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批将军的狼崽子野翻了周意 荀戎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疯批将军的狼崽子野翻了

分类:古言脑洞

作者:腻耳

角色:周意 荀戎

简介:【穿书+女扮男+古军旅+女强开挂=1V1超爽甜宠】
疯批强势大藏獒VS腹黑狡诈小狐狸。
刚穿第一天,周意就赶上了好时候,被自个笔下连男四五号都排不上的狗将军打死,赐了副棺材板板……
意外解锁的CP系统需要狗将军的吻作为解锁才能开启?
周意只能每每夜里翻窗,殊不知荀戎每每都是装睡,任由周意实施她的图谋不轨……
【是个超级多笑点和甜饼,俺的框架很大情节很细的一篇故事呀~】

书评专区

疯批将军的狼崽子野翻了

《疯批将军的狼崽子野翻了》第5章 亲一下免费阅读

周意没撑到荀戎回答便晕了过去。

等她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巳时了。

脑袋的晕沉无力让她摸了一把额头,果然开始发烧了。

这俩天要是再没药,也不用等打仗了,她自个找片好点的林子,埋了算了。

……

没一会,贺强小心翼翼地端了一碗黑褐色的汤药回来。

见床上睁眼的周意,贺强大大舒了一口气:

“你可算醒了。”

昨天晚上差点没把他给吓死。

“我晕过去了?那狗将军他答应了吗?”周意着急。

贺强:“不知,昨晚你晕过去后,将军只让我抬你回来,别的什么也没说。”

就是因为什么都没说,他提心吊胆了一个晚上都没睡,生怕事后怪罪。

“那不行啊!”周意撑着身子想要起来。

虽然随便换个正常有点脑子的都不该信她那套夸张。

不行给点碎银铜板什么的也好,把她打成这样,不给点医药费说不过去啊!

贺强连忙摁住她的肩膀,阻止她再乱动。

“你快别逞能了,有什么要紧都得先把药给喝了。”

说完从腰带里拿出那根早就撸好的豆草管递到周意嘴里,另只端着药碗的手往她脸边放,好让她喝得方便。

周意:……

一介杂卒,医官能给你用什么好药材。

算了,虽然知道可能不顶什么用,总比连这点药渣水都没有的好。

她早知道中药苦,但不知道能这么涩嘴。

撑着喝了大半碗,周意脸往旁边一歪,说什么都不愿意再多喝一口了。

贺强秉着不浪费的法则,也不嫌苦,剩下那些咕咚咕咚全给喝了……

“周呆子,你还没说,你要那么多银钱作甚呢?”贺强拿着见底的空碗,坐周意旁边问。

周意嘴里的苦味怎么吞口水都不减,满脸痛苦地回了俩字:

“买药。”

“那你直接问将军要药不就成了?我滴个乖乖,你这平时看着蔫不拉矶的,胆子也太大了,问将军借钱,你可真够厉害的!”贺强现在想想都忍不住感叹。

居然还敢骗将军说能凭自己一己之力,退朝乾三十万大军!

他长这么大,吹最大的牛皮就是遇到过一头野狼,然后把它打跑了…….

周呆子这牛皮胡口邹来,连草稿都不带打的!

周意难受,懒得敷衍贺强了。

她现在得空了,仔细回想一下,越加觉得‘周意’这个人,大有问题。

一个被强征的白面书生,不可能是个女儿身。

现在她不但没了把儿,居然还有功夫在身?

就很奇怪。

是什么潜伏的奸细吗?

可她书里全程没【周意】这个人名不说,往横元军中安插奸细,那也是俩年后,男主野心勃勃收不住,利用荀戎跟朝乾真拼的时候,军中才有过奸细事件……

难不成,这文的走向,已经不按设定走了?

正纳闷时,主帐一名护军进来:

“周意,将军传你参见。”

……

周意是被贺强背着进主帐的。

见了荀戎,贺强连忙把背上的周意放下来,刚想跪地行礼,却被荀戎一个抬手不耐:

“你先出去候着。”

贺强:“…..是。”

说完有点不放心地看向连站着都是勉强的周意,到底还是转身离开了。

周意看了一眼荀戎,犹豫着正要下跪,荀戎不是个拘泥规矩的,先开口了:

“我最后再问你一次,昨夜你说的,可是真是假?若不是在诓骗老子,你打算如何退敌?”

周意手捂着胸口,每呼吸一口都是难受的:

“我以性命担保,对将军绝无欺骗。”

说完大喘气停顿了几秒,接着继续:

“至于如何退敌,恕我不能提前透露告知,等将军的十两黄金一到,将军看结果便是。”

别问,问就是还没编好。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钱,得先把钱搞到,治好了身体,才能有时间去想怎么个退敌。

荀戎沉默了。

周意见势,扑咚一下,双膝跪地,脸色坚决认真:

“将军,我寒窗苦读,为的就是报效祖国,服务百姓!!

此前征兵,我不顾家中老母劝阻,毅然弃书从戎,就是因为见不得我横元的脊梁骨再附低一寸!

将军不信我也在情理当中,我只求将军能给我一身盔甲,赐我一支长矛,让我这介残躯,哪怕带走一个朝乾贼人,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周意说得激动亢奋,眼眶发着红,十足一副可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的英勇无畏!

如此胆魄,让荀戎深吸了一口气,面色跟着凝重了几分:

“你有如此赤子之心,不失为好,既然如此,老子便赴你十两黄金之赌。”

周意抬眸,不自觉欣喜。

紧接着,荀戎发话:“你且过来,书写一封给武宁郡守,让他想方设法筹得十两黄金借来……”

“啊?”

这弯拐的周意措手不及。

这是要让她写欠条啊?

荀戎像是看出了她什么心思,道:“你尽管书写,落款为老子名字,老子也把将军私印给你准备好了,你只需在信中提及,是私人所借,切勿张扬即可。”

他以为,周意是怕以自己名号借。

实则——

周意面露为难地看着案桌上早就准备好的笔墨书信:“不是,将军您不是会写字吗?”

我特么嘴上能给你说开花,但要是实操动墨水,这就有点为难我这个只会敲键盘的傻比作者了。

荀戎皱眉:“你怎么知道我会写?”

外人大多都只知他野蛮粗暴,没人会知他近年来一有空闲就抱着书本啃……

可惜,天资这块实在是愚笨,学了几年了,如今读篇文章还是磕绊,好多字不认。

至于书写,也不是不会,就是落笔实在是难看,让人看了也是笑话,所以他从未在人前展露过他的字迹。

眼前这杂卒是如何知道的?

“猜的,怎么?将军不会?”

这种瞎话,周意张嘴就说。

作为她笔下塑造的人物,这点小事她能不了解嘛!

别说写字歪扭不好看,要是想,你身上多少毛都能给你框得死死的,多一根少一根都不成!

如此话术,荀戎也好追问多说什么,坦率承认下来:

“老子字难看,写了怕武宁那孬货认不出。”

周意:……

“那将军怎不叫军师代写?”

“这事要是让他知晓,黄金你是见不着了,冥币倒是能给你烧一搓。”

“……”

也是,整个万人军营之中,也就只有荀戎能信她了。

要真传了军师耳朵里,别说让他代写欠条,他能立即煽动狗将军,让她躺回棺材里……

难怪狗将军会找她写。

这事确实不好让多了人知晓…..

但我真他妈不会写古文字啊!

周意:“将军,要不您看这样行不行,您先写个草稿出来,我照着您的抄?毕竟对外您是私人借款,字里行间自然是有您的语气是最好的,否则武宁的郡守大人要是怀疑,这不是耽误事了吗?”

荀戎想了一下,觉得可行,便应了。

正要动笔,见还跪着的周意,一句发话:

“行了,起来吧!”

周意嘴角扬起一抹牵强:“我也想起来,但腿好像…..失去知觉了。”

刚才为了表决心勇气的那一下,真结结实实磕膝盖板上,是真狠啊!

荀戎:“……”

没办法,荀戎起身,一把拉住周意的手臂,就要把人往上拽——

“哎哎哎,轻点,疼……”

她这浑身都是伤呢,牵一下动全身,要疼死了。

“娇气!”

荀戎低垂的眸子满是不屑,“男子汉大丈夫,这么一丁点疼痛都受不了,如何顶天立地,谈何保家卫国!”

周意仰着脸,忍不住反怼:“被打骨折的不是你,你说的倒是轻松。”

说完看着荀戎那不悦皱起的眉头,不等他呵斥怪罪,她自个先认怂道歉:

“对不起,是我娇气了,我不疼了……”

嘴上说着道歉的话,心里想的却是:

官大一级压死人,等哪天老娘飞黄腾达了,看不作死你!

..

案桌前,荀戎执着对他来说就像是小牙签的毛笔,很是认真且笨拙的蘸墨书写,周意坐旁边看着。

说实在的,三行中,她通过猜测,认出了两个字。

看又看不懂,周意走神了。

她的视线转移到身边比她大了一倍不止的荀戎,眼睛停留在他满脸络腮胡子,从侧面找嘴唇都找不到……

想到十两黄金到手后,她得亲一下狗将军才能开启CP商店,周意下意识吞了一口唾沫,头开始疼起来了……

>>>点此阅读《疯批将军的狼崽子野翻了》全文<<<

上一篇 2022-01-30 上午9:05
下一篇 2022-01-30 上午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