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放路上,我全家都觉醒了金手指》林凤婉 王氏小说免费阅读

“凭你一个贱妾也敢让我可怜?”大太太满脸不屑。

“大太太,我求求您了!”老妇人声泪俱下。

“还傻站着干什么,走!”大太太看都不看老妇人一眼,瞪着前面拉车的傻子,直接开口。

“娘?”拉车的年轻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老妇人身边,他脸上挂着憨憨的表情,呆呆的看着地上的老妇人。

老妇人看着自己的傻儿子,泪如雨下,她的内心深处充满了绝望。

“走!”啪,一道鞭子毫不留情的落在了年轻男人的背上。

“娘……”年轻男人抖了一下,扶起了地上的老太太。

“儿啊,走,跟娘走。”老太太紧紧拉住了傻儿子的手。

“怎么,这是不准备要粮了?”大太太看着拉车的傻子要离开,这才不急不忙的开口。

“娘?”年轻男人有点迟疑。

老太太哽咽的道,“等不到发粮了。”说着,拉着年轻男人悲痛的离开。

等到了地方,年轻男人一眼就看到了地上躺着的他媳妇。

所有的人都漠视着这一幕,官差还在不停催促着。

老妇人心如死灰,只能让她的傻儿子背上了她的儿媳妇,然后自己默默的牵着孙女的手,蹒跚着向前。

这一走,就走到了晚上。

不远处赫然出现了一片树林,所有人都双眼放光,不用官差催促,就加快了脚步。

官差也终于发话,今日路数已经够了,让众人原地休息。

老妇人一家四口远远的落在队伍的后方,离树林一步之遥,只是她们实在都动不了了。

等到众人都歇下,官差开始发粮的时候,老妇人一家四口愣是一口水都没有分到。

老妇人知道,这是大太太动怒了,可是她除了万念俱灰还能如何。

年轻汉子已然累的坐都坐不稳,他憨憨的说,“娘,我想睡觉。”

老妇人麻木的点点头,就听见孙女小声的说:“奶,前面有林子,我去看看有没有草根。”

老妇人还没来得及说话,孙女就跑开了。

而年轻男人这一睡,似乎就再也没有醒过来。

祝厚山的梦,就到此为止。

等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感觉到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疼,有人正在扇他的脸。

那么也就是说,祝厚山是被人一个大嘴巴,哦不,也许是几个大嘴巴给扇醒得。

祝厚山眯着眼睛,先是用舌尖顶了顶左右的牙根,然后就茫然的看着眼前一张放大的,陌生又有点熟悉的脸。

这是谁啊?做梦吗?他右手下了死力气,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疼的他不自觉的发出低吼声。

“儿啊,你看着你媳妇,别睡了。”眼前的老太太一脸担忧的看着祝厚山,“我去找找小一,你在这别动,知道没有?”

祝厚山没有反应,也没有说话,表面看着很平静。

其实此刻,他的内心是相当慌张的,这谁哇?我在哪?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在心底反反复复的进行着对自己的灵魂拷问。

本着遇事要冷静,遇到大事要更冷静,敌不动我不动的心理,他很谨慎的飞快的打量了一下四周。

不看不知道,一看着实吓一跳,这特莫的是荒郊野外吗?全是黄土疙瘩啊,那是啥?烧烤?篝火?我太阳的,我不是和媳妇在家睡觉吗?今晚貌似也没有干什么特别的事啊,怎么就一觉能睡到野外来了?

眼前这个衣着打扮很,很破烂?很复古?很怪异的,不不不,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根本形容不出来,那么,这个老太太她是哪位啊?

穿着一身在祝厚山看起来很奇怪的衣服的老太太,看着眼前自己傻儿子无动于衷的样子,感觉自己的麻木不仁的心,蹭的一下就窜上了一股火。

她刚才差点以为她的傻儿子就那么没了,她扇了好久,就在她快要绝望的时候,他终于醒了。

可是他醒了却还是一点不顶事,老太太真的气的想死。

当下一巴掌拍在祝厚山后脑勺上,“大山!娘跟你说话呢!你到底听见没!”

祝厚山只能点点头,听见什么?不是让他别动吗?

老太太气的闭闭眼,干脆一把拽住祝厚山的胳膊,使出洪荒之力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

祝厚山很配合的站起来。

“快看看凤,都没个好动静了,你自己的媳妇,你——”老太太咽下嘴里的苦涩,没好气的推了她傻儿子一把。

祝厚山也没想到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太太,力气居然能这么大,一个没防住,就向前两步扑到了一个年轻女子身上。

旁边老太太已经从篝火里拿出了一根树枝,准备离开。

祝厚山借着火光一看,整个人都不好了,这又是谁?这老太太说是他媳妇,可是他媳妇不长这样啊,看这面相,明明就跟他姑娘差不多大好吧!

眼前的女子似乎已经没有了呼吸,而且衣衫凌乱,祝厚山赶紧眼睛一闭,他哪敢乱看,回头他媳妇不得剁了他。

老太太不放心的回头看了一眼,一看自家儿子这副蠢样子,火气“蹭”的一下,再一次窜上了脑门。

“你给她暖暖啊,你这是盼着她死啊,你怎么这么不经事——”老太太气的,语气开始颤抖,“你快着点啊!”

祝厚山闻言只能闭着眼睛,颤颤巍巍的把手伸了出去。

老太太一忍再忍的,一把抓住祝厚山的手就往儿媳妇的身上放去,这是她自己亲生的傻子,她不能生气,不能。

可是世道已经如此艰难,她一把年纪了,还能陪他几天,老太太悲从中来,却不知道她的傻儿子,已经独留了一个壳子,内里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祝厚山此时也在腹诽。

我都多大年纪了我,我这是老不正经啊,我摸人家姑娘大腿,这特么就算老婆不修理我,我自个儿心里也过不去这个坎啊,别一会儿来个雷活劈了我,我真是,太难了。

祝厚山死死闭着眼睛,再次给自己做心理建设。这是救人救人,别瞎想,别想,想……

想什么呢?当然是想自己老婆,想自家姑娘呗。

对啊,我怎么到这破山洞里了,我旁边睡的我老婆呢?我隔壁睡觉的我姑娘呢?

为什么我总觉得怪怪的,到底哪里不对?

上一篇 2022-01-26 上午5:21
下一篇 2022-01-26 上午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