉,愤然说道:“妈妈,是不是那些坏人,又欺负你了?”
“没,没有……”
秦晓冉努力的保持着微笑,她拉着隐隐的手,说道:“跟妈妈回家吧。”
“晓冉,我和你一起回去。”
萧云天在后面说道。
“你跟我回去?你可知道,我都是受了你的牵连,才沦落到这般地步,你还要跟我回去?难道你想把我逼死吗?”
秦晓冉瞪着萧云天,有些愤然说完这话,拉着茵茵就快步离去了。
而茵茵却是大眼睛一转,转过头来对着萧云天叫道:“爸爸!妈妈经常被那群坏人欺负,我知道你一定会保护她的!”
“茵茵,别胡说!他不是你爸爸!”
秦晓冉呵斥了一声,拽着茵茵就消失在了门口。
茵茵的那一声“爸爸”,则是把萧云天叫的心头发颤。
“茵茵,爸爸来保护你们。”
良久,萧云天说了这句话,大踏步朝外面走去。
……
秦家老宅,大厅之中。
秦家老太太穿着华丽,端坐高堂之上。
而两旁站满了秦家子弟,不过,他们的目光,却都是用讥讽的目光看着那一大一小的两个人影。
“晓冉,晓玲已经把我的决定给你说了吧?”此时,老太太悠悠开口了。
“奶奶,我不想嫁人!我只想带着茵茵过一辈子。”
秦晓冉紧紧的拉着茵茵的手,说道。
“太婆婆,我妈妈不会再嫁给别人了!因为,我爸爸回来了!”
此时,小小年纪的茵茵,却是骤然开口了。
她的话,登时引起大厅里一片骚动,就连秦晓冉的娇躯也是猛的一震,急忙呵斥道:“茵茵,别乱说!”
“臭丫头,你说什么?你说你爸爸回来了?他是谁?”秦晓玲目光狰狞的瞪着茵茵道。
茵茵很畏惧的看了一眼秦晓冉,却还是挺了挺胸膛,一副愤怒的看着众人说道:“我爸爸就是萧云天!他很厉害!你们,要是再敢欺负我妈妈,我爸爸就……打死你们!”
轰!
茵茵这话登时引起众人一片轰动和骚乱,就连端坐高堂的老太太,也是眼神冷厉了一下。
秦晓冉整个人都傻在了那里,她没想到茵茵竟然说出了这番话!
“目无长辈的小野种!给我掌嘴!”
老太太骤然喝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雪鹰战神》

第6章 扇秦晓玲脸!


“小野种!小嘴倒是挺毒的,我看你那个畜生‘爸爸’敢不敢打死我!”
秦晓玲勃然大怒,冲到了茵茵的面前,就要扇茵茵,而秦晓冉立马护在了茵茵面前,叫道:“她还只是个孩子,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这小野种说的话,是不是都是你教的?她敢对我们这些长辈说出这种话,自然要家法处置!”
秦晓玲怒喝一声,猛的就把秦晓冉推了开去,旋即一耳光就抽在了茵茵的脸上。
“哇!!”
茵茵被打了一耳光,便“呜呜”的哭了出来,可她的嘴里却还不屈服,叫道:“你打我,我爸爸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小野种,还敢来威胁我!”
秦晓玲厉喝一声,又是一耳光,朝茵茵的脸上抽去,可就在她那一耳光,就要抽中茵茵的脸蛋之时,一道冰冷的断喝声传了过来:“给我住手!”
这一道断喝,令得秦晓玲下意识的住了手。
所有人的目光,便朝声音发出声音之处看去,就见一个青年,脸色阴沉,快步走了进来。
“萧云天,怎么是你这个畜生!”
“你这个垃圾,有什么资格进我们秦家!”
“萧云天,你给我滚出去!”
“……”
快步进来的那青年,自然便是萧云天。
他一出现在大厅里,直接令得整个秦家人都炸了毛,所有人,都像是看着生死仇一般看着他!
秦晓冉看到萧云天,也是娇躯一震,她没想到,萧云天竟然真的来了。
茵茵看向萧云天,她那布满泪珠的眼睛里,竟然闪烁了一抹光亮。
萧云天走到茵茵的面前,看到茵茵脸上那通红的手印,一股无名怒火,便在心头爆裂升腾。
他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抚摸在茵茵的脸庞之上,问道:“茵茵,疼不疼?”
“爸爸,疼。”茵茵重重点头,说道。
爸爸,疼……
简单的三个字,让萧云天的心剧烈颤抖了起来。
萧云天用手指抹掉了茵茵脸庞上那颗豆大的泪珠,旋即便缓缓的站起了身子,目光锁定了秦晓玲。
接着,他的脚步,便朝秦晓玲走去。
被萧云天目光紧紧盯着的秦晓玲,就像是被一个魔鬼盯着了一般,顿时头皮发麻,血液凝固。
她不知道这个家伙要干什么!
“萧云天,你要干什么?!”
秦晓玲瞪着萧云天,怒吼道。
萧云天一句话不说,他的身子,逐渐接近秦晓玲,秦晓玲越来越惊慌。
“狗东西,你要干什么?!”
秦晓玲的哥哥秦晓龙,豁然拦住了萧云天,瞪着萧云天,怒喝道。
“砰!”
萧云天一句话没说,一脚便将秦晓龙踹翻了出去。
秦晓龙狼狈的摔在了地上,目光阴狠的瞪着萧云天,骂道:“杂种,你给我等着!”
秦晓玲直觉不妙,扭头就要逃跑。
可当她还没走出一步距离之时,她的喉咙,就被一只手狠狠的掐住了。
“萧云天,你给我住手!”
“杂种,你想杀人吗?!”
“妈的,你敢动一下试试!”
秦家人爆喝道。
就连秦晓冉也是厉声叫道:“萧云天,你疯啦!你刚出狱,就打人,难道你还想再进去!”
秦晓玲被掐住了脖子,嘴里发出了“嗝嗝”的声音,显得痛苦至极。
而萧云天的双眸,冷若寒霜,死死的盯着她的双眼,爆射着令人心悸的杀意。
“啪!”
萧云天抬起手,便重重一耳光,抽在了秦晓玲的脸上。
一瞬间,秦晓玲的脸上,便出现了一个鲜红的掌印。
“这一耳光,是替茵茵抽的!而我们的账,以后再算!现在,我警告你,若是你以后还敢再欺辱茵茵一下,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砰!”
萧云天说罢这话,便把秦晓玲甩在了地上。
秦晓玲剧烈的咳嗽了两声,咒骂道:“杂种!我不会放过你的,我要弄死你!”
萧云天对于秦晓玲的威胁,毫不在意。
他的目光随即锁定了在秦家的话事人老太太的身上,道:“老太太,五年来,我一直有个困惑,想要问你,我与你们秦家,到底有何深仇大恨,你们要设计害我入狱?”
老太太冷笑了出来:“因为,你只是个孤儿,只是个没钱没势的穷光蛋,你根本不配入赘我秦家!老爷子就是瞎了眼,才会招赘你为婿!”
“是的,我曾只是个孤儿,只是个穷光蛋……”
萧云天自嘲的笑了出来,确实,他曾经只是个孤儿和穷光蛋。
当年,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秦家的老爷子,竟然找到了他,说要招他入赘秦家……
而秦晓冉,和他相处一段时间,竟然也没有反对。
就这样,在秦家老爷子的安排之下,他便当了秦晓冉的上门女婿。
只是,他没想到,他竟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陷阱。
他不是没有怀疑过,这是秦家老爷子设的圈套,但他又坚信秦老爷子不会这么干。
“萧云天,你只是个无人问津的孤儿!你只是个无钱无势的穷光蛋!你有什么资格配得上我的女儿!你就该永远死在监牢里!”
此时,秦晓冉的母亲黄晓红,也站了出来,对着萧云天怒声啐道。
萧云天脸上平静如水,不为所动。
“我曾确如你们说的那样,可我现在不是了!”
“现在的我,已经功成名就,傲世无双,就算是这华夏最顶尖的人物,见了我,也一样客气三分!”
萧云天看向秦家人,重重说道。
“哄……”
“哈哈哈!”
萧云天的话,立即引起了秦家人一片讥讽的哄笑。
在他们看来,萧云天这是坐牢,把脑子坐傻了,才会说出这种大言不惭的话。
可他们不知的是,萧云天说的一点都不夸张。
萧云天看向秦家人那讥讽的嘴脸,他知道,秦家人是一点也不会信。
“我知道你们不信。”
“但,要不了多久,我就会让你们知道,站在你们面前的是怎样风华绝代的存在!”
“而你们,在我眼里,只是蝼蚁。”
说罢这话,萧云天走到秦晓冉的面前,温柔说道:“晓冉,给我个机会吧,我会对你和茵茵好的!”
“跟我走吧。”
岂知,当萧云天说罢。
“啪!”
他的脸上就被豁然抽了一耳光,秦晓冉俏脸冰冷的盯着他,怒吼道:“萧云天,请不要怪我打你!我这一耳光,就是要让你清醒清醒!你只是个刚出狱的囚犯,你不要再做梦了,好吗!”
“你可知道,你这一在我家大闹,我的处境,将会变得更加艰难!”
“你,是要把我逼死,才开心吗?”
看着秦晓冉那瞪着自己,愤怒至极,怒其不争的表情,萧云天心头无比难受。
她根本不信自己。
“茵茵,那你相信我吗?”
萧云天看向茵茵。
“爸爸,我信你!”茵茵点着小脑袋道。
萧云天那本来凝固的脸,笑了,他蹲下身子,柔声对茵茵说道:“茵茵,上爸爸背,爸爸带你去吃好吃的。”
“嗯。”
茵茵毫不迟疑,便爬上了萧云天的背上,两只小手紧紧的搂着萧云天的脖子。
萧云天背着茵茵,便朝外面走去。
秦家所有人都目光复杂的看着这一幕。
秦晓冉更是面色复杂。
萧云天背着茵茵,走到门前,茵茵突然伸出一只手,抚摸着萧云天那被秦晓冉扇了的脸庞,问道:“爸爸,疼不疼?”
萧云天身子一颤,微笑回答:“有一点点疼。”
茵茵突然伸着小嘴,在萧云天的脸庞上“啾”的亲了一下,问道:“这样,还疼吗?”
“爸爸一点也不疼了。”
“咯咯咯!”
萧云天背着这个聪慧、惹人怜爱的小萝莉离去了。
他知道,他未必能和秦晓冉长相厮守,而这个小丫头,将会是他一生的牵挂!
秦晓冉注视着这一幕,却娇躯耸动,早已泣不成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雪鹰战神》

第7章 跪下,舔我脚


“爸爸,你真厉害。”
萧云天背着茵茵出了老宅,行走在路旁,茵茵突然说道。
“怎么厉害?”萧云天笑着反问道。
“爸爸,你看你不但能打倒坏人,还敢打晓玲阿姨,就是很厉害呀。”茵茵笑着道。
萧云天笑了。
那是满足的笑。
曾经赞叹过他的人,有很多,其中包括这个国家的高层人物,也包括他带起来的手下。
但真正能够让他发自会心一笑,感到满足的,也就是他背上的这个小姑娘了。
前面有个卖冰淇淋的小摊位。
萧云天指着那摊位笑着道:“茵茵,你想不想吃冰淇淋啊?”
“我想吃,但妈妈不让我吃,说吃冰淇淋对小孩子不好。”茵茵眼睛里闪烁着亮晶晶之色道。
“没事,咱们偷偷吃。”
萧云天眨眼笑了笑,便背着茵茵走到了冰淇淋摊位之前。
茵茵挑了一个草莓味的甜筒,而萧云天也随便要了一个。
这一大一小两道身影,便大手拉小手,吃着甜筒,朝着落日余晖的方向而去。
“爸爸,你会娶妈妈吗?”
当茵茵吃了一半甜筒之后,她突然转过脸来,看向萧云天认真问道。
萧云天闻言莞尔笑道:“茵茵,你妈妈本来就是我的老婆啊,我不用娶她了。”
茵茵听了萧云天的话,再次问道:“那你永远也不会离开妈妈,对吗?”
“对,永远不会!”萧云天郑重点头道。
茵茵笑了,笑容无比灿烂。
“爸爸,我想去玩滑梯。”
茵茵指着远处的小型游乐场,说道。
“好。”
萧云天便带着茵茵过去玩滑梯了。
看到茵茵开心无比,笑容灿烂的模样,萧云天站在一旁,也是满脸含笑。
可就在这时,一个小胖妞,却是快速冲到了茵茵的面前,使劲的踩了茵茵一脚,骂了一句:“野种,不许你玩!”
而茵茵也是气的不轻,便猛的推了她一下,叫道:“我不是野种!”
那小胖妞被推了一下之后,便踉跄的差点摔倒,嘴里登时“哇”的假模假样的哭了出来,叫道:“妈妈,你快来,我被欺负了!”
小胖妞话音一落,就见一个浓妆艳抹,十分妖艳的女人,快步的跑了过来,指着茵茵喝骂道:“你个小野种,又欺负我女儿!真是找打!”
那女人冲到茵茵的面前,就要一耳光扇在茵茵的脸上。
茵茵被那女人的气势汹汹吓坏了,直接呆在那里,一动不敢动。
“妈妈,打死这个小野种!”
那个小胖妞掐着腰,指着茵茵,趾高气昂的叫道。
这小胖妞就住在茵茵家附近,她知道茵茵没有爸爸,所以经常欺负茵茵,骂茵茵野种。
茵茵正在玩滑滑梯,她看到茵茵,就故意找茬,踩了她一脚。
那小胖妞的母亲,一耳光就要扇在茵茵的脸蛋之上,可是一只手,却生生的钳住了她的手腕,令得她整只手动弹不得,凝在了那里。
“欺负一个小孩子,算什么本事?”
一道青年的声音,骤然响起。
那女人转过定睛看去,就看到一个青年,目光冰冷的盯着自己。
“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管我!”
那女人对着那青年怒喝道。
那青年自不是别人,正是萧云天。
萧云天道:“你打我女儿,我自然要管了!”
“什么?你的女儿?原来就是你和秦晓冉苟合,生下了这个小野种?”那女人闻言讥讽笑道。
“啪!”
那女人话还没说完,她的脸上,就被狠狠的扇了一耳光。
打人者,萧云天!
萧云天目光狠狠的盯着她,一字一顿道:“嘴巴真臭,该打!”
看到萧云天那凶狠的眼神,那女人也被吓得不轻,身形后退几步,但她还是狠狠的瞪着萧云天,叫道:“杂种!你敢打我?你可知道我是谁!我宣布,你死定了!”
“呵呵,我不管你是谁,你敢侮辱我老婆,敢欺辱我的女儿,我不可能放过你!再有下次,就不是打你这么简单了!”
说罢这话,萧云天拉着茵茵的手,就要离去。
可那女人,却是怒吼道:“你个杂种,打了我就想跑?你可知道我老公是什么人?我老公可是黑爷朋友,开了一家大公司,手下小弟无数,你敢打我,我不光要弄死你,我还要弄死那个小野种!”
萧云天闻言,骤然止住了脚步,脸色阴沉一片。
这个无知无畏的女人,竟然敢拿她的老公来威胁自己?!
还说她老公是黑爷的朋友?
可这女人不知道的是,那个厉害的黑爷已经被他萧云天带兵当场剿灭了!
萧云天讥讽一笑,刚要说话,一道身影,却是“蹬蹬蹬”快步走了过来,对着萧云天怒吼道:“萧云天,你又给我闯祸了!你是想逼死我们秦家才开心吗?”
快步而来的,正是秦晓冉。
秦晓冉很担心女儿,便顺着放在茵茵身上的定位,找到了这里,看到萧云天和那个女人发生了矛盾,气的几乎要爆炸了。
虽说,萧云天是维护她的话,这让她有些感动。
但这个家伙,太无知无畏了,竟然敢得罪那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这让她十分惊慌。
因为,那个女人的老公,十分厉害,根本不是她秦家所能得罪得起的。
秦晓冉急忙走到那女人的身前,低三下气的哀求道:“月姐,这个家伙,是我前夫,他有眼无珠得罪了您,我代他给您道歉了,还请您原谅他吧。”
“奥?原来这个家伙,就是那个强碱了你堂姐的垃圾女婿啊!”
那女人冷笑一声:“原谅他可以啊,那就让他跪在我的面前,舔我的脚,叫上三声姑奶奶我错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雪鹰战神》

第8章 秦晓冉的失望


跪下?
舔脚?
还要叫上三声姑奶奶我错了?
这个条件,可谓是辱人至极!
“月姐,您这要求有点……过分了吧,要不,我让萧云天给您鞠个躬,道歉吧?”秦晓冉面露难色道。
“不行!”
张月断喝一声:“他若做不到,你秦家,还有你那个野种,就给我等死吧!我只给你一分钟考虑,给我个选择!”
“我我……”
秦晓冉面露难色,她知道,她不可能说服张月了。
她转过身子,眼中带着愤怒的看着萧云天,道:“萧云天,你一回来,就给我闯了这么多祸!还不过来道歉!”
“妈妈,爸爸是为了保护我,为了维护你,才打了……这位阿姨的,你不能怪爸爸。”
一旁的茵茵替萧云天申辩说道。
“茵茵,你别乱叫,他不是你爸爸!”
秦晓冉呵斥了一声,随即看向萧云天,道:“萧云天,如果你不想让我秦家和我母女陷入万劫不复之地,那你就给月姐道歉!”
萧云天耸耸肩,淡淡道:“老婆,给她道歉?她还不配!你也不用把这么一个无足轻重的女人放在眼里,你放心,有我在,她不敢把你们怎么样的!”
萧云天那淡然的话语,充满了坚定和气势,让秦晓冉陷入了一丝恍惚,但随即她就气极而笑:“萧云天,你只是一个刚从监狱里出来的囚犯,你有什么资格狂?你拿什么保证?”
“老婆,我说的是真的,我没有狂……”
萧云天话还没说完,秦晓冉已经眼睛通红的呵斥道:“你给我闭嘴!”
萧云天眼皮子跳了跳,便闭上了嘴。
秦晓冉转过身子,哀求的看向张月,道:“月姐,萧云天就是茅坑里的石头,我也说不了他,要不,您换个条件吧。”
“换个条件?也行啊!那就换成你跪在地上,向我道歉!”张月抱着膀子,一副高高在上的说道。
“我……”
秦晓冉眼神复杂。
她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萧云天,还不屈服的模样,只能轻叹一口气,说道:“月姐,如果我给你下跪道歉,你就不追究我们了对吗?”
“那要看你的态度是否诚恳了。”张月冷冷笑道。
“好,我跪!”
秦晓冉咬了咬贝齿,无比屈辱的双腿一弯,就要跪在张月的面前。
看到秦晓冉要替自己下跪道歉,萧云天浑身一震,急忙冲了过去,抓住了秦晓冉的胳膊,叫道:“秦晓冉,你疯啦!你怎么能给这个女人下跪呢!”
“呵呵,我是疯了!你自己闯下的祸,你自己不平,现在我替你下跪,你倒说我疯了?你太让我失望了!”
秦晓冉也是目光冷冷的看着萧云天,恨其不争叫道。
秦晓冉声嘶力竭的说罢这话,就要再次跪下,而她的身子,却再次被萧云天拉住了。
“你给我滚开!”
秦晓冉直接把萧云天推了开。
而张月抱着膀子,看着二人,嘴角噙着玩味,如同看戏一般。
看到秦晓冉执意要跪,萧云天真是无奈到了极点。
他真想告诉这个傻女人,现在的自己,那可是战无不胜的鹰帅!
别说是这个女人了,就是这个国家最顶尖的人物见了他,也得礼遇三分!
可就在秦晓冉刚要跪下之时,张月的声音响起了。
“很抱歉,一分钟时间到了,不管你们谁给我下跪,我都不会原谅你们了!你们,给我等死吧!”
张月说罢这话,目光阴狠的看了一眼萧云天,便拉着那小胖妞的手离去了。
而临别之时,那小胖妞却还一副耀武扬威的叫道:“我爸爸不会放过你们的!”
“月姐,您等一下,有话好好说,好吗?”
秦晓冉冲了过去,抓着张月的胳膊,苦苦哀求道。
“滚!”
张月重重的把秦晓冉的手甩开,冷冷道:“一切要怪就怪你那个囚犯丈夫吧!哼!”
张月冷冷说罢这话,便带着女儿径直离去了。
看着张月那愤然离去的背影,秦晓冉整个人都呆滞在了那里,面色尽是凄苦。
她知道,一切都完了。
张月回去之后,一定告诉她老公,而她老公,一定不会放过秦家,不会放过自己和茵茵……
一想到这里,她浑身充满了无力感。
“老婆,你放心,那个女人她不敢怎么样的!如果她敢乱来,我会让她彻底后悔!”
萧云天走了过来,安慰无助的秦晓冉道。
“萧云天,你够了!!你可知道张月的老公是什么人?她老公可是亿万富翁,据说还有黑道背景,你得罪了她,简直就是死路一条!你自己死就算了,你为什么要连累我和茵茵?!”
秦晓冉说着说着,泪水啪啪直流。
“老婆,你听我说,现在的我,跟五年前那个一事无成的萧云天不一样了。别说一个张月老公,就算是本市最顶尖的人物见了我,都会……”
“你闭嘴!你吹牛吹够了吗?萧云天,我以为你坐了五年牢,你就会变得踏实了起来,但没想到,你越来越不如了!”
“我……”
“萧云天,我告诉你,若是茵茵因为你,有个闪失,我一定跟你拼命!”
恶狠狠说罢这话,秦晓冉拉着茵茵的手,气愤至极的离去。
而茵茵还频频回头,说道:“爸爸,我相信你,你一定不会让那个女人欺负我们的!”
萧云天重重点头,说道:“茵茵,相信我,我会保护你们,不让你们受到一丝一毫的欺负!”
萧云天的话,让秦晓冉脸上挂着讥讽,她牵着茵茵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走到路旁,秦晓冉止住了脚步看着茵茵,告诫道: “茵茵,你以后不要再叫那个混蛋爸爸了,他根本不是你爸爸!”
“妈妈,你为什么这么生气啊?爸爸他是为了保护我,才打那个女人的,你不应该怪他的。”茵茵弱弱的申辩道。
“我……”
秦晓冉顿时语塞,说道:“总之,你以后再也不许叫他爸爸!”
茵茵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怔怔的看着秦晓冉。
秦晓冉轻叹一声,痛心不已道:“谁让我曾摊上这么一个不争气的家伙呢!这都是命!”
看着秦晓冉离去,萧云天的心很疼,而他心头有一股特别的气在升腾,他必须要证明自己,让秦晓冉刮目相看!
“晓冉,你不是觉得是我连累了你吗!那我就让那个女人和她的老公匍匐在你的脚下!”
心头喃喃说罢,萧云天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沉声说道:“给你十分钟,查出一个叫张月的老公在什么地方,我要找他聊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雪鹰战神》

第9章 一个邮件,把你吓跪!


夜色笼罩了江海。
黄振生坐在别墅的沙发上,听着老婆和女儿的痛诉,脸色阴沉一片。
黄振生的老婆,不是别人,正是张月,而他的女儿,正是那个欺负茵茵的小胖妞。
张月一回来,就跟老公告状,说萧云天和秦晓冉如何欺辱于她。
就连一旁的小胖妞,也是掐着腰,气咻咻的叫道:“爸爸,茵茵的爸爸,打了妈妈,而且茵茵那个小野种,还把我推倒在地上了,你一定要打死他们!”
听到女儿的话,黄振生的脸色越发阴沉了起来。
“老婆,小萱,你们放心,既然萧云天和秦晓冉那一对狗男女,胆敢欺辱你们,我一定饶不了他们!”黄振生恶狠狠的说道。
“那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去为我和女儿报仇啊!”
张月看着黄振生,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黄振生脸色一沉,点点头道:“好,那我这就叫人,为你们母女报仇!”
“这才是我的男人!”
张月欣喜的说着,一副含情脉脉的看着眼前这个西装革履,道貌岸然的男人。
而她却不知道的是,她的这个好丈夫,其实也只是个人渣而已。
他此刻内心的想法是,他不但要狠狠的教训萧云天,他还要逼迫秦晓冉爬上自己的床。
他其实早就觊觎秦晓冉美貌和她那曼妙的躯体了。
只是,之前黑爷的得力手下王天贵追求秦晓冉,还扬言秦晓冉是他的禁脔,所以他才没敢起什么特别心思罢了。
现在黑爷被剿灭了,而王天贵也被投入了大牢,他自然又对秦晓冉起了别样的心思。
一想到,他要把秦晓冉那女人压在床上的画面,他的嘴角不禁浮现出了一抹淫邪之笑。
张月见黄振生露出了一丝淫邪之笑,便疑惑道:“老公,你笑什么?”
“啊?我在笑,把萧云天踩在脚底下,让他匍匐如狗的画面。”黄振生道。
“咯咯咯!那真是太好了!你尽快叫人去找那个杂碎算账吧!我也要跟你去,我要亲眼看你把那个杂碎踩在脚底下的画面,我还要让他舔我的脚趾!”
张月张狂而又得意的大笑道。
她现在简直对萧云天恨之入骨,如果能把萧云天这个杂碎踩在脚底下,还让他舔自己的脚,那画面真是太美了。
哦,还有秦晓冉那个贱人,也要让她跪在自己的面前。
张月心头得意的想着。
黄振生点点头,沉声道:“好,我马上打电话。”
说着,黄振生拿出手机,就要打电话找人,给自己老婆和女儿报仇。
可就当他刚要拨通一个号码的时候,房门却被一脚踹开,一道“啪啪啪”的掌声响起,接着,一道淡淡声音传了过来:“嗯,你们的想法不错。不过,不用你们去找我了,我自己送上门来了。”
“萧云天,怎么是你!你怎么进来的!”
当张月看到那个鼓掌的人走进来,白脸豁然大变,瞪着眼睛,恶狠狠的叫道。
黄振生也是骇然一惊,站了起来,目光死死的盯着萧云天。
这个混蛋是怎么进来的?
要知道,自己的别墅,那可是位于富人区,门口都是保安,闲杂人等连大门都进不来,别说自己这有保镖守卫的别墅了。
“哦,门口是有几个家伙拦路,不过,我看他们太辛苦,已经让他们去休息一会儿了。”
萧云天看向黄振生夫妇,淡淡说道。
“杂种!我们正要找你算账呢!你竟然还敢来!真是上赶着送死啊!老公,这个家伙就是秦晓冉的老公萧云天,你要给我报仇!”
张月指着萧云天,对着黄振生说道。
黄振生怎么说也是一位亿万富翁,他虽然惊异于萧云天闯进了自己的别墅。
但还是很快冷静了下来。
他目光灼灼的盯着萧云天,恶狠狠道:“萧云天,你可真是狗胆包天!我正要去找你算账,你竟然找上门来了!你可知,你这是在送死?”
“送死?”萧云天嘴角噙着淡笑道:“那你告诉我,你有什么能力让我死。”
“我,黄振生,乃是亿万富翁,在本区黑白通吃,我只要打一个电话,就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黄振生目光死死的盯着萧云天道。
萧云天故作害怕,拍着自己的胸脯,说道:“噢哟,我真是怕死了!”
旋即,萧云天脸色一沉:“好了,你的逼也装完了,该轮到我了。黄振生对吗?我给你一次机会,带着你的老婆和女儿,上门给我老婆和女儿道歉,直到她原谅你为止。”
什么?
当黄振生、张月听到萧云天的话,都是不禁一愣,随即“哈哈”大笑了出来。
“你说什么?你说让我带着我老婆和女儿,给你老婆道歉?小子,你恐怕还没分清形势吧?现在,是我不会放了你和你的老婆!”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