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仙问长生最新章节,叶婉儿 秦长生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寻仙问长生
分类:玄幻
作者:不见古人
角色:叶婉儿 秦长生
简介:(凡人流,传统修仙,修炼境界:炼气,筑基,结丹,元婴,化神,炼虚,合体,大乘)废材弟子秦长生加入上清宗成为一名外门弟子,意外让他获得一个奇怪的镜子,发现镜子里面自成一个空间,在里面修炼事半功倍,从此一代强者就此崛起了。我有一镜,可看透轮回;我有一镜,可看破虚幻;我有一镜,可造化诸天。

书评专区


寻仙问长生最新章节,叶婉儿 秦长生全文免费阅读

《寻仙问长生》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灵界东胜大陆西北边角区的一个小家族秦家坐落于宝岩县,作为宝岩县的第一修仙家族掌控这里多年。

今天秦家的大厅之中聚满了很多人,他们面色凝重好像有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

大厅之外秦家的弟子们都站在外面,他们的目光都纷纷看着大厅里面。

大厅之中秦家高层聚在一起好像在谈论着什么,只见秦家老祖秦寿坐在大厅中央。

那是一个满头白发老者,脸上写满了沧桑眼神充斥着不安和焦虑。

秦寿乃是这一任秦家族长,他一声“冷哼”结丹期修士的威压出现使得大厅中争吵的声音顿时沉默了下来。

他看着大厅众人此刻他已经油尽灯枯,寿元将近走到了生命的尽头,结丹期又如何,不能碎丹成婴终究只有几百年的寿命。

这几百年来,秦家除了他之外居然没有一个人达到结丹期的。

他怕自己百年之后秦家没有了结丹期修仙者坐镇,那些宵小之辈对秦家有不臣之心。

院子外面的一个角落里面一位少年心事重重,秦长生看着院子里关闭的大门。

若秦家要是遭遇不测,那我该如何是好。

秦长生是秦家有名的废物,所有人都看不好他一个五行杂灵根。

在修仙界灵根越单一越好,修炼的速度就越快。

他修炼多年始终卡在炼气中期,此刻他已经17岁了,少年的眼神之中充满了对未来的迷茫。

“长生哥哥,不要担心啦,天塌了有高个子顶着”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叶婉儿笑着对秦长生说道。

秦长生看着少女那倾国倾城的容颜,叶婉儿是秦家最出色的年轻一代弟子不仅长得漂亮修为已达炼气后期只差一步筑基。

而他自己因为灵根杂乱修炼非常缓慢卡在炼气中期已经一年多了丝毫没有突破的希望,可能一生就只能仅限于此了。

“我和婉儿你不同,我知道我自己的资质能修炼到炼气中期已经是不容易,要是家族出了什么事情没有了家族资源供给恐怕只能仅限于此了”秦长生唉声叹气的说道。

“长生哥哥,没事的你还有婉儿的”叶婉儿看着少年唉声叹气安慰道。

叶婉儿作为秦家年轻一代弟子,没有跟父亲姓,据说这是她父亲为了怕他忘记自己的妻子于是便起叶姓。

此刻,两人之间的谈论已经引起那些秦家弟子不满。

叶婉儿不仅仅修为高长得好看,是许多秦家弟子暗恋对象而她却和一个杂灵根的废物经常待在一起,引人仇恨。

“哼,一个废物而已还想异想天开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几斤几两”说话的人正是秦安。

秦安炼气后期长相英俊,按道理来说和叶婉儿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他有意追求叶婉儿但是叶婉儿对他爱答不理,却偏偏喜欢和那个废物待在一起,让他十分恼火。

“秦安,你说什么长生哥哥可不是废物别以为你一个炼气后期就可以戳戳逼人”柳容儿眉头紧皱,娇喝道。

“哼,我说的有错吗?修炼那么久始终卡在炼气中期的废物浪费家族资源,废物就是废物我就想知道他有什么好的值得你这样维护他”秦安继说道。

秦长生面色不改,这些话他听了太多太多。

所有人都认为他是一个废物看不起他,唯独叶婉儿待他真诚没有丝毫看不起他反而还经常鼓励他。

他虽然脸上没有任何情绪但是内心何尝不是愤怒,难道灵根差就要活该这样被人羞辱吗?活该是废物吗?他不甘心。

“你够了,不许你这样说长生哥哥”叶婉儿见秦安言语如此过分,炼气后期的威压释放出来。

“哼”秦安见叶婉儿那一副你再说我就和你打的样子,不再言语一声冷哼看着秦长生眼里充满了杀机。

只配躲在女人的废物,我必杀你秦安在心中盘算着。

“族长难道我们真的要退出宝岩县吗?我们经营这里多年怎么能就这么放弃呢”一位长老十分不甘心的说道。

“就是啊,族长我们若是撤出这里我们秦家的基业就完了”

见有人这么说有的人纷纷附和,也有人沉默不语看着大厅中央的老者。

此刻,秦寿沉默不语思索着。

秦长生不甘那又如何,命运只能如此了他向老天爷妥协了。

“长生哥哥,不要在意这些相信你自己可以的,婉儿曾经听说过一句话我命由我不由天只要不放弃一定可以的”叶婉儿说道。

“可是我”还没等秦长生说完,一道青光划破天空一股凌驾于结丹期的威压出现。

那些秦家弟子们感觉到这股威压,心神不宁,内心恐惧在这股力量之下无法动弹法力都调动不出,仿佛受宰的羔羊。

“哈哈哈,秦寿没想到吧老子当初从你手下逃脱置死地而后生结成元婴而你已经油尽灯枯了,就让我来送你最后一程”那人在天空中大笑道,元婴初期的修为。

“族长,我们……”

“哼结成元婴又如何,老夫去会会他”秦寿身影消失出现在半空之中。

“哈哈哈,老东西去死吧”那人挥出一拳。

拳头上紫色光芒大放,周围的灵气都汇聚在他的手上。

秦寿祭出自己的本命法宝一道黄色的光芒手中出现一个乌龟似的盾牌,那盾牌光芒一闪居然出现了玄龟的幻影在他的身后咆哮着。

大战一触即发,所有人抬头看向天空观看着。

一道人影从空中掉落摔在地上,正是秦家族长秦寿此刻他已经没有了气息陨落了。

“哈哈哈哈,老东西区区一个结丹也敢和我打”他看着秦寿的尸体又看了下秦家那些人。

“哼,本尊不希望以后还能看到秦家的存在”他后面几句话十分的重,话外之言传到那些筑基期长老身上,他们无一不是口吐鲜血,受到了重创。

这就是元婴期修士的实力吗?那些筑基长老见那人没有屠杀秦家人的意思族长身死不仅仅没有怨恨,还十分的感激。

“多谢前辈不杀我等”那些长老纷纷拜谢,这是多么可笑别人不想杀你,你还得感谢他。

空中那人见状点点头,化为一道紫光离去。

“我宣布秦家从今天开始解散”一位长老带头发言道,他们也是没办法族长都死了那位元婴期修士他们更是惹不起。

“家族解散了那我们怎么办!”

“就是为什么要解散。”

“就是!”

“给我们一个理由不能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秦家的弟子们十分的不满,喊道。

“肃静肃静,刚才那位前辈说了让我们解散秦家,不解散的后果就是灭族,那位前辈已经宽恕我等没有灭杀我们这些人所以我们只能解散家族”一位长老说道。

“为了补偿各位,我们将开启家族的宝库给大家分发灵石丹药,领了之后就散了吧”另一位长老缓缓说道。

没想到结果竟然是这样,秦长生内心崩溃了。

别人都领到了丹药,唯独他自己就几块下品灵石,他苦笑不已没办法自己修为低又是杂灵根别人凭什么把好的东西给他。

“长生哥哥,家族解散了你准备干嘛啊”叶婉儿俏皮的问道,家族解散她丝毫不伤心。

“唉,我准备要四处走走看看能不能遇到一些机缘,你呢?婉儿有何打算”秦长生关心的问道。

“长生哥哥,婉儿准备加入缥缈宗进入门派获取修行资源来准备筑基,长生哥哥若不是婉儿的门派不招收男弟子,真想和长生哥哥一起加入宗门啊”叶婉儿有点失望撇撇嘴说道。

门派吗?秦长生觉得不错他自己也可以加入一个门派来获取更多资源来修炼。

“婉儿,你可知还有什么门派招收弟子没”

“嗯……,让我想想,长生哥哥我们楚国除了缥缈宗还有剑道宗,上清宗,千道门,魔影宗和浩然宗”

“长生哥哥,缥缈宗只招收女弟子,剑道宗则是修炼剑道的,千道门比较擅长阵法和炼丹一脉,浩然宗则是炼制符箓,魔影宗是修炼魔道功法的不适合长生哥哥,就剩下一个上清宗了,长生哥哥可以去上清宗”

上清宗?也罢那就去上清宗吧!秦长生心里一番权衡利弊之后决定就去那里。

“长生哥哥,你真的决定好了吗?”叶婉儿睁着大眼睛看着秦长生眼神中有着不舍。

两人青梅竹马从小玩到大,现在就要分别天各一方。

“嗯”秦长生点头说道,态度十分的坚决,他回首看着秦家大院里,已经人去楼空了都走光了秦家真的完了。

“长生哥哥,待婉儿筑基便会来找你,你可要加油啊”叶婉儿告别秦长生架着纸鹤法器飞走了。

秦长生叹了一口气,看着手上的储物袋这是婉儿走之前留给他的,她知道他目前最需要修行资源了。

几天后,楚国东边的一个小镇上青衣少年坐在马车之上,这是他用一块下品灵石换了点凡间的钱财。

他的马车在这里停了下来,秦长生走进店里买了一些衣食用品,接着他在一家客栈住了下来。

明天一早他要去长白山脚下,明天是上清宗招收弟子的最后一天,还好他终于赶上了。

第二天,黎明时分本该沉睡的镇子此刻非常的热闹,许多凡人带着自己的孩子朝着长白山走去。

长白山常年雾气缭绕,在日出的照耀下仿佛仙境一般,此刻山脚下一些少男少女在等待着仙人的到来。

秦长生等人刚达到不久,两道白光自天边而来破开雾气,落在地上一位青年和一位老者。

老者扫视着这里一百多人,良莠不齐,大多数低着头依偎着,有的则是充满了兴奋。

“老夫,上清宗道阳子今天是我上清宗最后一天收徒,下次再开山门就是10年后的事了人都到齐了吧,那就开始吧”老者大袖子一挥,一颗晶莹透亮的珠子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下面开始测试,一个个来将其手放珠子上即可”

众人面面相觑,一位穿着华丽的富家弟子率先走出,将手掌放在上面。

那老者激发珠子的灵力,只见晶莹透亮的珠子出发蓝色和金色的光芒。

“水灵根和金灵根,双灵根不错”老者点点头,示意他站在另外一边等候。

有了第一个人上去尝试很快就有了第二个,第三个很快一个时辰过去了。

一位少女,面色潮红不好意思的走了过去将其手放在上面,只见珠子青光大闪上面浮现一个小型旋风。

“居然是变异风灵根还是单一的,老者的表情就像是捡到宝贝一样,这种事情还得宗门来定夺”老者拿出一张黄符,嘴唇动着却没有发出声音。

这是传音符没想到这老者有这个东西,传音符秦长生曾经见秦家长老曾经用过所以一眼认出来了。

接着老者示意少女和之前的双灵根站在一起,继续测验起来很快就剩下五十几多个人了。

到了秦长生他将手掌放在珠子之上,珠子泛出五色光彩。

“居然是五系杂灵根,嗯?还有法力的波动炼气中期”那老者看着秦长生好像要把他看透一样。

“你叫什么名字?”

“回前辈在下秦长生”秦长生恭敬的说道。

“你的修为?”

“在下乃一介凡人,巧合之中获得一套炼气功法自行修到炼气中期的”秦长生回答到,他没有说自己来自秦家,毕竟都解散了说这个也没什么用。

“五行杂灵根没人教导独自修炼到炼气中期可见此人倒是有点天赋,可惜是个废灵根以后多半是筑基无望也罢,就收个外门弟子吧”老者内心想到

“老夫,观你修炼不易但是奈何你的灵根杂乱况且就收了个外门弟子吧,你可有愿意?”

秦长生之前还担忧怕自己的灵根杂乱不会被门派所收,现在听到老者的话大喜虽然只是个外门的弟子但是只要他不放弃修炼一定能成为筑基。

“多谢,前辈在下愿意”秦长生感激道。

老者点点头让他站到青年的一边等候着,秦长生站青年男子一旁看着,场上的人越来越少老者的身边已经站了6个人而他这里已经有二十多个人了看样子都是和他一样灵根杂乱勉强收了外门弟子。

此刻,已经全部搞定老者看了看青年说到:“道风啊,这些就由你去领往枫叶谷了,老夫要带这些孩子先走一步了”

“晚辈,遵法旨”青年恭敬说到,老者点点头大袖一挥卷席着众人化为一道青光飞向云雾之中。

可以带着人直接飞行看样子那位前辈的修为高深啊,秦长生抬头看去又看向青年男子。

青年男子手一挥,手上出现一艘小船往地上一扔,青年男子打出一道手诀一道白光注入其中,只见那一艘小船迎风变长,短短几个呼吸变成一艘大船。

青年男子一跃而起站在了木船之上,对着下面的众人说道:“上来”。

秦长生跟着他们走上了船,青年男子见都上来了,手一抬灵力的催动之下,木船离开了地面升上了天空。

那些没有修为的少年站在船边见此十分的吃惊,兴奋不已这就是仙人的手段吗?

木船飞在高空之中穿过云层,呼啸的风声从耳边吹过,运用法器飞行秦长生又不是没有见过不过。

但是运用法器飞行最低也要有炼气后期的实力才行,所以这也是他第一次在天上飞。

青年男子驾驭着木船,那些少年站在船边看着下面的风景,秦长生也有点好奇看着下去。

下面的景物从高处看去好似许多的小黑点,整个长白山云雾缭绕,一条巨大的瀑布如银河泻入凡间一样,远处几座山峰有着许多的阁楼,时不时还有仙鹤飞过好一个人间仙境。

仅仅半个时辰木船在一座山谷落下,如果说这里山谷有什么特别之处,那就是这里有许多枫叶这就是外门弟子所在的枫叶谷。

木船刚落地就已经有一青衣男子在此等候,“青玄师弟,这便是最后一批外门弟子了这就交给你了”青年男子对着灰袍男子说道。

“是,师兄”灰袍男子答道。

在青年男子的招呼下,秦长生他们下了木船跟着青衣男子往山谷深处走去,一行人走了约半个时辰走到了一处开阔处,放眼望去有数百许多的竹子建立的阁楼。

“你们随便找个没人住的房子就行了,这里有本手册记载了外门弟子所在的地方,还有一些修炼吐纳之法”

“等你们炼气一层,便可以去离此地不远的藏功楼领一些修行功法和物资”说完他拿出一个册子递给秦长生等人。

“有什么不懂的自己看里面的东西”之后的御剑而去,一切如行云流水般。

秦长生收起册子,他找了一个十分偏僻的阁楼当住处,他推开门发现里面家具整齐,而且也没有一丝灰尘。

桌子上面摆放了一个去尘珠,即使没人人打扫也不会有一丝灰尘的。

他坐了下来拿出之前青衣男子发的手册看了起来,里面标记了上清宗每一个地点。

名字都有标注,一些不能去的地方也标了出来,之后就是入门最基本的炼气口诀了。

秦长生想着明天白天的时候去藏功楼看看,能不能有适合自己的功法,他吃了点东西觉得有点累了躺在床上准备睡觉。

刚躺下头好像磕到了什么东西,莫非着枕头下面有东西,他拿起枕头发现枕头下面居然压着一块镜子。

他拿着镜子端详着一个青铜古镜背面刻着六种不同的符文,好像代表了某个东西他不认得这是什么东西。

这应该是之前住在这个屋子里面的人,遗留下来的东西吧。

不过,这个东西什么来头啊。

他用手摸着镜片十分的普通好像没什么特别之处,他用神识探去刚碰到镜面只见白光一闪一股巨大的吸力出现。

他感觉道不好想离开断开神识,奈何这股力量太大被吸了进去。

秦长生只见白光一闪眼神眩晕什么都看不见,过了一会那股力量消失他睁开眼睛发现居然处于一片星光之中。

日月星辰就映在他的面前,怎么可能日月同现这镜子里面难道是一处空间不成。

他在里面好似鱼儿一样有地自如,来回走动。

发现这里面的灵气居然比外面还充沛,在这里面修炼简直就是事半功倍啊,或许这就是机缘。

秦长生赶紧打坐修炼起来,感觉到灵气入体的凉爽感,不知不觉中这片空间里面的星辰之力也被他引气入体。

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感,他能感觉到在这样修炼下去自己的炼气中期瓶颈就会突破。

不知不觉秦长生沉浸在修炼里面,不知过了多久悬挂在空中的日月星辰消失了,白光一闪秦长生又出现在屋子里面。

一股眩晕感将他从修炼中弄了出来,天旋地之后转秦长生发现自己又处于房间里面。

此刻,已经日照三杆,艳阳高照门外传了敲门声,“这个时候会是谁来找我呢”他喃喃自语。

秦长生推开门发现门外一位白衣少年笑着看着自己,“在下木方,你就是昨天刚来的外门弟子吧,我就住在你隔壁特地来串串门不介意吧”。

“在下秦长生见过师兄”

“咦?你的修为怎么是炼气中期”那人有一丝疑惑,外门弟子哪有一夜之间就从一名没有修为的凡人突破至炼气中期的啊。

“师兄你误会了,师弟我曾经捡到过一本吐纳炼精之法所以自己修炼的”

“哦,原来如此没想到这次我们外门弟子居然还收了一个炼气中期的人进来”那人点头说道。

“那师弟,你是什么灵根啊”

“唉,说来惭愧在下五行杂灵根”秦长生有点伤感的说道。

“什么?师弟居然是杂灵根,唉,我俩真是同病相怜啊”

“师兄我四灵根,能修炼到炼气后期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丝毫看不到筑基的希望”那人也十分忧伤的说道。

秦长生一愣没想到这人和自己一样都是灵根杂乱,还真的是同病相怜啊,筑基啊难难难。

“我们外门弟子筑基确实是难,师兄为何不去恶龙谷试炼啊,去闯那恶龙谷秘境从里面获得一些东西可以和门派换取筑基丹”秦长生回想了一下昨天自己看手册里面有着这个记载。

若是自己炼气后期,可能会去参加试炼搏一搏筑基的机缘。

毕竟他不是内门弟子,修炼到后期门派会发筑基丹的。

恶龙谷,里面凶险万分,里面更是有无限接近筑基的妖兽,若不是不小心就会命葬于此。

“唉”

“师弟,可曾去过藏功阁,若是不曾去过在下愿意一同前往”那人笑着说道。

秦长生见那人说道,刚好他准备今天去的既然他都这么说了那就去吧。

两人结伴而行一同前往,路上秦长生也了解他这位师兄。

那个叫木方的人,四灵根加入门派三年才修炼到炼气后期。

他从木方的口中得知上清宗传承至上万年,开派祖师太上老君在飞升之前留下道统。

上清宗做为楚国六大门派之一,门中更是有合体期坐镇门派。

本门绝学乃道家无上仙法一气化三清,此乃气化分身之法一气化为太清,玉清,上清。

化出的分身和本尊修为一样,此法修炼苛刻必须要元婴期才能凝聚出混元先天一气,方可化为三清。

秦长生和木方来到一个阁楼,这阁楼高耸入云,上面刻画了许多符文门口又有两座穷奇的雕像。

“师弟,你进去吧师兄我在外等候”木方看了一眼秦长生说道。

秦长生点点头,直步走了进去就看见一位老者躺在太师椅上呼呼大睡,想必这就是看守藏功阁的人。

秦长生不敢无理,对他一拜小声说道:“在下外门弟子秦长生,来藏功阁换取修炼功法”

那鼾睡老者好似听到了一样,摆了摆手表示他知道了。

秦长生见状笑而不语,直奔摆放功法的地方一到三层摆放着炼气和筑基之间的功法。

对于功法挑选很重要的要根据自己的灵根来选择功法的属性,他是五行灵根要寻找一个适合他的功法。

像灵根杂乱的修士可以选择一门功法单修一种属性,要是同时兼修不同灵根的功法修炼那就慢了,除非你能找到有包涵那几种灵根的功法。

秦长生是有这种想法,单修其中一种灵根这样修炼才够快。

不同属性的功法修炼起来也不相同,他看中一门功法《金焰诀》这是一种火属性功法,他犹豫了一会决定就修炼这门功法了。

突然,书架上一本尘封许久的本书掉了下来,那本书摆放的地方特别的不显眼,但那掉下的声音惊动了秦长生。

书本掉落在他的脚下不远处。

秦长生走了过去,看见掉落在地上的那本书。

他捡了起来只见上面布满了灰尘,他用手擦去书面上的灰尘。

映入眼前的是《大五行剑诀》是一种包含五种属性的剑诀,秦长生翻开第一页。

“天有五行水火金木土,分时化育,以成万物,其所谓之五帝”

开篇第一句就让秦长生感觉到这门功法的玄妙,他决定了就选择这个了。

他拿起这本书来到老者那里,发觉那位老者已经醒了。

“决定好了吗?选择这门功法后出了这个门可就没有换取的机会了”那老者打量着秦长生说道。

“弟子已经决定好了,请前辈过目”秦长生拿出那本剑诀递给老者。

那老者点点头,拿出一本空白书对着那书指指点点那空白书上居然印有《大五行剑诀》,不到三息便完成。

这是 将那本书的内容,刻在空白书里面。

接着他又拿出一个储物袋一个黑铁牌子,连着书一起扔给秦长生后示意他可以走了,接着又继续呼呼大睡起来。

木方在外面等候多时,见秦长生走了出来心中一喜走了过去,开口问道:“不知师弟选了何种功法”

“在下选了一本剑诀,名唤大五行剑诀”秦长生将自己换取的功法说出。

谁知木方在听到秦长生换取的功法名字如遭雷击一样,脸上一黑看着秦长生眼神有着怜悯,可怜之意。

秦长生见木方知道自己的功法后,直接愣住了心中十分疑惑莫非这功法有什么特别之处。

“师弟,没想到你居然选了一个没用的功法,这本剑诀是当初祖师游历灵界时得到的功法,将其放在里面供弟子修炼当初此法一出得到了许多弟子的推崇,但是此法修炼特别缓慢”

“有的弟子修炼三年还始终停留在炼气阶段,渐渐的这门功法就很少有人修炼了”

木方十分惋惜的说道,他看着秦长生就像看到了当年停留在炼气境界的那些人一样。

秦长生知道后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难怪那老者看到自己选择这门功法还有点古怪的打量着自己,秦长生欲哭无泪啊。

“尽人事,听天命吧”秦长生无奈的叹口气告别了木方打道回府了,木方倒也知趣没有打扰看着他离去。

秦长生回到住处拿出之前的剑诀看了起来,难怪此法修炼缓慢,原来要分别修炼出金木水火土五种不同的剑气,五行归一虽然缓慢但是威力无穷。

里面还有记载了剑指之法将剑气修炼入体,对敌的时候只需要一个弹指便可激发出五行剑气令人防不胜防。

他仔细阅读上面的口诀并且牢记于心便开始按照上面的口诀开始修炼,此口诀玄妙天地中五中灵气被他吸入体内。

那五种灵气汇入身体之中,冲击他的穴窍仅仅是一个时辰他就炼化了许多五行灵气。

奇怪,此法修炼五行灵气完全冲击穴位就要三个月之久自己只用了一个时辰就冲击完毕。

莫非自己是百年不遇的天才?这种想法很快就被他抛到脑后,自己什么资质他还不知道吗?难道是因为那个的奇怪空间吗?

他从枕头下面拿出之前的青铜古镜,探出神识发现没有反应。

奇怪莫非这个东西还有时间限制不成,他想了一会将镜子收了起来,将之前老者给他的储物袋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

一件上清宗弟子的衣服,这衣服可以根据身材比例变化大小,一柄下等长剑,一瓶丹药中等灵石。

他拿起丹药上面写着聚气散,他打开瓶塞只闻一阵清香他倒出丹药,手上拿着三颗白圆圆的丹药。

这丹药入腹可以在体内产生强大的灵气,比起吐纳之法修炼起来事半功倍,但是对炼气后期的人来说效果不大只对炼气初,中期有用。

秦长生将三颗聚气散吞入腹中,片刻他感觉到自己的腹中有股灵气产生赶紧运转大五行剑诀炼气口诀炼化起来。

秦长生感觉自己炼气五层的瓶颈有点松动,他大喜借着药力炼化,身体里面的星光之力浮现。

他的身体涌现出明忽暗的光芒,这是在日月空间被他吸入体内的星辰之力。

这股力量的出现改造着他身体的体质,秦长生感觉到自己的体内出现的不明力量。

这股力量不仅仅没有对他造成伤害反而还在帮助他改善自己的体质,秦长生趁着药力吸引着天地五行灵气入体。

就这样七天过去了,他的修为由炼气五层变成炼气七层连续突破两个小境界。

秦长生从修炼中醒来发现自己的修为已炼气七层,感觉到自己修为上的变化。

此刻,他的身体上每一处肌肤都布满了黑色的颗粒。

他知道这是那股神奇的力量在改善他的体质,这些都是身体里面排出的杂质。

连续七天的修炼不吃不喝,他都快饿死了。

炼气期还未辟谷需要吃饭只要突破到筑基进入了辟谷期就不需要吃饭,只需吐纳吸取灵气便可。

七天的修炼他的身体已经又困又饿,他吞了一颗辟谷丹感觉那股饥饿感被填满接着他又洗了个澡。

往床上一躺睡了过去,一天一夜才醒。

这一觉他睡的十分的舒坦,梦中他得道飞升仙界意气风发。

一觉醒来发觉自己已经好多了,简单洗漱过后准备出门了。

他来到枫叶谷的后山,这里聚集了许多修仙者修为普遍都是炼气期级别。

这是上清宗,一位结丹期的前辈所建的,当年他手上有一堆用不了的宝物卖了也不值几个钱,于是便想到可以卖给炼气期和筑基期的弟子。

这个对于他们可是大有用处,所以就办了一个坊市一直流传到现在。

秦长生刚走进去就有一名年轻的弟子过来,客气的问了他要不要帮忙购买一些东西。

当然是要收取一些跑路费的,他察觉到这个弟子的修为比自己弱才炼气四层。

秦长生委婉的拒绝了,自己一个人走动了起来。

秦长生在里面走着走着来到一个柜台的面前,居然是一位筑基期修士在摆摊。

“道友,可是需要一些什么法器”那人看着秦长生和蔼的说道。

“在下,需要一个法器最好是剑”秦长生说道,之前从那老者领来的法器等级太过于残次根本发挥不了多少作用,因此他需要购买一些法器丹药符禄。

凭借着以前在秦家攒下的灵石和婉儿留给他的,再加上门派发放的四块灵石,他的身家在炼气期修士中特别的富有。

那人听闻秦长生需要剑,拿出一柄长剑此剑名为虚空乃是当年他使用过的。

接下来他就开始吹嘘,自己当年多么厉害,在那滔滔不绝说了个半天。

秦长生沉默不语,只能听他在那唧唧歪歪的,他也不敢说什么毕竟对方可是筑基。

“既然你于我有缘,就一百块灵石卖于你吧”那人还意味深长的看着秦长生说道。

一百块灵石?此剑被筑基修行使用过灵性早已经挥发几分,卖一百块灵石实在是太过昂贵。

那人见秦长生思索着,心中一念“道友若是购买在下还有灵符赠送”说完拿出一串符禄摆在秦长生面前。

“灵符?如此甚好不知可是谁炼制的”秦长生看着面前的灵符,一百块灵石买一柄灵性被激发过的长剑还有灵符赠送倒也划算。

“是我炼制的”那人说完特别的自豪,好像在展示一件伟大的杰作一样。

秦长生听完瞬间脸黑,无奈只能硬着头皮买了下来。

看着手上的灵符,符纸粗糙画出来的灵力只有一半。

一张火属性的爆炎符只能发挥三分之一的威力,那人也知道秦长生吃亏又赠送两颗聚气散作为补偿。

秦长生不由得脸更黑了,聚气散对他炼气后期来说效果甚微。

拿起东西就离开了,实在是太坑了他去往其它的摊位见一女性修士在摆放丹药。

刚好自己的辟谷丹不多了需要补充一下,他来到摊前。

那女性修士看到有人来自己摊前两眼放光,这些天来她一颗丹药都没卖出去十分郁闷这次得把握好机会。

“道友,可要什么丹药妾身这里可是应有尽有哦”

“在下需要一些辟谷丹,还有一些补充炼气后期法力的丹药不知你这里有没有”

他需要丹药?那女修听了心里窃喜。

“有,有,有”那女修拿出一些丹药给秦长生,他接过丹药之后眉头紧皱。

“道友可是在玩弄我等,拿个残次品丹药给我”之前被那筑基期修士给戏弄本来就有点不满结果又来一个。

他忍无可忍,那女性修士见面前之人态度不好赶紧说道“不是的不是的,这是我自己炼制的只要道友购买丹药在下还有灵符赠送”说完掏出几张灵符。

秦长生刚准备说道看到那女子掏出的灵符,见这是用上品符纸所制画出的符文。

“咳咳,不知你这灵符怎么个送法”他这次语气温和说道。

“啊,这”那女修有点不知所措。

“只要道友,购买这些丹药在下这些灵符全部送于道友”

秦长生看着女修手上的爆火符,雷蛇符 ,金刚符皆是上品符禄。

“在下可以购买,只是道友这符不知出自何人之手”

“这个啊,是我自己随便画着玩的”那女修有点不好意思说道。

秦长生:“……”

他买下丹药,拿着那些灵符开开心心的走了。

还好那女子脑子有点不好使不识货,这上品灵符一张就要三百灵石,这下便宜了自己。

花了一百多块灵石虽然买了一些垃圾丹药,但是那些灵符可是价格不菲啊。

他走之前还和那女子说了若是再有下次还要灵符送,给他留着。

那女修也爽快的答应了,这年头居然还有这种人。

人傻钱多,真好赚。

接着秦长生又去其他的摊位上买了一些丹药,心满意足的回去了。

秦长生回到了外门弟子的住处,但是他并没有回去而是来到外门弟子一个偏僻的小湖边开始练剑。

既然是剑修那也用得着御剑,所谓御剑一种是御剑飞行,另外一种操纵飞剑千里之外便可斩敌。

如今他已经是炼气七层可以运用法器短暂的御剑飞行,运用剑的灵力站在剑身之上,从而达到御剑飞行。

他将法力注入虚空剑中,只见此剑嗡嗡响剑身散发着青色的灵气波动,他站在剑上灵力由脚下汇入剑中。

他操纵着虚空剑缓慢的飞了起来,刚开始有点不熟悉连续几次秦长生熟练之后在湖面上御剑飞行起来。

他花了一天时间才完全掌握御剑飞行之法,接着御剑飞行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他回到住处立马又投入了修炼之中,大五行剑诀修炼缓慢必须要先凝聚出五行剑气才可。

他修炼了一晚上从修炼中醒来,接着又拿出了青铜古镜神识再次探去只见眼前一黑一股吸力而来再次被吸入铜镜里面。

日月星辰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再次打坐吐纳起来这次能清晰的感觉到一股星辰之力被他吸收而且在里面居然也能吸纳五行灵气。

莫非,这铜镜里面的东西是真实存在的吗?非法力虚幻而成,他对着镜子不由得越来越好奇。

他感觉到在这空间里面修炼大五行剑诀起来事半功倍,就这样他又继续修炼了起来。

在他的引动之下空间里面的太阳和月亮有了变化,两者在慢慢的靠近汇聚起来。

若是秦长生睁开眼睛,就会发现空间里面的太阳和月亮,此刻汇在一阴阳交汇起形成了一个太极。

在这太极的影响下空间里面时间流速过的非常之快,若是他有心发现他在这里面修修炼里面的时间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半年。

外面一天里面半年。

日月交汇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秦长生眼前一道亮光又出现在房间里面。

他从修炼中醒来发现这里面的修炼的时间自己好像要凝聚出一道火属性的剑气,这时一股饥饿感传来。

上次进入铜镜是九天之前,看样子铜镜九天才能开启一次。

秦长生,摸清了铜镜的开启时间。

奇怪,上次从里面出来都没这样饥饿感。

他拿出一颗辟谷丹吞了下去,那种饥饿感还在接着他又吞了几颗才好。

他现在要准备去木方那里讨要一些功法,毕竟自己目前只有一个大五行剑诀 。

还未凝聚出剑气,而在秦家的时候自己也只有修炼吐纳之法并没有学习一些简单的法术。

若是有人和他斗法那可就惨了,秦长生来到木方的住处敲了下门很快就有人出来了。

“是秦师弟啊,怎么你的修为”木方见来着是秦师弟然后发现他的灵力波动居然是炼气七层。

“在下之前卡炼气中期很久后服用聚气散接着药力侥幸突破炼气七层”秦长生说着当然他是不会透露青铜古镜的秘密。

“师弟,我找师兄来是想换取师兄目前所修炼的功法毕竟我的那个功法你也知道”秦长生皱着眉头说道。

“啊,这个可以,毕竟师兄我也是个乐于助人的人,这些功法就交予师弟你拿去修炼吧”说完他从储物袋里面掏出几本书。

秦长生一愣没想到居然这么爽快的答应了,之前他还准备一些说辞没想到不需要了。

“在下,也不能白要这些这是师弟我之前机缘巧合得到了一张灵符今日就赠送师兄了”秦长生拿出一张高级雷蛇符。

木方见秦长生拿出一张高级灵符,十分的惊讶这可是高级灵符市场上买的话最低要三百灵石。

他有点看不清面前的这位小师弟了,入门没多久就突破到后期,又能拿出这等高级灵符。

木方哪里知道这是他在门派后山那边买来的,价格还优惠稳赚不赔。

“如此就多谢师弟好意了,如是有什么不解的可以问师兄我”木方收起灵符笑着说着。

“嗯嗯,这是自然”秦长生答应道,接着两人又含蓄了一会就打道回府了。

他拿出木方给他的功法《火球术》,《地刺术》,《木腾术》,《水纹术》刚好四种属于功法瞧好对应了木方的灵根。

他看着这些功法参悟起来这些功法都是炼气期低级功法,所以参悟起来不难秦长生用了一天时间将这四本书参悟完毕。

某天,外门弟子住处一个偏僻的小湖边一位青衣少年,大喝一声手上一道灵光打出一道火球。

那火球打出,“砰”地面上炸出一个小坑。

“这就是火球术吗?再试试这个地刺术”那少年正是秦长生这些天他在这里经常修炼演示功法。

这些天将这些功法他都练熟悉了,等炼气后期大圆满他就准备前去恶龙谷了搏一搏。

正所谓,富贵险中求,危险与机缘一样存在。

而现在他最需要的是实战经验,练的再好若没有实战经验都没什么用。

玄宝楼是宗门发布一些任务的地方,门派每个月都会发放一些修炼资源若是用完了怎么办,那就去那边领一些门派发放的任务来换取资源。

他接了一个任务上清宗附近有一个小村子,最近那边有妖兽出没那妖兽实力也就炼气中期,若是击杀妖兽则有十块灵石,中等法器两瓶聚气散。

这些任务对炼气中期来说困难一点,但是他现在可是炼气后期所以他接下了这个任务。

秦长生来到柜台准备接取这个任务之后。

“嗯?师弟只要接这个任务吗?说来也奇怪这个任务发布许久中间也有好几个弟子接了这个任务都没回来,正好宗门准备过几天派一位筑基期前往”

“既然,师弟要去前往那就多多当心,另外这个你拿着若是有不能解决的事立马向宗门汇报”青年拿出一张传音符递给秦长生。

“如此甚好,多谢师兄”秦长生拿着传音符后离去。

第二天,就早早的下山去了。

他祭出虚空剑御剑飞行,驾驭着飞剑穿过云雾出了云雾就是离开了宗门。

他来到宗门山脚下歇息一会补充一下御剑飞行后的法力,山下一条蜿蜿蜒蜒的小路秦长生十分谨慎走着。

他从外门弟子中了解到一些风声,一些修为低的弟子,下山没多久就没有了联系。

这些事也有人上报过,不过宗门也没查到过什么就不得了只了。

他探出神识走着,突然间草里面一道黑影闪过,一柄黑色的小刀朝着他飞来。

他一阵惊呼,运转法力形成一个法力护罩。

但这护罩在飞刀面前十分脆弱,那飞刀划破秦长生祭出的护罩。

从秦长生的面前飞过,飞刀那锋利的灵力在他的身上划出一道血痕。

“哼,反应倒是挺快再慢一点就死在我的刀下了”一个大汉突然出现很显然他就是偷袭秦长生的人。

“怎么会,之前他用神识扫过这里明明没有人,怎么可能会突然冒出一个人”

“难道说他有隐逸的神通,将自己隐藏起来而不会被发现”秦长生暗道不好,现在的他被飞刀斩伤。

他口中念念有词,只见身上被刀身划破流出的血被止住了,这是止血咒。

“我与阁下无冤无仇为何要对我出手”秦长生愤喝道。

“哈哈哈,好一个无冤无仇,不错 老子确实和你没仇也不认识你,但是怪就怪你修为太低”

“老子杀了你,将你储物袋里面的东西卖了换点灵石剩下的还能去红楼找女人快活快活”

“妈的,说着说着老子我都有点心动了现在老子就送你上路吧”那大汉笑着说着。

那大汉的实力深不可测炼气后期巅峰,那之前的飞刀又回到大汉的手中。

“你就不怕会被门派发现吗?”秦长生心中一沉说到。

那大汉冷笑毫不在意的说道:“宗门?哼像你这样的老子我都做了十几个了,只要我手脚干净利落一点不留痕迹谁能发现”

那大汉笑着对秦长生说到,持着飞刀不紧不慢的朝着秦长生走去。

秦长生岂能干等死,运转法力大喝一声手中出现一个火球,将那火球打出。

大汉看着面前的火球轻蔑的一笑,一刀将那火球斩成两半。

秦长生见火球术居然轻而易举的被化解此刻他心中十分的混乱,那大汉看着面前的少年充满了不甘和焦虑,微微一笑。

只见地面突然裂开一只地刺出现,接着又是一道火球铺面而来,那大汉不惊跺脚地面一震炼气巅峰的威压一出,那地刺被瓦解粉碎。

只见他身影微微一闪,那火球擦肩而过,此刻秦长生手中早已拿着虚空剑。

手持长剑斩了出去,那大汉见秦长生挥舞着长剑手上的刀劈了过去。

刀剑碰在一起,划出一道火花。

大汉一个横劈,秦长生见状虚空剑一个格挡被一击打的连连后退。

那一击之力居然使得他被震飞出去,感觉到体内的气息十分混乱嘴角流出鲜血。

这就是炼气巅峰的的一击吗?果然很强。

那大汉看着秦长生,眼神充满了藐视。

秦长生忽然想起灵符,手拍储物袋手中出现一张雷蛇符。

秦长生手上的灵符黄光一闪,化为一道流光飞了出去。

那大汉看着突如其来的一道闪电小蛇,手中的刀想要将其斩落。

谁知刀刚碰到就感觉到到一股雷电之力传来,大汉被电了一下浑身酸痛无力,那大汉感到不好想要逃离可惜已经晚了那雷蛇已经到了大汉身边,大汉被雷蛇缠绕身上不断的出现电光。

那雷电小蛇缠绕着大汉,噼里啪啦的雷电之力不断的打在他的身上那大汉发出痛苦的声音。

一道闪电打上去,那块皮肤瞬间焦黑起来

秦长生见此好机会,手握着虚空剑那虚空剑被秦长生注入五行灵力,一剑刺去。

“你”大汉满脸的不可置信,那大汉的身体被秦长生一剑洞穿,没有了气息倒在地上而缠绕在他身上的雷蛇又回到他的手里变成一张灵符,只见灵符上的灵气少了几分。

还好有这上品灵符不然今天就成了我的祭日,他不禁有点感谢那个女修了。

猎人被猎物杀了,多么的可笑秦长生收起他腰间的储物袋还有那飞刀。

神识抹去大汉储物袋上面的印记发现里面东西不菲,看样子都是大汉之前灭杀那些低级弟子所获得的。

现在都归他了,秦长生看着地面上大汉的尸体准备激发虚空剑离去,忽然又想到了什么手中出现一个火球术将大汉的尸体焚烧干净最后只留下一缕灰。

为了干净利落他又挖了一个坑将其埋了,最后满意的御剑飞行离去。

一道青光从空中飞过,秦长生御剑飞行。

他在高空之中远远望去,不远处有一个村子一缕炊烟高高挂起。

“老头子,不知道你之前说起过的仙人什么时候会来,那仙人不会不管我们的死活吧”一位老妇人拿着手里面的柴火有点担忧的说道。

只见一位花甲老人一股书生气,年轻时曾经读过一点书后来考取功名失败了于是便不得而终了。

老人听了老妇人说的话眉头紧皱也十分的担忧,要是仙人不管他们这些人的死活那么这个村子就完了。

事实上他们这个村子一个月前附近的山里出现一只妖兽伤了多人,而且还经常有人失踪还好他的祖上曾经加入过仙人的门派所以这才向门派求援。

就在他担忧的时候只见天空一道青光,他远远看去一位少年正在御剑飞行而来。

老人见青光遁来神情十分的激动,“是仙人,是仙人来救我们了”他的声音十分的颤抖仙人来救他们了这个村子有救了。

秦长生在天空中看见下面一时间居然聚齐了好多人,他驾驭着飞剑朝下飞去。

他落在地上挥挥手将虚空剑收了起来 ,他的一举一动被那些人注视着眼睛都睁着老大了。

之前的老头看到秦长生十分的激动,从人群中走了出去十分恭敬的低头拜叩道:“还请仙人大发慈悲,救救我们把”

秦长生见老者对他拜叩,袖子一甩一股无形的力量拖住老者没有让他继续低头着。

老人见自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托着,抬头看着面前的少年,想不到仙人居然如此年轻啊。

“本仙奉命前来,你等这里有何事速速道来”秦长生一脸冷漠的说道。

老头见仙人愿意出手,便说到大约在一个月前村子东边的山里面突然出现一只异常凶猛的妖怪,伤了许多的村民不仅仅如此还时常有村民失踪还请仙师救救我们。

“奇怪,难道门派没有派其他人前来吗?”秦长生听着老者话语想起之前那位师兄提起过他不是第一个接这个任务的。

“回仙师,您是老头子我见到的第一个除了您之外并没有其他仙师来我们这里”

“这就奇怪了,难道都被那个大汉杀了吗?”秦长生心里想着。

那老头详细的说道,秦长生若有所思点点头他让老者告知他那妖兽出没的地方之后便御剑飞行离去了。

秦长生离开后并没有直接去寻找,他去了某个地方停了下来他神识一扫确定这里并没有人。

他一拍储物袋手中一道白光是一个灰色布袋子,是之之前那大汉之物。

他将大汉储物袋里的东西都倒了出来,都是一些灵石,丹药法器等等。

“这是”秦长生看到一本残破不堪,泛黄的书籍。

他拿起书看了起来这是《天罡三十六变》此法有三十六种不同的神通变化之法。

不过,这只是残本上面只记载了三种变化之法。

第一变,真灵变可以变幻自己的相貌和体型就连声音都可以变化

第二变,隐形变可以将自己的身影隐逸起来,与草木山川融入一体。

难怪之前秦长生放出神识,都没察觉到大汉的气息。

这第三变,识灵变一种修炼神识秘法可以将神识无限放大若是修炼到筑基可以运用神识攻击是一种精神力的秘法。

秦长生看了一会将其收入储物袋中,下面他要去完成宗门的任务。

好赶紧回去,参悟修炼这门秘法。

他祭出虚空剑,御剑飞行十里来到一处峡谷之中。

之前那老者所说是地方正是这里,他从飞剑上落了下来走在峡谷里面。

一边观察着四周,一边探出神识搜索着隐藏在这里的妖兽。

奈何,山谷太大又密靠走路排查的话不知要多久。

一拍储物袋,拿出虚空剑,缓缓上升,秦长生御剑飞行,俯瞰脚下,从空中俯瞰下去下面的景色美不胜收。

“树木太过茂盛,这里太大了不知道那妖兽躲在何处”秦长生降下些高度在山谷里面穿梭着。

突然,一根锋利银丝朝着天上的秦长生打去。

秦长生一个不防被击中落在地上,还好他飞的不高不然就摔死了。

秦长生从地上爬了起来,只见面前一个黑色的洞穴之中冒出三颗发出红光的珠子。

“嘶,嘶”洞穴之中传来一阵嘶吼声,秦长生看着面前的洞穴又是一根银色的丝线射出。

秦长生连忙将掉落地上的虚空剑,以气御剑,一剑将面前的银色丝线斩断。

那洞穴里面的东西见攻击被瓦解了,又发出嘶吼之声,它从洞里面走了出来。

秦长生看着从洞里面走出的东西,六只犹如人腿粗壮,头上长着三只眼睛的蜘蛛。

之前银色的丝线,不过是它口里吐出的蛛丝罢了。

“炼气后期妖兽”秦长生倒吸一口凉气,本以为是一个炼气中期的妖兽,没想到是炼气后期的。

这下有点棘手,虽然秦长生也是炼气后期。

同阶对战还是头一回,秦长生一只手握着虚空剑另外一只手上拿着之前剩下的雷蛇符。

蜘蛛嘶吼一声,嘴里连续吐出几发蛛丝。

面对扑面而来的蛛丝,秦长生纵身一跃躲避。

那蛛丝打在秦长生之前的位置,他来不及多想打出一个火球。

接着,运用地刺术那蜘蛛的脚下出现一个地刺,一发火球击中蜘蛛发出一声哀嚎声。

那蜘蛛的蛛角插入地面之中,顿时地面翻滚,山石动摇。

秦长生的脚下土地居然裂开形成一个大坑,还好他反应快差点掉了进去。

他落在一旁,那些塌陷的土地顷刻间形成一块块土石。

“这是土属性法术”秦长生惊讶道,没想到这妖兽居然懂得一些法术。

要知道炼气期的妖兽毫无灵智可言,全程靠着本能在攻击。

只有修炼到结丹期才会诞生灵智,一个炼气后期的妖兽居然懂得法术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蜘蛛控制着凝聚起来的土石朝着秦长生砸去,“啪,啪”秦长生一个闪避再次躲过。

只见他连续打出几个火球落在蜘蛛的身上,虽然能烧的它发痛但是不能灭杀它。

妖兽本就靠着肉身出名,没想到这厮皮糙肉厚如此难缠。

秦长生不仅要躲避飞来的土石,还要避开那蜘蛛时不时吐出的蛛丝。

秦长生手上的雷蛇符黄光一闪,化为一道流光落在蜘蛛身上。

“懂得施展法术又怎么样,不过是灵智未开的妖兽而已”

蜘蛛被紫色雷电小蛇缠绕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阵阵哀嚎。

秦长生手握虚空剑,炼气后期的全力一击斩出一道剑气打出落在蜘蛛身上。

那蜘蛛本就被雷蛇符电成了重伤,现在又接了秦长生的全力一击大叫一声后身子瘫倒在地上没有了气息。

肉身再硬有什么用,雷电之力不是谁都能承受住的。

不过倒是可惜了,这张灵符可是彻底用掉了。

有点惋惜,不过还好他还有几张灵符没用。

秦长生检查蜘蛛的尸身那蛛爪锋利无比,还好那蜘蛛没有和他近身搏斗。

不然凭借他手中已经挥发了些灵气的虚空剑,很难对它躯体造成伤害。

“不过这蛛爪倒是好东西”

许多法器,符箓都可以用妖兽的躯体制作,那是因为妖兽的身体受天地灵气的滋润,已经有了灵性。

秦长生斩去蜘蛛的六只蛛脚,收入储物袋中。

“这个是”看着面前黑黝黝的一个皮袋子里面灌满了东西,好像是蜘蛛的毒囊倒是可以留着以备不时之需。

秦长生将整个蜘蛛的躯体给分解了,通通收入储物袋中到时候去坊市还能卖个好价钱。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完事之后秦长生一把火将蜘蛛的巢穴烧了就此离去。

村中那些人聚在一起,等待着秦长生的归来。

“仙师去了那么久还不回来,会不会出事啊”一位庄稼汉抬头看着天边秦长生离去的方向说道。

“仙师是何等人物,岂是我等凡夫俗子能揣测的”之前的那位老者缓缓说到。

“是啊,希望仙师能除了妖物还我们一个平安”老妇人喃喃道。

“是啊,希望如此吧”老者期待道,神情不免有点紧张。

……

“看,回来了,回来了”一位孩童看着天边的人影指着说道。

“真的”庄稼汉抬头看着远处说到。

“太好了”

“太好了,回来了,我们可以继续安安静静的过日子了”老者看着天边御剑飞来的秦长生大喜道。

秦长生御剑飞行来到人群中,落了下来。

“仙师,您终于回来了不知怎么样了”老者激动说道。

“诸位放心,本仙师已经解决了那个畜生”秦长生微微一笑说到。

众人见仙师亲口说出,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此间事了,本仙师要回去复命了,告辞了”秦长生说道。

“我等拜谢,仙师”老者带着所有人下跪道。

秦长生见此点点头,这一跪他受得起。

等所有人起来的时候发觉,面前的仙师早已离去。

秦长生一路飞到宗门山脚下,他没有回房而是来到枫叶谷后山。

他要找个精通炼器的人,将那六只蛛脚炼制成一口宝剑。

没办法,虚空剑的灵性太少根本无法发挥全部力量。

只能重新找人打造一柄,期间他也打听到炼制一个法器价格不菲。

材料要自己准备光是炼制一件中品法器就要百块灵石了,不过秦长生可不是要追求中品法器。

若是可以最好能炼制成上品或者极品法器,法器的品级越高所发挥的威能就越大。

奈何,一名好的炼器师极其稀少培养一名炼器师的成本极高。

哪个不是千锤百炼出来的。

秦长生逛了一圈,偏偏一个会炼制法器的都没有找到。

突然,她看到之前卖他丹药赠送灵符的女修,或许她会炼器秦长生心里盘算着走了过去。


>>>点此阅读《寻仙问长生》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