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六零吃饭睡觉养崽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六零吃饭睡觉养崽崽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是李李啊
角色:
简介:一觉醒来林觅夏竟然发现穿越到六十年代军嫂身上。丈夫有了,孩子也有了。在这个物资稀缺的的年代幸好有个金手指空间,还有那个男人宠着,这日子神仙来了也不换!什么?一袋粮食换一箱金银珠宝.这四合院不错,先买上十间。
《重生六零吃饭睡觉养崽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六零吃饭睡觉养崽崽》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公寓内,林觅夏地铁老爷爷看手机,她从昨晚开始已经通宵看了七八本小说了。

起身伸了个懒腰,她心里默念,手上凭空出现一杯冒着热气的水,这与她昨天放进去的时候无异。

林觅夏一边喝着热水,一边思考着接下来的事。

她今年27,在世界五百强企业工作,靠着卓越的工作能力已经在新晋一线城市全款买了一套大平层。

接下来,她只需要按部就班地上班、恋爱、结婚,最后再生个孩子,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拥有一个自己的家。

但是,突如其来的一件事打破了她所有的计划。

就在昨晚,她半夜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睡在古色古香的房子里面。

房子里摆着一张书桌,一张软塌和六个高大的书架和置物架,书架上整整齐齐摆放着一排排线装古书。

置物架上放着清空道人收集的名贵药材和珍贵药丸。

楼上是间大卧室,摆放着金丝楠木做成的架子床、梳妆台和衣柜,干干净净,完全看不出有人住过的痕迹。

环顾四周,一个人也没有。林觅夏大喊几声,但也无人应答。

来到楼下,她注意到书桌上放着一个成色极好的玉简发着淡淡的蓝光。

林觅夏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脑子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告诉她:拿起来,拿起来。

就在她手碰的一刹那,玉简幻化成一道淡蓝的光飞进林觅夏的脑袋里。

此时林觅夏的脑袋传来一阵刺痛,刺痛过后她才明白前因后果。

空间前主人叫清空道人,偶得一空间,空间内有充盈的灵气,她便躲开凡尘俗扰在空间内修炼了几百年,直至灵气用光才得以飞升。

清空道人飞升后将空间幻化作一手链,等待下一个有缘人。

林觅夏赶忙低头查看自己的手链,手链是她在古玩街街闲逛时随手买的,没想到给自己带来了这么大的机遇。

但此时她的手腕上空空如也,只是手腕处多了个桃花形状的胎记,这应该就是空间被激活之后留下的。

林觅夏继续吸收玉简里面的信息,小屋里面的古书是道人闲暇之余收集,,涵盖了医药、种植、手工和美容等多个方面。

除此之外,屋外还有一处灵泉,一块温泉,五块黑土地和两个池塘。

灵泉经过灵气浸染,但其实不像小说里写的那么夸张,虽说没有洗髓伐筋的效果,但一直饮用也可以祛病解毒、强身健体,美容养颜。

林觅夏走到灵泉边捧起捧灵泉水喝了下去,泉水清甜,一股股温暖的气息包围着她,滋润着她的五脏六腑。

“唔~”林觅夏舒服地哼出声来,以后就用灵泉水来代替饮用水吧。

温泉是由汉白玉砌成的,水面上飘着白白的雾气,仙气飘飘。

泡温泉可以解除疲惫、增强体质、美容养颜。就冲着美容养颜这一功效,林觅夏也要每天来泡一泡。

另外利用黑土地和池塘种植农作物和养殖鱼苗,所需的时间都会大大缩减且味道和营养都会更好。

比如水稻在外面四个月成熟,但在空间里面只需要4天左右。

最后,清空道人给出一道警示,空间出现必有大事发生。

吸收完信息,林觅夏顾不得继续探索,心里默念出去 ,瞬间便出现在卧室的大床上。

她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发现现在才凌晨三点钟。

此时林觅夏也睡不着了,她来到书房盘点着自己的财务。

因为刚刚买了一套房的缘故,目前她卡里只剩下3万的现金,还有一辆宝马车。

林觅夏拿笔罗列出自己要买的东西:布、棉花、洗漱用品、护肤品、米面油盐糖、各种肉类、水果、锅碗瓢盆、药物、种子等,3万元远远不够。

想到这,她顾不上时间太晚了,拿出手机分别联系了车辆中介小李和房产中介小张,

告诉他们自己现在急需用钱,一年前买的宝马X系,原价50万,她的底价是30万。还有这套大平层,按照现在的房价值450万,底价是390万。

低价的前提是今明两天可以售出且必须一次性支付清。

若是他们两人以高于底价的价格出售,多的钱可以归二人所有。

两人听后激动地脸都憋红了,他们工作了这么多年,手里多少有点人脉。

不管是车子还是房子现在都很抢手,这钱他们赚定了。

约好时间后,林觅夏打开橙子小说,准备借鉴一下,积累经验。

一晃几个小时就过去了,通过昨晚阅读的小说,林觅夏猜测她可能会进入末世、穿越古代或艰苦的年代。

末世这个可能被她首先排除了,目前来看,大环境稳定,不可能凭空出现异能者和感染者。

就算是末世到来,她也搞不来枪支弹药,再者她相信国家的领导。

各国对突如其来的大灾难的处理,华国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因为这个国家是民主的,人民是团结的。

那么就剩下古代或者艰苦年代了,她能做的就是储存各类物资了,其他的只能边走边看了。

现在天已经大亮了,林觅夏往锅里倒入灵泉水,煮了一袋速冻饺子。

以往除非是紧急情况否则她是不愿意吃速冻饺子的,现在有了灵泉水的加持,煮出来的饺子味道也是更上了一层。

爸爸离世前叮嘱过她要好好吃饭好好生活,林觅夏一直记在心里。

经过十几年的沉淀,她的厨艺虽说比不上五星级大厨,但也不差。

尤其是他做的家常菜,吃过的人没有不竖起大拇指的。

半个小时后,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林觅夏打开门就见到气喘吁吁的小李和小张。

两人没过多寒暄,带着林觅夏去见了客户,双方谈好之后便去了车管所和房管局把手续办好了。

林觅夏还和现房主签了合同,只需要在一周后交房即可。

早上只是胡乱吃了一点,现在已经中午12点多了,林觅夏的肚子早就咕咕咕抗议了。

她随便在房管所附近找了一家牛肉面馆吃了满满一碗面,好好补充一下体力,下午还有大要办。

吃过饭后,林觅夏拿着卡里的423万到租车处租了一辆厢式货车,马不停蹄地开到当地的一处批发市场。

停好车子后,她从市场入门处拿到一份平面图,径直来到离她最近的一家布匹批发店。

店中的货架上摆放着各种颜色各种布料丝绸,让人眼花缭乱。

丝绸什么的她就不考虑了,估计到时候也没机会使用。

她喊来老板娘直言自己想批发上一些棉布和的确良,老板娘拿出布料册子递给她。

“这几样是我们这最好卖的样式了,质量好,关键是颜色洋气。”老板娘热情推荐着。

林觅夏看着眼前这几样颇具现代风格的布匹,心里汗颜,pass。

她最后选了灰色、黑色、天蓝色、深蓝色、白色、黄色、红色、粉色等一些纯色布料各50匹

又挑选了一些条纹和格子样式的棉布各20匹以及各色的棉线和毛线一大箱。

“老板娘,你们这有棉花吗?”林觅夏随口一问。没想到还真有,老板娘解释就在不远处的仓库里放着。

林觅夏选了质量最好的长绒棉,一口气要了500斤,留下了车牌号码,并嘱咐老板娘在一个小时之后把货送到停车处。

她还有其他东西要买,到时候可以一起装车。

林觅夏在老板娘一脸喜气的表情中走了出来,不得不说现在的棉布和的确良价钱真便宜。

棉店隔壁就是一家日用品批发店,店里吃的用的一应俱全。

林觅夏快速在店里巡视一圈,心里已经有了打算。

问老板要来采购单,毫不犹豫地填写自己的需求:50斤装的大米和白面各十袋。

因为空间她在里面可以种植,所以不需要买太多。

10斤装的花生油五十桶、食用盐十大袋、100斤装的红糖和白糖各五袋。

成品挂面二十箱、酱油醋耗油等调味品各十箱、牙膏牙刷肥皂和毛巾各五箱、,卫生巾二十箱以及面纸二十箱。

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加起来不过花了近十万,见林觅夏豪爽地付了钱。

店老板顿时喜笑颜开并表示自己店铺的东西绝对是整个市场最好的,欢迎下次再来并给了她一张名片。

林觅夏见状收下名片,表示如果有机会一定再来,不过这个机会很渺茫就是了。

来批发市场的大部分都是家里开超市的,比她拿货更多的人比比皆是,她在其中并不显眼。

而且这里的货物齐全便宜,这是她首选批发市场的原因。

林觅夏根据手写的货物清单来到一家厨具店,选了几大摞瓷碗以及各种大小的碟子和盆子。

随后她又买了五口土灶上使用的铁锅,五口老式双耳锅、五个打边炉、五口砂锅以及十把老式菜刀。

这些铁制品在那两个年代可是很难得的,有钱也买不到的。

老板在一旁喜笑颜开,并不是林觅夏选的东西有多贵,而是她差不多清空了他家卖不出去的老库存。

要是再没有人来买,他就要把这些占地方的东西卖给回收站了。

他见林觅夏对这些老物件感兴趣,随即介绍道:“妹子,一看你就是怀旧的人,我这除了这些餐具还有几辆老上海凤凰牌自行车,你要不要,可以便宜卖给你。”

这句话简直问道林觅夏心坎上,要是真穿越到那两个年代,自行车可是个好东西。

她忙道:“我就喜欢这些老物件,就是不知道老板你的存货够不够,刚好我的几个朋友也很喜欢。”

“我仓库里还剩下六辆,你要是全要的话,我再赠送你两口大铁锅。”店老板装作十分肉痛的样子,他可以一定要抓住这个“大”客户。

林觅夏看着店老板装模作样,心里一阵好笑:“行啊,我全要了。”

紧接着,她在店里又逛了几圈,随手加了几个保温盒和一些勺、铲、筷子。

“被宰”的林觅夏爽快地付了钱往停车场走去,她要的东西应该已经送来了。

果然,到了车边,几家店的伙计推着货物在旁边等着。

她赶忙打开车门,看着货物一件件搬进车里,心里一阵火热,她要做最富有的穿越者。

半个小时后,林觅夏开着货车出了市场来到一处偏僻的街角,打开后门默念“收”,只见一车的货物瞬间消失。

真方便,她不禁感慨道。

打开导航,她来到近郊的一家屠宰场,但却吃了个闭门羹,工作人员向她介绍屠宰场一般不会直接卖肉给个人。

没办法,她拿出车里事先准备好的好烟来到负责人办公室,进门打过招呼之后她递过去两包烟。

当然,随着烟一起递过去的还有事先准备好的五百块钱。

见负责人脸上露出满意的神情,林觅夏讲出了事先准备好的说辞,她是XX建筑公司的采购员。

因为近期有两个大项目在N市开工,所以需要采购一些肉类。

因为要的数量太多,所以她打算来屠宰场直接拿货,省去一笔中间费。

负责人听后爽快表示,如果需要的肉类多的话可以直接卖给她,因为他们一般都是向门市部批发卖的。

林觅夏心想自己必须得多要一点,反正空间具有保鲜功能,就算放上一百年,肉也是新鲜的。

想到这,林觅夏告诉负责人自己需要三十五头猪、十头牛和二十头羊。

负责人听完立马同意,这就是和来拿肉的肉铺比也是个大单,还好自己没有一时冲动错过这笔大单。

除此之外,林觅夏歉意表示需要将肉按照各个部位分好,不过自己会出加工费。

听到会出加工费,负责人也不嫌麻烦了,立刻打电话给下属要求马上开始屠宰。

这么些肉可是个大工程,林觅夏等不了,毕竟还有事要办,付过定金后两人便约定傍晚时分来取肉。

随后她开车来到负责人介绍的一家走地鸡养殖场,是的,猪羊牛肉都有了,怎么能少得了鸡肉和鸡蛋呢。

等到了地方她抬头一看,霍,真了不得,现在的养殖场都已经开出现连锁产业了。

首先你可以现场近距离参观养殖场内鸡的生长环境等,参观完毕可以到养殖场隔壁的一家农家乐,品尝鸡肉和鸡蛋。

要是觉得味道好,走的时候你可以买新鲜的鸡蛋和走地鸡。

林觅夏刚下车来到门口,服务员便迎了上来,热情地询问是先参观还是吃饭。

参观是不可能参观的,现在鸡已经跑到树林里觅食了,她可不想顶着两三点钟的太阳去爬山,顺便看鸡。

不是她不关心鸡蛋和鸡肉的质量,从屠宰场负责人的言语和眼前密密麻麻的私家车便看的出来,这家养殖场的产品质量肯定是过关的。

林觅夏告诉服务员自己想定些鸡和鸡蛋,服务员便把她带到一件办公室内。

养殖场老板真是热情的人,上来便一阵寒暄,从质量问题说到他的发家史,从办公室说到了鸡场仓库。

林觅夏一阵汗颜,瞅准时机打断老板的话,说道自己这次来想要订上四百斤鸡蛋和两百只鸡。

并且鸡要事先宰好,这样她以后取用的时候也方便些。

养殖厂老板带着她来到屠宰处,十多个宰鸡工人干的火热。

老板指着笼子里的活鸡介绍:这些都是前一天晚上捉的,确保客人买的每一只鸡都是新鲜的。

她要的四百斤鸡蛋已经准备好装车上了,但是这两百只鸡还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准备,老板建议她可以去前面的农家乐尝尝自家走地鸡的味道。

林觅夏一直忙到现在,午饭已经完全消化了,听老板这么说,她的肚子也应声地叫了起来。

也好,毕竟一会还要去趟农贸市场,她来到店里点了一道铁锅炖鸡,一道鸡蛋羹,美美地吃了一顿。

别说,走地鸡果然名不虚传,肉质紧实,肥嫩不柴,鸡蛋羹也好吃,一点也吃不出鸡蛋的土腥味,并且鸡蛋羹的颜色也比其他店里的黄。

一小时后,林觅夏一脸满足地带着鸡肉和鸡蛋往农贸市场开去。同样地,途径一处偏僻地方,她停下车将鸡蛋和鸡肉收进空间。

停好货车,她径直赶到市场内最大的一家水果摊,他家的水果是早上三点到水果批发市场运来的,可以说是这个市场最新鲜的。

你要问她是怎么知道的,小区里阿姨的战斗力不是该盖的,只要她们想,什么都能扒出来。

林觅夏直接开口:“老板,苹果、梨、香蕉、葡萄、龙眼、芒果、橘子、车厘子和草莓各来五十斤,西瓜来上五十个。”

老板第一次见有人这么卖水果,忙开口:“姑娘,这些水果都放不住,你买这么多吃不完就浪费了。”

林觅夏表示自己是帮单位采购的,这些水果是员工福利,不存在吃不完浪费的情况。

老板见状也放下心来,他喊来员工一起帮林觅夏帮水果搬到车上。

果然还是花钱容易,这么些水果又花了将近三千块钱。她要留下来五万块来应急,满打满算还剩下一大半可以随意支配。

这些水果说起来也不多,她一个人吃,最多一年就吃完了,她又不可能把这辈子的水果一次性买完。

节流不行,那就开源。可以买些果苗种在空间里面,以后她就可以实现水果自由了。

接下来,她来到农贸市场前的一家果苗店,各类常见果苗她都各买了一些,都是六至十年的苗,种下后当年结果。又到隔壁的种子店把粮食种子和各类蔬菜种子包圆了。

时间也不早了,屠宰场负责人打来电话说肉已经准备好了,让她来拿。

林觅夏将东西收进空间后就开车前往屠宰场,路上她途经一家24小时开的药店,才猛然想起无论是古代还是艰苦年代,药物都是非常稀缺的。

她又进药店买了三万块钱的感冒药、消炎药、外科药等一些家中常备的药物。

等她来到屠宰场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屠宰场果然按照她的要求将肉按照各个部位分好了,看着这么多肉被搬上车子,她的心里异常满足。

林觅夏按照约定付了尾款和加工费给负责人,半路下车将肉放进空间里。

最后她开车来到了商场专柜买了一百多套内衣,还买了几十套自己常用的护肤品,有点小贵,但都是最适合自己肤质的。

将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物资买完之后,林觅夏松了一口气,开车回了小区。

一顿忙活下来,她已经饥肠辘辘了,她来到楼下的超市买了一斤基围虾、一块里脊肉和一棵花椰菜。

结果手又痒痒把店里的午餐肉罐头、牛奶、可乐、糖果、火腿肠和肉烤肠全部包圆了。

结账时,林觅夏路过奶粉专区,停下来愣了好大一会儿。

十二岁失去至亲一路走来的的她太孤单了,她太想拥有一个宝宝和一个家了,所以奶粉什么的还是来上一些吧。

楼下超市里大多是一些儿童和成年人喝的奶粉,她选了一款澳洲的品牌,全脂和脱脂各四十箱,就这样在超市里又砸了将近十万元。

林觅夏让超市员工将货物放在货车车厢里面,然后将车开进地下停车场,在一处监控盲区将货物全部收进空间里面。

公寓内。

林觅夏开始处理食材,压了一锅米饭,做了干锅花菜,白灼基围虾和红烧大虾。

有灵泉水鸡加持,再加上林觅夏的手艺,做出来的菜色香味俱全。

花菜口感脆爽,白灼虾虾肉鲜甜,红烧大虾红油明亮、回味无穷。

一向节制的林觅夏也忍不住吃了两碗饭,撑得她直打嗝。

饭后林觅夏躺在沙发上,悠闲地掏出手机打开外卖软件开始挑选婴儿用品。

她选择了一款宝妈们倾情推荐的国产牌子,几个年龄段的奶粉往购物车里各加了五十罐,尿不湿五十箱,婴儿奶嘴、包被、小衣服、小袜子全部包圆了。

快要结算时,她忽然想起奶瓶没买,将界面返回,又往购物车里加了十个奶瓶。

半小时后门铃便响了。

只见两个快递人员抬着十几个大箱子候在门外,林觅夏赶忙让开让快递员将东西搬进屋内。

所有的事情都办完了,林觅夏松了一口气,神经也松弛下来。接下来她将奶粉、衣服、化妆品、被子和各类家具等统统收进空间。

趁着时间还早,林觅夏便想将今天买到的种子和果树种下,一进空间她傻眼了,万事具备,只差农具没买,她懊恼地拍了一下额头。

“要是能自动播种就行了。”林觅夏嘀咕道,谁承想话音刚落,就见手中的水稻种子像有意识似的飞进黑土地里。

林觅夏惊喜地蹦了起来,在空间里面,她就是主宰,可以利用意念操控一切。

她心中一动,将剩下的四块地里分别种上水稻、小麦和各类蔬菜。

又在田地四周种上苹果、梨、葡萄、樱桃、香蕉、石榴等各类水果。

来到木屋二楼,林觅夏将卧室的衣服、护肤品、床垫被子搬了进来摆放整齐,方便她以后入住,

奔波了一天,林觅夏也累了,泡了一小时的温泉又喝了一杯灵泉水躺到床上秒睡,养精蓄锐准备明天的采购计划。

第二天一早,林觅夏开着货车来到了一家食品加工厂,这家加工厂主要生产火腿、午餐肉罐头、方便面、自热小火锅和面包等一些即食食品。

找到工厂负责人定了一百多万的现货,货物卸在林觅夏提前预定在郊区的大型仓库内。

工厂的货车离开后,林觅夏关上仓库大门,大手一挥将货物一并收入空间。

时间还早,林觅夏开车来到一家养殖基地,草鱼、鲤鱼、鲫鱼、鲢鱼、鲶鱼等各买了200尾,又挑了些大闸蟹、青蟹、小龙虾和青虾苗。

开出养殖基地后,她用意念将车厢里的鱼苗、蟹苗和虾苗收进空间,放到池塘里面,感受着幼苗们在水中悠闲地游着。

此时天色已晚,林觅夏的胃已经饿到一阵抽抽,她随便在郊区找了一家包子铺。

吃了三个大肉包之后,林觅夏舒服地打了个饱嗝。

这家店的包子味道还不错,皮薄馅大,临走时她将店内剩余的200个包子打包带走了。

忙碌了一天,终于将物资备齐了,林觅夏将货车归还后打了辆出租车回到小区,洗漱过后便美美地睡过去了。

但她没有注意到手腕上的胎记正发着蓝蓝的光,慢慢地将她包围。

睡梦中的林觅夏感觉自己正在缓缓飘起,随后又急剧下降,惊地她猛地坐了起来。

林觅夏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田埂上,后脑勺传来一阵刺痛,她用手一摸发现满手都是血。

怎么回事?她真的穿越了!

紧接着,陌生的记忆一阵阵传入她的脑海,她也与这具身体慢慢契合,记忆涌现。

现在是1968年,苏省阳平县沈家村,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林觅夏,她是家里唯一也是最小的女儿,父母大哥二哥和小弟将她从小宠到大,养成了自私自利的性子。

20岁时嫁给了邻村的24岁“大龄”军人沈霄,这是原主父母唯一逼过女儿的事。

父母都想让儿女过的好一点,沈霄的条件很不错。

沈家有四个儿子一个女儿。老大沈卫国有沈嘉全、沈大妮、沈三妮三个孩子,分别是12岁、8岁和3岁;老二沈卫民有沈嘉辉、沈二妮两个孩子,分别是8岁和5岁;老三沈卫家在四兄弟中结婚最晚,只有一个女儿沈四妮,才3个月;最后是老四沈霄。

沈家小女儿沈瑛今年16岁,在县里读高二。

沈霄在S军区担任副营长,结婚两年就回来过一次。

他的职位已经达到了家属随军的标准,但是原主放心不下自己的心上人,一直不肯随军。

原主的心上人是邻村的一个小白脸,整天游手好闲、偷鸡摸狗,只有一张脸还说得过去。

林父林母就是不愿让女儿陷入这个泥潭,才逼女儿嫁给沈霄。

而沈霄因愧疚无法长久陪在妻子身边,他每月只留十块钱,将其他津贴全部寄回家里给原主。

一年前沈霄回来过一次,就是这次原主怀了身孕。她不喜欢自己的丈夫,从而也讨厌和丈夫生的孩子。

在儿子七个月的时候,她再也受不了了,就带着家里的所有积蓄八百元钱和邻小白脸刘才私奔。

这个刘才平时在村里偷鸡摸狗,但原主一副恋爱脑,就看上那副皮囊。

今天早上五点钟,她带着钱和刘才往县城赶去。

路上她告诉刘才自己带了八百块钱,他们可以到另一个地方重新开始。

二流子是什么人,他一听林觅夏竟然带了八百多块钱便生了歹意,这是个既能甩掉麻烦又能发财的好机会。

于是在半路上捡起一块石头朝原主脑袋狠狠打了几下子,见她倒地不起后便抢了钱跑回家。

现在是11月份了,五点钟的天还是黑的,路上空无一人,没有人会知道今天发生的一切。

他平时和林觅夏接触都是避开众人,毕竟流氓罪的罪名他可承受不起。

林觅夏回忆起一切,心里暗暗骂了一声shit,原主可真是给她留了个大难题啊。

她尝试着站起身来,按照回忆往县城走去。

半个小时后,她满头是血地站在县公安局门口,抬脚走了进去:“公安同志,我要报警。”

一个年轻的公安听到声音抬起头来,这一看可真是把他吓得一哆嗦。

只见眼前站了个脸色惨白、头发凌乱、满头是血的女人。他连忙跑到后院将其他吃早饭的公安叫了出来。

一位年轻的女公安将她扶到凳子上:“发生了什么?”,周围围着一圈想要了解情况的公安。

“是这样的公安同志,今天早上五点钟我带着钱和票要到县里的供销社给孩子买奶粉,走到半路被人打昏,我的钱都被抢走了。”

“八百多块钱啊,是我家的全部积蓄。我丈夫还在军区为国家效力,没想到家里却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还有个刚满月的孩子要养呢。”

众人一听丢了八百块钱,这么大一笔钱,而且被抢的还是一名军嫂,案件瞬间变得严重起来了。

军人在前线辛辛苦苦保卫国家,不能让他们后方的亲人的生命财产安全得不到保障。

“你有没有看到嫌疑人的样子或者面部特征。”女公安拿出本子记录着。

林觅夏低头一阵思索:“啊!”

众人一听,有戏。若是有有用的信息,那他们就能更加快速地锁定并抓获嫌疑人,找到丢失的钱和票,否则可能被嫌疑人花掉或者转移了。

“我倒下的时候迷迷糊糊看了一眼,好像是刘家村的刘才,他穿着一件蓝色解放装。”

队长一听便招呼众人往刘家村赶去,临走时还让女公安带林觅夏到医院包扎伤口。

林觅夏忽然想起家中的儿子,心里焦急万分,这么小的孩子没有大人看着发生意外怎么办。

“同志,我能用下电话给家里打个电话吗?我儿子自己在家,我得让我婆婆过去帮忙看下。”

女公安点头同意,林觅夏打电话到村长家告诉他自己在县里出了一点事,让他帮忙喊自己婆婆看下孩子。

因为村里只有村长家有电话,所以每家每户有什么急事都是借用村长家的电话。

用完需要按时间付电话费,毕竟这个时候的电话费很贵。

等林觅夏在医院做好包扎再回到公安局,刘才已经被带回来了,大队长正在审问他。

旁边的年轻公安兴致勃勃地跟她讲述抓捕的过程,等他们赶到刘才家的时候。

他正躺在炕上喝着小酒,身上正穿着那件蓝色解放装。

这情景让公安们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放了下来,毕竟没几个人大清早的喝酒,嘴里还哼着小曲,除非是遇到了什么好事。

审讯室里面,刘才仍在狡辩着,他一口咬定这些钱是林觅夏给他的,因为他们商量好要私奔。

林觅夏听到这一阵火气上来,她不是原主,心里也没有愧疚,因为刘才确实杀了人,她确切的感觉到原主已经去世了。

“公安同志,你见过两个人私奔,男的差点把女的打死,还抢了钱吗?”

“我丈夫现在是s市军区的副营长,一个月津贴就有80块钱,我家里还有个不满一岁的儿子,我是多想不开才和这个二流子私奔。”

这是她对公安说的,同时也是对不争气的原主说的。

“因为没母乳所以我今天一早就摸黑往县里去买奶粉,您也知道供销社的奶粉有多难抢。”

“结果遇上了这种事,也是我命大还能站在这里。要是有个万一,我儿子该怎么办啊。”

看着林觅夏委屈地快要哭出来了,小年轻公安在一旁安慰。

“姐,我们肯定不会相信他的一面之词的。现在人赃俱获,他就是再狡辩也改变不了结果。”

一个小时后,审讯结束,大队长走了出来:“刘才已经全部交代,他见你一个人走在路上所以临时起了歹意。”

“现在人赃俱获,案宗会移交法院,大概率是无期徒刑。这是你的钱和票,还好我们赶去的及时,他还没来得及转移。”

林觅夏接过钱拿出几张还给女公安后,真诚地向在场的公安道谢。

“谢谢队长,也谢谢所有的公安同志,谢谢你们总是在第一时间为百姓排忧解难,尽最大的努力帮助百姓,你们就是国家的金盾,人民的保护神。”

公安局的同志们听到赞美都立刻挺直了脊背,这是他们第一次听到这么直白的赞美。

看到有人这么肯定自己的工作,所有人心里都热热的,感觉浑身都有使不完的劲儿。

笔录补充完毕后,林觅夏坐着公安专车往家里赶去。

她到村口下了车,在谢过公安同志后,往家赶去。

在走到门口时,她四下张望,周围没人,从空间里取出一罐婴儿奶粉和一个奶瓶放进篮子里。

神奇的事发生了,奶罐的包装换成了颇具六十年代风格的包装,奶瓶上的字也不见了。

看样子这是空间的保护机制,以后她拿东西再也不用担心包装了。

林觅夏推开大门走了进去,只见院子里一个五十多岁的妇人正抱着个小婴儿喂米汤。

林觅夏知道那是她婆婆,她赶忙上前说道:“谢谢妈,我来喂吧。”

沈母看见林觅夏头上裹着一圈纱布慌忙问:“你这大清早去哪了,把自己搞成这样。”

我也不想的呀。林觅夏心里想着,她拿出怀里的奶粉和奶瓶委屈地说道。

“我今早趁着宝宝还没醒打算去县里买奶粉,你也知道我没母乳。走半路被人打昏抢了钱,刚刚才从公安局回来。”

原主其实是有奶的,但是她不想喂孩子,所以她告诉沈母自己没奶,沈母和她关系不好,自然不会亲自上手。

她见沈母马上要暴走的样子,赶忙解释。

“那人已经被抓了,估计判的不轻。而且钱也要回来了,我头上的伤就是看着可怕,其实过几天就好了。”

这小儿媳妇她一直不满意,刚结婚就闹着要分家。

哪家的媳妇跟她一样,不下地就算了,新衣服一件一件的买,也不知道心疼自己男人。

而且自己儿子结婚以来越来越沉默,要不是儿子坚决不同意,她都想把她休回家去。

想到这沈母嘴硬心软:“那你去床上躺着,我把孩子带去老宅。”

林觅夏不是原主,她做不到这么厚颜无耻,而且老宅那边的三弟妹不是省油的灯,还不知道在背地里怎么编排她呢。

“妈,不用了。我伤的不严重,可以在家看孩子。你赶快回去吧,爹他们肯定还等着你吃饭呢。”

沈母撇撇嘴想说道说道,让她不要整天浪费钱,家里现下还有个小奶娃要养呢。

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咽了回去,算了算了,儿孙自有儿孙福。

她将怀里的孩子塞给林觅夏,急急忙忙往回走去,可不能耽误了上工。

临走时她嘱咐林觅夏,下工之后就过来帮她做饭。

林觅夏:“好,谢谢妈。”

还好原主一直很小心,没让第三人知道她和刘才之间的事,不然这抛夫弃子的骂名可就要落到她身上了。

发生这样的事,刘才肯定是预谋已久的,那他肯定也没有告诉其他人,这样就不会有人查到他身上去。

想到这,林觅夏就不担心刘家人来胡搅蛮缠,她这个“受害人”还没去找他们讨要医药费和营养费呢。

林觅夏低头看看儿子,小小的一只,他嘴部蠕动着,白白嫩嫩的真可爱,就是有些瘦,既然原主不愿意要这个儿子,她要!

至于记忆中那个沉默的男人,她要先观察观察,毕竟在这动荡的十年里独自养育一个孩子,困难程度可想而知。

今天在医院输了液,所以最近两天不能喂母乳了。

林觅夏拿热水烫了烫奶瓶,在凉好的温水中加了几滴灵泉水,冲了一瓶奶粉看着小宝宝咕嘟咕嘟喝完,热的额头都冒汗了。


>>>点此阅读《重生六零吃饭睡觉养崽崽》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