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爷,你的三胞胎要上天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凌爷,你的三胞胎要上天
分类:萌宝
作者:锦鲤猫小主
角色:
简介:几乎A国的女人都知道凌少面冷心狠不近女色。只有她知道,凌少人帅,多金,活好,风骚。“凌少,你最起码的是不是要等到天黑……”她被他一步一步逼到角落。“生孩子分什么早晚……”凌少抱人进房,不容商量。门外四宝无比淡定,除了要接手千亿产业,就是等着妈咪再给他们生个妹妹。毕竟,人多力量大,他们的毕生心愿,就是打倒霸占了他们妈咪的爸爸。

书评专区


凌爷,你的三胞胎要上天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凌爷,你的三胞胎要上天》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灯光昏暗,已不知是几时。

沈云嫣感觉头昏脑胀,但是身上那种仿佛被碾压过的疼痛越来越清晰了。

“凌……凌亦墨??”沈云嫣缓缓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竟然是凌亦墨的脸,自己竟然还在搂着他。

光溜溜的身体,暧昧的姿势,刚刚发生了什么,已经十分明显了。

“你强奸我!”沈云嫣尖叫起来,见鬼一样往后退了退,将被子紧紧抓在了胸口,第一次,没有那么怕凌亦墨。

她怎么会跟他睡在一起?即便凌亦墨是宇宙级帅哥也不可以。

“强奸?沈小姐,刚刚应该是你在搂着我。”凌亦墨面无表情的看了看她。

“我还未成年,你是犯法的。”沈云嫣紧紧咬着牙,愤怒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未成年?二十未成年么?”凌亦墨慵懒的蹙了蹙眉头。

沈云嫣惊讶,他竟然记得自己的年纪。

“让亦琛帮你下药,是你蓄谋已久的事情么?”凌亦墨眸光微敛,声音变冷。

“亦琛?下药?”她完全都不知道怎么回事,跟亦琛有什么关系?

“演的真像。”凌亦墨掀开了被子下床,不再理会沈云嫣,准备穿衣服离开:“不过,结局一样,我们银货两讫。”

感情她也占便宜了?这亏吃的,赔了身子还赔了名声。

“银货两讫?”沈云嫣吼了出来,就算她没想过要嫁给凌亦墨,但是他这态度,拿她当什么?

“怎么?还真打算赖上我?”凌亦墨眼底瞬间冷到极致。

沈云嫣虽然恨的牙痒痒,但是看到凌亦墨的眼神,瞬间觉得有些怂了。

凌氏和沈氏是世交,而沈云嫣跟凌亦墨的弟弟凌亦琛是青梅竹马的好朋友。

她从小就怕凌亦墨,每次只要凌亦墨在家,她就不会去,而是让凌亦琛出来。

难道就这么算了?今天的事,她确实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明明是在聚会,怎么会来到了酒店?

看到一地的衣服,被自己撕的不成样子,凌亦墨感觉有些疯狂了。

穿上衣服,凌亦墨准备出去让秘书送一套新的来。

沈云嫣傻傻的看着凌亦墨头也不回走到了门口,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但是凌亦墨打开门,瞬间又关上了,转身望着她,只是脸色十分难看,眼底起火,愤怒的望着她。

“外面都是你安排的?”

“外面?外面怎么了?”

“沈云嫣啊沈云嫣,我真是小看你了。”

说完这句话,凌亦墨看都不看沈云嫣一样,打开门走了出去。

“亦墨,起来了啊。”外面响起了一个温柔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沈云嫣心都凉了。

凌妈妈怎么来了?

“云嫣呢?还在里面?”另外一个声音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沈云嫣彻底的崩溃了。

她妈妈怎么会也在。

她现在连一件完整的衣服都没有,怎么出去?

没有听到凌亦墨说话,但是凌亦琛却在外面叽叽喳喳的嚷着起来。

大致的内容,就是现在已经是这样了,他们可以结婚了。

凌亦琛……,沈云嫣咬牙切齿的,很想痛扁他一顿,明明知道自己那么怕他大哥,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这时,服务员送了一件衣服进来。

宽大的衬衣,完全可以当短裙穿了,还好还好,短裤还能穿。

沈云嫣突然反应过来,这是凌亦墨的酒店,这也是凌亦墨的衣服。

是他……

来不及想那么多,沈云嫣连忙套上衣服走到了客厅里。

打开了门,沈云嫣的头嗡的一下炸开了。

不仅仅她跟凌亦墨的妈妈在,他们的爸爸也在,凌亦琛等都在。

表情不一,只有凌亦墨的脸上面无表情,淡漠的坐在沙发上。

他们之前都聊了什么?

“既然这样,择日我上门拜访,把两个孩子的事情定下来吧。”凌爸爸看到沈云嫣这一身打扮走了出来,十分郑重的说道。

傻子也能听出这是什么意思,凌亦琛一脸得意。

“我不嫁!”沈云嫣急急的说道。

凌亦墨有些诧异,他还没说话,她就拒绝了,这算什么?欲擒故纵么?

“云嫣,这事由不得任性。”沈爸爸出口呵斥,但是眼中满满的心疼。

“爸爸,你什么都不要说了,这事是误会,反正我不嫁。”沈云嫣抬了抬头,自己才不会搞得跟嫁不出去的一样。

而且,凌亦墨身边已经有了白岚,虽然不知道算不算他女朋友,但是他们很要好。

“很好,我也不会娶你。”凌亦墨站了起来,既然是误会,那他也该走了。

凌亦琛愣住了,他好不容易精心设计的,怎么能就此失败了。

“哥,你不能不负责。”凌亦琛冒着可能会被凌亦墨揍的可能,大声喊道。

这句话引起了在场大部分人的共鸣。

“我不用他负责。”

“她不用我负责。”

凌亦墨和沈云嫣同时开口说道。

气氛再次跌倒了冰点,凌家不敢勉强凌亦墨,沈家不忍勉强沈云嫣。

“爸妈,凌爸爸凌妈妈,我还有事先走了。”沈云嫣觉得现在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未等他们再开口,沈云嫣风一样的速度冲到了门口,经过凌亦墨的身边,她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说了一句。

“你说的别忘了,我们银货两讫。”

看着沈云嫣的背影,凌亦墨心底的那根弦被拨动了一下。

事情好像比他想象的要简单一些。

看来他是要了解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亦墨,晚上来一下我书房。”凌爸爸发话了。

就算是人家云嫣说了不嫁,但是自己儿子犯错,不能不负责。

凌亦墨象征性的点了点头,随即也走了出去。

留下了一屋子的人在里面继续商讨着这件事情解决办法。

拿出手机,上面有七八个未接电话。

上了车,凌亦墨蹙了蹙眉头,白岚从来不会给他连续打这么多电话,她只会打一个,若是他不接,她便会乖乖的等他回。

拨了回去,一声还未响完,白岚快速的接了起来。

“亦墨。”白岚的声音中带着焦急。

“你说。”凌亦墨已经猜到她知道了这件事情。

只是他刚走出大门,她是如何得知这件事的。

“亦墨,你刚从凌氏酒店里出来么?”白岚觉得自己拿着手机的手都在颤抖。

她就快要达到目的了,按照她的计划下去,半年内,她一定能如愿以偿的进入凌家。

“是。”凌亦墨下颔微微扬起,漆黑的眸子令人看不透心思。

“亦墨……”白岚声音瞬间哽咽起来,她觉得天都塌下来了,她那一点点侥幸也随之破灭了。

她拿什么跟沈云嫣比?

那可是沈氏的掌上明珠。

“你哭什么?”凌亦墨问道,淡漠的眸子里闪过一抹不屑之意。

看来自己身边是要清理一下了。

“亦墨,你不能不要我,我已经……”白岚已然顾不上许多。

当她听到凌亦墨和沈云嫣被送到同一间屋子里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已经失败一半了。

那么长时间没有出来,而且凌氏和沈氏的家长都去了,这足以证实凌亦墨和沈云嫣之间的事情是真的。

凌亦墨的父母,一直想要沈云嫣做儿媳,这一次,是他们如意了,哪里会放过这次机会?

“不要乱想,晚上我去看你。”凌亦墨打断了白岚的话,挂断了电话。

他的眸子里透出暗暗幽芒,对于白岚,他的内心是愧疚的,但是绝对不是亏欠。

他不喜欢白岚这种动不动就拿他心底的愧疚来说事,他知道她担心什么,怕什么。

但是,他已经能做到自己力所能及的了。

另外一头,白岚紧紧握住手中的电话,她恨的咬牙切齿,气的浑身发抖。

为了能得到凌亦墨,她不仅设计让自己的双腿无法站立,甚至失去了哥哥的生命,她不能输,绝对不能输。

……

沈云嫣跑出了酒店,她也不知道去哪里,到现在为止,她都没有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肯定跟凌亦琛脱不了干系。

她跑到了学校附近的小花园里面,呆呆的坐着。

今天发生的事情,完全跟做梦一样。

她怎么都想不到,她竟然能跟凌亦墨睡在一起,也不敢想。

凌亦墨,是一个多金又超级无敌帅但是难以高攀的男人,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生人勿进的,他掌握着A国的商业命脉,更多不为人知的身份和地位。

这样的一个男人,让很多名媛可望不可及。

哪怕是能跟凌亦墨共进晚餐都成为愿望。

从那一刻开始,她从一个女孩变成了女人,还是凌亦墨的女人。

不过是凌亦墨不认账罢了。

想到凌亦墨对自己不认账,甚至冤枉了自己,沈云嫣便气不打一处来,委实觉得自己窝囊的要命。

帅就了不起了?有钱就可以横着走了?

她自认自己睡了凌亦墨是赚到了,完全没什么好纠结的了。

沈云嫣给自己打气,不过是睡一下而已,就当被蚊子叮一下好了,自己的生活该继续继续。

从花园里出来,已经天黑了,沈云嫣第一个要做的事情,便是去买一盒紧急避孕药。

这一点常识她还是懂的。

到现在她浑身还是酸痛呢,走路都轻飘飘的,这个凌禽兽,都不知道一共折腾了自己多少回。

前面路口就有药店,沈云嫣一边走着,一边掏出了手机。

一下午关机,沈云嫣这才打开手机,屏幕刚亮,那些未接电话的提示音不停的响起。

大部分是家里人打来的,更多就是凌亦琛了。

沈云嫣咬着牙,给凌亦琛拨通了回去的电话。

“喂,云嫣,你在哪里?手机怎么关机了?我找你一下午了,急死我了,你在哪里啊?”凌亦琛的声音在手机里炸了起来。

“凌亦琛,你妹的,你狂灌我酒是不是故意的?你这个乌龟王八蛋,你给我找谁不好,给我找你哥那个禽兽,有本事给我弄一个明星来啊。”沈云嫣怒吼着。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姑奶奶,你先告诉我你在哪里,等我找到你了,任由你处罚。”凌亦琛担心不已,他明明是做了一件好事,怎么就弄巧成拙了呢。

“我在光明路上,我在光明药店等你。”沈云嫣正想把凌亦琛打一顿出气呢。

“光明药店?你去那里干什么?”凌亦琛的声音顿时高了八个度,他担心沈云嫣不会想不开吧。

“还能干什么,老子自杀行了吧。”沈云嫣懒得跟凌亦琛废话,直接挂掉了电话。

这一句自杀,完全吓到了凌亦琛。

光明路离他很远,但是离哥哥的公司很近,而且,云嫣要是自杀,哥哥必须负责。

想到了这里,凌亦琛拨通了凌亦墨的电话。

凌亦墨正在白岚的家里,为了方便照顾白岚,凌亦墨在公司附近给白岚买了一套房子。

听到凌亦墨的电话响起,白岚瞬间紧张起来。

“什么事?”凌亦墨看到是自己弟弟的电话,便接了起来。

他也做好了一个打算,若是凌亦琛也是说沈云嫣的事,他便会跟前几通电话一样,直接挂断。

“凌亦墨,我告诉你,沈云嫣现在要自杀,她在光明药店里买自杀的药了,你快点去阻止她,要是云嫣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以后都不会认你这个哥哥!”凌亦琛气急败坏的挂了电话,驾车往光明路狂奔。

自杀?

凌亦墨狞眉,他还当沈云嫣真的是冤枉了呢,原来还是在玩欲情故纵的小把戏。

小小的年纪,竟然有如此深的心机。

凌亦墨站起身来,他倒是要去看看,那个小丫头如何自杀法的。

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他会更加的麻烦。

“亦墨……”看到凌亦墨站了起来,白岚下意识的去拉凌亦墨的手。

刚刚屋内太安静,凌亦墨电话里的声音,白岚听的清清楚楚。

她没想到沈云嫣连自杀的把戏都出来了,还真是小瞧这个贱人了。

“我去去就来。”凌亦墨掰开白岚的手,他不喜欢被女人碰。

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留下一个背影给白岚。

白岚死命的咬住了下唇,直至泛起了血腥味。

她知道,凌亦墨何曾把哪个女人的死活放在了心上?

这么多年,有多少女人要为了凌亦墨自杀的?

凌亦墨看都没有看过一眼,现在仅仅因为一通电话,凌亦墨就如此决绝的离开了。

白岚摇着轮椅到窗口,看着楼下凌亦墨的车离开,她决定不能这样坐以待毙。

光明药店门口,沈云嫣已经买好了紧急避孕药走了出来,在药店肯定不好意思吃。

从包里拿出事先买好的水,刚从药盒里拿出药,沈云嫣忽然感觉到背后一阵凉意袭来。

有人……

沈云嫣还没来及回头,手中的药盒便被人拿了过去。

正要开骂,沈云嫣看到一张帅到天怒人怨的脸。

“凌……凌亦墨……”沈云嫣吃惊的看着眼前的人。

他从哪里冒出来的?

他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里的?

一定是凌亦琛那个混蛋说的。

凌亦墨没有回答沈云嫣,拿着手中的药盒看了看。

“你竟然敢吃这种药。”凌亦墨伸手将药盒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眸色愈发的冰冷幽深。

不让他负责,连这种措施都做的好好的,究竟是真不愿意跟他在一起,还是另有所图?

“我为什么不敢吃这个药?”沈云嫣快速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反驳道。

事到如今,自己都睡过他了,有什么好怕他的。

她扬起了头,理直气壮的看着凌亦墨。

“很好,沈云嫣,能在我面前如此的算计,你还真是第一人。”凌亦墨讥讽道。

“在你面前算计?你以为你是谁啊,我是要吃你的还是要喝你的?我干嘛要在你面前算计?倒是你,跑到我面前干什么?

还把我的药给扔了,呵呵,难不成你是想赖上我,让我给你生十个八个孩子?”沈云嫣向来是得理不饶人。

她冷冷说着,微微抬头,斜睨着他,但他的身高实在让她难以平视到他的眼睛。

“你倒是想,不然为何让我看到?”凌亦墨薄唇轻启,他还真不知,往日见到他就会跑的小丫头,竟然如此的伶牙俐齿。

“让你看到?你个自恋狂怕是疯了吧,我让你来了么?明明是你自己跑过来的,还反过来责怪我,搞得全天下女人都非你不可的一样,

若是我真像你说的那样,今天我死活就赖着你,你以为凌氏和沈氏真的能让你走掉?”沈云嫣心疼的看了看那个垃圾桶。

倒不是心疼药钱,只是她下了好大的决心,才进药店买的。

“这么说,你没想过自杀?”凌亦墨目光一闪,这丫头说的还真是有点道理。

只是凌氏和沈氏他倒不会放在眼里,无非是会多一些麻烦罢了。

“自杀?为你自杀?你个神经病,本仙女的大好时光还早着呢,你这种一把年纪比我早入坟墓的人都没想过死,我为什么要自杀,你真是得了重度自恋症了吧。”沈云嫣真想大声的问候一下他全家。

……凌亦墨闻言微怔,他看着沈云嫣说的倒是坦荡。

只是疯子,神经病,自恋狂……,这个丫头一直用这样的字眼来形容自己,凌亦墨的黑眸一凝,现出犀利冷寒。

……

“云嫣……,云嫣……,你没事吧。”

就在两个人陷入僵局的时候,凌亦琛赶了过来。

他慌忙停车小跑到沈云嫣的面前,上下打量着她。

“你让他来干嘛?”

“你让我来干嘛?”

看到凌亦琛,凌亦墨和沈云嫣再次同时开了口。

凌亦琛看着两个人的气势,吓得顿时一动不敢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你少让他来掺和我的事,以后有我没他。”沈云嫣接着吼了一句,转身往马路对面走去。

“云嫣……”凌亦琛想去追沈云嫣,看样子这一次真的是玩过火了。

“亦琛,”凌亦墨叫住了他:“你是不是要对我说一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

沈云嫣一边口吐芬芳,一边朝着回家的路走去。

她一定是上辈子扒了凌亦墨的坟,这辈子来还债来了。

正在骂骂咧咧的时候,沈云嫣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拿出了手机,沈云嫣连看都没有看是谁,直接按下了接听键。

“谁。”沈云嫣没好气的问道。

“云嫣,是我。”白岚温柔的说道。

“白岚姐?这么晚有什么事吗?”沈云嫣有些心虚,她有点不敢面对白岚。

“没什么大事,我知道你跟亦墨之间有点误会,不过没关系的,只是我想有一样东西亲手交给你,你现在能过来一下吗?”白岚问道。

她刚刚已经给凌亦墨打过电话了,凌亦墨现在跟凌亦琛在说话,一会就会回去,她要抓住这个时间。

“这……一定要现在么?”沈云嫣有些不想去。

“对啊,我要不是行动不方便,就去找你了,给了你,我就安心了。”白岚依旧温柔似水。

“那……好吧。”沈云嫣已经没有再能拒绝的理由了,只有答应白岚。

“我就住在凌氏国际9栋27楼。”白岚主动说出了地址,丝毫不给沈云嫣再拒绝的机会。

挂上了电话,沈云嫣拍了拍自己的脸颊。

白岚跟凌亦墨在一起好久了,虽然凌亦墨从来没有承认过他们是男女朋友关系,但是众所周知的凌亦墨对白岚很好。

沈云嫣顿时觉得自己矮了半截,那丢掉的避孕药,也随之抛到了脑后。

按照地址,沈云嫣去找了白岚,她在凌氏国际大门口来回走动了好久,始终不敢进去。

如今,自己算什么?

就在沈云嫣局促不安的时候,电话再次响了起来。

她咬了咬下唇,该来的是躲不掉的,深吸一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果然,是白岚打来的。

第一次,沈云嫣觉得自己的手不听使唤,按了好几下,才按下了接通建。

“喂,白岚姐。”沈云嫣努力的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一些。

“云嫣,你到了吗?”白岚依旧温柔的问道。

“我……到了。”沈云嫣知道,瞒不过白岚的,因为只要站到窗口,就能看到她在大门口瞎晃悠。

“好,那你上来吧。”白岚早已看到了沈云嫣,见她迟迟不肯进来,便给她打了这通电话。

“哦,好的,白岚姐。”沈云嫣哭丧着脸,重重的叹了口气。

挂断了电话,白岚的嘴角挂起了冷冷的笑意,对于一个这样涉世未深的傻女孩,她还是有把握的。

她不可能让凌亦墨身边有别的女人存在的机会,沈云嫣,你别怪我心狠。

沈云嫣到了门口,门是开着的。

她伸头往里面看了看,偌大的客厅里一个人都没有。

“白岚姐……”沈云嫣没敢往里面走,站在门口喊了一声。

“云嫣来了吗?快进来,我在二楼,不方便下去。”白岚欣喜的声音响起,只有沈云嫣到了屋内,她才能真正的放下心来。

“哦,来了。”沈云嫣听到白岚的声音,这才踏入了房门,朝着二楼走去。

她的心中依旧是忐忑不安的,蹑手蹑脚的上了二楼。

二楼有个超级大的落地玻璃窗,白岚就坐在窗户旁边。

她并未看走过来的沈云嫣,而是盯着窗外楼下。

“白岚姐……”沈云嫣走到了白岚的旁边,怯生生的喊了一声。

白岚没有说话,依然盯着窗户外面,再过一会,凌亦墨就回来了。

看到白岚的样子,沈云嫣也没敢再叫她。

她偷偷看了看白岚的侧脸,只见白岚微微笑着,眸子里满满的温柔,一副岁月静好的样子。

沈云嫣的心里更加打算把这件事深深埋在心里,一定不能破坏白岚姐和凌亦墨那个大魔头的幸福。

沉默,两个人就这样沉默着

……

终于,白岚打破了沉默。

“云嫣,你是不是跟亦墨上床了。”白岚的声音无比平静,她转过头来,抬头看了看沈云嫣。

沈云嫣没想到白岚竟然就这么直接的问了她这个问题。

她从白岚平淡的声音中,竟然听出了一丝愤恨。

“白岚姐,我……,他……,那个……”沈云嫣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一向伶牙俐齿的她,现在磕磕巴巴的,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了了。

“我已经知道了,难得啊,你还活的好好的,呵呵。”白岚冷笑着。

活着?沈云嫣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怎么着?难不成那个大魔头还能杀了她不成?

“没有女人能成功上得了凌亦墨的床,更没有女人能算计了凌亦墨,还能平安无事的,沈云嫣,你不仅跟凌亦墨睡了,还能站在这里好好的说话,啧啧……

沈云嫣啊沈云嫣,之前还真是小看你了,我算尽他身边所有的女人,唯独漏了你……”

白岚不等沈云嫣说话,一直喃喃自语着。

像是说给沈云嫣听,又像是说给自己的听。

说完接着哈哈大笑起来,她笑的嚣张,笑的上气不接下气,近乎有些疯癫的样子。

白岚的样子让沈云嫣很不舒服,她说的话也让沈云嫣有些气恼,一天接连两次听到有人跟她说小看她了。

她做什么了?至于都如此的挖苦她么?

“白岚姐,凌亦墨的床,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想上的,今天这件事,我也是受害者,我不会打扰到你跟他,

以后,我更加不想见到他,你放心,我也会想办法和他互相消失在彼此的视线中。”

沈云嫣咬了咬牙,但是还是压制住了内心的火焰。

说到底,她也是跟人家的男朋友睡了。

“消失在彼此的视线中?呵呵,说得真好听,看来你还是不了解他,他睡过的女人,怎么可能会让消失?

而且,沈云嫣,你当我是三岁的孩子吗?你费尽心思上了凌亦墨的床,就甘愿消失?”白岚一双黑眸好似燃烧着火焰,投向沈云嫣的目光十分恶毒幽怨。

“白岚姐,不管你信不信,我再说一遍,我也是受害者,我从来没想过上凌亦墨的床,你稀罕的,我不一定就会稀罕。”沈云嫣小脸一寒,冷冷的说道。

她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怎么白岚还在揪着这事不放。

“不稀罕?不稀罕你不是也上了么?不稀罕人的床你都能上,沈云嫣,就这么急不可耐么?没了男人就受不了了?”

“我没有……”

“你跟凌亦琛那么好,是不是已经腻了凌亦琛了?呵呵,沈云嫣,你倒是跟我说说,是凌亦琛床上功夫好一些,还是凌亦墨的好一些?”

“你胡说什么……”

“再或者说,其他男人的更好一些?你沈大小姐的身子,怕是被很多男人都光顾过了吧,玩也不能玩太过火了,这年头可什么病都有呢。”

“你……”

“唉,亦墨也是,像你这样人尽可夫的女人,他也能睡……”

白岚恶毒的说着,她瞪着沈云嫣,恨不得吃了她。

沈云嫣这下是明白了,白岚叫她来,哪里是有东西给她,摆明了是叫她来吵架的。

她可是诚心来道歉的,该解释的都解释过了。

这话说的未免也太难听了。

她该做的也做了,若是真的说到错,最错的一方就是凌亦墨了。

她凭什么要蒙受这种屈辱?

真当她是软柿子好捏了。

“你这话可是说错了,那我来告诉你真实的,其他男人都是浮云,我只睡过凌亦墨一个,论床上功夫,凌亦墨说第二,我看没人能称第一了,

白岚姐,听你这意思,好像你还没试过吧,哦,对,凌亦墨可从来没有公开说你是他的女朋友,这就难怪了。”

沈云嫣一句都不让,笑中带着讥讽。

既然反击,那就要往最痛的地方去戳。

“你……,沈云嫣,你这个小贱人,你以为你用身子就能换上他多看你一眼么?想都不要想……”听到沈云嫣这句话,白岚气的浑身颤抖,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我现在再郑重的跟你说一次,第一,如果你是凌亦墨的女朋友,那我只能告诉你,我确实是受害者,我一点都不想跟凌亦墨有任何关系,

第二,如果你不是凌亦墨的女朋友,就冲着你刚刚那些话,我想凌亦墨也不会喜欢你的,毕竟是凌氏的继承人,

我相信他没那么没水准,看上一个你这么低品位说话恶毒的女人,我也不想跟你争吵什么,你好自为之。”

沈云嫣懒得跟白岚再多废话,她面不改色的冷冷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沈云嫣,你以为,你就能这样离开了么?”白岚立刻转动了轮椅,摇在了沈云嫣的前面,堵住了她的去路。

“你要做什么?”沈云嫣黛眉一扬,眼中闪过一丝愠色。

“做什么,你很快就知道了。”白岚唇边忽然勾起一抹难以察觉的冷笑。

白岚摇着轮椅,一步一步的往后退着,沈云嫣有些好奇,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忽然,白岚加快了动作,轮椅直直朝后移动,直接到了楼梯旁。

还没等沈云嫣反应过来,轮椅带着白岚已经从楼梯上摔了下去。

“不要……”沈云嫣看到这一幕,大叫着跑了过去,想制止悲剧的发生。

可是已经晚了,她没有抓住白岚。

人和轮椅一起滚下了楼梯,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沈云嫣急忙往楼下跑去,想看看人怎么样了。

只是,还没等她跑到楼下,门口就进来了一个人。

沈云嫣停住了脚步,进来的是人,正是凌亦墨。

“这是怎么回事……”凌亦墨蹙着眉头,快步对着白岚走去。

他进门就看到了这一幕,白岚从楼梯上摔了下来,浑身是血的躺在了地上。

不知道哪里受了伤。

“亦……墨……”白岚的样子尤为可怜,有气无力的喊了凌亦墨一声。

时间把握的刚刚好。

凌亦墨立刻蹲下,把白岚抱在了怀中,另一只手连忙拨通了电话。

“凌氏国际,速来。”

挂上了电话,凌亦墨低声安慰着白岚,让她不要动,医生很快就到。

沈云嫣看着眼前紧张的凌亦墨,和他对白岚的小心翼翼,心中有一种酸涩悄悄的蔓延开来。

不过,当务之急,得赶紧看看白岚怎么样了。

她飞快的跑下了楼,来到了凌亦墨和白岚的跟前。

“白岚姐……”沈云嫣张了张嘴,叫了白岚一声,但是接下去,她也不知道说什么。

白岚躺在凌亦墨的臂弯里,她颤巍巍的抬起了手,指着沈云嫣。

“我……没……没想过霸……占亦墨,……你……为……什么……就……就容……不下我……”白岚声音虚弱而又哽咽。

有好几次都说不下去了,泪水顺着她的眼角无声息的流下,是那样的楚楚可怜。

这句话,足以说明了白岚为什么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我没有……,是你自己……”沈云嫣一愣,这才反应过来,白岚是要嫁祸她。

这也实在太狠了,真能对自己下得去手啊。

为了一个男人,值得么?

“够了……”凌亦墨打算了沈云嫣的话,他感觉到了怀中的白岚正在剧烈的颤抖着。

白岚现在受了重伤,不适合再讨论这件事,他不能让白岚有事。

“你怀疑是我?”沈云嫣不可思议的看着凌亦墨。

她为什么要推白岚?她是疯了么?她根本没有任何的动机。

“我现在不想讨论这个问题,你走吧。”凌亦墨下了逐客令。

“是她打电话让我来的,我根本没……”沈云嫣不甘心,凭什么背这么大一个锅走。

“滚……”凌亦墨猛然抬起头,打断了沈云嫣的话。

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如此的对待过她,沈云嫣的眼泪涌了出来。

她用力的抹了一把眼泪跑了出去。

凌亦墨,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

白岚这一次摔的够呛,她都不敢动,哪怕是动一动手指,全身上下都牵动着疼。

再一次下了血本,因为白岚知道,除此之外,她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白岚,你不要动,等医生到了就好了。”凌亦墨像是在安慰白岚。

他不知道白岚伤在哪里,所以不能动。

但是,是不是沈云嫣所为,他心中却是明亮的。

他知道,沈云嫣从来不知道这里,没有白岚的指示,是不会来的。

其次,他回来的似乎也太巧合了,刚好看到了这一幕。

再者,那个小丫头的秉性,他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

就算真的是她推白岚下楼,也应该是白岚说了什么她不能容忍的话。

但是,当务之急是治疗白岚,剩下的事情回头再说。

凌亦墨的眸子暗了暗,这个小丫头,这才多久,就给他找了那么多事。

……

沈云嫣气冲冲的哭着离开了这里,她跑回了家,把自己关了起来。

爸妈都不在家,应该都在凌氏。

现在沈云嫣满脑子都是凌亦墨最后那一句滚,还有紧张白岚的样子。

越想心里越是难受。

她明明不喜欢凌亦墨的,怎么心中这么堵得慌。

沈云嫣倒在了床上,拿被子蒙上了头。

把今天一天的事情捋了捋,她的心中乱糟糟的,从来都没有这么样过。

她甚至都不知道以后该如何面对凌亦琛,如何面对凌亦墨,如何面对自己的父母。

她甚至连自己都无法面对。

抱着自己的布偶,沈云嫣做出了决定。

离开这里。

之前,爸妈就问过她要不要出国读书,还给她报了名。

沈云嫣起身,直接给自己订了一张机票。

她想离开这里,过几年再回来。

到时候,可能凌亦墨就跟白岚结婚了,她应该也能放下这件事了。

凌氏中。

凌爸爸凌妈妈,还有沈云嫣的父母,在一起畅谈了这两个孩子以后的人生。

特别是凌亦墨的爸妈,铁定要让沈云嫣做自己的儿媳。

他们不知道,沈云嫣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就等着天亮登机离开这里了。

两家人谈的很开心,沈爸爸沈妈妈回到家里,从佣人那里得知沈云嫣已经回来休息了,也就没有打扰她。

凌亦琛告诉四位家长,凌亦墨跟沈云嫣在一起呢,让他们不要担心。

所以,他们也没有去找沈云嫣,别打扰了小两口解决问题。

等到第二天沈妈妈去房间里的时候,才发现房间里留下了一封信,人却不知所踪了。

信中说的很清楚,她是去读书,让家里一定不要找她,等她到了学校会打电话回去。

并且,一定不能告诉凌亦墨自己在哪里,这让沈爸沈妈十分为难。

尽管如此,沈爸还是让人查了沈云嫣的航班,确定了去哪个地方,这才决定等沈云嫣的电话再做打算。

他们哪里知道,沈云嫣半路就转了机,直接飞往了另外一个城市。

来回这么倒腾了几次,沈云嫣到的地方没人知道,但是她一直跟家里人保持着联系。

沈家人无论如何都问不出,又见她好好的,只要保持联络便好了,也就没有逼迫她。

……

一晃过去了六年,这六年里,沈云嫣活的有滋有味。

除此之外,唯一不同的,便是身边多了三个肉包子。

就在沈云嫣来到C国第三个月,她发现自己怀孕了。

由于神经大条,导致腹中的孩子都已经四个月了,她的肚子还比其他人要大一些,都没有注意到。

她把这一切都归纳自己最近太能吃能喝了。

当时的沈云嫣也动了想要把孩子去掉的念头,但是当她去了医院,听到肚子里孩子的胎心在跳动,那种母子连心的种子便生根发芽了。

何况肚子里还是三个孩子,沈云嫣不得不承认,凌禽兽是真的厉害。

于是,她毅然留下了三个孩子,反正每个月老爸打来的钱,养活三个孩子都够。

两个儿子一个女儿,懒得动脑的沈云嫣,分别给他们取了三个十分特别的名字。

老大是个儿子,叫沈开心,老二也是个儿子,叫沈喜悦,老小是个女儿,叫沈欢乐。

自从孩子们懂事开始,除了小女儿沈欢乐以外,另外两个儿子天天吐槽妈咪给自己取的名字,并且扬言迟早要换名字。

母子四人不亦乐乎,只是这六年,凌亦墨的生活里总觉得缺失着什么。

那次,白岚受伤以后,凌亦墨原本想等医生来,把白岚安顿好。

待医生检查白岚并无什么大碍的时候,他打算去找沈云嫣,再跟她把事情说一说。

没想到,还未等他忙完,就得到了消息,沈云嫣竟然出国了。

查她的航班倒是十分容易,只是这丫头转机以后,到了C国,直接改成了汽车出行。

偌大的C国,不知道她去了哪个城市。

这六年,寻找过她出现的银行,还有她去过的医院,但是始终没有找到她的住处。

她可能取钱都是跨地区取的,扰乱凌亦墨的注意力。

凌亦墨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去找她,在他的眼里,沈云嫣甚至是个还没长大的小女孩。

但是就是这个还没长大的小女孩,一直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在A国他就是王,他要留她在身边,她敢跑,哪怕是追到天涯海角,也得把她找回来。

……

太阳升起,第一缕阳光温暖柔和,刚好打在了卧室的床上。

“你们看,妈咪又做梦了。”

“妈咪笑的可真花痴!”

“你们不许说妈咪坏话。”

三个孩子围绕在沈云嫣的床边,叽叽喳喳的议论着。

沈云嫣忽然听到了有人叫她,忽然感觉一脚踏空,就好像是从悬崖上摔下来一般。

她睁开了眼睛,看了看四周,发现还是在做梦,不免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真是见鬼了,她总会时不时的梦见那个禽兽,那日的事情,一遍一遍的回放,重演,她的身体仿佛真的被抚摸过一般,甚至醒来还有还未消失的触感。

沈云嫣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脸,重重叹了一口气,她觉得自己实在太不争气了,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是忘不掉凌亦墨。

“你们三个一大早叽叽喳喳的干什么。”沈云嫣白了床边三个小人儿,没好气的说道。

孩子五岁了,模样都越长越精致。

无论是儿子还是女儿,出门总是百分百的回头率。

特别是女儿,美的不像话,跟瓷娃娃一样。

大儿子完全继承了凌亦墨的性格,这才五岁,天天冷着一张脸,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

二儿子倒是随了她的性格,调皮捣蛋一把好手。

但是,沈云嫣一点都不高兴。

这三个孩子没有一点长得像她,分明是那个男人的翻版,这让她苦恼很久。

“喊你起床,妈咪啊,我们迟到了。”沈开心则是面无表情的说道。

“是啊,妈咪,反正都迟到了,你继续睡吧。”沈喜悦看起来一本正经的,只是内心十分期待他的妈咪继续倒下去睡觉。

“妈咪,是不是迟到了就不用去幼儿园了?”沈欢乐脆生生的说道,边说边爬上了床,窝在了沈云嫣的怀中。

三个孩子中,就属沈欢乐最得沈云嫣的宠爱。

“谁说的?是不是你两个哥哥说的?不去上幼儿园?想都不要想。”沈云嫣一手抱着沈欢乐,一手拿过了手机看了看时间。

这明明还能来及的。

“对啊,就是大哥和二哥说的,他们说今天幼儿园要跳舞,他们不想去,可是跳舞很好看啊,妈咪,我要去。”沈欢乐抱着沈云嫣的脖子,在她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沈云嫣的心都要融化了。

“不想跳舞?你们想干什么?上天么?跳舞有什么不好的?跳舞能锻炼你们的气质,赶紧去收拾收拾,我送你们去。”

沈云嫣毫不客气的打消了他们的念头。

沈开心和沈喜悦互相看了一眼,无奈的耸了耸肩膀。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沈小姐,去刷牙吧,牙膏给你挤好了。”沈开心老气横秋的摇了摇头,颇为失望的出去了。

“三明治也准备好了,我说沈小姐,你又笨又懒的,怎么会有我们这么优秀的孩子?”沈喜悦装模作样的在沈云嫣肩膀拍了拍。

“赶紧滚,哪里那么多废话,想当初,生你们的时候……”沈云嫣嘴上吐槽,可是心中跟吃了蜜一样甜。

这几个孩子,虽然才五岁大,但是真的是早熟,也十分的懂事,性格也很是沉稳。

她沈云嫣何德何能,上天赐给她三个这么好的孩子。

“生我们的时候,差点去掉半条命,所以,我们要用余生来陪伴妈咪,报答妈咪。”还没等沈云嫣说完,沈欢乐抢着说了出来。

这句话沈云嫣经常说,三个孩子早就耳濡目染,背的滚瓜烂熟了。

“真是我的好乐乐。”沈云嫣抱着沈欢乐,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两口。

沈喜悦撇了撇嘴,也回去换衣服了。

在沈云嫣的督促下,三个孩子很快就准备好的着装,一起出发了。

“都坐好了没有?你们放心吧,按照我的车技,一定在上课之前把你们送到。”沈云嫣信心满满,是到了该秀一把她的车技的时候了。

“妈咪,我们不怕迟到,您千万别显摆你的车技。”沈开心立刻反驳。

“妈咪,咱们慢慢来,我还想欣赏一下沿途的风景。”沈喜悦也是颇为紧张。

他们不是没有见识过沈云嫣的车技,若是一路畅通还好,若是路上人多,那么绝对是一场刺激。

用沈云嫣的话便是玩的就是心跳。

“妈咪,没关系,你开快开慢都可以,在乐乐眼里,妈咪就是最厉害的人。”沈欢乐一阵彩虹屁。

沈云嫣撇了撇嘴,才懒得理会这两个小子,还是自己的女儿好。

一路狂奔,到了幼儿园,沈云嫣按照惯例亲了亲三个孩子,把他们送到了老师的手中,然后离开了。

她开了一家甜品店叫三宝,里面各种各样的甜品。

沈云嫣的爱好之一,便是烘焙。

店虽然不是太大,里面有三个员工。

两个女孩是营业员,一个男生是专门做甜品的,沈云嫣,便是给他打下手。

在沈云嫣眼中,自己是名师指导过,而且自己也是悉心研制的,但是手艺竟然连这个男生一半都不如。

不过,她倒是觉得自己运气真的是很好。

两个女孩一个叫樊琳,一个叫鲁倩,都是跟她一样,神经大条的人。

从开业到现在,一直待在这里。

对沈云嫣特别的好,她们相处的很是融洽。

至于糕点师郁泽,沈云嫣觉得他是个谜一样的人物。

话很少,但是人也是超级无敌帅,帅到让她几乎挑不出缺点。

她拿郁泽跟凌亦墨对比过。

说到帅气,两个人还真是不相上下,只是凌亦墨多了帝王般的霸气,而郁泽多了一份温润。

好多顾客不仅仅是冲着郁泽手艺来的,更多是冲着他的长相来的。

有些女孩子哪怕是能多跟他说上一句话,都能双目冒红心,甚至一次性能买半年的甜品回去。

但是睡过凌亦墨的沈云嫣,倒是很无所谓了,何况她还有三个完美的孩子。

对于其他的帅哥有些免疫。

但是,沈云嫣非常满意郁泽的,就是他如此厉害的手艺,竟然不要求工资,只要求一日三餐,并且提供一个住处就好了。

有他们三个在,沈云嫣完全可以做一个快乐的米虫。

“老大,你来啦!”樊琳看着沈云嫣进门了,连忙对着她招了招手,小声说道。

“干什么这么神神秘秘的?”沈云嫣走进了前台,诧异的问道。

“嘘,声音小点,你看你看……”鲁倩拼命的对着她做着禁声的手势。

顺着鲁倩的目光,沈云嫣看了过去。

一个妖娆的大波浪,正坐在操作间门口,花痴的看着操作间里面的郁泽。

“怎么回事,怎么又来了?”沈云嫣看到大波浪,有些不悦的问道。

这个大波浪纯粹是对着郁泽来的,每一次都会买很多东西,但是从早上到晚上都不走,对甜品提各种各样的要求。

就是为了想要跟郁泽能说上几句话。

“来了好久了,刚刚说想要一个罩杯造型的蛋糕,要跟郁泽沟通,郁泽没办法,出来了,嘿嘿嘿,你猜她怎么说的……”

说到这里,樊琳再也说不下去了,捂住嘴巴格格的笑起来。

“别笑,赶紧说说。”沈云嫣的八卦之心被撩了起来。

“她说……,她说让郁泽按照她的罩杯来做,噗呲……”鲁倩接过话来,最终还是没有能忍住。

“郁泽的脸色难看极了,大波浪现在还不走,也不知道一会又要出什么幺蛾子。”樊琳赞同的点点头。

“钱收了没有?”沈云嫣挑了挑眉,眸光潋滟。

“当然收了,不过,她说一会还要做其他的东西……”樊琳当然会记得第一时间收钱。

不能让她们的糕点师被人用目光意淫,还不收钱。

“其他的不收,这种事情,还得让你们的老大我来解决。”沈云嫣打算出马。

“老大,她的钱那么好赚,你真要把她赶走?”樊琳觉得有些可惜。

“那是当然,老子卖的是甜品,不是员工,像这种动机不良的,有钱都不赚。”沈云嫣微微抬高了下巴,一脸傲娇。

“好老板,日后我等一定唯老板马首是瞻。”

“好老板,日后我等一定唯老板马首是瞻。”

这两个人抓住机会就一顿马屁猛拍。

“好了,别彩虹屁了,等着,看我的。”沈云嫣边说边站了起来。

对着她们两个人挤了挤眼睛,大步朝着操作间走了进去。

进入了操作间第一步,就是盘头换衣服洗手。

准备好了一切,沈云嫣走到了郁泽的身旁。

“还有多少?我来做。”沈云嫣柔声说道。

里面和外面是有麦相通的,是为了外面的客户和里面的糕点师沟通。

所以,沈云嫣在里面跟郁泽说话之前,她把麦打开了,并且把声音调到了最大。

她跟郁泽说的话,外面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不用,我快做完了。”郁泽扭头一看是沈云嫣,眼中的冷漠一下褪去。

“哦,那你快做,我跟樊琳和鲁倩说了,今天下午就不接单了,晚上我们走早一些,带孩子们去吃海鲜。”

沈云嫣笑颜如花,满脸的柔情似水,声音温柔的让她自己都要掉一层鸡皮疙瘩。

“不行。”郁泽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怎么了?”沈云嫣错愕,她是来帮郁泽的,郁泽不会傻到看不出来吧。

“上次吃海鲜你都过敏了,这次不要吃海鲜了,孩子们想吃海鲜,我买回去给孩子们做,你喜欢吃什么,我一起做了给你们吃。”

郁泽说话间,已经去掉了手上的一次性手套,轻轻的捋了捋沈云嫣额前的碎发。

他是温柔的,富有磁性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清冽,让人感觉很舒服。

沈云嫣看着郁泽的眼睛,忽然感觉这种眼神像极了情人,他不像在演戏。

“我喜欢吃……蛋炒饭!”沈云嫣呆呆的回道。

“好。”郁泽极为的宠溺:“你乖乖的出去等我。”

“哦。”沈云嫣觉得郁泽的声音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蛊惑,她明明是来帮郁泽的,怎么现在变成了郁泽来哄她了。

她鬼使神差的走出了操作间。

……

“泽,我的蛋糕好了没有。”

窗外响起了一声刺耳的声音,打破了两个人的甜蜜。

大波浪已经是听不下去了,她靠在了玻璃窗上,发嗲的喊道。

“马上。”郁泽看都没有看大波浪一眼。

“泽,我还想要一个蛋糕,我可以进去吗?我想跟你说是什么样子的。”大波浪若有若无的瞪了沈云嫣一眼。

若不是因为郁泽,她才不会来这个店。

“不可以,而且,我也不做了,今天我要早点回去。”郁泽的嘴角勾起了浅浅的笑意。

“刚刚我都听到了,怎么下班了,你还要去给你老板做饭?实在是太过分了,泽,要不然你不要在这里做了,

我在旁边给你开一个更大的甜品店,你想什么时候做就什么时候做,不想做了就不做,好不好?”大波浪白了一眼沈云嫣,讨好的对郁泽说道。

在她眼里,沈云嫣这样的小丫头有什么好,身材干瘪不说,完全没有女人味,更别不要提什么妩媚了。

还有三个孩子,怎么能入得了郁泽的眼?

大波浪想了又想,觉得郁泽可能是图沈云嫣有这个甜品店吧。

所以,她打算搏一把,用更大的甜品店来诱惑郁泽。

“不好,在店里,她是我店里的老板,回家了,她是我家里的老板,做饭,是应该的。”郁泽难得如此好心情的跟大波浪说话。

这话极其的暧昧,什么叫家里的老板。

他们住在一起么?

大波浪的脸色立刻变了。

“还有,我叫郁泽,以后你可以叫我郁师傅,好了,蛋糕好了。”郁泽这才抬头,正儿八经的看着大波浪。

这一刻的郁泽,眸底已经撤去了温柔,换上了冷漠。

沈云嫣坐在前台里面,当然是听得清清楚楚,她往里面的操作间看了看。

感情寡言少语的郁泽是如此的闷骚啊。

平日里不说话,一旦说话就一嘴的骚话。

家里的老板,呵呵呵,有点意思。

她想着,若是她没被凌亦墨那个禽兽毒害,她一定要跟郁泽这个大帅哥谈谈恋爱试试。

“老大,我怎么觉得郁泽好像喜欢你呢。”樊琳用胳膊碰了碰沈云嫣。

“对啊,老大,我跟你说,我经常偷偷的看郁大帅哥的美颜,我发现郁大帅哥也经常偷偷的看你,而且,看你的眼神,啧啧……,前所未有的温柔。”

鲁倩也跟着说道。

“少来,你们两个得不到人家的人就造人家的谣,我可是有孩子的人,别乱说。”沈云嫣从柜台里拿出一盒小蛋糕,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真的,老大,你别不信,我……”樊琳还想说什么,但是,操作间响起了叮咚的铃声。

“别真的假的,赶紧干活。”沈云嫣给了樊琳一个眼色。

“来了来了。”樊琳无奈的撅了撅嘴巴,连忙走到了操作间的窗口。

那里已经放上了大波浪的蛋糕。

樊琳拿起了蛋糕,捧着走到了大波浪的跟前。

“小姐,您的蛋糕已经好了,请跟我到前台,我给您包装好。”樊琳礼仪十分周全。

大波浪看都没有看樊琳一眼,目光始终停留在里面郁泽身上。

“小姐……”樊琳见大波浪没有理会自己,又叫了一遍。

“叫这么大声做什么,你要包去包就是了。”大波浪厌恶的瞪了樊琳一眼。

樊琳听到大波浪都这么说了,也没有跟大波浪计较,就想着赶紧过来前台,把蛋糕包好,然后让大波浪快点走。

此刻间,店里已经来来往往不少人了,鲁倩和沈云嫣也都开始忙乎了起来。

樊琳快速的把蛋糕包好了,送到了大波浪的跟前。

“小姐,您的蛋糕已经打包好了。”樊琳把打包好的蛋糕递到了大波浪的跟前。

“你怎么这么烦人啊,打包好了放在一边就好了,干嘛一定要给我,这是在赶我走么?”大波浪猛然一下站了起来发脾气了。

“不是的,小姐,您误会了,我只是把蛋糕递给您而已。”樊琳依旧陪着笑脸。

“这就是你们待客之道么?你们老板呢,把你们老板叫来。”大波浪根本不听樊琳在说什么,开始大吵大闹。

现在正是人多的时候,看样子,大波浪是想找到事情了。

操作间的郁泽蹙了蹙眉头。

“小姐,您误会了,我并没有要赶您走,我只是……”樊琳继续陪着笑脸。

她怎么会不知道这个时候人很多,她不想给沈云嫣找麻烦。

“樊琳,你去忙别的。”沈云嫣早就听到这边吵吵闹闹了,她走了过来,轻轻拍了拍樊琳的肩膀。

樊琳咬了咬下唇,她有些担心沈云嫣。

这个大波浪,一看就是想要找沈云嫣麻烦的。

“没事,去忙吧。”沈云嫣对着樊琳挤了挤眼睛,给她做了一个安了的表情。

樊琳转头看了看,鲁倩确实忙的不可开交,她点了点头,回前台去了。

反正若是大波浪敢欺负她们的老大,她们一定会把大波浪打的满地找牙。

沈云嫣同样也给了操作间里面的郁泽一记眼神,示意他也不要出来。

“这位小姐,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沈云嫣笑眯眯的问道。

\"我来买蛋糕,蛋糕刚刚做好你们就赶人走,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么?\"大波浪看到眼前的沈云嫣,更加是怒火横生。

“刚刚我们店员跟您说话,我也听到了,她只是把您的蛋糕给您送过去而已,未曾提过一个让您离开的字,我想,应该是您误会了。”

沈云嫣依旧是笑眯眯的。

大波浪摆明了找事,她绝对不能让大波浪得逞啊。

“误会,把蛋糕送到我跟前来,说蛋糕好了,下一句不就是让我离开么,你这是多大的店啊,这么容不得客户?

旁边的都说你是个小丫头不会做生意,说你年纪轻轻就开个店,定然是有人给你投钱,你不在乎,但是我看着这么多人,应该差不到哪里去,

没想到,还真的是不会做生意。”大波浪声音越来越大,得意洋洋的说道。

这言下之意,便是沈云嫣傍上大款了,有钱人给她投资开的这个甜品店。

“你这话,是听哪个旁人说的?”沈云嫣的脸上的笑容消失,想闹是吧,那么放开了闹吧。

这时候,看热闹的人也越来越多,买甜品的,和不买甜品的,都拥挤了过来。

“哪个旁人?”大波浪看到沈云嫣生气了,哈哈大笑起来:“那个旁人怎么能告诉你?人家不仅说了这些,

人家还说了你有三个孩子,从来没有见过孩子的爸爸呢,啧啧,小丫头啊,钱不是万能的,不能为了钱,不给孩子一个圆满的家吧,

你这让孩子以后怎么见人啊,这样的身份,就算以后长大了也会自卑的。”

大波浪说的极其热闹,旁边的人都开始议论纷纷。

对于这个甜品店的老板,常常来买甜品的,也都是觉得是个迷。

长得极美,修养也很好,只是这么年轻就有了三个孩子。

而且这个店只见她带着三个孩子来来回回,从未见到过孩子的父亲。

今儿个大波浪这么一说,完全符合沈云嫣的现状。

一定是沈云嫣给一个有钱人生了三个孩子,而这个有钱人不让沈云嫣和孩子进门,所以给了沈云嫣一笔钱。

而沈云嫣拿了这笔钱来开了这个店,独自带着三个孩子。

人群中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了。

“没想到啊,长相这么清纯,做这样的事情。”

“这年头不能看长相。”

“这可苦了孩子了,以后长大了怎么办。”

“是啊,那三个孩子,个顶个长得漂亮呢。”

“真是为了钱,什么都能做。”

……

议论的话也越来越难听了。

“这位小姐,关于我怎么开的这个店,还有我孩子有没有父亲,我都能说的清楚,只是不在这里说,你刚刚说的那些话,

都被我们店里的监控录下来了,我要告你诽谤。”沈云嫣冷冷的说道。

三个孩子的身份,确实是她心中的痛。

孩子们并没有没有问过她关于爸爸的事情,只是孩子们看到她有些伤心难过,就懂事的不再问了。

今天,让一个泼妇拿出来这么说,她岂能饶了她。

“诽谤?呵呵,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么?既然你能说清楚,那就当着大家说清楚啊。”大波浪以为沈云嫣是怕了,于是赶紧揪着不放。

大波浪不仅自己这样说,而且还煽动大家的情绪。

“大伙儿说对不对啊?有话就在这里说清楚好了,若是你说出一个所以然,告我诽谤就告我诽谤好了。”

大波浪继续说道,她看沈云嫣不敢当面说出来,于是就判定她猜测的就是对的。

就在沈云嫣要张口说话的时候,操作间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又被重重的关上了。

郁泽走了出来。

“吵什么?买东西就买东西,不买东西赶紧离开。”郁泽冷着脸,对着人群中吼了一声。

本来都讨论的热热闹闹的人群,被郁泽这么吼了一声,有些不知所措了。

“店是我老板娘家陪嫁的钱开的,孩子叫我爸爸,我不知道你跑到这里拿这些说事是什么意思?”郁泽走到了大波浪的跟前,他周围的温度都感觉降了几度。

郁泽的回答,让沈云嫣都诧异不已。

但是,现在想了想,确实也没毛病。

这个店,本来就是她娘家的钱开的,三个孩子见到郁泽,也都会喊爸爸。

不仅仅会喊郁泽爸爸,也会喊樊琳和鲁倩小妈。

所以,沈云嫣一直都没有在意过。

郁泽只是说孩子喊他爸爸而已,也没有说孩子就是他的。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你一直叫她老板……这怎么可能。”大波浪听到郁泽的话,瞪圆了眼睛,接连往后退了两步。

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

她怎么都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

“有什么不可能,你来店里买甜品,我们卖甜品,仅此而已,其他的,我有必要跟你说么?”郁泽很高,居高临下的看着大波浪,淡漠的眸子里闪过一抹不屑之意。

听到这话,众人想了想确实也是,他们不过是来买东西的,管人家家事做什么。

“这位小姐,我刚刚已经给你留面子了,是你自己硬是不要的,我都说了我能说清楚,只是不想在这,你非要自己打自己脸,我也没办法,

还有,你天天来我店里,骚扰我孩子的爸爸,我都没有报警抓人,我是觉得得饶人处且饶人,我孩子的爸爸不可能喜欢你,

所以我同情你,没想到我孩子的父亲不理会你,你就编造这样的话来诽谤我,我想我是不是需要报警。”沈云嫣一声微不可闻的笑悄然逸出。

既然有人出来当挡箭牌了,她得好好的用一用。

“不可能,为什么是这样,为什么……”大波浪仿佛受刺激一般,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樊琳,去叫物业的保安过来,这里是做生意的地方,不是闲杂人等来找事的地方。”郁泽说这话的时候,凉凉的扫了在场的人一眼。

大家也都反应过来了,接触到郁泽的眼神,赶紧各忙各的去了。

该买蛋糕买蛋糕,该离开就离开。

但是他们都得到了一个信息,三宝甜品店里面的真正的老板,原来是那个帅的天怒人怨的糕点师,这个美人儿是老板娘。

没一会儿,大波浪就被保架着走了出去,临出门还在叫着郁泽的名字。

樊琳和鲁倩不禁叹息,可真是一个痴情的女人,但是碰到了一个没有心的男人。

“你没事吧。”郁泽轻声的问道。

“我没事,……谢谢你啊。”沈云嫣颇为感激:“今天多亏了郁泽拔刀相助,这样,今晚我请客,大家想吃什么直接说,不要客气。”

“老大,你必须请客啊,这一下闹的,我们这一会的营业额,竟然比昨天翻了一倍了。”鲁倩看着电脑里的进账激动的说着。

“老大,这可是你说的,我要吃海鲜。”樊琳本就在一开始听到沈云嫣说了海鲜了,她最爱的就是海鲜,哪里能放过这次机会。

“好。”

“不行。”

沈云嫣和郁泽同时说道。

樊琳和鲁倩面面相觑,到底是行,还是不行。

“除了海鲜,其他都可以,从开始来,我还没有请大家吃过饭,我请大家吧。”郁泽正了正脸色,目光深邃,脸色冷静,好像刚刚有些着急说不行的,不是他一样。

“真的吗?好啊,我们的郁大帅哥请吃饭,那我得好好宰郁大帅哥一次。”

“中午我就不吃饭了,把肚子留到晚上。”

樊琳和鲁倩也是没心没肺的,丝毫没有顾及刚刚郁泽为什么说不行。

“我知道有一家法国菜不错,晚上我带你们一起去吧。”郁泽见她们都同意了,目光渐渐冷意消散。

沈云嫣根本插不上嘴,不过她也不打算插嘴,她在心中已经做好了打算。

每个月给郁泽的工资本来就不算很高,还让郁泽破费,她怎么能好意思。

晚上她偷偷的把钱付了就好了。

沈云嫣偷偷的看了一眼郁泽,她发现郁泽不仅仅属于闷骚类型的,同时也属于腹黑类型的。

由于今天他帮了自己,沈云嫣在心中给郁泽加了分,下个月打算给他涨工资。

说完了以后,郁泽就回去了操作间,店里再次进客户了,忙碌再次开始。

……

三宝甜品店里忙的不亦乐乎,三个宝宝也忙的不亦乐乎。

幼儿园中,只有沈欢乐乖乖的在幼儿园里待着,老师陪着她一起玩耍。

沈开心和沈喜悦,早就被人接走了。

这个人,是沈开心和沈喜悦的老师。

是C国大名鼎鼎的黑客专家顾梁。

只是洗手不干了,同时家族富可敌国,所以,他就成为游手好闲的公子哥。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碰到了沈开心和沈喜悦。

他发现沈开心和沈喜悦有超高的智商,比他当年的智商还要高,着实是当黑客的好苗子。

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他就开始偷偷的培养着这两个小子。

沈开心和沈喜悦也不负众望,飞跃性的进步,让顾梁开心到飞起。

但是好景不长,被他们的妈妈沈云嫣发现了。

沈云嫣差点把顾梁当做了拐卖儿童的人,两个人好一顿斗智斗勇,幸亏两个孩子不糊涂,才把这件事情解释过去。

从那时候开始,沈云嫣就不让沈开心和沈喜悦跟顾梁学。

那毕竟是孩子的妈妈,又是个单身的女人,顾梁思考再三,就趁着孩子上学,偷偷的把孩子接出来学习。

由于顾家的势力,幼儿园当然不敢多说了,而且两个孩子都各种证明顾梁是自己的老师,一来二去的,也没发生什么事情,也就顺其自然了。

今天,晚上有聚会,沈云嫣想着早一些接三个孩子回来。

让店里早一些打烊,沈云嫣早早的出发了,来幼儿园接孩子。

到了幼儿园,沈云嫣傻眼了,沈开心和沈喜悦不在,只有沈欢乐在开心的跳着舞。

不用老师说,沈云嫣都知道他们去哪里了。

沈云嫣先是接了沈欢乐到了车子里,然后在车里气鼓鼓的给顾梁打了电话。

顾梁和两个孩子正研究的入神,忽然手机响了。

拿起手机一看到号码,顾梁吓得手中的茶杯都没有拿住。

“是……是是是是你们的妈妈!”顾梁想起那天沈云嫣的泼辣劲就觉得头疼。

“是妈咪啊,师傅,你怕什么,你告诉妈咪我们在这里,她放心了就行。”沈开心沉着冷静的说道。

“这……这样行?你们妈妈让你们来跟我学了?”顾梁怎么有些不敢相信。

“当然了,不然我们哪里敢就这样偷偷的出来。”沈喜悦跟着点头说道。

看到两个孩子如此的肯定,顾梁疑惑的按下了接听键。

“喂,沈女士,你的两个孩子在我这里……”顾梁先是把两个孩子的位置报了出来。

“顾梁,你这个大混蛋,又把我孩子们带到哪里去了?你教他们什么黑客白客的做什么?我又不会交你学费,

你这个拐卖儿童的家伙,你在哪,信不信我去把你头敲碎腿打折……”

沈云嫣的声音在手机里尤其的刺耳。

顾梁想都没想,直接把电话挂上了。

“你们两个兔崽子,不是说跟你们妈妈说你们的位置就好了?竟然连师傅都骗。”顾梁知道自己上当了。

“师傅,您就受点委屈,妈咪骂了您,就不会骂我们了。”沈开心是有预谋的。

“对啊,她一般气撒完了,就不会在生气了。”沈喜悦早就知道哥哥的意思了。

顾梁还没来及说话,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不用看,一定是沈云嫣打过来的。

“电话我是不会接了,你们爱谁接谁接。”顾梁把电话扔在了桌子上,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两个孩子仿佛没听见一样,继续摆弄着电脑,任凭手机不停的响。

顾梁还不敢挂断,更加不敢关机。

唉,始终要告诉人家妈妈,孩子现在的方位。

为了能让自己不要太丢面子,

顾梁拿起了手机,到了阳台上接了起来。

“沈女士,你先别说话,我现在的方位还是在顾庭山庄,孩子在我这里好得很,你来把他们接走就行了

另外,是两个孩子硬是求我教他们的,不是我非要教他们的。”

顾梁想着,这两个兔崽子敢算计他,他这一番告状,看他们回去怎么收场。

“怎么?他们两个都是几岁的孩子,他们让您教,您就教了么?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么?要是这么说,他们说把您的家产都转移到他们的名下,您也照做么?”

沈云嫣一听这话更生气,竟然把责任推到了两个孩子身上。

雾草,顾梁简直要爆粗口了。

合着怎么着都是他不对了,来来回回都是他的责任了。

还没等顾梁说话,又听到沈云嫣的声音。

“我现在就过去接孩子。”

电话直接被挂断。

顾梁气的浑身发抖,他从来没被一个女人这样气过。

若还不是他惜才,早就对沈云嫣发飙了。

长得好看又怎么样……

咦?

长得好看?

顾梁的脑海里浮现出了沈云嫣的样子。

泼辣倒是泼辣了一些,长得确实清纯无比,是他喜欢的那种类型。


>>>点此阅读《凌爷,你的三胞胎要上天》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