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此一生不见你》浅线小说最新章节,顾城,林爱己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顾此一生不见你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浅线
简介:“离婚协议不是已经都给你了吗?难道你还没签?”
角色:顾城,林爱己
《顾此一生不见你》浅线小说最新章节,顾城,林爱己全文免费阅读

《顾此一生不见你》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顾家。
摆放在茶几上的离婚协议书着实令人醒目。
“他回家了吗?”
林爱己身心俱疲地坐在沙发上,故意忽略掉那张离婚协议,向许管家开口问道。
只见许管家神色一顿,低头道:“少爷……已经回了。

林爱己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急忙问道:“他在哪儿?”
“少爷……在书房,不过……”
许管家话还没说完,就只见一个人影在他眼前掠过。
“夫人,少爷说不许别人进去”
许管家小跑着上前拦住林爱己,正当林爱己开口询问时,忽而听到书房内传来一阵男女的欢笑声。
林爱己对那笑声很是熟悉,此时便不顾许管家的阻拦,强行推门而入。
书房内,顾城皱着眉头看向她。
只见他双手自然地环抱在与他一同登上新闻封面的林爱言的腰上,他皱眉对她不耐道:“你怎么来了?”
林爱己的眼泪倏地从眼眶滑落,此刻她的嗓子里就像是被塞了一团棉花。
许久,她颤抖着声音开口:“顾城,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吗?”
可不等顾城回答,一旁的林爱言就抢先高声道:“哎呀姐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她看着林爱言脸上肆意的笑容,呼吸顿感不畅。
只见林爱言继续道:“城城说让我提前住进家里适应生活,所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就劳烦姐姐照顾了。

林爱己震惊地看向顾城,可她看到的却是顾城看向她时满眼的嫌弃。
强忍着胸腔内的不适她问他:“顾城,你真要为了她,和我离婚吗?”
顾城的心底莫名升起一股烦躁,那烦躁烧在他的心口,火辣辣地疼。
他强压下去,对林爱己冷声问道:“离婚协议不是已经都给你了吗?难道你还没签?”
此时林爱言却在一旁对顾城故作安慰地劝说道:“城城,你就再多给姐姐一点时间吧”
听到林爱言对顾城的亲昵称谓,林爱己不由得双手紧攥,指甲嵌进肉里,她却丝毫不觉得疼。
她深吸一口气,强行镇静道:“我不会签的!”
“让你签就签,哪那么多废话!”
林爱己被顾城暴怒的声音吓了一跳。
她看着他朝自己走来,双目嫌恶地看着她说:“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识相点,赶紧把离婚协议签了,别耽误我,娶别人!”
林爱己心下一沉。
她看着顾城,想从他脸上找到一丝玩笑的神情,可找来找去,却只看到他脸上两年如一日的嫌恶。
一旁的许管家默默在心中叹了口气。
他家这个少爷,自小就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
五年前那场商战过后,顾家破产,顾氏夫妇不堪重负跳楼自杀,压在顾氏头上上千万的债务强行押在了顾城一个人身上。
可是这个林家大小姐却在顾城危难之时抽身离去,只托人给顾城送了一封分手信便从此杳无音信,后来的她,更是和魏家小儿魏桐订了亲。
当时顾城有多伤心他是见过的,只可谓天道有轮回。
林爱己眼中噙着泪,卑微地小心说道:“顾城,你在外面养多少女人……我都可以……不管,但是唯独林爱言!你不能和她好。

顾城眉头紧皱,眼底的怒火更盛了。
他冷言对林爱己怒喝道:“我要娶谁轮得到你来过问?还有,谁允许你进我书房的?马上给我滚出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顾此一生不见你》

第2章


偌大的房间,寂静无声。
一想到顾城竟然为了林爱言和她离婚,她的心就碎得不成样子。
当初顾家破产,她为了见他一面从林家逃走,却被林爱言陷害从二楼跌落;是她,给魏桐的母亲捐了颗肾才求得魏家帮他;她甚至为了抵抗父亲给她安排的婚事,不惜自杀。
可是他呢?
他是娶了她,可是却待她如仇人!
不管林爱己如何挣扎,她还是被顾城叫来的两个保镖拖进了祠堂。
祠堂
周身漆黑一片,她本能地蜷缩在墙角,紧紧地抱住自己
不多时,祠堂外传来一阵高跟鞋走动的声音。
“呦,林大小姐怎么落得这副田地了?”林爱言轻蔑地对林爱己说道,“你以前不是仗着有顾城撑腰,很是得意吗?怎么现在,跟条丧家犬似的?”
林爱己忍着心中悲痛,咬牙朝林爱言怒吼道:“说够了吗?说够了就给我滚!”
看到林爱己生气的样子,林爱言不由得心满意足地笑出声来。
“哎呦,生气了?难道……我说的不对吗?”林爱言轻步走上前,蹲下身,盯着林爱己悠悠道:“顾城他现在一心只系在我身上,我劝你,赶快把离婚协议签了,还能少受点儿罪!”
林爱己流着泪,朝林爱言近乎疯狂地怒斥道:“滚!”
那喊声吓到了林爱言,她转身离开道:“不识抬举!”
林爱言走后,林爱己突然崩溃。
她瘫坐在地上,将头埋进双臂间,哭得彻底。
三天
她整整被关了三天
三天里,仆人们得了顾城的吩咐,没有给她一粒饭一滴水。
所以三天后当她被架到顾家客厅后,她整个人都是虚弱无力的。
她趴在地上。
只有在听到顾城的声音后,才强撑着睁开眼睛。
“知道错了吗?”
顾城看着眼前的林爱己冷声开口,看到林爱己挣扎的模样,心中不知被什么东西倏地揪紧。
“我……”
她现在的力气还不足以支撑她把话讲完。
她有什么错?
她在心里想,是错在未经顾城允许闯入他的书房?还是错在不该撞见他与林爱言二人的亲昵场面?抑或是,不该不识相不签离婚协议,让他没办法娶上自己心爱的女人?
看到林爱己没有为自己辩解的样子,顾城眉头皱起。
此时,一旁看着的林爱言看向趴在地上的林爱己开口道:“姐姐,只是关了三天没这么严重吧?你就算对城城再不满也不要不说话啊。

顾城脸上的表情愈发不耐,对林爱己怒斥道:“别装了!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同情你?林爱己,就算你现在死在我面前,我顾城也绝不会怜悯你分毫!”
林爱己抬眼,正对上顾城看向她时冰冷的神情。
她想和他解释,可是此刻她如鲠在喉,张张嘴,却说不出一个字。
她只好用尽全身力气,强撑着起身,却在刚站起时突然眼前一黑,身体完全不受控制地向后仰去。
顾城见倒地的林爱己,神情更不耐了。
他冲着倒在地上的林爱己吼道:“还装?喜欢装是吧?好!许管家,拿着那张离婚书让她画押!我倒要看看她还能装多久!”
“少爷,夫人晕过去”
听到许管家的话,顾城身体一怔。
他疑惑,“晕过去了?”
怎么会?
他控制不住自己身体上前,一把将她抱起。
在看向林爱己的脸时,他却犹豫了。
他想,他应该已经不喜欢她了?
可是为什么看到她晕倒,他竟然心疼了呢?
林爱言站在一旁,亲眼看见顾城焦急地将林爱己抱起。
她上去阻拦,却被顾城忽略。
眼看着顾城马上就要抱着林爱己离开,她急忙冲到顾城面前,挡着房门急迫道:“顾城,你要去哪儿?”
可是顾城并没有回答她。
他的怀里紧紧抱着林爱己,急忙推开她,冲出了家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顾此一生不见你》

第3章


他的怀里紧紧抱着林爱己,急忙推开她,冲出了家门。
---------------
医院
林爱己缓缓睁开眼,强撑着起身。
她拿起她身侧桌子上的一张病例报告:
心脏肿瘤,恶性。
林爱己拿着报告单的手微微颤抖。
她低头,伸手轻轻摸了摸心脏的位置。
泪水,一瞬间从眼眶滑落。
她人生是不是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
门被打开,张妈端着一碗粥走了进来。
林爱己慌忙地将眼泪擦干,她把报告单藏到身下。
“张妈,帮我办一下出院手续吧,我们现在就回家。
”林爱己一边说着,一边强撑着身体下床。
张妈小跑着上前,将踉跄的林爱己扶住,焦急道:“小姐,医生说您要留院观察,听话,快重新躺下。

林爱己只记得,在自己昏迷之前,顾城让她在离婚协议书上画押。
他们,现在已经离婚了吧!
她流着眼泪对张妈伤心道:“顾城就要结婚了,你要我还怎么在这里?我要去见他!”
“小姐……”张妈看着林爱己憔悴的面容劝道,心中心疼不已。
林爱己挣脱不掉张妈,只能哭着乞求她:“我求求你……张妈,你放开我!我要去找他……我要去找他!他误会我了……我要和他讲清楚!你不要拦我……放开我!”
林爱己越说越激动,最后竟冲张妈发起了脾气。
张妈使了好大的力气才抱紧她,苦口婆心地高声劝道:“小姐!您给顾少爷解释了那么多次,可他哪次听进去了?”
张妈的话给林爱己当头一棒。
她突然停下挣扎,沉默片刻后。
她红着眼,看着张妈悲苦道:“可是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娶了我妹妹啊!”
他明知道她和林爱言之间的恩怨,明知道她今生最痛恨的就是她,
张妈看着林爱己失魂落魄的模样,心中不忍但又怕林爱己还像刚才那样冲出去,便劝道:“顾少爷陪二小姐选婚纱去了,小姐,就算你现在回家也见不到顾少爷。

林爱己的眼眶一下子变得猩红,胸口涌上的血腥令她恶心地想吐。
魏桐一进门就看见林爱己扶在床边,虚弱无力的模样令他感觉心慌。
“魏少爷,您和小姐好好聊聊,我去拿药。
”张妈对魏桐说着,出去也把门给带上了。
魏桐对林爱己张口问道:“你的情况张妈和我说了,你现在还好吗?”
林爱己茫然地看着地面,强忍着从心底涌上来的酸涩对魏桐道:“我没事,魏先生,以后如果张妈再去找您,您不用过来的。

并不是林爱己心狠凉薄,相反她是在为魏桐考虑。
上次母亲忌日,林爱己打不到车是魏桐送去的。
这件事被顾城知晓后,他让魏氏集团的股价跌了好几个点。
因为,顾城是不会叫帮她的人好过的。
魏桐许是知晓林爱己的意图,他并没有回应林爱己的话,反而开口道:“就算他这样对你,你也不打算离开他吗?”
林爱己的心倏地被戳了一个大窟窿,伤及心,痛到无法呼吸。
见林爱己捂着胸口,魏桐急忙上前查看,无意间触碰到了林爱己的肩膀。
恰好这一幕,刚好被顾城看见。
病房外,林爱言一脸得意,她对顾城说:“顾少爷还来看姐姐呢,没想到,姐姐已经有人在照顾了”
顾城看着屋内二人亲昵的场面,脸色变得阴翳,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攥紧。
他转头,冷声对林爱言说:“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说罢,便强迫自己不去理会病房里的场面,脸上带着怒意,气冲冲地离开了。
林爱言的眼神忽地阴冷下来,她透过窗户恶狠地看向林爱己。
彼时嘴角露出得逞的微笑,喃喃道:“走着瞧!”
医院大厅
张妈拿了药刚转身,就看见一个酷似顾城的背影。
她的心里心里犯嘀咕,顾少爷怎么会来这儿?
她摇摇头,只当是自己看错了。
张妈再次回到病房时,魏桐已经离开了。
她看着坐在病床上失魂落魄的林爱己,重重叹了口气。
林爱己的声音平静地让人心疼,她对张妈说:“以后不要再麻烦魏先生了,我们还不起。

张妈的眼眶有些发红,将心中的难言之隐尽数吐露。
她点头道:“是,可是这次真的是万不得已。
小姐住院需要钱,老爷那边和我们已经断了来往,顾总也不肯出钱帮小姐,只有魏先生肯帮我们。

林爱己看着张妈为难的神情,心中尽是酸楚。
在顾家,她们遇到的烦恼事不少,可她自己出面解决的却是寥寥无几。
在这其中张妈不知为她承受了多少不堪。
看着张妈转身离开的背影,林爱己心情沉重。
她此刻竟有些后悔曾对顾城那么痴迷。
林爱己将被子紧紧抱在胸前,皱眉喃喃道:“顾城,我为了你都做了什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顾此一生不见你》

第4章



  医院外
  林爱言追了出去,伸手挡在顾城的车前。

  她娇滴滴地对顾城说:“顾城,我的车子坏了,不如,我们两个一起回去吧。

  车窗被降下,顾城不耐道:“认清楚自己的身份,不想被撞就马上从车旁离开,开车!”
  车窗又被快速升起,林爱言看着慢慢驶远的车子,心里愤恨极了。

  林爱己并没有在医院久住就回到顾家。

  一日清晨。

  林爱己喊张妈倒水。

  可往常在她第一声喊叫中就匆忙赶来的张妈,此刻却不论她怎么喊,都无人应答。

  无奈,林爱己只好拖着自己病弱的身子艰难下床。

  房间外,她在走廊听见两个下人在低声议论着什么。

  “没想到张妈那个人看着柔弱,竟然也会做出那种事。

  “对啊,这次惹了新夫人,不知道少爷怎么发落她呢。

  “我就说新来的那位夫人不好惹,咱们今后可怎么办啊?”
  “快把东西送进大厅吧,晚了估计咱们也得遭殃。

  ……
  等那些人走远,林爱己才从拐角处走出来。

  自她嫁给顾城后,她就发现顾城的脾气变大了,下人有一处地方做的不称他心意,他就大发雷霆。

  这次林爱己本不想管,但是又听到刚才那两个下人提及‘张妈’。

  她想着张妈可不要有事啊!
  想及此,林爱己不淡定了。

  她慌乱地朝着大厅的方向跑去,远远地就听见杯子摔在地上碎裂的声音,她不由得加快了步伐。

  可即便这样,因为她身体还没好,走起路来依旧是踉踉跄跄的。

  林爱己到了大厅已浑身湿透。

  在那里,她看见了跪在地上的张妈。

  此时,顾城严肃地坐在沙发上。

  一旁的林爱言看到林爱己来了,神色鄙夷道:“姐姐来了。

  顾城抬头正看到满脸是汗的林爱己,眉头一时微不可察地皱起。

  林爱己看到林爱言撩起头发时手上带了明晃晃的钻戒,心头就像被马蜂蛰了一下得疼。

  林爱己艰难走上前去,抬头挺胸。

  她看向顾城,强行压下口中的血腥问:“发生了什么事?”
  林爱言不等顾城开口,便抢先劝说道:“张妈打碎了城城专门花重金,从拍卖会上拍下的一个花瓶,这件事姐姐你就别管了。

  跪在地上的张妈忙朝林爱己辩解道:“小姐,我不是故意的,花瓶是二小姐故意在我手上撞掉的。

  看到张妈焦急的神情,林爱己的心一下子被揪了起来。

  她当然相信张妈。

  只是顾城就不一定了。

  她镇定地看向顾城,深吸一口气对他说道:“你都听到了,张妈不是故意的,所以,这件事就不要再追究了。

  看到林爱己不卑不亢的样子,顾城脑海中又浮现那日林爱己在魏桐身边流露出的柔弱。

  他心中烦躁得很,此时便毫不犹豫地开口道:“不行!”
  林爱言在一旁急忙劝说:“姐姐,你就算再维护张妈也不能总让城城承担损失啊。
物件是张妈弄坏的。
这样吧,只要张妈赔了,这件事就不再追究了,你看怎么样?”
  听到林爱言一番说辞,林爱己不由心头冒火,她强忍着冲上去打她的冲动。

  咬牙对林爱言呵斥道:“林爱言,你不要太过分!”
  她挺了挺身体,冲顾城说:“张妈都说了,那个花瓶不是她打碎的,是林爱言故意撞掉的。
她……”
  “够了!”顾城强行打断了她的话。

  林爱言见顾城有意维护自己,便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姐姐,只要你帮张妈还了这些钱,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而且,你连你自己住院的钱都拿得出来,不会救张妈的时候就拿不出来了吧?还是说……你住院的钱不是你自己出的?那是谁?难道是姐姐某个相好的?”
  肉眼可见,顾城的脸抽动了一下,他对林爱言厉声道:“我说够了!”
  声音使整间屋子瞬间寂静下来。
 
  林爱己对上顾城那双燃着怒火的眸子,心里怀抱着一丝希望问道:“顾城,你怎么说?”
  只见顾城慢慢起身,他缓步走到林爱己身边。

  他看着她道:“这件事错在你,你管教不严!只要你给爱言跪下,磕头赔罪,我就放过她。

磕头赔罪!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顾此一生不见你》

第5章


磕头赔罪!
-------------
林爱己震惊地看向顾城。
可当她看到他脸上认真的神情时,她那点仅存的希望也破灭了。
林爱己抬首,尽量让自己身体站直,她冷声问顾城:“我要是不答应呢?”
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顾城对他说:“那我就把她送进警察局,没个十年八年,她出不来!”
十年八年?
林爱己拳头紧攥。
张妈快速冲上前跪在顾城脚下,拽着顾城的裤脚哭着乞求道:“顾少爷,小姐她一直喜欢您,您不能这样伤她的心啊,您要怎么处置我都可以!”
林爱己眼中早已失了光彩,她强撑着一口气,直直跪在林爱言面前。
泪水因着身体的颤动,直直滴落在地板上。
张妈忙扑到她身前,对她乞求道:“小姐,小姐,站起来,你为了我不值得……”
顾城冷声命令奴仆将张妈从林爱己身边拉走。
只见林爱己面色苍白道:“给二小姐赔罪,请二小姐,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张妈。

林爱己紧攥的双拳艰难打开,身体向前伏地。
她紧闭双眼,重重磕在地上。
林爱言高兴极了,可她并不打算就此放过林爱己。
她对着林爱己淡淡道:“姐姐,做妹妹的我本应该放过。
可是对姐姐来说这样做未免太容易了些,也难保张妈不会再犯第二次。
不如姐姐扇自己一巴掌,也好在众人面前当个保证。

她转头对顾城讨好道:“城城,我不是故意要让姐姐受罚的,只是自从姐姐出院后,就对自己手下的人疏于管教,怕是姐姐在医院受了什么蛊惑。
我也是为了家里的安宁啊。

提及医院,顾城心里的怒火更盛,他低声吩咐道:“就这么办!”
林爱己的心凉得彻底,她紧紧地盯着顾城问他:“是不是我真的这样做,你就会放过张妈,也放过我?”
看见顾城脸上的不耐。
林爱己深吸一口气,将右手颤颤巍巍地举起。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打疼了林爱己也彻底打碎了她的心。
不知是不是盛夏的缘故,顾城突然感觉胸口有些憋闷。
林爱言挑眉,轻步走上前,在林爱己耳边低语道:“你和你那贱人娘一样,都是这么不堪一击!”
林爱己看着林爱言那张憎恶的脸,此刻再也压制不住内心的愤怒,扬起手就给了林爱言一巴掌。
“贱人!”林爱己骂道。
只见林爱言捂着脸向顾城告状道:“城城,我只是让姐姐早点回去休息,她就这样对我。

林爱己知道,自己又中计了。
顾城冷声对林爱己喝道:“还不快给爱言道歉!”
看见顾城一把将林爱言护到身后,林爱己冷笑一声,问顾城:“我要是不道歉呢?”
顾城看着那双寒冷眸子,心底莫名生出一丝恐慌。
为了打消那种恐慌,他咬牙道:“除非离婚!”
林爱己的心已经麻木了。
此刻,她心里清楚,她和顾城是真的完了!
与其紧攥着这段让所有人都痛苦的感情不放,不如痛快放手。
“好,我同意,离婚。
”林爱己话说得平静。
顾城脸上闪过一丝震惊,他没想到林爱己就这么答应了。
以前她不是都会拒绝的吗?
为什么这次这么容易就同意了呢?
为了掩饰自己的慌张,也为了给自己多一点思考的时间,他朝着林爱己怒喝:“滚!”
此时张妈在一旁一边抱着林爱己,一边哭着对顾城说:“顾少爷,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喊叫声令顾城心烦意乱,他看着林爱己恶狠道:“我永远都不会后悔!最好马上就离婚!”
看着顾城脸上的狠恶。
林爱己忽地回想,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那个待她最好的人竟变成如今这副陌生模样?
从前那个她一皱眉就带她去游乐场,她一生气就带她去吃好吃的,她一生病就不远万里奔赴到她身边的人,怎么变得……
她皱眉的时候他嫌恶,她生气的时候他不耐,她生病了他漠不关心。
林爱己的眼泪此时不知为谁而流。
林爱言上前添油加醋地对林爱己说道:“你还不快谢谢城城,不追究你的过错!”
顾城此时心里烦躁得紧,怒吼道:“都给我滚!”
说罢,顾城便转身上了楼。
林爱言也急急追了上去。
张妈扶着林爱己正要离开,突然一盆水被泼到二人脚下。
只见那几个下人叉着腰对着二人颐指气使道:“快让开,别挡着我们干活儿!”
从林爱己嫁给顾城的那天起,下人们就看惯了顾城对这位夫人的不待见。
如今知道二人要离婚了,那些人更没什么好忌惮的了。
看到下人们对她的态度,林爱己此刻觉得那份对顾城一直抱有的期待,竟那样可笑……
张妈护送着林爱己回了房间,路上林爱己的眼神愈发空洞。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顾此一生不见你》

第6章


回到房间
张妈安慰了林爱己几句,便出去给林爱己找水去了。
独自坐在床上,林爱己想着,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她从没有想过自己会和爱了那么久的男人闹到如今这副田地,她甚至在想这一切到底是谁的错。
遥想当初林父不想帮助顾城,是她给魏桐的母亲捐了颗肾筹到钱,才帮助顾城度过难关。
许是见她和魏家走得近,林父就把她指给了魏桐,并且为了不让她再和顾城有联系竟将她送去了很远的F国。
在F国她每日都生活在父亲的监视下,怀抱着对顾城的期望,她熬住了无数个凄苦的日夜。
她也不是没有把和魏桐订婚的真相告诉顾城,可不管说了多少次他都不相信。
他甚至放言,如果林爱己再提及这件事他就要离婚,以至于关于真相她再不敢提起。
面对顾城一次次伤害,林爱己都承受住了,可是这次,顾城竟然要娶她最恨的人。
他知道得,林爱言的母亲气死了她的母亲。
他也知道林爱言明着暗里给她使了许多绊子。
可就算他知道得一清二楚,他还是要娶她!
从胸腔涌上来的那股热流再也强压不住,林爱己一下子吐了出来。
血!
暗红色的血!
与此同时林爱己不知道的是,另一间屋子里,林爱言正经历着和她一样的事。
林爱己把残血擦干,处理掉地上的污秽,强撑着站起身,入目皆是熟悉的事物。
她缓步走到沙发旁坐定,静静等着许管家把离婚协议书拿来,可她等来的却是顾城的破门而入。
只见顾城满眼猩红地冲了进来,他猛地冲上前紧紧抓住林爱己的胳膊急切地说道:“你马上去医院给爱言捐颗肾!”
还没听明白顾城话里的意思,林爱己就被顾城强拖着进了医院。
医院病床上
林爱己看到了脸色苍白的林爱言。
林爱己一时恍惚,那个刚才还在自己面前叫嚣的人,此刻怎么一动不动?
她指着林爱言问顾城:“她……怎么了?”
林爱言微微睁开了眼,可当她看到林爱己的时候。
她的眉头紧皱,对着顾城说:“让她……走……”
她不愿让林爱己看到自己这副模样。
顾城看向病床上的林爱言,心中生出一丝丝不忍。
虽然他不爱她,但毕竟,她曾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帮过自己。
顾城于是将林爱己拽出了病房。
病床外
顾城深深叹了口气,对林爱己说:“她突然在房间吐血,我把她送到医院,医院说她需要换一颗肾。

林爱己这才明白顾城那么匆忙将自己带来的目的。
她突然觉得可笑。
刚才在家里的时候,这二人在她面前多么骄傲自大。
林爱己仰头问顾城:“你想让我给她捐肾?”
顾城不敢去看她的神情。
要不是医院说林爱言情况危急,若不马上得到一颗好肾很可能就会没命;要不是医院找遍库存没有和林爱言匹配上的肾脏。
他是绝对不会把林爱己带到这里来的。
顾城对林爱己命令似道:“就捐一颗肾,不会对你有任何影响!手术后,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顾此一生不见你》

第7章


什么都答应?
林爱己此刻觉得自己就是个笑话。
看到她脸上平静的神情,刚才还坚决要让她捐肾的顾城此刻却动摇了。
他虽然那么说,但那毕竟是一颗肾,怎么会没有影响?
不过是看不过她对自己那么冰冷!
顾城想,只要她向自己求饶,哪怕只说一句软话,他也不会让她捐!
想到这,顾城压抑着内心的期待看向林爱己。
可他那副样子在林爱己面前一览无余。
他在期待什么?
林爱己不禁心想,他是期待自己答应他的要求吗?
林爱己眼睛紧闭,再次睁开时,只剩下冷漠与疏离。
她对顾城淡淡道:“我捐!”
简单的两个字让顾城难以置信。
她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不过我有个条件。

顾城刚要问话时,却被急急忙忙赶来的张妈打断。
只见张妈一把抱住林爱己,一脸愁苦地对他道:“顾少爷,我们小姐不能捐肾,您想要就把我的拿去吧,我给二小姐捐,我们小姐的身子再也经不起折腾了。

顾城知道,张妈对林爱己视如己出,此刻出现一定会尽力阻止林爱己捐肾。
不知为何,他心里竟多出几分安心感。
顾城看着林爱己,只见她并未对张妈做任何反应,脸上依旧波澜不惊地继续着刚才她未说完的话。
“我说我捐!”
张妈对林爱己的话大惊失色,忙劝道:“小姐,您怎么这么傻啊”
张妈转而对顾城劝道:“顾少爷,小姐她只有一颗肾了,再捐会人命的,我求求您,不要再为难小姐了,我求求您,小姐她禁不起折腾了……”
“张妈!”林爱己呵斥道:“我的身体自己清楚。
顾城,你让人把张妈带走吧,这样对我们都好。

顾城看到林爱己一副不在意的样子,莫名升起一股无名之火,他命保镖将张妈架了出去。
医院走廊里飘荡着张妈急切的喊声:“顾少爷,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林爱言病房外
林爱己和顾城对立而站。
顾城见林爱己一脸决绝的样子,赌气道:“好,说你的条件!”
沉默一会儿,林爱己似是用尽了全部了力气,她看着顾城一字一顿道:“我要你,在我捐之前先把离婚协议签了”
天知道她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鼓足了多大的勇气。
顾太太的这个头衔,她既然要不起,那就不要了……
顾城看着林爱己大失所望。
他不明白,为什么之前那个对他体贴关怀的女人,现在会对他如此冷漠。
明明做错的人是她,她有什么理由生自己气?
他停顿片刻,冷声道:“既然你这么为我的未婚妻着想,我还有什么理由拒绝?不过离婚书我现在不会签,我倒要看看你捐了肾后会不会死!”
林爱己冷眼看着顾城。
那颗爱他的心也在此刻沉入冰湖,万劫不复。
她冷声回应:“好。

顾城联想起那日林爱己在医院和魏桐你侬我侬,不由得心里更加焦躁。
他对着林爱己怒气冲冲地说道:“你要跟我离婚是不是因为魏桐?你到现在还没有放下他?林爱己,我不会成全你的,你最好死在手术台上,要不然,我永远都不会放过你!”
林爱己眼眶泛红。
这一次,她再没和顾城解释一句话。
她只想离得顾城远远的。
林爱己不再看顾城,转头,强忍着内心的悲愤,低声道:“我会提前把离婚协议书签好,手术后,不管我有没有事,我希望你,都能把字签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顾此一生不见你》

第8章



  医院外
  顾城坐在车上,一直跟在他身边的许管家问他道:“少爷,我们现在去哪?”
  顾城对此却充耳不闻,他只是问许管家:“我这样做真的错了吗?”
  面对询问,许管家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顾城开口道:“说实话!”
  许管家小心翼翼地开口道:“当初……林小姐负您在先,您不仅没有报复反而娶了林小姐,让她摆脱林家的控制,您对林小姐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许管家一边说话,同时一边小心地看着顾城的脸色。

  “没错,是她负我在先!我对她做的一点儿都不过分!她想捐,那就让她捐!”
  顾城的眼中再也没有刚才的不忍和期待。

  许管家长长舒了口气,再也不敢多说什么。

  翌日
  林爱己和林爱言同时被推进手术室。

  顾城在手术室关门的那一刻,不知为何竟心中生出许多不安。

  张妈昨日的话不合时宜地在他脑海中响起。

  “小姐她只有一颗肾了,再捐会出人命的!”
  顾城此刻烦躁极了,但还是在心里安慰自己。

  这一切都是林爱己和张妈联合起来骗自己的,她想让他心软,她想博取同情。

  她错了,他才不会同情她!
  手术室内
  林爱己因药物作用,此刻神志不清。

  她躺在白色灯光下,恍惚间竟看到了自己穿着婚纱的模样。

  她穿着婚纱在马路上穿梭,迎面驶来一辆车,多亏魏桐将她拽了回去,她才不至于受伤。

  那辆车停下,走下来两个人,一个是林爱言,一个,是顾城。

  婚礼当天,她撞见了她的丈夫和她的妹妹幽会。

  耳边叮叮当当的声响非但没有令林爱己难以入睡,反而很助眠。

  她累了,那个只要她睁开眼睛就能看到的世界里,再没有任何让她留恋的了。

  这一觉,她睡得安心极了。

  “许医生,这位捐献者只有一颗肾!”
  “手术已经开始了,这样停下两个人都会死,现在只能救一个。

  “不好了许医生,这位捐献者流了好多血!”
  “快去拿止血包!快!来不及了,马上准备移植!”
  ……
  空气瞬间凝结,紧张的气氛在手术室内弥散开来。

  手术室外的顾城突然右眼猛烈地跳动了一下,他忽地抬头,眼睛死死盯着手术室的门。

  他心里此刻只有一个念头:“她不要出事!”
  突然一个人影瘫坐在他面前,张妈一脸悲苦地望着手术室,喃喃道:“晚了……还是晚了,小姐……”
  张妈转头看见顾城,什么也不顾地扑了上去。

  她狠狠拽着顾城的衣领,悲愤道:“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呐!我们小姐有哪点对不起你,你要害死她呀!”
  许管家将张妈从顾城身上拉开。

  可张妈还是不依不饶地对顾城喊着:“你把小姐还给我!你把小姐还回来!你怎么这么狠心呐……”
  顾城一脸茫然,听到张妈骂他的话语,气不打一处来,怒喝道:“害死她?你在发什么疯?不过是捐一颗肾!闹不出人命!再吵就把你扔出去!”
  张妈咽下一大堆想要骂顾城的话,强忍着愤恨,只是哭。

  许管家对张妈安慰道:“别惹少爷生气了,你家小姐没事,一会儿就出来了。

  张妈怒甩开许管家,眼睛紧紧盯着手术室的门,心里焦急地盼望着……
  许久,手术室门上的灯倏地灭了,门被打开。

  最先推出来的是林爱言,许医生嘱咐顾城病人手术很成功,但是需要好好调养。

  旁边传来张妈凄苦的喊声。

  “小姐,小姐你醒醒啊,小姐,小姐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啊小姐,小姐,你怎么这么傻啊……”
  顾城望过去,只见病床上的人被一张白布覆盖,透过缝隙,可以看到林爱己那张苍白的脸。

  顾城的心急剧地一缩。

  只听许医生说:“我们已经尽力了,捐献者只有一颗肾,当时情况危急,我们只能按照顾先生和捐献者要求的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顾此一生不见你》

第9章


只听许医生说:“我们已经尽力了,捐献者只有一颗肾,当时情况危急,我们只能按照顾先生和捐献者要求的做。

-------------
她死了?
顾城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走到林爱己身边的。
看到往日那张娇俏红润的脸,此刻已血色全无,顾城像是被什么抽空一般。
张妈猛地推开顾城,怒斥道:“别碰小姐!别脏了顾少爷的手!”
她哭着数落着顾城的罪行。
“当初顾家落难,我们小姐不顾老爷劝阻偷偷跑去典当行把自己所有的首饰都变卖了,甚至连夫人留给小姐唯一的遗物都被小姐卖了,就是为了能帮你!”
“小姐得知魏氏夫人住院需要人捐肾,小姐想都没想就把自己的肾给捐了,这才从魏先生那里凑到足够的钱。
小姐她想自己拿给你,可是却被二小姐陷害从楼上摔了下去,还因此摔断了一条腿!小姐为你做了这么多,你怎么就忍心一次次伤害她啊!”
顾城的心猛地抖动开来。

他颤抖着声音问张妈:“她拿给我的难道,不是一封分手信吗?”
张妈更生气了,她对着顾城又是一通劈头盖脸的责骂。
“我们小姐那么喜欢你,怎么会和你分手?小姐让我拿给你的,明明是从魏先生那里换来的支票。
小姐让我告诉你,她会一直等着你,我也转达给你了。
可是你!你都做了什么?”
“小姐满心欢喜地嫁给你,她以为你终于能护她一辈子了!可是你,你忘恩负义!背信弃义!最后还害得她连自己的性命都给搭进去了!”
顾城不敢相信,直直地看着张妈,许久才激动地说道:“不,她不喜欢我,如果她喜欢我,为什么还和魏桐订婚?为什么她为了躲我出国?为什么我所有给她的消息她都不给我回复?”
“是老爷”张妈喊道:“是老爷不让小姐和你有来往,魏夫人得到小姐帮助后很感激小姐,想让小姐嫁给魏先生,老爷就自作主张让小姐和魏先生订婚了,他怕小姐逃跑所以才把小姐送出国,小姐在那里每天都被人监视,哪里还能给你回消息?你都不知道,当初小姐得知你要娶她的时候,她有多开心,她一遍遍试着婚纱,一遍遍学习怎么才能在婚礼上不出错,可是你,顾少爷,竟然在婚礼当天抛下了小姐。
如今你又这样对她,你怎么对得起她?”
顾城此刻竟感知不到悲伤,他张着嘴,一个字也说不出。
许久,他才问道“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解释你听吗?小姐她和你解释了多少次,你不清楚吗?你哪次听她把话说完?就算她说了,你能信吗?天天拿离婚威胁小姐,小姐哪敢再惹你生气?”
张妈背对着顾城,尽情数落他。
她的小姐死的冤,就算被顾城丢出去,她也要为小姐出这口气!
可是顾城却并没有把她丢出去,他让许管家好生照看林爱己。
他对许管家命令道:“在我回来前,务必,把她给我看好!”
顾城这次下定了决心,他要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查清楚。
顾城找到一群人,他命人将当年发生的所有事都调查清楚。
就在他准备回去医院的时候,他接到了许管家的电话。
只听电话那边,许管家急忙说道:“少爷,您快点儿回来吧,张妈把夫人拉去殡仪馆了。

顾城瞬间变了脸色,他快速冲出门去。
顾城握着方向盘的手用力到发白,胳膊上青筋暴起。
可由于路上堵车,就算他心里再怎么焦急,再怎么狂按喇叭,眼前的车还是一动不动。
无奈,他只能弃车狂奔。
当他大汗淋漓地跑到殡仪馆时,正看见张妈抱着一个盒子出来。
顾不得身上湿透,他上前抓着张妈的胳膊焦急地问道:“她呢?她在哪儿?你把她怎么了?”
许管家上前拉住顾城,对他说:“少爷,夫人已经被火化了,张妈手里抱着的盒子里,就是夫人的骨灰。

顾城的眼睛立马锁定那个盒子,他失魂落魄地走上前,刚要伸手触摸就被张妈躲过。
张妈对顾城怨恨道:“别脏了顾少爷的手。

顾城把将要离开的张妈叫住。
“谁允许你自作主张的?你现在,要带她去哪儿?”
张妈听不出顾城声音里的感情,只因他的话一向冷冰冰的,现在也是。
张妈仰了仰头,强忍住眼里的泪水,哽咽着开口道:“这是小姐的意思,小姐说她死后不愿意住在地下,我要把小姐的骨灰撒进海里去。

说及此,张妈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掉了下来。
顾城的心忽地疼了起来,他记得林爱己说过,她说希望自己死后被火化,还要将自己的骨灰扬进风里。
当时他只觉得她天马行空,便问她,扬进风里做什么。
林爱己说:“这样,就算我死了,依然可以完成自己的梦想,让风带着我去旅行。

她是那样一个热爱自由的女生,却为了他被父亲囚禁。
甚至被他,囚禁!
顾城走到张妈身边伸手道:“给我”
张妈紧紧地将林爱己的骨灰盒护在怀里,警惕地向顾城问道:“你要干什么?”
顾城将骨灰从张妈手里夺了过来,并不理会身后张妈的叫嚣,径直上了车。
“开车”
顾城对许管家冷声命令道。
许管家看了眼追在汽车身后的张妈,深深叹了口气。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顾此一生不见你》

第10章



  夜
  顾城独自坐在林爱己的房间里,轻声抚摸着眼前林爱己的骨灰喃喃道:“爱己,我说过,你永远都别想离开我。
等我处理完事情,我就陪你把全世界看遍。

  深夜寂静,无人应答。

  过了几天,顾城命去查探消息的人回来了,并且还交给了他一个信封,上面明明白白交代了林爱己为自己做的事。

  许管家将林爱言带到了大厅。

  林爱言很是可怜地问顾城:“顾城,什么事?我胳膊好疼。

  林爱言一边说着一边娇柔地揉着刚刚被保镖拽过的胳膊。

  顾城眼底一片万年玄冰,他冷冷地看着林爱言。

  他冷声道:“既然来了,就听听你的罪行吧”
  一旁查探到消息的人听到顾城的指令,马上向众人说明情况。

  “林小姐才是救顾少爷的人,当年顾氏破产,是林小姐给魏氏夫人捐了颗肾,才帮助顾少爷摆脱了困境,而林二小姐为了阻止林小姐给顾少爷送信,害得林小姐从二楼跌落,摔断了腿,并将张妈送去给顾少爷的包裹调换了,当年那封给顾少爷的信也是林二小姐仿照着林小姐的笔迹写的。

  “不仅如此,林小姐被林老爷送出国的主意也是林二小姐提的。
而且,小人还查到,当初林小姐和魏氏的婚事都是林老爷一手操办的,起初林小姐并不知情。
后来知情后,林小姐为了躲婚,自杀过。
这些事,小人都有人证物证。

  说罢,两男一女被保镖带了上来,其中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说:“那时我刚毕业,在F国一家医院实习,林小姐是我正式成为医生后收治的第一位病人,因此我对她印象很深。
林小姐当时是受了腿伤住进医院的,后来腿伤好后,她却迟迟不肯出院。
后来这个林小姐时不时就会大病一场,偶尔听到她说是为了避婚。
最凶险的那次,她竟然割了腕,要不是及时救治,她那条命啊,就没了。

  另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对顾城严肃道:“顾少爷,笔迹已经在专业人员反复鉴定下校验完毕,您让我查验的那封信上面的字迹和您给我对照的字迹,并不是出自一个人的手笔,这里是诊断说明。

  顾城看过后,命人将那张诊断说明扔在林爱言面前。

  林爱言大惊失色。
  她哭着向顾城求道:“顾城,他们说的都不是真的,你们为什么要帮着一个死人说话?”
  林爱言冲那两个人怒吼道,她不知道,她这个样子在顾城眼里便是更加认定了她的罪过。

  顾城冷声对她道:“是啊,人都死了,他们为什么还要帮着她说话?”
  林爱言跪在顾城身前,紧张地抱着顾城的腿,可怜地乞求道:“不,不,他们说的都不是真的,你相信我顾城,我从来都没有骗过你,你相信我。

  顾城忍者心中的愤怒,抬眼便看见跪在地上的林爱言的仆人,烦躁道:“你说说,你家主子都干了什么?”
  林爱言转身狠狠瞪了那小姑娘一眼,小姑娘吓得瑟缩,但还是颤抖着声音开口道:“那些人……说的……都,是事实。
小姐……小姐她经常给大小姐使绊子,张妈给顾少爷的包裹,是小姐让我换的,小姐说,小姐说,这样她就能和……顾少爷在一起了。

  林爱言急火攻心,上去就给了小丫头一记响亮的耳光,怒斥道:“贱人!你为什么要陷害我?”
  事已至此,真相昭然若揭。

  不论林爱言再怎么向顾城辩解,她的罪名已经成立了。

  顾城命人将林爱言关进F国的精神病院,他要让林爱言也感受一下林爱己当时的无助。

  顾家重新归于平静
  顾城坐在沙发上眉头紧锁,听到身侧有动静,抬头,正看见张妈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下楼。

  “你去哪?”顾城冷声问道。

  张妈也并不看顾城,淡淡道:“小姐都不在了,与其在这儿看着小姐生活过的地方触景生情,还不如收拾东西回老家。

  临走前张妈递给顾城一封文件,对顾城说:“这里面是小姐已经签好的离婚协议,也是小姐生前最后一个愿望,顾少爷快点儿签了吧。

  顾城颤抖着手,翻看着文件里的协议书。

  协议书背后‘林爱己’的名字,刺得顾城的眼睛生疼。

  他忽地将协议书丢进垃圾桶。

  张妈劝说了几次不见顾城松口。

  她叹息道:“反正签不签都一样,小姐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顾城突然抓住张妈的胳膊,神情激动道:“你骗我,她还没死,她没死对不对?你们骗我,她只是想用这种方法离开我,她根本没有死是不是?”
  张妈嫌恶地挣脱开顾城的束缚,皱眉道:“顾少爷,你干什么?小姐她已经死了,我还能骗你不成?我比任何人都希望小姐还活着”
  张妈说着,眼泪止不住地掉了下来。

  “我早就说过,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顾此一生不见你》

第10章



  夜
  顾城独自坐在林爱己的房间里,轻声抚摸着眼前林爱己的骨灰喃喃道:“爱己,我说过,你永远都别想离开我。
等我处理完事情,我就陪你把全世界看遍。

  深夜寂静,无人应答。

  过了几天,顾城命去查探消息的人回来了,并且还交给了他一个信封,上面明明白白交代了林爱己为自己做的事。

  许管家将林爱言带到了大厅。

  林爱言很是可怜地问顾城:“顾城,什么事?我胳膊好疼。

  林爱言一边说着一边娇柔地揉着刚刚被保镖拽过的胳膊。

  顾城眼底一片万年玄冰,他冷冷地看着林爱言。

  他冷声道:“既然来了,就听听你的罪行吧”
  一旁查探到消息的人听到顾城的指令,马上向众人说明情况。

  “林小姐才是救顾少爷的人,当年顾氏破产,是林小姐给魏氏夫人捐了颗肾,才帮助顾少爷摆脱了困境,而林二小姐为了阻止林小姐给顾少爷送信,害得林小姐从二楼跌落,摔断了腿,并将张妈送去给顾少爷的包裹调换了,当年那封给顾少爷的信也是林二小姐仿照着林小姐的笔迹写的。

  “不仅如此,林小姐被林老爷送出国的主意也是林二小姐提的。
而且,小人还查到,当初林小姐和魏氏的婚事都是林老爷一手操办的,起初林小姐并不知情。
后来知情后,林小姐为了躲婚,自杀过。
这些事,小人都有人证物证。

  说罢,两男一女被保镖带了上来,其中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说:“那时我刚毕业,在F国一家医院实习,林小姐是我正式成为医生后收治的第一位病人,因此我对她印象很深。
林小姐当时是受了腿伤住进医院的,后来腿伤好后,她却迟迟不肯出院。
后来这个林小姐时不时就会大病一场,偶尔听到她说是为了避婚。
最凶险的那次,她竟然割了腕,要不是及时救治,她那条命啊,就没了。

  另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对顾城严肃道:“顾少爷,笔迹已经在专业人员反复鉴定下校验完毕,您让我查验的那封信上面的字迹和您给我对照的字迹,并不是出自一个人的手笔,这里是诊断说明。

  顾城看过后,命人将那张诊断说明扔在林爱言面前。

  林爱言大惊失色。
  她哭着向顾城求道:“顾城,他们说的都不是真的,你们为什么要帮着一个死人说话?”
  林爱言冲那两个人怒吼道,她不知道,她这个样子在顾城眼里便是更加认定了她的罪过。

  顾城冷声对她道:“是啊,人都死了,他们为什么还要帮着她说话?”
  林爱言跪在顾城身前,紧张地抱着顾城的腿,可怜地乞求道:“不,不,他们说的都不是真的,你相信我顾城,我从来都没有骗过你,你相信我。

  顾城忍者心中的愤怒,抬眼便看见跪在地上的林爱言的仆人,烦躁道:“你说说,你家主子都干了什么?”
  林爱言转身狠狠瞪了那小姑娘一眼,小姑娘吓得瑟缩,但还是颤抖着声音开口道:“那些人……说的……都,是事实。
小姐……小姐她经常给大小姐使绊子,张妈给顾少爷的包裹,是小姐让我换的,小姐说,小姐说,这样她就能和……顾少爷在一起了。

  林爱言急火攻心,上去就给了小丫头一记响亮的耳光,怒斥道:“贱人!你为什么要陷害我?”
  事已至此,真相昭然若揭。

  不论林爱言再怎么向顾城辩解,她的罪名已经成立了。

  顾城命人将林爱言关进F国的精神病院,他要让林爱言也感受一下林爱己当时的无助。

  顾家重新归于平静
  顾城坐在沙发上眉头紧锁,听到身侧有动静,抬头,正看见张妈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下楼。

  “你去哪?”顾城冷声问道。

  张妈也并不看顾城,淡淡道:“小姐都不在了,与其在这儿看着小姐生活过的地方触景生情,还不如收拾东西回老家。

  临走前张妈递给顾城一封文件,对顾城说:“这里面是小姐已经签好的离婚协议,也是小姐生前最后一个愿望,顾少爷快点儿签了吧。

  顾城颤抖着手,翻看着文件里的协议书。

  协议书背后‘林爱己’的名字,刺得顾城的眼睛生疼。

  他忽地将协议书丢进垃圾桶。

  张妈劝说了几次不见顾城松口。

  她叹息道:“反正签不签都一样,小姐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顾城突然抓住张妈的胳膊,神情激动道:“你骗我,她还没死,她没死对不对?你们骗我,她只是想用这种方法离开我,她根本没有死是不是?”
  张妈嫌恶地挣脱开顾城的束缚,皱眉道:“顾少爷,你干什么?小姐她已经死了,我还能骗你不成?我比任何人都希望小姐还活着”
  张妈说着,眼泪止不住地掉了下来。

  “我早就说过,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继续阅读《顾此一生不见你》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