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时光尽头的你》周晓洁 龚简琛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时光尽头的你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叁年
角色:周晓洁 龚简琛
简介:她讨厌方泽,讨厌他用卑鄙的的手段得到了她的身体,讨厌他的威胁,讨厌他的偏执。他的所作所为都是因为在乎她,他想把她关在家里。后来她终于如愿离开了,遇到了她以为是真爱的人,可是却输得一败涂地,而他还一直在,等她回家!从始至终,他想要的就只有一个她!
小说《时光尽头的你》周晓洁 龚简琛完整版免费阅读

《时光尽头的你》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你们听说过非主流吗?

年轻一辈的应该没见过吧,而她正是非主流那个时代的,那个时候流行早恋,流行辍学出去打工,而她也赶上了这个大潮。

她辍学出去打工,早早进入社会,进入社会那时候才十几岁,什么都不懂。

刚升初三的时候,壮志满满,想好去哪里读高中,哪里读大学,然后就因为一个人,打破了这些幻想,那时候她暗恋了一个同级的男生,戴着眼镜,很斯文,学习也很好,她以为他会上很好的高中,她也努力学习,可是突然到下学期,他休学了,后来职中来招生的前两个星期,李梅跟她说他要去职中,这让她想参加中考的心动摇了,加上那时候,老师为了学校的评价,把学习中等的和学习差的单独拿出去游说,怎么说呢,其实也是为了学生吧,一部分是为了个人,学习差的人,就算努力,也上不了高中,而且一个县里总共就那几个高中,分数线都差不多,而把中等的带上,是纯属因为个人,这样能提高学校的初升高的升学率

“你真的要去职中吗?”

这天她忍不住还是约了他出来,而他也出来了。

“嗯”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你加油!”

“我不喜欢你,你也不用刻意去了解我,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也并不想谈恋爱,太小,什么都不懂!”

说完他就走了,也不管她的心情

可是尽管他这样还是改变不了她的心意,后来的后来,她才知道他为什么去那里,而她也去了,本来动摇的心,经过老师的游说,更动摇了,在报考那天,她看着一个跟她玩的不错的小姐妹,她爸妈来学校给她拖走了,不管她的哭求,狠心的拖走,不让她去职中

她也有些羡慕,她那一刻好希望自己的父母也这样,强势的来把自己拖走,可是没有,她父母没有插手!

可以说是尊重她,也可以说是有些忽略她,因为她还有个体质弱的妹妹,一出生就集齐了父母的宠爱,而她在小的时候根本都不知道爸爸长什么样,那个时候家里欠账了,都差点快揭不开锅了,所以爸爸一年才回家一次,有的时候两年才回一次,记事起爸爸跟她都不太亲,很小就跟爷爷奶奶一起睡了,而妹妹一直到很大了都还在跟父母一起,她好羡慕好羡慕,但是不敢说。怕爸妈说她,有什么事也不敢跟家里说。

二胎或者三胎家庭,足以容易忽略的就是大孩子,他【她】比弟弟妹妹大,潜意识里父母就会觉得应该让着小的,小的不懂事,大的已经懂事,而不会想老大也才多大,心烦的时候潜意识没发泄给老大,老二一哭一闹,那必定是老大的错,肯定是老大惹他【她】了,完全不去理会具体发生了什么,他们觉得他们足够了解你,你就是这样的!

那个时候她有点缺爱吧,所以到了叛逆期很叛逆,心事也喜欢压在心里。

以至于后来那么糟糕的一个人她都觉得是救赎,而那个真正对自己好,一直为她挡风挡雨的人,她却一直想逃离。

那年她十八岁,第一次看到他是在平安夜晚上,他手上拿着一个包装好的苹果,那时候平安夜已经开始流行送苹果了,一个苹果经过包装以后可不便宜,一个最便宜都是三十元,她为什么知道价格呢,因为她买过,送给了她闺蜜,她没打算送给男人,也没男人可送,却不想这就是自己噩梦的开始。

她在学校认识了龚先生

“我姓龚,你可以喊我老龚。”一个很阳光,帅气,头发留到刘海上面,可能用吹风机吹过,显得特别蓬松,笑起来有两个小酒窝的男孩,跟对面两个留着齐刘海的女孩子打着招呼。

两个女孩一个活泼爱笑,不胖不瘦,笑起来眼睛像月亮,老是露出自己的大白牙,一个比较安静,很瘦,不爱笑,真的是很瘦那种脚踝只有胳膊那么粗。

两个女孩身高一般高

“这姓氏好喔,一叫,我瞬间多了个老公。”爱笑的女生不客气的坐在旁边凳子上。

“快坐,站着多累。”她顺手把旁边的女孩拉着坐在凳子上

这个爱笑的女孩就是她,周晓洁

而不爱笑的女孩姓董,叫董佳佳,是周晓洁的闺蜜。

“哈哈,怎么,你还有别的老公。”龚简琛很讶异,这么自来熟。

“你猜?”她眯眯眼看着龚简琛。

“你抽烟吗?”闺蜜突然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我不抽。”旁边一个瘦瘦的男孩,介绍后知道她姓李,李易寒。

“会翻墙吗?”周晓洁也问到,可能这就像是一种交友信号一样,谁回答了那就是看对眼了,而周晓洁也很默契的知道闺蜜这么问的原因。

她应该不会想到,早恋一开头就是错的,初尝禁果,往后每一步都是错的,就像网上说的,一步错,步步错,有回头路,但是都被自己一步一步的葬送。

每个人的一生都有无限种可能,千万不要盲目的否定自己,也千万不要像她一样,你觉得文化没有用,那么你就真的只能是文盲了,阅历很重要的,但是文化真的也很重要。

还在读书的小朋友们,大家一定要加油加油,再加油,你以后的生活一定会多姿多彩,已经踏入社会的,一不要丧气,你是最棒的,一样有无限种可能,但是作为过来人,一定要给你们一点忠告,千万不要结婚的过早,就算结婚了,也要爱护好自己,好好考察婆家的人品以及老公的,。

这是我新开的小说,之前的那一本是处女作,有很多不好的,结尾也是匆匆结尾,那本还没结束的时候这本就已经有了灵感,但是一直在七改八改,很多地方还是太差劲,但是我有信心好好写下去,我会更努力!!!!!

“我会,翻过学校围墙。”龚简琛递了一杯酒过来,我伸手接过,这一举动代表着他对周晓洁有好感,也代表着周晓洁对他也同样好感。

而李易寒也递了一杯酒给董佳佳,她们俩对视一眼朝着对方笑了笑,可能两个人一起的时间长了,一个眼神也能解读成一种意思,她们两就这样开启了这一段恋爱,也可以说是初恋,早恋。

他们四个人是一个学校的,而这次能遇到一块多亏了董佳佳的一个朋友,她们出来聚餐,喊上了董佳佳和周晓洁,缘分就这么来了。

因为聚餐的时间是星期天,所以下午进去上晚自习就迟了好多,周晓洁跟董佳佳不是在一个班级,一个楼上一个楼下,学的是一样的,计算机专业,而龚简琛他们一个是电子,一个是幼师专业。

听说龚简琛准备换专业,换到幼师去,他对自己的未来很有规划,他说唯一的意外可能就是跟周晓洁相遇。

周晓洁趁着老师转过头的时间偷溜了进去,董佳佳怎么进去的周晓洁不知道,大概也跟自己一样,也许还有人掩护。

“你去哪了,怎么一身酒味,女孩子不要随便一个人出去,下次带上我。”周晓洁的凳子被后桌的男孩踢了一下,周晓洁是不想理他的,可是他一直在说话一直在说话,甚至还唱起了歌。.

‘何必要那么多的借口

让我内疚自己还爱的不够

预谋了很久 不过是想分手

何不直截了当的说出口

既然你非要你的自由

挽留也会让我委屈到最后

反正 她都不难受 她只要自由

她都不会理会我的感受

退到无路可走 不如就放开手

我也想要自由

她都不难受 她只要自由

她都不会理会我的感受

退到无路可走 不如就放开手

何必要那么多的借口’

“漏了两句。”周晓洁翻了翻白眼。

“是吗?我查查歌词,,,咦,还真是。”杨云拿着手机翻着。

‘咚’

一节粉笔从周晓洁头上掠过,稳稳的打在了杨云头上

“杨云,不想听就出去,不要妨碍同学。”

讲台上一个胖胖的女老师开启了训话模式,忘记了叫啥了,只记得是英语老师。

“还真的漏了两句,我再唱一遍。”杨云很认真的说了一句

周晓洁翻了翻白眼,大可不必。

真实的对牛弹琴现场。

“你给我去教室尾巴站好!”老师发现说了没用就把他拎到教室角落罚站了。

真好,清净了,周悦把书拿出来堆在课桌上这样就能完美的躲开老师的视线了。

“有些人我都不想说,上课迟到,还跟后桌的男孩谈情说爱。”

“小小年纪不害臊,shameful是什么意思知道吗?”

“什么都不懂还不愿意听,想睡觉回家去睡”

英语老师在讲台上瞅着下面睡觉的周晓洁,指桑骂槐。

“说你呢,别睡了。”同桌李梅用手肘捅了捅周晓洁。

“啊,说我什么?”周晓洁才刚趴在桌子上,没注意老师说了啥。

“说你跟杨云谈情说爱。”

“说你不知羞耻”

李梅都觉得老师说的难听了,但是睡觉是事实!

“无语,难道没眼睛吗?我什么时候跟他谈了。”周晓洁很无语,这样一说一个班都知道了。

李梅:重点不是后面那句吗?我都替你掉面子!

“老师你怎么知道的?”杨云站在后边看戏不嫌事大,还发出了愚蠢的质问,要不是他学习好,周晓洁都要怀疑他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这脑回路,简直了,有点像二哈是怎么回事!

最后以老师拿书猛拍桌子的声音,结束了这个尴尬的话题。

“周晓洁,你到底跟谁出去了。”下课了杨云就趴在周晓洁桌子上开始追问

“你管的那么宽干嘛,滚蛋,不要趴我桌子上。”周晓洁就等着放学去干饭,并不想跟杨云多说一句话。

“你看,他们都在看我们,同学们都觉得我们很般配的。”

杨云发出了像鹅叫一样的笑声,就是那种鹅鹅鹅那种。

“白痴,请你圆润的走开,不要打扰我看书。”

周晓洁拿着书挡着自己。

“书拿反了。”杨云顺手给她书拨正。

“杨云我说了我不喜欢你,你要我说几遍,不要烦我。”

周晓洁恶狠狠的看着杨云。

“嗯,我知道啊!”杨云愣了一下,给周晓洁收拾书桌的手一顿,继续说道

“可是你总不能阻止我喜欢你吧,况且你也阻止不了。”

“你不喜欢我,就不喜欢呗,可我喜欢你,你阻止不了,阻止不了就享受呗,我又不介意你看不到我的好,也不介意你喜欢别人。”

杨云收拾好了书桌就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了。

我是不是说话太重了。周晓洁不禁想了想自己说的话,并且换位思考了,如果是自己肯定生气了,也肯定难堪,毕竟还有别的同学在看着,可是又有些无奈,明里暗里说过好多次拒绝的话,他还是这样,周晓洁真的有点心累,接受不来他的好,不喜欢就不想跟他有什么纠缠。

“你是不是心疼我了,我就知道,你还是在乎我的。”杨云突然把头伸到周晓洁的肩膀上。

“并没有,滚。”吓得周晓洁一激灵,并且条件反射的朝他的头拍了一巴掌,周晓洁刚升起来的愧疚心,瞬间被击散,就不该愧疚,说的还不够狠。

“对我那么狠,对别人笑嘻嘻”杨云摸着头,低落的样子有点像家里边的金毛,坐在那里,塌着耳朵。

“你想对待别人去那样对我,我也就像对别人那样对你”周晓洁是无法阻止他喜欢她,但是她可以明确自己的态度。

。。

终于等到放学,她们班先下课了,董佳佳还没来,她站在楼道里等着董佳佳。

“这么快就手挽着手了。”

周晓洁看着迎面走来的董佳佳和李易寒,酸溜溜的。

“咦,龚简琛呢?”

龚简琛跟李易寒要了周晓洁的微信,说实话,李易寒也没有,不过董佳佳有,他们在一层楼,一问就问到了。

“我哪知道!”

周晓洁是真不知道,这一天被杨云烦的不行。

“嘿,董佳佳,一起去吃饭吗?”杨云跟一个男的从楼上下来。

周晓洁:想啥来啥!晦气

“你怎么从楼上下来?”

董佳佳也认识杨云,周晓洁头号追求者嘛!把周晓洁身边人都贿赂了一个遍。

“嘘,秘密”杨云看着周晓洁笑眯眯的伸手放在嘴唇上。

“你的秘密,你看我干嘛!”周晓洁浑身鸡皮疙瘩,一个大男人能不能不要这么骚气。

“你就不好奇吗?”杨云又失落了,一天失落无数回,可就是不舍得放弃她。

“我为什么要好奇”

“快点走,李梅上厕所先走了,这会应该已经在楼下了,不快点他又该啰嗦了。”

周晓洁拉着董佳佳跑下楼梯。

李易寒还站在那里,他打量了一下杨云,拿出手机发了条消息也跟着走了。

“我脸上有东西吗?”杨云问他身边的小跟班

“没有啊!”左看右看都是一个样的。

一样的傻,他其实也觉得杨云一遇到周晓洁的事就像突发脑梗一样。

“走走”杨云也跟了上去。

“周晓洁,外面有人找你。”李梅去买零食回来的时候,听到有人要找周晓洁,她就自告奋勇的告诉他,她们是同桌,她进去帮他喊人,其实还是因为她爱听八卦。

周晓洁趴在桌子上懒洋洋的看了一眼李梅

‘哦,男的女的。’

‘男的,男的,高高的,帅帅的。’李梅觉得还是长得不错的,比杨云好看,杨云太骚包。

周晓洁都没回话直接出去了

周晓洁:帅哥诶,不管啥事,都得去看一眼。

‘谁啊?’杨云抢了李梅的零食,是虾条,咦,挺好吃。

‘还我!朋友,我觉得你没戏,一直觉得,你还是放弃吧’

那时候流行那女做朋友,就是那种不喊名字,光喊朋友那种,还流行做亲家。

杨云恶狠狠的看着门口,不管是谁真想揍一顿。

周晓洁站在教室门口,看着走廊都是人,都趴在走廊看下边路过的人,男的多半在看那种穿的v领的女生,懂得都懂,谁年轻的时候没想过这些,又不是和尚,所以一个走廊三分之二都是男的。

她看了一圈没人,准备进去。

‘周晓洁!’一个男生喊了她的名字,她转过头去,理想中被男神壁咚的画面没出现,男生还站在大老远。

‘走近点。’周晓洁近视,还不戴眼镜!

‘是我’

‘声音很耳熟。’

走近了周晓洁才看清这是谁,这不就是前几天认识的‘老龚’嘛!

‘老龚啊,你找我干嘛!’周晓洁完全没意识到这句话有什么不对,主要是突然静悄悄的了,刚才还叽叽喳喳的,个个都是一脸八卦的表情,就像村口聚众的大爷大妈。

‘都看我干嘛!’周晓洁还没反应过来,他一看龚简琛脸红红的。

‘还没有女生这样喊过我。’

龚简琛忍着不让自己笑出声,嘴都拧起来了。

反应过来的周晓洁,迅速地跑回了教室,身后的龚简琛对着周晓洁大喊

‘我加你微信了,你同意一下。’

你加我我就该加你啊,多掉价,周晓洁心里想道

周晓洁坐在凳子上不禁扶额,这下好了,都该知道她有老公了!

周晓洁看着自己斜上方的人陷入沉思,那人是她之前暗恋过的人,戴着眼镜,留着和许嵩一样地发型,长得也像,她的偶像是许嵩,而他很像许嵩,当然在她心里最帅的还是许嵩。

周晓洁到这个学校也是因为他,而他是因为什么周晓洁至今都不知道,而唯一知道的就是,在进入这个学校的时候就是自己颓废的一生的开头。

他学习很好,很斯文,话少,不爱笑。

可能也是因为一个人或者一件事吧。

周晓洁想着要不要放弃这个人,不想暗恋了,也不算暗恋,他都知道自己喜欢他,还拒绝了,周晓洁也很识眼色的走开了,就像杨云跟自己一样,她明白那种被缠着的感觉,所以她不想坚持了,年纪小,很多事情说忘却很容易就忘却了!

说实话,她想谈一场属于自己的轰轰烈烈的恋爱。

还在校的学生不要学周晓洁,她是坏学生,对,坏学生,一时的决定用了半辈子去挣扎。

周晓洁通过了龚简琛的好友请求

‘周末去玩吧,董佳佳也去。’龚简琛发完这句话很忐忑,他怕对方拒绝,那样就证明自己一厢情愿了。

而周晓洁正想回,上课铃就响了起来,她把手机放到课桌下边,她可不敢上课玩手机,毕竟她不像杨云,备用机一堆,他就这一个,还是很怕被没收的。

这是一个很开放的学校,只能这么形容了,可以带手机,星期六星期天不上课,星期天晚上有晚自习,其他的时间你可以回家,也可以住学校,食堂每天都有饭菜。

周晓洁家离这里很远,所以她也是住校,星期了偶尔才回家。

‘好啊!’

下课后周晓洁回了消息

杨云眼疾手快的看到了信息,并且抢了周晓洁的手机

周晓洁翻了白眼,看着他

‘还给我,不要让我对着你说脏话。’

杨云看到了自己想看的也就还给了周晓洁。他记住了那个人的微信号

‘你真的让我不想说你,换座位吧,你走,或者我走。’

周晓洁真的厌烦得很,主要他莫名其妙的对自己占有欲特别强。

‘你真的要去吗?’

‘这种男生不安好心,真的,我是男生,我懂。’

杨云就当没听到周晓洁的话

‘你安全?’

‘这是我男朋友,什么那个男生。’周晓洁囫囵说道

‘你难道没听他们说吗?我刚才喊他老公’周晓洁顺势想到了刚才那一幕就直接说了出来,其实那种情况她也很尴尬的。

说完周晓洁转身要去找班主任换座位,刚转身就看到了站在教室门口的龚简琛。

‘你别误会,你听我说,有苦衷的。’

周晓洁跑过去悄悄的说,她可不想这时候穿帮。

‘你的脸很红。’龚简琛也是,不过他翘起的嘴角反复在说着他很开心。

‘我还有事,我先走。’周晓洁又遁走了

临近上课才垂头丧气的回来

‘老师,我想换座位。’

‘可以啊,到前头去,跟章莉一桌,刚好她那里空出来一个位’

‘后面不行吗?’

‘不行。’

‘那我不换了,打扰了,老师’

‘你好好学一下吧,这是为了你得前途我才说的,你刚进学校的时候我看过你的成绩,很好啊。’

‘老师,要上课了,我先走了。’

周晓洁在出去的时候,好像听到自己的班主任叹了口气。

换座位是换不了了,她不想去前边,换句话说,她不想学习。

‘上厕所去吗?’李梅拉着周晓洁手

‘还没下课呢!’周晓洁看着还在讲台上眉飞色舞的语文老师。

‘我快憋不住了!’李梅夹着腿

‘憋住,还有一分钟。’周晓洁看了眼手机,快下课了。

铃声刚响起来周晓洁和李梅就冲了出去,厕所在一楼拐角那里。

‘你快点,臭死了’

周晓洁在外面洗手池那里玩着水龙头,左手边是男厕所,右手边是女厕所,出来是一个非常大的洗手台,一并排过去有二十多个水龙头,洗衣服,洗脸都在这里。

“我去,干嘛!”

杨云突然跑过来拍了一下周晓洁的肩膀,周晓洁吓得差点脚底打滑。

“你在想什么,身边多了个人都不知道?”杨云扶了下周晓洁

“撒手,我想男人呢。”周晓洁挪开了一些,不想跟他站的那么近。

“周晓洁,走了。”李梅出来洗了手,甩了甩,拉着周晓洁就走了。

“我那么可怕吗?”杨云看着跑走的心上人,不禁开始怀疑自己了。

“大哥,洗手间外边你不嫌臭吗?”杨云的小跟班发出了灵魂拷问

“呃,赶紧走。”杨云有点尴尬,好像是自己想多了,这里是个有味道的地方,不适合说那些。

周晓洁,我不会放弃你的,杨云在心里暗暗发誓,却不知道,他离放弃周晓洁的日子不远了,不算是放弃,是只能偷偷地喜欢,看着她幸福。

。。。

“周晓洁,你谈恋爱了?”

周晓洁趴在桌子上跟周公约会呢,突然听到了自己男神的声音,眼前一亮。

“没有啊,你听谁说的?”周晓洁看了一眼身后,杨云没在就说了实话,确实不是恋爱,龚简琛跟她顶多算是朋友,有没有谈过这方面。

“杨云说的。”宋豪扶了扶眼镜,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来这里问这个问题。

“还小,不能早恋!”说完摇摇头转身回自己座位了。

那你呢,是不是也早恋了?

周晓洁很想问这么一句,但是不敢问,话都不敢多跟他说。

宋豪只是不想看到这个女孩犯错误,她跟着他到这个学校他是知道的,他没法权,也不能多跟她接触,不喜欢就不能给希望这个他还是知道的。

“宋豪跟你说了啥?”杨云到教室门口的时候刚好看到宋豪过去了。

周晓洁没理他,自顾自的在桌子上数着自己的笔的数量。

杨云讪讪的摸了摸头。

“我们280门口集合!”周晓洁看着这个新建的群,是董佳佳建的,‘捡破烂四人组’

这真的是奇葩的很,董佳佳正经的外表下有一颗闷骚的心。

“好”

“好”

周晓洁也回复了一个好,只有龚简琛还没冒头。

周晓洁没太在意,放下手机开始刷起了老师上节课给的试卷。

“这题还好,不太难。”

周晓洁唰唰的写好了答案就扔桌子上了,旁边的李梅一把拽了过去了。

“借我抄抄,答案对不对?”李梅一边抄着还不忘问。

“不知道,蒙的,你抄的时候不要抄成一样,能看出来。”

周晓洁还记得上次李梅抄自己的试卷,抄了三张,一模一样,都不带改的,然后周晓洁就被说了,原话是这样的:

“周晓洁,抄题你也不会抄,还抄成一样的,老师讲的是不是都没听,成天就是睡觉,父母花钱让你们来这里睡觉的吗?”

“我也懒得多说你,天天跟披了一张牛皮似的。”

“还有你,李梅,自己做自己的,试卷不要给别人抄。”

说了半天,周晓洁都懵了,她在老师眼里就是这样子的。

她倒想抄李梅的,笑死!

根本没机会!

天天等着自己做完。

“我上次是失误,我抄着抄着想别的去了,然后抄完我也没看,直接连着你的一块交了。”

李梅笔走龙蛇的,头都不抬,话还挺多。

“在下佩服!”周晓洁不是那种小气的人,在这个学校没几个是认真来读书的,她自己还这样,也做不来去劝别人好好上课。

“周晓洁,我给你交了啊!”

李梅拿着周晓洁的卷子。

“我会分开放的!”

李梅回头朝周晓洁比了个OK的手势,周晓洁还没说出的话又咽了回去。

好的,很上道!

“我上节课比较重要,没看手机!”

周晓洁收到了龚简琛的消息,还看到他在群里发了一个‘好’

“你好努力!”

周晓洁对话框里的字打了又删打了又删,最后发了这几个字。

“还好,我只是想再努力一把,也许我还能站起来。”

周晓洁看着他说的话,愣了愣。

可能除了宋豪以外,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人,不是说没有,是她身边的都是那种混子。

宋豪跟她不是一个世界的,而龚简琛怎么会跟她混进了一个圈子?想不明白

到后来周晓洁才知道,龚简琛一直跟她不是一个圈子的,他上进且努力,而他们最后也变成了两个不同道的人,周晓洁一条独木桥走到了黑,而龚简琛选择了阳光大道。

“怎么了,怎么不回我消息了?”龚简琛又发了一条消息,他在想周晓洁是不是生气了。

可能在龚简琛的世界里,爱情很简单,认可了便是,所以他觉得周晓洁跟他能走到一块,周晓洁说的话也一直重复在他的脑海里,‘他是我男朋友!’

一直一直重复着。

“很上进,你很好,加油。”周晓洁迅速的回了一句。

“那到时候你教室门口集合?”龚简琛虽然跟周晓洁在一层楼。可遇上的时间不多,周晓洁不太爱出教室,放学了又跑的贼快,他出去她已经冲下楼了。

周晓洁:干饭人石锤。

“嗯,群里不是说过了嘛!”

“我想单独跟你说一遍。”

不得不说龚简琛说的这话让周晓洁心里突然一阵悸动,年少的欢喜就是这么简单。

“嗯,看到了”

周晓洁想了半天回了这么一条消息,接下来的课上周晓洁没怎么听,就知道又布置了好多作业,记好要做哪些作业以后周晓洁又开始神游太空,直到放学。

“周晓洁,你这星期要回家吗?”

“要回的话一起啊!”

李梅跟周晓洁是一个地方的,连初中小学都是一起,一个班。

“不回,你要回吗?”

周晓洁看着比自己胖一圈的李梅,忽然想起初一的时候这个姑娘还跟自己一样,这会变得这么,嗯,宽。

“想回,别看我了,我知道你要说我又胖了!”李梅拧了周晓洁一把。

“不胖不胖,就是宽了一些,还好还好。”

“噗嗤。”

周晓洁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看吧看吧,其实我胖我还挺自豪的,我吸收的好。”李梅一点不在意,周晓洁感觉这种心态挺好!

“周晓洁,你周末去哪?”杨云刚听到周晓洁不回去就开始追问。

“下课了!”周晓洁把书全收回书桌,背着自己的小包包就走了。

一点不想理杨云。

“朋友,要不要我告诉你?”李梅眯着眼睛看着杨云,她其实觉得杨云挺有毅力的。

“她去哪?”

“约会!”

杨云听完脸都黑了,

果然!

又是见野男人·

“晓洁,你们老师又拖堂!”董佳佳一个人趴在教室门口的走廊边上。

“是啊,怎么就你一个人?”

周晓洁看了一圈没看到李易寒他们。

“他们先下去了,我还想去宿舍一趟,就让他们先回宿舍了,到时候校外遇。”

董佳佳拿着镜子扫了自己一圈。

镜子从袖口滑出来,用完又收了回去,是那种圆圆的小镜子,周晓洁也有一面,不过被杨云抢了。

“我有点想回家”

星期五五点多的操场上空荡荡的,吹着凉凉的小风,平时这里都是很热闹的,这时候好多近的应该都已经在家看着电视了。

“你这时候回去,肯定还是能听到那些闲言碎语的,回去了自己也伤心,你爸妈也心疼你。”

董佳佳想起来刚开学看见周晓洁的时候,瘦了十几斤的样子,裤管都宽出来了不少,后来董佳佳才知道,周晓洁奶奶去世了,而村里面嚼舌根说是周晓洁跟她妈妈把老人家气死了,周晓洁守灵守了三天,她妈妈这期间解释了无数回,可还是有人说,不怕外人说,就是她舅老爷也说,所以周晓洁这期间有多委屈,有多难过可想而知。

她奶奶是喝药死的,喝的家里边泡着用来按摩的药酒。

周晓洁来学校啥都没说,谁都不知道,董佳佳是后来问了周晓洁一个发小才知道的,李梅家离周晓洁家不近,也不知道,只知道那时候有人家死了人,是喝药死的,出棺的时候跨了火盆,遗照是一个小女孩抬得。

“嗯,我知道,要不然你们去吧!”

周晓洁又有点不太想出去了,好想回去睡觉!

“不行,你不要说话不算话。”

董佳佳拉着周晓洁跑了起来,跑回宿舍洗头换衣服。

。。。

“董佳佳,你好慢啊。”

周晓洁已经在床上开始犯困了,而董佳佳还在夹眼睫毛。

“你个男人婆,你不懂这些!”董佳佳觉得自己已经很快了,都已经开始刷眼睫毛了。

“不带人身攻击的啊。”

周晓洁瞬间精神了,拿了块镜子照了照。

嗯,女人的眼睛,女人的嘴巴,女人的脸。

“多女人了,这叫清纯!”

周晓洁自恋的说道,女孩子当然爱美了!

“哈!你那叫清汤寡水!”

周晓洁脸色一囧,对,没错,她现在的表情就跟这个字是一样的。

“我化好了”董佳佳手一挥,朝周晓洁抛了个媚眼。

“还别说,这眼睫毛还真长了一截!”周晓洁围着董佳佳看着,瓜子笑脸,淡粉色的口红,还化了眼线。

周晓洁上次画过,一言难尽啊,出去还下雨了,然后就一脸那个。

记忆犹新

“不是,你不是说好了吗?快点放下你手中的武器!”周晓洁看着董佳佳拿出夹板开始卷头发。

“是画好了,不是好了!”董佳佳纠正了周晓洁的病句。

“我的天!”

“我去上个厕所。我回来你要是还不好你就自己去吧!”

周晓洁拿着纸就跑向厕所,想拉屎!

“你怎么屎尿那么多!”董佳佳不禁扶额。

出门总要上个厕所,男人婆!

周晓洁从厕所出来看到的就是,董佳佳拎着小包,扎着高马尾,头发稍微往内卷,刘海也是内卷,就很淑女那种,一双小白鞋,有内增高那种,紧身的铅笔裤显得两条腿很细长,白色的衬衣塞在裤子里,好清新的感觉。别问她怎么知道的有内增高,因为这内增高鞋垫就是周晓洁买的。

再一看自己,黑色板鞋,宽大的休闲裤加卫衣,低马尾,没了。

确实有那么些鲜明。

“你包我给你拿了,我觉得这个配你这身衣服刚刚好”

董佳佳拿了一个斜挎的那种小包,确实很搭,这还是董佳佳的包,耐克的,买了没背过。

“这包我喜欢!”周晓洁看着包包两眼冒光。

“是你的啦,不过你要帮我。”

董佳佳贼笑着,算计好的。

“帮你什么!”

“我看上李易寒了,你要帮我灌醉他!”

董佳佳就是有贼心没贼胆,灌醉了估计也就是套话。

“没问题,小意思,千杯不醉呢。”

周晓洁这还真不是吹的,啤酒随便灌,白酒就怂了。

周晓洁家基本都会喝啤酒白酒,她父母亲戚都是那种爱小酌的。

“走了,李易寒刚才给我打电话了,在学校门口呢。”

董佳佳搂着周晓洁的胳膊。

女生的友谊很好看的出来,如果不是好朋友是不会搂着胳膊的,还有一点,上厕所总要结伴。

这一出去,周晓洁就开始了第一段初恋,说来也快,但是结束的也很快,而且还留下了很不好的回忆,以至于闺蜜之间也差点闹掰。

“咦,说好了在门口等的,怎么没人。”董佳佳四处环顾了一下,没看到人,拿起手机看了一下也没有信息。

“要不我们去玩去,不管他们?”

周晓洁想起来了附近很好吃的那家小吃店,好想去吃。

“不行,我要等李易寒。”

周晓洁翻了个白眼,也没再说什么。

‘有些爱像断线纸鸢

结局悲余手中线

有些恨像是一个圈

冤冤相报不了结

周晓洁的手机铃声响起,董佳佳瞬间看向了她。

“呃,陌生电话,不认识的!”

周晓洁看了一眼,这个号码自己不认识,准备挂了。

“别挂,你先接!”

董佳佳心虚的看向周晓洁,那天她把周晓洁电话给了李易寒,说是龚简琛要的,这个电话大概是龚简琛打的,

别问为什么,问就是直觉,

第六感!

“嗯,好。”

周晓洁接了电话以后阴沉着脸,看着董佳佳。

“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别吓我啊,说话!”

周悦的眼神太吓人,她现在脑海想的全是李易寒被车撞了,然后怎么过下去都已经想好了,大不了照顾他一辈子。

“你在脑补什么乱七八糟的,傻子!”

董佳佳眼眶开始红红的,她看着心疼的不行,不该吓她的。

“不是李易寒出事了吗?”

董佳佳一哽一哽的

“不是,让我们去***冰凉屋呢!”

“还真是爱好都一样,也喜欢去那里!”

周晓洁不禁感慨。

“那个,是我说的,我说我们喜欢去那里吃东西,便宜好吃又静!”

董佳佳撇撇嘴说道

“我还以为。。。”

周晓洁摇摇头笑了,自己这个傻子闺蜜,那么容易被打动。

“走吧,走路过去吧,很近。”

周晓洁按下董佳佳伸出的手,拽着她往外走,这么近打车多亏。

“好累的!”

董佳佳不情不愿的挪着脚。

“我背你?”

“好啊好啊!”

董佳佳说着要往她身上窜。

“你在想屁吃!”

周晓洁一下就跑开了好多

“好啊,你!”

董佳佳说着就追着上去要打周晓洁。

就这样一跑一闹的,没一会就到了。

“下次不要把我手机号码告诉别人了!”

周晓洁想了一下还是叮嘱了一下董佳佳。

“好了,知道了。”

“他们在哪个包房?”

“五号,那个小小的那个!”

周晓洁也比较喜欢那个包房,在最角落,特别安静。

董佳佳蹦蹦跳跳的上了楼,这里是一家古色古香的小吃店,有老板娘自己酿的葡萄酒,紫米就,杨梅酒,还有好多她们自创的小吃,都是包房的,不大,就两层楼,十五个包房,加上地下室,平时人不多,晚上会多一点,上班族下班了都喜欢来这里吃一点东西,喝一点老帮娘酿的酒。

包房里有两张小沙发,一个大长方桌,还有几个小凳子,桌子上放了两束花,有两个礼物盒,打开了一半那种,一边是一条围巾,上边绣着一个小熊,另一边是一个会转的那种八音盒。

龚简琛和李易寒同时站在那里。

“做我女朋友吧!”

“做我女朋友吧!”

两人同时开口。

真是两兄弟,干什么都要一起。

“好”

董佳佳羞涩的答应了,李易寒开心的把董佳佳拉过去坐在沙发上,两人开始说着悄悄话。

周晓洁没说话,看着这里布置的一切,沙发上铺的花,凳子上的彩灯,还有气球,彩花,零零散散的洒在地上。

“晓洁,答应啊!”

董佳佳对着她挤眉弄眼,周晓洁有点融入不进去这种场合

“周晓洁,做我女朋友吧!”

龚简琛又说了一遍,抱着花的手紧张的都掐出印了。

“为什么?”

周晓洁不禁发出疑问。

龚简琛懵了,包括另外的两人也懵了。

“晓洁,你不喜欢他吗?”

董佳佳走过来,挨着周晓洁,小声问

“有好感,但这不是喜欢!”

周晓洁小声的跟着董佳佳说

“你答应他嘛,我们俩干嘛都要一起的,好不好嘛?”

董佳佳摇着周晓洁的手。

周晓洁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抗拒不了董佳佳那种可怜巴巴的眼神。

“好啊!”

“男朋友!”

周晓洁接过龚简琛手里的花,龚简琛一把抱住周晓洁

周晓洁不清楚现在是一种什么感觉,就是暖洋洋的,心跳的有些快。

“好了,不要搂搂抱抱的,不雅观!”

周晓洁推开了龚简琛,脸难得的红了起来。

“呦呦呦,脸红了,你还会脸红!”

董佳佳转着圈看着周晓洁

“死一边去!”

周晓洁不好意思的往边上沙发坐,龚简琛看着手捧着花的女孩,第一次知道了心动是什么感觉。

周晓洁看着龚简琛往自己的方向来了,怎么说呢,就是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碰,碰,碰。。。。。

龚简琛落座了,周晓洁的心跳也落了下来。

就在周晓洁紧张到不行的时候,服务员进来了,进来上菜。

十壶酒,闻着味周晓洁都能闻出来是杨梅酒,空气中弥漫着杨梅酒的气味,酸甜酸甜的,因为是温酒,一小会就一个屋都是这个气味了,很好闻,还点了几道小菜。

周晓洁大多洗好都是跟董佳佳一样的,可能在一起的时间久了,顺应着她的喜好也变成了自己的喜好。

李易寒拿着那种小杯子,一人面前倒了一小杯。

周晓洁拿起来品尝了起来,是她喜欢的味道,酸甜酸甜的。

董佳佳也眯着眼睛喝着,好像他们这里的人都是从小就能喝酒,大人都是特别能和那种,也不限制小孩子。

民风淳朴,不存在什么下毒,拐歪孩子之类的。

吃了东西就去了说好的地方,其实也不是什么难得的地方,就是那种游乐园,小孩子玩的地方,他们这么大的学生老板也是让进的,就是有些害羞!

跟小孩子抢地方玩。

周晓洁有点不想去这种幼稚的地方。

“啊,董佳佳,你走远一点,不要来撞我!”

很打脸,周晓洁坐在碰碰车上,玩的可疯,董佳佳他俩一直在互相撞着,周晓洁老怕撞飞出去!

“晓洁,我来了!”

董佳佳打着方向盘,电门用力踩着冲了出去

董佳佳疯了,周晓洁打着方向盘飞快的跑着!

李易寒和龚简琛就在上边休息那里坐着,拿着水,拿着她们的包,看着他们玩。

“简琛,你感觉董佳佳怎么样?”

李易寒看着董佳佳的方向,疯女孩一个,有时候很淑女,有时候傻乎乎的,有时候又很精明!

“不知道,没了解!”

龚简琛拿着手机拍着照,挑着角度拍了几张周晓洁的照片,然后就把手机揣回兜里了!

“这不是一起相处了好一段时间了嘛!”

“表面看着怎么样?”

李易寒不死心的问着,就想看一下在别人眼里的她。

“别问我,我不知道,没太在意!”

“我觉得周晓洁很压抑诶,而且感觉不是很好相处!”

李易寒主动说了周晓洁在他眼里的样子,主要第一眼的印象太深了,跟她搭话她不搭理!

“你了解董佳佳就够了,周晓洁你不用觉得好,也不用去了解。”

多事!龚简琛瞥了李易寒一眼

“阴阳怪气!”

李易寒看着眼前这个吃醋的男人,绝对是吃醋,第一次知道自己兄弟醋劲这么大!

龚简琛没理李易寒,顾自的玩起了手机

龚简琛把照片发给了一个微信好友,李易寒偷着看了一眼。

没看清是谁,不清楚这操作!

“董佳佳,停,我不想玩了!”

周晓洁把车开到大老远冲着董佳佳喊了一声,远一点避免误伤,绝对不是她怂,绝对不是!

“周晓洁,我会吃人吗?”

“离我那么远?”

“不是,我找龚简琛去呢!”

看见董佳佳飞快的开过来,周晓洁迅速地解开安全带,下车,飞快的跑向坐在那里的两个男人那里,好像龚简琛坐在左边。

“简琛?”

先喊一声,确定一下方位!

“这里”

龚简琛举着手挥了挥,他知道周晓洁有点近视,之前多半是猜的,今天验证了。

确定了方位,她就跑着过去了,坐下拿着自己的水喝了起来!

“那个,,”

李易寒刚要说话就被龚简琛踩了一下脚。

李易寒:我新鞋!

龚简琛:活该!

他就是想说那好像是龚简琛的水!

这算不算间接接吻,再一看旁边笑的花枝乱颤的龚简琛,没救了!

“董佳佳,快点过来!”

董佳佳准备再玩一圈,就被李易寒制止了,因为不早了,还想去别的地方!

“来了!”

董佳佳看到李易寒身后的充气城堡,亮了星星眼,好想玩!

看到董佳佳这个表情,周晓洁开始翻白眼,董佳佳怕不是才三岁!

“不要翻白眼,我看到了,我视力很好!”

“你也得跟我上去!”

董佳佳跑着冲向了周晓洁。

“我不要!”

她很抗拒好不好,好幼稚!

“我不要!”

董佳佳不管她要不要直接拽起走。

“要不去玩蹦蹦床?”

再往后一点个玩蹦蹦床的地方,龚简琛指着那里问到。

不是那种很大的,是好几个架子那种,有防护措施绑在腰上,一弹起来能弹好高。

董佳佳一看到这个更喜欢了。

“好啊好啊!”

“快走!”

龚简琛感觉到身上凉飕飕的,最后视线落在了周晓洁脸上,幽怨爬满了整脸。

呃,好像提错了建议,他尴尬的摸了摸头。

“佳佳,你知道的,我有点恐高!”

她祈求的眼神看着董佳佳

“要不然把你跟龚简琛绑一块?”

“我突然很想尝试一下这个小孩子的玩意!”

“噗嗤”

你能不能不要那么逗

董佳佳看着同手同脚走过去的周晓洁!

“应该不是那么恐怖,小孩子都能玩,别说我一个大孩子了!”

自我安慰有时候还是很管用的。

“没事,我陪着你呢!”

董佳佳给周晓洁绑了上去,说了句风凉话。

“明明是我陪着你,要点脸!”

“啊!”

董佳佳把周晓洁使劲往下一按,松手周晓洁就弹了起来。

不该逞这一时的口舌之快的。

后悔的心情溢于言表,这是什么小孩才能玩的游戏,弹了一下就停不下来了。

身上绑的带子是橡皮筋的,脚下是蹦蹦床!

到后来周晓洁掌握了玩法才停了下来,主要一开始,她紧张,没有反应过来。

本来玩了这个项目就要走的,结果硬是都体验了一遍,玩充气城堡这种可耻的事周晓洁是绝对不会往外说的,不过还挺好玩,如果忽虑掉旁边小孩子的眼神的话!


>>>点此阅读《时光尽头的你》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