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寒舟 顾正荣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糟糕!和会读心的侯爷互穿了》最新章节

小说:糟糕!和会读心的侯爷互穿了
分类:古言脑洞
作者:上古不古
角色:傅寒舟 顾正荣
简介:简介:【文风新颖,反套路文,女换男+身体互换+读心术+搞笑+无逻辑+甜宠+双洁】本书又名【淦!冷冰冰的读心侯爷给我生猴子】
震惊!公主顾月夕居然和读心侯爷互穿了身体!
洞房花烛夜。
“小侯爷”顾月夕:“你来还是我来,要不让我试试,我想真正感受一下成为男人。”
“公主”的血管终于爆了,怒吼:“你给我闭嘴!身体给我换回来,我让你明天下不了床”
身怀六甲的傅寒舟,眼含热泪说道:“换回来吧。”
“等你生”

书评专区


傅寒舟 顾正荣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糟糕!和会读心的侯爷互穿了》最新章节

《糟糕!和会读心的侯爷互穿了》第5章 报告皇上,小侯爷有隐疾免费阅读


顾正荣将手中腰牌扔在了他的面前,佯装着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哼,小侯爷,现在是我问你,不是你来审问我。”

“当晚皇上遇刺,只有你行踪不明,现场遗落的腰牌,还有宫女所见之人,都能证明刺客是你。”

顾月夕心里暗自嗤笑,这顾正荣今天的智商有点不在线啊。

“三王爷,仅凭一块腰牌,怎么就能断定是我呢?这腰牌是我的不假,可也不过就是我钱庄的令牌。”

“我记得,我好像送给过好几个人,公主一块,皇上也有一块。二王爷好像也有一块吧?”

说着她把视线落在了,一直没有说过话的二王爷脸上。

顾元湛没有半分迟疑的点了点头,脸上带着平日里那温和的笑意。

“是的,小侯爷也曾赠予我一块腰牌,只是我平日素不出府,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开销,便将令牌放置在了家中。”

顾月夕有四兄一妹,一母同胞的哥哥顾长亭,便是现在的皇上。

二皇兄顾元湛体弱多病,平日深居简出,很少参与朝政。

最后面那个站着都快要睡着的,就是她的四皇兄,顾惜之了。

在顾正荣的眼里,这位二皇兄就是一个病秧子,什么忙都帮不上,还拉他后腿。

他暗自白了对方一眼,又把矛头指向了顾月夕。

“傅寒舟,你的令牌呢?”

顾月夕一耸肩,毫不在乎的回答道:“大概那日为了救貌美如花的公主时,不慎掉落了吧。”

她的话让傅寒舟的血管都要爆裂了。

这时候她也不忘了夸赞一下自己的脸,这女人的脑子里到底都装了什么?

背在身后的手握了握,她上前一步打断了两人的目光对峙。

“那日我落水,的确是小侯爷所救,水流湍急,令牌遗失也是情理之中。”

“而且,皇兄遇刺的时辰,和我们二人落水时间并没有相隔太远,按脚程,小侯爷也不可能在一柱香之内赶到皇城之内。”

顾正荣看她上前,自己也跟着上前一步说道:“皇妹被人发现的时候,已经是昏迷在岸边了。你怎么就能确定是傅寒舟所救?”

两人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顾月夕虽是跪在地上,目光却注视着皇上,而对方也在看着她。

平静无波的表情,让她看不出这个哥哥在想什么,两人眼中都带着对彼此的审视。

直到傅寒舟清冷的声音传进众人的耳朵,顾月夕才把注意力又放到了他们身上。

“三皇兄,你口口声声逼问我当晚情况,那我现在告诉你,我为何笃定傅寒舟并不是刺杀皇兄的凶手。”

“那是因为在我落水以后,因不谙水性,沉入河底,要不是小侯爷他……渡气与我,不然我就……”

傅寒舟的这句话,说的断断续续的,而且在说到渡气两个字的时候,还配合的低下了头。

他脸上带着若隐若现的娇羞表情,好似当晚发生了什么不能明说的画面。

顾月夕惊呆了,差一点原地去世。

这货,原来是一个比她还能演的戏精啊!

几个朝臣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也是一脸的惊讶。

有人小声嘀咕着:“公主乃万金之躯,小侯爷也有未婚妻,这事要是传出去,对公主的名声可不太好啊。”

也有人说:“人命关天,何况还是公主,也是情有可原啊。”

只有顾正荣一脸的怒气,憋出了一个“你”字以后,就没了下文。

而那个快要睡着的四皇兄,立马来了精神,他靠了过来,一脸认真的问道:

“皇妹,小侯爷的胡子,是不是很扎人。”

“……”

傅寒舟额头青筋的最后一根,彻底崩了。

本来他装着娇羞的样子,就已经是最大的底线了,无非是想要尽早解决此事。

可四王爷的这句话,直接让他心梗。

顾月夕拉长了双眼看着那个戏精本精。

好你个傅寒舟,你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了。

她端跪在地,一本正经的解释道:“皇上,臣那日实属情非得已,可我和公主是清白的,绝没有发生逾越行为。”

“因为……因为臣有隐疾……”

说完她低垂着头,视线集中在了胯下。

轰!

如果说之前几位朝臣只是在窃窃私语,那现在基本上就是明目张胆的讨论了。

“难怪小侯爷还没有成亲,原来是有隐疾啊。”

“怪不得他平日里连花酒也不喝,是不是不举啊。”

隐疾……不举……

这几个字对于傅寒舟来说,无非是百万暴击。

他听到了自己牙齿咬合在一起时,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

顾月夕!

你好样的。

“够了!”

威严而又具有压迫感的声音传来。

顾长亭的目光在房内几人扫视了一圈,让众人都闭上了嘴巴。

他要是再不制止,这案是审不完了。

“傅寒舟,你如何证明这腰牌不是你的?”

皇上开口审问,大家自然不再说话,连顾正荣也退了半步,都在等着她的回答。

顾月夕捡起地上的腰牌,将它翻到了底面的位置,然后迎着光看了一眼说道:

“回皇上,这令牌看似普通,但却是我傅家钱庄通用的令牌。为了防止有人效仿,我在做令牌的时候,是做了记号的。”

这些说辞都是在马车时,傅寒舟提前告知的,她只要按照已知的内容说出来就可以。

“为了区分每一块腰牌,我在赠予皇上的时候,在下面天然的木纹中,暗刻了一个龙字。”

“我自己的是虎,而二王爷的是蛇。我是根据每一位的属相,而单独做了记号的。”

她没有说自己的,因为傅寒舟给她刻了一个猪字。

心里翻了一个白眼,她将令牌举在头顶说道:“皇上可以命人将令牌下方涂上汁墨,然后拓印在纸上,便知一二。”

顾正荣怎么也没有想到,他还有这么一手。

本来前几日有位南国太子前来求亲,可是这个皇妹连理都不理人家。

他一直想要拉拢那位太子,又想把这个处处都压制他一头的皇妹给嫁出去。

所以才派人在玉石桥做了手脚,想要趁着她落河之际,让那位太子前去英雄救美。

没有想到却被傅寒舟捷足先登了。

两人昏迷被冲到岸边以后,他才收到皇上遇刺的消息,于是便扯下了傅寒舟的腰牌,弃于河中。

随即将他关在司刑大牢里,想要借此机会除掉他。

他以为自己可以顺水推舟,借刀杀人,就这样解决掉傅寒舟。

没想到一句腰牌有记号,让本该结束的事情,却被他扳成了开始。

顾正荣略微紧张的看着李公公的一举一动。

看着他把那个腰牌底部涂满了汁墨,然后轻轻拓印在纸上,再交到了皇上的手中。

众人也都屏着呼吸看着,想要知道令牌到底是谁的。

皇上看着纸上拓印出来的字迹,微微挑眉。

然后在大家的期待中,他开口说道:


>>>点此阅读《糟糕!和会读心的侯爷互穿了》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