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野小神医最新章节,杨林 李大癞子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村野小神医
分类:神医
作者:麻辣番茄
角色:杨林 李大癞子
简介:杨林偶遇坏人对村花嫂子不轨,为保护村花惨遭报复,机缘巧合下获得医仙传承,从此踏上一条逆袭之路。种种田、养养花、治治病、救救人,还打造出一个全球闻名的生态帝国,村霸给他打工,豪门千金给他看家护院,富豪大佬争着做他的小弟。他带领村民致富,将青山村变成世界第一村,产业遍及全世界,成为全球首富后,他又给自己制定了更加高远的目标……
村野小神医最新章节,杨林 李大癞子小说免费阅读

《村野小神医》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青山村是华夏西南边陲的一个偏远小山村,地处大山环绕之中。

随着时代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忍受不住山村的贫瘠选择外出打工闯荡,让这个山村更加少了几分生气,显得非常冷清!

中午时分,少年杨林背着药篓走出青山村,径直走入连绵几百里的葫芦山!

刚走出村口没多远,杨林忽然听到前面小树林里隐隐传来阵阵女人的声音:

“李哥、李哥,快点放开我这光天化日的,让人家看到多不好!”

杨林感觉这声音非常的熟悉,可一时间又想不出是谁,于是小心翼翼的快步靠近小树林,躲在一棵大树后面向里面看去,当看到里面的情景时不由得一愣,只见一男一女正纠缠在一起。

“是她——竟然是她!”当杨林看清女人时心中一紧,正是青山村最漂亮的村花——张秀芹!

张秀芹是青山村有名的俏寡妇,相貌身材俱是一流,今年不过二十三、四岁的年纪,皮肤白皙、明眸皓齿,正是花一般的年纪。

男人叫李德林,是一个杂货商人,常年在青山村以及附近的村庄收购山货、水果、药材。

李德林和县城一帮混混打的火热,经常纠集一帮人在村里耀武扬威,肆意压低村民水果、药材的价格,可青山村实在是太偏僻,村民除了将自家水果卖给李德林根本没有别的销售门路,所以大家敢怒不敢言,只能背地里骂他几声李大癞子泄愤。

杨林望着两人,眼中闪过几分异样,村子里早有传言张秀芹和李大癞子有一腿,没想到今天却是被他碰个正着!

“小姑奶奶,这大中午的谁会来这破地方?再说看到又能怎样,你们青山村的人有一个算一个,谁敢管我的事!”李大癞子猥琐的看着张秀芹说道:“好了、好了,只要你今天从了我,以后你家的水果价格提高一倍,另外我再送你一条金项链和高档化妆品,快点乖乖的听话!”

张秀芹一边竭尽全力抵挡着李大癞子的动作,一边哀声说道:“二哥、二哥,我——我今天身子不舒服,你——就放过我吧,行吗?”

“不行!”李大癞子眼中凶光一闪,大声说道:“张秀芹,你别不识抬举,老子能看上你是你的福分!”

杨林眼中闪过一抹惊讶,通过两人刚才的对话,他才知道原来张秀芹不像外面传的那样不堪,否则现在也不会这么用力的挣扎。

杨林想到这心中一紧,张秀芹身娇体弱,可不是这李大癞子的对手!

“住手、快点住手,你——你再这样我真的喊人了!”张秀芹不甘的最后挣扎着说道。

“你叫吧,就算你叫破喉咙也没人救得了你!”李大癞子狞笑着说道。

“不,我绝不!”张秀芹更加用力的挣扎起来,忽然摸得身边有一根木棍,直接抓起不顾一切朝着李大癞子重重的砸了过去

“哎呦!”李大癞子哀嚎一声滚落到一旁,一摸额头满手是血,顿时勃然大怒,恶狠狠地说道:“你这给脸不要脸的臭婊子,竟然敢真的打我,你给我听好了,现在我给你两条路,要么老老实实的答应我,要么——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张秀芹拿过一旁散乱的衣服遮在自己胸前,咬牙切齿的对李大癞子说道:“你做梦,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的!”

“臭婊子!”李大癞子怒吼一声,狂性大发的捡起地上还带着他的血的木棍朝着张秀芹重重的砸去!

张秀芹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眼中涌出几分晶莹的泪珠。

杨林见状心中一急,再也顾不得别的,站起身来大声喊道:“李大癞子,你给我住手!”

李大癞子心中一惊,当他看到是杨林的时候眼中闪过一道轻蔑,狞笑着威胁的说道:“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你这毛都没长全的臭小子!马上给老子滚,否则——老子连你一块收拾!”杨林今年不过才十八九岁,面对李大癞子心中本能的感到非常畏惧,可看到张秀芹那祈求的眼神时脑中一热,大声说道:“李大癞子,你马上放开秀芹嫂子,要不然——”

李德林狰狞一笑,故意在张秀芹身上摸了一把,接着对杨林说道:“你们青山村的男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是废物,我就不放开她,你能拿我怎样!”

“李大癞子,我和你拼了!”杨林再也忍受不住心中的愤怒,直接挥动着拳头朝着李大癞子冲了过去!

李大癞子本就是一名混混,打架的经验非常丰富,等杨林冲到身边的时候向旁边一躲,接着用力挥动木棒朝着杨林的额头砸去!

“哎呦!”杨林猝不及防之下被砸个正着,身体朝着后面倒去,脑袋恰好磕到一旁的山上,一时间鲜血淋漓血肉模糊。

鲜血渗入石壁,整个大山忽然一阵晃动,和杨林头部接触的石壁悄悄裂开一道缝隙,一丝淡金色的光芒直直的射进杨林的脑门!

杨林只感觉一阵金光闪现,意识仿佛进入一个仙雾弥漫、无边无界的奇异空间!

模模糊糊之间,一团淡青色的人影隐隐约约浮现在杨林的眼前!

紧接着一个飘忽不定的声音传入杨林的脑中:“吾乃上古仙界医祖,你我有缘,从今日起就是我的传人,得吾传承,望你悬壶济世、行医天下,将吾医仙一脉传承发扬光大!”

声音消散,一股庞大的信息注入杨林的脑海之中,无数修炼法诀、仙道术法、符医炼丹、风水占卜 等信息涌入杨林的脑海!

杨林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这些信息为他打开了一道崭新的大门!

“小林、小林,快醒醒、快醒醒,你——千万不要吓我!”就在这时,杨林忽然听到张秀芹那焦急的声音!

杨林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张秀芹的怀里,一股奇异的香气扑鼻而入,这让杨林瞬间睁大了眼睛!

“小林,你——你醒了!”张秀芹看到杨林睁开了眼睛,立刻惊喜的大声喊道!

杨林眨了眨眼睛,却是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直勾勾盯着张秀芹!

张秀芹眉头微皱,就在她担心杨林是不是被李大癞子给打傻了时候,只见杨林猥琐的舔了舔嘴唇,小声喃喃的说道:“大,真大!”

“哎呀,臭小子你向哪里看,没想到你——你也是一个小涩狼!”秀芹感受到杨林偷看的目光,赶紧随手拿过散落一旁的衣服挡在身前!

“哎呦!”杨林滚落到地上,脸上挤出一个痛苦的表情,发出一声惊呼!

秀芹赶紧弯腰扶起杨林,关心的问道:“小林,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

感受到秀芹的发自内心的关心,杨林心中一暖,便收起了玩闹的心思,正色说道:“秀芹嫂子,你不用担心,我没事!”

“你真的没事?我看你的头伤的很重,要不——我带你去镇医院去检查一下吧!”秀芹有些愧疚的对杨林说道,刚才要不是杨林挺身而出,早就万劫不复!

杨林听了秀芹的话立刻感受自己的身体状况,却发现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仔细一看发现自己丹田之内仿佛活物一般在缓缓转动,随着转动一丝丝淡金色的混沌之气自动在体内沿着特殊的经脉自动运转!

正是这些淡金色的混沌之气让他的身体充满了力量!

更令杨林惊奇的是右胳膊处竟然多了一个淡金色的葫芦纹身!

“五行混沌葫芦、混沌灵力?原来——刚才竟然不是在做梦?”杨林心中大喜,右手轻轻一挥,手中出现一个巴掌大小的淡金色的葫芦,脸上露出一个傻笑!

原来杨林体内自动运转的正是仙界医祖的本命修炼功法——混沌阴阳诀,右臂上的淡金色的葫芦纹身也并不是真的纹身,而是仙界医祖本命灵宝-——五行混沌葫芦。

望着手上神奇的五行混沌葫芦,感受到丹田处源源不断的灵力,杨林才确定刚才的事并不是做梦,原来他真的得到了上古仙界医祖的传承!

杨林兴奋的仰天长啸一声,这种拥有强大力量的感觉实在是太爽,腰部发力从地上一跃而起,兴奋的出声说道:“秀芹嫂子,我好的很,你就放心吧!”

秀芹眼中闪过一丝担忧,杨林这又叫又笑的样子非常的不正常,她很担心杨林是不是被李二狗给打坏了脑子!

“小——小林,这个葫芦——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张秀芹看到杨林手上突然出现一个淡金色的小葫芦,不由得吓了一跳,赶忙出声问道。

杨林立刻反应过来,快速对着张秀芹晃了一下手中的五行混沌葫芦,出声说道:“没什么,这是我刚才在村子旁边随意捡的!”

杨林说着话,直接将五行混沌葫芦揣进口袋,心中默念混沌阴阳诀,五行混沌葫芦重新化成淡金色的纹身,附着在杨林的右臂之上。

“你真的没事?要不咱们还是去检查一下吧!”秀芹担心杨林的伤势,没有再问葫芦的事,有些不放心的对杨林问道!

“真的不用了!”杨林对秀芹轻轻摇了摇头,眼中寒光一闪问道:“对了秀芹嫂子,李大癞子呢?”

“他看到你头上流了那么多的血,还以为出了人命,吓得逃跑了!”

“哼!”杨林冷哼一声,冷声说道:“算他跑得快,否则——我绝饶不了他!”

杨林断定李大癞子和他父亲的出事脱不开关系,现在得到医仙传承,他只想打爆李大癞子的头,为他的父亲报仇雪恨。

秀芹看到杨林的样子稍稍放下心来,却是感到杨林头上脸上的鲜血有些刺眼,犹豫一下出声说道:“小林你过来,我给你擦一擦——”

秀芹说到这里却是停了下来,除了一身有些破烂的衣服,一时间根本找不到为杨林擦拭鲜血的物品!

“怎么了秀芹嫂子,你想要我做什么?”杨林听了秀芹的话心中一动,下意识的走到她的身边,眼神灼灼的望着秀芹!

秀芹被杨林那火辣的眼神看得一阵害羞,只感到脸上一阵微烫,犹豫一下抿了抿嘴唇出声说道:“转过身去,我不喊你不能回头,听到了吗?”

杨林看得秀芹的模样一阵心神荡漾,他有些不明白秀芹到底要做什么,可还是按捺住心中的好奇转过了身!

杨林只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没过一会只感到一种极为柔软的布料在自己的头上、脸上轻轻的擦拭,才意识到秀芹原来是在给他擦拭脸上的血污!

杨林不由得有些好笑,不就是用毛巾擦拭脸上的血迹吗,这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还要自己转过身去,他不由得感觉女人的脑回路真是奇怪!

就在这时,当那块布料在他额头轻轻擦拭的时候,杨林突然闻到一股特殊的香味,这味道如兰似麝非常的好闻,不由得皱了皱鼻子,出声说道:“哇,好香哇!秀芹嫂子,你——用什么毛巾给我擦脸的,这香味真好闻,能不能送我一块?”

杨林说到这里停了下来,因为他突然想起来刚才没有见到秀芹身边有什么毛巾,他不由得好奇秀芹现在究竟用什么给他擦头!

杨林耐不住心中的好奇,转过身向秀芹望去,顿时眼中闪过一道异样的光芒——原来此时秀芹正用她刚刚穿着的小背心为他擦脸,杨林这才明白之前闻到那股如兰似麝的香味正是秀芹身上的香味!

“哎呀!你——你怎么转过头来了?还不快点转过去!”秀芹看到杨林的动作惊呼一声,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羞涩的跺了跺脚,对着杨林娇嗔的出声说道。

这深深的吸引了杨林的眼球,忍不住的吞咽了一下口水,眼中散发出如狼一般的贪婪的光芒。

“你——你还看,看我不打死你个小涩狼!”秀芹说着话,挥舞着手上的小背心朝着杨林的脸重重的砸了过去!

“嘿嘿嘿!”杨林嘿嘿一笑,顺手将那件背心接在手中,猥琐的放在鼻子处嗅了一口,出声说道:“秀芹嫂子,既然你把它送给我,那我就收下了,我正少一块毛巾呢!”

杨林说着话,堂而皇之的将那件小背心放在自己的口袋中!

秀芹面色大囧,她的脸瞬间一片涨红,娇声对杨林说道:“谁送给你了!臭小子,你快把——还给我!”

“嘿嘿嘿!”杨林猥琐一笑,出声说道:“秀芹嫂子,送人的东西怎么还能要回去呢,我不给!”

“你——给不给!”

“不给!”

“我再问最后一遍,你还不还给我?”

“不还,打死不还,坚决不还!”

“你——”秀芹恼羞成怒的跺了跺脚,娇声说道:“哼,我——不理你了!”

秀芹说着话,狠狠的白了杨林一眼,跺了跺脚转身就要离开!

杨林眼珠一转,微微一笑出声说道:“秀芹嫂子,你先等一下,我还有件事呢!”

“臭小子,你还有什么事?”张秀芹对杨林问道。

“秀芹嫂子,让我我帮你算算财运吧!”杨林眼神灼灼的对张秀芹说道。

“算财运?”张秀芹还以为杨林在故意开玩笑,白了他一眼说道:“臭小子,别闹!对了,你头上有没有感觉不舒服?要不——我还是带你去医院看看吧,这样心里也能踏实!”

杨林感受到张秀芹这发自肺腑的关心,心中不由得一暖,立刻出声说道:“秀芹嫂子,你不必担心,我的头真没事,你看我我这像是有事的样子嘛!”

杨林说着话,抬起腿轻轻一跳,想要用这样的方式向张秀芹证明自己是真的没事!

只是杨林现在已经继承了仙界医祖的传承,无论是身体素质还是力量都比之前强大了无数倍,身体更是变得非常轻盈,轻轻一蹦身体腾空而起,双脚离地竟然有一米多高!

杨林自己都被吓了一大跳,紧接着变得兴奋起来,更加卖力的又蹦又跳,发现自己不但能像壁虎一样在石壁上飞檐走壁,全力一蹦竟然有两米多高,脸上不由得露出兴奋的笑容,这种掌握强大力量的感觉——真爽!

张秀芹目瞪口呆,杨林的表现实在是超乎了她的想象,她从来没见过一个人能像猴子那样敏捷,更没见过一个人竟然可以跳那么高!

这简直不是人!

“咳咳!”杨林敏感的发现张秀芹的异样,立刻停下身来,心中默念低调,有些掩饰的轻咳几声,对张秀芹说道:“秀芹嫂子,现在——你总该相信我的头是真的没事吧!”

“哼!”张秀芹娇哼一声,随手撩了一下自己的刘海,眼眸流转的看了一眼杨林,巧笑嫣然的说道:“相信,我相信你了,我还巴不得你没事呢!”

“呃——”杨林看到张秀芹的动作不由得心中一荡,她本来就生的非常的美,而且举手投足间有着一股独特的妩媚,刚刚那一瞬间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风情让杨林怦然心动。

张秀芹感受到杨林那火热的眼神脸色微微一红,心中一阵莫名的羞涩,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这才有些不自然的抿了抿嘴唇对杨林问道:“既然你的头都好了,那——咱们赶快回去吧!”

“回去?”杨林对张秀芹说道:“秀芹嫂子,我还没给你算财运呢,怎么能回去!你就让我帮你算一算吧,我保证你能发大财!”

“发财?”张秀芹一愣,看向杨林的眼神多了几分疑惑,犹豫片刻出声问道:“小林,你——是认真的?真的要给算命?”

“当然是真的!”杨林微微一笑,出声说道:“秀芹嫂子,我看你也背着药篓,应该也是来采药的吧!”

张秀芹有些不自然的对杨林说道:“是的,下午没什么事,我想着进山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寻找到一些山货、药材,谁知被李大癞子那个畜生给盯上了,强行把我拉到小树林——小林,刚才要不是你,我——我恐怕再也没脸活下去了,嫂子在这里谢谢你了!”

秀芹说着话,眼圈微微一红,有些激动的弯下腰来,对着杨林深深的鞠了一躬。

杨林见状赶忙上前扶起张秀芹,出声说道:“秀芹嫂子,你不必这样,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以后李大癞子再打你的主意就和我说,看我怎么收拾他,有我在——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

张秀芹听了杨林的话身体一颤,看向杨林的眼神多了几分异样,她已经好久没有体会到这种被人呵护的感觉了,此时此刻她感到是那样的安稳。

杨林心中也是一阵异样,微微低头看向张秀芹那娇美的脸庞。

两人四目相接,一股淡淡的情愫在两人心间暗流涌动。

“咳咳!”张秀芹毕竟是个女人,脸色瞬间一片通红,有些不自然后退一步,伸手撩了一下头发,装作若无其事的说道:“小林,你刚才问我进山采药是什么意思?”

杨林微微一笑,对张秀芹说道:“秀芹嫂子,我会算命,我帮你算算今天的财运,看看在哪个方位能得到珍贵的药材、山货,包你今天发大财!”

杨林刚刚获得了仙界医祖的传承,不但获得了修炼法诀、法宝,还有一门推断未来、预测吉凶的占卜术!

可是医者不能自医,占卜之人同样也不能给自己算命,所以杨林想要给张秀芹推测财运,这样也就能变相的知道哪个方位能得到珍贵的药材和山货。

“算命?帮我算财运?”张秀芹并不知道杨林的本事,好气的瞪了杨林一眼,微微噘着嘴巴出声说道:“臭小子,你就故意欺负我吧。你怎么可能会算命!\"

“这——”杨林眼珠一转,对张秀芹出声说道:“秀芹嫂子,我真没骗你,去年在县城读高中的时候认识一个神秘老道,他非要收我做徒弟,教了我一身稀奇古怪的本领,算命就是和他学的!”

“你——说的都是真的??”秀芹瞥了一眼杨林,眼中明显闪烁着怀疑的光芒,显然并不相信杨林的话。

“当然是真的!”杨林斩钉截铁的说道:“秀芹嫂子,你不信我现在就给你算一算,如果找不到——我随你处置,你想怎样就怎样,哪怕让我以身相许都行!”

“呸,谁想让你以身相许!”秀芹脸色一红,狠狠的白了杨林一眼,犹豫一下出声说道:“那——好吧,你就给我算算吧!”

杨林心中一喜,立刻出声说道:“秀芹嫂子,占卜需要面相结合手相,你把手给我,一会就好!”

“这——”张秀芹听了杨林的话脸色又是微微一红,不过稍稍犹豫片刻,把自己白皙小手递向杨林。

杨林轻轻握住张秀芹的小手,只觉得入手一阵绵软,手感非常的好,下意识的加了几分力气,轻轻的摩挲起来。

“你——”张秀芹感受到杨林的动作脸色一红,立刻想要把手收回来,可心里麻麻的、酥酥的,仿佛失去所有力气一般,却是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

“咳咳!”杨林立刻收起心中杂乱的念头,运起从刚才传承的占卜术,开始仔细观看张秀芹的手相!

杨林看完手相,又盯着张秀芹的脸庞看了好一阵,脸色逐渐变得非常凝重!

张秀芹的命运实在是太怪异了,用一句偈语来概括就是:

母仪天下、命犯桃花!

张秀芹看到杨林那怪异的眼神不由得一愣,心中隐隐有些发毛,忍不住的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忐忑的问道:“怎么了,你——怎么这样看着我,我的手相——有什么问题吗?”

“呃——”杨林回过了神,连忙对张秀芹摆了摆手,出声说道:“没——没什么,秀芹嫂子,你不必担心,只是——”

张秀芹天庭饱满、丰颌重颐,是典型的母仪天下的面相,也就是俗称的皇后命,而且手有凤眼纹,主命遇贵人,一生雍容华贵、衣食无忧,是女人面相中的极品,称得上是贵不可言。

但可惜的张秀芹生就一双桃花眼,眼睛水汪汪,眼形似若桃花,举手投足间笑靥如花、婀娜多姿,红鸾星动、命犯桃花,主一生命运多舛、横生灾难!

尤其是在二十三岁那年,张秀芹将会遇到一生中最危险的一次劫难,如果能安稳度过,将彻底打破命犯桃花的命运,下半生雍容华贵,可如果不能安稳度过,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甚至有可能危及生命!

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命相同时汇聚在张秀芹身上,让杨林感到非常的怪异。

“只是什么?”张秀芹听了杨林的话心中一紧,赶忙出声问道。

杨林眼神一凝,全力运转占卜术,在张秀芹脸上仔细端详一番,又拉过张秀芹右手仔细查看,心中有所明悟,对张秀芹问道:“秀芹嫂子,你今年——多大了?有超过23吗?”

“二十三?”张秀芹有些发懵,过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对杨林说道:“我——我今年正好二十三,怎么了,到底怎么回事?”

“你今年正好23岁?”杨林心中一动,忽然想到刚刚从李大癞子手上救下张秀芹的事,有些怪异的看着张秀芹问道:“秀芹嫂子,如果——我今天没有把你从李大癞子手上救下来,你——会怎么做?”

张秀芹听了杨林的话脸色一片惨白,沉默片刻对杨林沉声说道:“小扬,我知道我在村里的名声非常不好,在大家眼里我就是招蜂引蝶、勾三搭四的坏女人,是在新婚之夜克死丈夫的毒妇,现在我告诉你——我是清白的,我从来都没有做过任何违背妇德的事,你——相信吗?”

“啊——”杨林听了张秀芹的话微微一愣,所谓寡妇门前是非多,确实如同张秀芹讲的那样,她在村里的名声非常的不好,很多人都在背后议论她!

杨林之前和张秀芹接触并不多,可也听过不少村民的议论,之前对张秀芹的印象并不怎么好。

不过今天的事彻底改变了杨林对张秀芹的印象,如果她真的像村里人说的那样,刚才恐怕就不会那样激烈的反抗李大癞子。

张秀芹看到杨林的反应脸色一片灰暗,哀莫大于心死的哀伤一笑,对杨林说道:“算了,你——也不相信我的话,对吗?”

杨林看到张秀芹那哀伤柔弱的模样心中莫名一急,赶忙出声说道:“不,秀芹嫂子,你误会了,我相信你,否则——刚才你也不会那样对待李大癞子了,不管别人怎么看你——但在我心中你是纯洁的,你要不信的话我可以对天发誓!”

杨林说着话,举起手来说道:“苍天在上,我杨林发誓——”

张秀芹水汪汪的眼中闪过一道异彩,脸色瞬间多了几分红润,伸手拉住杨林的手说道:“好了,发什么誓,我——我相信你就是了!”

杨林感受到张秀芹那绵软的小手,心中不由得一荡,并没有甩开她的手,而是看着她那张绝美的脸庞,眼中闪烁着火热的光芒。

“啊!”张秀芹这才意识到自己还紧紧的抓着杨林的胳膊,像是受惊的小鹿一般后退一步,呼吸微微急促的白了杨林一眼,这才正色说道:“你刚才不是问我今天被李大癞子那个畜生得手之后会怎么做吗,那我就告诉你吧!”

张秀芹说到这里眼神深处闪过几分坚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对杨林继续说道:“我会想办法杀了他,然后——然后再自杀!”

杨林听了张秀芹的话先是一愣,接着心中感到有些诧异,他能够感受到张秀芹说的是心里话,如果今天真的被李大癞子给糟蹋了,她真的会不顾一切的杀掉李大癞子。

没想到张秀芹看起来柔柔弱弱,性情却是如此的刚烈。

不过杨林心中立刻有所明悟,也许——今天就是张秀芹命中注定的那23岁的劫难,而他——正是解救她的那个贵人!

杨林看了一眼张秀芹,心中感到有些异样,暗自感叹命运的玄妙。

但杨林心中也有些遗憾,张秀芹有着母仪天下的皇后命,但却命犯桃花,两两互相抵触,最多也就是贵妃的命数。

“小扬,你——问我这个干嘛?难道——这和我的命运有关吗?”张秀芹抿了抿嘴唇,对杨林问道。

杨林出声说道:“没什么,秀芹嫂子,我刚才给你算了一下,在你二十三岁的时候将会遇到一些劫难,不过你不必担心,你的命数贵不可言,命中注定会有贵人相助,不管遇到什么劫难都会逢凶化吉、遇难成祥,所以根本不必——”

“噗,咯咯咯!”张秀芹听了杨林的话却是忍不住的捂着嘴巴笑出声来,发出阵阵银铃一般的笑声。

杨林看着笑的花枝乱颤的张秀芹,有些不解的问道:“秀芹嫂子,你笑什么?我的话很好笑吗?”

张秀芹抿了一下嘴唇,笑着对杨林说道:“臭小子,你装神弄鬼这么大半天,该不会就是想说你就是我命中注定的贵人吧!哼,亏我刚才还相信了你的话,原来你小子也是在蒙我!”

杨林眼睛一瞪,也没有再说什么,却是直接拉过张秀芹的右手!

张秀芹被杨林的动作吓了一跳,脸色微微一红,对杨林说道:“臭小子,你——想干什么?快——快放开的我的手!”

张秀芹说着话,立刻就要把手从杨林手中抽回来!

杨林却是伸手在张秀芹白皙的小手上轻轻一拍,出声说道:“别乱动,我算你的财运呢,等一下我带着你找到珍稀的山货、药材,到时候看你还说不说我装神弄鬼!”

“嘤——”随着杨林这一拍,张秀芹嘤咛一声,就像是被抽走了所有力气一般,身体变得一片绵软,只能任由杨林握着自己的手,脸色嫣红的低下了头,再也不敢看向杨林。

杨林看到张秀芹那绝美的模样心中一阵食指大动,眼中一片火热,心中隐隐有种预感——即使现在对张秀芹做些什么,恐怕她也不会反对!

不过杨林并没有真的做什么,如果他真的那样做,那和李大癞子那个畜生有什么两样!

杨林立刻收起了心中所有的杂念,专心的给张秀芹看起了手相!

“交丁未运,运好转,苦尽甘来,五行属水,财在东方!”

杨林小声嘟囔几句,眼中闪过一道异常明亮的光芒,张秀芹不愧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命,尤其是在破解了23岁的劫难之后,而东方正是她的财位!

只要一路向东,今天一定会有所斩获。

杨林伸手背起地上的药篓,拉起张秀芹的小手,沿着向东的小路进山。

“小扬,你——你拉着我去哪?”张秀芹有些不自然的对杨林问道。

“秀芹嫂子,我带你去发财!”杨林邪魅一笑,拉着张秀芹的小手直接走入绵延百里的葫芦山。

葫芦山物产极为丰富,青山村的村民农忙之余经常进山采摘山货、药材补贴家用。

但葫芦山绵延百里,大山深处山高林密,再加上有各种猛兽毒蛇出没,再加上道路崎岖,非常的危险,所以村民一般在离村子两三千米的范围内活动,很少真的进入深山老林。

但经过这么多年的采摘,村子周围两三千米的范围内寻找到珍稀药材和山货的几率已经非常的低了。

杨林和张秀芹来到深山老林处的边缘,除了几株寻常的药材和一些蘑菇,并没有其它的收获。

经过将近一个小时的行走,张秀芹香汗淋漓,脸色也是红扑扑的,看起来就像一个诱人的大红苹果,非常的可爱。

张秀芹之前只是在村子周围采药,从来没有进过深山老林,毕竟里面太危险了,犹豫一下对杨林问道:“小林,前面已经没路了,而且时间已经不早了,要不——咱们先回去?”

杨林微微沉默片刻,对张秀芹说道:“秀芹嫂子,富贵险中求,咱们再走半个小时,到那时再向回走,你看行吗?“

张秀芹看了一眼杨林那张英气勃发、坚毅果敢的脸庞,心中一阵莫名的慌乱,下意识的出声说道:“好,我都听你的!”

杨林看到张秀芹那柔顺的模样,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心有豪情的说道:“秀芹嫂子,不要担心,有我在——不会让你有危险的,你跟在我身后就行!”

杨林说着话,直接拿出药锄一边拍打着地上的杂草,一边大踏步的向前走去。

张秀芹望着杨林的背影,脸上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随后紧跟了过去,不知道为什么,她此时感到格外的安心。

又向前走了大约十几分钟,前面几米远的草丛内突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剧烈挣扎、搏斗一般!

杨林眼中精光一闪,立刻停下身来,伸手朝着张秀芹用力一挥,如临大敌的看向前面的草丛。

张秀芹也立刻意识到不对劲,赶忙摒住呼吸,紧紧的跟在杨林的背后。

“呼!”杨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犹豫片刻从脚下拾起一根长约两三米的木棍,向前走了两步,轻轻的拨开前面的草丛!

当杨林看到草丛内的情景之后,身体一下子愣在那里,脸上的表情格外怪异!

只见一条长达两三米、头顶红冠的怪异大蛇正和一只通体雪白、浑身毛茸茸的白色银狐对峙纠缠、战成一团。

“啊——竟然是蛇!”张秀芹惊呼一声,脸色顿时一片苍白!

女人最怕蛇这种阴冷、恶心的生物,更何况眼前的这条大蛇如此怪异,张秀芹下意识的伸手揽住杨林的胳膊,身体死死的贴在杨林身上。

杨林感受到张秀芹温香软玉一般的感觉,心中不由得一荡,反手将她搂在怀中,安抚的在背上轻轻拍了几下!

“小林,咱们——咱们快点走吧!”张秀芹实在忍受不住心中的恐惧,有些战战兢兢的对杨林说道。

“走?”杨林微微一笑,却是对着张秀芹轻轻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秀芹嫂子,入宝山哪有空手而回的道理!”

望着那条红冠怪蛇和那只白色银狐,杨林心中不惊反喜,从仙界医祖传承中得知,眼前的这条红冠怪蛇叫做鸡冠蛇,虽然是非常凶猛的毒蛇,但却浑身是宝,它的红冠有剧毒不能食用,但用来泡药酒却有舒筋活血、壮腰健肾的功效,蛇胆可以用来强身健体、滋补气血!

尤其是蛇血,喝下之后强心安神、祛风驱寒的作用,还有抗老防衰的功效,服用之后整个人都会年轻几岁,最主要是服用蛇血之后再进山,所有的毒蛇、毒虫都会绕着走,对常年进山的人有莫大的好处。

另外鸡冠蛇的蛇肉非常的滑嫩,口感非常的好,这鸡冠蛇可以说是全身都是宝。

看这条鸡冠蛇长达三米左右,最少也得生长了三五十年,已经有了灵性,药效更加的好。

此时和鸡冠蛇对峙的白色银狐也非凡品,竟然是嗅灵银狐,鼻子天生灵敏,对各种天材地宝的感应很强,在古时几乎每一个名医都会豢养一只,帮着寻找各种药材!

只是嗅灵银狐性情刚猛、来去如风,具有很强的个性和攻击性,想要收服绝非一件容易的事。

嗅灵银狐围着鸡冠蛇飞速游走,时不时的伸出爪子上前试探性的攻击,每当鸡冠蛇反击的时候就飞速躲闪到一旁,利用本身的速度优势寻找一击必杀的机会。

鸡冠蛇盘成一团,高高的昂着三角蛇头跟着嗅灵银狐转动,眼中闪烁着诡异阴冷的光芒,嘴里吐着鲜红的蛇信,伺机发起反击。

经过一番试探,鸡冠蛇身上鲜血淋漓,好几处都受了伤,但并没有伤到要害,嗅灵银狐身上却是没有一点伤口,目前可以说是占尽了上风。

但鸡冠蛇并非没有反败为胜的机会,以它那强烈的毒性,只要在嗅灵银狐身上咬上一口,嗅灵银狐绝对承受不住。

在这生死边缘之际,鸡冠蛇和嗅灵银狐谁也不敢大意,都把全部注意力放在对方身上,对杨林和张秀芹的到来熟视无睹。

“入宝山?什么宝山?”张秀芹疑惑的看了杨林一眼,不明白他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秀芹嫂子,你别担心,我会保护你,绝不会让任何东西伤害你!”杨林对张秀芹说道,他现在可是仙界医祖的传承人,虽然刚刚踏入修炼一途,可面对鸡冠蛇和嗅灵银狐有着足够的自保能力。

张秀芹听了杨林的话,恐惧的心逐渐安稳下来,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她的身体仍然紧紧的贴在杨林怀中。

一般情况下鸡冠蛇和嗅灵银狐这样的灵物都有着各种固定的活动领域,等闲不会直接冲突,唯一的解释就是——这里有着什么天材地宝,鸡冠蛇和嗅灵银狐谁也不想放弃,正因为如此才会舍命搏斗。

杨林望着鸡冠蛇和嗅灵银狐,眼中闪过一抹疑惑,一般情况下像这样的灵物都有着各种固定的活动区域,按道理讲不会像这样性命相搏,唯一的解释就是——这里有着什么天材地宝,鸡冠蛇和嗅灵银狐谁也不想放弃。

杨林想到这里心中一动,眼睛一边望着鸡冠蛇和嗅灵银狐,一边在它们附近周围来回巡视,当看到附近阴晦处一株绿色植物时眼中闪过异常惊喜的光芒——那是一株黄精,看成色和仙界医祖传承中的百年黄精一模一样!

这竟然是一株百年黄精!

百年黄精在仙界医祖的传承中根本算不得什么,在仙界中更是不值一提,但在地球这个灵力稀薄的世界却是极为难得的,足以称得上是天材地宝。

黄精自古以来一直被视为延缓衰老、延年益寿的珍贵中药材,得坤土之气,获天地之精,久服轻身、延年,更是被古代医学大家评为仙草之首,对肺阴虚亏、肾虚精亏更是有明显的疗效!

另外黄精的价格近些年来被炒的火热,在前几年的一次拍卖会上,一块百年黄精竟然拍出了两百万的天价。

正因为如此,杨林看到这一株百年黄精的时候才会如此兴奋,

他也终于明白鸡冠蛇和嗅灵白狐为何以性命相搏,原来都是为了这一株百年黄精。

就在杨林两眼放光的时候异变突生,经过刚才的拉扯试探,鸡冠蛇已经熟悉了嗅灵白狐的攻击方式,当嗅灵白狐又一次伸出前爪试探攻击的时候,鸡冠蛇如同闪电一般弹射而起,直接咬在嗅灵白狐的前腿上,长长的獠牙深深嵌入肉中,一边注入毒液,一边晃动蛇身朝着嗅灵银狐缠了过去!

“吱吱吱!”嗅灵白狐焦急的叫了起来,很清楚自己目前的处境多么危险,知道一旦被缠上必死无疑,于是在蛇身缠绕过来的一刹那拼尽全力一跃,一口咬在鸡冠蛇的七寸上,用锋利的牙齿死死的咬住,用力的来回摇晃起来!

所谓打蛇打七寸,这是所有蛇类的软肋,鸡冠蛇也不例外!

随着嗅灵白狐的晃动,鸡冠蛇被咬住的地方血肉模糊,出现一个大窟窿,整个蛇头都几乎被咬断!

慢慢的缠绕住嗅灵白狐的蛇身软了下来,不一会就像一根辣条一般躺在那里,再也一动不动。

白狐等鸡冠蛇彻底死去之后,慢慢松开了嘴,有些警惕的朝着杨林和张秀芹的方向看了一眼,转身就想要离开!

可嗅灵白狐没跑几步,身体一歪四脚朝天的倒在地上,原来蛇毒逐渐发作,嗅灵白狐根本承受不住。

杨林目瞪口呆,万万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结果,鸡冠蛇和嗅灵白狐竟然就这样两败俱伤了!

不过杨林紧接着感到有些欣喜,他毕竟刚刚得到仙界医祖的传承,无论是鸡冠蛇还是嗅灵白狐都非常难对付,眼下可以说是最好的结果,只是可惜了嗅灵白狐这样可以寻找天材地宝的灵兽。

“小林,这——”张秀芹看到眼前这一幕也是非常惊讶,忽闪着好看的眼睛想对杨林说些什么,不过立刻意识到此时仍然紧紧的靠在杨林的怀抱中,赶忙推开杨林,脸色羞红的看了一眼杨林,低下头再也不敢抬起头来。

杨林看到张秀芹娇羞的模样心中又是一动,不过他立刻一脸警惕慢慢的向鸡冠蛇走去,挥动药锄砍下鸡冠蛇的头拨到几米远的地方,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鸡冠蛇的毒性非常的强,咬上一口必死无疑,杨林可不想像那只嗅灵白狐那样一命呜呼。

杨林来到嗅灵白狐身边,只见它身体一阵抽搐,进气少、出气多,眼看就要一命呜呼。

杨林不由感到有些可惜,毕竟能够寻找天材地宝的嗅灵白狐对医者来讲是梦寐以求的灵兽,如果能收服的话对以后寻找药材有着莫大的帮助。

“小林,这只——小狐狸真是太可怜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长白色皮毛的狐狸,咱们救救它吧!”张秀芹望着即将死亡的银狐,有些多愁善感的对杨林说道。

“救它?”杨林眉头微微一皱,他虽然得到仙界医祖传承,称得上是医术通天,但药医不死病、佛度有缘人,鸡冠蛇的蛇毒非常毒辣,而且现在已经彻底发作,想要救这只嗅灵白狐何其难。

张秀芹见状赶忙对杨林说道:“小林,我只是看它可怜随便说说的,你不必——”

杨林没等张秀芹把话说完,直接对着她摆了摆手,随后蹲下身来抱起嗅灵白狐仔细查看一番,出声说道:“秀芹嫂子,既然你说救它,那我就试试吧!”

杨林说着话,心中却是默念咒语,右手轻轻一挥,一个淡金色的葫芦出现在他的手上,正是那只五行混沌葫芦!

“啊!”张秀芹被这突然冒出来的葫芦吓了一大跳,不由得惊叫一声,这才对杨林说道:“小林,你——你手上怎么突然出现这个葫芦,这——这是怎么回事?”

杨林心中一惊,意识到刚才情急一下有些疏忽,不该当着张秀芹的面拿出这只五行混沌葫芦!

不过事已至此也没办法,看着张秀芹的模样心中一动,故意板起脸用阴森的语气逗弄她说道:“秀芹嫂子,你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事,你说——我要不要杀人灭口?”

“啊——灭口!”张秀芹大吃一惊,猛然后退两步,深深的看了杨林一眼,抿了抿嘴唇说道:“你想灭那就灭吧,反正——我这条命是你救的,动手吧!”

张秀芹说着话,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只是她那急促的呼吸,证明此时她的心情非常不平静。

杨林脸色微微一变,张秀芹的反应实在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心中有些莫名的难受,看来她内心非常敏感脆弱,并不像表面上表现的那么坚强豁达!

杨林想到这里赶忙用轻松的语气说道:“秀芹嫂子,我开玩笑呢,你怎么还当真了!再说像你这样漂亮的女人,就这样灭口了那不是太浪费了吗!”

“开玩笑?”张秀芹猛的睁开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杨林看了好一阵,不知道想到什么脸色微微一红,伸手撩了一下头发,对杨林说道:“我真的很漂亮吗?要不再被你灭口之前,我先以身相许,你——看行吗?”

“以身相许?”杨林听了张秀芹的话小心脏猛的跳动几下,心中一阵热血沸腾,双眼放光的看着张秀芹那张美丽动人的脸庞,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出声说道:“好啊、好啊,我巴不得——”

“把你个头!”张秀芹脸色瞬间一片羞红,没等杨林把话说完直接笑盈盈的打断他说道:“臭小子,你敢这么——戏弄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张秀芹说着话,直接来到杨林身边,伸出纤纤小手朝着他胳膊内侧的细皮嫩肉掐了过去!

“哎呦,疼死我了!”杨林夸张的大叫一声,装作可怜的模样说道:“秀芹嫂子,我——再也不敢了,你就饶了我这一次吧!再耽误下去——那小狐狸可就真的没救了!”

“哼,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欺负我!”张秀芹娇哼一声,顺势松开了杨林的胳膊,接着眨了眨眼睛,有些好奇的对杨林问道:“小林,你准备怎么救这个小狐狸,用——这个小葫芦吗?”

“嘿嘿!”杨林嘿嘿一笑,对张秀芹说道:“秀芹嫂子,你就瞧好吧,既然你想让我救这只小狐狸,那我一定满足你的要求!”

张秀芹白了杨林一眼,接着朝着白狐看去,发现它的动静越来越小,连毛色变得有些灰败,眼看就活不成了,于是对杨林说道:“小林,我刚才只不过随便一说,能救活它最好,救不活也无所谓,千万不要强求!”

杨林微微一笑,对张秀芹说道:“秀芹嫂子,你就瞧好吧!”

杨林说着话,先是伸手在白狐伸手点了几下,接着弯下腰来在附近草丛仔细寻找起来,当看到一株长有七片叶子、顶上结有三五枚枚红色小果的小草的时候心中一喜,直接伸手将这小草拔了下来。

“小林,这小草是什么?能解蛇毒吗?”张秀芹有些好奇的对杨林问道。

杨林对张秀芹说道:“秀芹嫂子,万物阴阳相克,有毒蛇出没的地方,七步之内必有解药!这小草叫做重楼,是解蛇毒的良药!”

张秀芹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对杨林说道:“小林,你想用这棵重楼来救这个小狐狸了吗?”

杨林对张秀芹轻轻摇了摇头,出声说道:“秀芹嫂子,鸡冠蛇的蛇毒实在是太毒辣了,此时蛇毒已经发作,嗅灵白狐已经病入膏肓,单凭这棵重楼可救不活它!”

“啊,那你——”张秀芹眉头微微一蹙,才意识到事情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简单。

杨林微微一笑,对着张秀芹摆了摆手,出声说道:“秀芹嫂子,你别担心,我自有办法!”

杨林说着话,直接找来两块石头,快速将重楼的枝叶和那三五枚红色小果捣成糊状!

杨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接着凝神屏气,心中默念咒语,只见那淡金色的五行混沌葫芦隐隐闪过一抹碧绿色的光芒,这才小心翼翼的打开葫芦的盖子,满脸肉疼的从葫芦里面倒出来一滴碧绿色的液体滴在那些糊糊上,然后立刻盖上葫芦的盖子,右手轻轻一挥,五行混沌葫芦立刻消失不见,重新附着在杨林右臂上。

“嘶!”张秀芹倒吸一口凉气,眼中闪过一抹浓的化不开的惊讶,不过她立刻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竭尽全力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

杨林并没有注意张秀芹的反应,收起五行混沌葫芦之后蹲下身来,小心翼翼的将重楼捣成的糊糊和那一滴神秘的碧绿色的液体搅拌均匀,随后全部仿佛奄奄一息的嗅灵白狐的嘴内!

杨林站起身来,拍了拍手对嗅灵白狐说道:“好了,能做的都已经做了,下面——就看你的造化了!”

“吱吱吱!”杨林话音刚落,原本身体都有些僵直的白狐突然睁开了眼睛,滴流乱转几圈,竟然吱吱叫了起来,呼吸也是明显急促起来!

“咦——”张秀芹惊叫一声,接着异常惊喜的对杨林说道:“小林,你真厉害,这小狐狸真的被你给救活了!”

杨林看到张秀芹兴奋的模样心中一阵飘飘然,立刻说道:“这小家伙可是浪费了我一滴五行混沌灵液,要是再不救不活它那才是天大的怪事!”

五行混沌葫芦拥有五行之力,自成混沌世界,孕育演化万物,是和混沌钟、太极图、盘古幡、乾坤鼎、轩辕剑等齐名先天十大灵宝。

五行混沌灵液是五行混沌葫芦吸收天地灵力凝聚而成的精华,服用了可以洗骨伐髓,彻底改变一个人的体质,对凡人有着起死人、肉白骨的功效,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能救回来。

另外五行混沌灵液可以最大限度的催化药材之力,几倍十几倍的增加药材的药效,此时五行混沌灵液将重楼解蛇毒的药效发挥到极致,正因为如此杨林才会如此自信能将这只嗅灵白狐救活。

最主要的是五行混沌灵液可以用来修炼,杨林刚刚踏入修炼一途,功力非常浅薄,每天仅仅只能利用五行混沌葫芦凝聚两三滴五行混沌灵液,每一滴五行混沌灵液对他来讲都非常宝贵,所以杨林用五行混沌灵液救白狐的时候才会如此肉疼。

“五行混沌灵液?”张秀芹望着杨林,下意识的出声问道,今天她在杨林身上感受到太多不同寻常的东西,心里感到格外好奇。

“这——”杨林眉头微微一皱,犹豫一下出声说道:“秀芹嫂子,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吧!是这样,刚才那个葫芦叫五行混沌葫芦,五行混沌灵液就是——”

张秀芹听了杨林的话眼中闪过一抹异彩,看向杨林的眼神闪烁着惊喜的光芒,不过没等杨林把话说完直接打断说道:“小林,这是你的秘密,没必要告诉我,别说了、别说了!”

杨林感到有些意外,沉默片刻微微一笑说道:“秀芹嫂子,没关系,我相信你!”

张秀芹心中一阵异样,脸上下意识的显露出一抹微笑,不过却是坚决的说道:“小林,我——明白你的心意,但真的没必要把这些事告诉我!”

杨林深深的看了一眼张秀芹,淡淡的出声说道:“好吧,秀芹嫂子,那——等你以后有机会再和你说这些事吧!”

“嗯!”张秀芹如释重负的吸了一口气,接着对杨林沉声说道:“小林,我是一个没什么见识的妇道人家,不懂得什么大道理,但有句老话叫做财不外漏,所以你以后一定要多个心眼,有些东西千万不要随便说出来,免得被人背地里嫉恨,明白吗?”

杨林听了张秀芹的劝诫心中一暖,微微一笑说道:“秀芹嫂子你放心,我心里有数,如果不是绝对信任的人,我是绝不会随便说的!”

“哼!”张秀芹对着杨林甜甜一笑,娇哼一声说道:“臭小子,就你嘴甜,尽捡好听的蒙我!”

杨林眼神灼灼的望着张秀芹,下意识的说道:“秀芹嫂子,我不光嘴甜,别的地方也很甜,你——要不要试试?”

“你——哼,你这臭小子就会欺负我,我——我不理你了!”张秀芹说着话,用力跺了跺脚,转过身去不敢再看向杨林,只感到脸上一阵滚烫。

杨林看到张秀芹那娇羞无限、满脸春意的模样心中一荡,立刻想要做些什么,他心中有所预感——就算现在对张秀芹做些什么,她也不会拒绝!

“吱吱——吼!”就在杨林跃跃欲试的时候,忽然背后传来一阵低沉的嘶吼的声音,下意识的转过头来,只见嗅灵白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完全站了起来,身体朝着杨林和张秀芹微微弓起,做出一副如临大敌想要进攻的姿态!

杨林勃然大怒,眼中精光一闪,全力运转混沌阴阳诀,右手掐出一个法诀,怒声说道:“TM的,你这冥顽不灵的狗东西,老子刚刚救了你的命,难不成你还想恩将仇报,真以为老子好欺负吗?”

杨林将传承的混沌个阴阳诀催发到极致,虽然他的法力尚浅,但混沌个阴阳诀乃最高级的修炼功法,杨林眉眼间隐隐闪过一道淡金色的光芒,浑身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

跃跃欲试的白狐感受到杨林的转变,眼中闪过一抹惊骇,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向外蹿了出去,可不知道怎么回事,白狐向外跑了没几步又突然停了下来,眼巴巴的看着杨林,一副想跑又不甘心的模样。

杨林见状心中有些奇怪,以嗅灵白狐那快如闪电的速度,如果想跑还真的拦不住,葫芦山这么大,下次再遇到还不知道得什么时候,那样可就错失了收服的机会。

杨林突然发现白狐的眼睛一直放在手上的五行混沌葫芦上,心中不由得一动,对嗅灵白狐出声说道:“你还想要——五行混沌灵液?”

五行混沌灵液是五行混沌葫芦凝练天地精华而形成的灵力,在地球这样灵气稀薄的世界更是弥足珍贵,可以说是修仙之人修炼的基础,当然对白狐这样的灵兽来讲更加的重要。

“吱吱吱吱!”白狐听了杨林的话,一阵吱吱乱叫,微微翘起两个前爪,对着杨林猛的点头,显得很是急切的模样。

“咦,这个小狐狸好像能听得懂人话,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张秀芹异常惊讶的说道。

杨林心中暗笑,据医祖传承中记载这嗅灵白狐是仙界排的上号的灵兽,以它的灵性能听懂人话不过是毛毛雨而已。

杨林看了一眼张秀芹,接着对白狐说道:“我可以再给你一些五行混沌灵液,可我刚刚救了你的命,你——要怎么报答我?”

“吱吱——”白狐听了杨林的话眼珠一阵滴流乱转,吱吱乱叫几声,急切的来到杨林身边,直接叼住他的裤腿,直接来到那一株百年黄精旁边。

杨林微微一笑,立刻明白了白狐的意思,轻轻摇了摇头出声说道:“我救了你的命,这一株百年黄精本来就是我的,想用它来交换五行混沌灵液——不行!”

“吱吱吱!”白狐来一阵抓耳挠腮,来来回回转了好几圈,显得非常急切,又无可奈何。

杨林看到火候已经差不多,微微弯下腰来,用蛊惑的语气说道:“我给你出个主意吧,只要你认我为主,和我签订灵兽契约,以后五行混沌灵液管够,想要多少就给你多少,你看行吗?”

“吱吱!”嗅灵白狐眼中闪过一抹挣扎,先是迎着杨林走了几步,可立刻又满脸警惕的退了过去,显得十分犹豫的模样。

杨林见状心中一喜,嗅灵白狐性子非常高傲,轻易不会认主,但五行混沌灵液对它的诱惑实在是太大,显然这一只嗅灵白狐动了心,这大大增加了成功的几率。

杨林耐心的等待了三五分钟,看到白狐还在犹豫,缓缓蹲下身来朝着白狐继续蛊惑的说道:“小家伙,快过来吧,只要你成为我的灵兽,每隔十天——不,每隔五天我给你一滴五行混沌灵液,怎么样,这你总该满意了吧!”

嗅灵白狐听到杨林的话眼中烁烁放光,立刻朝着杨林飞奔而来!

杨林见状心中大喜,立刻朝着白狐张开了双臂。

可就在最后一步之遥的时候,嗅灵白狐在离杨林两三米的距离停了下来,却是突然反向奔跑,一眨眼间跑到十几米开外,回头有些纠结的看了杨林一眼,转身就想离开。

杨林见状心中有些遗憾,知道这一次最终还是失败了,不过这样收服嗅灵白狐的机会可遇不可求,赶忙站起身来对着白狐大声说道:“等一下,小东西,我知道你能听懂我的话,我就在前面那个村庄住,而且过三五天我还会来这里,如果你改变主意想做我的灵兽,可以随时来找我!”

“吱吱吱!”嗅灵白狐听了杨林的话立刻停了下来,转过身若有所思的望着杨林沉默片刻,随后重重的点了点头,接着转身离去,不一会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哎!”杨林望着消失不见的白狐,有些惆怅的轻轻叹息一声,葫芦山里面药材、山货资源非常丰富,这一株百年黄精就是证明,如果能够收服嗅灵白狐,将会提供很大的帮助。

“小林,你别着急,这只小白狐灵性十足,我看它对你的提议非常动心,我想以后还是有机会的!”张秀芹看到杨林的模样,上前安慰的说道。

“但愿吧!”杨林看了一眼张秀芹,接着说道:“秀芹嫂子,放心吧,我没事!”

杨林说到这里,直接走到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的鸡冠蛇旁边,拿出水杯将鸡冠蛇残存的血液全部挤到杯子里,对张秀芹说道:“秀芹嫂子,来,把这些蛇血都喝掉,对你身体有好处!”

“啊!”张秀芹惊叫一声,直接后退两步,有些畏惧的看了一眼那些蛇血,疑惑的对杨林说道:“小林,你——让我喝蛇血,这——这是在开玩笑吧!”

杨林微微一笑,对张秀芹说道:“秀芹嫂子,我可没有开玩笑,这不是普通的蛇,而是极其稀少的鸡冠蛇,看着体型、长度最少已经长了七八十年,它的血可是大补之物,快点喝了吧,我是不会害你的!”

张秀芹对蛇血却是有着本能的恶心、畏惧,有些为难、纠结的对杨林说道:“小林,我——相信你说的这些话,可是——”

杨林耐着性子对张秀芹说道:“秀芹嫂子,这蛇血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宝贝,不但滋补气血、袪旧明目,抗老防衰,更是具有驱除毒蛇蚊虫的功效,只要喝下这些蛇血,未来三五年再进山的时候所有的毒蛇、蚊虫见到你都会远远的走开。”

“驱除毒蛇蚊虫?”张秀芹听了杨林的话眼前一亮,深山老林毒蛇、蚊虫非常的多,每一次进山都不堪其扰,这蛇血竟然可以驱除毒蛇蚊虫,张秀芹非常动心!

杨林看到张秀芹还有些抗拒,微微一笑说道:“这样吧,我先喝一口,给你打个样!”

杨林说着话,直接喝了一大口蛇血,只觉得身体一暖,而且并没有普通蛇血的腥臭,反而带着一股淡淡的药香,感到非常的舒服!

杨林满意的点了点头,将剩余的蛇血递给张秀芹,说道:“秀芹嫂子,看到了吗,这些蛇血很好喝,我真的没骗你,你快把剩下的喝了吧,要不然凉了效果就不好了,给!”

张秀芹看到杨林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咬了咬牙接过蛇血,鼓起勇气一口气将剩下的蛇血全部喝了下去。

不知道是蛇血起了作用,还是心情激动,张秀芹喝完之后红光满面、容光焕发,水汪汪的大眼睛异常明亮,显得更加美丽动人。

杨林看到张秀芹那美丽的模样一呆,只感觉一阵怦然心动,下意识的朝着张秀芹那张吹弹可破的脸庞伸出手去。

“嗯?”张秀芹身体一僵,下意识的向后仰了一下脸,直勾勾的望着杨林,强压着心中的羞涩有些羞怒的问道:“臭小子,你——你想干什么?”

杨林瞬间回过了神,望着张秀芹干净、清澈的眼睛,感到十分尴尬,幸好反应快,立刻出声说道:“秀芹嫂子,我可不是想吃你豆腐,你的嘴角沾了一些蛇血,我想帮你擦一下!”

“是吗?”张秀芹眨着眼睛望着杨林反问道,显然并不相信他的话。

“那是当然,还能故意占你便宜啊,我可不是那样的人!”杨林说着话,象征性的在张秀芹嘴角擦了一些,立刻后退一步,转移话题说道:“秀芹嫂子,这些蛇血你感觉怎么样?”

张秀芹脸色更加红润,顺着杨林的话说道:“我感觉挺好的,身体暖暖的非常舒服!另外我感觉这蛇血一点也不腥,反而有种淡淡的草药味,小林,这是怎么回事啊?”

杨林微微一笑,对张秀芹说道:“秀芹嫂子,这条蛇最少已经生长了七八十年了,这些年不知道吃了多少天材地宝,用那些老人话说都已经快成精了,它的血可是难得的大补之物,要不然我也不会坚持让你喝下去!秀芹嫂子,我——对你好吧!”

“哼,油嘴滑舌的小家伙!”张秀芹对着杨林甜甜一笑,笑盈盈的出声说道,显然对杨林的话非常受用。

杨林看到张秀芹那笑靥如花的模样心中又是一荡,看了一眼鸡冠蛇的尸体,出声说道:“这条鸡冠蛇可不好对付,今天如果不是那只嗅灵白狐,想要拿下它可不简单!也幸亏这样,要不然那株百年黄精还不知道便宜了谁!”

“啊!”张秀芹惊叫一声,望着那一株黄精,不可思议的说道:“小林,你说的是真的,那——是百年份的黄精?”

张秀芹平时不忙的时候也会进山采药,对药材多多少少了解一些,很清楚百年黄精的价值。

杨林微微一笑,对张秀芹出声说道:“秀芹嫂子,是不是等挖出来你就知道了!”

杨林说着话,直接拿起药锄来到那株百年黄精面前开始挖了起来。

杨林在得到医祖传承之后,对各种药材非常熟悉,经过大半个小时的忙活,一块人体形状、重量将近二三十斤重的巨型黄精露出庐山真面目,被完整的挖了出来。

“哇,这块黄精怎么这么大,难道——真的是百年黄精?”张秀芹异常惊讶的对杨林问道,之前她也挖到过不少的黄精,但每一块最多也就一两斤重,和这一块相比简直就是天上地下。

“那是当然!”杨林微微一笑,对张秀芹说道:“秀芹嫂子,这样野生的百年黄精已经极其稀少,这一块黄精最少也能卖二三十万!秀芹嫂子,你看我算命算的准吧,这下你发财了吧!”

“啊——”张秀芹连忙对杨林用力的摆了摆手,坚决的出声说道:“小林,不行、不行,我从头到尾什么都没做,这块黄精是你的,卖的钱也全部属于你,我——我一分也不要!”

杨林眼中闪过几分诧异,他能够感受到张秀芹此时是真的不想要钱,这极大的改变了杨林对她的印象,越接触越觉得张秀芹是一个非常难得的好女人。

杨林沉默片刻,对张秀芹说道:“秀芹嫂子,要不是算了你的财运,今天绝不可能得到这块黄精!这样吧,这块黄精算咱们两个的,等卖了钱咱们一起平分,你看行吗?”

“不、不、不!”张秀芹用力摆了摆手,毫不犹豫的说道:“小林,这绝对不行,你——”

“秀芹嫂子,咱们两个谁跟谁,你再说就太见外了,你说呢?”杨林说着话,对着张秀芹挤了挤眼睛。

“呃——”张秀芹看到杨林那略带暧昧的动作,脸色不由得一红,只觉得心脏猛的跳动几下,一时间愣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杨林微微一笑,顺势说道:“秀芹嫂子,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杨林说着话,弯下腰来在那株百年黄精周围仔细的搜索起来。

张秀芹看到杨林那样坚决,也就没有再说什么,看到杨林的动作眼中闪过一抹好奇,抿了抿嘴唇对杨林说道:“小林,你——在干什么?”

杨林对张秀芹说道:“秀芹嫂子,这一株黄精在这里生长了这么久,周围一定繁衍了不少的子子孙孙,我看看附近还有没有其它的黄精,咱们今天把它一锅端!”

张秀芹眼前一亮,出声说道:“我帮你一起找!”

张秀芹说着话,立刻弯下腰在周围一起寻找起来,没过多久果然在十几米外又发现一株黄精,立刻惊喜的对杨林说道:“小林、小林,这里真有一棵黄精,你快来看、你快来看!”

杨林立刻几步走了过去,低下头一看果然也是一棵黄精,在枝叶上仔细看了几眼,对张秀芹说道:“秀芹嫂子,你运气真好,这一株黄精年份虽然比不上那一株百年黄精,可也有三五十年,像这样野生的黄精也能值不少钱呢!”

“三五十年?”张秀芹听了杨林的话非常的兴奋,几乎都要蹦了起来,那模样看起来就像一个小姑娘一般。

杨林见状微微一笑,接下来又和张秀芹在方圆几十米的位置全部搜索一遍,结果又发现十几株年份不一的黄精,于是和张秀芹一起动手全部挖了出来,将两个药篓装的满满的,可以说是满载而归!

“小林,药篓已经满了,而且时间已经不早了,再耽搁下去天黑之前就回不了家了,要不——咱们先回去吧!”张秀芹对杨林出声说道。

杨林打量一下天色,时间差不多已经接近五点,于是略微有些遗憾的说道:“好吧,那咱们回去,不过我估计这周围一定还有其它的黄精,只能以后有机会再来挖了!”

“嗯,反正那些黄精没有腿,以后找机会再过来挖就是了!”张秀芹对杨林说道。

杨林眼神灼灼的望着张秀芹说道:“秀芹嫂子,下次——你要陪我一起来挖,行不行?”

“我陪你一起?”张秀芹眉头微微一蹙,刚想找说辞拒绝,可看到杨林那火热的眼神时心中莫名一慌,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脱口而出的说道:“好!”

“嘿嘿!”杨林听了张秀芹的话哈哈一笑,立刻说道:“秀芹嫂子,这是你自己说的,可不能反悔,下次咱们还一起进山!”

杨林直接背起一个药篓,又直接将另外一个药篓提在手中,对张秀芹说道:“走吧,秀芹嫂子!”。

“哎,小林,你行不行?要不剩下的这个药篓我来背吧,我可不是什么弱不禁风的大小姐!”张秀芹见状赶忙对杨林说道。

杨林在张秀芹身上打量一番,打趣的说道:“秀芹嫂子,我知道你身材——身体很好,可男人在女人面前怎么能说不行,这点东西对我算不了什么!这一下午你也累了,你就休息一下吧!”

杨林说着话,对着张秀芹挤了挤眼睛,直接转身向村子的方向走去。

张秀芹脸色一红,抿了抿嘴唇跟在杨林的身后,脸上一直带着笑吟吟的笑容。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天色已经逐渐黑了下来,杨林和张秀芹来到葫芦山边缘,再向前走大约几百米,就能回到青山村。

张秀芹脚步慢了下来,脸上闪过一抹忧愁,对杨林说道:“小林,我们今天把李大癞子给得罪了,他一定不会再收购我们两家的橘子,这可怎么办?那么多橘子——总不能全部都烂到地里吧!”

杨林听到李大癞子的名字神情一冷,自信的说道:“秀芹嫂子,李大癞子不但想要欺负你,还和我父亲的车祸脱不了干系,我早晚要收拾他!”

张秀芹赶忙对杨林说道:“小林,我知道你很有本事,可李大癞子在县城很有势力,以前经常带着一帮混混来我们村里耀武扬威,你千万不能大意!”

“放心吧秀芹嫂子,我心里有数!”杨林也没有多说什么,话音一转说道:“至于咱们的橘子你也别太担心,这些黄精最少能卖二三十万,有了这些钱就算那些水果都烂在地里也没什么。再说咱们的橘子品质这么好,我就不相信找不到买主!”

张秀芹点了点头,对杨林说道:“小林,李大癞子之前经常用收购橘子这件事纠缠我,我都烦透了,听一个亲戚说咱们村的橘子在县城很受欢迎,有一个农贸市场可以摆摊,要不明天就去那里摆摊试试,能卖一点是一点,总比烂到地里强!”

杨林眼前一亮,对张秀芹说道:“秀芹嫂子,我原本就打算明天去县城把这些黄精卖掉,要不明天我和你一起进城,这样咱们也可以做个伴,你说呢?!”

张秀芹抿了抿嘴唇,对杨林说道:“行,不过明天尽量早去一会,要不然我怕在那里找不到摆摊的位置,那样就白跑了!”

“没问题,你说几点就几点,我听你的!”杨林对张秀芹说道。

“嗯,明天早上六点咱们准时出发,到时候我去接你!”张秀芹笑吟吟的对杨林说道。

“好,那咱们一言为定!”杨林立刻答应下来。

张秀芹和杨林相视一笑,一起向着村子走去。

“小林,天色不早了,咱们分开走吧,我——我回家了,等明天一早我给你打电话!”刚刚走进村口,张秀芹停了下来,犹豫一下有些不自然的对杨林说道。

杨林微微一笑,直接对张秀芹说道:“秀芹嫂子,你回去还要做饭,都这么晚了,要不你去我家,等吃完饭再回去,省的麻烦!”

“可是——”张秀芹脸色微微一变,立刻想对杨林说些什么。

“没什么可是的,你就和我一块回去吧!”杨林说着话,伸手拉住张秀芹的胳膊。

张秀芹感受到杨林的动作心中一急,连忙挣扎一下,有些心虚的朝着村子的方向看了一眼,压低声音对杨林说道:“臭小子,你要死啊,让别人看到怎么办,还不快点松开我!”

“看到就看到呗,有什么大不了的!”杨林微微一笑,非但没有松开,反而加了几分力气,对张秀芹说道:“除非你答应跟我一起回家,要不我就不松手!”

张秀芹有些着急说道:“小林,你不明白,在大家眼中我——我是一个不干净的女人,你以后还是少和我在一起,要不然——别人会说闲话的!”

“哼,嘴长在他们身上,他们愿意说什么就说什么,我才不怕,反正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这已经足够了!”杨林不以为然的说道。

“小林,我谢谢你的心意,可杨叔、杨婶——”张秀芹听了杨林的话心中一暖,不过紧接着有些担忧的说道。

“嗐,原来你是担心这个啊!”杨林对张秀芹摆了摆手,接着说道:“秀芹嫂子,你不了解我爸妈,他们这辈子从来没和任何人红过脸,平时连一只蚂蚁都不忍心踩,是典型的老好人,他们见到你一定会很高兴的,绝不会有事,你大可以放心!”杨林对张秀芹笑着说道。

“可是——”张秀芹有些心动,可还是心有顾虑。

“好了,没那么多可是,天都这么晚了,我爸、我妈一定等急了,咱们还是快点走吧!”杨林说着话,拉着张秀芹的胳膊就向前走。

张秀芹脸色一红,赶忙出声说道:“好好好,你快点放开我,我跟你回家就是!”

“这还差不多!”杨林微微一笑,这才松开张秀芹的胳膊,向着自家的方向走去。

时间已经来到六点多,夜色已经慢慢黑了下来,可现在正值夏天,还有不少人在外面乘凉。

张秀芹是村里的风云人物,看到她和杨林并排站在一起出现,很多人都有意无意投来注视的目光,同时在他们背后指手画脚的议论起来,一时间在村里都给传开了。

张秀芹看到众人的反应脸色一片通红,心情非常复杂,但杨林却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一边大大方方的和众人打着招呼,一边和张秀芹有说有笑的说着什么,仿佛根本没有注意到别人的眼神和议论。

张秀芹眼中隐隐闪烁着晶莹的泪花,三年了,这还是她第一次和另外一个男人光明正大的在村子里行走!

几分钟后,杨林和张秀芹来到张家门前!

张秀芹脸色微微一变,犹豫一下对杨林说道:“小林,要不我——”

杨林却是没有给张秀芹再说话的机会,直接推开院门对着里面大声喊道:“妈,我回来了!”

张秀芹见状抿了抿嘴唇,和杨林一起走进院内。

“臭小子,你可算回来了,你知道我和你爸多担心你吗,看我不打——”杨母听到杨林的声音,立刻激动的大声喊道,手中挥舞着一个扫把从屋里冲了出来!

当杨母看到张秀芹的身影时一愣,脸上立刻露出一个笑脸,热情的说道:“秀芹,你来了,快屋里坐!”

张秀芹看到杨母脸上那慈祥的笑容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对杨母说道:“你好杨婶,我——打扰了!”

“嘿,你这孩子说什么呢,这是咱们自己家,你想来就来,有什么打扰的,以后可别再说这见外的话!”杨母立刻上前拉住张秀芹的手,笑着出声说道。

“嗯!”张秀芹对着杨母用力的点了点头,心中却是激动的想哭,她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这种温暖的感觉了。

“妈,你看这是什么!”杨林感到气氛有点尴尬,立刻上前一步,直接打开两个满满的药篓对着杨母说道。

杨母低下头看了几眼,立刻惊讶的说道:“这——这些都是黄精?臭小子,哪弄来这么多黄精?”

杨林有些自豪的对杨母说道:“妈,今天运气好,这些黄精是我和秀芹嫂子下午的时候一起在山上挖的,明天我们就去县城卖掉,到时候不但能还清咱们家欠的那些钱,还能给我爸多买一些营养品!”

“好、好,这——”杨母激动起来,几乎说不出话来!

“当当当!”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接着一个恶狠狠的声音传来:“喂喂喂,有人吗,赶快开门、快开门!”


>>>点此阅读《村野小神医》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