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三国:我刘协,亲手振兴汉室!》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三国:我刘协,亲手振兴汉室!
分类:历史古代
作者:刘不匪
角色:
简介:四百年大汉就这样没了?不!现代人刘协穿越成汉献帝,誓要一统天下、再现强汉雄风!强势诛杀董卓、控制京城后,面对众多叛贼,刘协手执皇帝宝剑,登高一呼:天下忠义英雄何在?速来匡扶汉室!关羽:某乃忠义之人,誓死追随大汉皇帝!曹操:皇帝年幼,怎会如此威武?一定有诈。荀彧:吾心系大汉,不想再委身事贼!吕布:求陛下给布松松绑,布也愿意匡扶汉室啊!王允:老臣无能,愿献出义女貂蝉,为汉室延绵血脉!

书评专区


小说《三国:我刘协,亲手振兴汉室!》完整版免费阅读

《三国:我刘协,亲手振兴汉室!》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什么?你居然说汉朝是垃圾该亡?!电影票我撕了!没共同语言,以后不见面了!”

约会看电影的女孩说汉朝该亡,汉粉刘协怒了!

刘协当场撕碎电影票,转身离去!

出了电影院,一辆大卡车撞了过来,刘协被撞飞到了空中……

当刘协再次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的身体变成了十来岁的样子,还身穿龙袍、头戴皇冠,坐在一间古香古色的房间里,极其真实。

刘协明白了,自己这是穿越了!

一个老太监躬身走过来了。

“陛下,该上早朝了!”

“早朝?”

“是的,陛下。待会早朝时,不管董相国说什么,陛下只要说‘准奏’就行!”

“朕知道了,还有其它要注意的吗?”

“如果董相国之外的人说了什么,陛下只要问‘董相国以为如何’,就行了!”

“如果朕不这样呢?”

“陛下,万万不可啊!您可别吓老奴啊!”

老太监听到小皇帝突然反问,又看到小皇帝眼神中还闪着一丝异样,吓得跪在了地上!

就在对话时,刘协已经吸收这身体的全部记忆,知道自己穿越到同名同姓的汉献帝刘协身上了。

这时的刘协,才十二岁。

老太监说到的董相国,自然就是挟持皇帝的西凉军阀董卓!

原本汉献帝刘协的一生,先是被董卓控制,之后又被李傕郭汜、曹操挟持,在位三十多年,都是军阀手中的傀儡,是历史上最有名的傀儡皇帝。他的老婆董妃、伏皇后都被权臣所杀,身为皇帝,却连自己的老婆都保护不了,窝囊至极!

最后,四百年的大汉,也随着他被逼退位,而正式灭亡。

大汉王朝,是华夏第一个长期稳定的大一统王朝,北逐匈奴、摄服西域、稳固南疆,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大汉强盛之时,周边蛮夷之国,无不臣服!

从此,世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有了扎根在心底的自豪感,有了挺立千秋的自信!

大汉的国号,也成为了一个民族的称号!

曾经的历史中,强大的汉朝因内乱灭亡后,接下来的大一统王朝是晋。晋朝无能,无力抵抗北方胡人,逃到南方,让天下陷入长达数百年的南北朝大分裂,五胡乱华,华夏大地处处哀嚎,汉人差点被灭族!

这是汉粉刘协心中抹不掉的伤痛!

这一刻,穿越成少年汉献帝的刘协,下定决心:

“决不能当傀儡!”

“决不能让大汉灭亡、华夏遭难的历史重演!”

往事不堪回首,在这个时空,一定不能让这些惨事发生!一定要重振大汉,再现强汉雄风!

面对不长眼的胡戎蛮夷,一定要再次发出那声强音:

“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要实现这一切,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要消灭董卓这类窃国军阀!然后扫平群雄,将正在分裂衰亡的大汉帝国归为一统!

刘协心里试着默喊:“系统助我,系统助我!”

然而,毫无反应!

这是一场更真实的穿越,没有系统!

造枪造炮一时半会是不可能的,没有工业基础,连个螺丝钉都造不成。

在此之前,能依靠的,只有冷兵器和谋臣武将。

对,要先设法收拢那些忠于汉室的谋臣武将!

刘协心中涌起了万丈豪情!

三国时代的英雄们,我来了!

大汉皇帝要崛起了!

朕是大汉正统,谁愿与朕共兴大汉?

刘协很想知道,面对不一样的皇帝,曹操、孙权、刘备这些枭雄,是臣服还是悖逆?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宽大的龙袍袖口中,刘协用力紧握双手,手背青筋暴起,握成了两个坚硬的拳头!

“陛下,您怎么了?”

看到小皇帝心事重重的样子,老太监关心地问道。自从成为小皇帝贴身太监的那一刻起,他的命运,就与这位小皇帝紧密相连。

“没事,不是要上早朝吗?走吧!”

在太监宫女们的簇拥下,刘协来到了金銮殿,十二岁的小身体,坐在了宽大的龙椅上。

早朝开始时,龙椅前方的台阶下,三跪九叩的大臣们跪成一片,有一个臃肿的大胖子异常扎眼!

不只是因为他异常肥大的身躯,还因为,只有他没跪。

在禁止携带兵刃的朝堂上,他站在最前面,长满肥肉的手中,握着一把长剑。

毫无疑问,这个人,就是控制京城、挟持皇帝的国贼董卓!

看着董卓肥大的身躯、丑陋的五官,想到四大美女之一的貂蝉,要被董卓这样的人压在身下,刘协心中一痛!

这个时候,董卓挟持着小皇帝和朝廷,刚刚从洛阳迁都到长安。

如果按照原来的历史,不久之后,老臣王允,为了诛杀董卓,将要把义女貂蝉献给董卓……

如果按照原来的历史,不久之后,貂蝉为了大汉王朝,将会被董卓这个禽兽玷污……

坐在龙椅上的汉帝刘协,在心里问自己:

“穿越成皇帝,如果连一个女人都救不了,凭什么救战火中的天下百姓?!”

刘协在心底喊道:

“不!既然我来了,就要改变这一切!”

刘协给自己定下了第一个目标:

“解救貂婵!在貂蝉献身于禽兽董卓之前,先诛灭董卓!”

杀董卓,既是救美人,又是救江山,一举两得。

这时,大殿内,一个粗犷的声音响起:“各位平身吧!有什么事,就快点说,相国我今天有点累,想早点下朝!”

是董卓,他居然代替皇帝说平身!

敢这样无视朝廷法度、藐视皇帝,真是岂有此理!

龙椅上的汉帝刘协,不再是之前那懦弱胆小的人了,心中自然不爽。

这更加坚定了刘协尽早诛灭董卓的决心!

但是,看到董卓手中的那把利剑,还有大殿四周董卓的亲信西凉兵,刘协冷静了下来,压住了心中熊熊燃烧的怒火,面色平静地坐在龙椅上。

骄横的董卓并不知道,龙椅上,那看似年幼的小皇帝,正在暗暗冷笑:

“董贼,暂时让你先蹦达几天,朕很快就会收拾你!不过,貂蝉你就别想碰了!她只能是朕的!”

这一年,是初平三年,也就是公元192年。

这一年,伐董联军刚刚解散,袁绍、曹操等人,为了各自的野心,已经开始率军争夺地盘、逐鹿中原。

这一年,长安城中,十二岁的傀儡小皇帝,被21世纪狂热汉粉刘协穿越,历史开始走向另一条未知的道路……

长安城未央宫,大汉帝国曾经的心脏,见证过那逝去的辉煌。

如今,在东都洛阳被焚毁后,屹立数百年的未央宫,迎来了董卓挟持下的皇帝和朝廷。

“启奏陛下,袁绍、曹操、公孙瓒这些乱贼联军,已经反目成仇,孙坚又在荆州被刘表杀死。函谷关外,叛贼已自乱阵脚!朝廷安然无恙,天下指日可定,这全是董相国力行迁都的功劳!臣,请求陛下加封董相国为太师!”

“臣等附议!”

董卓的亲信李儒,站了出来,一番吹捧后,要求加封董卓为太师。

李儒启奏后,群臣中,立即有一半多人出来附议。

而另外的人,则保持沉默,没人敢反对!

这种替董卓说话的奏议,只是走个程序,不管小皇帝同不同意,最后都会被写在圣旨上,盖上玉玺。

但是,站出来附议的,都是想讨好董卓的人!

龙椅上的小皇帝刘协,一双小眼睛看着那些人的嘴脸。

刘协要记住那些人,等诛杀董卓后,好一一算账!

还没等小皇帝刘协开口,董卓又先说话了:

“这,当太师啊?这官比相国更大吧?这个好、这个好啊!你们让我当那个什么太师,那我就不客气了,当就当吧!来人,快快拟写圣旨!”

董卓说完,朝堂边的桌案上,立即有人开始写圣旨封董卓为太师。

之前老太监教的,说“准奏”这些,根本就用不上……

在董卓这个表面礼仪都不讲的粗人面前,这些只是备用。

朝议时,刘协这个小皇帝,很多时候,连开口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董卓常常让人直接写圣旨,就好像龙椅上的那个天子,不存在一样。

董卓,已狂妄至此!

董卓还不满足,又开口问道:

“相国我,不,是太师我,想问问大家,还有没有比太师更好的官职啊?”

李儒高声说道:

“今天子年幼,朝廷的一切,皆赖董太师主持,董太师就像天子的长辈一样,当称‘尚父’!”

董卓听了,毫无顾忌地大笑起来:

“哈哈哈,这个好啊!这个更好啊!尚父,就是天子的父亲呀!”

董卓说完,肥大的身躯走近龙椅几步,看着龙椅上的小皇帝说道:

“小天子,快喊我一声尚父!快喊!”

熟读三国的刘协知道,董卓进入长安后,就加封了太师,自称尚父。没想到,现在就碰到这事了。

看着董卓那油乎乎的一脸肥肉,笑嘻嘻地让自己喊“爸爸”,刘协心里一阵恶心!

喊还是不喊?

喊了会很恶心,不喊可能没命。

原来的小皇帝刘协,能活下来,一定是喊过的。

但现代人穿越后的刘协,真的是喊不出口!

穿越过来,就喊董贼“爸爸”,这怎么行?

不能喊、不能喊,就是死,也不能喊!

刘协紧紧咬着牙关,一言不发。

边上的老太监,一边拼命地给小皇帝使眼色,一边小声说“快喊,快喊呀!”,但小皇帝刘协就像没看到没听到一样,仍然不喊!

历史,在这里,已经开始不同了!

董卓气得一跺脚,说道:“你个小天子,怎么这么倔呢?李儒!你给我好好教教这小天子。”

李儒听到董卓发话,走上了台阶,走到了龙椅边上,撸起了朝服的衣袖,当着众臣的面,就要伸手来揪小皇帝刘协的耳朵!

刘协知道,前一任小皇帝刘辩,就是在董卓的指使下,被李儒往嘴里灌毒酒毒死的!

这个时候,就算不愿喊,也不能明说,一说就绝对没命了!

只能装疯卖傻了。

年幼,有时候,也是个优势!

刘协心里一动,看着走近的李儒,一下站了起来,挥起小手,就朝他身上胡乱拍打起来!

“蛐蛐!朕的蛐蛐!是不是被你藏起来了?你这个坏蛋!我要蛐蛐!还我蛐蛐!”

李儒根本没想到,自己都还没动手,这小皇帝,居然先动起手来打自己!

还是因为几个蛐蛐,这真是滑稽!

以刘协十二岁的小身板,哪是李儒这个成年人的对手,没几下,就被李儒死死按住了。

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小皇帝张开嘴,一口咬在了李儒的手腕上!

李儒吃痛,一下用力把小皇帝甩了出去!

刘协被甩得跌在地上,一头撞到了龙椅上。

撞得很痛!

这时候,要哭出来才行!

刘协想到再也见不到穿越前的父母,又加上确实撞痛了,泪水一下子就夺眶而出。

十二岁的小皇帝,捂着被撞的额头,在朝堂上“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哭得十分伤心。

“哇!好痛!蛐蛐、蛐蛐!还我蛐蛐……”

小皇帝刘协大喊大叫,哭闹着捶地打滚!

边上的李儒,看了眼手上的两排牙印,感到火辣辣生疼。

李儒想要再回击,但看着正在哭闹的小皇帝,觉得这就是一个平常的小娃娃,又不好再下手打,十分尴尬!

“陛下……”

大殿台阶下,王允等一帮前朝老臣,见到小皇帝被欺负后哭得这么伤心,也都跪了下来,哭得稀里哗啦。

顿时,朝堂上下,哭声一片。

“行了行了!不就几只蛐蛐吗?太师我这就让人找几只来,让陛下好好玩耍!这个小天子,我原以为你挺懂事的,怎么就长不大呢!”看到这么多人在哭,董卓挥了挥肥厚的手掌,不耐烦地说道。

在龙椅边哭闹的小皇帝刘协,听到董卓这话,松了口气,总算是躲过一劫,把不开口喊尚父的缘由,归到丢了蛐蛐很伤心的事情上去了!

更妙的是,还成功地麻痹了董卓,让他以为,自己这个小皇帝,仍然只是个贪玩不懂事的小娃娃。

降低董卓的防备心,就是杀董卓的第一步!

刘协慢慢止住了哭声,擦着眼泪,露出一点笑容,说道:“真的吗?有蛐蛐就好!我要蛐蛐!”

董卓看到小皇帝破涕为笑,说道:“小天子,别闹了!太师我今天晚上,就找一罐子蛐蛐来给你!”

“报!吕将军在北地剿除黄巾余贼时,俘虏了三百人,现已押到长安。”有西凉兵来报。

董卓哈哈几声,笑着说道:“这个好!小天子蛐蛐没了,正愁没啥玩。将那些降卒,都押到未央宫正门外。等我过去,再处理。”

那个西凉兵得令,立即跑开去传令了。

董卓说道:

“小天子,还有各位同僚,都随我到未央宫城楼上,看看那些降卒,耍一耍!”

在董卓西凉兵的裹胁下,小皇帝刘协和群臣来到了未央宫宫墙城门楼上。

没多久后,已被绑住的三百降卒,被董卓义子吕布押到了城楼下。

董卓在城楼上高声说道:

“奉先吾儿,真是英勇!有奉先在,何愁不能扫平袁绍、曹操这些叛贼!”

吕布听到董卓在夸自己,很是得意,骑在赤兔马上,举了举手中的方天画戟,笑着说道:

“义父,这些人,我只带着一小队西凉军,就拿下来了!请问义父,该如何处置这三百俘虏?”

董卓在城楼上笑着说道:

“把这三百人,分成五队,每队六十人。第一队,砍掉双手。第二队,砍掉双脚。第三队,挖掉双眼。第四队,割掉双耳。第五队,放到锅里用沸水煮。”

董卓向来独断专行,阻止是不可能的。

王允等老臣听到后,想告辞走,被董卓的西凉兵拦住了。

刘协想走,被董卓亲自拦住了。

“小天子,还有各位前朝老臣,都别走!随太师我一起观赏观赏!”

未央宫正门外,三百个降卒,都被董卓施以惨无人道的酷刑!

惨叫声响彻了整个未央宫和长安城!

降卒们的血,像暴雨后的雨水一样,流淌在宫门外。

庄严肃穆的未央宫城楼上,董卓看着下面数百人的惨状,放声大笑起来,群臣吓得浑身颤栗。

惨叫声和董卓的大笑声,飘荡在未央宫的上空。未央宫静静矗立,默然不语。

刘协用手捂住了双眼。

董卓走到小皇帝刘协边上,掰开刘协捂着眼睛的手,指着城楼下惨叫的人群,问道:“小天子,这个比蛐蛐好玩不?”

刘协感到一阵反胃,说道:“不好玩!我还是要蛐蛐!”

董卓哈哈大笑起来。

这时,吕布走上城楼,在董卓边上耳语几句。

董卓脸色一变,扫了一眼群臣,冷着脸说道:

“你们当中,有一个人,想要害我!”

看到董卓的残暴,又见到董卓发怒,群臣都吓得冷汗直流。

“来人,给我将司空张温砍了!”

随着董卓一声令下,司空张温被西凉兵从群臣中揪了出来。

“董贼,你欺君罔上、暴虐如兽,迟早会遭到报应,被人扒皮抽筋!”

之前不敢说话的张温,临死前,知道求饶无用,对董卓破口大骂!

西凉兵当众砍下了张温的脑袋。

张温的头,滚落到群臣面前,鲜血流了一地。

身为朝廷大臣的张温,只因董卓一句话,立刻就身首异处了。

朝廷百官,都吓得跪伏在地,浑身颤抖,害怕再牵连到自己。

董卓笑着说道:“这个张温,勾结关外乱贼,想暗中害我!被我儿奉先发现了。你们这些人,都给我老实点,谁想乱来,张温就是他的下场!”

董卓抛下狠话,带着他的西凉兵卫队走了。

有的朝臣,在董卓走后,仍然还在颤抖着,还没有从董卓的残暴中回过神来。

刘协看了他们一眼,叹了口气。

这些臣子,大多是没啥用处的。有骨气、有能力或有世族背景的,要么已经被董卓杀了,要么已经逃出京城,在外拥兵自立。

在太监宫女们的簇拥下,小皇帝刘协向未央宫宫内走去,回到了寝宫。

刘协躺在龙榻上,思考着。

按原来的历史,董卓当众斩杀司空张温后,王允悲愤交加,就开使出连环计的第一计美人计,将貂蝉许给吕布后,献给董卓。

王允的计策确实能杀董卓,但是,如果董卓是在王允主导下被杀死,不只是貂蝉会被董卓这个禽兽玷污,而且,朝局将落入王允手中。

假如王允掌权,王允是会比董卓更尊重自己这个小皇帝,但是,在大事上,让他听从一个十二岁的小皇帝,不太现实。

王允再忠于汉室,顶了天,也就是等皇帝到了弱冠之年时(20岁),主动奉还大权。

然而,王允掌权,是撑不到那个时候的。

之前的历史已经证明,以王允的狭隘和综合能力,将无法收拾董卓死后的残局,董卓旧部西凉军李傕、郭汜等将会攻入长安,杀死王允,像董卓一样,继续挟持小皇帝和朝廷。

王允杀董卓的结局,就是自己继续当傀儡,继续着之前的命运。

刘协知道,要想掌握朝廷,让文臣武将听从自己这个看上去才十二岁的少年,只有一个办法。

那个唯一的办法就是,在自己的亲自主导下,杀死权臣董卓,让文臣武将看到自己的魄力和手段,才可能真正树立起皇帝的权威。

否则,不管是谁,都不会真正在意一个十二岁少年的看法。

要想不当傀儡,刘协唯一的出路,就是杀董卓以立威!

所以,不管是为了救貂蝉,还是为掌控局势,都只能是自己杀董卓,而不是王允。

王允已经目睹张温被杀了,接下来,就是王允使出连环计了,很紧急!

慢一天,貂蝉可能就会被许给吕布!

慢一天,貂蝉可能就会被董卓玷污!

慢一天,局势就可能会失控!

时间紧迫,必须立即行动起来!

刘协思虑后,决定从两方面着手。

一是秘密召王允入宫,想办法阻止王允献貂蝉。

二是秘密拉拢可靠的武将,准备诛杀董卓,以及收拾董卓死后的乱局。

刘协想到了一个人,张辽!

张辽此时是董卓部下。张辽原是何进部下,何进死后,被董卓强行收编,并非董卓嫡系西凉军,属于被排斥的并州派系,存在拉拢的可能性。

在原来的三国中,张辽与关羽交好。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被关羽看得上的人,必定也有忠义之心,比吕布这种有奶便是娘的人好一万倍。

更重要的是,此时的张辽,还没有碰到真正懂他重用他的人,空有一身本领,却声名不显、屈居人下。

怀才不遇的人,一定很渴望有一个发挥本领的舞台!

而自己以大汉皇帝的身份招揽张辽,不仅可以给张辽一个广阔的舞台,还能够成全他的忠义之心!

因此,拉拢张辽,可行性很高!

不管是要联络到王允,还是要联络到张辽,都只能依靠宫中的太监。

要先收服身边的太监!

根据之前的记忆,刘协只知道,身边的这个老太监姓敖,叫敖公公。

“敖公公!”躺在龙榻上的刘协站起身来,喊道。

那个贴身老太监走了过来。

“老奴在!”

“你入宫多少年了?”

“回陛下,四十年了。”

“跟朕说说你的事情,你是怎么入宫的?”

老太监敖公公听到一向不会关心人的小皇帝,突然问起自己的事情,很是感动。

也许是因为感动,也许是因为回想起这数十年来的不容易,老太监的眼眶湿润了。

老太监陷入了回忆,说道:

“老奴小的时候,家里是给地主种地的。有一年,发生干旱,庄稼收成少,在交完租子后,根本养不活一家子人。于是,老奴的爹娘,迫不得已,为了换银子买粮食,就想送一个儿子入宫。爹娘让老奴兄弟几个人抓阄,老奴抓中了,就净身进宫了。”

看着陷入伤感的老太监,小皇帝刘协又问道:

“你家里人现在怎么样了?你恨他们吗?”

老太监抹了一把眼泪,说道:

“早些年老奴曾托人去老家了解过,他们被一伙来村里抢粮的乱军杀死了。”

刘协问道:

“敖公公,你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吗?”

敖公公在宫里混了几十年,早就是个明白人了。

身为皇帝的贴身太监,敖公公很清楚,小皇帝根本就没有丢什么蛐蛐。

上朝时,在大殿上看到小皇帝哭闹什么蛐蛐的事,敖公公就知道小皇帝是在蒙骗董卓李儒。

那个时候,敖公公就知道,这个小皇帝,是开窍了!

此时,小皇帝又问这些,一定是想要对付董卓了,有什么要事交待自己,又有点不放心。

敖公公本以为,这一天,他要等很久,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

很多时候,太监与皇帝是利益一致的!特别是在对付权臣这件事情上!

只要不蠢,没哪个太监不希望自己的皇帝摆脱权臣的控制!

刘协很幸运,刚好这个时候的贴身太监敖公公,并非愚蠢之人。

敖公公没有回答小皇帝的话,起身走到寝宫外查探了一番,确定四周无人偷听后,回到了小皇帝边上,跪伏在地,颤声说道:

“陛下!陛下的心愿,就是老奴的心愿!陛下有什么吩咐,老奴一定拼死效命!”

“快快平身!”

小皇帝刘协走近前,扶起了敖公公,举止上,透着与十二岁小身体不相符的成熟稳重。

“谢陛下!”

被皇帝亲自扶起,这是曾经只在睡梦中才出现过的场景,敖公公不敢相信,如今居然实现了!

敖公公感动得老泪纵横。

看到敖公公这个样子,刘协还以为,这敖公公是想起了年少时的悲惨境地,故而感伤。

刘协万万想不到,自己这个现代人看来很平常的举动,会让这个进宫数十年的老太监感动至此。

“敖公公,在这宫内,你能信得过的小太监,有多少个?”

“回陛下,有五个。不,真正可信的,有三个。”

“靠得住吗?够机灵吗?”

“陛下,他们三个绝对靠得住,老奴对他们有救命之恩。老奴之所以救他们,就是因为他们有股子机灵劲,才不忍看着他们白白没了性命。”

“好,有三个可用之人,传递消息就足够了。现在,你派一个人到王允王司徒府上,让他秘密进宫面圣!再派另一个人,接近董卓部将张辽,让张辽暗中进宫面圣。”

“陛下,召王司徒进宫没问题。召董卓部将张辽的话,要小心啊!”

“敖公公,你放心!在洛阳迁都到长安的路上,张辽曾经向朕暗示过,他愿意助朕。”

总不能明说自己穿越来的,了解三国,知道张辽为人。

为了让敖公公有信心,刘协只好托言张辽给过自己暗示。

敖公公见皇帝这么说,还是有点不放心的样子,说道:

“让张将军进宫面圣这事,老奴化妆后,亲自出宫去办!”

刘协看到敖公公如此谨慎,满意地点了点头。

“敖公公,这两件事,既要快,也要稳!”

“好的,陛下。”

敖公公出去办事了。

看着空旷的宫殿,想到此时的函谷关外,曹操、孙策、袁绍、刘备等人,正在纵横天下,刘协心中一阵失落。

身为皇帝,是有着号令天下的正统名义,但也要被束缚在宫廷之中,无法像常人那样行动自如。

很多事情,都只能遥控指挥。

刘协只能等待着敖公公的消息。

到晚上时,敖公公回来了。

“敖公公,怎么样了?”

“回陛下,好消息!张将军愿意进宫面圣,老奴已安排他明天早上扮作给宫里送菜的菜农,秘密进宫!”

“好!那王司徒那边呢?”

“回陛下,王司徒说,今天晚上晚些时候,他会到宫门外,到时老奴派人接应他进来。”

“好!敖公公,事成之后,朕一定重重赏你!”

敖公公说了声“谢陛下”后,退到了一边。

突然,寝宫外,响起了一阵密集的脚步声。

随后,一个粗犷的声音传了进来。

“小天子,尚父我来了,快来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来!”

是董卓!

“你们守在门口。”

董卓让西凉军卫士们在门口等着,一个人进来了。

董卓的手里拿着一个小罐子,进来后,也不向小皇帝施礼。

走到小皇帝面前,董卓就将那小罐子在小皇帝面前晃来晃去。

“你猜猜,这是什么?”董卓问小皇帝。

小皇帝刘协一脸天真好奇,看着那个罐子。

“唧唧吱、唧唧吱”罐子里头发出了一阵声响。

听到叫声后,小皇帝指着那个罐子,说道:

“是蛐蛐!”

小皇帝笑了起来,去抢那罐子。

当小皇帝的手要够着罐子时,董卓又将罐子拿开。

一大一小在宫殿内追逐起来。

站在边上的敖公公,看着之前还在谋划着杀董卓的小皇帝,此刻竟然天真地和董卓在玩闹。

一丝丝的冷汗,从敖公公的额头渗了出来。

敖公公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心里想道:“这个小皇帝,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竟变得如此有心机!小小年纪,竟有如此城府,这比董卓明目张胆的暴力,更加可怕!”

董卓身体太肥胖,跟小皇帝还没打闹多久,就有点喘粗气了。

董卓喘着气,在桌子边的地上坐了下来,靠在了桌脚上。

“小天子,给你!”

董卓将装着蛐蛐的罐子递给了小皇帝。

刘协接过罐子,用心地摆弄起来。

“小天子,你说,要是那些朝中大臣,都像你这样,不跟我玩什么心眼,也不躲着我,我能杀他们吗?”

董卓坐在桌边的地上,突然冒出一句这样的话来。

小皇帝刘协就好像没听到董卓说的话一样,继续逗弄着罐子里的蛐蛐。

“唉!你就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娃娃,跟你说了,你也听不懂,不说了!”

看到小皇帝只顾着玩,董卓很无奈,觉得跟这小皇帝说这些他也听不懂。然后,靠在桌脚上闭目养神。

刘协在玩蛐蛐时,听了董卓说的话,心中也是一阵感慨,没想到,残暴的董卓,也有这样的一面。

刘协心里对董卓说道:“董卓啊董卓,就算你现在不打算害朕,但是,以你的残暴性子和无法无天的胆子,对汉室又没有一点忠义之心,说不定哪天就要对朕下手了!以你的好色,你又会想要霸占朕的貂蝉。对不起了,朕只能杀你,先下手为强了,借你人头一用。”

刘协瞥了眼靠在桌上的董卓,又看了眼桌上那尖锐的铜制烛盏。

刘协心下想,如果此时拿起铜烛盏,趁着董卓没防备,对着董卓的脑袋来几下,一定可以杀了他。

只是,现在还没有安排好董卓死后的应对之策,这样杀他,只会引起更大的混乱。

不一会儿,董卓就坐在皇帝寝宫的地上,呼呼大睡起来了。

董卓在睡梦中说起了梦话:

“你们这些朝中大臣,在我第一次进京城时,你们的眼睛都看着天上,我就知道你们瞧不起我,觉得我只是一个凉州的粗人武夫,我杀杀杀,看你们还敢不敢瞧不起我!”

“哈哈哈,天下大乱怕什么!我修了一座郿坞,那里易守难攻。我在郿坞存的粮食,够吃二十年!足够我安享晚年了!”

“小天子,你要知道,如果我要杀你,很容易!你要乖乖听话,别跟那些大臣一样,老想着害我。”

……

边上的刘协,听着董卓的梦话,更加觉得,这董卓真是粗鲁简单到有点愚蠢。

董卓以为靠杀戮,就能解决问题。

都火烧东都洛阳了,都挟持朝廷了,董卓竟然还想着能躲在郿坞安度晚年!真是能想!

一两个时辰后,董卓终于醒过来了。

在警告小皇帝别惹事后,董卓带着他的西凉兵卫队,向皇宫内院走去……

看着董卓走向后宫的背影,刘协握紧了拳头。

刘协只能这样安慰自己:自己才十二岁,还没干过那种事,现在这后宫里头,还没有自己的女人。

刘协决定,在杀掉董卓之后,要解散现在这个后宫,到时候发些银子,让现在这后宫里的女人们都嫁到民间去。

之后,再重新选秀,全部换人,只能这样了。

直到深夜时,董卓才带着他的人离开了宫廷。

敖公公让人到宫门外接应王允。

不久后,趁着夜色,一顶小轿子进入了皇宫。

“陛下,老臣来了!”

王允见到小皇帝后,纳头便拜。

看着老臣王允跪在地上,小皇帝刘协没有扶他起来,也没有说平身。

而是站在跪着的王允面前,居高临下地说:

“王司徒,你是前朝老臣了,而且,你祖上世为汉臣,世食汉䘵。你为何也要勾结那国贼董卓?做那欺君悖主的无耻之人!”

王允本以为这贪玩的小皇帝让自己来,也商量不了什么有用的东西,没怎么当回事,只是做个样子进宫一趟。

王允万万没想到,一来就听到了这样吓人的话。

王允抬起头来,脸上写满了惊讶和无辜,悲愤地说道:

“陛下,冤枉啊!这从何说起呀?!”

看到王允的反应,刘协很满意,只有先说点戳你心窝子的话,你才会把眼前这个才十二岁的小皇帝当回事。

刘协决定再给王允来点猛药,继续说道:

“说!你是不是想宴请吕布?还想宴请董卓?你还想把你的义女貂蝉许给他们?都这样了,还不算勾结董贼吗?”

王允策划的这些事,都十分机密,除了自己和貂蝉外,就没人知道,而且,这计谋才刚刚开始。这会儿,被小皇帝三言两语就点破了,哪能不吃惊!

王允跪在地上,听完这话,脸上的惊讶变成了震惊,犹如被五雷轰顶一般。

王允喃喃道:

“怎么就泄露了?!臣今晚是宴请了吕布,但不是想勾结董贼啊!陛下,冤枉啊!”

刘协听到王允说已经宴请过吕布了,赶紧走近几步,连续发问:

“就宴请吕布了?这么快?你是不是在宴席上,把你义女貂蝉许配给吕布了?吕布有没有碰貂蝉?吕布,董贼之鹰犬!王司徒,你为了讨好董贼和吕布,连自己女儿都送出去,真是煞费苦心啊!这种事情你也做得出来?”

王允被点破心中秘密,又怕被皇帝误以为是真要勾结董卓,担心一世清名毁于一旦,急忙如实说道:

“老臣只是让吕布看了一下小女貂蝉,并不曾让吕布碰她。臣的女儿貂蝉颇有姿色,吕布是好色之徒,一看就被迷住了。董卓也好色,如果老臣再将小女貂蝉献于董卓,二人必然相争!老臣是想让貂蝉离间董卓吕布二人,老臣与董贼势不两立,恨不得杀他而后快!怎么可能勾结董贼!老臣决无勾结董贼之心啊!”

听到王允说吕布还没碰貂蝉、董卓还没见到貂蝉,刘协松了一口气,说道:

“王司徒,朕知道你的忠心,刚才是试探你的。”

刘协说完,让敖公公扶起了王允,将这位已经快被逼得流眼泪的年迈老臣扶到小几边坐下。

误会解除,虚惊一场,王允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后,拱了拱手,说道:

“谢陛下明鉴!”

刘协缓缓说道:

“王司徒,你有所不知啊!就在刚才,国贼董卓来过宫中。朕从董卓那知道,吕布在出发去你那之前,就已经告诉董卓你宴请他的事了。想必,吕布回去后,也会回禀董卓,说王司徒你要将女儿许给他。”

刘协为了阻止王允,只能先骗王允,说吕布跟董卓说过王允宴请的事,让王允以为董卓吕布之间沟通很畅通,是无法离间的。

王允听了,很着急地说道:

“可是,吕布在老臣府上时,说过董卓不知道他赴宴这事啊!”

刘协耐心地说道:

“王司徒啊!你想想,吕布是什么人?他是个言而无信之徒啊!他说的话不可信啊!董卓能让吕布过来,一定是他的谋士李儒在边上,想让吕布过去你那了解你的虚实!王司徒,你可要小心啊!你是朝廷的顶梁柱,你要是被董贼害了,朕就少了一个依靠了,四百年大汉就复兴无望了!”

刘协说到最后,给王允拍了一下马屁。

王允听了,先是有点疑惑,后面听到天子夸他,心中很是受用,忍不住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儿,王允再看了一眼眼前这个才十二岁的小皇帝,总觉得哪不对劲!这个小皇帝,为啥会知道得这么清楚,难道真的仅仅凭着吕布赴宴这事,就能猜到他后面还要宴请董卓献貂蝉,小皇帝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王允忍不住从小几边起来,跪下问道:

“陛下圣明,老臣的计谋,现在这个时候,除了老臣与小女貂蝉之外,就没有第三个人知道,断无外泄的可能。敢问陛下是如何得知的?”

刘协想了一下,回答道:

“王司徒,朕刚才小憩了一会儿。睡梦中,梦到了貂蝉姑娘。貂蝉姑娘在朕的梦里告诉朕,她说她为了大汉什么都愿意做,她说她要为了大汉献身给禽兽。朕问她,那禽兽是谁。她说那个禽兽是董卓。朕又想起董卓说的吕布赴宴的事,就猜到了。”

王允听了,更加疑惑,心中暗想:“陛下这么说,难道是说我女儿貂蝉与陛下有私情,暗中密会时告诉过陛下这些事,不便直言,所以假托梦中相会。不对啊!貂蝉这些天都在府上,没出过门,不可能跟陛下密会的。况且,陛下才十二岁,哪里懂什么男女之情!”

王允越想越糊涂了。

看到王允好久不说话,满是皱纹的老脸上阴晴不定,刘协轻声问道:

“王司徒、王司徒,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朕传太医给你瞧瞧?”

王允回过神来,看了看眼前的小皇帝,只觉得,这小皇帝跟以前大不相同,言谈举止间透着成熟稳重,完全不像是一个十二岁无知少年的样子,或许是真的猜出来了。

王允又想到,自从自己跨进这个宫殿见到小皇帝后,不管说什么做什么,都好像是被小皇帝牵着鼻子走。

王允不服气,跪在地上拜了一拜,坚定地说道:

“陛下以少年之身,窥破老臣之计谋,实乃天纵奇才!但董卓吕布都是一介匹夫,陛下能猜到,他们不一定能猜到。况且,他二人都是好色之徒,现在吕布已经上钩,董卓见到小女貂蝉,也必定会着迷。小女貂蝉一定能离间这二人,到时,老臣一定为陛下诛杀董贼,还大汉天下一个朗朗乾坤!”

刘协听了,感到很头疼,这王允还真是固执,说了这么多都没用。难怪之前的三国中,杀董卓后,他会一意孤行,最后败亡。

刘协走近王允面前,说道:

“貂蝉姑娘只是一个弱女子,王司徒,你就忍心把她往火坑里推?”

王允眼中露着一丝决绝,说道:

“为了四百年大汉,老臣王允与小女貂蝉都豁出去了!小女貂蝉已经告诉过老臣,为了大汉,她万死不辞!”

刘协摇了摇头,说道:

“可是朕不忍心委屈貂蝉姑娘啊!王司徒,朕有一计,可擒吕布,可灭董卓,不需要让貂蝉姑娘遭罪的!你就放过她吧!”

王允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还有更好的办法,忍不住说道:

“陛下,还能有别的办法?你没骗老臣吧?”

看到王允一脸不相信,刘协笑了笑,说道:

“王司徒,你尽管放心,杀董卓的事,朕已安排妥当。你的连环计,可以停下来了。你和貂蝉姑娘,在府上等着好消息就行了。千万不要再有别的行动,以免节外生枝,打草惊蛇!”

刘协不打算告诉王允拉拢张辽杀董卓的事,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风险。

王允显然是很想多参与一些,说道:

“陛下,可有用得着老臣的地方?老臣虽不统兵,但府上也有家丁护卫数十人,关键时候,也派得上一些用场。尚书仆射士孙瑞、司隶校尉黄琬与臣交厚,此二人早有杀董之心,臣可为陛联络此二人。”

王允说出了他能调动的力量,不甘心在杀董卓这件大事上落后于人。

刘协想了一会儿后,说道:

“这样,王司徒,三日后正午,你再在你府上宴请吕布。吕布贪图貂蝉姑娘美色,必定前往。你让士孙瑞、黄琬带刀斧手在你府中埋伏好,再在吕布酒中放入蒙汗药。待吕布倒在酒桌上时,刀斧手尽出,杀死吕布随从亲卫,再将吕布用铁索绑住。如此,就是大功一件!”

王允不甘心只做执行者,想参与更多,又问道:

“那杀董卓的事,如何安排?”

刘协说道:

“王司徒只管擒拿吕布,其它事情,朕自有安排!”

担心王允不服从安排,要乱来,刘协又补充道:

“王司徒,诛杀董卓这事,朕早就在谋划了。本来都已布置妥当,但念在你一片忠心的份上,才安排你擒拿吕布,望你尽心尽力,办好此事!吕布,是董卓帐下第一猛将,擒拿吕布,事关成败!如你不愿担此重任,朕可另外让人来做此事!”

王允听了这番话,不愿失去这个立功的机会,赶紧说道:

“老臣一定竭尽全力,为陛下擒拿董卓鹰犬吕布!”

刘协朝王允躬身施了一礼,说道:

“王司徒,事成事败,全在三日之后。大汉中兴,在此一举,朕拜托王司徒了!”

王允赶紧扶住了小皇帝,说道:

“陛下,使不得,折煞老臣了!”

刘协说道:

“王司徒,在宫中久了,恐被董贼耳目发现,就不久留你了。万万记得三日后正午,按朕计策,擒拿吕布!”

让敖公公送走王允后,刘协吃点了东西,就睡下了,养好精神,等待着明早接见张辽。

扮作给宫里送菜菜农的张辽来了。

刘协看着眼前一身粗布衣服跪在地上的张辽,仍浑身散发着掩盖不住的英豪之气,忍不住赞道:

“真虎将也!”

张辽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才十二岁的小皇帝,问道:

“不知陛下请末将前来,有何旨意?”

看到张辽愿意偷偷入宫,刘协觉得这事就有八成把握了,直接说道:

“张辽,张文远。朕知你有一身本领,却不得施展,明珠蒙尘。朕知你有心报国,却身陷贼营,苦无门路。是也不是?”

刘协说完,直视着张辽的眼睛。

此时的张辽,只是董卓帐下一员普通的武将,地位名声都不如吕布、李傕、郭汜等人。

又看到董卓倒行逆施,苦无明主,张辽正在发愁这一身本领,就要白白浪费。

张辽说道:

“张辽本并州边陲之人,声名不显,蒙陛下召唤,怎敢怠慢!董贼祸乱朝纲,天人共怒!昔日何大将军为十常侍所害,那个时候董贼刚刚进京,臣不知道其真面目,错投董贼,等发现董贼面目时,悔之晚矣!”

刘协说道:

“今张将军弃暗投明,正是时候。朕意,后日正午,诱董卓入宫,于宫中杀之。张将军可愿为国除害,手刃董贼?

张辽抱拳说道:

“愿凭驱使!”

刘协扶起张辽,说道:

“好!张将军真是大汉的栋梁啊!”

张辽想了一会儿,又说道:

“末将想举荐一人,此人也有杀董贼之心,他的武力不末将之下。”

刘协很感兴趣,问道:

“哦,那人是谁?”

张辽说道:

“徐晃!徐晃是我同乡,现为骑都尉。徐晃曾经跟我说过,董卓早晚必败,让我早点想好出路。”

刘协听了,一拍手掌,大声说好!

在原来的三国中,张辽徐晃在董卓、吕布败亡后,都归入了曹操麾下,后来都成为了一代名将,都是还没有发光的金子。

刘协说道:

“后日上午,你到董卓相府请安。到时董卓入宫,必带你护卫左右。入宫后,朕会当众下旨,你即可斩杀董卓。”

张辽不解,问道:

“平日里,董卓一般都是带吕布在身边,为何后日会让末将护卫左右?”

刘协笑着说道:

“张将军,你放心,后日午时,吕布一定不在董卓身边,而且,那个时候,吕布会被朕安排的人活捉。”

张辽说道:

“吕布骁勇,如能引开吕布,末将到时定能一举斩杀董贼!”

刘协笑着说道:

“张将军,后日,就是你和徐晃护国立功之日!斩杀董贼后,你可与徐晃拿着朕的圣旨,带着董贼头颅,收服长安城的西凉军!”

张辽本以为皇帝会让他自己想办法除掉董卓,没想到一切都安排好了。

最重要的是,小皇帝连引开吕布,以及事后怎么办,都已经想好了,这让张辽有点难以相信。

真没想到,这个十二岁的小皇帝,居然把事情都安排得这么周密。

但眼前的事实,又由不得张辽不信。

看到小皇帝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张辽也受到了感染,充满了信心。

张辽出宫去后,联系了徐晃,只有两天时间了,二人忙着笼络亲信士卒,为第三天杀董卓做好准备。

至于如何引董卓入宫,刘协已经想好了!

第三天早朝快结束时,龙椅上一向不说话的的小皇帝突然站了起来,开口说道:

“朕有旨意!宣旨!”

敖公公拿出拟好的圣旨,读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今天下纷乱,关东乱贼四起。若无董太师率西凉军护驾,大汉必然危亡。董太师之劳苦功高,可比周公伊尹!朕年幼无知,今,封董太师为摄政王,代朕执掌天下!钦此。”

董卓听说封自己为摄政王,看到皇帝主动给自己加官进爵,高高兴兴地领旨了!

群臣中,有的谄媚之徒,也都一个劲地给董卓拍马屁。

刘协心中暗笑:

“董贼,你活不过今日了!在你死之前,先让你高兴高兴、放松放松。”

董卓很开心,在一帮谄媚之徒的簇拥下,走出金銮殿。

殿外,董卓的义子吕布正带一队西凉兵候着,一见到董卓出来,吕布就拿着他的方天画戟,跟在了董卓身后。

边上的西凉兵,也都随着吕布一块,跟在了董卓身后。

金銮殿外的台阶上,原本簇拥在董卓周围的那些谄媚朝臣,见到吕布和粗犷的西凉兵过来,都闪开了,退在一边,笑嘻嘻地说道:

“摄政王慢走!”

“摄政王慢走!”

“摄政王慢走!”

……

董卓听到身后朝臣们恭送的声音,没有回头,只是扬起了肥厚宽大的手掌,朝身后摆了摆,笑呵呵地回答道:

“行了行了,不用送了!”

这可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以往,董卓对那些谄媚的朝臣,都是不怎么搭理的。

董卓生性骄傲,觉得身后的这些朝臣都不是有资历的老臣,不是很重视。董卓真正在意的,是像王允这样有资历的世族老臣。

但董卓今天封了摄政王,心里正高兴着,所以,对那些谄媚他的朝臣,也回应了一下。放以前,这是不可能的。

董卓突然想起来,那个叫刘备的,明明是白身,是平民出身,还自称是什么皇族!董卓觉得,自己要比这些人高贵多了。

现在加封摄政王,身份就更不一样了!想到这,董卓走起路来,都觉得脚步轻快多了!

回相府的路上,还跟在董卓边上的李儒,看到董卓高兴的样子,好几次动了动嘴唇,欲言又止。

快到相府时,李儒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

“太师,这事有点蹊……”

还没等李儒说完,董卓脸上开心的笑意就消失了,回头打断李儒:

“李儒!你叫我什么?要叫摄政王,知道吗?你是我身边重要的谋臣,要带个好头!”

这时,董卓和李儒、吕布等人,已经到了相府门口了。

董卓抬头看着相府上面横匾上写着“相国府”几个字,摇了摇头,说道:

“李儒啊!你是文人,你给我写个“摄政王府”的牌子,原的那个拆了。”

李儒面容焦急,一咬牙,说道:

“太师啊!这个摄政王,你当不得啊!这里面,怕是有蹊跷!”

说完换牌匾,又高兴着的董卓,听了李儒说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怒气冲冲地说道:

“为什么当不得!我有奉先,我有西凉铁骑!袁绍、曹操、孙坚这诸候反贼,都进不来这函谷关!都拿我没办法,你说,这摄政王,为什么我当不得!”

看到董卓发怒,李儒硬着头皮说道:

“关东的诸侯反贼,现在是拿我们没办法,但是,我们的对手,不只是在关外,还有关内。这长安城内,都有反对我们的人啊!太师,你要是当了这摄政王,他们就更要反你了!四百年前,高祖曾与众臣斩白马为盟,异姓不得封王,现在天下是乱了,但还没人称王。太师,现在还不是时候啊!再说,封王这事,我们没跟陛下提起过,突然就封王了,会不会有谁在搞鬼?”

相府门口,董卓怒视着李儒,说道:

“李儒,你说我当不得王,你是不是也瞧不起我这西凉粗人?长安城有人反我,在哪?在哪!这王我当定,谁敢反本王?谁敢!”

董卓在说到后面,放眼向相府外的长安城远处扫去,眼神中透着目空一切的霸气!

李儒又说道:

“太师…”

董卓暴怒,大声打断李儒:

“李儒,你放肆!我、本王是摄政王!”

看着董卓怒气更盛的脸,还有边上手持利刃的西凉兵,李儒知道,这个时候,如果自己还要硬劝的话,只怕没有好下场!

李儒轻轻地叹了口气,低下头,双手作揖,说道:

“是,摄政王,李儒恭贺摄政王!”

看到李儒改变态度,董卓转怒为笑,说道:

“这就对了!这才像话嘛!”

李儒看到董卓这个样子,沉思了一会儿,说道:

“摄政王,李傕郭汜二人,在长安城外驻扎。据人来报,他们二人在外终日饮酒作乐,兵事荒废,在下请求到他们营中,为摄政王助他们练兵!”

董卓听了,伸出右手食指,指了一下李儒,说道:

“哼!你们这些个文人,就是小家子气!想得太多,要走就走,快走吧!”

董卓说完,一甩衣袖,直接转头走进了相府,没再多看一眼李儒一眼。吕布等众人都随着董卓进了相国府。

李儒一个人被晾在相府外,孤零零地站在那里。李儒是多么希望董卓能挽留一下自己啊,可是董卓没有这样做!

一股悲凉,涌上了李儒的心头,李儒突然笑了,笑得有点凄凉。

李儒像失了魂一样,一边离开相府门口,一边自言自语地说道:“竖子、竖子、竖子!我李儒瞎了眼啊!迟早要完,迟早要完,迟早要完……”

就在李儒出神地自言自语时,身后的相府门口,传来了几个带着西凉腔的士兵声音:

“快!你扶好梯子,我上去拆牌匾,咱们得快点!摄政王可是急着把牌子换了!”

李儒隐约听到了西凉士兵们的声音,回头望去,只见,几个西凉兵,已经在相国府大门口搭着梯子,要上去把“相国府”的牌子摘下,换成“摄政王王府”的牌匾。

看着那被摘下来的“相国府”牌匾,李儒失神的眼睛,突然坚定起来,快步离开相国府,找了一匹马,直奔长安城外而去……

大门口被摘下牌子的相府内,董卓一屁股坐在了榻上。两个稍有姿色、身材苗条的婢女,赶紧走了过来,分别走到董卓的左右两边,一人一边,同时给董卓捏肩捶背。

董卓露出了满意的神情,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看了一眼边上的吕布,笑着说道:

“奉先吾儿,今天可真是个好日子啊!”

吕布在边上回答道:

“回义父,今天确实是个好日子!”

吕布说完,脸上也露出了会心的笑意。

董卓看到吕布笑得开心,问道:

“奉先,你这么开心,是因为义父封王了吗?好啊!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对,父子同心,其力断金!奉先,你好好跟着义父干,这天下,迟早是我们的!”

吕布笑得这么开心,当然不是因为董卓封王了,而是因为,他已经约好中午要到司徒王允的府上去吃午膳,到了王司徒府上,又可以见到貂蝉姑娘了。

自从早几日在王允府上见到貂婵,吕布就彻底被貂蝉迷住了,那可真是个绝色美人儿!

因为杀戮无数,吕布见惯了尸山血海,内心早已经坚如铁石,可当他见貂蝉的第一眼时,貂婵脸上那浅浅的笑容,还有那柔若无骨的身姿,就立刻把吕布的心融化了。

很快就能再见到貂蝉了,此时的吕布,满脑子想的都是中午到王允府上能再见到貂婵,哪里还关心董卓封不封王的破事!

董卓瞄到吕布脸上露出笑容,肥大的手掌摸了一下身边给自己捏肩的婢女后,对吕布说道:

“奉先,你不对劲啊!义父我是当摄政王了,看你这样子,你这高兴劲都要超过义父了。”

被董卓一说,傻笑中的吕布总算是回过神来,说道:

“义父,我中午有点事,请义父准许我离开。”

董卓很失望,吕布并没有说他这是因为义父封王的事高兴。董卓用力重重地在边上婢女的身上掐了一下,仿佛要发泄自己的不满。

那俏丽的婢女被董卓重重一揉,痛得忍不住轻轻地啊了一声,声音中带着压抑。显然是十分疼痛,但又不敢喊出声。那声轻喊,也只是控制不住而发出的。

董卓丝毫不理会边上婢女的疼痛声,黑着脸问吕布:

“你说中午有事,什么事?为什么你们就不能在这个好日子多陪本王开心开心呢!”

吕布刚想对董卓说实话,但看到董卓对边上的婢女毛手毛脚,又觉得不能跟董卓提貂蝉。要是让董卓知道貂蝉的美貌,那可就麻烦了!

吕布想了想,说道:

“是我的一些私事,还请义父准许我离开!现在长安城都在义父的掌控下,就算我不在,也应该没人敢乱来的!”

董卓看到吕布执意要走,烦躁地说道:

“走吧!都给我走!我封王了,你们倒是不愿意和我一起开心,都走吧!”

董卓之前就被李儒气了一通,现在吕布也要离开,董卓想想,就更加来气,伸手抓走旁边桌上的茶杯,摔在了地上。

吕布见状,拜了一礼,就急忙离开。吕布走到相府大门口,刚好碰到张辽徐晃二人。吕布心里急着去王允府上见貂蝉,并没有注意到张辽徐晃二人手上提着的盒子,也没打招呼。

张辽看到吕布急匆匆出来的样子,主动问道:

“吕将军,您这是去哪?”

吕布的脚步没有停下来,边走边说:

“我要去办点私事,下午才回来,我义父就劳烦你们护卫了!”

张辽徐晃一听,这不正是他们想要的嘛!两人对视了一眼,连连说道:

“吕将军放心、放心,有我们在,你放心!”

吕布在相府门外从仆人手中牵过赤兔马,拿起方天画戟就翻身上马,疾驰而去。

张辽徐晃看到吕布跨马而去,都松了一口气,暗想:“皇帝的布置果然周密!没有吕布在董卓身边,到时要对董卓下手,就没有什么阻碍了。”

至于其它普通西凉兵,张辽徐晃都不放在眼里,只要杀了董卓,吕布又不在,长城内的西凉兵们就没了主心骨,还不是望风而降!

一番通报后,张辽徐晃被董卓门口的西凉兵护卫收了兵器,只提着礼盒,进了相府内室,只见屋内的地面,满是被摔碎的茶杯瓷片。董卓正怒气冲冲地坐在榻上,看着地上的那些碎瓷片。

边上的两个苗条的婢女,正在两边小心翼翼地给身材肥大的董卓捏肩揉背。

董卓看到张辽徐晃二人进来,对边上的两个婢女喊了一声:

“别捏了!”

说这话时,董卓两只手臂用力向两边甩去。董卓肥大,力气也大,两个正在伺候董卓的婢女,瞬间被董卓甩飞。有一个撞在桌角,有一人摔在地上。

撞在桌角婢女捂了一下被撞得发紫的额头,紧咬牙关,忍着痛不敢出声。摔在地上的那个婢女,很不巧,摔到地上时,刚好手肘压在了地上的碎瓷片上。

屋子里,只听到“磁”的一声,那尖锐的碎瓷片刺进了那不幸的婢女的肉里、骨头里……

那个婢女痛呼了一声后,看到董卓怒目而视,又赶紧闭嘴咬牙忍住,但是,她眼中的泪水,却不听她的使唤,夺眶而出。

见到那个婢女流眼泪哭,董卓大怒,怒骂道:

“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战场上的士卒,打仗打得断手断脚,都没像你这样哭哭啼啼,你的手又没断,哭什么?你再哭,我剁了你那只手!你们两个小丫头,收拾好地上的碎瓷片,就赶紧给我滚出去!”

董卓一动怒,又忘记自称本王了。

董卓的两个婢女,忍着疼痛,吓得哆哆嗦嗦地打扫收拾好地上的碎瓷片,就退了出去。

张辽徐晃一声不吭地站在边上,看到董卓这个样子,心里都忍不住想道:“这董卓的残暴本性,不知道害了多少人,连家里的婢女都不放过!不杀他,天理难容!”

董卓骂完婢女,怒气似乎消了一点,对站在边上的张辽徐晃说道:

“你们二人不在军中,来我这,是有什么事吗?”

张辽和徐晃赶紧捧起手中提着的盒子,半举着,敬献给董卓。皇帝早就让敖公公派小太监给张辽徐晃传话,让张辽徐晃二人在这一天给董卓请安时,送礼恭贺董卓封王。

董卓看着张辽徐晃敬上来的盒子,皱着眉头,不解地问道:

“这是何意?”

张辽徐晃同声答道:

“恭喜摄政王、贺喜摄政王!您进封王位,这是普天同庆的好事,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敬献给摄政王,以表寸心!”

皇帝下旨让张辽徐晃二人好言恭贺董卓,以博得董卓的好感和信任,为了大计着想,张辽徐晃只能忍着恶心,违心地恭贺董卓。

董卓听到二人的贺辞,肥厚的手掌拍了一下肥腻的脑门,哈哈大笑起来,说道:

“瞧!本王都被李儒、吕布这两个人给气晕了,是需要庆贺,是需要庆贺!东西放一边,迁都时,本王在洛阳皇宫里搜刮了一批好东西好宝物,从洛阳富户手中也劫了不少,都放在郿坞。量你们也拿不出多好的东西,东西放一边就行。不过,你们这态度、这心意,让本王很开心啊!”

董卓直来直去,说出了心中所想。

听到董卓自己说自己在皇宫里搜刮宝物,张辽和徐晃面面相觑,将手中的礼盒放到边上的桌子上后,张辽拜了一拜,说道:

“现在天下大乱,多亏有摄政王保护,那些宝物才没失散,它们的原主人都应该感谢摄政王!”

说那些违心的话,让张辽的内心极度不适,张辽害怕自己的心情会表露到脸上,会让董卓瞧出异样,赶紧假装恭敬地低下了头,不让董卓看到自己的脸色。

看到张辽恭敬的样子,董卓很满意,哈哈大笑着说道:

“对对对,就是这个理!他们都应该感谢本王!张辽,你是字“文远”吧?听说你在军中时,爱看书,果然是读书人啊!会说话,还不酸腐!这样的读书人,本王喜欢!”

听董卓说到读书人,张辽想起了董卓身边的谋士李儒。

担心李儒突然出来坏事,张辽小心地问道:

“怎么没看到李儒李先生呢?”

董卓原本高兴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董卓挥了一下长长的朝服袖口,说道:

“别提李儒了,本王都要被他给气晕了,李儒被本王骂了一顿,跑到长安城外李傕郭汜那里去了。”

张辽徐晃听了董卓说的,又放心了很多,没吕布在,又没李儒在,诛杀董卓的计划,就真正没多少阻碍了。

张辽徐晃不明白李儒为啥要走,也不好追问,但是,张辽徐晃两人不由得想道,李儒出走,想必也小皇帝安排的计策,皇帝年幼,计策就如此周密,真是天佑大汉啊!

这时,董卓府中看门的仆人突然来报,说是宫中的一个小太监求见。董卓准了。

这个小太监,正是敖公公的亲信小太监。

小太监随着董卓府上的人进去,见到董卓时,看张辽徐晃也在边上,微不可察地点了下头,就按照皇帝和敖公公的吩咐,恭敬地对董卓说道:

“摄政王,陛下说,今日中午,要在宫中大摆筵席,带着老臣们给摄政王庆贺,让小奴过来请摄政王。陛下和老臣们,正在宫中等着呢!”

董卓听着这小太监尖尖的嗓音里的话,感到特别舒适,大笑着说道:

“哈哈,那班老臣老家伙,终于肯接纳本王了!本王这就过去。”

董卓说完,就准备往外走,走了几步,又转头对一边的张辽徐晃说道:

“本王要带着西凉亲卫去宫中了,你们两个身份职位低微,还是不要跟着了!”

张辽、徐晃一听,都心中咯噔了一下,想道:“糟了!要是我们没跟在董卓身边带兵护卫,还怎么杀董卓?所有的安排布置都要白费劲了!”

张辽看到董卓转身,就要带着他的西凉兵出去,把自己和徐晃晾在一边。张辽心急如焚,大喊了一声:

“摄政王!”

声音很大,董卓听到后,转回身看着张辽,不悦地说道:

“张文远,何事大呼小叫?”

张辽停顿了一会儿,平了平心情,恭敬地说道:

“摄政王,今时不同往日,如果您还是这样简单地带着这么些卫士,不符合您身为摄政王的尊贵身份!照末将来看,您外出时,应该增加身边卫队,不仅是为了护卫您的安全,更是为了彰显您摄政王的威仪!”

董卓听了,笑着回答道:

“你说得很有道理,只是,增加哪些人来护卫啊?”

张辽和徐晃同声答道:

“末将愿率兵护卫摄政王左右!”

董卓眯着眼睛,看着张辽徐晃二人,说道:

“哦?本王为什么要信你们呢?要是你们想来害本王,那本王不危险了吗!”

徐晃说道:

“末将二人在摄政王麾下,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关外袁绍他们这些的乱贼,早就把末将等人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我等哪里还能有二心啊!”

董卓一拍大腿,笑着说道:

“二位莫慌,刚才只是戏言。你们赶紧带着本部兵马,盔甲刀剑都擦亮点,过来给我壮声势!本王要让京城和宫中的人看看,什么是声威浩荡!”

张辽徐晃赶紧领命,回营后,立即带着早已点好的亲信兵马,和董卓原本的西凉亲信卫队一起,护着董卓,在长安城内,浩浩荡荡地往未央宫而去。

长安城中,不知情的普通百姓,看到暴虐的董卓带着比平时多很多的兵,刀枪明亮、衣甲齐整地在城中行军,都吓得躲到家中,关紧门窗。

有大胆一些的,往外多瞧了几眼,发现董卓是带着人往未央宫去了,回去后,都说董卓带着很多兵进宫去了。

董卓要带兵进宫弑君?人们不由得这么想道。

董卓带着大队兵马进宫,这个消息,口口相传,很快就在长安城内传开了。有些上了年纪的儒生,对大汉朝感情很深,听到这个消息,都痛哭流涕,以为这次大汉小天子就要被董卓杀了,以为四百年大汉要彻底完了!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事情是刚好相反的!

当董卓带着西凉卫士和张辽徐晃的人进入皇宫后,小皇帝和一些老臣正在大殿外长长的台阶上等着。

台阶上的这些老臣,除了王允,其它都在,是小皇帝刘协以恭贺董卓为名请过来的。

刘协请老臣们过来的目的,确实是想让他们恭贺董卓,不过,不是恭贺董卓封王,而是恭贺董卓身死!同时,也是为了让他们亲眼瞧瞧自己这个小皇帝的手段,等董卓死后,也好让他们死了控制朝政的心!省得他们以为皇帝年幼好欺负!

老臣们不知道事情真相,见到皇帝执意让所有人都在殿外台阶上等董卓,有的心中感到极度羞耻,认为皇帝率领朝臣在殿外台阶等候权臣董卓,实在是大汉王朝前所未有的耻辱!

老臣们见到董卓从台阶远处宫门中进来,身后跟着张辽徐晃等黑压压的大队兵马,他们心中的耻辱感,又渐渐被恐惧感所充斥。

小皇帝刘协见到董卓身后的张辽和徐晃,松了口气,放下心来。

等董卓带着兵马走近前来时,刘协朝着边上老太监敖公公点了点头。

敖公公会意,摸了一下怀中的两份早已写好的圣旨,摸到其中一份边角上有刻痕记号的掏了出来。

除了小皇帝刘协和老太监敖公公,没有人知道,这一天,其实是准备了两份圣旨。

一份没刻痕的,是真的封赏赞扬董卓的圣旨。一份有刻痕的,是立即斩杀董卓的圣旨。

如果张辽徐晃没有带兵跟在董卓身后,则计策失败,使用后备方案,敖公公会掏出没有刻痕的赞扬董卓的圣旨。如果张辽徐晃带兵跟在董卓后面,则计策成功,敖公公就会掏出有刻痕的圣旨。

当小皇帝刘协提出这个备用方案时,敖公公心中很是震惊,这小皇帝在关键节点上,竟然比他这个在宫中摸滚打数十年的人还要稳妥!

老太监当然想不到这是因为小皇帝是穿越者,身体里是成年人的灵魂,只能将小皇帝突然变得老成睿智想成是老天的意思,老太监只能这么想:天子天子,就是上天的儿子,这是上天要护着自己的儿子!

这个时候,见到张辽徐晃真的带兵跟在董卓后面,除了佩服小皇帝,这个见惯了宫中权力斗争、见识过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老太监,也不由得开始相信天命在汉!

老太监用力克制着心中的激动,尽量不让自己的双手颤抖,从怀里掏出了那份有刻痕的圣旨,站在小皇帝的旁边靠后一点,开始打开圣旨。

随着两边的滚轴转动,圣旨慢慢卷动着打了开来。

敖公公喊道:

“董卓接旨!”

台阶下方的董卓,听到这个老太监直呼自己的名讳,怒气冲冲地说道:

“是不是又要封赏本王了?本王就站在这,老太监,你直接念吧!”

董卓站在那里,也不跪下接旨,语气中没有丝毫敬意。

这个时候,看似强大的董卓,已经是瓮中之鳖,无处可逃。刘协本来也是可以直接自己喊一句诛杀董贼,但口谕这种方式,缺少了仪式感。

这么重要的时刻,不能没有仪式感。

刘协对边上的敖公公说道:

“宣旨。”

敖公公拿着圣旨,清了清嗓子,当着董卓的面,朗声念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董卓身为汉臣,本应恪尽职守、忠心护主,然,董卓自入京以来,目无君上,杀戮朝臣,残害百姓,劫持天子,扰乱朝纲,致天下大乱!所作所为,天人共怒!今,剥夺董卓所有爵位、职位,即刻斩首,以谢天下!”

这圣旨文绉绉的,虽然董卓是个粗人,但也听明白了,这圣旨是在说他坏话,听到后面说要斩首时,董卓大怒!吼道:

“小天子,你忘了,是谁扶你登上帝位的吗?你现在忘恩负义,想反过来杀我?!我看谁敢杀我?!!”

随着董卓的吼声,董卓身后的西凉兵都抽出了兵器,边上张辽徐晃的部下也都抽出了兵器,所有兵器,都对着台阶上的小皇帝和老臣们!

那些台阶上的老臣,见到这个场面,都吓得双腿发软。

面对发怒的董卓和明晃晃的兵刃,刘协反而向前走了几步。

边上不明真相的老臣,看到小皇帝之前发出那样的旨意,现在面对刀兵,又不退反进,以为小皇帝这是被董卓逼得绝望了,想要带着他们以死明志!

刘协身后,有的老臣带着哭腔,悲壮地呼喊着:“陛下、陛下、陛下……”

刘协没有理会后面的那些老臣,面对董卓,伸出右手,在空中往下一斩。

看到皇帝的这个动作,董卓边上的张辽突然大喊一声:

“奉旨杀贼!”

张辽喊出来的同时,已经手起刀落,砍在了边上董卓的脖子上。董卓的头,立刻滚落在地。他那肥胖的无头身体,也直挺挺地倒了下来。

董卓脖子断口处鲜血,喷涌而出……

后面张辽徐晃带领的士兵,在张辽动手的同时,也都突然掉转刀口,杀向了边上董卓的亲信西凉兵卫队。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那些西凉兵大多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张辽徐晃的兵杀死了,剩下的一些,也很快在围攻下被清理干净!

杀死董卓的亲信后,张辽徐晃带着一身血迹的士兵们跪倒在地,齐呼万岁!

情况突然反转!刘协身后原本已经绝望的老臣们,脸上变换着精彩的表情,疑惑、惊愕、狂喜等写在了他们脸上,见到张辽徐晃带着士兵们跪呼万岁,老臣们也都激动地跑到了刘协面前,高呼万岁!

有些老臣爬到了刘协的脚边,抱着刘协的双脚,激动得老泪纵横,泪水和鼻涕甚至擦在了小皇帝刘协的龙袍上……

残暴而又喜怒无常的董卓,曾经就像是完全遮蔽着天空的黑云,让他们见不到一丝亮光,无助的绝望,长期压抑在他们的心头。他们本是高居庙堂、被世人尊敬的老臣,却不得不苟活于董卓这个粗鄙武夫的威压之下,过着随时可能掉脑袋的日子,在忠义还是变节的深渊里煎熬……

如今,董卓已死,长期被压抑的老臣们,犹如拨开云雾,重见天日!心底哪能不激动?

刘协想到他们的处境,觉得他们的失态一点也不可笑。换成是他自己,不见得能比老臣们更矜持。

刘协也被他们所感染,眼眶有点儿湿润,但身为皇帝,刘协不能失态。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刘协更没有时间跟老臣们那样,尽情地倾泄感情。

刘协往前平伸双手,掌心向上,缓缓抬起,沉声说道:

“各位爱卿,各位将士,平身……”

“谢万岁!”

老臣们谢恩起身后,很多人不顾体面,小跑到董卓的尸体边上,狠狠地吐上几口口水,有的吐完口水不够,还要再踢上几脚,才退到一边。退到一边后,有的甚至还怒视着董卓的尸体和头颅。老臣们对董卓的恨,已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局面开始有点乱哄哄的样子,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刘协往上方的台阶走了几步,让自己因年幼而比成年人矮小的身体,站在了更高处,大声喊道:

“肃静!张辽、徐晃听旨!”

老臣们退到了一边,张辽徐晃跪了下来,准备接旨。后面的士兵,看到主将跪下,也都跟着跪下。那一班老臣,也都跪了下来。

刘协大声说道:

“张辽、徐晃诛贼有功,封张辽为忠义侯、未央宫禁军统领,立即随朕接掌宫中禁卫。封徐晃为宣平侯、左将军,立即带着圣旨,提董卓人头,率本部人马,接掌长安城守城军队。降者不杀,不降者,格杀勿论!其余人,改日再论功行赏!”

这时,敖公公边上的两小太监,拿着早已经准备好的圣旨,走过去递到张辽和徐晃的面前,二人跪着双手接过圣旨。

领旨谢恩后,徐晃怀揣圣旨,拿起地上董卓头颅,就带着本部人马,向城卫司而去。

张辽则率军护卫在刘协边上。

这时,宫中原禁军统领董璜听到响动,带着禁军赶了过来。董璜是董卓的侄子,没什么本事,因为是董亲戚,才被董卓封为禁军统领。

董璜赶到时,董卓的人头已经被徐晃拿走。董璜看到一地的西凉兵尸体,还一具无头的肥胖身体。董璜似乎猜到了什么,又不敢确定,内心紧张起来。

张辽默不作声,带着一部分士兵向董璜走去。

董璜不知道张辽已经弃暗投明,以为是见到了自己人,看着张辽焦急地问道:“张将军,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伯父呢?”

张辽没有回答,走近前去,一刀捅向了正在疑惑中的董璜。刀从董璜的前胸而入,从董璜的后胸而出,一下就捅穿了。

董璜临死前,好像明白了,看了眼地上那个肥胖的无头尸体,用颤抖的手指着张辽,涌出鲜血的嘴里虚弱地说道:“是你……”然后脑袋一歪,死了。

这时,刘协也在士兵们的护卫下走近前去。

身穿龙袍的皇帝刘协,指了一下边上董卓的无头尸体,对着突然失去统领,不知所措的禁军们喊道:

“国贼董卓已灭,从犯董璜已亡,你们都是朕的禁军,见到朕,还不速速跪下行礼!”

那些禁军早就看不惯作威作福的董璜,觉得董璜没什么本事,只不过是董卓的一个关系户,如今见到董卓、董璜都死了,有的反倒有点偷着乐。

而皇帝好像也没有要责怪他们意思,边上又有众多张辽的本部士兵拱卫在皇帝边上,拿着兵刃对准他们。

毕竟挂着禁军的名头,本就是最该维护皇帝的人,那些没了主心骨的禁军们,迟疑了一会儿,都陆陆续续跪了下来,口呼万岁。

刘协说道:

“现在长安城大部分军队,都已经在朕的掌控之中,朕已经封张辽为新的禁军统领!你们应当与张将军一起,尽好本职,守卫好未央宫。听明白了没有?”

张辽的士兵,在杀董卓西凉兵时,已经一身血迹,看起来异常凶悍,他们都恭顺地护在小皇帝边上。这部分原本禁军,不管是真心的,还是不情愿的,都只能服从。

他们齐声喊道:

“明白!”

刘协扫视了禁军们一圈,然后,又说道:

“今日,在场的所有人,都护驾有功,每人赏五百钱!职衔各升一级!以后,你们还有的是立功的机会,封赏少不了你们的!你们都是大汉的忠勇之士,你们的家人,将为你们感到自豪!”

威逼之后,刘协又施出了利诱之策,利诱之后,刘协最后又以大义名份进行感召!

听到皇帝的这番话后,不管是张辽的部下,还是刚刚归顺的禁军们,都发出了“万岁、万岁”欢呼声!

刘协看了看天,发现太阳已经高挂正空,按理,这个时候,王允应该已经抓住吕布,过来报捷了。

但是,到现在还没有王允的消息,王允那边,会不会有什么意外?刘协想到这,心头有点不安。


>>>点此阅读《三国:我刘协,亲手振兴汉室!》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