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招惹:暴戾姜总的法医小娇妻》沈语臻 陈一凡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致命招惹:暴戾姜总的法医小娇妻
分类:现言日常
作者:三更起来拔香菜
角色:沈语臻 陈一凡
简介:【爽文+强强联合+甜炸的总裁追妻+1v1+萌宝助攻】
姜时禹想了一辈子的女人是他的前妻,只拥有过三年,便再也戒不掉了。
沈语臻是三流的富二代,二流的姜太太,一流的女法医。
纵使姜太太强势还嘴硬,但奈何姜太太又甜又A,姜总除了玩命宠着,别无他法

书评专区


《致命招惹:暴戾姜总的法医小娇妻》沈语臻 陈一凡小说免费阅读

《致命招惹:暴戾姜总的法医小娇妻》第5章 坐等吃席免费阅读


北城警察局会议室。

刑警、缉毒和法侦都一一落座,在大家的注视下,监控录像里的张阿霞粉墨登场。

【下午三点零二分左右,张阿霞进入刘芃芃下榻的酒店门口,东张西望。】

【三点十分,她出现在十楼电梯口,环顾一周,径直走向十楼杂物间。

三点十一分,她从杂物间出来,与刘芃芃相撞了一下,两人对视了一下,等刘芃芃走远后,她再次走向杂物间。】

【三点二十八分,清扫的服务生从刘芃芃房间出来,将换洗的床品推向杂物间。】

【三点三十分,张阿霞低着头从杂物间出来,手里多了一个小包。】

在场的所有人都安静的盯着屏幕,沈语臻身体下意识向前辨识什么。

“这就是当天张阿霞和刘芃芃相遇的全部监控。”

方运承捧着艳红的五星瓷缸杯,嘬了一口茶,方运承才慢悠悠说。

沈语臻瞥了一眼他老干部的模样,不想评价。

“没看出她俩之间有什么联系啊。感觉刘芃芃跟张啊霞并不相识啊”

一个刑警提出疑问。

“虽然但是,她们为啥还对视一眼,按照张阿霞这个性格,撞到人了,她定然诚惶诚恐,怎么可能还跟大明星对视一眼。”

另外一个刑警进行反驳道。

大家纷纷点点头,沈语臻的眉头蹙的更紧了。

方运承瞥了一眼沈语臻,清清嗓子道。

“好,这个问题存疑,待我们后续调查,我们下面有请法桢科的代理法医沈语臻给我们讲讲陈一凡尸检新发现。”

沈语臻站起身,微微颔首。

“各位面前有两份报告,一份是尸检报告,一份是毒品成分分析报告。我们首先来说毒品的报告,”

“奶茶粉的主要成分是氯胺酮,是苯环己哌啶的衍生物,我们医学临床用的氯胺酮,是右旋氯胺酮和左旋氯胺酮两对映异构体的消旋体,作为麻醉剂,由于它作用于兴奋边缘系统,所以会让人产生短暂的遗忘、镇痛以及幻觉。由于它对精神系统的危害较大,我国一直全方面打击,目前这种毒品基本活跃在,c国。”

说到这句话,方运承意味深长的看了看沈语臻。

“从陈一凡的胃里检测到毒品的分量进行科学的预估,这个粉量可致幻但远远达不到致命的程度。”

“所以基本排除了吸毒过量致死这条线。”

旁边的吴深适时补充一句,刷刷存在感。

“说完毒品奶茶的成分,接着给个各位说一下陈一凡的尸检报告。”

沈语臻将尸检报告和陈一凡的尸体投放到大屏幕上。

“大家可以看到陈一凡的面部是有一些破坏性的伤口的,我们一开始推测为嫌疑人张阿霞嗑药之后,出现幻觉因而对陈一凡施暴,加之他身体原因,导致陈一凡的死亡,后来,经过显微镜放大,对比了老鼠的齿痕,我们可以确定,陈一凡脸上的伤痕,不是来自张阿霞。”

“是什么导致你怀疑他脸上的伤痕不是指甲而是其它?”

一名警察提出疑问。

虽然美女运气好,但是办案可不是讲究运气的,总不能是沈语臻开了金手指,预知到陈一凡的死亡?

沈语臻将幻灯片转到下一页,是杂物间的水槽。

“这里。”

沈语臻用激光笔指了指水槽下面的水管。

“这里的pv管是有破损的,我跟吴深回访现场过,如果是幼鼠是可以通过咬破管道爬进来的。这基本可以推翻张阿霞施虐死者。”

众人一阵交头接耳。

“那不也不能就此洗清张阿霞的嫌疑吧,如果是老鼠咬人,一个大活人嗑药再嗨,人的痛觉还是会叫出声,张阿霞的止痛药再厉害,也都不可能对陈一凡的尖叫甚至求救都没反应,除非她希望对方死。”

坐在角落的一个小警察提出质疑。

他夜以继日加班了那么多天,就是致力于证明张阿霞是真正的嫌疑人,沈语臻这些话,不就意味他的黑眼圈没有任何价值?

“还有一个可能。”

一直处于高高挂起状态的方运承打破僵局,

“什么可能?”

“陈一凡在老鼠药之前就死了。也就意味你们法检部门预判出错,导致我们白走了那么长的路。”

说完朝沈语臻意味深长的看一眼。

抱怨声瞬间此起彼伏。

“安静。“

一直默不作声的金副局长敲了敲桌面,半眯着眼睛凝视沈语臻。

“让小沈继续说。”

“是的,方队长没说错。我们确实,预判错误。”

沈语臻觑了方运承一眼,接着播放幻灯片。

“大家看一下死者的面上的尸斑,因为伤口大多数在面部,且在右侧,陈一凡的面部朝上躺着,头偏向右边,由于重力影响,血会流到脸的右侧,所以即使是伤口死后造成的,也会像是死前伤,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误判这些伤口是生前伤。

沈语臻顿了顿,扯起一个愧疚的笑。

“不好意思,给各位增加工作量了。”

“没事没事,咳咳。”

方运承假装咳了一声,拿出手机给姜时禹发一条微信:我突然觉得沈语臻没那么招人烦了。

姜时禹看了一眼短信,无视。

没过多久,方运承又来了一条信息,

方运承:我收回方才的话,沈语臻不仅招人烦,还讨人厌。

由于这个伤口是死前伤,案子再一次陷入了僵局,究竟是什么导致陈一凡的死亡?

大家愁眉不展,金局长听从了沈语臻的建议,决定取消大家的法定假期,直到破案为止。

湘江公馆。

沈语臻以为自己下班已经算晚了,没想到,回到公馆,空无一人。

沈语臻站在衣帽间前解连衣裙绑带时,电话忽然响了。

是刘芃芃,沈语臻打开了免提。

“喂芃芃。你怎么样?”

由于案件影响,刘芃芃现如今代言受到不少影响。

刘芃芃自然知道沈语臻指的是啥,假装无所谓的回答。

“没事,姐妹我有的是钱,就算不当明星,我家的钱也够我花。倒是你,原来你早就跟姜时禹好了,还跟我搁那里装不熟,现在不担心你沈家或者你妈妈知道了吗?”

刘芃芃出来找人调查才知道,原来沈语臻跟姜时禹早就有那么一段了,只是后来两人因何分开,她就不大清楚了,只是听家里人依稀猜测有江诗梅的原因。

说到江诗梅,沈语臻总是条件反射的不舒坦,半晌,回答。

“我最近没联系她。”

“也好,趁着这个时间抱紧姜时禹的大腿,到时候整个北城又都是你的。”

“没兴趣。”

沈语臻推开衣帽间的门,从里面拿出一件流光溢彩的睡裙,对背后的动静,一无所知。

“是兴奋的兴呢,还是性质的性呢?”

对面的刘芃芃浑然不知开起黄腔。

“话说,你俩这几天孤男寡女的,是不是天雷勾地火夜夜笙歌啊?”

“什么都没发生。”

“卧槽,不会吧,你们家姜总裁那方面是不是不行啊?不然,怎么会守着你这个尤物,无动于衷,我觉得必要时候,带他去看一下男科吧,毕竟前些年真枪实弹的,你连个蛋都没有,我怀疑……”

刘芃芃在电话那头絮絮叨叨的说着,沈语臻颇有兴趣的应和,等她转过身,便看到了姜时禹站在那里,一张俊脸黑着。

“完了,坐等吃席吧。”

说完最后一句话,沈语臻手忙脚乱掐断电话。


>>>点此阅读《致命招惹:暴戾姜总的法医小娇妻》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