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小翠 方嬷嬷《宝贝妈咪带我跑》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宝贝妈咪带我跑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大米不待碗
角色:小翠 方嬷嬷
简介:穿越就在生孩子,神呐,我到底犯了什么错啊?摔了一跤醒来就在产房,痛死我啦,不生啦!!!王爷,恭喜王爷。王妃生啦

书评专区


小说小翠 方嬷嬷《宝贝妈咪带我跑》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宝贝妈咪带我跑》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啊!!!疼死我啦!!为什么我会在生孩子?”

“王妃,冷静,跟着宫缩呼气用力,不要喊叫,待会儿没力气了。”

“啊啊啊,不行了,我不生啦不生啦!”

“王妃,快了快了,已经看见头了!”

“恭喜王爷,贺喜王爷,王妃生了个小世子!”血腥味弥漫着整个产房,就看见产婆喜冲冲的抱着个小包袱快步往外间去报喜。

“老天爷,为什么我秦宝宝会在这里生孩子,我明明在路上走,不就摔了一跤,这就穿越了?还穿在生产的时候,要不要这么搞我啊!!!”躺在床上已经累的动弹不了的秦宝宝默默流着泪,默默的在发问。

过了一会儿产婆抱着刚出生的小世子回来了,脸上的喜色已经褪了一大半。只是惺惺的说“王妃,你看一眼小世子,要抱下去让乳娘看顾了。”“纳尼?孩子他爹呢?我拼死拼活生下个孩子,人都看不见?”秦宝宝心里诽谤,但是她实在没有力气说话,再多的问句在这时都化成了一个“嗯”字。

“小翠,我叫什么名字,我的爹娘呢,怎么没来看我?”已经出月子的秦宝宝一边往嘴里塞着茉莉酥一边问着瑟瑟发抖的小丫鬟。

“王妃您叫秦宝宝,老爷夫人是泽县的商户,所以夫人想来看您,被夏侧妃拦在了门外了。”小翠声音越来越小,头越来越低,生怕王妃会迁怒与她。跟我同名?看过重多穿越小说的秦宝宝有点奇怪但也没有过多的惊讶。

“夏侧妃?她是什么人,这么大胆,敢拦我爹娘?”秦宝宝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小翠,她可是正牌王妃,一个侧妃敢这样对她爹娘?

“夏侧妃是当今丞相的嫡女,她和王爷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同一天嫁入王府,您是正妃,她是侧妃。”

“来头这么大,只能做侧妃,到便宜我一个商贾的女儿?这是为什么啊?”

看着秦宝宝痞里痞气的脸小翠吓的跪在地上啜泣的问到“王妃,您是怎么了,您不要吓小翠啊。”

“没事没事,我只是生孩子的时候鬼门关走了一圈,很多事情都迷糊了。”秦宝宝生怕被小翠发现端倪,急忙编个理由搪塞过去,虽然理由很烂,但是没有其他借口了啊。

“因为老太爷救过皇上,所以…”小翠不敢再往下说。秦宝宝当然知道,就是皇帝老儿用儿子报恩的故事了。“小翠跟着小姐嫁来王府,小姐您有事,小翠可怎么办啊”小翠突然哭出声来,在她看来,小姐是拼死生下小世子,王爷这么薄情,把小姐刺激成现在这样。

“小翠啊,我们王爷叫什么名字啊?”秦宝宝没理小翠的哭嚎,继续发问。

“王妃,王爷的名字我们是不能直呼的,求王妃饶命”小翠听见秦宝宝的问题整个人抖的像个病鸡。

秦宝宝翻了个大白眼“我是王妃,我问你问题你不照实回答照样是死罪。”

“晋蕴涵”

“哦,那现在是什么朝代啊?”

“大渊”小翠已经把头低到地上了快。

“大渊?”秦宝宝呆在了原地,听都没听过,怎么回事啊…秦宝宝欲哭无泪的抬起了头,茉莉酥是吃不下啊。

王妃到底是怎么了,问的问题这么奇怪,小翠把脑袋想破了也不知道王妃为什么问她这些问题。

“你出去吧,我歇息会儿。”秦宝宝抱着头开始分析,“我穿越了,这是肯定的。我还生了孩子,这肯定不是拍戏。大渊我没听过,说明不是我在的时空。我已经摔了好几跤,暂时回不去也是肯定的。那我要做的就是打探王妃和她老公的关系,想办法逃出去。”没办法啊,不是秦宝宝不喜欢锦衣玉食的生活,只是坐月子的时候一群人围着她,吃什么穿什么都有规定,不能随意出门逛街,连上厕所都有专人检查,她真的受不了。这一个月一大群人围着秦宝宝转,她也不敢轻举妄动,生怕被人发现端倪,怕别人误会她鬼上身,什么有用的消息也没打探到,她只知道身体原主人和老公关系不好,因为做月子到出月子,王爷一次也没有来看过她。

“王妃,王妃,宫里传来圣旨,快去接旨啊”小翠在门外喜气洋洋的说道。

“圣旨?跟我有什么关系?就说我身体没养好,不接”秦宝宝懒洋洋的摊在床上,她可不愿意跑去跪着。

“王妃,抗旨是要杀头的,这道圣旨点名要王爷和王妃一同接旨。”小翠焦急的说到。

“来啦…”秦宝宝不情不愿的起身向前院走去。

秦宝宝还在拖拖拉拉的往前院走,就看见回廊里丫鬟小斯一个个忙忙碌碌的来回奔走。

“怎么啦?”秦宝宝满脸问号的看向小翠。

“为了接旨,大家都在摆香案,放贡品,洒扫前院。不然是大不敬”小翠小声的在秦宝宝耳边说到。

“不就接个圣旨吗,也要这么麻烦。”秦宝宝撇着嘴说到。

“嘘…王妃,别说啦,要是被外人听去可不得了。”小翠着急的拉住秦宝宝。方嬷嬷看见秦宝宝正向前院走去,忙走到秦宝宝身后说到“王妃,待会儿接旨要行三跪九叩的大礼,要是您不会,就跟着夏侧妃做就行了。”秦宝宝怪异的看了眼方嬷嬷胡乱的应了一声。方嬷嬷内心一阵慌乱,她好像没说错什么啊。方嬷嬷当然想不到秦宝宝现在在内心回顾电视剧是怎么接圣旨的。

当秦宝宝慢悠悠的挪步到前院正厅的时候宣读圣旨的公公已经站在厅上候着了。看见秦宝宝这么慢悠悠的走来,涵王早就憋了一肚子闷气,黑着脸对着秦宝宝厉声到“你是在磨蹭什么,生了个儿子变得这么了不起了?”

秦宝宝寻声看去,就听见咕咚一声,小翠低着的脸涨的绯红。王妃竟然在咽口水……

秦宝宝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帅哥,那双丹凤眼上的睫毛又浓又密,透露出一股邪魅,鼻梁高挺,让秦宝宝觉得这鼻子都可以在上面开火车了。嘴唇薄的像是被利剑削开,嘴角含着不屑的看着秦宝宝。“嘴唇薄的人薄情寡义”秦宝宝突然嘟囔了一句,吓得小翠冒了一身冷汗。王妃是在说什么,应该没人听见吧?她小心的观察了一下,还好还好,就她一个人听见了,“呼”顿时感觉松了口气。

秦宝宝抬脚进门,边走边笑着说“王爷息怒,我这不是身子没好全吗,毕竟坐月子的时候没有夫君陪在身边,心里难受,身体怎么会好的快?”

听见涵王和秦宝宝的这一番对话,厅内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只有像只鹌鹑一样把脖子缩起来,把头低的低低的,低到看不到表情为止,当然除了夏侧妃以外。

“姐姐快别这么说,王爷也是因为政务繁忙,不是有意轻慢姐姐的。”夏侧妃快步走到秦宝宝面前,服了服身子,对着秦宝宝微笑着说到。看着面前的夏侧妃,一身鹅黄的绸缎,裙摆上面绣着水仙花样的暗纹,白色的腰带中间镶嵌着黄色宝石,周边用珍珠包围点缀,配上上她姣好的面容。气质不错,审美也可以,难怪涵王这么喜欢她,秦宝宝点着头心里默默的夸赞了起来。

看着秦宝宝突然摸着下巴色咪咪的对自己点头,夏侧妃一下愣在了原地,“快点接旨吧,不要和她浪费时间。”涵王打断了秦宝宝色咪咪的眼光,不着痕迹的把夏侧妃护在了身后。

“高公公,久候了,请宣旨吧。”

终于有人看见我了,终于可以宣旨了。高公公第一次觉得宣旨这活不轻松,毕竟以往宣旨人家都摆好香案,跪了一地,他读完就走,不像今天,等了半天,还要看一出王爷家的闹剧。

“跪,叩首”“再跪,再叩首”“三跪,再叩首”“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涵王正妃秦氏为涵王诞下嫡长子,妇德有功,赐东海明珠一盒, 朝阳五凤挂珠钗一套,镂空琉璃红宝石头面一套,素雪九仙白玉镯一对,黄金万两以示嘉奖,封晋承炽为涵王世子,钦此。”

“王妃王妃,领旨谢恩了”小翠拉了拉秦宝宝的衣摆,就听秦宝宝突然问了一句,“晋承炽是谁?”“那是你儿子。”涵王黑着脸谢了恩,甩了袖子就走,连头都没有回一下,就剩秦宝宝一个人在原地贪婪的盘点着那些赏赐。高公公看着眼前的一幕,静悄悄的退了出去,在回宫的马车上发誓再也不来涵王府宣旨了。

“点灯点灯!”

“王妃,已经点了灯了啊?”

“不够亮,多点几盏灯,我要看看这些黄金有多耀眼!”秦宝宝面对着箱子里的黄金,脸都笑的皱成了一团。

“王妃,您还没用膳呢?”小翠扶额,王妃什么时候这么爱钱啦?估计是经历了生死,发现钱比男人靠谱吧,小翠心里想。

“小翠,我儿子叫什么名字?”

小翠愣住了,她没想到王妃会突然问这么一句话。“晋承炽,这是皇帝陛下取的。”

“他不用喝奶吗?”秦宝宝神情有些落寞的问到。

“府里有2个乳母,王妃您不用担心。”小翠安慰到。

“他住在哪里,我能去看他吗?”秦宝宝虽然没有怀胎十月,但毕竟也经历了生产的痛苦,对于自己身上掉下的肉说不想念是假的。坐月子期间太多人围着她,她不敢说话,深怕露出马脚,现在身边只有一个可以信任的小翠,对孩子的思念自然也流露了出来。

“小姐…”小翠的眼眶一红跪了下来。“小姐,是小翠没用,不能让小世子陪伴在您身边。”

“起来吧,我知道跟你没关系,别动不动就下跪,膝盖不疼吗?”秦宝宝不耐烦的说道。“小翠,王爷是不是很讨厌我?我到底哪里得罪他了?”

“小姐您没有错,只不过是……”

“不过是霸占了他心爱人的位置,是吧?”秦宝宝又不傻,今天看涵王对夏侧妃的态度她还能不知道怎么回事儿那哪行,要不然电视剧小说都白追了。

“也不仅是这样,主要还是因为您在大婚之夜给王爷下药……”小翠声音像蚊子嗡嗡一样越来越低…

“噗…下药?”原主还挺猛啊,上来就下药,看来也是个有心机的主啊,秦宝宝拍着胸口想到。“快来和我说说到底怎么一会儿事?”秦宝宝要先弄清事情的经过,才能对症下药啊,毕竟暂时逃出去还养不活自己,先得在这里多搜刮点油水啊,可别不明不白的得罪了王爷,不然下场应该很凄惨吧。

“小姐您是泽县富商的女儿,当年老太爷救了被人追杀的皇帝陛下,陛下要赏黄金万两和官位,老太爷不肯接受,当时小姐刚出生,老太爷要求将来将您嫁给皇子…”小翠一边说一边偷偷看向秦宝宝,见她脸色正常便继续说到“至于夏侧妃本名夏子衿,是丞相嫡女,与王爷一同长大,与王爷两情相悦,本来他们已经准备成婚,谁知道陛下突然降旨要求王爷娶您为正妃,为此王爷和陛下大吵一架,甚至要求放弃王爷的封号,后来是夏侧妃主动站出来安抚王爷,说愿意做侧妃,王爷才会娶了小姐您。王爷怕委屈了夏侧妃便要求正妃和侧妃同一天过门,小姐您气不过,怕王爷大婚当晚去侧妃房里,就在酒里下了药……后来王爷一直不喜小姐,就再也没来过我们院子……等小姐传出有孕后,王爷更是给小姐下了禁足令,要求小姐好好养胎,所有一切活动宴会都不准出席,老爷夫人几次登门想探望小姐也都被拦在了门外……”

“啊…难怪我这么好看也不受宠…”原来皇帝老儿一家都是被逼婚的看着小翠同情的眼神秦宝宝无奈的想到。

“早上好啊!走,带我看看我儿子去呗。”一大早秦宝宝就拉着小翠闹着要看儿子。

“王妃,小世子都是方嬷嬷在看顾,我去请方嬷嬷带小世子来。”小翠急匆匆的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带着方嬷嬷两人气喘吁吁的回来了。

“参见王妃。”

就见小翠只带了方嬷嬷一人回来,后头也没见有人跟着,更别说儿子了。

“别行礼了,我儿子呢?我要见儿子。”

“王妃,王爷有令世子早产,身体不好,要细心里调养,不允许旁人去探望,更别说带出志鹄院了,要是影响小世子调养身体,老奴怕是难辞其咎。”方嬷嬷一本正经的说到。

“儿子是我生的,我不是旁人,这个命令对我没有用 。”秦宝宝翻了个大白眼“儿子是从我肚子里爬出来的,要是我都算旁人,王爷算什么,比旁人还旁人?”

“王妃刚出月子,身体弱,世子爷也是早产,万一有个什么不小心,老奴可担待不起啊。”方嬷嬷认真道。

“我要你担待了吗?我是儿子的亲妈,而且我是正妃,我知道我儿子是可以在我身边长大的,要是我愿意那些庶子庶女也是可以在我身边的,凭什么我不能见我儿子?”秦宝宝对这些皇室身份的尊卑理法在长年的追剧中已经是琢磨的透透的了。“反正我是正妃,后院我最大,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带我去见我儿子。”

要是秦宝宝哭闹方嬷嬷还能搬出道理规矩来挡一挡,可现在秦宝宝就是一副我是王妃我最大的样子,方嬷嬷一下也乱了阵脚,忙说要去请示王爷,秦宝宝又不傻,要是请示了王爷,她还能见到她儿子?当下就开始耍横“你不带路我自己就不会去了?识相的快点带路,要不然,我堂堂一个王妃对你这个奴才要打要杀还不容易?”

看着秦宝宝这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方嬷嬷只能将秦宝宝往志鹄院带去。一路上方嬷嬷每遇到一人就想开口,都被秦宝宝拦了下来。“快点走,别想半路找人通风报信。”

“王妃,到了。”刚到了志鹄院的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了婴儿的哭声,秦宝宝一听就发现孩子声音都哭哑了,连忙提起裙摆跑了进去,方嬷嬷趁秦宝宝不注意赶忙让院门口的小厮去禀报王爷。

“怎么了,世子怎么哭的这么厉害?”秦宝宝慌忙跑到摇篮边,看着孩子一个人躺在摇篮里,身边一个人也没有。见孩子哭的这么厉害,秦宝宝怒气值直接爆表“乳娘呢,人死哪儿去了,快给我滚出来!”秦宝宝怒吼一声后就看见两个30岁左右的妇人匆匆的冲外面跑了进来。

“王妃赎罪,我们昨夜照顾世子一夜,今日实在太累,便回屋子打了个盹,王妃赎罪。”就见两个妇人进房后直接跪在地上扣头求饶。

秦宝宝抱起孩子发现孩子在发高烧,啼哭不止,小脸儿通红,赶忙让小厮去喊来府医,又让小翠去全城最大的医馆喊来大夫,在等待的过程中,秦宝宝抱着孩子在屋内来回踱步,孩子紧紧的抱着她,软软的身体烫的吓人。毕竟是自己在鬼门关走了一圈生下的孩子,看着这么个小小的人儿难受成这样,秦宝宝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孩子哭一声她的心就跟着痛一下。等府医来了给世子看诊,说是着了凉,小孩子身体弱。过了没一会儿,小翠带着大夫也来了,看诊后也是同一番说辞,秦宝宝一听气的头都发晕,赶快让小厮跟大夫去抓药。看着堂下跪着的两个乳母战战兢兢的样子,想到她们两个怎么可能连个孩子都照顾不好,秦宝宝气不打一处来。正要开始处置这两个乳母时晋蕴涵带着夏子衿正巧赶到。

“谁让你来的?”晋蕴涵一进门就冷声问到。

“我是孩子的亲生母亲,为什么我不能来?”秦宝宝因为孩子病了,憋了一肚子火,没好气的回到。

“这是本王的王府,本王说不准就不准。本王愿意让他待在哪儿他就得待在哪儿。”秦宝宝一听,这大男子主义的,当即跳脚“你当然能做主,你当然有权利决定他在哪儿,但是我是他的母亲,我也有来探望他的权利,作为你的正妻自然有把他带着身边的权利。”

“你是他的母亲?他要是知道自己是被母亲下药来到这个世上的他也只会感到丢脸。你给本王安安分分的待在自己的院子里,不然,不要怪本王容不下你。”眼看晋蕴涵越来越冒火,秦宝宝一点也不怕“下药怎么了,既然是我生出来的,他就是我的孩子。你别忘记,这孩子也有你一份,你就这么让人欺负他?他为什么会发烧,就是你找到这两个好乳母疏忽照顾。他还是个连话也不会说的婴儿啊,你不管他就算了,让他这么让人欺负,你王爷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听见秦宝宝说孩子被人欺负了,两个乳母马上开始喊冤,秦宝宝也没给他们说话的机会直接发问“你们说你们照顾了孩子一晚上太累了?一个人难道照顾不过来,要两个人一起?那你们的办事能力也是够可以的了。大白天两个人没一个在世子身边伺候的,明显没把伺候世子放在心上,更别说你们跑进来是从袖口还掉落了核桃壳,还有一身的酒气。那个乳母在给孩子喂奶期间可以喝酒耍乐的?”

两个乳母一听面如土色,是的,他们看方嬷嬷不在,想着世子和王妃都不受宠便偷懒耍乐去了,反正王爷也不来探望世子,王妃也不被允许来探望,她们疏忽一点也没事。哪能想到王妃说来就来,把她们逮了个正着。

看着两个乳母的神情,方嬷嬷了然,这两个泼妇正如王妃所说的偷懒耍乐了,这个志鹄院是王爷让她看顾着的,出了这档子事她也逃脱不了干系,当即跪下,像王爷王妃认错请罪“都是老奴的错,老奴疏忽管教,让这两个泼妇犯下如此大错,求王爷王妃处罚老奴吧。”

“算了吧,王爷,方嬷嬷也是王府的老人了,想来她也不是故意纵容的,定是有人欺上瞒下,王爷还请轻罚方嬷嬷。”夏子衿轻声说到。

“安乐,把这两个乳母找个人牙子发卖了,方嬷嬷去萧管事哪儿去领罚,以后志鹄院就不用你管了,去后厨帮忙吧。”“求王爷放过我们吧,我们不敢了……”“谢王爷,老奴领罚。”堂下吵作一团,晋蕴涵抬眼看了一眼秦宝宝“满意了?”“快把她们拉出去,别吵着孩子。”秦宝宝抱着孩子就往摇篮边走去。

“王爷,把儿子还给我。”秦宝宝将孩子放下摇篮后转身对晋蕴涵说到。

“什么叫还给你?我有说孩子不是你的吗?我是他的父亲,我难道会亏待他?”晋蕴涵一脸不耐烦的看向秦宝宝“现在没事了,你也该老老实实的回去自己院子里待着了,别忘了规矩。”说罢抬腿就往门外走去,仿佛和秦宝宝待在一间房里是什么恶心的事情一样。

“你会后悔的!”当晋蕴涵踏出门的那一刻秦宝宝对他说到。晋蕴涵连脚步都没有停下,只是戏谑的笑了一声。

“小翠,小世子会不会因为药太苦不肯吃药啊?”秦宝宝皱着眉头向志鹄院的方向看去。

“王妃放心。新来的乳母已经喝了药,小世子喝下乳汁就会好起来,不会吃苦药的。”小翠一边为秦宝宝铺床一边安慰她。

“啊,小世子这么可怜啊?”

“对啊,全身烧红了,没人理,要不是王妃违抗王爷命令,硬闯进去看望小世子,估计小世子不是薨了就是烧成傻子了。”

“呸呸呸,你别乱说,小心被人听见。我可不想吃板子。”

“这有什么好怕的,全府都传遍了,志鹄院的方嬷嬷犯了这么大的错,也只是罚她去后厨监管,你说这王爷对小世子是不是太狠心了。”

“啊啊啊啊…我刚在唱歌,我可什么都没听见啊,你这张嘴快点按个把门吧,迟早出事儿。”

“王妃王妃,我刚路过花园听见好多下人在议论小世子不受宠,差点…”小翠支支吾吾的说不下去了“差点什么?病逝?烧成傻子?”“您都知道了啊,王妃别伤心,我今早打听了,小世子已经开始好转了,没有外面谣传的那么夸张。”“这是事实,也不算谣言。”秦宝宝突然看着镜子里小翠的脸问到“那你说负责采买的那些嬷嬷管事应该也听到这些流言了吧?”

“王妃,难道是您故意传出去的?”小翠一脸震惊的看着秦宝宝“怎么就是我传的了,要传也是那些去通知王爷的下人传的,再不然也是外头的大夫传的,那可是全城最大医馆的大夫,想来找他看病的达官贵人也不少吧。不怕他乱说,就怕有心人问起。”

“王妃,您到底是要做什么啊?您这样被王爷知道了,可不得了啊!”小翠知道后都快急哭了“傻丫头,我除了抢回自己的小崽子,还能做什么过分的事啊,你安心吧。就算王爷追究到我头上也拿我没辙啊,这些事又不是我这张嘴传出去的。”秦宝宝笑吟吟的安慰着小翠,当我秦宝宝吃素的,80多集的宫斗剧我可是反复看了不下5遍,我就不信弄不回我的小崽子。

“小翠,你会不会唱小白菜?”面对秦宝宝的突然发问小翠愣住了“什么小白菜?没听过啊?”

是哦,这个时代哪里有小白菜这首歌,我脑子短路了真是,秦宝宝尴尬的笑了起来“我教你唱小白菜,你干活的时候,路过人多地方的时候就多唱唱,多唱给人家听一听。”“王妃,您这又是哪一出啊?”小翠真是一点也摸不着头脑“你别管,听我的,跟我学。小白菜呀 地里黄呀,三两岁呀 没了娘呀,跟着爹爹 还好过呀,只怕爹爹 娶后娘呀,亲娘呀 亲娘呀,亲娘想我 谁知道呀,我思亲娘 在梦中呀,亲娘呀 亲娘呀……”

“王妃,小白菜好可怜啊……”小翠听完这首歌哭的不能自己“你这感情也太丰富了吧?”秦宝宝直接扶额“你多唱唱,多感觉感觉,快去吧。”

“小白菜呀,地里黄呀……”没两天整个涵王府都有人在休息的时候低声唱小白菜,更有些下人因为身世相近,每次一边唱一边流眼泪。过了几天,不知道是谁先说小世子像是小白菜,虽然爹娘健在,但是父亲不爱,母亲也见不着,涵王还专宠侧妃,这些流言蜚语甚至在民间也流传开来。

“听说涵王不让王妃见世子?”

“是的,我也听说了,还听说世子高烧不退,差点病逝,幸好王妃不顾涵王命令,直接闯院救子。可怜世子殿下,刚出生就像一颗小白菜啊……”

“你也听过小白菜?”

下朝后群臣也开始议论纷纷,更有御史表示要参涵王一本,宠妾灭妻,虐待世子。

“畜牲,你这个畜牲,儿子是你亲生的,你怎么能这样对你的亲儿子?”秦宝宝淡定的看着皇帝老头儿在龙椅上摔笔砸砚台,她知道这小崽子就是她现在说不要,皇帝老头儿也要拼命塞给她,毕竟就算涵王不看重名声,可是他老爹要面子,皇室要面子,而且他也不会允许自己最得意的儿子声名狼藉。现在要做的就是给个台阶,想到这里秦宝宝噗通一声跪在大殿上“父皇息怒啊,外界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流言臣媳真的不知道啊。虽然王爷对我们母子说不上宠爱,但是也不会故意分离我们母子啊,只是臣媳早产,伤了身子,王爷怕臣媳分神伤声,这样也不能好好照顾小世子,所以才让世子和臣媳分开。”

“真的?”皇帝看着秦宝宝这样声泪俱下的为涵王辩解,要不是他了解自己儿子是个什么样的人,他都差点相信了。

“千真万确。”秦宝宝看着皇上信誓旦旦的说道“不过臣媳现在已经把身子养好了,王府仆人又多,已经完全可以把小世子接到身边来照顾了。为了王爷的名誉,为了皇家的名誉,为了小世子将来不会被别人指指点点,请皇上同意臣媳将世子接回身边。”

“涵王,你说呢?”皇上看向站在一旁的晋蕴涵“儿臣不同意,虽说当时是为了王妃身体,但是还有很大的原因是因为王妃出生商贾之家,学识和品行怕是会影响到世子将来。”晋蕴涵看向秦宝宝不紧不慢的问到“你有学识吗?你能教好世子吗?”

靠,看不起谁呢,我秦宝宝少说小学也读过唐诗三百首,教个小屁孩能成问题?“我作诗写词自认还可以,涵王殿下不知道吗?”秦宝宝雄赳赳气昂昂的对晋蕴涵说到。

“哦?你会作诗写词?”她秦宝宝是个娇惯长大的草包,这一点他晋蕴涵早就在成婚前摸清底了。

“是的,武的不行,到时候可以找个师傅,但是人品,文采我肯定没问题。不然就在这大殿上考考我,只要我通过了,世子就让我来照顾。王爷,敢不敢应战?”

“行了,就这样定了。”还没等涵王答应,皇上已经开口同意。看着秦宝宝一副奸计得逞的笑容,晋蕴涵感觉自己被套路了,可是皇上都答应了,他也没办法反对。

“以梅兰竹菊为题,各作诗一首吧。”涵王想着秦宝宝平时只会挥霍享受,对于这些君子花根本看都不会看一眼。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千古幽贞是此花,不求闻达只烟霞。采樵或恐通来路,更取高山一片遮。”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花开不并百花丛,独立疏篱趣未穷。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

小学课本,初中课本,高中课本,课外阅读,这些诗难得倒我,再不行梅兰竹菊我还能多来几首,还不赢定?秦宝宝流利的背完这些古诗,看着皇上赞赏的目光和涵王怀疑的眼神,得意洋洋的问到“父皇,您觉得臣媳的文采可够指点世子?”

“够了够了,没想到宝宝你文采斐然,从你的诗就可以看出你的品行端正。世子交给你亲自抚养,父皇放心。”宝宝?秦宝宝听到皇帝叫她宝宝瞬间起了一声鸡皮疙瘩。旁边涵王的脸上也闪过一丝错愕,不过很快就被怀疑的眼神取代,不过既然皇上都发话了,涵王也只能同意将世子交给秦宝宝抚养。

“走,小翠,我们一起接小世子去!”刚回到栖霞院的秦宝宝大手一挥就带着小翠和一帮丫鬟冲向志鹄院。

“给王妃请请…安。王…王妃您这是?”志鹄院门口的两个小厮看着秦宝宝带着一大队人马冲了过来,吓的磕磕绊绊,话都说不利索了。

“快让开,我来接儿子。”秦宝宝腰杆笔直,气势汹汹的说到。

“让小的先去回禀王爷,王妃,您…您稍候。”小厮说完正要跑去向王爷禀告王妃要造反啦,就看见涵王正向志鹄院走来“王爷,王妃说要接世子…”“嗯…”涵王冷冷的应了一声,搞定小厮愣在原地,王爷是同意了?还是我听错了?不过看这个形势应该是同意了吧?小厮站在原地不敢拦但又一脸担心,生怕自己听错了王爷的命令。看着小厮进退两难的样子秦宝宝可是不客气了,大手一挥,带着众人闯进院子,秦宝宝先是去抱起了小世子,将他裹得严严实实的,再就是让丫鬟小厮们将志鹄院里世子用的吃的全都打包好,整个屋子的用品都被秦宝宝一锅端的搬回了栖霞院。

晋蕴涵一言不发的看着秦宝宝忙忙碌碌的指挥着“这个也要搬走,哪个也要搬走啊…”终于等到秦宝宝打包好所有东西,晋蕴涵走向前“你会写诗?”

“不然咧,哪些诗谁写的?我可不知道你会考我这些乱七八糟的啊!”秦宝宝警惕的看着晋蕴涵。

“你不会,你到16岁嫁我之前只会吃喝玩乐,花钱如流水,从不会写诗作词。”晋蕴涵肯定的看着秦宝宝说。

“谁说我不会啦,我生下来就注定要嫁给你,我会不学这些?只不过我也不想嫁,不让外界知道罢了,没想到这么个废材,你们也愿意娶?真是信守承诺啊!”秦宝宝一脸讥讽,晋蕴涵看她这个态度,心里莫名涌起一股烦躁。

看见晋蕴涵吃了瘪的样子,秦宝宝心里一阵暗爽,叫你不喜欢本姑娘,本姑娘还不稀罕你呢。“走。”秦宝宝一声令下,一帮人就这样浩浩荡荡的搬桌子抬椅的返回栖霞院。

你不想嫁给我?你不想嫁给我还在大婚之夜给我下药?不想嫁给我还硬要给生孩子?晋蕴涵看着秦宝宝逐渐远去的背影心里烦闷的想着。

“王爷,听说姐姐把世子接回去了?”夏子衿一边向晋蕴涵递上湿帕子一边询问。

“嗯,父皇下令,我也拦不住。”看着晋蕴涵冷着一张脸夏子衿连忙开口安慰“王爷,既然皇上已经开口了,那我们也不好拦着,最多小世子启蒙的时候找一个好一点的师傅,这样想来小世子也不会被耽误。”

“我只是担心承炽被秦宝宝带坏。你看她那副粗鲁无知的样子,真不知道有谁能看上她。”夏子衿听见晋蕴涵对秦宝宝的评价吓了一跳,要知道高高在上的涵王从来都没有在人背后说过坏话。

“侧妃,王爷走了。”“我说了,不要叫我侧妃,没人的时候就叫小姐。”夏子衿一脸戾气的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梅儿。

“梅儿,明日让我爹帮我打听打听这次王爷和秦宝宝入宫发生了什么事。”夏子衿的帕子已经被她狠狠的扭成了一团。

“王妃,王妃,夫人派人传话说是老爷病重,请您去探望。”一大清早小翠就急冲冲的跑进来掀开秦宝宝的被子“什么?我爹病重?快,赶快收拾包袱回泽县。”秦宝宝立马从床上跳了起来。“老爷夫人不在泽县,王妃您生产过后他们一直在皇城找机会见您,只是每次王爷和侧妃都不同意他们入府。”好你个晋蕴涵,要是我爹有什么三长两短这笔账咱们慢慢算,秦宝宝气的脸通红。“那我爹现在在哪?快带我去啊!”秦宝宝一边穿衣一边催促小翠。

“你抱着孩子去哪儿?”刚走到府门口抱着承炽的秦宝宝就被晋蕴涵叫住“没有本王的同意,女眷是不能随意出府门,你竟然还要带孩子出门,你连这点规矩都不懂?”

“规矩规矩规矩,我爹都得重病了,谁有空理你的破规矩!”秦宝宝冲着晋蕴涵大声吼到“那你快去吧。”这下轮到秦宝宝愣住了,她还以为会要好一番的纠缠。“我今晚可能不回来了,等我爹好转,我自然就会回来。承炽我怕下人疏忽,就一同带去了,况且我爹娘还没见过他。”看着秦宝宝刚刚的失态晋蕴涵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便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青安,去请御医给王妃父亲诊脉。安乐,去私库里寻些人参,雪莲等药材和补品给王妃送去。”青安安乐两人面面相觑,王爷这是转性了?他不是很厌恶王妃吗?这下这么又看病又送药材补品了?“还不快去?”晋蕴涵黑着脸催促到“是,王爷。”

“王妃,王妃是这里了,天一客栈。”到了地方小翠赶忙接过小世子搀扶着秦宝宝下了马车。

秦宝宝刚迈进大堂就有个衣着华丽的中年妇人扑了上来“宝宝啊,你可算来了,你爹今早起来就说心绞着疼,现在已经起不了床了,你快上楼去看看吧。”“娘?”秦宝宝迟疑的喊来一句,面前这妇人长相和她的妈妈一模一样,妇人一哭让秦宝宝的心都跟着拎了起来。

妇人一边哭嚎一边将秦宝宝往二楼厢房拉“你们都在楼下候着,小翠跟着就行。”秦宝宝边走边吩咐到。“是,王妃。”

秦宝宝一进房门都准好看见一个病的奄奄一息的老头了,没想到床上躺了个生龙活虎的中年男子,样貌像极了她爸爸年轻时的样子,头上敷了块湿帕子,还在悠哉悠哉的盘核桃。

“娘,这怎么回事?”秦宝宝一头黑线的问到。

“什么怎么回事。”躺在床上的中年男子开了口,“还不是你们家王爷和那个什么夏侧妃,我们三番两次的想去看你,都被他们拦在门外,只能出此下策了。”

“快,小翠,把我的大外孙抱过来给我瞧瞧。”躺在床上的中年男子对小翠急切的说到。秦宝宝一脸无奈的看着这对中年活宝。小翠看了秦宝宝一眼,秦宝宝点了点头,小翠就将小世子抱到了男子与妇人的面前。

“咦,你看这大眼睛,长的多像我们宝宝啊!”“嘴巴也像,好像就鼻子跟宝宝不太一样。”秦宝宝看着这对和自己爸妈样貌相似的爹娘,突然哭了起来“想我也不能这样骗我啊,你们知道我多担心吗。一把年纪了,还这么不靠谱,这种事能拿来开玩笑吗。”看着秦宝宝突然发起脾气,这对中年夫妻慌的不知所措,又是好一顿认错才把秦宝宝的眼泪哄的止住。

“噗…爹,娘,有没有给你们的外孙买礼物啊?”看着这手忙脚乱的两口子秦宝宝忍不住笑了出来。“有,当然有。你看这个玉项圈,这可是大疆国的温玉雕成的……”看着面前这对便宜父母,穿越后秦宝宝第一感到了暖意。老天爷对我也还不错,起码父母和原来长的一样,不知道那个世界的我死了没有?要是死了,不知道爸妈能不能从阴影里走出来。算了,眼前的便宜爸妈也是老天给的安慰了,好好孝顺他们,就当补偿了,希望那个世界的爸妈能快乐健康。秦宝宝含着眼泪默默的想着。

“扣扣扣…”

“谁啊?”

眼前温情的一幕被突然传来的敲门声打断。

“禀王妃,奴才安乐,奉王爷之命送药材补品来给秦老爷。”“你放楼下就行了,有人会收着。”秦宝宝红着眼眶打开门对安乐说到,看着王妃刚哭过的眼睛,安乐吓了一跳,要知道在王府里,王爷怎么冷落训斥王妃,也没见王妃掉一滴眼泪。秦老爷一定病的很重,安乐心里默默想到。

“王妃王妃,御医来了…”青安拉着白胡子御医飞快的跑来。看着架势,秦宝宝都怕这一把年纪的御医闪了架。

“不用了,我爹已经好了。他只是因为老是被拦在府门外憋了一口气导致心绞痛,现在看见我和世子,再喝了大夫开的药,已经好多了。有劳太医跑这一趟了。青安,你慢慢的把太医送回去吧。”秦宝宝说完就砰的一声关上了门。老爹可没有病,让太医看了可不就露馅了,她今晚还想在这里陪爹娘呢。门外青安的鼻子被秦宝宝关的门撞的通红,旁边的老御医扶着柱子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宝宝,娘想和你说个事儿。”秦夫人轻轻的抚摸着秦宝宝的头发“爹娘经过这事决定了,我们全家都搬到皇城来。”秦宝宝睁大了眼睛看着秦夫人“你一个人嫁到皇城,没有爹娘在,被人欺负了都没处哭,你看看,爹娘都登那王府的门多少次了,每次都被拒之门外,我们可是涵王正妃的父母啊,他们都这么对我们,你一个人在王府,还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委屈。而且你哥哥也快参加科考了 要是能中,那一家人都在皇城也能互相有个照应,要是没中,在皇城书院也比泽县好多了。好坏,你娘家还能给你撑腰。”说着说着秦夫人抱着秦宝宝哭了起来。

“娘,那可是涵王,你怎么给我撑腰啊?”秦宝宝笑吟吟的看着哭的稀里哗啦的秦夫人“涵王怎么了,我秦家的女儿谁也不能欺负。要是他敢欺负你,你爹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弄死涵王那小子。”秦老爷死死地捏着那两个被盘的核桃“爹,涵王能一手捏碎两核桃。”秦宝宝看着疼爱她的爹娘,心里开始对在大渊的生活有了满满的期望。

“小翠,帮我扮个男装,一会儿你也扮上陪我出去逛逛,这么久了,一次街都没上过。”第二天一早秦宝宝对正忙碌着帮她打扮的小翠说到。

“宝宝,娘陪你去吧,咱娘俩好久没有一起逛街了。”秦夫人一进门就听见秦宝宝想出去逛逛,自己女儿是个什么样的人她还能不清楚吗。要换在泽县还好,要在这皇城要是她在捅出什么篓子,她可真是阿弥陀佛了。

“娘,您就在这帮我带好承炽就行了,您可别忘了是您撒谎说我爹重病我才能来探望您,现在我们俩一起去逛街,像什么样子啊。你是怕人家不知道我们一家子在撒谎啊。”秦宝宝一身男装打扮活生生一个俊俏的小公子。

“王……公子,我们这是去哪儿啊?”一个清秀的小厮唯唯诺诺的跟着一个俊俏的公子走在皇城的大街上。

“翠羽,这是什么?”“翠羽,那是什么东西?”就见俊俏公子看什么都新鲜,一直抓着小厮问东问西的。

“王公子……王公子……您慢点儿……”小翠往人群里拼命的挤,无奈秦宝宝钻的太快,小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秦宝宝钻进来依梦楼。

小翠站在依梦楼门口想进去找秦宝宝,可是她不敢啊,依红楼是皇城最大的青楼。小翠站在依红楼门口都快急哭了,想了半天她只能守在门口希望秦宝宝快点出来。

“老鸨子在吗?老鸨子?”白天的依红楼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老妇人在打扫清洁,秦宝宝站在大厅内嚣张的大喊“谁啊?这么早还没开门呢。”一阵娇滴滴的声音从二楼厢房里传出。老鸨子一边套着外衣一边往楼下走来“哟,这是谁家的小少爷,这么早就开始来我这儿找乐子了?”

“你是老鸨子?这么嫩,可不像啊。”秦宝宝贼贼的奸笑着上下打量着从厢房下来的老鸨子。

“哟,瞧您说的,难道老鸨子就得七老八十啊,那么大年纪了,我还能干的动这行啊?”说话间老鸨子已经披好外衣站在了秦宝宝面前。

“瞧,这是什么?够不够让你们给我加个早班的?”秦宝宝豪爽的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

“这位姑娘,您可别开玩笑了,就这点银子,您晚上再来捧场吧,而且我们这里也不招待女宾。何况现在姑娘们都睡着呢,没人能起身接待您啊。”老鸨子看了一眼银票,作势就要往楼上走。

“姑娘?你叫谁姑娘,本大爷堂堂正正的男子汉!”秦宝宝死鸭子嘴硬的叫嚷到。

“女孩子家家的玩什么不好,跑到我这儿来了,我飘千红男人见了千千万,男的女的还能一眼分不出?”说罢,飘千红就打算喊出打手将秦宝宝赶出去。

“老鸨子,你行行好嘛……我就是好奇才来见识见识的。我特意挑白天来,就是不想晚上影响你的生意吗……”废话,他秦宝宝晚上能出门还要白天来逛妓院这么奇葩。可以说逛妓院是秦宝宝穿越以后最想干的事。每次看着电视剧和小说里面的青楼场景,秦宝宝都幻想自己是个大爷,身边美女环绕,那个人上人的感觉啊……不过这青楼可比秦宝宝想像的贵多了,要知道秦宝宝可是掏出了2000两银票,这可够10户平民百姓用5年了。

“姑娘,瞧你也是富裕人家的小姐了,我劝你还是快走吧,别在我们这里脏了你的鞋……”“红姐,让这位姑娘,哦不是,让这位公子上来我房里吧。”飘千红话还没说完,二楼最左边的厢房便打开了门。

“来嘞。”还没到飘千红开口同意,秦宝宝麻溜的就往楼上跑。“在天黑之前给我出去……”砰的一声,秦宝宝把飘千红的喊声关在了门外。

“小姐姐有礼了,嘿嘿,我只是来见见世面,随便弹弹琴聊聊天就行了,其他正事我就不做了。”秦宝宝兴奋的搓着小手,那样子比起色中饿鬼好不了多少。

“小姐可是好兴致,婉儿不识趣,可是要打扰小姐的兴致了。”什么鬼,上来就要打扰我兴致?青楼就是这么做生意的?看着秦宝宝一脸懵逼的样子,婉儿带着个13岁左右的小姑娘噗通一声向秦宝宝跪了下来。

“你们这是干什么,我是来长见识寻开心的,可不是来虐待你们的啊,我不是变态啊!”婉儿姑娘这突然的一跪吓的秦宝宝开始说胡话。

“对不住了姑娘,我也是没有办法才这么唐突。这是我的妹妹李昕儿,她才13岁啊,求小姐救救她吧。”看着婉儿哭的梨花带雨,旁边的小姑娘倔强的咬着嘴唇,秦宝宝一时间有点蒙圈,现在是什么状况?跟我想的逛青楼不一样啊。

“两年前我父亲和母亲在来皇城投奔亲戚的路上住了黑店,父母都被贼人杀害,我和昕儿因为偷偷跑出去赶早集躲过一劫,等我们准备回客栈的时候发现了官府在贴发我父母的认尸令。等我和昕儿认完尸,带着官兵去到黑店时,早已人去楼空。”婉儿说到这里已经忍不住抱着妹妹哭了起来“后来官兵见我们可怜将我们送到皇城叔叔家,一开始叔叔婶婶对我们姐妹都还不错,后来叔叔安排我嫁给一个儿子快要病死的人家冲喜,我不同意,他们还是硬绑了我上花轿。婚后没两天我丈夫就去世了,我公婆觉得是我克死了他们的儿子,硬把我赶回了娘家,还将聘礼都要了回去。至此以后叔叔婶婶把脏活累活都扔给我们两姐妹,心情好就给口饭,心情不好就打骂出气。两年前叔叔赌钱输了,欠下一大笔债,就把我们姐妹俩卖到了依红楼。”人间惨剧啊,秦宝宝做梦也没想到这么狗血的剧情真的能让她给碰到。

“那你想要我怎么帮你?”秦宝宝看着面前的姐妹二人同情心开始泛滥了起来。

“求求小姐救救我妹妹吧,我已经在这里待了两年,出不出的去已经无所谓了,我妹妹她还小啊,老鸨子说养了她两年,明天晚上要开始让她接客。小姐,求你先替她赎身,赎身的钱以后我会还您的。我这里有3000两,加上您的2000两刚好够现在替她赎身的,以后让她跟着您为奴为婢直到我把钱还完为止。求求您了,小姐。”婉儿一边说一边朝着秦宝宝磕头。

“行了行了,你们起来吧,我帮你这个忙还不行吗。你都不怕我卷跑了你的3000两跑了,我还有什么好怕的。”秦宝宝将婉儿两姐妹扶了起来“钱给我,我去了。”只见婉儿掀开被子,,从床板下面的夹层了慢慢的抽出来几张银票。“好了,一共5000两。我去找老鸨子替你妹妹赎身。”说着秦宝宝就拿着银票跑去踹开了老鸨子的房门。

“哎呦,又是小姐您啊。怎么了,婉儿惹您生气了?这么怒冲冲的踢我的房门?门坏了可不要紧,可别一不小心伤到了您的脚。”老鸨子慢腾腾的从床上坐起来怪里怪气的朝秦宝宝说到。

“你姑奶奶我要赎人。”秦宝宝啪的一声将5000两银票拍在了老鸨子面前。

“赎人?这些钱可不够赎婉儿的哦。”老鸨子点了点秦宝宝拍出的银票“不赎婉儿,我要她房里那个小丫鬟,我一看就喜欢的紧,想买回家做个贴身丫鬟。”秦宝宝笑眯眯的对飘千红道“千红姐,听说你这儿是整个皇城最大的青楼,头牌又漂亮,姑娘又多,不差这个了干瘪瘪的小丫头吧。”

“5000两?你要是早一个月来是这个价钱,可明天晚上开始那个小丫头就要接客了,你要想替她赎身可以在她第一轮的拍卖会上去拍啊。要是拍不到底价,那她就只能通过第二轮拍卖老老实实接客了”什么?这个时代还知道流拍的规定啦?秦宝宝是真的惊住了。

看着秦宝宝焉头耷脑的回来婉儿直接瘫坐在地上“不能赎身吗?为什么啊?”婉儿在也抑制不住自己,嚎啕大哭了起来“姐姐别哭,昕儿不怕,昕儿愿意留在这里陪姐姐,姐姐一个人在这儿,昕儿也不放心。昕儿在此谢过小姐了。”她才一个十三岁的孩子,哪怕嘴上说的再坚强,眼泪还是跟开了闸的水笼头一样哗啦啦的流出来。“老鸨子说明天昕儿还有第一场拍卖,只要拍卖过底价就可以价高者得,你们也别太灰心 我明晚一定来。”秦宝宝一脸坚定的看着抱头痛哭的两姐妹,这人我是救定了。

“谢谢小姐,谢谢小姐,下辈子就算当牛做马,婉儿也一定会报答您的。”听见秦宝宝明天还会来救她的妹妹,婉儿已经激动不知道还能做什么来感谢秦宝宝,只能一个劲的道谢。昕儿躲在婉儿的怀里一个劲的哭泣,她是想离开这里,但是她舍不得她姐姐啊。

“喂,小翠,我们走啦!”秦宝宝一出门就看见小翠像一只小鹌鹑一样低着头在门口等她。

“公子,我们去哪儿啊?”

“回客栈。”秦宝宝急匆匆的说“啊,这么早啊,您还什么都没玩呢。依红楼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啊?公子。”

秦宝宝也不理小翠,快步赶回天一客栈。

“爹,娘,我要回去了。”秦夫人一听秦宝宝要回去连忙依依不舍的问到“不能再留宿一晚吗?”秦宝宝看着爹娘的样子也很想多留几天,但是没办法,她还要回府拿黄金准备明晚救人呢。

“秦老爷病的怎么样了?”秦宝宝刚进家门就遇到刚下朝回来的晋蕴涵“还行吧,主要就是被气着了,这次幸好大夫来的快,不然就危险了。”秦宝宝胡乱的应着。看着秦宝宝漫不经心的样子,晋蕴涵还以为她还在担心秦老爷的病情,安乐和青安回来禀报秦老爷病的不轻他也没想到秦宝宝这么快就回府了。

晋蕴涵刚想说点什么安慰一下她,就听见秦宝宝说“我就回来拿点东西,明天一早就出门,明晚我不回来了。孩子就先让乳母照顾着。”

“嗯,你去吧。”今天这么好讲话?“王爷,为了感谢您对家父的关心,我明晚想请您吃顿饭。”秦宝宝突然快跑了两步,拉着晋蕴涵的衣袖说道。

不吃,本王又不是没饭吃,要吃你的饭?话刚想冲出口,就看见秦宝宝那一脸期待的样子“嗯”字鬼使神差的就脱口而出,旁边跟着的青安安乐两人吓了一跳,王爷竟然会同意和王妃一起外出吃饭?王爷不是很厌恶王妃的吗?平常连在一个院子里待都不愿意,今天竟然同意一起吃饭。

刚答应晋蕴涵心里就反悔了,真是鬼上身了,跟她吃过一顿饭就失身了,怎么还能跟她吃第二顿饭,谁知道她会对我干什么啊。“那我们晚点儿见,我先去准备准备。”看着晋蕴涵冰块一样的脸,秦宝宝开开心心的回栖霞院安顿孩子去了。

“王妃,王爷竟然答应跟你吃饭了?”小翠兴奋的问到“为什么不同意?不过我也就试试,他不同意也行。”秦宝宝满脸无所谓的样子一下子就浇灭了小翠的热情。

“你这是什么打扮?”到了第二天傍晚,晋蕴涵刚走进栖霞院就看见秦宝宝一身男装打扮,躺在院子的躺椅上喝茶吃点心,好不惬意。

“这样外出方便,走,我请你好好搓一顿。”看着秦宝宝这身俊俏的男装打扮,晋蕴涵感到一丝好笑,快步跟了上去。

“喏,我们快进去。”看着秦宝宝低头就往依红楼走,晋蕴涵快走两步拦在了秦宝宝面前“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低头就往里闯?堂堂一王妃,要是让人知道你带本王来逛青楼,你觉得明日街上会传出什么话来?”

“光看这些姑娘还能不知道这是啥地方?你是不是当我傻?”看着秦宝宝装模作样的表情后晋蕴涵严重怀疑秦宝宝是故意带他来这种地方做挡箭牌的,当下觉得她就是一个任性的小丫头。

“快走啦,别说你一个大老爷们儿没来过青楼啊。听说这是全皇城最大最好的青楼了,里面不止酒菜是全皇城数一数二的,就连姑娘一个个哟……啧啧啧……”看着秦宝宝一边流口水一边快步往里冲的样子,晋蕴涵只好快步跟上,想把秦宝宝带出来。没想到刚走到秦宝宝身后就听见秦宝宝热情的将老鸨子一把搂进怀里“千红姐姐,你好啊,我今个儿可是带了重要的客人来光顾,快给安排个好位置啊。”

“瞧您说的,小公子的贵客我哪还敢怠慢啊。”飘千红一面拿起拿起纱巾掩口轻笑道,一面不着痕迹的从秦宝宝的怀里滑了出来。

“真是个花泥鳅。”看着秦宝宝和飘千红调情时那副轻佻的样子晋蕴涵感觉自己好像从来没有认识过秦宝宝,“没想到你还是个老手啊,你要是喜欢女人干嘛对我下药?”听见晋蕴涵突然发问,飘千红忙装作什么都没听见,快步走到一边儿喊到“啊圆,将客人安个前排的好座儿,可别怠慢了。”说完头也不回的招呼其他客人去了“下药这事儿你还过不去了是吧?本公子就告诉你,下药是因为我是正妃,你的正妻,大婚当日你就该陪我,要不是你要夏子衿和我同一日嫁入王府,如此羞辱我,我会给你下药?我是争取我应得的。”看着秦宝宝一脸怒气“我是你应得的咯?”晋蕴涵调笑到“这事儿就算翻篇了,以后别提了,你女人那么多,一个大男人被睡一下还就成了一辈子过不去的坎儿了?”秦宝宝怒气冲冲的看着晋蕴涵道。

“摘花宴开始……”一声锣响过后飘千红带着昕儿站在了花台上。昕儿因为年纪小,五官还没有长开,第一场出价的人并不多,秦宝宝还在纠结出多少钱能过底价时就看见花台边的婉儿悄悄的向她比了一个7的手势。

“7001两!”秦宝宝直接抬手报价“哇……”场下一片哗然“这么个妞儿能值7001两?”“这小哥儿还挺舍得啊,这副样貌的最多3000两,多一个子儿我都不会要。”台下的看客都被秦宝宝的突然出价给弄傻了。

晋蕴涵静静的看着秦宝宝闹腾,心下猜疑秦宝宝到底是为什么拉他来这儿,难道就是为了拍卖这么一个半大不大的孩子?

“小公子好大方,还有没有比这位公子高的?”飘千红听到7001两以后已经笑的合不拢嘴了。“5,4,3,2,1。”随着咣的一声锣响“那昕儿以后就跟着这位小公子了。”看着飘千红心满意足的将昕儿推到秦宝宝的身边,婉儿心头的大石终于落地,刚走到秦宝宝面前道了声谢就被飘千红拉走待客去了。

“小二,上酒菜!”秦宝宝对着站在一旁的小厮道,酒蒸雉鸡,花雕腌花蟹,醉酿参鱼,酒烹双星……不一会各种以酒入菜的菜肴摆满了一桌。

刚办了一件好事,秦宝宝心里正畅快着呢,食欲自然大增,整桌子菜可以说基本都被秦宝宝一个人吞了下肚,在最后一块鱼肉下肚之后,秦宝宝整个小脸已经红的不像话了。

晋蕴涵看着秦宝宝已经吃的晕晕乎乎了,冷着脸让小翠将秦宝宝扶回府去。“公子,您还没付账呢。”飘千红看晋蕴涵一行人准备离开,忙用身体挡住他们的去路“这里够了吧!”身后的安乐忙塞了一张银票进飘千红的手里“爷,这吃喝肯定是够了,可是那昕儿的赎身钱您还没给呢。拍下不付账,这不是乱了规矩吗。”安乐听后为难的看了晋蕴涵一眼,见晋蕴涵没有出声反对,于是又咬咬牙掏出了7000两银票递给了老鸨子。

“你去查一查今晚是怎么回事。”晋蕴涵将秦宝宝塞进马车后对安乐吩咐道。

回程的马车上晋蕴涵一脸戏谑的看着秦宝宝满脸通红闭着眼蜷缩在马车的角落“起来吧,别装了。”秦宝宝依旧紧紧的闭着眼,见状晋蕴涵随手就要用自己手里的扇子往秦宝宝脸上打去。“呀,我怎么在这里?”在扇子离脸还差一寸的时候秦宝宝及时的睁开了眼。

“这就是你请我吃的饭?这顿饭真贵,我可是一口没吃着。”秦宝宝像个无赖一样的挪到晋蕴涵脚边“您堂堂涵王吃顿饭花这点小钱也不能说贵吧?那个小姑娘呢?找个地方给她放下吧,总不能带回府给您做小妾吧。”

“昕儿,你走吧。这里有些银两,先在这里住一晚,明天一大早就出城回老家或者投靠亲戚,还有这是你的卖身契。”在天一客栈门口秦宝宝拉着昕儿的手把一个小包袱塞给了她。

“小姐,我不走,姐姐让我给您为奴为婢来报答您的救命之恩。我除了姐姐和叔叔已经没有亲人了,叔叔家我是万万不敢再去,求小姐收留。”昕儿听见秦宝宝要让她走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昕儿,不是我不收留你,是我没办法做主,要不你跟着我爹娘?”秦宝宝实在没办法,王府她做不了主,怎么能突然带个丫鬟回去,要是带回去了昕儿被赶出来出了事,她可不知道怎么办。

“一同回去吧,不要在本王耳边聒噪。”晋蕴涵在马车里不耐烦的说道。秦宝宝愣了一愣,马上笑嘻嘻的对晋蕴涵道了声谢。


>>>点此阅读《宝贝妈咪带我跑》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