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灵婿》文飞小说最新章节,刘颂,诸葛玄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九龙灵婿
分类:都市小说
作者:文飞
简介:一剑可斩仙,挥手令九龙,通灵界最强长老,却为续命入赘成了上门女婿

角色:刘颂,诸葛玄
《九龙灵婿》文飞小说最新章节,刘颂,诸葛玄全文免费阅读

《九龙灵婿》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上门女婿的痛


  “你这个山里的土鳖,我居然有你这种女婿,脸都被你丢尽了!”

  “对啊,也不知道朱老爷子怎么想的!”

  这三年来朱家那些人的一张张鄙夷的眼神、嫌弃嘴脸,以及那些不堪入耳的嘲笑和讥讽,像是炸开了锅一样在他的脑子里不断翻涌。

  小房间之内,刘颂盘坐在床上,内心积压已久的愤恨似在他体内化作了恶魔,刘颂的身体正被一股黑气萦绕着,而且这股黑气越来越浓重似乎要将刘颂完全吞噬了。

  砰砰砰……

  巨大的敲门声突然响起,满头大汗心神不宁的刘颂反倒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给震得清醒过来。

  “都几点了还睡?我朱家可不需要你这种好吃懒做的废物!”

  “还不赶紧起来做早餐!”

  门外,丈母娘李慧的声音恶狠狠地传了进来。

  刘颂叹息了一声,擦了擦自己头上的冷汗,刚才自己差点被体内那股霸道的力量反噬,不经有些后怕。

  他从床上坐了起来开始穿衣服,苦笑了一声,一次还真是得感谢丈母娘了。

  一边想着,刘颂一边来到厨房,为一家人做早餐。

  朱氏集团是临汉市注明的财阀集团,旗下资产无数。而刘颂正是朱家长孙大小姐朱妶的丈夫。

  不过刘颂入赘是朱家权位最高的朱老爷子一手安排的,朱妶本人和他的父亲朱明正以及母亲李慧都极不情愿接受这门婚事。

  可是为了自己旗下的产业和利益,朱明正和李慧只能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咽,不得不接受这个整天无所事事的废物女婿。

  其实刘颂起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了朱家的上门女婿。

  刘颂身为通灵人,且是堂堂刘伯温后裔,身怀《透天玄机录》各种道家秘术,血脉之中继承者刘伯温号令龙之九子的斩仙剑能力,仅仅20岁,便已经是通灵人世界的最高领导机构通灵联合会的十大长老之一,这在通灵界可是一个传奇一样的存在。

  可就在自己正大放异彩之际,刘颂却在爷爷那里得到了一个噩耗:

  “你体内斩仙剑的力量太过霸道,若不妥善引导和压制也会迅速被能力反噬丧失心智而死。依照你能力觉醒的速度,我想……最多只能到25岁。”

  刘颂还记得自己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时如遭雷击的心情。

  “唯有朱家的玄黄之血能够替你压制体内反噬之力。”爷爷如是告诉刘颂。

  为保住性命,身为通灵联合会长老的刘颂放下了尊严,跪在朱家门外整整一晚,才见到朱家老爷子朱玄。

  朱老爷子答应为刘颂压制体内反噬之力,可却要求刘颂入赘朱家,与朱家的长孙女朱妶成婚。

  为避免比必要的麻烦,刘颂从未在朱家其他人面前表露过自己通灵人的身份。

  刘颂现在的老婆,也就是朱家长孙小姐朱妶,说来其实是个极其优秀的姑娘。

  不仅长得出尘绝俗美得不可方物,还是著名的列宾美术学院毕业的名校艺术生,在艺术和多个方面都是极有才华的,她的身上总有着一种正常男人都难以抵挡的吸引力。

  平日里朱妶对他虽然略显冷漠,可是有时候丈母娘和外人骂的难听了,她中还是会帮刘颂说两句好话。

  这几年相处下来,虽然刘颂跟她有名无实,却也忍不住对眼前这个出尘脱俗的大小姐,产生了些好感。

  “妶儿,你听说了没有?那个诸葛家的小少爷今天来找老爷子了,据说是为了你呢!”

  朱妶的妈妈李慧放下手机显得一脸兴奋,将这个消息告诉朱妶道。

  声音虽然不大,可是在厨房熬粥的上门女婿刘颂,还是清晰地听到了丈母娘口中的每一个字。

  而此时朱妶白皙的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可却也没说什么。

  看着刘颂系着围裙一副家庭妇男的模样,朱妶内心忍不住苦笑了一声。

  “我怎么这么命苦啊?先是被爷爷安排给了纨绔少爷诸葛玄,如今却又嫁给了这样一个无所事事的男人……”

  “难得人家诸葛公子还这么有心,你干脆和那个废物离婚算了!”

  李慧见女儿没有反应,继续压低了声音说。

  就在此时,门铃响起,来人是朱家老爷子的保镖朱福龙。

  朱福龙一进门,居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苦苦求道:“妶儿小姐,求你跟我去见一面诸葛少爷吧。让他放过朱家,放过朱老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九龙灵婿》

第2章 情敌来了


  “龙叔,我跟你去见他。”朱妶咬了咬红唇,为了爷爷的安危,她只能去见那个纨绔子弟了,至于等会自己的下场会是怎么样她已经不敢想了。

  “妶儿,你别去了,我替你去跟这个诸葛小子说清楚。”

  刘颂从椅子上站起来,看向朱妶斩钉截铁地说道。

  “你就别添乱了,老实在家呆着做饭吧!”

  朱福龙叹了口气,似乎不想被眼前的废物耽搁了时间,于是推开刘颂,拉着朱妶上车,直奔朱老爷子住所去了。

  刘颂叹息一声,在路边扫了一辆共享电动车追了上去。

  刘松一进朱老爷子家门,便被人押到大厅。

  “少爷,人带到了。”

  此时,大厅上位坐着一个年轻人。

  他面容英俊,可眼神当中却透着一股不可一世的戾气,正是诸葛家的大少爷,诸葛玄。

  要说权利和财力,朱家比起诸葛家来说那可是要差了不止十倍,况且,诸葛家还有一层极其隐秘和特殊的身份——诸葛孔明嫡系后裔,拥有诸葛血脉真传能力的通灵人。

  “既然来了,就请坐吧。”诸葛玄翘着二郎腿坐在朱家大厅的上座挥了挥手,仿佛真把这里当成了自己家了。

  诸葛玄的手下立即去搬了一把看似古朴的椅子出来。

  若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诸葛家手下给刘颂搬过来的是一把诫子椅。

  这诫子椅,顾名思义,就是长辈训诫晚辈、老子骂儿子时晚辈所坐的椅子,这样的椅子在扶手和椅背之上都镶嵌着冰冷且凹凸不平的石料,坐上去极为难受,所以让人不得不躬身弯腰低头,表现出承认错误接受训诫的姿态。

  诸葛玄的意思极为明显,就是在讥讽朱家,这个废物女婿,连做自己的儿子都不配。

  站在一边的朱福龙看不下去了,他大吼了一声,浑身的腱子肉曝气几乎要将他身上的西装给撑破了,他动作迅速地扑向那搬过诫子椅的诸葛家手下,似乎下一秒就要将那人的脑袋从他的脖子上拧下来。

  “龙叔,住手!”

  就在朱福龙的手下一秒就要碰到那人的时候,刘颂忽然叫了一声。

  刘颂早就察觉到了那人身上的灵力,朱福龙这一拳下去估计自己的整个手臂都会断裂,可朱福龙却并不知晓这一点,他只是有些惊愕的一愣顺势停了下来。

  等他再转头看去的时候,就发现刘颂已经乖乖坐到了诫子椅上。

  “你这个废物!难道你就没有一点自尊心吗?你来这里,是为了丢尽我们朱家脸的吗?”朱福龙朝着刘颂大吼道。

  “妶儿,你还是这么漂亮,结了婚也一点都没有变。”

  诸葛玄却丝毫也不在意朱福龙的怒火,一边说着,一边离朱妶越来越近。

  “啧啧啧,可惜了,现在想要重新回到我的怀抱?晚了!”诸葛玄凑近了朱妶,似乎在拿鼻子嗅着美人身上的香气。

  “少爷我啊,还是比较偏爱黄花大闺女,结过婚的女人……”诸葛玄摇了摇头,露出一副遗憾的神色,才接着道,“总觉得让人膈应,你们说对不对啊?”

  诸葛玄朝着旁边的手下扫视了一下,似乎在寻求回应。

  “少爷说的对,谁不喜欢没被人破过的黄花闺女呢?”

  “嘿嘿嘿,少爷我口味就跟您不同了,我觉得吧,少妇才更有韵味呢”一个贼眉鼠眼的跟班儿肆意妄为地盯着朱妶的身子,调笑道。

  “那要不……我把少妇朱小姐赏给你?”诸葛玄转头看向那跟班。

  此时朱妶早已经羞愤难当,美丽的面容上一阵青一阵白,贝齿紧紧咬住嘴唇,以至于嘴角流出了一丝血迹,眼泪更是哗啦啦地开始往下滴。

  “不过我刚刚听李阿姨说,你和这个废物有名无实,难道还是完璧之身?难不成这个废物连那方面也不行?”诸葛玄继续凑近朱妶,眼神在她的身体上肆无忌惮地游走。

  “要不让我测试测试你到底还是不是完整的?”

  说着,诸葛玄居然将手往朱妶的身上探了过去。

  朱妶浑身颤抖,下意识朝后退了一步。

  电光火石之间刘颂面如若凶神,从诫子椅上站了起来闪身挡到朱妶身前,一瞬间伸手抓住了诸葛玄伸向朱妶的那只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九龙灵婿》

第3章 这是我老婆


  “诸葛公子,请你自重,妶儿现在是我的老婆!”

  刘颂面色冷峻眼神如刀,面对诸葛玄再无之前那种忍气吞声的感觉。

  刘颂握住诸葛玄的手臂越来越用力,诸葛玄感觉到了自己手腕处传来的力道,可诸葛玄并没有露出丝毫痛苦的神色,反倒是嗤笑了一声,面色同样变冷。

  与此同时诸葛玄手上突然曝起一阵青色的光芒,如同火焰一般从他的手腕上熊熊燃起越来越大。

  诸葛玄冷哼一声丝毫不想饶了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狗东西,他浑身爆发出巨大的青色光芒来,将自己的身体包裹在其中。

  刘颂的身上瞬间黄色的光芒汹涌而出,慢慢转变成为了刺眼的金光,在场的所有人都大惊失色,尤其是并不知道刘颂通灵人身份的李慧和朱妶,等着双眼下巴都快掉到了地上。

  一边站着的几个诸葛家的手下,见状不妙立刻冲了上去,想对刘颂群起而攻,可是还未近身,就被他身上散发的浑厚灵力,掀飞了出去倒在了地上。

  “这……这个废物是通灵人?怎么可能!”李慧紧紧拉着朱妶的手臂。

  大厅中央,诸葛玄周身青色的光芒开始慢慢暗淡,在刘颂霸道的灵力高压之下,他随时都有精疲力竭灵力耗尽,而后被刘颂的灵力挤压成肉饼的可能。

  就在诸葛玄灵力立刻就要溃散之际,突然有一只冒着青色火焰的大手,朝着中间伸了过来,大手五指并拢成刀,一下子砍向刘颂牵制着诸葛玄的那只手臂。

  这手刀的主人是个三四十岁的中年男人,长得十分英俊倒是与诸葛玄有几分神似。在诸葛玄脱身后一把扶住了差点倒地的他,面容冰冷地盯着刘颂。

  “叔叔……”诸葛玄在中年男人的扶持下稳住了身形,喘着粗气叫了一声。

  没错,此人正是诸葛玄的叔叔诸葛青,其灵力和修为恐怕都是自己这个不省心的侄儿所不能相提并论的。

  “你到后面去!”诸葛青摆了摆手将侄儿护在了身后,然后冷冷瞪向刘颂,冷哼了一声。

  “光凭灵力有什么用?”

  诸葛玄嗤笑了一声,而后再不去管刘颂,而是双手掐诀沉声念道:“卧龙底吟,听我号令!”

  话音刚落,这大厅之中忽然平地起风居然弥漫出些许雾气,这些雾气进而升腾成祥云状,而祥云之中青色光芒大盛,一条巨大的长着两个犄角的龙形生物出现在了诸葛青的头顶。

  这巨龙一样的生物只是随便一动,便用犄角顶穿了朱家大厅的房顶。

  大厅中的众人都被眼前这一幕吓得往后退了数米,李慧此刻已经浑身瘫软了,要不是朱妶扶着,她可能就要倒地不起了。

  而刘颂却依旧站在大厅中央,那巨龙大嘴直冲他的脑袋,似乎随时都能一口将其吞掉一般。

  “无爪也配称作是龙?顶多算是条大蛇!”刘颂面不改色,看着那半空之中生物的血盆大口摇了摇头说道。

  诸葛青闻听此言面色铁青,仿佛是被戳到了痛处一般。他的心底比谁都清楚,真龙乃上古第一神兽,即便是他诸葛家也没可能号令真龙的,他此时使出的绝学是诸葛家的血脉之力卧龙吟,召唤的不过是只道行千年之久的蛟龙而已,连龙爪都没有。

  秘密被戳破的诸葛青恼羞成怒,手臂一挥头顶巨大的蛟龙大嘴便冲着刘颂咬了下去。

  此时大厅边缘的丈母娘李慧已经吓得昏死了过去,朱妶也是浑身颤抖,就连朱老爷子也不禁为刘颂捏了一把冷汗。

  刘颂却丝毫未见任何恐惧,他微微动了动。

  “斩仙剑来!”刘颂嘴唇动了动用只有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说了一句。

  他侧身而立右手伸到半空之中一瞬间,手中竟出现了一柄金光闪闪的长剑,而与此同时刘颂的瞳孔居然都变成了金色。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九龙灵婿》

第4章 九子听令


  诸葛青的蛟龙蓄势待发迎头咬了过来,刘颂侧立着身子手中金剑朝着蛟龙顺势劈下,那东西居然没来得及惨叫瞬间便身首分离化作一团了血雾。

  而与此同时,操纵蛟龙的诸葛青仿佛也被砍了一剑,身体一晃居然单膝跪倒在地苦苦支撑着自己的身躯。

  刘颂透过身前蛟龙化作的血雾冷冷看向诸葛青,丝毫没有收手的意思。刘颂打定了主意,这一次一定要让诸葛家尝到前所未有的恐惧,这样才能够杜绝他们再一次对朱家下手,对自己的老婆妶儿下手。

  “九子听令!”金色的剑再一次指向天空,刘颂一字一句地念道。

  话音一落,大厅当中弥漫的雾气便全部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刘颂手中斩仙剑引出的九道金色的光芒。

  这些光芒在刘颂身边逐渐显现出九个巨大的图腾巨兽的模样,缥缈在空中,龙之九子的真身形态立刻显现了出来。

  当然,这朱家大厅太过狭小,此时九子的形态也被刘颂有意掌控着,不然朱家的房子早就被掀飞了。

  囚牛、睚眦、嘲风、蒲牢、狻猊、霸下、狴犴、负屃、鸱吻,九只形态威武的上古神兽在刘颂的身前一字排开,全部都高腾在空中显现着巨兽的形态,对面的诸葛青以及诸葛玄早已吓得浑身哆嗦。

  诸葛青实在是没有料到,自己会落得跟侄儿一个下场,完完全全被眼前这个无名无望的毛头小子给压制住了。

  以诸葛青的阅历,当然一眼就看出了眼前这九大神兽便是龙之九子,虽不是真龙,可距离真龙也只有一步之遥而已,比起自己卧龙吟召唤出来的那条蛟龙不知道要厉害千万倍。

  眼前九头巨兽个个怒目圆瞪,诸葛家的所有人都吓得退到一边去,再也没有了之前嚣张跋扈的姿态。

  而另一边朱家的众人无不对刘颂刮目相看,朱妶望着那操控者巨兽,原本乱糟糟的头发现在无风自动的男人,她居然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陌生,原来自己和母亲眼中的这个废物,才是这个世界上真正的强者。

  此时,在朱妶眼中,刘颂那略显瘦弱的肩膀,似乎变得极有力量了,她甚至有一些想要依靠在上面。

  事已至此以诸葛家目前在场的所有人的实力,他们再无翻盘的机会。

  诸葛青只得咬牙认输,只不过输也要输得体面,对于诸葛家族来说面子比什么都重要。

  诸葛青咬牙站起身子来,摸索着从腰间拿出一块东西来,将它举高冲着刘颂喊道:“我诸葛家主乃通灵联合会长老,你确定要与整个通灵界为敌吗?”

  刘颂微微眯起眼睛,看见诸葛玄手中所拿的,是一块古朴剔透的玉质令牌,令牌上面有一个繁体的七字很是显眼,而且这枚令牌居然自己带有着一种奇特的灵力。

  只要是通灵人一看便知,这通灵联合会长老令牌的独特气息是造不得假的。

  这诸葛现在亮出这个来,就是想吓住刘颂。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九龙灵婿》

第5章 令牌我也有


  这通灵联合会便是由声望、地位、能力很强大10大长老坐镇领导的通灵人管理机构,负责通灵人的等级、管理、逮捕和处罚等事宜。

  也可以说通灵联合会相当于通灵界的最高领导机构,这十位长老当中,又地位、声望和灵力都高深莫测的大家族家主,可也有几位是神出鬼没身份隐秘的绝世高人,但是这些人无一例外其自身实力都是得到了整个通灵界承认的。

  诸葛家家主能够成为通灵联合会的第七大长老,可想而知他的实力了。而诸葛青此时为了保住性命,迫不得已只好拿出出发前要来的家主的令牌,想要以此震慑刘颂。

  然而诸葛玄没有想到的是刘颂再一次露出了他的冷笑,随即就见刘颂收起了斩仙剑,龙之九子立刻在空中隐匿了踪迹,而下一秒,刘颂的手中也多出了一枚白玉令牌,上面赫然写着个“五”字。

  “你是……”诸葛青此刻只感觉浑身虚脱,举着令牌的手不禁垂了下来,接二连三的打击使得他胸口一闷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

  给诸葛青两个脑子他也想不到,眼前这个毛头小子,居然是通灵联合会的第五大长老,比起诸葛家的家主还要高出两个等级!

  诸葛青很明显也感觉到了刘颂手中令牌的特殊灵力,知道那不可能是假的,此令牌一出诸葛青便知道他诸葛家再也无法翻身了。

  “你从哪里偷来的令牌?”诸葛玄实在是没有办法相信眼前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小子,会是通灵联合会的五长老,他认定这块令牌一定是这小子偷来的。

  “你给我住口!”诸葛青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等着身后的侄子喝道。

  他怎能不知,长老令牌怎么会随随便便被人偷了呢?即便真是偷来的,那也至少得拥有与长老相媲美的实力才可能坐到,无论是任何一种可能,眼前这个年轻人都是绝对再不可招惹的对象了。

  “五长老,恳请您绕过我家玄儿,他年幼无知,说话无分寸,还望五长老见谅。回去我一定让家主对他多多管教。”诸葛玄从地上站起来,躬身朝着刘颂低下头说道。

  刘颂没有出声,而是看向依旧躲在诸葛青身后的诸葛玄。

  “玄儿,快些跟五长老赔礼道歉!”诸葛青将诸葛玄朝前推了推厉声说道。

  “不用向我道歉,你要向妶儿道歉。”刘颂指了指一旁已经看楞了的朱妶说道。

  诸葛玄虽不情愿,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也容不得他多想,他颤颤巍巍走到朱妶面前深深弯腰鞠躬,小声道:“对不起了,妶儿”,紧接着又转身朝朱老爷子鞠了一躬道,“对不起,朱老爷子。”

  刘颂看向诸葛玄,摇了摇头道:“你们可以走了,以后若再敢为难朱家,除非先杀了我。”

  诸葛玄闻听此言如获大赦免,立即头也不回跑出门去。

  而诸葛青却依旧站在原地,迟迟不肯离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九龙灵婿》

第6章 进了衙门


  “刘长老,在下还有一事相求”,诸葛青犹豫片刻还是咬牙说道,“这次的事件其实就是我这个侄儿一时意气用事,跟我们诸葛家并无半点关系,还请朱老爷子看在旧情的份上不要让此次事件传出去毁了我诸葛家的名声。”

  刘颂愣了愣,看向朱老爷子。

  朱老爷子犹豫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道:“想来没有遵守与你们诸葛家的婚约也是我们朱家不对在前,既然现在事情都已经解决了,我答应你不会把这件事情传出去便是了。”

  说完,朱老爷子抬起手中的拐杖,在空中用手画出一道闪着白光的巨大符文,符文随着朱老爷子一挥袖子消散在了空中,变成星星点点的光芒,被一边几个一直站在旁边已经看傻了的朱家人吸入体内。

  朱妶和李慧同样也吸入了这些星光,一瞬间朱妶不知为何被困意席卷而来,一下子便软到在地上睡了过去。

  诸葛青看出那是可以清楚普通人短暂记忆的符咒,当下才松了一口气,拱手道谢后带着人仓皇而出。

  刘颂把朱妶一家送回去,又来帮助朱老爷子收拾残局。

  忙完一切,刘颂才感觉到自己体内灵力消耗巨大,斩仙剑的反噬之力此时居然趁虚而入,让他痛苦万分,一不小心就在朱老爷子面前喷出了一口鲜血。

  朱老爷子摇了摇头,叹气道:“你随我来。”

  朱家老爷子书房之内,盘坐在一张中式坐榻之上的刘颂此时汗流浃背。

  此时的刘颂面色煞白,早已没有了召唤龙之九子时的威风,有的只是被霸道的反噬之力侵蚀的痛苦。

  朱老爷子见刘颂心智逐渐堕向黑暗,几乎马上要被体内的那股巨大能量吞噬了,忍不住喝了一声。

  与此同时朱老爷子开始调动全身的灵力,在自己的眉心处凝结出一滴散发着微弱黄光的血滴,融进刘颂的眉心处。

  刘颂的心神这才逐渐稳定下来,周身的灵气运转开始恢复了往常的规律。

  “多谢朱老爷子。”

  刘颂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心中还是有点后怕,刚才自己的神志差一点就被体内斩仙剑强大的力量所反噬了。

  朱老爷子此时显得极为虚弱,佝偻着身子在一边喘着粗气道:“我知道,这三年你在我们朱家受到了很多不公平的待遇。可是你不要忘记了我们的约定。”朱老爷子说着慢慢将身子靠在了卧榻的扶手之上。

  刘颂听着朱老爷子的话,心中苦笑了一声。

  不公平?那何止是不公平的待遇啊!

  “我会遵守承诺的”,刘颂淡然答了一声。

  “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去。妶儿是个好孩子,你也多理解理解她。”朱老爷子摆了摆手道。

  “我会的。”

  刘颂点了点头,起身出了门在月色之下朝着家走去,他并不知道,下一秒钟噩耗即将传来。

  “呜呜呜呜……”

  一阵急促都警笛朝着刘颂不断靠近,紧接着是一声急促都刹车声,一辆闪着警灯的车突然停在了刘颂都面前拦住了他都去路。

  车上下来两个人,身着衙门制服站在了徐刘颂面前。

  刘颂停下脚步看着眼前四人,心想难道这朱家人还真都报了衙门来抓自己了?

  “你是刘颂?”其中一个人问道。

  “对。”刘颂不卑不亢地答道。

  “我们现在怀疑你和朱家朱玄老爷子都死有关,请你跟我回去接收调查!”

  还没等刘颂回答,那人便挑明了目的,二话不说便要押刘颂上车。

  他们动作粗鲁没有半点把刘颂放在眼里都意思,刘颂微微皱了皱眉头,犹豫了片刻却并未反抗,任由他们将自己铐上了手铐塞进警车里。

  “朱……朱老爷子死了?”刘颂坐在车中,还未从震惊当中回过神来,身体前倾问坐在副驾驶上的那名捕头。

  “不要明知故问,我看就是你下的毒手!”那名捕头头也不回,冷冷说道。

  刘颂心中暗暗惊讶,脑海之中又浮现起了之前朱老爷子靠在扶手上虚弱的场景,心想难道朱老爷子是为了给自己压制体内反噬之力而死?难道……是诸葛家的人?

  车子一路疾驰,刘颂一肚子疑问和震惊无从询问,到了公安局他便被锁进了一个幽暗都审讯室中。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九龙灵婿》

第7章 朱老爷子之死


  这群人似乎是有意要让刘颂坐冷板凳,所以足足关了他四个小时后才有人打开门走进来。

  进来都那人是临汉市衙门刑事侦查科的科长吴小天,他见刘颂此时正坐在审讯椅上一动不动,正闭目养神丝毫没有半点痛苦的意思,不由眉头一皱啪地一声将记笔录的笔记本摔在了桌子上,企图以此吓唬刘颂。

  刘颂只是微微抬眼瞟了吴小天一下,然后又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在仔细思考着朱老爷子的情况。

  “在我这儿睡得挺香是吧?”吴小天冷笑了一声道,“监狱里睡得更香你要不要进去试试?”

  “不必了,我老婆还等着我回家呢。”刘颂依旧没睁眼,淡淡回道。

  “你他妈给我老实点!”吴小天大喝了一声。

  “朱老爷子不是我杀害的。”刘颂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不卑不亢地答道。

  因为他想明白了,朱老爷子刚才虽然体力衰弱,可是刘颂完全能够察觉到他的体内的灵力还未到枯竭的程度,更不可能就这么死了。

  刘颂断定这其中一定另有蹊跷。

  “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只要老老实实回答我,我可以保你没事。”吴小天看向刘颂道。

  “什么问题?”刘颂睁开了眼睛看向吴天,心想看来有人抓他来这里并非只是协助调查那么简单。

  “朱老爷子最后跟你说了什么?”吴小天身子前倾无意识间压低了自己的声音,盯着刘颂问道。

  刘颂微微一愣,似乎明白了什么,于是反问他道:“是你想知道,还是你的主子想知道?”

  “你没听明白吗?”

  吴天站起来身子走到刘颂身前恶狠狠道:“现在是我在问你话,谁允许你提问了!”

  “那是私人谈话,我没有义务告诉你内容。”

  刘颂头也不抬淡淡地说道。

  吴天见此刻自己面前被铐在审讯椅上的朱家出了名的窝囊废女婿,气不打一出来。

  让吴天没有想到的是这货居然一副居高临下的孤傲姿态,丝毫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吴天咬着牙,摸了摸自己腰间的电棒,一只手狠狠捏住了刘颂的下巴道:“我现在怀疑你们最后的对话与朱老爷子的死有直接关系,你必须说出来!”

  吴小天见这厮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恨的咬牙切齿,在这审讯室当中他还没碰到过像刘颂这般硬的骨头过。

  “你是朱明堂的人?”刘颂先发制人,问道。

  这朱明堂便是朱老爷子的第二个二字,也就是刘颂岳父朱明正的弟弟。

  吴小天被他问得一愣,没想到这小子这么快就猜出来了。

  四个小时之前,刚刚得知老爷子的死讯,并且听说老爷子最后一个见的人是这个废柴女婿的时候,朱明堂立即便坐不住了。

  让朱明堂没有想到的是老爷子离开没有给任何人留下一句话,而老爷子的最后遗言却都告诉给了这个废物上门女婿的。

  当然,朱明堂并不觉得,朱老爷子是看中了这个一事无成的上门女婿,能够干出什么大事。

  朱明堂认为老爷子这么做,肯定是死前给哥哥朱明正家,留下了什么极其重要的话,毕竟朱明正才是朱家的长子。而之所以给了刘颂,很有可能是为了掩人耳目。

  谁会想到,老爷子会把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交给一个废柴上门女婿呢?

  一向自认为自己有曹操之才智的朱明堂,在几分钟之内做出了以上判断,并且迅速做出反应,找了个借口离开众人,然后立即打电话给了自己的老婆的大侄子——临汉市衙门刑事侦查科的吴小天。

  吴小天一接到这个姨夫的电话丝毫不敢耽搁,毕竟自己以后升迁还得靠这个豪门姨夫打通很多关系,于是他二话没说便将刘颂给带到了衙门里。

  “没想到你一个吃软饭的,骨头倒是挺硬,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有多硬。”

  见刘颂似乎看穿了一切,吴小天便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要咬人。

  腰间的电棍,已经被吴小天握在了手里打开了开关。

  可还没等他下手去电刘颂,自己便感觉捏着刘颂下巴的左手此刻一阵剧烈的麻木和疼痛,就如同自己被自己右手的电棍给杵了一下一般。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九龙灵婿》

第8章 赶紧放人


  吴小天一下子弹开了老远电棍掉落在了地上也没心思去管,右手握住自己的左手疼得呲牙裂嘴。

  刘颂依旧坐在椅子上不动声色地望着摔倒在地的吴小天。

  刚才刘颂只是调动了周身的灵力,用灵力模拟了电流的运转方式小小地给了吴小天一点颜色而已。

  半晌之后吴小天从电流的疼痛之中缓过神来,再次站起身来看向刘颂眼中满是疑惑。

  “妈的!这玩意儿漏电了?”

  吴小天捡起掉在地上的电棍骂了一句,犹豫了一下又小心翼翼地按了按电棍的开关。电棍上电流肆掠立即发出“滋滋滋”的声音。

  吴小天狞笑了一声,不由分说便将电棍按在了刘颂的脖子上。

  电棍与刘颂脖子处的皮肉接触的刹那,吴小天本以为会看到刘颂颤栗抽搐、口吐白沫。可他杵了半天,却发现刘颂一点反应也没有,别说抽搐了,就连半分不适的表情吴小天都没看到。

  吴小天眉头一皱,以为是电棍又出了问题,于是在手里拍了拍再去电刘颂,却发现依旧不起作用。

  刘颂看着吴小天微微一笑,并不在意还杵在自己脖子上的电棍,说道:“小心一点,这玩意儿可能真漏电。”

  随即,吴小天便又感觉握住电棍的手一阵剧烈的麻痹和疼痛,自己立刻浑身颤抖倒在了地上直翻白眼。

  而就在此时,审讯室的门突然开了,一个年轻人出现在了门口,他见吴小天此刻倒在了地上还瑟瑟发抖立刻冲进来俯身查看。

  “吴科长,你怎么了?”

  这年轻人似乎是个小捕头,他将吴小天从地上扶起来问道。

  吴小天被年轻捕头搀扶着站起身来,眼睛瞪向刘颂。

  他心中觉得这小子极为邪性,这警用电棍他用了无数次,电过形形色色的人,可还真没电到过自己。

  怎么遇到这小子电棍对他就不起作用了,倒是老电到自己呢?吴天实在是有些想不通,可刚才的情况刘颂一直被铐在审讯椅上,并没有做出什么异常的举动,这更让吴小天气不打一处来。

  刘颂丝毫不在乎站在自己面前一脸阴沉的这位吴科长,反倒是在那年轻捕头之后,进入审讯室内的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引起了他的注意。

  “胡闹!”

  中年人板着脸,看向吴小天和那年轻捕头喝了一声。

  “你是谁?”

  吴小天回过神来,甩开年轻捕头扶着自己对手,皱眉看向中年人问道。

  “我是朱玄朱老爷子对律师,你们赶紧放人!”

  “你说放人就放人?我们现在怀疑这小子喝朱老爷子对死有关,你如果真是朱老爷子对律师,就更应该给我们提供更多关于他对罪证!”

  吴小天指着中年人对鼻子说道。

  还没等中年人说话,原本搀扶着吴小天对那名年轻捕头便陪着笑脸道:“吴科长,张律师转达对是李副局长的意思,朱家人给您打电话也是因为一时情绪激动,这才做出了错误的决断的,现在啊也后悔了。”

  吴小天听到李副局长这三个字眉毛明显跳动了一下,犹豫了片刻放下了自己指着张律师到手。

  “还不放人?”

  张律师瞪着吴小天指了指还被铐在审讯椅上的刘颂说道。

  吴小天虽心里有百般个不情愿可还是把手铐到钥匙交了出来,让一边的年轻警员将刘颂的手铐给打开。

  “小刘啊,你受苦了。”张律师带着刘颂走出门,说道。

  “谢谢你,张律师。”刘颂笑着摇了摇头道。

  “对了,您怎么知道我被带到这里来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九龙灵婿》

第8章 赶紧放人


  吴小天一下子弹开了老远电棍掉落在了地上也没心思去管,右手握住自己的左手疼得呲牙裂嘴。

  刘颂依旧坐在椅子上不动声色地望着摔倒在地的吴小天。

  刚才刘颂只是调动了周身的灵力,用灵力模拟了电流的运转方式小小地给了吴小天一点颜色而已。

  半晌之后吴小天从电流的疼痛之中缓过神来,再次站起身来看向刘颂眼中满是疑惑。

  “妈的!这玩意儿漏电了?”

  吴小天捡起掉在地上的电棍骂了一句,犹豫了一下又小心翼翼地按了按电棍的开关。电棍上电流肆掠立即发出“滋滋滋”的声音。

  吴小天狞笑了一声,不由分说便将电棍按在了刘颂的脖子上。

  电棍与刘颂脖子处的皮肉接触的刹那,吴小天本以为会看到刘颂颤栗抽搐、口吐白沫。可他杵了半天,却发现刘颂一点反应也没有,别说抽搐了,就连半分不适的表情吴小天都没看到。

  吴小天眉头一皱,以为是电棍又出了问题,于是在手里拍了拍再去电刘颂,却发现依旧不起作用。

  刘颂看着吴小天微微一笑,并不在意还杵在自己脖子上的电棍,说道:“小心一点,这玩意儿可能真漏电。”

  随即,吴小天便又感觉握住电棍的手一阵剧烈的麻痹和疼痛,自己立刻浑身颤抖倒在了地上直翻白眼。

  而就在此时,审讯室的门突然开了,一个年轻人出现在了门口,他见吴小天此刻倒在了地上还瑟瑟发抖立刻冲进来俯身查看。

  “吴科长,你怎么了?”

  这年轻人似乎是个小捕头,他将吴小天从地上扶起来问道。

  吴小天被年轻捕头搀扶着站起身来,眼睛瞪向刘颂。

  他心中觉得这小子极为邪性,这警用电棍他用了无数次,电过形形色色的人,可还真没电到过自己。

  怎么遇到这小子电棍对他就不起作用了,倒是老电到自己呢?吴天实在是有些想不通,可刚才的情况刘颂一直被铐在审讯椅上,并没有做出什么异常的举动,这更让吴小天气不打一处来。

  刘颂丝毫不在乎站在自己面前一脸阴沉的这位吴科长,反倒是在那年轻捕头之后,进入审讯室内的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引起了他的注意。

  “胡闹!”

  中年人板着脸,看向吴小天和那年轻捕头喝了一声。

  “你是谁?”

  吴小天回过神来,甩开年轻捕头扶着自己对手,皱眉看向中年人问道。

  “我是朱玄朱老爷子对律师,你们赶紧放人!”

  “你说放人就放人?我们现在怀疑这小子喝朱老爷子对死有关,你如果真是朱老爷子对律师,就更应该给我们提供更多关于他对罪证!”

  吴小天指着中年人对鼻子说道。

  还没等中年人说话,原本搀扶着吴小天对那名年轻捕头便陪着笑脸道:“吴科长,张律师转达对是李副局长的意思,朱家人给您打电话也是因为一时情绪激动,这才做出了错误的决断的,现在啊也后悔了。”

  吴小天听到李副局长这三个字眉毛明显跳动了一下,犹豫了片刻放下了自己指着张律师到手。

  “还不放人?”

  张律师瞪着吴小天指了指还被铐在审讯椅上的刘颂说道。

  吴小天虽心里有百般个不情愿可还是把手铐到钥匙交了出来,让一边的年轻警员将刘颂的手铐给打开。

  “小刘啊,你受苦了。”张律师带着刘颂走出门,说道。

  “谢谢你,张律师。”刘颂笑着摇了摇头道。

  “对了,您怎么知道我被带到这里来了?”

继续阅读《九龙灵婿》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